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小兒藥證直訣

小兒藥證直訣

作者
錢乙
朝代
北宋
年份
公元1119年

原序

醫之為藝誠難矣,而治小兒為尤難。自六歲以下,黃帝不載其說,始有《顱囟經》,以占壽夭死生之候。則小兒之病,雖黃帝猶難之,其難一也。脈法雖曰八至為和平,十至為有病,然小兒脈微難見,醫為持脈,又多驚啼,而不得其審,其難二也。脈既難憑,必資外證。而其骨氣未成,形聲未正,悲啼喜笑,變態不常,其難三也。問而知之,醫之工也。而小兒多未能言,言亦未足取信,其難四也。臟腑柔弱,易虛易實,易寒易熱,又所用多犀、珠、龍、麝,醫苟難辨,何以已疾?其難五也。種種隱奧,其難固多。余嘗致思於此,又目見庸醫妄施方藥而殺之者,十常四五,良可哀也!蓋小兒治法,散在諸書,又多出於近世臆說,汗漫難據,求其要妙,豈易得哉!太醫丞錢乙,字仲陽,汶上人。其治小兒,該括古今,又多自得,著名於時。其法簡易精審,如指諸掌。先子治平中登第,調須城尉識之。餘五六歲時,病驚疳癖瘕,屢至危殆,皆仲陽拯之良愈。是時仲陽年尚少,不肯輕傳其書。余家所傳者,才十餘方耳!大觀初,余筮仕汝海,而仲陽老矣。於親舊間,始得說證數十條。後六年,又得雜方。蓋晚年所得益妙。比於京師,復見別本。然旋著旋傳,皆雜亂。初無紀律,互有得失,因得參校焉。其先後則次之,重複則削之,訛謬則正之,俚語則易之。上卷脈證治法,中卷記嘗所治病,下卷諸方,而書以全。於是古今治小兒之法,不可以加矣。余念博愛者,仁者之用心,幼幼者聖人之遺訓,此惠可不廣耶!將傳之好事者,使幼者免橫夭之苦,老者無哭子之悲,此余之志也。因以明仲陽之術於無窮焉。

宣教郎大梁閻季忠序

錢仲陽傳

錢乙,字仲陽。上世錢塘人,與吳越王有屬。俶納土,曾祖贇隨以北,因家於鄆。父顥,善針醫,然嗜酒喜遊。一旦匿姓名,東遊海上,不復返。乙時三歲。母前亡,父同產姑,嫁醫呂氏,哀其孤,收養為子。稍長讀書,從呂君問醫。呂將歿,乃告以家世。乙號泣,請返跡父。凡五六返,乃得所在。又積數歲,乃迎以歸。是時乙年三十餘。鄉人驚歎,感慨為泣下,多賦詩詠其事。後七年,父以壽終,喪葬如禮。其事呂君,猶事父。呂君歿,無嗣,為之收行葬服,嫁其孤女,歲時祭享,皆與親等。乙始以《顱囟方》著山東。元豐中,長公主女有疾,召使視之,有功,奏授翰林醫學,賜緋。明年,皇卷。夫當諸臣搜採之日,天下藏書之家,莫不爭獻秘笈。卒未得是書真本,而今乃復見於世,豈非古人精氣有不可磨滅者歟?是書原刻閻名作「孝忠」,「真訣」作「直訣」,今未敢易也。「聚珍本」往往有閻氏方論誤入錢書者,今依朱本,則各得其所矣。其藥味分量間有不同,今各注於本方之末。至《薛氏醫案》本已為薛氏所亂,不足引證云。

光緒十七年辛卯長夏內閣中書周學海謹記

卷上·脈證治法

小兒脈法

脈亂不治,氣不和絃急,傷食沉緩,虛驚促急,風浮,冷沉細。

變蒸

小兒在母腹中,乃生骨氣,五臟六腑,成而未全。自生之後,即長骨脈,五臟六腑之神智也。變者,易也。(巢論云:上多變氣。)又生變蒸者,自內而長,自下而上,又身熱,故以生之日後,三十二日一變。變每畢,即情性有異於前。何者?長生腑臟智意故也。何謂三十二日長骨添精神?人有三百六十五骨,除手足中四十五碎骨外,有三百二十數。自生下,骨一日十段而上之,十日百段。三十二日計三百二十段,為一遍。亦曰一蒸。骨之餘氣,自腦分入齦中,作三十二齒。而齒牙有不及三十二數者,由變不足其常也。或二十八日即至,長二十八齒,以下仿此,但不過三十二之數也。凡一周遍,乃發虛熱,諸病如是。十周則小蒸畢也。計三百二十日生骨氣,乃全而未壯也。故初三十二日一變,生腎生志。六十四日再變生膀胱。其發耳與䯌冷。腎與膀胱俱主於水,水數一,故先變。生之九十六日三變,生心喜。一百二十八日四變生小腸。其發汗出而微驚。心為火,火數二,一百六十日五變生肝哭。一百九十二日六變生膽。其發目不開而赤。肝主木,木數三。二百二十四日七變生肺聲。二百五十六日八變生大腸。其髮膚熱而汗或不汗。肺屬金,金數四。二百八十八日九變生脾智。三百二十日十變生胃。其發不食,腸痛而吐乳。此後乃齒生,能言知喜怒,故云始全也。太倉云:氣入四肢,長碎骨於十變。後六十四日長其經脈,手足受血,故手能持物,足能行立也。經云:變且蒸,謂蒸畢而足一歲之日也。師曰:不汗而熱者,發其汗,大吐者,微下,不可余治。是以小兒須變蒸。脫齒者,如花之易苗。所謂不及三十二齒,由變之不及。齒當與變日相合也,年壯而視齒方明。

五臟所主

心主驚。實則叫哭發熱,飲水而搖(聚珍本作搐);虛則臥而悸動不安。

肝主風。實則目直,大叫,呵欠,項急,頓悶;虛則咬牙,多欠氣。熱則外生氣;濕則內生氣。

脾主困。實則困睡,身熱,飲水;虛則吐瀉,生風。

肺主喘。實則悶亂喘促,有飲水者,有不飲水者;虛則哽氣,長出氣。

腎主虛,無實也。惟瘡疹,腎實則變黑陷。

更當別虛實證。假如肺病又見肝證,咬牙多呵欠者,易治,肝虛不能勝肺故也。若目直、大叫哭、項急、頓悶者,難治。蓋肺久病則虛冷,肝強實而反勝肺也。視病之新久虛實,虛則補母,實則瀉子。

五臟病

肝病,哭叫,目直,呵欠,頓悶,項急。

心病,多叫哭,驚悸,手足動搖,發熱飲水。

脾病,困睡,泄瀉,不思飲食。

肺病,悶亂哽氣,長出氣,氣短喘息。

腎病,無精光,畏明,體骨重。

肝外感生風

呵欠,頓悶,口中氣熱。當發散,大青膏主之。若能食,飲水不止,當大黃丸微下之。余不可下。

肝熱

手尋衣領及亂捻物,瀉青丸主之。壯熱飲水,喘悶,瀉白散主之。

肺熱

手掐眉目鼻面,甘桔湯主之。

肺盛復有風冷

胸滿短氣,氣急喘嗽上氣。當先散肺,後發散風冷。散肺,瀉白散、大青膏主之。肺不傷寒則不胸滿。

肺虛熱

唇深紅色,治之散肺。虛熱,少服瀉白散。

肺臟怯

唇白色,當補肺,阿膠散主之。若悶亂氣粗,喘促哽氣者,難治,肺虛損故也。

脾肺病久,則虛而唇白。脾者肺之母也,母子皆虛,不能相營,故名曰怯肺,主唇白。白而澤者吉,白如枯骨者死。

心熱

視其睡,口中氣溫,或合面睡,及上竄咬牙,皆心熱也。導赤散主之。

心氣熱則心胸亦熱,欲言不能而有就冷之意,故合面臥。

心實

心氣實則氣上下行澀,合臥則氣不得通。故喜仰臥,則氣得上下通也。瀉心湯主之。

腎虛

兒本虛怯,由胎氣不成,則神不足。目中白睛多,其顱即解,(囟開也,)面色㿠白。此皆難養,縱長不過八八之數。若恣色欲多,不及四旬而亡。或有因病而致腎虛者,非也。又腎氣不足,則下竄,蓋骨重惟欲墜於下而縮身也。腎水,陰也,腎虛則畏明,皆宜補腎,地黃丸主之。

面上證

左腮為肝,右腮為肺,額上為心,鼻為脾,頦為腎。赤者,熱也,隨證治之。

目內證

赤者,心熱,導赤散主之。

淡紅者,心虛熱,生犀散主之。

青者,肝熱,瀉青丸主之。淺淡者補之。

黃者,脾熱,瀉黃散主之。

無精光者,腎虛,地黃丸主之。

肝病勝肺

肝病秋見。(一作日晡)肝強勝肺,肺怯不能勝肝,當補脾肺治肝。益脾者,母令子實故也。補脾,益黃散;治肝,瀉青丸主之。

肺病勝肝

肺病春見。(一作早晨)肺勝肝,當補腎肝治肺臟。肝怯者,受病也。補肝腎,地黃丸;治肺,瀉白散主之。

肝有風

目連扎不搐,得心熱則搐。治肝,瀉青丸;治心,導赤散主之。

肝有熱

目直視不搐,得心熱則搐。治肝,瀉青丸;治心,導赤散主之。

肝有風甚

身反折強直不搐,心不受熱也,當補腎治肝。補腎,地黃丸;治肝,瀉青丸主之。

凡病或新或久,皆引肝風,風動而上於頭目,目屬肝,肝風入於目,上下左右如風吹,不輕不重,兒不能任,故目連扎也。若熱入於目,牽其筋脈,兩眥俱緊,不能轉視,故目直也。若得心熱則搐,以其子母俱有實熱,風火相搏故也。治肝,瀉青丸;治心,導赤散主之。

驚癇發搐

男發搐,目左視無聲,右視有聲;女發搐,目右視無聲,左視有聲:相勝故也。更有發時證。

早晨發搐

因潮熱,寅、卯、辰時身體壯熱,目上視,手足動搖,口內生熱涎,項頸急。此肝旺,當補腎治肝也。補腎,地黃丸;治肝,瀉青丸主之。

日午發搐

因潮熱,巳、午、未時發搐,心神驚悸,目上視,白睛赤色,牙關緊,口內涎,手足動搖。此心旺也,當補肝治心。治心,導赤散、涼驚丸;補肝,地黃丸主之。

日晚發搐

因潮熱,申、酉、戌時不甚搐而喘,目微斜視,身體似熱,睡露睛,手足冷,大便淡黃水。是肺旺,當補脾治心肝。補脾,益黃散;治肝,瀉青丸;治心,導赤散主之。

夜間發搐

因潮熱,亥、子、丑時不甚搐,而臥不穩,身體溫壯,目睛緊斜視,喉中有痰,大便銀褐色,乳食不消,多睡,不納津液。當補脾治心。補脾,益黃散;治心,導赤散、涼驚丸主之。

傷風后發搐

傷風后得之,口中氣出熱,呵欠,頓悶,手足動搖。當發散,大青膏主之。小兒生本怯者,多此病也。

傷食後發搐

傷食後得之,身體溫,多唾多睡,或吐不思食而發搐。當先定搐,搐退,白餅子下之,後服安神丸。

百日內發搐

真者不過三兩次必死,假者發頻不為重。真者內生驚癇,假者外傷風冷。蓋血氣未實,不能勝任乃發搐也。欲知假者,口中氣出熱也。治之可發散,大青膏主之,及用塗囟浴體法。

急驚

因聞大聲或大驚而發搐,發過則如故,此無陰也。當下,利驚丸主之。

小兒急驚者,本因熱生於心。身熱面赤引飲,口中氣熱,大小便黃赤,劇則搐也。蓋熱盛則風生,風屬肝,此陽盛陰虛也。故利驚丸主之,以除其痰熱。不可與巴豆及溫藥大下之,恐蓄虛熱不消也。小兒熱痰客於心胃,因聞聲非常,則動而驚搐矣。若熱極,雖不因聞聲及驚,亦自發搐。

慢驚

因病後,或吐瀉脾胃虛損,遍身冷,口鼻氣出亦冷,手足時瘛瘲,昏睡,睡露睛。此無陽也,栝蔞湯主之。

凡急慢驚,陰陽異證,切宜辨而治之,急驚合涼瀉,慢驚合溫補。世間俗方,多不分別,誤小兒甚多。又小兒傷於風冷,病吐瀉,醫謂脾虛,以溫補之;不已,復以涼藥治之;又不已,謂之本傷風,醫亂攻之。因脾氣即虛,內不能散,外不能解。至十餘日,其證多睡露睛,身溫,風在脾胃,故大便不聚而為瀉。當去脾間風,風退則利止。宣風散主之。後用使君子丸補其胃。亦有諸吐利久不差者,脾虛生風而成慢驚。

五癇

凡治五癇,皆隨臟治之,每臟各有一獸並,五色丸治其病也。

犬癇:反折,上竄,犬叫,肝也。

羊癇:目證,吐舌,羊叫,心也。

牛癇:目直視,腹滿,牛叫,脾也。

雞癇:驚跳,反折,手縱,雞叫,肺也。

豬癇:如屍,吐沫,豬叫,腎也。

五癇重者死,病後甚者亦死。

瘡疹候

面燥腮赤,目胞亦赤,呵欠頓悶,乍涼乍熱,咳嗽嚏噴,手足梢冷,夜臥驚悸多睡,並瘡疹證,此天行之病也。惟用溫涼藥治之,不可妄下及妄攻發、受風冷。

五臟各有一證:肝臟水疱;肺臟膿疱;心臟斑;脾臟疹;歸腎變黑。

惟斑疹病後,或發癇,余瘡難發。癇矣,木勝脾,木歸心故也。若涼驚,用涼驚丸;溫驚,用粉紅丸。

小兒在胎十月,食五臟血穢,生下則其毒當出。故瘡疹之狀,皆五臟之液。肝主淚,肺主涕,心主血,脾為裹血。其瘡出有五名,肝為水疱,以淚出如水,其色青小。肺為膿疱,如涕稠濁,色白而大。心為斑,主心血,色赤而小,次於水疱。脾為疹,小次斑瘡,其主裹血,故赤色黃淺也。涕、淚出多,故膿疱、水疱皆大;血營於內,所出不多,故斑疹皆小也。病疱者,涕淚俱少,譬胞中容水,水去則瘦故也。

