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五十二病方

五十二病方

作者
佚名
朝代
西漢
年份
公元前168年

【諸傷】:

□□膏、甘草各二,桂、畺(姜)、椒□□□□□□□□□□□□□□□□□□□□□(一)□□毀一垸咅(杯)酒中,飲之,日【壹】飲,以□其■(二)

【一】,□□□□朐,令大如答,即以赤答一斗並□,復治□□□□□□□□□□□(三)孰(熟)□□□【飲】其汁,汁宰(滓)皆索,食之自次(恣)。解痛,斬■(四)

一,治齊□,□淳酒漬而餅之,煏瓦鬵炭□□□□□□□□□□□□□漬□(五)煏之如□,即治,入三指最(撮)半咅(杯)溫酒□□□□□□□□□□□□□□□者(六) 百治,大□者八十,小者【冊】,治精(七)。

一,燔白雞毛及人發,治【各】等。百草末八灰,治而□□□□□□□一垸溫酒一咅(杯)中○(八),飲之(九)。

一,以刃傷,類(燔)羊矢,敷之(一○)。

一,止血出者,燔發,以安(按)其痏(一一)。

一,令傷者毋痛,毋血出,取故蒲席厭□□□燔□□□□痏(一二)。

一,傷者血出,祝曰:「男子竭,女子酨。」五畫地□之(一三)。

一,令傷毋般(瘢),取彘膏、□衍並治,敷之(一四)。

一,以男子洎敷之,皆不般(瘢)(一五)。

一,金傷者,以方(肪)膏、烏豙(喙)□□,皆相□煎,釶(施)之(一六)。

一,傷者,以續【㡭(斷)】根一把,獨□長支(枝)者二廷(梃),黃⿰僉今(芩)二□梃,甘草□廷(梃),秋烏豙(喙)二□□(一七)□□□者二甌,即並煎□孰(熟),以布捉取,出其汁,以陳縕□□【敷之】(一八)。

【一】,□者,治黃黔(芩)與□□□□□彘膏□□之,即以布捉【取】,□□□□□□□□(一九) 浘之(二○)。

一,久傷者,薺(齏)杏⿰木再〈𩅢(核)〉中人(仁),以職(胑)膏弁,封痏,蟲即出。【●嘗】試(二一)。

一,稍(消)石直(置)溫湯中,以灑癰(二二)。

一,令金傷毋痛方,取鼢鼠,干而治;取彘魚,燔而治;□□、薪(辛)夷、甘草各與【鼢】(二三)鼠等,皆合撓,取三指最(撮)一,入溫酒一咅(杯)中而飲之。不可,財益藥,至不癰而止。●【令】(二四)。

一,令金傷毋痛,取薺孰(熟)干實,⿰火囂(熬)令焦黑,治一;⿰木朮(術)根去皮,治二,凡二物並和,取三(二五)指最(撮)到節一,醇酒盈一衷桮(杯),入藥中,撓飲不者,灑半桮(杯)。已飲,有頃不痛(二六)。復痛,飲藥如數。不痛,毋飲藥。藥先食後食次(恣)。治病時,毋食魚、彘肉、馬肉、龜(二七)、蟲、葷、麻○洙採(菜),毋近內,病已如故。治病毋時。壹治藥,足治病。藥已治,裹以(二八)繒臧(藏)。治⿰木朮(術),暴(曝)若有所燥,治。令(二九)。

傷痙:

痙者,傷,風入傷,身信(伸)而不能詘(屈)。治之,⿰火囂(熬)鹽令黃,取一斗,裹以布,卒(淬)醇酒中,入(三○)即出,蔽以布,以熨頭。熬則舉,適下。為□裹更【熨,熨】寒,更⿰火囂(熬)鹽以熨,熨勿(三一)絕。一熨寒汗出,汗出多,能詘(屈)信(伸),止。熨時及已熨四日內,□□衣,毋見風,過四日自(三二)適。熨先食後食次(恣)。毋禁,毋時。●令(三三)。

一,傷而頸(痙)者,以水財煮李實,疾沸而抒,浚取其汁,寒和,以飲病者,飲以□□(三四)故。節(即)其病甚弗能飲者,強啟其口,為灌之。節(即)毋李實時□□□□□□(三五)煮炊,飲其汁,如其實數。毋禁。嘗【試】。●令(三六)。

一,諸傷,風入傷,傷癰痛,治以枲絮為獨□□□傷,漬□□□□□彘膏煎汁□(三七)□□沃,數□注,下膏勿絕,以歐(驅)寒氣,□□□□舉□□□□□,以敷傷空(孔),𦿝(蔽)□(三八)休得為□□□□□□□□□□□□□□□□□□□□癰□□□□□(三九)。敷藥先食後食次(恣)。毋禁,【毋】時。□礜不□□□盡□(四○)。

一,傷而頸(痙)者,小𠟃一犬,漰與薛(糱)半鬥,毋去其足,以□並盛,漬井𧖅□□□(四一)出之,陰乾百日。即有頸(痙)者,治,以三指一撮,和以溫酒一咅(杯),飲之(四二)。

一,傷脛(痙)者,擇薤一把,以敦(淳)酒半鬥者(煮)㵒(沸),【飲】之,即溫衣陝(夾)坐四旁,汗出到足,乃□(四三)。

一,治黃黔(芩)、甘草相半,即以彘膏財足以煎之。煎之㵒(沸),即以布足(捉)之,予(抒)其汁,□敷□(四四)。

嬰兒索痙:

索痙者,如產時居濕地久,其⿱𦉪月(肎)直而口扣,筋⿱龻土(攣)難以信(伸)。取封殖土治之,□□(四五)二,鹽一,合撓而烝(蒸),以扁(遍)熨直⿱𦉪月(肎)攣筋所。道頭始,稍□手足而已。熨寒□□(四六)復烝(蒸),熨干更為。令(四七)。

嬰兒病間(癇)方:

取雷尾〈癤(矢)〉三果(顆),治,以豬煎膏和之。小嬰兒以水【半】鬥,大者以一斗,三分和,取(四八)一分置水中,撓,以浴之。浴之道頭上始,下盡身,四支(肢)毋濡。三日一浴,三日已。已浴,輒棄其(四九)水圂中。間(癇)者,身熱而數驚,頸脊強而復(腹)大。□間(癇)多眾,以此藥皆已(五○)。

嬰兒瘛:

嬰兒瘛者,目繲𢖷然,脅痛,息癭(嚶)癭(嚶)然,癤(矢)不○化而青。取屋榮蔡,薪燔之而□(五一)匕焉。為湮汲三渾,盛以桮(杯)。因唾匕,祝之曰:「噴者居(劇)噴,上○○○○○○(五二)如喆(彗)星,下如燡(衃)血,取若門左,斬若門右,為若不已,磔薄(膊)若市。」因以匕周㨉(五三)嬰兒瘛所,而灑之桮(杯)水中,候之,有血如蠅羽者,而棄之於垣。更取水(五四),復唾匕馤(漿)以㨉,如前。毋徵,數復之,徵盡而止。●令(五五)。

