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傅氏女科

傅氏女科

女科

(先生本有《女科》傳於世,此數條《女科》未載故存之)

產後以補氣血為主

方用:

人參(三錢) 當歸(一錢) 川芎(五錢) 荊芥(炒黑一錢) 益母草(一錢) 水煎服。

有風加柴胡五分;有寒加肉桂五分;血不淨加炒山楂十個;血暈加炮姜五分;衄血加麥冬二錢;夜熱加地骨皮五分;有食加穀芽、山楂;有痰加白芥子少許。余不必胡加。

胎漏胎動

此症氣血兩不足之故。

方用:

人參 山萸 山藥 茯苓 麥冬(各二錢) 白朮(五錢) 杜仲 枸杞 甘草(各一錢) 熟地(五錢) 五味子(五分) 歸身(三錢) 水煎服。

此方不寒不熱,安胎之聖藥也,胎動為熱,不動為寒。

子懸

此乃胎熱子不安,身欲立起於胞中,若懸起之象,倘以氣盛冶之立死矣。方用:

人參 茯苓 歸身 生地(各二錢) 白朮 白芍(各五錢) 杜仲 黃芩(各一錢) 熟地(一兩) 水煎服。

此皆利腰臍之藥,少加黃芩,胎得寒而自定。

白帶

產前無帶也,有則難產之兆,即幸而順生,產後必有血暈之事。方用黑豆三合,水三碗煎湯二碗,入白果十個,紅棗十個,再煎一碗,入熟地(一兩) 山萸 山藥 薏仁(各四錢) 茯苓(三錢) 澤瀉 丹皮(各二錢) 加水二碗煎服。一劑止,二劑水不白矣。亦通治婦人白帶,無不神效。

產婦氣喘腹痛

此症少陰受其寒邪,而在內之真陽必逼越於上焦,上假熱而下真寒也。方用平喘祛寒湯:

人參 肉桂(各二錢) 麥冬(三錢) 白朮(五錢) 吳萸(一錢) 一劑喘定,二劑痛止,必微涼頓服。

產婦嘔吐下痢

此腎水泛溢,因腎火之衰也。急用補陽之藥入於補陰之中,引火歸源水自下行矣。方用:

熟地 白朮 茯苓(各一兩) 山萸 人參(各五錢) 附子 車前子(各一錢) 肉桂(三分) 水煎服。

血崩

方用:

歸身(酒炒一錢) 生地(一錢二分) 蒲黃(酒炒) 地榆(酒洗各二分) 木通 丹皮(酒炒) 三七根 香附(童便浸,各五分) 白朮(一錢) 橘紅(七分) 姜三片,酒一杯,水一杯,煎九分,空心服。

產後大喘大汗

此乃邪入於陽明,寒變為熱,故大喘大汗。平人得此病當用白虎湯,而產婦氣血大虛何可乎?方用補虛降火湯。

麥冬(一兩) 人參 元參(各五錢) 桑葉(十四片) 蘇子(五分) 水煎服。

此方以麥冬、人參補氣,元參降火,桑葉止汗,蘇子定喘,助正,而不攻邪,邪退而不損正,實有奇功。

產後亡陽友狂

大抵亡陽之症,用藥汗止便有生機,宜先止汗而後定狂。方用收汗湯:

人參(三兩) 桑葉(二十片) 麥冬(二兩) 元參(一兩) 青蒿(五錢) 水煎服,一劑汗止,二劑狂定,後改人參、麥冬、五味子、當歸、川芎調理。此方只可救亡陽之急症,一時權宜之計,二劑後必須改方。

產門症(瘡)

方用:

黃柏(炒) 蚯蚓糞 白薇 乳香(炒去油) 鉛粉 潮腦(各三錢) 輕粉 冰片(各五分) 兒茶(二錢) 麝香(三分) 共為細末,調勻擦瘡。此方治產門瘡最效。亦通治諸瘡。

打死胎

用細瓷片為細末,或黃酒或溫水調下三錢,即出。

女科上卷一

(共三十八條,三十九症,四十一方)

帶下

白帶下一

夫帶下俱是濕症,而以帶名者,因帶脈不能約束,而有此病,故以名之。蓋帶脈通於任督,任督病帶脈始病。帶脈者,所以約束胞胎之系也。帶脈無力則難以提系,必然胎胞不固,故曰:帶弱則胎易墜,帶傷則胎不牢。然而帶脈之傷,非獨跌閃挫氣已也,或行房而放縱,或飲酒而癲狂,雖無疼痛之苦,而有暗耗之害,則氣不能化經水,而反變為帶者,病矣。故病帶者惟尼僧、寡婦、出嫁之女多有之,而在室女則少也。況加以脾氣之虛,肝氣之郁,濕氣之侵,熱氣之逼,安得不成帶下之病哉!故婦人有終年累月下流白如涕如唾,不能禁止,甚則臭穢者,所謂白帶也。夫白帶乃濕盛而火衰,肝鬱而氣弱,則脾土受傷,濕土之氣下陷,是以脾精不守,不能化榮血以為經水,反變成白滑之物,由陰門直下,欲自禁而不可得也。治法宜大補脾胃之氣,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風木不閉塞於地中,則地氣自升騰於天上,脾氣健而濕氣消,自無白帶之患矣。方用完帶湯:

白朮(一兩,土炒) 山藥(一兩,炒) 人參(二錢) 白芍(五錢,酒炒) 車前子(三錢,酒炒) 蒼朮(三錢,制) 陳皮(五分) 黑芥穗(五分) 甘草(一錢) 柴胡(六分)

水煎服。二劑輕,四劑止,六劑則白帶痊愈。此乃脾、胃、肝三經同治之法,寓補於散之中,寄消於升之內。升提肝木之氣,則肝血不燥,何至於下克脾土;補益脾土之元,則脾氣不濕,何難分消水氣。至於補脾而兼以補胃者,由里以及表也。脾非胃氣之強,則脾之弱不能旺,是補胃正所以補脾耳。

青帶下二

婦人有帶下而色青者,甚則綠於綠豆汁,稠黏不斷,其氣腥臭,所謂青帶也。夫青帶乃肝經之濕熱。肝屬木,木色屬青,帶下流如綠豆汁,明明是肝木之病矣。但肝木最喜水潤,濕亦水之積,似濕非肝木之所惡,何以竟成青帶之症?不知水為肝木之所喜,而濕實肝木之所惡,以濕為土之氣故也。以所惡者合之所喜必有違者矣。肝之性既違,則肝之氣必逆。氣欲上升,而濕欲下降,兩相牽掣,以停住於中焦之間,而走於帶脈,遂從陰器而出。其色青綠者,正以其乘肝木之氣化也。逆輕者,熱必輕而色青;逆重者,熱必重而色綠,似乎治青易而治綠難,然而均無所難也。解肝木之火,利膀胱之水,則青綠之帶病均去矣。方用加減逍遙散:

茯苓(五錢) 白芍(酒炒,五錢) 甘草(生用,五錢) 柴胡(一錢) 茵陳(三錢) 陳皮(一錢) 梔子(炒,三錢)

水煎服。二劑而色淡,四劑而青綠之帶絕,不必過劑矣。夫逍遙散之立法也,乃解肝鬱之藥耳,何以治青帶者斯其神與?蓋濕熱留於肝經,因肝氣之郁也,郁則必逆,逍遙散最能解肝之郁與逆。郁逆之氣既解,則濕熱難留,而又益之以茵陳之利濕,梔子之清熱,肝氣得清,而青綠之帶又何自來!此方之所以奇而效捷也。倘僅以利濕清熱治青帶,而置肝氣於不問,安有止帶之日哉!

黃帶下三

婦人有帶下而色黃者,宛如黃茶濃汁,其氣腥穢,所謂黃帶是也。夫黃帶乃任脈之濕熱也。任脈本不能容水,濕氣安得入而化為黃帶乎?不知帶脈橫生,通於任脈,任脈直上走於唇齒,唇齒之間原有不斷之泉,下貫於任脈以化精,使任脈無熱氣之繞,則口中之津液盡化為精,以入於腎矣。惟有熱邪存於下焦之間,則津液不能化精而反化濕也。夫濕者,土之氣,實水之侵;熱者,火之氣,實木之生。水色本黑,火色本紅,今濕與熱合,欲化紅而不能,欲返黑而不得,煎熬成汁,因變為黃色矣,此乃不從水火之化,而從濕化也。所以世之人,有以黃帶為脾之濕熱,單去治脾而不得痊者,是不知真水、真火合成丹邪、元邪,繞於任脈、胞胎之間,而化此黅色也。單治脾何能痊乎?法宜補任脈之虛,而清腎火之炎,則庶幾矣。方用易黃湯:

山藥(一兩,炒) 芡實(一兩,炒) 黃柏(二錢,鹽水炒) 車前子(一錢,酒炒) 白果(十枚,碎)

水煎。連服四劑,無不痊愈。此不特治黃帶方也,凡有帶病者,均可治之,而治帶之黃者更奇也。蓋山藥、芡實專補任脈之虛,又能利水,加白果引入任脈之中,更為便捷,所以奏功之速也。至於用黃柏清腎中之火也,腎與任脈相通以相齊,解腎中之火,即解任脈之熱矣。

黑帶下四

婦人有帶下而色黑者,甚則如黑豆汁,其氣亦腥,所謂黑帶也。夫黑帶者,乃火熱之極也。或疑火色本紅,何以成黑?謂為下寒之極或有之。殊不知火極似水,乃假象也。其症必腹中疼痛,小便時如刀刺,陰門必發腫,面色必發紅,日久必黃瘦,飲食必兼入,口中必熱渴,飲以涼水,少覺寬快。此胃火太旺,與命門、膀胱、三焦之火,合而熬煎,所以熬干而變為炭色,斷是火熱之極之變,而非少有寒氣也。此等之症,不至發狂者,全賴腎水與肺金無病,其生生之氣,潤心濟胃以救之耳。所以但成黑帶之症,是火結於下而不炎於上也。治法惟以瀉火為主,火熱退而濕自除矣。方用利火湯:

大黃(三錢) 白朮(五錢,土炒) 茯苓(三錢) 車前子(三餞,酒炒) 王不留行(三錢) 黃連(三錢) 梔子(三錢,炒) 知母(二錢) 石膏(五錢,煅) 劉寄奴(三錢)

水煎服。一劑小便疼止而通利,二劑黑帶變為白,三劑白亦少減,再三劑全愈矣。或謂此方過於迅利,殊不知火盛之時,用不得依違之法,譬如救火之焚,而少為遷緩,則火熱延燃,不盡不止。今用黃連、石膏、梔子、知母一派寒涼之品,人於大黃之中,則迅速掃除。而又得王不留行與劉寄奴之利濕甚急,則濕與熱俱無停住之機。佐白朮以輔土,茯苓以滲濕,車前以利水,則火退水迸,便成既濟濟之卦矣。

赤帶下五

婦人有帶下而色紅者,似血非血,淋漓不斷,所謂赤帶也。夫赤帶亦濕病,濕是土之氣,宜見黃白之色,今不見黃白而赤者,火熱故也。火色赤,故帶下亦耳。惟是帶脈繫於腰臍之間,近乎至陰之地,不宜有火,而今見火症,豈其路通於命門,而命門之火出而燒之耶?不知帶脈通於腎,而腎氣通於肝。婦人憂思傷脾,又加鬱怒傷肝,於是肝經之鬱火內熾,下克脾土,脾土不能運化,致濕熱之氣蘊於帶脈之間;而肝不藏血,亦滲於帶脈之內,皆由脾氣受傷,運化無力,濕熱之氣,隨氣下陷,同血俱下,所以似血非血之形象,現於其色也。其實血與濕不能兩分,世人以赤帶屬之心火誤矣。治法須清肝火而扶脾氣,則庶幾可愈。方用清肝止淋湯:

白芍(一兩,醋炒) 當歸(一兩,酒洗) 生地(五錢,酒炒) 阿膠(三錢,白麵炒) 粉丹皮(三錢) 黃柏(二錢) 牛膝(二錢) 香附(一錢,酒炒) 紅棗(十枚) 小黑豆(一兩)

水煎服。一帖少止,二帖又少止,四帖痊愈,十帖不再發。此方但主補肝之血,全不利脾之濕者,以赤帶之為病,火重而濕輕也。夫火之所以旺者,由於血之衰,補血即足以制火。且水與血合而成赤帶之症,競不能辨其是濕非濕,則濕亦盡化而為血矣,所以治血則濕亦除,又何必利濕之多事哉!此方之妙,妙在純於治血,少加清火之味,故奏功獨奇。倘一利其濕,反引火下行,轉難遽效矣。或問曰:先生前言助其脾土之氣,今但補其肝木之血何也?不知用芍藥以平肝,則肝氣得舒,肝氣舒自不剋土,脾不受克,則脾土自旺,是平肝正所以扶脾耳,又何必加人參、白朮之品,以致累事哉!

血崩

血崩昏暗六

婦人有一時血崩,兩目黑暗,昏暈在地,不省人事者,人莫不謂火盛動血也。然此火非實火,乃虛火耳。世人一見血崩,往往用止澀之品,雖亦能取效於一時,但不用補陰之藥,則虛火易於衝擊,恐隨止隨發,以致經年累月不能全愈者有之。是止崩之藥不可獨用,必須於補陰之中行止崩之法。方用固本止崩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白朮(一兩,土炒焦) 黃耆(三錢,生用) 當歸(五錢,酒洗) 人參(三錢) 黑姜(二錢)

水煎服。一劑崩止,十劑不再發。倘畏藥味之重而減半,則力薄而不能止。方妙在全不去止血而惟補血,又不止補血而更補氣,非惟補氣而更補火。蓋血崩而至於黑暗昏暈,則血已盡去,僅存一線之氣,以為護持,若不急補其氣以生血,而先補其血而遺氣,則有形之血恐不能遽生,而無形之氣必且至盡散,此所以不先補血而先補氣也。然單補氣則血又不易生,單補血而不補火則血又必凝滯,而不能隨氣而速生。況黑姜引血歸經,是補中又有收斂之妙,所以同補氣補血之藥井用之耳。

年老血崩七

婦人有年老血崩者,其症亦與前血崩昏暗者同,人以為老婦之虛耳,誰知是不慎房幃之故乎!夫婦人至五十歲之外,天癸匱乏,原宜閉關守寨,不宜出陣戰爭。苟或適興,不過草草了事,尚不至腎火大動。倘興酣浪戰,亦如少年之好合,鮮不血室大開,崩決而墜矣。方用加減當歸補血湯:

當歸(一兩,酒洗) 黃耆(一兩,生用) 三七根末(三錢) 桑葉(十四片) 水煎服。二帖而少止,四帖不再發。然必須斷欲始除根,若再犯色欲,未有不重病者也。夫補血湯乃氣血兩補之神劑,三七根乃止血之聖藥,加入桑葉者,所以滋腎之陰,又有收斂之妙耳。但老婦陰精既虧,用此方以止其暫時之漏,實有奇功,而不可責其永遠之績者,以補精之味尚少也。服此四帖後,再增入:

白朮(五錢) 熟地(一兩) 山藥(四錢) 麥冬(三錢) 北五味(一錢)

服百帖,則崩漏之根可盡除矣。

少婦血崩八

有少婦甫娠三月,即便血崩而胎亦隨墮,人以為挫閃受傷而致,誰知是行房不慎之過哉!夫少婦行房,亦事之常耳,何便血崩?蓋因元氣衰弱,事難兩顧,一經行房泄精,則妊娠無所依養,遂致崩而且墮。凡婦人之氣衰,即不耐久戰,若貪歡久戰,則必泄精太甚,氣每不能攝夫血矣。況氣弱而又娠,再加以久戰,內外之氣皆動,而血又何能固哉?其崩而墮也亦無怪其然也。治法自當以補氣為主,而少佐以補血之品,斯為得之。方用固氣湯:

人參(一兩) 白朮(五錢,土炒) 大熟地(五錢,九蒸) 當歸(三錢,酒洗) 白茯苓(二錢) 山萸(二錢,蒸) 甘草(一錢) 遠志(一錢,去心) 杜仲(三錢,炒黑) 五味子(十粒,蒸)

水煎服。一帖而血止,連服十帖全愈。此方固氣而兼補血,已去之血可以速生,將脫之血可以盡攝。凡氣虛而崩漏者,此方最可通治,非僅治小產之崩。其最妙者,不去止血,而止血之味含於補氣之中也。

交感出血九

婦人有一交合則流血不止者,雖不至於血崩之甚,而終年累月不得愈,未免血氣兩傷,久則恐有血枯經閉之憂。此等之病,成於經水正來之時貪歡交合,精沖血管也。夫精沖血管,不過一時之傷,精出宜愈,何以久而流紅?不知血管最嬌嫩,斷不可以精傷。凡婦人受孕,必於血管已淨之時,方保無虞。倘經水正旺,彼欲湧出而精射之,則欲出之血反退而縮入,既不能受精而成胎,勢必至集精而化血。交感之際,淫氣觸動其舊日之精,則兩相感召,舊精欲出而血亦隨之而出。治法須通其胞胎之氣,引舊日之集精外出,而益之以補氣補精之藥,則血管之傷可以補完矣。方用引精止血湯:

人參(五錢) 山萸肉(五錢,蒸) 白朮(一兩,土炒) 熟地(一兩,九蒸) 茯苓(三錢,去皮) 芥穗(三錢) 車前子(三錢,酒炒) 黑姜(一錢) 黃柏(五分)

水煎。連服四劑愈,十劑不再發。此方用參朮以補氣,用地、萸以補精,精氣既旺,則血管流通,加入茯苓、車前子以利水與竅,水利則血管亦利;又加黃柏為引,直入血管之中,而引夙精出於血管之外;芥穗引敗血出於血管之內;黑姜以止血管之口。一方之中,實有調停曲折之妙,故能祛舊病而除沉疴。然必須慎房幃三月,破者始不至重傷,而補者始不至重損,否則不過取目前之效耳。其慎之哉!宜寡欲。

鬱結血崩十

婦人有懷抱甚郁,口乾舌渴,嘔吐吞酸,而血下崩者,人皆以火治之,時而效,時而不效,其故何也?是不識為肝氣之鬱結也。夫肝主藏血,氣結而血亦結,何以反至崩漏?蓋肝之性急,氣結則其急更甚,更急則血不能藏,故崩不免也。治法宜以開鬱為主,若徒開其郁,而不知平肝,則肝氣大開,肝火更熾,而血亦不能止矣。方用平肝開鬱止血湯:

白芍(一兩,醋炒) 白朮(一兩,土炒) 當歸(一兩,酒洗) 柴胡(一錢三七根三錢,研末) 生地(三錢,酒炒) 丹皮(三錢) 甘草(二錢) 黑芥穗(二錢)

水煎服。一帖嘔吐止,二帖乾渴除,四帖血崩愈。方中妙在白芍之平肝,柴胡之開鬱,白朮利腰臍,則血無積住之虞;荊芥通經絡,則血有歸還之樂;丹皮又清骨髓之熱,生地復清臟腑之炎;當歸、三七於補血之中,以行止血之法;自然鬱結散而血崩止矣。

閃跌血崩十一

婦人有升高墜落,或閃挫受傷,以致惡血下流,有如血崩之狀者,若以崩治,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也。蓋此症之狀,必手按之而疼痛,久之則面色痿黃,形容枯槁,乃是瘀血作祟,並非血崩可比。倘不知解瘀而用補澀,則瘀血內攻,疼無止時,反致新血不得生,舊血無由化,死不能悟,豈不可傷哉!治法須行血以去瘀,活血以止疼,則血自止而愈矣。方用逐瘀止血湯:

生地(一兩,酒炒) 大黃(三錢) 赤芍(三錢) 龜板(三錢,醋炙) 丹皮(一錢) 枳殼(五錢,炒) 當歸尾(五錢) 桃仁(十粒,泡炒,研)

水煎服。一劑疼輕,二劑疼止,三劑血亦全止,不必再服矣。此方之妙,妙於治血之中,佐以下滯之品,故逐瘀如掃,而止血如神。或疑跌閃升墜是由外而傷,雖不比內傷之重,而既已血崩,則內之所傷,亦不為輕,何以只治其瘀而不顧氣也?殊不知跌閃升墜,非由內傷以及外傷者可比。蓋本實不撥,去其標病可耳。故曰:急則治其標。

血海太熱血崩十二

婦人有每行人道,經水即來,一如血崩,人以為胞胎有傷,觸之以動其血也,誰知是子宮血海因太熱而不固乎?夫子宮即在胞胎之下,而血海又在胞胎之上。血海者,衝脈也。衝脈太寒而血即虧,衝脈太熱而血即沸,血崩之為病,正衝脈之太熱也。然既由衝脈之熱,則應常崩而無有止時,何以行人道而始來,果與肝木無恙耶?夫脾健則能攝血,肝平則能藏血。人未入房之時,君相二火,寂然不動,雖衝脈獨熱,而血亦不至外馳。及有人道之感,則子宮大開,君相火動,以熱招熱,同氣相求,翕然齊動,以鼓其精房,血海氾濫,有不能止遏之勢,肝欲藏之而不能,脾欲攝之而不得,故經水隨交感而至,若有聲應之捷,是惟火之為病也。治法必須滋陰降火,以清血海而和子宮,則終身之病,可半載而除矣。然必絕欲三月而後可。方用清海丸。

大熟地(一斤,九蒸) 山萸(十兩,蒸) 山藥(十兩) 麥冬肉(十兩) 地骨皮(十兩) 丹皮(十兩) 沙參(十兩) 石斛(十兩) 北五味(二兩,炒) 龍骨(二兩) 白朮(一斤,土炒) 白芍(一斤,酒炒) 干桑葉(一斤) 元參(一斤)

上十四味,各為細末,合一處,煉蜜丸桐子大,早晚每服五錢,白滾水送下,半載全愈。此方補陰而無浮動之慮,縮血而無寒涼之苦,日計不足,月計有餘,潛移默奪,子宮清涼而血海自固。倘不揣其本而齊其末,徒以發灰、白礬、黃連炭、五倍子等藥末,以外治其幽隱之處,由恐愈澀而愈流,終必至於敗亡也。可以不慎與!

