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千金食治

千金食治

作者
孫思邈
朝代
年份
公元618年至公元682年

昔神農遍嘗百藥,以辨五苦六辛之味,逮伊尹而湯液之劑備。黃帝欲創九針,以治三陰三陽之疾,得岐伯而砭艾之法精。雖大聖人有意於拯民之瘼,必待賢明博通之臣,或為之先,或為之後,然後聖人之所為,得行於永久也。醫家之務,經是二聖二賢而能事畢矣。後之留意於方術者,苟知藥而不知灸,未足以盡治療之體:知灸而不知針,未足以極表裡之變,如能兼是聖賢之縕者,其名醫之良乎!

有唐真人孫思邈者,乃其人也。以上智之材,抱康時之志,當太宗治平之際,思所以佐迺後庇民之事,以謂上醫之道,真聖人之政而王官之一守也。而乃祖述農、黃之旨,發明岐、摯之學,經掇扁鵲之《難》,方採倉公之《禁》,前仲景《黃素》,元化《綠袟》,葛仙翁之《必效》,胡居士之《經驗》,張苗之《藥對》,叔和之《脈法》,皇甫謐之《三部》,陶隱居之《百一》。自余郭玉、範汪、僧坦、阮炳,上極文字之初,下訖有隋之世,或經或方,無不採摭。集諸家之所秘要,去眾說之所未至。成書一部,總三十卷,目錄一通。臟腑之論,針艾之法,脈證之辨,食治之宜。始婦人而次嬰孺;先腳氣而後中風、傷寒、癰疽、消渴、水腫;七竅之痾、五石之毒、備急之方、養性之術,總篇二百三十二門,合方論五千三百首,莫不十全可驗,四種兼包。厚德過於千金,遺法傳於百代。使二聖二賢之美,不墜於地,而世之人得以階近而至遠,上識於三皇之奧者,孫真人善述之功也。

然以俗尚險怪,我道純正,不述剖腹易心之異;世務徑省,我書浩博,不可道聽塗說而知,是以學寡其人,寢以紛靡;賢不繼世,簡編斷缺;不知者以異端見黜,好之者以闕疑輟功。恭惟我朝以好生為德,以廣愛為仁,乃詔儒臣,正是墜學。臣等術謝多通,職專典校,於是請內府之秘書,探《道藏》之別錄,公私眾本,搜訪幾遍,得以正其訛謬,補其遺佚。文之重複者削之,事之不倫者緝之,編次類聚,朞月功至。綱領雖有所立,文義猶或疑阻。是用端本以正末,如:《素問》、《九墟》、《靈樞》、《甲乙》、《太素》、《巢源》、諸家《本草》、前古脈書、《金匱玉函》、《肘後備急》、謝士秦《刪繁方》、劉涓子《鬼遺論》之類,事關所出,無不研核。尚有所闕,而又溯流以討源,如:《五鑑經》、《千金翼》、《崔氏纂要》、《延年秘錄》,《正元廣利》、《外臺秘要》、《兵部手集》、夢得《傳信》之類。凡所派別,無不考理,互相質正,反覆稽參;然後遺文疑義,煥然悉明。書雖是舊,用之惟新,可以濟函靈,裨乃聖好生之治;可以傳不朽,副主上廣愛之心;非徒為太平之文致,寔可佐皇極之錫福。校讎既成,繕寫伊始,恭以上進,庶備親覽。

太子右贊善大夫臣高保衡

尚書都官員外郎臣孫奇

尚書司封郎中充秘閣校理臣林億等謹上。

序論第一

仲景曰:人體平和,惟須好將養,勿妄服藥。藥勢偏有所助,令人臟氣不平,易受外患。夫含氣之類,未有不資食以存生,而不知食之有成敗;百姓日用而不知,水火至近而難識。余慨其如此,聊因筆墨之暇,撰五味損益食治篇,以啟童稚,庶勤而行之,有如影響耳。

河東衛汛記曰:扁鵲云人之所依者形也,亂於和氣者病也,理於煩毒者藥也,濟命扶危者醫也。安身之本,必資於食;救疾之速,必憑於藥。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生也;不明藥忌者,不能以除病也。斯之二事,有靈之所要也,若忽而不學,誠可悲夫!是故食能排邪而安臟腑,悅神爽志,以資血氣。若能用食平痾,釋情遣疾者,可謂良工。長年餌老之奇法,極養生之術也。

夫為醫者當須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療不愈,然後命藥。藥性剛烈,猶若御兵;兵之猛暴,豈容妄發。發用乖宜,損傷處眾;藥之投疾,殃濫亦然。高平王熙稱:食不欲雜,雜則或有所犯;有所犯者,或有所傷;或當時雖無災苦,積久為人作患。又食啖鮭餚,務令簡少,魚肉、果實,取益人者而食之。凡常飲食,每令節儉,若貪味多餐,臨盤大飽,食訖覺腹中彭亨短氣,或致暴疾,仍為霍亂。又夏至以後,迄至秋分,必須慎肥膩、餅臛、酥油之屬,此物與酒漿、瓜果理極相仿。夫在身所以多疾者,皆由春、夏取冷太過,飲食不節故也。又魚鱠諸腥冷之物,多損於人,斷之益善。乳、酪、酥等常食之,令人有筋力、膽干,肌體潤澤。卒多食之,亦令臚脹、泄利、漸漸自已。

黃帝曰:「五味入於口也,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酸,令人癃,不知何以然?」少俞曰:「酸入胃也,其氣澀以收也。上走兩焦,兩焦之氣澀,不能出入,不出即流於胃中,胃中和溫,即下注膀胱,膀胱走胞,胞薄以耎,得酸則縮卷,約而不通,水道不利,故癃也。陰者積筋之所終聚也,故酸入胃,走於筋也。」

「咸走血,多食鹹令人渴,何也?」答曰:「鹹入胃也,其氣走中焦,注於諸脈。脈者血之所走也,與咸相得即血凝,凝則胃中汁泣,汁泣則胃中乾渴。渴則咽路焦,焦故舌乾喜渴。血脈者中焦之道也,故鹹入胃,走於血。」

「辛走氣,多食辛令人慍心,何也?」答曰:「辛入胃也,其氣走於上焦,上焦者受使諸氣而營諸陽者也。薑、韭之氣,重至榮衛,榮衛不時受之,卻溜於心下,故慍。慍、痛也。辛者與氣俱行,故辛入胃而走氣,與氣俱出,故氣盛也。」

「苦走骨,多食苦,令人變嘔,何也?」答曰:「苦入胃也,其氣燥而湧泄,五穀之氣皆不勝苦。苦入下管,下管者三焦之道,皆閉則不通,不通故氣變嘔也。齒者骨之所終也,故苦入胃而走骨,入而復出,齒必黧疏。」

「甘走肉,多食甘,令人噁心。何也?」答曰:「甘入胃也,其氣弱劣,不能上進於上焦,而與谷俱留於胃中,甘入則柔緩,柔緩則蛔動,蛔動則令人噁心。其氣外通於肉,故甘走肉,則肉多粟起而胝。」