狂犬齧人:

取恆石兩,以相靡(磨)殹(也),取其靡(磨)如麋(糜)者,以敷犬所齧者,已矣(五六)。

一,狂【犬】齧人者,孰澡(操)湮汲,注桮(杯)中,小(少)多如再食浮(漿),取灶末灰三指最(撮)□□(五七)水中,以飲病者。已飲,令孰奮兩手如□□間手□道□□□□□□(五八)□□□狂犬齧者□□□莫敷(五九)。

一,狂犬傷人,治礜與橐莫,【醯】半咅(杯),飲之。女子同藥。如■(六○)

犬筮(噬)人傷者:

取丘(蚯)引(蚓)矢二升,以井上罋斷處土與等,並熬之,而以美【醯】□□□□(六一)之,稍垸,以熨其傷。犬毛盡,敷傷而已(六二)。

一,煮莖,以汁灑之。冬日煮其本(六三)。

一,犬所齧,令毋痛及易瘳方,令【齧】者臥,而令人以酒財沃其傷。已沃而□(六四)越之。嘗試。毋禁(六五)。

巢者:

侯(候)天甸(電)而兩手相靡(摩),鄉(向)甸(電)祝之,曰:「東方之王,西方□□□□主冥冥人星。」二七而□(六六)。

一,取牛㮨、烏豙(喙)、桂,治等,淆□,【熏】以□病(六七)。

【夕】下:

以黃枔(芩),黃枔(芩)長三寸,合盧大如□□豆卅,去皮而並治。□□□□□□□摀(搗)而煮之,令(六八)沸,而溍去其宰(滓),即以汁□□淒夕【下】,已,乃以脂□□□□□□□所治藥敷(六九)之。節(即)復欲敷之,淒敷之如前。已,夕下靡(七○)。

【毒烏豙(喙)者】:

炙□□,飲小童弱(溺)若產齊赤,而以水飲■(七一)

一,屑勺(芍)藥,以□半桮(杯),以三指大捽(撮)飲之(七二)。

【一】,取杞本長尺,大如指,削,⿱春正(舂)木臼中,煮以酒■(七三)

一,以□汁粲叔(菽)若苦,已(七四)。

一,煮鐵,飲之(七五)。

一,禺(遇)人毒者,取麋(蘼)蕪本若□薺一□□□□□□□□□敷宥(痏)(七六)。

一,穿地□尺,而煮水一罋□□□□□□□□□□□一咅(杯)(七七)。

【㯆𤼚(蠆)】:

□□□□□□□以財蕳薤■(七八)

【一】,■(七九)

一,濡,以鹽敷之,令牛吔(舐)之(八○)。

一,以疾(蒺)黎(藜)、白蒿封之(八一)。

一,涶(唾)之,賁(噴):「兄父產大山,而居□谷下,□□□不而□□□□而鳳鳥□□□□□□(八二)尋尋豙且貫而心(八三)。」

一,「父居蜀,母為鳳鳥蓐,毋敢上下尋,鳳【貫】而心(八四)。」

蛭食(蝕)

人胻股【膝】,產其中者,並黍、叔(菽)、秫(術)三,炊之,烝(蒸)□□□□病(八五)。

一,榖(⿱文⿶凵非)蛫,敷【之】(八六)。

蚖:

榖(⿱文⿶凵非)蘭,以酒沃,飲其汁,以宰(滓)封其痏,數更之,以熏□(八七)

一,以葪印其中顛(八八)。

一,以產豚豙(豶)麻(磨)之(八九)

一,以堇一陽築(築)封之,即燔鹿角,以弱(溺)飲之(九○)。

一,吙:「𧪘(嗟),年,鵺殺人今茲。」有(又)復之(九一)。

一,以青梁米為鬻(粥),水十五而米一,成鬻(粥)五斗,出,揚去氣,盛以新瓦罋,冥(冪)口以布三□(九二),即封塗(塗)厚二寸,燔,令泥盡火而𣤌(歠)之,痏己(九三)。

一,亨(烹)三宿雄雞二,洎水三斗,孰(熟)而出,及汁更洎,以食□逆甗下。炊五㝅(榖)、兔□(九四)肉陀(他)甗中,稍沃以汁,令下盂中,孰(熟),飲汁(九五)。

一,賁(噴)吙:「伏食,父居北在,母居南止,同產三夫,為人不德。」已。不已,青敷之(九六)。

一,湮汲一咅(杯)入奚蠡中,左承之,北鄉(向),鄉(向)人禹步三,問其名,即曰:「某某年□今□(九七)。」飲半咅(杯),曰:「病□□己,徐去徐已。」即復(覆)奚蠡,去之(九八)。

一,煮鹿肉若野彘肉,食【之】,𣤌(歠)汁。●精(九九)。

一,燔貍皮,治灰,入酒中,飲之。多可殹(也),不傷人。煮羊肉,以汁□之(一○○)。取井中泥,以還(環)封其傷,已(一○一)。

尤(疣):

取敝蒲席若藉之弱(蒻),繩之,即燔其末,以久(灸)尤(疣)末,熱,即拔尤(疣)去之(一○二)。

一,令尤(疣)者抱禾,令人嘑(呼)曰:「若胡為是?」應曰:「吾尤(疣)。」置去禾,勿顧(一○三)。

一,以月晦日之丘井有水者。以敝帚騷(掃)尤(疣)二七,祝曰:「今日月晦,騷(掃)尤(疣)北。」入帚井中(一○四)。

一,以月晦日日下餔時,取由(塊)大如雞卵者,男子七,女子二七。先【以】由(塊)置室後,令南北【列】(一○五),以晦往之由(塊)所,禹步三,道南方始,取由(塊)言曰由言曰:「今日月晦,靡(磨)尤(疣)北。」由(塊)一靡(磨)□(一○六)。已靡(磨),置由(塊)其處,去勿顧。靡(磨)大者(一○七)。

一,以月晦日之內後,曰:「今日晦,弱(搦)又(疣)內北。」靡(磨)又(疣)內闢(壁)二七(一○八)。

一,以朔日,葵莖靡(磨)又(疣)二七,言曰:「今日朔,靡(磨)又(疣)以葵戟。」有(又)以殺本若道旁𢃬(葥)根二七,投(一○九)澤若淵下。●除日已望(一一○)。

一,祝尤(疣),以月晦日之室北,靡(磨)宥(疣),男子七,女子二七,曰:」今日月晦,靡(磨)宥(疣)室北。」不出一月宥(疣)已(一一一)。

顛(癲)疾:

先侍(偫)白雞、犬矢。發,即以刀剶(劙)其頭,從顛到項,即以犬矢【濕】之,而中剶(劙)雞□(一一二),冒其所以犬矢濕者,三日而已。已,即孰(熟)所冒雞而食之,□已(一一三)。

