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上池雜說

上池雜說

正文

人以陽氣為主,陰常有餘,陽常不足。近世醫工乃倡為補陰之議,其方以黃柏為君,以知母、地黃諸寒藥為佐,合服升斗以為可以保生,噫!左矣。人之虛勞不足,怠情嗜臥,眩運痹塞,諸厥上逆,滿悶痞隔,誰則使之?陽氣虧損之所致也,乃助其陰而耗其陽乎?人之一身,飲食男女,居處運動,皆由陽氣。若陰氣則隨陽運動而主持諸血者也。故人之陽損,但當補之、溫之,溫補既行,則陽氣長盛而百病除焉。

醫之用術,惟吐利汗下與解表攻里之法耳,不能一病而自為一法也。今人遇病立方,動輒二十餘品,少亦不下數品,豈知仲景諸名醫之心法哉!吾觀古人率用成方加減,不過一二味,非有違戾,未嘗輒易,正謂宜汗、宜吐、宜下、宜解表裡者。病情有限,故攻病之法,亦有限也,豈得動用已見,隨意立方耶?藥性有刑反忌宜,處味既多,莫識其性,為害不少。故余欲世人,須洞識病情,恪遵古劑而後可。

藥籠中物,何所不可用,貴當病情耳。今醫工見藥味平緩者,肆意增損,呼為醫中王道,人亦利其無患而藥就之。若稍涉性氣猛利之藥,則束手不敢用。稍用之人,爭指為狼虎,不之近噫。工師斷木,尚取斧斤之利者,於用藥,則取其鈍而舍其利何哉?以此知不敢用猛烈之藥,皆不深脈理,不明病情者也。

邵堯夫曰:百病起於情,情輕。病亦輕諸病孰非起於情耶?蓋人生以氣為主,情過喜則氣散,怒則氣升,哀則氣消,勞則氣耗,驚則氣亂,思則氣結,欲則氣傾,寒則氣收,靈則氣泄,病由之作矣。識破知節,病亦少損。若著物不止,不為有生患哉?故君子貴保性而不任情,斯養氣延年之術也。

病者去而來復已而復作者,陽衰而不能制疾故耳。今不能養陽而屢事攻擊,有疾者,利則易生矣。有寒者,寒去則裡虛矣。有疾者,積下則胃寒矣。其病至復作也奚疑?故凡病情一去之後,即當頤神養性,放下萬緣,調息百日,以生陽氣,迨於陽氣既盛,則陰邪不能幹,而舊疾無自作矣。若病情少事閒,即事酬應,嘯傲如常,至於復作,則危期將至矣。

先大夫有訓云,元氣與脾氣原無二致,人之元氣充足,則脾氣自然磨運而元氣愈充,若元氣虛眇,則脾不能運而脹滿,痞氣之疾作矣。不肖素稟衰弱年來,脾眚時作,因有感於先君至,教謹識於此。

余幼抱脾眚飲食下輒作脹滿,思之未得其原,嘗讀東垣論云:氣聚於脾中不得散,故時作脹滿誠中現情矣,但未解治之之方也。後讀《醫學拾遺》治痞論云:熱既在上,則內中寒凝而氣不下行,故當用熱藥以溫中焦,而下引其熱,使熱得降也。又《產後論》云:非由血能搶心,乃榮衛不充,中焦不治,氣失所依,而上奔於心耳。夫氣聚則行寒則凝,行則病散,凝則疾生。邪氣乘虛,不在淤血之有無,故乾薑為產後要藥,辛熱故也。但當溫暖正氣,以致和平,則百疾無由生也。以此互觀,則東垣氣聚脾中之旨,昭昭明矣。

附子、大黃,醫者俱畏而不用,然往往有因而得力者。嘗聞許北門云:昔患脾泄,經年不愈,請教於鄭澹泉,令用棗附丸。附子用童便煮制,經日末之棗肉煉為丸依服,神驗。近學院謝蚪蜂,每日進枳殼大黃丸二三服,神才清爽。都憲張廬山止之弗聽,而謝體質愈充。藥性之宜於人,非庸醫所能識也。