鬼胎

婦人鬼胎十三

婦人有腹似懷妊,終年不產,甚至二三年不生者,此鬼胎也。其人必面色黃瘦,肌膚消削,腹大如斗。厥所由來,必素與鬼交,或入神廟而興雲雨之思,或遊山林而起交感之念,皆能召祟成胎。幸其人不至淫蕩,見祟而有驚慌,遇合而生愧惡,則鬼祟不能久戀,一交媾即遠去,然淫妖之氣,已結於腹,遂成鬼胎。其先尚未覺,迨後漸漸腹大,經水不行,內外相包,一如懷胎之狀,有似血臌之形,其實是鬼胎,而非臌也。治法必須以逐穢為主。然人至懷胎數年不產,即非鬼胎,亦必氣血衰微。況此非真妊,則邪氣必旺,正不敵邪,其虛弱之狀,必有可掬,烏可純用迅利之藥,以祛蕩乎!必於補中逐之為也。方用蕩鬼湯:

人參(一兩) 當歸(一兩) 大黃(一兩) 枳殼(一錢) 厚朴(一錢) 雷丸(三錢) 川牛膝(三錢) 紅花(三錢) 丹皮(三錢) 小桃仁(三十粒)

水煎服。一帖腹必大鳴,可瀉惡物半桶,再服一帖又瀉惡物而愈矣。斷不可復用三帖也。蓋雖補中用逐,未免迅利,多用恐傷損元氣。此方用雷丸以祛穢,又得大黃之掃除,且佐以厚朴、紅花、桃仁等味,皆善行善攻之品,何邪之尚能留腹中而不盡逐下也哉?尤妙在用參、歸以補氣血,則邪去而正不傷。若單用雷丸、大黃以迅下之,必有氣脫血崩之患矣。倘或知是鬼胎,如室女寡婦輩,邪氣雖盛,而真氣未漓,可用岐天師新傳紅花霹靂散:紅藥半斤,大黃五兩,雷丸三兩,水煎服,亦能下胎。然未免太於迅利,過傷氣血,不若蕩鬼湯之有益無損為愈也。在人臨證時,斟酌而善用之耳。

室女鬼胎十四

女子有在家未嫁,月經忽斷,腹大如妊,面色乍赤乍白,六脈乍大乍小,人以為血結經閉也,誰知是靈鬼憑身乎!夫人之身正則諸邪不敢侵,其身不正,則諸邪自來犯。或精神恍惚而夢裡求親,或眼目昏花而對面相押,或假託親屬而暗處貪歡,或明言仙人而靜地取樂。其始則驚詫為奇遇而不肯告人,其後則羞赧為淫褻而不敢告人。日久年深,腹大如斗,有如懷妊之狀。一身之精血僅足以供腹中之邪,則邪日旺而正日衰,勢必至經閉而血枯。後雖欲導其經而邪據其腹,則經亦難通;欲生其血而邪食其精,則血實難長。醫以為胎,而實非真胎;又以為瘕,而亦非瘕病。往往因循等待,非因羞憤而亡其生,即成勞瘵而終不起,至死不悟,不重可悲哉!治法似宜補正以祛邪,然邪不先祛,補正亦無益也。必須先祛邪而後扶正,斯為得之。方用蕩邪散:

雷丸(六錢) 桃仁(六十粒) 當歸(一兩) 丹皮(一兩) 甘草(四錢) 水煎服。一劑必下惡物半桶。

再服調正湯治之:

白朮(五錢) 蒼朮(五錢) 茯苓(三錢) 陳皮(一錢) 薏米(五錢) 貝母(一錢)

水煎。連服四劑,則脾胃之氣轉,而經水漸行矣。前方蕩邪,後方補正,實有次第。或疑身懷鬼胎,必大傷其血,所以經閉,今既墜其鬼胎矣,自當大補其血,乃不補血,而反補胃氣何故?蓋鬼胎中人,其正氣大虛可知,氣虛則血心不能驟生,欲補血必先補氣,是補氣而血自然生也。用二術以補胃陽,陽氣旺則陰氣難犯,尤善後之妙法也。倘重用補陰之品,則以陰招陰,吾恐鬼胎雖下而鬼氣未必不再侵,故必以補陽為上策,而血自隨氣而生也。

調經

經水先期十五

婦人有先期經來者,其經甚多,人以為血熱之極也,誰知是腎中水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則血熱,水太旺則血多,此有餘之病,非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藥有喜,但過於有餘,則子宮太熱,亦難受孕,更恐有爍於男精之慮。過者損之,謂非既濟之道乎!然而火不可任其有餘而水斷不可使之不足。治之法但少清其熱,不必泄其水也。方用清經散:

丹皮(三錢) 白芍(三錢,酒炒) 大熟地(三錢,九蒸) 地骨皮(五錢) 青蒿(二錢) 白茯苓(一錢黃) 柏(五分,鹽水浸炒)

水煎服。二帖而火自平。此方雖是清火之品,然仍是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與俱泄,損而益也。

又有先期經來只一二點者,人以為血熱之極也,誰知腎中火旺而陰水虧乎!夫同是先期之來,何以分虛實之異?蓋婦人之經最難調,苟不分別細微,用藥鮮克有效。先期者火氣之沖,多寡者水氣之驗,故先期而來多者,火熱而水有餘也;先期而來少者,火熱而水不足也。倘一見先期之來,俱以為有餘之熱,但泄火而不補水,或水火兩泄之,有不更增其病者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專補水,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濟之道也。方用兩地湯:

大生地(一兩,酒炒) 元參(一兩) 白芍(五錢,酒炒) 麥冬肉(五錢) 地骨皮(三錢) 阿膠(三錢)

水煎服。四劑而經調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熱。骨中之熱,由於腎經之熱、清其骨隨,則腎氣自清,而又不損傷胃氣,此治之巧也。況所用諸藥,又純是補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理也。此條與上條參觀,斷無誤治先期之病矣。

經水後期十六

婦人有經水後期而來多者,人以為血虛之病也,誰知非血虛乎!蓋後期之多少,實有不同,不可執一而論。蓋後期而來少,血寒而不足;後期而來多,血寒而有餘。夫經本於腎,而其流五臟六腑之血皆歸之,故經來而諸經之血盡來附益,以經水行而門啟不遑迅闔,諸經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則成不足。治法宜於補中溫散之,不得曰後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溫經攝血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白芍(一兩,酒炒) 川芎(五錢,酒洗) 白朮(五錢,土炒) 柴胡(五分) 肉桂(五分,去粗皮,研) 續斷(一錢) 五味子(三分)

水煎服。三劑而經調矣。此方大補肝、腎、脾之精與血,加肉桂以祛其寒,柴胡以解其郁,是補中有散,而散不耗氣;補中有泄,而泄不損陰,所以補之有益,而溫之收功。此調經之妙藥也,而攝血之仙丹也。凡經來後期者,俱可用。倘元氣不足加人參一二錢亦可。

經水先後無定期十七

婦人有經來斷續,或前或後無定期,人以為氣血之虛也,誰知是肝氣之鬱結乎!夫經水出諸腎,而肝為腎之子,肝鬱則腎亦郁矣。腎鬱而氣必不宣,前後之或斷或續,正腎之或通或閉耳。或曰:肝氣鬱而腎氣不應,未必至於如此。殊不知子母關切,子病而母必有顧復之情,肝鬱而能不無繾綣之誼,肝氣之或開或閉,即腎氣之或去或留,相因而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開腎之郁也,肝腎之郁既開,而經水自有一定之期矣。方用定經湯:

菟絲子(一兩,酒炒) 白芍(一兩,酒炒) 當歸(一兩,酒洗) 柴胡(五分) 大熟地(五錢,九蒸) 山藥(五錢,炒) 白茯苓(三錢) 芥穗(二錢,炒黑)

水煎服。二帖而經水淨,四帖而經期定矣。此方舒肝腎之氣,非通經之藥也;補肝腎之精,非利水之品也。肝腎之氣舒而精通,肝腎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於治也。

經水數月一行十八

婦人有數月一行經者,每以為常,亦無或先或後之異。亦無或多或少之殊,人莫不以為異,而不知非異也。蓋無病之人,氣血兩不虧損耳。夫氣血既不虧損,何以數月而一行經也?婦人之中,亦有天生仙骨者,經水必一季一行,蓋以季為數,而不以月為盈虛也。真氣內藏,則坎中之真陽不損,倘加以煉形之法,一年之內便易飛騰,無如世人不知,見經水不應月來,誤認為病,妄用藥餌,本無病而治之成病,是治反不如其不治也。山聞異人之教,特為闡揚,使世人見此等行經,不必妄行治療,萬勿疑為氣血之不足而輕一試也。雖然天生仙骨之婦人,世固不少,而嗜欲損夭之人,亦復甚多,又不可不立一療救之方以輔之。方名助仙丹。

白茯苓(五錢) 陳皮(五錢) 白朮(三錢,土炒) 白芍(三錢,酒炒) 山藥(三錢,炒) 菟絲子(三錢,酒炒) 杜仲(一錢,炒黑) 甘草(一錢)

河水煎服。四劑而仍如其舊,不可再服也。此方平補之中,實有妙理。健脾益腎而不滯,解鬱清痰不泄,不損天然之氣血,便是調經之大法,何得用他藥以冀通經哉!

年老經水復行十九

婦人有年五十外,或六七十歲,忽然行經者,或下紫血塊,或如紅血淋。人可謂老婦行經,是還少之象,誰知是血崩之漸乎!夫婦人至七七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濟陰補陽之藥,如何能精滿化經,一如少婦。然經不宜行而行者,乃肝不藏,脾不統之故也,非精過泄而動命門之火,即氣鬱甚而發龍雷之炎,二火交發,而血乃奔矣,有似行經而實非經也。此等之症,非大補肝脾之氣與血,而血安有驟止。方用安老湯:

人參(一兩) 黃耆(一兩,生用) 大熟地(一兩,九蒸) 白朮(五錢,土炒) 當歸(五錢,酒洗) 山萸(五錢,蒸) 阿膠(一錢,蛤粉炒) 黑芥穗(一錢) 甘草(一錢) 木耳炭(一錢) 香附(五分,酒炒)

水煎服。一帖減,二帖減,四帖全減,十帖愈。此方補益肝脾之氣,氣足自能生血而攝血。尤妙大補腎水,水足而肝氣自舒,肝舒而脾自得養,肝藏之而脾統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慮其血崩哉!

經水忽來忽斷時疼時止二十

婦人有經水忽來忽斷,時疼時止,寒熱往來者,人以為血之凝也,誰知是肝氣不舒乎!夫肝屬木而藏血,最惡風寒。婦人當行經之際,腠理大開,適逢風之吹、寒之襲,則肝氣為之閉塞,而經水之道路亦隨之而俱閉,由是腠理經絡,各皆不宜,而寒熱之作,由是而起。其氣行於陽分則生熱,其氣行於陰分則生寒,然此猶感之輕者也。倘外感之風寒更甚,則內應之熱氣益深,往往有熱入血室而變為如狂之症,一似遇鬼之狀者。若但往來寒熱,是風寒未甚,而熱未深耳。治法宜補肝中之血,通其鬱而散其風,則病隨手而效,所謂治風先治血,血和風自滅,此其一也。方用加味四物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白芍(五錢,酒炒) 當歸(五錢,酒洗) 白朮(五錢,土炒) 川芎(三錢,酒洗) 粉丹皮(三錢) 元胡(一錢,酒炒) 甘草(一錢) 柴胡(一錢)

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陰血;用柴胡、白芍、丹皮以宣肝經之風邪;用甘草、白朮、元胡以利腰臍而和腹疼,入於表裡之間,通乎經絡之內,用之得宜,自奏功如響也。

經水未來腹先疼二十一

婦人有經前腹疼數日,而後經水行者,其經來多是紫黑塊,人以為寒極而然也,誰知是熱極而火不化乎!夫肝屬木,其中有火,舒則通暢,郁則不揚。經欲行而肝不應,則抑拂其氣而疼生。然經滿則不能內藏,而肝中之鬱火焚燒,內逼經出,則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兩戰之象也。其成塊者,火煎成形之狀也。經失其為經者,正鬱火內奪其權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則熱之標可去,而熱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經湯:

白芍(五錢,酒炒) 當歸(五錢,酒洗) 丹皮(五錢) 山梔子(三錢,炒) 白芥子(二錢,炒研) 柴胡(一錢) 香附(一錢,酒炒) 川鬱金(一錢,醋炒) 黃芩(一錢,酒炒) 生甘草(一錢)

水煎。連服四劑,下月斷不先腹疼而後行經矣。此方補肝之血,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氣,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速。

行經後少腹疼痛二十二

婦人有腹疼於行經之後者,人以為氣血之虛也,誰知是腎氣之涸乎!夫經水者,乃大一之真水也,滿則溢而虛則閉,亦其常耳,何以虛能作疼哉?蓋腎水一虛則水不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木土相爭則氣必逆,故爾作疼。治法必須以舒肝氣為主,而益之以補腎之味,則水足而肝氣益安,肝氣安而逆氣自順,又何疼痛之有哉!方用調肝湯:

山藥(五錢,炒) 阿膠(三錢,白麵炒) 當歸(三錢,酒洗) 白芍(三錢,酒炒) 山萸肉(三錢,蒸熟) 巴戟(一錢,鹽水浸) 甘草(一錢)

水煎服。此方平調肝氣,既能轉逆氣,又善止郁疼。經後之症,以此方調理最佳。不特治經後腹疼之症也。

經前腹痛吐血二十三

婦人有經未行之前一二日,忽然腹疼而吐血,人以為火熱之極也,誰知是肝氣之逆乎!夫肝之性最急,宜順而不宜逆,順利氣安,逆則氣動。血隨氣為行止,氣安則血安,氣動則血動,亦勿怪其然也。或謂經逆在腎不在肝,何以隨血妄行,竟至從口上出也,是肝不藏血之故乎?抑腎不納氣而然乎?殊不知少陰之火急加奔馬,得肝火直衝而上,其勢最捷,反經而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始成吐血之症。但此等吐血與各經之吐血有不同者,蓋各經之吐血,由內傷而成;經逆而吐血,乃內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絕異,而其氣逆則一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順氣,而不必益精以補腎矣。雖然經逆而吐血,雖不大損失血,而反復顛倒,未免太傷腎氣,必須於補腎之中,用順氣之法,始為得當。方用順經湯:

當歸(五錢,酒洗) 大熟地(五錢,九蒸) 丹皮(五錢) 白芍(二錢,酒炒) 白茯苓(三錢) 沙參(三錢) 黑芥穗(三錢)

水煎服。一劑而吐血止,二劑而經順,十劑不再發。此方於補腎調經之中,而用引血歸經之品,是和血之法,實寓順氣之法也。肝不逆而腎氣自頂,腎氣既順,又何經逆之有哉!

經水將來臍下先疼痛二十四

婦人有經水將來三五日前,而臍下作疼,狀如刀刺者,或寒熱交作,所下如黑豆汁,人莫不以為血熱之極,誰知是下焦寒濕相爭之故乎!夫寒濕乃邪氣也,婦人有衝任之脈,居於下焦,沖為血海,任主胞胎,為血室,均喜正氣相通,最惡邪氣相犯。經水由二經而外出,而寒濕滿二經而內亂,兩相爭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氣日衰。寒氣生濁,而下如豆汁之黑者,見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濕而溫其寒,使衝任無邪氣之亂,臍下自無疼痛之疚矣。方用溫臍化濕湯:

白朮(一兩,土炒) 白茯苓(三錢) 山藥(五錢,炒) 扁豆(三錢,炒,搗) 巴戟肉(五錢,鹽水浸) 白果(十枚,搗碎) 建蓮子(三十枚,不去心)

水煎服。然必須經未來前十日服之。四劑而邪氣去,經水調,兼可種子。此方君白朮,以利腰臍之氣;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脈;扁豆、山藥、蓮子以衛衝脈,所以寒濕掃除而經水自調,可受妊矣。倘疑腹疼為熱疾,妄用寒涼,則衝任虛冷,血海變為冰海,血室反成冰室,無論難於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

經水過多二十五

婦人有經水過多,行後復行,面色萎黃,身體倦怠,而困乏愈甚者,人以為血熱有餘之故,誰知是血虛而不歸經乎!夫血旺始經多,血虛當經縮,今日血虛而反經多,是何言與?殊不知血歸於經,雖旺而經亦不多;血不歸經,雖衰而經亦不少。世之人見經水過多,謂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錯耳。倘經多果是血旺,自是健壯之體,須當一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一行後而再行,而困乏無力耶!惟經多是血之虛,故再行而不勝其困乏,血損精散,骨中髓空,所以不能色華於面也。治法宜大補血而引之歸經,又安有行後復行之病哉。方用加減四物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白芍(三錢,酒炒) 黑芥穗(三錢) 山萸(三錢,) 蒸當歸(五錢,酒洗) 白朮(五錢,土炒) 川芎(二錢,酒洗) 續斷(一錢) 甘草(一錢)

水煎服。四劑而血歸經矣。十劑之後,加人參三錢,再服十劑,下月行經,適可而止矣。夫四物湯乃補血之神品,加白朮、荊芥,補中有利;加山萸、續斷,止中有行;加甘草以調和諸品,使之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歸經,歸經而血自靜矣。

經前泄水二十六

婦人有經未來之前,泄水三日,而後行經者,人以為血旺之故,誰知是脾氣之虛乎!夫脾統血,脾虛則不能攝血矣。且脾屬濕土,脾虛則土不實,土不實而濕更甚,所以經水將動,而脾先不固,脾經所統之血,欲流注於血海,而濕氣乘之,所以先泄水而後行經也。調經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抑不在先治其血,而在先補其氣。蓋氣旺而血自能生,抑氣旺而濕自能除,且氣旺而經自能調矣。方用健固湯:

人參(五錢) 巴戟(五錢,鹽水浸) 白茯苓(三錢) 薏苡仁(三錢,炒) 白朮(一兩,土炒)

水煎。連服十帖,經前不泄水矣。此方補脾氣以固脾血,則血攝於氣之中。脾氣日盛,自能運化其濕,濕既化為烏有,自然經水調和,又何至經前泄水哉!

經前大便下血二十七

婦人有行經之前一日,大便先出血者,人以為血崩之症,誰知是經流於大腸乎!夫大腸與行經之路各有分別,何以能人乎其中?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腎,心腎不交,則胞胎之血兩無所歸,而心腎二經之氣不來照攝,聽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腸而走大腸也。治法若單止大腸之血,則愈止而愈多;若擊動三焦之氣,則更拂亂而不可止。蓋經水之妄行,原因心腎之不交,今不使水火之既濟,而徒治其胞胎,則胞胎之氣無所歸,而血安有歸經之日!故必大補其心與腎,使心腎之氣交,而胞之氣自不散,則大腸之血自不妄行,而經自順矣。方用順經兩安湯:

當歸(五錢,酒洗) 白芍(五錢,酒炒) 大熟地(五錢,九蒸) 白朮(五錢,土炒) 麥冬(五錢,去心) 山萸肉(二錢,蒸) 黑芥穗(二錢) 升麻(四分) 人參(三錢) 巴戟肉(一錢,鹽水浸)

水煎服。二帖大腸血止,而經從前陰出矣。三帖經止而兼可受妊矣。此方乃大補心、肝、腎三經之藥,全不去顧胞胎,而胞胎有所歸者,以心腎之氣交也。蓋心腎虛則其氣兩分,心腎足則其氣兩合,心與腎不離,而胞胎之氣聽命於二經之攝,又安有妄動之形哉!然則心腎不交,補心腎可也,又何兼補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腎之子,心之母也,補肝則肝氣往來於心腎之間,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腎,下引腎而上入於心,不啻介紹之助也。此使心腎相交之一大法門,不特調經而然也,學者其深思諸。

年未老經水斷二十八

經云:女子七七而天癸絕。有年未至七七而經水先斷者,人以為血枯經閉也,誰知是心、肝、脾之氣鬱乎!使其血枯,安能久延於人世。醫見其經水不行,妄謂之血枯耳。其實非血之枯,乃經之閉也。且經原非血也,乃天一之水,出自腎中,是至陰之精而有至陽之氣,故其色赤紅似血,而實非血,所以謂之天癸。世人以經為血,此千古之誤,牢不可破。倘果是血,何不名之曰血水,而曰經水乎!古昔聖賢創呼經水之名者,原以水出於腎,乃癸干之化,故以名之。無如世人沿襲而不深思其旨,皆以血視之,然則經水早斷,似乎腎之衰涸,吾以為心、肝、脾氣之郁者,蓋以腎水之生,原不由於心、肝、脾,而腎水之化,實有關於心、肝、脾。使水位之下無土氣以承之,則水濫滅火,腎氣不能化;火位之下無水氣以承之,則火炎鑠金,腎氣無所生;木位之下無金氣以承之,則木妄破土,腎氣無以成。倘心、肝、脾有一經之郁,則其氣不能入於腎中,腎之氣即鬱而不宣矣。況心、肝、脾俱郁,即腎氣真足而無虧,尚有茹而難吐之勢,矧腎氣本虛,又何能盈滿而化經水外泄耶!經日:「亢則害,」此之謂也。此經之所以閉塞有似乎血枯,而實非血枯耳。治法必須散心、肝、脾之郁,而大補其腎水,仍大補其心、肝、脾之氣,則精溢而經水自通矣。方用益經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白朮(一兩,土炒) 當歸(五錢,酒洗) 山藥(五錢,炒) 生棗仁(三錢,搗碎) 山藥(三錢,酒炒) 沙參(三錢) 丹皮(二錢) 人參(二錢) 杜仲(一錢,炒黑) 柴胡(一錢)

水煎。連服八劑而經通矣,服三十劑而經不再閉,兼可受孕。此方心、肝、脾、腎四經同治藥也。妙在補以通之,散以開之。倘徒補則郁不開而生火,徒散則氣益衰而耗精。設或用攻堅之劑,辛熱之品,則非徒無益,而又害之矣。

種子

身瘦不孕二十九

婦人有瘦怯身軀,久不孕育,一交男子即臥病終朝。人以為氣虛之故,誰知是血虛之故乎!或謂血藏於肝,精涵於腎,交感乃泄腎之精,與血虛何與?殊不知肝氣不開,則精不能泄,腎精既泄,則肝氣亦不能舒。以腎為肝之母,母既泄精,不能分潤以養其子,則木燥乏水,而火且暗動以鑠精,則腎愈虛矣。況瘦人多火,而又泄其精,則水益少而火益熾。水雖制火,而腎精空乏,無力以濟,成火在水上之卦,所以倦怠而臥也。此等之婦,偏易動火,然此火因貪欲而出於肝木之中,又是虛燥之火,絕非真火也。且不交合則己,交合又偏易走泄,此陰虛火旺,不能受孕。即偶爾受孕,必致逼干男子之精,隨種而隨消者有之。治法必須大補腎水而平肝木,水旺則血旺,血旺則火消,便成水在火之卦。方用養精種玉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當歸(五錢,酒洗) 白芍(五錢,酒炒) 山萸肉(五錢,蒸熟)

水煎。服三月便可身健受孕,斷可種子。此方之用,不特補血,而純於填精,精滿則子宮易於攝精,血足則子宮易於容物,皆有子之道也。惟是貪欲者多,節欲者少,往往不驗。服此者果能節欲三月,心靜神清,自無不孕之理。否則不過身體壯健而已,勿咎方之不靈也。

