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察舌辨症新法

察舌辨症新法

作者
劉恆瑞
朝代
年份
公元1856年

脈學診斷之書,以李瀕湖、朱丹溪二家最為細膩,凡相似相異之處,皆能分別清楚,用筆描摹,比擬形狀,俾後學無誤認之處,可謂大有功於斯世。惜察舌一法,二公未有專書,世所傳者,惟傷寒舌鑑、溫疫舌鑑而已,欲求其如脈學之詳細者,未之有也。瑞因用心三十餘年,將診斷試驗,醫治得效,歷歷不爽者,筆記於冊,以授徒輩,未敢自以為是也。庚戌,鎮郡同志袁君桂生等創辦《醫學扶輪報》,以昌明醫學,瑞以有志於此者十年,獨力未能舉行,一旦有袁君登高一呼,同志響應,成斯盛舉,瑞不覺鼓舞附驥,分任印費報料之責。至庚戌歲冬,諸君有退志者甚多,印費報料因而缺乏,將成中止之局。瑞與楊君燧熙、袁君桂生、葉君子實,竭力勉為之。因來稿不多,遂將瑞所授徒之《察舌新法》濫竽充數,刻印未終,至辛亥八月,而瑞等之《扶輪報》,亦與清鼎同時革命矣。今紹興醫會、上海醫會閱報諸君,時有來函,向袁、楊二君索閱全稿者。此皆閱《扶輪報》之舊友,不以葑菲見棄。殆以管見之比擬描摹,尚有可採處。爰從二君之議,抄錄全稿,加序送《紹學醫學報》社,遵周君小農流通書籍辦法,版權歸於貴社,印成賜瑞若干份,以就正親友同志,於願足矣。不揣固陋,非敢勇於公益,亦拋磚引玉之苦心耳,是為序。伏乞諸大名家誨政,以匡不逮,是幸。

歲次柔兆執徐春分後三日劉恆瑞自序於京江之有預齋停雲傳舍。

舌苔原理

舌為胃之外候,以輸送食物入食管胃脘之用。其舌體之組織,系由第五對腦筋達舌,其功用全賴此筋運動。舌下紫青筋二條,乃少陰腎脈上達,名曰金津、玉液二穴,所以生津液以濡潤舌質,拌化食物者也。中醫以舌苔辨症者,以其苔堆於表面,易於辨認,而未知苔因何而生。此理未明,其辨症之識,必有毫釐千里之誤,此原理之不可不講也。夫舌之表面,乃多數極小乳頭,鋪合而成,此乳頭極小微點,其不易見時,非顯微鏡不能窺見,易見時,形如芒刺,摸之棘手。或隱或見,或大或小,或平滑,或高起,隨時隨症,變易不定。苔即胃中食物腐化之濁氣,堆於乳頭之上,此舌苔所由生也。常人一日三餐,故苔亦日有三變,謂之活苔,無病之象也。其所以有變者,因飲食入胃時,將腐濁之氣,遏郁下降,故苔色一退;至飲食腐化,濁氣上蒸,苔色又生。胃中無腐濁,則苔薄而少,有腐濁,則苔多而厚,此其常理也。至論其色,則以黃色為正,白為肺色,胃中陽氣被飲食抑遏,胃中正色不能直達而上,故有暫白之時;青為絕色,青綠之色,見於舌上,其人命必危。其外尚有似黃非黃、似白非白,各類間色,皆條分於後,以備後學細心參考。

看舌八法

一、看苔色。(詳後)。

二、看舌質。(質亦有色,又有大小濕熱之症,舌質脹大,滿口邊有齒印。血熱之症質色紫)。

三、看舌尖。(白苔滿舌,尖有紅刺,勿用溫燥之藥)。

四、看舌心。(四邊有苔,中無,或中有直裂,或有直槽或橫裂)。

五、看燥潤。(以手摸之,或滑潤或燥刺棘手,有看似潤而摸之燥者,有看似燥而摸之滑者)。

六、看舌邊。(苔色與邊齊否)。

七、看舌根。(根後有無苔色接續,有無大肉瘤)。

八、看變換。(觀其變與不變)。

黃苔類總論

黃色有深淺老嫩之殊,其形似亦有燥潤滑澀之異。有正黃色者;有老黃色者;有黃如炒枳殼色者;有黃黑相間如鍋焦黃色者;有嫩黃色者;有牙黃色者;有如裱心紙兼灰青色者;有黃如粟米染著者;有黃如虎斑紋者;有黃如黃蠟敷舌上者;有水黃苔如雞子黃白相兼染成者;有黃腐苔如豆渣炒黃堆舌者;此皆黃色之類,而症候之殊詳後。

白苔類總論

白苔有厚薄密疏之殊,其形似亦有深淺間雜之異。有薄白如米飲敷舌者;有白如豆漿敷舌者;有白而厚如豆腐腦鋪舌者;有白而疏如米粉鋪紅者;有白如粟米成顆粒者;有白如銀色者;有白如旱菸灰色者;有白如銀錠底者;有白如豆腐渣堆舌者;有白如豆腐筋堆舌者;有白如糙石糙手者;有似白非白色如畫工以脂調粉(此色有二:一淡如雪青湖縐色者,一深如雪青杭綢色者,古皆以絳色名之)。更有舌質深紅如紅蘿蔔干有鹽霜者,此皆白苔之類,而寒熱之症各殊,亦細詳於後。

