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活法機要

活法機要

作者
朱震亨
朝代

活法機要 元 丹溪朱震亨著。

泄痢證。

臟腑泄痢其證多種,大抵從風濕熱也,是知寒少熱多,故曰暴泄,非陰久泄,非陽溲而便膿血,知氣行而血止也,宜大黃湯下之,是為重劑。黃芩芍藥是為輕劑,治法宜補宜泄,宜止宜和,和則芍藥湯,止則訶子湯,有暴下無聲,身冷自汗,小便清利,大便不禁,氣難喘息,脈微嘔吐,急以重藥溫之,漿水散是也。後重則宜下,腹痛則宜和,身重者除濕,脈弦者去風,膿血稠粘以重藥竭之,身冷自汗以毒藥溫之,風邪內縮宜汗之,鶩溏為痢當溫之,在表者發之,在裏者下之,在上者湧之,在下者竭之,身表熱者內疏之,小便澀者分利之,盛者和之,去者送之,過者止之,除濕則白朮茯苓,安脾則芍藥桂,破血則黃連當歸,宣通其氣則檳榔木香,如泄痢而嘔,上焦則生薑橘皮,中焦則芍藥當歸桂茯苓,下焦則治以輕熱,甚以重熱藥,若四肢懶倦小便少或不利,大便走沉困,飲食減,宜調胃去濕,白朮茯苓芍藥三味,水煎服,如發熱惡寒腹不痛加黃芩為主,如未見膿而惡寒,乃太陰欲傳少陰也,加黃連為主,桂枝佐之,如腹痛甚者,加當歸倍芍藥,如見血加黃連為主,桂當歸佐之,如煩燥或先便白膿後血,或發熱或惡寒,非黃連不能止上部血也,如惡寒脈沉,或曰腰痛,或血臍下痛,非黃芩不能止,此中部血也,如惡寒脈沉,先血後便,非地榆不能止,下部血也,唯脈浮大者不可下。

