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太素脈訣秘書

太素脈訣秘書

作者
胡文煥
朝代

五音看時逆順十干所主日辰

五音看時順逆順,十干所主日辰。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於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圖一

論五陽脈(浮滑實弦洪)

 輕而在上,隱隱緩散,如水之浮物,重指如無,如輕指愈久愈盈。氿然若三部俱浮,心氣不足也。

 應指如珠圓,重按即伏,舉指渾然,不進不退,稍重於浮。若三部俱滑,主肝氣不足也。

 虛之按其脈,源長久而不絕、輕則有餘,重則沉緩於弦小於洪。若三部俱實,主脾氣不足也。

 應指緊迫。如弓弦,重按愈數,輕指急聚,斂而不散,久而不縮。若三部俱弦,主肺氣不足也。

 應手源大流長,尋之不弦不浮,輕重皆有。若三部俱洪,主腎氣不足也。

論五陰脈(微沉緩澀伏)

 緩細伏弱,若三部俱弱,微血即滯,主神不足也。

 若有若無,若三部俱沉,主心虛氣不足也。

 如絲在經,若三部俱緩,主腎精不足也。

 澀而不滑,若三部俱澀,主肝氣而魂不足也。

 沉而難見,若三部俱伏,主肺氣而魄不足也。

論四營脈

四營者,曰清、曰濁、曰輕、曰重。輕清者,陽也。重濁者,陰也。欲知貴賤貧富壽夭,須用四營脈求之。五陽、五陰該貫一體,而精神魂魄氣血骨靡不與焉。故脈清則氣色骨體輕清,稟於形部足可知也。

論輕清重濁四脈

 要純粹溫潤,源流不斷,假有疾痿,其清不濡,主受氣皆清,有高識遠智奇才重望,故五藏所生,亦各有數也。

 要中清而浮,壯如飛羽,指重尋之,其來亦在。若三部俱清而濡,隱隱常動,主骨體清雅、眉目疏秀、聰明遠達之士也。

 中濁而沉,粗澀不清也,指按來去,重濁亦在。若三部俱重,主神困沉冷性執人也。重濁脈多,亦在其人為事不快當也。

 如緩而粗,按之,浮濁滿指,洶然俗濁之氣,謂濁脈,主性愚癡無識之狀也。

四營五脈歌

 輕清心部輕清貴,榮祿堂堂相貌人。

數逢三八當亨泰,恭敬猶如目色明。

 心部輕清應在神,聰明須作廟堂人。

旺看甲乙無留滯,二七年來貴顯身。

 脾部輕清遠慮長,人稱其貌相堂堂。

年逢五十當成就,富貴聰明遠播揚。

 肺部輕清義勇才,皮膚潤澤喜談偕。

看看四九名初顯,武略功臣踏帝階。

 腎部輕清氣亦清,才逢一六遇光榮。

欨齠便有英靈學,年少須當佐聖明。

 重濁肝家重濁形,為人浪執更無情。

下愚不是眼中濁,無奈緣生骨不清。

 心家重濁主無神,性急情乖殆喪身。

眼視不明仍短促,夭凶難得侍雙親。

 脾家重濁主風狂,無義欺人命不長。

縱使在心清應指,也應中富不賢良。

 肺家重濁多無義,性貪淫野貌顏粗。

貧賤一生無別事,多因嫉妬損身軀。

 腎家重濁最無情,少智多愚生相輕。

此部若無清一點,平生那得見光榮。

論五臟四證訣(知憂喜吉凶禍福之故)

心脈浮 子孫喜,應丙丁日。

 應申酉日。

 水火厄,應亥子日。

 主孝服,應寅卯日。

 手足病,應辰戌醜未日。

 主死厄,應巳午日。

 祿喜,應三四八。

 主憂病內事,應巳午日。

肝脈浮 主厄難,應庚辛甲乙日。

 才祿喜,應戊己日。

 子孫喜,應壬癸日。

 主第宅喜,應甲乙日。

 父母進喜,應丙丁日。

 主尊長喜,應申酉日。

 主水火厄,應亥子日。

 主孝服,應寅卯日。

 主病,應辰戌醜未日。

 主憂子孫,應巳午日。

 主喜事,應三五七日。

 主憂事,應外一五七日。

肺脈浮 主喜事,應庚辛日

 主子孫喜,應戊己日。

 主名譽喜,應壬癸日。

 主傷死,應丙丁日。

 主病事,憂身,應申酉日。

 主子孫災,應亥子日。

 主失物歸,應寅卯日。

 主死亡事,應辰戌醜未日。

 主內凶事,應巳午日。

 主喜,應四六八日。

 主憂外,應一三五日。

腎脈浮 主子孫喜,應壬癸日。

 主才喜,應戊己日。

 主憂失,應壬癸日。

 主父母喜,應甲乙日。

 主才祿至,應丙丁日。

 主驚恐,應亥子日。

 主憂子孫,應寅卯日。

 主危厄,應辰戌醜未日。

 主憂身位,應已午日。

 主喜事,應

 主憂外,應

左心小腸應數歌

心脈喜浮洪,安知五臟通。滯濡並滑石,時運未難終。弦應當無病,神凝緩脈同。總浮微澀短,邪氣入心中。弦數因風熱,微沉怯外風。實長胸膈壅,脈伏主陰沖。微怯心還恐,弦長弱不從。那看三十五,丙丁問來蹤。

肝膽應數歌

肝藏應春弦,長長細可憐。短微沉澀見,金剋木難全。洪大間中愈,微沉澀命涎。緩時憂胃冷,弦數主筋攣。浮實相瞳赤,虛因澀伏難。滑時連膽濁,頭痛有風涎。微緩輕浮暗,生花愈見難。動力四十二,甲乙就中攀。

