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尤氏喉科秘書

尤氏喉科秘書

作者
尤乘
朝代
年份
公元1675年

醫,道之小焉者也。於小道中,而以喉科著,抑又小矣。然玉霜一點,紅粉半廛,遽爾既危於俄頃,起沉疴於斯須。人巧極天工,錯即未窺全豹,而小中見大,施濟之功在焉。予添列黌宮,未暇問岐黃術,而習見夫庸醫之誤人也。貪夫之徇利也,早無以為饔,夕無以為飧者之鳴號焉,而莫如引手救也。慨然念士生當世,不獲身名民社,以宏輔相,或得一術以濟人於危急,何莫非立達之初心?奈役役半生,願莫之遂。今年秋,假館東山之麓,陳生在豐,以五十金得是編於梁溪尤氏,予叨一日長,得晏然有之,此固生之雅意,抑亦予之急想,世手而鬼神通之者歟,而予於此,竊自念也。傳曰: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聖賢其事,日月為昭,人能本此意以行之,內省可無漸矣。人有裨益,道雖小也,利實溥焉!此世上齷齪小夫,嚖為利事耳,道於何有哉?爰述數語以自警,且使後之子孫,勿視為尋常方藥,而傳之非人。抑知此為明道之書,而勿開利竇也。

乾隆歲次辛丑中秋後余假館於蠡河之南惠氏深想數年借得私時秘錄

乾隆乙卯年浙慈馮岩峰授傳手錄

喉症總論

咽喉,為人身呼吸飲食門戶,方寸之地,受病危險,其症甚繁,大約其要總歸於火。蓋少陰、少陽,君相二火,其脈並絡於咽喉,故往往為火症之所結聚。君火勢緩,則結而為疼,為腫,相火勢速,則腫甚不仁而為痹,痹甚不通,則痰塞以死。經云:一陰一陽,結為喉痹。火者痰之本,痰者火之標。火有虛實,實火應過食煎炒炙煿,蘊結積毒,其症煩渴,二便秘塞,風痰上壅,將發喉痹,症先胸隔不利,脈弦而數。治宜先去風痰,後解熱毒。虛火,或應飲酒太過,或應忿怒,或應色欲,火炎上攻,咽喉乾燥,必二便如常,少陰心脈微。治宜補虛降火。凡用藥,不宜純用寒涼,取效目前,上熱未除,中寒復起,毒氣乘虛入腹,胸前高腫,上喘下泄,手足指甲青黑,七日以後,全不進食,口如魚口者死。且治喉症,最忌發汗,誤人不淺。或針砭出血,已具汗意,但凡寒傷於腎,及帝中腫者,切不宜針。至如內傷虛損,咽喉失音,無法可治矣。(帝中即喉嚨花。)喉症初起,一日寒戰即生者,發後身涼,口不碎,又無重舌,或二便俱利,不可認作熱症,皆因陰氣虛寒而發,其痰不可吊盡,蓋此痰即身中津液所化,與熱症乳鵝⿰舌䪞舌之痰,以流盡而愈者不同。若亦流盡,則精神竭而必斃。先以藥吹,或用水渙之法,使喉一通,即便服藥。初劑發散和解,第二劑即施溫補資養之藥,設三四日後,再發寒戰,或心痛,骨痛,脅疼等症,皆屬難治。發時牙關緊閉,舌喉俱腫,口碎而臭,或有重舌,及舌上有黃屑,發屑者,發後下午再發寒熱,二便秘塞者,即作熱症,用石膏敗毒散主之。然易愈之症,如漸起之症,三四日後,而發寒熱者,雖凶,亦不為害。惟有症未減,而牙關反不緊閉,唇口不腫,而紋如好人者,不治。舌腫口滿者不治。色如胡桃、茄子、砂紙者不冶。或連重舌發寒熱,猶可治也。舌以箸按之,其色雪白,起箸即紅紫色。此身內之血已死,然口臭者猶可或生,尤忌口渴氣急痰多而稠,如桃膠者,死其至矣。一頸俱紅腫者,亦極危也。面紅帶紫,面青帶白,神氣少者俱不治。不語者死。略能語者,尚有可生之機。面色少神,喜坐低處者,亦極難治。夫帝中性命所關,舌下紫腫為舌系,下通於腎,白腫不治,傷者必死。