黃芩芍藥湯(方在寶鑑泄痢條下)。

大黃湯。

治泄痢久不愈,膿血稠粘,裏急後重,日夜無度,久不愈者。

大黃(一兩)。

右剉細,好酒二大盞,同浸半日許,煎至一盞半,去大黃不用,將酒二服,頓服之,如未止再服,以利為度,復服芍藥湯和之,痢止再服黃芩芍藥湯和之,以徹其毒也。

芍藥湯(方在寶鑑內,痢疾條下)。

白朮黃耆湯,服前藥痢疾雖除,更宜此和之。

白朮(一兩),黃耆(七錢),甘草(三錢),一方無黃耆用黃芩(半兩)。

右㕮咀,均作三服,水煎服清。

防風芍藥湯。

治泄痢飧泄,身熱脈弦,腹痛而渴,及頭痛微汗。

防風,芍藥,黃芩(各一兩)。

右㕮咀,每服半兩或一兩,水煎。

白朮芍藥湯。

治太陰脾經受濕,水泄注下,體重微滿,因弱無力,不欲飲食,暴泄無數,水穀不化,宜此和之。

白朮,芍藥(各一兩),甘草(半兩)。

右剉,每服一兩水煎。

蒼朮芍藥湯。

治痢疾痛甚者。

蒼朮(二兩),芍藥(一兩),黃芩,肉桂(各半兩)。

右剉,每服一兩,水煎。

訶子散。

如腹痛漸已,泄下微少,宜止之。

訶子皮(一兩生熟各半),木香(半兩),黃連,炙甘草(各三錢)。

右為細末,每服二錢,以白朮藥湯調下,如止之不已,宜歸而送之也。訶子散內加厚朴一兩,竭其邪氣也。

漿水散。

治暴泄如水,周身汗出,身上盡冷,脈微而弱,氣少不能語,甚者加吐,此謂急病。

半夏(二兩湯洗),附子(炮),乾生薑,炙甘草,肉桂(各半兩),良薑(二錢半)。

右為細末,每服三五錢,漿水二盞煎至半,和滓熱服。

黃連湯。

治大便後下血,腹中不痛者。謂之濕毒下血。

黃連,當歸(各半兩),炙甘草(二錢半)。

右㕮咀,每服五錢,水煎。

芍藥黃連湯。

治大便後下血,腹中痛者,謂之熱毒下血。

芍藥,黃連,當歸(各半兩),大黃(一錢),淡味桂(五分),炙甘草(二錢)。

右㕮咀,每服五錢,水煎,如痛甚者調木香檳榔末一錢服之。

導氣湯,治下痢膿血,裏急後重,日夜無度。

芍藥(一兩),當歸(半兩),大黃(二錢半),黃連(一錢),黃芩(二錢半),木香,檳榔(各一錢)。

右為末,每服半兩,水煎。

加減平胃散(方在寶鑑內泄痢條下)。

地榆芍藥湯。

治泄痢膿血,乃至脫肛。

蒼朮(八兩),地榆(二兩),卷柏(三兩),芍藥(三兩)。

右㕮咀,每服一兩,水煎,病退止。

五泄之病,胃小腸大瘕三證,皆以清涼飲子主之,其泄自止,厥陰證加甘草以緩之,少陰證裏急後重,故加大黃。又有太陰陽明二證,當進退大承氣湯主之,太陰證不能食也,當先補而後泄之,乃進藥法也,先煎厚朴半兩製,水煎二三服後,未已,未有宿食不消,又加枳實二錢同煎二三服,泄又未已,如稍進食,尚有熱毒,又加大黃三錢,推過,泄止住藥,如泄未止為腸胃有塵垢滑粘,加芒硝半合,宿垢去盡則愈也,陽明證能食是也,當先泄而後補,謂退藥法也,先用大承氣湯五錢,水煎服,如利過泄未止,去芒硝,後稍熱退減大黃半再煎兩服,如熱氣雖已,其人必腹滿,又減去大黃,與枳實厚朴湯又煎三兩服,如腹滿退,泄亦自愈,後服厚朴湯,數服則已。

癘風證。

癘風者,榮氣熱附其氣不清,鼻柱壞而色敗,皮膚瘍潰,風寒客於脈而不去,故名癘風,又曰脈風,俗曰癩。治法刺肌肉百日,汗出百日,凡二百日,鬚眉生而止,先樺皮散從少至多服五七日,灸承漿穴七壯,灸瘡愈,再灸再愈,三灸之後服二聖散,泄熱祛血之風邪,戒房室三年病愈。

樺皮散。

治肺臟風毒,遍身瘡疥,及癮疹瘙痒成瘡,面上風刺粉刺。

樺皮(四兩燒灰),荊芥穗(二兩),杏仁(二兩去皮尖,用水一碗於銀器內,煮去水一半已來放,令乾用),炙甘草(半兩),枳殼(四兩去穰用,炭火燒欲灰,於濕紙上令乾)。

右件除杏仁外,餘藥為末,將杏仁另研,與諸藥和勻,磁合內放之,每服三錢,食後溫水調下。

二聖散。

治大風癘疾,將皂角刺一二斤,燒灰研細,煎大黃半兩,調下二錢,早服樺皮散,中煎升麻湯,下瀉青丸,晚服二聖散,此數等之藥皆為緩泄血中之風熱也。

七聖丸,七宣丸,皆治風壅邪熱,潤利大腸,中風風癇,癘風,大便秘澀,皆可服之。

破傷風證。

夫風者,百病之始也,清淨則腠理閉拒,雖有九之苛毒,弗能為害,故破傷風者,通於表裏,分別陰陽,同傷寒證治人,知有發表,不知有攻裏和解,此汗下和三法也,諸瘡不差,榮衛虛,肌肉不生,瘡眼不合者,風邪亦能外入於瘡,為破傷風之候,諸瘡上灸,及瘡著白痂,瘡口閉塞,氣難通泄,故陽熱易為鬱結,熱甚則生風也,故表脈浮而無力,太陽也,在表宜汗。脈長而有力,陽明也,在裏宜下。脈浮而弦小者,少陽也,半在表半在裏,宜和解。若明此三法而治不中病者,未之有也。