今之治目者,大都用涼藥點治,不知目者,血之華,血得熱則行,得寒則凝。古人點目以冰片、乾薑,所以散其邪於外也。故精明之府,不可一毫楂滓,當外傳熱藥以散其邪,則睛膜舒轉;內用溫藥以和其血,則血脈通利。目未有不可治者,但外用熱藥,若甚痛不可忍,然拔去邪毒,所謂一勞永佚者,此醫藥拾遺之論揭之。

目得血而能視,血冷則凝,此理易明也,而醫則罕知之。鄰有管連雲之乃眷目患沿眶紅爛,數年愈甚,百計治之,不能療為。延吳御醫診之,曰:吾得之矣。為治大熱之劑,數服,其病如脫,目復明。問之曰:此不難知也。此女人進涼藥多矣。用大熱劑則凝血復散,前藥皆得奏功,此可為治眼之良法。吳忘其名,專用附子、人呼為吳附子云。

高安姚姓年三十時,患弱氣息僅屬,亦涉醫書,欲取附子服之,初皆疑弗與,後病將殆,不得已聽之,服至一斤許,疾遂愈,生三子。今近七旬,常疑其或作附毒,竟無也,雖老猶間服之不輟。

顧色泉老醫,年六十有五,因盛怒,疽發於背,大如盂,四圍色黑。召瘍醫治之,用冷藥敷貼,敷已覺涼,約七八日後,為用刀去淤肉。顧俟其去,曰:四圍色黑乃血滯,更加冷藥,非其治也。乃更治熱敷藥,去舊藥敷之,覺甚癢,終夜,明日色鮮紅,焮腫亦消,惟中起數十孔如蜂房。一日許,又覺噁心作噦,視一人頭如兩人頭,自胗曰:此虛極證也。用參附大劑,進二服,視已正矣。不數日竟愈,終無刀針之苦。噫!用藥系人生死,若此證危如累卵,稍一誤投難乎哉。

顧色泉云:凡瘡毒屬陰者,必用熱藥,如天雄、附子之類,皆生用,庶可起死回生。余問其證,曰:如對口陰發、伏疽,捫不知痛,疽不起泡,四圍如墨黑者,是老人虛弱之症,尤宜用之。竊以為,瘡之陰陽一時難辨,瘍醫遇此,率用寒涼,殺人多矣。熱藥回生,其功甚巨,稍涉遲疑,生死反掌。

丹溪之治吐衄,率用黃柏一味,或並用芩連生地門冬等味,名曰滋陰降火。近有議其後者,曰:元氣虧損之人,有何火降?乃虛證耳,復令脾胃冰寒,陽氣衰敗,何以自全?此所以沉困累年而後己也。余以為丹溪之見,未可全非,而議之者意良,是今遇前證,應以丹溪之法降其上升浮游之火,俟炎火退,然後逐其淤血,而以補助元陽,溫和血氣之藥收功,不亦可乎!

家僕名貫者,之金陵路遘寒證,餌藥少瘥,故好酒即飲酒一二甌及水飯一盂,病乃大作,氣喘急,吐痰竟夕,不寐,連三日。余曰:病且急矣。奈何?請醫與商榷,以瓜蒂散吐之,遂吐痰幾半桶,後吐一塊如豬腦血,食相裹,不二三日遂起。

婦女病患,率多心腹疼痛,痞滿諸疾,大都由於氣血凝聚致然。庸醫妄投藥餌,補之則益患,稍削之則損元氣,治之當有法。先大夫宦長沙張碧泉夫人病血蠱,腹痛,甚已死。先大夫令用薑、蔥、麝香、真血竭熨其臍,經行而病愈。一婦人患血痞,服藥多方未效,張小泉用通利行氣之藥為餅,貼其臍半日,頻氣泄而散。可見病在下者,湯飲未易效,須以意揣量治之,使消散於下可也。

痘疹之發,根於骨髓臟腑,與諸瘡不同。曾有人年十五歲而出者,問之,云:極痛不可忍,渾身如列鐵釘,殆不能展側。沉虛明善幼科,一貴公止一子,將之官與別沉囑之曰:出痘切莫用藥,用藥則反傷生,上痘不必用藥,下痘用藥亦無功;中痘則須藥扶持,然未必得人,則不如不藥之為愈也。既而貴公之任其子出痘,不藥而愈,竟如沈言。

