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十四經發揮

十四經發揮

作者
滑壽
朝代
年份
公元1314年

觀文於天者,非宿度無以稽七政之行,察理於地者,非經水無以別九圍之域。矧夫人身而不明經脈,又烏知營衛之所統哉。此內經靈樞之所由作也。竊嘗考之,人為天地之心,三材蓋一氣也。經脈十二,以應經水,孫絡三百六十有五,以應周天之度,氣穴稱是,以應周期之日。宜乎營氣之營於人身,晝夜環周,軼天旋之度,四十有九。或謂衛氣不循其經,殆以晝行諸陽,夜行諸陰之異,未始相從,而亦未嘗相離也。夫日星雖殊,所以麗乎天者,皆陽輝之昭著也。河海雖殊,所以行乎地中者,實一水之流衍也。經絡雖交相貫屬,所以周於人身者,一營氣也。噫!七政失度則災眚見焉;經水失道,則洚潦作焉;經脈失常,則所生是動之疾,繇是而成焉。以故用針石者,必明俞穴,審開闔,因以虛實,以補瀉之。此經脈本輸之旨,尤當究心,靈樞世無注本,學者病焉,許昌滑君伯仁甫,嘗「著十四經發揮」,專疏手足三陰三陽及任督也。觀其圖章訓釋,綱舉目張,足以為學者出入向方,實醫門之司南也。即成將鋟梓以傳,徵余敘其所作之意,余不敏,輒書三材一氣之說以歸之。若別經絡骨度之屬,則以不暇備論也。

至正甲辰中秋日,四明呂復養生主書於票騎山之樵舍。

自序

人為血氣之屬,飲食起居,節宜微爽,不能無疾。疾之感人,或內或外,或大或小,為是動,為所生病,咸不出五臟六腑,手足陰陽。聖智者興,思有以治之,於是而入者,於是而出之也。上古治病,湯、液、醪、醴為甚少,其有疾,率取夫空穴經隧之所統系。視夫邪之所中,為陰、為陽、而灸刺之,以驅去其所苦。觀《內經》所載服餌之法才一二,為灸者四三,其他則明針刺,無慮十八九。針之功,其大矣。厥後方藥之說肆行,針道遂寢不講,灸法亦僅而獲存。針道微而經絡為之不明;經絡不明,則不知邪之所在,求法之動中機會,必捷如響,亦難矣。若昔軒轅氏岐伯氏斤斤問答,明經絡之始末,相孔穴之分寸,探幽摘邃,布在方冊,亦欲使天下之為治者。視天下之疾,有以究其七情六淫之所自,及有以察夫某為某經之陷下也,某為某經之虛若實,可補瀉也。某為某經之表裡,可汗可下也。針之,灸之,藥之,餌之,無施不可,俾免夫嚬(顰)蹙呻吟,抑以備矣。遠古之書,淵乎深哉。於初學或未易也,乃以《靈樞·本輸篇》、《素問·骨空》等論,裒而集之。得經十二,任督脈之行腹背者二,其隧穴之周於身者,六百五十有七,考其陰陽之所以往來,推其骨之所以駐會,圖章訓釋,綴以韻語,釐為三卷,目之曰《十四經發揮》。庶幾乎發前人之萬一,且以示初學者,於是而出入之響方也。嗚呼,考圖以窮其源,因文以求其義,尚不戾前人之心,後之君子,察其勤而正其不逮,是所望也。

至正初元閏月六日,許昌滑壽自序。

人具九臟之形,而氣血之運,必有以疏載,其流注則曰歷、曰循、曰經、曰至、曰抵,其交會則曰會、曰過、曰行、曰達者,蓋有所謂十二經焉。十二經者,左右手足各備,陰陽者三,陰右而陽左也,陽順布而陰逆施也。以三陽言之,則太陽、少陽、陽明。陽既有太少矣,而又有陽明者何?取兩陽合明之義也,以三陰言之,則太陰、少陰、厥陰。陰既有太少矣,而又有厥陰者何?取兩陰交盡之義也。非徒經之有十二也,而又有所謂孫絡者焉;孫絡之數,三百六十有五,所以附經而行,周流而不息也。至若陰陽維蹺、沖、帶六脈,固皆有所繫屬,而唯督、任二經,則包乎腹背而有專穴,諸經滿而溢者,此則受之,切不可謂非常經而忽略焉,法宜與諸經並論,通考其隧穴六百五十有七者,而施治功,則醫之神秘盡矣。蓋古之聖人契乎至靈,洞視無隱,故能審系脈之真,原虛實之變,建名立號,使人識而治之。雖後世屢至抉膜導窾,驗幽索隱,卒不能越其範圍,聖功之不再,壹至是乎?由此而觀,學醫道者,不可不明乎經絡,經絡不明,而欲治乎疢疾,猶習射而不操弓矢,其不能也決矣。濂之友滑君,深有所見於此,以《內經·骨空》諸論,及《靈樞·本輸篇》所述經脈辭旨簡嚴,讀者未易即解,於是訓其字義,釋其名物,疏其本旨,正其句讀,釐為三卷,名曰《十四經發揮》。復慮隧穴之名,難於記憶,聯成韻語,附於各經之後,其有功於斯世也,不亦遠哉!世之著醫書者,日新月盛,非不繁且多也,漢之時,僅七家耳,唐則增為六十四,至宋遂至一百七十有九,其發明方藥,豈無其人?純以《內經》為本,而弗之雜者,抑何其鮮也!若金之張元素、劉完素、張從政、李杲四家,其立言乘範,殆或庶幾者乎?今吾友滑君起而繼之,凡四家微辭秘旨,靡不貫通,發揮之作,必將與其書並傳無疑也,嗚呼!橐籥一身之氣機,以補以瀉,以成十全之功者,其唯針砭之法乎。若不明於諸經而誤施之,則不假鋒刃而戕賊人矣。可不懼哉!縱諉曰:九針之法,傳之者蓋鮮,苟以湯液言之,亦必明於何經中邪,然後法何劑而治之,奈何粗工絕弗之講也。滑君此書,豈非醫途之輿梁也歟!濂故特為序之以傳,非深知滑君者,未必不以其言為過情也。滑君名壽,字伯仁,許昌人,自號攖寧生,博通經史諸家,言為文辭,溫雅有法,而尤深於醫。江南諸醫,未能或之先也。所著又有《素問抄》、《難經本義》,行於世。《難經本義》,雲林危先生素嘗為之序云。

翰林學士亞中大夫識制誥兼修國史金華宋濂謹序。

凡例

一、十二經所列次第,並以流注之序為之先後,附以任督二奇者,以其有專穴也。總之為十四經云。

一 注者,所以釋經也。其訓釋之義,凡有三焉,訓字一義也,釋身體府臟名物一義也,解經一義也。其載穴法分寸,則圈以別之。

一、各經既於本經詳註處所,其有他經交會處,但云見某經,不必復贅。

一、經脈流注,本經曰歷、曰循、曰至、曰抵;其交會者曰會、曰過、曰行。其或經行之處;既非本穴,又非交會,則不以右例統之。

一、奇經八脈,雖不若十二經之有常道,亦非若諸絡脈之微妙也。任督二脈之直行者,既以列之十四經,其陰陽維蹺、沖、帶六脈,則別具編,(校注:承本作「輯編」,明萬曆刻本、清東溪堂本皆作「編末」,讀《凡例》「其」下所言維、蹺六脈,確是論於全文之末,因從「編末」為是,)以參考。

新刊十四經絡發揮序

十四經發揮者,發揮十四經絡也。經絡在人身,手三陰三陽,足三陰三陽,凡十有二,而云十四者,並任、督二脈言也。任、督二脈何以並言,任脈直行於腹,督脈直行於背,為腹背中行諸穴所繫也。手太陰肺經,左右各十一穴。足太陰脾經,左右各二十一穴。手陽明大腸經,左右各二十穴。足陽明胃經,左右各四十五穴。手少陰心經,左右各九穴。足少陰腎經,左右各二十七穴。手太陽小腸經,左右各十九穴。足太陽膀胱經,左右各六十三穴。手厥陰心包經,左右各九穴。足厥陰肝經,左右各十三穴。手少陽三焦經,左右各二十三穴。足少陽膽經,左右各四十三穴。兼以任脈中行二十四穴,督脈中行二十七穴,而人身周矣。醫者明此,可以針,可以灸,可以湯液投之。所向無不取驗。後世醫道,不明古先聖救世之術,多廢不講。針、灸、湯液之法,或歧為二,或參為三,其又最下則針行者百一,灸行者什二,湯液行者什九而千萬。抑何多寡之相懸耶!或者以針誤立效,灸次之,而湯液猶可稍緩乎?是故業彼者多,業此者寡也。噫!果若是,亦淺矣哉,其用心也!夫醫之治病,猶人之治水,水行於天地,猶血氣行於人身也,溝渠畝澮,河泖川瀆,皆其流注交際之處,或壅焉,或塞焉,或溢焉,皆足以害治而成病,苟不明其響道而欲治之。其不至於氾濫妄行者否也。醫之治病,一迎一隨,一補一瀉,一汗一下,一宣一導,凡所以取其和平者,亦若是耳,而可置經絡於不講乎?滑伯仁氏有憂之,故為之圖,為之注,為之歌,以發揮之。周悉詳盡,曲暢旁通,後之醫者,可披卷而得焉,伯仁氏之用心亦深矣哉。後伯仁氏而興者,有薛良武氏焉,良武氏潛心講究,其所自得,亦已多矣。乃復校正是書而刊諸梓,欲以廣其傳焉,推是心也,即伯仁氏之心也。良武名鎧,為吳之長洲人,有子曰己者,今以醫判南京太醫事,尤以外科名,而外科者,特其一也,君子謂其能振家業云。

嘉靖戊子冬閏十月望日,前進士姑蘇西閶

盛應陽斯顯書於金陵官寓。

卷上

手足陰陽流注篇

凡人兩手足,各有三陰脈,三陽脈,以合為十二經也。

三陰,謂太陰、少陰、厥陰。三陽,謂陽明、太陽、少陽也。人兩手足,各有三陰脈、三陽脈,相合為十二經也。手三陰,謂太陰肺經、少陰心經、厥陰心包經。手三陽,謂陽明大腸經、太陽小腸經、少陽三焦經。足三陰,謂太陰脾經、少陰腎經、厥陰肝經。足三陽,謂陽明胃經、少陽膽經、太陽膀胱經。謂之經者,以血氣流行,經常不息者而言。謂之脈者,以血理分衺(校注:音斜。意亦通斜,或解作惡、不正。古與⿺辶𦵺同,衺為本字。他本作枒,實誤。)行體者而言也(校注:無錫本無「而」字)。

手之三陰,從臟走(至)手;手之三陽,從手走(至)頭;足之三陽,從頭下至足;足之三陰,從足上走入腹。

手三陰從臟走至手:謂手太陰起中焦,至出大指之端,手少陰起心中,至出小指之端,手厥陰起胸中,至出中指之端。手三陽從手走至頭:謂手陽明起大指次指之端,至上挾鼻孔。手太陽起自小指之端,至目內眥。手少陽起小指次指之端,至目銳眥。足三陽從頭走至足:謂足陽明起於鼻,至入中趾間。足太陽起目內眥,至小趾外側端。足少陽起目銳眥,至入小趾次趾間。足三陰從足走入腹:謂足太陰起大趾之端,至屬脾絡胃。足少陰起足心,至屬腎絡膀胱。足厥陰起大趾聚毛,至屬肝絡膽。足三陰雖曰從足入腹,然太陰乃復上膈挾咽,散舌下;少陰乃復從腎上挾舌本;厥陰乃復上出額,與督脈會於巔,兼手太陰從肺系橫出腋下;手少陰從心系上肺出腋下;手厥陰循胸出脅,上抵腋下。此又秦越人所謂諸陰脈,皆至頸胸而還者也。而厥陰則又上出於巔,蓋厥陰陰之盡也,所以然者,示陰無可盡之理,亦猶之碩果不食,示陰無可盡之義也,然之陰陽以氣言,人身之陰陽以藏象言,氣則無形,而臟象有質,氣陽而質陰也。然則無形者貴乎陽,有質者貴乎陰歟?