羌活防風湯。

治破傷風,邪初傳在表。

羌活,防風,川芎,藁本,當歸,芍藥,甘草(各四兩),地榆,細辛(各二兩)。

右㕮咀,每服五錢,水煎,量緊慢,加減用之,熱則加大黃三兩,大便秘則加大黃一兩,緩緩令過熱甚,更加黃芩二兩。

白朮防風湯,若服前藥過有自汗者。

白朮,黃耆(各一兩),防風(二兩)。

右㕮咀,每服五七錢,水煎。

破傷風,藏府秘,小便赤,用熱也,百汗不休,故知無寒也,宜速下之,先用芎黃湯三二服,後用大芎黃湯下之。

芎黃湯。

川芎(一兩),黃芩(六錢),甘草(二錢)。

右㕮咀,水煎。

大芎黃湯。

川芎(半兩),羌活,黃芩,大黃(各一兩)。

右㕮咀,水煎。

羌活湯。

治半在表半在裏。

羌活,菊花,麻黃,川芎,白茯苓,防風,石膏,前胡,黃芩,蔓荊子,細辛,甘草,枳殼(各一兩),薄荷,白芷(各半兩)。

右㕮咀,生薑同煎,日三服。

防風湯。

治破傷風,同傷寒表證,未傳入裏,宜急服此藥。

防風,羌活,獨活,川芎(各等分)。

右㕮咀,水煎服,後宜調蜈蚣散,大效。

蜈蚣散。

蜈蚣(一對),魚鰾(半兩),左盤龍(半兩炒煙盡用)。

右為細末,用防風湯調下,如前藥解表不已,覺直轉入裏,當服左龍丸,服之漸漸看大便硬軟,加巴荳霜。

左龍丸。

治直視在裏者。

左盤龍,白僵蠶(炒),魚鰾(各半兩),雄黃(一錢研)。

右同為細末,燒飯為丸,桐子大,每服十五丸,溫酒下,如裏證不已,當於左龍丸內一半末,加入巴荳霜半錢,燒飯為丸,桐子大,同左龍丸一處,每服加一丸,漸加服至利為度,若利後更服後藥,若搐痓不已,亦宜服後藥,羌活湯也。

羌活湯。

羌活,獨活,地榆,防風(各一兩)。

右㕮咀,水煎,如有熱加黃芩,有涎加半夏,若病日久,氣血漸虛,邪氣入胃,全氣養血為度。

養血當歸地黃湯。

當歸,地黃,芍藥,川芎,藁本,防風,白芷(各一兩),細辛(半兩)。

右為麄末,水煎服。

頭風證。

肝經風盛,木自搖動,梳頭有雪皮,乃肺之證也,謂肺主皮毛,實則泄青丸主之,虛則消風散主之。

雷頭風證。

夫雷頭風者,震卦主之,諸藥不效,為與證不相對也。

升麻,蒼朮(各一兩),荷葉(全一箇)。

右為細末,每服半兩,水煎,或燒荷葉一箇研細,用前藥調服亦可。

胎產證。

婦人童幼,至天癸未行之間,皆屬少陰,天癸既行,皆從厥陰論之,天癸已絕,乃屬太陰經也,治胎產之病從厥陰經,無犯胃氣及上二焦,謂之三禁,不可汗,不可下,不可利小便,發汗者,同傷寒下早之證,利大便則脈數而已動於脾,利小便則內亡津液,胃中枯燥。製藥之法,能不犯三禁,則榮衛自和,而寒熱止矣。如發渴則白虎,氣弱則黃耆,血刺痛而和以當歸,腹中疼而加之芍藥,大抵產病,天行從增損柴胡,雜證從增損四物,宜詳察脈證而用之。