腎膀胱應數歌

腎脈沉兼滑,隨時藏府知。大浮仍緩散,有疾奈君何。浮澀虛邪愈,弦長得實疴。大洪浮脈起,雖命亦無多。滑數更無奈,虛煩實脈瘥。膀胱兼甚熱,實大見吞魔。浮滑虛應大,腰疼夢泄多。動時看六八,壬癸問前途。

右肺大腸應數歌

肺藏脈輕浮,平和澀短憂。大洪弦日反,有疾一場憂。沉滑虛還愈,阿阿緩不愁。細弦長更緊,邪退亦無求。浮實心應燥,便中澀未休。滑來即實大,涎唾不宜秋。沉緊細仍滑,勞兼氣轉抽。定看三十動,庚與六辛求。

脾胃應數歌

脾胃脈宜輕,依依大緩平。反為弦緊急,長憂命欲傾。浮短終安愈,洪長病亦醒。沉邪緩不及,終久得安寧。浮實終消水,微浮寒熱並。緊長脾隱隱,實大困心情。滑主脾熱燥,牙宣口又腥。動分二八五,戊己閤中宮。

命門三焦應數歌

命脈沉而實,輕按是三焦,遲數代浮洪,下元總不利。

太素七十二候應數

《靈樞》云:五日為候,三候為氣,三氣為節,二節為時,四時為歲,運化無窮。

立春 立夏 立秋 立冬

七十有二候,動中分止脈,克應知死期,妙應而無惑。

正月立春日,脈十五動而一止,主明年魚陟負冰日死。

雨水脈二十動,主二年獺祭魚日死。

脈二十五動,主二年候雁北日死。

脈三十動一止,主三年草木萌動死。

二月驚蟄脈四十動而止,主四年鶬鶊鳴日死。

凡四時孟仲季,計九十日兩中分之故,四十五日約中氣也。

故云:左右須候四時脈,四十五動為一息,此云平和安靜之候也。

春分脈二十動而止,主二年玄鳥至日死。

十日雷乃發聲。十五日始電。

且如驚蟄桃始華,脈三十動而止,主三年春分始電日死,以下仿此。

三月清明,且如驚蟄桃始華日,脈四十動,主四年清明田鼠化鴽日死,下仿此。

自立春東風解冰至鷹化為鳩,四十五日。

自玄鳥至及桐始花二十日,萍始生三十五日,戴勝降於桑四十五日。

四月立夏,脈十五動,主明年王瓜生日死。

小滿脈二十動,主二年苦菜莠日死。

二十五日靡草死,三十日麥秋至。

五月芒種,四十動而止,主四年鵙始鳴日死。

四十五日反舌無聲,四時得中氣者也。

夏至五日鹿角解,且如芒種日二十動至二年夏至鹿角解日死,下仿此。

且如芒種螳螂生日,脈三十動,主三年夏至雕始鳴日死。

六月小暑,二十月溫風至,且如芒種日四十動而止,主四年中小暑蟋蟀居壁日死。

三十日鷹始蟄,三十五日腐草為螢,四十日上潤溽暑,四十五日和平氣大雨時行。

七月立秋,五日涼風至,十日白露降。立秋寒蟬鳴日,脈十五動,主明年寒蟬鳴日死。

二十日鷹乃祭鳥,三十日禾乃登,四十動,主四年八月白露玄鳥歸日死。四十五動,群鳥養羞和平氣。秋分五日,雷乃收聲。

且如白露,脈二十動,主二年秋分雷收聲日死。

十日蟄蟲壞戶,十五日水始涸。

九月寒露,且如白露鴻雁來,脈四十動,主四年寒露雀入水化蛤日死。

霜降 三十日菊有黃華,四十日草木黃落,四十五日蟄蟲咸俯中和氣。

十月立冬,五日水始冰,十五日地始凍,脈十五動一止,主一年立冬雉入水化蜃日死。

三十動,主三年小雪閉塞成冬日死。

小雪三十五日鶡鴠不鳴,四十動,主四年大雪虎始交日死。四十五日荔挺出是安靜之脈也。十一月大雪,五日鶡鴠不鳴。

冬至五日蚯蚓結,十日麋角解,十五日水泉動,且如大雪,三十動,主三年冬至水泉動日死。脈四十動,主四年小寒鵲始巢日死。

十二月小寒,二十日鷹北鄉,三十日雉雊,且如冬至,四十動,主四年大寒徵鳥厲疾日死。

大寒三十五雞乳,四十五水澤腹堅是安靜之氣。

左右須候四時脈,四十五動為一息,乃平和安靜之脈。

論三候、一氣、六氣、一時、四時、一歲,各弘其位而主治焉。五運相襲,周而復始。學者不知年之所加、氣之盛衰、虛實之故,不可以為工也。叔和訣,四十五動為一息,又曰:五十不止身無病,數內有止皆知定。四十一止一藏絕,卻後四年多沒命。三十一止即三年,二十一止二年應,十五一止一年殂,已下有止看暴病。

