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河間傷寒心要

河間傷寒心要

作者
鎦洪
朝代
年份
公元1127年至公元1279年

傷寒心要論

夫傷寒者,前三日在表,法當汗,可用雙解散,連進數服必愈。若不解者,病已傳變。後三日在裡,法當下。殊不知下之太早,表熱乘虛入里,遂成結胸、虛痞、懊憹、斑疹、發黃之證,輕者必危,危者必死。但當以平和之藥,宣散其表,和解其里,病勢或有汗而愈,或無汗而愈。當用小柴胡、涼膈、天水。三藥,合而服之。病若半在表、半在裡,法當和解,小柴胡、涼膈主之。若裡熱微者,則當微下,大柴胡合解毒湯。主之。熱勢未退,又以大柴胡合三一承氣湯。下之,兩除表裡之熱。病至七八日,里證已甚,表熱漸微,脈雖浮數,則以三一承氣合解毒。下之。其病胸膈滿悶,或喘或嘔,陽脈緊甚者,可用瓜蒂散。湧之。汗吐下三法之後,別無異證者,涼膈散。調之。大熱已去,微熱者,以益元散。服之,無令再病,此傷寒治法之大要也。

或傷風自汗,脈浮緩者,雙解去麻黃。以汗之。其病半表半裡,白虎湯。和解之。病在裡,脈沉細者,無問風寒暑濕,或表裡證俱不已,或內外諸邪所傷,有汗無汗,心腹痛滿,譫語煩躁,蓄熱內盛,但是脈沉者,並用承氣合解毒下之。

或中暑自汗,解以白虎湯。(《直格》云:夏至前為熱,夏至後為暑,是以至後而用白虎,宜乎?《局方》:立秋後不用白虎。子和云:若有白虎證,亦不用乎?卻用,詳審之耳。)白虎解後,以五苓合天水。調之。多進數服無妨。或腹滿脈沉者,亦當承氣合解毒。微下之。或發汗之後,熱不解,脈尚浮者,白虎加蒼朮。再解之。或裡熱內盛,陽厥極深,皆因失下而成此證,以致身冷脈微,昏懵將死。切不得以寒藥下之,誤下即死。又,一輩庸醫,妄言是陰厥,便欲易換,用真武、四逆溫熱之劑投之,下咽立死。殊不知此證乃陰耗陽竭,陰氣極弱謂之耗,陽厥極深謂之竭。蓄熱怫鬱,將欲死者。凡此之證,寒劑熱劑俱不可投,但進涼膈、解毒。以養陰退陽,宣散蓄熱,脈氣漸生,得大汗而愈。(使汗氣和而愈者。)未愈,卻解毒合承氣。下之,次以解毒、涼膈、天水。合而為一,調合陰陽,洗滌臟腑,則其他別證,自不生矣。有大下之後,熱不退,再三下之,熱愈盛。若下之不愈,脈微氣虛力弱,不加以法,則無可生之理。若輟而不下,則邪熱盛極,陰氣極衰,脈息斷絕,必不可救,似此之證,是下之亦死,不下亦死。醫者至此,活人殺人,一彈指間,其不至手足失措者,幾希矣。(《直格》云:傷寒汗後,汗出不解,或反不汗,脈尚浮,白虎加蒼朮湯再解之。又按,餘論云:傷寒下後,自汗,虛熱不已,白虎加蒼朮、人參,一服如神,汗止身涼,此通仙之法也。如此則汗下之後熱不退,無問有汗無汗,通宜白虎加蒼朮解之,又加人參亦妙。仍服涼膈、解毒調之。)經云三下而熱不退者即死,後人有四五次下,以至十數行而生者,此乃誤中耳,活者未一二,死者千百,後學切不可以為法。但當依前,用解毒合涼膈調之,使陽熱除退,陰氣漸生,庶不失命。

若傷飲,不解散,或結胸之證,臨時擇用大小陷胸湯丸。累下之。脈浮者,不可下,是表證未除,小柴胡合小陷胸湯。投之。脈雖浮而熱太極者,大承氣。徐徐疏利之。或有留飲過度,濕熱內生,小便自利,濕熱未退,以解毒湯。治之。

陽證生斑,涼膈加當歸。

怫鬱熱盛在表,燥而無汗,濕熱在裡,不能發於外,相搏遂成發黃,茵陳蒿湯調五苓散、茵陳合承氣下之。

心煩,不得眠,梔子豉湯。

誤下太早,遂成結胸、虛痞,涼膈加枳殼、桔梗。

剛柔二痓,譫語發狂,逾垣赴井,皆陽熱極盛者,承氣合解毒。下之。

汗下後,煩渴飲水,則涼膈減桂、五苓、桂苓甘露飲、益元,選而用之。

小便不通,五苓泄之。大便閉結,承氣下之。更有外證,加減防風通聖散方內隨證用藥。

婦人證治皆然,惟三四月並七八月不用硝,其餘月分、用之無妨。

小兒減劑服之。

此中有古人治傷寒不傳之妙,後之學者,其慎寶之。

第一雙解散

防風通聖散

防風(去蘆) 川芎 當歸(焙) 赤芍藥 大黃 麻黃 連翹 芒硝(各半兩) 石膏 黃芩(去枯) 桔梗(各一兩) 甘草(二兩) 滑石(三兩) 荊芥 白朮 梔子(各二錢半) 薄荷葉(半兩)