家妹年七歲,下痢純血,時丁倭亂徒,避吳中,醫者已辭,救矣。先憲副公語:不肖當可救否?曰:痢疾起於氣滯,兒欲飲以萬病解毒丹下之,疏通其氣,庶幾可治。乃磨服一錠,未可,因再磨服一錠,厥明大下,即進粥兩甌,其病遂愈。以此知解毒丹之效,神妙莫比。一名紫金錠子,具載方書。

王典者,徽人,寓京師,通籍太醫院徐南湖為侍御時,嘗識之,且屢驗其方藥,每記憶之。晚歸鄉,患腸癖下血,諸醫治弗愈且殆,南湖曰:吾思用王典醫,為致書召之。王至,診其病,曰:非腸癖也。連進黃硝之劑大下之。復診曰:病未盡也,再進前劑,復下痰積桶。余曰:可以治矣,調理而愈。所下穢更無血積腸癖遂除。以此見,腹為熱滯不能通血,腸胃逼窄而血下耳,眾醫皆以血治,故不效也。南湖自此更十年,患他病殂。

曾憶某醫書論倒倉一法,非丹溪心印,乃云傳自西域異人者,恐門人妄記也。夫虛羸之人雖有積聚,止宜養正積除,豈宜傾瀉倉廩,以損正氣,此可戒也。其言良是。南都一醫者,最稱知名士,又善導引術,偶苦壅滯,因用前法大瀉,不能起於廁,遂殞。余問其年,則六十餘矣。夫六十餘者,豈宜行大吐下之法哉!以是知醫者,不貴知法,及又貴知理,此醫豈能明於盈虛消息之理哉!

一富室患中寒陰證,名醫盈座,最後延吳御醫。至,診之曰:非附子莫救,但忘攜來,令人之市揀極重者三枚,生切,為一劑,計重三兩,投之。眾醫吐舌潛減其半,以兩半為劑,進之,病遂已。吳復診曰:何減吾成藥也?問之,知減其半,噫嘻,吾投三枚,將令活三年也,今止活年半耳。後年余復病而卒,脈藥之神如此。

張鶴仙,名醫也。其醫效有足採者,張嘉興人,少孤,始攜藥囊入吾郡,未知名也。

一日郁溫州水軒患陽證,傷寒稟氣又薄,群醫束手,不敢下。曰:脈已絕矣,下之則死。張胗其足脈,其獨大。曰:可治。遂投大承氣湯,一而愈,名遂振。後有巡院楊裁庵者,按脈證如前,郁薦之,復愈。由是,吳之稱名醫者,首鶴仙。召視者滿吳,下終其身取效無慮數百,多以大黃之功,俗遂稱張大黃云。自己常進大黃丸子合許,曰:此瀉南方補北方,人弗知也,年九十卒。

錢漸川,幼文勤苦,久之抱郁成疾,上焦苦咽閉,中焦苦隔噎煩悶,下焦則苦遺濁,極而嘔血,幾殆眾醫治之,罔效。偶值常熟顧愛杏至,以疾叩請,詢眾治,按曰:諸君治法未嘗誤也,而弗效者,證雜而藥淆也。今請分治之,上焦用藥清火解毒,食飽服之;中焦用藥開鬱除食,後服之,下焦用藥升降水火,空心服之。品不過三四,劑不過五六,俱奏驗,病若失,後強健如故。登仕版此明醫不失治之效與。

因病服藥,喻如因漏艌船,艙久木朽,則油料無所用矣。是知舟之載以木,非以艙人之生以氣非以藥。今人竭精神以遂外物,疲有用以事無用曰:吾有藥焉,是以鑿舟沉舸,而恃艌哉!先輩沉東老,性澹泊,五旬余,合服人乳藥丸子,久不輟,年八十五卒。卒之前半歲藥不能進矣。

製附子須大熟,不爾,則有癰疽之禍耳。聞中附子毒而發瘍者,如武林童南恆是已童年五十,好長生術交與多方士,有進熱藥以助陽者,童信之,中有附子,全劑百丸,僅進四十五丸,疽發於腦,竟卒。詢知附子性毒多上升,故中其毒者,未嘗不發毒腦背,多至不救,藥不可不慎也。雖然童所進藥當不止附子,應是群諸熱藥為劑,故其禍極烈耳。