凡看喉症,必先看當心之中,有紅色者不治。如紫黑者尤危,俱不可下藥,記之慎之。

凡喉看法,必先刺所發一邊手之少商穴,如血流不出者,必死在頃刻。即好處一邊流出血紫黑色者,亦死之症。業是者,貴辨之審也。

咽喉門

喉痹屬痰,屬風,屬熱,皆應鬱火而兼熱毒,腫甚不仁,乃咽喉之重症。喉痹者,總名也。要去風痰,解毒,開鬱悶,其症自愈。乳鵝有單,有雙,有連珠,多應酒色,鬱結而生。初起一日痛,二日紅腫,三日有形,細白星,(無細星即喉癰。)發寒熱者凶,四日勢定,治之四五日可愈。其症生於喉旁,一邊生者為單鵝,左右生者為雙鵝。單輕雙重,連珠尤重,左右為(心肝)二白星下下相連,狀如纏袋者,為連珠鵝。

喉菌

病屬憂鬱,血熱氣滯,婦人多患之。形如浮萍,略高而厚,紫色,生於喉旁。輕則半月二十日,重則徑月月餘,要在治之得法,及患者守欲忌口。

喉癬

虛火上炎,肺金火旺,致攻喉間。生如絲,如景窯紋樣,又如秋海棠葉背後紅絲一般。飲食阻礙咽痛,雖不傷命,久則喉啞失音,而不能救矣。

喉癰

此因過食辛辣、炙煿、厚味、醇酒。感熱而生,屬肺病,喉間無形狀,但紅腫而痛,重者亦發寒熱頭痛,四五日可愈。

⿰舌䪞舌喉癰

(⿰舌䪞舌病也,音殺)

肥人感熱性躁者,多患此症。凡舌下生如小舌樣者,為⿰舌䪞舌。如連喉腫痛者,即為喉癰,不痛者,非是。大抵⿰舌䪞舌兼喉癰者,勢凶。

喉關

傷寒後發難治,為氣閉不通,無形無聲。

纏喉風

因心中躁急而發,先二日必胸膈氣緊,出氣短促,然咽喉腫痛,手足厥冷,頸如絞轉,熱結於內,腫繞於外,且麻且癢,喉內紅絲纏繞,手指甲白色,手心壯熱,喉腫而大,風痰壅盛,如曳鋸聲,是其候也,最為忌症。初起一日,即治可治。若過一日夜,目直視,喉間如雷聲者,不治。燈火近患人吹滅者,不治。若喘急額汗者,危在旦夕。又云:纏者,自頤纏繞,赤色寒熱,又口開而不闔者,是其候。必待過一周時無恙,方可用藥,宜極早回頭。

喉刺

多因先患勞病,重症既久,虛火上升,榮血已枯,其喉上顎,有紅點密密如蚊蟲咬斑樣,此係危篤將殂,勿治。

口牙舌頸面腮門

牙槽風初起,先齒痛不已,後即牙齦肉浮腫,紫黑色,或出血,久則腐爛。

牙漏,即前症久而不愈,齒縫中出白膿,極難調治。甚則齒落,如上左邊門牙落者不治。以上二症,皆屬胃火腎虛。

牙癰

一名牙棋風。初起有一小塊,生於牙根肉上,或上或下,或內或外,其狀高硬,牙癰、牙⿰舌䪞、牙菌三病,大同小異,治法亦不難。

牙咬

生於牙盡咬中,齒不能開,牙關緊閉。此症初起,勢重,甚至夜尤甚,然亦不難治,亦不妨命。

牙⿰舌䪞

屬胃火,如豆大,生無定處,或內或外。

牙宣

齒縫出血,上屬脾,下屬胃,實火上攻所致。亦有胃虛火動,腐爛牙根,以致淡血時時滲漏不已。

牙菌並荏

生於牙根,其狀紫黑色,高低如菌狀。此係火盛血熱,而兼氣滯。

穿牙疔

先三日牙痛,發寒熱,後痛不可忍,牙根上發紫塊者是也。穿牙毒,即前症,初起者未破為疔,已破即為穿牙毒,其色紅者可治,青者不可治。疔毒又與牙槽風牙漏相是,治法亦相仿。

走馬牙疳

或因胎毒痘毒後,發致牙根腐爛成疳,殺人最速。鼻梁上發紅點者,不治。其色如干醬,一日爛一分,二日爛一寸,故名走馬,以喻速也。有齒者落盡而死,上爿左邊門牙為牙之主,此牙一落,其餘盡落。若此牙不落,余牙雖落,可能為治。小兒走馬疳,及大人牙槽風,均皆如是看法。

