中醫笈成 » 典籍 » 原要論

原要論

朝代
年份
公元1828年
作者
袁氏(佚名)

自來醫之一道,內症憑脈象,外症憑形狀。外症惟痘 最關緊要,痘症見於古人坊本者甚多,而於治 則尚略。邇來痘 ,迥非昔比,調治非時,變為棘手。吾郡袁氏沈氏虞氏,有治抄本,其論症辨狀,甚為了然。對症用藥,亦極詳慎,爰糾同志,登諸梨棗,以廣厥傳。

至症之輕重,時之寒熱,地之燥濕,則尤在高明者因宜增減,諒不泥於古也。

長至節後三日東農主人謹序

總論

痘出於五臟,疹由於六腑,皆是命門相火,一感時生,發泄陰陽胎毒。然痘出於五臟,俱有見症,而疹於肺居多,何也?蓋肺屬金,清氣上浮而多嗽。故疹未有不嗽者,若嗽多者肺之鬱火也;疹未有不喉痛者,喉痛肺之竅塞也。肺火上衝於喉故痛,痛者啞之由也。疹多腹痛,大腸與肺相表裡,肺火上衝於內故腹痛。疹多泄瀉,大腸為肺傳逮之官,肺火下注故泄瀉。疹多喘,喘者肺氣大盛也。疹多痰,痰者肺火蒸腐也。疹症不出於肺,治疹之法,初宜升提,頭面背部俱出,未至手足者,用升中之輕降。如未至爪甲者,切不可重用降藥,宜降中之升藥。疹未出齊,雖有梟毒烈火諸症,只可用破敵之法,如石膏、大黃、力子、山楂、荊芥、干葛,佐以桔梗、薄荷、木通、杏仁、蘇子之類。瘀血加赤芍、紅花,腹痛加桃仁、青皮,無汗加麻黃,名曰完濟。待至出齊,重用栝蔞、花粉、生地、丹參、知母、羚羊、山梔、黃芩。舌上黑刺,加犀角、黃連,鼻衄亦宜投。咽痛加元參、山豆根,齦腫亦可用。睛紅目痛,加菊花、木賊草、柴胡之類。蟲積肚痛,加胡連、使君子、雷丸、檳榔、花椒。然此類宜毒有未發之地,後必余火纏擾,若下稠上疏,須防收緊作喘之症,當用大黃、青皮以透之,再加紫草、赤芍,以導其瘀,徐徐收去,方為無害。切不可風吹,致毛竅閉塞而即沒矣。

論汗

疹之初出未出時,俱宜微汗。汗則肌膚通暢,腠理開豁,而毒自透。一見微汗,不宜過用升發之藥,致使汗多亡陽,輕者變重,重者難救。隱暗不透之症,因之並發,不可不慎。又有無汗者何?緣重感風寒,使皮膚干燥,毛竅不開,而疹不出,多成內攻之患,使腹脹氣喘,秋夏宜微加升發,春冬重以疏散,但使渾身有微汗為妙。又有痰鳴,無分遲早,急用寒涼降火清潤之藥,佐以升發,否則變為敗症。故自始至終,得汗為主,若無汗,後必多余毒,宜解毒為要。

秋夏微加升發湯

升麻 葛根 蘇葉 羌活 赤芍 甘草

春冬重以疏散湯

 即升發湯。加麻黃 桂枝

寒涼降火湯

生地 黃芩 黃連 山梔 石膏 花粉 杏仁 蘇子 生甘草

佐以升發湯

薄荷 山楂 大力 桔梗 杏仁 蘇子 升麻

麻症干渴發熱論

(微熱 壯熱 乍熱 潮熱 復熱)

小兒口唇紅如丹,是欲發渴,皆內熱所致。然宜辨其虛實,二便閉是實,用清熱和涼之藥。二便清利,唇口淡而渴是虛,必其先食寒涼,致中氣干燥也,急補中氣。若腹脹不食,是為敗症,至於麻症有遠近,不比於痘,或三四日,或五六日,或八九日或半月,又乍寒乍熱,至壯熱經日不退是也。若始熱遂見外疹,又宜詳察。有微熱者,熱輕而不壯也,此初起之時則猶可,將出之時則不可,恐其不能透表,急用疏托之藥。如沒當未盡沒時,毒輕而清,不必服藥。若夫壯熱者,熱甚而經日不退也,初見太熱,至出時而不稍退,其症必重,若先熱至出重是為順症,如已出盡而有此壯熱,宜服疏托和解之藥,至沒後而熱不退,更宜用和解之藥,以免後患。又有乍熱者,或熱數日,過數日又熱,或乍熱,或午熱,未出之時見之,總毒不透,急宜疏托。沒後及未沒見之,毒有未盡,宜涼解分利。亦有因病後中氣虛弱者,臨症者須酌治。若夫潮熱者,一日一至,如潮之汛而不失也。初出必無此症,至出後沒後者有之。此因氣血而作,治宜益陰而退陽可也。且有復熱者,謂熱退而復發也,皆因余毒未解,宜疏解為上,妄用燥劑,必致不治。

論下體冷全身冷

疹之有下體冷者,不比疫疾,謂頭溫足冷,作逆症看,麻出自上,故上熱而下冷。若初起時上熱下冷,不妨,出完之時,下體冷是逆症,須詳審而治。又有身體四肢如冰者,麻本屬火,全身自應溫暖,今反冰冷,必是逆症。若初出正出之時不熱,則毒不能盡出,而反漸沒。若正沒沒後有此者,必脾胃倒壞,氣血大虛,毒不能盡,後變無窮,定為不治,故不立法。

論口瘡

口瘡者,心脾之火,多見於正沒之時,皆因余毒未盡,留於上焦,必大便閉,小便赤,宜清利脾火,兼滑大腸為主。若乳上小兒之母,亦當服藥,使乳清涼。

論腹痛

疹之腹痛者,毒瓦斯內作而不能透表,多見於初出正出之時,治宜疏托,發出即止。如正沒未沒盡而痛,緣外邪未盡。而復於內,亦宜疏托,佐以清涼。然細微處,以意度之,從外症加減。

論吐痰

痰之吐有二,有吐出如絲者。有吐出成塊者,皆由肺胃之火,久積而作。宜清肺消痰降火為主,不可用南星、半夏香燥溫脾之藥。

論唇舌乾燥唇舌破裂舌苔

舌燥多屬於脾,脾熱有二:一則唇白而燥,其熱尚微;一則唇赤而燥,其熱則重。又有帶紫黑而燥,其熱尤重,治宜清熱分利而已。何則?舌乃心之苗,麻本火候屬於心,故舌苔有三種,黃白黑是也。白者微熱,黃者雖重可治,黑則難治。此症不分始末,不過清熱疏利而已。舌破唇裂者,此心脾二火盛,上衝所致,其色必深紅而紫黑。亦有不紫紅而赤甚者,其火不輕,治當分首尾。若初熱而色赤,此火不解而毒不盡。若其色有活,猶可以治用寒涼,加以疏托。倘紫黑焦枯,而色不活者不治。若已出而有此症難治。蓋毒雖出而唇舌破裂者,心脾二經俱壞也。若將沒之時有此,亦危候也,當謹慎細察為要。

論發斑

發斑者,火毒熾甚,血被熬煎,當以紫草、紅花、石膏等味,涼血清火為主。亦有初熱時為風寒所搏,而成癮疹,似斑非斑,治宜疏解,其癮自退。若誤為真斑,而用寒涼,以致水瀉不止,元氣下陷,不能透表,危亡立至,可不慎諸?

