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薛氏濟陰萬金書

薛氏濟陰萬金書

婦人一科,古人稱以為難,以其嗜欲多於男子,又多經脈胎產一途,感邪且十倍,加以稟性恆執。余早歲學醫,求產科書,如《產寶》、《產經》、《良方》、《濟陰》等書,靡不周覽,往往汗漫雜出。惟吾家薛氏所傳《濟陰萬金書》最為得其要領,余更為銓次,始於調經,次以胎產,終以雜症,方有字號者,乃日常必用之方,吾家之秘也。家無恆產,此為恆業,囑我後人不可輕視,雖至親誼友,慎勿轉觀。

大明隆慶三年菊月,崑山平橋鄭敷政

余得鄭氏《濟陰萬金書》閱之,大是快心,但方論顛倒,故為重訂。其醫療之方,可云全備,學者誠得其要領而出以新機,則秦鏡在握,真可隨施而隨效者也。但和陽氏戒「勿輕傳」之語,竊有微憾。醫藥者,天下之公用也,仁者存心,事事求其公,猶或失之,奈何云「不可轉觀」,而忍夭折斯人之命哉!用付梓人,以傳諸寓內云。

康熙四十年桂月,北洲渚水方謨丕顯氏序

原序

婦人之病,有可治,有不可治,皆由心性善惡之所致也。間有德性柔良,舉止端嚴,克盡婦道,孝敬翁姑,相夫教子,勤儉理家,女紅井臼,桑麻之事,無弗善者,必無危病。縱有微疾,尚可治也;有等逆詬陰惡,罔尊陵卑,惟飲食自私,全無孝敬之念,犯有七去,助無一能,天教病入膏肓,雖盧扁復生,亦難療治。余幸遇人傳授產書,並《萬金方》以濟之,無不效驗,庶使產婦有患而無患,然平素修德去病之方可不自勉也。夫因臚胎前、產後諸病,及經脈十五論,胎前十月形,治產後十八論,雜效三方,種子妙訣,升精訣,都為兩卷,以紹後人,併為之序云。

昆新縣誌曰:宋,鄭公顯,上柱國億年五世孫,監察御史元輔子,蔭從政郎,潛隱不仕,節介自勵。妻錢,其外祖薛將仕,善帶下醫,公顯傳其術,遂擅名,著有《惠民方》三卷。按:鄭氏累世業醫,皆自公顯始。

卷一

孕元

天地之道,一陰一陽而已。人受天地之氣以生,而男女者,陰陽之儀象也。男子法象乎陽,從乎日,以陽精為體;女子法象乎陰,從乎月,以陰血為體。日,陽精也;月,陰精也。月行於天,一月有三十日,每二十九日有奇,與太陽會而合朔也。每月二十九日午時,太陰行於陰道而光滅,至初一日,夜半子時,太陰行於陽道而光生。此晦朔之定期也。自二十九日午時至初一日,夜之子時卻有三十時光滅,卻算得光明二十八日半,經脈至二日半而止,通共得三十日,則月行一度,猶月之有晦,而有朔也。月有期,故名月經,又名月信。過期者,血寒,血不足也;不及期來者,血熱,血盛也;五六日不止者,血澀也;經行作痛者,血滯也。不滯不澀,順期而行,血脈調和,及時而盛,其孕乃成。蓋經候初盡,舊血已淨,新血未入,子宮空虛,當此之時,以吾之實,投彼之虛,惟虛也,故能受胎。陽施陰受,交而不孕者,鮮矣。或有不成孕者,過在女子,或有脂肥充塞,而精射不及,或有陰血衰敗,而不能攝精者有之。過在男子,或因命門火衰,而陽不能射,或精寒而滑,施泄精稀者有之。

胎孕生成論

夫太極,一理也。太極分,而為兩儀,兩儀者,陰陽也;陰陽分,而五行具焉,五行者,陰陽之妙用也,一以清而上浮為天,一以濁而下凝為地。天地者,陰陽之像也,天以五行之理而化生萬物,是乾道之所以資始也;地以五行之理而化醇萬物,是坤道之所以資成也。故《易》曰:乾道資始,萬物化生;坤道資成,萬物化醇。故凡人受父精母血而成胚胎,陽施陰受,精以資始,血以資成。得火之精以生心,而神藏焉;得金之精以生肺,而魄藏焉;得木之精以生肝,而魂藏焉;得土之精以生脾,而志(宜作意)藏焉;得水之精以生腎,而智(宜作志)藏焉。五行具而臟腑生,皆父之精而始之也。受火之精以成血脈;受金之精以成皮毛;受木之精以成筋;受土之精以成肌肉;受水之精以成骨。五行具,百骸備,皆母之血以終之也。精以資始,血以資成,此胚胎之所由立也。至於成胎有男女之別者,是果何哉?蓋二氣五行默運於天地,而陰陽者,造化之機也,人得天地之氣以成形,而男女者,陰陽之儀象也。故自運行言,則天左旋為陽,右旋為陰;自一歲言,則春夏為陽,秋冬為陰;自一日言,自子至午為陽,自午至子為陰,奇日為陽,偶日為陰;自干支旺相言,則申子辰寅午戌為陽;亥卯未巳酉醜為陰。凡此,蓋天地之陰陽自然之運也。當女子經行初尺,舊血已去,新血未生,子宮澄澈,五日之內,男子與之交,在單日,值子寅辰午申戌日,或在半夜子時,值子寅辰午申戌時交感,有胎則成男;在雙日,值亥卯未巳酉丑時交感,成胎則為女,此陰陽時日氣運而分男女之大機也。諸書不察,皆云:「陽精先至,陰血後沖,陰包乎陽,則成男;女子陰血先至,陽精後參,則成女。」是陰亦能先始而資始,陽亦能後受而資成,理不然矣!若交感之後,囑婦側左睡必男,側右睡必女,或者有諸耳。

分別男女脈法

《經》云:陰搏陽別,謂之有子。謂陰脈別於其中,別有陽脈,是謂血氣衝和,陽施陰化也。《脈經》云:少陰之脈動甚者,為有子,以手少陰心脈也,心主血故也。又,腎門為胞門子戶,尺中腎脈,按之不絕,當有胎。又曰:婦人三部脈,按之浮沉正等不絕者,當有妊娠。初時寸微少,呼吸五至者,胎已三月。又曰:尺脈滑疾,重按散者,有胎三月。又曰:重按之不散,但疾而不滑者,有胎五月。又曰:妊娠當四月,左疾為男,右疾為女,俱疾為雙男。又曰:太陽脈為男,太陰脈為女。又曰:左手沉實為男,右手浮大為女,左右俱沉實為雙男,左右俱浮大為雙女。又曰:左偏大為男,右偏大為女,左右俱偏大為雙男。又云:左右俱浮大主二男,左右俱沉主二女。又一法:令妊婦南行,背後令人呼之,左回顧是男,右回顧是女。又,妊婦左乳房先有核是男,右乳房先有核是女。脈法多端,混淆難辨矣。

脈候歌

婦人大概血為主,寸弱尺強脈為是,心肝二部要平和,或數或遲經痛起。

尺脈強弱虛實看,血如不足尺微澀,腹中癥瘕脈沉牢,帶下數疾不能止。

尺中脈數不絕來,動入出外定懷胎,左尺浮洪男脈現,右尺浮實女形猜。

左寸浮大亦男脈,右寸沉細女堪測,陰中見陽男已形,陽部見陰女無說。

兩尺俱洪是雙男,若俱沉實女雙成,左手脈逆右手順,左應男三右女三。

脈來滑疾胎三月,但疾不散三月訣,一動一止一月看,二月兩動方一歇。

若還欲產脈離經,夜半覺痛日中生,新產之脈緩滑吉,實大強急命難存。

難產面赤而舌青,母活子死認教真,若是面青而舌赤,母凶子活在逡巡。

面舌俱青吐涎沫,子母應知兩命迍,婦人雜著如何診,二十四根共根因。

十二月隨經養胎

十二月經脈手少陰為主,手太陽小腸無為而守,此二經不養胎。妊娠一月,(足)厥陰脈養之,二月足少陽脈養之,此二經屬木,旺於春,主生,故先養胎;三月手厥陰心胞,四月手少陽三焦,屬火,旺於夏,主長;五月足太陰脾,六月足陽明胃,旺於長夏,主收;七月手太陰肺,八月手陽明大腸,屬金,旺於秋,主收;九月足少陰腎,十月足太陽膀胱,屬水,旺於冬,主藏。凡值月養胎,不可針灸其經。天以正月為厥陰,人以始胎為厥陰,人身一小天地也,諸經各養胎三十日,惟少陰心、手太陽小腸,平時上為乳,下為經水,故不得遽養胎也。

男女受孕時

凡男女受胎,在婦人經絕後五日,此時舊血已淨,新血方生,子宮正開,男子與交,氤氳氣感,精射而入,陽施陰受,故得成胎,若遇此時日,子宮稍實,精射不入,焉能成胎?是故求嗣者,必須養精,勿妄行交媾,必待此時以實投虛,則一合而胎孕成矣,餘日何益哉!

男女本源

男子以精為本,女人以血為源。男子為陽,乾道也,乾納干為甲,甲與巳合,納卦於離,離之中爻,得坤之陰,陰數八,故男子二八而陽精溢;女子為陰,坤道也,坤納干為癸,故女子月經為天癸,癸與戊合,戊納卦於坎,坎之中爻,得乾之體,陰中有陽,陽數七,故女子二七而天癸至,陽精陰血,男女之本原也。精血藏於父母之身,男女交媾,有天地橐籥之象,當鼓鑄之時,百脈齊到,故子形多有肖於父母者,如器之有模範,而象莫能逃。至交媾之時,在天時,為溫暖適中,無日月薄蝕、陰陽錯亂之變;在地利,非廚灶凶器之傍;在人和,無喜怒過中醉飽之時,自然所生男女聰明智慧,不虞凶暴矣!此在胎教之先者也。

男女七八之數

《聖濟經》曰:元氣孕育,皆始於子。男左旋,自子至巳,順積三十而至於巳。女子右旋自子至巳,逆積二十而至巳。是巳者,陰陽凝積之會也。故懷孕不問男女,並從巳上起數婦人妊,男胎左旋十月而生於寅,女胎右旋十月而生於申。寅屬木,位居艮,艮之數八,故男子八歲而髮長齒更,二八而陽精至,八八則卦足而陽精竭;申屬金,位居兌,兌之數七,故女子七歲而髮長齒更,二七而天癸至,七七而天癸竭。相感而通以兆,男女陰陽之始終也。

氣形保衛

凡人受陰陽五行以成百骸,其間稟賦之初,或附贅、垂瘤、駢拇、歧指、侏儒、跛躄之疾;又或分娩之時,即成瘡瘍、癰疽、聾盲、喑啞之病,皆由妊娠保衛失宜之致;或由交感之時,雷電風霆,陰霾薄蝕,社日晦朔,不能避忌,多成鬼胎異相,此又不可不知也。若其肝氣盛而驚癇(一作顛),腎氣虛而解顱,脾氣虛而羸瘦,心神乏而神短,食兔肉而缺唇,食龜鱉而僂背,食犬肉而失聲,食諸魚而瘡癬,此皆妊娠所當慎也。節其飲食、嗜欲,寢興以時,則自無前患也。