崩砂疳口風

自舌下牙根上腫赤,口內作痛如燙熱,牙根漸爛,亦以脫牙為患。(方見舌症。)

舌癰

舌紅而腫大,屬心經火盛。地角亦紅腫,舌黃,舌上黃,生腫痛,亦屬心火。(方見舌症。)

木舌

舌頭腫大,如煮熟豬肝,不能轉動憂鬱所致。又有一種,生舌根下,如白棗,有青紫筋,不能速愈。初起不痛,不發寒熱,漸至腫大。初起易愈,遲則難痊,亦以憂鬱所致,即是重舌。(方見舌症。)

舌菌

屬心經火多,因氣鬱而生。生舌上,或如木耳,或如菌狀,其色紅紫。(方見舌症。)

懸癰

口裡顎上,紫泡,如豆大者是。紫舌脹,屬心火,內必煩躁悶亂。

糜疳

滿口糜爛,與小兒口疳同治法。

鵝口

一名雪口。初生月內小兒,滿口舌上白屑,如鵝口樣,故名。

馬牙

(即板牙,日逐要挑,乃用針挑破)

初生小兒,胎內受過熱毒,見風即生,但看牙根上有白色如脆骨者是。此症欲發,出胎即打噴嚏,含乳或吞或吐而不吮,其病已深,若不急治,入腹即死。切勿認作黃疸之類,出胎即要細看。日逐要挑,至三四日病即成,五六日堅硬難治。甚有發而再發,大約一月外,方可免此患。

頸癰

胸前紅腫,形在外亦欲內攻,甚則喉腫,閉而出膿。面癰相仿,前症屬腎。

托腮癰

生於腮下,因飲食厚味,多飲醇酒,熱毒所致。

連珠口疳風

自舌下起小泡,初起一個,又起一個,甚至多多,連珠生起。

繭唇風症

此乃陽明胃經,因煿炙所致,或兼思慮暴怒,痰隨火行,流至於唇,而結如豆大。若蠶繭突腫,堅硬作痛,飲食妨礙,或破流血,久則難治。若初起無內症,用麻子大艾炷灸三壯,貼蟾酥膏蓋之,日久漸愈。若有內症,作渴,早服八味丸,午服甘露飲。日久流血不止,形弱面黑,虛熱痰生,腮顴紅而口渴甚者,難治。

清涼甘露飲

犀角 茵陳 石斛 枳殼 麥冬 生地 黃芩 柴胡 知母 生甘草 枇杷葉(各一錢)燈草 淡竹葉

喉症治法

凡喉症至五日即重,如三日前,症雖重尚未成膿,藥能消散。若至五六日,患處多成膿,隨便穿破,後必爛成一窠而難愈。爛處須用口疳藥,多用龍骨、珍珠。凡傷寒後患連珠鵝及喉閉者不治。其症喉項強硬,目睛上視,故多不治。

凡喉症非急症,一二日未必發寒熱,病尚輕緩,若至第三日發寒熱,症必加重。須問其大小便通利否,如二便利,症雖加,不過浮火上攻,服解毒消風清火之劑,即愈。若二便不通利,乃內有實火,非用降火解毒重劑,及通二便之藥。火從何而泄,病從何而解。亦即問其頭可痛否,如頭痛則兼傷寒,難治。

凡喉症,非俟其大便出後,方可望痊。若大便秘結,未可輕許其無礙。

凡喉症初起,大便秘結,宜用大黃、玄明粉通之,則火自降而易痊,即降火解毒之劑內,去前胡,加大黃、玄明粉行之。若至五六日久不食,而大便秘,用之即刻斃。蓋病久胃氣已虛,豈宜再用硝黃?只宜用蜜導法,此秘訣也。凡患喉症,無痰者不治。