論云暗

疹如云暗者,上有大片紅腫者,大片紅腫之間,又有小顆粒於其上,皆由火盛所致,重用寒涼之藥,不可遲緩。如身上一片紅暗,與皮內一片並樣,此症只可發散。若發散後仍如此者,不治。

看疹諸色論

疹色之美惡,與痘無異,紅活滋潤者吉。有一樣色淡而潤,是無內症,其疹最清。若淡而不潤,或干燥,或嫩艷,此不正之色。火毒盛伏,當清火解毒為要。又有一樣深紅者,其色紅而且重,是血熱,宜清散之。又有一種艷紅者,其色如胭脂,是血熱,其內必有火,火遇火必發毒,大用寒涼,以先制其焰,否則狂躁喘急立至。又有一種干紅者,如紙之礬於紅,滯而不活,內有伏火,血受其瘀,顆粒必大,嗽而必喘,急用攻破。又有一種色紫者,是熱極將瘀,急破血以涼之,若帶艷則重甚矣。又有一種色黯者,其症較紫更重,初出急破,遲則難救,若半靨色黯者無妨。又有一種其色白者,血瘀之極,此是內症,急破其瘀,遲則倒靨面白,故須山楂、丹皮、紅花、大黃、生地、桃仁等劑,如勻淨無內症,身不熱,不咳嗽,是血不足而無火,不必多治,宜審之。

論咳嗽

麻症之乾咳,連聲不斷也,因火旺肺躍。凡疹先時喜咳,咳甚則毛竅開而易透,咳微則腠理閉而難透,故方出之時欲其咳。至既出之後,欲其不咳為佳,如仍有咳,當以清痰降火為要。若初起時不咳,麻必不出,於發散中加半夏,以助其嗽,使麻可出。

論鼻涕鼻衄鼻扇

鼻通多涕,此肺氣順也,最吉。故初出時至沒後,而皆有是者,此肺氣和平而不阻塞,順症也,不必服藥。今云多涕,謂濃涕而時有也,非謂涕少而暫有,臨症者宜推之。

若無涕鼻干,肺腑火熱,閉塞毛竅不通,初出未出時,得此必重。又有內為熱甚外為鼻眵所結,至於無涕,云其眵結而涕自見,是肺氣通。雖重可救。如真有鼻干無涕,此症甚危,亦輕沒後,治宜詳審。若下藥得噴嚏,肺氣得解而通也。將出未出之時,必先外感,而今得通故也,其毒雖重可救。正出而得此症,其毒盡解,又何後患?又有衄血者,因內熱狂盛,邪血沸騰,血從火化,是以從肺而上溢於鼻,名曰衄血。將出未出之時,而忽有衄,是毒從衄解,不必服藥。至於久衄不可,若出透與沒後有此症者,宜於清肺藥中佐以涼血之味,使火退而衄止。如並口中有血者,服涼劑不止,惟用發散,使毒得出,而衄自止矣。又有名為鼻扇者,是肺氣將絕也。喘滿喉鳴,多屬於痰,因火毒內結而亢甚,若喉中無痰喘,精神如故,還可挽救,急用潤肺消痰清熱為主,否則難治。

論發搐

疹之發搐,不比尋常。若喉中發痰,非真搐也,當分先後。若見於發熱初出之候不妨,治宜疏托,引加清涼。若見於正出已沒之時難治。總要清上焦之熱,兼利小便而已。

總附咳嗽諸方論

凡疹回後,有咳嗽者,是火氣旺燥,肺金受克故也。治宜清金降火湯,用黃芩、黃連、山梔、石膏、花粉、貝母、陳皮、桑皮、杏仁、蘇子、甘草、麥冬、栝蔞仁。如不應,外加葶藶、枳殼。若聲不出,以清金降火湯作主,再加葶藶。倘有煩躁腹脹,瀉痢不止,聲啞唇青紫黑者,宜用黃連解毒湯,藥用黃芩、黃連、枳殼、歸尾、紅花、赤芍、生甘草、大黃。或用甘桔湯,甘草、桔梗、力子、玄參、連翹、知母、杏仁、乾薑。若痰中帶血,喘促悶亂,用涼膈散,黃芩、山梔、薄荷、連翹、生甘草、大黃。

總附渴症諸方論

凡疹渴有二者,虛實是也。看其舌苔起,唇紅色,有如丹,二便閉,此內熱所致,內外皆實,治宜清涼疏理之藥,生地、黃芩、花粉、牛蒡、連翹、荊芥、葛根、桔梗、石膏、黃連,加燈草。若唇口淡紅,舌上無苔,二便清調,此是內虛,宜清金益肺湯,沙參、麥冬、生地、丹參,綠豆湯或芝麻茶炒米湯。如氣喘腹脹,是為敗症,切不可飲冷水,致生蓄水之患。

總附鼻涕鼻衄諸方論

凡疹無涕者,此因火旺鑠金,治宜清金肺潤湯,藥用知母、黃芩、生地、花粉、連翹、蔞仁。一疹有鼻衄者,皆肺金鬱熱火沖之故,當以葛根、生地、山梔、薄荷、丹皮、茅根、犀角、羚羊角、黃芩。出齊之後而有此症,當用犀角地黃湯,加茵陳、木通,使火下行而愈。犀角地黃湯,生地、犀角、丹皮、白芍加茵陳、木通。

發水泡論

疹有發水泡者,此因火毒太甚,迫於肌膚而不能透表,故發水泡,此症多於見點之時,亦有於未見點之時,皆為不治,故不立法。

論氣促

疹之有氣促者,由肺不清而致,當分先後。若見於正出未出之時,宜疏托。若見於已出正沒之時,宜降火清痰之藥。

眼閉論(總附白珠赤珠)

疹有眼閉者,常於沒後見之,皆因脾火旺盛,致目腫而閉,但宜清上焦之藥,兼以利水,使熱退而眼自開矣。又有白珠者,又有赤紅者,俱屬肺氣,宜清肺火,兼以風藥佐之。

嚙牙論

疹有嚙牙者,是陽陷於陰,熱火相搏,故嚙牙耳。其口必多渴,手足俱熱,喜食冷物,治宜滋陰降火,不可食辛辣之物。若誤食之,後必下血,痰響而死。

論吐沫

吐沫之症,亦由胃火亢盛而致,宜清胃降火為主治。

論蛔

疹前吐蛔者,毒火上衝,胃難安養,蛔從上出。若初出發熱之時不妨,待熱退身涼,自然不吐,亦宜清胃,用生地、當歸、丹皮、連翹、石膏、升麻,庶無他症。如已出回時而有此症,用使君子、黃芩、川連、花粉、胡連、川椒為主。如蛔死者,毒火猖獗,胃氣將絕,死期立至。有瀉蛔者,不必過治,清解自愈。如瀉死蛔者亦重。

論嘔吐

疹有嘔吐者,毒火沖胃,未經發泄,不必過治。若出齊回後有此症,宜用清涼解毒之藥。

論泄瀉

疹有泄瀉者,其色黃而有沫,小便赤澀,口乾唇燥,此因肺經熱甚,未出與當出之時而瀉者,不必服藥。經云毒以痢松,但不宜久,若回後有此泄者,是積熱移於大腸,治宜四苓散,豬苓、茯苓、白朮、澤瀉,加黃芩、黃連、木通、栝蔞仁霜。如下有紅紫色,總因熱毒留連,藥宜赤芍、大黃,行一二次,毒盡自愈,不宜多下。切不可因其泄瀉,用訶、蔻以止之,恐其腹脹喘急而死。如首尾水瀉,小便短赤,用木通、車前利水之劑,佐以升提可也。