轉女為男

受胎二月,謂之胎胚,一塊純血,形質未定,隨物變化,尚可轉移。一法:取雄黃五錢,置妊婦衣中帶之。一法:取雄雞翼上毛三根,潛置婦人臥床下,勿令人見。一法:取弓矢斧斤置妊婦床下。此四物皆陽物,氣類相感,猶陽燧之取火,方諸之取水,螟蛉之類,物有轉移,理亦有諸。古人云:妊婦坐不偏,立不側,則生子形容端正,所謂胎教也。胎中亦有可教,則物感之應,理亦可信。

男女受形

乾道成男,故男子面重,溺水必伏;坤道成女,陰氣在背,故女子背重,溺水必仰。父少母老,生女必羸,母壯父衰,生男必弱,良醫必察乎此。氣受偏悴,與之補藥,羸女必養血,弱男必健脾。羸女必時至而嫁,弱男必待壯而娶。陽氣虧則男陽痿,不可為父;女陰衰則玉門連,不可為母,號為石女。又有駁氣所乘,男女二形,遇男可以為妻,遇女可以為夫。又有女具男形全有,又駁氣之甚者也。

灸法

婦人絕子嗣,灸然谷五十壯,在內踝前下一寸是穴。婦人絕嗣,灸關元六十壯。《千金翼》云:灸關元即令人無子,針石門令人終身不孕。《明堂經》:婦人懷妊不可針,主婦人妊子不成,若滿胎腹痛,漏下見赤,灸胞門五十壯,在關元左邊二寸是也,右邊一寸為子戶。按:《針經》曰:治人妊胎不成。《千金》云:治臟閉塞不安精,灸胞門五十壯。石門穴在陰部下一寸,主婦人無子,子臟有惡血上衝,腹中疼痛不可忍,灸五十壯,針一分。婦人絕嗣不生,灸氣門海穴,臍下三寸,在關元傍開二寸,灸百壯。按:《針經》云:氣門二穴,衝脈足少陰之會,名胞門,一名子戶,治婦人月事不調,奔騰(宜作豚)上下引腰背痛,可灸五十壯,針三分。婦人不受精,灸胞門五十壯。婦人絕嗣不生,漏下赤白,灸石門十四壯。

月經論

以月言之者,一月一行之盈虧也;經者,言其有常,必三十日而後至者,名於斯矣。夫月乃陰之精,其體暗,假日之光以為明;血本白,得心之氣而赤,斯道體之同也。天地之道不變,而人亦隨天以運者,私欲居之其變出矣,月經由是而不齊。夫血者,主於心,生於脾,貫於肺,注於胞,通於腎,歸於肝。《經》曰:二陽之病發心脾,有不得隱曲,女子不月。二陽者,陽明大腸與胃;隱曲者,房室之事也。女子不月亦其類也。又曰:谷入於胃,脈道乃行。水入於經,其血乃成。《評熱論》曰: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胞脈者,屬心而絡於胞中,今氣上迫於肺,心氣不得下通,故月事不來。由是言之,月經者,主於心而主於脾也,明矣。心者,七情之主;脾者,五味之主。心脾受病,故月事因而不調,其變出百端,蓋病之變也。有臨行作痛者,有行後作痛者;有來二三日止者,有五六日而不止者;有來多者,有來少者;有桃花色者,有淡紅色者;有紫黑者,有帶白者;有膿腐作臭者;有如泥色者,有黃色者;有成片或成塊者;有過期而來者,有不及期而來者;有來而不止者,謂之崩;有幾月不行者,謂之閉。有四季而來者,有半年而來者,有終身不一至者,此三者皆稟氣之偏,非可常論也。夫月經者色鮮而紅,應期而來如期而止,無時刻差矣,得天地之氣完也。若臨行作痛者,氣之滯也,當歸芍藥湯主之;行後作痛者,氣血俱虛也,當歸地黃湯主之;五六日不止者,三黃湯主之;來多而常,是氣血俱盛,來多而覺虛倦無力,飲食減少,是氣血失守,加味麥冬湯主之;有來二三點,六七點,八九點而止者,名胎漏,經五六七次者,胎遲,安胎飲加炒黑蒲黃主之;桃紅色者,血熱、胃熱也,白朮湯主之;淡紅色者,同治;紫色者,熱也,二荊梔子湯主之;帶白者,氣虛夾白帶也,山藥地黃湯主之;如膿腐作塊者,胃中濕熱注於胞絡,平胃骨皮湯主之;如泥色者,亦是濕熱,二術茯苓湯主之;如黃水者,脾熱,不成血也,連翹白朮湯主之;成塊成片者,有氣逆,有迎風寒,有熱極也,生地苓湯主之;氣逆者,歸附湯主之;風寒,桂花湯主之。過期有三,有血寒,有氣逆,有血枯。血枯者,加味四物湯主之;氣逆者,黑附縮砂湯主之;血寒者,薑桂湯主之。不及期者有二,有血熱,有氣虛。氣虛者,人參地黃湯主之;血熱者,二荊湯主之。血崩者,或因怒氣、勞心所致,當分有餘不足。怒氣是有餘,醋附散主之;勞心是不足。《經》曰:陽在外為陰之守。陽不足之崩,獨參湯主之。一季及一生不行者,此稟氣之偏,不在治例。有病血胎者,儼然若孕,周身無恙,血聚胞中,而日益大,亦能運動,與胎無異,但無手足拳臂之撐,或周年不生,或二歲不育,遇觸動則崩潰莫御。有有孕而常自經行,孕而不長大,五六個月不能動,事必經止、血足,然後生育也。孕繫於血,不生育,為月經不調多矣。今人道理不明,遇不懷妊,輒稱胎寒,妄用熱藥,反致血枯精竭,以致喪生,豈明哲之為哉!亦有經不調而懷孕者,此男人腎氣有餘,堅久能射之故,不可以常論,調經者當審之而下藥也。

方劑

當歸芍藥湯 未行三日前先服,至行而止。

桃仁(一錢) 丹皮(五分) 當歸(二錢五分,酒炒) 川芎(一錢) 芍藥(一錢五分,酒炒) 香附(一錢) 烏藥(一錢)

清水一碗半,煎七分,食前服。

歸芎地黃湯 每行後服三四劑,服至遇行不痛止。

當歸(二錢,酒炒) 川芎(四分) 白朮(七分) 人參(五分) 熟地黃(一錢五分) 甘草(三分) 杜仲(一錢五分,薑汁炒)

煎法同前。

三黃湯 每服三四劑,行二日服,至止止。

當歸頭身(一錢) 茯苓(一錢) 荊芥炭(一錢) 生地(一錢,酒炒) 黃耆(一錢) 熟地(一錢五分) 人參(三分) 蒲黃(三分) 甘草(三分) 黃芩(一錢) 阿膠(二錢)

加味麥冬湯

茯苓 人參 麥冬(各一錢) 五味子(十粒) 當歸身(一錢五分) 熟地(一錢五分) 甘草(三分)

加味八物湯 每服五六劑,行三日服起。

白茯(一錢) 橘皮(五分) 當歸(一錢,酒洗) 川芎(五分) 白芍(一錢) 人參(一錢) 熟地(一錢五分) 黃耆(一錢) 白朮(一錢) 甘草(四分)

加味安胎飲

當歸頭身(一錢,酒炒) 白朮(一錢) 熟地(一錢,酒洗) 蘇梗(一錢,酒炒) 香附(一錢,酒炒黑) 茯苓(一錢) 甘草(二分) 陳皮(八分) 黃芩(一錢) 蒲黃(一錢,酒炒黑)

白朮茯苓湯 行每服三四劑。

當歸(一錢,酒洗) 白朮(一錢) 熟地(一錢,酒洗) 白芍(一錢,酒炒) 茯苓(一錢) 神麯(一錢) 炙甘草(三分) 川芎(四分) 砂仁(六分)

二荊梔子湯 每行二日服起,服三四劑。

梔子(一錢) 紅花(三分) 黃芩(二分) 生地(二錢) 芍藥(一錢五分) 甘草(五分) 蔓荊子(一錢) 茯苓(一錢) 荊芥(一錢)

黑色者加蒲黃一錢。

山藥地黃湯 服至愈。

熟地(一錢五分,酒蒸) 人參(一錢) 白朮(一錢) 茯苓(一錢) 甘草(三分) 山藥(一錢) 升麻(三分) 半夏(一錢) 當歸(一錢五分) 陳皮(五分)

平胃骨皮湯

蒼朮(一錢) 陳皮(一錢) 製厚朴(一錢,不去皮) 甘草(五分) 地骨皮(一錢) 茯苓(一錢) 黃芩(一錢五分) 生地(一錢) 芍藥(一錢) 連翹(一錢)

二術茯苓湯

蒼朮(米泔浸) 白朮 厚朴(各一錢) 芍藥(一錢) 甘草(四分) 木通 連翹 黃連(各五分) 茯苓 半夏 生地 黃芩(各一錢)

連翹白朮湯

連翹 生地 茯苓 芍藥 地骨皮 山藥(各一錢) 雅黃連(五分) 升麻(三分)

生地苓湯 行一日服起,服至愈。

香附 烏藥 桃仁 延胡索 五靈脂 川芎 陳皮 當歸(各一錢) 丹皮(四分)

歸附湯 行一日服起,至愈。

香附(二錢) 丹皮 桂枝 烏藥 元胡索 桃仁 紫蘇 陳皮 川芎 當歸(各一錢)

人參地黃湯 每服四五劑,行後服。

人參 二地 黃耆(各一錢) 甘草(三分) 黃芩(一錢五分)

加味四物湯 至期服起,服至行。

當歸(四錢) 茯苓(二錢) 川芎 熟地 香附 人參 陳皮(各一錢) 甘草(三錢)

薑桂湯 至期服起,服至行。

乾薑 當歸 香附(各三錢) 肉桂(去皮) 丹皮(各五分) 川芎 陳皮 元胡 桃仁(各一錢)

二荊湯 行後再服五六劑。

黃芩(一錢五分) 荊芥 蔓荊皮 黃耆 茯苓(各一錢) 生地(二錢) 甘草(四分)