黃帝問曰:「谷之五味所主可得聞乎?」伯高對曰:「夫食風者則有靈而輕舉;食氣者則和靜而延壽;食谷者則有智而勞神;食草者則愚癡而多力;食肉者則勇猛而多嗔。是以肝木青色宜酸;心火赤色宜苦;脾土黃色宜甘;肺金白色宜辛;腎水黑色宜咸。內為五臟,外主五行,色配五方。」

五臟所合法:肝合筋,其榮爪;心合脈,其榮色;脾合肉,其榮唇;肺合皮,其榮毛;腎合骨,其榮發。

五臟不可食忌法:多食酸則皮槁而毛夭;多食苦則筋急而爪枯;多食甘則骨痛而發落;多食辛則肉胝而唇褰;多食鹹則脈凝泣而色變。

五臟所宜食法:肝病宜食麻、犬肉、李、韭;心病宜食麥、羊肉、杏、薤;脾病宜食稗米、牛肉、棗、葵;肺病宜食黃黍、雞肉、桃、蔥;腎病宜食大豆黃卷、豕肉、慄、藿。

五味動病法:酸走筋,筋病勿食酸;苦走骨,骨病勿食苦;甘走肉,肉病勿食甘;辛走氣,氣病勿食辛;咸走血,血病勿食鹹。

五味所配法:米飯甘,麻酸,大豆咸,麥苦,黃黍辛,棗甘,李酸,慄咸,杏苦,桃辛,牛甘,犬酸,豕咸,羊苦、雞辛,葵甘,韭酸,藿咸、薤苦、蔥辛。

五臟病五味對治法: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酸瀉之,禁當風。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心欲耎,急食鹹以耎之;用甘瀉之,禁溫食厚衣。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瀉之,禁溫食飽食,濕地濡衣。肺苦氣上逆息者,急食苦以泄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辛瀉之;禁無寒飲食、寒衣。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潤致津液通氣也;腎欲堅,急食苦以結之,用鹹瀉之,無犯焠㗜,無熱衣溫食。

是以毒藥攻邪,五穀為養,五肉為益,五果為助,五菜為充。精以食氣,氣養精以榮色;形以食味,味養形以生力,此之謂也。

神臟有五,五五二十五種;形臟有四方、四時、四季、四肢,共為五九四十五,以此輔神,可長生久視也。

精順五氣以為靈也,若食氣相惡則傷精也;形受味以成也,若食味不調,則損形也。是以聖人先用食禁以存性,後製藥以防命也,故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氣味溫補,以存形精。

岐伯云:陽為氣,陰為味。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味傷形,氣傷精,精化為氣,氣傷於味。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味厚者為陰,味薄者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氣薄者為陽之陰。味厚則泄,薄則通流;氣薄則發泄,厚則秘塞。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湧泄為陰。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陰陽調和,人則平安。

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養脾氣;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養肺氣;秋七十二日,省辛增酸,以養肝氣;冬七十二日,省咸增苦,以養心氣;季月各十八日,省甘增咸,以養腎氣。

果實第二(二十九條)

檳榔:味辛、溫、澀、無毒。消穀逐水;除淡澼;殺三蟲,去伏屍;治寸白。

豆蔻:味辛、溫、澀、無毒。溫中,主心腹痛,止吐嘔,去口氣臭。

蒲桃:味甘、辛、平、無毒。主筋骨濕痹:益氣,倍力,強志,令人肥健,耐飢,忍風寒。久食輕身不老,延年。治腸間水,調中。可作酒,常飲益人。逐水,利小便。

覆盆子:味甘、辛、平、無毒。益氣、輕身、令發不白。

大棗:味甘、辛、熱、滑、無毒。主心腹邪氣,安中養脾氣,助十二經,平胃氣;通九竅;補少氣,少津液,身中不足;大驚;四肢重;可和百藥,補中益氣,強志,除煩悶,心下懸,治腸澼。久服輕身,長年不飢,神仙。

生棗:味甘、辛。多食令人熱渴,氣脹。若寒熱羸瘦者,彌不可食,傷人。

藕實:味苦、甘、寒、無毒。食之令人心歡,止渴,去熱;補中養神,益氣力,除百病。久服輕身,耐老,不飢,延年。一名水芝。生根寒,止熱渴,破留血。

雞頭實:味甘、平、無毒。主濕痹,腰脊膝痛;補中;除暴疾;益精氣,強志意,耳目聰明。久服輕身,不飢,耐老,神仙。

芰實:味甘、辛、平、無毒。安中,補五臟;不飢,輕身。一名菱。黃帝云:七月勿食生菱芰,作蟯蟲。

栗子:味鹹、溫、無毒。益氣,厚腸胃,補腎氣,令人耐飢。生食之,甚治腰腳不遂。

櫻桃:味甘、平、澀。調中益氣。可多食,令人好顏色,美志性。

橘柚:味辛、溫、無毒。主胸中瘕滿,逆氣,利水穀,下氣,止嘔咳;除膀胱留熱,停水,破五淋,利小便;治脾不能消穀,卻胸中,吐逆霍亂,止瀉利,去寸白。久服去口臭,下氣,通神。輕身長年。一名橘皮,陳久者良。

津符子:味苦、平、滑。多食令人口爽,不知五味。

梅實:味酸、平、澀、無毒。下氣,除熱煩滿,安心;止肢體痛,偏枯不仁,死肌,去青黑志,惡疾;止下利;好唾口乾;利筋脈。多食壞人齒。

柿:味甘、寒、澀、無毒。通鼻、耳氣,主腸澼不足,及火瘡、金瘡止痛。

木瓜實:味酸、咸、溫、澀,無毒。主濕痹氣,霍亂大吐下後腳轉筋不止。其生樹皮無毒,亦可煮用。

榧實:味甘、平、澀、無毒。主五痔,去三蟲,殺蠱毒、鬼疰惡毒。

甘蔗:味甘、平、澀、無毒。下氣和中,補脾氣,利大腸,止渴,去煩,解酒毒。

耎棗:味苦、冷、澀、無毒。多食動宿病,益冷氣,發咳嗽。

芋:味辛、平、滑、有毒。寬腸胃、充肌膚,滑中。一名土芝,不可多食,動宿冷。

烏芋:味苦、甘、微寒、滑,無毒。主消渴、癉熱;益氣。一名藉姑,一名水萍,三月採。

杏核人:味甘、苦、溫、冷而利、有毒。主咳逆上氣;腸中雷鳴;喉痹;下氣;產乳金瘡,寒心奔㹠,驚癇,心下煩熱;風氣去來,時行頭痛,解肌,消心下急;殺狗毒。五月採之。其一核兩人者害人,宜去之。杏實尚生,味極酸,其中核猶未硬者,採之暴干食之,甚止渴,去冷熱毒。扁鵲云:「杏人不可久服,令人目盲,眉發落,動一切宿病。」

桃核人:味苦,甘、辛、平、無毒。破瘀血,血閉癥瘕,邪氣,殺小蟲,治咳逆上氣,消心下硬,除卒暴聲血,破癥瘕,通月水,止心痛。七月採,凡一切果核中有兩人者並害人,不在用。其實味酸,無毒,多食令人有熱。黃帝云:「飽食桃入水浴,成淋病」。