論藥味所忌

肺屬金,輕清上浮,切忌辛熱香燥。蓋人參補肺,防其肺熱還傷肺;黃 補中,防其助痰而氣喘。當歸辛熱助火,反欲黨邪而為惡;生地補腎,腎為肺子。經曰:實則泄其子,是腎宜瀉不宜補,防風無汗干燥,須當表虛之堪憂。他如乾薑、附子、白朮、丁香、砂仁、肉桂、細辛、藿香、蔻仁、烏藥、草蔻、良薑、茱萸、蓽茇、香附、麝香等藥,皆以辛香,切宜禁用。又忌食物如椒薑糖醋魚鱉蝦蟹豬犬牛羊馬肉,並一切炙 之物,非特助邪為惡,恐天行時氣必然重出,要忌四十九日外,有雞子不可食,恐其壞目,食糖恐犯牙疳。獨有歸、芎,可於血虛色白者權宜酌用。又有忌用大黃而用栝蔞何也,蓋疹發於肺,肺主氣,經曰:氣有餘便是火,肺與大腸相表裡,肺移熱於大腸故秘結,用栝蔞仁以潤肺,佐枳殼以寬腸,則秘自通矣。若大黃號曰將軍,有斬將搴旗之功,恐其太過,致使心血兩虛,則脾燥肺氣囂張,風火益猛矣。

一疹當出之時,被風寒所折,以致色白如肌膚,毛竅聳起如粟子者,宜疏散。用干葛(二錢) 木通(二錢) 川芎(八分) 紅花(四錢) 陳皮(一錢) 羌活(一錢) 防風(二錢)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荊芥(一錢) 薄荷(一錢) 大力(四錢) 蟬衣(八分)

倘色白如膚,但見粒頭高腫者,此表虛所致,用生地(二錢) 川芎(五分) 紅花(三錢) 歸身(二錢) 大力(四錢) 葛根(一錢) 山梔(一錢) 桔梗(二錢) 木通(一錢) 麥冬(三錢)

一疹因風寒所折,皮膚干燥,毛竅不通,身熱噴嚏,以致不能透發者,宜疏托,用羌活(一錢) 防風(二錢) 葛根(二錢) 蘇葉(二錢) 大力(四錢) 蟬衣(一錢) 前胡(一錢)

荊芥(一錢) 橘紅(一錢) 桔梗(二錢) 木通(一錢) 升麻(二錢)

加大黃、蔥白。

一疹因風寒所折,見暖則和活,不暖則枯燥者,宜涼解。

干葛(二錢) 薄荷(八分) 荊芥(二錢) 桔梗(二錢) 前胡(二錢) 通草(八分)

防風(二錢) 枳殼(二錢) 橘紅(八分)

一疹因毒瓦斯抑郁於內,熱極不能透出,根窠渾成一片,以致色帶紅紫者,急以清解為主,佐以升發,用干葛(二錢) 荊芥(一錢) 薄荷(一錢) 蟬蛻(八分) 大力(五分) 石膏(一兩) 桔梗(二錢)

升麻(一錢) 山梔(四錢) 前胡(二錢) 黃連(六分) 橘紅(二分)

加麻黃四分。

─疹有渾身麻疹,隱於肌膚之間,欲出不透者,宜大升發。

羌活(五分) 防風(一錢) 葛根(二錢) 通草(八分) 薄荷(八分) 大力(五分) 蟬蛻(一錢) 麻黃(八分) 升麻(一錢)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熱甚加石膏、大黃一疹有胸腹腰背暖處,見粒即紅,手足頭面暫無者,宜清解。

升麻(一錢) 干葛(二錢) 荊芥(一錢) 薄荷(一錢) 大力(五錢) 石膏(三錢) 蟬蛻(八分) 桔梗(二錢) 花粉(六錢) 山梔(四錢) 黃芩(三錢) 前胡(二錢) 橘紅(八分) 福花(二錢)

加麻黃一疹有色紫赤暗,粒頭尖聳者,急用寒涼解毒,佐以消痰。

石膏(一兩) 黃連(一錢) 桔梗(二錢) 荊芥(五分) 山梔(三錢) 干葛(一錢) 陳皮(一錢) 枳殼(一錢) 薄荷(五錢) 前胡(二錢) 大力(五錢) 花粉(一兩) 通草(八分) 紫草(八分)

加大黃。

一疹色鮮紅,點子低陷不高者,其毒重甚,急宜清肺瀉火。

干葛(二錢) 前胡(二錢) 石膏(一兩) 蟬蛻(一錢) 大力(五錢) 薄荷(二錢) 桔梗(二錢) 木通(一錢) 山梔(一錢) 升麻(一錢) 陳皮(一錢) 枳殼(四錢) 荊芥(二錢)

加大黃。

一疹色淡紅,為風寒所折,點子低而色燥不潤,宜疏散。

荊芥(二錢) 防風(二錢)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大力(四錢) 川芎(八分) 紅花(四分)蟬衣(八分) 干葛(二錢) 通草(八分) 橘紅(八分) 升麻(一錢)

一疹色淡紅,顆粒不高,唇舌俱燥而赤,此毒火內郁,宜用寒涼,佐以疏托。

大黃(三錢) 枳殼(三錢) 山梔(四錢) 桔梗(二錢) 大力(五錢) 蟬衣(二錢) 薄荷(一錢)木通(一錢) 生甘草(八分) 陳皮(二錢) 紫草(一錢)

一疹已出而粒頂尖焦,無論赤紅,皆為熱極,急宜清鮮,佐以涼血。

石膏(一兩) 木通(一錢) 紫草(一錢) 桔梗(二錢) 大力(五錢) 薄荷(一錢) 陳皮(一錢) 黃芩(六錢) 荊芥(一錢) 生甘草(六分) 大黃(三錢)

一疹已出,紅腫太甚者,藥用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干葛(二錢) 薄荷(二錢) 大力(五錢) 荊芥(三錢) 防風(二錢) 山梔(三錢) 木通(一錢) 生甘草(一錢)

如口渴,加石膏、花粉。便閉,加大黃、枳殼。身煩熱,加黃芩、黃連、元參、陳皮。

一疹未出透,而見風早沒,及誤食葷腥油膩,以致毛竅閉塞,不得透表者,俱宜疏托。暖處無點影者,謂之早沒,二症用藥石膏(八錢) 麻黃(八分) 升麻(二錢) 干葛(二錢) 大力(四錢) 蟬蛻(一錢) 桔梗(二錢) 生甘草(一錢) 杏仁(一錢) 荊芥(二錢) 防風(二錢) 木通(一錢)

早沒者加蘆根,誤食者加山楂、枳殼。

一疹未出而呃逆者,是胃敗惡症也,悉屬火毒,以升陽透發為主。

荊芥(二錢) 葛根(三錢) 羌活(二錢) 桔梗(二錢) 大力(四錢) 陳皮(二錢) 石膏(二兩) 黃連(一錢) 生甘草(一錢) 前胡(四錢) 蟬衣(二錢) 升麻(四錢) 竹茹(一錢) 薄荷(一錢)