胸滿不思食不孕三十

婦人有飲食少思,胸膈滿悶,終日倦怠思睡,一經房事,呻吟不已,人以為脾胃之氣虛也,誰知是腎氣不足乎!夫氣宜升騰,不宜消降,升騰於上焦,則脾胃易於分運;降陷於下焦,則脾胃難於運化。人乏水穀之養,則精神自爾倦怠,脾胃之氣可升而不可降也明甚。然則脾胃之氣,雖充於脾胃之中,實生於腎之內。無腎中之水氣,則胃之氣不能騰;無腎中之火氣,則脾之氣不能化。惟有腎之水火二氣,而脾胃之氣始能升騰而不降也。然則補脾胃之氣,可不急補腎中水火之氣乎?治法必以補腎氣為主,但補腎而不兼補脾胃之品,則腎之水火二氣不能提於至陽之上也。方用並提湯:

大熟地(一兩,九蒸) 巴戟(一兩,鹽水浸) 白朮(一兩,土炒) 人參(五錢) 黃耆(五錢,生用) 山萸肉(三錢,蒸) 枸杞(二錢) 柴胡(五分)

水煎。服三月而腎氣大旺,再服一月未有不能受孕者。此方補氣之藥多於補精,似乎以補脾胃為主矣,孰知脾胃健而生精自易,是補脾胃之氣與血,正所以補腎之精與水也。又益以補精之味,則陰氣自足,陽氣易升,自爾騰越於上焦矣。陽氣不下陷,則無非大地陽春,隨遇皆是生化之機,安有不受孕之理與。

下部冰冷不受孕三十一

婦人有下身冰冷,非火不暖,交感之際,陰中絕無溫熱之氣,人以為天分之薄也,誰知是胞胎寒之極乎!夫寒冰之地,不生草木;重陰之淵,不長魚龍。今胞胎既寒,何能受孕?雖男子鼓勇力戰,其精甚熱,直射於子宮之內,而寒冰之氣相逼,亦不過茹之於暫,而不能不吐之於久也。夫猶是人也,此婦之胞胎,何以寒涼至此?豈非大分之薄乎!非也。蓋胞胎居於心腎之間,上繫於心而下繫於腎,胞胎之寒涼,乃心腎二火之衰微也。故治胞胎者,必須補心腎二火而後可。方用溫胞飲:

附子(三分,制) 白朮(一兩,土炒) 巴戟(一兩,鹽水浸) 人參(三錢) 杜仲(三錢,炒黑) 菟絲子(三錢,酒浸炒) 山藥(三錢,炒) 芡實(三錢,炒) 肉桂(二錢,研兌) 補骨脂(二錢,鹽水炒)

水煎,服一月而胞胎熱。此方之妙,補心而即補腎,溫腎而即溫心。心腎之氣旺,則心腎之火自生。心腎之火生,則胞胎之寒自散。原因胞胎之寒,以至茹而即吐,而今胞胎既熱矣,尚有施而不受者乎?若改湯為丸,朝夕吞服,尤能攝精,斷不至有伯道無兒之嘆也。

胸滿少食不受孕三十二

婦人有素性恬淡,飲食少則平和,多則難受,或作嘔泄,胸膈脹滿,久不受孕,人以為賦稟之薄也,誰知是脾胃虛寒乎!夫脾胃之虛寒,原因心腎之虛寒耳。蓋胃土非心火不能生,脾土非腎火不能化,心腎之火衰,則脾胃失生化之權,即不能消水穀以化精微矣。既不能化水穀之精微,自無津液以灌溉於胞胎之中。欲胞胎有溫暖之氣,以養胚胎,必不可得。縱然受胎而帶脈無力,亦必墮落。此脾胃虛寒之咎,故無玉麟之毓也。治法可不急溫補其脾胃乎?然脾之母原在腎之命門,胃之母原在心之包絡,欲溫補脾胃,必須補二經之火,蓋母旺子必不弱,母熱子必不寒,此子病治母之義也。方用溫土毓麟湯:

巴戟(一兩,去心酒浸) 覆盆子(一兩,酒浸蒸) 白朮(五錢,土炒) 懷山藥(五錢,炒) 人參(三錢) 神麯(一錢,炒)

水煎。服一月可以種子矣。此方之妙,溫補脾胃而又兼補命門與心包絡之火,藥味不多而四經並治。命門心包之火旺,則脾與胃無寒冷之慮。子母相順,一家和合,自然飲食多而善化,氣血旺而能任,帶脈有力,不慮落胎,安有不玉麟之育一哉!

少腹急迫不受孕三十三

婦人有少腹之間自覺有緊迫之狀,急而不舒,不能生育,此人人之所不識也,誰知是帶脈之拘急乎!夫帶脈繫於腰臍之間,宜弛而不宜急。今帶脈之急者,由於腰臍之氣不利也;而腰臍之氣不利者,由於脾胃之氣不足也。脾胃氣虛,則腰臍之氣閉,腰臍之氣閉,則帶脈拘急,遂致牽動胞胎,精即直射於胞胎,胞胎亦暫能茹納,而力難負載,必不能免小產之慮。況人多不能節欲,安得保其不墜乎?此帶脈之急,所以不能生子也。治法宜寬其帶脈之急,而帶脈之急不能遽寬也。宜利其腰臍之氣,而腰臍之氣不能遽利也,必須大補其脾胃之氣與血,而腰臍可利,帶脈可寬,自不難於孕育矣。方用寬帶湯:

白朮(一兩,土炒) 巴戟肉(五錢,酒浸) 大熟地(五錢,九蒸) 人參(三錢) 麥冬(三錢,去心) 杜仲(三錢,炒黑) 肉蓯蓉(三錢,洗淨) 白芍(三錢,酒炒) 補骨脂(一錢,鹽水炒) 當歸(二錢,酒洗) 五味子(三分,炒) 建蓮子(二十粒,不去心)

水煎。服四帖少腹無緊迫之狀,服一月即受胎。此方之妙,脾胃兩補,而又利其腰臍之氣,自然帶脈寬舒,可以載物而勝任矣。或疑方中用五味、白芍之酸收,不增帶脈之急,而反得帶脈之寬,殊不可解。豈知帶脈之急,由於氣血之虛,蓋血虛則縮而不伸,氣虛則攣而不達。用芍藥之酸,以平肝木,則肝不克脾;用五味之酸,以生腎水,則腎能益帶,似相仿而實相濟也。何疑之有!

嫉妒不孕三十四

婦人有懷抱素惡,不能生子者,人以為天心厭之也,誰知是肝氣鬱結乎!夫婦人之有子也,必然心脈流利而滑,脾脈舒徐而和,腎脈旺大而鼓指,始稱喜脈。未有三部脈郁,而能生子者也。若三部脈郁,肝氣必因之而更郁,肝氣鬱,則心腎之脈必致郁之極而莫解。蓋子母相依,郁必不喜,喜必不郁也。其鬱而不能成胎者,以肝木不舒,必下克脾土,而致塞脾土之氣。塞則腰臍之氣必不利,腰臍之氣不利,必不能通任脈而達帶脈,則帶脈之氣亦塞矣。帶脈之氣既塞,則胞胎之門必閉,精即到門,亦不得其門而入矣,其奈之何哉?治法必解四經之郁,以開胞胎之門,則幾矣。方用開鬱種玉湯:

白芍(一兩,酒炒) 香附(三錢,酒炒) 丹皮(三錢,酒洗) 茯苓(三錢,去皮) 當歸(五錢,酒洗) 白朮(五錢,土炒) 花粉(二錢)

水煎。服一月則鬱結之氣開,郁開則無非喜氣之盈腹,而嫉妒之心亦可以一易,自然兩相合好,結胎於頃刻之間矣。此方之妙,解肝氣之郁,宣脾氣之困,而心腎之氣亦因之俱舒。所以腰臍利而任帶通達,不必啟胞胎之門,而胞胎自啟,不特治嫉妒者也。

肥胖不孕三十五

婦人有身體肥胖,痰涎甚多,不能受孕者,人以為氣虛之故,誰知是濕盛之故乎!夫濕從下受,乃言外邪之濕也,而肥胖之濕,實非外邪,乃脾土之內病也。然脾土既病,不能分化水穀,以養四肢,宜其身軀瘦弱,何以能肥胖乎?不知濕盛者多肥胖,肥胖者多氣虛,氣虛者多痰涎,外似健壯,而內實虛損也。內虛則氣必衰,氣衰則不能行水,而濕停於腸胃之間,不能化精而化涎矣。夫脾本濕土,又因痰多,愈加其濕,脾不能受,必浸潤於胞胎,日積月累,則胞胎竟變為汪洋之水窟矣。且肥胖之婦,內肉必滿,遮隔子宮,不能受精,此必然之勢也。況又加以水濕之盛,即男子甚健,陽精直達子宮,而其水勢滔滔,氾濫可畏,亦遂化精成水矣,又何能成妊哉?治法必須以泄水化痰為主。然徒泄水化痰,而不急補脾胃之氣,則陽氣不旺,濕痰不去,人先病矣,烏望其茹而不吐乎?方用加味補中益氣湯:

人參(三錢) 黃耆(三錢,生用) 當歸(三錢,酒洗) 半夏(三錢,制) 甘草(一錢) 柴胡(一錢) 白朮(一兩,土炒) 升麻(四分) 陳皮(五分) 茯苓(五錢)

水煎。服八帖,痰涎盡消;再十帖,水濕利,子宮涸出,易於受精而成孕矣。其在於昔,則如望洋觀海;而至於今,則是馬到成功也。快哉!此方之妙,妙在提脾氣而升於上,作云作雨,則水濕反利於下行;助胃氣而消於下,為津為液,則痰涎轉易於上化。不必用消化之味,以損其肥,而肥自無礙;不必有浚決之品,以開其竅,而竅自能通。陽氣充足,自能攝精;濕邪散除,自可受種,何肥胖不孕之足慮乎?

骨蒸夜熱不受孕三十六

婦人有骨蒸夜熱,遍體火焦,口乾舌燥,咳嗽吐沫,難於生子者,人以為陰虛火動也,誰知是骨髓內熱乎!夫寒陰之地,固不生物,而乾旱之田,豈能長養。然而骨髓與胞胎,何相關切?而骨髓之熱,即能使人不嗣,此前賢所未言者也。山一旦創言之,不幾為世俗所駭乎!而要知不必駭也,此中實有其理焉。蓋胞胎為五臟外之一臟耳,以其不陰不陽,所以不列於五臟之中。所謂不陰不陽者,以胞胎上繫於心包,下繫於命門。繫心包者,通於心,心者陽也;繫命門者,通於腎,腎者陰也。是陰之中有陽,陽之中有陰,所以通於變化,或生男,或生女,俱從此出。然必陰陽協和,不偏不枯,始能變化生人,否則否矣。況胞胎既通於腎,而骨髓亦腎之所化也。骨髓熱由於腎之熱,腎熱而胞胎亦不能不熱;且胞胎非骨髓之養,則嬰兒無以生骨;骨髓過熱,則骨中空虛,惟存火烈之氣,又何能成胎?治法必須清骨中之熱。然骨熱由於水虧,必補腎之陰,則骨熱除,珠露有滴濡之喜矣。壯水之主,以制陽光,此之謂也。方用清骨滋腎湯:

地骨皮(一兩,酒洗) 麥冬(五錢,去心) 元參(五錢,酒洗) 丹皮(五錢) 沙參(五錢) 五味子(五分,炒研) 白朮(三錢,土炒) 石斛(二錢)

水煎。連服三十帖而骨熱解,再服六十帖自受孕。此方之妙,補腎中之精,涼骨中之熱,不清胞胎而胞胎自無太熱之患。然陰虛內熱之人,原易受妊,今因骨髓過熱,所以受精而變燥,以致難於育子。本非胞胎之不能受精,所以稍補其腎,以殺其火之有餘。而益其水之不足,便易種子耳。

腰痠腹脹不受孕三十七

婦人有腰痠背楚,胸滿腹脹,倦怠欲臥,百計求嗣,不能如願,人以為腰腎之虛也,誰知是任督之困乎!夫任脈行於前,督脈行於後,然皆從帶脈之上下而行也。故任脈虛則帶脈墜於前,督脈虛則帶脈墜於後,雖胞胎受精,亦必小產。況任督之脈既虛,而疝瘕之症必起。疝瘕礙胞胎而外障,則胞胎縮於疝瘕之內,往往精施而不能受,雖餌以玉燕,亦何益哉?治法必須先去其疝瘕之病,而補其任督之脈,則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精氣,包裹成形,力足以勝任而無慮矣。外無所障,內有所容,安有不能生育之理,方用升帶湯:

白朮(一兩,土炒) 人參(三錢) 沙參(五錢) 荸薺粉(三錢) 鱉甲(三錢,炒) 茯苓(三錢) 肉桂(一錢,去粗研) 半夏(一錢,制) 神麯(一錢,炒)

水煎。連服三十帖而任督之氣旺,再服三十帖而疝瘕之症除。此方利腰臍之氣,正升補任督之氣也。任督之氣升,而疝瘕自有難容之勢。況方中有肉桂以散寒,荸薺以祛積,鱉甲之攻堅,茯苓之利濕,有形自化於無形,滿腹皆升騰之氣矣,何至受精而再墜乎哉?

便澀腹脹足浮腫不受孕三十八

婦人有小水艱澀,腹脹腳腫,不能受孕者,人以為小腸之熱也,誰知是膀胱之氣不化乎!夫膀胱原與胞胎相近,膀胱病而胞胎亦病矣。蓋水濕之氣,必走膀胱,而膀胱不能自化,必得腎氣相通,始能化水以出陰器,倘膀胱無腎氣之能,則膀胱之氣化不行,水濕之氣必且滲人胞胎之中,而成汪洋之勢。汪洋之田又何能生物也哉?治法必須壯腎氣,以分消胞胎之濕;益腎火,以達化膀胱之水,使先天之本壯,則膀胱之氣化,胞胎之濕除,而汪洋之田,化成雨露之壤矣。水化則膀胱利,火旺則胞胎暖,安有布種而不發生者哉?方用化水種子湯:

巴戟(一兩,鹽水浸) 白朮(一兩,土炒) 人參(三錢) 肉桂(一錢,去粗研) 菟絲子(五錢,酒炒) 芡實(五錢,炒) 茯苓(五錢) 車前(二錢,酒炒)

水煎。服二劑,膀胱之氣化;四劑,艱澀之症除;又十劑,虛脹腳腫之病形消;再服六十帖,腎氣大旺,胞胎溫暖,易於受胎而生育矣。此方利膀胱之水,全在補腎中之氣;暖胞胎之氣,全在壯腎中之火。至於補腎之藥,多是濡潤之品,不以濕而益助其濕乎?然方中之藥,妙於補腎之火,而非補腎之水;尤妙於補火而無燥烈之虞,利水而非盪滌之猛。所以膀胱氣化,胞胎不濕,而發榮長養無窮與!

女科下卷二

(共三十九條,四十一症,四十二方,二法)

妊娠

妊娠惡阻三十九

婦人懷娠之後,噁心嘔吐,思酸解渴,見食憎惡,困倦欲臥。人皆曰妊娠惡阻也,誰知肝血太燥乎!夫婦人受妊,本於腎氣之旺也。腎旺,是以攝精。然腎一受精而成妊,則腎水生胎,不暇化潤於五臟;而肝為腎之子,日食母氣以舒。一日無津液之養,則肝氣迫索;而腎水不能應,則肝益急,肝急則火動而逆也。肝氣既逆,是以嘔吐噁心之症生焉。嘔吐縱不至太甚,而其傷氣則一也。氣既受傷,則肝血愈耗。世人用四物湯治胎前諸症者,正以其能生肝之血也。然補肝以生血,未為不佳,但生血而不知生氣,則脾胃衰微,不勝頻嘔,猶恐氣虛則血不易生也。故於平肝補血之中,加以健脾開胃之品以生陽氣,則氣能生血,尤益胎氣耳。或疑氣逆而用補氣之藥,不益助其逆乎?不知妊娠惡阻,其逆不甚;且逆是因虛而逆,非因邪而逆也。因邪而逆者,助其氣則逆增;因虛而逆者,補其氣則逆轉。況補氣於補血之中,則陰足以制陽,又何慮其增逆乎!宜用順肝益氣湯:

當歸(酒洗) 蘇子(炒研) 人參(各一兩) 白朮(土炒) 白芍(酒炒) 麥冬(去心各三錢) 茯苓(二錢) 熟地(五錢,九蒸) 陳皮(三分) 砂仁(一粒,炒研) 神麯(炒,一錢)

水煎服,一帖輕,二帖平,三帖全愈。此方平肝則肝逆除,補腎則肝燥息,補氣則血易生。凡胎病而少帶惡阻者,俱以此方投之,無不安,最有益於胎婦。其功更勝於四物焉。

妊娠浮腫四十

妊婦有至五個月,肢體倦怠,飲食無味,先兩足腫,漸至遍身、頭面俱腫。人以為濕氣使然也,誰知是脾肺氣虛乎?夫妊娠雖有按月養胎之分,其實不可拘於月數,總以健脾補肺為大綱。蓋脾統血、肺主氣,胎非血不蔭、非氣不生;脾健則血旺而蔭胎,肺清則氣旺而生子。苟肺衰則氣餒,氣餒則不能運氣於皮膚矣;脾虛則血少,血少則不能運血於肢體矣。氣與血兩虛,脾與肺失職,所以飲食難消,精微不化,勢必至氣血下陷,不能升舉;而濕邪即乘其所虛之處,積而成浮腫症,非由脾肺之氣血虛而然耶。治法當補其脾之血與肺之氣,不必祛濕而濕自無不去之理。方用加減補中益氣湯:

白朮(土炒) 人參(各五錢) 黃耆(生用) 當歸(酒洗,各三錢) 柴胡(一錢) 甘草(一分) 茯苓(一兩) 升麻 陳皮(各三分)

水煎服,四帖即愈,十帖不再犯。夫補中益氣湯之立法也,原是升提脾肺之氣,似乎益氣而不補血。然而血非氣不生,是補氣即所以生血。觀當歸補血湯用黃耆為君,則較著彰明矣。況濕氣乘脾肺之虛而相犯,未便大補其血,恐陰太盛而招陰也。只補氣而助以利濕之品,則氣升而水尤易散,血亦隨之而生矣。然則何以重用茯苓而至一兩,不幾以利濕為君乎?嗟嗟濕症,而不以此藥為君,將以何者為君乎?況重用茯苓於補氣之中,雖曰滲濕,而仍是健脾清肺之意。且凡利水之品,多是耗氣之藥,而茯苓與參、術合,實補多於利,所以重用之以分濕邪,即以補氣血耳。

妊娠少腹疼四十一

妊娠小腹作疼,胎動不安,如有下墜之狀。人只知帶脈無力也,誰知是脾腎之虧乎?夫胞胎雖繫於帶脈,而帶脈實關於脾腎。脾腎虧損,則帶脈無力,胞胎即無以勝任矣。況人之脾腎虧損者,非飲食之過傷,即色欲之太甚。脾腎虧,則帶脈急,胞胎所以有下墜之狀也。然則胞胎之系,通於心與腎,而不通於脾,補腎可也,何故補脾!然脾為後天,腎為先大;脾非先天之氣不能化,腎非後天之氣不能生;補腎而不補脾,則腎之精何以遽生也!是補後天之脾,正所以補先天之腎也;補先、後二天之脾與腎,正所以固胞胎之氣與血,脾腎可不均補乎!方用安奠二大湯:

人參(去蘆) 熟地(九蒸) 白朮(各一兩,土炒) 炙草(一錢) 枸杞(二錢) 山藥(炒) 山萸(蒸去核) 扁豆(炒去皮,各五錢) 杜仲(炒黑,三錢)

水煎服。一帖而疼止,二帖而胎安矣。夫胎動乃脾腎雙虧之症,非大用參、朮、熟地補陽補陰之品,斷不能挽回於頃刻。世人往往畏用參、術,或少用,以冀見功,所以寡效。此方正妙在多用也。

妊娠口乾咽痛四十二

妊婦至三四個月,自覺口乾舌燥,咽喉微痛,無津以潤,以至胎動不安,甚則血流如經水。人以為火動之極也,誰知是水虧之甚乎?夫胎也者,本精與血之相結而成。逐月養胎,古人每分經絡,其實均不離腎水之養。故腎水足而胎安,腎水虧而胎動。雖然腎水虧又何能動胎,必腎經之火動而胎始不安耳。然而火之有餘,仍是水之不足,所以火炎而胎必動。補水則胎自安,亦既濟之義也。惟是腎水不能遽生,必須滋補肺金。金潤則能生水,而水有逢源之樂矣。水既有本,則源泉混混矣,而火又何難制乎!再少加以清熱之品,則胎自無不安矣。方用潤燥安胎湯:

熟地(一兩,九蒸) 生地(三錢,酒炒) 山萸肉蒸 麥冬(去心,各五錢) 五味(一錢炒) 阿膠(蛤粉炒) 黃芩(酒炒) 益母(各二錢)

水煎服,二帖而燥息,再二帖而胎安。連服十帖,而胎不再動矣。此方專填腎中之精,而兼補肺。然補肺仍是補腎之意,故腎經不幹燥,則火不能灼胎,焉有不安之理乎!

妊娠吐瀉腹疼四十三

妊娠上吐下瀉,胎動欲墮,腹疼難忍,急不可緩,此脾胃虛極而然也。夫脾胃之氣虛,則胞胎無力,必有崩墜之虞;況又上吐下瀉,則脾與胃之氣,固吐瀉而愈虛,欲胞胎之無恙也得乎!然胞胎疼痛而究不至下墜者何也?全賴腎氣之故也。胞胎繫於腎而連於心,腎氣固則交於心,其氣通於胞胎,此胞胎之所以欲墜而不得也。但腎氣能固,則陰火必來生脾;心氣能通,則心火必來援胃。脾胃雖虛而未絕,則胞胎雖動而不墮,可不急救其脾胃乎?然脾胃當將絕而未絕之時,只救脾胃而難遽生,更宜補其心腎之火,使之生土,則兩相接續,胎自固而安矣。方用援土固胎湯:

人參 山藥(炒) 山萸(蒸去核,各一兩) 白朮(土炒,二兩) 附子(五分,制) 續斷 杜仲(炒黑) 菟絲子(酒炒) 枸杞(各三錢) 砂仁(三粒,炒,研) 炙草(一錢) 肉桂(二錢,去粗研)

水煎服,一帖而泄止,二帖而諸病盡愈矣。此方救脾胃之土十之八,救心腎之火十之二也。救火輕於救土者,豈以土欲絕而火末甚衰乎?非也。蓋土崩非重劑不能援,火衰雖小劑而可助。熱藥多用,必有太燥之慮,不比溫甘之品也。況胎動系土衰而非火弱,何用太熱!妊娠忌桂、附,是恐傷胎,豈可多用!小熱之品,計之以錢;大熱之品,計之以分者,不過用以引火而非用以壯火也,其深思哉!

