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宋本備急灸法

宋本備急灸法

作者
孫炬卿
朝代

序一

韓昌黎曰:善醫者,不視人之瘠肥,察其脈之病否而已矣。脈不病,雖瘠不害。脈病而肥者死矣。然世有癰疽發背之疾,其起也漸,其發也烈,人往往忽於微芒而昧於不自覺,一旦發暴盛腫,猝不及治。若再誤於庸醫,靡有不戕其生者。至如窮鄉委巷,醫藥何求?奇疾乍嬰,徒嗟束手。余愧不知醫,每念及此,未嘗不惄焉傷之。貴陽陳衡山鹺尹嗜古篤之,尤喜搜石渠《金匱》之書,曾於扶桑都市得南宋孫炬卿舊刻,團練使張公渙所著《備急灸法》一卷。以畀余曰:此灸法中國不甚概見,蓋以世失其傳耳。食者習焉不察,每易忽之,苟得此編,按圖點穴,如法炷灸,則消患未然,化艱為易。其方藥味無多,見功速甚,誠為濟世救人之寶筏。余嘗考針灸科,居十三科之一,宋熙寧元豐間特提舉判官設科以教之,當時已信行如斯,其應效有可想見者。細繹此卷,覺男女老少童稚、內外雜症無不可療,其中騎竹馬灸法之良,更他人所未及論。《抱朴子》云:百家之言與經,一揆,譬操水者,器雖小而救火同焉。猶施灸者,術雖殊而救疾均焉。況返死回生,孰如灸法之神且速耶?良友針砭之投,何敢自秘,爰將原本並余所得《針灸擇日編》一併付梓,俾廣流傳,亦以副衡山濟世深心。此二書流落東瀛垂數百載,幾無知者,今後歸之中國,遍起沉疴,庶知廣陵散猶在人間也。

光緒十六年歲次庚寅仲夏上杭羅嘉傑少畊氏識於日本橫濱理解

序二

餘十有三歲而失所怙,母氏以教為愛,逾四十無所成,自謂膝下之藥有足以盡此身者,忽抱終天之恨,淚涸而痛不定。試為陳之母氏,素患頭風,歲十數作,作必嘔痰,加以昏眩,因得默齋撫干叔父烏辛茶方,於是作少疏,雖作亦易愈。近時烏附不易得,每聞入京有便,必以買川烏為先。或它出亦預合數服以進。前數年或鼻塞不通,或脾弱無味,隨證審方,儲材合劑,或丸或散,朝構暮成,未嘗敢求諸市肆。頭風則年餘不作矣。矧又飲食頓忺,但覺腳力微怯,歲旦家常茹素,飯則盡碗羹,亦稱美。炬卿私謂吾母今年七十而胃府如此,眉壽何疑者。越八日忽有小紅粟粒發右耳旁,次日右頰右目頗腫,命醫視之。用藥敷貼,膿毒漸出,謂可徐徐抽減,謹重太過,專守頭面,不可妄施針砭之說。有令灸三里穴下抽者,醫持不可。未幾,其腫愈堅,似瘡而根則大,名癤而反無膿,外不熱而內不疼。旬日後始窘甚矣。吾母至,謂炬卿曰:汝抄方嗜藥,胡為不曉。此證倉忙中罔知所措,更醫亦云無策。母氏神識瞭然,以至不救。日月不居,俄至卒哭。客有攜示蜀本《灸經》與竹馬灸法者,備述克驗,內在鬢疽、疔瘡乃知咸有灸法,而竹馬一法則諸證無不治。痛哉,痛哉!何嗟及矣。炬卿平時每慮風在頭目,猶謂老人脫有隱疾,可以延壽,幸而頭風已痊,又孰知危證之竊發,喜未幾而痛罔極哉。此所以仰天捶心而嘔血也。世有此方,吾不早得而見之,吾母不存而其方則存,其方存而後之人有早得而見之者,庶幾乎吾母雖無及而猶及人也。遂與烏辛茶方並刊以傳焉。吾母山陰博古石氏也。

淳佑乙巳五月朔孤學鄉貢進士孫炬卿序

備急灸法

古人云:凡為人子而不讀醫書,是謂不孝。則夫有方論而不傳諸人者,寧不謂之不仁乎?然方書浩博,無慮萬數,自非夙昔究心,未易尋檢。本朝名醫團練使張渙著《雞峰普濟方》外,又立《備急》一卷。其方皆單行獨味,緩急有賴者,張公之用心其可謂切於濟人者矣。僕自幼業醫,凡古人一方一技,悉講求其要,居鄉幾四五十載,雖以此養生,亦以此利人。僕今齒髮衰矣,每念施藥惠人,力不能逮。其間惠而不費者,莫如針艾之術。然而針不易傳,凡倉卒救人者,惟灼艾為第一。今將已試之方,編述成集,鋟木以廣其傳。施之無疑,用之有效,返死回生,妙奪造化。其有稍涉疑難之穴,見諸圖書,使抱疾遇患者,按策可愈,庶幾少補云。

寶慶丙戌正月望杜一針防禦壻槜李聞人耆年述

諸發等證(石癰附) 腸癰 疔瘡 附骨疸 皮膚中毒風 卒暴心痛 轉胞小便不通 霍亂 轉筋 風牙疼 精魅鬼所淫 夜魘不寤 卒忤死(俗謂鬼打沖惡也) 溺水 自縊 急喉痹 鼻衄 婦人難生 小腸氣 一切蛇傷 犬吠 狂犬咬毒 點灸法 下火法 用火法 候天色法 定灸多少法 定髮際法 發灸瘡法 淋洗灸瘡 貼灸瘡法 騎竹馬灸法 竹閣經驗備急藥方