絡脈傳注,周流不息。

絡脈者,本經之旁支,而別出以聯絡於十二經者也。本經之脈,由絡脈而交他經;他經之交,亦由是焉。傳注周流,無有停息也。夫十二經之有絡脈,猶江漢之有沱潛也。絡脈之傳注於他經,猶沱潛之旁導於他水也。是以手太陰之支者,從腕後出次指端,而交於手陽明。手陽明之支者,從缺盆上挾口鼻,而交於足陽明。足陽明之支者,別跗上,出大趾端,而交於足太陰。足太陰之支者,從胃別上膈,注心中而交於手少陰。手少陰則直自本經少衝穴,而交於手太陽,不假支授,蓋君者出令者也。手太陽之支者,別頰上至目內眥,而交於足太陽。足太陽之支者,從膊(校注:無錫本、日本寶永本均作髆。髆是膊的異體字。膊,即肩膊,亦名䯋,指肩胛。足太陽出項後分為二支,一支由項下行,至腰絡腎,屬膀胱。一支,即此。)內左右別下合膕(校注:音國,指膕窩,即膝彎。委中穴所在部位)中,下至小趾外側端,而交於足少陰。足少陰之支者,從肺出,注胸中而交於手厥陰。手厥陰之支者,從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而交於手少陽。手少陽之支者,從耳後出,至目銳眥而交於足少陽。足少陽之支者,從跗上入大趾爪甲、出三毛而交於足厥陰。足厥陰之支者,從肝別貫膈,上注肺而交於手太陰也。

故經脈者,行血氣,通陰陽,以榮於身者也。

通結上文,以起下文之義。經脈之流行不息者,所以運行血氣,流通陰陽,以榮養於人身者也。不言絡脈者,舉經以該(校注:同賅,全、備之謂,或謂囊括一切)之。

其治(校注:東溪堂本作始,明萬曆刻本亦作始。原文「其」下是論血氣源出於中焦之胃,「其」下「治」字,遊離全文。且下段亦有「始於中焦」之句,顯見「治」為「始」誤)從中焦。注手太陰陽明,陽明注足陽明太陰,太陰注手少陰太陽,太陽注足太陽少陰,少陰注手心主少陽,少陽注足少陽厥陰,厥陰復還注手太陰。

始於中焦,注手太陰,終於注足厥陰,是經脈之行一周身也。

其氣常以平旦為紀句(校注:東溪堂、明刻諸本皆有小字「句」字,除提示紀下當句斷之點讀作用外,別無實意。)以漏水下百刻,晝夜流行,與天同度,終而復始也。

氣,營氣。紀,統紀也。承上文言經脈之行,其始則起自中焦,其氣則常以平旦為紀也。營氣,常以平旦之寅時為紀,由中焦而始注手太陰,以次流行也。不言血者,氣行則血行。可知漏水下百刻,晝夜流行。與天同度者,言一晝夜漏下百刻之內,人身之經脈流行無有窮止,與天同一運行也。蓋天以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為一周天,而終一晝夜;人之榮衛,則以五十度周於身。氣行一萬三千五百息,脈行八百一十丈,而終一晝夜,適當明日之寅時,而復會於手太陰。是與天同度,終而復始也。或云:晝夜漏刻有長短,其營氣盈縮當何如?然漏刻雖有短長之殊,而五十度周身者,均在其中,不因漏刻而有盈縮也。

上本篇正文,與金蘭循經同。

卷中

十四經脈氣所發篇

手太陰肺經穴歌

手太陰肺經之圖

手太陰肺十一穴。中府雲門天府列。俠白尺澤孔最(校注:孔最,出自《針灸甲乙經》。東溪堂、無錫諸本皆用「最」字。明刻萬曆本、崇禎十五年本都寫作「鎚」。「鎚」為「最」之古俗字,或謂異體字)存。列缺經渠太淵涉。魚際少商如韭葉。

手太陰,肺之經:凡十一穴,左右共二十二穴。是經多氣少血。

肺之為臟,六葉兩耳,四垂如蓋,附著於脊之第三椎中,有二十四空,行列分布諸臟清濁之氣,為五臟華蓋云。

手太陰之脈,起於中焦,下絡大腸,還循胃口,上膈屬肺。

起,發也。絡,繞也。還,復也。循,巡也,又依也,沿(校注:無錫本作「治」。明萬曆、清東溪堂諸本皆作「沿」字。巡,上古屬先韻,音沿。沿,解為緣、順,引申沿循之意。循、巡、依、沿,意近互訓,引申沿循之意。循、巡、依、沿,意近互訓,頗符原文之旨。宜斷沿是治非)也。屬,會也。中焦者,在胃中脘,當臍上四寸之分。大腸,注見本經。胃口,胃上下口也;胃上口,在臍上五寸上脘穴,下口在臍上二寸下脘穴之分也。膈者,隔也,凡人心下有膈膜與脊脅周迴相著,所以遮膈濁氣,不使上熏於心肺也。手太陰起於中焦,受足厥陰之交也。由是循任脈之外,足少陰經脈之裡,以次下行,當臍上一寸水分穴之分,繞絡大腸,手太陰陽明相為表裡也。乃復行本經之外,循胃上口,邐迤上膈而屬會於肺,榮氣有所歸於本臟也。

從肺系橫出腋下,下循臑內,行少陰、心主之前,下肘中。

肺系,謂喉嚨也;喉以候氣,下接於肺。肩下脅上際曰腋。膊下對腋處為臑(校注:音鬧,指上膊內側肌肉,此處泛指上膊,猶如腋指腋窩處。臑內、臑前廉、臑盡處,皆用此意),肩肘之間也。臑盡處為肘,臂節也。自肺臟循肺系出而橫行,循胸部第四行之中府、雲門,以出腋下,下循臑內,歷天府、俠白,行手少陰、手心主之前,下入肘中,抵尺澤穴也。蓋手少陰循臑臂,出小指之端;手心主循臑臂出中指之端;手太陰則行乎二經之前也。中府穴:在雲門下一寸,乳上三肋間,動脈應手陷中。雲門:在巨骨下,俠氣戶傍二寸陷中,動脈應手,舉臂取之。天府:在腋下三寸臑內廉動脈中。俠白:在天府下去肘五寸動脈中。尺澤:在肘中約紋上動脈中。

循臂內(校注:內下漏一廉字。下文「其支者,從腕後直出次內廉」,內下有廉字。統觀全文,據《黃帝內經明堂》卷一,於內下當補廉字。)上骨下廉,入寸口上魚,循魚際,出大指之端。

肘以下為臂。廉,隅也,邊也。手掌後高骨旁、動脈為關。關前動脈為寸口。曰魚,曰魚際云者,謂掌骨之前,大指本節之後。其肥肉隆起處,統謂之魚;魚際,則其間之穴名也。既下肘中,乃循臂內,上骨之下廉,歷孔最、列缺,入寸口之經渠、太淵以上魚,循魚際出大指之端,至少商穴而終也。端,(杪校注:音渺。木標之末,時節之末皆謂之杪。文中端杪連用為辭,義用標之末,亦即梢端之意也。)孔最穴:去腕上七寸。列缺:去腕側上一寸五分。以手交叉頭指當作食指末,筋骨罅(校注:音下,本意為裂,引申作縫隙之謂,)中絡穴也。經渠:在寸口陷中。太淵:在掌後陷中。魚際:在大指本節後內側散脈中。少商:在大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白肉內宛宛中。

其支者,從腕後直出次指內廉出其端。

臂骨盡處為腕。脈之大隧為經,交經者為絡。本經終於出大指之端矣,此則從腕後列缺穴,達次指內廉出其端,而交於手陽明也。

是動:則病肺脹滿,膨膨而喘咳,缺盆中痛,甚則交兩手而瞀,此謂臂厥。是主肺所生病者:咳嗽上氣,喘喝(校注:音訶。無錫本作渴。《甲乙經》在「肺手太陰脈」下論述中亦作喝,即「咳,上氣,喘喝」,用喝字,狀喘而有聲,渴誤,)煩心,胸滿,臑臂內前廉痛,掌中熱。氣盛有餘,則肩背痛,風寒寒字疑衍(校注:《脈經》卷六,《千金》肺臟,《銅人》均無寒字。據此,原校「寒字疑衍」為確,)汗出中風(校注:《脈經》卷六無「中風」二字。但玩此條之意,有「中風」為是,)小便數而欠。虛則肩背痛,寒,少氣不足以息,溺色黃變(校注:《千金方》卷十七作「尿色變卒遺矢無度」,《脈經》《銅人》均作「尿色變」,皆無「黃」字,參本條宗旨,「黃」字當衍,)卒遺矢無度。盛者,寸口大三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陽明大腸經穴歌

手陽明大腸經之圖

手陽明穴起商陽。二間三間合谷藏。陽谿偏歷歷溫溜。下廉上廉三里長。曲池肘髎迎五里。臂臑肩髃巨骨當。天鼎扶突禾髎接,終以迎香二十穴。

手陽明大腸之經。凡二十穴,左右共四十穴。是經氣血俱多。

大腸長二丈一尺,廣四寸,當臍右回十六曲。

手陽明之脈:起於大指次指之端,循指上廉,出合谷兩骨間,上入兩筋之中。

大指次指:大指之次指,謂食指也。手陽明,大腸經也。凡經脈之道,陰脈行手足之裡,陽脈行手足之表。此經起於大指次指之端商陽穴,受手太陰之交,行於陽之分也。由是循指上廉,歷二間、三間,以出合谷兩骨之間,復上入陽谿兩筋之中。商陽:在手大指次指內側,去爪甲角如韭葉。二間:在手大指次指本節前,內側陷中。三間:在手大指次指本節後,內側陷中。合谷:在手大指次指岐骨間陷中。陽谿:在腕中上側兩筋間中。