李核人:味苦、平、無毒。主僵仆躋,瘀血骨痛。實:味苦、酸、微溫、澀、無毒。除固熱,調中,宜心,不可多食,令人虛。黃帝云:「李子不可和白蜜食,蝕人五內」。

梨:味甘、微酸、寒、澀、有毒。除客熱氣,止心煩。不可多食,令人寒中。金瘡、產婦勿食,令人萎困、寒中。

林檎:味酸、苦、平、澀、無毒。止渴、好唾。不可多食,令人百脈弱。

柰子:味酸、苦、寒、澀、無毒。耐飢、益心氣。不可多食,令人臚脹。久病人食之,病尤甚。

安石榴:味甘、酸、澀、無毒。止咽燥渴。不可多食,損人肺。

枇杷葉:味苦、平、無毒。主啘不止,下氣。正爾削取生樹皮嚼之,少少咽汁亦可,煮汁冷服之,大佳。

胡桃:味甘、冷、滑、無毒。不可多食,動痰飲,令人噁心,吐水、吐食。

菜蔬第三(五十八條)

枸杞葉:味苦、平、澀、無毒。補虛羸,益精髓。諺云:「去家千里勿食蘿摩、枸杞。」此則言強陽道,資陰氣速疾也。

蘿摩:味甘、平。一名苦丸。無毒。其葉厚大,作藤,生摘之,有白汁出。人家多種,亦可生啖,亦可蒸煮食之。補益與枸杞葉同。

瓜子:味甘、平、寒、無毒。令人光澤,好顏色,益氣,不飢,久服輕身耐老;又除胸滿心不樂;久食寒中。可作面脂。一名水芝,一名白瓜子,即冬瓜人也。八月採。

白冬瓜:味甘、微寒、無毒。除少腹水脹,利小便、止消渴。

凡瓜味甘、寒、滑、無毒。去渴,多食令陰下癢濕生瘡,發黃疸。黃帝云:「九月勿食被霜瓜,向冬發寒熱及溫病。」初食時即令人慾吐也,食竟,心內作停水,不能自消,或為反胃。凡瓜入水沉者,食之得冷病,終身不瘥。

越瓜:味甘、平、無毒。不可多食,益腸胃。

胡瓜:味甘、寒、有毒。不可多食,動寒熱,多瘧病,積瘀血熱。

早青瓜:味甘、寒、無毒。食之去熱煩。不可久食,令人多忘。

冬葵子:味甘、寒、無毒。主五臟六腑寒熱羸瘦,破五淋,利小便;婦人乳難,血閉。久服堅骨,長肌肉,輕身延年。十二月採葉,甘、寒、滑、無毒。宜脾,久食利胃氣;其心傷人,百藥忌食心,心有毒。黃帝云:「霜葵陳者生食之,動五種流飲,飲盛則吐水。」凡葵菜和鯉魚鮓食之害人。四季之月土王時,勿食生葵菜,令人飲食不化,發宿病。

莧菜實:味甘、寒、澀、無毒。主青盲,白𢠹、明目;除邪氣;利大小便,去寒熱,殺蛔蟲。久服益氣力,不飢,輕身。一名馬莧,一名莫實,即馬齒莧菜也。治反花瘡。

小莧菜:味甘、大寒、滑、無毒。可久食,益氣力,除熱。不可共鱉肉食,成鱉瘕;蕨菜亦成鱉瘕。

邪蒿:味辛、溫、澀、無毒。主胸膈中臭惡氣,利腸胃。

苦菜:味苦、大寒、滑、無毒。主五臟邪氣,厭谷胃癉,腸澼;大渴熱中;暴疾:惡瘡。久食安心、益氣、聰察,少臥,輕身,耐老、耐飢寒。一名荼草,一名選,一名遊冬。冬不死。四月上旬採。

薺菜:味甘、溫、澀、無毒。利肝氣,和中;殺諸毒。其子:主明目、目痛,淚出。其根:主目澀痛。

蕪菁及蘆菔菜:味苦、冷、澀、無毒。利五臟,輕身益氣,宜久食。蕪菁子:明目,九蒸暴,療黃疸,利小便。久服神仙。根:主消風熱毒腫。不可多食,令人氣脹。

菘菜:味甘、溫、澀、無毒。久食通利腸胃,除胸中煩,解消渴。本是蔓菁也,種之江南即化為菘,亦如枳橘,所生土地隨變。

芥菜:味辛、溫、無毒。歸鼻。除腎邪;大破咳逆,下氣;利九竅,明耳目,安中;久食溫中。又云:寒中。其子;味辛,辛亦歸鼻,有毒。主喉痹,去一切風毒腫。黃帝云:「芥菜不可共兔肉食,成惡邪病」。

苜蓿:味苦、平、澀、無毒。安中,利人四體,可久食。

荏子:味辛、溫、無毒。主咳逆,下氣,溫中,補髓。其葉:主調中,去臭氣。九月採,陰乾用之。油亦可作油衣。

蓼實:味辛、溫、無毒。明目、溫中;解肌,耐風寒;下水氣面目浮腫,卻癰疽。其葉:辛,歸舌。治大小腸邪氣;利中,益志。黃帝云:「蓼食過多有毒,發心痛。和生魚食之令人脫氣,陰核疼痛求死。婦人月事來,不用食蓼及蒜,喜為血淋、帶下。二月勿食蓼,傷人腎。」扁鵲云:「蓼,久食令人寒熱,損骨髓,殺丈夫陰氣,少精」。

蔥實:味辛、溫、無毒。宜肺。辛,歸頭。明目,補中不足。其莖白:平、滑、可作湯,主傷寒寒熱,骨肉碎痛。能出汗;治中風,面目浮腫,喉痹不通。安胎。殺桂。其青葉:溫、辛、歸目。除肝中邪氣,安中,利五臟;益目精;發黃疸,殺百藥毒。其根鬚:平。主傷寒頭痛。蔥中涕及生蔥汁:平、滑。止尿血,解藜蘆及桂毒。黃帝云:食生蔥即啖蜜,變作下利。食燒蔥並啖蜜,擁氣而死。正月不得食生蔥,令人面上起遊風。

格蔥:味辛、微溫、無毒。除瘴氣惡毒。久食益膽氣,強志。其子:主泄精。

薤:味苦、辛、溫、滑、無毒。宜心,辛歸骨。主金瘡瘡敗,能生肌肉。輕身不飢,耐老。菜芝也。除寒熱,去水氣,溫中,散結氣;利產婦病人。諸瘡中風寒水腫,生搗敷之。螣骨在咽不下者,食之則去。黃帝云:「薤不可共牛肉作羹食之,成瘕疾。韭亦然。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勿食生薤,令人多涕唾」。

韭:味辛、酸、溫、澀、無毒。辛歸心,宜肝。可久食。安五臟,除胃中熱。不利病人,其心腹有固冷者食之必加劇。其子:主夢泄精,尿色白,根:煮汁以養髮。黃帝云:「霜韭凍不可生食,動宿飲,飲盛必吐水。五月勿食韭,損人滋味,令人乏氣力。二月、三月宜食韭,大益人心。」

