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曹仁伯醫案論

曹仁伯醫案論

作者
曹存心
朝代
年份
公元1815年

藩署蕭四爺治驗丸方

人年四十陰氣自平,從古至今,未嘗不若是也。惟尊軀獨異者,正氣不足,濕痰素多,陽事早痿耳。予偶閱醫書,夜臥臂在被外者,每易招寒而痛。婦人露臂枕兒者,亦易受涼而痛。此尊軀之病,雖非得於被外枕兒,而其起痛之因,本因於臥在竹榻。竹榻之性寒涼者也,日日臥之,則寒涼之氣未有不襲筋骨。較之前二條之偶傷經絡者更進一層,所以陽氣不宣,屈伸不利,痛無虛日,喜熱惡寒矣。仲景云:一臂不舉此為痹。載在中門風中也。實非真中而卻類中之機,豈容忽視?現在治法,首重補陽兼養陰血,寓之以驅寒,加之以化痰,再取經絡通之,則一方制度自不失君臣佐使焉。

大熟地(八兩) 歸身(四兩) 赤芍(二兩) 附子(二兩) 黨參(四兩) 於朮(四兩) 茯苓(八兩) 黃耆(二兩) 半夏(四兩) 虎掌(一對) 阿膠(三兩) 橘紅(二兩) 薑黃(一兩) 桂枝(一兩) 沉香(五錢) 甘草(一兩) 枳殼(二兩) 海桐皮(二兩) 風化硝(一兩) 西羌活(一兩) 為末,取竹瀝一茶碗,薑汁二匙,和入淡蜜水,泛丸。

衛道觀前頭鳴右盛

頭為天谷藏神者也。面無精彩,頭苦常鳴,豈非天谷內虛,神色無華乎?然頭鳴右盛,痰火必多,不得不兼顧之。

大熟地 天冬 黨參(三味煮膏) 制於術 黃耆 龍眼肉 炙草 茯苓 遠志肉 石決明 棗仁 木香 半夏 橘紅 阿膠 竹茹 甘菊 為末糊丸,三錢,鹽湯下。

德清某

營血本虧,陰火又旺,責在先天。後天脾氣不健,肝木乘之,所進飲食生痰、生飲,貯之於胃,尚可從吐而出,相安於無事,遲之又久,走入膜外,氣道不清,脹自作焉。脾為生痰之源,胃為貯痰之器。若非運化中宮,兼透膜外,則痛勢有加無已,成為脹滿,亦屬易易耳。然脾統血,肝藏血,病久血更衰少。治以化痰,不得不佐以和養。古人之潤燥互用,正為此等症而設。

杜蘇子 白芥子 當歸 茯苓 炙草 生於術 半夏 萊菔子 大腹皮 白芍 車前子 海蜇 大荸薺 陳皮 真厚朴

嘉興吳

大小便易位而出,名曰交腸。陡然氣亂於中,卻為暴病也。遲之又久,腸間穢物歸併膀胱,一飲一食都從小便而出。比之交腸症似是而實非者,良由瘀血內阻,大腸廢而不用,幽門闢為坦徑,闌門不司泌別,舍故趨新,舍寬趨隘,日痹一日。竊恐元氣不支而敗。此時論治必須故道復通,瘀血漸消,庶乎近理。

旋覆花 青蔥 新絳 歸鬚 柏仁 薺菜花 首烏

另用舊紗帽一頂,炙灰。每服一錢五分,煮酒下。

安徽程

先生之病,素稟濕熱,又挾陰虛之症也。濕者何地之氣也,熱者何天之氣也?天地鬱蒸,濕熱生焉;天地交泰,絪蘊生也。生生不息之機妙合於其間,稟而受者。濕熱元氣混合一家,出自先天,牢不可破,較之外感內傷之濕熱屬在後天者一掃而淨,豈可同日而語哉!設使薄滋味,遠房幃,不過生瘡動血,幼年所患等症而已。惟事膏粱,更多嗜欲,外增濕熱,內耗陰精,則臟腑榮衛常有春夏之情,而無秋冬之氣,無怪乎其亥年之氣風火相煽,耳苦於鳴,豈非陽氣萬物盛上而躍之一驗乎?當斯時也,靜以養之,則臍冷齒痛以下見症之外,猶可相安於無事,何乃火之添油喜功生事,陡然頭昏面赤,一派炎炎之勢。甚至火極似水,陽不成其為陽,熱不成其為熱,肝經之火、督脈之陽亦從而犯上,失其本來之面目。夫近聞引火歸源,以為甘溫能治火熱之計。嗟乎!未聞道也。甘溫能治大熱者。良以下極陰寒,真陽上越,引其火歸其源,則坎離交媾,太極自安。若太陰濕熱蒸動而上者,投以清滋,尚難對待,斷不敢以火濟火,明犯一誤不可再誤之戒。然清已有法,滋亦不少,飲食能增,身體能胖,外有餘矣。而色色不能久立久坐者,即病機中萬物陰陽不定未有主也之條,際此外盛中空、下虛上實,用藥實難嘗見。

東垣之清燥湯、丹溪之虎潛丸,潤燥合宜、剛柔協濟。張氏每贊此兩方,始克有賴,何樂而不即用之耶?無如藥力之所以載行者胃氣也。胃屬陽明,陽明中土萬物所歸,濕熱竊踞亦久已,薰蒸傳為吐血,嗽痰,鼻塞,噫氣,氣便失調,正是九竅不和,都屬胃病。欲安內臟,必先清其外腑,又為要著。至於秋末冬初病甚者,十月坤卦純陰,天已靜矣,而濕熱反為之動;腎欲藏矣,而濕熱反為之露,致邪令正失,能不令病者之更進一層乎?附方謹覆。