屈指量法例

以薄竹片或以蠟紙條,量手中指中節橫文,取上下截齊斷,為一寸,男左女右。

圖

諸發等證

葛仙翁刻石江陵府紫極宮,治發背、發肩、發髭、髮鬢、發肋,及一切惡腫法,以上數種,隨其所發處名之也,其源則一,故灸法亦一本。然數種中,死人速者,發背也。其候多起於背胛間,初如粟米大,或痛或癢,色赤或黃,初不以為事,日漸加長,腫突滿背,疼痛徹心,數日乃損人,至此則雖盧扁不能治矣。惟治之於初,皆得全生。其餘數種,皆依法早治,百無一死。凡覺有患,便用大蒜切片如錢厚(如無蒜,用淨水和泥捻如錢樣用之),貼在瘡頭上(如瘡初生便有孔,不可覆其孔),先以綠豆大艾炷灸之,勿令傷肌肉,如蒜焦,更換,待痛稍可忍,即漸放炷大,又可忍,便除蒜灸之,數不拘多少,但灸至不痛即住。若住灸後又腫又痛,即仍前灸之,直候不腫不痛即住。每患一個瘡,或灸三百壯、五百壯,至一二千壯方得愈者,亦有灸少而便愈者。若患三五個瘡,並須各各依法灸之,灸後不腫不痛則愈矣。男女同法。孫真人治石癰亦如此法灸之。石癰者,其腫發至堅,如石有根,故名之也。灸之石子當碎出即愈。

此係當頭用大蒜灸法,議論互見後竹馬灸法中。

腸癰

男女同法

孫真人治腸癰法云:腸癰之證,人多不識,治之錯則殺人。其證小腹重而硬,以手抑之則小便如淋狀,時時汗出而惡寒,一身皮膚皆甲錯,腹皮鼓急,甚則轉側聞水聲,或繞臍生瘡,或臍孔膿出,或大便下膿血。凡有此證,宜速灸兩肘尖各百炷,炷如綠豆大,則大便當下膿血而愈。依圖取穴。

疔瘡

男左女右

黃帝、岐伯、孫真人治疔瘡法:疔瘡者,其種甚多,初起皆一點突如丁蓋子,故名之。發於手足頭面者,其死更速,惟宜早灸。凡覺有此患,便灸掌後四寸兩筋間十四炷,依圖取穴。

附骨疽

黃帝、岐伯、孫真人治附骨疽亦如治疔瘡法灸之。其附骨疽者,無故附骨而成膿,故名之。多發於四肢大節筋間,虛人及產婦偏發腿䏶間。其候先覺痹重,或痹疼,或只烘烘然熱,動搖不便,按之應骨痠痛,經日便覺皮肉漸急,洪腫如肥人狀,多作賊風、風腫治之,因循多致死。凡有此患,宜早灸之,依疔瘡圖子取穴灸之,男左女右。

圖子見前疔瘡門。

皮膚中毒風

男女同法(即曲池穴是也)

張文仲、孫真人、姚和眾治皮膚中毒風法:毒風之病,其候忽然遍身痛癢如蟲齧,癢極搔之,皮便脫落,爛壞作瘡。凡有此患,急灸兩臂屈肘曲骨間各二十一炷。依圖取穴。

卒暴心痛

甄權治卒暴心痛,厥逆欲死者,灸掌後三寸兩筋間,左右各十四壯。依圖取穴。

轉胞小便不通

葛仙翁、徐嗣伯治卒轉胞小便不通,煩悶氣促欲死者,用鹽填臍孔,大艾炷灸二十一炷,未通更灸,已通即住。

男女同法

霍亂

葛仙翁治霍亂已死,諸般符藥不效者,云此法特異。起死回生,不在方藥。大抵理趣精玄,非凡俗所知。急灸兩肘尖各十四炷,炷如綠豆大。依圖取穴。

男女同法(此灸穴與前項孫真人治腸癰穴同)

圖形已見前腸癰門。

霍亂轉筋

孫真人治霍亂轉筋及卒然無故轉筋欲死者,灸足兩踝尖各三炷,炷如綠豆大。轉筋在股內灸兩內踝尖,轉筋在股外,灸兩外踝尖。踝者,即俗稱腳塊子是也。

男女同法。

風牙疼

葛仙翁、陶隱居治風牙疼不可忍,不能食者,灸足外踝尖三炷,炷如綠豆大,患左灸右,患右灸左。

男女同法。

足踝備載《明堂灸經》。

精魅鬼神所淫

華佗治精魅鬼神所淫,癲邪狂厥,諸般符藥不效者,用細索並兩手大指縛之,灸三炷,每炷著四處,半在肉上,半在甲上,一處不著則不驗。灸之當作鬼神語,詰問其略,即解脫之令去,其人遂蘇。依圖取法。

男女同法。

圖

夜魘不寤

葛仙翁、陶隱居、孫真人治魘死法云:凡夜魘者,皆本人平時神氣不全,臥則神不守舍,魂魄外遊,或為疆邪惡鬼所執,欲還未得,身如死屍。切忌火照,火照則魂魄不能歸體。只宜暗中呼喚,其有燈光而魘者,其魂魄雖由明出,亦忌火照,但令人痛齧其踵及足大指甲側即活(痛齧即重咬,踵即腳跟也)。皂莢末吹入兩鼻亦良,經一二更不活者,灸兩足大指上各七炷,炷如綠豆大,依圖取法。婦人紮腳者,此穴難求,宜灸掌後三寸兩筋間各十四壯,此穴即前項甄權治卒暴心痛穴也。各依前圖取之。