白蘘荷:味辛、微溫、澀、無毒。主中蠱及瘧病。搗汁服,二合日二。生根:主諸瘡。

菾菜:味甘、苦、大寒、無毒。主時行壯熱,解風熱惡毒。

紫蘇:味辛、微溫、無毒。下氣,除寒中。其子尤善。

雞蘇:味辛、微溫、澀、無毒。主吐血、下氣。一名水蘇。

羅勒:味苦、辛、溫、平、澀,無毒。消停水,散毒氣。不可久食,澀榮衛諸氣。

蕪荑:味辛、平、熱、滑,無毒。主五內邪氣,散皮膚骨節中淫淫溫行毒,去三蟲,能化宿食不消,逐寸白,散腹中溫溫喘息。一名無姑,一名𦽄蓎。盛器物中甚闢水蛭,其氣甚臭,此即山榆子作之。凡榆葉:味甘、平、滑,無毒。主小兒癇,小便不利,傷暑熱困悶,煮汁冷服。生榆白皮:味甘、冷、無毒。利小便,破五淋。花:主小兒頭瘡。

胡荽子:味酸、平,無毒。消穀,能復食味。葉不可久食,令人多忘。華佗云:「胡荽菜,患胡臭人,患口氣臭,䘌齒人食之加劇;腹內患邪氣者彌不得食,食之發宿病,金瘡尤忌」。

海藻:咸、寒、滑、無毒。主癭瘤結氣,散頸下鞭核痛者,腸內上下雷鳴,下十二水腫,利小便,起男子陰氣。

昆布:味鹹、寒、滑、無毒。下十二水腫,癭瘤結氣,瘺瘡,破積聚。

茼蒿:味辛、平,無毒。安心氣,養脾胃。消痰飲。

白蒿:味苦、辛、平,無毒。養五臟,補中益氣,長毛髮。久食不死,白兔食之仙。

吳葵:一名蜀葵。味甘、微寒、滑、無毒。花:定心氣;葉:除客熱,利腸胃。不可久食,鈍人志性。若食之,被狗齧者,瘡永不瘥。

藿:味鹹、寒、澀,無毒。宜腎,主大小便數,去煩熱。

香薷:味辛、微溫。主霍亂,腹痛吐下;散水腫;煩心,去熱。

甜瓠:味甘、平、滑,無毒。主消渴、惡瘡,鼻、口中肉爛痛。其葉:味甘、平,主耐飢。扁鵲云:「患腳氣虛脹者,不得食之,其患永不除。」

蓴:味甘、寒、滑,無毒。主消渴、熱痹。多食動痔病。

落葵:味酸、寒、無毒。滑中、散熱實,悅澤人面。一名天葵,一名蘩露。

蘩蔞:味酸、平、無毒。主積年惡瘡、痔不愈者。五月五日日中採之,即名滋草,一名雞腸草,干之燒作焦灰用。扁鵲云:「丈夫患惡瘡,陰頭及莖作瘡膿爛,疼痛不可堪忍,久不瘥者,以灰一分,蚯蚓新出屎泥二分,以少水和研,緩如煎餅面,以泥瘡上,干則易之。禁酒、面、五辛並熱食等。」黃帝云:「蘩蔞合䱇鮓食之,發消渴病,令人多忘。」別有一種近水渠中溫濕處,冬生,其狀類胡荽,亦名雞腸菜,可以療痔病,一名天胡荽。

蕺:味辛、微溫、有小毒。主蠼螋尿瘡。多食令人氣喘,不利人腳,多食腳痛。

葫:味辛、溫,有毒。辛歸五臟,散癱疽,治䘌瘡,除風邪,殺蠱毒氣,獨子者最良。黃帝云:「生葫合青魚鮓食之,令人腹內生瘡,腸中腫,又成疝瘕。多食生葫,行房傷肝氣,令人面無色。四月、八月勿食葫,傷人神,損膽氣,令人喘悸,脅肋氣急,口味多爽。」

小蒜:味辛、溫,無毒。辛歸脾、腎。主霍亂,腹中不安,消穀,理胃氣,溫中,除邪痹毒氣。五月五日採,曝干。葉:主心煩痛,解諸毒,小兒丹𤺋。不可久食,損人心力。黃帝云:「食小蒜啖生魚,令人奪氣,陰核疼求死。三月勿食小蒜,傷人志性。」

茗葉:味苦鹹、酸、冷,無毒。可久食,令人有力,悅志,微動氣。黃帝云:「不可共韭食,令人身重」。

蕃荷葉:味苦、辛、溫、無毒。可久食,卻腎氣,令人口氣香絜。主辟邪毒,除勞弊。形瘦疲倦者不可久食,動消渴病。

蒼耳子:味苦,甘、溫。葉:味苦、辛,微寒、澀,有小毒。主風寒頭痛,風濕痹、四肢拘急攣痛;去惡肉死肌;膝痛、溪毒。久服益氣,耳目聰明、強志、輕身。一名胡葈、一名地葵、一名葹、一名常思。蜀人名羊負來,秦名蒼耳,魏人名只刺。黃帝云:「戴甲蒼耳,不可共豬肉食,害人;食甜粥,復以蒼耳甲下之,成走注,又患兩脅。立秋後忌食之。」

食茱萸:味辛、苦、大溫、無毒。九月採,停陳久者良。其子閉口者有毒,不任用。止痛下氣,除咳逆,去五臟中寒冷,溫中,諸冷實不消。其生白皮:主中惡,腹痛,止齒疼。其根細者:去三蟲,寸白。黃帝云:「六月、七月勿食茱萸,傷神氣,令人起伏氣。」咽喉不通徹,賊風中人,口僻不能語者,取茱萸一升,去黑子及合口者,好豉三升,二物以清酒和煮四、五沸,取汁,冷,服半升,日三,得小汗瘥。蠆螫人,嚼茱萸封上止。

蜀椒:味辛,大熱,有毒。主邪氣,溫中下氣,留飲宿食;能使痛者癢,癢者痛。久食令人乏氣,失明。主咳逆;逐皮膚中寒冷;去死肌:濕痹痛;心下冷氣;除五臟六腑寒,百骨節中積冷,溫瘧;大風汗自出者,止下利,散風邪。合口者害人,其中黑子有小毒,下水。仲景云:「熬用之。」黃帝云:「十月勿食椒,損人心,傷血脈。」

乾薑:味辛、熱、無毒。主胸中滿,咳逆上氣,溫中;止漏血;出汗;逐風濕痹;腸澼下利,寒冷腹痛,中惡,霍亂,脹滿,風邪諸毒,皮膚間結氣;止唾血。生者尤良。

生薑:味辛、微溫、無毒。辛歸五臟,主傷寒頭痛,去淡下氣,通汗,除鼻中塞,咳逆上氣,止嘔吐,去胸膈上臭氣,通神明。黃帝云:「八月、九月匆食姜,傷人神,損壽。」胡居士云:「姜殺腹內長蟲,久服令人少志少智,傷心性。」

堇葵:味苦、平,無毒。久服除人心煩急,動痰冷,身重,多懈惰。

芸臺。味辛、寒、無毒。主腰腳痹。若舊患腰腳痛者,不可食,必加劇。又治油腫丹毒。益胡臭解禁呪之輩出五明經。其子主夢中泄精。與鬼交者。胡居士云:「世人呼為寒菜甚辣」。胡臭人食之,病加劇。隴西氐羌中多種食之。