產前寒熱,小柴胡湯中去半夏,謂之黃龍湯。

二黃散。

治婦人有孕,胎漏。

生地黃,熟地黃(各等分)。

右為細末,煎白朮枳殼湯調下。

半夏湯。

治胎衣不下,或子死腹中,或子衝上而昏悶,或血暴下,及胎乾不能產者。

半夏麯(一兩半),肉桂(七錢半),桃仁(三十箇微炒去皮尖),大黃(半兩)。

右為細末,先服四物湯三兩,次服半夏湯,生薑同煎。

增損柴胡湯。

治產後經水適斷,感於異證,手足抽搐,咬牙昏冒,繫屬上焦。

柴胡(八錢),黃芩(四錢半),人參(三錢),甘草(炒),石膏(各四錢),知母(二錢),黃耆(半兩),半夏(三錢)。

右為麄末,每服半兩,生薑棗同煎。

秦艽湯,前證已去,次服此以去其風邪。

秦艽(八錢),芍藥(半兩),柴胡(八錢),防風,黃芩(各四錢半),人參,半夏(各三錢),炙甘草(四錢)。

右為麄末,水煎。

荊芥散,二三日後經水復行,前證俱退,宜此。

小柴胡湯一料,加荊芥穗五錢,枳殼(麩炒去穰半兩)。

右為麄末,同小柴胡煎法。

防風湯,三二日後,宜正脾胃之氣,兼除風邪。

蒼朮(四兩),防風(三兩),當歸(一兩),羌活(一兩半)。

右為麄末,水煎。

三分散。

治產後,日久虛勞,鍼灸小藥俱不效者。

川芎,熟地黃,當歸,芍藥,白朮,茯苓,黃耆(各一兩),柴胡,人參(各一兩六錢),黃芩,半夏,甘草(各六錢)。

右為麄末,水煎服清。

血風湯。

治產諸風痿攣無力。

秦艽,羌活,防風,白芷,川芎,芍藥,當歸,地黃,白朮,茯苓(各等分),加半夏,黃耆。

右為細末,一半為丸,煉蜜如桐子大,一半為散,溫酒調下丸藥五七十丸。

治血運血結,或聚於胸中,或偏於少腹,或運於脇肋,四物湯四兩,倍當歸,川芎,鬼箭,紅花,玄胡,各一兩,同為麄末,如四物煎服清調

沒藥散服之。

蝱虫(去羽足一錢微炒),水蛭(二錢炒),麝香(少許),沒藥(一錢)。

右為細末,煎前藥調服,血下痛止,只服前藥。

加減四物湯。

治產後頭痛,血虛氣弱,痰癖寒厥,皆令頭痛。

羌活,川芎,防風,香附子(炒各一兩),細辛(一兩半),炙甘草,當歸(各半兩),石膏(二兩半),熟地黃(一兩),香白芷(一兩半),蒼朮(一兩六錢去皮)。

右為麄末,每服一兩,水煎。如有汗者,是氣弱頭痛也,前方中加芍藥三兩,桂一兩半,生薑煎。如頭痛痰癖者,加半夏三兩,茯苓一兩半,生薑煎。如熱厥頭痛,加白芷三兩,石膏三兩,知母一兩半。如寒厥頭痛,加天麻三兩,附子一兩半,生薑煎。

四物湯,治諸變證(方已載元戎方中)。

紅花散。

治婦人產後血昏,血崩,月事不調,遠年,乾血氣,皆治之。

乾荷葉,牡丹皮,當歸,紅花,蒲黃(炒各等分)。

右為細末,每服半兩,酒煎。

和滓溫服,如胎衣不下,別末榆白皮煎湯調下半兩,立效。

當歸散。

治婦人惡物不下。

當歸,芫花(炒)。

右為細末,酒調下三錢。又一方,好墨醋淬末之,小便酒調下。

治胎衣不下,蛇退皮炒焦,細末酒調下,如胎衣在腹,另碾榆白皮末,同煎服立下。

生地黃散。

諸見血無寒,衄血下血,吐血溺血,皆屬於熱。

生地黃,熟地黃,枸杞子,地骨皮,天門冬,黃耆,芍藥,甘草,黃芩(各等分)。

右為麄末,每服一兩,水煎脈,微身涼,惡風,每一兩加桂半錢。

麥門冬飲子。

治衄血不止。

麥門冬,生地黃(各等分)。

右剉,每服一兩,水煎,又衄血,先硃砂蛤粉,次木香黃連,大便結下之大黃,芒硝,甘草,生地黃。溏軟,梔子,黃芩,黃連,可選而用之。

帶下證。

赤者,熱入小腸。白者,熱入大腸。其本濕熱,冤結于脈不散,故為赤白帶下也。冤,屈也,結也。屈滯而病熱不散,先以十棗湯下之,後服苦楝丸,大玄胡散調下之,熱去濕除病自愈也。月事不來,先服降心火之劑,後服局方中五補丸後,以衛生湯,治脾養血氣可也。