始發潮熱三日以上,熱運入皮膚,即發瘡疹,而不甚多者,熱留膚腠之間故也。潮熱隨臟出,如早食潮熱不已,為水疱之類也。

瘡疹始發之時,五臟證見,惟腎無候,但見平證耳,䯌涼、耳涼是也。䯌、耳俱屬於腎,其居北方,主冷也。若瘡黑陷,而耳、䯌反熱者,為逆也。若用百祥丸、牛李膏各三服不愈者,死病也。

凡瘡疹若出,辨視輕重。若一發便出盡者,必重也;瘡夾疹者,半輕半重也;出稀者輕,裡外微紅者輕;外黑裡赤者微重也;外白里黑者大重也;瘡端里黑點如針孔者勢劇也。青干紫陷,昏睡,汗出不止,煩躁熱渴,腹脹,啼喘,大小便不通者困也。凡瘡疹當乳母慎口,不可令飢及受風冷。必歸腎而變黑,難治也。

有大熱者,當利小便;有小熱者,宜解毒。若黑紫干陷者,百祥丸下之;不黑者慎勿下。更看時月輕重:大抵瘡疹屬陽,出則為順,故春夏病為順,秋冬病為逆。冬月腎旺又盛寒,病多歸腎變黑。又當辨春膿疱,夏黑陷,秋斑子,冬疹子,亦不順也,雖重病猶十活四五。黑者無問何時,十難救一。其候或寒戰噤牙,或身黃腫紫,宜急以百祥丸下之。復惡寒不已,身冷出汗,耳䯌反熱者,死病也。何以然?腎氣大旺,脾虛不能制故也。下後身熱氣溫,欲飲水者可治,以脾土勝腎,寒去而溫熱也。治之宜解毒,不可妄下,妄下則內虛多歸於腎。若能食而痂頭焦起,或未黑而喘實者,可下之。身熱,煩渴,腹滿而喘,大小便澀,面赤,悶亂,大吐,此當利小便;不差者,宜宣風散下之。若五七日痂不焦,是內發熱,熱氣蒸於皮中,故瘡不得焦痂也。宜宣風散導之,用生犀磨汁解之,使熱不生,必著痂矣。

瘡疹由內相勝也,惟斑疹能作搐。疹為脾所生,脾虛而肝旺乘之。木來勝土,熱氣相擊,動於心神,心喜為熱,神氣不安,因搐成癇。斑子為心所生,心生熱,熱則生風,風屬於肝,二臟相搏,風火相爭,故發搐也。治之當瀉心肝補其母,栝蔞湯主之。

瘡黑而急瀉,便膿血並痂皮者順,水穀不消者逆。何以然?且瘡黑屬腎,脾氣本強,或舊服補脾藥,脾氣得實,腎雖用事,脾可制之。今瘡入腹為膿血及連痂皮得出,是脾強腎退,即病出而安也。米穀及瀉乳不化者,是脾虛不能制腎,故自泄也,此必難治。

傷風

昏睡口中氣熱,呵欠頓悶,當發散,與大青膏解。不散,有下證,當下,大黃丸主之。大飲水不止而善食者,可微下。余不可下也。

傷風手足冷

脾臟怯也,當和脾後發散。和脾,益黃散;發散,大青膏主之。

傷風自利

脾臟虛怯也,當補脾,益黃散;發散,大青膏主之。未差,調中丸主之。有下證,大黃丸下之。下後服溫驚丸。

傷風腹脹

脾臟虛也,當補脾,必不喘後發散,仍補脾也。去脹,塌氣丸主之;發散,大青膏主之。

傷風兼臟

兼心則驚悸。

兼肺則悶亂,喘息哽氣,長出氣,嗽。

兼腎則畏明。

各隨補母,臟虛見故也。

傷風下後餘熱

以藥下之太過,胃中虛熱,飲水無力也。當生胃中津液,多服白朮散。

傷寒瘡疹同異

傷寒男體重、面黃;女面赤、喘急、憎寒。各口中氣熱、呵欠頓悶、項急也。瘡疹則腮赤燥、多噴嚏、悸動、昏倦、四肢冷也。傷寒,當發散之。治瘡疹,行溫平之功,有大熱者解毒。余見前說。

初生三日內吐瀉壯熱

不思乳食,大便乳食不消或白色,是傷食。當下之,後和胃。下用白餅子;和胃用益黃散主之。

初生三日以上至十日吐瀉身溫涼

不思乳食,大便青白色,乳食不消,此上實下虛也。更有兼見證。

肺睡露睛、喘氣。

心驚悸、飲水。

脾困倦、饒睡。

肝呵欠、頓悶。

腎不語、畏明。

當瀉,見兒兼臟,補脾,益黃散主之。此二證。多病於秋夏也。

初生下吐

初生下,拭掠兒口中,穢惡不盡,咽入喉中故吐,木瓜丸主之。凡初生,急須拭掠口中,令淨,若啼聲一發則嚥下,多生諸病。

傷風吐瀉身溫

乍涼乍熱,睡多氣粗,大便黃白色,嘔吐,乳食不消,時咳嗽,更有五臟兼見證,當煎入臟君臣藥,化大青膏,後服益黃散。如先曾下,或無下證,慎不可下也。此乃脾肺受寒,不能入食也。

傷風吐瀉身熱

多睡,能食乳,飲水不止,吐痰,大便黃水,此為胃虛熱渴吐瀉也。當生胃中津液,以止其渴,止後用發散藥。止渴多服白朮散。發散大青膏主之。

傷風吐瀉身涼

吐沫,瀉青白色,悶亂不渴,哽氣,長出氣,睡露睛,此傷風荏苒輕怯,因成吐瀉。當補脾後發散。補脾,益黃散;發散,大青膏主之。此二證,多病於春冬也。

風溫潮熱壯熱相似

潮熱者,時間發熱,過時即退,來日依時發熱,此欲發驚也。壯熱者,一向熱而不已,甚則發驚癇也。風熱者,身熱而口中氣熱,有風證。溫壯者,但溫而不熱也。

腎怯失音相似

病吐瀉及大病後,雖有聲而不能言,又能咽藥,此非失音,為腎怯,不能上接於陽故也。當補腎,地黃丸主之。失音乃猝病耳。

黃相似

身皮、目皆黃者,黃病也。身痛,膊背強,大小便澀,一身盡黃,面目指爪皆黃,小便如屋塵色,看物皆黃,渴者難治,此黃疸也。二證多病於大病後。別有一證,不因病後,身微黃者,胃熱也。大人亦同。又有面黃,腹大,食土,渴者,脾疳也。又有自生而身黃者,胎疸也。古書云:諸疸皆熱,色深黃者是也;若淡黃兼白者,胃怯、胃不和也。

夏秋吐瀉

五月十五日以後,吐瀉,身壯熱,此熱也。小兒臟腑,十分中九分熱也。或因傷熱乳食,吐乳不消,瀉深黃色,玉露散主之。

六月十五日以後,吐瀉,身溫似熱,臟腑六分熱四分冷也。吐嘔,乳食不消,瀉黃白色,似渴,或食乳或不食乳。食前少服益黃散;食後多服玉露散。

七月七日以後,吐瀉,身溫涼,三分熱七分冷也。不能食乳,多似睡,悶亂哽氣,長出氣,睡露睛,唇白多噦,欲大便,不渴。食前多服益黃散;食後少服玉露散。

八月十五日以後,吐瀉,身冷無陽也。不能食乳,乾噦,瀉青褐水。當補脾,益黃散主之。不可下也。

吐乳

吐乳,瀉黃,傷熱乳也。吐乳,瀉青,傷冷乳也。皆當下。

虛羸

脾胃不和,不能食乳,致肌瘦。亦因大病或吐瀉後,脾胃尚弱,不能傳化穀氣也。有冷者,時時下利,唇口青白;有熱者,溫壯身熱,肌肉微黃。此冷熱虛羸也。冷者,木香丸主之。夏月不可服,如有證則少服之。熱者,胡黃連丸主之。冬月不可服,如有證則少服之。

咳嗽

夫嗽者,肺感微寒。八九月間,肺氣大旺,病嗽者,其病必實,非久病也。其證面赤、痰盛、身熱,法當以葶藶丸下之。若久者,不可下也。十一月、十二月嗽者,乃傷風嗽也,風從背脊第三椎肺俞穴入也,當以麻黃湯汗之。有熱證,面赤、飲水、涎熱、咽喉不利者,宜兼甘桔湯治之。若五七日間,其證身熱,痰盛,唾黏者,以褊銀丸下之。有肺盛者,咳而後喘,面腫,欲飲水,有不飲水者,其身即熱,以瀉白散瀉之。若傷風咳嗽五七日,無熱證而但嗽者,亦葶藶丸下之,後用化痰藥。有肺虛者,咳而哽氣,時時長出氣,喉中有聲,此久病也,以阿膠散補之。痰盛者,先實脾,後以褊銀丸微下之,涎退即補肺,補肺如上法。有嗽而吐水,或青綠水者,以百祥丸下之。有嗽而吐痰涎、乳食者,以白餅子下之,有嗽而咯膿血者,乃肺熱,食後服甘桔湯。久嗽者,肺亡津液,阿膠散補之。咳而痰實,不甚喘,而面赤,時飲水者,可褊銀丸下之。治嗽大法:盛即下之,久即補之,更量虛實,以意增損。

諸疳

疳在內,目腫,腹脹,利色無常,或沫青白,漸瘦弱,此冷證也。

疳在外,鼻下赤爛,目燥,鼻頭上有瘡不著痂,漸繞耳生瘡。治鼻瘡爛,蘭香散。諸瘡,白粉散主之。

肝疳,白膜遮睛,當補肝,地黃丸主之。

心疳,面黃頰赤,身壯熱,當補心,安神丸主之。

脾疳,體黃腹大,食泥土,當補脾,益黃散主之。

腎疳,極瘦,身有瘡疥,當補腎,地黃丸主之。

筋疳,瀉血而瘦,當補肝,地黃丸主之。

肺疳,氣喘,口鼻生瘡,當補脾肺,益黃散主之。

骨疳,喜臥冷地,當補腎,地黃丸主之。

諸疳,皆依本臟補其母及與治疳藥,冷則木香丸,熱則胡黃連丸主之。

疳皆脾胃病,亡津液之所作也。因大病或吐瀉後,以藥吐下,致脾胃虛弱亡津液。且小兒病疳,皆愚醫之所壞病。假如潮熱,是一臟虛一臟實,而內發虛熱也。法當補母而瀉本臟則愈。假令日中發潮熱,是心虛熱也,肝為心母,則宜先補肝,肝實而後瀉心,心得母氣則內平,而潮熱愈也。醫見潮熱,妄謂其實,乃以大黃、牙硝輩諸冷藥利之。利既多矣,不能禁約而津液內亡,即成疳也。又有病癖,其疾發作,寒熱飲水,脅下有形硬痛。治癖之法,當漸消磨,醫反以巴豆、硇砂輩下之。小兒易虛易實,下之既過,胃中津液耗損,漸令疳瘦。

又有病傷寒,五六日間有下證,以冷藥下之太過,致脾胃津液少,即使引飲不止,而生熱也。熱氣內耗,肌肉外消,他邪相干,證變諸端,因亦成疳。

又有吐瀉久病,或醫妄下之,其虛益甚,津液燥損,亦能成疳。

又有肥疳,即脾疳也,身瘦黃,皮干,而有瘡疥。其候不一,種種異端,今略舉綱紀:目澀或生白膜,唇赤,身黃干或黑,喜臥冷地,或食泥土,身有疥瘡,瀉青白黃沫,水利色變,易腹滿,身耳鼻皆有瘡,髮鬢作穗,頭大項細極瘦,飲水,皆其證也。

大抵疳病當辨冷熱肥瘦。其初病者為肥熱疳,久病者為瘦冷疳。冷者木香丸,熱者黃連丸主之。冷熱之疳,尤宜如聖丸。故小兒之臟腑柔弱,不可痛擊,大下必亡津液而成疳。凡有可下,量大小虛實而下之,則不至為疳也。初病津液少者,當生胃中津液,白朮散主之。惟多則妙。余見下。

胃氣不和

面㿠白無精光,口中氣冷,不思食,吐水。當補脾,益黃散主之。

胃冷虛

面㿠白色弱,腹痛不思食。當補脾,益黃散主之。若下利者,調中丸主之。

積痛

口中氣溫,面黃白,目無精光,或白睛多,及多睡,畏食,或大便酸臭者。當磨積,宜消積丸;甚者,當白餅子下之。後和胃。

蟲痛

(虛實腹痛附)