太素提綱總論

天地一太極也,人身一天地也。五行之在天,自天一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復生水。五行順布,三陰三陽所在為根也。至如太玄,木火土金水,以木在上,水在下,所謂相生之無窮。表河圖之數,堯典所謂水火金木土谷五行相剋者,明洛書之數也。河圖以相生而成,洛書以相剋而成,人身亦然。人稟天地之氣以生,故五行之氣,隱相五藏,見相六脈,自腎水生肝木,肝木生心君火,心君火生三焦相火,相火生脾土,脾土生肺金,肺金復生腎水,以相生而成者也。且如水生木,是水為母,木生火,是木受竊氣母乃力爭。火又生土,是火為母,土為子,土見火被水克故怒而剋水,所謂母見傷子來相救。相生相剋展轉無窮,此人身之太極也。故善觀脈者,切造化之功,體陰陽之正,察一動之微,窮萬化之機。是以脈分六部,應變無窮,醫家七表、八里、九道、十怪等脈,詳考其論,深切著明,其立數十萬言,⿰月截⿰月截悉其備,罔有二遺,然究其所用,立為得失,卒未有盡其要也。而得之於大始大言之外者,而不知在天地之間眾人之五行在人身者,一人之五行眾人者,其氣散一人者,其氣專,氣散者,難以明氣專者,易以見古之君子於脈而有德焉。故於陽氣未盛,陰氣未散,進食未進,榮衛調和之時,一舉指間而知其平生為何。如人當受何福,富貴、貧賤、壽夭、正邪,若辨黑白,其一二有父母妻子所不能知,自心所不能臆,無不明徹,此無他上於理而已。其太素脈者,以心為命宮,心君也,一身之主也。以小腸為遷移,蓋志者,心之所之也。稟令而行,吉凶晦吝所由生也。以膽為福德,膽得肝之氣受心而用也。以肝為官,祿肝者,得水之生,為心之母,得天之者,源也。以肺為父母,蓋肺為月孛父母之象,初氣所出也。大腸為妻子,蓋大腸為計都,得肺之象,配乎初氣也。胃為才帛,蓋為脾之餘氣也。脾為田宅,所以滋養萬物者也。三焦為僕馬,相火受命於心者也。以此推之,無不洞徹,謹論。

總論

太素脈者,當以輕清重濁者為的。論輕清者,為陽、為富貴;重濁者,為陰、為貧賤。男子以肝木震位為主,以決功名。女子以肺金兌位為主,以決福德。且如輕清者,如指摸玉,純粹滋潤,應指分明,六脈不克,如源之流,不至斷絕。縱有小疾,其清不濁,主為人受於沖和,智識明敏,祿位高權,以為輕清之脈。重濁者,應指不明,如撒干沙,滿指前大後小,此為重濁之脈論也。

八卦初中末運論

大抵男子以肝木決取看其卦,以斷初年。中取以斷中,主右關。脾部以斷末,主女人。以肺部沉取,以決初年。中取以斷中,主右關。脾脈以斷末,主同。且如肝逢三至即離卦,主事二十五年氣數。四至數,即是震卦行運,余仿此。

大概男子宜行東南方氣運,離巽震坤是也。取其氣運,相生不克不晦滯。女人宜行西北方氣運,乾兌坎艮是也。取其氣運之揪斂,為得其宜。女人行西北方為得宜。倘若男子行西北方之運為晦滯,奔馳多有成敗。女人仿此。出身之脈以德性,若應指得一至而止,即是乾卦,為出身,以此參斷,決無差錯。肥人脈沉而細。瘦人脈浮而大。沉細者,按之至骨;浮大者,應指至筋,為合度。富貴之人,脈宜沉靜,不宜急躁,下指至骨,方應貴乎沉靜之中,包藏如珠。分明者,為上格女人出身,以肺斷之。大凡觀脈之法,取平旦,陰氣未散,陽氣未盛,飲食未進,榮衛調和,方可下指。次要隨機應變,觀其息數,自己呼吸斷他人之息數。

乾一 兌二 離三 震四 巽五 坎六 艮七 坤八

詩曰

下脈三指要心堅,若還按本亦徒然,大凡脈數憑至數,表裡詳推莫失原。

又 如神變化百千年,不論前篇及後篇,兩字之中分造化,若人悟得始應傳。

六氣所主

心脈,少陰君火,六寂之重,主吉凶之事。本脈,洪大自旺之時,貴乎應心,不宜沉靜,散大輕清,秀麗分明為妙。

肝脈,厥陰風木,十二菽之重,主功名。本脈,弦細而長,自旺之時,貴乎應時,不宜浮散,取其輕清長弦分明為上。

膽脈,忌前大後小,前小後大,急躁洪盛與少陽同。

肺脈,陽明燥金,三寂之重,主刑剋。蓋肺在膈上下,宜洪大,本脈浮澀而短,取其輕清如毛,輕清最忌奔湧大小,洪大貴乎略無混雜。

脾脈,太陰濕土,九菽之重,主才祿。其脈緩大而弱,四季若春陽,阿阿之緩,為脾土之正。不宜奔湧,前大後小,皆非所宜,明靜得體,方為住才。

腎脈,少陰寒水,主壽數。男左女右,兼中指大。總脈黍之十六菽之重,按之至骨,為本脈。冬月尤宜鎮靜,不宜急躁。老人之脈,宜靜之中至數和勻,男子宜陽盛陰衰,女人宜陰盛陽衰。

三焦命門,少陽相位,與老人同。

膀胱、小腸,太陽;胃、大腸,陽明。

初中末三主

肝上沉取初主,肝上中初中主,脾部沉取末主。初主二十五歲以前,中主二十六歲後,末主五十歲後,以卦斷榮枯。

女人肺上沉取初主,肺中主。脾沉取末主,皆以卦斷榮枯,更以部決出身心性福德,以心部決刑剋。

遊年化氣七表八里

甲己土運脾,乙庚金運肺,丙辛水運腎,丁壬木運肝,戊癸火運心。

假如丙辛之年腎脈主事,且如腎脈宜沉滑,春月肝木旺,正二月間當弦細而長,腎亦滑而弦。若至三月,是土旺之月,土脈緩大而弱,腎脈亦帶緩滑為正。若反此,即是受病之年,余仿此。

