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傷寒心鏡別集

傷寒心鏡別集

作者
張從正
朝代
地域
睢州考城(今河南蘭考縣)

傷寒

(第一節)傷寒論雙解散

守真制雙解散,通聖益元各七八分,入生薑蔥白煎,解傷寒三二日,間以其初覺,亦傷寒疑似之間,解表恐傷於內,然攻裏恐傷於表,故制雙解以其表裏齊見俱解,甚為得法,然間有不解,猶未盡善也。子和增作法,亦用前藥煎一碗,令飲其半探引出風痰,次服一半仍用酸辣湯投之,使近火衣被覆蓋汗出則解八九分矣。此法子和得之規繩之入,世所未知也。

(第二節)論發汗

世人只知桂枝麻黃發汗,獨不知涼藥能汗,大有盡善者。熱藥汗不出者反益病,涼藥發之百無一損。素問云:辛甘發散為陽,白粥配蔥食之便能發汗,益元加薄荷亦能發汗,承氣用薑棗煎以辛甘發散之意。守真雙解子和演為吐法,豈非涼藥亦能發汗也。

(第三節)論攻裏

攻裏之藥當用寒涼,世人畏之是不知藥隨病而俱出,何曾留於中乎。桂枝下咽,陽盛則斃,承氣入胃陰盛乃亡。此語惑人久矣,鮮有解者,因有知幾窮理,偶於守真醫書註中稍見其意,此陽實陰實,陽實發散,陰實宣泄,不同實謂不受病也。陰實本不受病,何用承氣宣泄,反之則有斃亡之失也。此二句蓋謂傷寒之設也。

(第四節)論攻裏發表

素問云:攻裏不遠寒,發表不遠熱。啟玄子云:世人直疑攻裏合用寒藥,發表合用熱藥,似是而非也。蓋攻裏不遠寒,是不遠司氣之寒,雖嚴凝盛寒之際,若合攻裏不可畏天寒而不用寒藥,發表不遠熱者,是不遠司氣之熱,雖流金爍石炎蒸盛暑,合用發表之藥不可畏暑而不用熱藥,此不遠寒熱之理也。

(第五節)撏衣撮空何臟所主

撏衣撮空,許學士說作肝熱風淫末疾,故手為撏衣撮空。此論雖當莫若斷之為肺熱,以為愈矣,其人必讝語,妄言經曰肺熱必為讝語,兼上焦有病,肺必主之。手經者上焦也,二者皆當其理,果何如哉,天地為體用肺為體,肝為用也。肝主諸血者陰物也,此靜體何以自動,蓋肺主氣,氣所鼓舞故靜得動,一說肝之用者,一說肺之用者,此天地至為體用,二者俱為當也,是知用臟血自寅至申行陽二十五度,諸陽用事氣為肝所使,肺主氣自申至辰行陰二十五度,諸陰用事肺為所用。

(第六節)傷寒口傳足經不傳手經論

傷寒只傳足六經。仲景本論無說,古今亦無言者,惟龐安常謂主生,故太陽水傳足太陰土,土傳足少陰水,水傳足厥陰木為賊邪。蓋牽彊穿鑿,胡不觀內經陰陽雜合論云:太陽根於至陰,名陰中之陽。少陽根起於竅陰,名陰中之少陽。太陰根起於隱白,名曰陰中之太陰。少陰根起於湧泉,名陰中之少陰。厥陰根起於大敦,名曰陰中之厥陰,其次序正與此合。大抵傷寒始因中風,得之於陰是以正傳,足經者陰中之陽,陽中之陰也。又以六氣考之,厥陰為初之氣,少陰為二之氣,太陰為三之氣,少陽為四之氣,陽明為五之氣,太陽為終之氣,此順也。逆而言之正與此合,緣傷寒為病逆而非順也。

(第七節)亢則害承乃制

假令水為母,木為子,當春旺之時冬令猶在,即水亢也,水既亢極則木令不至矣,木者繼冬而承水也,水既亢則害其所承矣,所以木無權則無所制土,土既旺則水受制。噫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旨哉。木長春之令也,水受土制熱剋其寒,變而為濕。

傷寒心鏡別集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