一,瘨(癲)疾者,取犬尾及禾在圈垣上【者】,段治,湮汲以飲之(一一四)。

白處方:

取灌青,其一名灌曾,取如□□鹽廿分鬥一,灶黃土十分升一,皆治,而□□(一一五)指,而先食飲之。不已,有(又)復之而□灌青,再飲而已。○令(一一六)。

【一】,□□其□□□□□與其○真□□,治之【以】鳥卵勿毀半鬥,□甘鹽□□□□(一一七)□□□□□□□□□□□者□□□□□□其中,卵次之,以□□□□□(一一八)冥(冪)罋以布四□□□□□□□□□□□□□□□□□三□□□□□□(一一九)蔡。已塗之,即縣(懸)陰燥□□□□□□□□□□□□□□□□□□□□□(一二○)厚蔽肉,扁(遍)施所而止,□□□□□之於□□□□熱弗能支而止,而止施□□(一二一)雖俞(愈)而毋去其藥。藥○□□而自□殹(也)。□□已□。炙之之時,□食甚□□□(一二二)搜,及毋手敷之。以旦未食敷藥。已【敷】藥,即飲善酒,極厭而止,即炙□。已炙□(一二三)之而起,欲食即食,出入飲食自次(恣)。旦服藥,先毋食□二、三日。服藥時毋食(一二四)魚,病已如故。治病毋時。●二三月十五日到十七日取鳥卵,已□即用之。□□(一二五)鳥殹(也),其卵雖有人(仁),猶可用殹(也)。此藥已成,居雖十【余】歲到□歲,俞(逾)良。□(一二六)而干,不可以塗身,少取藥,足以塗施者,以美醯□之於瓦⿰缶扁中,漬之□(一二七)可河(和),稍如恆。煮膠,即置其⿰缶扁於䃩火上,令藥已成而發之。發之□□□□塗(一二八),冥(冪)以布,蓋以⿰缶扁,縣(懸)之陰燥所。十歲以前藥乃干(一二九)。

一白倪:白倪者,白毋奏(腠),取丹沙與鱣魚血,若以雞血,皆可。雞湮居二□□之□(一三○),以蚤挈(契)䐈令赤,以□之。二日,灑,以新布孰暨(摡)之,【復】敷。如此數,卅【日】而止。●令(一三一)。

大帶者:

燔虀,與久膏而□敷之(一三二)。

一,以清煮膠,以塗(塗)之(一三三)。

冥(螟)病方:

冥(螟)者,蟲,所齧穿者□,其所發毋恆處,或在鼻,或在口旁,或齒齦,或在手指□□(一三四),使人鼻抉(缺)指斷。治之以鮮產魚,□而以鹽財和之,以敷蟲所齧□□□(一三五)□□□之。病已,止。嘗試,毋禁。【●】令(一三六)。

【□蠸者】:

□□以蠸一入卵中□□□□之(一三七)。

入■(一三八)兔皮■(一三九)

一,榖(⿱文⿶凵非)蘭■(一四○)

一,以淳酒■(一四一)

一,以湯沃■(一四二)

𢵡:

取蘭■(一四三)

一,炙䰡■𢵡(一四四)。

【人】病馬不間(癇)者:

■以浴病者。病者女【子】□(一四五)男子■即以女子初有布(一四六)燔■(一四七)

■飲以布■(一四八)■酒中飲■(一四九)

□□□□□□干蔥■(一五○)鹽隋(脽)炙尻(一五一)。

一,䗱華,以封隋(脽)及少【腹】■(一五二)

一,治䖟蓂少半升、陳葵種一□,而■(一五三)

一,湮汲水三斗,以龍鬚(須)一束並者(煮)■(一五四)

一,久(灸)左足中指(一五五)。

一,□□三湮汲,取桮(杯)水歕(噴)鼓三,曰:「上有□□□□□□□□□□銳某□□□(一五六)□□飲之而復(覆)其桮(杯)(一五七)。

一,□□及癟不出者方:以醇酒入□,煮膠,廣□□□□□□□,燔段(煅)□□□□(一五八)火而焠酒中,沸盡而去之,以酒飲病【者】,□□□□□□□□飲之,令□□□(一五九)起自次(恣)殹(也)。不已,有(又)復□,如此數。【●】令(一六○)。

一,𠺕,痛於脬及衷,痛甚,弱(溺)□痛益甚,□□□□【治】之,黑叔(菽)三升,以美醯三□(一六一)煮,疾炊,㵒(沸),止火;㵒(沸)下,復炊。參(三)㵒(沸),止。浚取【汁】。牡【厲(蠣)】一,毒堇治三,凡【二】物□□(一六二)。取三指最(撮)到節一,醯寒溫適,入中□飲。飲先食【後】食次(恣)。壹飲病俞(愈),日壹【飲】(一六三),三日,病已。病已,類石如泔從前出。毋禁,毋時。治厲(蠣);毒堇不暴(曝)。以夏日至到□□(一六四)毒堇,陰乾,取葉、實並治,裹以韋臧(藏),用,取之。歲【更】取○毒堇。毒堇□□□(一六五)堇葉異小,赤莖,葉從(縱)纗者,□葉、實味苦,前【日】至可六、七日䅎(秀),□□□□(一六六)澤旁。●令(一六七)。

一,以水一斗煮葵種一斗,浚取其汁,以其汁煮膠一廷(梃)半,為汁一參,而■(一六八)

一,贛戎鹽若美鹽,盈隋(脽),有(又)以塗(塗)隋(脽)□下及其上,而暴(曝)若□(一六九)

一,亨(烹)葵而飲其汁;冬□□本,沃以□□(一七○)。

一,亨(烹)葵,熱欼(歠)其汁,即□□隸,以多為故,而□□尻厥(一七一)。

一,以酒一咅(杯),漬襦頸及頭垢中,令沸而飲之(一七二)。

一,𠺕,弱(溺)不利,脬盈者方:取棗種麤(粗)屑二升,葵種一升,合撓,三分之,以水一斗半【煮一】(一七三)分,孰(熟),去滓,有(又)煮一分,如此以盡三分。浚取其汁,以𧖅(蜜)和,令毚(才)甘,寒溫適,□(一七四)飲之。藥盡更為,病【已】而止。●令(一七五)。

一,𠺕,取景天長尺、大圍束一,分以為三,以淳酒半鬥,三【䵟】煮之,孰(熟),浚取其汁,【欼(歠)】(一七六)之。不已,復之,不過三飲而已。先莫(暮)毋食,旦飲藥。●令(一七七)。

一,𠺕,坎方尺有半,深至肘,即燒陳稾其中,令其灰不盈半尺,薄灑之以美酒,□(一七八)莤莢一、棗十四、豙(𧅙)之朱(茱)臾(萸)、椒,合而一區,燔之坎中,□以隧下。已,沃(一七九)。