面㿠白,心腹痛,口中沫及清水出,發痛有時,安蟲散主之。小兒本怯者,多此病。

積痛、食痛、虛痛,大同小異。惟蟲痛者,當口淡而沫自出,治之隨其證。

蟲與癇相似

小兒本怯,故胃虛冷,則蟲動而心痛,與癇略相似,但目不斜,手不搐也。安蟲散主之。

氣不和

口頻撮,當調氣,益黃散主之。

食不消

脾胃冷,故不能消化。當補脾,益黃散主之。

腹中有癖

不食,但飲乳是也。當漸用白餅子下之。

小兒病癖,由乳食不消,伏在腹中,乍涼乍熱,飲水或喘嗽,與潮熱相類,不早治,必成疳。以其有癖,則令兒不食,致脾胃虛而熱發,故引飲水過多,即盪滌腸胃,亡失津液,脾胃不能傳化水穀,其脈沉細,益不食,脾胃虛衰,四肢不舉,諸邪遂生,鮮不瘦而成疳矣。余見疳門。

虛實腹脹

(腫附)

腹脹由脾胃虛,氣攻作也。實者悶亂喘滿,可下之,用紫霜丸白餅子。不喘者虛也,不可下。若誤下,則脾氣虛,上附肺而行,肺與脾子母皆虛。肺主目胞腮之類,脾主四肢,母氣虛甚,即目胞腮腫也。色黃者,屬脾也。治之用塌氣丸漸消之。未愈漸加丸數,不可以丁香、木香、橘皮、豆蔻大溫散藥治之。何以然?脾虛氣未出,腹脹而不喘,可以散藥治之。使上下分消其氣,則愈也。若虛氣已出,附肺而行,即脾胃內弱,每生虛氣,入於四肢面目矣。小兒易為虛實,脾虛不受寒溫,服寒則生冷,服溫則生熱,當識此勿誤也。胃久虛熱,多生疸病,或引飲不止。脾虛不能勝腎,隨肺之氣上行於四肢,若水狀;腎氣浸浮於肺,即大喘也。此當服塌氣丸。病愈後面未紅者,虛衰未復故也。

治腹脹者,譬如行兵戰寇於林。寇未出林,以兵攻之,必可獲;寇若出林,不可急攻,攻必有失,當以意漸收之,即順也。

治虛腹脹,先服塌氣丸;不愈,腹中有食積結糞,小便黃,時微喘,脈伏而實,時飲水,能食者,可下之。蓋脾初虛而後結有積。所治宜先補脾,後下之,下後又補脾,即愈也。補肺恐生虛喘。

喜汗

厚衣臥而額汗出也,止汗散主之。

盜汗

睡而自汗出,肌肉虛也,止汗散主之。遍身汗,香瓜丸主之。

夜啼

脾臟冷而痛也,當與溫中藥,及以法禳之,花火膏主之。

驚啼

邪熱乘心也,當安心,安神丸主之。

弄舌

脾臟微熱,令舌絡微緊,時時舒舌。治之勿用冷藥及下之,當少與瀉黃散,漸服之。亦或飲水,醫疑為熱,必冷藥下之者,非也。飲水者,脾胃虛,津液少也。又加面黃肌瘦,五心煩熱,即為疳瘦,宜胡黃連丸輩。大病未已,弄舌者凶。

丹瘤

熱毒氣客於腠理,搏於血氣,發於外皮,上赤如丹,當以白玉散塗之。

解顱

年大而囟不合,腎氣不成也,長必少笑。更有目白睛多,㿠白色瘦者,多愁少喜也。余見腎虛。

太陽虛汗

上至頭,下至項,不過胸也,不須治之。

胃怯汗

上至項,下至臍,此胃虛,當補胃,益黃散主之。

胃啼

小兒筋骨血脈未成,多哭者,至小所有也。

胎肥

生下肌肉厚,遍身血色紅。滿月以後,漸漸肌瘦,目白睛粉紅色,五心熱,大便難,時時生涎,浴體法主之。

胎怯

生下面色無精光,肌肉薄,大便白水,身無血色,時時哽氣多噦,目無精彩,當浴體法主之。

胎熱

生下有血氣,時叫哭,身壯熱如淡茶色,目赤,小便赤黃,糞稠,急食乳,浴體法主之。更別父母肥瘦,肥不可生瘦,瘦不可生肥也。

急欲乳不能食

因客風熱入兒臍,流入心脾經,即舌厚唇燥,口不能乘乳,當涼心脾。

龜背龜胸

肺熱脹滿,攻於胸膈,即成龜胸。又乳母多食五辛亦成。兒生下客風入脊,逐於骨髓。即成龜背。治之以龜尿點筋骨。取尿之法,當蓮葉安龜在上,後用鏡照之,自尿出,以物盛之。

腫病

腎熱傳於膀胱,膀胱熱盛,逆於脾胃,脾胃虛而不能制腎,水反剋土,脾隨水行,脾主四肢,故流走而身面皆腫也。若大喘者重也。何以然?腎大盛而克退脾土,上勝心火,心又勝肺,肺為心克,故喘。或問曰:心刑肺,肺本見虛,今何喘實?曰:此有二,一者肺大喘,此五臟逆;二者腎水氣上行,傍浸於肺,故令大喘。此皆難治。

五臟相勝輕重

肝臟病見秋,木旺肝強勝肺也,宜補肺瀉肝。輕者肝病退,重者唇白而死。

肺病見春,金旺肺勝肝,當瀉肺。輕者肺病退,重者目淡青,必發驚。更有赤者,當搐,為肝怯,當目淡青色也。

心病見冬,火旺心強勝腎,當補腎治心。輕者病退,重者下竄不語,腎虛怯也。

腎病見夏,水勝火,腎勝心也,當治腎。輕者病退,重者悸動當搐也。

脾病見四旁,皆仿此治之。順者易治,逆者難治。脾怯當面赤黃,五臟相反,隨證治之。

雜病證

目赤兼青者,欲發搐。

目直而青,身反折強直者,生驚。

咬牙甚者,發驚。

口中吐沫水者,後必蟲痛。

昏睡善嚏悸者,將發瘡疹。

吐瀉昏睡露睛者,胃虛熱。

吐瀉昏睡不露睛者,胃實熱。

吐瀉乳不化,傷食也。下之。

吐沫及痰或白、綠水,皆胃虛冷。

吐稠涎及血,皆肺熱,久則虛。

瀉黃、紅、赤、黑皆熱,赤亦毒。

瀉青白,穀不化,胃冷。

身熱不飲水者,熱在外;身熱飲水者,熱在內。

口噤不止則失音。遲聲亦同。

長大不行,行則腳細。

齒久不生,生則不固。

發久不生,生則不黑。

血虛怯為冷所乘,則唇青。

尿深黃色,久則尿血。

小便不通,久則脹滿,當利小便。

洗浴拭臍不幹,風入作瘡,令兒撮口,甚者,是脾虛。

吐涎痰熱者,下之;吐涎痰冷者,溫之。

先發膿疱,後發斑子者,逆。

先發膿疱,後發疹子者,順。

先發水疱,後發疹子者,逆。

先發膿疱,後發水疱多者,順;少者,逆。

先水疱,後斑子多者,逆;少者,順。

先疹子,後斑子者,順。

凡瘡疹只出一般者,善。

胎實面紅,目黑睛多者,多喜笑。

胎怯面黃,目黑睛少,白睛多者,多哭。

凡病先虛,或下之,合下者先實其母,然後下之。假令肺虛而痰實,此可下。先當益脾,後方瀉肺也。

大喜後食乳食,多成驚癇。

大哭後食乳食,多成吐瀉。

心痛吐水者,蟲痛。

心痛不吐水者,冷心痛。

吐水不心痛者,胃冷。

病重,面有五色不常;不澤者,死。

呵欠面赤者,風熱。

呵欠面青者,驚風。

呵欠面黃者,脾虛驚。

呵欠多睡者,內熱。

呵欠氣熱者,傷風。

熱證疏利或解化後,無虛證,勿溫補,熱必隨生。

不治證

目赤脈貫瞳仁。

囟腫及陷。

鼻干黑。

魚口氣急。

吐蟲不定。

瀉不定精神好。

大渴不止,止之又渴。

吹鼻不噴。

病重口乾不睡。

時氣唇上青黑點。

頰深赤如塗胭脂。

鼻開張。

喘急不定。

卷中·記嘗所治病二十三證

李寺丞子,三歲,病搐,自卯至巳。數醫不治,後召錢氏視之。搐目右視,大叫哭。李曰:何以搐右?錢曰:逆也。李曰:何以逆?曰:男為陽而本發左。女為陰而本發右。若男目左視,發搐時無聲,右視有聲;女發時,右視無聲,左視有聲。所以然者,左肝右肺,肝木肺金,男目右視,肺勝肝也;金來刑木,二臟相戰,故有聲也。治之,瀉其強而補其弱。心實者,亦當瀉之,肺虛不可瀉。肺虛之候,悶亂哽氣,長出氣,此病男反女,故男易治於女也。假令女發搐目左視,肺之勝肝,又病在秋,即肺兼旺位,肝不能任,故哭叫。當大瀉其肺,然後治心續肝。所以俱言目反直視,乃肝主目也。凡搐者,風熱相搏於內,風屬肝,故引見之於目也。錢用瀉肺湯瀉之,二日不悶亂,當知肺病退。後下地黃丸補腎,三服後,用瀉青丸、涼驚丸各二服。凡用瀉心肝藥,五日方愈,不妄治也。又言:肺虛不可瀉者何也?曰:設令男目右視,木反剋金,肝旺勝肺,而但瀉肝,若更病在春夏,金氣極虛,故當補其肺,慎勿瀉也。

廣親宅七太尉,方七歲,潮熱數日欲愈。錢謂其父二大王曰:七使潮熱方安,八使預防驚搐。王怒曰:但使七使愈,勿言八使病。錢曰:八使過來日午間,即無苦也。次日午前,果作急搐。召錢治之,三日而愈。蓋預見目直視而腮赤,必肝心俱熱,更坐石機子,乃欲冷,此熱甚也。肌膚素肥盛,脈又急促,故必驚搐。所言語時者,自寅至午,皆心肝所用事時。治之,瀉心肝補腎,自安矣。

李司戶孫病,生百日,發搐三五次。請眾醫治,作天釣或作胎驚癇,皆無應者。後錢用大青膏如小豆許,作一服發之。復與塗囟法封之,及浴法,三日而愈。何以然?嬰兒初生,肌骨嫩怯,被風傷之,子不能任,故發搐。頻發者,輕也。何者?客風在內,每遇不任即搐。搐稀者,是內臟發病,不可救也。搐頻者。宜散風冷,故用大青膏。不可多服,蓋兒至小,易虛易實,多即生熱,止一服而已,更當封浴,無不效者。

東都王氏子,吐瀉,諸醫藥下之,至虛,變慢驚。其候,睡露睛,手足瘛瘲而身冷。錢曰:此慢驚也。與栝蔞湯,其子胃氣實,即開目而身溫。王疑其子不大小便,令諸醫以藥利之。醫留八正散等,數服不利而身復冷。令錢氏利小便。錢曰:不當利小便,利之必身冷。王曰:已身冷矣,因抱出。錢曰:不能食而胃中虛,若利大小便即死。久即脾胃俱虛,當身冷而閉目,幸胎氣實而難衰也。錢用益黃散、使君子丸,四服,令微飲食。至日午果能飲食。所以然者,謂利大小便,脾胃虛寒,當補脾,不可別攻也。後又不語,諸醫作失音治之。錢曰:既失音,開目而能飲食。又牙不緊,而口不緊也,諸醫不能曉。錢以地黃丸補腎。所以然者,用清藥利小便,致脾腎俱虛,今脾已實,腎虛,故補腎必安。治之半月而能言,一月而痊也。

東都藥鋪杜氏,有子五歲,自十一月病嗽,至三月末止。始得嗽而吐痰,乃外風寒蓄入肺經,今肺病嗽而吐痰,風在肺中故也。宜以麻黃輩發散;後用涼藥壓之即愈。時醫以鐵粉丸、半夏丸、褊銀丸諸法下之,其肺即虛而嗽甚。至春三月間尚未愈,召錢氏視之。其候面青而光,嗽而喘促哽氣,又時長出氣。錢曰:痰困十已八九。所以然者,面青而光,肝氣旺也。春三月者,肝之位也,肺衰之時也。嗽者,肺之病。肺之病,自十一月至三月,久即虛痿。又曾下之,脾肺子母也,復為肝所勝,此為逆也,故嗽而喘促,哽氣,長出氣也。錢急與瀉青丸,瀉後與阿膠散實肺。次日面青而不光,錢又補肺,而嗽如前,錢又瀉肝,瀉肝未已,又加肺虛,唇白如練。錢曰:此病必死,不可治也。何者?肝大旺而肺虛熱,肺病不得其時而肝勝之。今三瀉肝而肝病不退,三補肺而肺證猶虛,此不久生,故言死也。此證病於秋者,十救三四;春夏者,十難救一。果大喘而死。

京東轉運使李公,有孫八歲,病嗽而胸滿短氣。醫者言肺經有熱,用竹葉湯、牛黃膏各二服治之,三日加喘。錢曰:此肺氣不足,復有寒邪。即使喘滿,當補肺脾,勿服涼藥。李曰:醫已用竹葉湯、牛黃膏。錢曰:何治也?醫曰:退熱、退涎。錢曰:何熱所作?曰:肺經熱而生嗽,嗽久不除生涎。錢曰:本虛而風寒所作,何熱也?若作肺熱,何不治其肺而反調心?蓋竹葉湯、牛黃膏,治心藥也。醫有慚色。錢治愈。

東都張氏孫,九歲,病肺熱。他醫以犀、珠、龍、麝、生牛黃治之,一月不愈。其證:嗽喘,悶亂,飲水不止,全不能食。錢氏用使君子丸、益黃散。張曰:本有熱,何以又行溫藥?他醫用涼藥攻之,一月尚無效。錢曰:涼藥久則寒不能食。小兒虛不能食,當補脾,候飲食如故,即瀉肺經,病必愈矣。服補脾藥二日,其子欲飲食。錢以瀉白散瀉其肺,遂愈。張曰:何以不虛?錢曰:先實其脾,然後瀉其肺,故不虛也。