若疹已透而呃逆者。

花粉(一兩) 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葛根(三錢) 羌活(二錢) 桔梗(二錢) 大力(四錢) 陳皮(一錢) 石膏(二兩) 黃連(一錢) 生甘草(一錢) 竹茹(一錢)

一疹子出透,三四日而不沒者,此毒火亢盛,宜清涼解毒。

前胡(二錢) 干葛(二錢) 石膏(一兩) 山梔(四錢) 連翹(三錢) 杏仁(一錢) 荊芥(二錢)薄荷(一錢) 木通(一錢) 元參(二錢)

一疹沒肌膚之上無點粒,又見紅片,平而不高者,此沒不盡也。藥用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干葛(二錢) 薄荷(一錢) 大力(四錢) 荊芥(一錢) 木通(二錢)山梔(二錢) 蟬衣(八分) 生甘草(八分) 陳皮(一錢) 枳殼(一錢)

如內熱煩渴,加黃連、石膏。

一疹色帶白干燥,隱隱於皮膚之間,似沒非沒,必因風寒所致,而不能透表故也。急用疏托,勿加寒餌。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生甘草(一錢) 干葛(一錢) 防風(二錢) 木通(一錢) 蟬衣(八分) 大力(四錢) 陳皮(二錢) 福花(三錢)

一疹發熱及正出之時,沉睡不醒,此是火抑於內,而不達於外,後必發熱煩躁,變症多端。藥用前胡(二錢) 干葛(二錢) 荊芥(一錢) 薄荷(一錢) 大力子(六錢) 桔梗(二錢) 木通(一錢) 防風(一錢) 橘紅(八分) 升麻(五分)

一疹子因熱火拂抑而無汗,以致皮膚干燥,唇口破裂,二便不通,沉昏腹脹,氣喘痰鳴,急用寒涼,佐以升發。

石膏(一兩) 紫草(二錢) 麻黃(八分) 蟬衣(八分) 大力(五錢) 干葛(二錢) 薄荷(一錢) 前胡(二錢) 木通(一錢) 紫蘇(一錢) 桔梗(二錢) 荊芥(二錢) 滑石(三錢)

加蔥白三條。

一疹初發熱時,因毒火內迫,以致渾身大汗,不能盡透者,宜清解。

石膏(一兩) 紫蘇(一錢) 干葛(二錢) 薄荷(一錢) 大力(四錢) 桔梗(二錢) 生甘草(一錢) 丹皮(二錢) 山梔(二錢) 前胡(一錢) 荊芥(一錢)

加大黃、淡竹葉。

一疹有冒風寒,皮燥無汗不出,反有腹脹氣喘者,宜疏散。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干葛(二錢) 防風(一錢) 羌活(一錢) 橘紅(八分) 紫蘇(二錢) 大力(四錢) 蟬衣(一錢) 荊芥(二錢) 木通(一錢) 枳殼(一錢)

或加麻黃、蔥白、陳皮。

一疹症忽有汗,忽無汗,汗後肌膚仍燥,身子大熱,而疹仍未透,宜清解。用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干葛(一錢) 薄荷(一錢) 大力(四錢) 蟬衣(一錢) 生甘草(一錢) 丹皮(二錢) 山梔(一錢) 木通(一錢) 石膏(一兩) 紫草(一錢)

加大黃、淡竹葉。

一疹未出先,昏沉喜睡,倦夢譫語,此因熱毒煩盛,不能外達故也。宜清心解毒。

干葛(一錢) 防風(一錢) 大力(四錢) 蟬衣(八分) 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滑石(一錢) 木通(二錢) 陳皮(一錢) 青皮(二錢) 鉤藤(二錢)

加大黃、石膏、黃連、淡竹葉。

一疹已出透,而有譫語者,用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前胡(二錢) 枳殼(一錢) 黃芩(一兩) 滑石(一錢) 大力(四錢) 木通(二錢) 陳皮(一錢) 青皮(二錢) 鉤藤(二錢)

加大黃、石膏、黃連、淡竹葉。

一疹有元氣素虛之人,疹已透而譫語者,用當歸(三錢) 生地(一錢) 丹參(二錢) 麥冬(三錢) 川貝(一錢) 陳皮(一錢) 連翹(三錢) 生甘草(八分) 山梔(三錢) 鉤藤(一錢)

一疹已出透,而仍煩躁,面赤咽痛,目赤唇焦,宜清降。

黃連(一錢) 石膏(一兩) 黃芩(一兩) 山梔(五錢) 生甘草(一錢) 元參(三錢) 丹皮(一錢) 大力(四錢) 陳皮(一錢) 枳殼(三錢) 杏仁(二錢) 蘇子(二錢) 知母(二錢) 蔞仁(一兩)

再加大黃、淡竹葉。

一疹未出,唇紅似丹,二便閉塞,喜飲冷,此熱毒內蒸,宜用辛涼藥。

乾薑(三錢) 薄荷(一錢) 前胡(三錢) 桔梗(二錢) 大力(五錢) 荊芥(一錢) 滑石(二錢) 石膏(一兩) 生甘草(一錢) 花粉(三錢) 木通(二錢)

再加蘆根、竹葉。

一疹已出而發渴者,鼻氣勃勃沖人,此肺中火邪熬煎,宜清金降火。

黃連(一錢) 黃芩(一兩) 石膏(二兩) 知母(三錢) 花粉(二錢) 滑石(一錢) 山梔(一錢)葛根(二錢) 薄荷(一錢) 栝蔞仁(一兩) 桔梗(二錢) 生甘草(一錢) 大力(五錢) 枳殼(二錢)

一疹有二便清利,唇口淡紅而渴者,此必過服寒涼,致中氣虛,干渴。

當歸(二錢) 生地(二錢) 麥冬(三錢) 升麻(一錢) 桔梗(一錢) 元參(一錢) 陳皮(一錢) 生甘草(一錢)

一疹出時手足多熱,忽爾冰冷,名曰厥逆,似水之象,宜用升散。

干葛(二錢) 升麻(八分) 蘇葉(一錢) 防風(一錢) 大力(二錢) 桔梗(二錢) 木通(一錢) 麻黃(八分) 前胡(二錢) 荊芥(二錢) 橘紅(八分)

加蔥白。如便閉,加大黃。

一疹後厥逆者,用清解。

黃芩(二兩) 黃連(八分) 花粉(一兩) 山梔(四錢) 前胡(二錢) 生甘草(一錢) 木通(一錢) 陳皮(一錢) 桔梗(二錢) 貝母(二錢) 石膏(一兩) 枳殼(五錢)

加大黃、蔞仁。

一疹中寒熱似瘧,身寒手足冷極者,宜滋陰養血發表。用柴胡(二錢) 黃芩(一兩) 當歸(三錢) 川芎(八分) 陳皮(一錢) 葛根(二錢) 生甘草(八分) 生地(二錢) 澤瀉(一錢) 茯苓(二錢) 貝母(二錢)

寒多加蘇葉,熱多加知母,渴甚加石膏、大黃。

一疹將出而發驚,是毒蘊於心,肺火鼎沸,以致手足搐搦,宜解表發汗。

羌活(一錢) 防風(一錢) 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大力(四錢) 蟬蛻(一錢) 青皮(二錢) 鉤藤(一錢) 橘紅(一錢) 前胡(一錢) 紫草(一錢) 干葛(一錢)