古人取浮脈決奴僕頭正,且如丙辛之年,左尺有受克,右尺脈浮,見奔湧洪大,則奴僕頭疋有死。

七表屬陽,洪大熱火,浮風虛金,芤失血火,滑嘔逆水,實壅塞火,弦拘急木,腎病寒水。

浮如指下捻蔥葉,芤則中空有兩頭。

滑如珠動未流利,實則有力按中求。

弦若弦兮時帶數,緊旺琴絃促未休。

洪舉有餘來極大,此名七表屬陽流。

八里屬陰,微微弱主水,沉水濕虛弱。

緩風痿痹不仁,澀精虛血少氣多。

遲主寒為弱,伏與沉同。

濡男子失精,女子經脈不調,弱虛應。

濡弱爛綿沉至骨,微來指下細如絲。

遲澀輕刀刮竹皮,緩小於遲來往慢。

伏潛骨里似來時,沉虛指間來又退。

弱按輕綿重不知,此為八里不須疑。

太素五運所屬

甲乙土運脾部,乙庚金運肺部,丙辛水運腎部,丁壬木運肝部,戊癸火運心部。

六氣所屬主

初氣立春至春分,二氣清明至小滿,三氣芒種至大暑,四氣立秋至秋分,五氣寒露至小雪,六氣大雪至大寒。

三陰三陽

周子太極立根圖

《易》曰:天地媾精,萬物化醇。又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又曰:有夫婦然後有父母。又曰:乾再孛得中,女坤再索得中男。王冰曰:男女有陰陽之資,精血之異,陰靜溢滿而去血,陽動應合而泄精,二者通和,故能有女精。澄曰:陽精先至,陰血後參,精開裹血,陽外陰內,陽合陰胎而女成形矣。陰血先至,陽精後沖,陰血裹精,陰外陽內,陰合陽胎而男成形矣。曰圖不盡言,言不盡意,非不盡也,不敢受其言之盡而人之愚也。予令盡廉溪之所未盡,寧不及,所以遇今人耶!

太素明文說

太素脈者,始於黃帝、岐伯,傳於扁鵲、倉公、伊尹、黃石公,皆能之。魏華陀、漢仲景、晉褚澄、唐思邈,皆秘而不傳,遂至中絕。至宋希夷陳先生出,始於太素脈訣授青城山王樸先生。先生受斂人張子克承務其是,具載於醫說。希⿱椎言云:逢人莫浪說,遇友不須訣,時便有陰功拆。又曰:不相面,不相掌,不是看星並揣骨,有人悟此妙,玄機無上,神仙由此得,凡我同志之士,切宜珍之。

太素捷輕

心命宮,小腸遷移,肝官祿,膽福德,腎壽元,膀胱疾厄,肺父母,大腸妻子,脾田宅,胃才帛,命兄弟,三焦奴僕。

右配十定宮,無刑者屬陽,故居左。有刑者屬陰,故居右。天有五行,見於五星;地有五行,見於五嶽;人有五行,見於五性;日用飲食,見於五味;身有五行,見於六脈,何也?蓋人造化得之父母。交感之初,一時厚薄清濁之氣,是以智愚貴賤禍福由是而出,自非脈不足以明之。師曰:諸術之中,惟周易課子平三,命太素脈。此三者,為真術。余者,皆風斯下矣。有抽不抽之結,有隱不隱之形,至於易課、太素皆然。微乎!深乎!又豈見淺薄識之所能及哉!學者當以心悟斯為得之矣。張子克承務先生記。