舌質無苔類總論

舌質無苔,亦有分別。有質紫無苔者;有質紅無苔者;有舌上無苔質光如鏡者;有質干如刺無苔者;有中凹如駁去者;有中有直溝,如刀背印成者;有舌質橫裂者;有舌生裂後,如冰片紋者;有前半光滑如鏡,後根上有肉瘤二粒,色如舌肉色者;有表面無苔,而皮內隱一塊如錢大,或黃或白者;有苔上見圓暈,分二三色者;有苔見青綠二色者,此皆表面無苔,而所主之症,各不同也,亦詳於後。

黃苔類分別診斷法

正黃色,為胃土正色,為溫病始傳之候。其為濕溫、溫熱,當以脈之滑澀有力無力,分別用藥。

老黃色,為胃中陽氣旺盛之候。若厚腐堆起,此胃中飲食消化腐濁之氣上達之後,為濕溫化熱之始,為溫熱傳入中焦陽明之候。

黃如炒枳殼色,為胃陽盛極,陽亢陰虛之候。胃氣欲傷,胃汁干槁,故苔黃色如枳殼炒過狀,以其乾枯不潤澤也。

黃黑相間,如鍋焦黃色,摸之棘手,看之不澤,為胃中津液焦灼,口燥舌乾之候;然亦有陽氣為陰邪所阻,不能上蒸而化為津液者。當以脈診分別斷之,脈澀有力鼓指者,火灼津也;脈滑無力鼓指,只有往來而無起伏者,痰飲瘀血阻抑陽氣,不能化生津液也。

嫩黃色,由白而變為黃,為嫩黃色。此為用藥當,胃陽初醒之候。吉兆也。為飲食消化腐濁初升也。

牙黃色,胃中腐濁之氣始升也。牙黃無孔,謂之膩苔,中焦有痰也。

裱心紙兼灰青色,苔雖黃而兼灰青,此傷風初候。或陽氣抑鬱,黃苔無正色,當舒氣化郁。

黃如粟米染著,顆粒分明,此為胃陽太旺,胃熱之候。

黃如虎斑紋,氣血兩燔之候。

黃如蠟敷舌上,濕溫痰滯之候,故苔無孔而膩。

水黃苔,如雞子黃白相間染成,此黃而潤滑之苔,為痰飲停積,是濕溫正候。或為溫熱症而有水飲者,或熱入胃陰,誤服燥藥,而變生此苔式者,宜以診脈分別斷之。

黃腐苔,如豆渣炒黃堆舌,下症也。如中有直裂,氣虛也,不可下,當補氣,以氣不足以運氣也。

白苔類分別診斷法

薄白如米飲敷舌,此傷寒、中寒之初候也。無表症狀見者,飲食停膈上也。

白如豆漿敷舌,此白而滑潤,傷寒、中寒、濕邪、痰飲等病也。以脈診分別斷之。但薄白不潤澤,舌質不甚紅者,傷燥表症也。

白而厚如豆腐腦鋪舌,痰熱症也。

白而疏如米粉鋪紅,傷熱、傷暑初傳之候也。

白如粟米成顆粒,此熱邪在氣分也。

白如銀色,謂光亮如銀,此熱症誤補之變苔也。

白如旱菸灰色,不問潤燥,皆熱症誤燥之變苔也。

白如銀錠底,謂有孔如銀錠底式,此熱症誤補誤燥,津液已傷,元氣欲陷,邪將深入之候也。

白如豆腐渣堆舌,此熱症誤燥,腐濁積滯胃中,欲作下症也。如中心開裂,則為虛極反似實症之候,當補氣,須以脈診分別之。

白如豆腐筋堆舌,謂白苔厚而有孔,如豆腐煮熟有孔者曰筋,謂有二三條白者,余則紅色,或圓或長,看見舌質。此胃熱痰滯,腐濁積聚,誤燥,當下不下之候。過此不下,則無下證可見矣。

白如糙石糙手,此燥傷胃汁,不能潤舌,腎氣不能上達之候。亦有清氣被抑不能生津者,當以脈診分別斷之。與黃黑如鍋焦色條下參觀。

似白非白,如畫工以脂調粉,為雪青色。有深淺二種,淺者如雪青湖縐色,此乃熱邪入營初候;深者如雪青杭綢色,此乃暑熱二邪已入血分之候。

此苔類似薄白,但舌質紅而細看有乳頭微點者,故以雪青色名之。為血分熱症必有之苔,常見苔也。但人以白苔視之,多誤作寒症,故特提出,以醒眉目。古人但以舌絳二字了之,後學何從解悟。故以細心體認,比例法直告之。俾無誤認之弊。