圖

卒忤死法

扁鵲、孫真人治卒忤死法(忤死即今人所謂鬼打沖惡屍厥也):急以皂角末吹入兩鼻即活。若經時不活,急灸掌後三寸兩筋間各十四炷,此穴即前穴甄權灸心痛者是也。圖子見前。訖如身冷口噤者,灸人中三炷,炷如粟米大。依圖取法。

溺水

葛仙翁、孫真人救溺水死,用皂角末吹入穀道中(皂角無用石灰),但解開衣服,灸臍孔三五十壯,水從穀道中出即活。此法治溺水經一宿猶可活。又孫真人云:冬日落水冷凍,身強直,口眼閉,尚有微氣者,用灶灰一斗,鍋內炒令暖,以布三五重暖裹,熱灰熨其心頭。灰若冷,可即換。熨得心暖氣通,目轉口開,以溫薄粥令稍稍咽。仍依前法灸之即活。若不先熨暖其心,便向火爐逼之,則身中冷氣與火氣爭即死,切宜戒之。

男女同法

自縊

太倉公、孫真人救自縊死法云:凡救自縊者,極須按定其心,勿便截繩,當抱起解之。其心下尚溫者,先用皂莢末吹入兩鼻,用舊氈一片蓋其口鼻,令兩人用竹筒極吹兩耳即活。又鵲法用梁上細塵少許,入四個竹筒內,一個令四人各執一個,同時吹兩鼻兩耳,用力極吹。更灸手足大指橫紋中各十炷,即活。依圖取穴。如婦人扎足者,只灸兩手大指上二穴。

急喉痹

孫真人、甄權治急喉痹,舌強不能言,須臾不治即殺人。宜急於兩手小指甲後各灸三炷,炷如綠豆大。依圖取穴。

鼻衄

徐文伯治卒然鼻中血出不止(病名鼻衄),用細索,如左孔衄縛右足,右孔衄縛左足,各小指,兩孔俱衄則俱縛兩足各小指(如婦人紮腳者縛膝腕)。若衄多不止者,握手,屈大指,灸骨端上三炷,炷如粟米大。依圖取法。

男女同法
男女同法

婦人難生

張文仲治橫產手先出者,諸般符藥不效,急灸右腳小指尖三炷,炷如綠豆大。如婦人紮腳,先用鹽湯洗腳,令溫,氣脈通疏,然後灸,立便順產。

男女同法(右衄灸左右衄灸右)
圖

小腸氣

孫真人、甄權治卒暴小腸疝氣,疼痛欲死法:灸兩足大指上各七炷,炷如綠豆大(此穴即是前葛仙翁、陶隱居、孫真人治魘死穴也。依圖取穴,灸之可即愈)

圖子見前治魘死門。

一切蛇傷

孫真人治一切毒蛇咬法:急於新咬處灸十四炷,則毒不行。如無艾處,只用紙捻,熱之極痛即止。

又夏月納涼露臥,忽有蛇入口,挽不出者,用艾灸蛇尾即出。如無艾火處,用刀或磁磏周匝割蛇尾,截令皮斷,乃捋之,皮脫肉脫即出。

又方,割破蛇尾,入蜀椒三二顆即出。

治犬咬

岐伯、孫真人治風犬咬法:即令三姓三人於所咬傷處,各人灸一炷即愈。

治狂犬所咬

孫真人治狂犬咬法:春末夏初,犬多狂狾,其時咬傷人至死者,世皆忽之不以為事。其被咬人則精神失守,發為狂疾。諸般符藥治療,莫過於灸。便於所咬處灸百炷,自後日灸一炷,不可一日闕。灸滿百日,方得免禍,終身勿食犬肉、蠶蛹,食之毒發即死。又特忌初見瘡較痛止,自言平復,此最可畏,大禍即至,死在旦夕。若被咬已經三四日方欲灸者,視瘡中有毒血,先刺出之,然後灸。

上諸灸法皆救倉卒患難,所有人神血支血忌,及大風大雨,病人本命,並不避忌。務發敬信心,疾速檢用,得此本能,多多轉授他人,庶幾與我同志也。

點灸法

凡點灸時,須得身體平直,四肢無令拳縮,坐點無令俯仰,立點無令傾側。灸時孔穴不正,無益於事,徒燒好肉,須忍痛楚之苦。凡病先灸於上,後灸於下,先灸於少,後灸於多,皆宜審之。

下火法

凡下火點灸,欲令艾炷根下赤輝廣三分。若三分孔穴不中,不合得經絡,緣榮衛經脈氣血通流,各有所主,艾穴不中,即火氣不能遠達,而病未能愈矣。

用火法

古來用火灸病,忌八般木火,切宜避之。八木者,松木火難差增病,柏木火傷神多汗,竹木火傷筋目暗,榆木火傷骨失志,桑木火傷肉肉枯,棗木火內傷吐血,枳實火大傷氣脈,橘木火傷榮衛經絡。有火珠耀日以艾亟之,遂得火出。此火灸病為良,凡人卒難備矣。次有火照耀日以引之,便得火出,此火亦佳。若遇天色陰暗,遂難得火。今即不如無木火也,灸人不犯諸忌,兼去久疴,清油點燈,燈上燒艾莖,點灸是也。兼滋潤,灸後至瘡愈易安,且無疼痛。用蠟燭更佳,諸蕃部落知此八木火之忌,用鑌鐵擊䃈石得火出,以艾引之,遂乃著灸。

候天色法

凡點灸時,若值陰霧大起,風雪忽降,猛雨炎暑,雷電虹蜺,灸暫時且停,候待晴明即再下火灸。灸時不得傷飽大飢,飲酒大醉,食生硬物,兼忌思慮愁憂,恚怒呼罵,吁嗟嘆息,一切不祥,忌之大吉。