克:金乘木位,木乘金位。

生:火乘土位,土乘火位。

克:土乘水位,水乘土位。

克:金乘火位,火乘金位。

克:水乘火位,火乘水位。

生:水乘木位,木乘水位。

生:金乘土位,土乘金位。

生:木乘火位,火乘木位。

心脈沉滑者,有口舌是非狂禍。一向滑者,其人賤相。沉者,主痰飲。一向沉者,其人作事有頭無尾,惟洪大者為妙矣。

小腸脈浮如粥之沸,主路死道亡。

肝脈沉,三至、四至、五至、八至,浮取而得之者,晚年好,一至、二至、六至、七至,浮取得之,主初年不好。中取得之者,主中年不好。沉取得之者,主晚年不好。

膽脈浮,如粥之沸者,主官事。若弦者,是祖宗蔭德也,主有功名做官也。

腎脈沉,口傳且如十九歲,動則止。

肺脈沉,洪大而浮,如滾粥,主父母不得力,刑剋過房;微澀而緩,主父母得力。

膀胱脈浮,初下指無力者,初主小年多病而已。

大腸脈浮,洪大而浮,又如滾粥,主妻子刑剋無成;微澀而短,主妻子賢能。

脾脈浮弦者,主人無才不聚;如滾粥者,賣宗祖田宅;緩大者,有業田宅甚好。

胃脈浮與脾脈同。

命門脈沉,如滾粥者,主兄弟不得力;沉者,兄弟好。

三焦脈浮,如滾粥者,主奴僕盜才物;洪緩者,主有文書至添人口之喜。

圖二
圖三
太極立根之圖
九道辨脈之圖

七表之圖

圖四

浮者,如水之漚,出乎水而雜乎水,浮舉有力,按之如無。

圖五

芤者,氣盛則衰,氣虛則散,兩頭則有,中間全無。

圖六

滑者,如盤中之珠流利三關,如珠往來亦利,滑如珠圓。

圖七

實者,如風中有物,按之不動,而放下來一息四至,不遲不疾。

圖八

弦者,如箏弦之秀麗,其長過指而有力,如按琴絃,直無曲繞。

圖九

緊者,如琴絃之促軫,旋轉慼慼然,數如紐歸,轉動谷手動。

圖十

洪者,如江河之浪濤之湧來之至大,去之至長。

八里之圖

圖十一

微者,如按緩動搖,縮縮無力,輕虛細軟,指按如綿。

圖十二

沉者,如石之投水,尋之至底,方見其有,如舉之即無,按之有力。

圖十三

緩者,如無力人行一步,不止一息四至,出如帶軟。

圖十四

澀者,如避事之人慾出,復往三五不調,如刀刮竹,如病蠶吃葉應指。

圖十五

遲者,遲遲然,動如避事之人慾出,復往一息四至,應指似緩。

圖十六

伏者,如深藏骨縫,輕重俱無,至乃則有,舉之全無,至骨乃有。

圖十七

濡者,如輕綿之水,按之溫溫然,而至重輕軟沉細,按之即絕。

圖十八

弱者,如葉浮水上,初按則著,隨按如無,微軟無力,來往如絲。

七表八里論

籲大概言心脈洪弦,謂之君臣得位,慶會之脈,有官遷官進職,無官者,當有奇遇。若心脈洪滑、三焦洪滑,為君臣失位,所主異是矣。六脈俱浮,母氣者,主得父母之憂異於他子。六脈子脈歸母腹,主得子之力如曾閔幹蠱興家。六脈之中,胃脈平和者,兄友弟恭,長幼有序,反此亦不同矣。仿此推之,何有隱哉?仍且六脈之中,最怕代脈。一脈受代一經之絕,如脾部全無本脈而全得弦長洪大,以日時加之,受克可卜,其死之日矣。若四季流年,各本推斷得母氣者,斯為上脈,無所不可矣。

太素總論

心脈屬火,性貴而促,至不滿於九,而用心於八卦相生,若至於九,尚何言至數之多哉?蓋九者,亢陽之數,人遇之,孤貧無此,敢得純乾之脈哉?心脈,其體洪,至十五歲以前,乾卦而止者,大人得之,主性高明,剛健純一不已,小人遇之,主為性輕燥,常有盲聾之疾,然亦不失為耿直之士。兌卦數而止,主為性和悅,心事平坦,敬人人常敬之,達則伊尹傳說,窮則曾子顏回,純乎君子之心,毫無小人之私者也。離卦數而止,主為性聰明,機敏爽利光霽,待人接物,各曲盡其性端,為文章之士,忠孝之人。震卦而止,主為性躁暴,不能容物,治家嚴肅,與人識俗,心事激立,無私己害人之心,亦主聰明文章,終未免喜怒不常耳。巽卦數而止,主為聰明機變,多學多能,於說辨論擺合縱橫,但處性不定,介乎君子小人之間,長於奔競,易於動搖,非九流之士,則遊俠之輩。坎卦數而止,主為性險惡,奸曲餡詐,邪辟造惡興謗,反道背德,下賤之人,則賊盜是為凶惡者也。良卦數而止,主為性愚頑無知,不辨菽麥,為耕田荷擔之夫,或勇而無謀,或狠而好鬥,所謂愚夫、愚婦者也。坤卦數而止,主為性迂緩,溫和容物,舍垢納汙,惜孤念寡,興財好設,樂道安貧,不與人競,亦不欺人,非君子長者之士,則山林隱逸之人,若更如珠之明靜,則福德深厚逍遙,八極之表而出塵俗者也。若三部俱弦而急,獨肝部尤甚,為人性急,不受激觸卻心事明白,無藏怒宿怨之心,為有決斷。若心部浮大散而止,主憂疑驚恐纏繞。若蝴蝶舞三至一止者,決有文書及進口添人子女之喜。若一至及散,風無頭緒者,主有官事口舌之事。短促而止者,主破才失脫。若春月之間,心脈洪弦而止者,初夏之時,定見轉職及婚姻、得才、人口之喜。若三部俱數而止,主狂言、虛驚、破才之事。若心部脈弦滑而長,應指如珠,決主大賢明敏文章之士,與眾人不同。若本部窒塞,應指不明,主心厲害,常有損人利己之心矣。窒塞者,隔紙如模糊也。其體法若尖而逆,謂之不及,主作事進退,前大後小,作事有始無終。若見弦脈,謂之得母氣,主十五歲有功名,如神童之類是也。若見緩脈,謂之脾脈,見心部,為子歸母腹,主往才祿。若見滑脈,謂之水剋火,主十五歲之內多病。若見奔湧,主為事不常,主有訟事。若見蝴蝶之鬥舞,主終身才祿之喜。若脈洪大,主性強急迫。若浮取見數脈,謂之小腸脈動,主遷移遠行。若見脈分作兩路,遷移腳離經次,主當在途中,如同使臣之類。與肝脈相交,謂之合脈,主人和合。若遷移脈浮而奔湧,主路死亡,或受官刑。若帶澀謂之金乘火位,主絕嗣。此澀者,言小腸脈澀者也。

膽脈,二十一至,主十五年,三十五歲以前,其體浮弦。若下指時便如箏弦之秀麗,大小停勻,浮而應指,分明不雜,得十五以上者,綠鬢三公承相父之遺澤。四十至應指者,位至郡守。三十至者,位至守令。二十五至者,位至參佐之職。其至數不及者,但得大體明淨,亦然一職一任之微。若混雜大小不勻,則十年之中無功名之望,其或奔湧不定,有官者,失職,常人,官司破才之失也。