上為末,每服三錢,水一盞,姜三片,煎至六分,溫服。大黃、芒硝、麻黃三味,對證旋入。自利,去大黃、芒硝。自汗,去麻黃。

天水散(益元散、六一散)。

滑石(六兩) 甘草(一兩)

上為末,每服三錢,溫水蜜調下,暑月冷水。亦可和解。傷寒、傷風,發汗,加蔥白五寸、豆豉五十粒,煎一盞,調四五錢,並三服。解利為度。加薄荷尤妙。

通聖合益元。

上七兩,和勻,每服三錢,水一盞半,蔥白五寸、豆豉五十粒、姜三片,煎至一盞,溫服。

第二小柴胡涼膈天水合服

小柴胡湯

北柴胡(三兩) 黃芩 人參 半夏 生薑 甘草(各一兩) 大棗(四枚)

上為散,每服五錢。

涼膈散

連翹(二兩) 梔子 大黃 薄荷 黃芩 甘草 芒硝(各一兩)

上為散,每服三錢,水一盞,煎至七分,入蜜少許,竹葉五片。

第三涼膈合小柴胡

第四大柴胡合黃連解毒湯

大柴胡湯

柴胡(去苗) 大黃(各半兩) 黃芩 白芍藥(各一分) 半夏(泡水飲,二錢) 枳實(生,三錢)

上為散,分三服,水一盞半,生薑三片、大棗一枚,煎至半盞,溫服。

黃連解毒湯

黃連 黃柏 黃芩 梔子(各等分)

上為散,每服一兩,水一盞,煎至五分,溫服。

第五大柴胡合三一承氣湯

三一承氣湯

大黃 芒硝 厚朴 枳實(各半兩) 甘草(一兩)

上銼,每服二錢半,水一大盞,姜三片,煎至六分,入硝,再煎一二沸服。

第六三一承氣合解毒湯

第七瓜蒂散

瓜蒂散

瓜蒂 赤小豆(各等分)

上為末,豆豉湯調下一錢。未吐,再服。

第八涼膈散

第九益元散

第十雙解散去麻黃

第十一白虎湯

白虎湯

知母(一兩半) 甘草(一兩) 粳米(一合) 石膏(四兩)

上銼,每服五錢,水一盞,煎至六分,溫服。

第十二承氣合解毒湯

第十三白虎湯

第十四五苓散合天水散

五苓散

豬苓 茯苓(去皮。各三錢) 官桂(一分) 澤瀉(一兩) 白朮(一錢。《活人書》三分,《宣明論》半錢)

上為末。

第十五承氣合解毒湯

第十六白虎湯加蒼朮

第十七涼膈合解毒湯

第十八解毒合承氣湯

第十九解毒涼膈天水合

結胸

第二十大小陷胸湯丸

大陷胸湯

大黃 芒硝(各二錢) 甘遂(三字匕)

上銼,四錢,水一盞,煎大黃至六分,納硝,再煎二沸,納甘遂,溫服。未利,再與。

小陷胸湯

半夏(四兩) 生薑(切) 黃連(各二錢) 栝蔞實(半個,全銼)

上銼,水三盞,煎栝蔞至盞半,納藥,煎至一盞,分作兩服。

大陷胸丸

大黃(半兩) 葶藶(二錢,微炒) 芒硝(一錢) 杏仁(十二枚,去皮尖,柴炭炒變色)

上,大黃為末,研葶藶、杏仁為膏,丸如彈子大,甘草末三字、蜜半盞,水一盞,煎至半盞,納硝溫服一丸,一宿下。若未利,再與。

第二十一小柴胡合小陷胸湯

第二十二大承氣湯

大承氣湯

大黃(錦紋者) 芒硝(朴硝有芒頭者) 厚朴(去絲) 枳實(各半兩)

上銼如麻豆大,分一半,用水一碗,加生薑三片,煎至六分,納硝,煎一二沸,絞去滓,熱服。

第二十三解毒湯

發斑

第二十四涼膈散加當歸

發黃

第二十五茵陳蒿湯調五苓散

茵陳蒿湯

茵陳(一兩) 大黃(半兩) 梔子(十枚)