青鹽(四兩) 甘草(八兩) 荸薺(一斤) 海蜇(二斤) 萆薢(一兩) 飴糖(八兩) 刺蝟皮(一兩五錢) 橘葉(五錢) 霞天曲(一兩五錢) 十大功勞葉(一斤)

共為細末,竹瀝水,泛丸。服完後,合虎潛丸全料,同合常服。

杭州汪

細繹病源,陽分比陰分更虧之候也。陰虧而用十全養榮等法,責重乎陰,寓以陽藥,本屬和平之劑。良以秋分在即,燥氣加臨,不敢責重乎陽,以燥就燥反增燥病焉耳。然於膏方下之後,日可附桂斟酌用之,一語早已言之,非見不到也。蓋天地之氣清矣半月一更,人身之氣亦半月一更。八月而至九月,氣已二更,病勢不除,飲食反減。明明陰得膏滋而無病,陽得膏滋而更衰,一月之間陰陽偏勝,一膏之內功過相抵。可嘆補偏救弊,因時制宜,應接無暇也。所言念七念八九兩日,霜降始寒,寒氣外侵,痰飲內動,動見青黃綠色水,尚屬陽明胃腑。至於黑這一色,已自陽明胃底而來,腎虛水泛,脾虛積飲,已見一班。然神氣困倦,面色青浮,脈見雙弦,以始陽氣不充,痰飲內聚宜矣,而反忽然牙齒浮疼,加以口舌酸泔,呃忒於胃,衛逆於脅,變出一番火氣者,肝火也,肝氣也。氣火之橫逆,不外腎虛,無以涵木,木須順乘脾土。此等氣不足,即是寒之根柢;及見氣有餘便是火之形狀,所謂本寒標熱症是也。夫惟本寒標熱,豈陽氣之虛,較之陰氣更進一層耶?此時論坎離,當然不定,始可陰霾四散,宗風虛則熾痰寒則壅之訓而出一星附散法,以助脾陽。俾虛風寒痰不相互結,非獨分解病情,而且土旺用事更合機宜。如一立冬,又不可以純陽無陰之品施於久病陰血本虧之體。冬月宜藏之令者,以此方分兩三次,一日進一服。參入前定滋方中,只取五錢,清晨服下,傍晚再服水泛金匱腎氣丸錢半,淡鹽湯送下,以占冬至陽生,弗藥有喜。至於黑錫丹、控涎丹,本來合式因病處方,隨機應變,相時而動者,須煩兩先生權之。

嘉興張

細繹病源,本屬暑濕熱三氣之因也,始而濕秘,後以熱結,所感暑邪能不久變乎?然此初、中、末三者,而道其常,尚未言其變。所變者何?昔肥今瘦,瘦人多火,濕已化火,火已就燥,而況更有變者。痰結肺經,而取效葶、杏,熱結腸間,又增大便如慄。甚至肺與大腸相為表裡,二金同受火刑,皮膚燥脫,豈非濕生痰,痰生熱,熱生風之一驗乎?若夫水液渾濁皆屬於熱,內熱生痿,不能起床,鼻之燥、耳之鳴,眼之淚,熱象不一而足,陰亦不一而傷。至於口中不渴,似屬令人不解,然亦不難。曰久病入絡,絡亦主血,血主濡,所以但干而不渴耳。宗無陰則陽無以化例,請政。

鮮首烏 姜炒山梔 石決明 方解青鹽 杏仁 牛膝 柏子仁

薛家灣郭

陰絡傷則血溢,血內溢則後血。血之從後出者已經數載,時發時止,惟有盛於去年也。今春榮血日虧,衛氣益虛。虛則氣不攝血,亦因咳而來,陽絡更傷,中焦失守,不獨肝腎內虛,無怪乎其浮腫於前,喘促於後。甚至飲食不思,噁心欲吐,脈而數疾無倫,竟有陰從下脫,陽從上脫之意焉。急急大補,俾得抱一不離,已恐鞭長莫及。

人參 麥冬 五味子 坎炁 牡蠣 龍骨 河車 川柏 茯神 蕤仁 棗仁

轉方加黃芩、灶心土,余依上法。

薛家灣郭復診方

喘之一證,已得大補而平,可見肝脾腎三經虧之已極,姑置勿論。現在脈芤且弦,其名為革,以昭血絡空虛元氣難攝之意。夫惟元氣難攝,所有溫邪下注為便溏,外走為浮腫,上逆為咳痰;甚至陰絡傷、血內溢之下,更有陽絡傷、血外溢之症。似此中虛少納者,遇之竊恐不堪磨耐,仍起風波而敗,不可忽略。

制川附七分(青鹽下拌) 大生地(二錢) 白芍(一錢) 阿膠(一錢五分) 炙草(四分) 人參(七分) 五味子(七分) 麥冬(一錢五分) 牡蠣(一兩) 伏龍肝(一兩) 烏梅(一錢)