定灸多少法

凡灸頭四肢,皆不令多灸,緣人身有三百六十五絡,皆歸於頭。頭者,諸陽之會也。若灸多令人頭旋目眩,遠視不明。緣頭與四肢肌肉薄,若並灸則氣血滯絕於炷下,宜歇火氣少時,令氣血遂通,再使火氣流行。候炷數足,自然除病,宜詳察之。

定髮際法

凡灸髮際,如是患人有髮際整齊,依明堂所說易取其穴。如是患人先因疾患後脫落盡髮際,或性本額項無發,難憑取穴。今定患人兩眉中心直上三寸為髮際,以此為準。

發灸瘡法

凡著灸療病,歷春夏秋冬不較者,灸炷雖然數足,得瘡發膿壞,所患即瘥。如不得瘡發膿壞,其疾不愈。《甲乙經》云:灸瘡不發者,用故履底灸令熱,熨之三日即發,膿出自然愈疾。今用赤皮蔥三五莖,去其蔥青,於煻灰火中煨熟,拍破,熱熨灸瘡十餘遍,其瘡三日自發,立壞膿出疾愈。

淋洗灸瘡法

凡著灸治病,才住火便用赤皮蔥、薄荷二味煎湯,溫溫淋洗灸瘡周迴約一二尺,以來驅令逐風氣於瘡口內出,兼令經脈往來不滯於瘡下,自然瘡壞疾愈。若灸瘡退火痂後,用桃樹東南梢枝、青嫩柳枝皮二味等分煎湯,溫溫淋洗灸瘡,此二味偏能護灸瘡中諸風。若瘡內黑爛潰者,加胡荽三味等分煎湯,溫溫淋洗,灸瘡自然生好肉也。若灸瘡疼痛不可忍,多時不較者,加黃連四味等分煎湯淋洗,立有神勢。

貼灸瘡法

春取柳飛花如鵝毛者,夏用竹膜,秋用新綿,冬用兔毛,取腹上白細膩者,蝥兒眼上者更佳。

騎竹馬灸法

治發背腦疽,腸癰牙癰,四肢下部一切癰疽、疔瘡、魚臍、鬼箭、瘭疽等,或胸腹不測,風癉腫瘤,緊硬赤腫,惡核瘰癧發奶之屬。先令病人憑几曲手男左女右,看臂腕節中間有一偃孔,令把臂相對者以朱點定了(有圖在後第一),次用挺直其臂,如持弓之直,卻見先來用朱點定偃孔處正在臂節橫紋上,就以篾自橫紋貼肉量至中指肉尖而止,不過指爪(有圖在後第二)。次用屈中指,側看中節有兩斜橫縫,就用篾壓定截斷,此是一寸,須量橫紋各一則,乃各一寸也(有圖在後第三)。次用竹扛一條兩卓子前後閣起,以氈褥被帛等藉定令穩,令病人脫去衣,解開襯褲帶,騎定竹扛,用身壁直靠,尾閭骨坐於竹扛上,兩足懸虛,俱不要著地,懸身正直,要兩人左右扶定,勿斜側僵曲,要以尾閭骨正貼在竹扛上,卻就竹扛上用初頭自臂腕量至中指肉尖,竹篾子自尾閭骨量上背脊之心,盡其所壓之篾而止。卻用前所壓橫紋二寸則子橫安篾盡處,用朱點定兩頭是穴,相去各一寸也(有圖在後第四),各灸五壯或七壯,艾炷及三分闊,以紙軸艾作炷,十分緊實方可用。壯數不可灸多,不問癰生何處,已破未破,並用此法灸之,無不安愈。蓋此二穴心脈所起(忽遇點穴近瘡,或正在瘡上,不問遠近,只要依法灸之,切莫生疑),凡癰疽只緣心火流滯而生,灸此二穴,心火即時流通,不過三日可以安愈,可謂起死救危,有非常之功,屢施屢驗。蓋《素問》云:諸瘡痛癢,皆屬於心。又云:榮血不調,逆於肉理而生癰腫,灸此二穴,心火調暢,血脈自然流通,勝於服藥多矣。灸罷謹口味,戒房事,依法將理,依前法一灸七壯了,經半日許灸,瘡內流水甚多,覺火氣遊走,周遍一身,蒸蒸而熱。再視正瘡釁腫已消減五六分矣,至第二日五更,艾火盛行,咽喉焦枯,口舌乾燥,小便頗澀,四肢微汗,略覺煩躁,當是艾火流通使然。遂投乳香綠豆托裡散(方在後)。良久,諸證漸漸釋去,視其瘡釁已消,第三日果安愈矣。俱灸,瘡釁發異常,如蟲行狀,流清水,四五日方定,此誠可謂活人良法也。仍服五香連翹湯(方在後),此以疏散郁毒之氣,甚則轉毒散(方在後),或凡黃元,以防毒內攻(方在後)。更在識輕重緩急,分陰分陽而服藥。或膠醋熨散,或膏藥塗貼,如外科常法治之(醋熨法在後)。

先曲手看臂腕節中間,有一偃孔便是。臂節橫紋端的中心,令對坐,把臂之人以朱點定。

第一圖形
第二圖形
第三圖形
第四圖形

次用挺直其臂,如持弓之直,卻見先來用朱點定偃孔處,正在臂節橫紋上。就以竹篾自橫紋貼肉,量上至中指肉尖而止,不過指爪。

次用屈中指側看中節屈處,有兩斜紋,此是量寸法所用。兩頭各一寸之則以薄篾量二寸折斷篾。

次解衣褲等,用身壁直靠尾閭骨,坐於竹扛上,兩足懸虛,俱不著地,要兩人扶坐,以尾閭骨正貼在竹扛上,卻就尾閭骨上用初頭竹篾子量上脊背之心。蓋所量之篾而止用朱點定了,卻用前所量二寸,則子橫安點處,兩頭是穴。