循臂上廉,入肘外廉,循臑外前廉,上肩。

自陽谿而上,循臂上廉之偏歷、溫溜、下廉、上廉、三里,入肘外廉之曲池,循臑外前廉,歷肘髎、五里、臂臑,絡臑會,上肩,至肩髃穴也。偏歷:在腕中後三寸。溫溜:在腕後,小士六寸,大士五寸(校注:《針灸經穴圖考》「盧氏曰:大士身長者,小士身短者」。《資生經》引《明堂》曰:「但以腕後五寸為度」。《甲乙經》作:「在腕後少士五寸,大士六寸」。考諸徵引之文,原文六寸與五寸,當是倒文。)下廉:在輔骨下,去上廉一寸。上廉:在三里下一寸。三里:在曲池下二寸,按之肉起。曲池:在肘外輔骨屈肘曲骨之中,以手拱胸取之。肘髎:在肘大骨外廉陷中。五里(校注:《甲乙經》亦為五里,曰:「在肘上三寸」。萬曆刻本、東溪堂本亦同。無錫本言「在肘上二寸」,不確,)在肘上三寸,行向里,大脈中央。臂臑:在肘上七寸。臑會:見手少陽經,手陽明之絡也。肩髃:在肩端,兩骨間陷者宛宛中,舉臂有空。

出髃骨之前廉,上出柱骨之會上。

肩端兩骨間,為髃骨。肩胛上際會處,為天柱骨。出髃骨前廉,循巨骨穴,上出柱骨之會上,會於大椎。巨骨:在肩端上,行兩叉骨間陷中。大椎:見督脈,手足三陽、督脈之會。

下入缺盆,絡肺,下膈,屬大腸。

自大椎而下入缺盆,循足陽明經脈外,絡繞肺臟,復下膈,當天樞之分,會屬於大腸。缺盆、天樞:見足陽明經。

其支別者(校注:《甲乙經》作「其支者」,《靈樞》亦無「別」字。從此,宜斷別為衍,)從缺盆上頸貫頰,入下齒縫中。

頭莖為頸。耳以下曲處為頰。口前小者為齒。其支別者,自缺盆上行於頸,循天鼎、扶突上貫於頰,入下齒縫中。天鼎:在頸,缺盆直扶突後一寸。扶突:在氣舍後一寸五分,仰而取之。又云:人迎後一寸五分。

還出挾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挾鼻孔。

口唇上、鼻柱下,為人中。既入齒縫,復出挾兩口吻,相交於人中之分,左脈之右,右脈之左,上挾鼻孔,循禾髎、迎香,而終以交於足陽明也。人中:見督脈,為手陽明、督脈之會。禾髎:在鼻孔下,挾水溝旁五分。迎香:在禾髎上一寸,鼻孔旁五分。

是動:則病齒痛䪼(校注:民國十年本、無錫本作頸。《五音集韻》曰:「面秀骨」為䪼。《博雅》《集韻》則名言「面顴也」,參解剖部位,䪼是頸非腫。)是主津液所生病者:目黃、口乾、⿰鼻丸衄,喉痹、肩前臑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氣有餘則當脈所過者熱腫。虛則寒凜(校注:萬曆刻本、東溪堂本均作凜字。無錫本、日本享保十六年本皆為「慄」字。考中醫術語,寒「慄」連用為是不復。)盛者:人迎大三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陽明胃經穴歌

足陽明胃經之圖

四十五穴足陽明。承泣四白巨髎經。地倉大迎頰車峙,下關頭維對人迎。水突氣舍連缺盆。氣戶庫房屋翳屯,膺窗乳中延乳根,不容承滿起梁門。關門太乙滑肉門。天樞外陵大巨存。水道歸來氣衝次。髀關伏兔走陰市,梁丘犢鼻足三里。上巨虛連條口位。下巨虛乃繼豐隆。解谿衝陽陷谷中,內庭厲兌經穴終。

足陽明胃之經。凡四十五穴,左右共九十穴,是經氣血俱多。

胃大一尺五寸,紆屈曲伸,長二尺六寸。

足陽明之脈:起於鼻,交額(校注:當是頞字。《孟子》:「舉疾首蹙頞而相告」,注云:「頞,鼻頸(莖)也。據本條後之發揮,「鼻山根為頞」,《甲乙經》亦作頞,是以頞當為頞之誤)中,旁約太陽之脈。下循鼻外,入上齒中,還出挾口環唇、下交承漿。

頞,鼻莖也,鼻山根為頞。足陽明起於鼻兩旁迎香穴。由是而上,左右相交於頞中,過晴明之分,下循鼻外,歷承泣、四白、巨髎,入上齒中,復出循地倉,挾兩口吻環繞唇下,左右相交於承漿之分也。迎香:手陽明經穴,睛明:足太陽經穴。手足太陽、少陽、足陽明五脈之會。承泣:在目下七分,直瞳子。四白:在目下一寸,直瞳子。巨髎:在鼻孔旁八分,直瞳子。地倉:挾口吻旁四分。承漿:見任脈,足陽明、任脈之會。

卻循頤後下廉,出大迎,循頰前,上耳前,過客主人,循髮際,至額顱腮(校注:衍字。東溪堂本亦刪此腮字。)

腮下為頷。頷中為頤。囟前為髮際。髮際前為額顱。自承漿卻循頤後下廉,出大迎,循頰車,上耳前,歷下關。過客主人,循髮際,行懸釐、頷厭之分,經頭維,會於額顱之神庭。大迎:在曲頷前一寸三分,骨陷中動脈。頰車:在耳下曲頰端陷中。下關:在客主人下,耳前動脈下廉。合口有空,開口則閉。客主人,接懸厭三穴,並足少陽經,皆手足少陽、陽明之交會。頭維:在額角髮際,本神旁一寸五分,神庭旁四寸五分。神庭:見督脈,足太陽、陽明、督脈之會。

其支別(校注:別字當衍,參見前「其支別者」注)者,從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嚨,入缺盆,下膈,屬胃絡脾。

胸兩旁高處為膺。膺上橫骨為巨骨。巨骨上陷中為缺盆。其支別者,從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嚨,歷水突、氣舍入缺盆,行足少陰俞府之外下膈,當上脘、中脘之分,屬胃絡脾。人迎:在頸大動脈應手,挾結喉旁一寸五分。水突:在頸大筋前,直人迎下,氣舍上。氣舍:在頸直人迎下,挾天突陷中。缺盆:在肩下橫骨陷中。俞府:見足少陰經。上脘:見任脈,足陽明、手太陽、任脈之會。中脘:見任脈,手太陽、少陽(校注:《甲乙經》同此。萬曆刻本、嘉靖十五年本均有「少陽」,無錫本、民國石刻本「太陽」下無「少陽」,實屬漏文、)足陽明所生,任脈之會。

直行(校注:《甲乙經》無「行」字。《素問·五臟生成篇》王注有「行」字。案文意,從此)者,從缺盆而下乳內廉,下挾臍,入氣衝中。

直行者,從缺盆而下,下乳內廉,循氣戶、庫房、屋翳、膺窗、乳中、乳根、不容、承滿、梁門、關門、太乙、滑肉門,下挾臍。歷天樞、外陵、大巨、水道、歸來諸穴,而入氣衝中也。氣戶:在巨骨下,俞府旁二寸陷中。庫房:在氣戶下一寸六分陷中,仰而取之。屋翳:在庫房下一寸六分陷中,仰而取之。膺窗:在屋翳下一寸六分陷中。乳中:當乳是。乳根:在乳下一寸六分陷中,仰而取之。不容:在幽門旁,相去各一寸五分。承滿:在不容下一寸。梁門:在承滿下一寸。關門:在梁門下一寸。太乙:在關門下一寸。滑肉門:在太乙下一寸,下挾臍。天樞:在挾臍二寸。外陵:在天樞下一寸。大巨:在外陵下一寸。水道:在大巨下三寸。歸來:在水道下二寸。氣衝:一名氣街,在歸來下,鼠鼷上一寸,動脈應手宛宛中。自氣戶至乳根去中行各四寸。自不容至滑肉門去中行各三寸,自天樞至歸來去中行各二寸。

其支者(校注:此條「其支者」,《素問·五臟生成篇》王注「支」下有「別」字。萬曆、嘉靖、東溪堂本均無,參前注,從此,)起胃下口,循腹裡,下至氣衝中而合。

胃下口、下脘之分。《難經》云:「太倉下口為幽門者是也」。自屬胃處,起胃下口,循腹裡,過足少陰肓俞之外、本經之裡,下至氣衝中,與前之入氣衝者合。

以下髀關,抵伏兔,下入膝臏中,下循䯒外廉,下足跗,入中指外(校注:《甲乙經》作「內間」。承本亦是內字。東溪堂本也批點「外」字為內。當從此改「外」為「內」。指字宜是趾字之假)間。

抵,至也。股外為髀。髀前膝上起肉處為伏兔,伏兔後交文為髀關。挾膝解中為臏。脛骨為䯒。跗,足面也。既相合氣衝中,乃下髀關,抵伏兔,歷陰市、梁丘,下膝臏中,經犢鼻。下循䯒外廉之三里、巨虛上廉、條口、巨虛下廉、豐隆、解谿,下足跗之衝陽、陷谷,入中趾內間之內庭,至厲兌而終也。髀關:在膝上伏兔後交文中一作交分。伏兔:在膝上六寸起肉(校注:肉,指股直肌而言。《甲乙經》「肉」下有「間」字。萬曆、嘉靖、日本諸本均無,從此,)正跪坐而取之。一云:膝蓋上七寸。陰市:在膝上三寸、伏兔下陷中,拜而取之。梁丘:在膝上二寸,兩筋間。犢鼻:在膝臏下、䯒骨上,骨解大筋中。三里:在膝眼下三寸,䯒骨外大筋內宛宛中,舉足取之,極重按之,則跗上動脈止矣。巨虛上廉:在三里下三寸,舉足取之。巨虛下廉:在上廉下三寸,舉足取之。豐隆:在外踝上八寸,下䯒外廉陷中,別走太陰。解谿:在衝陽後一寸五分,跗上陷中。衝陽:在足跗上五寸,骨間動脈,去陷谷三寸。陷谷:在足大趾次趾間,本節後陷中。內庭:在足大趾次趾外間陷中。厲兌:在足大趾次趾去爪甲如韭葉。

其支者:下膝三寸而別,以下(校注:諸種版本皆存「以」字。但句中「以」字實無意義。且全書或言「上行」,或敘「下入」,都不用以,疑衍)入中指外間。

此支自膝下三寸,循三里穴之外別行而下,入中趾外間,與前之內庭、厲兌合也。

其支者:別跗上,入大指間出其端。

此支自跗上衝陽穴,別行入大趾間,斜出足厥陰行間穴之外,循大趾下出其端,以交於足太陰。

是動:則病洒洒然振寒,善伸,數欠,顏黑;病至則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心欲動,獨閉戶牖而處;甚則欲上高而歌,棄衣而走,賁響腹脹,是謂骭厥。是主血所生病者:狂、瘧、溫淫,汗出,⿰鼻丸衄,口喎,唇疹,頸腫,喉痹,大腹水腫,膝臏腫痛,循膺、乳、氣街、股伏兔、䯒外廉、足跗上皆痛,中趾不用。氣盛則身以前皆然;其有餘於胃,則消穀善飢,溺色黃。氣不足,則身以前皆寒慄;胃中寒,則脹滿。盛者:人迎大三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太陰脾經穴歌