凡患喉症須吹藥四五管,方可出痰,三次可以全愈。其出痰,初用必要多用金丹為妙,必直對喉嚨中重重吹之,即提出吹管,恐痰即嘔出。

凡喉症初起一二日,用碧丹漸加金丹。勢甚者,金丹為君,或純用金丹,方能吊出頑痰,出痰非金丹不可。

凡喉症,至胸前紅腫,此係肺癰。用蜜調,加百藥煎服之。凡喉中無形而紅痛者,用燈草灰吹之。

凡婦人喉中腫痛,有因經閉,致火上攻而患者。宜內服通經藥,經通則喉自愈。

凡喉症凶者,面發腫,白亮無光彩,脈沉微無力,是神氣外泄無陽之症,斷不可治。

若面發紅腫,脈來洪大有力,症雖重,是有元氣火盛,治之易痊。

凡腮內口內腫爛,用箸纏絲綿,蘸水輕攪患處。痛者,用藥必愈;如不痛者,即死肉,多難治。

凡舌腫脹滿口,吐舌在外,難以納藥者,用殭蠶、皂角,俱研極細末,等分和勻少許,吹入鼻中,牙關自開,痰涎自出。然後用綿纏竹箸蘸甘草湯,潤其唇口,再加用四味,口疳藥多加頂高冰片,頻吹自愈。

凡吹藥,不但腫碎患處,並四圍好肉上亦要吹之,方不散開,且易愈也。至若舌上幹甚,難於吹藥,或用蜜潤,或用湯水濕之,藥可吹上。喉內吹法,須用氣和平,用管周遍為妙。

凡舌腫大,用生黃柏末加冰片敷之,或出血用炒柏加冰片敷之。

凡⿰舌䪞舌、喉癰,如大便閉,應藥內加玄明粉、大黃。小便不利,加六一散,服之甚效,一法也。

凡用碧丹,症凶者,冰片多於甘草;將愈,甘草多於冰片。

凡患牙癰,牙根紅腫,但牙關不閉,口能開闔。若患牙咬,牙根紅腫,脹肉突出。

凡牙關緊閉,口不能開者,先用金、碧二丹吹入牙根。外用黃熟香削成鑿子樣,漸挨進牙縫,則牙關漸開,即將金丹吹入患處。

凡吹喉症,或欲出痰,加皂角少許。

凡初起吹藥,須令患者低頭,溜出痰涎唾。

凡喉癰及單雙鵝,率用碧丹。其他重症,金丹、碧丹兼用,須知先後多寡,初起碧九分金一分,吹至五管,改用碧八金二,再次用碧丹七分金丹三分。如症重,碧、金各半,用至三五次後,痰涎必上壅,然後用金六碧四,將吹管直對喉中,重吹一吹,隨手出管,即吊出痰,此要訣也。若症極重,竟用金八分碧二分尤妙。

凡喉症先碎,先用長肉藥吹之,後用碧丹以治之。

通經方(孕婦忌服)

當歸 赤芍 廣皮 川斷(各一錢) 牛膝(一錢五分) 川芎(六分) 紅花(七分) 甘草(五分) 桔梗(一錢)

血熱加大生地、丹皮,熱極再加犀角。經久不行加蘇木、五靈子、澤蘭葉。腹痛加元胡索、桃仁。股痛加杜仲倍牛膝膏滋藥,即蜜調青炭色,用龍腦、薄荷為君,玉丹為臣,川貝去心為佐,燈草灰、百草霜、甘草、冰片為使。先將玉丹、百草霜研和後,入燈草灰再研,再入薄荷、甘草、川貝,研極細,再入冰片,再研勻,蜜調服。喉癰喉菌,須時時噙咽。若症重兼服三劑,及吹藥。

製藥法則

制硝礬法。別名玉丹,又名雪霜。先用生礬一兩打碎如豆大,入銀罐,內入爐,用桴炭火煅烊,以食箸刺入罐底,攪之無塊為妙。次將上好硝三錢打小塊投下,約十分之三。再次將白硼砂三錢打碎投下,亦十分之三,少頃再投入生礬,逐漸投下,候烊盡。照前投硝、硼少許,如是逐漸投完,直待浦起罐口,發如饅頭樣,方可加起炭火,燒至乾枯。然後用淨瓦一大張,覆罐口一時取起,將牛黃少許為細末,用清水五六匙調和,以匙超滴丹上,將罐仍入火內烘乾,即取起,連罐覆潔淨地上,先以紙襯地,罐上仍用碗覆之,過七日,收貯聽用。須輕鬆無監紋者佳,如有監紋者不堪用,或留作蜜調用,亦好算敷藥。煅時初起火宜緩,然亦不可太緩,恐致礬僵,定難溶化,後必監實有紋,中間及後,須用武火,又加礬末烊盡,即投硝、硼,必不能全化,以致堅實有紋矣。須用傾過之舊罐,取其入爐不爆碎也,如用新罐先將炭烘過,然後入爐,亦不可放濕炭上烘,使濕氣入罐,經火必碎。又說傾銀過之罐,恐猶有毒氣。此丹宜製備,愈久愈妙。