竹筍。味甘、微寒、無毒。主消渴,利水道,益氣力,可久食,患冷人食之心痛。

野苣。味苦、平、無毒。久服輕身少睡。黃帝云:不可共蜜食之,作痔。白苣,味苦平,無毒,益筋力。黃帝云:不可共酪食,必作蟲。

茴香菜:味苦,辛微、寒澀、無毒。主霍亂,闢熱除口氣。臭肉和水煮,下少許,即無臭氣。故曰:「茴香。」醬臭末中亦香。其子:主蛇咬瘡久不瘥,搗傅之。又治九種瘺。

蕈菜,味苦、寒、無毒。主小兒火丹諸毒腫,去暴熱。

藍菜:味甘、平、無毒。久食大益腎,填髓腦,利五臟,調六腑。胡居士云:「河東隴西羌胡多種食之,漢地鮮有。」其葉:長大厚,煮食甘美,經冬不死,春亦有英。其花黃,生角結子。子:甚治人多睡。

萹竹葉:味苦、平、澀、無毒。主浸淫,疥瘙、疽痔、殺三蟲,女人陰蝕。扁鵲云:「煮汁與小兒冷服,治蛔蟲」。

芹菜:味苦、酸、冷澀,無毒。益筋力,去伏熱。治五種黃病,生搗絞汁冷服一升,日二。黃帝云:「五月五日勿食一切菜,發百病。凡一切菜,熟煮熱食時病瘥;後食一切肉並蒜,食竟行房,病發必死;時病瘥後未健,食生青菜者手足必青腫;時病瘥未健,食青菜竟行房,病更發必死。十月勿食被霜菜,令人面上無光澤,目澀痛,又瘧發心痛、腰疼、或致心瘧,發時手足十指爪皆青,困痿。」

穀米第四(二十七條)

薏苡人:味甘、溫、無毒。主筋拘攣,不可屈伸,久風濕痹下氣。久服輕身益力。其生根,下三蟲。《名醫》云:「薏苡人除筋骨中邪氣不仁,利腸胃,消水腫,令人能食。」一名䍱,一名感米,蜀人多種食之。

胡麻,味甘、平、無毒。主傷中虛羸,補五內,益氣力,長肌肉,填髓腦,堅筋骨;療金瘡、止痛;及傷寒溫瘧,大吐下後虛熱困乏。久服輕身不老,明耳目,耐寒暑,延年。作油微寒,主利大腸,產婦胞衣不落生者;摩瘡腫;生禿髮、去頭面遊風。一名巨勝,一名狗蝨,一名方莖、一名鴻芷。葉:名青蘘,主傷暑熱。花:主生禿髮。七日採最上摽頭者,陰乾用之。

白麻子:味甘、平、無毒。宜肝,解中益氣,肥健不老。治中風汗出;逐水,利小便;破積血,風毒腫,復血脈;產後乳余疾;能長髮、可為沐藥。久服神仙。

𥹋:味甘、微溫、無毒。補虛冷,益氣力:止腸鳴;咽痛;除唾血;卻卒嗽。

大豆黃卷:味甘、平、無毒。主久風濕痹筋攣,膝痛;除五臟,胃氣結積,益氣,止毒;去黑痣、面䵟,潤澤皮毛。宜腎。生大豆:味甘、平、冷、無毒。生搗淳酢和塗之,治一切毒腫,並止痛。煮汁冷服之,殺鬼毒,逐水脹、除胃中熱,卻風痹,傷中,淋露,下瘀血,散五臟結積內寒,殺烏頭,三建,解百藥毒;不可久服,令人身重。其熬屑:味甘、溫、平、無毒。主胃中熱,去身腫,除痹;消穀、止腹脹。九月採。黃帝云:「服大豆屑忌食豬肉,炒豆不得與一歲已上,十歲已下小兒食,食竟啖豬肉,必擁氣死。」

赤小豆:味甘、咸、平、冷、無毒。下水腫,排膿血。一名赤豆。不可久服,令人枯燥。

青小豆:味甘、咸、溫、平、澀、無毒。主寒熱,熱中,消渴;止泄利,利小便;除吐逆,卒澼,下腹脹滿。一名麻累,一名胡豆。黃帝云:「青小豆合鯉魚鮓食之,令人肝至五年成干,痟病。

大豆豉:味苦、甘、寒、澀、無毒。主傷寒頭痛,寒熱,闢瘴氣惡毒,煩躁滿悶,虛勞喘吸,兩腳疼冷,殺六畜胎子諸毒。

大麥:味鹹、微寒、滑、無毒。宜心。主消渴,除熱。久食令人多力,健行。作櫱、溫,消食和中。熬末,令赤黑,搗作麨,止泄利;和清酢漿服之,日三,夜一服。

小麥:味甘、微寒、無毒。養肝氣;去客熱,止煩渴咽燥;利小便;止漏血,唾血;令女人孕必得。易作曲,六月作者溫、無毒,主小兒癇食不消,下五痔蟲,平胃氣,消穀,止利。作面:溫,無毒,不能消熱止煩。不可多食,長宿癖,加客氣,難治。

青粱米:味甘、微寒、無毒。主胃痹,熱中;除消渴,止泄利,利小便;益氣力,補中,輕身長年。

黃粱米:味甘、平、無毒。益氣,和中,止泄利。人呼為竹根米,又卻當風臥,濕寒中者。

白粱米:味甘、微寒、無毒。除熱,益氣。

粟米:味鹹、微寒、無毒。養腎氣,去骨痹,熱中,益氣。

陳粟米:味苦。寒、無毒。主胃中熱,消渴,利小便。

丹黍米:味苦、微溫、無毒。主咳逆上氣,霍亂,止泄利,除熱,去煩渴。

白黍米:味甘、辛、溫、無毒。宜肺、補中益氣。不可久食,多熱,令人煩。黃帝云:「五種黍米、合葵食之,令人成痼疾」。又以脯臘著五種黍米中藏儲食之。云:「令人閉氣」。

陳廩米:味鹹,酸、微寒、無毒。除煩熱,下氣,調胃,止泄利。黃帝云:「久芷脯臘安米中,滿三月,人不知,食之害人。」

櫱米:味苦、微溫、無毒。主寒中,下氣,除熱。

秫米:味甘、微寒、無毒。主寒熱,利大腸,治漆瘡。

酒:味苦、甘、辛、大熱、有毒。行藥勢,殺百邪,惡氣。黃帝云:「暴下後飲酒者,膈上變為伏熱;食生菜飲酒,莫灸腹,令人腸結。」扁鵲云:「久飲酒者腐腸爛胃,潰髓蒸筋,傷神損壽;醉當風臥,以扇自扇,成惡風;醉以冷水洗浴,成疼痹。大醉汗出,當以粉粉身,令其自干,發成風痹。常日未沒食訖,即莫飲酒,終身不幹嘔。飽食訖,多飲水及酒,成痞僻。」