苦楝丸。

治赤白帶下。

苦楝(碎酒浸),茴香(炒),當歸(各等分)。

右為細末,酒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酒下。

衛生湯。

白芍藥,當歸(各二兩),黃耆(三兩),甘草(一兩)。

右為麄末,水煎空心服,如虛者,加人參一兩。

大頭風證。

夫大頭風證者,是陽明邪熱太甚,資實少陽相火而為之也,多在少陽或在陽明,或在太陽,視其腫勢在何部分,隨經取之,濕熱為腫,木盛為痛,此邪見於頭,多在耳前後先出,治之大不宜藥速,速則過其病所,謂上熱未除,中寒復生,必傷人命,此病是自外而之內者是血病,況頭部分受邪,見於無形跡之部,當先緩而後急,先緩者,謂邪氣在上著,無形之部分既著無形,無所不至,若用重劑速下過,其病難已,雖無緩藥,若急服之,或食前,或頓服,皆失緩體,則藥不能得除,病當徐徐浸漬無形之邪也,或藥性味形體據象,皆要不離緩體是也,且後急者,謂緩劑已瀉邪氣,入於中,是到陰部染於有形質之所,若不速去,則損陰也,此終治,卻為客邪,當急去之,是治客以急也,且治主當緩者,謂陽邪在上,陰邪在下,若急治之,不能解紛而益亂也,治客以急者,謂陽分受陰邪,陰分受陽邪,此客氣急除去之也。

假令少陽陽明為病,少陽為邪,出於耳前後也,陽明為邪者,首大腫也,先以黃芩黃連甘草湯,通剉煎,少少不住服,或劑畢再用,煨黍粘子,新瓦上炒香,同大黃煎成,去滓,內芒硝,俱各等分,亦時時呷之,無令飲食,在前得微利,及邪氣已只服前藥,如不已再同前次第服之,取大便利,邪氣則止,如陽明渴者,加石膏,如少陽渴者,加瓜蔞根。陽明行經,升麻,芍藥,葛根,甘草。太陽行經,羌活,防風之類。

黑白散,治大頭風如神(方在後家珍內)。

消毒丸(在寶鑑內附)。

瘧證。

夏傷於暑,秋必病瘧,蓋傷之淺者近,而暴傷之重者遠而疾。痎瘧者,久瘧也。是知夏傷於暑,濕熱閉藏而不能發泄于外。邪氣內行,至秋而發為瘧也。何經受之,隨其動而取之,有中三陽者,有中三陰者,經中邪氣,其證各殊,同傷寒治之也。五藏皆有瘧,其治各異,在太陽經謂之風瘧,治多汗之。在陽明經謂之熱瘧,治多下之。在少陽經謂之風熱瘧,治多和之。在陰經則不分三經,總謂之濕瘧,當從太陰經論之。

桂枝羌活湯。

治瘧疾,處暑前發,頭痛項強,脈浮,惡寒有汗。

桂枝,羌活,防風,甘草(各半兩)。

右為麄末,水煎。如吐者加半夏麯等分。

麻黃羌活湯,治瘧病,頭痛項強,脈浮,惡風無汗者。

麻黃(去節),羌活,防風,甘草(各半兩)。

右為麄末,水煎。如吐者加半夏麯等分。

麻黃桂枝湯。

治瘧如前證而夜發者。

麻黃(一兩去節),炙甘草(三錢),黃芩(半兩),桂枝(二錢),桃仁(三十箇去皮尖)。

右為末,水煎桃仁,散血緩肝,夜發乃陰經有邪,此湯散血中風寒也。

桂枝黃芩湯。

治瘧,服藥寒熱轉甚者,知太陽陽明少陽三陽合病也,宜此和之。

甘草,黃芩,人參(各四錢半),半夏(四錢),柴胡(一兩二錢),石膏,知母(各半兩),桂枝(二錢)。

右為麄末,水煎。從卯至午時發者,宜大柴胡湯下之,從午至酉發者,知其邪氣在內也,宜大承氣湯下之,從酉至子時發者,或至寅時者,知其邪氣在血也,宜桃仁承氣湯下之,微利後,更以小柴胡湯制其邪氣可也。

熱證。

有表而熱者,謂之表熱,無表而熱者,謂之裏熱,有暴發而為熱者,乃久不宣通而致也,有服溫藥而為熱者,有惡寒戰慄而熱者,蓋諸熱之屬心火之象也,治法,小熱之氣,涼以和之,大熱之氣,寒以取之,甚熱之氣,則汗發之,發之不盡,則逆制之,制之不盡,求其屬以衰之。苦者以治五藏,五藏屬陰而居於內,辛者以治六府,六府屬陽而在於外,故內者下之,外者發之,又宜養血益陰,其熱自愈。