足太陰脾經之圖

二十一穴太陰脾。隱白大都太白抵。公孫商丘三陰交。漏谷地機陰陵坳。血海箕門衝門開。府舍腹結大橫排。腹哀食竇連天谿。胸鄉周榮大包隨。

足太陰脾之經。凡二十一穴,左右共四十二穴。是經多氣少血。

脾廣三寸,長五寸,掩乎太倉,附著於脊之第十一椎。

足太陰之脈:起於大趾之端,循趾內側白肉際。過核骨後,上內踝前廉。

覈骨:一作核骨,俗云孤拐骨是也。足跟後兩旁起骨為踝骨。足太陰起大趾之端隱白穴,受足陽明之交也。由是循大趾內側白肉際大都穴,過核骨後,歷太白、公孫、商丘,上內踝前廉之三陰交也。隱白:在足大趾內側端,去爪甲角如韭葉。大都:在足大趾本節後陷中。太白:在足內側核骨下陷中。公孫:在足大趾本節後一寸,別走陽明。商丘:在足內踝下微前陷中。三陰交:在內踝上三寸,骨下陷中。

上腨內,循䯒骨後,交出厥陰之前。

腨,腓腸也,由三陰交上腨內,循䯒骨後之漏谷,上行二寸,交出足厥陰經之前,至地機、陰陵泉。漏谷:在內踝上六寸,骨下陷中。地機:在膝下五寸。陰陵泉:在膝下內側,輔骨下陷中,伸足取之。

上循膝股內前廉,入腹,屬脾絡胃。

髀內為股。臍上下為腹。自陰陵泉上循膝股內前廉之血海、箕門,迤邐入腹,經衝門、府舍,會中極、關元,復循腹結、大橫會下脘,歷腹哀,過日月、期門之分,循本經之裡,下至中脘、下脘之際,以屬脾絡胃也。血海:在膝臏上,內廉白肉際二寸中。箕門:在魚腹上越筋間,陰股內動脈中。衝門:上去大橫五寸,在府舍下橫骨端約中動脈。府舍:在腹結下三寸。中極、關元:並見任脈,皆足三陰、任脈之會。腹結:在大橫下一寸三分。大橫:在腹哀下三寸五分,直臍旁。下脘:見任脈,足太陰、任脈之會。腹哀:在日月下一寸五分。日月:見足少陽經,足太陰、少陽、陽維之會。期門:見足厥陰經,足太陰、厥陰、陰維之會也。衝門、府舍、腹結、大橫、腹哀:去腹中行各四寸半。

上膈,挾咽,連舌本,散舌下。

咽:所以咽物者,居喉之前,至胃長一尺六寸,為胃系也。舌本,舌根也。

由腹哀上膈,循食竇、天溪、胸鄉、周榮,由周榮外,曲折向下至大包,又自大包外,曲折向上,會中府上行,行人迎之裡,挾咽,連舌本,散舌下而終焉。食竇:在天溪下一寸六分,舉臂取之。天溪:在胸鄉下一寸六分,仰而取之。胸鄉:在周榮穴下一寸六分陷中,仰而取之。大包:在淵腋下三寸,淵腋見足少陽。中府:見手太陰經,足太陰之會也。人迎:見足陽明經。

其支別者,復從胃別上膈,注心中。

此支由腹哀別行,再從胃部中脘穴之外上膈,注於膻中之裡心之分,以交於手少陰。中脘、膻中:並任脈穴。

是動:則病舌本強,食則嘔,胃脘痛,腹脹,善噫,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身體皆重。是主脾所生病者:舌本痛,體不能動搖,食不下,煩心,心下急痛,寒瘧(校注:《靈樞·經脈篇》、《太素》卷八首篇、《脈經》卷六、《銅人》卷二均無此二字。玩脾經之病,發為「寒瘧」,也頗費解。雖流行《十四經發揮》諸本皆存此二字,亦當從上述諸書,斷「寒瘧」為衍文,)溏,瘕泄,水閉,黃疸,不能臥(校注:《甲乙經》為「不能食」,承上文「黃疸」之意,當改「臥」為「食」,)強立股膝內腫,厥,足大趾不用。盛者:寸口大三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少陰心經穴歌

手少陰心經之圖

九穴心經手少陰。極泉青靈少海深。靈道通里陰郄邃。神門少府少衝尋。

手少陰心之經。凡九穴,左右共十八穴。是經多氣少血。

心形如未敷蓮花,居肺下膈上,附著於脊之第五椎。

手少陰之脈:起於心中,出屬心系,下膈絡小腸。

心系有二:一則上與肺相通,而入肺兩大葉間。一則由肺葉而下,曲折向後,並脊膂,細絡相連,貫脊髓,與腎相通。正當七節之間。蓋五臟系皆通於心,而心通五臟系也。手少陰經起於心,循任脈之外屬心系,下膈,當臍上二寸之分,絡小腸。

其支者:從心系,上挾咽,系目(校注:「目」下脫一「系」字。《甲乙經》目下有「系」字,萬曆刻本、東溪堂本亦有「系」字,從此。日本慶安本,手少陰心經之圖也標有目系字樣。)

支者,從心系出任脈之外,上行而挾咽系目也。

其直者:復從心系,卻上肺,出腋下。

直者,復出心系。直上至肺臟之分,出循腋下,抵極泉也。穴在臂內腋下兩筋間,動脈入胸。

下循臑內後廉,行太陰、心主之後,下肘內廉。

自極泉下循臑內後廉,行太陰、心主兩經之後,歷青靈穴,下肘內廉,抵少海,青靈:在肘上三寸,舉臂取之。少海:在肘內大骨外,去肘端五分。

循臂內後廉,抵掌後兌骨之端,入掌內廉(校注:「內」下《甲乙經》有後字,按經脈循行前、中、後、外、內之序,「內」下應有「後」字為妥,當補。)循小指之內出其端

腕下踝為兌骨。自少海而下循臂內後廉,歷靈道、通里,至掌後銳骨之端,經陰郄、神門,入掌內廉。至少府,循小指端之少衝而終,以交於手太陽也。心為君主之官,示尊於他臟,故其交經授受,不假於支別云。靈道:在掌後一寸五分。通里:在腕後一寸陷中。陰郄:在掌後脈中,去腕五分。神門:在掌後銳骨之端陷者中。少府:在手小指本節後陷中,直勞宮。少衝:在乎小指內廉端,去爪甲如韭葉。

是動:則病嗌乾,心痛,渴而欲飲,是謂臂厥。是主心所生病者:目黃,脅痛,臑臂內後廉痛。厥,掌中熱痛。盛者:寸口大再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太陽小腸經穴歌

手太陽小腸經之圖

手太陽穴一十九。少澤前谷後谿遇。腕骨陽谷可養老。支正小海肩貞走。臑俞天宗及秉風。曲垣肩外復肩中。天窗天容上顴髎。卻入耳中循聽宮。

手太陽小腸之經。凡十九穴,左右共三十八穴。是經多血少氣。

小腸長三丈二尺,左回疊積十六曲。胃之下口,小腸上口也,在臍上二寸,水穀於是入焉。臍上一寸,為水分穴,則小腸下口也,至是而泌別清濁,水液入膀胱,滓穢入大腸。

手太陽之脈:起於小指之端,循手外側上腕,出踝中。

臂骨盡處為腕。腕下兌骨為踝。本經起小指端少澤穴,由是循手外側之前谷,後谿上腕,出踝中,歷腕骨、陽谷、養老穴也。少澤:在手小指外側端,去爪甲角一分陷中。前谷:在手小指外側,本節前陷中。後谿:在手小指外側,本節後陷中。腕骨:在手外側腕前,起骨下陷中。陽谷:在手外側腕中,兌骨下陷中。養老:在手踝骨上一空,腕後一寸陷中。

直上循臂骨下廉,出肘內側兩骨之間,上循臑外後廉,出肩解,繞肩胛,交肩上。

脊兩旁為膂。膂上兩角為肩解(校注:萬曆本亦作「肩解」。《太素》卷八首篇注云:「肩臂二骨相接之處,名為肩解」,即是肩關節後骨縫。據此,「兩角」應是「兩骨」,承本同此。)肩解下成片骨為肩胛,一名膊。自養老穴直上,循臂骨下廉支正穴,出肘內側兩骨之間,歷小海穴,上循臑外後廉,行手陽明、少陽之外上肩,循肩貞、臑俞、天宗、秉風、曲垣、肩外俞、肩中俞諸穴,乃上會大椎,因主(校注:萬曆刻本、東溪堂本皆為「主」字。讀此宜斷「主」字為「左」字之誤,左右與兩肩對舉。「因」,作依循解,循左右交兩肩,意通句順、)右相交於兩肩之上。支正:在腕後五寸。小海:在肘內大骨外,去肘端五分陷中。肩貞:在肩曲胛下,兩骨解間,肩髃後陷中。臑俞:在挾肩髎手少陽穴,後大骨下,胛上廉陷中。天宗:在秉風后大骨下陷中。秉風:在天髎外肩上小髃後,舉臂有空。曲垣:在肩中央曲胛陷中,按之應手痛。肩外俞:在肩胛上廉,去脊三寸陷中。肩中俞:在肩胛內廉,去脊二寸陷中。大椎:見督脈,手足三陽、督脈之會。

入缺盆絡心,循咽下膈,抵胃屬小腸。

自交肩上入缺盆,循肩向腋下行,當膻中之分絡心,循胃系下膈,過上脘、中脘,抵胃下,行任脈之外,當臍上二寸之分屬小腸。膻中、上脘、中脘,並見任脈會穴也。

其支者:別從缺盆循頸上頰,至目銳眥,卻入耳中。

目外角為銳眥。支者,別從缺盆,循頸之天窗、天容上頰,抵顴髎,上至目銳眥,過瞳子髎,卻入耳中,循聽宮而終也。天窗:在頸大筋前曲頰下,扶突後,動脈應手陷中。天容:在耳曲頰後。顴髎:在面頄骨(校注:即顴骨,頄,音求。《易·夬》:「壯於頄」,注云面顴也。)下廉,銳骨端陷中。瞳子髎:足少陽經穴。聽宮:在耳中珠子,大如赤小豆。

其支者:別頰上䪼,抵鼻,至目內(校注:「內」下脫一「眥」字。下文發揮中已明言「目內眥」。萬曆、東溪堂本均無「眥」字。)目下為䪼。目大角為內眥。其支者,別循頰上䪼,抵鼻至目內眥睛明穴,以交於足太陽也。睛明:足太陽經穴。

是動:則病嗌痛頷腫,不可回顧,肩似拔,臑似折。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聾,目黃,頰腫,頸頷,肩臑,肘臂外後廉痛,盛者:人迎大再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太陽膀胱經穴歌