一,𠺕,燔陳芻若陳薪,令病者北(背)火炙之,兩人為靡(磨)其尻,𠺕已(一八○)。

一,以水一斗煮膠一參、米一升,孰(熟)而啜之,夕毋食(一八一)。

一,取蠃牛二七,薤一拼(⿳⿱亠口⿸厂厶⿱一𧘇),並以酒煮而飲之(一八二)。

一,以己巳晨,睘(寢)東鄉(向)弱(溺)之。不已,復之(一八三)。

一,血𠺕,煮荊,三溫之而飲之(一八四)。

一,石𠺕,三溫煮石葦若酒而飲之(一八五)。

一,膏𠺕,澡石大若李⿰口頼,已食飲之。不已,復之(一八六)。

一,女子𠺕,取三歲陳霍(藿),取其汁,□而飲之(一八七)。

一,女子𠺕,煮隱夫術,飲之。居一日,榖(⿱文⿶凵非)陽□,羹之(一八八)。

一,以醯、酉(酒)三乃(䵟)煮黍稷而飲其汁,皆□□(一八九)。

一,以衣中衽(紝)緇〈繢〉約左手大指一,三日□(一九○)。

【弱(溺)】□淪者方:

取□□□□□□其□□□□。先取鵲棠下蒿(一九一)。

膏弱(溺):

是胃(謂)內復,以水與弱(溺)煮陳葵種而飲之,有(又)榖(⿱文⿶凵非)陽□而羹之(一九二)。

種(腫)橐:

種(腫)橐者,黑實橐,不去。治之,取馬矢粗者三斗。孰析,沃以水,水清,止;浚去汁,洎以酸漿□(一九三)鬥,取芥衷夾。壹用,智(知);四五用,種(腫)去。【毋】禁,毋時。●令(一九四)。

頹(㿗):

操柏杵,禹步三,曰:「賁者一襄胡,濆者二襄胡,濆者三襄胡。柏杵臼穿,一母一□,□(一九五)獨有三。賁者種(腫),若以柏杵七,令某䜶(㿗)毋一。」必令同族抱□□頹(㿗)者,直(置)東鄉(向)窗道外(一九六),攺椎之(一九七)。

一,令斬足者清明東鄉(向),以筩⿰豆⿱⿰萑萑又之二七(一九八)。

一,𠺕,以月十六日始毀,禹步三,曰:「月與日相當,日與月相當。」各三;「父乖母強,等與人產子,獨(一九九)產頹(㿗)尢,乖已,操葭(鍛)石墼(擊)而母。」即以鐵椎攺段之二七。以日出為之,令頹(㿗)者東鄉(向)(二○○)。

一,漬女子布,以汁亨(烹)肉,食之,欼(歠)其汁(二○一)。

一,破卵咅(杯)醯中,飲之(二○二)。

一,炙蠶卵,令簍簍黃,治之,三指最(撮)至節,入半咅(杯)酒中飲之,三、四日(二○三)。

一,以辛巳日古(辜)曰:「賁辛巳日。」三;曰:「天神下干疾,神女倚序聽神吾(語),某狐叉非其處所,已;不(二○四)已,斧斬若。」即操布攺之二七(二○五)。

一,以日出時,今頹(㿗)者屋霤下東鄉(向),令人操筑西鄉(向),祝曰:」今日□,某頹(㿗)尢,今日已。某頹(㿗)已□(二○六)。而父與母皆盡柏築之顛,父而沖,子胡不已之有?「以築沖頹(㿗)二七。已備,即曰:」某起。頹(㿗)【已】(二○七)。

一,辛卯日,立堂下東鄉(向),鄉(向)日,令人挾提頹(㿗)者,曰:「今日辛卯,更名曰禹(二○八)。」

一,取枲垢,以艾裹,以久(灸)頹(㿗)者中顛,令闌(爛)而已(二○九)。

一,令頹(㿗)者北首臥北鄉(向)廡中,禹步三,步嘑(呼)曰:「籲!狐麃。」三;若智(知)某病狐■(二一○)

一,䔵(㿗)及癭,取死者叕烝(蒸)之,而新布裹,以囊□□□□前行■(二一一)

一,陰乾之旁逢卵,以布裹□□(二一二)。

一,頹(㿗)者及股癰、鼠復(腹)者,□中指蚤(搔)二【七】,必瘳(二一三)。

一,以稈為弓,以甗衣為弦,以葛為矢,以□羽□。旦而射,莫(暮)而□小(二一四)。

一,以冥蠶種方尺,食衣白魚一七,長足二七。熬蠶種令黃,靡(磨)取蠶種治,亦靡(磨)白魚、長(二一五)足。節三,並以醯二升和,以先食飲之。嬰以一升(二一六)。

一,穿小瓠壺,今其空(孔)盡容頹(㿗)者腎與𤶑,即今頹(㿗)者煩誇(瓠),東鄉(向)坐於東陳垣下,即內(納)腎(二一七)𤶑於壺空(孔)中,而以採為四寸杙二七,即以採木椎窡(剟)之。一□□,再靡(磨)之。已窡(剟),輒椄(二一八)杙垣下,以盡二七杙而已。為之恆以入月旬六日□□盡,日一為,□再為之。為之恆以星出時(二一九)為之,須頹(㿗)已而止(二二○)。

一,䔵(㿗),先上卵,引下其皮,以砭(砭)穿其【隋(脽)】旁;□□汁及膏□,撓以醇□。有(又)久(灸)其痏,勿令風(二二一)及,易瘳;而久(灸)其泰(太)陰,泰(太)陽□□。【●】令(二二二)。

一,治頹(㿗)初發,傴攣而未大者【方:取】全蟲蛻一,□□□,皆燔□□□□□□□□酒飲財(二二三)足以醉。男女皆可。●令(二二四)。

一,頹(㿗),以奎蠡蓋其堅(腎),即取桃支(枝)東鄉(向)者,以為弧;取□母□□□□□□□□□□□上,晦,壹(二二五)射以三矢,□□飲樂(藥)。其藥曰陰乾黃牛膽。干即稍□□□□□□□□□,飲之(二二六)。【一】,治囷(菌)【桂】尺、獨□一升,並治,而盛竹甬(筒)中,盈筒□□□□□□□□□□□□□□□□(二二七)□□即蓂(冪)以布,而敷之隋(脽)下,為二處,即道其□□□□□□□□□□□□□□(二二八)□□□之。炊者必順其身,須其身安定,□□□□□□□□□□□□□□□□(二二九)□□頹(㿗)己,敬以豚塞,以為不仁,以白□□□□□□□□□□□□□□□□□□(二三○)□縣(懸)茅比所,且塞壽(禱),以為■(二三一)

【一】□【取】女子月事布,漬,炙之令溫□□□□□□□□□□□□□□□□□□□□□(二三二)□□□四榮□,燔量簧,治桂五寸■(二三三)■上■(二三四)