次用紙軸艾令實切為艾炷,身壁直坐,即安艾炷,難安時微用津唾占黏之。略才曲身,其穴便差,切不可曲身。

江西傳得元本云:余既躬獲異效,深願家家自曉,人人自理,不陷枉亡,亦仁人之用心也。每恨嬰此疾者,輕委庸人,束手待斃。余目睹耳聞,不知其幾人矣。此灸法流傳數十載,但人每意其淺近而忽之,且以其灸法之難,或疑而已之。今親獲異效,尋窮其原,如秦緩視晉侯之疾,確然知其在肓之上膏之下。然攻達之難,藥石所不至,寥寥千載,至唐而孫真人出焉,始洞徹表裡,垂法萬世,以膏肓穴起人之羸疾,世皆稱驗。惟癰疽之酷,方論甚多,皆不保其全活。今予發明騎竹馬灸法之良,其殆孫真人發明秦緩膏肓之絕學,庶幾脫人於虎口之危而奔人之急,當如拯溺救焚也。膏肓之灸,固為良法,癰疽之灸,尤為效驗。膏肓但能灸背穴於未危之先,而騎竹馬灸實能脫人之危於將死之際,故不得不委曲而備論之。蓋此二穴正在夾脊雙關,流注之所。凡人榮衛周流,如環無端,一呼脈行三寸,一吸脈行三寸,呼吸定息,脈行六寸,一日一夜一萬三千五百息,晝夜流行,無有休息,故一日一夜脈行周身,共計八百一十丈。此即平人常經之數,唯癰疽之疾,血氣流滯,失其常經,況人一身榮衛循度,如河水之流,其夾脊雙關乃流注之總路,如河之正道也。皆自尾閭穴過,又復通徹百骸九竅大絡,布達膚腠,無所不周。灸法云:凡癰疽只緣心火留滯。《素問》云:諸痛癢瘡,皆屬於心。又云:榮血不調,逆於肉理則生癰腫。今此二穴所以為效者,使心火通流,周遍一身。蓋妙在懸一身騎於竹扛之上,則尾閭雙關,流注不得。俟灸罷二穴,移下竹扛,其艾火即隨流注先至尾閭,其熱如蒸,又透兩外腎,俱覺蒸熱,移時複流足湧泉穴,自下而上,漸漸周遍一身,奇功異效蓋原於此也。且遍搜百家議論,皆以癰疽發背之患為最慘,如治法則專以當頭灼艾為先嚐,一日二日三四五日灼艾者尚不保其全活,至十日以後,雖當頭灸之無及也。然此法似未盡善,惟騎竹馬灸法,雖經日危甚,不問癰生何處,已破未破,一例灸之,無不全愈。此法最為簡易,而效驗異常,真神仙垂世、無窮之惠也,但恨得之之晚,慨念平昔觀其長往者哽然在念,今遇此良法,躬獲大驗,豈收私秘,欲廣其傳,冀同志之士,見而勿嘆。或好生君子,轉以濟人,其幸尤甚。

又云:餘三十餘年,每見患癰疽發背之疾甚多,十中僅得一二活者,惟是著灸早則猶有可治之理。倘始末不能灼灸,則瘡勢引蠹,內攻臟腑,甚則數日而至於不救。要之富貴驕奢之人動輒懼痛,聞說火艾,嗔怒叱去,是蓋自暴自棄之甚者。苟不避人神,能忍一頃之灸,便有再生之理,自當堅壯此心,向前取活以全膚體,不致枉夭,豈不誠大丈夫歟。

又云:癰疽發背,要須精加度療之於示危之先,庶收萬全之效。勿以勢緩而忽視,勿以勢急而愴惶。其勢既見,不問其他,便先要隔蒜當頭灸之,使毒發越於外,則不致內攻殺人之速也。其患處當頭得灸,便成瘡口,良久火艾既透,則瘡口滋潤,或出惡水,痛勢亦定,兼服五香連翹湯。縱使未能頓減,其勢亦少緩矣。更以騎竹馬法灸之,則隨即見效。若得疾已過七日,則不須用蒜當頭灸之,只用騎竹馬法灸之,仍服五香連翹湯,甚則轉毒散,立見功效。此所謂要識輕重緩急也。

又云:余親以灸法灸人甚多,皆獲奇效。如遇灸穴在所發之疽相近,則其灸罷良久便覺艾火流注,先到灸處,其效尤速。若離所發疽邊,則不甚覺其火氣流注,灸瘡亦發遲。然癰疽在左則左邊灸瘡先發,在右則右邊灸瘡先發。蓋艾火隨流注行於經絡使然也。灸者宜預知此意,不須疑惑,但要依法灸之,使毒散越,不致內攻,便有向安之望。

又云:嘗究癰疽之作,皆積微而至著。及其熱之驟也,如山源之水一夕暴漲,不能小決,使導乃築塞之勢則大決,傷人必多矣。勢既奔沖,治之宜急,苟徒以猛烈之藥外塗肌肉,閉塞毛竅,使毒氣無所從出,是謂閉門捕賊,必有傷主之害也。法當自外以火艾,引泄毒氣,然後分陰陽而服藥可也。分陰陽服藥說,備載紹興官庫所刊李迅與興明州醫家所刊李世英癰疽方論。

綠豆乳香托裡散方(托毒氣不入心)

綠豆粉(一兩) 乳香(半兩)

上為末,和勻,生甘草水調下。

國老膏方(使毒氣不入內)

甘草(大者,二兩,細銼,長流水浸一宿,揉令漿汁濃,去盡筋滓,再用絹濾過,銀石器內慢火熬成膏,以瓷器收貯)