地黃丸(方在前發明內附)。

如煩渴發熱,虛煩蒸病,空心服地黃丸,食後服防風當歸飲子。

柴胡,人參,黃芩,甘草(各一兩),滑石(三兩),大黃,當歸,芍藥,防風(各半兩)。

右為麄末,生薑同煎,如痰實欬嗽加半夏。

金花丸。

治大便黃,米穀完出,驚悸,溺血,淋閉,欬血衄血,自汗頭痛,積熱肺痿。

黃連,黃柏,黃芩,山梔子仁(各一兩)。

右為細末,滴水為丸,桐子大,溫水下。如大便結實加大黃,自利不用大黃,如中外有熱者,作散剉服,名解毒湯。如腹滿嘔吐欲作利者,解毒湯內加半夏茯苓厚朴各三錢,生薑同煎。如白膿下痢後重者,加大黃三錢。

涼膈散(方在難知內附),加減于後。

若咽嗌不利,腫痛并涎嗽者,加桔梗一兩,荊芥穗半兩,若欬而嘔者,加半夏半兩生薑煎。若鼻衄嘔血者,加當歸,芍藥,生地黃各半兩,若淋閟者,加滑石四兩,茯苓一兩。

當歸承氣湯。

治熱攻於上,不利於下,陽狂奔走,罵詈不避親疏。

大黃,當歸(各一兩),甘草(半兩),芒硝(九錢)。

右㕮咀,生薑棗同煎。

大黃膏。

治熱入血室,發狂不認人者。

牛黃(二錢半),硃砂,鬱金,丹皮(各三錢),腦子,甘草(各一錢)。

右為細末,煉蜜為丸,如皂子大,新水化下。

治表惡熱寒而渴,陽明證,白虎湯也。若膚如火燎而熱,以手取之不甚熱,為肺熱也,目晴赤,煩燥或引飲,獨黃芩一味主之,若兩脇肌熱,脈浮弦者,柴胡飲子主之。若脇肋熱,或一身盡熱者,或日晡肌熱者,皆為血熱也,四順飲子主之。若夜發熱,主行陰,乃血熱也,四順飲子,桃仁承氣,選而用之。若晝則明了,夜則譫語,四順飲子。證若發熱,雖無脇熱,亦為柴胡證。晝則行陽二十五度,氣藥也。大抵宜柴胡飲子,夜則行陰二十五度,血藥也,大抵宜四順飲子。

眼證。

眼之為病,在府則為表,當除風散熱,在藏則為裏,宜養血安神,暴發者為表而易治,久病者在裏而難愈,除風散熱者,瀉青丸主之。養血安神者,定志丸。婦人則熟乾地黃丸主之。

治眼暴赤暴腫,散熱飲子。

防風,羌活,黃芩,黃連(各一兩)。

右㕮咀,水煎,食後溫服,如大便秘澀,加大黃一兩,如痛甚者,加當歸地黃各一兩,如煩燥不得眠睡,加梔子一兩。

地黃湯。

治眼久病昏澀,因發而久不愈者。

防風,羌活,黃芩,黃連,地黃,當歸,人參,茯苓(各等分)。

右為麄末,水煎。

四物龍膽湯,治目暴發(方在元戎四物湯條下附)。

點眼藥則有蟾光膏(方在後冊雜方內附)。

洗眼藥則有夜光膏(方在寶鑑內附)。㗜藥(在後雜方內附)。

消渴證。

消渴之疾,三焦受病也。有上消,有消中,有消腎。上消者,肺也。多飲水而少食,大便如常,小便清利,知其燥在上焦也,治宜流濕以潤其燥。

消中者,胃也,渴而飲食多,小便赤黃,熱能消穀,知其熱在中焦也。宜下之。

消腎者,初發為膏淋,謂淋下如膏油之狀,至病成而面色黧黑,形瘦而耳焦,小便濁而有脂液,治法宜養血以肅清,分其清濁而自愈也。

黃連膏。

黃連末一觔,生地黃,自然汁,白連花藕汁,牛乳汁,各一觔。

右將汁熬成膏,子劑黃連末為丸,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少呷,溫水送下,日進十服,渴病立止。

八味丸,治消腎(方在發明內附)。

腫脹證。

五臟六腑皆有脹,經云:平治權衡,去菀陳剉,開鬼門,潔淨府,平治權衡者,察脈之浮沉也。去菀陳剉者,疏滌腸胃也。開鬼門者,發汗也。潔淨府者,利小便也。蠱脹之病,治以雞屎醴,酒調服。水脹之病,當開鬼門,決潔淨府也。