崑山陶

濕有五肥,人之濕多起於脾。脾主濕,又濕主土,土氣不旺,濕邪無路可出,出則變而為痰,化而為熱,所為濕生痰,痰生熱是也。濕熱痰體已既有年,姑置勿論,且論病經兩候痛瀉起因,繼寒熱往來,一日日三度發其間,呃忒頻頻,七日而止,顯系冷風外感,內從少陽而入,裡氣不納,上逆沖激,出入無定使然。當時汗出太多,雖有口舌嘔惡等症,卻難和以小柴胡湯。現在汗已不少,吐亦未除,下亦通矣,三法自盡,而瘧疾仍作,胸前痞悶,右脈大虛,邪氣還盛,汗吐下三法既不可施,惟有和寒溫三例尚可以行。常見丹田有熱,胸上有寒,白胎滑者,仲景曾有一方,喻氏師之以為和上下法之計;又見汗吐下三法之後,胸前作痞,噫氣不舒者,用旋覆代赭石湯,通其陽,鎮其逆。俾得呃不再起,想亦未始不合也。然以此治法不獨為新病而設,即舊時之濕熱生痰亦與焉。和方之制,和其不和也,不和於已虛之後。竊恐虛波暗起,不可忽略。候諸高明先生政。

川連 乾薑 炙草 復花 赭石 人參 半夏 桂枝 茯苓 陳皮 白芍 草果仁 生薑 紅棗 附子(青鹽拌炒) 生於術(姜水拌炒焦)

又轉方

今晨寒熱又作,來勢頗輕,嘔亦稍鬆,苔亦尖薄,所受風寒濕熱卻有暗化之機,似屬佳兆。無如脈之弦滑都帶空象,元氣陽氣實已內虛。虛而有邪,不得不扶正化邪為法。蓋恐邪未盡而正先盡耳。

制川樸 於朮 人參 桂枝 草果仁 乾薑 炙草 茯苓 川連 復花 赭石 陳皮 白芍 姜 紅棗 製半夏

二爺之病,風邪外感,內蒸濕熱痰濁。古人所謂夾病,此等症是也。何以見之,風入少陽,則為寒熱往來,半在表,半在裡,出而與陽爭則寒,寒宜不飲,入而與陰爭則熱,熱宜發渴。今寒時喜熱飲,熱時反不渴,若無濕熱痰濁,何以如是耶?是以舌苔滿布,面已晦滯,脈已帶滑,盡見空濡之象,欲去其風,必須化濕化痰化熱,以除兼夾之邪,則風邪尋路而出,不被兼夾所持矣。然熱自痰生,痰從濕化,即欲化痰化熱,先宜化盡濕邪。嘉言云:舍助陽,別無驅濕之法。明示人以溫通為主,將來附子理中連理輩一定章程。其中損益尤須臨病斟酌,活法在諸高明公也。設使兼夾之邪日化一日,而瘧機未脫,仍可用小柴胡湯和之,或寒熱漸輕,但師其意不取其方,亦未為不可然,而諸高明自有見識,不必多言。此亦因主人之囑,聊以應命焉。

紹興邵

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肝。肝居人左,全賴血以濡之,又為剛藏根,憑水以涵之。腎水本虧於下,心血更耗於上。肝失養,惟橫逆,有升無降,無怪乎其臥則血歸於肝之候。魂不藏,氣反逆,少腹一沖直至胸膈,心為之悸,身為之搖,風從內起。始而母病及子,繼以子病及母。所謂諸風掉眩,皆屬於肝,亦謂上升之氣自肝而出,此等症是也。夫肝者將軍之官,非氣不和。下滋腎水,上清心火,以養木,仍不出乎專理肝經例治。舍許學士真珠母一法,而誰請政?

石決明 熟地 茯苓 黨參 棗仁 歸身 沉香 犀角 柏子仁 龍齒

西匯胡

天之熱氣下,地之濕氣上,人在氣交之中,無隙可避,虛而受者,即名曰暑。暑之為言,有濕有熱,不言而喻矣。夫暑先入心,暑必傷氣,氣分之濕不為之先除,則所蓄之熱必不能外出。所以暑濕熱三氣交蒸之初,務須消去其濕,正合古人消暑在消其濕之旨也。然濕邪一去,熱氣即從外達,又名暑熱,不名暑濕。一氣而有兩名,前後之用藥有異。蓋以熱則陰傷,氣亦更弱。無怪乎鼻衄舊恙上從清道而出,身體困憊,飲食漸減,脈轉弦數,陽分更熱,口內知干,種種見虛中有實之象。但暑邪一證,河間每論三焦。現在頭額昏蒙,邪熱偏於中上,惟衄去過多,虛在下焦陰液。如此細診,斷在少陰不足陽明有餘,有何疑惑哉。擬張景岳玉女煎法,俾得中下焦熱氣上熏於肺者,悉從暗化,而下焦之陰氣亦不再傷,仍不出乎劉氏三焦治例。未知是否?候西耕先生政之。

細生地 煨石膏 懷牛膝 麥冬 知母

九牛二虎丸 左虎掌(十二兩,酥炙) 茯苓(五兩,人乳拌蒸,曬) 牛肋骨(九根,要用第三根者佳,酥炙) 牛膝(五兩,鹽水炒) 大力子(二十兩,生曬) 白蒺藜(二十兩,去刺) 小川芎(一兩,生曬) 歸身(五兩,酒炒) 黃耆(五兩,蜜炙) 沙參(五兩,鹽水炒) 雄烏骨雞(一隻,將雞干去毛雜,煮爛連骨重打如泥,酥炙)

共為細末,煉蜜和丸,桐子大。每服四錢,朝以開水送下。

松江朱

左升太過,右降不及,何經之病?曰右肺,左肝,肺肝同病,自然升降失常。然肺為五臟華蓋,肝脈布於兩脅,此左升僅屬肝,右降反屬肺矣。何也?蓋肝體在旁,肺體在上,只就位置而言。若論其作用,內經又曰:肝居人左,肺居人右,右之不降,正失其清肅之用也,左之過升,肝反多所生逆之用也。橫逆之邪,加於清肅之所,木寡於畏,反侮於金,無怪乎半身以左之氣旋於右,既不能透澈於上,亦不能歸縮於下,有時邪之相爭,盤旋脅部,直宜待得矢氣,則快然。如衰者,木究不能上克於金,而仍下制於土地也。夫土曰稼穡,作甘者也;木曰曲直,作酸者也。口甘帶酸,痰唾亦然何?莫非土受木乘之過,木亦太剛矣哉?誰能柔之,惟有左金一方,以為剋木之制,則木正其體,金得其用,可患升降之不得其常耶?