睦親宮十太尉,病瘡疹,眾醫治之。王曰:疹未出。屬何臟腑?一醫言謂大熱,一醫言傷寒不退,一醫言在母腹中有毒。錢氏曰:若言胃熱,何以乍涼乍熱?若言母腹中有毒發,屬何臟也?醫曰:在脾胃。錢曰,既在脾胃,何以驚悸?醫無對。錢曰:夫胎在腹中,月至六七則已成形,食母穢液,入兒五臟。食至十月,滿胃脘中,至生之時,口有不潔。產母以手拭淨,則無疾病。俗以黃連汁壓之,云下臍糞及涎穢也。此亦母之不潔,餘氣入兒臟中,本先因微寒入而成。瘡疹未出。五臟皆見病症,內一臟受穢多者,乃出瘡疹。初欲病時,先呵欠頓悶,驚悸,乍涼乍熱,手足冷痹,面腮燥赤,咳嗽時嚏,此五臟證俱也。呵欠頓悶,肝也;時發驚悸,心也;乍涼乍熱,手足冷,脾也;面目腮頰赤,嗽嚏,肺也。惟腎無候,以在腑下,不能食穢故也。凡瘡疹乃五臟毒,若出歸一證,則肝水疱、肝膿疱、心斑、脾疹,惟腎不食毒穢而無諸證。瘡黑者屬腎,由不慎風冷而不飽,內虛也。又用抱龍丸數服愈。其別無他候,故未發出,則見五臟證,已出則歸一臟也。

四大王宮五太尉,因墜鞦韆發驚搐,醫以發熱藥,治之不愈。錢氏曰:本急驚,後生大熱,當先退其熱。以大黃丸、玉露散、惺惺丸,加以牛黃、龍、麝解之。不愈。至三日,肌膚上熱。錢曰:更二日不愈,必發斑瘡。蓋熱不能出也。他醫初用藥發散,發散入表,表熱即斑生。本初驚時,當用利驚藥下之,今發散乃逆也。後二日,果斑出。以必勝膏治之,七日愈。

睦親宅一大王,病瘡疹,始用一李醫,又召錢氏。錢留抱龍丸三服,李以藥下之。其疹稠密,錢見大驚曰:若非轉下,則為逆病。王言李已用藥下之。錢曰:瘡疹始出,未有他證,不可下也。但當用平和藥,頻與乳食,不受風冷可也。如瘡疹三日不出,或出不快,即微發之;微發不出即加藥,不出即大發之。如大發後不多,及脈平無證者,即瘡本稀,不可更發也。有大熱者,當利小便;小熱者,當解毒,若出快,勿發勿下,故止用抱龍丸治之。瘡痂若起,能食者,大黃丸下一二行即止。今先下一日,瘡疹未能出盡,而稠密甚,則難治,此誤也。縱得安,其病有三:一者疥,二者癰,三者目赤。李不能治,經三日黑陷,復召錢氏。曰:幸不發寒而病未困也。遂用百祥丸治之,以牛李膏為助。若黑者,歸腎也。腎主勝脾,土不剋水,故脾虛寒戰則難治。所用百祥丸者,以瀉膀胱之腑,腑若不實,臟自不盛也。何以不瀉腎?曰:腎主虛,不受瀉。若二服不效,即加寒而死。

皇都徐氏子,三歲,病潮熱,每日西則發搐,身微熱而目微斜,反露睛,四肢冷而喘,大便微黃。錢與李醫同治。錢問李曰:病何搐也?李曰:有風。何身熱微溫?曰:四肢所作。何目斜露睛?曰:搐則目斜。何肢冷?曰:冷厥必內熱。曰:何喘?曰:搐之甚也。曰:何以治之?曰:嚏驚丸鼻中灌之,必搐止。錢又問曰:既謂風病,溫壯搐引,目斜露睛,內熱肢冷,及搐甚而喘,並以何藥治之?李曰:皆此藥也。錢曰:不然,搐者肝實也,故令搐。日西身微熱者,肺潮用事。肺主身,溫且熱者,為肺虛。所以目微斜、露睛者,肝肺相勝也。肢冷者,脾虛也。肺若虛甚,用益黃散、阿膠散。得脾虛證退後,以瀉青丸、導赤散、涼驚丸治之。後九日平愈。

朱監簿子,五歲,夜發熱,曉即如故。眾醫有作傷寒者,有作熱治之,以涼藥解之不愈。其候多涎而喜睡。他醫以鐵粉丸下涎,其病益甚,至五日,大引飲。錢氏曰:不可下之。乃取白朮散末煎一兩,汁三升,使任其意取足服。朱生曰:飲多不作瀉否?錢曰:無生水不能作瀉,縱蕩不足怪也,但不可下耳。朱生曰:先治何病?錢曰:止渴治痰,退熱清裡,皆此藥也。至晚服盡。錢看之曰:更可服三升。又煎白朮散三升,服盡得消愈。第三日又服白朮散三升,其子不渴無涎。又投阿膠散,二服而愈。

朱監簿子,三歲,忽發熱。醫曰:此心熱,腮赤而唇紅,煩躁引飲。遂用牛黃丸三服,以一物瀉心湯下之。來日不愈,反加無力、不能食,又便利黃沫。錢曰:心經虛而有留熱在內,必被涼藥下之,致此虛勞之病也。錢先用白朮散,生胃中津,後以生犀散治之。朱曰:大便黃沫如何?曰:胃氣正,即瀉自止,此虛熱也。朱曰:醫用瀉心湯何如?錢曰:瀉心湯者,黃連性寒,多服則利,能寒脾胃也。坐久眾醫至,曰實熱。錢曰虛熱。若實熱,何以瀉心湯下之不安,而又加面黃頰赤,五心煩躁,不食而引飲?醫曰:既虛熱,何大便黃沫?錢笑曰:便黃沫者,服瀉心湯多故也。錢後與胡黃連丸治愈。

張氏三子病,歲大者,汗遍身;次者,上至頂,下至胸;小者,但額有汗。眾醫以麥煎散,治之不效。錢曰:大者與香瓜丸;次者與益黃散;小者與石膏湯。各五日而愈。

廣親宅四大王宮五太尉,病吐瀉不止,水穀不化。眾醫用補藥,言用薑汁調服之。六月中服溫藥,一日益加喘吐不定。錢曰:當用涼藥治之。所以然者?謂傷熱在內也。用石膏湯三服,並服之。眾醫皆言:吐瀉多而米穀不化,當補脾,何以用涼藥?王信眾醫,又用丁香散三服。錢後至曰:不可服此。三日外必腹滿身熱,飲水吐逆。三日外一如所言。所以然者,謂六月熱甚,伏入腹中而令引飲,熱傷脾胃,即大吐瀉。他醫又行溫藥,即上焦亦熱,故喘而引飲,三日當死。眾醫不能治,復召錢至宮中,見有熱證,以白虎湯三服,更以白餅子下之。一日減藥二分,二日三日,又與白虎湯各二服,四日用石膏湯一服。旋合麥門冬、黃芩、腦子、牛黃、天竺黃、茯苓,以硃砂為衣,與五丸竹葉湯化下,熱退而安。

馮承務子,五歲,吐瀉,壯熱,不思食。錢曰:目中黑睛少而白睛多,面色㿠白,神怯也。黑睛少,腎虛也。黑睛屬水,本怯而虛,故多病也。縱長成,必肌膚不壯,不耐寒暑,易虛易實,脾胃亦怯。更不可縱酒欲,若不保養,不過壯年,面上常無精神光澤者,如婦人之失血也。今吐利不食,壯熱者,傷食也,不可下。下之虛入肺則嗽,入心則驚,入脾則瀉,入腎則益虛。此但以消積丸磨之,為微有食也。如傷食甚則可下,不下則成癖也。實食在內,乃可下之,畢,補脾必愈。隨其虛實,無不效者。

廣親宮七太尉,七歲,吐瀉。是時七月,其證全不食而昏睡,睡覺而悶亂,哽氣,乾噦,大便或有或無,不渴。眾醫作驚治之,疑睡故也。錢曰:先補脾,後退熱。與使君子丸補脾;退熱,石膏湯。次日又以水銀、硫黃二物下之,生薑水調下一字。錢曰:凡吐瀉,五月內,九分下而一分補;八月內,十分補而無一分下。此者是脾虛瀉。醫妄治之,至於虛損,下之即死。當即補脾。若以使君子丸即緩。錢又留溫胃益脾藥止之。醫者李生曰:何食而噦?錢曰:脾虛而不能食,津少即噦逆。曰:何瀉青褐水?曰:腸胃至虛,冷極故也。錢治而愈。

黃承務子,二歲,病瀉。眾醫止之,十餘日,其證便青白,乳物不消,身涼,加哽氣、昏睡。醫謂病困篤。錢氏先以益脾散三服,補肺散三服。三日,身溫而不哽氣。後以白餅子微下之,與益脾散二服,利止。何以然?利本脾虛傷食,初不與大下。揞置十日,上實下虛,脾氣弱,引肺亦虛,補脾肺,病退即溫,不哽氣是也。有所傷食,仍下之也,何不先下後補?曰:便青為下臟冷,先下必大虛,先實脾肺,下之則不虛,而後更補之也。

睦親宮中十大王,瘡疹,云瘡疹始終出,未有他證,不可下,但當用平和藥,頻與乳食,不受風冷可也。如瘡疹三日不出,或出不快,即微發之。如瘡發後不多出,即加藥;加藥不出,即大發之。如發後不多,及脈平無證,即瘡本稀,不可更發也。有大熱者,當利小便。小熱者,當解毒。若不快,勿發勿下攻,止用抱龍丸治之。瘡疹若起能食者,大黃丸下一二行即止。有大熱者,當利小便;有小熱者,宜解毒。若黑紫干陷者,百祥丸下之;不黑者,甚,勿下。身熱煩躁,腹滿而喘,大小便澀,面赤悶亂大吐,此當利小便。不瘥者,宣風散下之也。若五七日痂不焦,是內發熱氣,蒸於皮中,故瘡不得焦痂也。宜宣風散導之,用生犀角磨汁解之,使執不生必著痂矣。

辛氏女子,五歲,病蟲痛。諸醫以巴豆、乾漆、硇砂之屬,治之不效。至五日外,多哭而俯仰睡臥不安,自按心腹,時大叫。面無正色,或青、或黃、或白、或黑,目無光而慢,唇白吐沫。至六日,胸高而臥轉不安。召錢到,錢詳視之。用蕪荑散三服,見目不除青色,大驚曰:此病大困,若更加瀉,則為逆矣。至次日,辛見錢曰:夜來三更果瀉。錢與瀉盆中看,如藥汁,以杖攪之,見有丸藥。錢曰:此子肌厚當氣實,今證反虛,不可治也。辛曰:此子肌厚當氣實,今證反虛,不可治也。辛曰:何以然?錢曰:脾虛胃冷則蟲動,而今反目青,此肝乘脾,又更加瀉,知其氣極虛也。而丸藥隨糞下,即脾胃已脫,兼形病不相應,故知死病。後五日昏篤,七日而死。

段齋郎子,四歲,病嗽,身熱,吐痰,數日而咯血。前醫以桔梗湯及防己丸,治之不愈。涎上攻,吐、喘不止。請錢氏,下褊銀丸一大服,復以補肺湯、補肺散治之。或問:段氏子咯血肺虛,何以下之?錢曰:肺雖咯血,有熱故也。久則虛痿,今涎上潮而吐,當下其涎,若不吐涎,則不甚便。蓋吐涎能虛,又生驚也。痰實上攻,亦能發搐,故以法只宜先下痰,而後補脾肺,必涎止而吐愈,為順治也。若先補其肺,為逆耳!此所謂識病之輕重先後為治也。

鄭人齊郎中者,家好收藥散施。其子忽臟熱,齊自取青金膏,三服並一服,餌之。服畢,至三更瀉五行,其子困睡,齊言子睡多驚,又與青金膏一服,又瀉三行,加口乾身熱,齊言尚有微熱未盡,又與青金膏。其妻曰:用藥十餘行未安,莫生他病否?召錢氏至,曰:用藥十餘行未安,莫生他病否?召錢氏至,曰:已成虛羸。先用前白朮散,時時服之,後服香瓜丸,十三日愈。

曹宣德子,三歲,面黃,時發寒熱,不欲食而飲水及乳。眾醫以為潮熱,用牛黃丸、麝香丸,不愈。及以止渴乾葛散,服之反吐。錢曰:當下白餅子,後補脾。乃以消積丸磨之,此乃癖也。後果愈。何以故?不食,但飲水者,食伏於管內不能消,致令發寒,服止渴藥吐者,以藥沖故也,下之即愈。

卷下·諸方

大青膏

治小兒熱盛生風,欲為驚搐,血氣未實,不能勝邪,故發搐也。大小便依度,口中氣熱,當發之。

天麻(末一錢) 白附子(末生一錢五分) 青黛(研一錢) 蠍尾(去毒生末) 烏蛇梢肉(酒浸焙乾取末各一錢) 硃砂(研) 天竺黃(研)

上同再研細,生蜜和成膏,每服半皂子大至一皂子大。月中兒粳米大。同牛黃膏、溫薄荷水化一處服之。五歲以上,同甘露散服之。

學海案:「聚珍本」蠍尾、蛇梢肉各五分,有麝香研,同硃砂、竺黃各一字匕。方末附錄云《閻氏集寶生信效方》內小兒諸方,言皆得於汝人錢氏,其間大青膏無天麻,有大青生研一分,其餘藥味,分料和制,與此皆同。其方下證治云:治小兒傷風,其候伸欠頓悶,口中氣熱,惡風脈浮,比此為詳。只用薄荷湯下。