妊娠子懸脅疼四十四

妊娠有懷抱憂鬱,以致胎動不安,兩脅悶而疼痛如弓上弦。人止知是子懸之病也,誰知是肝氣不通乎?夫養胎半繫於腎水,然非肝血相助,則腎水實有獨力難支之勢,故保胎必滋腎水,而肝血斷不可不顧。使肝氣不郁,則肝之氣不閉,而肝之血必旺。自然灌溉胞胎,合腎水而並脅養胎之力。今肝氣因憂鬱而閉塞,則胎無血蔭,腎難獨任,而胎安得不上升以覓食?此乃鬱氣使然也,莫認為子之欲自懸,而妄用泄子之品則得矣。治法宜開肝氣之鬱結,補肝血之燥干,則子懸自定矣。方用解鬱湯:

人參(一錢) 白朮(五錢,土炒) 白茯苓 山梔子(炒,各三錢) 當歸(酒洗) 白芍(酒炒,各一兩) 枳殼(炒,五分) 砂仁(三粒,炒,研) 薄荷(二錢)

水煎服,一帖而悶痛除,二帖而子懸定,至三帖而全安。去梔子再多服數帖,不復發,此乃平肝解鬱之聖藥。郁開則木不剋土,肝平則火不妄動。方中又有健脾開胃之品,自然水精四布,而肝與腎有潤澤之機,則胞胎自無干燥之患,又何慮上懸之不愈哉!

妊娠跌損四十五

妊婦有失足跌損,致傷胎元,腹中疼痛,勢如將墮者。人只知是外傷之為病也,誰知有內傷之故乎?凡人內無他症,胎元堅固,即或跌,撲、閃、挫,依然無恙。惟內之氣血素虧,故略有閃挫,胎便不安。若止作閃挫外傷治,斷難奏功,且恐有因治而反墮者,可不慎與!必須大補氣血,而少加以行瘀之品,則瘀散胎安矣。但大補氣血之中,又宜補血之品多於補氣之藥,則無不得之。方用救損安胎湯:

當歸(酒洗) 生地(酒炒,各一兩) 白芍(酒炒) 蘇木(搗碎,各三錢) 白朮(土炒,五錢) 乳香(去油) 沒藥(去油) 炙草 人參(各一錢)

水煎服,一帖而疼痛止,二帖而勢不下墜矣,不必三帖也。此方之妙,妙在既能去瘀而不傷胎,又能補氣補血而不凝滯,固無通利之害,亦痊跌閃之傷,有益無損,大建奇功,即此方與?然不特治懷孕之閃挫也。即無娠,閃挫亦可用之。

妊娠小便下血病名胎漏四十六

妊婦有胎不動,腹不疼,而小便中時常有血流出者。人以為血虛胎漏也,誰知氣虛不能攝血乎?夫血只能蔭胎,而胎中之蔭血必賴氣以衛之。氣虛下陷,則蔭胎之血亦隨氣而陷矣。然則氣虛下陷而血未嘗虛,不應與氣同陷也。不知氣乃血之衛,血賴氣以固;氣虛則血無憑依,無憑依必躁急,躁急必生邪熱。血寒則靜,血熱則動,動則外出而莫能遏,又安得不下流乎!倘氣不虛而血熱,則必大崩而不止些微之漏矣。治法宜補其氣之不足,而泄其火之有餘,則血不必止而自無不止矣。方用助氣補漏湯:

人參(一兩) 白芍(酒炒,五錢) 黃芩(酒炒黑) 生地(各三錢,酒炒黑) 益母草 甘草(各一錢) 續斷(二錢)

水煎服,一帖而血止,二帖再不漏矣。此方用人參以補陽氣,用黃芩以泄陰火,火泄則血不熱,而無欲動之機。氣旺則血有依,而無可漏之竅。氣血俱旺而和協,自然歸經而各安其所矣,又安有漏泄之患哉!

妊娠子鳴四十七

妊婦懷胎,至七八個月,忽然兒啼腹中,腰間隱隱作痛。人以為胎熱之過也,誰知是氣虛之故乎?夫兒之在胞胎也,全憑母氣以化成。母呼兒亦呼,母吸兒亦吸,未嘗有一刻之間斷。至七八個月,則母氣必虛矣,兒不能隨母之氣以為呼吸,必有迫不及待之勢。母子原相依為命,子失母之氣,則拂子之意,而啼於腹中,似可異而究不必異。病名子鳴,氣虛甚也。治宜大補其氣,使母之氣與子氣和合,則子之意安而啼亦息矣。方用扶氣止啼湯:

黃耆(生用) 麥冬(去心) 人參(各一兩) 當歸(五錢,酒洗) 橘紅(五錢) 甘草 花粉(各一錢)

水煎服,一帖而啼即止,二帖不再啼。此方用人參、黃耆、麥冬以補肺氣,使肺氣旺,則胞胎之氣亦旺;胞胎之氣旺,則胞中之子氣有不隨母之氣以為呼吸者,未之有也。

妊娠腰腹疼、渴、汗、躁、狂四十八

婦人懷妊,有口渴汗出,大飲冷水,而煩躁發狂,腰腹疼痛,以致胎欲墮者。人莫不謂火盛之極也,抑知是何經之火盛乎?此乃胃火炎熾,熬煎胞胎之水,以致胞胎之水涸,胎失所養,故動而不安耳。夫胃為水穀之海,多氣多血之經,所以養五臟六腑者。蓋萬物皆生於土,土氣厚而物始生,土氣薄而物必死。然土氣之所以能厚者,全賴火氣之來生也。胃之能化水穀者,亦賴火氣之能化也。今胃中有火,宜乎生土,何以火盛而反致害乎?不知無火難以生土,而火多又能爍水。雖土中有火,土不死,然亦必有水方不燥。使胃火太旺,必致爍於腎水;土中無水,則自潤不足,又何以分潤胞胎!土爍之極,火勢炎蒸,犯心越神,兒胎受逼,安得不下墜乎!經所謂「二陽之病,發心脾」者,正此義也。治法必須瀉火滋水,使水氣得旺,則火氣自平,火平則汗狂躁渴自除矣。方用息焚安胎湯:

生地(一兩,酒炒) 白朮(土炒) 青蒿(各五錢) 茯苓 人參(各三錢) 知母 花粉(各二錢)

水煎服,一帖而狂少平,二帖而狂大定,三帖而火盡解,胎亦安矣。此方藥料頗重,恐人慮不勝而不敢全用,又不得不再為囑之,懷胎而火勝,若此非大劑何以能蠲?火不息,則狂不止,而胎能安耶?況藥料雖多,均是滋水之味,益而無損,勿過慮也。

妊娠中惡四十九

婦人懷子在身,痰多吐涎,偶遇鬼神祟惡,忽然腹中疼痛,胎向上頂。人疑為「子懸」之病也,誰知是中惡而胎不安乎?大凡不正之氣,最易傷胎,故有孕之婦,斷不宜人廟燒香,與僻靜陰寒之地,如古洞幽巖皆不可登。蓋邪祟多在神字潛蹤,幽隱巖洞亦其往來遊戲之所,觸之最易相犯,不可不深戒也。況孕婦又多痰涎,眼目易眩;眼目一眩,如有妄見,此招祟之因痰而起也。人云「怪病每起於痰」,其信然與!治法似宜以治痰為主,然治痰必至耗氣,氣虛而痰難消化,胎必動搖。必須補氣以生血,補血以活痰,再加以清痰之品,則氣血不虧,痰亦化矣。方用消惡安胎湯:

當歸(酒洗) 白芍(酒炒,各一兩) 白朮(土炒) 茯苓(各五錢) 人參 花粉(各三錢) 甘草 蘇葉 沉香(研末,各一錢) 陳皮(五分)

此方大補氣血,輔正邪自除之義也。

妊娠多怒墮胎五十

婦人有懷妊之後,未至成形或已成形,其胎必墮。人皆曰氣血衰微不能固胎之,誰知是性急怒多,肝火大動而不靜乎?夫肝本藏血,肝怒則不藏,不藏則血難固。蓋肝雖屬木,而木中實寄龍雷之火,所謂相火是也。相火宜靜不宜動,靜則安,動則熾。況木中之火又易動而難靜,人生無日無動之時,即無日非動火之時,大怒則火益動矣。火動而不可止遏,則火勢飛揚,不能生氣養胎,而反食氣傷精矣。精傷則胎無所養,勢必不墜而不已。經所謂「少火生氣,壯火食氣」,正此義也。治法宜平其肝中之火,利其腰臍之氣,使氣生夫血,而血清其火,則庶幾矣。方用利氣瀉火湯:

人參 當歸(酒洗) 芡實(炒,各三錢) 白朮(一兩,土炒) 熟地(九蒸) 白芍(各五錢,酒炒) 甘草(一錢) 黃芩(二錢,酒炒)

水煎服。六十帖而胎不墜矣。此方名雖利氣,而實補氣也。然補氣而不加以瀉火之品,則氣旺而火不能平,必反害其氣也。故加黃芩於補氣之中以瀉火,又有熟地、歸、芍以滋肝;而壯水之主,則血不燥而氣得和,怒氣息而火自平,不必利氣而氣無不利,即無往而不利矣。

小產

行房不慎小產五十一

好婦因行房癲狂,遂致小產,血崩不止。人以為火動之極也,誰知是氣脫之故乎?大凡婦人之懷妊也,賴腎水以蔭胎。水源不足,則火易沸騰,加以久戰不已,則火必大動,再至興酣癲狂,精必大泄。精大泄,則腎水益涸,而龍雷相火益熾,水火兩病,胎不能固而墮矣。胎墮而火猶未息。故血隨火而崩下,有不可止遏之勢。人謂火動之極,亦未為大誤也。但血崩本於氣虛,火盛本於水虧。腎水既虧,則氣之生源涸矣。氣源既涸,而氣有不脫者乎?此火動是標,而氣脫是本也。經云:「治病必求其本,本固則標自立矣。」若只以止血為主,而不急固其氣,則氣散不能速回,而血何由止?不大補其精,則水涸不能遽長,而火且益熾。不揣其本而齊其末,山未見有能濟者也。方用固氣填精湯:

人參 黃耆(生用) 大熟地(各一兩,九蒸) 三七(研末沖,三錢) 白朮(土炒) 當歸(酒洗,各五錢) 芥穗(二錢,炒黑)

水煎服,一帖而血止,二帖而身安,四帖而全愈。此方之妙,妙在不去清火,而惟補氣補精。其奏功獨神者,以諸藥濕潤,能除大熱也。蓋熱是虛,故補氣自能攝血,補精自能止血,意在本也。

跌閃小產五十二

妊婦有跌撲閃挫,遂致小產,血流紫塊,昏暈欲絕者。人皆曰瘀血作祟也,誰知是血室損傷乎?夫血室與胞胎相連,如唇齒之相依。胞胎有傷,則血室亦損,唇亡齒寒,理有必然也。然胞胎傷損而流血者,其傷淺;血室傷損而流血者,甚傷深。傷之淺者,疼在腹;傷之深者,暈在心。同一跌撲損傷,而未小產與己小產,治各不同。未小產而胎不安者,宜顧其胎,而不可輕去其血;己小產而血大崩,宜散其瘀,而不可重傷其氣。蓋胎已墮,血既脫而血室空虛,惟氣存耳。倘或再傷其氣,安保無氣脫之憂乎!經云:「血為營,氣為衛。」使衛有不固,則營無依而安矣。故必補氣以生血,新血生而瘀血自散矣。方用理氣散瘀湯:

黃耆(生用) 人參(各一兩) 當歸(酒洗) 薑炭(各五錢) 茯苓 丹皮(各三錢) 紅花(一錢)

水煎服,一帖而流血止,二帖而昏暈除,三帖而全安矣,此方用人參、黃耆以補氣,氣旺則血可攝也;用當歸、丹皮以生血,血生則瘀難留也;用紅花、黑姜以活血,血活則暈可除也;用茯苓以利水,水利則血易歸經也。

大便乾結小產五十三

好婦有口渴煩躁,舌上生瘡,兩唇腫裂,大便乾結,數日不得通,以致腹疼小產者。人皆曰大腸之火熱也,誰知是血熱爍胎乎?夫血所以養胎也,溫和則胎受其益;太熱則胎受其損。如其熱久爍之,則兒在胞胎之中,若有探湯之苦,難以存活,則必外越下奔,以避炎氣之逼迫。欲其胎之不墜也,得乎?然則血蔭乎胎,則血必虛耗。血者,陰也,虛則陽亢,亢則害矣。且血乃陰水所化,血日蔭胎,取給刻不容緩。而火熾,陰水不能速生以化血,所以陰虛火動;陰中無非火氣,血中亦無非火氣矣。兩火相合,焚逼兒胎,此胎之所以下墜也。治法宜清胞中之火,補腎中之精,則可已矣哉!或疑兒已下墜,何故再顧其胞血不蔭胎?何必大補其水?殊不知火動之極,以致胎墜,則胞中純是一團火氣,此火乃虛火也。實火可泄,而虛火宜於補中清之,則虛火易散,而真火可生。倘一味清涼以降火,全不顧胞胎之虛實,勢必至寒氣逼人,胃中生氣蕭索矣。胃乃二陽資養五臟者也。胃陽不生,何以化精微以生陰水乎?有不變為勞瘵者者幾希矣!方用加減四物湯:

熟地(五錢,九蒸) 白芍(生用) 山藥(炒) 丹皮(炒,各三錢) 當歸(一兩,酒洗) 川芎 山梔子(各一錢,炒) 山萸(二錢,蒸,去核。)

水煎服,四五帖而愈矣。

丹皮性極涼血,產後用之,最防陰凝之害,慎之。

畏寒腹痛小產五十四

妊婦有畏寒腹痛,因而墮胎者。人只知下部太寒也,誰知是氣虛不能攝胎乎?夫人生於火,亦養於火,非氣不充。氣旺則火旺,氣衰則火衰。人之所以坐胎者,受父母先天之真火也。先天之真火,即先天之真氣以成之,故胎成於氣,亦攝於氣。氣旺則胎牢,氣衰則如胎墮。胎日加長,而氣日加衰,安得不墮哉!況又遇寒氣外侵,則內之火氣更微;火氣微,則長養無資,此胎之不能不墮也。使當其腹疼之時,即用人參、乾薑之類補氣祛寒,則可以疼止而胎安。無如人拘於妊娠之藥禁,而不敢用,因致墮胎,而僅存幾微之氣。不急救氣,尚有何法?方用黃耆補氣湯:

黃氏(生用,二兩) 當歸(酒洗,一兩) 肉桂(五分,去精皮,研)

水煎服,五帖愈矣。倘認定是寒,大用辛熱,全不補氣與血,恐過於燥熱,反致亡陽而變危矣。

大怒小產五十五

妊婦有大怒之後,忽然腹疼吐血,因而墮胎;及墮胎之後,腹疼仍未止者。人以為肝之怒火未退也,誰知是血不歸經而然乎?夫肝所以藏血者也,大怒則血不能藏,宜失血而不當墮胎,何為失血而胎亦隨墮乎?不知肝性最急,血門不閉,其血直搗於胞胎。胞胎之系,通於心腎之間,肝血來沖,必斷絕心腎之路。胎因心腎之路斷,胞胎失水火之養,所以墮也。胎既墮矣,而腹疼如故者,蓋因心腎未接,欲續無計,彼此痛傷。肝氣欲歸於心而心不受,欲歸於腎而腎不納,故血猶未靜而疼無已也。治法宜引肝之血仍入於肝,而腹疼自已矣。然徒引肝之血,而不平肝之氣,則氣逆而不易轉,即血逆而不易歸也。方用引氣歸血湯:

白芍(酒炒) 當歸(各五錢,酒洗) 白朮(土炒) 黑芥穗 丹皮 麥冬(各三錢,去心) 甘草 鬱金(各一錢,醋炒) 薑炭 香附(各五分,酒炒)

水煎服。此方名為引氣,其實仍是引血也。引血亦所以引氣,氣歸於肝之中,血亦歸於肝之內。氣血兩歸,腹疼自止矣。

難產

血虛難產五十六

妊娠有腹疼數日,不能生產。人皆曰氣虛力弱,不能送子出門,誰知是血虛膠滯,胞中無血,兒難轉身乎?夫胎之成,成於腎臟之精;而胎之養,養於五臟六腑之血。故血旺則子易生,血衰則子難產。所以臨產之前,宜用補血之藥,補血而血不能遽生,必更兼補氣以生之。然不可純補其氣也,恐陽過於旺,則血仍不足,偏勝之害,必有升而無降,亦難產之漸也。防微杜漸,其惟氣血兼補乎!使氣血並旺,則氣能推送,而血足以濟之。是汪洋之中,自不難轉身也,又何有膠滯之患乎!方用送子丹:

當歸(酒洗) 麥冬(去心) 生黃耆(各一兩) 川芎(三錢) 熟地(五錢,九蒸)

水煎服。二帖而生矣,且無橫生倒產之患,此補血、補氣之藥也。二者相較,補血之味多於補氣之品。蓋補氣止用黃耆一味,其餘無非補血之品。血旺,氣得所養;氣生,血得所依,胞胎潤澤,自然易產。譬如舟遇水淺之處,雖大用人力,終難推行。忽逢春水氾濫,舟自躍躍欲行;再得順風以送之,有不揚帆而迅行者乎!

交骨不開難產五十七

妊婦有兒到產門,竟不能下,此危急存亡之時也。人以為胞胎先破,水乾不能滑利也,誰知是交骨不開之故乎?蓋產門之上,原有骨二塊,兩相鬥合,名曰「交骨」。未產之前,其骨自合,若天衣之無縫;臨產之際,其骨自開,如開門之見山。婦人兒門之肉,原自斜生,皮亦橫長,實可寬可窄,可大可小者也。苟非交骨連絡,則兒門必然大開,可以手入探取胞胎矣。此交骨為兒門之下關,實婦人鎖鑰之鍵。此骨不閉,則腸可直下;此骨不開,則兒難降生。然而交骨之能開能合者,氣血主之也。血旺而氣衰,則兒雖向下,而兒門不開;氣旺而血衰,則兒門可開,而兒難向下。是氣所以開交骨,血所以轉兒身也。欲生產之順利,非大補氣血不可。然交骨之閉甚易,而交骨之開甚難。臨產交骨不開者,多由於產前貪欲泄精太甚。精泄則氣血失生化之本,而大虧矣。氣血虧,則無以運潤於兒門,而交骨黏滯不開矣。故欲交骨之開,必須於補氣補血之中,而加開骨之品。兩相合治,自無不開之患,不必催生而兒自迅下,母子俱無恙矣。方用「降子湯」:

當歸 柞木枝(各一兩) 人參 川芎(各五錢) 紅花(一錢) 川牛膝(三錢)

水煎服,一劑兒門必響亮一聲,交骨開解而兒乃降生矣。此方用人參以補氣,芎、歸以補血,紅花以活血,牛膝以降下,柞木枝以開關解骨,君臣佐使同心協力,所以取效如神,在用開於補之中也。然單用柞本支,亦能開骨;但不補氣與血,恐開而難合,未免有下部中風之患;不若此方之能開能合之為神妙也。至於兒未臨門之時,萬不可先用柞木以開其門。然用降子湯亦正無妨,以其能補氣血耳。若欲單用柞木,必須候到門而後可。

腳手先下難產五十八

妊婦生產之際,有腳先下而兒不得下者,有手先下而兒不得下者。人以為橫生倒產,至危之症也,誰知是氣血兩虛之故乎?夫兒在胞胎之中,兒身正坐,男面向後,女面向前;及至生時,頭必旋轉而向下生,此天地造化之奇,非人力所能勉強者。雖然先天與後天原並行而不悖,天機之動,必得人力以濟之。所謂人力者,非產母用力之謂也,謂產母之氣與血耳。產母之氣血足,則胎必順;產母之氣血虧,則胎必逆。順則易生,逆則難產。氣血既虧,母身必弱,子在胞中亦必弱。胎弱無力,欲轉頭向下而不能,此胎之所以有腳手先下者也。當是之時,急用針刺兒之手足,則兒必痛而縮入,急用轉天湯以救順之:

人參 當歸(各二兩,酒洗) 川芎(一兩) 川牛膝(三錢) 升麻(四分) 製附子(一分)

水煎服。一帖而兒轉身矣,再二帖自然順生。此方之妙,用人參以補氣之虧,用芎、歸以補血之虧,人人皆知其義。若用升麻,又用牛膝、附子,恐人未識其妙也。蓋兒已身斜,非用提挈則頭不易轉;然轉其身,非用下行則身不易降。升麻、牛膝並用,而又用附子者,欲其無經不達,使氣血迅速以催生也。

氣逆難產五十九

婦人有生產數日,而胎不下者,服催生之藥,皆不見效。人以為交骨之難開也,誰知是氣逆不行而然乎?夫交骨不開,固是難產;然兒頭到產門而不能下者,方是交骨不開之故,自當用開骨之劑。若兒頭尚未到產門,乃氣逆不行,兒身難轉,非交骨不開之故也。若開其交骨,則兒門大開,兒頭未轉而向下,必致變症非常,是兒門萬萬不可輕開也。大凡生產之時,切忌坐草太早。若兒未轉頭,原難驟生,乃早於坐草,產婦見兒許久不下,未免心懷恐懼。恐則神怯,怯則氣下而不能升;氣既不升,則上焦閉塞,而氣乃逆矣。上氣既逆,而上焦必脹滿,而氣益難行。氣阻滯於上下之間,不利氣而徒催生,則氣愈逆而胎愈閉矣。治法但利其氣,兒自轉身而下矣。方用舒其散:

人參 當歸(各一兩,酒洗) 白芍(酒炒) 川芎(各五錢) 紫蘇梗(三錢) 牛膝(二錢) 陳皮(一錢) 柴胡(八分)

蔥白七寸。水煎服,一劑而逆氣轉,兒即下矣。此方利氣,而實補氣。蓋氣逆由於氣虛,氣虛易於恐懼,補其氣而恐懼自定。恐懼定,而氣逆者將莫知其何以定也,何必開交骨之多事乎哉!