舌質深紅,如紅蘿蔔干有鹽霜,此乃熱邪深入久留,誤服攻燥之藥,胃陰大傷之候。溫熱末傳危症也。

舌質無苔分別診斷法

質紫無苔,熱在陰分也。

質紅無苔,熱邪初入陰分,或者傷食,胃氣不能上升,或憂思鬱抑,陽氣不能上升,須以脈診參斷。

舌上無苔,質光如鏡,為胃陰胃陽兩傷,腸胃中之茸毛貼壁,完穀不化,飢不受食之候。亦有頑痰膠滯胃中,茸毛不起,皆有此候。須以脈診參斷。

前症完穀陰陽傷,脈必細澀。後症痰滯,脈必洪滑而大。

質干如刺無苔,紫而干者,熱傷陰液;紅而干者,氣不化津。須以脈診參斷。

中凹如駁去,胃有燥結傷陰,或盲腸有燥結久留不去之候。

中有直溝,如刀背印成,陰液元氣皆虛也。

舌質橫裂,素體陰虧也。

舌生裂紋如冰片紋,老年陰虛常見之象也。少年罕見,有此不吉。

前半光滑無苔,後根上有肉瘤二粒,如舌肉色,為陰虛癆症之象也。

表面無苔,而皮內有一塊如錢大,或黃或白,為正氣不足,血液虧虛,或有痰凝之候,須以脈診參斷。

苔上見圓暈,分二三色,燥金內結,燥屎不下之候,其症必險。

苔見青綠色,必死之症也。

苔色變換吉凶總論

總之,苔黃為正,白次之,無論何症,若用藥當,皆由白而黃,由黃而退,由退復生新薄白苔,此謂順象。無論何症,若用藥不當,則由黃而白,由白而灰,由灰而黑,由活苔變為死苔,此逆象也。驟退驟無,不由漸退,此陷象也。更有氣聚苔聚,氣斂苔斂,氣化苔化,氣散布苔亦散布,氣凝聚而結,苔亦凝聚而結。氣結於一邊,苔亦結於一邊。故氣鬱之症,苔邊整齊,如石階之起邊線,線內有苔,線外無苔,但紅邊而已。若氣舒化則散布,由密而疏散,則不似斬然齊一之邊矣。故苔有邊齊如斬者,氣聚也。有積滯抑鬱者也。

苔之真退假退駁去辨

苔之真退、真化,與駁去、驟退,有大分別。真退必由化而退,何謂化退,因苔由厚而漸薄,由板而生孔,由密而漸疏,由有而漸無,由舌根外達至舌尖,由尖而漸變疏薄,由退而復生新苔,此皆吉兆。若驟然退去,不復生新苔,或如駁去,斑斑駁駁,存留如豆腐屑鋪舌上,東一點,西一點,散離而不連續,皆逆象也。皆因誤用攻伐消導之劑,或誤表之故,胃氣胃汁,俱被傷殘,故有此候。

燥潤辨

濕症舌潤,熱症舌燥,此理之常也。然亦有濕邪傳入氣分,氣不化津而反燥者;熱症傳入血分,舌反潤者;亦有誤用燥藥,津液被劫,逼迫而上,胃陰不能下濟,舌反潤者,不可不知。是在指下診脈功夫,參合之矣。

厚腐之苔無寒症辨

厚腐之苔無寒症,胃陽上蒸,濁氣上達,故苔腐厚,忌用溫燥宣化之劑,尤忌發表,此宜清降導下。或中有直槽,氣虛不能運化之故,宜補氣,不得因苔色尚白,而溫表之、宣燥之,犯之必變灰暗,切宜猛省。

厚腐與厚膩不同辨

厚腐與厚膩不同,腐者如腐渣,如腐筋如豆腐堆鋪者,其邊厚為陽有餘,能鼓胃中腐化濁氣上升,故有此象。若厚膩則中心稍厚,其邊則薄,無毛孔,無顆粒,如以光滑之物刡刮一過者,此為厚膩,為陽氣被陰邪所抑,必有濕濁、痰飲、食積、瘀血、頑痰為病,宜宣化。一為陽氣有餘,一為陽氣被抑,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可不慎哉?今人多誤認膩字,故特論辨,以分別之。

舌短舌強辨

短者,舌伸不長之謂也,屬虛。舌短囊縮者,屬熱。舌短而囊不縮者,屬虛。

強者,不能運用,言語不清之謂也。則腦筋功用有損失之因,當察其所因之故,得其故,方有治法。

補黑苔類

舌上黑苔,有由白而黃,由黃而黑者,順症也。有由白而灰,由灰而黑,不由黃而黑者,此謂之黑陷苔,逆症也。此多因誤用溫燥之藥多日所致,甚難挽救。亦有脈遲苔黑者,此腎命不足,當溫補真火。亦有食物染成黑苔者,但刮之即去,本色即見。故見有苔黑者,必以指刮之,以辨真偽。真者刮之不去,方以黑苔斷之。其由黃而黑者,此乃陽明熱結之症,潤下得法,胃腑炭氣得以外出也,故曰順症,使人不必疑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