治水腫螻蛄,去頭尾,與葡萄心同研。露七日,曝乾為末,淡酒調下,暑月用佳。

又方,棗一㪷,鍋內入水上有四指深,用大戟并根苗,蓋之遍盆合之煮熟為度,去大戟,不用旋旋,喫無時,盡棗決愈,神效。

瘡瘍證。

瘡瘍者,火之屬,須分內外以治其本,若其脈沉實,當先疏其內以絕其源也,其脈浮大,當先托裏。恐邪氣入內也,有內外之中者,邪氣至盛,遏絕經絡,故發癰腫,此因失托裏,及失疏通,又失和榮衛也,治瘡之大要,須明托裏疏通,行榮衛之三法,內之外者,其脈沉實,發熱煩燥,外無焮赤,痛深於內,其邪氣深矣。故先疏通臟腑,以絕其源,外之內者,其脈浮數,焮腫在外,形證外顯,恐邪氣極而內行,故先托裏也。內外之中者,外無焮惡之氣,內亦臟腑宣通,知其在經,當和榮衛也。用此三法之後,雖未差,必無變證,亦可使邪氣峻減而易痊愈。

內疏黃連湯。

治嘔啘心逆,發熱而煩,脈沉而實,腫硬木悶而皮肉不變,色根繫深,大病遠在內,臟腑秘澀當急疏利之。

黃連,山梔子,芍藥,當歸,檳榔,木香,薄荷,連翹,黃芩,桔梗,甘草(各一兩)。

右為末,水煎先喫一二服,次後加大黃一錢,再服加二錢,以利為度,如有熱證,止服黃連湯,大便秘澀則加大黃,如覺無熱證,及後藥復煎散,時時服之,如無熱證及大便不秘澀,止服,復煎散,稍有熱證卻服黃連湯,秘則加大黃,如此內外皆通,榮衛和調,則經絡自不遏絕矣。

內托復煎散。

治腫焮於外,根槃不深,形證在表,其脈多浮,痛在皮肉,邪氣盛而必侵於內,須急內托以救其裏也。

地骨皮,黃耆,防風,芍藥,黃芩,白朮,茯苓,人參,甘草,當歸,防己(各一兩),柳桂(淡味加半兩)。

右㕮咀,先煎蒼朮一觔,用水五升煎至三升,去蒼朮滓,入前藥十二味,再煎至三四盞,絞取清汁作三四服,終日服之,又煎蒼朮滓為湯,去滓再依前煎十二味藥滓服之,此除濕散鬱熱,使胃氣和平,如或未已,再作半料服之,若大便秘及煩熱,少服黃連湯,如微利煩熱已退卻,服復煎散半料,如此使榮衛俱行,邪氣不能自侵也。