左金丸

接續手札,荷蒙錦念。謝謝!細繹病源,所云氣火益熾等症,即古語云氣有餘便是火。氣從左邊起者肝火也,左金丸主之,當歸龍薈丸亦主之。然左金一丸,如水投石於前自宜,以當歸龍薈丸繼之於後,未常不可為法也。設使以當歸龍薈丸即日為之,聊應臺命宜矣,無如我先生有「為癰為血不可不預防也」一語,斷非無稽之談,出而高明者,弟始而駭然,繼而茫然,自亦不知其筆從何處著也。然在望一方者如飢如渴,以速為貴。而弟亦刻無寧晷,不過夜以繼日,有者求之,無者求之,必得左宜之右無不宜之要法,然覆書非敢緩也,蓋有待也。端午日,下問者少,小徒聚在一堂,講論百病皆生於氣,遂有九氣不同之說。氣本一也,因所觸而為九,怒與思為九氣中之二焉。思則氣結,《內經》自為註腳之。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先生有之不必言矣。至於怒則氣上,甚則嘔血,恐則氣逆筋緩,發於外為癰疽。古人亦載氣門,以昭邪郁必變,久病入絡,非無意也。先生博學而預料之,小徒強志而問及之。弟即從此而領悟:怒有形於外者,亦有不形於外者。形於外者每出於暴怒,暴怒傷陰;不形於外者,名曰鬱怒,鬱怒傷肝。然視履考詳,而陰傷於暴怒者,未必有之;言辭安定,而肝傷於鬱怒者,豈曰無之。惟其郁也,木即不能暢茂條達,反來橫逆,則氣鬱於中者,勢必火炎於上,金受火刑,有升無降。痰血熱辨,一病於肺;痞滿悶塞,再病於脾。脾肺同病,則胃家之痰食無力消,膽經之水火從而和之,將來血溢於癰,癰腫於經絡,增出一番新病。誠不能不未雨而綢繆者也。然為癰為血之枝葉,仍不外乎氣鬱之火為根,治病必求其本。因思「氣從左邊起者」條內,有「久患氣結諸藥不效者,先服沉香化氣丸以開其結」之文,不獨將來之變病可以預防,即現在之氣火升騰亦為要著。而況右脈弦強則土鬱奪之之法,本來鄭重者乎,但沉香化氣丸重劑也,權宜也,元虛久病之體不能不用,不可多用。清晨只服八分,晚服逍遙六君輩調之,以為實必顧虛之計,未知是否?

朝服沉香化氣丸,晚服逍遙散、六君湯(北沙參、半夏易川貝)。

甘露華

大少爺之病,伏暑晚發之病也。暑邪者何?天之熱氣下,地之濕氣上,人在氣交之中,無隙可避,感而受者。假使發於當時,其邪易達,其氣未深耳。惟深伏三焦,直至秋晚而發,道遠氣深自內達外,焉得見輕。所以病經十有三日,日重一日矣。然伏邪僅在三焦,不逢寒熱分爭之下,所見者無非胸前痞悶,口中甜膩,二便失調而已。茲乃肢麻不已,更見厥逆,顯系所患之邪不從三焦而出,反入於肺肝。肝者將軍之宮,其性橫逆,上犯肺氣則見為厥,傍流中土則見為麻,麻厥並至,不惟熱盛,亦且肝傷逆矣。然肝陽之逆,暑氣之侵,原非無故而作,良以風喜傷肝,未平之前先招風氣,引動伏邪。加以陰氣素虛,肝失所養,所謂最虛之處便是客邪之處。三焦久病累及乎肝,最為惡候,能不慮其虛不化邪、厥逆頻頻乎?所幸者,膽受暑。膽屬少陽,其機不樞,有出入之意焉。是以寒熱之勢變為寒熱往來,間日而作,俾得從此漸輕,不獨肝臟之邪可以外傳於腑,即溜在三焦者,亦可望其歸併也。但少陰本虛,脈弦而芤,最怕欲化不能,亦恐半途而廢,邪實正虛,用藥最難入手。然就寤言不寐,多夢紛紜,邪在膽經為甚,惟有十味溫膽湯加減,似屬左右咸宜。未知是否?候政。