世人相傳,灸不著抵吃藥,遂比屋,不拘何病,一概攻至。有因灸反甚,荏苒年月以亡者,可惜也。不知藏寒而病滿,與體厚而形充者,法宜灸,安有病弱之人,肢體羸瘦而顧,概施火攻為也?火攻為病百端,而耗血為尤盛,不可不知。或問其目,曰:虛者不灸,弱者不灸,脈浮者不灸,脈微數者不灸,濕家身痛煩者不灸。若不審其宜而概加灸,焫其不至於危殆者幾希。

俗傳花香不宜嗅,嗅之易生癆瘵。余嘗驗之。晨起見夜合花,其時含蕊將放,窺中有細,黑蟲,縱橫不計其數。少頃花大開復窺其中無有矣。其花傍坐,亦未見有一蟲飛出,倏忽之間,何以始夥而終?無以此見,嗅得花香,非得香也,得蟲也,香盛則成蟲,其理有不可測者。

附經目屢驗良方

太極光 統治男婦大小百病惡症,瘡疽腫毒,筋骨疼痛,左癱右瘓諸症。

孔雀尾(四錢,用甘草水洗,撮土搓之。復用水洗淨,曬乾,為末。純用是尾,端圓處更勝) 乳香 沒藥(各去油,淨) 蜈蚣 全蠍 磁石火煅 麝香(各二錢) 螻蛄(曬乾) 雄黃(醋浸透,換白蘿菔汁,煮用) 硃砂(各三錢) 水銀(五錢) 牙硝(一兩二錢五分) 硫黃(二兩五錢)

上共為一處,碾成細末,文火,用磁碗一隻,將藥末每錢許,匙挑入碗內,以竹刀炒,如米粒大小不等,勿令焦枯。收入磁瓶封固聽用。每症各取藥置患處,以火焠著灸之。灸時要避風。如遍身風氣痛,則置藥於各處骨節間,遍灸之。重症灸後須避風七日,神效。

紺雪丹 專治一切目疾,並去翳膜,如神。

六月雪根燒灰存性 冰片量加。

上不拘多少,共乳極細,收用。加熊膽少許更神。

去老膜翳障神方

珍珠(豆腐煮,研) 荸薺粉(各四分) 熊膽(箸皮上焙乾) 陀僧 硃砂(各水飛) 蕤仁(去油,各三分) 硇砂 白丁香(水飛,各二分)

上為細末如面,磁瓶收固,用金銀角簪點患處。

口疳散

薄荷末(三錢) 兒茶(一錢五分) 黃柏(一分) 珍珠 生甘草(各五分) 冰片(三分) 龍骨醋煅(二分) 白芷(二分五釐,腫痛加倍)

上共為極細末。遇口疳吹之,神效。初起熱甚,倍薄荷。久病多加珍、珠兒茶。

龍骨即長肉痘疹後去黃柏、龍骨加牛黃。疳重加滴乳香、硃砂各少許。

青蓮散 專治一切喉風生蛾等症。

山豆根 兒茶 胡連(各一錢) 川黃連(三分) 冰片(一分) 青魚膽(二錢)

上共乳極細,收固,聽用。吹之立愈。

臌症第一方

當歸 白朮 白芍(各二兩) 茯苓 檳榔 常山(酒浸,焙透) 草果(各一兩) 枳殼 厚朴 青皮(無鹽醋,拌炒) 陳皮(各一兩五錢)

上共為細末,加細針砂粉四兩,和勻。每日服兩次,用三分,以紅棗七枚,已嚼服藥,及愈後禁鹽百日,永戒食牛肉。如犯背平、腳底平、臍凸,乃不治之症,不必服。

金彈丸 專治小兒急驚結胸等症,奇效。

牛黃 珍珠(各四分) 琥珀 川鬱金 半夏 射干 礞石(火硝煅,各二錢) 硃砂(水飛) 明雄黃(各一錢) 陳膽星 川貝母 天竺黃 巴豆(去殼,淨,各四錢) 甘草 生薑(各三錢) 冰片 麝香(各一分)

上共為細末,煉白蜜為丸,每粒重三分,金箔為衣,或熔蠟為丸,護之更妙。

疝氣方

新鮮大小薊根,不拘多少。

上一味搗爛,酒煎服立效。

一切腫毒初起煎方

金銀花 紫花地丁(各一兩) 用井水(二碗,河水二碗,煎成二碗,去渣,入後藥,加當歸一錢) 白芷 陳皮(各二錢) 甘草(八分,用前藥水煎成一碗加水酒一碗入後藥加) 乳香 沒藥 土貝母(各二錢) 穿山甲(三片)