醋附散

醋炒黑香附,為末。紫蘇湯調下三四錢。

獨參湯

人參,水煎,並食遠服。

卷二

經候

《格言》曰:男子稟陽精而成形,以氣為本,一八而乾陽生,二八而乾陽盛,腎氣充足,陽氣始溢,思以御女;女子稟陰精以成形,以血為基,一七而坤陰生,二七而坤陰盛,衝任血滿,經脈流通,月事時下,每以三十日而至,猶月得三十日晦朔一周,謂之經候。所以候氣血之盈虧也,趲前為不及,落後為太過,過與不及,皆病也。血之象,赤如雞冠,不瘀不雜,是為順候。或紫黑而成片,或青或黃,或淡紅如胚,皆病也。一月一至,無有愆期,乃為正候。若經將行及經後而腹痛者,皆病也;血盈則溢,猶月盈則虧,閏余為經,厥有常度,或多或少,或閉而不行,或行而不止,皆病也。揆厥所由,有陽虛陰盛,陰乘於陽,以生內寒而得之者;有飧寒飲冷,脾腎受傷,寒氣客於衝任而得之者;有澡身登廁,風冷乘虛襲於胞中者。斯三者,所因不同,並屬於寒。有陰虛陽盛,陽乘於陰,乃生內熱而得之者;有過食辛辣,脾胃受熱,膏粱之變,流於衝任而得之者;有外感風寒,身發壯熱,或陰虛火動,內蘊積熱,鬱而不散,入於血室而得之者之。斯三者,所受不同,並屬於熱。又有吐衄崩帶之過,勞心勞力之過,思想淫欲之過,縱情戀淫之過,以致陰血耗亡,衝任枯涸而得之者,皆血虛之所致也。又有氣體素厚,衝任血盛,或七情之氣動於中,氣與血鬱,不得流通,而經滯不行者,此則邪氣內實,氣鬱之所致也。巢氏曰:熱則流通,寒則凝滯,故因於寒者,經多行於月後,而其腹必痛;因於熱者,經多行於月前,而其腹不痛。寒之血,其色青;而熱之血,其色必紫黑而成片。虛之血,其來必少而色淡;實之血,其來必多而色濃。不問過期與不及,腹不痛者,皆屬於虛,若或腹痛,皆本於實,氣滯月澀,月不能行,腹乃作痛,實之象也。他如肥人經血色淡,此則屬於痰也,或有痰侵血海,經血過期不行,行則不多者,有痰,有虛,有實,當以脈症參之。然痰必目昏頭眩,寒則惡寒喜熱,虛則精神倦怠,熱則心煩不寐,欲得其情,辨諸此而已。是故熱則清之,如黃連、黃芩;陰虛火動而熱,如黃柏、知母、山梔之屬;寒則溫之,如干薑、肉桂、茴香、吳茱萸之屬;虛則補之,如當歸、川芎、白芍、生地之類,又如人參、黃耆、熟地、白朮、茯苓之屬;實則疏之,如青皮、枳實、稜蓬、元胡、靈脂、蒲黃;氣逆則調之,以香附、木香、烏藥、枳殼、紫蘇、沉香;血滯則行之,以紅花、桃仁。以此處方,乃為調經之要機也。若其隨經取治,法當以養血調氣為主,如郭氏之增損四物湯,有歸、芎、地、芍以養血。香附、烏藥、陳皮以調氣;血虛而腹不痛,則用當歸、白芍、熟地;血實而腹必痛,則用赤芍、生地、歸尾,以此增損,蓋調經之神劑也。將行作痛,或未來先痛,或過期與不及作痛者,血實氣滯也,則如桃仁、紅花、烏藥、青皮、蓬朮;腹中硬痛,氣血攻心,如蒲黃、靈脂、沉香,甚者乳香、沒藥;風寒客於胞中,小腹急痛,則茴香、肉桂、川楝、青皮;噁心,嘔吐清涎,乾薑、木香、丁香可用也。月水將行或過期與不及期,色淡而腹不痛者,血虛,倍四物熟地,加人參、耆、術;或寒熱往來,加柴胡、黃芩;胸腹痛,加厚朴、大腹皮、枳殼;過期而行,腹有癖塊,加鱉甲、檳榔、蓬朮、青皮;腰跨痛,加杜仲、牛膝;臍腹絞痛,或時上衝,加茴香、青皮、川楝、牛膝;身體痛;加防風、白芷;骨節痛,加二活;肥人經來色淡,加半夏、茯苓;經後虛痛,加參、耆、白朮;經行點滴,淋瀝不已,腹不痛,加阿、艾;腹痛,加阿、艾、地榆、香附;經水來少,四肢倦怠,飲食減少,用六君子湯或補中益氣湯;嘔逆,加半、橘、薑汁;熱入血室,經脈妄行,譫語錯亂,如見鬼神,加麥冬、黃芩、黃柏、知母、生地;自汗厥冷,目眩,不思飲食,用大補湯,少加附子;月信該行不行,脈沉,繞臍冷痛者,寒也,加丹皮、乾薑、肉桂、元胡、牛膝、桃仁,或澤蘭可也。平時常常或三月四月一行,臍腹不痛,面色萎黃,飲食減少者,血枯也,用四物大補湯。若飲食如常,動作不衰,腹中不痛,面色不改,名間經。至有一年二年一行者,有終身不行者,陰候亦不為病,但不能生育耳。若經不行腹中有塊,時作疼痛,不治則為癥瘕,漸大如盤,此惡症也,血枯而三四月不行,法當大補其血,加知、柏、龜甲、枸杞、丹皮、麥冬,以防陰虛火動,為勞熱骨蒸,則難治矣。三四五月及經年不行,腹不痛,形色不變,理當大補其血,使衝任血實,反作腹痛,然後以行血之藥通之,更加調順氣血之劑,服之則經必循月而通矣,此治陰候之法也。若經久不行,腹中結塊,宜覘其形體而衰之,如桃仁、稜朮、元胡、肉桂之類,衰其大半,不可盡劑。然後用牡丹輕劑以漸摩化之也。

方劑

增損四物湯(又名養血順氣湯)

香附 烏藥 陳皮 當歸 川芎 白芍 熟地 棗 炙甘草

逍遙散 月水不調,寒熱往來,四肢困倦,目眩頭暈,煩熱嘔惡。

當歸 烏藥 熟地 川芎 人參 柴胡 黃芩 半夏 麥冬 甘草 姜

濟陰丹 將行腰腹胯痛,氣血積聚,癥瘕,口乾眩運。流通三焦,養血調經。

三稜 蓬朮 烏藥 香附 青皮 良薑 乾生薑 當歸 芍藥 川芎 白芷 石斛 肉桂 沉水香 木香 五靈脂 元胡 乳香 沒藥

為末蜜丸。

元胡索散 治心腹腰胯絞痛。

當歸 芍藥 蒲黃 五靈脂 肉桂 薑黃 沒藥 乳香 元胡 木香 乾薑 香附 桃仁 紅花 烏藥 沉香 甘草

如嘔逆,加半夏、橘紅、薑汁,去乳、沒、五靈脂。一方有枳殼、川芎、熟地。

五積散 治月經過期不行,寒熱往來,少腹痛。

當歸 川芎 蒼朮 厚朴 陳皮 甘草 砂仁 枳殼 桔梗 白芷 官桂 半夏 茯苓 姜 蔥

⿰黃令蓬散 治衝任血虛,月水不斷。

當歸 川芎 白芍 生地 人參 黃耆 陳皮 香附 地榆 艾葉 牡蠣 酒炒黃芩 伏龍肝 蓮殼炭

胞寒去芩。

溫經湯 月水該行不行,心腹刺痛,冷寒客於胞中。

當歸 白芍 川芎 熟地 白朮 丹皮 蓬朮 牛膝 人參 桃仁 烏藥 元胡 蒲黃 劉寄奴 香附 肉桂 甘草

生地黃湯 熱入血室,經水妄行,譫語神亂。

生地 人參 黃耆 赤苓 遠志 蒲黃 麥冬 花粉 川柏 黃連 當歸 川芎 蔓荊子 姜

澤蘭湯 風冷壅瘀,月經澀滯。

當歸 川芎 地黃 人參 香附 陳皮 白芷 白芍 桃仁 丹皮 牛膝 烏藥 木香 澤蘭 白薇 萆薢

參歸養榮湯 月水不調,發熱腹痛,頭昏目澀,自汗癖塊。

人參 當歸 川芎 赤芍 柴胡 鱉甲 丹皮 羚羊角 生地 防風 白朮 荊芥 枳殼 棗仁 甘草

烏金散 經來偏身痛痹,寒熱頭疼,目眩,此感風寒所致。

平胃散加歸、芍、芎、茯、半、羌、膝、桔、枳、芷、麻、桂、薑、蔥。

當歸芍藥湯 氣滯血實,臨行作痛。

當歸 川芎 白芍 烏藥 香附 元胡 桃仁 牡丹皮

加薑、棗。一方有澤瀉、白茯、白朮三味,加酒煎。

芎歸湯 經後作痛,氣血俱虛,腰胯痛。

當歸 川芎 白朮 熟地 人參 炙甘草 茯苓 杜仲 姜 棗

三黃湯 血實氣虛,五六日止。

生地 熟地 人參 黃耆 黃芩 蒲黃 歸身 甘草

麥門冬湯 經多,虛倦少力,腰胯痠軟,飲食減少。

人參 黃耆 當歸 二地 麥門冬 五味 黃芩 甘草 姜

當歸紅花湯 血虛經不利,腰胯痛。

歸身 芍藥 紅花 蘇木 紫葳花 劉寄奴 桂枝 白芷

加薑、棗。月水不止者,蛤粉炒阿膠,研末酒下。

四物芩術湯 經水過多,為虛熱,為氣虛不能攝血。

四物湯加黃芩、白朮,水煎服。又:經水過多,為熱,乃陰虛夾熱所致,當補陰清熱,用炒黃芩一兩,炒白芍一兩,炙鱉甲一兩,椿根皮七錢五分,黃柏炭三錢,為末,酒糊丸,空心白湯下五十丸。

四物葵花湯 治經水澀少。

四物湯(各一兩) 葵花(一兩)

一方加紅花、血見愁。經水少而血枯者,四物湯用熟地。

先期湯 經水先期而來,宜涼血固經。

生地 川芎(八分) 當歸(二錢) 白芍 黃柏 知母(一錢) 薑汁炒川連 阿膠(八分) 艾葉香附 甘草(二分)

水煎,食前溫服。一方有人參。

過期湯 經水過期不行,乃血虛氣滯,當補血行氣。

熟地 白芍 當歸 香附(各二錢) 川芎(一錢) 紅花(一分) 甘草(四分) 桃仁泥(六分) 蓬朮 木通(各一錢) 肉桂(四分)

食前服。

又方 補氣行血。

當歸(一錢五分) 川芎(五分) 熟地 白芍(各一錢) 桃仁(廿粒,去尖) 紅花(五分) 香附 蓬朮 蘇木(各一錢) 甘草 官桂(各五分) 木通(二分)

空心服。

四物芩連湯 經水黑如豆汁。

四物加黃芩、黃連一兩。為末,醋和丸。

溫經湯 《和劑》治婦人血海虛冷,月水不調。

川芎 當歸 白芍 蓬朮(各一錢五分) 人參 牛膝(各一錢) 丹皮 桂心 甘草(各一錢)