每服一二匙,和酒調服,白湯調下亦得,微利為度。

五香連翹湯方(疏散郁毒之氣)

木香(三分,不見火) 沉香(三分,不見火) 連翹(全者,去蒂,三分) 射干(三分) 升麻(三分) 木通(三分,去節) 黃耆(三分) 楝(無叉附者,生用) 丁香(半兩,揀去枝,不見火) 乳香(半兩,別研) 大黃(微炒,半兩,銼) 甘草(半兩,生用) 麝(真者,一錢半,別研) 獨活(三分,買老羌活用) 桑寄生(三分,難得真者,缺之亦可)

上十四味為粉末,和勻,每服三大錢,水一盞,煎至七分,去滓服。並滓煎,用銀器煎藥,入銀一片同煎亦得。

轉毒散方(利去病根不動元氣)

車螯(紫背光厚者,以鹽泥固濟,煅通紅,候冷淨取末,一兩) 甘草(一兩,生用) 輕粉(半錢)

上一處為細末,每服四錢匕,濃煎栝蔞一個,去皮,煎酒一碗調下,五更服,甚者不過二服。

礬黃丸方(專托毒不攻內)

白礬(一兩,為末) 黃蠟(半兩,溶開和白礬末)

上旋為丸,如綠豆大,每服五十元,用溫酒和些煎熟麻油送下,不以時候醋熨法(未成膿熨之則散,已成膿熨之則出)。

牛皮膠銚中略入水溶釋,攤刷皮紙上,中心開一圓竅,如此作數片,卻以膠紙貼瘡上,就以竅子出了瘡頭,以出毒氣。用好釅醋以小鍋煮在面前,令沸,用軟布手巾段兩條蘸醋,更互熨之(用竹夾子夾上)。須乘熱蒸熨數百度,就膠紙上團團熨,不住手,紙破再換。如癢愈熨,切不可以癢而止。如有膿從竅中流,更熨勿歇,落熨三五日,不妨暫時歇熨,時更以好拔毒膏藥貼之,仍出竅。子以泄毒氣,其熨時直候瘡有血水來,癢止痛止,然後住熨,或要住熨而膠黏於背,可煎貫眾湯洗之,即脫一面熨了,一面看陰陽證隨證用藥,此法甚簡而功甚大,委有神驗,切不可忽。釅醋,即米醋也。

鷺鷥藤酒

李氏方云:病癰疽人適有僻居村疃,及無錢收買高貴藥材,只得急服鷺鷥藤酒。不問已灸未灸,連服數劑,並用盦法(方在後),候其疽破,即以神異膏(方在李氏集驗背疽方論)貼之。亦屢用取效應。發眉發頤發背,但是腫發,儘量多服,無不取效,前後用此醫,田夫野老,百發百中。

《蘇沈良方》云:鷺鷥藤一名忍冬草,葉尖圓,蔓生,葉背有毛,田野籬落處處有之。兩葉對生,春夏開,葉梢尖,面色柔,綠葉微薄,秋冬即堅厚色深而圓,得霜則葉卷而色紫,開花極芬芳,香聞數步。初開色白,數日則變黃,每枝黃白相間,故一名金銀花。花間曳蕊數莖如絲,故一名老翁須,一名金銀股。冬間葉圓,厚似薜荔,故一名大薜荔。花氣可愛,似末利、瑞香輩。古人但以為補藥,今以治疽奇驗。

鷺鷥藤 嫩苗葉(五兩,不得犯鐵器,用木捶碎) 甘草(一兩,生銼為粉末)

上二味同入瓦器內,用水二碗,文武火緩緩煎至一碗,入好無灰黃酒一大碗,同煎十數沸,濾去滓,分為三服,微溫,連進一日一夜,吃盡。病勢重者連進數劑。既云可作補藥,必然無慮傷脾,服至大小腸通利為度。

鷺鷥藤圓形,又名甜藤

盦散癰疽法

鷺鷥藤取葉不拘多少,入砂盆內,爛碾,入無灰黃酒少許,調和稀稠得所,塗盦患處四圍,中心留一大穴,以泄毒氣,早晚換盦,不可間斷。

治頭腦上癰腫,川芎通氣散

天花粉(洗淨為細末) 川芎(不見火,為細末) 穿山甲(頭項上甲,炒為細末)

圖

上等分,每服五錢,重用栝蔞一個,取子並肉研細,入無灰黃酒一碗,浢之,濾去滓,重湯煎熟,卻將此酒來調藥食後,稍空服,連進數劑,並用前方鷺鷥藤酒每碗加川芎末三錢,重調下,與通氣散更互服之。及急,剃去發用前方盦法。大凡癰疽服藥,須是作急,連進方能救療。

竹閣經驗備急藥方

石氏常服治頭風烏辛茶

川烏(一隻,生,去皮) 高麗細辛(二錢) 茶芽(二錢)

上㕮咀,作三服,每服水兩大盞,姜十片,煎至七分,臨發後連進,或嘔痰即愈。近見桃溪居士劉信甫所刊事證方中有麝香散、茶芽湯,大略相似,但用川烏草烏不同耳。近時川烏既難得,今並載以資速辨。

麝香散 治頭風及偏正頭痛,夾腦風連眉,骨項頸徹腮頂疼痛不可忍者,累有神驗。

草烏(二兩,用大者,炮裂去皮尖,銼如豆大,入鹽炒黃色) 高麗細辛(二兩,銼) 草茶(四兩,略研)

上三味共為細末,每服一大錢,入麝香少許,蠟茶清調下。

茶芽湯 治偏正頭疼,噁心嘔吐不止者。

生草烏(半兩,去皮尖) 高麗細辛(半兩) 茶芽(一兩)