十味溫膽湯加羚羊角、龍齒、省頭草。

朱家角邵

四太爺之病,肝腎素虛,肺胃新感之病也。夫肝屬乙,腎屬癸,乙癸同源,病則本重。但病者多花甲之年,即使不病新邪,筋骨間早已空虛,何堪再經磨耐,又意寒熱陡發,直至一候有餘而解。解則急急補之,猶恐填而不足,乃又經復食消克等劑,在所必需。幸而外熱遽減,裡熱不清,已虛而益著。其虛咳嗽更劇,渴,痰黏膩,出而不爽,氣息短促,形神困頓,飲食不思,病勢有加。無已因病致虛,因虛更病,互相為患者也。至於苔色,或黃或白,現在又多剝象,左脅曾疼,兩膝常屈,臥床不起,小水仍黃,干而未渴,加以音不揚,睡中語,顯系肺胃兩經之熱。既不能從外而泄,又不能從上而清,邪無出路,斷無中道而立之理。勢已逼入下焦,兩傷肝腎。所謂最虛之處,是客邪之處是也。然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留而不去,其病為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以使補不足,其邪瀉,不傷其正,一舉兩得,方合實必因虛之計,此等之法,似屬從證,而未言脈。然所診之脈,豈有不合之理。右寸關部弦而且滑,左尺關部細而且數。數則為熱,滑則為痰。弦主乎肝,細主乎腎,豈非肺胃兩經之熱痰正甚,肝腎兩經之虛氣大昭,無怪乎其氣從左逆,臥不能,側更著。上實下虛之症焉為日已久,肺失清肅之司,相傳無權;腎失封藏之本,作強無主。而來喘息標本兩治,否則氣不歸原,難卜其旋見吉兆,三才湯合十味溫膽湯兩經法加減。

生地 人參 天冬 竹茹 橘紅 茯神 棗仁 歸身 羚羊角 川貝 桑皮 骨皮 蛤殼

復診

清養之下,弦滑脈象較昨頗緩,然肺受熱傷每易成痿,不可不慮。

方加冬瓜子、絲爪絡。

又方

喘出於腎,關於肺。標本同源,病始而邪甚,繼以正衰,大非久病所宜。熱在上焦者,因咳為肺痿,仲聖早已言之。非無意肺之一臟,外為熱火所爍,內被肝火所逆,金不生水,水不涵木,木反侮金,其畏如虎。轉與復脈湯治其下,葦莖湯治其上,以冀弋獲。

炙草 人參 生地 麥冬 阿膠 東瓜子 絲瓜絡 蓮根 苡米 川貝 知母 桑皮 骨皮 蛤殼

未錄住址姓氏

細繹病原,總不外乎燥之一字。燥萬物者,莫燥乎火。火有虛實,火稍清而虛,火之上炎不能歸縮於下也。是以黃痰之外,更見粉紅,舌乾糙燥,便結小堅,肌膚乾熱,甚至手震睡語,以昭熱極生風,液涸風動之象焉。何必以脈之左者反浮、右者反細,而後知五志厥陽之火亦從而暗燥之其金乎?當此肺已虛矣,束手無策,然又不能坐視。惟有資液救焚湯,雖曰鞭長莫及,亦不得不以潤萬物者,莫悅乎澤之思,以冀吉人天相。

資液救焚湯

蘆墟東茜墩陳

夏問伏暑,直至秋末而發,亦云晚矣。晚則其道遠,其氣深,橫連於膜原,外發於陽明。所以初發之時,僅見蒸熱,難得汗泄,而不能解。今已二十日矣,曾經化火,發渴發乾,陰分必傷。傷陰化燥,本屬暑邪見症,而況陽明中土萬物所歸,尤易化火傷津者乎?然陽明化火傷津,不過清之養之而已,尚可有為。無如所患之症,火內挾飲食之積,結而不開,盤踞小腸,上升則口糜,下注則便泄,泄還不已,轉而為痢,其色黃而帶灰白,便則多痛,以昭邪盛則實之意焉。設使胃家氣旺,腎臟不虛,而用攻克之劑,尚可以勝其任者,原為幸事然,而飲食不思,神情困倦,面白帶青,肌肉暗削,小便不多,少陽陽明兩經之正氣索然,津液先涸,須急補助,已恐鞭長莫及也,豈能再用攻克?診得右脈弦數,左脈細小。細小為虛,弦數為實,虛中有實。法補實則礙虛,補虛又礙實,用藥實為兩難。惟有豬苓湯一法,最為瘀後傷陰所合。然下焦可治,而中焦之結者、肝陰之虧者,仍未得以兼治,參入六一散方,佐以芍藥甘草湯,為一方而三法備焉之計,以冀弋獲。否則悠悠而脫矣。候諸高明先生政之。

豬苓 阿膠 赤苓 澤瀉 紅曲 甘草 芍藥 滑石 取薺菜花(一兩) 荸薺(四個) 海蜇(一兩)

煎湯代水。

進豬苓湯後,所見下痢已減其半,所化之邪亦減其半。所以唇之腫者能消,齒之垢者能清,以及右脈之弦數者能緩能和,似屬佳兆。然左脈細小,按之仍屬無神,且兼關部帶弦。弦主乎肝,細小無神又主乎真陰不足。惟以不足之真陰,難以涵養肝木,肝木順乘土中,尤為易事。如土中尚屬有權,往往於病邪消化之後,胃口漸開,生機可望。此乃胃中之津液早被熱氣所傷,又為下痢所劫,一傷一劫杳不思谷,乾嘔噁心,所為津劫病至,津竭禍來,此等症是也。若論上腸盤踞之邪,痛勢仍然,按之未減,而其位置則已近於小腹,而不連於脅部,勢欲下行,還未歸併大腸。即使貽患將來,不過為癰為血,尚可徐圖。惟此虛態百出,變生眉眼,能無懼乎?然則不得不宗七虛七實、扶正為先之訓,回元氣於無何有之鄉,再圖僥倖。候政。

人參 五味子 麥冬 銀花 甘草 荸薺 海蜇 白芍 青皮 丹皮 川貝 橘白 牡蠣 花粉 人中白 取炒香穀芽(五錢)

煎湯代水。

又未錄住址姓氏

驚悸起因,傳為顫振,繼以寤寐不寧,左脈細軟,右關弦數,數則為火,弦則為痰,細軟又主乎虛。虛在肝腎,兼以痰火,結在脾胃,所以肢體軟弱,口燥身疼也。連日固本,既屬安適,可無更張。惟痰火內勝,不以十味溫膽法加減佐之,以為標本兼顧之計,俾得虛不再虛,未知是否?同石盤竹香先生議。