不時服。

滋血湯 血海虛冷,滋養榮血;心肺虛損,滋榮養血。

川芎 當歸 麥冬 人參 白芍(各一錢) 半夏曲 官桂 阿膠 棗仁 甘草(各五分) 琥珀(研,一錢)

一方有黃耆、白茯苓、山藥、熟地。

薑黃湯 血藏久冷,月水不調,臍腹刺痛。

薑黃 白芍(各二錢) 元胡索 丹皮 當歸(各一錢五分) 蓬朮 紅花 桂心 川芎(各一錢)

水酒各半煎,不時服。

秦艽丸

秦艽 桂心(不見火) 杜仲(薑汁炒) 厚朴(各三錢) 炮姜(酒浸) 牛膝 沙參 半夏(各五分) 生附子(去皮) 白茯苓(各一兩五錢) 人參(兩許) 細辛(一兩一錢)

為末,蜜丸,綠豆大。空心,米飲下五十丸。

芎蘇散 經事不準,寒熱頭疼,中脘不時疼痛。

川芎 蘇梗 桔梗 枳殼 柴胡 姜 半夏 茯苓 橘皮 甘草

治經候不調,腹中刺痛方

元胡索(醋炒) 當歸(酒炒,一兩) 橘皮(二兩)

為末,酒煮米醋,丸梧子大。每服丸,空心,艾醋湯下。

經候不調

《經》曰:飲食入胃,遊溢精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並行。故心脾受氣,則經候如常。苟或七情內擾,六淫外侵,飲食不節,起居失宜,脾胃虛損,則月經不調矣。若先期而至者,有因脾經血燥,有因脾經鬱滯,有因肝經之怒火,有因血分之有熱,有因勞役火動。如過期而至者,有因脾經血虛,有因肝經血虛,有因氣虛血弱,主治之法,俱列於後。脾經血燥者,加味逍遙散;脾經鬱滯者,歸脾湯;肝經怒火者,加味小柴胡湯;血分有熱者,加味四物湯;勞役火動者,補中益氣湯;脾經血虛者,人參養榮湯;肝經血少者,六味地黃湯,氣虛血弱者,八珍湯。蓋血生於脾土,故云脾統血。凡血病,當用苦甘之劑,以助其陽氣而生陰血,前症俱屬不足。肝脾血燥,四物為主;肝脾血弱,補中益氣為主;肝脾鬱滯,歸脾為主;肝經怒火,加味逍遙為主。

經閉

人得血氣以成形,充貫乎身以調百脈,男女同具於成胎之時,後天之物也。若其先天真一之精寓於氣,而不囿於氣,寓於血,而不囿於血。妙合之初,與形俱形,男為真陽,女為真陰,即所謂「乾道成男,坤道為女」是也。後天之氣滯於形,有是形,即有氣血立命安形,胥基於此。血氣之行,以一日言,晝行陽二十五度,夜行陰二十五度,一晝一夜而周大衍之數;以一生言,自有生之初,至五十歲而衍數一周也,周則血氣衰,衰則陽道閉,四十九而天癸絕,乃法天之行。女效地,地體坤,應於月,月行遲,故常不及。過不及者,是氣血虧盈之常候也。或趲前,或落後,或一月而兩至,或兩月而一行,皆病也。或去少,或去多,或色淡白,或紫黑成塊,或經年累月經事不至,或漏下,或點滴不絕,或暴崩不止,皆病也。是故有血虛,有血實,有血滯,有血寒,有血熱,是五者,經候之所病也。《機要》曰:虛者補之,實者平之,滯者散之,寒者溫之,熱者清之。故當歸、牛膝、枸杞、蓯蓉、龜甲之屬,血虛之所宜也;三稜、蓬朮、青皮、枳實、元胡、靈脂、蒲黃之屬,血實之所宜也;桃仁、紅花、蘇木、丹皮、牛膝,血滯之所宜也;乾薑、肉桂、茴香、當歸,血寒之所宜也;生地、芩、連、犀角、連翹、山梔,血熱之所宜也;乳香、沒藥、靈脂、凌霄花,血痛之所宜也。東垣云:經閉不行三熱結,三者何也?脾胃久虛,形體羸弱,氣血俱衰而致經水不行,或病中消胃熱,喜食不為肌膚,津液不生。夫經血者,津液所化,津液既絕,為熱所爍,形肉漸瘦,時見渴燥,血海枯竭,病曰血枯經閉,宜瀉胃之燥熱,補益氣血,經自行矣。此病或經適行而有子,子亦不安,為胎病者有矣,此中焦胃熱結也;或心胞脈洪數躁疾,時見大便閉塞,小溲雖清而不利,經水不行,此乃血海乾枯,宜調血脈,清胞絡中火邪,而經自行矣,此下焦包絡熱結也;或因勞心,心火上炎,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胞脈者,屬於心而絡於胞中,今氣上迫於肺,心氣不得下通,故月事不來,宜安心補血瀉火,經自行矣,此上焦心肺熱結也。

夫婦人月經,氣血盈虧於是焉察之,病之有無於是焉候之,生息孕育於是焉系之。其通其閉,關於婦人為甚重。調養失宜,經候不能順時而下,經年累月,當行不行,病曰經閉。夫經何由而閉也?其病雖有血虛、血實、血寒、血熱、血滯、血脫之不同。推原其因,得之於血虛者,其症有五,蓋血生於脾,若飲食失節,脾胃受傷,使飲食減少,或嘔吐瀉利,或腹滿腸鳴,脾胃內虛,不能生血,而衝任虛空,此當用人參、白朮、茯苓、山藥以健其脾,當歸、川芎、白芍、熟地以補其血,佐以活血行經之劑,如香附、乾薑、陳皮、炙甘草、桃仁、紅花之類;腹滿加厚朴、腹皮;嘔吐加半夏、薑汁;泄瀉加白朮、升麻;水穀不化加砂仁、神麯、麥芽。如歸脾、六君子皆可選而用也。至如血陰而氣陽,陰生陽者也,若或飲食勞役,內傷元氣,以至自汗、盜汗,或腹痛泄瀉,耳鳴頭眩,唇乾口燥,形衰體倦,不思飲食,有此形症,氣虛之明驗也。氣虛則陽衰,陽衰則陰不足,而血日消。此當以補中益氣為主,如參、朮、茯、甘、升、柴、陳皮之屬,而佐之以當歸、芍藥、熟地以養其血。自汗、盜汗加黃耆;腹痛加厚朴;泄瀉加白朮、木香;頭眩暈加川芎;若或耳鳴有氣加龍膽草。他如六君子湯、八珍湯皆可選而用也。又有因病致虛,如瘧勞、房勞、失血勞、陰虛勞等症,日久不愈,真陰內虛。自汗、盜汗,飲食到口,只聞腥臊,食則作脹,食少體羸,不生津液,漸成骨蒸,蒸郁不止,陰血日消,衝任空虛,謂之血枯。咳嗽咯血,或痰中帶血,如歸、芎、熟地、白芍、人參、知、柏、門冬;退熱除蒸,如地骨皮、秦艽;潮熱加柴胡、黃芩;虛熱自汗加黃耆、白朮;五心煩熱加犀角、天冬;瘧勞加鱉甲;瘰癧加海藻、連翹、川貝;咳嗽加杏仁、五味、柴菀、款冬花;有痰加川貝、瓜蔞;咯血加阿膠、百合;房勞加杜仲、枸杞、巴戟、山藥、石斛、蓯蓉,如參歸養榮湯可用也,如此而血枯之症可起也。

又有諸火逼血妄行,以致嘔血、吐血、鼻血,亡血於上;腸風、痔漏,亡血於下,上下竭逆。月經不行者,血竭而衝任不貯也。吐血未除,宜治其上,滋陰降火,消瘀活血,如四物湯加枯芩、山梔、鬱金、茅花、童便、韭菜汁、京墨,以治吐衄之法行之;腸風失血未除,則用滋陰清熱,如四物湯加地榆、槐花、荊芥、秦艽、蒼朮。不行則惟滋陰養榮,而清熱降火非其所急,如四物湯加枸杞、參、耆、朮、茯、炙甘草之類,少加煨姜,以溫其中,且能引血歸於衝任。若山梔、黃芩皆宜撤去,蓋血得寒則凝,火熱內甚,資以降火清熱則可,火熱既平而用梔、芩,則胃氣傷而寒病作矣。潮熱加柴胡,蒸熱加骨皮、秦艽、鱉甲,煩熱加麥、味、知母,如此而亡血致虛者可愈也。

又有積想在心,或深思極慮,勞心過度,損傷心經,心經受傷則心血不足而靈源之舍空,是血虛於其上也;心經傷則脾血因而不行,致津液枯,津液枯則衝任之舍空,是血虛於其下也。上下竭逆,經閉不行,實由於此,法當以參歸養榮湯,如當歸、茯苓、人參、熟地、柏子仁、炙甘草、棗仁、芍藥、川芎以補心血之虛,如石菖蒲、遠志以調心經之氣,以行靈源之血,用枸杞引參、歸以入衝任之舍,如此而勞心血傷者,可復矣。此斯五者,皆不足之症也。經雖不通,症涉於虛,法當補益,補益日久,衝任自實,不必用通經破血之劑,如桃仁、紅花、牛膝、丹皮、蒲黃之屬而經自通。醫不達此,一見經閉,概投通經。如至,有用乾漆、斑蝥、水蛭以重其虛,經雖得通,是竭其巢也,可不慎諸?