萹豆:味甘、微溫、無毒。和中下氣。其葉:平,主霍亂,吐下不止。

稷米:味甘、平、無毒。益氣安中,補虛、和胃、宜脾。

粳米,味辛、苦、平、無毒。主心煩、斷下利,平胃氣,長肌肉。溫,又云:生者冷,燔者熱。

糯米:味苦、溫、無毒。溫中,令人能食,多熱,大便硬。

酢:味酸、溫、澀、無毒。消癰腫,散水氣,殺邪毒,血運。扁鵲云:多食酢,損人骨。能理諸藥消毒。

喬麥:味酸,微寒、無毒。食之難消,動大熱風。其葉:生食動刺風,令人身癢。黃帝云:「作面和豬、羊肉熱食之,不過八、九頓,作熱風,令人眉須落,又還生,仍希少。涇邠已北,多患此疾」。

鹽:味鹹、溫、無毒。殺鬼蠱邪,注毒氣,下部䘌瘡;傷寒寒熱,能吐胸中痰澼,止心腹卒痛;堅肌骨。不可多食,傷肺喜咳,令人色膚黑,損筋力。扁鵲云:「鹽能除一切大風疾痛者,炒熨之」。黃帝云:「食甜粥竟,食鹽即吐,或成霍亂」。

鳥獸第五(四十條)

(附蟲、魚)

人乳汁:味甘、平、無毒。補五臟,令人肥白悅澤。

馬乳汁:味辛、溫、無毒。止渴。

牛乳汁:味甘、微寒、無毒。補虛羸、止渴。入生薑、蔥白,止小兒吐乳。補勞。

羊乳汁:味甘、微溫、無毒。補寒冷,虛乏,少血色。令人熱中。

驢乳:味酸、寒。一云大寒,無毒。主大熱,黃疸,止渴。

母豬乳:平、無毒。主小兒驚癇,以飲之神妙。

馬、牛、羊酪:味甘、酸、微寒、無毒。補肺臟,利大腸。黃帝云:「食甜酪竟,即食大酢者,變作血瘕及尿血。」華佗云:「馬、牛、羊、酪,蚰蜒入耳者,灌之即出。」

沙牛及白羊酥:味甘、微寒、無毒。除胸中客氣,利大、小腸,治口瘡。

犛牛酥:味甘、平、無毒。去諸風濕痹,除熱,利大便,去宿食。

醍醐:味甘、平、無毒。補虛,去諸風痹,百練乃佳。甚去月蝕瘡。添髓補中填骨,久服增年。

熊肉:味甘、微寒、微溫、無毒。主風痹不仁,筋急五緩。若腹中有積聚,寒熱羸瘦者,食熊肉病永不除。其脂:味甘、微寒。治法與肉同。又去頭瘍白禿,面䵟𪒟,食飲嘔吐。久服強志不飢,輕身長年。黃帝云:「一切諸肉煮不熟,生不斂者,食之成瘕。熊及豬二種脂,不可作燈,其煙氣入人目失明,不能遠視。」

羖羊角:味酸、苦、溫、微寒、無毒。主青盲,明目;殺疥蟲;止寒泄;心畏驚悸。除百節中結氣,及風傷蠱毒;吐血;婦人產後余痛;燒之,殺鬼魅,闢虎狼。久服安心、益氣、輕身;勿令中濕有毒。髓:味甘、溫,無毒。主男子女人傷中,陰陽氣不足,卻風熱,止毒,利血脈,益經氣。以酒和服之亦可,久服不損人。

青羊膽汁:冷、無毒。主諸瘡,能生人身脈;治青盲、明目。肺,平。補肺、治嗽;止渴;多小便;傷中,止虛補不足;去風邪。肝:補肝、明目。心:主憂恚,膈中逆氣。腎:補腎氣虛弱,益精髓。頭骨:主小兒驚癇,煮以浴之,蹄肉:平,主丈夫五勞七傷。肉:味苦、甘,大熱、無毒。主暖中止痛,字乳余疾,及頭腦中大風汗自出,虛勞寒冷,能補中益氣力,安心止驚;利產婦,不利時患人。頭肉:平。主風眩瘦疾:小兒驚癇;丈夫五勞七傷,其骨:熱、主虛勞寒中羸瘦,其宿有熱者,不可食。生脂:止下痢脫肛,去風毒;婦人產後腹中絞痛。肚:主胃反;治虛羸;小便數;止虛汗。黃帝云:「羊肉共酢食之傷人心,亦不可共生魚、酪和食之,害人。凡一切羊蹄甲中有珠子白者名『羊懸筋』,食之令人癲。」白羊黑頭,食其腦,作腸癰。羊肚共飯飲常食,久久成反胃,作噎病。甜粥共肚食之,令人多唾,喜吐清水。羊腦、豬腦、男子食之損精氣少子,若欲食者研之如粉,和醋食之,初不如不食佳。青羊肝和小豆食之,令人目少明。一切羊肝生共椒食之,破人五臟,傷心,最損小兒。彌忌水中柳木及白楊木,不得銅器中煮羖羊肉,食之,丈夫損陽,女子絕陰。暴下後不可食羊肉髓及骨汁,成煩熱難解還動利。凡六畜五臟著草自動搖,及得咸酢不變色,又墮地不汗,又與犬,犬不食者,皆有毒,殺人。六月勿食羊肉,傷人神氣。

沙牛髓:味甘、溫、無毒。安五臟、平胃氣,通十二經脈,理三焦,約溫骨髓,補中,續絕傷,益氣力;止泄利,去消渴,皆以清酒和暖服之。肝:明目。膽:可丸百藥,味苦、大寒、無毒。除心腹熱渴,止下利,去口焦燥,益目精。心:主虛忘。腎:去濕痹,補腎氣,益精。齒:主小兒牛癇。肉:味甘、平、無毒。主消渴,止唾涎出,安中益氣力,養脾胃氣,不可常食,發宿病。自死者不任食。喉嚨:主小兒啤。

黃犍、沙牛、黑牯牛尿:味苦、辛、微溫、平、無毒。主水腫腹腳俱滿者,利小便。黃帝云:「烏牛自死北首者,食其肉害人。一切牛盛熱時卒死者,總不堪食,食之作腸癰患」。甲蹄牛:食其蹄中拒筋,令人作肉刺。獨肝牛肉:食之殺人。牛食蛇者獨肝,患疥。牛、馬肉食,令人身體癢。牛肉共豬肉食之,必作寸白蟲。直爾黍米、白酒、生牛肉共食,亦作寸白,大忌。人下利者食自死牛肉必劇。一切牛、馬乳汁及酪,共生魚食之,成魚瘕。六畜脾,人一生莫食。十二月勿食牛肉,傷人神氣。

馬心:主喜忘。肺:主寒熱,莖痿。肉:味辛、苦、平、冷、無毒。主傷中;除熱;下氣、長筋、強腰脊、壯健、強志、利意,輕身不飢。黃帝云:「白馬自死,食其肉害人。白馬玄頭,食其腦令人癲。白馬鞍下烏色徹肉裡者,食之傷人五臟。下利者,食馬肉必加劇。白馬青蹄,肉不可食。一切馬汗氣及毛不可入食中,害人。諸食馬肉心煩悶者,飲以美酒則解,白酒則劇。五月勿食馬肉,傷人神氣。」野馬陰莖:味酸、咸、溫、無毒。主男子陰痿縮,少精。肉:辛、平、無毒。主人馬癇,筋脈不能自收,周痹,肌不仁。病死者不任用。