人參 大熟地(浮石拌炒) 棗仁 歸身 天冬 大生地 茯苓 橘紅 竹茹 川貝 柏仁 龍齒 石決明

次診

病顫振振,乃陰氣爭勝,顫則陽氣不復。其勢之來,上衝則鼓頷,四散則肢動。至於肉瞤筋惕,不過來勢之輕者。治此病者,平補鎮心而已。惟肝不藏魂,寤寐失常,膽又內怯,驚悸時作,加以痰火串入,用法須兼備免厥塞擬方。侯石盤竹香先生均政。

龍齒 人參 歸身 遠志 茯神 橘紅 棗仁(川連三分拌炒) 膽星 石決明 半夏(竹瀝拌) 秫米 竹茹 鉤藤

再次診

顫振不發於冬至,已責陽氣不復。此在冬至以前發者,尤為陽氣不復,不言而喻。至於陰氣爭勝似未明言,而知陰氣之得爭以勝者為陽氣不充未經來復之故。陰氣何能爭勝然,陰之爭勝固明,而其所爭所勝之陰究系何物邪氣?曰肝屬陰,痰亦屬陰,痰生於脾,脾經所生之痰,內因肝經之陰火下動,動則生風,陰痰亦隨之而逆,此顫振之所來也。豈獨諸風掉眩皆屬於肝而已哉?惟本有驚悸,此因顫振而更劇,無怪乎有寤多寐少等症也。

人參 冬朮 茯神 炙草 半夏 陳皮 大生地 麥冬 歸身 白芍 棗仁 遠志 秫米 石決明 竹茹 鉤藤

先服磁朱丸三錢,陳皮湯下。

唯亭陸

陰虧之體,腎家一水本來不勝兩火。此《內經》僅道其常也。此間更有變者,煩勞之下,火從內起;炎暑之時,火自外加,內外兩邪合而為一。以腎水久虛者當之,則陽絡受傷,血從外溢,溢而未清,變為咳嗽。甚至有聲有痰連連不已,飲食雖可,肌肉暗削。自秋徂冬,正屬金水相生之候。是以見症尚和,自覺相安於無事,而不知仲春水旺亦反侮金。金者肺也,肺失清肅則音不揚,咽中痛,其喉為痹,以昭一陰一陽之火氣內結,金受其累矣,漸成損症也。然脈形細數,尚未見促,陰火雖旺,陰液未竭,緩以圖之,日進滋補,俾得夏至陰生,可卜其旋元吉。現在脈虛火甚,物雖下咽,最為吃緊之時。非清不可,非補亦不可,斟酌於二者之間,惟有錢氏阿膠散法可以加減用之,以合式。擬候政。

阿膠 馬兜鈴 炙甘草 牛蒡子 花粉 豬膚 川貝 秋石 鳳凰衣 麥冬 粳米 珠粉 大生地 杏仁

另用水泛六味丸(三錢) 清晨淡鹽湯送下。

平望陸

紅疹屬血,白㾦屬氣,氣血同病,㾦疹併發。發則病宜解矣,神必清矣。此乃既發白㾦,又發紅疹,而神反昏沉,身熱不退,氣息短促,加以舌縮質紅,其苔灰薄,遍身自汗,足脛逆冷,甚至下唇震動兩手然。昨多喜笑,小便自遺,本來咳嗽,今反寂然,水飲與之則咽,不與亦不思。診得右寸脈形滑數,關部濡軟,左手皆見細小,按之模糊。想是風邪外感引動伏邪又被濕痰所阻,元氣受傷,走入手足厥陰也。勢已危篤,每易悠悠而脫,邪從汗出,元氣亦與之俱出。正在勢不兩立之時,用藥再為棘手,勉從虛羸少氣之例立法,以冀邪盡而元氣不與之俱盡,現為第一要著。

竹葉 石膏 人參 麥冬 川貝 炒穀芽 生地 花粉 遠志 茯苓 鉤藤 牛膝 甘草 犀角

崑山陳

胃脘當心而痛,繼以形寒發熱,如瘧而作,甚至呃忒頻頻。此係溫邪外感,穢邪內踞,加以濕痰食滯交結中宮也。今使中宮之陽氣內旺,所受之邪容易化達。而此間元氣本虛,諸邪又傷於後,無力消除,病延多日。所以脈象空弦,神情困倦,非補不可之時也。但舌苔白膩,干欲熱飲,下體先痹。今更作麻,噦逆噁心,邪戀肺胃,而腎氣亦衰,用藥極難兼顧。然溫養中宮,佐以上下之品,俾得一舉而三善備焉,以冀即日見痊瘳為幸,否則氣息易喘,恐增額汗。擬候諸高明先生政。

人參 於朮 川附 乾薑 炙草 復花 半夏 厚朴 丁香 麥冬 藿香 木瓜 赭石 茅根 枇杷葉

進前劑,麻痹得和,四肢亦緩,且得吐出陳腐酸苦,其色若塵,此皆得溫而通也。然呃忒頻頻,氣自短促,呻吟不絕,噦逆嘔惡之象仍不陡除。神情困倦,左脈細空,右脈弦急,大便溏黑,喜飲熱湯,濕痰邪滯之外,更有瘀血在裡。邪從上出,不自下行,已為逆症,而況嘔吐之時,曾經額汗,能不慮其虛波暗起而胱乎?噦逆吐逆無不由乎氣之所載,氣若不平,諸症何從化解?前方加減,先使氣平為要。