共煎成一碗,去渣、服,神驗。乳毒加蒲公英(一兩)

秘寶圍藥方 治一切腫毒。

陳墨碾碎(二錢) 川大黃(二兩) 藤黃(六錢) 黃柏(五錢) 冰片 麝香(各五分) 雄豬膽(五個) 陳醋(生薑自然汁各一小杯)

上將藥共為末,和豬膽、陳醋、薑汁搗勻,作錠子,曬乾。每用陳醋磨塗患處,散腫拔毒生肌神效。

太乙五行膏 統治一切無名腫毒。

牛蹄甲 馬蹄甲 驢蹄甲 豬蹄甲 羊蹄甲(各五兩) 連翹 三稜 莪朮 黑醜 白醜 木香 胡連 沙參 地骨皮 元參 柴胡(各一錢五分) 白芥子 天花粉(各一錢) 山查 麥芽 神麯(各六分)

上先將五蹄甲入麻油二斤四兩熬枯,去渣,再入連翹等十六味,熬焦,濾清。俟油熬至滴水成珠為度,再入陶丹一斤二兩,水飛收膏,攤貼患處。散腫拔毒生肌,神效。惟眉心耳後忌貼。

紫靈丹 專治瘡癤腫毒。

冰片 麝香 乳香(去油) 沒藥(去油,各四錢八分) 血竭(一兩二錢) 硃砂(一錢) 前胡 元參(各一錢二分) 母丁香(八分) 班毛(一兩六錢,淨,去頭,足,翅,用糯米炒)

上共為細末,收固。每用少許,放膏上貼患處。

拔疔膏

野菊花 山慈菇 升麻(瓦炙) 血竭(各一錢五分) 天花粉(一錢) 七葉一枝花 紫花地丁 木耳 皂角刺(各瓦炙) 硃砂(水飛淨,各三錢) 川貝母(去心) 知母(各瓦炙,或用黃酒煮透,焙乾亦可) 蟾酥(各三錢酒化,不見火生) 甘草 麝香(各五分) 萆麻子肉(一兩,去殼衣,搗爛用)

上藥除麝香、蟾酥、血竭、萆麻子肉、硃砂六味,余概用瓦炙存性。同前藥為極細末,同萆麻肉搗爛成膏。如干,加山東胭脂。如無,即麻油亦可。用時先將銀針刺破疔根,入此膏少許,掩以膏藥一對,周時疔自拔出矣。

玉燕膏 治瘰癧痰核秘方。

川山甲 全蠍 白芷 黃連 全當歸 黃芩(各二兩) 生地 赤芍 番木鱉甲(各一兩) 官桂 海藻(各四兩)

上用麻油二斤四兩入鍋熬枯,去渣,淨,入飛丹十兩、黃蠟七錢、白蠟三錢、鉛粉二兩,收成膏,投入水浸,取起晾乾。再入鍋熔化,加乳香、沒藥、輕粉各二錢,麝香、雄黃硃砂各一錢,朝北燕窠泥、雄鼠糞各五錢,血竭一兩,共為細末,離火入前膏內攪勻收貯。

又方

黑貓一隻,不拘大小,務要狗咬死者,連皮毛腸肚全用。

上用麻油熬化,濾去渣,將油熬至滴水成珠,入黃丹,收成膏藥,攤貼患處,神效。

膿疥瘡煎方

川芎 大腹皮 丹皮 生首烏 牛蒡子 當歸 紅花 赤芍 金銀花 生甘草(各一錢)

上加燈心二十根,水煎服五六劑後,再搽沒藥、花椒末、大風子肉、白芷、硫黃、檳榔等分,為細末,雄豬油同搗極爛搽之。

透骨湯 專治跌打損傷,滿身青紫,危重者皆效。

五加皮 自然銅 青皮 紫荊皮 杜仲 紅花 川山甲 白蒺藜 歸尾 乳香 沒藥(以上各一錢) 活土鱉(三個,搗碎,沖)

上用水煎服,外加透骨草。更神傷骨者,加尋骨風。心慌者,加硃砂。輕者一劑至重者二劑,無不愈。

接骨紫金丹

土鱉(酒炙,去足,淨) 乳香 沒藥 歸尾(酒炒) 自然銅(醋煅,七次各三錢) 血竭 大黃(酒炒) 骨碎補(去毛,打碎,酒浸,曬乾) 硼砂(各一錢)