外加朱砂二厘。如痰多加膽星二錢。若食積加山楂、枳殼,甚者加黃連、花粉。倘有已出而發驚搐者,此由毒火元氣俱盛,宜清火解毒。用黃連(一錢) 黃芩(五錢) 鉤藤(二錢) 陳皮(一錢) 前胡(二錢) 龍膽草(一錢) 山梔(四錢) 木通(一錢) 貝母(一錢) 枳殼(一錢) 花粉(一兩) 生甘草(五分) 杏仁(一錢) 蘆薈(一錢)

加蓮肉心、石膏三兩。又有一種驚重,元氣虛,恐變慢驚風者,用當歸(二錢) 生地(二錢) 茯苓(三錢) 陳皮(一錢) 生甘草(八分) 天麻(一錢) 川貝(一錢) 麥冬(三錢) 鉤藤(二錢) 連翹(二錢) 木通(一錢) 防風(一錢)

加蓮肉、膽草、橘紅。

一疹初發時,嘔吐不能食者,此毒火壅於胃故也,宜清解疏托。

前胡(二錢) 枳殼(二錢) 干葛(一錢) 防風(一錢) 大力(三錢) 連翹(二錢) 桔梗(二錢) 蟬蛻(一錢) 陳皮(一錢) 荊芥(二錢) 生甘草(八分) 滑石(一錢) 石膏(一兩)

火輕者,加山梔、蘆薈。火重者,加石膏、滑石。又有一種疹已出透,而嘔吐不食者,宜清解中加疏托藥。用石膏(二兩) 陳皮(一錢) 前胡(二錢) 枳殼(三錢) 干葛(二錢) 大力(三錢) 山梔(一錢) 薄荷(一錢) 桔梗(二錢) 生甘草(八分)

加蘆薈。如疹已沒後,仍嘔吐不食者,宜清涼藥。

石膏(二兩) 黃芩(一兩) 黃連(一錢) 花粉(三錢) 陳皮(一錢) 枳殼(三錢) 山梔(二錢) 木通(一錢) 桔梗(一錢) 丹皮(一錢) 元參(二錢) 生甘草(八分) 前胡(二錢) 大力(三錢)

一疹有毒迫大腸,裡急後重,變為滯下者。

黃連(八分) 黃芩(一兩) 枳殼(三錢) 木通(一錢) 生甘草(八分) 大黃(六錢) 陳皮(一錢) 杏仁(一錢) 丹皮(一錢) 蔞仁(一兩)

若泄瀉不止,變休息痢,腹中痛,便見膿血,此血熱大腸也。宜用黃連(一錢) 條芩(二錢) 青皮(二錢) 枳殼(三錢) 生甘草(八分) 滑石(一錢) 桔梗(一錢) 山梔(一錢) 大黃(八錢)

又一種變為赤痢者,用黃連(一錢) 條芩(一兩) 陳皮(一錢) 枳殼(三錢) 生甘草(八分) 槐花(二錢) 荊芥(二錢) 滑石(一錢) 山梔(一錢) 大黃(三錢) 地榆(一錢)

或加升麻、杏仁。

一疹未出透,咳嗽不絕,面目浮腫,此系毒火不能外達,肺金受克也,速用清熱透毒。

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大力(四錢) 蟬蛻(一錢) 生甘草(八分) 干葛(二錢) 陳皮(一錢) 桔梗(二錢) 防風(一錢) 木通(二錢) 前胡(一錢)

加石膏、山梔。如疹已出透,而氣喘鼻煤干燥,宜用清金降火湯。

條芩(八分) 黃連(八分) 石膏(二兩) 蔞仁(一兩) 陳皮(一錢) 枳殼(三錢) 蘇子(一錢) 杏仁(二錢) 貝母(一錢) 花粉(四錢) 知母(一錢) 葶藶(二錢) 桑皮(三錢)

加茅根汁。又有一種有痰有聲者,治宜前胡(三錢) 桔梗(二錢) 生甘草(三分) 貝母(一錢) 陳皮(一錢) 石膏(一兩) 知母(二錢) 花粉(二錢) 枳殼(二錢) 桑皮(三錢) 山梔(三錢) 杏仁(二錢) 大力(四錢) 兜鈴(三錢)

加竹瀝。又有一種有聲無痰者。

黃芩(二兩) 黃柏(三錢) 知母(三錢) 花粉(五錢) 蔞仁(一兩) 前胡(三錢) 貝母(三錢) 陳皮(一錢) 蘇梗(一錢) 杏仁(二錢) 石膏(一兩) 生甘草(三分)

桔梗(一錢) 枳殼(二錢) 元參(三錢)

加茅根。

一疹出咽喉痛,皆由肺火上炎故咽痛,治用生甘草(一錢) 桔梗(二錢) 大力(五錢) 荊芥(二錢) 薄荷(一錢) 干葛(三錢) 木通(一錢) 石膏(一兩) 防風(二錢) 前胡(三錢) 橘紅(一錢) 射干(一錢)

一疹已出透,而咽痛失音,發熱作渴面赤,喜飲冷物,俱是上焦實熱。

生甘草(二錢) 桔梗(三錢) 大力(四錢) 元參(三錢) 射干(二錢) 黃芩(五錢) 黃連(分) 石膏(一兩) 荊芥(二錢) 山豆根(二錢) 花粉(八錢) 陳皮(一錢) 枳殼(二錢) 蔞仁(一兩) 夏枯草(三錢)

有痰,加貝母。

一疹未出而熱極火動者,致血妄行,從口鼻出者。

荊芥(三錢) 紫草(三錢) 薄荷(一錢) 干葛(一錢) 大力(五錢) 鬱金(二錢) 山梔(四錢) 生甘草(二錢) 桔梗(二錢)

甚者加黃芩、茅根汁。若疹已出透而衄血者。

黃連(八分) 黃芩(一兩) 黃柏(二錢) 山梔(四錢) 丹皮(三錢) 元參(五錢) 生甘草(二錢) 桔梗(二錢) 花粉(一錢)

或加茅根汁,或加生地、麥冬。又衄後火氣已清方。

生地(二錢) 麥冬(三錢) 元參(二錢) 當歸(二錢)

一疹中頭痛身疼者,此內之火毒,與外之風寒相結不散,宜疏解。

羌活(三錢) 防風(一錢) 荊芥(二錢) 大力(四錢) 蟬衣(一錢) 前胡(三錢) 桔梗(二錢) 干葛(二錢) 蘇葉(一錢) 木通(八分) 川芎(八分)

一疹中腰疼,因氣滯血凝脾腎二經,外感內傷所致。

青皮(一錢) 紅花(一錢) 大力(三錢) 羌活(一錢) 防風(一錢) 荊芥(三錢) 蘇葉(一錢) 前胡(二錢) 桔梗(一錢) 木通(一錢)

又方枳殼(一錢) 黃芩(二錢) 山梔(三錢) 麥冬(三錢) 當歸(一錢) 川芎(八分) 鬱金(一錢) 青皮(一錢) 陳皮(一錢) 木通(一錢) 連翹(二錢)

一疹沒腹痛,與未出透,皆不謹起居,或食冷物,或冒風寒,以致寒熱相激而痛。

治未出透而痛方。

羌活(二錢) 防風(二錢) 荊芥(二錢) 蘇葉(一錢) 大力(三錢) 陳皮(二錢) 青皮(一錢) 前胡(二錢) 桔梗(一錢) 枳殼(二錢) 木通(一錢)

治疹已出透腹痛。

陳皮(一錢) 枳殼(二錢) 蘇葉(一錢) 杏仁(二錢) 黃芩(三錢) 桔梗(一錢) 木通(二錢) 生甘草(一錢)