復花 赭石 半夏 洋參 牛膝 檳榔 沉香 杏仁 刀豆子 烏藥 柿蒂 大補陰丸

呃忒日輕,嘔惡日重,此即陳腐之邪內阻氣機,為呃者都從嘔出。所以一則見輕,一則見重也。然病根欲拔,而其所出之路逆而不順,上而不下。失胃氣下行為順之理,卻為累事。昨夜額雖無汗,今朝脈尚弦急,呻吟未絕,所留陳腐之邪尚在中宮。犯肺為咳,犯胃為嘔,直從中道而出,又帶呃逆。必須去盡宿邪,庶幾有望。

指迷茯苓 蘇子 白芥子 刀豆子 厚朴 茅根 枇杷葉 竹茹 洋參

盪滌宿邪之下,嘔惡大減,呃忒更緩,脈象稍和,呻吟漸除,大便疊通。無乃胃有下行為順之兆乎?去痰莫如盡,尚須磨蕩下行,繼之於後,可卜其旋元吉。

二蠶綿 當歸 川芎(各三兩,水五大碗煮至爛,曬乾,煅存性入後藥) 捲心荷葉(四兩四錢,取) 阿膠(一兩五錢,酒浸拌蒸曬七次者佳) 大熟地(三兩) 砂仁末(四錢,酒煮) 香附(四兩,鹽水浸三夜,童便浸五宿,日夜各拌曬,酒炒) 杜仲(三兩,鹽水炒) 真於朮(二兩,米泔浸一宿,土炒) 川斷(一兩六錢,酒炒) 細子芩(一兩六錢,酒炒) 歸身(二兩,酒炒) 奎白芍(一兩六錢,酒炒) 甘草(六錢,蜜炙)

為末,蜜丸,每用二錢。朝晚兩服,砂仁湯送下,至七個月不必服。

梨里王

陽絡傷,血外溢,溢之後,脈宜靜。此乃脈細而數,數則為熱,細則陰虧。所以氣息短促,胸臆隱痛,面色痿黃,語言無力,小水清白,大便漆黑,心悸少寐,氣逆或悶。動則火升,倦則陽舉,無一而非虛陽上擾,陰血下虛,氣不歸源之象。氣有餘便是火,氣不足即是寒,不足之氣反見有餘,此非真火,乃是虛寒。陰不戀陽,血難配氣。欲降其氣,必須補陰,不言而喻。擬方請政。

人參 五味子 燕窩 枇杷葉 苡米 橘紅 石決明 玉竹 冬瓜子 川貝母 麥冬 茯苓

又診

胸脅悶痛,比之午間大減。良以上焦瘀血漸從活動而清,所進養陰利肺法似屬合宜。然氣息之短促未長,火升心悸,口燥顴紅,脈細,仍數陽氣外露,陰血內虧。若能呼吸調和,即是其旋元吉。請政。

人參 五味子 麥冬 白芍 苡米 橘紅 石決明 茯苓 玉竹 冬瓜子 阿膠 絲瓜絡

接服方

大生地 麥冬 北沙參 茯苓 甘草 枇杷葉 阿膠 石決明 百合 敗龜板 燕窩 白芍 骨皮 玉竹 茯神

常熟俞

肝藏魂,肺藏魄,魂升魄降,一陰一陽之別也。此間之病,魄之降者一無所關,魂之升者獨擅其奇。始而見所未見,今又聞所未聞。男女話長,分居左右,此無他;嬰兒奼女,天各一方,而實黃婆之不媒以合也。夫黃婆屬土,土中濕熱生痰,以致天五地十之生成,失其所主,累及肝魂,魂不附中,而出之於上,欲治其上,勢必先奠厥中。

六君子湯 加獺肝 另磁朱丸

杭州鍾徐若泉令親姚名琨先生字來

幼時瘦弱,陰虛也。痘後頭痛,肝邪旺也。不論外感何邪,頭必痛者,陰虛肝旺容易上升也。十三四歲精氣通,真元早泄,此時反胖,且兼痰火頭疼,喜於敲者,郁得敲而鬆也。每發於春秋,甚於長夏,春分以後秋分以前,溫熱令行也,補則病無增減,虛能受也,即服消痰清火亦不見其長短,有病則病當之也。胸腹脹痛而用消克暫快一時,胃得下行為順之常也。從前痛時在額,此更前後左右引及者,肝有伏風,善行數變,不惟痰之為物,隨氣升降,無處不到也。口中之臭、鼻間之熱,胃逆上衝也。睡不足,如在雲霧之中,腰脊不能支持,諸陽氣浮而無從也。手足之熱,黃白之苔,面發之塊熱而且癢,有時頭暈,陽明中土萬物所歸,上而躍也。竹瀝可醫,上病降而下之也。飲食芳香可受,否則不能者,胃少衝和之氣也。不欲水果,脾不耐寒也。又惡甜膩,胃多濕熱也。偏喜肉食、水畜、鹹寒,療腎氣虛熱也。近更胖者,溫熱痰火扶助,一身元氣擴充,脾胃反見有餘也。因男子二八而精通,通在十三四歲時,肝之疏泄早行,腎之封藏不固,如此猶可相安於無病,不過知其陽之太過而已。乃於幼時瘦弱,已昭陰氣之虛;痘後頭疼更著,肝家之旺。甚至不論何部從外而感,痛如應響,每發於春秋,甚於長夏。明明春分以後,秋分以前,在天地鬱蒸濕熱大行之時候,土中素有之濕熱,尚且同聲相應,而況二五妙合之時,早以濕熱為種。身中常行春夏之生長,而少秋冬之收藏,大生廣生之候,即大病特病之時。張氏云:素稟濕熱而挾陰虛,此等症是也。虛則補之,實則瀉之,各得其所。故免久而生氣之弊。然陽明中萬物所歸,濕熱痰火無不歸之於胃。此口中之臭,鼻間之火,黃白之苔,手足之熱,面發之塊癢而且熱之等象,失其下行為順之常,有升無降,病無虛日矣。一俟肝陽化風,習習內動,頭之自額而痛者,前後左右靡不引之,以昭風性善行數變,愈轉愈深。且至於睡不足時,如在雲霧之中,腰脊不能支持,諸陽氣浮,無所依從,間或眩暈並行,出於不意,陰虛則失基,亦云甚矣。若論頭痛,發明只須竹瀝一味可以愈者,降而下之也。此乃暫行之事,而胃少衝和,所食者僅以芳香可受;脾難健運,所食者竟以水果為嫌。所惡之甜膩,所喜之肉食,一因濕熱內多,一因陰氣虛極,不問可知。自始至終,既不外陰虛濕熱,無怪乎其駕馭濕熱者反能扶助作為,已胖而益胖也。然陰虛與濕熱又不兩立,竊恐中年以後貽患無窮也,不能不早為之計焉。附方請政。