至於因而得之者,《經》曰:天寒地凍,凝結成冰。此可以喻得寒而凝之理,是故有陽虛陰盛,陰乘於陽,以生內寒。而血凝者,有經來登廁,風冷入於胞中,血寒而凝者;有飲食不節,內傷生冷,寒氣客於脾胃,凝於衝任而血滯者。是其寒與血搏,則繞臍腹痛,或惡寒喜熱,或嘔吐清涎,面青肌冷,大便溏泄,或小便清白,心不煩,口不渴,寒之象也,法當以溫經散寒為主,而佐之以開滯行血之劑,如風則用防風、白芷;寒則用乾薑、桂心,加桃仁、紅花、元胡、牛膝、紫葳花、劉寄奴、丹皮、赤芍;如少腹痛,加香附、茴香,如痛甚,加乳香、沒藥;若癥瘕癖塊,加蓬朮、牛膝,甚而乾漆、三稜、檳榔可用也;惡寒發熱,頭痛,加羌活、白芷、防風,如小溫經湯可用也。至於血燥而得之者,《經》曰:天暑地暖,經血沸騰。此以喻血得熱則燥之意也。是故有陰虛而陽盛,陽乘於陰,以生內熱。而血燥者,有如食辛辣,伏鍊金石,以動腎火;悲哀驚恐,以動肺火;思謀過憂,以動心火;勞碌動苦,以動脾火;惱怒忿鬱,以動肝火;思想淫欲,以動腎火。五火相煽,燔爍津液,潤氣不行,以致陰血燥結,不得流通,而月不下者。心煩口渴,面赤肌熱,口舌生瘡,胸腹脹滿,小便赤澀,大便秘結,知燥熱結也。《機要》曰:熱者清之,如芩、連、山梔、石膏、柴胡、龍膽草,及一切苦寒之劑,以瀉諸火,是瀉火之標而不能息火之源。潤氣不行,而燥不解,法當用當歸、芍藥、生地,以益其血,滋陰所以抑陽也;用黃柏、知母,以滋其水,補水所以降火也;用麥冬、桃仁,以潤其燥;用紅花、牛膝,以行其血。蓋潤氣行則燥自開,陰氣行則血自通,是為「壯水之主,以制陽光」之。如此而經猶不通,少佐以元胡、寄奴、紫葳花之屬,以泄其閉可也。乃若氣鬱而血滯,如肝氣鬱而憤怒、心氣鬱而積想、脾氣鬱於憂思、肺氣鬱於悲哀、腎氣鬱於恐懼。鬱而不散,聚於胞中,與血相搏,氣滯血澀,不得宣行。而經為之閉者,血滯於氣也,理宜以順氣開鬱為主,如香附、撫芎、烏藥、蓬朮、青皮為主,而佐之以桃仁、紅花、牛膝、元胡、紫葳花,少加蔻仁、沉香、檳榔,以通順乎三焦。若胸膈痞悶,枳殼、桔梗;心下痞加枳實、川連;腹脹加厚朴;嘔加丁香;小腹痛加茴香;脅痛加柴胡;如此則氣血流通,鬱結自散矣。他如氣血實為病,或有跌僕損傷,或為經行受冷,或為吐衄,失血不盡,餐寒飲冷,以致經血壅於經絡,積於胞門,結為癥瘕,為癖塊,為腸覃,諸血潮聚,漸以益大如盆、如杯。《經》云:邪氣盛則實,正氣奪則虛。諸症痃癖,邪氣實也。實者,奪之、散之,當用桃仁、紅花、牛膝、蓬朮、肉桂、乾薑,以溫散其血;用元胡索、五靈脂,以安其痛;用瓦楞子、樸消,以軟其堅;用香附、烏藥以調其氣。若氣血虛,又用當歸、人參以養其血氣,則氣行血散而癥瘕可消,並不用速攻之品,如干漆、青娘子、斑蝥、水蛭、虻蟲一切耗氣耗血之藥,類聚以求速效,使瘀積與經俱下,則暈厥之患至矣!前用之藥消其大半,則加四物,並活血之劑,以安養之使,其潛消默奪,安養之久,則衝任滿而經自行矣。乃若肥人脂滿多痰,而痰或潛住血海,亦主經閉,法當用導痰湯加黃連、川芎,不可用生地,恐其性膩膈,若用必以生薑炒過為妙。此以上四者,皆有餘之症也,症屬於有餘,補益非宜,法當攻散,因症處治。寒則溫之,氣則開之,燥則潤之,實者通之,其要機也。醫不達此,只守於攻擊,如蘇木、蓬朮、乾漆、蒲黃、桃仁、紅花一切耗血之藥,而不知寒溫、潤燥、開滯、奪實之法,又幾何而不殺人也哉!

方劑

八珍健脾飲 治脾虛不生血,血虛經閉。

八珍湯加山藥、紅花、香附、乾薑、陳皮、薑、棗。如腹痛加厚朴,嘔加半夏、薑汁,泄瀉倍朮、加升麻,穀不化加麥曲、砂仁。

補中益氣湯 治氣血虛,不能領血,血虛經閉。

四君子湯加升麻、柴胡、陳皮、當歸、白芍、熟地;如自汗盜汗加黃耆,腹痛滿加厚朴,利加木香,眩暈加川芎,耳聾加龍膽草。

滋陰除熱湯 治因病致虛,虛勞骨蒸經閉。

四物湯加人參、麥冬、知母、黃柏、秦艽、甘草、地骨皮、橘紅、銀柴胡。如潮熱加柴胡、黃芩;虛加黃耆;自汗加耆、術;五心煩熱加天冬、麥冬、犀角;瘧勞加鱉甲;瘰癧加海藻、連翹,去甘草;咳嗽加杏仁、五味、紫菀、桔梗、款冬花;有痰加貝母、薑汁;咯血加阿膠、百合;房勞加杜仲、枸杞、巴戟、山藥、蓯蓉、石斛。

滋陰降火湯 治衄血,血虛經閉。

四物湯加黃芩、山梔、鬱金、茅花、大薊、童便、韭汁、京墨。如潮熱加柴胡,蒸熱加骨皮、秦艽,煩熱加麥冬、五味、知、柏。

滋陰清熱湯 治腸風失血,血虛經閉。

四物湯加地榆、槐角、荊芥、條芩、秦艽、蒼朮。用水煎送人中白(三錢)。

滋陰養榮湯 治吐血失血,虛勞經閉。

四物湯加枸杞、人參、白朮、黃耆、茯苓、乾薑、甘草、薑、棗。

參歸養榮湯 勞心傷血,血虛經閉。

四物湯加人參、茯苓、遠志、棗仁、石菖蒲、枸杞、柏子仁、甘草。

溫經湯 風寒客於胞中,衝任內血凝經閉。

歸尾 赤芍 防風 白芷 姜 桂 桃仁 紅花 牛膝 元胡 紫葳花 劉寄奴 丹皮 香附

如小腹痛加茴香,癥瘕加三稜、蓬朮、檳榔,發熱惡寒頭痛加羌活。

抑陽潤血湯 補陰降火,清熱潤燥,血燥經閉。

歸身 生地 芍藥 黃柏 知母 麥冬 桃仁 紅花 牛膝 甘草

烏藥順氣丸 氣血滯澀,經閉不通。

香附 烏藥 川芎 青皮 蓬朮 紅花 牛膝 元胡索 沉香 檳榔 紫葳花 白豆蔻

如胸膈痛加枳殼、桔梗,腹痛加厚朴,嘔吐加丁香,小腹痛加茴香,脅痛加柴胡。

桃花散 血實經閉,癥瘕腸覃。

歸尾 桃仁 烏藥 香附 朴硝 瓦楞子 五靈脂 紅花 牛膝 肉桂 蓬朮 元胡 體虛加人參。

神仙聚寶丹 室女百病並難產,一切血暈,敗血攻心,口噤舌強及惡露不盡,入童便服。

乳香(另研) 沒藥(一兩) 當歸(一兩) 麝香(另研,一錢) 琥珀(二錢) 辰砂(一錢) 木香(一兩) 沉香(五錢) 川芎(五錢)

為末,酒水和丸,每一兩作十五丸,酒或童便下。

萬靈丹

歸身 芍藥 甘草 白芷 牛膝 肉桂 香附 蘇方木 劉寄奴 紫葳花

當歸通經丸 治癥瘕經閉,腹痛,寒熱如瘧。

大黃 當歸 乾薑 牛膝 甘草 桂心 青皮 川椒 蓬朮 川烏 桃仁

大黃膏為丸,每日醋湯下。

小溫經湯 感冒風寒發熱,頭痛腹脹,惡寒經閉。

四物湯加桂心、茴香、砂仁、白芷、香附、羌活、柴胡。

柴胡四物湯

四物湯加人參、柴胡、半夏、黃芩、甘草。泄瀉去芩,加白朮、苓。

立效獨聖散

馬鞭草汁醮膏,或四物杏仁丸,紅花當歸湯下。

集驗通經散 經事不通,寒熱頭痛,水酒同煎,逐敗血通經。

牛膝 當歸 紫葳花 蘇方木 劉寄奴 急性子 紅花 肉桂 白芷 赤芍 甘草

通經丸 室女、婦人經候不通,臍腹疼痛,或成血瘕。

炒川椒 炒川烏 蓬朮 青皮 桂心 當歸 炒桃仁 大黃

為末,醋丸桐子大,每服五丸,淡醋或酒下。

加味五積散 經脈不行,似有胎孕脹堅,脹滿二三月者。

五積原方加歸尾一錢,桃仁十粒。經不行加蓬朮、香附;經不行而發出紅疹塊者,加木香、瓜蔞根、牛膝、乾薑,水酒姜煎。

二陳四物湯 經色淡紅而又多者,痰也。

即本方加生薑煎服。

月水不通

牛蒡子根(二斤)

銼蒸三遍,絹袋盛,酒二斗浸五日,食前服一盞。

丹參散 經脈不調,或前多少,產前不安,產後惡習血不下,兼冷熱,腰脊骨節痛。

丹參

切曬為末,酒下二錢。

萬應丸 女人經閉,繞臍寒痛,及產後血氣不調等症。

乾漆(一兩,炒煙盡) 牛膝末(一兩)

以生地汁一升,銀石器中慢火熬至可丸,丸如桐子大,每服一丸至二三丸,酒飲任下,以通為度。

產寶方 治月經不利,氣上攻,欲嘔不得睡。

乾漆(炒煙盡,三錢) 當歸(四錢)

為末,蜜丸桐子大,每服十五丸,溫酒空心下。

千金方 治月經不通,臍下痛堅如盤,時發熱往來,下利羸瘦,此為血瘕。若生內瘕,不可治也。

乾漆(一斤,燒研) 生地(二十斤,取汁)

和煎至可丸,丸如桐子大,每服十五丸,濕酒空心下。

保產仙方

當歸(酒浸,一錢五分) 川芎(一錢三分) 荊芥穗(八分) 蘄艾(七分,去泥) 羌活(五分) 枳殼(六分,去皮) 白芍(一錢六分,炒) 厚朴(七分,薑汁炒) 菟絲子(一錢四分) 黃耆(八分) 酒炒甘草(五分) 姜(三片)

卷三

調經十五論

第一論:凡婦人、女子血氣不和,飲食少進,肚腹臌脹,噁心嘔吐,用調經和氣飲。用:

厚朴 香附(五錢) 白朮 枳殼 黃芩(四錢) 陳皮 藿香 草果 甘草 元胡索(三錢) 小茴香 砂仁(二錢)

上為細末,和勻,每日空心米湯下一匙,或酒下亦可。一方無白朮。

第二論:凡室女十五六歲,經脈不通,日夜寒熱,手足麻痹,飲食少進,頭痛惡心,腹中忽結塊沖痛,此乃經行誤食生冷所致。用四物調經湯:

厚朴(五錢) 當歸 川芎(三錢) 白芍 熟地 柴胡 白朮 陳皮 蓬朮 白芷 黃芩 小茴香(二錢) 青皮 砂仁(一錢五分) 炙甘草(一錢六分)

銼,作四劑,加姜三片,蔥二莖,紅花三分,肉桂一錢,同煎七分,空心熱服。泄瀉加肉豆蔻、粟殼二味;遍身疼痛,加羌獨活三錢;腹痛加元胡索、乾漆三錢;咳嗽加半夏、杏仁、五味子(二錢);瘧疾加常山、草果(二錢)。一方無黃芩,有官桂。按:此二味蓋以寒熱為出入。