上為粉末,每服四錢,水二慢,熳火煎至六分,去滓溫服,一服取效。

小托裡散 順氣進食,排膿去毒。

香白芷 山藥 白蒺藜 桔梗 栝蔞根 甘草

上等分,共炒為末,每服二大錢,北棗一個,生薑三片,水一盞,煎至六分,空心服。

人有患癰疽者,每以十補托裡散為第一藥。然數年以來,人參與銀同價,當歸又數倍之,非富貴之家安得入口?偶得此方,頗便貧者,本出劉涓子《鬼遺論》。余幼子八九歲時,右腿因閃肭生膿,不紀針砭,曾服有效。

栝蔞酒 治一切癰疽。

大甘草(半兩,為粉末,生者) 沒藥(二錢半,研) 大栝蔞(黃熟者,一個,去皮,連子切碎,俗所謂杜瓜是也)

上三件用無灰酒三升,熬至半碗,放溫服之。再進不妨。欲大便,略通,加皂角刺七枚同煎。

此治腋下忽有硬核,壅腫不可下臂,久則生膿,及婦人奶癰,男子便毒,最驗。栝蔞最通乳脈,婦人有奶乳不通者,服之乳至如泉。

治腿髀間生腫毒,名曰便毒

大甘草 地榆 地骨皮(一名枸杞,其根即是,取生者,洗去泥,用之尤驗)

上三味等分銼了,和勻,分三服,每服水一碗,煎至七分。先將生烏豆一掬嚼細,圍瘡四邊,令周匝留瘡口,用大蔥白捶扁,與瘡長短相似,安於瘡口上,煎藥熟即將藥滓乘熱覆蓋於烏豆及蔥白之上。將手護定,恐藥滓撒落,仍乘熱服藥,卻將第二服藥候藥熟即掃去前藥滓及蔥豆,別嚼豆,用與蔥白如前法。第三服即就藥滓用片帛縛定,坐臥任便。其瘡未結者立消,已結者易破,已破者瘡口易合。須空心連服三次,神驗。

治髭癰 人有摘須誤斷忽鬚根,赤腫生膿,甚者殺人。

取桑樹上耳,爛嚼盦敷,一夜鬚根可出,腫亦退。

治紫癜風

榆樹皮燒存性,細研為末,糟茄蘸擦一二次即除。

治脫囊

曾有小兒發熱,作驚,啼哭不已。視其外腎則紅腫,囊皮脫去,曾用之神驗。

朱陵土(此是燒人地上赤土,約是人屍腰間所臨之處,不拘多少,取研為細末)

上用水調鵝毛刷敷,土干則嫩肉已生於里矣。

治喉閉,膿血脹塞,喉中語聲不得,命在須臾

用真鴨嘴、膽礬為細末,將箸頭卷少綿子在上,先在米醋中打濕,然後蘸前藥末令人撐患人口開,將箸頭藥點入喉中腫處,其膿血即時吐出,所患即愈。如不能開口者,只用生薑一塊如栗子大,剜一小孔,入巴豆肉一粒在內,更用麻油小半盞,安沙盆中,將生薑磨盡為度。竟以姜油灌入喉,如即時吐出膿血,其效尤速。若喉中未生毒,方覺難進食,便以下紅葉同甘草少許入蜜些子並皆爛搗如泥,用綿子裹如圓眼大,外以線系定,令線要長,直入喉中,以風涎出盡為度。

膽礬絕難得真者,只用薄荷一握,皂解一挺,同搗真汁,滴入即破,尤為簡便。

治湯火所傷

釅米醋,將多年舊窗紙蘸濕,輕輕貼其上,自然腫消。

治蛷螋叮

山上蕨萁葉,葉不拘多少,燒存性研細末,輕粉麻油敷。

治一切毒蛇所傷

於所傷處先用頭繩縛定,不可令毒氣流行,急用香白芷半兩,研細末,以麥門冬洗,連根葉濃煎湯,調前藥末服之。卻急討笆楊葉一小籃,爛搗。又加生薑二十文,再搗如泥,將酒一碗許逗起,絞取藥汁兩碗,先將一碗更入酒半橫許,令熱,和藥汁一碗服之。其滓盦所傷處,外以絹帛縛定。如過一二時,如前法再服一碗,不三四遍即愈,屢用有功。

治眼目暴腫,疼痛出血

春夏之月人患此者,謂之天絲毒。治法最不可不審,余居江之南有小兒忽兩眼腫起,疼痛出血,或令贖藥局中眼藥熏洗者徑成青盲。旁復有一人如此,遇田夫相教,曰:我有草藥,正治此證。亟取而用之,毒涎從口中流出,次日即平復。

繭漆樹葉(不拘多少,搗爛成膠,和麵和眼壅洗,仍卻以滓汁位盒眼上)

鷹鶻鸛鶴之類,春夏多食毒蛇,拋糞空虛,間或懸在樹梢,遇風飄揚,細如絲塵,人有當之者,則為天絲毒。此方固嘗傳得,今始信為神妙。

治腎臟風 凡陰囊濕癢,臂腕髀旁,指縫肘頭生瘡,搔起白花不可住手者,皆此證也。

旌德草烏(四兩,不去皮)

上分作四堆,每堆入鹽一兩,先取河水一碗(不要江溪井水),卻將第一堆同水入銚內煮干,又將河水一碗入第二堆,同添再煮干。又將河水草烏如前法至第四堆,候水乾(次第煮者欲要生熟得宜),取出切片子,先用麻油少許抹銚內,卻將草烏片炒黃色,地上出火毒,研為細末。又入好土朱一兩,米醋糊為丸,如梧子大。每服四十丸,空心食前酒下。如覺麻人則減丸數,不覺麻人則增丸數。盡此一料則疾去矣。