取百草霜法

須燒茅柴者,謂之百草霜。取其近底者,鍋心及鍋口邊,俱不可用。先刮去浮面一層,後刮去中一層,不可重刮,蓋著鍋第三層,又不堪用。

制黃柏法

先揀好者切片,用荊芥穗為君,甘草為臣,浸煎濃湯,浸至片子柔軟,取起攤瓦上,慢火炙至金色,如焦者去之,再入白蜜湯煎過一次,曬乾聽用。

制人中白法

取多年溺器,用水灌滿,置火爐上,滾則傾出,如是數次,去淨穢氣,用鹽泥封固,大火煅之,半日取起,冷定去泥殼,取器內淡紅者,收貯用之,久置地上,出火毒氣,為妙。

制牙皂法

取堅小不蛀者,瓦上炙至其色光明而脆,去兩頭聽用。

制殭蠶法

揀其直細而腹小者為雄,若腹大而粗者為雌,不用。將牙刷蘸水刷去石灰,瓦上慢炙至醬色,要折斷中間無絲連者,研細聽用。

制燈草灰法

務擇其白色者,先鋪在桌上,以清水噴濕,候心內潮潤,將竹管堅固不碎,兩頭厚薄相勻者,以水浸管內,以濕紅布團塞緊一頭,即將燈心塞入,以竹箸捶實,傾去水,如是逐漸塞滿,再用濕紅布塞實,入桴炭火煅之,觀其煙盡,及管內通紅,取出放潔淨平地上,須以水預噴濕地上,用碗覆之,待冷取起,剝去外面之灰,打開看,藥灰黑色,成團者佳。煅時勿令竹管爆碎,碎則無用。不可煅過,過則灰白。不可煅生,生則不成灰。此藥最輕,宜多備。

制槍硝法

擇其明淨紋路槍槍然者,故名。又名馬牙硝。以其長白如牙而厚大者,先以溫湯蘸過,綿花挹干,仍用紙包,放灶上椒鹽洞內五六日,收其濕氣自干,白如霜,或如提玄明粉法,提過數次,則味淡而性平,且合藥可以久留,此要臘天製為妙。此金丹內用,玉丹內用,不必如此制。

碧丹配合法

每玉丹三分,配百草霜半匙,乳缽研細,次入燈草灰一釐,配成如瓦灰色,再加甘草末三匙,薄荷末二分,研極細,然後入好冰片半分,多加尤妙,再研勻,入小瓷罐,塞頭要深,勿令出氣。此藥須臨時配合,若五六日即無用,如遇陰雨天,一日即無用。

凡春夏薄荷多,玉丹少,藥成青色。秋冬玉丹多,薄荷少,藥成白色,此要訣也。予初得是本,云再加硼砂少許。

如要出痰,再加皂莢少許,薄荷、龍腦者佳。梗細葉小,梗粗葉大者,卻不堪用。

金丹配合法

每提過槍硝一錢八分,配蒲黃生用二分,絹篩取細末,去粗褐色者,共研細,次下殭蠶一分,牙皂一分半,共研淡黃色,加冰片一分研勻。此藥可以久用,惟冰片臨用加入。此藥專治消腫出痰,牙咬⿰舌䪞牙穿牙疔毒,用此治之,咽喉等症,則兼用碧丹,看症加減用。症重者,再加牛黃於本方內,如喉症重及瘋,加殭蠶、牙皂,輕症只用牙硝、蒲黃。蓋碧丹消痰清熱解毒驅風,故為良劑,尚屬平緩,不如金丹消腫毒,除風熱,開喉閉,出痰涎,最為神要。但喉症初起,金丹不宜多用,因其能直透入內,且善走散,若初起即多用之,恐輕症不能勝藥力,反與捍格不相入也。口疳藥即能長肉。每薄荷三分,配孩兒茶一分半,制柏末一釐,白龍骨二釐,白芷取堅白細小者為末,釐半,如腫痛,用三四釐,生甘草末半分,珍珠新白制末半分,配合研末加冰片三釐,再研勻入瓷瓶收貯。凡遇口碎,及各樣口疳吹之。初痛腫起而熱甚者,多薄荷,取其辛涼,能發散也。若還不腫,熱不甚,病久宜以長肉為主,本方多用兒茶、珍珠、龍骨,配成紫色,及一切喉症碎者,亦用此長肉。如治走馬疳串牙毒及極重口疳,初生小兒胎毒口疳,本方加牛黃倍珍珠,無不奏效。惟臭腐而黑者不治。