驢肉:味酸、平、無毒。主風狂,愁憂不樂,能安心氣。病死者不任用。其頭燒卻毛,煮取汁,以浸曲釀酒,甚治大風動搖不休者。皮膠亦治大風。

狗陰莖:味酸、平、無毒。主傷中,丈夫陰痿不起。

狗腦:主頭風痹,下部䘌瘡,鼻中瘜肉。肉:味酸、咸、溫、無毒。宜腎、安五臟,補絕傷勞損,久病大虛者,服之輕身,益氣力。黃帝云:「白犬合海鮋食之,必得惡病。白犬自死不出舌者,食之害人。犬、春月多狂,若鼻赤起而燥者,此欲狂,其肉不任食。九月勿食犬肉,傷人神氣。」

㹠卵:味甘、溫、無毒。除陰莖中痛,驚癇,鬼氣,蠱毒、除寒熱,賁豚、五癃、邪氣攣縮。一名:㹠顛。陰乾,勿令敗。㹠肉:味辛、平、有小毒。不可久食,令人遍體筋肉碎痛,乏氣。大豬後腳懸蹄甲:無毒。主五痔,伏熱在腹中,腸癰內蝕。取酒浸半日,灸焦用之。大豬四蹄:小寒、無毒。主傷撻諸敗瘡。母豬蹄:寒、無毒。煮汁服之,下乳汁,甚解石藥毒。大豬頭肉:平、無毒。補虛乏氣力,去驚癇鬼毒,寒熱、五癃。腦:主風眩。心:平、無毒。主驚邪、憂恚,虛悸、氣逆;婦人產後中風,聚血氣驚恐。腎:平、無毒。除冷利,理腎氣,通膀胱。肝:味苦、平、無毒。主明目。豬喙微寒、無毒。主凍瘡痛癢。肚:微寒,無毒。補中益氣,止渴,斷暴利虛弱。腸:微寒、無毒。主消渴,小便數,補下焦虛竭。其肉間脂肪:平、無毒。主煎諸膏藥,破冷結,散宿血,解斑蝥、元青毒。豬洞腸:平、無毒。主洞腸挺出血多者。猳豬肉:味苦、酸、冷、無毒。主狂病多日不愈。凡豬肉:味苦、微寒,宜腎,有小毒,補腎氣虛竭,不可久食,令人少子精,發宿病,弱筋骨,閉血脈,虛人。肌有金瘡者,食之,瘡尤甚。豬血:平、澀、無毒。主卒下血不止,美清酒和炒服之。又主中風絕傷,頭中風眩及諸淋露,賁肫暴氣。黃帝云:「凡豬肝、肺,共魚鱠食之,作癰疽。豬肝共鯉魚腸,魚子食之,傷人神。」㹠腦:損男子陽道,臨房不能行事。八月勿食豬肺及𥹋,和食之,至冬發疽。十月勿食豬肉,損人神氣。

鹿頭肉:平。主消渴,多夢妄見者。生血:治癰腫。莖筋:主勞損。蹄肉:平。主腳膝骨中疼痛,不能踐地。骨:主內虛,續絕傷,補骨,可作酒。髓:味甘、溫。主丈夫婦人傷中,脈絕,筋急痛,咳逆,以酒和服。腎:平。主補腎氣。肉:味苦、溫、無毒。補中,強五臟,益氣力。肉生者:主中風口僻不正,細細銼之,以薄僻上。華佗云:「和生椒搗薄之,使人專看之正,則急去之,不爾復牽向不僻處」。角:錯取屑一升,白蜜五升,溲之,微火熬,令小變色,暴干,更搗篩,服方寸匕,日三,令人輕身,益氣力,強骨髓,補絕傷。黃帝云:「鹿膽白者食其肉害人。白鹿肉不可和蒲白作羹食,發惡瘡。五月勿食鹿肉,傷人神氣。」胡居士云:「鹿性驚烈,多別良草。怕食九物,余者不嘗。群處必依山崗,產歸下澤。饗神用其肉者,以其性烈清淨故也。」凡餌藥之人,不可食鹿肉,服藥必不得力,所以然者,以鹿常食解毒之草,是故能製毒,散諸藥故也。九草者:葛葉花、鹿蔥、鹿藥、白蒿、水芹、甘草、齊頭蒿、山瘡耳、薺苨。

獐骨:微溫、無毒。主虛損、泄精。肉:味甘、溫、無毒。補益五臟。髓:益氣力,悅澤人面。獐無膽,所以怯弱多驚恐。黃帝云:「五月勿食獐肉,傷人神氣。」

麋脂:味辛、溫、無毒。主癰腫、惡瘡、死肌、寒熱、風寒濕痹,四肢拘緩不收,風頭腫氣,通腠理,柔皮膚,不可近男子陰,令痿。一名宮脂。十月取。黃帝云:「生麑肉共蝦汁合食之,令人心痛;生麑肉共雉肉食之,作固疾。」

虎肉:味酸。無毒。主噁心欲嘔,益氣力,止多唾,不可熱食,壞人齒。虎頭骨:治風邪。虎眼睛:主驚癇。

豹肉:味酸、溫、無毒。宜腎,安五臟,補絕傷;輕身益氣,久食利人。

貍肉:溫、無毒。補中,輕身益氣,亦治諸注。黃帝云:「正月勿食虎、豹、貍肉,傷人神,損壽」。

兔肝:主目喑。肉:味辛、平、澀、無毒。補中益氣,止渴。兔無脾,所以能走,蓋以屬二月建卯木位也,木剋土,故無脾焉。馬無脾,亦能走也。黃帝云:「兔肉和獺肝食之三日必成遁屍;共白雞肝、心食之,令人面失色。一年成癉黃;共姜食,變成霍亂;共白雞肉食之,令人血氣不行。二月勿食兔肉,傷人神氣。」

生鼠:微溫、無毒。主踒折,續筋補骨。搗薄之,三日一易。

獺肝:味甘、有小毒。主鬼疰、蠱毒;卻魚鯁;止久嗽,皆燒作灰,酒和服之。獺肉:味甘、溫、無毒。主時病疫氣,牛馬時行病,皆煮取汁,停冷服之,六畜灌之。

狐陰莖:味甘、平、有小毒。主女子絕產,陰中癢,小兒陰㿗,卵腫。肉並五臟及腸肚:味苦、微寒、有毒。主蠱毒寒熱、五臟固冷;小兒驚癇;大人狂病見鬼。黃帝云:「麝肉共鵠肉食之,作癥瘕」。

野豬青蹄不可食;及獸赤足者不可食;野獸自死北首伏地不可食;獸有歧尾不可食。家獸自死,共鱠汁食之,作疽瘡。十一月勿食經夏臭脯,成水病,作頭眩,丈夫陰痿。甲子日勿食一切獸肉,大吉。鳥飛投人不肯去者,口中必有物,開看無者,拔一毛放之,大吉。一切禽獸自死無傷處不可食。三月三日勿食鳥獸五臟及一切果菜五辛等物,大吉。