子死產門難產六十

婦人有生產三四日,兒已到產門,交骨不開,兒不得下,子死而母未亡者。服開骨之藥不驗,當有死亡之危。今幸而不死者,正因其子死而胞胎下墜,子母離開,母氣已收,未至同子氣俱絕也。治但救其母,而不必顧其子矣。然死子在產門,塞其下口,有致母死之患。宜用推送之法,補血以生水,補氣以生血;使氣血兩旺,死子可出,而存母命也。倘徒用降子之劑以墜之,則死子未必下,而母氣先脫矣。非救援之善者也。山親見此等之症,常用救母丹活人頗多,故志之:

人參 川芎 益母草(各一兩) 當歸(酒洗,一兩) 赤石脂(一錢) 芥穗(炒黑,三錢)

水煎服。一帖而死子下矣。此方用芎、歸以補血,人參以補氣,氣旺血旺,則上能升而下能降,氣能推而血能送。況益母又善下死胎,石脂能下瘀血,自然一湧而出,無少阻滯矣。

子死腹中難產六十一

婦人有生產六七日,胞衣已破而子不見下。人以為難產之故也,誰知是子已死於腹中乎?夫兒死於兒門之邊易辨,而死於腹中難識。蓋兒已到產門之邊,未死者頭必能伸能縮,已死者必然不動,即以手推之,亦必不動如故。若系未死,用手少拔其兒之發,兒必退入,故曰易辨。若兒死在腹中何從而知之?然實有可辨而知之者,凡子死腹中而母可救者,產母之面必無煤黑之氣,是子死而母無死氣也。子死腹中而母難救,產母之面必有煙燻之氣,是子死而母亦無生機也。以此辨死生,斷斷不爽也。既知兒死腹中,不能用藥以降之,危道也;若用霸道以泄之,亦危道也。蓋生產至六七日,其母之氣必甚困乏,烏能勝霸道之治!如用霸道以強逐其死子,恐死子下而母亦立亡矣。必須仍補其母,使母之氣血旺,而死子自下也。方用療兒散:

人參(一兩) 當歸(二兩,酒洗) 川牛膝(五錢) 鬼臼(三錢,研,水飛) 乳香(二錢,去油)

水煎服。一帖死子下,而母生矣。凡兒之降生,必先轉其頭。原因其母氣血之虛,以致兒不能轉頭以向下。世人用催生之藥,以耗兒之氣血,則兒之氣不能通達,反致閉悶而死於腹中。此實庸醫殺之也。所以難產之疾,斷斷不可用催生之藥,只宜補氣補血,以壯其母,而全活嬰兒之命,正無窮也。此方救兒死之母,仍大補氣血,所以救其本也;誰知救本,即所以催生哉!

正產

正產胞衣不下六十二

產婦有兒已下地,而胞衣留滯於腹中,二三日不下,心煩意躁,時欲昏暈。人以為胞衣之蒂未斷也,誰知是血少乾枯,黏連於腹中乎?世人見胞衣不下,未免心懷疑懼,恐其沖之於心,而有死亡之兆。然而胞衣究何能上衝於心也?但胞衣不下,瘀血未免難行,恐有血暈之慮耳。治法仍宜大補其氣血,使生血以送胞衣,則胞衣自然潤滑,潤滑則易下生。氣以助生血,則血生自然迅速,尤易催墮也。方用送胞湯:

當歸(二兩,酒洗) 益母草 乳香(不去油) 沒藥(不去油,各一兩) 川芎(五錢) 芥穗(三錢,炒黑) 麝香(五錢,研,另沖)

水煎服,立下。此方以芎、歸補其氣血,以荊芥引血歸經,用益母、乳香等藥逐瘀而下胞衣。新血既生,則舊血難存;氣旺上升,而瘀濁自降,尚有留滯之苦哉?夫胞衣是包兒之一物,非依於子,即依於母,子生而不隨子俱下,以子之不可依也,故留滯於腹。若有回順其母之心,母胞雖已生子,而其蒂間之氣原未遽絕。所以留連欲脫而未脫,往往有存腹六七日不下,而競不腐爛者,正以其尚有生氣也。可見胞衣留腹不能殺人,補之而自降耳。或謂胞衣既有生氣,補氣補血,則胞衣亦宜堅牢,何以補之而反降也?不知子未下,補則益於子;子已下,補則益於母。益子而胞衣之氣連,益母而胞衣之氣脫。此胞胎之氣通則兩合,閉則兩開矣。故大補氣血,而胞衣反降也。

有婦人子下地五六日,而胞衣留於腹中,百計治之,竟不能下,而又絕無昏暈煩躁之狀。人以為瘀血之黏連也,誰知是氣虛不能推送乎?夫瘀血在腹,斷無不作祟之理,有則必然發暈。今安然無恙,是血已淨矣,血淨宜清氣升而濁氣降。今胞衣不下,是清氣下降而難升,遂至濁氣上浮而難降。然濁氣上升,又必有煩躁之病,今亦安然者,是清濁之氣兩不能生矣;然則補其氣,不無濁氣之上升乎?不知清升而濁降者,一定之理,未有清升而濁亦升者也。苟能於補氣之中,仍分其清濁之氣,則升清正所以降濁也。方用補中益氣湯:

人參(三錢) 生黃耆(一兩) 柴胡 升麻(各二分) 炙草(一分) 當歸(五錢) 白朮(土炒) 萊菔子(各五分,土炒) 陳皮(二分)

水煎服,一劑而胞衣自下矣。夫補中益氣湯乃提氣之藥也,並非推送之劑,何以能降胞衣如此之速也?然而濁氣之不降者,由於清氣之不升也。提其氣則清升而濁降;濁氣降則腹中所存之物即無不隨濁氣而盡降,正不必再用推送之法也,況又加萊菔子數分,能理濁氣,不致兩相扞格,所以奏功之奇也。

正產氣虛血暈六十三

婦人甫產兒後,忽然眼目昏花,嘔惡欲吐,中心無主,或神魂外越,恍若天上行雲。人以為惡血衝心之患也,誰知是氣虛欲脫而然乎?蓋新產之婦,血必盡傾,血室空虛,止存幾微之氣。倘其人陽氣素虛,不能生血;心中之血前已蔭胎,胎墮而心中之血亦隨胎而俱墮。心無血養,所賴者幾微之氣以固之耳。今氣又虛而欲脫而君心無護,所剩殘血欲奔回救主;而自非正血,不能歸經,內庭變亂,而成血暈之症矣。治法必須大補氣血,斷不可單治血暈也。或疑血暈是熱血上衝,而更補其血,不愈助其上衝之勢乎?不知新血不生,舊血不散;補血以生新血,正活血以逐舊血也。然血有形之物,難以速生;氣乃無形之物,易於迅發。補氣以生血,尤易於補血以生血耳。方用補氣解暈湯:

人參 生黃耆 當歸(各一兩,不酒洗) 黑芥穗(三錢) 薑炭(一錢)

水煎服,一帖而暈止,二帖而心定,三帖而血生,四帖而血旺,再不暈矣。此乃解暈之聖藥。用生耆以補氣,使氣壯而生血也,用當歸以補血,使血旺而養氣也。氣血兩旺,而心自定矣。用荊芥、薑炭引血歸經,用薑炭以行瘀引陽,瘀血去而正血歸,不必解暈而暈自解矣。一方之中,藥止五味,而其奏功之奇而大如此,其神矣乎!

正產血暈不語六十四

產婦有子方下地,即昏暈不語,此氣血兩脫也,本在不救。然救之得法,亦有能生者。山得岐天師秘訣,何敢隱而不宣乎!當斯之時,急用銀針刺其眉心,得血出則語矣。然後以人參一兩煎湯灌之,無不生者。即用黃耆二兩、當歸一兩,名「當歸補血湯」。煎湯一碗灌之,亦得生;萬不可於二方之中,輕加附子。蓋附子無經不達,反引氣血之藥,走而不守,不能專注於胞胎:不若人參、歸、耆直救其氣血之絕聚而不散也。蓋產婦昏暈,全是血室空虛,無心養心,以致昏暈。舌為心之苗;心既無主,而舌又安能出聲耶?夫眉心之穴,上通於腦,下通於舌,而其系則連於心。刺其眉心,則腦與舌俱通,而心之清氣上升,則瘀血自然下降矣。然後以參、耆、當歸之能補氣生血者,煎湯灌之,則氣與血接續,又何至於死亡乎!雖單用參、耆、當歸,亦有能生者,然終不若先刺眉心之為更妙。世人但知灸眉心之法,不知刺更勝於灸。蓋灸法緩而刺法急,緩則難於救絕,急則易於回生。所謂「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者,此也。

正產敗血攻心暈狂六十五

婦人有產後二三日,發熱,惡露不行,敗血攻心,狂言呼叫,甚欲奔走,拿提不定。人以為邪熱在胃之過,誰知是血虛心不得養而然乎?夫產後之血,盡隨胞胎而外越,則血室空虛,臟腑皆無血養。只有心中之血尚存幾微,以護心君;而臟腑失其所養,皆欲取給於心,心包為心君之宰相,攔絕各臟腑之氣,不許入心,始得心神安靜。是護心者,全藉心包之力也。使心包亦虛,不能障心,而各臟腑之氣遂直入於心,以分取乎心血。心包情急,既不能內顧其君,又不能外御乎眾;於是大聲疾呼,號鳴勤工,而其跡象反近於狂悖,有無可如何之勢。故病狀似熱而實非熱也。治法須大補心中之血,使各臟腑分取以自養,不得再擾乎心君,則心君泰然而心包亦安矣。方用安心湯:

當歸(二兩) 川芎(二兩) 生地(炒) 丹皮(各五錢,炒) 生蒲黃(二錢) 干荷葉(一片引)

水煎服,一帖而狂定,惡露亦下矣。此方用芎、歸以養血,何以又用生地、丹皮之涼血?似非產後所宜。不知惡露所以奔心,原因虛熱相犯,於補中涼之,而涼不為害,況益之以荷葉,七竅相通,引邪外出。不惟內不害心,且佐蒲黃以分解乎惡露也。但只可暫用以定狂,不可多用以取咎也。謹之!慎之!

正產腸下六十六

產婦腸下,亦危症也。人以為兒門不關之故,誰知是氣虛下陷,而不能收乎?夫氣虛下陷,自宜用升提之藥以提其氣。然新產之婦,恐有瘀血在腹,一旦提氣,並瘀血升騰於上,則衝心之患又恐變出非常,是氣又不可競提也。氣既不可竟提,而氣又下陷,將用何法以治之哉!蓋氣之下陷者,因氣之虛也,但補其氣則氣旺,而腸自升舉矣。惟是補氣之藥少,則氣力薄而難以上升,必須以多為貴,則陽旺力強,斷不能降而不升矣。方用補氣升腸飲:

人參(去蘆) 生黃耆 當歸(各一兩,酒洗) 白朮(五錢,土炒) 川芎(三錢,酒洗) 升麻(一分)

水煎服,一帖而腸升矣。此方純於補氣,全不去升腸,即如用升麻一分,亦不過引氣而升耳。蓋升麻之為用,少則氣升,多則血升也,不可不知。又方用蓖麻仁四十九粒,搗塗頂心以提之,腸升即刻洗去,時久則恐吐血,此亦升腸之一法也。

產後

產後少腹疼六十七

婦人產後少腹疼痛,甚則結成一塊,按之愈疼。人以為兒枕之疼也,誰知是瘀血作祟乎?夫兒枕者,前人謂兒頭枕之物也。兒枕之不疼,豈兒生不枕而反疼,是非兒枕可知矣。既非兒枕,何故作疼?乃是瘀血未散,結作成團而作疼耳。凡此等症,多是壯健之婦,血有餘而非血不足也,似乎可用破血之藥。然血活則瘀自除,血結則瘀作祟,若不補血而反敗血,雖瘀血可消,畢竟耗損難免。不若於補血之中,以行逐瘀之法,則氣血不耗而瘀亦盡消矣。方用散結定疼湯:

當歸(一兩,酒洗) 川芎(五錢,酒洗) 丹皮(炒) 黑芥穗(各二錢) 益母草(三錢) 乳香(一錢,上油) 山楂(十粒,炒黑) 桃仁(七粒,泡,去皮尖,炒研)

水煎服,一帖而疼止而愈,不必再服也。此方逐瘀於補血之中,消塊於生血之內,妙在不專攻疼病而疼病止。彼世人一見兒枕之疼,動用元胡、蘇木、蒲黃、靈脂之類以化塊又何足論哉!

婦人產後少腹疼痛,按之即止。人亦以為兒枕之疼也,誰知是血虛而然乎?夫產後亡血過多,血室空虛,原能腹疼,十婦九然。但疼有虛實之分,不可不辨。如糟糖觸體光景,是虛疼而非實疼也。大凡虛痛宜補,而產後之虛疼尤宜補焉。惟是血虛之疼,必須用補血之藥,而補血之味多是潤滑之品,恐與大腸不無相礙。然產後血虛,腸多幹燥,潤滑正相宜也,何礙之有?方用腸寧湯:

當歸(酒洗) 熟地(各一兩,九蒸) 人參 麥冬(去心) 山藥(炒) 阿膠(各三錢,蛤粉炒) 續斷(一錢) 甘草(一錢) 肉桂(二分,去粗研)

水煎服,一帖而疼輕,二帖而疼止,多服更宜。此方補氣補血之藥也,然補氣而無太郁之憂,補血而無太滯之患,氣血既生,不必止疼而疼自止矣。

產後氣喘六十八

婦人產後氣喘,最是大危之症。苟不急治,立刻死亡。人只知是氣血之虛也,誰知是氣血兩脫乎?夫既氣血兩脫,人將立死,何又能作喘?然此血將脫,而氣猶未脫也;血將脫而氣欲挽之,而反上喘。如人救溺,援之而力不勝,又不肯自安於不救,乃召號同志以求助,故呼聲而喘作。其症雖危而可救處,正在能作喘也。蓋肺主氣,喘則肺氣似盛而實衰。當是之時,血將脫而萬難驟生,望肺氣之相救甚急,若赤子之望慈母。然而肺因血失,止存幾微之氣,自顧尚且不暇,又何能提挈乎血!氣不與血俱脫者幾希矣,是救血必須補氣也。方用救脫活母湯:

人參(二兩) 當歸(酒洗) 熟地(九蒸) 麥冬(各一兩,去心) 枸杞子 山萸(各五錢,蒸去核) 黑芥穗 阿膠(各二錢,蛤粉炒) 肉桂(一錢,去粗研)

水煎服,一帖而喘輕,二帖而喘減,三帖而喘定,四帖而全愈矣。此方用人參以接續元陽,然徒補其氣而不補其血,則陽燥而狂。雖回生於一時,亦旋得旋失之道。即補血而不補其肝腎之精,則本源不固,陽氣又安得而續乎!所以又用熟地、山萸、枸杞之類,以大補其肝腎之精,而後大益其肺氣則肺氣健旺,升提有力矣。特慮新產之後,用補陰之藥,膩滯不行,又加肉桂以補命門之火。使火氣有根,助人參以生氣,且能運化地黃之類以化精生血。若過於助陽,萬一血隨陽動,瘀而上行,亦非保全之策,更加荊芥以引血歸經,則肺氣安而喘速定。治幾其神乎!

產後惡寒身顫六十九

婦人產後惡寒噁心,身體顫,發熱作渴。人以為產後傷寒也,誰知是氣血兩虛,正不敵邪而然乎?大凡人之氣不虛,則邪斷難人。產婦失血既多,則氣必大虛。氣虛則皮毛無衛,邪原易入,正不必戶外之風來襲體也。即一舉一動,風即可乘虛而入之。然產後之婦,風易入而亦易出。凡有外邪之感,俱不必祛風,況產婦之惡寒者,寒由內生也;發熱者,熱由內弱也;身顫者,顫由氣虛也。治其內寒,而外寒自散。治其內弱,而外熱自解,壯其元陽,而身顫自除。方用十全大補湯:

人參 白朮(土炒) 茯苓(去皮) 當歸(各三錢,酒洗) 甘草(炙) 川芎(酒洗) 肉桂(各一錢,去粗研) 熟地(五錢,九蒸) 白芍(二錢,酒炒) 生黃耆(一兩)

水煎服,一帖而諸病悉愈。此方但補氣與血之虛,而不去散風與邪之實,正以正足而邪自除也。況原無邪氣乎!所以奏功之捷也。

產後噁心嘔吐七十

婦人產後噁心欲嘔,時而作吐。人皆曰胃氣之寒也,誰知是腎氣之寒乎?夫胃為腎之關,胃之氣寒,則胃氣不能行於腎之中;腎之氣寒,則腎氣亦不能行於胃之內。是腎與胃不可分而兩之也。惟是產後失血過多,必致腎水乾涸。腎水涸,應腎火上炎,當不至胃有寒冷之虞,何故腎寒而胃亦寒乎?蓋新產之餘,水乃遽然涸去,虛火尚不能生。火既不生,而寒之象自現。治法宜補其腎中之火,然火無水濟,則火在水上,未必不成火動陰虛之症。必須於水中補火,腎中溫胃,而後腎無太熱之患,胃有既濟之歡也。方用溫腎止嘔湯:

熟地(九蒸) 山萸(各五錢,蒸,去核) 巴戟(鹽水浸) 白朮(各一兩,土炒) 人參(三錢) 炮姜(一錢) 茯苓(二錢,去皮) 白蔻(一粒,研) 橘紅(五分,薑汁洗)

水煎服,一帖而嘔吐止,二帖而不再發,四帖而全愈矣。此方補腎之藥,多於治胃之品,然而治腎仍是治胃也。所以腎氣升騰而胃寒自解,不必用大熱之劑溫胃而去寒也。

產後血崩七十一

少婦產後半月,血崩昏暈,目見鬼神。人皆曰惡血衝心也,誰知是不慎房幃之過乎!夫產後業逾半月,雖不比初產之二三日,而氣血初生,尚未全復。即血路已淨,而胞胎之損傷未痊,斷不可輕於一試,以重傷其門戶。無奈少嬌之婦,氣血初復,不知慎養,欲心大動,貪合圖歡,以致血崩昏暈,目見鬼神。是心腎兩傷,不特胞胎門戶已也。明明是既犯色戒,又加酣戰,以致大泄其精。精泄而神亦隨之而欲脫,此等之症,乃自作之孽,多不可活,然於不可活之中,而思一急救之法,舍大補其氣與血,別無良法也。方用救敗求生湯:

人參 當歸(酒洗) 白朮(各二兩,土炒) 熟地(一兩,九蒸) 山萸(蒸) 山藥(炒) 棗仁(各五錢,生用) 附子(二分或一錢,自制)

水煎服,一帖而神定,二帖而暈止,三帖而血亦止矣。倘一服見效,連服三四天,減去一半,再服十帖,可慶更生。此方補氣以回元陽於無何有之鄉,陽回而氣回,自可攝血以歸神,生精而續命矣。

產後手傷胞胎淋漓不止七十二

婦人有生產之時,被穩婆手入產門,損傷胞胎,因而淋漓不止,欲少忍須臾而不能。人謂胞破不能再補也,孰知不然。夫破傷皮膚,尚可完補,豈破在腹內者獨不可治療!或謂破在外,可用藥外治以生皮膚;破在內,雖有靈膏無可救補。然破之在內者,外治雖無可施力,安必內治不可奏功乎?試思瘡傷之毒,大有缺陷,尚可服藥,以生肌肉。此不過收生不謹,小有所損,並無惡意,何難補其缺陷也!方用完胞飲:

人參 當歸(各一兩,酒洗) 白木(十兩,土炒) 茯苓(去皮) 益母草(各三錢) 生黃耆 川芎(各五錢) 紅花 白芨末(各一錢) 桃仁(十粒,泡,炒,研)

用豬、羊胞一個,先煎湯,後煎藥,飢服,十帖全愈。夫胞損宜用補胞之藥,何以反用補氣血之藥也?蓋生產本不可手探試,而穩婆竟以手探胞胎,以致傷損,則難產必矣。難產者,因氣血之虛也。產後大傷氣血,是虛而又虛矣。因虛而損,復因損而更虛。若不補其氣與血,而胞胎之破何以奏功乎?今之大補其氣血者,不啻飢而與之食,渴而與之飲也。則精神大長,氣血再造而胞胎何難不完乎!所以旬日之內便成功也。

產後四肢浮腫七十三

產後四肢浮腫,寒熱往來,氣喘咳嗽,胸膈不利,口吐酸水,兩脅疼痛。人皆曰敗血流於經絡滲於四肢,以致氣逆也,誰知是肝腎兩虛,陰不得出之陽乎?夫產後之婦,氣血大虧,自然腎水足,腎火沸騰。然水不足,則不能養肝,而肝木大燥,木中乏津,木燥火發,腎火有黨,子母兩焚,火焰直衝而上克肺金,金受火刑,力難制肝,而咳嗽喘滿之病生焉。肝火既旺,而下克脾土,土受木刑,力難制水,而四肢浮腫之病出焉。然而肝木之火旺,乃假象而非真旺也。假旺之氣若盛而實不足,故時而熱,時而寒,往來無定,乃隨氣之盛衰以為寒熱。而寒非真寒,熱亦非真熱,是以氣逆於胸膈之間而不舒耳!兩脅者,肝之部位也,酸者,肝之氣味也。吐酸,脅疼痛,皆肝虛而腎不能榮之象也。治法宜補血以養肝,補精以生血,精血足而氣自順,而寒熱、咳嗽浮腫之病悉退矣。方用轉氣湯:

人參 茯苓(去皮) 白朮(土炒) 山萸(蒸) 芡實(各三錢,炒) 當歸(酒洗) 白芍(酒炒) 山藥(各五錢,炒) 熟地(一兩,九蒸) 故紙(一錢,鹽水炒) 柴胡(五分)

水煎服,三帖效,十帖痊。此方皆是補血補精之品,何以名為「轉氣」耶?不知氣逆由於氣虛,乃是肝腎之氣虛也。補肝腎之精血,即所以補肝腎之氣也。蓋虛則逆,旺則順,是補即轉也。氣轉而各症盡愈,陰出之陽,則陰陽無格之虞矣。

產後肉線出七十四

婦人有產後水道中出肉線一條,長二三尺,動之則疼痛欲絕。人以為胞胎之下墜也,誰知是帶脈之虛脫乎?夫帶脈束於任督之間,任脈前而督脈後。二脈有力,則帶脈堅牢,二脈無力,則帶脈崩墜。產後亡血過多,無血以養任督而帶脈崩墜,力難升舉,故隨溺而墮下也。帶脈下垂,每每作痛於腰臍之間,況下墜者而出於產門之外,其失於關鍵也更甚,安得不疼痛欲絕乎!方用兩收湯:

人參 山藥(各一兩,炒) 白朮(土炒) 熟地(各二兩,九蒸) 川芎(酒洗) 巴戟(各三錢,鹽水浸) 山萸(四錢,蒸) 芡實(炒) 扁豆(炒) 杜仲(各五錢,炒黑) 白果(十粒,搗碎)

水煎服,一帖而收半,二帖而全收矣。此方補任督而仍補腰臍,蓋以任督連於腰臍也。補任督而不補腰臍,則任督無助,而帶脈何以升舉?惟兩補之,則任督得腰臍之助,帶脈亦得任督之力而收矣。