頹(㿗)□久(灸)左胻■(二三五)

一,夕毋食,旦取豐(蜂)卵一,漬美醯一桮(杯),以飲之(二三六)。

【脈】者:

取野獸肉食者五物之毛等,燔治,合撓□,誨(毎)旦【先】食,取三【指大撮】三,以溫酒一杯和,飲之。到(二三七)莫(暮)有(又)先食飲,如前數。恆服藥廿日,雖久病必□。服藥時禁毋食彘肉、鮮魚。●嘗【試】(二三八)。

【牡】痔:

有蠃肉出,或如鼠乳狀,末大本小,有空(孔)其中。□之,疾久(灸)熱,把其本小者而䗿(䗿)絕之,取(二三九)內戶旁祠空中黍腏、燔死人頭皆治,以修膏濡,而入之其空(孔)中(二四○)。

一,多空(孔)者,亨(烹)肥羭,取其汁𤶱(漬)美黍米三斗,炊之,有(又)以脩(滫)之,孰(熟),分以為二,以□□□,各□(二四一)一分,即取𤻳(𠺗)末、菽醬之宰(滓)半,並⿱春正(舂),以敷痔空(孔),厚如韭葉,即以厚布裹,□□更溫(二四二),二日而已(二四三)。

一,牡痔居竅旁,大者如棗,小者如棗𩅢(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孰(熟)二斗米頃,而張角,絜以小(二四四)繩,剖以刀。其中有如兔𡃤,若有堅血如抇末而出者,即已。●令(二四五)。

一,牡痔之居竅𡄣(廉),大如棗𩅢(核),時養(癢)時痛者方:先剶(劙)之;弗能剶(劙),□龜𩝐(腦)與地膽蟲相(二四六)半,和,以敷之。燔小隋(橢)石,淬醯中,以熨。不已,有(又)復之,如此數。●令(二四七)。

【牝】痔

之入竅中寸,狀類牛幾三□□然,後而潰出血,不後上鄉(向)者方:取弱(溺)五斗,以煮青蒿(二四八)大把二、鮒魚如手者七,治桂六寸。干𤺋(姜)二果(顆),十沸,抒置罋中,貍(埋)席下,為竅,以熏(二四九)痔,藥寒而休。日三熏。因(咽)敝,飲藥將(漿),毋飲它。為藥漿方:取䓛莖幹治二升,取(二五○)⿱公帀(署)苽(蓏)汁二斗以漬之,以為漿,飲之,病已而已。青蒿者,荊名曰【萩】。䓛者,荊名曰盧茹(二五一),其葉可亨(烹)而酸,其莖有㓨(刺)。●令(二五二)。

一,牝痔有空(孔)而欒,血出者方:取女子布,燔,置器中,以熏痔,三【日】而止。●令(二五三)。

一,牝痔之有數竅,蟯白徒道出者方:先道(導)以滑夏鋌,令血出。穿地深尺半,袤尺,【廣】(二五四)三寸,【燔】□炭其中,段(煅)駱阮少半鬥,布炭上,【以】布周蓋,坐以熏下竅。煙滅(滅),取肥□(二五五)肉置火中,時自啟竅,□□燒□節火滅(滅)□以□。日一熏,下□□而□。五六日清□□□□(二五六)。駱阮一名日白苦、苦浸(二五七)。

一,痔者,以醬灌黃雌雞,令自死,以菅裹,塗(塗)上〈土〉,炮之。塗(塗)干,食雞,以羽熏纂(二五八)。

一,治麋(蘼)蕪本、方(防)風、烏豙(喙)、桂皆等,漬以淳酒而垸之,大如黑叔(菽),而吞之。始食一,不智(知)益一,□(二五九)為極。有可,以領傷。恆先食食之(二六○)。

一,未有巢者,煮一斗棗、一斗膏,以為四斗汁,置般(盤)中而居(踞)之,其蟲出(二六一)。

一,巢塞直(䐈)者,殺狗,取其脬,以穿籥,入直(䐈)中,炊(吹)之,引出,徐以刀【剝(劙)】去其巢。治黃黔(芩)而婁(屢)敷(二六二)之。人州出不可入者,以膏膏出者,而到(倒)縣(懸)其人,以寒水㑲(濺)其心腹,入矣(二六三)。血⿰⺼寺(痔),以弱(溺)孰(熟)煮一牡鼠,以氣熨(二六四)。

朐養(癢):

痔,痔者其直(䐈)旁有小空(孔),空(孔)兌兌然出,時從其空(孔)出有白蟲時從其空出,其直(䐈)痛,尋(燖)然類辛(二六五)狀。治之以柳蕈一捼、艾二,凡二物。為穿地,令廣深大如䀁。燔所穿地,令之干,而置艾(二六六)其中,置柳蕈艾上,而燔其艾、蕈;而取䀁,穿其斷,令其大圓寸,以復(覆)之,以土雍(壅)(二六七)䀁,會毋□,煙能褭(泄),即被䀁以衣,而毋蓋其䀁空(孔)。即令痔者居(踞)䀁,令直(䐈)直(值)䀁(二六八) 空(孔),令煙燻直(䐈)。熏直(䐈)熱,則舉之;寒,則下之;圈(倦)而休(二六九)。

一,取石大如卷(拳)二七,孰(熟)燔之。善伐米大半升,水八米,取石置中,□□孰(熟),即欼(歠)之而已(二七○)。

睢(疽)病:

治白薟(蘞)、黃蓍(耆)、芍樂(藥)、桂、畺(姜)、椒、朱(茱)臾(萸),凡七物。骨睢(疽)倍白簽(蘞),【肉】睢(疽)【倍】黃蓍(耆),腎睢(疽)(二七一)倍芍藥,其餘各

一。並以三指大最(撮)一入桮(杯)酒中,日五六飲之。須已■(二七二)

一,三䵟煮逢(蓬)虆,取汁四斗,以灑睢(疽)癰(二七三)。

一,睢(疽)始起,取啇〈商〉牢漬醯中,以熨其種(腫)處(二七四)。

【一】,睢(疽),以白蘞、黃耆(耆)、芍藥、甘草四物者(煮),□、畺(姜)、蜀焦(椒)、樹(茱)臾(萸)四物而當一物,其一骨□□□三(二七五)□□以酒一桮(杯)□□□□筋者倐倐翟翟□□之其□□□□□。日四飲。一欲潰,止(二七六)。

一,□□□□□□□□□□□□□□□□□□□□□□□□□者方:以□□(二七七)鬥□□□□□□□□□□□□□□□□□□□□已灑睢(疽)□□□□□(二七八)以羹■(二七九)

一,睢(疽)未□□□□烏豙(喙)十四果(顆),以【美】醯半升□□□□□□澤(𥼶)泔二參,入藥中□□□(二八○)令如□□□□□灸手以靡(磨)□□□敷□□□□□之,以余藥封而裹□□□□(二八一)不痛己□□。●令(二八二)。