肝脈,此最為緊關之處。沉取初主二十五歲以前氣數,中取二十五歲後事,仍以卦數行運斷其本,沉弦四十至位列三公,若見金脈,雖為宰相,亦必進退艱難。三十至以上,位至守令,二十至以上,雜職散官。金脈亦如是,若大小明淨,往來如珠之利者,主風憲之權,兼以肺脈滑者,主生殺之柄。若三部俱弦至數及者,力扛九鼎,職振一方,位至上將,掌生死、建節、開閫、割土、封侯。至數次者,亦有千夫,主長之應。其或奔湧,六部俱弦,心應坎良,則為軍職,為刑剝。配加以六脈俱克則生,當斬首分屍。若撒干沙,應指不明,則貧窮下賤之人。貴乎輕清如珠,略無阻礙,吏朝寸口,五十息以上無改,即是大貴。若脈又如珠,肝脈又朝寸口,通三關如珠,為官,可至風憲,其體弦。若逆尖,主功名、進退。若見滑脈,主功名。若見洪脈,主有才。若見澀脈,謂之鬼賊相剋。至數一向如此,主功名之脈。若後見洪謂之子來救母,主先難後易。若膽脈一同屬行年上趕,本人有無陰陽,故主功名。肺見澀脈而肺部洪大,謂之心,不能迴歸肝部卻去肺中作鬧,謂之撒元揭虛。肺脈回救,肝脈得解,亦主功名。令知、軍官、色目、蒙古多有此脈。如之心應坎卦,或六部俱弦相生,此為其人險中立身而起功名。若見緩脈者,死。如肝脈五至,是一至管五年。前兩至澀,主十年之中無功名。後三至洪,主後十五年有功名。若八至,是三年管一至,洪澀如之。若十三至者,兩年半管一至,洪澀如之。若見奔湧,主名得失,算其至數,知在何年,兼以腎參斷,餘脈仿此。若浮見為膽脈,禍福與脈同。若與肝脈共上朝寸口,主風憲之人。若浮見共朝寸口,主二十五歲以上有此官。沉見則在二十五歲後有此官。浮沉俱見,主終身風憲,日月多也。若行年湧而絕者,此主為訟之年。如以三焦洪弦,心脈洪滑,謂之君臣失位,常人官訟遭刑,有官者,必失職。若三焦洪緩,心脈洪弦,謂之君臣得位,主常人食祿,有官者,加職。若得失謂脈者,卻肝脈不奔湧、又不中節、又輸寸口,腎脈無虧,此主大事虛驚卻無損敗之理。

脾胃之脈,沉取五十之後,晚年氣數,其微緩,五十至以上者,歲為上富,三十至以上為中富,二十至以上為下富,其至數不及但應指分明,亦主康裕。若浮而應者,有才無田。沉而應者,田才優裕。若見洪緩,主受祖業。緩而澀者,主得妻才或主子才,得力成家但為人鄙吝,權自內出。若見微滑,則有不肖敗家之子,淫欲之妻,自身狼僻好饕,不能自振者也。若應指不明,乍弦、乍數、乍大、乍小者,終身貧困。若見奔湧,則破蕩祖業,潦倒無成,奔波乞丐,不恥於人者也。若前大後小,忽然災起無頭緒,今日雖富,他日貧薄,須看中末行何卦行運,以及大綱、成敗,前大後小,前小後大,卦數行運,一向相背,亦不可斷其後來發達,大概貴乎,合格為上。若本部澀滯,則主慳吝。若輕清緩遲上朝寸口,主為能食。若應指虛澀,主腥物所傷。若滑弦而遲,主冷細而虛,主冷漿之物所傷。若前小後大應指,今日雖貧,他日卻富,更看卦數行運,定其何年發越,其體緩五十五至七十五歲數。若如春楊柳又洪大,主受祖業。若見洪脈,主有功名。若見澀脈者,主有得才祿,亦主得妻才,主妻子得力成家,但不死鄙吝。若見弦脈,謂之鬼賊,相形終身,才祿無成。若見奔湧,破蕩祖業,前小後大,先富後貧。胃脈,與禍福相同。浮見田宅,浮沉一般田才俱好。若作分兩路,加以緩洪者,主有外庫之才出外經商得利。其利又分為兩路,又奔湧,主外出喪才之由也。

大腸脈,其體微而緩,緩而短。若應指明淨,則主妻子賢明,終身無克。離巽而上者,男多女少。兌震而上者,男少女多。若見奔洪,主刑剋,加以六脈俱克,則身無子,孤寡之命,或僧道師尼之輩。若見滑脈,是養子成家,館甥待老之兆。

肺脈,其體短而澀。若應指分明,主數長遠,又帶微緩,指非四親俱應,則父母雙全,盡菽水之養,終綵衣之娛,人生所最難,造化所甚,穻三五數而止者,先克父,二四數而止者,先克母,奔湧無定,少年失怙恃之親。緩滑相,乃終身為異姓之託,其體澀而短,如毛輕。若見緩,主父母言好。若見滑脈,妻子宮好,亦有才祿。若奔湧,主父母有災,若至數中止。

腎脈見,又主大孝。浮見,主妻子無成,亦主災洪,為金居火部,主多刑剋。左尺脈,其體洪而硬,一初得天地父母者也。所得天地父母,得厚者昌而壽,得薄者促而夭,此一定不易之數。知者詳察此,左尺定其壽夭之體,以右尺定其歲數之多寡,萬無一失也。若兩尺但無外腎不足,左尺奔湧,乍疏、乍數、乍急,淫欲輕狂。右尺奔湧,主奴僕馬有災,主竊盜才物,其體浮滑者,沉者為壽元,初下指時,茫然無力,主一生多病。若勻,主終身無病,然後沉著之至骨。若三四至之久徐徐然,輕起指然後數之,以俟其止,則知其得幾歲之申有促軫元轉旋,此即是禍患之年,看其幾至,則知其福何年。若起指後第三至忽浮而起,此定是妻宮有生男之兆。