第三論:凡室女十七、十八歲,經閉不通,或阻半年,或至百日,顏色青黃,飲食少進,寒熱往來,四肢困倦,頭疼目眩,肚腹疼痛,噁心煩熱,嘔吐膨脹,此乃脾胃氣血虛損,誤傷生冷,急宜補氣血,扶脾胃,調經水。先服逍遙散,用:

當歸 柴胡 芍藥(四錢) 黃芩 川芎 熟地(三錢) 半夏(二錢五分) 麥冬(二錢) 甘草(一錢五分)

作四貼,加生薑三片,煎七分,空心服。嘔吐加砂仁、白朮、香附二錢;咳嗽氣急加五味子、紫蘇、桔梗二錢。

次用八珍湯:

當歸 白芍 香附(五錢) 白朮 川芎(四分) 熟地(三錢) 小茴香 人參 白茯苓(三錢) 柴胡(二錢) 甘草(一錢) 生薑(三片)

銼,作六貼,煎七分,空心服。腹痛加乾漆、枳殼、延胡二錢,嘔吐,噁心加良薑、砂仁二錢;手足麻痹,惡寒加肉桂一錢五分;咳嗽加五味子、桔梗、紫蘇、杏仁。

後服調經丸。女子十九歲,經水不通,寒熱往來,想夫念重,及誤食生冷,依訣服此方:

用香附(二兩) 白朮(一兩八錢) 川芎 枳殼 小茴香 熟地(一兩五錢) 當歸(二兩) 陳皮 白芷 延胡索 三稜 牛膝(一兩) 粉草(五錢)

為末,醋調,粳米糊丸,如桐子大,每早空心米湯下九十丸。

第四論:凡婦人十九、二十歲,出嫁後,但遇經脈動則渾身疼痛,手足麻痹,或生寒熱,頭疼目眩,此因房事感觸,經頭或別失調,宜服烏金散,以和血氣。

白芍 桂枝(一方用肉桂) 麻黃(一錢三分) 川芎(三錢) 陳皮 白芷 茯苓 厚朴 羌活(一錢五分) 當歸 枳殼 半夏(一錢三分) 甘草(八分,生) 桔梗 蒼朮(三錢)

銼,作三貼,加姜三片,蔥三莖,煎八分,空心服。泄瀉去厚朴、枳殼,加去油肉豆蔻、粟殼二錢;咳嗽加杏仁八分。

第五論:凡婦人二十一二歲,經水不調,赤白帶下,或如煤汁,或成片。此症血氣虛弱,往來寒熱,咳嗽,飲食少進,四肢倦怠,日久為骨蒸勞瘵,急服調經和氣飲,虛弱可用八珍湯,次服溫經湯。方用:

沉香 白芍 當歸 香附 人參 鹿茸(鹽水浸,炒) 川芎 熟地 白朮 茱萸 茯苓 橘紅 延胡(各三錢) 小茴香(二錢) 甘草(一錢)

分作六貼,加姜三片,煎七分,空心熱服。汗出不止,加麥仁、黃耆二錢;咳嗽加杏仁、五味子、半夏、桔梗三錢;潮熱加柴胡、紫蘇三錢。

第六論:凡婦人二十三四歲,心腹脹滿,氣輳上胸,不思飲食,腹中有塊如覆杯,此月經後潮熱,誤食生冷過多所致。此症用加味四物六君子湯:

陳皮(去白) 半夏 白茯 枳實 川芎 赤芍 蘇葉 檳榔 當歸 香附 白朮 桔梗 厚朴(四錢) 砂仁 紅花 黃連(三錢) 前胡 甘草(一錢五分)

銼,作八貼,加姜三片,煎七分,空心熱服。口乾潮熱,加竹瀝半盅、薑汁少許同服;咳嗽加杏仁、五味子三錢。一本用豁痰清肺湯,即前方以柴胡換前胡。

第七論:凡婦人二十五六歲,血海虛冷,經閉不調,或下白帶如魚腦,如米泔,或時腹痛,不分信期,每來淋瀝不止,面色羸黃,四肢無力,頭暈目眩,此症血氣俱虛,用四物補經湯:

當歸 芍藥 香附(五錢) 川芎 熟地 黃耆 白朮 白茯 黃芩 陳皮 延胡(三錢) 小茴香 人參 阿膠 沉香 山茱萸(二錢) 砂仁(一錢五分) 甘草(一錢)

秘授烏雞丸方:

海金砂(四兩) 白朮 白芍(二兩五錢) 熟地 香附(三兩) 厚朴 人參 川芎(一兩) 粉甘草 殭蠶 防風(一兩五錢) 側柏葉(四兩) 砂仁(一兩)

上銼,炮製,和合一處,將烏骨雞一隻,不拘斤兩,竹刀殺死,去毛雜並頭足翅,俱不用。將藥入雞肚內,用磁罐將雞藥用好酒五碗盛貯,文武火煮干,取出去骨,只用肉並藥,曬乾為末。再以粳米酒糊為丸,如桐子大,每日空心米湯送下八九十丸,好酒亦可。

第八論:凡婦人二十七八歲,身體一晌虛憊,經水不調,淋瀝不止,或成片,或似黑水,面色青黃,頭暈眼花,四肢困倦,亟宜調理,不然即成血崩等症,宜服止經湯:

酒炒當歸(五錢) 酒焙白芍 熟地 川芎 醋焙香附(四錢) 側柏葉(鹽水炒) 阿膠(蛤粉炒) 酒炒黃芩 炒黑蒲黃 土炒白朮(三錢) 砂仁 甘草(一錢)

銼,作四貼,水煎,加醋少許,空心服。咳嗽加五味、杏仁三錢;腹痛加枳殼、延胡索、乾漆三錢;泄瀉加肉豆蔻、粟殼三錢;氣急加半夏、蘇子。

第九論:凡婦人三十二三歲,連年生育,敗血過虛,以致經水不勻,或阻四十日,或兩月一度,不時腹中疼痛,敗血結塊,飲食少進,四肢困倦,頭暈目眩,潮熱往來,噁心煩燥,此乃血虛胃弱,急當調治,免患內傷,恐成瘵疾。可服紅花當歸散七八貼。

當歸(六錢) 香附 川芎 赤芍 熟地 柴胡 陳皮(三錢) 枳殼 三稜 牛膝 厚朴 黃芩 小茴香 白朮 紅花 延胡(二錢) 甘草(一錢五分)

銼,作四貼,空心服。後服加味八珍湯八貼。

第十論:凡婦人三十四五歲,氣血脾胃俱虛,或因當風坐臥,腠理空虛,外邪乘虛而入,遍身麻癢,不能轉側,肺經受氣,咳嗽痰盛,宜服五積交加湯:

羌活(五錢) 當歸 獨活 川芎 白芷 厚朴 蒼朮 防風 陳皮 枳殼 麻黃(四錢) 白茯 桔梗(二錢) 桂枝 甘草(一錢五分)

銼,作五貼,加蔥白五莖,不拘時服,兼用八物湯,每服飲酒三五盅即痊,不能行動,去麻黃,加殭蠶,或加烏藥,空心服。

第十一論:凡婦人三十六七歲,經行太過,此因氣虛甚,胃氣不足,故血妄行,宜補氣血養脾胃,年老方無崩患,可服八珍湯:

當歸 白朮(四錢) 白茯 川芎 熟地 白芍(三錢) 香附 甘草(二錢) 人參(三錢五分)

銼,作四貼,加姜三片,空心溫服,兼用烏骨雞丸調理。

第十二論:凡婦人三十八九歲,經脈斷絕太早,腹中余血未散,不時攻痛,治當散血和氣為主,用蓬朮散:

當歸 赤芍 川芎 熟地 蓬朮 白朮 枳殼 黃芩 青皮 延胡(一兩五錢) 三稜 砂仁 甘草 香附(五錢) 乾漆炭(一兩)

每為末,每日空心好酒下三錢,米湯亦可。一本有紅花、小茴香二味。

第十三論:凡婦人四十二三歲,經緒斷絕,五十外復至,其經水不期,常常淋瀝不止,或成片,或漏下,乃陰陽相反,氣血妄行,此症最難治,十中僅療一二,宜用和經湯:

白芍(一兩三錢) 當歸 熟地 茯神 黃芩 香附 白朮(一兩一錢) 川芎 炒蒲黃 棗仁 白芷(九錢) 阿膠 陳皮(八錢) 小茴香 炙草(一錢)

每服一兩,兼用四物補經湯、烏雞丸相兼服之,四制香附丸亦可。

治凡婦女四十歲以上,經水一月兩至者,多成淋病,宜服六味地黃丸:

熟地(君) 山藥 茯苓(臣) 丹皮 山茱萸(佐) 澤瀉(使)

為末,蜜丸,空心下四物湯加黃連、香附,如氣虛者,當服補中益氣湯。

第十四論:凡婦人經候不調,諸般疾病悉皆治之,四制香附丸:香附一斤,四兩薑汁、鹽水制,四兩醋製,四兩山梔汁制,四兩童便制。為末,醋和丸如桐子大,每服醋湯下六七十丸,鹽湯亦可。上方內必加入當歸、白芍、川芎、地黃,或兼益母草。調經加澤蘭、延胡;胎前加黃芩。

第十五論:凡婦人月經久閉,血從口鼻出者,先以墨水一小杯服之,立止。後用當歸紅花飲:

歸尾 紅花(三錢) 空心服,其經立通。

逐月養胎法

巢氏論:婦人妊娠一月,名胚胎,足厥陰脈養之;二月名始膏,足少陽脈養之;三月名始胎,手少陰脈養之;四月始受水精,以行血脈,手少陽脈養之;五月始受火,以成其氣,足太陰脈養之;六月始受金精,以成其筋,足陽明脈之;七月始受木精,以成其骨,手太陰脈養之;八月始受土(精),以成膚革,手陽明脈養之;九月始受石精,以成毛髮,足少陰脈養之;十月臟腑、關節、人神俱備,足太陽脈養之。

婦人墮胎在三月、五月、七月者多,在二月、四月、六月者少,以三月屬心,五月屬脾,七月屬肺,臟陰易虧,故多墮耳。如先曾三月墮胎,則心脈受傷,先須調心,不然至期復墮。五、七月仿此。惟一月屬厥陰養之胎,多怒亦墮,多欲亦墮,洗下體則竅開,而墮之且不覺。今人無子者,往往由此,非盡不受孕也。初月胎形如草上露珠,在裩戶之中未入腹內,婦人常時頭暈嘔惡,不思飲食,六脈浮緊,宜用安胎和氣飲;若稟氣素薄,及病後受胎,宜用罩胎飲。

三十八號安胎和氣飲

香附 枳殼 厚朴 砂仁 陳皮 蒼朮 蘇葉 甘草 黃芩 桔梗 藿香(各一錢)