治痧痘後口疳,去黃柏、龍骨,加牛黃,倍珍珠,即症逆極凶,無不立效。余症如之,無不神應,此係口疳秘訣。

喉症煎藥主方

元參 黃芩 牛蒡子 前胡 連翹殼 山梔 栝蔞根 桔梗 生甘草 薄荷

或加金銀花。如發寒熱加柴胡。頭痛加煅石膏。口乾加麥冬、知母。胸膈飽悶加枳殼。鬱熱加芍藥、貝母、竹茹。

舌症煎藥主方

山梔仁 黃連(舌乃心之苗用得) 木通 連翹殼 犀角(不過一錢) 生地 丹皮 赤芍麥冬 生甘草

如兼口唇,必用煅石膏少瀉脾火。如有郁有痰,加川貝。便閉加大黃、朴硝、枳殼。病後忌用寒涼。

牙症煎藥主方

齒乃腎之標,骨之餘,足陽明胃經之脈貫絡牙齒齒齦,手陽明大腸之脈貫絡下齦,屬腎,有風熱,有腎虛。

元參 丹皮 知母 地黃 甘草梢 山梔 地骨皮 黃柏 車前 白芍

如熱加煅石膏為君,炒黑升麻為佐。如有風加荊芥穗。虛加熟地、杞子。如欲解毒加黃連、連翹。若穿牙疔毒,則用消腫解毒之藥,加紫花地丁等。

制三黃散法

生地為君,生蒲黃為臣,牛黃為佐,冰片為使,共為細末,用芭蕉根汁調敷患處,或用扁柏汁加蜜亦可。

或生大黃、蒲黃、薑黃各一錢,冰片一分,麝香三釐,白蜜調,加蔥汁薑汁三匙,或芭蕉根汁照前法。此藥治頸癰面癰,如腫硬不消,因氣凝血滯,或痰塊結而不散,則兼陰症矣。薑、蔥汁為要,此藥並治小兒丹毒。

制梅礬法

袖珍論 曰:中寒脈多遲而緊,挾風則脈帶浮。眩暈不仁,兼濕則脈濡而四肢疼痛。

用藥法

一治單鵝、雙鵝、及連珠鵝,吹碧丹五分,金丹一分,後金二碧三,用吹痰,兼服煎劑,左加黃連、犀角,上加赤芍、柴胡,雙鵝兼用之。大便不通,加枳殼、玄明粉,候大便通,則症自愈。至三日,看喉內但紅腫而無細白星,即喉癰症。

一治喉癰,金丹、碧丹少許,內服膏滋藥煎藥。

一治喉癬,用碧丹頻吹,膏滋藥不時噙咽,再服煎劑,加土貝下氣。須戒忿怒憂思酒色,忌食雞、鵝、魚、蝦、蟹、豬首、羊肉、肝腸、茄子、黃瓜,及一切辛辣炙煿動氣動火等物,一月可愈。

一治喉菌初起,碧丹五分,金丹一分,後用碧三金三和吹,亦須頻咽膏滋藥煎劑,不可間斷。

先將𧌑菇打汁搽上,然後吹藥則速效。

一治⿰舌䪞舌、喉癰,煎藥,犀角地黃湯加減,其⿰舌䪞舌用金丹吹至舌根,及舌下兩旁,時刻不可間斷,方能速效。喉內用碧十金一,亦須要勤吹。

一治纏喉風,最為急症。初起即用金、碧二丹頻吹,內服煎劑可救,稍遲則不救,藥須兼牛黃。

一治牙槽風,用口疳藥加牛黃,倍珍珠、兒茶。初治五日,紫色退至白色,再五日可長肉,再五日,方可望痊。若成牙漏,齒縫出血膿,極難調治。須戒酒色,禁食一切毒物,內服滋腎降火之劑,外用頻吹藥,耐心治之,漸愈。