若右尺脈亦三至而浮起,決生女,其或左尺奔湧,主一生奔波疾病,乍疏、乍數,謂之脈帶咸池,亦主淫欲,為人輕狂,女人得此尤甚。右尺浮,為僕馬;沉為兄弟。若浮而洪緩主僕馬得力。湧主僕馬有災或竊盜才。沉而洪緩,則兄弟得力。若見奔湧,兄弟無情,其刑剋之脈亦然,此乃刑剋兄言弟,兄弟刑剋也。女子以右尺脈定壽夭、禍福、歲數,萬無一失也。

又心脈一至者,主人雖然聰明或有心風疾。二至者,主人心性溫和,平坦極直,最為君子。三至者,其人心事極直,無損人利己之心,只是喜怒不常,不受人觸。五至者,其人心能言會語,長於奔兢,易於動搖,可以為善,可以為惡,介乎君子小人之間。六至者,其人反復,面是背非,心術不正,最凶惡之人。七至者,其人凶恨,蠢之人也。八至者,其人好道,平坦無私,寬大容易妙人也。九至,乞丐之人也。

肺脈一至、三至、五至,先克父;二至、四至,先克母。若至數純全,父母雙全也。

太陽脈三至浮起者,主男子生之喜;二至、四至、五至,不克妻,有賢妻;三至又三至,克妻之兆。

肝脈三十至上下六品;二十五至二十六至一十七至七品;二十至八品;十五至九品;十二至、十三至省院判;十至、九至路司吏;七至、八至州司吏;五至、六至縣司吏;三至、四至秀才;二至六七庶人。