產後肝痿七十五

婦人產後陰戶中垂下一物,其形如帕,或有角,或二岐。人以為產𩴂也,誰知是肝痿之故乎?夫產後何以成肝痿也?蓋因產前勞役過傷,又觸動怪怒,以致肝不藏血,血亡過多,故肝之脂膜隨血崩墜,其形似子宮,而實非子宮也。若是子宮之下墜,狀如茄子,只到產門而不能越出於產門之外。唯肝之脂膜,往往出產門外者至六七寸許,且有黏席於落一片如手掌大者。如是子宮墜落,人立死矣,又安得能復生乎!治法宜大補其氣與血,而少加升提之品,則肝氣旺而易生,肝血旺而易養。肝得生養之力,而脂膜自收。方用收膜湯:

生黃耆(一兩) 人參 白朮(土炒) 白芍(各五錢,酒炒焦) 當歸(三錢,酒洗) 升麻(一錢)

水煎服,一帖即收矣。或疑產後禁用白芍,恐伐生氣之源,何以頻用之而奏功也?而未讀仲景之書者。嗟乎!白芍之在產後不可頻用者,恐其收斂乎瘀也,而謂伐生氣之源,則誤矣。況病之在肝者,尤不可以不用。且用之於大補氣血之中,在芍藥亦忘其為酸收矣,又何能少有作祟者乎!矧脂膜下墜,正借酸收之力,助升麻以提升氣血,所以奏功之捷也。

產後氣血兩虛乳汁不下七十六

婦人產後絕無點滴之乳。人以為乳管之閉也,誰知是氣與血之兩涸乎!夫乳乃氣血之所化而成也,無血固不能生乳汁,無氣亦不能生乳汁,然二者之中,血之化乳又不若氣之所化為尤速。新產之婦血已大虧,血本自顧不暇,又何能以化乳?乳全賴氣之力,以行血而化之也。今產後數日,而乳不下點滴之汁,其血少氣衰可知。氣旺則乳汁旺,氣衰則乳汁衰,氣涸則乳汁亦涸,必然之熱也。世人不知大補氣血之妙,而一味通乳,豈知無氣則乳無以化,無血則乳無以生,不幾向飢人而乞食,貧人而索金乎!治法宜僕氣以生血,而乳汁自下,不必利竅以通乳也。方名通乳丹:

人參 生黃耆(各一兩) 當歸(二兩,酒洗) 麥冬(五錢,去心) 木通 桔梗(各三分) 七孔豬蹄(二個,去爪殼)

水煎服,二劑而乳如泉湧矣。此方專補氣血以生乳汁,正以乳生於氣血也,產後氣血涸而無乳,非乳管之閉而無乳者可比。不去通乳而名「通乳丹」,亦因服之乳通而名之。今不通乳而乳生,即名「生乳丹」亦可。

產後鬱結乳汁不通七十七

少壯之婦於生產之後,或聞丈夫之嫌,或聽翁姑之淬,遂致兩乳脹滿疼痛,乳汁不通。人以為陽明之火熱也,誰知是肝氣之鬱結乎?夫陽明屬胃,乃多氣多血之府也。乳汁之化,原屬陽明。然陽明屬土,壯婦產後雖云亡血,而陽明之氣實未盡衰,必得肝木之氣以相通,始能化成乳汁,未可全責之陽明也。蓋乳汁之化,全在氣而不在血。今產後數日,宜其有乳,而兩乳脹滿作痛,是欲化乳而不可得,非氣鬱而何!明明是羞憤成郁,土木相結,又安能化乳而成汁也!治法宜大舒其肝木之氣,而陽明之氣血自通,而乳亦通矣,不必專去通乳也。方用通肝生乳湯:

白芍(醋炒) 當歸(酒洗) 白朮(土炒) 麥冬(去心,各五錢) 甘草熟地(各三分) 通草 柴胡 遠志(各一錢)

水煎服,一劑即通,不必再服也。

產後編上卷共四十三症

產後總論

凡病起於血氣之衰,脾胃之虛,而產後尤甚。是以丹溪先生論產後必大補氣血為先,雖有他症,以末治之,斯言盡治產之大旨。若能擴充立方,則治產可無過矣。夫產後憂驚、勞倦,氣血暴虛,諸症乘虛易入。如有氣毋專耗散,有食毋專消導;熱不可用芩、連;寒不可用桂、附。寒則血塊停滯,熱則新血崩流。至若中虛外感,見三陽表症之多似可汗也,在產後而用麻黃則重竭其陽;見三陰里症之多似可下也,在產後而用承氣,則重亡陰血。耳聾、脅痛乃腎虛惡露之停,休用柴胡;譫語、出汗乃元弱似邪之症,非同胃實。厥由陽氣之衰,無分寒熱,非大補不能回陽而起弱。痙因陰血之虧,不論剛柔,非滋榮不能舒筋而活絡。乍寒乍熱發作無期,症似瘧也,若以瘧治,遷延難愈。言論無倫,神不守舍,病似邪也,若以邪治,危亡可待。去血過多而大便燥結,肉蓯蓉加於生化,非潤腸承氣之能通。去汗過多而小便短澀,六君子倍加參、耆,必生津助液之可利。加參生化湯頻服,救產後之危;長生活命丹屢用蘇絕谷之人。㿗疝脫肛多是氣虛下陷,補中益氣之方;口噤拳攣乃因血燥類風加參生化之劑;產戶入風而痛甚宜服羌活養榮湯;玉門傷涼而不閉宜洗䗫兒硫磺散;怔忡驚悸,生化湯加以定志;似邪恍惚,安神丸助以歸脾;因氣而悶滿、虛煩,生化湯加木香為佐;因食而噯酸、惡食,六君子加神麯、麥芽為良。蘇木、莪朮大能破血;青皮、枳殼最消滿脹。一應耗氣破血之劑,汗、吐、宣、下之法,止可施諸壯實,豈宜用於胎產。大抵新產後先問惡露如何?塊痛未除,不可遽加參、術;腹中痛止,補中益氣無疑。至若亡陽脫汗,氣虛喘促,頻服加參生化湯是從權也。又如亡陰火熱,血崩厥暈,速煎生化原方是救急也。王太僕云:「治下補下治以急。」緩則道路達而力微,急則氣味厚而力重。故治產當遵丹溪而固本,服法宜效太僕以頻加。凡付生死之重寄,須著意如極危;欲求俯仰之無虧,用存心於愛物。此雖未盡產症之詳,然所聞一症皆援近鄉治驗為據,亦未必無小補云。

產前、後方症宜忌

正產

正產者有腹或痛或止腰脅痠痛,或勢急而胞未破,名弄胎,服八珍湯加香附自安。有胞破數日而痛倘緩,亦服上藥俟之。

傷產

傷產者胎未足月有所傷動,或腹痛臍痛,或服催生藥太早,或產母努力太過,逼兒錯路,不能正產。故臨月必舉動從容,不可多睡、飽食、飲酒,但覺腹中動轉即正身仰臥,待兒轉順,與其臨時費力,不如先時慎重。

調產

調產者,產母臨月擇穩婆、辦器用、備參藥。產時不可多人喧鬧,二人扶身或憑物站,心煩用滾水調白蜜一匙,獨活湯更妙,或飢服米粥少許,勿令飢渴。有生息未順者,只說有雙胎,或胎衣不下,勿令產母驚恐。

催生

催生者,因坐草太早,困倦難產,用八珍湯稍佐以香附、乳香以助血氣。胞衣早破,漿血已乾,亦用八珍湯。

熱產

熱產者,暑月宜溫涼得宜,若產室人眾,熱氣蒸逼,致頭痛、面赤、昏暈等症。宜飲清水少許以解之。然風、雨、陰涼亦當避之。

凍產

凍產者,天寒血氣凝滯,不能速生。故衣裳宜厚,產室宜暖,背心下體尤要。

橫產

橫產者,兒居母腹,頭上足下,產時則頭向下,產母若用力逼之,胎轉至半而橫。當令產母安然仰臥,令其自順。穩婆以中指挾其肩,勿使臍帶羈絆,用催生藥努力即生。

當歸 紫蘇(各三錢) 長流水煎服即下。

一方用好京墨磨服之即下。

一方用敗筆頭一個,火煅,以藕節自然汁調服即下。

一方用益母草六兩,濃煎,加童便一大杯調服即下。

盤腸產

盤腸產者,產則子腸先出,然後生子。其腸或未即收,以蓖麻子四十九粒,研碎塗頭上,腸收急急洗去,遲則有害。又方止用四十粒,去皮研為膏,塗頂中,收即拭之。如腸燥,以磨刀水潤之,再用磁石煎湯服之,須陰陽家用過有驗者。

難產

難產者,交骨不開,不能生產也。服加味芎歸湯良久即下。

小川芎 當歸(各一兩) 敗龜板(一個酒炙) 婦人發灰(一握,須用生過男女者,為末)

水一鍾,煎七分服。

死產

死產者,子死腹中也。驗母 青黑,其胎已死。先用平胃散一服,酒水各一鍾,煎八分,投朴硝煎服即下,用童便亦好,後用補劑調理。

下胞

胞衣不下,用滾酒送下失笑散一劑,或益母丸,或生化湯送鹿角灰一錢,或以產母發入口作吐,胞衣即出。有氣虛不能送出者,腹必脹痛,單用生化湯:

全當歸(一兩) 川芎(三錢) 白朮 香附(各一錢) 加人參(三錢更妙)

水煎服。

一方用蓖麻子二兩,雄黃二錢,研膏塗湧泉穴,衣下即速洗去。

平胃散:

南蒼朮(米泔水浸炒) 厚朴(姜炒) 陳皮 炙草(各二錢)

共為粗末,或水煎,或酒煎,煎成時加朴硝二錢,再煎一二沸,溫服。

失笑散:

五靈脂 蒲黃 俱研為細末,每服三錢,熱酒下。

斷臍

斷臍必以綿裹,咬斷為妙。如遇天寒,或因難產,母、子勞倦,宜以大麻油紙燃,徐徐燒斷,以助元氣。雖兒已死,令暖氣入臍多得生,切勿以刀斷之。

滑胎散:

臨月常服數劑,以便易生。當歸(三、五錢) 川芎(五、七錢) 杜仲(二錢) 熟地(三錢) 枳實(七分) 山藥(二錢)

水二鍾,煎八分,食前溫服。如氣體虛弱人,加人參、白朮隨宜服之;如便實多滯者,加牛膝二錢。

治產秘驗方:

治橫生逆產至數日不下,一服即下。有未足月,忽然胎動,一服即安。或臨月先一服,保護無慮。更能治胎死腹中及小產傷胎無乳者,一服即如原體。

全當歸 川芎(各一錢五分) 川貝母(一錢去心) 荊芥穗 黃耆(各八分) 厚朴(姜炒) 蘄艾 紅花(各七分) 菟絲子(一錢二分) 白芍(一錢二分,冬月不用) 枳殼(六分,麵炒) 羌活(六分,同上) 甘草(五分)

上十三味,只用十二味,不可加減。安胎去紅花;催生去蘄艾。用井水鍾半,姜三片為引,熱服。渣用水一鍾煎半鍾,熱服。如不好,再用水一鍾,煎半鍾服之即效,不用二劑。

催生免腦丸治橫生、逆生神效 臘月兔腦髓(一個) 母丁香(一個) 乳香(一錢另研) 麝香(一分)

兔腦為丸,芡實大。陰乾、密封,用時以溫酒送下一丸。

奪命丹:

臨產未產時,目反、口噤,面黑唇青,口中吐沫,命在須臾,若臉面微紅,子死母活,急用:蛇退 蠶故子(燒灰不存性) 發灰(一錢) 乳香(五分) 共為細末,酒下。

加味芎歸湯治子宮不收,產門不閉。

人參 當歸(各二錢) 黃耆 川芎(各一錢) 五味(十五粒) 升麻(八分) 炙草(四分) 再不收,加半夏(八分) 白芍(八分,酒炒)

新產治法

生化湯先連進二服。若胎前素弱,婦人見危症、熱症、墮胎,不可拘貼數,服至病退乃止。若產時勞甚,血崩、形脫,即加人參三四錢在內,頻服無虞。若氣促亦加人參。加參於生化湯者,血塊無滯,不可以參為補而勿用也。有治產不用當歸者,見偏之甚,此方處置萬全,必無一失。世以四物湯治產,地黃性寒滯血。芍藥微酸無補,伐傷生氣,誤甚。

產後用藥十誤

一因氣不舒而誤用耗氣、順氣等藥,反增飽悶,陳皮用至五分,禁枳實、厚朴。

二因傷氣而誤用消導,反損胃氣至絕谷,禁枳殼、大黃、蓬、稜、曲、樸。

三因身熱而誤用寒涼,必致損胃增熱,禁芩、連、梔、柏、升、柴。

四因日內未曾服生化湯,勿用參、耆、術,以致塊痛不消。

五毋用地黃以滯惡露。

六毋用枳殼、牛膝、枳實以消塊。

七便秘毋用大黃、芒硝。

八毋用蘇木、稜、蓬以行塊,芍藥能伐氣不可用。

九毋用山楂湯以攻塊、定痛而反損新血。

十毋輕服濟坤丹以下胎、下胞。

產後危疾諸症,當頻服生化湯,隨症加減,照依方論。

產後寒熱

凡新產後,榮衛俱虛,易發寒熱、身痛、腹痛,決不可妄投發散之劑。當用生化湯為主,稍佐發散之藥。產後脾虛,易於停食,以致身熱。世人見有身熱,便以為外感,遽然發汗,速亡甚矣。當於生化湯中加扶脾消食之藥。大抵產後先宜補血,次補氣。若偏補氣而專用參、耆,非善也。產後補虛,用參、耆、芎、歸、白朮、陳皮、炙草;熱輕則用茯苓淡滲之藥,其熱自除,重則加乾薑。或云大熱而用姜何也?曰:此熱非有餘之熱,乃陰虛內生熱耳。蓋乾薑能入肺分利肺氣,又能入肝分引眾藥生血,然必與陰血藥同用之。產後惡寒、發熱、腹痛者,當主惡血。若腹不痛,非惡血也。

產後寒熱、口眼歪邪,此乃氣血虛甚,以大補為主。左手脈不足,補血藥多於補氣藥。右手脈不足,補氣藥多於補血藥。切不可用小續命等發劑之藥。

胎前患傷害、疫症、瘧疾、墮胎等症

胎前或患傷寒、疫症、瘧疾,熱久必致墮胎,墮後愈增熱,因熱消陰血而又繼產失血故也。治者甚勿妄論傷寒、瘧疫未除,誤投梔子豉湯,柴、芩、連、柏等藥。雖或往來潮熱,大小便秘,五苓、承氣等藥斷不可用,只重產輕邪,大補氣血,頻服生化湯。如形脫、氣脫,如生脈散以防血暈。蓋川芎味辛能散,乾薑能除虛火。雖有便秘,煩渴等症,只多服生化湯,自津液生而二便通矣。若熱用寒劑,愈虛中氣,誤甚。

產後諸症治法

血塊第一

此症勿拘古方,妄用蘇木、蓬、稜以輕人命。其一應散血方、破血藥俱禁用。雖山楂性緩亦能害命,不可擅用,惟生化湯系血塊聖藥也。

生化湯原方:

當歸(八錢) 川芎(三錢) 桃仁(十四粒,去皮尖,研) 黑姜(五分) 炙草(五分)

用黃酒、童便各半煎服。

又益母九、鹿角灰就用生化湯送下一錢,外用烘熱衣服暖和塊痛處,雖大暑亦要和暖。塊痛處有氣不運而暈、迷、厥,切不可妄說惡血搶心,只服生化湯為妙。俗有生地、牛膝行血,山稜、蓬朮敗血,山楂、沙糖消塊,蘄艾、椒酒定痛,反致昏暈等症,切不可妄用。二、三、四日內,覺痛減可揉,乃虛痛也,宜加參生化湯。如七日內,或因寒涼食物結塊痛甚者,加入肉桂八分於生化湯內。如血塊未消,不可加參、耆,用之則痛不止。總之,慎勿用峻利藥,勿多飲薑、椒、艾、酒。頻服生化湯行氣助血,外用熱衣以暖腹。如用紅花以行之,蘇木、牛膝以攻之則誤。其胎氣脹用烏藥、香附以順之,枳殼、厚朴以舒之,甚有青皮、枳實、蘇子以下氣定喘,芩、連、梔子、黃柏以退熱除煩;至於血結更甚,反用承氣湯下之而愈結;汗多小便短澀,反用五苓散通之而愈秘,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也。

凡兒生下,或停血不下,半月外尚痛,或外加腫毒高寸許,或身熱減飲食倦甚,必用生化湯加三稜、蓬朮、肉桂等攻補兼治,其塊自消。如虛甚食少泄瀉,只服此帖定痛且健脾胃,迸食止瀉,然後服消塊湯。

加味生化湯治血塊日久不消,半月後方可用之。

川芎(一錢) 當歸(三錢) 黑姜(四分) 桃仁(十五粒) 三稜(六分,醋炒) 元胡 肉桂(各六分) 炙草(四分)

血暈第二

分娩之後眼見黑花,頭眩昏暈,不省人事者,一因勞倦甚而氣竭神昏;二因大脫血而氣欲絕;三因痰火乘虛泛上而神不守;當急服生化湯二三帖,外用韭菜細切,納有嘴瓶中,用滾醋二鍾,衝入瓶內,急衝於產母鼻中即醒。若偏信古方,認為惡血搶心而輕用散血之劑;認為疫火而用無補消降之方,誤甚矣。如暈厥牙關緊閉,速煎生化湯,挖開口將鵝毛探喉,酒盞盛而灌之。如灌下腹中漸溫暖,不可拘帖數,外用熱手在單衣上從心揉按至腹,常熱火暖之一二時,服生化湯四帖完即神清。始少緩藥方進粥,服至十服而安。故犯此者,連灌藥、火暖,不可棄而不救。若在冬月,婦人身欠暖,亦有大害。臨產時必予煎生化湯,予燒秤錘、硬石子,候兒下地,連服二三帖。又產婦枕邊行醋韭投醋瓶之法,決無暈症。又兒生時,閤家不可喜子而慢母;產母不可顧子而忘倦。又不可產訖即臥,或忿怒逆氣,皆致血暈。慎之慎之!

加味生化湯(治產後三等血暈症)

川芎(三錢) 當歸(六錢) 黑姜(四分) 桃仁(十粒) 炙草(五分) 荊芥(四分,炒黑) 大棗

水煎服。

勞倦甚而暈及血崩氣脫而暈並宜速灌兩服。如形色脫或汗出而脫皆急服一帖,即加人參三四錢,一加肉桂四分,決不可疑參為補而緩服。痰火乘虛泛上而暈,方內加橘紅四分,虛甚加人參二錢;肥人多痰再加竹瀝七分,薑汁少許,總不可用稜、術破血等方。其血塊痛甚,兼送益母丸或鹿角灰,或元胡散,或獨勝散,上消血塊方服一服即效,不必易方,從權救急。

加參生化湯(治產後形色脫暈或汗多脫暈)

人參(三錢,有倍加至五錢者) 川芎(二錢) 當歸(五錢) 炙草(四分) 桃仁(十粒) 炮姜(四分) 大棗

水煎服。

脈脫、形脫將絕之症,必服此方加參四五錢,頻頻灌之。產後血崩、血暈兼汗多宜服此方。無汗不脫只服本方不必加參。左尺脈脫亦加參。此方治產後危急諸症可通用,一晝一夜必須服三四帖。若照常症服,豈能接將絕之氣血,扶危急之變症耶!產後一二日,血塊痛雖未止,產婦氣血虛脫,或暈、或厥、或汗多、或形脫,口氣漸涼,煩渴不止,或氣喘急,無論塊痛,從權用加參生化湯,病勢稍退,又當減參,且服生化湯。

加減法:血塊痛甚加肉桂七分;渴加麥冬一錢、五味十粒;汗多加麻黃根一錢;如血塊不痛加炙黃耆一錢,以止汗;傷飯食、麵食加炒神麯一錢、麥芽五分,炒;傷肉食加山楂五個、砂仁四錢,炒。

厥症第三

婦人產有用力過多,勞倦傷脾,故逆冷而厥,氣上胸滿,脈去形脫,非大補不可,豈錢數川芎、當歸能回陽復神乎?必用加參生化湯倍參進二劑則氣血旺而神自生矣,厥自止矣。若服藥而反渴,另有生脈散,獨參代茶飲救臟之燥。如四肢逆冷,又瀉痢類傷寒陰症,又難用四逆湯,必用倍參生化湯加附子一片,可以回陽止逆,又可以行參、歸之力,立二方於左分先後。

加參生化湯(治產後發厥、塊痛未止,不可加耆、術。)

川芎 人參(各二錢) 炙草(五分) 炮姜(四分) 桃仁(十粒去皮尖,研) 當歸(四錢) 棗

水煎。進二服。

滋榮益氣復神湯(治產後發厥,問塊痛已除,可服此方。)

人參 當歸(各三錢) 黃耆(蜜炙) 白朮(土炒) 川芎 熟地 麥芽(各一錢) 炙草 陳皮(各四分) 五味(十粒) 棗(一枚)

水煎服。

手足冷加附子五分;汗多加麻黃根一錢、熟棗仁一錢,妄見妄言加益智、柏子仁、元肉,大便實加肉蓯蓉二錢。大抵產後暈、厥二症相類,但暈在臨盆,症急甚於厥,宜頻服生化湯幾帖,塊化、血旺、神清、暈止。若多氣促形脫等症,必加參耆。厥在分娩之後,宜倍參生化湯,止厥以復神,並補氣血也,非如上偏補氣血而可愈也。要知暈有塊痛,耆、術不可加。厥症若無塊痛,耆、朮、地黃並用無疑也。

血崩第四

產後血大來,審血色之紅紫,視形色之虛實。如血紫有塊,乃當去其敗血也。止留作痛,不可論崩。如鮮紅之血,乃是驚傷心不能生血;怒傷肝不能藏血;勞傷脾不能統血;俱不能歸經耳。當以崩治,先服生化湯幾帖,則行中自有補。若形脫汗多氣促,宜服倍參生化湯幾帖以益氣,非棕炭之可止者。如產後半月外崩,又直升舉大補湯治之。此症虛極,服藥平穩,未見速效,須二十帖後,諸症頓除。

生血止崩湯(治產唇血崩)

川芎(一錢) 當歸(四錢) 黑姜(四分) 炙草(五分) 桃仁(十粒) 荊芥(炒黑) 烏梅(煅灰) 蒲黃(炒,各五分)