一疹後齒腮腫痛,口角流涎之症。

黃芩(一兩) 黃連(一錢) 石膏(二兩) 元參(一兩) 大力(三錢) 生甘草(一錢) 荊芥(三錢) 桔梗(一錢) 防風(二錢) 白芷(一錢) 川芎(八分)

一、疹後牙疳,根有血出腫爛。

生地(三錢) 元參(一錢) 黃連(一錢) 麥冬(三錢) 生甘草(二錢) 花粉(三錢) 丹皮(二錢) 葛根(一錢) 荊芥(二錢) 石膏(一兩) 知母(三錢) 枳殼(二錢)

一疹後牙疳,是胃熱未清,以致火毒上炎。

黃芩(一兩) 黃連(一錢) 石膏(二兩) 花粉(一兩) 知母(二錢) 生甘草(一錢) 元參(四錢) 荊芥(三錢) 桔梗(二錢) 大力(四錢) 升麻(一錢) 山豆根(二錢) 射干(一錢)

一疹後咳嗽口破。

麥冬(三錢) 桔梗(二錢) 花粉(八錢) 知母(三錢) 元參(三錢) 荊芥(二錢) 大力(五錢) 山豆根(三錢) 射干(二錢) 連翹(五錢) 薄荷(二錢)

或加黃連(八分) 石膏(一兩) 黃芩(八錢)

一疹後焦爛。

蕤仁(二錢) 薄荷(一錢) 甘菊(一錢) 柴胡(一錢) 決明(一錢) 大力(五錢) 黃連(一錢) 黃芩(二兩) 山梔(五錢) 生甘草(二錢) 花粉(八錢) 干葛(四錢)

或加石膏(三兩) 桔梗(二錢) 蔞仁(二兩) 大黃(一兩) 荊芥(三錢)

一疹後目疾藥味。

羌活 防風 干葛 薄荷 柴胡 桔梗 草決明 川芎 黃連 大力 花粉 山梔 生甘草 當歸 生地甘菊 木賊 蒙花 穀精草初二劑當去黃連、生地,後去羌活、防風。若有稍明,照依此方,加黃芩、石膏、升麻、膽草、蔞仁。

一、疹出十二三日,又發紅黑疔,小兒能自手指拔去,疔不痛癢者,急以解毒拔疔丹。使毒火盡退而愈。

礞石( ,五錢) 黃芩(二兩) 木香(一錢五分) 元明粉(五錢) 沉香(一錢五分) 大黃(二兩)

共研末,朱砂為衣,作丸服。

獨棗湯治疹後牙齦爛,用干紅棗二枚,雄黃一塊,入棗內,燒灰存性研末,米泔水煎服。入鹽少許,漱口即愈。

一疹後中氣虛弱,乍寒乍熱,是陰血虛也。

當歸(二錢) 生地(一錢) 麥冬(二十粒) 元參(三錢) 生甘草(八分) 黃芩(一兩) 生山梔(三錢) 丹皮(三錢) 白芍藥(一錢) 黃連(八分) 花粉(三錢) 桔梗(二錢) 骨皮(一錢)

一疹未出而乍寒乍熱,是毒未透發,用疏托。

升麻(一錢) 干葛(二錢) 荊芥(一錢) 蟬蛻(一錢) 大力(二錢) 前胡(二錢) 桔梗(二錢) 蘇葉(一錢) 防風(二錢) 橘紅(八分) 通草(一錢)

或少加麻黃、蔥白。

一疹已出,復乍寒乍熱,二便短赤,是余毒未盡,用涼解。

黃芩(一兩) 黃連(八分) 石膏(一兩) 山梔(四錢) 大黃(一兩) 生甘草(八分) 荊芥(一錢) 大力(一錢) 陳皮(一錢) 枳殼(四分) 貝母(三分) 杏仁(一錢) 花粉(五分)

木通(二錢) 栝蔞仁(二兩)

一疹後日熱不退,身熱燎人,二便不通,急用和解。

黃連(一錢五分) 黃芩(一兩) 生蔞仁(一兩) 石膏(一兩) 山梔(五錢) 陳皮(一錢) 枳殼(四錢) 蘇子(一錢) 杏仁(一錢) 花粉(一兩) 滑石(一錢) 生甘草(八分) 木通(一錢) 膽草(二錢)

─疹回後熱退身涼,過三五日又作熱,是余毒復還,宜疏解。

荊芥(一錢) 薄荷(一錢) 干葛(二錢) 前胡(二錢) 桔梗(一錢) 大力(一錢) 陳皮(一錢) 枳殼(三錢) 黃芩(一兩) 山梔(五錢) 生甘草(一錢) 元參(三錢) 連翹(一錢)

甚者加大黃、石膏、蔞仁。

一產後出麻,本宜補血,但麻屬火,不可驟補,補則毛竅固斂,不能出透,故須升發。

宜葛根東加酒炒芍藥、桔梗、蘇葉發汗,使麻易出。

一懷胎出麻,只宜清涼,佐以疏托,勿用實脾行氣等藥,以致墮胎。

安胎止痛方

生地 川芎(各五分) 桑樹羊思藤(七片葉) 當歸 人參 陳皮(各一錢) 白朮 黃芩(各一錢五分) 黃柏 黃連(各三分) 甘草(三分) 糯米(二十粒)

痛甚加砂仁,虛甚加木香。

胎產

胎疹才熱即出而即沒,此風寒所致,宜涼血疏風消痰之藥。若難沒者,亦由風寒壅盛,或經水浸行太早,速宜疏解。此雖胎疹,亦須避忌。

產後

產後雖大補氣血為主,一遇疹子,不可驟用。如發熱之後,熱甚者不嫌發散,宜升麻葛根湯,內用炒白芍加蘇葉、桔梗,以發其汗,汗出疹亦出矣,凡升發之藥不可用寒涼,使毒易出,而無後患也。

虞氏麻疹治法

古謂麻即疹也。疹如麻成朵,痘如豆成粒,皆象其形而名之也。夫胎毒一也,痘出於五臟,臟屬陰,陰主血,故痘有形而有漿,其症寒熱備有也。疹出於六腑,腑屬陽,陽主氣,故疹有形而無漿,其症多熱而無寒也。

為症既異,而治法亦殊。痘宜內實,可用補劑;疹忌內實,只宜解散。惟初熱發表,略相似耳。既出之後,痘則補氣以生血,疹宜補陰以制陽。何也?蓋疹熱甚則陰分受其熬煎,而血多虛耗,故治以清火滋陰為主,而不可少動其氣。若燥悍之劑,首尾當深忌之。

世知痘症之重,而不知疹之殺人尤甚,方書多忽而不備,可太息也。

一、疹發熱之初,多似傷寒,惟疹則咳嗽噴嚏,鼻流清涕,眼胞腫,淚汪汪,面浮腫,兩腮赤,惡心乾嘔為異耳。但見此候,即是麻症,宜謹避風寒,戒葷腥濃味,用藥以表散之,使皮膚開暢,腠理通豁,而毒疹易出也。

一、疹之發雖曰胎毒,未有不由天行癘氣而發。故用藥發散,必先明其歲氣。如時令溫暖,以辛涼之藥發之,防風解毒湯,暄熱以辛寒之藥發之,黃連解毒湯。大寒以辛溫熱之藥發之,桂枝解毒湯。時寒時暖,以辛平之藥發之,升麻解毒湯。此因時用藥,不可誤作傷寒,妄施汗下,反伐天和也。又須看人虛實,如大便秘結,煩熱盛而發不出者,以酒炒大黃微利之,不止,以參藥之類補之。經曰:毋虛虛,毋實實,損不足,補有餘,夭人性命也。