一本有小茴香一錢二分。鄭氏傳方有草果、延胡,名調經和氣飲,忌蔥、椒、鮮物。

三十九號罩胎散

枳殼(四錢) 當歸(三錢) 白芍(三錢) 砂仁(一錢) 川芎(二錢) 甘草(五分)

二月胎形如桃花之蕊,受血近陰,在母北極之中。北極者,牝戶深六寸處。其胎入腹,未有衣裹,多有婦人負重勞碌,致傷胎氣。虛弱之人,必致頭眩目暈,噁心嘔吐,不思飲食,宜用前安胎和氣飲。艾葉湯亦可服。

艾葉湯

艾葉 丹參 當歸 麻黃(各二兩) 人參 阿膠(各三兩) 甘草(一兩) 生薑(六兩) 大棗(十二枚)

上㕮咀,以酒三升,水一斗,煮減半,去渣,納膠,煎取三升,分三服。無風寒者去麻黃,以蘇梗代之。

黃連湯 曾傷二月胎者,當預服之。

黃連 人參 吳茱萸 生地 生薑 當歸 阿膠 烏梅(一個)

三月始胎,當此之時,未有定儀,見物而化,欲生男者,操弓矢;欲生女者,弄珠寶;欲子賢良,清虛端坐,數視圭璧。安胎和氣飲、罩胎飲俱可服。

茯神湯 若曾傷三月胎者,當預服此。

茯神 丹參 龍骨(各二兩) 人參 當歸 甘草(各一兩) 阿膠(一兩一錢) 大棗(廿個) 赤小豆(廿粒)

腰痛加桑寄生。一方有薤白。上㕮咀,以酢漿水一斗,煮取三升,分四服,先日服,七日後復服一劑。

四月胎元入羅宮之室,漸系丹田,忌食毒物以損胎元,若孕婦身體困倦,氣急身熱,飲食無味,貪睡頭暈,四肢痠軟,活胎和氣飲。

四十四號活胎和氣飲

枳殼 厚朴 香附 砂仁 陳皮 蒼朮 蘇葉(各一錢) 甘草(五分) 小茴(四分)

不拘時服。

調中湯 若曾傷四月胎者,當預服此。

白朮 枳實 李根白皮 厚朴 柴胡(各三兩) 白芍 生薑(各四兩) 當歸(一兩五錢) 川芎 續斷 甘草(一兩) 烏梅(一升)

上㕮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四服,日三夜一,八日後復服一劑。

五月胎形男女已分,令婦人前行,人從後喚之,右顧是女,左顧是男。又左乳先結核是男,右乳先結核是女;男思食酸,女思食淡。斯時,胎入宮室之內主,腹重貪眠,飲食少味,肚腹脹悶,宜四十五號瘦胎飲。

益母草(三錢) 當歸 白芍 枳殼 砂仁 香附 益智仁(各一錢) 甘草(五分) 蔥管(三莖)

不拘時服。

安中湯 若曾傷五月胎者,當預服此。

黃芩 當歸 川芎 地黃 人參(各二兩) 甘草 芍藥(三兩) 麥冬 五味子 大麻仁(各五合) 生薑(六兩) 大棗(廿五枚)

㕮咀,以水七升,清酒五升,煮取三升半,分四服,日三夜一,七日後復服一劑。

六月胎成在腹,男先左動,女先右動,胎母氣弱,怕勞怯言,用前瘦胎飲。

柴胡湯 若曾傷六月胎者,當預服此。

柴胡(四兩) 乾地黃(五兩) 白朮(二兩) 芍藥(二兩) 川芎(二兩) 麥門冬(二兩) 甘草(二兩) 蓯蓉(一兩) 生薑(六兩) 大棗(卅枚)

一方有黃芩二兩。上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四服,日三夜一。勿食生冷,堅硬之物,七日後更服一劑。

七月胎形男女已全,男生向母,動則以背攻外,中堅似板,四傍不動者是;女生向外,背母而成,動則以手足膝臂支撐,故四處拉動,比男動為重也。此時孕母腹重,艱於步履,可服知母轉胎飲。此月中即產,亦自成人,不害其為月未足。

四十八號知母轉胎飲

益母 枳殼 黃芩 香附 知母 滑石 蘇葉(各一錢) 甘草(五分)

不時服此方,調理胎前七個月,脾胃虛弱,氣急上衝,胞中脹滿,咳嗽不時,又兼吃熱物,忽然暈倒,此係子懸,非中風眩暈也。

杏仁湯 曾傷七月胎者,當預服此。

杏仁 甘草(二兩) 紫菀 石鐘乳 乾薑(一兩) 麥冬 吳茱萸(一升) 五味子(三合) 粳米(五合)

上㕮咀,以水八升,煮二升半,分四服,日三夜一,中間進食,七日服一劑。

八月兒在胞中,毛竅俱全,令母心悶躁煩,食美少味,困弱氣怯,宜用和氣平胃飲。

五十號和氣平胃飲

厚朴 陳皮 蒼朮 白芍 豬苓 澤瀉 升麻 肉豆蔻 地榆 柴胡 甘草

上調理胎前六七八九月,因脾胃虛弱,胎氣傷而不和,濕熱攻五臟,致成痢疾,此方安胎和氣平胃。

葵子湯 曾傷八月胎者,當預服此。

葵子(二升) 芍藥(四兩) 白朮 柴胡(三兩) 厚朴 甘草(二兩) 生薑(六兩) 紅大棗(二十枚)

上㕮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日三,凡十日一劑。

九月七精百節俱備,在母腹中支撐右左脅,眼有光,鼻有氣,耳有聞,口知味,穀道俱全,方能轉身。大動令母卒然肚痛,先行其水,嬰兒不降,為因嗜食辛熱所傷故也,宜用保生如聖散。

五十二號保生如聖散

益母草 砂仁(二錢) 枳殼 當歸 益智仁 白芍(一錢) 甘草(三分)

用活鯉魚一個,約三四兩,不去鱗,破開去腸,不落水,煎湯代水煎藥,臨熟加醋一蛤,沖服。

半夏湯 妊娠九月若腹滿懸結,卒然下痢,胎上衝心,腰背痛不可轉側,短氣,宜服此湯。

半夏 麥冬 吳茱萸 當歸 阿膠(三兩) 乾薑(一兩) 大棗(十二枚)

上㕮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內白蜜八合,微火上溫服,四服痢即止。一方用雌雞一隻煮汁煎藥。

豬腎湯 曾傷九月胎者,當預服此。

豬腎(一具) 白朮(四兩) 茯苓 桑寄生 乾薑 乾地黃 川芎(三兩) 附子(中者,一枚) 大豆 麥冬(一升)

以豬腎湯煎藥,分四服,日三夜一服,一十日更服一劑。

十月胎形滿足,四肢骨骱俱開,胎母貪安,或有縱欲內傷,因患潮熱,兼胎前多食辛辣炙煿,瘀血為滯,臨產橫逆,不可不防,宜用活水無憂散。

五十四號活水無憂散

益母草 當歸 川芎 生地 枳殼 蘇葉 急性子 茯苓 秦艽 白芍 肉桂 陳皮 鯉魚一尾,破開去雜,揩淨煎湯,去魚代水煎藥,臨熟加醋一合,沖服。一方有艾,此方鄭氏秘傳,若胎死不下者,急取無根水煎服,可救母命。

安胎催生藥方(李氏存仁家傳) 凡遇妊娠三五個月,或感冒寒熱,胎動不安,及未足月,服之即安,足月服之即產,其效如神。

當歸 白芍(一錢) 貝母 黃耆(八分) 紫蘇 枳殼(六分) 黃芩 川厚朴(五分) 藿香 蘄艾(三分) 菟絲子(一錢四分) 甘草(二分)

水煎,服一二劑,自然快生順產,產後不可服。

鄭氏秘傳烏金丸

阿膠(四兩) 熟艾 麥芽(二兩) 敗筆(或蘇木,二兩) 蛇蛻(全者,一具)

擇吉日,潔掃一室,地上畫八卦,勿令婦人、雞犬見,將上藥磨細,蜜丸,並粽角丸,催生護產神效。

祛邪丹 治婦人夜夢鬼交,如屬狐媚,用桐油抹牝戶,即不至。

阿膠 蘄艾 香附(八錢) 牡蠣 鹿角霜 雄黃(一兩五錢) 石菖蒲 遠志(一兩四錢) 丹皮 益智仁 地骨皮 歸身 熟地 茯神 棗仁(一兩)

上為細末,益母膏為丸,桐子大,硃砂為衣,每服七八丸,臨臥服之。

產難仙方

蓖麻子仁(十四粒) 飛雄黃 飛辰砂(二錢) 蛇蛻(全一條,焙乾)

細末,厚粥和丸,如彈子大,磁瓶收貯,臨產時,胞水一至,先將花椒一撮洗胎婦臍門,納一丸臍內,以油紙數重覆上,軟帛紮緊,產下即去之。此藥收好,可備二三次用。

臨產交骨不開

急性子殼 穿山甲 牙皂 麝香(等分)

為末,蜜捏成條子如指大,一條入陰戶中,近骨處,再將前藥一分煎濃湯,坐浸其中,以手運之,自開。

產後陰腫 蔥白

研膏入乳香敷,羌活防風湯洗。

難產胞衣不下

芒硝(二錢) 牛膝(三錢)

水煎,童便一杯沖服,立下。

產後暈死 生半夏

為末,冷水丸如豆大,納鼻孔中,即蘇。

陰蝕腫痛,亦治下疳 鳳凰衣 川連 輕粉 雄黃(各等分)

研細,香油抹。

陰戶出黃水,甚痛 蠶繭(三錢)

燒存性,研細,酒調,以鴨毛拭上,立愈。

急救血崩 陳棕炭

每服三錢,童便調服,立止。

陰蝕 蕪荑 蛇床子 硫磺 花椒 樟腦 枯礬

研細末,用絲瓜一條,去皮,蘸末,納玉戶深處,妙。

黃連阿膠丸 治婦人交腸,亦治赤白痢。

阿膠(一兩) 黃連(三兩) 白茯苓(三兩)

二味為末,水和阿膠丸。

妊娠二十七證方

一、丹溪安胎飲 治胎氣不安,或腹微痛,或腰間痛,或飲食不美,孕至五六月,並宜服。

白朮 當歸(二錢) 條芩 川芎(八分) 人參(一錢) 生地(二錢) 陳皮 紫蘇 甘草(四分) 砂仁(三分)

薑棗煎服。

二、加味安胎飲 孕婦氣元不足,倦怠,或胎動不安,或身微熱,宜此湯。如腰腿痛,須日服二三帖可安。

人參 麥冬 砂仁(一錢) 生地(二錢,酒蒸) 白朮(二錢五分) 陳皮 甘草 紫蘇(四分)

引大棗條芩八分。

三、加味參橘散 孕成後二三月內,惡阻,嘔逆惡食,或頭眩暈倦怠。

人參(一錢) 橘皮(四分) 白朮 當歸(二錢) 半夏(八分) 藿香 甘草(四分) 砂仁(三分) 竹茹(一團) 姜(一片)