涼驚丸

治驚疳。

草龍膽 防風 青黛(各三錢) 鉤藤(二錢) 黃連(五錢) 牛黃 麝香 龍腦(各一字)麵糊丸粟米大,每服三五丸,金銀花湯下。

粉紅丸

(又名溫驚丸)

天南星(臘月釀牛膽中百日,陰乾,取末四兩別研,無釀者,只銼炒熟用) 硃砂(一錢五分研) 天竺黃(一兩研) 龍腦(半字別研) 坯子胭脂(一錢研,乃染胭脂。)

上用牛膽汁和丸,雞頭大,每服一丸,小者半丸,沙糖溫水化下。

瀉青丸

治肝熱搐搦,脈洪實。

當歸(去蘆頭切焙秤) 龍腦(焙秤) 川芎 山梔子仁 川大黃(濕紙裹煨) 羌活 防風(去蘆頭切焙秤)

上件等分為末,煉蜜和丸,雞頭大,每服半丸至一丸,煎竹葉湯同沙糖溫水化下。

學海案:「聚珍本」方後附錄云,王海藏斑疹改誤云,東垣先生治斑後風熱毒,翳膜氣暈遮睛,以此劑瀉之,大效。初覺易治。

地黃丸

治腎怯失音,囟開不合,神不足,目中白睛多,面色㿠白等方。

熟地黃(八錢) 山萸肉 干山藥(各四錢) 澤瀉 牡丹皮 白茯苓(去皮各三錢)

上為末,煉蜜丸,如梧子大,空心,溫水化下三丸。

瀉白散

(又名瀉肺散)

治小兒肺盛氣急喘嗽。

地骨皮 桑白皮(炒各一兩) 甘草(炙一錢) 上銼散,入粳米一撮,水二小盞,煎七分,食前服。

學海案:「聚珍本」甘草作半兩。

阿膠散

(又名補肺散)

治小兒肺虛氣粗喘促。

阿膠(一兩五錢麩炒) 黍黏子(炒香) 甘草(炙各二錢五分) 馬兜鈴(五錢焙) 杏仁(七個去皮尖炒) 糯米(一兩炒)

上為末,每服一、二錢,水一盞,煎至六分,食後溫服。

導赤散

治小兒心熱,視其睡,口中氣溫,或合面睡,及上竄咬牙,皆心熱也。心氣熱則心胸亦熱,欲言不能,而有就冷之意,故合面睡。

生地黃 甘草(生) 木通(各等分)

上同為末,每服三錢,水一盞,入竹葉同煎至五分,食後溫服。一本不用甘草,用黃芩。

益黃散

(又名補脾散)

治脾胃虛弱及治脾疳,腹大,身瘦。

陳皮(去白一兩) 丁香(二錢,一方用木香) 訶子(炮去核) 青皮(去白) 甘草(炙各五錢)

上為末,三歲兒一錢半,水半盞,煎三分,食前服。

瀉黃散

(又名瀉脾散)

治脾熱弄舌。

藿香葉(七錢) 山梔子仁(一錢) 石膏(五錢) 甘草(三兩) 防風(四兩去蘆切焙)

上銼,同蜜酒微炒香為細末,每服一錢至二錢,水一盞,煎至五分,溫服。清汁,無時。

學海案:「聚珍本」山梔仁一兩,甘草三兩云一作三分。方後有附論石膏文云,南方以寒水石為石膏,以石膏為寒水石,正與京師相反,乃大誤也。蓋石膏潔白,堅硬有牆壁,而寒水石則軟爛,以手可碎,外維青黑,中有細文,方書中寒水石則火鍛用之。石膏則堅硬不可入火,如白虎湯用石膏,則能解肌熱,破痰,治頭痛。若用寒水石則誤矣。又有一等,堅白全類石膏,而方敲之,亦皆成方者,名方解石也,可代石膏用之。南人有不信此說者,季忠嘗相與同就京師大藥肆中,買石膏、寒水石、方解石三種,又同詣惠民和劑局,及訪諸國醫詢之,皆合此說,乃信季忠頃編《保生信效方》,已為辨論,恐小兒尤不可誤,故復見於此。

白朮散

治脾胃久虛,嘔吐泄瀉,頻作不止,精液苦竭,煩渴躁,但欲飲水,乳食不進,羸瘦困劣,因而失治,變成驚癇,不論陰陽虛實,並宜服。

人參(二錢五分) 白茯苓(五錢) 白朮(五錢炒) 藿香葉(五錢) 木香(二錢) 甘草(一錢) 葛根(五錢,渴者加至一兩)

上㕮咀,每服三錢,水煎,熱甚發渴,去木香。

學海案:「聚珍本」葛根二兩,余並一兩。

塗囟法

麝香(一字) 薄荷葉(半字) 蠍尾(去毒為末,半錢,一作半字) 蜈蚣末 牛黃末 青黛末(各一字)

上同研,用熟棗肉劑為膏,新綿上塗勻,貼囟上,四方可出一指許,火上炙手頻熨,百日內外小兒,可用此。

浴體法

治胎肥、胎熱、胎怯。

天麻末(二錢) 全蠍(去毒為末) 硃砂(各五錢) 烏蛇肉(酒浸焙乾) 白礬(各二錢) 麝香(一錢) 青黛(三錢)

上同研勻,每用三錢,水三碗,桃枝一握、葉五七枚,同煎至十沸,溫熱浴之,勿浴背。

甘桔湯

治小兒肺熱,手掐眉目鼻面。

桔梗(二兩) 甘草(一兩)

上為粗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七分,去滓,食後溫服。加荊芥、防風,名如聖湯。熱甚加羌活、黃芩、升麻。

安神丸

治面黃頰赤,身壯熱,補心。一治心虛肝熱,神思恍惚。

馬牙硝(五錢) 白茯苓(五錢) 麥門冬(五錢) 干山藥(五錢) 龍腦(一字研) 寒水石(五錢研) 硃砂(一兩研) 甘草(五錢)

上末之,煉蜜為丸,雞頭大,每服半丸,砂糖水化下,無時。

當歸湯

治小兒夜啼者,臟寒而腹痛也。面青手冷,不吮乳者是也。

當歸 白芍藥 人參(各一分) 甘草(炙半分) 桔梗 陳皮(不去白各一分)

上為細末,水煎半錢,時時少與服。又有熱痛,亦啼叫不止,夜發,面赤唇焦,小便黃赤,與三黃丸,人參湯下。

瀉心湯

治小兒心氣實,則氣上下行澀,合臥則氣不得通,故喜仰臥,則氣上下通。

黃連(一兩去須)

上為末,每服五分,臨臥取溫水化下。

生犀散

治目淡紅,心虛熱。

生犀(二錢銼末) 地骨皮(自採佳) 赤芍藥 柴胡根 乾葛(銼各一兩) 甘草(炙五錢)

上為粗末,每服一、二錢,水一盞,煎至七分,溫服,食後。

白餅子

(又名玉餅子)

治壯熱。

滑石末(一錢) 輕粉(五錢) 半夏末(一錢) 南星末(一錢) 巴豆(二十四個,去皮膜,用水一升,煮干研細)

上三味,搗羅為末,入巴豆粉,次入輕粉,又研勻,卻入余者藥末,如法令勻,糯米粉丸,如綠豆大,量小兒虛實用藥。三歲以下,每服三丸至五丸,空心,紫蘇湯下。忌熱物,若三五歲兒,壯實者不以此為,加至二十丸,以利為度。

學海案:「聚珍本」巴豆二十四粒,余並二錢。

利驚丸

治小兒急驚風。

青黛 輕粉(各一錢) 牽牛末(五錢) 天竺黃(二錢)

上為末,白麵糊丸,如小豆大,二十丸,薄荷湯下。一法煉蜜丸,如芡實大一粒,化下。

栝蔞湯

治慢驚。(學海案:《本草綱目》引此云,治慢驚帶有陽證者。白甘遂即蚤休也。)

栝蔞根(二錢) 白甘遂(一錢)

上用慢火炒焦黃色,研勻,每服一字,煎麝香薄荷湯調下,無時。凡藥性雖冷,炒焦用之,乃溫也。

五色丸

治五癇。

硃砂(五錢研) 水銀(一兩) 雄黃(一兩) 鉛(三兩,同水銀熬) 珍珠末(一兩研)

上煉蜜丸,如麻子大,每服三四丸,金銀、薄荷湯下。

學海案:「聚珍本」金銀下有「花」字。金銀能鎮心肝,安魂魄,正治驚癇,今人多以金銀器煎湯下藥,斯乃古義。「花」字衍也。前涼驚丸方下,亦有「花」字並衍。

調中丸

人參(去蘆) 白朮 乾薑(炮各三兩) 甘草(炙減半)

上為細末,丸如綠豆大,每服半丸至二、三十丸,食前溫水送下。

塌氣丸

治虛脹如腹大者,加蘿蔔子名褐丸子。

胡椒(一兩) 蠍尾(去毒五錢)

上為細末,面丸粟米大,每服五七丸至一、二十丸,陳米飲下,無時。一方有木香一錢。

木香丸

治小兒疳瘦腹大。

木香 青黛(另研) 檳榔 豆蔻(去皮各一分) 麝香(另研一錢五分) 續隨子(去皮一兩) 蝦蟆(三個燒存性)

上為細末,蜜丸綠豆大,每服三、五丸至一、二十丸,薄荷湯下,食前。

胡黃連丸

治肥熱疳。

川黃連(五錢) 胡黃連(五錢) 硃砂(一錢另研)

以上二物為細末,入硃砂末,都填入豬膽內,用淡漿水煮,以杖於銚子上,用線釣之,勿著底,候壹炊久取出,研入蘆薈、麝香各一分,飯和丸如麻子大,每服五、七丸至二、三十丸,米飲下,食後。(一方用蝦蟆半兩不燒)

蘭香散

治疳氣,鼻下赤爛。

蘭香葉(菜名,燒灰二錢) 銅青(五分) 輕粉(二字)

上為細末,令勻,看瘡大小干貼之。

白粉散

治諸疳瘡。

海螵蛸(三分) 白芨(三分) 輕粉(一分)

上為末,先用漿水洗,拭乾貼。

消積丸

治大便酸臭。

丁香(九個) 縮砂仁(二十個) 烏梅肉(三個) 巴豆(二個,去皮油心膜)

上為細末,麵糊丸黍米大。三歲以上三、五丸;以下三、二丸。溫水下,無時。

安蟲散

治小兒蟲痛。

胡粉(炒黃) 檳榔 川楝子(去皮核) 鶴蝨(炒各二兩) 白礬(鐵器熬一分) 乾漆(炒煙盡二分) 雄黃(一分) 巴豆霜(一分)

上為細末,每服一字,大者半錢。溫米飲調下,痛時服。

學海案:「聚珍本」無干漆、雄黃、巴豆霜。

紫霜丸

治消積聚。

代赭石(煅醋淬七次) 赤石脂(各一錢) 杏仁(五十粒去皮尖) 巴豆(三十粒去皮膜心出油)

上先將杏仁巴霜入乳缽內,研細如膏,卻入代赭、石脂末,研勻,以湯浸蒸餅為丸,如粟米大。一歲服五丸,米飲湯下;一二百日內兒三丸,乳汁下。更宜量其虛實加減,微利為度。此藥兼治驚痰諸證,雖下不致虛人。

學海案:「聚珍本」無赤石脂。

止汗散

治六陽虛汗,上至頂,不過胸也,不須治之。喜汗,厚衣臥而額汗出也,止汗散止之。

上用故蒲扇灰,如無扇,只將故蒲燒灰研細,每服一、二錢,溫酒調下,無時。

香瓜丸

治遍身汗出。

大黃瓜(黃色者一個,去穰) 川大黃(濕紙裹煨至紙焦) 胡黃連 柴胡(去蘆) 鱉甲(醋炙黃) 蘆薈 青皮 黃柏

上除黃瓜外,同為細末。將黃瓜割去頭,填入諸藥置滿,卻蓋口,用杖子插定,漫火內煨熟,麵糊丸,如綠豆大。每服三、二丸,食後,冷漿水或新水下;大者五、七丸至十丸。

學海案:「聚珍本」更有黃連,又云各等分。

花火膏

治夜啼。

燈花(一棵)

上塗乳上,令兒吮之。

白玉散

治熱毒氣客於腠理,搏於血氣,發於外皮,上赤如丹,是方用之。

白土(二錢五分,又云滑石) 寒水石(五錢)

上為末,用米醋或新水調塗。

牛黃膏

治驚熱。

雄黃(小棗大,用獨莖蘿蔔根水並醋,共大盞煮盡) 甘草(末) 甜硝(各三錢) 硃砂(半錢匕) 龍腦(一錢匕) 寒水石(研細五錢匕)

上同研勻,蜜和為劑,食後,薄荷湯溫化下半皂子大。

學海案:「聚珍本」無硃砂,有鬱金末、綠豆粉。分量亦別:雄黃、甘草、甜硝各一分,寒水石一兩,鬱金、腦子各一錢,綠豆粉半兩。

牛黃丸

治小兒疳積。

雄黃(研水飛) 天竺黃(各二錢) 牽牛(末一錢)

上同再研,麵糊為丸,粟米大,每服三丸至五丸。食後,薄荷湯下。並治疳消積,常服尤佳,大者加丸數。

玉露丸

(又名甘露散)

治傷熱吐瀉黃瘦。

寒水石(軟而微青黑,中有細紋者是) 石膏(堅白而牆壁手不可折者是好,各半兩) 甘草(生一錢)

上同為細末,每服一字或半錢、壹錢,食後,溫湯調下。

百祥丸

(一名南陽丸)