足太陽膀胱經之圖

足太陽穴六十三。睛明攢竹曲差參。五處承光上通天。絡卻玉枕天柱嶄。大杼風門引肺俞。厥陰心俞膈俞注。肝俞膽俞脾俞同。胃俞三焦腎俞中。大腸小腸膀胱俞。中膂白環兩俞輸。自從大杼至白環。相去脊中三寸間。上髎次中復下髎。會陽承扶殷門亞,浮郄委陽委中罅。膊內挾脊附分當。太陽行背第三行,魄戶膏肓與神堂。噫嘻膈關魂門旁,陽綱意舍及胃倉。肓門志室胞之肓。二十椎下秩邊藏。合膕以下合陽是。承筋承山居其次。飛陽跗陽泊崑崙。僕參申脈連金門。京骨束骨交通谷。小趾外側至陰續。

足太陽膀胱之經。凡六十三穴,左右共一百二十六穴,是經多血少氣。

膀胱重九兩二銖,縱廣九寸,居腎下之前,大腸之側。當臍上一寸水分穴之處,小腸下口,乃膀胱上際也。水液由是滲入焉。

足太陽之脈: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上。(校注:「上」,當是衍字。因巔頂無上可言。如下一正文就只言「其支別者從巔」,足厥陰肝經亦有「與督脈會於巔」的正文,均無「上」字。)

目大角為內眥。髮際前為額。腦上為巔。巔,頂也。足太陽起目內毗睛明穴,上額,循攢竹,過神庭,歷曲差、五處、承光、通天,自通天斜行,左右相交於巔上之百會也。睛明:在目內眥。攢竹:在眉頭陷中。神庭:見督脈,足太陽督脈之會也。曲差:在神庭旁一寸五分,入髮際。五處:挾上星傍一寸五分。承光:在五處後一寸五分。通天:在承光後一寸五分。百會:見督脈,足太陽、督脈之交會也。

其支別者,從巔至耳上角。

支別者,從巔頂之百會,抵耳上角,過率谷、浮白、竅陰穴,所以散養於經脈也。率谷、浮白、竅陰三穴,見足少陽經,足太陽、少陽之會也。

其直行者,從巔入絡腦,還出別下項。

腦,頭髓也。頸上為腦,腦後為項。此直行者,由通天穴後,循絡卻、玉枕,入絡腦。復出下項,抵天柱也。絡卻:在通天後一寸五分。玉枕:在絡卻後一寸五分,挾腦戶旁一寸三分,枕骨上,入髮際三寸。腦戶:督脈穴,足太陽、督脈之會。天柱:在頸大筋外廉,挾項,髮際陷中。

循肩膊內,挾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屬膀胱。

肩後之下為肩膊。椎骨為脊。尻上橫骨為腰。挾脊為膂。自天柱而下,過大椎、陶道,卻循肩膊內,挾脊兩旁下行,歷大杼、風門、肺俞、厥陰俞、心俞、膈俞、肝俞、膽俞、脾俞、胃俞、三焦俞、腎俞、大腸俞、小腸俞、膀胱俞、中膂俞,白環俞,由是抵腰中,入循膂,絡腎,下屬膀胱也。大椎:見督脈,手足三陽、督脈之會。陶道:見督脈,足太陽、督脈之會,大杼:在項後第一椎下。風門:在第二椎下。肺俞:在第三椎下。厥陰俞:在第四椎下。心俞:在第五椎下。膈俞:在第七椎下。肝俞:在第九椎下。膽俞:在第十椎下,正坐取之。脾俞:在第十一椎下。胃俞:在第十二椎下。三焦俞:在第十三椎下。腎俞:在第十四椎下,與臍平。大腸俞:在第十六椎下。小腸俞:在第十八椎下。膀胱俞:在第十九椎下。中膂俞:在第二十椎下,挾脊起肉。白環俞:在第二十一椎下,伏而取之。自大杼至白環俞諸穴,並背部第二行,相去脊中各一寸五分。

其支別者(校注:別字從前注作衍,)從腰中下(校注:下後當有「挾脊」二字。東溪堂本於行右添此二字。《聖濟總錄》、《靈樞·經脈》、《活人書》均作「下挾脊」,按經脈循行之路,當從東溪堂本添此二字,)貫臀,入膕中。

臀,尻也。挾腰髖骨兩旁為機。機後為臀。腓腸上,膝後曲處為膕。

其支者,從腰中循腰髁,下挾脊,歷上髎、次髎、中髎、下髎。按腰髁即腰監骨,人脊椎有二十一節,自十六椎節而下為腰監骨,挾脊附著之處,其十七至二十凡四椎,為腰監骨所掩附,而八髎穴則挾脊第一二空云云也,會陽在尾骶骨兩旁,則二十一椎乃復見而終焉。又按:督脈當脊中起於長強,在二十一椎下,等而上之,至第十六椎下為陽關穴,其二十椎至十七椎皆無穴,乃知為腰監骨所掩明矣。會陽下貫臀,至承扶、殷門、浮郄、委陽,入膕中之委中穴也。上髎:在第一空,腰髁下一寸,挾脊陷中。次髎:在第二空挾脊陷中。中髎:在第三空挾脊陷中。下髎:在第四空挾脊陷中。會陽:在尾髎(校注:髎,骨節空隙處。位於骶部四對骶後孔中的穴位,分別稱為上、次,中、下髎,合稱八髎。據此,文中尾髎連用,髎字顯指骶部而言,古人在尾下以髎言骶,無可非議。或據《靈樞·骨度》改髎為骶,無實際意義,尾髎連用符合中古時期的用詞。東溪堂、明刻本均用髎字,無錫本、民國十年本用骶)骨兩旁。承扶:在尻臀下,股陰上,紋中。殷門:在肉郄下六寸。浮郄:在委陽上一寸,展膝得之。委陽:在承扶下六寸,屈膝取之,在足太陽之後,出於膕中外廉兩筋間。委中:在膕中央約文中動脈。

其支別者:從膊內左右別下,貫胛挾脊內,過髀樞。胛膂肉曰胛,夾脊肉也。其支者,為挾脊兩旁第三行,相去各三寸之諸穴。自天柱而下,從膊內左右別行,下貫胛膂,歷附分、魄戶、膏肓、神堂、噫嘻、膈關、魂門、陽綱、意舍、胃倉、肓門、志室、胞肓、秩邊,下歷尻臀,過髀樞也。股外為髀,𣓉骨(校注:音接。《素問·骨空論》曰:「輔骨上橫骨下為楗」,據此參髀樞當居之位,捷字當是楗字之誤)之下為髀樞。附分:在第二椎下,附項內廉。魄戶:在第三椎下。膏肓:在第四椎下,近五椎上,取穴時令人正坐,曲脊伸兩手,以臂著膝前令正直,手大指與膝頭齊,以物支肘,勿令臂動搖。神堂:在第五椎下。噫嘻:在肩膊內廉,挾第六椎下。膈關:在第七椎下,正坐闊(校注:萬曆,東溪堂本亦作闊,承本為開。「闊」,據《說文》引申為疏解,即與舒通,與肩連用作為動詞,亦涵開意。用闊肩雅於用開肩)肩取之。魂門:在第九椎下。陽綱:在第十椎下。意舍:在第十一椎下。胃倉:在第十二椎下。肓門:在第十三椎下叉肋間。志室:在第十四椎下,並正坐取之。胞肓:在第十九椎下。秩邊:在第二十椎下,並伏而取之。

循髀外後廉,下合膕中,以下貫腨內,出外踝之後,循京骨,至小趾外側端。

腨,腓腸也,循髀外後廉、髀樞之裡,承扶之外一寸五分之間而下,與前之入膕中者相合,下行循合陽穴,下貫腨內,歷承筋、承山、飛揚、跗陽,出外踝後之崑崙,僕參、申脈,金門,循京骨、束骨、通谷,至小趾外側端之至陰穴,以交於足太陰也。合陽:在膝約紋中央下三寸。承筋:在腨腸中央陷中。承山:在腨腸下分肉間。飛揚:在外踝上七寸。跗陽:在外踝上三寸。崑崙:在外踝(校注:外下脫一「踝」字。《甲乙經》作「在足外踝後跟骨上」,置一踝字,達意準確。且下文亦有「足外踝」云。承本有踝字,東溪堂本批點亦添一踝字。萬曆、嘉靖諸本均無,當補)後跟骨上陷中。僕參:在跟骨下陷中,拱足取之。申脈:在外踝下陷中,容爪甲白肉際。金門:在足外踝下。京骨:在足外側大骨下,赤白肉際陷中。束骨:在足小趾外側,本節後陷中。通谷:在足小趾外側,本節前陷中。至陰:在足小趾外側,去爪甲如韭葉。

是動:則病沖頭痛,目似脫,項似拔:脊痛,腰似折,髀不可以曲,膕如結,腨如裂,是謂踝厥。是主筋所生病者:痔、瘧、狂、癲疾,頭囟項痛、目黃、淚出、⿰鼻丸衄,項背、腰尻、膕腨、腳皆痛,小趾不用。盛者:人迎大再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少陰腎經穴歌

足少陰腎經之圖

足少陰二十七穴。湧泉然谷太谿溢。大鐘照海通水泉。復溜交信築賓連。陰谷橫骨至大赫。氣穴四滿中注蒞。肓俞商曲石關循。陰都通谷幽門闢。步廊神封靈墟位。神藏彧中俞府既。

足少陰腎之經。凡二十七穴,左右共五十四穴。是經多氣少血。

腎有兩枚,狀如石卵,色黑紫,當胃下兩旁,入脊膂附脊之第十四椎,前後與臍平直。

足少陰之脈:起於小趾之端,斜趨足心。

趨,向也。足少陰起小趾之下,斜向足心湧泉穴,在足心陷中,屈足卷趾宛宛中。

出然谷之下,循內踝之後,別入跟中,上腨內,出膕內廉。

跟,足跟也。由湧泉轉出足內踝然谷穴。上循內踝後太谿穴,別入跟中之大鐘、照海、水泉,乃折自大鐘之外,上循內踝,行厥陰太陰之後,經復溜、交信,過三陰交,上腨內,循築賓,出膕內廉,抵陰谷也。然谷:在足內踝前大骨下陷中。太谿:在足內踝後跟骨上,動脈陷中。大鐘:在足跟後踵中。照海:在足內踝下。水泉:在太谿下二寸內踝下。復溜:在足內踝上二寸,動脈應手陷中。交信:在足內踝上二寸,少陰前、太陰後。三陰交:見足太陰,足三陰之交會也。築賓:在足內踝上腨分中。陰谷:在膝內輔骨後,大筋下,小筋上,按之應手,屈膝乃得之。

上股內後廉,貫脊屬腎,絡膀胱。

由陰谷上股內後廉,貫脊會於脊之長強穴。還出於前,循橫骨、大赫、氣穴、四滿、中注、肓俞,當肓俞之所,臍之左右屬腎,下臍下,過關元、中極而絡膀胱也。長強:見督脈,足少陰、少陽所結會,督脈別絡也。橫骨:在大赫下一寸,肓俞下五寸。《千金》云,在陰上橫骨中,宛曲如卻月中央是。大赫:在氣穴下一寸。氣穴:在四滿下一寸。四滿:在中注下一寸,氣海旁一寸。中注:在肓俞下一寸。肓俞:在商曲下一寸,去臍旁五分。自橫骨至肓俞,考之《資生經》,去中行各一寸半,關元、中極,並任脈穴,足三陰、任脈之會。