一治牙癰,即口疳藥吹之,一月愈。

一治牙咬,先用金、碧二丹,吹入牙根,外用黃熟香抉開牙,再將金、碧丹吹至咬處,腫塊自消。

一治牙⿰舌䪞,先用金丹,後用口疳藥,多加薄荷、冰片,煎藥加石膏、連翹。

一治牙宣,內服扶脾清火之劑,外用珍珠散止之。

生地(三錢) 丹皮(一錢) 梔子(一錢) 荊芥(八分) 煅石膏(二錢) 白芍(一錢) 麥冬(一錢五分) 歸頭(一錢) 知母(一錢) 赤苓(八分)

如小便赤色,加木通,大便閉結,加玄明粉,食後服。若牙根腐爛,用長肉藥吹之,先宜服清胃之劑,涼血之藥,外用珍珠藥吹,此指實火而言也。若胃虛火動,腐爛牙根,外用長肉膏,內用此方煎藥,此分虛實火尤為確。

珍珠散

龍骨(一錢,煅) 珍珠(一錢) 兒茶(五分) 海螵蛸(一錢) 參三七(二錢) 沒藥 乳香(去油,各五分) 降香節(一錢,忌用鐵器) 象皮(一錢,炙脆) 硃砂(五分) 冰片(一釐)

各為法制細末,將新棉花如指大,捻成團,蘸藥塞患處,以指按之,勿動,二三次即止。

一治牙菌,用口疳藥吹之,兼用煎劑。

一治穿牙疔毒,未破為疔,用金丹,略加碧丹吹之,內服涼血降火解毒消疔之劑。已破為毒,用口疳藥,加牛黃,倍珍珠、兒茶,亦服煎藥為妙。

一治舌癰,金、碧二丹各半,吹在舌根,加黃連、犀角、山梔,俱要多。

一治紫舌脹,單用碧丹,服犀角地黃湯加減,一二日可愈。

一治木舌、重舌。初起,先用金、碧二丹,後用金丹吹之,內服煎劑,雖凶不為害矣。

一治上顎癰,用銀針挑破,用口疳藥吹之,碧丹亦可。

一治頸癰、面癰、托腮等症,法防內攻,須用碧丹吹之,兼服煎劑。外用三黃散敷於患處。

一治小兒走馬疳,初生胎毒、口疳及大人糜疳,重者俱用口疳藥,加牛黃、珍珠。如痧痘後口疳,去龍骨,加牛黃、珍珠,看輕重加減。

一治雪口,先用絲綿卷箸蘸水攪去白醬,用口疳藥吹之,頻攪頻吹自愈,內服犀角汁,或犀角解毒亦可。

犀角(一錢) 桔梗(一兩) 赤芍(五錢) 生地(五錢) 甘草(二錢) 朴硝(二錢) 連翹(六錢) 元參(六錢) 力子(五錢) 青黛(二錢)

共為細末,煉蜜為丸,如龍眼大,每服一丸,薄荷湯下。兼驚風,硃砂為衣,並治小兒諸飛丹毒,及痧痘後餘毒。

一治小兒走馬疳,先用溫水青絹繳淨,以竹箸撥開牙關,將銀簪淺淺挑出血,繳淨,用口疳藥吹之,立愈。

一治走馬疳。

人中白(二錢) 雞內脛(煅) 青黛(各一錢) 白礬(三分) 冰片(三分) 牛黃(二釐)

共為末,每用下吹患處,先用薄荷湯或川連湯,用綿包指頭,洗淨口內,方可吹之。

又方,陳久醬茄炙干煅灰存性,吹之亦可。

一治口喉內結毒。

薄荷(四分) 珍珠(二分) 甘草(八分) 牛黃(一分) 冰片(一分)

共為末吹之,如痰飛結毒,用上好掃盆少許。

喉症驗方

綠袍散

薄荷 荊芥(各五錢) 青黛 制硝 月石(各二錢五分) 百藥煎 甘草(各一錢)

上為細末和勻,乾點舌上,令其自化,或新汲水和白蜜調搽。

蘆薈散

治口鼻發疳用。

蘆薈 胡連 兒茶 薄荷(各五分) 青黛 硼砂(各二分) 冰片(五釐)

為細末,吹患處。

冰黃散

治口疳並治小兒丹毒。

冰片(三分) 人中白(一錢) 蒲黃(二錢) 黃柏(二錢) 甘草(五分) 青黛(五分) 川連(二分) 薄荷(二錢) 月石(五分) 朴硝(五分) 枯礬(少許)