上共為細末,磁瓶收貯。跌打損傷,瘀血攻心,好酒下一分八釐。破傷吐血不止者,用當歸、桃仁、紅花各五分,煎酒下。

荔奴散 專治一切金瘡跌磕。

龍眼核不拘多少,燒灰存性。

上為細末,收貯。敷傷處立愈。

解鉛粉毒

綠豆粉(一兩) 牙硝(二錢) 檳榔末(五分)

上共為細末,每用清米湯調如稀糊,一匙一匙漸次進服,不可太急,候吐止。腹內不痛,大便瀉盡,方可飲清米湯,然後吃粥調理。

蛇咬神方

硃砂 麝香(各二分) 雄黃(三分) 牙硝(五分) 殼珠(即假珠火炙,一分) 豬牙皂角(瓦炙,五個) 萆麻子(十粒,去殼,炙)

上為細末,磁瓶收固。用時將傷處銀針挑破,點藥少許,並點眼角片時,流去毒水,立效。

治小兒臍風撮口方

巴豆(一,粒去殼,研爛) 明雄黃(一錢,乳細)

上二味,和勻。每用三五粒,新汲井水調下。覺胸腹有響聲,大便下,痰即愈。此症最危,百無一治,亦少妙劑。此方神效,勿略之。

治痘毒神方

用白瑞香花葉,不拘多少,入冰糖少許,同搗極爛敷之。初起即消,已成即潰,已潰收功,他方醫愈後或年餘數月復發者,無不神效。

震升丸 專治痔瘡並腸風下血。

荷葉不拘多少,燒灰存性。

上一味用,生鱔魚血合搗為丸,如桐子大。每早空心白湯下三四錢。

治噤曰痢方

用燕窠泥不拘多少,研末,同鴨蛋青調勻,入麝香三分,小兒二分,敷臍上,泥干。又以蛋清潤之,一二日即愈。

黃芽丸 治胃強脾弱,能食不能消者,並脾泄等症。

制穀芽(四兩,半生半炒 製法:用糯谷三四升,韭葉搗汁,浸數日,候谷出芽,取起篩盛微,日曬略干,即以韭菜汁灑之,以芽帶綠色為度,曬乾聽用。) 人參(一兩,如不用,以黨參,黃耆代之) 芡實(二兩,炒) 蓮子肉(四兩,去心,取肉連皮,入豬肚內煮透,去肚,曬乾)

上共為細末,用荷葉一張,煮汁,和山藥末打糊為丸,如綠豆大。每服二錢,米飲下,日三次。

治脫疽方 此症發於足指,漸上至膝,色黑痛不可忍,逐節脫落而斃,至惡之症也。亦有發於手指者,同治。

用土蜂房一個,研細醋調搽,應手而愈,真仙方也。

湯火傷

用生薑不拘多少,搗爛撲之。又方,冬月收壞橘不拘多少,貯磁瓶中封,置靜處日,久自化為清水。用時取水塗患處,神效。

絞腸痧方

取旱芹菜搗汁,飲下,立愈。

瘤⿸疒贅驗方

川貝母不拘多少,嚼,時時敷之,不過月餘,自潰而愈。

頭上打破,如雞子大,傷痕奇效方。

白麻石內有石筋、石線,取出研細末,敷滿,布包紮好,三日長肉生肌,屢驗。

離骨取牙方

烏梅十七個,童便浸,春夏秋兩日,冬三日,甘草水漂過。

上二味,等分,陰陽瓦焙乾,研細。每末一錢,加黃牙丹五分,拌勻。但看骨槽風有骨橫在牙床者,用糯米漿少許,拌藥成條,塞在骨縫兩邊,塞滿。如無縫,即散放牙縫內。一日兩次,上藥二十日,其骨自動,再著眼明手輕之人,鉗去之。切不可將藥誤黏好齒,致傷好牙。此方甚神而奇。

黃牙丹 此丹去汙生新,治疳要藥。

汞(一兩) 藤黃(五分) 牙硝 明礬(各一兩五錢) 蛇含石(八分)

上共研勻,結胎,武火升煉三炷香,取藥。每一兩加冰片四分,收貯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