丹雄雞肉:味甘、微溫、無毒。主女人崩中漏下,赤白沃;補虛,溫中;能愈久傷、乏瘡不肯瘥者,通神,殺惡毒。

黃雌雞肉:味酸、咸、平、無毒。主傷中,消渴;小便數而不禁,腸澼泄利;補益五臟,絕傷五勞,益氣力。

雞子黃:微寒。主除熱、火灼、爛瘡、痓。可作琥魄神物。

卵白汁:微寒。主目熱赤痛;除心下伏熱,止煩滿;咳逆;小兒泄利;婦人產難,胞衣不出,生吞之。

白雄雞肉:味酸、微溫、無毒。下氣,去狂邪,安五臟,傷中,消渴。

烏雄雞肉:味甘、溫、無毒。補中,止心痛。

黑雌雞肉:味甘、平、無毒。除風寒濕痹、五緩六急,安胎。

黃帝云:「一切雞肉和魚肉汁食之,成心瘕。雞具五色者,食其肉必狂。若有六指四距,玄雞白頭,家雞及野雞鳥生子有文,八字雞及野鳥死不伸足爪,此種食之害人。雞子白共蒜食之,令人短氣。雞子共鱉肉蒸,食之害人。雞肉、獺肉共食作遁屍,注藥所不能治。食雞子啖生蔥,變成短氣。雞肉、犬肝、腎共食害人。生蔥共雞、犬肉食,令人穀道終身流血。烏雞肉合鯉魚肉食,生癰疽。雞、兔、犬肉和食必泄利。野雞肉共家雞子食之,成遁屍,屍鬼纏身,四肢百節疼痛。小兒五歲已下飲乳未斷者,勿食雞肉。二月勿食雞子,令人常噁心。丙午日食雞、雉肉,丈夫燒死,目盲,女人血死,妄見。四月勿食暴雞肉,作內疽在胸腋下出漏孔,丈夫少陽,女人絕孕,虛勞乏氣。八月勿食雞肉,傷人神氣。」

雉肉:酸、微寒、無毒。補中益氣,止泄利。久食之令人瘦觜,主蟻瘺。黃帝云:「八月建酉日食雉肉,令人短氣。八月勿食雉肉,損人神氣。」

白鵝脂:主耳卒聾,消以灌耳。毛:主射工水毒。肉:味辛、平、利五臟。

鶩肪:味甘、平、無毒。主風虛寒熱。肉:補虛乏,除客熱,利臟腑,利水道。黃帝云:「六月勿食鶩肉,傷人神氣。」

鴛鴦肉:味苦、微溫、無毒。主瘺瘡,清酒浸之,炙令熱,以薄之,亦炙服之。又治夢思慕者。

雁肪味甘、平、無毒。主風攣拘急,偏枯,血氣不通利。肉:味甘、平、無毒。久服長髮、鬢、須、眉,益氣不飢,輕身耐暑。黃帝云:「六月勿食雁肉,傷人神氣。」

越燕屎:味辛、平、有毒。主殺蠱毒,鬼注,逐不祥邪氣;破五癃,利小便。熬香用之,治口瘡。肉不可食之,入水為蛟龍所殺。黃帝云:「十一月勿食鼠肉,燕肉,損人神氣。」

石蜜:味甘、平、微寒,無毒。主心腹邪氣,驚癇痙,安五臟,治諸不足,益氣補中;止腹痛;解諸藥毒;除眾病,和百藥;養脾氣;消心煩,食飲不下;止腸澼;去肌中疼痛;治口瘡;明耳目。久服強志、輕身、不飢、耐老、延年、神仙。一名石飴,白如膏者良,是今諸山崖處蜜也。青赤蜜:味酸,噞食之令人心煩。其蜂黑色,似虻。黃帝云:「七月勿食生蜜,令人暴下,發霍亂。」蜜蠟:味甘、微溫、無毒。主下利膿血,補中:續絕傷,除金瘡;益氣力,不飢、耐老。白蠟:主久泄澼瘥後重見血者,補絕傷,利小兒,久服輕身不飢。生於蜜房或木石上。惡芫花、百合。此即今所用蠟也。

蝮蛇肉:平、有毒。釀酒、去癩疾、諸九瘺、心腹痛,下結氣,除蠱痛。其腹中吞鼠:平、有小毒,主鼠瘺。

原蠶雄蛾:味鹹、溫、有小毒。主益精氣,強男子陽道,交接不倦,甚治泄精。不用相連者。

鮧魚:味甘、無毒。主百病。

鰻鱺魚:味甘、大溫、有毒。主五痔瘺,殺諸蟲。

䱇魚肉:味甘、大溫。黑者無毒。主補中養血,治瀋唇。五月五日取。頭骨:平,無毒。燒服,止久利。

鱓魚:平、無毒。主少氣吸吸,足不能立地。黃帝云:「四月勿食蛇肉、鱓肉,損神害氣。」

烏賊魚骨:味鹹、微溫、無毒。主女子漏下赤白經汁,血閉,陰蝕腫痛,寒熱癥瘕,無子;驚氣入腹,腹痛環臍,丈夫陰中痛而腫,令人有子。肉:味酸、平、無毒。益氣強志。

鯉魚肉:味甘、平、無毒。主咳逆上氣;癉黃;止渴。黃帝云:「食桂竟,食鯉魚肉害人;腹中宿症病者,食鯉魚肉害人」。

鯽魚:味甘、平、無毒。主一切瘡,燒作灰,和醬汁傅之,日二;又去腸癰。

黃帝云:「魚白目不可食之;魚有角,食之發心驚害人:魚無腸、膽、食之三年,丈夫陰痿不起,婦人絕孕;魚身有黑點不可食;魚目赤,作鱠食,成瘕病,作鮓食之害人。一切魚共菜食之作蛔蟲、蟯蟲;一切魚尾,食之不益人,多有勾骨,著人咽害人;魚有角,白背,不可食。凡魚赤鱗不可食;魚無腮不可食;魚無全腮,食之發癰疽;鯆魮魚不益人,其尾有毒,治齒痛。鯸魚有毒,不可食之。二月庚寅日勿食魚,大惡;五月五日勿以鯉魚子共豬肝食,必不消化,成惡病;下利者食一切魚,必加劇致困難治;穢飯、鯘肉、臭魚不可合食之害人。三月勿食鮫龍肉及一切魚肉,令人飲食不化,發宿病,傷人神氣,失氣,恍惚。」

鱉肉:味甘、平、無毒。主傷中益氣,補不足,療腳氣。黃帝云:「五月五日以鱉子共鮑魚子食之,作癉黃;鱉腹下成五字,不可食;鱉肉、兔肉和芥子醬食之損人;鱉三足,食之害人;鱉肉共莧、蕨菜食之,作鱉瘕害人。」

蟹殼:味酸、寒、有毒。主胸中邪熱,宿結痛,喎僻,面腫,散漆,燒之致鼠。其黃:解結散血、愈漆瘡,養筋益氣。黃帝云:「蟹目相向足斑者,食之害人。十二月勿食蟹、鱉,損人神氣」。又云:「黽、鱉肉共豬肉食之害人。秋果菜共黽肉食之,令人短氣;飲酒食黽肉,並菰白菜,令人生寒熱。六甲日勿食龜、鱉之肉,害人心神。螺、蚌共菜食之,令人心痛,三日一發。蝦鱠共豬肉食之,令人常噁心多唾,損精色。蝦無須,腹下通烏色者食之害人,大忌!勿輕!十一月,十二月,勿食蝦、蚌著甲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