其直者,從腎上貫肝膈,入肺中,循喉嚨,挾舌本。

其直行者,從肓俞屬腎處上行,循商曲、石關、陰都、通谷諸穴,貫肝上,循幽門上膈,歷步廊,入肺中,循神封、靈墟、神藏、彧中、俞府,而上循喉嚨,並人迎:挾舌本而終也。商曲:在石關下一寸。石關:在陰都下一寸。陰都:在通谷下一寸。通谷:在幽門下一寸。幽門:挾巨厥旁五分。商曲至通谷,去腹中行各五分。步廊:在神封下一寸六分陷中。神封:在靈墟下一寸六分陷中。靈墟:在神藏下一寸六分陷中。神藏:在彧中下一寸六分陷中。彧中:在俞穴下一寸六分陷中。俞府:在巨骨下,璇璣旁二寸陷中。自步廊至彧中,去胸中行各二寸,並仰面而取之。人迎:見足陽明經。

其支者,從肺出絡心,注胸中。

兩乳間為胸中。支者,自神藏別出繞心,注胸之膻中,以交於手厥陰也。

是動:則病飢不欲食,面黑如地色,咳唾則有血,喝喝而喘,坐而欲起,目䀮䀮如無所見,心如懸,若飢狀,氣不足則善恐,心惕惕如人將捕之,是謂骨厥。是主腎所生病者:口熱、舌乾、咽腫、上氣、嗌乾及痛,煩心,心痛,黃疸,腸癖,脊臀股內後廉痛,痿、厥、嗜臥,足心熱而痛。盛者:寸口大再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厥陰心包經之歌

手厥陰心包經之圖

九穴心包手厥陰。天池天泉曲澤深,郄門間使內關對。大陵勞宮中衝備。

手厥陰心包之經。凡九穴,左右共十八穴。是經多血少氣。

心包:一名手心主,以藏象校之,在心下橫膜之上,豎膜之下,與橫膜相黏,而黃脂漫裹者心也,其漫脂之外,有細筋膜如絲,與心肺相連者,心包也。或手厥陰經,曰心主,又曰心包絡,何也?曰:君火以名,相火以位,手厥陰代君火行事,以用而言,故曰手心主,以經而言,則曰心包經。一經而二名,實相火也。

手厥陰之脈,起於胸中,出屬心包,下膈歷絡三焦。

手厥陰,受足少陰之交,起於胸中,出屬心包,由是下膈,歷絡於三焦之上脘、中脘及臍下一寸,下焦之分也。

其支者:循胸出脅,下腋三寸,上抵腋下,下循臑內,行太陰少陰之間,入肘中。

脅上際為腋。自屬心包,上循胸出脅,下腋三寸天池穴,上行抵腋下,下循臑內之天泉穴,以介乎太陰少陰兩經之中間,入肘中之曲澤也。天池:在腋下三寸,乳後一寸,著脅直腋橛肋間。天泉:在曲腋下,去臂二寸,承臂(校注:手少陽三焦經發揮中即云「在肩端臑上舉臂取之」,《甲乙經》亦作「舉臂取之」。據此,當用「舉」)取之。曲澤:在肘內廉下陷中,屈肘得之。

下臂行兩筋之間,入掌中,循中指,出其端。

由肘中下臂,行臂兩筋之間,循郄門、間使、內關、大陵,入掌中勞宮穴,循中指,出其端之中衝云。郄門:在掌後,去腕五寸。間使:在掌後三寸,兩筋間陷中。內關:在掌後,去腕二寸。大陵:在掌後,兩筋間陷中。勞宮:在掌中央,屈無名指取之。《資生經》曰:屈中指;以今觀之,莫若屈中指、無名指兩者之間為允(校注:「允」,作「得當」講。《後漢書·虞詡傳》:「祖文經為郡縣獄吏,案法平允」即是。據以引申為「妥當」之解,他本或改「允」為「妥」,非。)中衝:在手中指端,去爪甲如韭葉陷中。

其支別者:從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

小指次指,無名指也,自小指逆數之,則為次指云。支別者,自掌中勞宮穴別行,循小指次指出其端,而交於手少陽也。

是動:則病手心熱,臂肘攣急,腋腫,甚則胸脅支滿,心中澹澹大動,面赤、目黃、喜笑不休。是主脈所生病者:煩心,心痛,掌中熱。盛者:寸口大十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少陽三焦經穴歌

手少陽三焦經之圖

二十三穴手少陽。關衝液門中渚傍。陽池外關支溝會。會宗三陽四瀆配。天井合去清冷淵。消濼臑會肩髎。偏天髎大牖同翳風。瘈脈顱息角孫通。耳門禾髎絲竹空。

手少陽三焦之經。凡二十三穴,左右共四十六穴。是經多氣少血。

三焦者,水穀之道路,氣之所終始也。上焦在心下下膈,在(校注:無錫本作當。萬曆本、諸明刻皆為在字。當,在此條中能運用之解只有正、宜二講,不合上焦部位之實。而用在字與「在心下下膈」相銜,則圈定了上焦的位置)胃上口,其治在膻中,直兩乳間陷者中;中焦在胃中脘,當臍上四寸,不上不下,其治在臍旁,下焦當膀胱上口,其治在臍下一寸。

手少陽之脈:起於小指次指之端,上出次指之間,循手表腕,出臂外兩骨之間,上貫肘。臂骨盡處為腕。臑盡處為肘。手少陽起小指次指端關衝穴。上出次指之間,歷液門、中渚,循手表腕之陽池出臂外兩骨之間,循外關、支溝、會宗、三陽絡、四瀆,乃上貫肘,抵天井穴也。關衝:在手小指次指之端,去爪甲如韭葉。液門:在手小指次指間陷中。中渚:在手小指次指本節後間陷中。陽池:在手表腕上陷中。外關:在腕後二寸陷中,別走手心主。支溝:在腕後三寸,兩骨間陷中。會宗:在腕後三寸,空中一寸。三陽絡:在臂上大交脈,支溝上一寸。四瀆:在肘前五寸,外廉陷中。天井:在肘外大骨後上一寸,兩筋間陷中,屈肘得之,甄權云:曲肘後一寸,叉手按膝頭取之,兩筋骨罅。

循臑外上肩,交出足少陽之後,入缺盆,交(校注:當為「布」,即分布於膻中,「布於」與「散絡心包」之「散」相對,切合經意。各種流行本皆作交,惟東溪堂本在行右批點為「布」,從此)膻中,散絡心包,下膈,偏屬三焦。

肩肘之間,膊下對腋處為臑。從天井上行,循臂臑之外,歷清冷淵、消濼,行手太陽之裡,陽明之外,上肩,循臑會、肩髎、天髎,交出足少陽之後,過秉風、肩井,下入缺盆,復由足陽明之外而交會膻中,散布絡繞於心包,乃下膈,當胃上口以屬上焦,於中脘以屬中焦,於陰交以屬下焦也。清冷淵:在肘上二寸,伸肘舉臂取之。消濼:在肩下臂外間,腋斜肘分下行。臑會,在肩前廉,去肩頭三寸。肩髎:在肩端臑上舉臂取之。天髎:在肩,缺盆中上毖骨之際陷中。秉風:見手太陽經,手足少陽、手太陽、陽明之會。肩井:見足少陽經,手足少陽、陽維之會。缺盆:足陽明經穴。膻中:見任脈,心包相火用事之分也。中脘、陰交:見任脈,三焦之募,任脈所發也。

其支者:從膻中,上出缺盆,上項,挾耳後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頰至䪼。

腦戶後為項。目下為䪼。其支者,從膻中而上出缺盆之外,上項過大椎,循天牖上,挾耳後,經翳風、瘈脈、顱息,直上出耳上角,至角孫,過懸釐、頷厭,及過陽白、睛明,屈曲下頰至䪼,會顴髎之分也。大椎:見督脈,手足三陽、督脈之會。天牖:在頸大筋外,缺盆上,天窗後,天窗後《資生經》作天容後,天柱前,完骨下,髮際上。懸釐、頷厭:見足少陽經,手足陽明、少陽之交會也。翳風:在耳後尖角陷中,按之引耳中痛。瘈脈:在耳本後,雞足青脈中。顱息:在耳後青脈中。角孫:在耳廓中間上,開口有空。陽白:見足少陽經,手足陽明、少陽之會。睛明:見足太陽經。顴髎:見手太陽經,手少陽,太陽之會也。

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校注:《甲乙經》「入耳中」之下有「出走耳前,過客主人前,交頰」十一字,各種流行本《十四經發揮》均無,)卻出,至目銳眥。

此支從耳後翳風穴,入耳中,過聽宮,歷耳門、禾髎,卻出至目銳眥,會瞳子髎,循絲竹空,而交於足少陽也。聽宮:見手太陽經,手足少陽、手太陽三脈之會。耳門:在耳前起肉,當耳缺中。禾髎:在耳銳發下橫動脈。瞳子髎:見足少陽經,手太陽、手足少陽之會。絲竹空:在眉後陷中。

是動:則病耳聾渾渾焞焞,嗌腫、喉痹。是主氣所生病者:汗出,目銳眥痛,頰痛,耳後、肩、臑、肘後、臂外皆痛,小指次指不用。盛者:人迎大一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少陽膽經穴歌

足少陽膽經之圖

少陽足經瞳子髎。四十三穴行迢迢。聽會客主頷厭集。懸顱懸釐曲鬢翹。率谷天衝浮白次。竅陰完骨本神企。陽白臨泣開目窗。正營承靈及腦空。風池肩井淵腋長。輒筋日月京門當。帶脈五樞維道續。居髎環跳下中瀆。陽關陽陵復陽交。外丘光明陽輔高。懸鐘丘墟足臨泣。地五俠谿竅陰畢。

此經,頭部自瞳子髎至風池,凡二十穴,作三折,向外而行。始瞳子髎,至完骨是一折;又自完骨外折,上至陽白,會睛明是一折;又自睛明上行,循臨泣、風池是一折。緣其穴曲折外,多難為科牽。故此作一至二十,次第以該之。一瞳子髎,二聽會,三客主人,四頷厭,五懸顱,六懸釐,七曲鬢,入率谷,九天衝,十浮白,十一竅陰,十二完骨,十三本神,十四陽白,十五臨泣,十六目窗,十七正營,十八承靈,十九腦空,二十風池。