棗水煎。忌薑、椒、熱物、生、冷。

鮮紅血大來,荊芥穗炒黑、白芷各五分;血竭形敗,加參三四錢;汗多氣促亦加參三四錢;無汗、形不脫氣促,只服生化湯。多服則血自平。有言歸、芎但能活血,甚誤。

升舉大補湯滋榮益氣,如有塊動,只服前方,耆、術勿用。

黃耆 白朮 陳皮 炙草 升麻 白芷(各四分) 人參 當歸 熟地(各二錢) 麥冬 川芎(各一錢) 黃連(三分) 荊芥穗(四分、炒黑)

汗多加麻黃根一錢,浮麥炒一小撮;大便不通加肉蓯蓉一錢,禁用大黃;氣滯磨木香三分;痰加貝母六分、竹瀝、薑汁少許;寒嗽加杏仁十粒、桔梗五分、知母一錢;驚加棗仁、柏子各一錢;傷飯加神麯、麥芽各一錢;傷肉食加山楂、砂仁各八分;俱加棗水煎。身熱不可加連、柏;傷食、怒氣均不可專用耗散無補藥。凡年老虛人患崩,宜升舉大補湯。

(按:症虛極注中有身熱不可加連、柏云云,後三頁復神湯項下注有宜用此湯少佐黃連墜火雲云。設無火可墜,此方內並無熱藥,無須反佐,恐黃連未可輕用,此處最宜詳慎。又注中寒嗽加有知母,既系寒嗽,知母亦未可擅用。此條疑原刊寒字有誤)

氣矩似喘第五

因血脫勞甚,氣無所恃,呼吸止息,違其常度,有認為痰火,反用散氣化痰之方,誤人性命,當以大補血為主。如有塊不可用參、耆、術,無塊方可用本方去桃仁加熟地井附子一片,足冷加熟附子一錢及參、朮、陳皮接續補氣養榮湯。

加參生化湯(治分娩後即患氣短者,有塊不可加耆、術。)

川芎(二錢) 當歸(四錢) 炙草(五分) 黑姜(四分) 人參(三錢) 桃仁(十粒去皮、尖,研) 引加棗一枚,連進二三帖後再用後方。

補氣養榮湯(治產後氣短促,血塊不痛,宜服此方。)

黃耆 白朮(各一錢) 熟地 川芎(各二錢) 當歸(四錢) 人參(三錢) 陳皮 炙草 黑姜(各四分)

如手足冷,加熟附子一錢;汗多加麻黃根一錢、浮麥一小撮;渴加麥冬一錢、五味子十粒;大便不通加肉蓯蓉一錢、麻仁一撮;傷面飯加炒神麯一錢、炒麥芽一錢;傷肉食加山楂、砂仁各五分。

按:麥芽有回乳之害,用者慎之。

妄見妄言第六

由氣血虛,神魂無依也。治當論塊痛有無、緩急。若塊痛未除,先服生化湯二三帖,痛止,繼服加參生化湯,或補中益氣湯加安神定志丸調服之。若產日久,形氣俱不足,即當大補氣血,安神定志,服至藥力充足,其病自愈,勿謂邪祟。若噴以法水驚之,每至不救。屢治此症,服藥至十數帖方效。病虛似邪,欲除其邪,先補其虛,先調其氣,次論諸病。此古人治產後虛症及年老虛喘、弱人妄言,所當用心也。

安神生化湯(治產後塊痛未止,妄言妄見症,未可用耆、術。)

川芎 柏子仁(各一錢) 人參(二錢) 當歸(三錢) 茯神(二錢) 桃仁(十二粒) 黑姜 炙草(各四分) 益智(八分,炒) 陳皮(三分)

棗水煎(服)。

滋榮益氣復神湯(治塊痛已止,妄言妄見,服此方即愈。)

黃耆 白朮 麥冬 川芎 柏子仁 茯神 益智(各一錢) 人參,熟地(各二錢) 陳皮(三分) 炙草(四分) 棗仁(十粒,一錢) 五味子(十粒) 蓮子(八枚) 元肉(八個)

棗水煎服。

產後血崩、血脫、氣喘、氣脫、神脫、妄言,雖有血氣陰陽之分,其精散神去一也。比暈後少緩,亦微症也。若非厚藥頻服,失之者多矣。誤論氣實痰火者非也。新產有血塊痛並用加參生化湯,行中有補,斯免滯血血暈之失也。其塊痛止,有宜用升舉大補湯少佐黃連墜火以治血脫,安血歸經也。有宜用倍參補中益氣湯少佐附子助參以治氣脫,攝氣歸淵也。有宜用滋榮益氣復神湯少佐黃連以清心火安君主之官也。

傷食第七

新產後禁膏粱、遠厚味。如飲食不節,必傷脾胃。治當扶元溫、補氣血、健脾胃。審傷何物,加以消導諸藥,生化湯加神麯、麥芽以消麵食;加山楂、砂仁以消肉食;如寒冷之物加吳萸、肉桂;如產母虛甚加人參、白朮。又有塊然後消補並治,無有不安者。屢見治者不重產後之弱,惟知速消傷物,反損真氣,益增滿悶,可不慎哉!

加味生化湯(治血塊未消,服此以消食。)

川芎(二錢) 當歸(五錢) 黑姜(四分) 炙草(五分) 桃仁(十粒)

問傷何物,加法如前煎服。

健脾消食生化湯(治血塊已除,服此消食。)

川芎(一錢) 人參 當歸(各二錢) 白朮(一錢半) 炙草(五分)

審傷何物,加法如前。

如停寒物日久,脾胃虛弱,恐藥不能運用,可用揉按、炒神麯熨之更妙。凡傷食誤用消導藥,反絕粥幾日者,宜服此方。

長生活命丹

人參三錢,水一鍾半,煎半鍾,先用參湯一盞,以米飯鍋焦研粉三匙,漸漸加參湯。鍋焦粉引開胃口,煎參湯用新罐或銅杓,恐聞藥氣要嘔也。如服寒藥傷者,加姜三大片煎湯。人參名活命草,鍋焦名活命丹,此方曾活數十人。

忿怒第八

產後怒氣逆,胸膈不利,血塊又痛,宜用生化湯去桃仁。服時磨木香二分在內,則塊化怒散不相悖也。若輕產重氣偏用木香、烏藥、枳殼、砂仁之類,則元氣反損,益增滿悶。又加怒後即食,胃弱停悶,當審何物,治法如前,慎勿用木香、檳榔丸、流氣飲子之方,使虛弱愈甚也。

木香生化湯治產後血塊已除,因受氣者。()

川芎(二錢) 當歸(六錢) 陳皮(三分) 黑姜(四分)

服時磨木香二分在內。此方減桃仁用木香、陳皮,前有減於姜者,詳之。

健脾化食散氣湯(治受氣傷食無塊痛者)

白朮 當歸 人參(各二錢) 川芎(一錢) 黑姜(四分) 陳皮(三錢)

審傷何物,加法如前。大抵產後忿怒氣逆及停食二症,善治者重產而輕怒氣消食,必以補氣血為先,佐以調肝順氣,則怒郁散而元不損,佐以健脾消導,則停食行而思谷矣。若專理氣消食,非徒無益而又害之。

類瘧第九

產後寒熱往來,每日應期而發,其症似瘧而不可作瘧治。夫氣血虛而寒熱更作,元氣虛而外邪或侵,或嚴寒,或極熱,或晝輕夜重,或日晡寒熱,絕類瘧症。治當滋榮益氣以退寒熱。有汗急宜止,或加麻黃根之類,只頭有汗而不及於足,乃孤陽絕陰之危症,當加地黃、當歸之類。如陽明無惡寒、頭痛、無汗且與生化湯加羌活、防風、連須蔥白數根以散之。其柴胡清肝飲等方、常山、草果等藥,俱不可用。

滋榮養氣扶正湯(治產後寒熱育汗、午後應期發者)

人參(二錢) 炙黃耆 白朮 川芎 熟地 麥冬 麻黃根(各一錢) 當歸(三錢) 陳皮(四分) 炙草(五分)

棗水煎。

加減養胃湯(治產後寒熱往來,頭痛無汗類瘧者)

炙草 陳皮 藿香(各四分) 半夏(八分) 川芎 蒼朮 人參 白茯苓(各一錢) 當歸(二三錢)

姜引煎服。

有痰加竹瀝、薑汁、半夏、神麯。弱人兼服河車丸。凡久瘧不愈兼服參朮膏以助藥力。

參朮膏

白朮(一斤) 米泔浸一宿,銼焙 人參(一兩) 用水六碗,煎二碗,再煎二次,共計六碗,合在一處,將藥汁又熬成一碗,空心,米湯化半酒盞。

類傷寒二陽症第十

產後七日內發熱、頭痛,惡寒,毋專論傷寒為太陽症。發熱、頭痛、脅痛,毋專論傷寒為少陽症。二症皆由氣血兩虛,陰陽不和而內外感。治者慎勿輕產後熱門而用麻黃湯以治類太陽症。又勿用柴胡湯以治類少陽症。且產母脫血之後而重發其汗,虛虛之禍可勝言哉!昔仲景云:亡血家不可發汗。丹溪云:產後切不可發表。二先生非謂產後真無傷寒之兼症也。非謂麻黃湯、柴胡湯之不可對症也。誠恐後輩學業偏門而輕產,執成方而發表耳。誰知產後真感風感寒生化中芎、姜亦能散之。

加味生化湯(治產後三日內發熱頭痛症)

川芎 防風(各一錢) 炙草 羌活(各四分) 桃仁(十粒) 當歸(三錢)

(查刊本去桃仁,然必須問有塊痛與否方可議去。)服二帖後,頭仍痛、身仍熱,加白芷八分、細辛四分。如發熱不退,頭痛如故加連須蔥五個、人參三錢。產後敗血不散亦能作寒作熱,何以辨之?曰:時有刺痛者,敗血也。但寒熱無他症者,陰陽不和也。刺痛用當歸乃和血之藥,若乃積血而刺痛者,宜用紅花、桃仁、歸尾之類。

類傷寒三陰症第十一

潮熱大汗,大便不通,毋專論為陽明症。口燥咽乾而渴,毋專論為少陰症。腹滿液干大便實,毋專論為大陰症。又汗出、譫語、便閉毋專論為腸胃中燥糞宜下症。數症多由勞倦傷脾,運化稽遲,氣血枯槁(原本為稿),腸腑燥涸,乃虛症類實當補之症。治者勿執偏門輕產而妄議三承氣湯以治類三陰之症也。間有少壯產後妄下幸而無妨,虛弱產婦亦復妄下多致不救。屢見妄下成膨,誤導反結。又有血少數日不通而即下致瀉不止者,危哉!婦人良方云:產後大便秘,若計其日期,飯食數多,即用藥通之,禍在反掌。必待腹滿覺脹欲去不能者,反結在直腸,宜用豬膽汁潤之。若日期雖久,飲食如常,腹中如故,只用補劑而已。若服苦寒疏通反傷中氣,通而不止,或成痞滿,誤矣。

養正通幽湯(治產後大便秘結,類傷寒三陰症)

川芎(二錢半) 當歸(六錢) 炙草(五分) 桃紅(十五粒) 麻仁(二錢) 肉蓯蓉(酒洗,去甲,一錢)

汗多便實加黃耆一錢、麻黃根一錢、人參二錢;口燥渴加人參、麥冬各一錢;腹滿便實加麥冬一錢、枳殼六分、人參二錢、肉蓯蓉一錢;汗出譫語便實,乃氣血虛竭,精神失守,宜養榮安神,加茯神、遠志、肉蓯蓉各一錢,人參、白朮各二錢,黃耆、白芷、柏子仁各一錢。

以上數等大便燥結症,非用當歸,人參至斤數難取功效。大抵產後虛中傷寒、日傷食物,外症雖見頭痛發熱,或脅痛、腰痛是外感宜汗,猶當重產亡血禁汗,惟宜生化湯量為加減,調理無失。又如大便秘結,猶當重產亡血,禁下,宜養正助血通滯則穩當矣。又:

潤腸粥(治產後日久大便不通)

芝麻一升,研末,和米二合,煮粥食腸潤即通。

類中風第十二

產後氣血暴虛,百骸少血濡養,忽然口噤,牙緊,手足筋脈拘搐等症,類中風、癰、痙,雖虛火泛上有痰,皆當以末治之。勿執偏門而用治風消痰之方以重虛產婦也。治法當先服生化湯以生旺新血。如見危症,三服後即用加參益氣,以救血脫也。如有痰火,少佐橘紅、炒芩之類,竹瀝、薑汁亦可加之,黃柏、黃連切不可並用,慎之!

滋榮活絡湯(治產後血少口噤、項強筋搐、類風症)

川芎(一錢半) 當歸 熟地 人參(各二錢) 黃耆 茯神 天麻(各一錢) 炙草 陳皮 防風 羌活 荊芥穗(各四分) 黃連(八分、薑汁炒)

有痰加竹瀝、薑汁、半夏;渴加麥冬、葛根;有食加山楂、砂仁以消肉食,神麯、麥芽以消飯食;大便閉加肉蓯蓉一錢半;汗多加麻黃根一錢;驚悸加棗仁一錢。

天麻丸(治產後中風,恍惚語澀,四肢不利)

天麻 防風 遠志 柏子仁 山藥 細辛 麥冬 石菖蒲(各一錢) 棗仁(一兩) 川芎 羌活(各七分) 南星曲(八分)

研細末,煉蜜為丸,辰砂為衣,清湯下六七十丸。

類痙第十三

產後汗多即變痙者,項強而身反,氣息如絕,宜速服加減生化湯。專治有汗變痙者。

川芎 麻黃根(各一錢) 桂枝 羌活(各五分) 當歸(四錢) 人參(原缺,錢) 炙草(五分) 天麻 羚羊角(各八分) 附子(一片)

如無汗類痙中風用川芎(三錢) 當歸(一兩,酒洗) 棗仁 防風(原俱無分量)

出汗第十四

凡分娩時汗出,由勞傷脾、驚傷心、恐傷肝也。產婦多兼三者而汗出,不可即用斂汗之劑,神定而汗自止。若血塊作痛,耆朮未可遽加,宜服生化湯二三帖以消塊痛。隨繼服加參生化湯以止虛汗。若分娩後倦甚,濈濈然汗出,形色又脫,乃亡陽脫汗也。汗本亡陽,陽亡則陰隨之。故又當從權速灌加參生化湯倍參以救危無拘塊痛。婦人產多汗當健脾以斂水液之精,益榮衛以噓血歸源,灌溉四肢,不使妄行。雜症雖有自汗、盜汗之分,然當歸六黃湯不可治產後之盜汗也,並宜服加參生化湯及加味補中益氣二方。若服參、耆而汗多不止及頭出汗而不至腰足,必難療矣。如汗出而手拭不及者不治。產後汗出氣喘等症虛之極也,不受補者不治。

麻黃根湯(治產後虛汗不止)

人參 當歸(各二錢) 麻黃根(一錢) 黃耆(一錢半,炙) 白朮(一錢,炒) 桂枝(五分) 粉草(炒,五分) 牡蠣(研,少許) 浮麥(一大撮)

虛脫汗多乎足冷,加黑姜四分、熟附子一片;渴加麥冬一錢、五味子十粒;肥白人產後多汗加竹瀝一盞、薑汁一小匙以清痰火;惡風寒加防風、桂枝各五分;血塊不落,加熟地三錢,晚服八味地黃丸。

山茱萸 山藥 丹皮 雲苓 熟地(各八錢) 澤瀉 五味子(各五錢) 炙黃耆(一兩)

煉蜜為丸。

陽加於陰則汗。因而遇風變為瘛瘲者有之,尤難治,故汗多宜謹避風寒。汗多小便不通,乃亡津液故也,勿用利水藥。

盜汗第十五

產後睡中汗出,醒來即止,猶盜瞰人睡而謂之盜汗,非汗自至之比。雜症論云:自汗陽虧,盜汗陰虛。然當歸六黃湯又非產後盜汗方也。惟兼氣血而調治之乃為得耳。

止汗散(治產後盜汗)

人參 當歸(各二錢) 熟地(一錢半) 麻黃根(五分) 黃連(五分,酒炒) 浮小麥(一大撮) 棗(一枚)。

又方:

牡蠣(煅細末,五分) 小麥麵炒黃研末

口渴兼小便不利第十六

產後煩躁、咽乾而渴兼小便不利,由失血汗多所致。治當助脾益肺升舉氣血,則陽升陰降,水入經而為血為液,谷入胃而氣長脈行,自然津液生而便調利矣。若認口渴為火而用苓、連、梔、柏以降之,認小便不利為水滯而用五苓散以通之,皆失治也。必因其勞損而溫之益之,因其留滯而濡之、行之,則庶幾矣。

生津止渴益水飲

人參 麥冬 當歸 生地(各三錢) 黃耆(一錢) 葛根(一錢) 升麻 炙草(各四分) 茯苓(八分) 五味子(十五粒)

汗多加麻黃根一錢、浮小麥一大撮;大便燥加肉蓯蓉一錢五分;渴甚加生麥散不可疑而不用。

遺尿第十七

血氣太虛不能約束,宜八珍湯加升麻、柴胡,甚者加熟附子一片。

產後編下卷四

產後諸症治法

誤破尿胞第十八

產理不順,穩婆不精,誤破尿胞膀胱者,用參,耆為君,歸、芎為臣,桃仁、陳皮、茯苓為佐,豬、羊尿胞煎藥,百服乃安。又方云:用生黃絲娟一尺,白牡丹皮根(當為根皮)為末,白芨末各二錢,水二碗,煮至絹爛如飴服之。宜靜臥不可作聲,名補脬飲,神效。

患淋第十九

由產後虛弱,熱客於脬中,內虛頻數,熱則小便淋澀作痛曰淋。

茅根湯(凡產後冷熱淋並治之)

石膏 白茅根(各一兩) 瞿麥 白茯苓(各五錢) 葵子 人參 桃膠 滑石(各一錢) 石首魚頭(四個) 燈心水煎,入齒末空心服。

又方:(治產後小便痛淋血)

白茅根 瞿麥 葵子 車前子 通草(以上俱無分量) 鯉魚齒(一百個)

水煎服。亦入齒末。

(按:齒末疑均是鯉魚齒)

便數第二十

由脬內素有冷氣、因產發動,冷氣入脬故也。用赤石脂二兩為末,空心服。

又方:

治小便數及遺尿,用益智仁二十八枚為末,米飲送下二錢。

又:桑螵散

桑螵蛸(三十個) 人參 黃耆 鹿茸 牡蠣 赤石脂(各三錢)

為末。空心服二錢,米飲送下。

瀉第二十一

產後瀉泄非雜症。有食泄、濕泄、水穀注下之論。大率氣虛食積與濕也。氣虛宜補,食積宜消,濕則宜燥。然惡露未淨遽難驟燥,當先服生化湯二三帖,化舊生新,加茯苓以利水道。俟血生然後補氣以消食,燥濕以分利水道,使無滯澀、虛虛之失。若產旬日外,方論雜症,尤當論虛實而治也。如痛下清水、腹鳴、米飲不化者,以寒泄治;如糞水黃赤,肛門作痛,以熱泄治之;有因飲食過多,傷脾成泄,氣臭如敗卵,以食積治之;又有脾氣久虛少食,食下即鳴,急盡下所食之物方覺快者,以虛寒泄治之。治法:寒則溫之,熱則清之,脾傷食積,分利健脾,兼消補虛,善為調治無失也。產後虛瀉,眠昏人不識,弱甚形脫危症,必用人參二錢,白朮、茯苓各二錢,附子一錢,方能回生。若脈浮弦,按之不鼓,即為中寒,此蓋陰先亡而陽欲去,速宜大補氣血,加附子、黑姜以回元陽,萬勿忽視。

加減生化湯(治產後塊未消患瀉症)

川芎 茯苓(各二錢) 當歸(四錢) 黑姜 炙草(各五分) 桃仁(十粒) 蓮子(八枚)

水煎溫服。

健脾利水生化湯(治產後塊已除患瀉症)

川芎(一錢) 茯苓(一錢) 歸身(二錢) 黑姜(四分) 陳皮 炙草(各五分) 人參(三錢) 肉果(一個,制) 白朮(一錢,土炒) 澤瀉(八分)

寒瀉加乾薑八分;寒痛加砂仁、炮姜各八分;熱瀉加炒黃連八分;瀉水腹痛米飲不化加砂仁八分、麥芽、山楂各一錢;瀉有酸噯臭氣加神麯、砂仁各八分;脾氣久虛,瀉出所食物方快,以虛寒論;瀉水者,加蒼朮一錢以燥濕;脾氣弱、元氣虛必須大補,佐消食、清熱、祛寒藥;弱甚,形色脫,必須第一方參、朮、苓、附必用之藥也。諸瀉俱加升麻酒炒、蓮子十粒。

完穀不化第二十二

因產後勞倦傷脾而運轉稽遲也,名飧泄。又飲食太過,脾胃受傷亦然,俗呼水穀痢是也。然產方三日內,塊未消化,此脾胃衰弱,參、耆、術未可遽加,且服生化湯加益智、香、砂少溫脾氣。俟塊消後加參、耆、術補氣,肉果、木香、砂仁,益智溫胃,升麻、柴胡清胃氣,澤瀉、茯苓、陳皮以利水為上策也。

加味生化湯(治產後三日內,完穀不化,塊未消者)

川芎 蓋智(各一錢) 當歸(四錢) 茯苓(一錢半) 黑姜 炙草(各四分) 桃仁(十粒)

參苓生化湯(治產後三日內塊已消,穀不化,胎前素弱,患此症者)

川芎 茯苓 白芍(炒) 益智(炒,各一錢) 黑姜(四分) 炙草(五分) 人參 白朮(各二錢,土炒) 肉果(一個,制) 當歸(二錢)

瀉水多加澤瀉、木通各八分;腹痛加砂仁八分;渴加麥冬、五味子;寒瀉加黑姜一錢、木香四分;食積加神麯、麥芽消飯面;砂仁、山楂消肉食;產後瀉痢日久,胃氣虛弱,完穀不化,宜溫助胃氣,六君子湯加木香四分、肉果一個,制。

痢第二十三

產後七日內外,患赤白痢,裡急後重頻並,最為難治。欲調氣行血而推蕩痢邪,猶患產後元氣虛弱;欲滋榮益氣而大補虛弱又助痢之邪。惟生化湯減乾薑而代以木香、茯苓則善消惡露而兼治痢疾並行而不相悖也。再服香連丸以俟一二日後病勢如減,可保無虞。若產七日外有患褐花色後重頻並虛痢即當加補無疑。若產婦稟厚,產期已經二十餘日,宜服生化湯加連、芩、厚朴、芍藥行積之劑。

加減生化湯(治產後七日內患痢)

川芎(二錢) 當歸(五錢) 炙草(五分) 桃仁(十二粒) 茯苓(一錢) 陳皮(四分) 木香(磨,三分)