大熟地(八錢) 丹皮(三錢) 澤瀉(二錢) 淮山藥(四錢) 雲苓(三錢) 白芍(二錢) 石決明(三錢) 黃柏(一錢) 知母(二錢) 青鹽(二錢) 甘菊(一錢) 女貞子(三錢) 旱蓮草(三錢) 沉香化氣丸(三錢)

為末,取忍冬藤五斤,洗淨寸截,煎湯,去渣,成膏。入前藥量,加白蜜糊丸。每服三錢,早晚兩服,鹽湯送下。

洞庭山徐嚴少宰妹

始而腳痛,繼以頭疼。陡然昏不知人,手振肉瞤,動氣故。築牙關與兩目上視,面黃顴紅,唇上色青,其下亦然,呼吸痰聲。左關已無脈,寸部甚微,右尺亦絕,關前獨大且滑。其人不吐,鼻且不煽,汗亦不出,四肢厥冷,諸醫束手,都以真珠母丸法應酬而劇,此痰祟附於肝經,擾亂不寧,以致地水火風無不上加於天也,古來無此成方,以意逆之,一劑而活動,二劑而舌伸,三劑而能言。歸語門人。

茯神(五錢,硃砂拌) 沉香(三分) 金器(四錢) 磁石(四錢) 獺肝(一錢) 人參(一錢) 竹瀝(一錢五分,人薑汁一匙沖) 甘菊(一錢五分,炒)

先以烏梅肉擦開牙關。

嘉慶乙亥元和時疫論

將欲施藥施醫施棺於郡邑之中,則必先解囊後勸善,勞心勞力,日費經營,乃可以有為也,然而求活人甚眾之舉不易得焉。備其藥得醫省其棺,昔之所難者,今於是乎見之,元和實推為善之鄉。當年賑濟尚有餘貲,仍思設法以公諸貧民,有紳士焉憂上天之疫癘,有富貴者焉患生人之夭札。時維初夏,正暑濕熱三氣將蒸,又值乙運之歲金不及,亥年之風木偏淫。不惟木寡於畏,反侮其金,而且凶年穢亂之氣亦被其扇動於中,人在氣交,無隙可避,是一人中其氣則為濕溫、一方染其氣即為時疫之候也。周邑尊既理荒政之餘,望其氣而異之,集醫問乃病,答曰:乙為從革,炎火盛行,亥屬厥陰,風淫所勝,風火相煽,則吳又可瘟疫論之見證,不一邪之盤踞於膜原者,勢必從九竅傳而出,即外起之因內兼之證,以末治之亦不能出此範圍也。況吳又可論瘟疫及張石頑論時行疫氣、周禹載論濕熱暑疫,均值大撓甲子以來第七十三甲子,厥陰司天,少陽在泉,風火用事之時。後先闡發精義入神,會元之司天如斯,值之司天亦未必不如斯。於是邑廟為局,病者接踵而至,門庭若市,內外分科,大小異位。余時切一脈浮不沉而數,望一舌白苔滿布,問其所苦,則凜寒發熱,昏昏不爽,余曰:達原病。旁一後生曰:如用此法治之,苔必轉黃,而邪達矣。服之果然。及問後生為誰,曰徐淡安先生之高弟徐鐵峰也。伊父雪峰本屬老醫,家學淵源從於局中,可謂好學不倦者矣!可謂與人為善者矣!當如同善者如管佛容吳雲門先生,冀百數十人分手而治,論表裡分界者有人,大劑清涼者有人,下而再下者有人。或濕多而仿濕熱混淆之治,或氣異而採芳香逐穢之品,或敗毒,或消毒,或解毒,粲乎隱隱,各得其所,疇不仰體,痌環在抱之心,共相逐疫,效技於堂廡之中哉!外之往視,諸徒一如局中論治,死生若判霍然而愈者,實不勝枚舉已。乃設席延醫,繼以觀劇,成贊且賀曰:見公之作,知公之志。愛民如子,豈不欲救民於衽席?紳之積善餘慶,豈不欲周急而扶危?富之好義施財,豈不欲博施而濟眾?醫之婆心一片,豈不欲起死而回心夫?然設是局也,豈博樂善好施之名歟?將使繼公之理者,見其實惠知其真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