上銼,水二盞,煎至一盞,溫服。利為度。

第二十六茵陳合承氣

心煩不眠

第二十七梔子豉湯

梔子豉湯

梔子(七個,銼) 豆豉(二合)

上,水二盞,先煮梔子,至一盞半,納豉,煮至半盞,絞汁,溫服。

誤下虛痞

第二十八涼膈加桔梗枳殼

剛柔二痓

第二十九承氣合解毒

汗後煩渴

第三十涼膈減桂五苓桂苓甘露飲益元散

桂苓甘露飲

茯苓(一兩,去皮) 澤瀉(一兩) 甘草(二兩,炙) 石膏(二兩) 寒水石(二兩) 白朮(半兩) 桂枝(半兩,去皮) 豬苓(半兩) 滑石(四兩)

上為末,每服三錢,溫湯調下,或新汲水、生薑湯尤妙。

上共十七方。如無大承氣,系第五三一承氣代之亦妙,通三十九件藥味,調理傷寒,曲盡其妙,百發百中。後之學者,詳辨脈證,審而用之,起沉疴於指掌,策奇功以活人,方知其妙也。

新增病後四方

小半夏湯 治汗下後嘔吐不已。

半夏(五兩) 赤茯苓(三兩)

上銼,每服半兩,水二盞,煎至一盞半,納薑汁,更煎一二沸,溫服。

五味子湯 治汗下後氣閉咳嗽。

五味子(半兩) 麥門冬 人參 杏仁 陳皮 生薑(各一錢) 棗子(二枚)

上銼,每服二錢,水二盞,煎至一盞,作二服。

大橘皮湯 治汗後胃虛。

陳皮 甘草(各一兩) 人參(二兩)

上銼,每服五錢,水一盞半,姜二片,煎至一盞,溫服。

赤茯苓湯 治胸膈滿悶,頭痛,已得汗者。

陳皮 甘草 人參 半夏 川芎 白朮(各等分) 赤茯苓

上銼,每服五錢,水一盞半,姜三片,煎至一盞,溫服。

傷寒心要餘論

五臟六腑,應五運六氣,凡病微則當其本化,甚則兼其鬼賊之化,亢則害,承乃制。微則是其本經、本腑之本化,造化之化也,病甚則如金衰不能制木,木則生火,木火者,皆陽也,故風火多,兼化則風熱相搏,賊其金也。臟腑之氣,應乎三陰三陽,實則行乎本化之氣,瀉之衰則行其勝己之氣,瀉之是為殺其鬼賊也。如諸陽蓄熱,以涼膈合解毒服之,解散極熱。如瀉火熱,解毒、調胃承氣是也。如吐法,用二仙散。如調理傷寒,白虎、涼膈合服解之。

傷寒三日以里,連進雙解。如無汗,必是傳變,待三四日之間,以小柴胡解表裡之熱,仍間服白虎、涼膈。蘊熱,七八日之間,欲下,而表證猶在,以大承氣湯、大柴胡湯雙行並煎,攻里發表,最為隱當。若是溫熱內甚,自利者,止涼膈,卻進解毒、白虎服之。或噁心、乾嘔、吐者,白虎作一大劑,調解毒末五錢,服之即止。大小便不通,並有腹痛不能忍者,以無灰酒煎朴硝三兩熱服,即愈,亦按從治之法也。熱中伏寒,下之矣,或大承氣湯加木香瀉之,尤妙。

傷寒失下,始病時又誤服麻黃熱劑太甚,必致熱極,或有陽厥極深,身冷脈微,陽極似陰之證,庸醫以為陰證是也。須當急救其陰,以白虎、涼膈,日進三服。脈氣漸生,身體漸溫,然後以大承氣下之。夫大承氣,救急之妙劑。如咽膈吐逆不利,當令熱服,開其熱結,利而即愈也。

如傷寒汗下之後,自汗虛熱不止,於白虎湯內加人參、蒼朮,一服如神,汗止身涼。此法至妙,無庸詳盡。

如赤白痢,先服黃連阿膠丸,次服解毒湯。

傷寒瘡瘍、破傷風,與傷寒治法一同,但以雙解教與白虎、承氣、臨時斟酌用之。

雙解、涼膈、白虎、瀉心,此理傷寒之妙劑。

孕婦臨月,可服益元涼胎,產後仍服。如血不盡,則以涼膈與四物合煎,調理經血。甚者,大承氣合四物,乃瀉中之有補也。涼膈同四物,名玉燭散,婦人產後之妙劑。涼膈、四物合大承氣湯,名三和湯。大承氣合四物,治婦人一切血積血聚等疾,加紅花尤妙。

初生兒五七日,有熱證,不得已,只用益元散,時時灌之。如小兒夜啼,用涼膈調之,肚飢。臨睡服。

凡瘡瘍癮疹,涼膈加當歸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