足少陽膽之經。凡四十三穴,左右共八十六穴。是經多氣少血。

膽在肝之短葉間,重二兩三銖。包精汁三合。

足少陽之脈:起於目銳眥,上抵頭角,下耳後。

足少陽經,起目銳眥之瞳子髎,於是循聽會、客主人,上抵頭角,循頷厭,下懸顱、懸釐,由懸釐外循耳上髮際,至曲鬢、率谷。由率谷外折,下耳後,循天衝、浮白、竅陰、完骨,又自完骨外折,上過角孫,循本神,過曲差,下至陽白會睛明,復從睛明上行,循臨泣、目窗、正營、承靈、腦空、風池云。瞳子髎:在目外眥五分。聽會:在耳前陷中,上關下一寸動脈宛宛,張口得之。客主人:在耳前起骨上廉,開口有空,動脈宛宛中。頷厭:在曲周下顳顬(一名腦空)上廉。懸顱:在曲周上顳顬中。懸釐:在曲周上顳顬下廉。曲鬢:在耳上髮際,曲隅陷中,鼓頷有孔。率谷:在耳上如前三分,入髮際一寸五分,陷者宛宛中。天衝:在耳後髮際二寸耳上,如前三分。浮白:在耳後入髮際一寸。竅陰:在完骨上、枕骨下,搖動有空。完骨:在耳後入髮際四分。角孫:見手少陽經,手足少陽之會。本神:在曲差旁一寸五分,入髮際四分。曲差:見足太陽經。陽白:在眉上一寸,直瞳子。睛明:見足太陽經,手足太陽、少陽、足陽明五脈之會。臨泣:在目上直入髮際五分陷中。目窗:在臨泣後一寸。正營:在目窗後一寸。承靈:在正營後一寸五分。腦空:在承靈後一寸五分,挾玉枕骨下陷中。風池:在顳顬後髮際陷中。

循頸行手少陽之前,至肩上,卻交出少陽之後,入缺盆。

自風池循頸,過天牖穴,行手少陽脈之前,下至肩,上循肩井,卻左右相交,出手少陽之後,過大椎、大杼、秉風,當秉風前,入缺盆之外。天牖:見手少陽經。肩井:在肩上陷中,缺盆上大骨前一寸半,以三指按取之,當中指下陷中者是。大椎:見督脈,手足三陽、督脈之會。大杼:見足太陽經,足太陽、少陽之會。秉風:見手太陽經,手太陽、陽明、手足少陽之會。缺盆:見足陽明經。

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銳眥後。

其支者:從耳後顳顬間,過翳風之分,入耳中,過聽宮,出走耳前,復自聽會至目銳眥,瞳子髎之分也。翳風:見手少陽經,手足少陽之會。聽宮:見手太陽經,手足少陽、太陽三脈之會。聽會、瞳子髎:見前。

其支者:別目銳眥,下大迎,合手少陽抵於䪼(校注:面顴也,亦稱秀骨。《五音集韻》音拙,《集韻》音骨,用䪼當是不欲與「當顴」之顴重複,可與前䪼字注互參,)下加頰車,下頸合缺盆,下胸中貫膈,絡肝,屬膽。

其支者,別自目外瞳子髎而下大迎,合手少陽於䪼,當顴髎穴之分,下臨頰車,下頸,循本經之前,與前之入缺盆者相合,下胸中天池之外,貫膈,即期門之所絡肝,下至日月之分屬於膽也。大迎:見足陽明經。顴髎、頰車:手太陽穴。天池:手心主穴,手厥陰、足少陽之會。期門:足厥陰穴。日月:見下文,膽之募也。

循脅裡,出氣沖,繞毛際,橫入髀厭中。

脅,胠也。腋下為脅。曲骨之分為毛際。毛際兩旁動脈中為氣衝。楗骨之下為髀厭,即髀樞也。自屬膽處,循脅內章門之裡,出氣沖,繞毛際,遂橫入髀厭中之環跳也。章門:足厥陰穴,足少陽、厥陰之會。氣衝:足陽明穴。環跳:在髀樞中。

其直者:從缺盆下腋,循胸過季脅,下合髀厭中,以下循髀陽,出膝外廉。

脅骨之下為季脅。此直者,從缺盆直下腋,循胸,歷淵液、輒筋、日月穴,過季脅,循京門、帶脈、五樞、維道、居髎,由居髎入上髎、中髎、長強,而下與前之入髀厭者相合,乃下循髀外,行太陽、陽明之間,歷中瀆、陽關,出膝外廉,抵陽陵泉也。淵液:在腋下三寸宛宛中,舉臂取之。輒筋:在腋下三寸,復前行一寸,著脅陷中。日月:在期門下五分。京門:在監骨下,腰中挾脊季肋本。帶脈:在季肋下一寸八分。五樞:在帶脈下三寸。維道:在章門下五寸三分。居髎:在章門下八寸三分,監骨上陷中。上髎、中髎:並見足太陽經。上髎為足少陽、太陽之絡,中髎則足少陰、少陽所結之會也。長強:見督脈,足少陰、少陽所結之會。中瀆:在髀骨外,膝上五寸,分肉間陷中。陽關:在陽陵泉上三寸,犢鼻外陷中。陽陵泉:在膝下一寸,外廉陷中。

下外輔骨之前,直下抵絕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入小指次指之間。

䯒外為輔骨。外踝以上為絕骨。足面為跗。自陽陵泉下外輔骨前,歷陽交、外丘、光明,直下抵絕骨之端,循陽輔,懸鐘而下,出外踝之前至丘墟,循足面之臨泣、地五會、俠谿,乃上入小指次指之間,至竅陰而終也。陽交:在足外踝上七寸,斜屬三陽分肉之間。外丘:在足外踝上七寸。光明:在足外踝上五寸。陽輔:在足外踝上四寸,輔骨前,絕骨端,如前之分,去丘墟七寸。懸鐘:在足外踝上三寸,動脈中。丘墟:在足外踝下,如前去臨泣三寸。臨泣:在足小趾次趾本節後間陷中,去俠谿一寸半。地五會:在足小趾次趾本節後陷中。俠谿:在足小趾次趾歧骨間,本節前陷中。竅陰:在足小趾次趾端,去爪甲如韭葉。

其支者,別跗上,入大趾之間,循大趾岐骨內出其端,還貫入爪甲,出三毛。

足大趾本節後為歧骨。大趾爪甲後為三毛。其支者,自足跗上臨泣穴,別行入大趾循岐骨內出大趾端,還貫入爪甲,出三毛,交於足厥陰也。

是動:則病口苦,善太息,心脅痛不能轉側,甚則面有微塵,體無膏澤,足外反熱,是謂陽厥。是主骨所生病者:頭角頷痛,目銳眥痛,缺盆中腫痛,腋下腫,馬刀挾癭,汗出振寒,瘧,胸脅痛,髀膝外至脛絕骨外踝前及諸節皆痛,小趾次趾不用。盛者:人迎大一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窌,《廣韻》力嘲切,深空之貌,即空隙之謂也,江西席橫家針灸書中,諸髎字皆作窌。豈髎窌聲相近而然,今悉擬改定,雖然,所改不盡者,亦不必苦求之也。

足厥陰肝經穴歌

足厥陰肝經之圖

足厥陰經十三穴。起於大敦行間接。太衝中封注蠡溝。中都膝關曲泉收。陰包五里走陰廉。陰廉章門期門啟。

足厥陰肝之經。凡十三穴,左右共二十六穴。是經多血少氣。

肝之為臟,左三葉,右四葉,凡七葉。其治在左。其臟在右脅右腎之前,並胃著脊之第九椎。

足厥陰之脈:起於大趾聚毛之上,循足跗上廉,去內踝一寸。

足大趾爪甲後為三毛,三毛後橫紋為聚毛。去,相去也。足厥陰起於大趾聚毛之大敦穴,循足跗上廉,歷行間、太衝,抵內踝一寸之中封也。大敦:在足大趾端,去爪甲如韭葉,及三毛中。行間:在足大趾間,動脈應手。太衝:在足大趾本節後二寸,或云一寸半動脈陷中。中封:在足內踝前一寸陷中,仰而取之。

上踝八寸,交出太陰之後,上膕內廉。

自中封上踝,過三陰交,歷蠡溝、中都,復上一寸,交出太陰之後,上膕內廉,至膝關、曲泉。三陰交:見足太陰經,足少陰、太陰、厥陰之交會也。蠡溝:在內踝上五寸。中都:在內踝上七寸,䯒骨中。膝關:在犢鼻下二寸陷中。曲泉:在膝內輔骨下,大筋上,小筋下,陷中,屈膝得之,在膝橫紋頭是。

循股,入陰中,環陰器,抵小腹,挾胃屬肝絡膽。

髀內為股。臍下為小腹。由曲泉上行,循股內之陰包、五里、陰廉,遂當衝門、府舍之分,入陰毛中,左右相交,環繞陰器,抵小腹而上會曲骨、中極、關元,復循章門,至期門之所挾胃屬肝下日月之分,絡於膽也。陰包:在膝上四寸,股內廉兩筋間。五里:在氣衝下三寸,陰股中動脈。陰廉:在羊矢下,去氣衝二寸,動脈中。衝門、府舍,見足太陰。曲骨:見任脈,足厥陰、任脈之會。中極、關元:見任脈,足三陰,任脈之會也。章門:在大橫外,直臍季肋端,側臥屈上足,伸下足,舉臂取之。期門:直兩乳第二肋端,肝之募也。日月:見足少陽經。

上貫膈,布脅肋,循喉嚨之後,上入頏顙,連目系,上出額與督脈會於巔。

目內連深處為目系。頏顙:咽顙也。自期門上貫膈,行食竇之外,大包之裡,散布脅肋,上雲門、淵腋之間,人迎之外,循喉嚨之後,上入頏顙,行大迎、地倉、四白、陽白之外,連目系,上出額,行臨泣之裡,與督脈相會於巔頂之百會也,食竇、大包:足太陰經穴。雲門:手太陰經穴。淵腋:足少陽經穴。人迎、大迎、地倉、四白:見足陽明。陽白、臨泣:見足少陽。百會:見督脈。

其支者,從目系下頰裡,環唇內。

前此連目系,上出額。此支從目系下行任脈之外,本經之裡,下頰裡,交環於口唇之內。

其支者,復從肝,別貫膈,上注肺。

此交經之支,從期門屬肝處別貫膈,行食竇之外,本經之裡,上注肺中,下行至中焦,挾中脘之分,以交於手太陰也。

是動:則病腰痛不可以俯仰,丈夫㿗疝。婦人小腹腫,甚則嗌乾,面塵脫色。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滿,嘔逆,洞泄,狐疝,遺溺,癃閉。盛者:寸口大一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凡此十二經之病,盛則瀉之,虛則補之,熱者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督脈經穴歌

督脈之圖

督脈背中行(校注:應作「督脈行背正中行」,本穴歌為七言之體,唯首句五言,不妥,顯有漏字。應增行、正二字,合於歌括之體。)二十七穴始長強。腰俞陽關命門當。懸樞脊中走筋縮。至陽靈臺神道長。身柱陶道大椎俞。啞門風府連腦戶。強間後頂百會前。前頂囟會上星圓。神庭素髎水溝裡。兌端齦交斯已矣。