防風解毒湯

防風 荊芥 薄荷 石膏 知母 桔梗 力子 甘草 連翹 木通 枳殼(均分)

淡竹葉、燈草,水煎服。

黃連解毒湯

黃連 黃芩 黃柏 梔子 力子 甘草 防風 知母 荊芥 石膏 桔梗 元參 木通薑三片,水煎服。

桂枝解毒湯

桂枝 麻黃 赤芍 防風 荊芥 羌活 甘草 大力 人參 川芎 薑水煎服。

升麻解毒湯

升麻 干葛 羌活 人參 柴胡 甘草 桔梗 力子 防風 荊芥 赤芍 連翹 淡竹葉水煎。

前藥發散,而疹隨見,則毒盡解矣。若發不出,再加味麻黃之藥發之。

加味麻黃散

升麻 麻黃 人中黃 大力 蟬蛻(等分)

水煎服。

外以芫荽、酒糟,蒸熱擦之,自頭上至足為齊。若頭面愈多者為佳,倘遲延日久而不能出,則腹脹氣喘,昏眩悶亂,煩躁而死。

一、看疹之法,多於耳後項上腰腿先見,其頂尖而不長,其形小而勻淨者吉。若色見紅者,兼火化也,輕症可治。化斑湯主之。如白者,此血不足也,養榮湯主之。如色紫赤,干燥暗晦,乃火盛毒熾也,宜六一散、四物湯,加柴胡、黃芩、干葛、紅花、力子、連翹之類,滋陰涼血,而熱自除,所謂養陰退陽之義也。此亦五死一生之症,外有大青龍湯,入燒人屎亦妙。如便秘者,加酒大黃利之,或元參解毒湯,皆可選用。若黑色者,熱毒太甚為十死一生之症,不可不明察,而混施治也。

化斑湯

人參 知母 石膏 大力 連翹 升麻 甘草 地骨皮 淡竹葉 糯米水煎服。

養榮湯

人參 當歸 紅花 赤芍 甘草水煎服。

六一散

滑石(六兩) 甘草(一兩)

為細末,量小兒大小,每服一錢半或二錢。本方加辰砂三錢,名辰砂益元散。

四物湯

當歸 熟地 白芍 川芎

大青龍湯

玄參 大青 桔梗 人中黃 知母 升麻 石膏 梔子 木通水煎服。

元參解毒湯

元參 黃芩 山梔 桔梗 甘草 生地 干葛 荊芥(均分)

水煎服。

一、疹表後,紅影出於肌膚成片,切戒風寒生冷。如一犯之,則皮膚閉塞,毒瓦斯壅滯,遂變為渾身青紫,而毒反內攻,煩躁肚痛,氣喘悶亂。諸症作矣。欲出不出,危亡立至,其可忽諸?一、疹已出而反沒者,乃風寒所逼而然也。若不早治,毒成內攻,以致癢塌而死,急用消毒飲,合升麻湯服之,則疹復出而安矣。

升麻湯

升麻 干葛 白芷 甘草 薑 蔥水煎熱服。

消毒飲

荊芥 力子 甘草 薑水煎服。

一、發熱之時。遍身出汗,此毒從汗解,玄府開,疹易出也。有出衄者,此毒從衄解也,俱不可遽止之。若汗多血多皆不止,此火甚逼迫太過,致汗妄流,血妄行也。急宜當歸六黃湯以止汗,茅化湯以止血,遲則汗出多而元氣虛,血出多而精神散,難以治矣。

當歸六黃湯

當歸 黃 黃連 黃柏 生地黃 熟地黃(均分)

水煎。外加浮小麥止汗。

茅化湯

茅化 歸頭 丹皮 生地 甘草加玄參、百草霜,水煎服。

一、發熱時或嘔吐,或自利或滯下。此火邪內逼,毒瓦斯上行則吐,下行則利,毒太甚則裡急後重,而為滯下也。吐者,竹茹石膏湯。自利者,升麻澤瀉湯。下者,黃芩芍藥湯,加黃連、生地、木通、當歸、人參、枳殼,或少加大黃微下之。

竹茹石膏湯

陳皮 半夏 石膏 白茯苓 甘草 竹茹水煎服。

升麻澤瀉湯

豬苓 澤瀉 赤苓 石膏 黃連 甘草 升麻(均分)

水煎服。

黃芩芍藥湯

條芩 白芍 升麻 甘草水煎服。

一、發熱之時,未有不渴者,但當以綠豆燈心湯,入炒米飲之,人參白虎湯佐之,以生津解渴而已。若恣飲冷水,恐生水蓄之症,故水入於肺,為喘為嗽,宜用葶藶,以泄肺中之水。水入於脾,為腫為脹,為自利,宜用白茯苓、生地,木香,以泄脾水。水入於胃,為嘔為噦為自利,宜用豬苓、澤瀉、赤苓、木通,以泄心下之水。水入於肝,為脅痛,用芫花以泄肝水。水入於腎與膀胱,為小便不利,為陰囊腫,用車前、木通,以泄腎及膀胱之水。俱當因其症而治之。

人參白虎湯

人參 石膏 知母 甘草 糯米煎服。

一、疹出之時,咽喉腫痛,不能飲食者,此毒火拂鬱,上熏咽喉也。宜用甘桔湯,加元參、大力、連翹主之。更以十全散,若玉鎖匙吹之,切不可妄用針刺出血也。

甘桔湯

甘草 桔梗

十全散

黃芩 黃連(各一錢五分) 苦參(一錢) 元胡(三分) 硼砂(二分) 乳香(二分) 兒茶雄黃(各五分)

為細末,每用少許,蘆筒吹之。

玉鎖匙

硼砂(一錢) 朴硝(五分) 僵蠶(一條) 片腦(五厘)

為末吹之。

一、疹出之時咳嗽口乾心煩者,此毒在心肺,發未盡也。用瀉白散,若黃連杏仁湯。

麻疹作瀉,加厚朴、甘草。

瀉白散

桑皮 地骨皮 甘草 竹葉 燈草水煎服。

黃連杏仁湯

黃連 陳皮 杏仁 麻黃 枳殼 干葛 薑水煎服。

一、疹出之時,自利不止,或瀉稀水頻數者,最為惡候,但要看其疹,若遍身稠密太盛,或紫色,或紅色,甚者則無妨。蓋毒在大腸,非瀉則毒不解,惟用平胃散加干葛、連翹以解之。疹一發透,依期收去,自然瀉止。若疹已收,而瀉猶不止,疹必未盡,再用前藥,加連翹、川連、大力、木通、澤瀉以分利之。若用訶子、肉蔻等,則變肚痛脹滿喘急,危矣。

平胃散

蒼朮 厚朴 陳皮 甘草一、疹子之出,常以六時收為度。如子為陽午後收,午後為陰子後收,乃陽生陰成,陰生陽成,造化自然之妙也。故漸出而漸收者,其勢輕。若一出之後熱不退,延綿三四日而不收者,此毒火太甚,外發不盡,內為有餘之邪所致,須投化斑湯。