膽脈弦者,木星行龍;滑者,水星行龍;洪者,火星行龍;澀者,金星行龍;緩者,土星行龍。

小腸脈滑如粥滾者,主牛馬墜落之厄。

四部

心斷吉凶平善惡,肝推貴賤細推詳。

刑剋但於肺部斷,財福壽元脾土鄉。

看天頭宜仔細診,性氣紛紛不可為。

若還左尺無分曉,卻取大總必大知。

四季論

五藏常將四季椎,縱行微細不須醫。

若還外脈來相見,卻藉時人用意思。

賤論

下指紛紛似撒沙,胸中不定動肝家,

勻和不見無情狀,下賤之人定不差。

貧論

下指紛紛似水洪,為人才利一生空,更加大小如洪水,早晨得財晚又窮。

富論

財祿還須向土宮,若還不克產財豐,更加急數無虧欠,富貴千箱人敬崇。

貴論

肝脈紛紛似隱珠,才關連尺與珠常,脈朝寸口能藏隱,息數純全名播揚。

性格

三部按時俱是弦,須知憂怒叫連天,若還又得震離卦,喜怒不常心自賢。

三部俱弦是急,獨肝部尤甚。其人不受觸卻心事明白,無宿怒怨幸之心,為性疏快,處事斷決。若心部洪大而散,主憂疑驚恐之事纏續。

求財

春木火來時,歡欣事可宜,居宣加祿位,求財萬倍歸。

火中如見土,喜慎是資才,洪緩時時見,求財必主來。

秋金脈浮滑,必是喜相隨,忽然弦洪應,求財必定歸。

冬月得弦長,榮身壽更長,忽然見洪緩,澀可作經商。

六親

肺為月孛母中堂,妻子計都屬大腸。

忽然肺家來三至,定是父先母后亡。

四數都緣刑剋母,奔波空九有刑傷。

若還應指無分曉,骨肉重重見不祥。

男女

陽多應是有兒郎,無陽定是賊人當。

淫欲

若更陽多陰會少,獨狂何處逐花香。

男子盛,主人富貴。寸口沉弱,主人貧賤。

女子宜尺盛寸弱,反此則主淫欲,男子反此亦然。

決孕

左寸浮即上馬郎,右尺沉弱是小娘,左即為男右即女,兩邊兩應一雙雙。

女人左寸浮疾,乃心部亦然,則是孕男。

右尺沉弱,則是孕女,右尺俱疾,定是雙女。

決祟

浮大天神虛空鬼,沉弱何泊及水官。

細長壇社樹木類,遲緩土公欠些香。

短硬僧道曾有願,芤散必定廟中王。

弱虛皂君來作禍,有頭無尾客神亡。

大小參差為細鬼,並將此脈決如祥。

僧道

脈息紛紛入水珠,自然清淨氣神符,更看六脈無刑狀,福德清閒與眾殊。

脈息紛紛明似珠,主為僧道有希奇,播外自有功名顯,六脈無刑眾上虧(有福德也)。

貴賤

有滑如無骨,纖纖手指長,

脈有三部秀,必定是侯王。

骨軟皮膚滑,洪溫滋潤光,

脈來當緩細,榮貴顯衣郎。

兩手無庇黑,皮膚洪滑光,

土宮無滯礙,富貴積倉箱。

面細身手粗,脈來無定居,

此人還是賤,至老是貧夫。

骨粗皮肉澀,指下冷如冰,

氣息俱洪大,終為貧賤人。

皮膚洪更硬,三部脈紛紛,

至老須貧賤,應為有力人。

脈賦

欲測疾兮生死,須詳脈兮有靈。左辨心肝之理,右辨脾肺之情,此為寸關所主。腎即兩尺,分並三部,五藏易識,七診九候難明,晝夜循環,榮衛須有定數,男女長幼大小,各有殊形,復有節氣不同,須知春夏秋冬。建寅卯月兮,木旺肝脈弦長而命隆,當其己午心火而洪。脾屬四季,遲緩為宗,申酉是金,為肺微浮短,宜逢亥子,乃腎家之旺,得其沉細,各為平脈之容,既平脈之不衰反見鬼兮,命危兒扶母兮,瘥速母抑子兮,退遲得妻,不同一治,生死仍須各推。假令春得肺脈,為鬼得心脈,乃是肝兒暇為其母,脾則為妻。春得脾而莫療,冬見心而不治,夏得肺而難療,秋得肺亦何疑。此乃論四時休旺之理,明五行相剋之儀,舉一隅而為例,則三隅而可知。按平弦而若緊,欲識澀而似微,浮芤其狀相反,沉伏殊途同歸,洪與實而形同彷彿,濡與弱而性帶依稀,先辨此情,後論其理,更復通於藥性,然後可以為醫。既已明其三部,須知疾之所有,寸脈急而頭痛,弦為心下之咎,緊是肚痛之癥,緩即脾頑之候,微微冷入胸中,數數熱居胃口,滑主壅,多澀而氣少,胸連脅滿。只為洪而莫非膹引背疼,緣是沉而謬,更過關中,浮緩不飧,緊牢氣滿,喘息難痊。弱以數兮,胃熱;弦以滑兮,胃寒;微即心下脹滿;沉兮,膈上吞酸,澀即宜為虛視,沉乃須作實看,下重緣濡,女萎散療之,在急水攻,因伏牽牛湯瀉,則令安爾。乃尺中脈滑定知女經不調,男子遇此之候,必主小腹難消,為伏谷兮不化。微即肚痛無憀,弱緣胃熱上壅,遲是寒於下焦,胃冷嘔逆,澀候腹脹陰疝,弦牢緊則痛居其腹,沉乃疾在其腰,濡數浮芤皆主小便赤澀,細詳如此之候,何處能逃。若問女子何因尺中不絕,胎脈方真,太陰洪而女孕,太陽大而男娠,或遇俱洪而當雙產,此法推之若神,月數斷之,各依其部。假令中衝若動,此乃將及九旬,患者要知欲死,須詳脈之。動止彈石,劈劈而又急解索散,散而無聚,雀啄頓木而又住屋漏,將絕而復起,蝦游苒苒而進退難尋,魚躍澄澄而遲疑掉尾,嗟乎!遇此之候,定不能起,縱有丸丹,天命而已。復有困重沉沉,聲音劣劣,寸關雖無,尺猶不絕,往來息均,踝中不歇,如此之流,何憂殞滅。經文具載,樹無枝葉而有根,人困如斯,垂死乃當更治。

四時脈證

脾脈浮緊是傷食。肺脈浮緊是傷風。右三部浮緊是傷食。左三部浮緊是傷風。肺脈浮緊與脾脈緊者,是夾食傷寒。六脈浮緊有毒脈過關者,是斑症死。心脈浮散是中暑。脾脈弦緊是瘧疾。腎脈浮緊是中濕。

汗吐下三脈

六脈浮緊當汗。心脈浮緊當吐。脾脈浮緊當下。

論壽脈

凡脈動五十一代者為高壽;四十五動為中壽;不足者夭也。

脈定生死(止應九十日)

脈如火焰,炎炎不定,是己精已奪草枯時死。

脈如風飄亂葉,肝氣虛,木葉落時死。

脈至長堅,如橫木之狀,膽氣不足,禾熟時死。

脈至如弦縷,是胞精不足,病多言,霜落時死,不言可活。

脈如湧浮鼓,指下出而不入,太陽氣不足,少氣,韭花開時死。

脈如懸珠浮揣,蓋夭十二愈不足。冰時死。

脈如小刀,浮小、魚沉、堅大,五藏鬱結,寒熱獨並於腎,令人不得坐臥,立春時死。

脈如泛泥,按之動,不可得,大腸不足,棗葉生時死。

脈如循毛,輕虛難可狀,令人善恐,不欲坐臥,行立常聽,是小腸不足,季秋時死。

脈如頹上,按之無肌,氣不足,五色先見,黑白累發死。

脈藹藹如車蓋,名曰腸結。

脈累累如循長竿,名曰陰結。

脈瞥瞥如羹上肥者,陽氣微也。

脈縈縈如蛛絲細者,陰氣衰也。

脈綿綿如瀉潦之絕者,亡其血也。

十怪脈論傷寒之證

雀啄,連三五至而歇,再至者如雀啄之狀。

屋漏,忽然不時一至,若屋漏雨點是也。

彈石,若擊石子而跳起者是也。

解索,如繩索之狀。

魚翔,如魚水中游蕩之狀。

蝦游,若蝦之一躍是也。

偃刀,如循刃之嘖嘖也。

麻促,促如麻散亂之狀。

轉豆,若展轉周旋之狀。

釜沸,若沸湯之滾出之狀。

凡有此者不治。

女脈大略

女子尺脈常盛,不宜太弱。若尺脈滑,按之不絕,孕也,為之喜脈。若尺脈沉細者,無孕也。欲產之脈,沉細而滑,夜半覺,應來日午日生。若身體寒熱,舌下青黑,反舌上冷,子死腹中也。若面赤青,母活子死也。若面青舌青沫出於口,母死子活也。若唇口俱青,沫出於口者,子母俱死也。

新產之脈,緩滑吉,沉重者吉,沉細跗骨者吉,實大弦緊死,堅牢者死,寸口澀緊者死。

余症之脈與男脈同見前《脈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