一,益(嗌)睢(疽)者,白蘞三,罷合一,並治,□□□□□□□飲之(二八三)。

一,爛疽:爛疽者,□□起而□□□□□□□□治,以彘膏未湔(煎)者灸銷(消)以和□敷之。日一【敷】(二八四)樂(藥),【敷】樂(藥)前灑以溫水。服藥卅日□已。嘗試。●【令】(二八五)。

一、諸疽物初發者,取大叔(菽)一斗,熬孰(熟),即急抒置甑□□□□□□□□□置其□□(二八六)醇酒一斗淳之,□□○即取其汁盡飲之。一飲病未已,□□□□□□□□□□□(二八七)飲之可。不過數飲,病已。毋禁。嘗試。【●】令(二八八)。

一、血睢(疽)始發,㯚(儵)㯚(儵)以熱,痛毋適,□□□□□□睢(疽)□□□□□□□□□□□□(二八九)○戴𣟳(糝)、黃芩、白薟(蘞),皆居三日,□□□□□□□□□□□□□□□□□□□(二九○)之,令汗出到足,已(二九一)。

一,氣睢(疽)始發,溳溳以𫾔,如□狀,𥫝(撫)靡(摩)□而□□□□□□□□□□□□□□□□(二九二)二果(顆),令⿳⺮中而叔□糵(熬)可□,以酒沃,即浚□□□□□□□□□□□□□□□□(二九三)出而止(二九四)。

一,□睢(疽)發,出禮(體),如人𧰉之□,人攜之甚□□□□□□□□□□□□□□□□□(二九五)□□半鬥,煮成三升,【飲】之,溫衣臥■(二九六)

【一】,□□□□□□□□□□喙■(二九七)■雖■(二九八)

【一】,■睢(疽),橿(姜)、桂、椒□居四■(二九九)■淳酒半鬥,煮,令成三升,■(三○○)

【一】,■三䝁(⿳⿱亠口⿸厂厶⿱一𧘇),細切,淳酒一斗■(三○一)■即淙而□之,溫衣■(三○二)

【一】,■桂、椒■(三○三)

一,煮麥,麥孰(熟),以汁灑之,□□□膏■(三○四)

一,灸梓葉,溫之(三○五)。

□闌(爛)者方:

以人泥塗之,以犬毛若羊毛封之。不已,復以■(三○六)

一,闌(爛)者,爵(嚼)糵米,足(捉)取汁而煎,令類膠,即治厚柎和敷(三○七)。

一,熱者,古(辜)曰:「肸詘肸詘,從灶出毋延,黃神且與言。」即三涶(唾)之(三○八)。

一,煮秫米期足,毚(才)孰(熟),浚而熬之,令為灰,敷之數日。干,以汁弁之(三○九)。

一,以雞卵弁兔毛,敷之(三一○)。

一,治糵米,以乳汁和,敷之,不痛,不瘢(三一一)。

一,燔魚衣,以其灰敷之(三一二)。

一,燔敝褐,治,布以敷之(三一三)。

一,漬女子布,以汁敷之(三一四)。

一、烝(蒸)𥱽土,裹以熨之(三一五)。

一,浴湯熱者熬彘矢,漬以䂱(醯),封之(三一六)。

一,以湯大熱者熬彘矢,以酒挐,封之(三一七)。

一,般(瘢)者,以水銀二,男子惡四,丹一,並和,置突【上】二、三月,盛(成),即□□□囊而敷之。敷之,居室(三一八)塞窗閉戶,毋出,私內中,毋見星月一月,百日己(三一九)。

一,去故般(瘢):善削瓜壯者,而其瓣材其瓜,其□如兩指,以靡(磨)般(瘢)令□□之,以□□(三二○)敷之。干,有(又)敷之,三而己。必善齊(齋)戒,毋□而己□(三二一)。

【一】,□□者,靡(磨)□□以□,以汁敷,產膚(三二二)。

一,般(瘢)□□□□□□□□□□□□者,【燔之】令灰,以□,□如故膚(三二三)。

一,■(三二四)

一,取秋竹者(煮)之,而以氣熏其痏,己(三二五)。

胻膫:

治胻膫,取陳黍、叔(菽),治,以犬膽和,以敷(三二六)。

一,取無(蕪)夷(荑)中𩅢(核),治,獖膏以䘀,熱膏沃治中,和,以敷(三二七)。

一,取雉二,孰(熟)者(煮)余疾,雞羽自解,隋(墮)其尾,□□□□□皆燔治,取灰,以豬膏和【敷】(三二八)。

一,夏日取堇葉,冬日取其本,皆以甘〈口〉沮(咀)而封之。干,輒封其上。此皆已驗(三二九)。

胻傷:

取久溺中泥,善擇去其蔡、沙石。置泥器中,旦以苦酒□□。以泥【敷】傷,敷□□(三三○)之,傷已。己用(三三一)。

一,胻久傷:胻久傷者癰,癰潰,汁如靡(糜)。治之,煮水二【鬥】,郁一參,𦬸(術)一參,□【一參】,●凡三物。郁、𦬸(術)皆【治】,□(三三二)湯中,即炊湯。湯溫適,可入足,即置小木湯中,即□□居□□,入足湯中,踐木滑□(三三三)。湯寒則炊之,熱即止火,自適殹(也)。朝己食而入湯中,到餔【時】出休,病即俞(愈)矣。病不□(三三四)者一入湯中即瘳,其甚者五、六入湯中而瘳。其瘳殹(也)□癰,□癰而新肉產。肉產,即毋入【湯】(三三五)中矣,即自合而瘳矣。服藥時毋禁,及治病毋時。●令(三三六)。

加(痂):

以少(小)嬰兒弱(溺)漬羖羊矢,卒其時,以敷之(三三七)。

一,治雄黃,以彘膏脩(滫),少淆以醯,令其□溫適,以敷之。敷之毋濯。【先】孰灑加(痂)以湯,乃敷(三三八)。

一,治僕累,以攻(釭)脂膳而敷。敷,炙之。三、四敷(三三九)。

一,刑赤蜴,以血塗(塗)之(三四○)

一,治亭(葶)磿(藶)、莁夷(荑),熬叔(菽)□□皆等,以牡□膏、鱣血膳。【先】以酒灑,燔樸炙之,乃敷(三四一)。

一,治牛膝、燔髶灰等,並□□,孰灑加(痂)而敷之。炙牛肉,以久脂塗(塗)其上。雖已,復敷(三四二)勿擇(釋)(三四三)。

一,以□脂若豹膏□而炙之,□□□而不痛,婁(屢)復【之】。先飲美【酒】令身溫,乃□(三四四)