為末吹之。

十寶丹

治口喉通用。

薄荷(二兩) 甘草(五錢) 梅礬(一兩) 珍珠(三錢) 兒茶(一兩) 滴乳石(四錢) 牛黃(一錢) 冰片(四錢) 血及(三錢) 琥珀(三錢)

共為細末,冰片後研,後加入。

又方

治牙咬、舌癰、重舌、喉蛾、喉癰。

雞內脛(不落水者佳) 金燈草 青黛 蒲黃 白芷 六角尖(炙灰) 薄荷 甘草

研末,冰片另研,再和勻吹之,喉癰半月,其餘七日愈。

上清丸

治風熱上湧,頭目不清,咽喉腫痛,口舌生瘡,服之生津液,化痰涎。

薄荷(十兩) 柿霜(五兩) 桔梗(四兩五錢) 甘草(三兩五錢) 川芎(二兩八錢) 百藥煎(五錢) 防風(一兩八錢) 砂仁(四兩五錢) 建青黛(三錢) 元參(二兩五錢) 冰片 硼砂皂角(各二錢)

共為末,煉蜜為丸,如芡實大,每服一丸,不拘時含化。

清咽消腫飲

甘草 元參 前胡 薄荷 大力子 山梔 黃連 煅石膏 連翹 防風 荊芥 桔梗

煎服。

玉鎖匙

治牙關緊閉。用巴豆壓油於紙上,取油紙捻成條子,點火,將火吹滅,以煙燻入鼻中。

蘇子降氣湯

隨症加減。

半夏曲 蘇子(各五分) 甘草 當歸(各一錢) 玉桂 陳皮(各三分) 上厚朴(一錢,加薑棗煎服,治虛火上升)

加減良方

凡喉牙等症皆可治。

百草霜(六錢) 梅礬(一錢) 甘草(三錢) 訶子肉(三錢,麵裹煨) 片腦(不拘多少)

若治纏喉風寒等症,梅礬一錢,甘草三錢,兒茶五錢,須嫩紅者佳,珍珠、琥珀各六分,雄黃二錢,麝香少許,薄荷一兩,又有時去雄黃加蒲黃六錢。若口碎、口疳、走馬疳、胎疳、痘後疳、糜口、雪口、一切諸症,專用黃袍散,薄荷一兩,甘草三錢。舌腫大,赤如熟豬肝色,不能轉動,川連三錢,黃柏三錢,片腦不拘。

驅腐丹

硼砂(二錢) 五倍子(去蛀,末,二錢)

炒黑末用,治糜口、雪口。

吹喉散

梅礬(三錢) 薄荷(二錢) 兒茶(一錢五分) 乳石(一錢五分,煅,水飛) 甘草 火硝硼砂(各一錢) 冰片(三分)

瓷器收貯,勿可出氣。

吹口方

用棗子大者,去核,入明礬、煅倍子、梔子皮、細蟆、人中白,均煅,牛矢尖,在野墳上取黃牛糞干久者佳,各五錢,珍珠五分,冰片一分。

消腫代刀散

治喉瘡不破,用此藥吹之,咳嗽一聲即破。

火硝(將皮紙數層包好,放在煙巨上烘以去咸氣,換紙再烘,研極細末) 薄荷(此二味為君) 硼砂(為臣) 大冰片(少許為佐) 牙皂(少許為使)

上五味,共為細末,瓷瓶收存。遇有難破喉瘡,吹之以代刀針。

又方

乳香 沒藥 枯礬 五倍子(燒灰) 自出蠶蛾 繭子殼 小棗 人指甲 壁喜子窠(燒灰各一個)

為末吹之,立效。

真青 百草霜(半分) 燈草灰(一釐) 薄荷(一分) 冰片(一分) 牙硝(一分) 硼砂(五分) 甘草(一分) 真金 蒲黃(各二分)

口疳藥方

較前更靈驗。

黃柏(八分) 黃連(一錢) 人中黃(五分) 薄荷(三分) 兒茶(五分) 龍骨(三分) 燈芯灰(不拘多少) 珠子(一分) 冰片(六釐)

此口疳之秘方也,不論症之輕重,吹之無不立愈。如爛至鼻根無救。如癢加飛礬,腐甚加青黛,色黑加牛黃、黃連,齒落加牛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