肥人加竹瀝薑汁半匙。

四、人參白朮散 孕婦常多怒氣,胸腹滿悶,或服順氣烏藥、香附、砂仁,病反增加者宜服。

人參 白朮 當歸(二錢) 川芎 條芩(八分) 陳皮 紫蘇(四分) 甘草(三分) 木香汁(二分)

五、加味安胎飲 孕婦腹中不時作痛,小腹重墜,多是血虛氣陷,間有兼寒。

人參(一錢五分) 白朮 當歸 熟地(二錢) 川芎(八分) 甘草 紫蘇 陳皮(四分)

兼寒加吳茱萸一錢,乾薑、砂仁五分。

六、全生白朮散 面目虛浮,四肢有水氣,或久瀉所致,宜健脾利水,宜服。

人參(一錢) 白朮(二錢) 川芎(八分) 當歸(二錢) 甘草(三分) 紫蘇 陳皮(四分) 大腹皮(七分) 茯苓(一錢)

水煎。

七、順氣安胎飲 胎氣上攻心腹,脹滿作痛。

人參(一錢) 白朮(二錢) 紫蘇 甘草 陳皮 砂仁(四分) 當歸(二錢) 川芎 黃芩(八分) 有氣加木香汁。

八、補中安胎飲 受孕後下血不止,或按月去血點滴,名曰胎漏,大概因勞、因氣血虛、因喜炙煿,熱物過多。忌房事。

人參 白朮 當歸 甘草 熟地 黃芩 紫蘇 白芷

九、膠艾安胎飲 孕婦跌僕動胎,下血不止,宜先服安胎飲。一日兩服,如不止,宜服此。

人參(五錢) 條芩 阿膠(蛤粉炒,一錢) 川芎 艾葉(八分) 甘草 陳皮 紫蘇(四分) 當歸 生地 白朮(二錢) 姜 棗

十、竹葉安胎飲 孕婦心驚膽怯,煩悶不安,名曰子煩,宜服此。

人參 當歸 炒棗仁 麥冬(一錢) 白朮(二錢) 生地(一錢五分) 川芎(七分) 甘草(四分) 陳皮(三分) 黃芩 遠志(八分) 竹葉(十片) 姜(二片) 棗(十二枚)

煩渴加竹茹;有痰加竹瀝三匙,酒、薑汁少許;虛人倍人參;脾虛常瀉去生地、棗仁。

十一、加味天仙藤散 孕婦腿膝發腫,氣滿不舒,或足指腫出水,由脾主四肢,氣弱不能制水也。肺腎少母氣滋賴,而氣促滿悶,諸書名曰水氣,治宜先服此方,不效,更服補中健脾湯。虛人服天仙藤散,必加參、歸、白朮方可。

天仙藤(即青木香) 制香附(六分) 陳皮(四分) 甘草(三分) 烏藥(七分) 木瓜(一錢) 紫蘇(四分) 姜皮(三分)

脾氣虛弱人,宜補中益氣湯。

十二、加味羚羊角散 孕婦口噤項強,手足拘攣,言語蹇澀,痰涎壅盛,不省人事,可作中風治之,宜服此方。若無痰,言語如常,但見中風,多因血燥生風,切不可一概作中風治,而誤人性命。

羚羊角(一分) 棗仁 米仁 防風(一錢) 獨活 五加皮 茯神(八分) 川芎(七分) 當歸(二錢) 杏仁(十個) 木香 甘草(四分) 姜(一片)

虛人加人參;痰加竹瀝;脾胃弱加白朮。

十三、加味安榮散 有孕,小便澀少,或淋漓。

人參 白朮 當歸 麥冬(二錢) 茯苓皮 通草(一錢) 甘草(四分) 白燈草(三分)

有熱加黃芩;若怒動肝火宜用之。

十四、加味逍遙散 有孕,形體勞苦,或過食炙炒,小便帶血,宜清膀胱。

當歸 柴胡(二錢) 芍藥(一錢) 白朮(一錢五分) 茯苓 丹皮 梔子(七分) 甘草(四分)

十五、加味安胎飲 孕婦臍腹作脹,或小便淋秘,此由脾胃氣虛,胎壓尿胞,宜服此方,加二陳昇提。

白朮 生地(一錢五分) 陳皮 甘草 柴胡 升麻(四分) 人參(一錢) 當歸(二錢) 川芎(八分) 半夏(一錢) 姜(三片)

服後飲鹽湯探吐,則上氣通而下亦通。

十六、安胎飲 孕婦元氣壯盛,受孕後尚有血來,幾次不妨,乃血盛故也。若不腰腿痠痛,不須服藥,如過慮,可服此方。

十七、鯉魚湯 孕婦心滿腹脹,便秘浮腫,名曰胎水不利,宜服。

白朮(五錢) 茯苓(四錢) 當歸(三錢) 芍藥(二錢) 鯉魚(一尾) 橘皮 生薑

十八、宣肺止嗽飲 孕婦咳嗽屬風,屬寒。

天冬(二錢) 桔皮 紫蘇(五分) 知母(一錢) 甘草(四分)

寒加杏仁、桑皮;痰加橘皮、竹瀝、薑汁、黃芩;虛加紫菀、款冬;發喘夜咳加麻黃;虛損加瓜蔞、竹瀝、薑汁;心胸不舒加貝母、百會。

又方 嗽不止,胎不安,用杏仁、甘草、紫菀、桑皮、桔梗、人參。

十九、保肺湯 孕婦咳嗽吐血。

生地(三錢) 紫菀(一錢) 知母(一錢) 白朮(一錢) 陳皮(四分) 麥冬(一錢) 甘草(四分) 黃芩(八分) 當歸(二錢) 天冬(二錢) 犀角(八分)

喘加瓜蔞仁一錢。

二十、六和湯 妊娠霍亂。

二十一、清瘧飲 孕婦瘧疾,寒多熱少。

草果(三分) 青皮(四分) 人參 黃芩(一錢) 白朮 當歸(二錢) 紫蘇 生甘草(四分) 藿香(五分) 烏梅(二個) 姜(二片)

二十二、加味安胎飲 孕婦口乾,不得臥。

安胎飲加麥冬、乾葛。

又方 黃連一錢,為末,粥飲調下。

二十三、清胃飲 孕婦壅熱煩躁口渴。

人參 知母 麥冬 梔子(一錢) 甘草 條芩(五分) 花粉 犀角汁(八分) 竹瀝 薑汁 大棗

二十四、人參麥冬竹茹湯 孕婦熱病,嘔吐不食,胸中煩躁。

葛根 蘆根(一錢五分) 人參 麥冬 知母 梔子(一錢) 竹茹(一丸) 蔥白(三寸)

二十五、舉斑湯 孕婦熱病,斑出赤黑,小便如血,氣急欲絕,胎墮。

梔子 黃芩 升麻(一錢) 豆豉(四十九粒) 生地(二錢) 杏仁(十粒) 石膏(錢半) 青黛 蔥白(七寸)

二十六、葛根升麻湯 孕婦骨節疼痛,不急治則落胎。(按:此亦熱病)

葛根 石膏 升麻 前胡 青黛

加薑汁、竹瀝。

二十七、加味安胎飲 孕婦吐衄,或破傷失血,驀然口噤,項強背直,類中風,皆因失血。

安胎方加人參、當歸、白朮、生地、陳皮、甘草、條芩、天麻、麥冬、防風、荊芥。

良方藥禁

通經丸 若脾胃無虧,暴怒氣逆,或生冷所傷,陰血凝滯,月經不通者,宜暫用之。若因脾胃虛弱不能生血,宜六君當歸;若因脾胃鬱火,內耗其陰血者,宜歸脾湯;若因肝脾鬱怒,氣血傷而月經不調者,宜加味歸脾湯;若因脾肝虛熱而月經不調者,宜用加味逍遙散。

艾附丸 若脾胃虛寒,陰血不足,氣逆發熱,月經不調,若胎氣不成者,宜暫用之。若肝腎虧損,陰虛發熱,月經不調,或崩帶漏下,或便血吐衄,小便淋瀝,晡熱內熱,寒熱往來,或盜汗自汗,不時倏熱,宜用六味地黃丸;若兼脾氣不足,飲食少思者,佐以六君子湯。

四物湯 若肝經血燥發熱,或月經不調,宜暫用之。若因脾經虛熱,肝經怒火所致,宜用四君子,或加味逍遙散;若因脾經氣虛血弱,兼晡熱內熱,宜用八珍湯加柴胡、丹皮;若因元氣下陷而致諸症,宜用補中益氣湯。

人參橘皮湯 若胎前氣痞痰滯,作嘔不食者,宜暫用之。若脾胃氣虛,胸高痞脹,痰停作嘔者,飲食少思,宜用半夏茯苓湯;若因怒動肝火,剋制脾土,而致前症者,宜六君子加柴胡、山梔、蘇梗、枳殼;脾胃虛寒者,六君子加木香、砂仁、肉桂。

紫蘇順氣飲 若胎動不安,元氣無虧,宜暫用之。若因脾氣虛寒者,宜用六君子加紫蘇、枳殼;鬱結傷脾者,宜用六君子加柴、梔、蘇梗;鬱怒傷肝脾者,宜用六君子加柴、芩、枳殼。

四物膠艾湯 若內熱,胎漏不止者,宜暫用之。若因肝經風熱,而下血者,宜用防風黃芩丸;若因肝火血熱者,宜用加味逍遙散;若因脾經鬱火,用加味歸脾湯;若因脾氣虛陷,宜用補中益氣湯,倍加升麻、柴胡;若因房事下血者,宜八珍湯加膠、艾。

黃芩、白朮 為安胎聖藥,若脾胃蘊熱,中氣無虧者,宜用之。凡屬脾胃虛痞,飲食少思,或泄瀉嘔吐,面色萎黃,肢體倦怠者,宜用六君子湯。

澤蘭湯 若產後惡露腹痛,胸滿少氣,宜用之。若體倦面黃,食少不寐而惡露不止,宜用加味歸脾湯;若氣血虛損,而惡露上攻,先用失笑散,後用八珍湯。禁用黑神散、奪命丹之類。

後跋

婦人一科,首推吾昆邑鄭氏,自宋至清,六百餘年,無有休息,疑其別有秘傳,覓之數年,間有見於世者,不過藥訣百問,毫無深意,未快余懷。辛卯仲春,見王子香父執處《濟陰萬金書》兩卷,書是薛將仕所授,敘證頗詳,立方顯豁,固別有師承,因借歸錄之。惟後幅「產後」,全抄《綱目》,故不錄。子香述,此書是新邑名士潘君道香得於鄰女之手。鄰女適昆邑鄭氏,早寡,遺下抄書一篋,歸寧攜歸,潘見而奇之,假回連夜抄集,編次成帙,奉為至寶,抄贈子香。子香乃潘君之密友也,合併識之,以見得之不易云。

鎮洋後學錢雅樂韻之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