治瘡疹倒壓黑陷。

用紅芽大戟,不以多少,陰乾,漿水軟去骨,日中曝干,復內汁中煮,汁盡焙乾為末,水丸如粟米大。每服一、二十丸,研赤脂麻湯下,吐利止,無時。

牛李膏

(一名必勝膏)

治同前方。

牛李子

上杵汁,石器內密封,每服皂子大,煎杏膠湯化下。

宣風散

治小兒慢驚。

檳榔(二個) 陳皮 甘草(各半兩) 牽牛(四兩半生半熟)

上為細末,三二歲兒,蜜湯調下五分,以上一錢,食前服。

麝香丸

治小兒慢驚、疳等病。

草龍膽 胡黃連(各半兩) 木香 蟬殼(去劍為末,干秤) 蘆薈(去砂秤) 熊膽 青黛(各一錢) 輕粉 腦麝 牛黃(各一錢,並別研) 瓜蒂(二十一個為末)

上豬膽丸如桐子及綠豆大。驚疳臟腑,或秘或瀉,清米飲或溫水下,小丸五、七粒至一、二十粒。疳眼,豬肝湯下;疳渴,燖豬湯下亦得。驚風發搐,眼上,薄荷湯化下一丸,更水研一丸滴鼻中。牙根瘡、口瘡,研貼。蟲痛,苦楝子或白蕪荑湯送下。百日內小兒,大小便不通,水研封臍中。蟲候,加乾漆、好麝香各少許,併入生油一兩點,溫水化下。大凡病急則研碎,緩則浸化,小兒虛極、慢驚者勿服,尤治急驚痰熱。

學海案:「聚珍本」分腦麝為龍腦、麝香二味,無青黛、輕粉、蘆薈、熊膽四味。

大惺惺丸

治驚疳百病及諸壞病,不可具述。

辰砂(研) 青礞石 金牙石(各一錢半) 雄黃(一錢) 蟾灰(二錢) 牛黃 龍腦(各一字別研) 麝香(半錢別研) 蛇黃(三錢,醋淬五次)

上研勻細,水煮,蒸餅為丸,硃砂為衣,如綠豆大。百日兒每服一丸,一歲兒二丸,薄荷溫湯下,食後。

小惺惺丸

解毒,治急驚,風癇,潮熱及諸疾虛煩,藥毒上攻,躁渴。

臘月取東行母豬糞(燒灰存性) 辰砂(水研飛) 腦麝(各二錢) 牛黃(一錢各別研) 蛇黃(西山者,燒赤,醋淬三次,水研飛,干用半兩)

上以東流水作麵糊丸,桐子大,硃砂為衣,每服二丸,鑰匙研破,溫水化下。小兒才生,便宜服一丸,除胎中百疾,食後。

學海案:「聚珍本」腦麝分為二物。云:豬糞、辰砂各半兩,龍腦、麝香各二錢。

銀砂丸

治涎盛,膈熱實,痰嗽,驚風,積,潮熱。

水銀(結砂子三皂子大) 辰砂(研二錢) 蠍尾(去毒為末) 硼砂 粉霜(各研) 輕粉 郁李仁(去皮焙秤為末) 白牽牛 鐵粉 好臘茶(各三錢)

上同為細末,熬梨汁為膏,丸如綠豆大。龍腦水化下一丸至三丸。亦名梨汁餅子,及治大人風涎,並食後。

學海案:「聚珍本」好臘茶作「好蠟」,恐誤。又蠍尾、硼砂、郁李仁、粉霜、牽牛、輕粉作各一錢,鐵粉、好蠟作各三錢。

蛇黃丸

治驚癇。因震駭、恐怖、叫號、恍惚是也。

蛇黃(真者三個,火煅醋淬) 鬱金(七分一處為末) 麝香(一字)

上為末,飯丸桐子大。每服一、二丸,煎金銀磨刀水化下。

三聖丸

化痰涎,寬膈,消乳癖,化驚風、食癇、諸疳。小兒一歲以內,常服極妙。

小青丸

青黛(一錢) 牽牛(末三錢) 膩粉(一錢)

並研勻,麵糊丸,黍米大。

小紅丸

天南星(末一兩生) 硃砂(半兩研) 巴豆(一錢取霜)

並研勻,薑汁麵糊丸,黍米大。

小黃丸

半夏(生末一分) 巴豆霜(一字) 黃柏(末一字)

並研勻,薑汁麵糊丸,黍米大。以上百日者各一丸,一歲者各二丸,隨乳下。

學海案:「聚珍本」小青丸作青黛一分,牽牛末三分,膩粉二錢。小紅丸巴豆作二錢。小黃丸黃柏作半錢。

鐵粉丸

治涎盛,潮搐,吐逆。

水銀砂子(二分) 硃砂 鐵粉(各一分) 輕粉(二分) 天南星(炮製去皮臍,取末一分)

上同研,水銀星盡為度,薑汁麵糊丸,粟米大,煎生薑湯下,十丸至十五丸、二三十丸,無時。

銀液丸

治驚熱,膈實嘔吐,上盛涎熱。

水銀(半兩) 天南星(二錢炮) 白附子(一錢炮)

上為末,用石腦油為膏。每服一皂子大,薄荷湯下。

學海案:「聚珍本」有龍腦半錢,輕粉一錢,蠍尾甘一枚炙去毒,上同研勻,石腦油丸如綠豆大。每服二、三丸,乳香湯下,大者稍加,無時。

鎮心丸

治小兒驚癇,心熱。

硃砂 龍齒 牛黃(各一錢) 鐵粉 琥珀 人參 茯苓 防風(各二錢) 全蠍(七個焙)

上末煉蜜丸如桐子大,每服一丸,薄荷湯下。

金箔丸

治急驚涎盛。

金箔(二十片) 天南星(銼炒) 白附子(炮) 防風(去蘆須焙) 半夏(湯浸七次,切焙乾秤各半兩) 雄黃 辰砂(各一分) 生犀末(半分) 牛黃 腦麝(各半分。以上六物研)

上為細末,薑汁麵糊丸,麻子大,每服三、五丸至一、二十丸,人參湯下。如治慢驚,去龍腦,服無時。

學海案:「聚珍本」作牛黃、龍腦、麝香各半錢,雄黃、辰砂(各二分)。余同。

辰砂丸

治驚風涎盛潮作,及胃熱吐逆不止。

辰砂(別研) 水銀砂子(各一分) 天麻 牛黃(五分) 腦麝(別研五分) 生犀末 白殭蠶(酒炒) 蟬殼(去足) 干蠍(去毒炒) 麻黃(去節) 天南星(湯浸七次,焙切,干秤各一分)

上同為末,再研勻,熟蜜丸如綠豆大,硃砂為衣,每服一二丸或五七丸,食後服之,薄荷湯送下。

學海案:「聚珍本」天麻一分,龍腦、麝香、牛黃各五錢。余同。

剪刀股丸

治一切驚風,久經宣利,虛而生驚者。

硃砂 天竺黃(各研) 白殭蠶(去頭足炒) 蠍(去毒炒) 干蟾(去四足並腸,洗炙焦黃為末) 蟬殼(去劍) 五靈脂(去黃者為末各一分) 牛黃 龍腦(並研各一字) 麝香(研五分) 蛇黃(五錢燒赤,醋淬三五次,放水研飛)

上藥末共二兩四錢,東流水煮,白麵糊丸,桐子大。每服一丸,剪刀環頭研,食後薄荷湯化下。如治慢驚,即去龍腦。

麝蟾丸

治驚涎潮搐。

大幹蟾(秤二錢,燒另研) 鐵粉(三錢) 硃砂 青礞石(末) 雄黃(末) 蛇黃(燒取末各二錢匕) 龍腦(一字) 麝香(一錢匕)

上件研勻水浸,蒸餅為丸,如桐子大,硃砂為衣。薄荷水下半丸至一丸。無時。

學海案:「聚珍本」鐵粉作輕粉。

軟金丹

治驚熱痰盛,壅嗽膈實。

天竺黃 輕粉(各二兩) 青黛(一錢) 黑牽牛取頭末 半夏(用生薑三錢同搗成曲,焙乾,再為細末,各三分)

上同研勻,熟蜜劑為膏。薄荷水化下,半皂子大至一皂子大,量兒度多少用之。食後。

學海案:「聚珍本」竺黃、輕粉各半兩,一作二兩,青黛作一分。余同。

桃枝丸

疏取積熱及結胸,又名桃符。

巴豆霜 川大黃 黃柏(末各一錢一字) 輕粉 硇砂(各五分)

上為細末,麵糊丸,粟米大。煎桃枝湯下。一歲兒,五、七丸,五七歲,二、三十丸。桃符湯下亦得。未晬兒,三、二丸,臨臥。

學海案:「聚珍本」黃柏下云各一分一字。

蟬花散

治驚風,夜啼,咬牙,咳嗽,及療咽喉壅痛。

蟬花(和殼) 白殭蠶(直者酒炒熟) 甘草(炙各一分) 延胡索(半分)

上為末,一歲一字,四、五歲半錢。蟬殼湯下。食後。

鉤藤飲子

治吐利,脾胃虛風,慢驚。

鉤藤(三分) 蟬殼 防風(去蘆頭切) 人參(去蘆頭切) 麻黃(去節秤) 白殭蠶(炒黃)天麻 蠍尾(去毒炒各半兩) 甘草(炙) 川芎(各一分) 麝香(一分別研入)

上同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六分,溫服,量多少與之。寒多加附子末半錢。無時。

學海案:「聚珍本」麝香作一錢,按上稱三分、一分,「分」字皆讀去聲,今宜改作錢字。麝香一分,「分」字如字讀乃合。方後加附子末半錢,加於二錢劑中也。

抱龍丸

治傷風、瘟疫,身熱昏睡,氣粗,風熱痰寒壅嗽,驚風潮搐,及蠱毒、中暑。沐浴後並可服,壯實小兒,宜時與服之。

天竺黃(一兩) 雄黃(水飛一錢) 辰砂 麝香(各別研半兩) 天南星(四兩,臘月釀牛膽中,陰乾百日,如無,只將生者去皮臍,銼炒干用)

上為細末,煮甘草水和丸,皂子大,溫水化下服之。百日小兒,每丸分作三、四服;五歲一、二丸;大人三、五丸。亦治室女白帶。伏暑,用鹽少許,嚼一、二丸,新水送下。臘月中,雪水煮甘草和藥尤佳。一法用漿水或新水浸天南星三日,候透,軟煮三、五沸,取出乘軟切去皮,只取白軟者,薄切焙乾炒黃色,取末八兩,以甘草二兩半,拍破,用水二碗浸一宿,慢火煮至半碗,去滓,旋旋灑入天南星末,慢研之,令甘草水盡,入余藥。

豆卷散

治小兒慢驚。多用性太溫及熱藥治之,有驚未退而別生熱症者;有病愈而致熱症者;有反為急驚者甚多。當問病者幾日?因何得之?曾以何藥療之?可用解毒之藥,無不效,宜此方。

大豆黃卷(水浸黑豆生芽是也,曬乾) 板藍根 貫眾 甘草(炙各一兩)

上四物同為細末,每服半錢至一錢,水煎去滓服,甚者三錢,漿水內入油數點煎。又治吐蟲,服無時。

龍腦散

治急慢驚風。

大黃(蒸) 甘草 半夏(湯洗薄切,用薑汁浸一宿,焙乾炒) 金星石 禹餘糧 不灰木青蛤粉 銀星石 寒水石

上各等分,同為細末,研入龍腦一字,再研勻,新水調一字至五分,量兒大小與之。通解諸毒,本舊方也,仲陽添入甘鬆三兩枝,藿香葉末一錢,金芽石一分,減大黃一半,治藥毒吐血,神妙。

治虛風方回生散

治小兒吐瀉或誤服冷藥,脾虛生風,因成慢驚。

大天南星(一個,重八、九錢以上者良)

上用地坑子一個,深三寸許,用炭火五斤,燒通赤,入好酒半盞在內,然後入天南星,卻用炭火三、二條,蓋卻坑子,候南星微裂,取出刺碎,再炒勻熟,不可稍生,候冷為細末,每服五分或一字,量兒大小,濃煎生薑、防風湯,食前調下,無時。

又方梓樸散

半夏(一錢,湯洗七次,薑汁浸半日曬乾) 梓州厚朴(一兩細銼)

上件米泔三升,同浸一百刻,水盡為度,如百刻水末盡,加火熬干,去厚朴,只將半夏研為細末。每服半字、一字,薄荷湯調下。無時。

褊銀丸

治風涎,膈實,上熱及乳食不消,腹脹喘粗。

巴豆(去皮油心膜研細) 水銀(各半兩) 黑鉛(二錢半,水硍結砂子) 麝香(五分另研)好墨(八錢研)

上將巴豆末並墨再研勻,和入砂子、麝香,陳米粥和丸,如綠豆大捏褊。一歲一丸,二、三歲二、三丸,五歲以上五、六丸,煎薄荷湯放冷送下,不得化破。更量虛實增減,並食後。

牛黃膏

治熱及傷風疳熱。

雄黃(研) 甘草末 川甜硝(各一分) 寒水石(生飛研一兩) 腦子(一錢) 綠豆粉(半兩)

上研勻,煉蜜和成膏,薄荷水化下,半皂子大,食後。

學海案:「聚珍本」寒水石作一分,一作一兩,有鬱金末一錢,此與前牛黃膏小異。「聚珍本」作生黃膏。

五福化毒丹

治瘡疹餘毒上攻口齒,躁煩,亦咽乾,口舌生瘡,及治蘊熱積,毒熱,驚惕,狂躁。

生熟地黃(焙秤各五兩) 玄參 天門冬(去心) 麥門冬(去心焙秤各三兩) 甘草(炙) 甜硝(各二兩) 青黛(一兩半)