督脈:凡二十七穴。

督之為言,都也。行背部之中行,為陽脈之都綱,奇經八脈之一也。

督脈者,起於下極之俞。

下極之俞,兩陰之間,屏翳兩筋間為篡,篡內深處為下極,督脈之所始也。

並於脊裡,上至風府,入腦上巔循額至鼻柱,屬陽脈之海。

脊之為骨,凡二十一椎,通項骨三椎,共二十四椎。自屏翳而起,歷長強穴,並脊裡而上行,循腰俞、陽關、命門、懸樞、脊中、筋縮、至陽、靈臺、神道、身柱,過風門,循陶道、大椎、啞門,至風府入腦,循腦戶、強間、後頂,上巔,至百會、前頂、囟會、上星、神庭,循額至鼻柱,經素髎、水溝、兌端,至齦交而終焉。雲陽脈之海者:以人之脈絡,周流於諸陽之分,譬猶水也,而督脈則為之都綱,故曰陽脈之海。屏翳:見任脈,任脈別絡,挾督脈、衝脈之會。長強:在脊骶端。腰俞:在第二十一椎節下間。陽關:在第十六椎節下間。命門:在第十四椎節下間。懸樞:在第十三椎下間。脊中:在第十一椎節下間。筋縮:在第九椎節下間。至陽:在第七椎節下間。靈臺:在第六椎節下間。神道:在第五椎節下間。身柱:在第三椎節下間。風門:見足太陽經,乃督脈、足太陽之會。陶道:在大椎節下間陷中。自陽關至此諸穴,並俯而取之。大椎:在第一椎上陷中。啞門:在風府後,入髮際五分。風府:在項入髮際一寸。腦戶:在枕骨上,強間後一寸五分。強間:在後項一寸五分。後頂:在百會後一寸五分。百會:一名三陽五會,在前頂後一寸五分,頂中央旋毛中,直兩耳尖可容豆。前頂:在囟會後一寸五分陷中。囟會:在上星後一寸陷中。上星:在神庭後入髮際,一寸陷中容豆。神庭:直鼻上入髮際五分。素髎:在鼻柱上端。水溝:在鼻柱下人中。兌端:在唇上端。齦交:在唇內齒上齦縫中。

任脈經穴歌

任脈經穴圖

任脈分三八(校注:應作「任脈引腹分三八」,與督脈,一行背,一行腹,開宗明旨,歌括統一,成七言之體,理據同前。)起於會陰上曲骨。中極關元到石門。氣海陰交神闕立。水分下脘循建里,中脘上脘巨闕起。鳩尾中庭膻中萃。玉堂紫宮華蓋樹。璇璣天突廉泉清。上頤還以承漿承。

任脈:凡二十四穴。

任之為言,妊也。行腹部中行,為婦人生養之本,奇經之一也。

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循腹裡,上關元,至喉嚨,屬陰脈之海也。

任與督,一源而二歧,督則由會陰而行背;任則由會陰而行腹。夫人身之有任督,猶天地之有子午也;人身之任督以腹背言,天地之子午以南北言,可以分,可以合者也。分之於以見陰陽之不雜,合之於以見渾淪之無間。一而二,二而一者也。任脈起於中極之下,會陰之分也。由是循曲骨,上毛際,至中極,行腹裡,上循關元、石門、氣海、陰交、神闕、水分、下脘、建里、中脘、上脘、巨闕、鳩尾、中庭、膻中、玉堂、紫宮、華蓋、璇璣、天突、廉泉,上頤循承漿,環唇上,至齦交分行,系兩目下之中央,會承泣而終也。云陰脈之海者,亦以人之脈絡,周流於諸陰之分,譬猶水也,而任脈則為之總任焉,故曰陰脈之海。會陰:一名屏翳,在兩陰間。曲骨:在橫骨上,毛際陷中,動脈應手。中極:在關元下一寸。關元:在臍下三寸。石門:在臍下二寸。氣海:在臍下一寸五分。陰交:在臍下一寸。神闕:當臍中。水分:在下脘下一寸,上臍一寸。下脘:在建里下一寸。建里:在中脘下一寸。中脘:在上脘下一寸,《靈樞經》云:𩩲骭,即岐骨也。以下至天樞,天樞足陽明經穴,挾臍二寸,蓋與臍平直也。長八寸,而中脘居中是也。然人胃有大小,亦不可拘以身寸,但自𩩲骭至臍中,以八寸為度,各依部分取之。上脘:在巨闕下一寸,當一寸五分,去蔽骨三寸。巨厥:在鳩尾下一寸。鳩尾:在蔽骨之端,言其骨垂下如鳩形,故以為名,臆前蔽骨下五分也;人無蔽骨者,從歧骨際下行一寸。中庭:在膻中下一寸六分。膻中:在玉堂下一寸六分,兩乳間。玉堂:在紫宮下一寸六分。紫宮:在華蓋下一寸六分。華蓋,在璇璣下二寸,《資生經》云一寸。璇璣:在天突下一寸陷中。天突:在頸結喉下一寸宛宛中。廉泉:在頸下結喉上舌本,陰維、任脈之會,仰而取之。承漿,在唇下陷中,任脈足陽明之會。齦交:見督脈,任、督二脈之會。承泣:見足陽明,蹺脈、任脈、足陽明之會也。

按 任督二脈之直行者,為腹背中行諸穴所繫,今特取之,以附十二經之後,如《骨空論》所載者,茲不與焉。其餘如沖、帶、維、蹺所經之穴,實則寄會於諸經之間爾。誠難與督任二脈之灼然行腹背者比,故此得以略之。雖然,因略以致詳,亦不害兼取也,故其八脈全篇,仍別出於左方云。

在十四經正文,並上金蘭循經同。

卷下

奇經八脈篇

脈有奇常,十二經者,常脈也;奇經八脈,則不拘於常,故謂之奇經。蓋以人之氣血,常行於十二經脈,其諸經滿溢,則流入奇經焉。奇經有八脈:督脈督於後,任脈任於前,衝脈為諸脈之海,陽維則維絡諸陽,陰維則維絡諸陰。陰陽自相維持,則諸經常調;維脈之外有帶脈者,束之猶帶也;至於兩足蹺脈,有陰有陽,陽蹺行諸太陽之別,陰蹺本諸少陰之別。譬猶聖人,圖設溝渠,以備水潦,斯無濫溢之患。人有奇經,亦若是也。今總集奇經八脈所發者,氣穴處所,共成一篇,附之發揮之後,以備通考云。

督脈

督脈者,起於小腹以下骨中央,女子入系(校注,萬曆本、東溪堂本均是「入系」,「入」與「下骨」之「下」同為動詞,無錫本作「以」,誤)廷孔之端。其絡循陰器,合篡間,繞篡後,別繞臀,至少陰,與巨陽中絡者合少陰,上腹內後廉,貫脊屬腎;與太陽起目內眥,上額交巔上,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膊內,挾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其男子循莖下至篡,與女子等。其少腹直上者,貫臍中央,上貫心,入喉,上頤環唇,上系兩目之中。此生病:從少腹上衝心而痛,不得前後為沖疝,其女子不孕、癃痔、遺溺,嗌乾,治在督脈。

督脈之別,名曰長強,俠膂,上項而散,上頭,下當肩胛左右,別走太陽,入貫膂。

實則脊強,虛則頭重,取之所別。故《難經》曰:督脈者,起於下極之俞,並於脊裡,上至風府,入屬於腦,上巔,循額至鼻柱,屬陽脈之海也。此為病,令人脊強反折。

督脈,從頭循脊骨入骶,長四尺五寸,凡二十七穴。

按《內經》督脈所發者二十八穴,據法,十椎下一穴名中樞,陰尾骨兩傍二穴名長強,共有二十九穴,今多齦交一穴,少中樞一穴,會陽二穴,則系督脈別絡,與少陽會,故止載二十七穴。穴已見前。

任脈

任脈者,與衝脈皆起於胞中:循脊裡,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唇口,血氣盛,則肌肉熱;血獨盛,則滲灌皮膚生毫毛。婦人有餘於氣、不足於血,以其月事數下,任沖並傷故也。任沖之交脈,不營其口唇,故髭鬚不生。是以任脈為病:男子內結七疝,女子帶下瘕聚。故《難經》曰:任脈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循腹裡,上關元,至咽喉,上頤、循面入目,屬陰脈之海。

凡此任脈之行,從胞中上注目,長四尺五寸,總二十四穴。穴見前。

按《內經》云,任脈所發者二十八穴,經闕一穴。實有二十七穴,內齦交一穴屬督脈,承泣二穴,屬足陽明蹺脈,故止載二十四穴。穴已見前。

陽蹺脈

陽蹺脈者,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入風池。其為病也,令人陰緩而陽急。兩足蹺脈本太陽之別,合於太陽,其氣上行,氣並相還,則為濡目,氣不營則目不合。男子數其陽,女子數其陰,當數者為經,不當數者為絡也。蹺脈長八尺。所發之穴,生於申脈外踝下屬足太陽經,以輔陽為郄外踝上,本於僕參,跟骨下,與足少陰會於居髎章門下,又與手陽明會於肩髎及巨骨並在肩端,又與手足太陽陽維會於臑俞在肩髎後胛骨上廉,與手足陽明會於地倉口吻兩旁,又與手足陽明會於巨髎鼻兩旁,又與任脈足陽明會於承泣目下七分,以上為陽蹺脈之所發,凡二十穴,陽蹺脈病者宜刺之。

陰蹺脈

陰蹺脈者,亦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至咽喉,交貫衝脈。

此為病者,令人陽緩而陰急。故曰蹺脈者,少陰之別,別於然谷之後,上內踝之上,直上循陰股入陰,上循胸裡,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入鼻,屬目內眥,合於太陽。女子以之為經,男子以之為絡。兩足蹺脈,長八尺,而陰蹺之郄在交信內踝上二寸,陰蹺脈病者取此。

衝脈

衝脈者,與任脈皆起於胞中,上循脊裡,為經絡之海,其浮於外者,循腹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唇口。故曰:衝脈者,起於氣衝,並足少陰之經,挾臍上行,至胸中而散。

此為病,令人逆氣裡急。《難經》則曰:並足陽明之經,以穴考之,足陽明挾臍左右各二寸而上行,足少陰挾臍左右各五分而上行。《針經》所載:衝脈與督脈,同起於會陰,其在腹也,行乎幽門、通谷、陰都、石關、商曲、肓俞、中注、四滿、氣穴、大赫、橫骨,凡二十二穴,皆足少陰之分也。然則衝脈,並足少陰之經明矣。

陽維脈

陽維、維於陽,其脈起於諸陽之會,與陰維皆維絡於身。若陽不能維於陽,則溶溶不能自收持。其脈氣所發,別於金門,在足外踝下太陽之郄,以陽交為郄在外踝上七寸,與手足太陽及蹺脈會於臑俞肩後胛上廉,與手足少陽會於天髎在缺盆上,又會於肩井肩上,其在頭也,與足少陽會於陽白在肩上,上於本神及臨泣,上至正營,循於腦空,下至風池,其與督脈會,則在風府及啞門。《難經》云:陽維為病,苦寒熱。此陽維脈氣所發,凡二十四穴。

陰維脈

陰維、維於陰。其脈起於諸陰之交。若陰不能維於陰,則悵然失志,其脈氣所發者,陰維之郄,名曰築賓。與足太陰會於腹哀、大橫,又與足太陰、厥陰會於府舍、期門,與任脈會於天突、廉泉。《難經》云:陰維為病,苦心痛。此陰維脈氣所發,凡十二穴。

帶脈

帶脈者,起於季脅,回身一周。其為病也,腰腹縱容,如囊水之狀。其脈氣所發,在季脅下一寸八分。正名帶脈,以其回身一周如帶也。又與足少陽會於維道。此帶脈所發,凡四穴。

以上雜取《素問》、《難經》、《甲乙經》、《聖濟總錄》,參合為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