紅痢腹痛加砂仁八分

青血丸(治禁口痢)

香連為末、加蓮肉粉各一兩半,和勻為丸,酒送下四錢。

凡產三四日後塊散,痢疾少減共十症,開後依治。

一、產後久瀉

元氣下陷,大便不禁,肛門如脫,宜服六君子湯加木香四分、肉果一個制、薑汁5分。

二、產後瀉痢

色黃乃脾土真氣虛損,宜服補中益氣湯加木香、肉果。

三、產後傷麵食

瀉痢宜服生化湯加神麯,麥芽。

四、產後傷肉食

瀉痢宜服生化湯加山楂、砂仁。

五、產後胃氣虛弱

瀉痢完穀不化,當溫助胃氣,宜服六君子湯加木香四分、肉果一個,制。

六、產後脾胃虛弱

四肢浮腫,宜服六君子湯加五皮散。見後水腫。

七、產後瀉痢

無後重但久不止,宜服六君子湯加木香、肉果。

八、產後赤白痢

臍下痛,當歸、厚朴、黃連、肉果、甘草、桃仁、川芎。

九、產後久痢

色白屬血虛,宜四物湯加荊芥、人參。

十、產後久痢

色赤屬氣虛,宜六君子湯加木香、肉果。

霍亂第二十四

由勞傷氣血,臟腑空虛,不能運化食物及感冷風所致。陰陽升降不順,清濁亂於脾胃,冷熱不調,邪正相搏上、下,為霍亂。

生化六和湯(治產後血塊痛未除患霍亂)

川芎(二錢) 當歸(四錢) 黑姜 炙草 陳皮 藿香(各四分) 砂仁(六分) 茯苓(一錢) 姜(三片) 煎服。

附子散(治產後霍亂吐瀉手足逆冷,須無塊痛方可服。)

白朮(一錢) 當歸(二錢) 陳皮 黑姜 甘草 丁香(各四分)

共為末,粥飲送下二錢。

溫中湯(治產後霍亂,吐瀉不止,無塊痛者可服。)

人參 茯苓(各一錢) 白朮(一錢半) 當歸(二錢) 厚朴(八分) 黑姜(四分) 草豆蔻(六分) 姜(三片)

水煎服。

嘔逆不食第二十五

產後勞傷臟腑,寒邪易乘於腸胃則氣逆嘔吐而不下食也。又有瘀血未淨而嘔者;亦有痰氣入胃胃口不清而嘔者,當隨症調之。

加減生化湯(治產婦嘔逆不食)

川芎(一錢) 當歸(三錢) 黑姜 砂仁 藿香(各五分) 淡竹葉(七片)

水煎和薑汁二匙服。

溫胃丁香散(治產後七日外嘔逆不食)

當歸(三錢) 白朮(二錢) 黑姜 丁香(各四分) 人參(一錢) 陳皮 炙草 前胡 藿香(各五分) 姜(三片)

水煎服。

石蓮散(治產婦嘔吐、心沖目眩)

石蓮子(去殼,去心一兩半) 白茯苓(一兩) 丁香(五分)

共為細末,米飲送下。

生津益液湯(治產婦虛弱、口渴氣少,由產後血少多汗,心內煩不生津液)

人參 麥冬(去心) 茯苓(各一兩) 大棗 竹葉 浮小麥 炙草 栝蔞根 大渴不止加蘆根

咳嗽第二十六

治產後七日內,外感風寒,咳嗽鼻塞、聲重、惡寒,勿用麻黃湯以動汗;嗽而脅痛,勿用柴胡湯;嗽而有聲,痰少面赤,勿用涼藥。凡產有火嗽,有痰嗽,必須調理半月後方可用涼藥,半月前不當用。

加味生化湯(治產後外感,風寒咳嗽及鼻塞聲重)

川芎(一錢) 當歸(二錢) 杏仁(十粒) 桔梗(四分) 知母(八分)

有痰加半夏曲;虛弱有汗咳嗽加人參。總之,產後不可發汗。

加參安肺生化湯治產後虛弱,旬日內外感風寒咳嗽、聲重、有痰或身熱頭痛及汗多

川芎 人參 知母 桑白皮(各一錢) 當歸(二錢) 杏仁(十粒去皮,尖) 甘草 桔梗(各四分) 半夏(七分) 橘紅(三分)

虛人多痰加竹瀝一杯、薑汁半匙。

(按:咳嗽論中明示,縱有火嗽,在半月前猶不得輕用涼藥。垂戒綦嚴,而第一與第二方中均有知母,小注均有外感風寒云云。此必於既感之後將蘊而為燥熱,不得已而用之。小注未及申明,如謂不然,苟初感既用此涼品,其不與前論顯為柄鑿。讀者須會前人微意,庶不致用古方而自少權衡耳。)

加味四物湯(治半月後於嗽,有聲痰少者)

川芎 白芍 知母 瓜蔞仁(各一錢) 生地 當歸 訶子(各二錢) 冬花(六分) 桔梗 甘草 鬥令(各四分) 生薑(一大片)

水腫第二十七

產後水氣,手足浮腫,皮膚見光榮色,乃脾虛不能制水,腎虛不能行水也。必以大補氣血為先,佐以蒼朮、白朮、茯苓補脾。壅滿用陳皮、半夏、香附消之,虛人加人參、木通;有熱加黃芩、麥冬以清肺金。健脾利水,補中益氣湯。七日外用人參、白朮各二錢,茯苓、白芍各一錢、陳皮五分、木瓜八分、紫蘇、木通、大腹皮、蒼朮、厚朴各四分;大便不通加郁李仁、麻仁各一錢;如陰寒邪濕氣傷脾,無汗而腫,宜姜皮、半夏、蘇葉加於補氣方以表汗。

五皮散(治產後風濕客傷脾經,氣血凝滯以致面目浮虛、四肢腫脹、氣喘)

五加皮 地骨皮 大腹皮 茯苓皮 姜皮(各一錢) 棗(一枚)

水煎服。

又云:產後惡露不淨,停留胞絡,致令浮腫,若以水氣治之,投以甘遂等藥誤矣。但服調經散則血行而腫消矣。

調經散

沒藥(另研) 琥珀(另研) 肉桂 赤芍 當歸(各一錢)

上為細末,每服五分,薑汁、酒各少許調服。

流注第二十八

產後惡露流於腰、臂、足關節之處,或漫腫,或結塊,久則腫起作痛,肢體倦怠,急宜用蔥熨法以治外腫,內服參歸生化湯以消血滯,無緩也。未成者消,已成者潰。

蔥熨法

用蔥一握,炙熱搗爛作餅敷痛處,用厚布二三層,以熨斗火熨之。

參歸生化湯

川芎 黃耆(各一錢半) 當歸 人參(各二錢) 馬蹄香(二錢) 肉桂 炙草(各五分)

此症若不補氣血,節飲食,慎起居,未有得生者。如腫起作痛,起居飲食如常,是病氣未深,形氣未損,易治。若漫腫微痛,起居倦怠,飲食不足,最難治。或未成膿,未潰,氣血虛也,宜服八珍湯;憎寒、惡寒陽氣虛也,宜服十全大補湯,補後大熱,陰血虛也,宜服四物湯加參、朮、丹皮;嘔逆,胃氣虛也,宜服六君子湯加炮薑、乾薑;食少體倦,脾氣虛也,宜服補中益氣湯;四肢冷逆,小便頻數,腎氣虛也,補中益氣湯加益智仁一錢。神仙回洞散治產後流注,惡露日久成腫。用此宜導其膿。若未補氣血旺,不可服此方。

膨脹第二十九

婦人素弱,臨產又勞,中氣不足,胸膈不利而轉運稽遲。若產後即服生化湯,以消塊止痛,又服加參生化湯以健脾胃,自無中滿之症。其膨脹因傷食而誤消,因氣鬱而誤散,多食冷物而停留惡露,又因血虛大便燥結誤下而愈脹。殊不知氣血兩虛,血塊消後當大補氣血以補中虛。治者若但知傷食宜消,氣鬱宜散,惡露當攻,便結可下,則胃氣反損,滿悶益增,氣不升降,濕熱積久,遂成膨脹。豈知消導坐於補中,則脾胃強而所傷食氣消散,助血兼行,大便自通,惡露自行。

如產後中風,氣不足微滿,誤服耗氣藥而脹者,服補中益氣湯。

人參 當歸 白朮(各五分) 白茯苓(一錢) 木香(三分) 川芎 白芍 蘿蔔子(各四分)

如傷食,誤服消導藥成脹,或脅下積塊,宜服健脾湯。

人參 白朮 當歸(各三錢) 白茯苓 白芍 神麯 吳萸(各一錢) 大腹皮 陳皮(各四分) 砂仁 麥芽(各五分)

如大便不通,誤服下藥成脹及腹中作痛宜服養榮生化湯:

當歸(四錢) 白芍 白茯苓 人參 蓯蓉(各一錢) 陳皮 大腹皮 香附(各五分) 桃仁(十粒,制) 白朮(二錢)

塊痛將藥送四消丸。屢誤下須用參、歸半斤大便方通,膨脹方退;凡誤用消食耗氣藥以致絕谷,長生活命丹屢效。方見傷食條。

怔忡驚悸第三十

由產憂、驚、勞、倦,去血過多,則心中跳動不安,謂之怔忡。若惕然震驚,心中怯怯,如人將捕之狀,謂之驚悸。治此二症,惟調和脾胃,志定神清而病愈矣。如分娩後血塊未消,宜服生化湯,且補血行塊。血旺則怔定驚平,不必加定神定志劑。如塊消痛止後患此,宜服加減養榮湯。

當歸 川芎(各二錢) 茯神 人參 棗仁(炒) 麥冬 遠志 白朮 黃耆(各一錢,炙) 元肉(八枚) 陳皮 炙草(各四分)

姜煎。虛煩加竹瀝、薑汁,去川芎、麥冬,再加竹茹一團,加木香即歸脾湯。

養心湯(治產後心血不定,心神不安)

炙黃耆 柏子仁(各一錢) 人參(一錢半) 麥冬(一錢八分) 茯神 川芎 遠志(各八分) 炙草(四分) 當歸(二錢) 五味(十粒)

姜水煎服。

骨蒸第三十一

宜服保真湯,先服清骨散。

柴胡梅連湯(即清骨散,作湯速效)

柴胡 前胡 黃連 烏梅(去核)

各二兩共為末聽用。再將豬脊骨一條、豬苦膽一個、韭菜白十根各一寸,同搗成泥,入童便一酒盞,攪如稀糊,入藥末再搗。為丸,如綠豆大。每服三四十丸,清湯送下。如上膈熱多,食後服。此方凡男女骨蒸,皆可用之,不專治產婦。

保真湯

黃耆 川芎(各六分) 人參 當歸 白朮(炒) 麥冬 白芍 枸杞 生地 知母(各二錢) 黃連(炒) 黃柏(炒) 地骨皮(各六分) 五味(十粒) 炙草(四分) 天冬(一錢) 棗(三枚,去核)

水煎服。

加味大造湯(治骨蒸勞熱,若服清骨散、梅連丸不效,服此方)

人參 當歸 山藥 枸杞(各一兩) 生地(二兩) 麥冬 石斛(各八分,酒蒸) 柴胡(六錢) 胡連(五錢) 黃柏(炒,七分)

先將麥冬、地黃搗爛,後入諸藥同搗為丸,加蒸紫河車另搗,焙乾為末,煉蜜丸。

心痛第三十二

此即胃脘痛。因胃脘在心之下,勞傷風寒及食冷物而作痛,俗呼為心痛。心可痛乎?血不足則怔忡、驚悸不安耳。若真心痛,手足青黑色,旦夕死矣。治當散胃中之寒氣,消胃中之冷物。必用生化湯佐消寒食之藥,無有不安。若綿綿而痛,可按止之,問無血塊,則當論虛而加補也。產後心痛、腹痛二症相似,因寒食與氣上攻於心則心痛,下攻於腹則腹痛。均用生化湯加肉桂、吳萸等溫散之藥也。

加味生化湯

川芎(一錢) 當歸(三錢) 黑姜 炙草(各五分) 肉桂 吳萸 砂仁(各八分)

傷寒食加肉桂、吳芋;傷麵食加神麯、麥芽;傷肉食加山楂、砂仁;大便不通加肉蓯蓉。

腹痛第三十三

先問有塊無塊。塊痛只服生化湯調失笑散二錢加元胡一錢。無塊則是遇風冷作痛,宜服加減生化湯。

川芎(一錢) 當歸(四錢) 黑姜 炙草(各四分) 防風 桂枝(各七分) 吳萸(六分) 白蔻(五分)

痛止去之,隨傷食物所加如前。

小腹痛第三十四

產後虛中感寒飲冷,其寒下攻小腹作痛;又有血塊作痛者;又產後血虛臍下痛者,並治之以加減生化湯。

川芎(一錢) 當歸(三錢) 黑姜 炙草(各四分) 桃仁(十粒)

有塊痛者,本方中送前胡散。亦治寒痛。若無塊但小腹痛,亦可按而少止者屬血虛,加熟地三錢、前胡、肉桂各一錢,為末。名前胡散。

虛勞第三十五

指節冷痛,頭汗不止。

人參 當歸(各三錢) 黃耆(二錢) 淡豆豉(十粒) 生薑(三片) 韭白(十寸) 豬腎(兩個)

先將豬腎煮熟,取汁煎藥八分,溫服。

遍身疼痛第三十六

產後百節開張,血脈流散。氣弱則經絡間血多阻滯。累日不散,則筋牽脈引骨節不利。故腰背不能轉側,手足不能動履,或身熱頭痛。若誤作傷寒發表出汗,則經脈動盪,手足發冷,變症出焉。宜服趁痛散:

當歸 桑寄生(各一錢) 甘草 黃耆 白朮 獨活 肉桂 牛膝(各八分) 薤白(五根) 姜(三片)

水煎服。

腰痛第三十七

由女人腎位系胞,腰為腎府,產後勞傷腎氣,損動胞絡,或虛未復而風乘之也。

養榮壯腎湯(治產後感風寒,腰痛不可轉)

當歸(二錢) 防風(四分) 獨活 桂心 杜仲 續斷 桑寄生(各八分) 生薑(三片)

水煎服。

兩帖後痛未止屬腎虛,加熟地三錢。

加味大造丸(治產後日久,氣血兩虛,腰痛腎弱,方見骨蒸條)

青蛾丸

胡桃(十二個) 破故紙(八兩酒浸,炒) 杜仲(一斤,薑汁炒,去絲)

為細末,煉蜜丸。淡醋湯送六十丸。

脅痛第三八

乃肝經血虛氣滯之故。氣滯用四君子湯加青皮、柴胡;血虛用四物湯加柴胡、人參、白朮。若概用香燥之藥,則反傷情和之氣,無所生矣。

補肺散(治脅痛)

山萸 當歸 五味 山藥 黃耆 川芎 熟地 木瓜 白朮 獨活 棗仁(各等分)

水煎服。

陰痛第三十九

產後起居太早,產門感風作痛,衣被難近身體,宜用祛風定痛湯。

川芎 茯苓(各一錢) 當歸(三錢) 獨活 防風 肉桂 荊芥(炒黑,各五分) 地黃(二錢) 棗(二枚)

煎服。

又附陰疳、陰蝕、陰中瘡,曰䘌瘡。或痛或癢,如蟲行狀,濃汁淋漓,陰蝕幾盡者。由心腎煩郁,胃氣虛弱,致氣血留滯。經云:諸瘡痛癢,皆屬於心。治當補心養腎,外以藥熏洗,宜用十全陰疳散。

川芎 當歸 白芍 地榆 甘草(各等分)

水五碗煎二碗,去渣熏,日三夜四,先熏後洗。

一方用蒲黃一升,水銀二兩,二味調勻搽。

一方用蝦蟆兔糞等為末敷瘡。

一方治疳蟲食下部及五臟,取東南桃枝,輕打頭散,以綿纏之。

一方用硫磺末,將縛桃枝,蘸而燃煙燻之(按此條宜與上條合看)。

一方,截一短竹筒,先納陰中,以桃枝燒煙燻之。

惡露第四十

即繫裹兒汙血,產時惡露隨下,則腹不痛而產自安。若腹欠溫暖,或傷冷物,以致惡露凝塊,日久不散則虛證百出,或身熱骨蒸,食少羸瘦,或五心煩熱,月水不行。其塊在兩脅,動則雷鳴,嘈雜暈眩,發熱似瘧,時作時止。如此數症,治者欲瀉其邪,先補其虛,必用補中益氣湯送三消丸,則元氣不損,惡露可消。

加味補中益氣湯

人參 黃耆(炙) 白芍(各一錢) 廣皮 甘草(各四分) 白朮(二錢) 當歸(三錢)

薑、棗煎服。

三消丸(治婦人死血、食積、痰三等症)

黃連(一兩,一半用吳萸煎汁去渣浸炒,一半用益智仁炒,去益智仁不用) 萊菔子(一兩五,不炒) 川芎(五錢) 桃仁(十粒) 山梔 青皮 三稜 莪朮(各五錢,俱用醋炒) 山楂(一兩) 香附(一兩,童便浸炒)

上為末,蒸餅為丸,食遠服。用補中益氣湯送下五六十丸,或用白朮三錢、陳皮五錢,水一鍾,煎五分送下亦可。

乳瘋第四十一

乳頭屬足厥陰肝經。乳房屬足陽明胃經。若乳房癰腫、結核、色紅,數日外,腫痛潰稠膿,膿盡而愈。此屬膽胃熱毒,氣血壅滯,名曰乳癰,易治。若初起內結小核,不紅、不腫,不痛,積之歲月漸大如巉巖山,破如熟榴,難治。治法痛腫寒熱,宜發表散邪;痛甚,宜疏肝清胃;膿成不潰,用托裡;肌肉不生,膿水清稀宜補脾胃;膿出及潰,惡寒發熱,宜補血氣,飲食不進,或作嘔吐,宜補胃氣。乳岩初起用益氣養榮湯加歸脾湯,間可內消。若用行氣補血之劑,速亡甚矣。

瓜蔞散(治一切癰疽,並治乳癰。癰看,六腑不和之氣阻滯於陰則生之)

瓜蔞(一個,連皮搗爛) 生甘草 青皮 乳香(燈心炒) 沒藥(燈芯炒,各五分) 當歸 金銀花(各三錢) 白芷(一錢)

水煎,溫服。

回脈散(乳癰未潰時服此,毒從大便出,虛人不用)

大黃(三錢半) 乳香 木香 沒藥(各五分) 白芷(八分) 穿山甲(五分,蛤粉拌炒)

共為末,人參二錢,煎湯調藥末(原為末藥)服。

十全大補揚

黃耆 熟地 人參 白朮(各三錢) 茯苓 川芎(各八分) 甘草(五分) 金銀花(三錢)

瀉加黃連、肉果;渴加麥冬、五味;寒熱往來,用馬蹄香搗散。凡乳癰,服薏苡仁粥,好。

又方:

用烏藥軟白香辣者五錢研,水一碗,牛皮膠一片,同煎七分,溫服。如孕婦腹內癰,此二方可通用。又有乳吹,乃小兒飲乳,口氣所吹,乳汁不通,壅結作痛,不急治則成癰。宜速服瓜蔞散,更以手揉散之。

風甚第四十二

用山羊血取色新者於新瓦上焙乾,研末,老酒衝下五六分為度。重者用至八分,其效如神。

又用抱不出殼雞子,瓦上焙乾,酒調服。

如治虛寒危症,用藍鬚子根刮皮,新瓦上焙乾,研末,溫服一錢為度。雖危可保萬全。

不語第四十三

乃惡血停蓄於心,故心氣閉塞,舌強不語。用七珍散。

人參 石菖蒲 川芎 生地(各一兩) 辰砂(研,五分) 防風(五錢) 細辛(一錢)

共為細末,用薄荷湯下一錢。因痰氣鬱結,閉口不語者,好明礬一錢,水飛過,沸湯送下。

一方治產後不語

人參 石蓮子(去心) 石菖蒲(各等分)

水煎服。

婦人良方云:產後喑,心腎虛不能發聲,七珍散;脾氣鬱結,歸脾湯;脾傷食少,四君子湯;氣血俱虛,八珍湯;不應,獨參湯,更不宜(當為應)急加附子。蓋補其血(當為氣)以生血。若單用佛手散等破血藥,誤矣。

產後編終。

補集

產後大便不通

用生化湯內減黑姜加麻仁,脹滿加陳皮;血塊痛加肉桂、元胡;如燥結十日以上,肛門必有燥糞,用蜜棗導之。

煉蜜棗法

用好蜜二三兩,火煉滾至茶褐色,先用濕桌傾蜜,在桌上用手作如棗樣,插肛門,待欲大便,去蜜棗方便。

又方:

用麻油口含,竹管入肛門內,吹油四五口,腹內糞和即通,或豬膽亦可。

產後雞爪風

桑柴灰(三錢存性) 魚膠(三錢,炒) 手指甲(十二個,炒)

共為末,黃精送下,取汗即愈。

保產無憂散

當歸(酒洗) 川芎(各錢半) 芥穗(炒黑) 炙黃耆(各八分) 艾葉(炒) 厚朴(姜炒,各七分) 枳殼(六分,麵炒) 菟絲子(一錢四分,酒炒) 羌活 甘草(各五分) 川貝母(一錢,去心) 白芍(錢二分,酒炒) 姜(三片,溫服。)

上方保胎,每月三五服,臨產熱服,催生如神。

浮腫

治遍體浮腫,是脾虛水泛過。凡浮腫者,可通用俱神效。

真縮砂仁(四兩) 萊菔子二兩四錢,研末水浸濃,取汁浸砂仁,候汁盡,曬乾,研極細末。每服一錢,漸加至二錢為度,淡薑湯送下。

保產神效方

未產能安,臨產能催。偶傷胎氣,腰疼腹痛,甚至見紅不止,勢欲小產危急之際,一服即愈,再服全安。臨產時交骨不開,橫生逆下,或子死腹中,命在垂危,服之奇效。

全歸(酒洗) 真川芎 菟絲子(酒泡各一錢五分) 紫厚朴(薑汁炒,七分) 川貝母(二錢去心淨,煎好方和入) 枳殼(麵炒) 川羌活(各六分) 荊芥穗 黃耆(各八分,蜜炙) 炙草 蘄艾(各五分,醋炒) 白芍(一錢二分,酒炒,冬用二錢。)

生薑三片,水二鍾,煎八分,渣、水一鍾煎六分,產前空心予服二劑,臨產隨時熱服。

此乃仙傳奇方,慎勿以庸醫輕加減其分兩。

(按:保產無憂散、保產神效方,與編首治產秘驗良方俱相同,特引論略別,並存參看可也)

產後編補集卷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