上八味為細末,後研入硝、黛,煉蜜丸如雞頭大。每服半丸或一丸,食後,水化下。

羌活膏

治脾胃虛,肝氣熱盛生風,或取轉過,或吐瀉後為慢驚,亦治傷寒。

羌活(去蘆頭) 川芎 人參(去蘆頭) 赤茯苓(去皮) 白附子(炮各半兩) 天麻(一兩) 白殭蠶(酒浸炒黃) 干蠍(去毒炒) 白花蛇(酒浸取肉焙乾各一分) 川附子(炮去皮臍) 防風(去蘆頭切焙) 麻黃(去節秤各三錢) 豆蔻肉 雞舌香(即母丁香) 藿香葉 木香(各二錢)輕粉(一錢) 珍珠 麝香 牛黃(各一錢) 龍腦(半字) 雄黃 辰砂(各一分以上七味各別研入)

上同為細末,熟蜜和劑旋丸,大豆大。每服一、二丸,食前,薄荷湯或麥冬湯溫化下。實熱、驚急勿服,性溫故也。服無時。

學海案:「聚珍本」白花蛇下云各一兩;木香上有沉香一味。後附辨雞舌香文云:古今論雞舌香同異紛紛,或以為番棗核,或以為母丁香,互相排抵,竟無定說。季忠以為最為易辨。所以久無定說者,惑於其名耳!古人名藥,多以其形似者名之,如烏頭、狗脊、鶴蝨之類是。番棗核、母丁香本是二物,皆以形似雞舌,故名適同。凡藥同名異實,如金櫻、地錦之類,不足怪也。如雞舌二類,各有主療。番棗核者,得於乳香中,今治傷折藥多用之。母丁香即丁香之老者,極芳烈,古人含雞舌香,乃此類也。今治氣溫中藥多用之。所謂最易辨者如此。

郁李仁丸

治襁褓小兒,大小便不通,驚熱痰實,欲得溏動者。

郁李仁(去皮) 川大黃(去粗皮取實者銼,酒浸半日,控干,炒為末,各一兩) 滑石(半兩研細)

上先將郁李仁研成膏,和大黃、滑石,丸如黍米大。量大小與之,以乳汁或薄荷湯下,食前。

犀角丸

治風熱痰實面赤,大小便秘澀,三焦邪熱,腑臟蘊毒,疏導極穩方。

生犀角末(一分) 人參(去蘆頭切) 枳實(去瓤炙) 檳榔(半兩) 黃連(一兩) 大黃(二兩,酒浸切片,以巴豆去皮一百個,貼在大黃上,紙裹飯上蒸三次,切炒令黃焦,去巴豆不用)

上為細末,煉蜜和丸,如麻子大。每服一二十丸,臨臥熟水下,未動,加丸。亦治大人,孕婦不損。

異功散

溫中和氣,治吐瀉,不思乳食。凡小兒虛冷病,先與數服,以助其氣。

人參(切去頂) 茯苓(去皮) 白朮 陳皮(銼) 甘草(各等分)

上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生薑五片,棗兩個,同煎至七分,食前,溫量多少與之。

藿香散

治脾胃虛有熱,面赤,嘔吐涎嗽,及轉過度者。

麥門冬(去心焙) 半夏曲 甘草(炙各半兩) 藿香葉(一兩)

上為末,每服五分至一錢,水一盞半,煎七分,食前溫服。

學海案:「聚珍本」有石膏半兩。

如聖丸

治冷熱疳瀉。

胡黃連 白蕪荑(去扇炒) 川黃連(各二兩) 使君子(一兩去殼秤) 麝香(別研五分) 干蝦蟆(五枚銼酒熬膏)

上為末,用膏丸如麻子大,每服人參湯下。二、三歲者,五、七丸;以上者,十丸至十五丸。無時。

白附子香連丸

治腸胃氣虛,暴傷乳哺,冷熱相雜,瀉痢赤白,裡急後重,腹痛扭撮,晝夜頻並,乳食減少。

黃連 木香(各一分) 白附子(大二個)

上為末,粟米飯丸,綠豆大或黍米大,或服十丸至二、三十丸,食前,清米飲下,日夜各四五服。

豆蔻香連丸

治泄瀉,不拘寒熱赤白,陰陽不調,腹痛腸鳴切痛,可用如聖。

黃連(炒三分) 肉豆蔻 南木香(各一分)

上為細末,粟米飯丸,米粒大。每服米飲湯下,十丸至二、三十丸,日夜各四五服,食前。

小香連丸

治冷熱腹痛,水穀利,滑腸方。

木香 訶子肉(各一分) 黃連(半兩炒)

上為細末,飯和丸綠豆大。米飲下十丸至三五十丸,頻服之,食前。

二聖丸

治小兒臟腑或好或瀉,久不愈,羸瘦成疳。

川黃連(去須) 黃柏(去粗皮各一兩)

上為細末,將藥末入豬膽內,湯煮熟,丸如綠豆大。每服二、三十丸,米飲下。量兒大小加減,頻服,無時。

沒石子丸

治泄瀉白濁,及疳痢、滑腸、腹痛者方。

木香 黃連(各一分,一作各二錢半) 沒石子(一個) 豆蔻仁(二個) 訶子肉(三個)

上為細末,飯和丸麻子大,米飲下。量兒大小加減,食前。

當歸散

治變蒸有寒無熱。

當歸(二錢) 木香 官桂 甘草(炙) 人參(各一錢)

上㕮咀,每服二錢,水七分盞,姜三片,棗一枚去核,同煎服。

溫白丸

治小兒脾氣虛困,泄瀉瘦弱,冷疳洞利,及因吐瀉,或久病後成慢驚,身冷瘛瘲。

天麻(生半兩) 白殭蠶(炮) 白附子(生) 干蠍(去毒) 天南星(銼湯浸七次,焙各一分)

上同為末,湯浸,寒食麵和丸,如綠豆大,圓了仍與寒食麵內,養七日取出。每服五、七丸至二、三十丸,空心煎生薑米飲,漸加丸數,多與服。

豆蔻散

治吐瀉煩渴,腹脹,小便少。

豆蔻 丁香(各半分) 舶上硫黃(一分) 桂府 白滑石(三分)

上為細末,每服一字至半錢,米飲下,無時。

溫中丸

治小兒胃寒瀉白,腹痛腸鳴,吐酸水,不思食,及霍亂吐瀉。

人參(切去頂焙) 甘草(銼焙) 白朮(各一兩為末)

上薑汁面和丸,綠豆大。米飲下一、二十丸,無時。

胡黃連麝香丸

治疳氣羸瘦,白蟲作方。

胡黃連 白蕪荑(去扇各一兩) 木香 黃連(各半兩) 辰砂(另研一分) 麝香(銼研一錢)

上為細末,麵糊丸綠豆大。米飲下五、七丸至十丸;三五歲以上者,可十五丸、二十丸。無時。

大胡黃連丸

治一切驚疳,腹脹,蟲動,好吃泥土生米,不思飲食,多睡,吼啀,臟腑或秘或瀉,肌膚黃瘦,毛焦發黃,飲水,五心煩熱,能殺蟲,消進飲食,治瘡癬,常服不瀉痢方。

胡黃連 黃連 苦楝子(各一兩) 白蕪荑(去扇半兩,秋初三分) 蘆薈(另研) 干蟾頭(燒存性另研各一分) 麝香(一錢另研) 青黛(一兩半另研)

上先將前四味為細末,豬膽汁和為劑,每一胡桃大,入巴豆仁一枚置其中,用油單一重裹之,蒸熟,去巴豆,用米一升許蒸,米熟為度,入後四味為丸。如難圓,少入麵糊丸,麻子大。每服十丸、十五丸,清米飲下,食後、臨臥、日進三兩服。

榆仁丸

治疳熱瘦瘁,有蟲,久服充肥。

榆仁(去皮) 黃連(去頭,各一兩)

上為細末,用豬膽七個,破開取汁,與二藥同和入碗內,甑上蒸九日,每日一次,候日數足,研麝香五分,湯浸一宿,蒸餅同和成劑,丸如綠豆大。每服五七丸至一、二十丸,米飲下,無時。

大蘆薈丸

治疳殺蟲,和胃止瀉。

蘆薈(研) 木香 青橘皮 胡黃連 黃連 白蕪荑(去扇秤) 雷丸(破開,白者佳,赤者殺人,勿用) 鶴蝨(微炒,各半兩) 麝香(二錢另研)

上為細末,粟米飲丸綠豆大。米飲下二十丸,無時。

龍骨散

治疳,口瘡,走馬疳。

砒霜 蟾酥(各一字) 粉霜(五分) 龍骨(一錢) 定粉(一錢五分) 龍腦(半字)

上先研砒粉極細,次入龍骨再研,次入定粉等同研,每用少許敷之。

橘連丸

治疳瘦,久服消食和氣,長肌肉。

陳橘皮(一兩) 黃連(一兩五錢去須,米泔浸一日)

上為細末,研入麝香五分,用豬膽七個,分藥入在膽內,漿水煮,候臨熟以針微扎破,以熟為度,取出,以粟米粥和丸,綠豆大。每服十丸至二、三十丸,米飲下,量兒大小與之,無時。

龍粉丸

治疳渴。

草龍膽 定粉 烏梅肉(焙秤) 黃連(各二分)

上為細末,煉蜜丸,如麻子大。米飲下一、二十丸,無時。

香銀丸

治吐。

丁香 乾葛(各一兩) 半夏(湯浸七次,切焙) 水銀(各半兩)

上三味,同為細末,將水銀與藥同研勻,生薑汁丸,如麻子大。每服一、二丸至五、七丸,煎金銀湯下,無時。

金華散

治乾溼瘡癬。

黃丹(煅一兩) 輕粉(一錢) 黃柏 黃連(各半兩) 麝香(少許)

上為末,先洗,次乾摻之,如干癬瘡,用臘月豬脂和敷,如無,用麻油亦可,加黃芩、大黃。

安蟲丸

治上、中二焦虛,或胃寒蟲動及痛。又名苦楝丸方。

乾漆(三分,杵碎炒煙盡) 雄黃 巴豆霜(一錢)

上為細末,麵糊丸,黍米大,量兒大小與服,取東行石榴根煎湯下,痛者煎苦楝根湯下,或蕪荑湯下五、七丸至三、二十丸,發時服。

蕪荑散

治胃寒蟲痛。

白蕪荑(去扇秤) 乾漆(炒各等分)

上為細末,每服一字,或五分、一錢,米飲調下,發時服。

上方杜壬養生必用方同。杜亦治胃寒蟲上。

膽礬丸

治疳,消癖進食,止瀉和胃,遣蟲。

膽礬(真者一錢為粗末) 綠礬(真者二兩) 大棗(十四個去核) 好醋(一升)

以上四物同煎,熬令棗爛和後藥。

使君子(二兩去殼) 枳實(去穰炒三兩) 黃連 訶黎勒(去核各一兩,併為粗末) 巴豆(二七枚,去皮破之)

以上五物同炒令黑,約三分干,入後藥。

夜明砂(一兩) 蝦蟆灰(存性一兩) 苦楝根皮(末半兩)

以上三物再同炒,候乾,同前四物杵羅為末,卻同前膏和入臼中,杵千下。如未成更旋入熟棗肉,亦不可多,恐服之難化。太稠,即入溫水,可圓即丸,如綠豆大。每服二、三十丸,米飲溫水下,不拘時。

真珠丸

取小兒虛中一切積聚、驚涎、宿食、乳癖。治大小便澀滯,療腹脹,行滯氣。

木香 白丁香(真者) 丁香(末五分) 巴豆仁(十四個,水浸一宿,研極膩) 輕粉(各五分,留少許為衣) 白滑石(末二錢)

上為末,研勻,濕紙裹燒,粟米飯丸麻子大。一歲一丸,八九歲以上至十五歲服八丸,炮皂子煎湯放冷下。挾風熱難動者,先服涼藥一服;乳癖者,減丸數,隔日臨臥一服。

消堅丸

消乳癖及下交奶,又治痰熱膈實,取積。

䃋砂末 巴豆霜 輕粉(各一錢) 水銀砂子(兩皂子大) 細墨(少許) 黃明膠(末五錢)

上同研勻,入麵糊丸,如麻子大。倒流水下,一歲一丸,食後。

百部丸

治肺寒壅嗽,微有痰。

百部(三兩炒) 麻黃(去節) 杏仁(四十個去皮尖,微炒,煮三五沸)

上為末,煉蜜丸如芡實大,熱水化下,加松子仁肉五十粒,糖丸之,含化大妙。

紫草散

發斑疹。

鉤藤鉤子 紫草茸(各等分)

上為細末,每服一字,或五分、一錢,溫酒調下,無時。

秦艽散

治潮熱,減食,蒸瘦方。

秦艽(去蘆頭切焙) 甘草(炙各一兩) 干薄荷(半兩勿焙)

上為粗末,每服一二錢,水一中盞,煎至八分,食後溫服。

地骨皮散

治虛熱潮作,亦治傷寒壯熱,及餘熱方。

地骨皮(自採佳) 知母 銀州柴胡(去蘆) 甘草(炙) 半夏(湯洗十次,切焙) 人參(切去頂焙) 赤茯苓(各等分)

上為細末,每服二錢,姜五片,水一盞,煎至八分,食後溫服,量大小加減。

人參生犀散

解小兒時氣寒壅、咳嗽,痰逆喘滿,心忪驚悸,臟腑或秘或泄,調胃進食。又主一切風熱,服尋常涼藥即瀉而減食者。

人參(切去蘆三錢) 前胡(去蘆七錢) 甘草(炙黃二錢) 桔梗 杏仁(去皮尖略爆干為末,秤各五錢)