化斑湯

人參 知母 石膏 大力 連翹 升麻 地骨皮 甘草 淡竹葉 糯米水煎服。

三味消毒飲

荊芥 大力 甘草 生薑水煎服。再加元參、石膏、桔梗為治。

一、疹子出後,自然退熱。若遍身既出,而猶拂拂煩熱,頻作嘔吐者,此毒尚未盡,留連於肺胃之間,宜化斑湯(見前) 。大便秘少,加大黃利之。

一、疹已收去,反渾身發熱,晝夜不退,此毒未盡解,邪火抑於肌肉之間,久則毛髮干焦,皮膚枯槁,肌肉羸瘦,為骨蒸勞瘵之症。急宜蘆薈肥兒丸,加當歸、連翹等治之,遲則變為睡則露睛,口鼻氣冷,手足厥逆,螈 慢脾風,不治之症矣。

蘆薈肥兒丸

蘆薈 龍膽草 木香 地骨皮 使君子 麥芽 檳榔 黃連 白蕪荑 胡黃連為細末,豬膽汁為丸,如黍米大,每服五六十丸,飲湯下。

一、疹收之後,身雖不羸瘦,但時發壯熱,煩躁不寧,搐掣驚悸,神昏志亂者,此陰血衰耗,致余毒入肝而傳於心也,宜養血安神,四物東加麥冬、棗仁、石菖蒲、龍膽草、茯苓、黃連、辰砂、甘草、竹葉、燈心主之。或以前藥為末,蒸餅,豬心血為丸,服之亦可。

四物湯

地黃 當歸 川芎 白芍一、疹毒入胃,久而不散,致成牙根黑爛血出,為走馬疳,傳與二頰浮腫,久而穿頰破腮,缺唇崩鼻,為崩砂狐惑等危症。外用文蛤散,或雄黃散搽之,內服蘆苔丸,以清胃火。或有愈者,然不能多見也。

文蛤散

文蛤(一錢五分) 雄黃(一錢五分) 子枯礬(五厘) 蠶蛻(下燒灰為末)

米泔漱口,搽藥。

雄黃散

雄黃(一錢) 黃柏(一錢) 麝香(五分)

和勻,以艾煎湯,洗淨後,搽藥末。

蘆薈丸

人中白 蘆薈 使君子肉 龍膽草 黃連 五靈脂(均分)

共為細末,浸蒸餅為丸,白滾湯下。

一、疹出之時,曾作瀉痢,未經清解,至疹退之後,變為休息痢,不問赤白,裡急後重,晝夜無度頻並者,此余火毒在腸也。須分虛實治之。實者三黃丸利之,虛者香連丸和之,後用黃芩湯合益元散,以養血行氣為治。河間云:養血則便膿自愈,調氣則後重自除,誠哉是言也。

三黃丸

黃芩(蒸) 黃連(炒) 大黃(蒸熱)

為末糊丸,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白湯下,量兒大小虛實加減。

香連丸

黃連(一兩) 吳萸(五兩)

同水拌勻燉滾水內,半日取出,炒干揀去吳萸,只用黃連為末,再加木香一兩,不見火,為末和勻,黃連末醋糊丸,米湯下一二錢。

黃芩湯

黃芩 黃連 當歸 川芎 木香 青皮 枳殼 檳榔 甘草水煎好。入益元散調服。

益元散

滑石(六兩) 甘草(一兩) 辰砂(三錢)

為末,量兒大小,或一錢五分,或二錢。

一、疹退之後,微微咳嗽者,此余毒未盡也。用清肺飲,加力子、甘草治之。若嗽甚,氣喘連聲不止,名為頓嗽,甚至飲食湯水俱嗆出,或咳出血者,此熱毒乘肺而然也。

宜麥冬清肺飲,加連翹主之。如見胸高如圭,肩聳而喘,血從口鼻而出。或擺手搖頭,面色或白或青或紅,以及枯暗者,皆不可治之症也。然亦有肺氣虛。為毒所抑而發喘,並無咳嗽出血嗆食等證者,亦用麥冬清肺飲,倍加人參治之。切不可拘於肺熱之一端,而純用清肺解毒之藥也。

麥冬清肺飲

川貝 天冬 桔梗 力子 栝蔞 知母 麥冬 杏仁 兜鈴 甘草加糯米,水煎服。

一、疹退之後,聲啞不出,或咳或喘,或身熱不退,以致日久不愈者,此熱毒未盡,肺金受克也。宜清金降火湯,加竹瀝、生薑汁主之。

清金降火湯

黃芩 貝母 栝蔞 麥冬 力子 黑山梔 知母 杏仁 元參 麻黃 石膏 竹葉水煎服。

一、疹退之後,飲食如常。動心如故,猝然心腹絞痛,遍身汗出如水者,此元氣虛弱,失於補養,外雖無病,內已虛損。又為惡氣所中,謂之中惡,此朝發夕死之證。急用養榮雙和湯救之,如有積食,加神麯、麥芽,如有熱,去肉桂。

養榮雙和湯

人參 當歸 熟地黃 黃 肉桂 白芍 麥冬 甘草水煎服。

一、疹退之後,熱毒未盡,或發癰毒,四肢骨節疼痛者,宜用羌活散,黃酒沖服一二錢,量大小強弱與之。使其微汗微利而愈。

羌活散

羌活 穿山甲 大黃 全蠍 皂角刺 乳香 一葉金 白芷梢 甘草一、疹退之後,余熱未盡,或熱甚而失血者,犀角、地黃合黃連解毒湯治之,或四物東加茵陳、木通、犀角之類,以利小便,使熱氣下行而愈也。

犀角地黃湯

犀角 白芍 黑山梔 生地黃 丹皮 黃芩 紅花 當歸 甘草 藕節水煎服。

黃連解毒湯

黃連 黃芩 黃柏 力子 連翹 黑山梔 防風 木通 荊芥 元參 甘草 竹葉

四物湯

 見上。

一、疹收之後,余熱未退,日夜煩躁,譫語昏狂者,宜用益元散,煎燈心湯下,或五苓散去白朮、肉桂,加辰砂、黃芩、黃連治之。若初發疹時,即有煩躁譫語之證者,升麻葛根湯,加蔥白、黃芩,夏令再加石膏。如或風盛者,並加消風散,兼調益元散服。

益元散

滑石 辰砂 甘草

五苓散

茯苓 豬苓 白朮 肉桂 澤瀉

升麻葛根湯

升麻 葛根 赤芍 力子 木通 連翹 甘草水煎服。

一、孕婦出疹者,宜用四物湯,加白朮、黃芩、艾葉等養胎清熱為主,使胎無虞,而疹易沒也。如胎氣上攻,急以苧麻根、艾葉少許煎湯,磨生檳榔服之,更宜多服上藥為妙。

一、熱毒蒸胎,胎多受傷,但胎雖傷,而母實無恙也。蓋疹與痘不同,痘宜內實,故胎落而母易亡。疹宜內虛,故胎去而母易存。然與其胎去而母存,孰若母子兩全之為愈也。

一、出疹之症,比較出痘似輕,然調治失宜,其禍反不旋踵。蓋痘由胎毒而發,其情勢輕重多少,自可預斷。至於疹子,雖由感受邪氣而發,然輕者可重,重者可輕,全在調治有方,方保無虞。故其飲食禁忌,比痘為甚。若食雞魚,則終身皮膚粟起如雞皮之狀,但遇天行出疹之時,又要重出。誤食油肉,則每歲出疹之月,必然下痢膿血;誤食鹽醋,即患咳嗽,且遇出疹之時,必復發咳;誤食五辛之物,不時驚熱,必待過四十九日,或百日之後,始可無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