一,善灑,靡(磨)之血,以水銀敷,【有(又)】以金䈽(𠺗)治末皆等,以彘膏【膳而】敷【之】(三四五)。

一,壽(搗) 慶(蜣) 良(螂),膳以醯,封而炙之,蟲環出(三四六)。

一,取慶(蜣) 良(螂)一斗,去其甲足,以烏豙(喙)五果(顆),礜大如李,並以酨□鬥煮之,汔,以敷之(三四七)。

一,大皮桐,以蓋而約之,善(三四八)。

一,燔牡鼠矢,治,以善酨膳而封之(三四九)。

一,燔礜,治烏豙(喙)、黎(藜)盧、蜀椒(菽)、庶、蜀椒、桂各一合,並和,以頭脂□□□布炙以熨,卷(倦)而休(三五○)。

一,以小童弱(溺)漬陵(菱)敊(芰),以瓦器盛,以布蓋,置突上五、六日,□【敷】之(三五一)。

一,治莁夷(荑)、苦瓠瓣,並以彘職(胑)膏弁,敷之,以布裹【而】約之(三五二)。

一,治烏豙(喙) 四果(顆)、陵(菱) 敊(芰) 一升半,以南(男) 潼(童)弱(溺)一斗半並□,煮熟,□米一升入中,撓,以敷之(三五三)。

一,治烏豙(喙),炙羖脂弁,熱敷之(三五四)。

一,取陳葵莖,燔治之,以彘職(胑)膏淆弁,以【敷】痏(三五五)。

一,濡加(痂):治巫(莁) 夷(荑)半參,以肥滿剡獖膏□夷□□□□□□□善以水灑加(痂),干而敷之,以(三五六)布約之。□□死人胻骨,燔而治之,以識(胑)膏■(三五七)

一,產痂:先善以水灑,而炙蛇膏令消,敷。三敷■(三五八)

一,痂方:取三歲織(胑)豬膏,敷之。燔胕(腐)荊箕,取其灰□□三□□【巳】。【●】令(三五九)。

一,干加(痂):治蛇床實,以牡彘膏膳,先括(刮)加(痂)潰,即敷而□□,干,去□目■(三六○)

一,以水銀、谷汁和而敷之。先以𦙑脩(滫)□□□敷(三六一)。

一,加(痂)方:財治犁(藜)盧,以蠭(蜂)駘弁和之,即孰□□□□加(痂)□而己。嘗試。毋禁(三六二)。

蛇齧:

以桑汁塗(塗)之(三六三)。

癰:

取□□羽□二□二,禹步三,□□一咅(杯)■(三六四)

一,癰自發者,取桐本一節所,以澤(𥼶)泔煮■(三六五)

一,癰種(腫)者,取烏豙(喙)、黎(藜)盧,治之,□□□□□□□□□□之,以熨種(腫)所。有可,□□(三六六)手,令癰種(腫)者皆已(三六七)。

一,癰首,取茈半鬥,細⿰酋刂(𠟃),而以善酨六斗□□□□□□如此□□醫以此教惠■(三六八)

一,身有癰者,自睪(擇)取大山陵:「某幸病癰,我直(值)百疾之□,我以明月炻若,寒□□□□(三六九)以柞⿰木食,桯若以虎蚤,抉取若刀,而割若葦,而刖若肉,□若不去,苦。」涶(唾)□□□□□(三七○)朝日未□,□鄉(向)涶(唾)之(三七一)。

一,白茝、白衡、菌○桂、枯畺(姜)、薪(新)雉,●凡五物等。已治五物□□□取牛脂□□□細布□□(三七二),並以金銚煏桑炭,毚(才)岪(沸),發⿱高手(歊),有(又)復煏岪(沸),如此□□□布【抒】取汁,即取水(三七三)銀靡(磨)掌中,以和藥,敷。旦以濡漿細□□□之□□□□□。敷藥毋食□(三七四)彘肉、魚及女子。已,面類□□者(三七五)。

一,身有體癰種(腫)者方:取牡□一,誇就□□□□□□□□炊之,候其洎不盡(三七六)一斗,抒臧(藏)之,稍取以塗身體(體)種(腫)者而炙之,□□□□□□【癰】種(腫)盡去,已。嘗試。●令(三七七)。

一,頤癰者,治半夏一,牛煎脂二,醯六,並以鼎□□□如□𤻎,以敷。勿盡敷,圓一寸(三七八)。干,復敷之,而以湯灑去藥,已矣(三七九)。

鬃:

唾曰:「歕,桼(漆),」三,即曰:「天啻(帝)下若,以桼(漆)弓矢,今若為下民疕,塗(塗)若以豕矢。」以履下靡(磨)抵之(三八○)。

一,祝曰:「啻(帝)右(有)五兵,壐(爾)亡。不亡,瀉刀為裝」。即唾之,男子七,女子二七(三八一)。

一,「歕,桼(漆)王,若不能桼(漆)甲兵,令某傷,奚(雞)矢鼠襄(壞)塗(塗)桼(漆)王(三八二)。」

【一】,□□□鼠□𫋂(腕),飲其□一咅(杯),令人終身不䰍 (三八三)。

【一】,□□□□□□□□□□□□敷之(三八四)。

【一】,□□□□□□□□□□□□□□□□□□□□□□□□□□(三八五)□□以朝未食時敷□□□□□□□□□□□□□□□□□□□□□(三八六)【病已】如故。治病毋時。治病,禁勿■(三八七)

【一】,□□以木薪炊五斗米,孰(熟),□之,即□□□□□□□□□□□□□□□(三八八)□□時取狼牙根(三八九)。

蟲蝕:

□□在於𦞈(喉),若在它所,其病所在曰□□□□□□□□□𩅢(核),毀而取□□(三九○)而□□,以□灑之,令僕僕然,即以敷。敷□□□□□□□□□湯,以羽靡(磨)□□(三九一)□□□,即敷藥。敷藥薄厚盈空(孔)而止。□□□□□□□□□明日有(又)灑以湯(三九二),敷【藥】如前。日壹灑,日壹敷藥,三□□□□□□□□□數,肉產,傷□□(三九三)肉而止。止,即灑去【藥】。已去藥,即以彘□□□□□□□□□□□,疕瘳而止。□□(三九四)三日而肉產,可八【九日】而傷平,傷平□□□□□□□□,十餘日而瘳如故。傷□□(三九五)欲裹之則裹之,□欲□勿□□□□□□□□□□矣。敷藥先旦,未敷□□(三九六)敷藥,欲食即食。服藥時□□□□□□□□□(三九七)。

一,燔屚(漏)𥶌(蘆),治之。以杜(牡)豬膏■(三九八)

一,取雄雞矢,燔,以熏其痏。□□□□□□□□□□鼠令自死,煮以水,□(三九九)布其汁中,敷之。毋【以】手操痏(四○○)。

一,蟲蝕:取禹灶□□塞傷痏□□□□□□□□。●令(四○一)。

一,貮(蟘) 食(蝕)口鼻,治⿰堇頁(堇)葵□□□,以桑薪燔□□其□□令汁出,以羽取■(四○二)