上將前四味為末,後入杏仁,再粗羅羅過。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八分,去滓溫服,食後。

三黃丸

治諸熱。

黃芩(半兩去心) 大黃(去皮濕紙裹煨) 黃連(去須各一錢)

上同為細末,麵糊丸綠豆大或麻子大。每服五七丸至十五丸、二十丸,食後,米飲送下。

治囟開不合、鼻塞不通方

天南星大者,微炮去皮為細末,淡醋調,塗緋帛上,貼囟上,火炙手頻熨之。

黃耆散

治虛熱盜汗。

牡蠣(煅) 黃耆 生地黃(各等分)

上為末,煎服,無時。

虎杖散

治實熱盜汗。

上用虎杖銼,水煎服。量多少與之,無時。

捻頭散

治小便不通方。

延胡索 川苦楝(各等分)

上同為細末,每服五分或一錢,捻頭湯調下,量多少與之。如無捻頭湯,即湯中滴油數點,食前。

羊肝散

治瘡疹入眼成翳。

上用蟬蛻末,水煎,羊子肝湯調服二三錢。凡痘瘡才欲著痂,即用酥或面油不住潤之,可揭即揭,若不潤及遲揭,瘡硬即隱成瘢痕。

蟬蛻散

治斑瘡入眼,半年以內者,一月取效。

蟬蛻(去土取末一兩) 豬懸蹄甲(二兩,罐子內鹽泥固濟,燒存性)

上二味研,入羚羊角細末一分拌勻。每服一字;百日外兒五分;三歲以上一、二錢。溫水或新水調下,日三、四,夜一、二,食後服。一年以外難治。

烏藥散

治乳母冷熱不和及心腹時痛,或水瀉,或乳不好。

天台烏藥 香附子(破用白者) 高良薑 赤芍藥

上各等分為末,每服一錢,水一盞,同煎六分,溫服。如心腹疼痛,入酒煎。水瀉,米飲調下。無時。

二氣散

治冷熱驚吐反胃,一切吐利,諸治不效者。

硫黃(半兩研) 水銀(二錢半研,不見星,如黑煤色為度)

上每服一字至五分,生薑水調下或同炒,結砂為丸。

葶藶丸

治乳食沖肺,咳嗽、面赤、痰喘。

甜葶藶(隔紙炒) 黑牽牛(炒) 漢防己 杏仁(炒去皮尖各一錢)

上為末,入杏仁泥,取蒸陳棗肉和搗為丸,如麻子大,每服五丸至七丸,生薑湯送下。

麻黃湯

治傷風發熱、無汗、咳嗽、喘急。

麻黃(去節三錢,水煮去沫,漉出曬乾) 肉桂(二錢) 甘草(炙一錢) 杏仁(七個去皮尖 麩炒黃研膏)

每服一錢,水煎服。以汗出為度,自汗者不宜服。

生犀磨汁

治瘡疹不快,吐血衄血。

生犀磨汁

學海案:「聚珍本」有生犀散云,消毒氣,解內熱。用生犀磨濃汁,微溫飲一茶腳許,乳食後,更量大小加減之。與此方同而治異。

大黃丸

治諸熱。

大黃 黃芩(各一兩)

上為末,煉蜜丸如綠豆大。每服五丸至十丸,溫蜜水下。量兒加減。

使君子丸

治臟腑虛滑及疳瘦下利,腹脅脹滿,不思乳食。常服,安蟲補胃,消疳肥肌。

厚朴(去粗皮薑汁塗焙) 甘草(炙) 訶子肉(半生半煨) 青黛(各半兩,如是兼驚及帶熱瀉入此味,如則變疳不調,不用此味) 陳皮(去白一分) 使君子(去殼一兩,麵裹煨熟,去面不用)

上為末,煉蜜丸,如小雞頭大,每服一丸,米飲化下。百日以上、一歲以下,服半丸。乳汁化下。

青金丹

疏風利痰。

蘆薈 牙硝 青黛(各一錢) 使君子(三枚) 硼砂 輕粉(各五分) 蠍稍(十四個)

上末,磨香墨拌,丸麻子大。每三丸,薄荷湯下。

燒青丸

治乳癖。

輕粉 粉霜 䃋砂(各一錢) 白麵(二錢) 玄精石(一分) 白丁香(一字) 定粉(一錢) 龍腦(十字)

上同一處,研令極細,滴水和為一餅,以文武火燒熟勿焦,再為末,研如粉面,滴水和丸如黃米。每服七丸,漿水化下。三歲以下服五丸,量兒大小,加減服之。此古方也。

敗毒散

治傷風、瘟疫、風濕,頭目昏暗,四肢作痛,增寒壯熱,項強睛疼,或惡寒咳嗽,鼻塞聲重。

柴胡(洗去蘆) 前胡 川芎 枳殼 羌活 獨活 茯苓 桔梗(炒) 人參(各一兩) 甘草(半兩)

上為末,每服二錢,入生薑、薄荷煎,加地骨皮、天麻,或㕮咀,加蟬蛻、防風。治驚熱可加芍藥、乾葛、黃芩;無汗加麻黃。

學海案:「聚珍本」方末無加地骨皮。以下有云,此古方也。錢氏加甜葶藶半兩,薄荷葉半兩,名羌活散,蓋閻氏注也。

附方

學海案:「聚珍本」較此本少涼驚丸(名同方異)、粉紅丸、阿膠散、塗囟法、浴體法、甘桔湯、利驚丸、消積丸、花火膏、百祥丸、牛李膏、宣風散、蛇黃丸、鎮心丸(名同方異)、抱龍丸、五福化毒丹、當歸散、安蟲丸、蕪荑散、人參生犀散、羊肝散、葶藶丸、生犀磨汁、使君子丸、青金丹(名同方異)、燒青丸,共二十六方,而別有木瓜丸、青金丹、生犀散(與生犀磨汁,方同治異)、龍腦膏、梔豉飲子、白虎湯、大黃丸(名同方異)、鎮心丸、鉤藤膏、魏香散、涼驚丸、獨活飲子、三黃散、人參散、檳榔散、黃耆散(名同方異)、地骨皮散(名同方異)、蘭香散、敷齒立效散、蚵皮丸共二十方。其間龍腦膏、梔豉飲子、白虎湯、鉤藤膏、魏香散五方,已見閻氏書中,餘十五方,未知何出?附錄於此,以備習是業者有所採焉。

木瓜丸

止吐。

木瓜末 麝香 膩粉 木香末 檳榔末(各一字)

上同研,麵糊丸,如小黃米大。每服一、二丸,甘草水下,無時服。

青金丹

青黛(研) 雄黃(飛研) 胡黃連(各半兩) 白附子(炮製二錢) 水銀(一錢與膩粉同研)膩粉(水銀同研) 熊膽(用溫水化入) 蘆薈(研) 蟾酥(研入各一分) 麝香(半分) 龍腦(研)硃砂(飛研) 鉛霜(研各一字)

上為細末,令勻,用熬過豬膽汁浸,蒸餅和丸,如黃米大。退驚治風,化蟲殺疳,除百病,進乳食,治一切驚風天釣,目睛上視,手足搐搦,狀候多端。用藥一丸,溫水化滴鼻中,令嚏噴三五次,更用薄荷湯下二丸即愈。如久患五疳,腹脹頭大,四肢瘦小,好吃泥土,不思乳食,愛咬提甲,時撏眉毛,頭髮稀疏,肚上青筋,及又患瀉痢,並用米飲下二丸。如鼻下赤爛,口齒疳蟲並口瘡等,用乳汁研二丸,塗在患處。疳眼雀目,白羊肝一枚,以竹刀子批開,入藥二丸在內,以麻縷纏定,用淘米泔煮熟,空腹食之。仍令乳母常忌魚腥、大蒜、雞、鴨、豬肉等。此藥若隔三二日一服,永無白疾,不染橫夭之疾。此古方也。錢氏獨麝香比此加倍。

生犀散

消毒氣,解內熱。

生犀(凡盛物者,皆經蒸煮,不堪用,鬚生者為佳)

上一物,不拘多少,於澀器物中,用新水磨濃汁,微溫飲一茶腳許,乳食後,更量大小加減之。

大黃丸

治風熱裡實,口中氣熱,大小便閉赤,飲水不止,有下證者,宜服之。

大黃(一兩,酒洗過,米下蒸熟,切片曝干) 川芎(一兩銼) 甘草(一分銼炙) 黑牽牛(半兩半生熟炒)

上為細末,稀糊和丸,如麻子大。二歲每服十丸,溫蜜水下,乳後服,以溏利為度;未利加丸數再服。量大小虛實用之。

鎮心丸

涼心經,治驚熱痰盛。

甜硝(白者) 人參(切去蘆末) 甘草(炙取末) 寒水石(燒各一兩) 干山藥(白者) 白茯苓(各二兩) 硃砂(一兩) 龍腦 麝香(各一錢,三味並研碎)

上為末,熟蜜丸雞頭大。如要紅,入坯子胭脂二錢,即染胭脂是也。溫水化下半丸至一、二丸,食後。

涼驚丸

硼砂(研) 粉霜(研) 郁李仁(去皮焙乾為末) 輕粉 鐵粉(研) 白牽牛末(各一錢) 好臘茶(三錢)

上同為細末,熬梨為膏,丸綠豆大。龍腦水化下一丸至三丸。亦名梨汁餅子。及治大人風涎,並食後服。(一本無白牽牛末)

獨活飲子

治腎疳臭息候良方。

天麻 木香 獨活 防風(各一錢) 麝香(少許研細末和入)

上每服一錢匕,小者半錢,麥門冬熟水調下。

三黃散

治腎疳硼砂候良方。

牛黃 大黃 生地黃 木香 青黛(各等分為末)

上每服一錢匕,熟水調服。

人參散

治腎疳潰槽候良方。

肉豆蔻(炮) 胡黃連 人參 杏仁(炒) 甘草(炙,各等分為末)

上每服一錢匕,小者半錢,溫熟水調服。

檳榔散

治腎疳宣露候良方。

木香 檳榔 人參 黃連 甘草(炙,各等分為末)

上每服一錢,小者半錢,熟水調服。

黃耆散

治腎疳腐根候良方。

黃耆(蜜炙) 牛黃 人參 天麻 蠍(去毒) 杏仁(炒) 白茯苓 川當歸 生地黃(洗)熟乾地黃(洗各等分為末)

上每服小者半匕,煎天門冬熟水調服,麥門冬亦得。

地骨皮散

治腎疳,齦齶牙齒肉爛腐臭,鮮血常出良方。

生乾地黃(半兩) 真地骨皮 細辛(各一分) 五倍子(炒令焦二錢)

上為末,每用少許敷之,頻與功效,多不妨。議曰:本經所載,疳證有五,謂五臟所受,故得其名。今述腎疳一臟,有五證候者,最為要急,不可同常。此疾具陳有五種,候傳迅疾可畏,乃知走馬之號不誣。初發之時,兒孩口臭,上干胃口,氣息臭郁;漸進損筋,齦肉生瘡,或腫或爛,其齒焦黑;又進,從牙槽內發作瘡疱,破潰膿爛;又進,熱逼入脈,常血出,其熱注久,牙齦腐壞,槽寬齒脫,六七歲孩落盡,不復更生,豈可治療!今以妙方,宜速與隨其傳變而理,不待疾作而後藥也。

蘭香散

治小兒走馬疳,牙齒潰爛,以至硼砂出血齒落者。

輕粉 蘭香(末各一錢) 密陀僧(半兩,醋淬為末)

上研如粉,敷齒及齦上,立效。議曰:嬰孩受病,症候多疳,良由氣鬱三焦,疳分五臟,內有腎經,常虛得疳,名之曰急,以走馬為喻,治療頗難。此等證:初作口氣,名曰臭息;次第齒黑,名曰硼砂;盛則齦爛,名曰潰槽;又盛血出,名曰宣露;重則齒自脫落,名曰腐根。其根既腐,何由理之?嗟乎!豪家育子,哺以甘肥,腎堂受之虛熱,或因母在難月,恣食厚味,令兒所招,俱非偶然而作。今將秘方述於後。

敷齒立效散

鴨嘴 膽礬(一錢匕,煅紅研) 麝香(少許)

上研勻,每以少許敷牙齒齦上。又一方用蟾酥一字,加麝香和勻敷之。議曰:血之流行者榮也,氣之循環者衛也。變蒸足後,飲食之間,深恐有傷於榮衛而作眾疾。其或氣傷於毒,血傷於熱,熱毒攻之。虛臟所受,何臟為虛?蓋小兒腎之一臟常主虛,不可令受熱毒,攻及腎臟,傷乎筋骨。惟齒受骨之餘氣,故先作疾,名曰走馬,非徐徐而作。所宜服藥,甘露飲地黃膏、化毒丹、消毒飲。其外證以前件立效散、及麝酥膏敷之。切忌與食熱毒之物。此疳不同常證,醫宜深究保全為上。若用常方,難於痊愈。

蚵皮丸

治小兒五疳,八痢,乳食不節,寒溫調適乖違,毛髮焦黃,皮膚枯悴,腳細肚大,顱解胸陷,漸覺尫羸,時發寒熱,盜汗,咳嗽,腦後核起,腹內塊生,小便泔濁,膿痢澱青,撏眉咬指,吃土甘酸,吐食不化,煩渴並頻,心神昏瞀,鼻赤唇燥,小蟲既出,蛔蟲咬心,疳眼雀目,名曰丁奚。此藥效驗如神。

蚵皮(酒浸去骨焙) 白蕪荑(去皮) 黃連(去須) 胡黃連(各一兩半) 青黛(半兩為衣)

上件研為細末,豬膽汁面和丸,如粟米大。每服三十丸,用飯飲吞下,食後,臨臥,日進三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