治小兒誤吞銅錢入腹者

羊脛炭(即炭中極小堅硬,擲有聲者)

上為細末,米飲調下。少頃炭即裹錢隨糞出來,累有神效。亦治諸般鯽及小兒誤吞棋子者。

治久患脾寒,寒熱不已,或一日,或間兩三日,或半年三年者,無不克驗

朴硝(二錢,用烏盞於火上鎔釋)

上用熱酒一盞,候朴硝釋時,傾在酒內,乘熱於當日身上寒凜凜發作時服之。鬥發一次,更不再作。

治男子婦人小便卒不通方 妊婦有臨月患此者,累得效。

裹茶蒻(一兩,燒灰存性,研) 滑石(半兩,細研)

上同碾勻,每服一二錢,用臘茶少許,沸湯點入生麻油二三滴服。

治一切發背癰疽,延開不已,須用圍住方

臺烏(研為細末)

上用蜜水調敷四邊,早晚換敷,則毒腫不開,旋斂於中,其效捷甚。

治一切赤腫癤毒,初發便貼,無有不散

黃頭漿粉(炒,十分,黑色,一兩) 黃柏皮(半兩,炙)

上為細末,用芭焦油調敷(東陽陳氏專施此藥)。

治一切瘡癤,已潰未潰皆可貼

五倍子(一兩) 白礬(二錢)

上為細末,用井花水調敷。

治下血不止,及腸風臟毒敗證,灸法

量臍心與脊骨,平於脊骨上灸七壯即止,如再發,即再灸七壯,永除根本。

治噎疾灸法

腳底中指中節灸七壯,男左女右。

治男子遺精白濁,起止不可者,灸法

先點丹田穴,更向上去些,小灸七壯(臍下一寸為丹田)。

治湯火所傷,又神驗於前者

或用灶底黃土,或用無名異,皆為細末,用冷水調敷,痛即定。無瘕痕人家尤易取辦。

治一切嗽疾不問新舊,熏喉法

款冬花(約一分) 鵝管石(約一分) 雄黃(約一分之半)

上為極細末,用無雄烏雞子清調(頭次生下者是無雄),次將白紙一方,以所調藥刷一半,候乾捲成小筒,將一半無藥處捻定,於無灰火上燒濃煙,直安入近喉處,閉口使煙氣衝入。覺必要嗽,須略忍住。便以冷茶清呷數口(此用先辦),隨即噦出痰數口,無不瘥者(閉口熏煙時更記牢,捻鼻孔,莫令出煙)

治腳氣風濕氣貫法,四肢疼痛

四味理中湯去人參,加紅曲,為細末,熱酒調服。

治臂痛指弱,此由伏痰在內,中脘停滯,四肢屬脾,脾血相搏,茯苓丸

赤茯苓(一兩) 半夏(三兩) 枳實(半兩) 風化朴硝(一分)

上為細末,薑汁糊為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薑湯下。余以前紅曲理中湯並下,效尤速。

圖

近秋方生子,葉厚若有微毛,大率似柿葉,與籬豆、貓兒豆相似而非,不可誤用

治髀間發腫 此因敗精滯氣,加以陰濕,名曰髀毒。及腎癰未散,自腰以下一切腫毒,咸治之。

焰硝(一錢重,通臨安買盆硝有鋒芒者,草店中味鹹者不可用)

上為細末,用熱酒調,極空心服之。放微溫,不可太溫,不可便吃熱食,恐作吐,覺小便微疼時,是毒從小便出去,一溺便安。覺未退,再進一服,無不效者。毒作而腫甚如蒸餅大者,亦泄去。且不用破,又不動元氣。士大夫有服之累效者。

治從高墜下,攧撲閃肭,專能散血疏氣

黃熟茄種連皮肉薄切,紅瓦上焙乾,入糖甏收貯。臨時研為末,入乳香少許,酒調下,能飲者以醉為度(雖氣欲絕者,急撽牙灌入)

治刀傷竹木刺破,專能止血定疼

三葉豆,又名衛客龍,五六月採取,曬乾為末,摻患處。

此二方桃源張寺丞面授,累試有效,不可忽之。

圖

兩腳曲瞅內摺縫中間,尋兩筋之中取穴,兩腳齊灸三壯即愈。仍倚物立定,取穴並灸。若痛發時灸尤驗。

治赤眼及睛疼多淚,暴赤腫者,一宗方

宣藥:雄黃解毒丸,量虛實下。貼藥:蛇莓草(春間生紅黴子,不可食者)洗淨搗爛,攤青紗上,盦眼如冰。又泡真北棗,取肉滲以腦子,或薄荷煎貼太陽,亦並用青紗體襯如當三錢大。搐鼻藥:鬱金、真焰硝各少許,略入腦子。洗藥:四物湯加防風、黃連、杏仁、赤芍藥。服藥:三黃散,用黃芩、黃連、赤芍藥、龍膽草、大黃、漢防己、木香等分,為細末,食後溫酒調下。點藥:帶皮生薑一塊,鍮箸蕩成小穴,入蜜攪勻點之。蓋血得熱則散,專用腦子,醫家所忌。虛證者當先補腎,別有方法。

貼一切腫毒,凡欲結癰癤之未成者

用酸米醋一盞,皂角一條,捶碎同煎至七分,以成片,牛皮膠同浸碗碟中,令軟,隨大小點赤腫上。

治腰疼,甚至不可抬舉者

治風蛀蚛牙

籬上雀梅藤,收於刀上,取油瀝,將小白蟢窠惹濕成丸,塞患處,一塞一定。

治奶癰

車螯殼

上燒成粉,為末,米飲下,生用尤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