【一】,豦(遽)斬乘車䰍槨■(四○三)

【一】,□食(蝕),【以】豬肉肥者■(四○四)□□□□以■(四○五)

一,治陳葵,以■(四○六)

一,貮(蟘)食(蝕)齒,以榆皮、白□、美桂,而並□□□□敷空(孔)■(四○七)

干騷(瘙)方:

以雄黃二兩,水銀兩少半,頭脂一升,□【雄】黃靡(磨)水銀手□□□□□□□(四○八)雄黃,孰撓之。先孰灑騷(瘙)以湯,潰其灌,撫以布,令□□而敷之,一夜一■(四○九)

一,熬陵(菱)𢻃(芰)一參,令黃,以淳酒半鬥煮之,三沸止,蚩其汁,夕毋食,飲(四一○)。

一,以般服零,最(撮)取大者一枚,壽(搗)。壽(搗)之以⿱春正(舂),脂弁之,以為大丸,操(四一一)。

一,取茹盧(蘆)本,嗢之,以酒漬之,後日一夜,而以【塗(塗)】之,已(四一二)。

一,取犁(藜)盧二齊,烏豙(喙)一齊,礜一齊,屈居(據)□齊,蕪華(花)一齊,並和以車故脂,如□□□(四一三)裹。善灑,干,節(即)炙裹樂(藥),以靡(磨) 其騷(瘙),□靡(磨)脂□□脂,騷(瘙)即已(四一四)。

一,取闌(蘭)根、白付,小刌一升,舂之,以酨、沐相半洎之,毚(才)□□,置溫所三日,而入豬膏□□(四一五)者一合其中,因炊【三】沸,以敷疥而炙之。干而復敷者□。居二日乃浴,疥已。●令(四一六)。

一,煮桃葉,三䵟,以為湯。之溫內,飲熱酒,已,即入湯中,有(又)飲熱酒其中,雖久騷(瘙)【已】(四一七)。

一,干騷(瘙):煮弱(溺)二斗,令二升;豕膏一升,治黎(藜)戶二升,同敷之(四一八)。

身疕:

疕毋名而養(癢),用陵(菱)叔〈敊(芰)〉熬,治之,以犬膽和,以敷之。敷之久者,輒停三日。三,疕已。●嘗試。●【令】(四一九)。

一,疕:嗢葵,漬以水,夏日勿漬,以敷之,百疕盡已(四二○)。

一,黎(藜)盧二,礜一,豕膏和,而㙭以熨疕(四二一)。

一,久疕不已,干誇(刳)灶,漬以敷之,已(四二二)。

一,行山中而疕出其身,如牛目,是胃(謂)日■(四二三)

一,露疕:燔飯焦,治,以久膏和敷(四二四)。

一,■(四二五)

一,以槐東鄉(向)本、枝、葉,三䵟煮,以汁■(四二六)

一,其祝曰:「浸㽲浸㽲蟲,黃神在灶中。□□遠,黃神興■(四二七)

一,涿(瘃):先以黍潘孰灑涿(瘃),即燔數年【陳】藁,□其灰,治□□□敷涿(瘃)。已敷灰,灰盡漬□□□(四二八)摹以捚去之。已捚,輒復敷灰,捚如前。【雖】久涿(瘃),汁盡,即可瘳矣。敷藥時禁□□□□(四二九)。嘗試。●令(四三○)。

一,烝(蒸)凍土,以熨之(四三一)。

一,以兔產𨥥(腦)塗之(四三二)。

一,咀韰(薤),以封之(四三三)。

一,踐而涿(瘃)者,燔地穿而入足,如食頃而已,即□蔥封之,若烝(蒸)蔥熨之(四三四)。

□蠱者:

燔扁(蝙)輻(蝠)以荊薪,即以食邪者(四三五)。

一,燔女子布,以飲(四三六)。

□蠱而病者:燔北鄉(向)並符,而烝(蒸)羊尼(㞓),以下湯敦(淳)符灰,即□□病者,沐浴為蠱者(四三七)。

一,病蠱者:以烏雄雞一、蛇一,並直(置)瓦赤鋪(釜)中,即蓋以□,□東鄉(向)灶炊之,令雞、蛇(四三八)盡燋,即出而治之。令病者每旦以三指三最(撮)藥入一桮(杯)酒若鬻(粥)中而飲之。日壹飲(四三九),盡藥,已(四四○)。

一,蠱,漬女子未嘗丈夫者【布】□□咅(杯),治桂入中,令毋臭,而以□飲之(四四一)。

魃:

禹步三,取桃東枳(枝),中別為□□□之倡而筓門戶上各一(四四二)。

一,祝曰:「濆者魃父鬾母,毋匿□□□北□巫婦求若固得,□若四肨(體),編若十指,投若(四四三)□水,人殹(也)人殹(也)而比鬼。」每行□,以採蠡為車,以敝箕為輿,乘人黑豬,行人室家,□□(四四四)□□□□□□□若□□徹䔋鬾□鬾□□□□所(四四五)。

去人馬疣方:

取段(鍛)鐵者灰三□□□□□□□□□□□□□□□□□□□□(四四六),以蒒煮,安炊之,勿令疾沸,□不盡可一升,□□□以金□□□□□□□□□□(四四七)去,復再三敷其處而已。嘗試。毋禁。令(四四八)。

一,去人馬疣:疣其末大本小□□者,取夾□、白柎□,繩之以堅絜□□手結□□□□(四四九)疣去矣。毋禁,毋禁。嘗【試】。●令(四五○)。

【治㾺:㾺】者

癰痛而潰。㾺居右,□馬右頰【骨】,左□【馬】左頰骨,燔,治之。㹠(煮)叔(菽)取汁灑□(四五一),以彘膏已湔(煎)者膏之,而以治馬【頰骨】□□□敷布□膏□□□更裹,再膏敷(四五二),而灑以叔(菽)汁。廿日,㾺己。嘗試。●令(四五三)。一,㾺:㾺者有牝牡,牡高膚,牝有空(孔)。治以丹□□□□□□□□□□為一合,撓之,以豬織(胑)(四五四)膏和,敷之。有去者,輒逋之,勿灑。□□□□□□□□□□面靤赤已(四五五)。

一,㾺:㾺者,癰而潰,用良叔(菽)、雷矢各□□□□□□□□□□而蟷(搗)之,以敷癰空(孔)(四五六)中。敷【藥】必先灑之。日一灑,敷藥。敷藥六十日,㾺■(四五七)□筮(噬):□○○○取莓莖,暴(曝)干之■(四五八)毋□□,已飲此,得臥,臥⿱⿳⿻𦥑爻一八目(覺),更得□□□□□□已解弱(溺)(四五九)□□○○○○○○○○○□□□□□□□干莓用之(四六○)。□□根,干之,剡取皮□□採根■(四六一)□十斗,以美■(四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