當歸黃耆湯。

治瘡瘍,臟腑已行,如痛不可忍者。

當歸,黃耆,地黃,川芎,地骨皮,芍藥(各等分)。

右㕮咀,水煎。如發熱加黃芩,如煩躁不能睡臥者加梔子,如嘔則是濕氣侵胃倍加白朮。

內消升麻湯。

治血氣壯實,若患癰疽,大小便不通。

升麻,大黃(各二兩),黃芩(一兩半),枳實(麩炒),當歸,芍藥(各一兩半),炙甘草(一兩)。

右㕮咀,水煎食前服。

復元通氣散。

治諸氣澀耳聾,腹癰便癰,瘡疽無頭,止痛消腫。

青皮,陳皮(各四兩),甘草(三兩生熟各半),川山甲(炮),栝蔞根(各二兩),加金銀花,連翹(各一兩)。

右為細末,熱酒調下。

五香湯。

治毒氣入腹托裏,若有異證於內加減。

丁香,木香,沉香,乳香,麝香(三錢)。

右為細末,水煎空心服,嘔者去麝加藿香一兩,渴者加人參一兩。

赤芍藥散。

治一切疔瘡癰疽,初覺增寒疼痛。

金銀花,赤芍藥(各半兩),大黃(七錢半),瓜蔞(大者一枚),當歸,甘草,枳實(各三錢)。

右為麄末,水酒各半煎。

桃紅散。

歛瘡生肌,定血辟風邪。

滑石(四兩),乳香,輕粉(各二錢),小荳粉(一錢),寒水石(三兩燒),一方改小荳粉為定粉一兩。

右為極細末,乾貼。

冰霜散。

治火燒皮爛大痛。

寒水石(生),牡蠣(燒),朴硝,青黛(各一兩),輕粉(一錢)。

右為細末,新水或油調塗立止。

乳香散。

治杖瘡神效。

乳香,沒藥(各三錢),自然銅(半兩,火燒醋醮十遍),茴香(四錢),當歸(半兩)。

右為細末,每服半兩,溫酒調下。

五黃散。

治杖瘡定痛。

黃丹,黃連,黃芩,黃柏,大黃,乳香(各等分)。

右為細末,新水調成膏,用緋絹帛上攤貼。

花蘂石散。

治一切金瘡貓狗咬傷,婦人敗血,惡血奔心,血運胎死,胎衣不下至死者,以童便調下一錢,取下惡物,神效。

硫黃(明淨者四兩),花蘂石(一觔)。

右二味拌勻,用紙筋和膠泥固濟,瓦罐子一箇,入藥內蜜泥封口,焙乾安在四方塼上,摶上書八卦五行字,用炭一秤,圍燒自巳午時,從下生火,直至經宿,火盡又經宿,罐冷取研極細,磁盒內盛用。

截疳散。

治年深疳瘻瘡。

黃連(半兩),白歛,白芨,黃丹(各一兩),輕粉(一錢),龍腦,麝香(各五分另研),蜜陀僧(一兩)。

右為細末和勻乾糝,或絍上以膏貼之。

生肌散。

寒水石(剉),滑石(各一兩),烏魚骨,龍骨,定粉,蜜佗僧,白礬灰,乾胭脂(各半兩)。

右為極細末,乾糝用之。

平肌散。

治諸瘡久不歛。

蜜佗僧,花蕊石(二物同煆赤),白龍骨(各一兩),乳香(另研),輕粉(各一錢),黃丹,黃連(各一錢半)。

右為極細末,和勻乾摻。

碧霞挺子。

治惡瘡透了,不覺疼痛者。

銅綠(一兩),碙砂(二錢),蟾酥(一錢)。

右為細末,燒飯和作麥檏挻子,每用刺不覺痛者,須刺血出,方絍藥在內,以膏貼之。

用藥加減。

如發背疔腫膿潰前後,虛而頭痛,於托裏藥內加五味子,恍惚不寧,加人參茯神,虛而發熱者,加地黃栝蔞根,潮熱者,加柴胡地骨皮,渴不止者,加知母赤小荳,虛煩者,加枸杞天門冬,自利者,加厚朴,膿多者,加當歸川芎,痛甚者,加芍藥乳香,肌肉遲生者,加白歛官桂,有風邪者,加獨活防風,心驚悸者,加丹砂,口自瞤動者,加羌活細辛,嘔逆者,加丁香藿香葉,痰多者,加半夏陳皮。

迴瘡金銀花散。

治瘡瘍痛甚,則色變紫黑者。

金銀花(連枝葉剉二兩),黃耆(四兩),甘草(一兩)。

右㕮咀,用酒一升,同入壺瓶內閉口,重湯內煮三兩時辰,取出去滓頓服之。

雄黃散。

治瘡有惡肉不能去者。

雄黃(一錢研),巴豆(不去皮研一箇去皮五分)。

右二味,再同研如泥,入乳香沒藥各少許,再研勻細,少上,惡肉自去矣。

瘰癧證。

夫瘰癧者,結核是也,或在耳後,或在耳前,或在耳下,連及頤頷,或在頸下連缺盆,皆謂之瘰癧,或在胸及胸之側,或在兩脇,皆謂之馬刀,手足少陽主之。

治結核前後耳有之,或耳下頷下有之,皆瘰癧也。桑椹二斗,極熟黑色者,以布裂取自然汁,不犯銅鐵,以文武火慢熬,作薄膏子,每日白沸湯點一匙,食後,日三服。

連翹湯。

治馬刀。

連翹,瞿麥花(各一斤),大黃(三兩),甘草(二兩)。

右㕮咀,水煎服,後十餘日,可於臨泣穴灸二七壯,服五六十日方效,在他經者。

又一方服大黃木通五兩,知母(一作貝母)五兩,雄黃七分,檳榔半兩,減甘草不用,同前藥為細末,熟水調下三五錢服之。

瞿麥飲子。

連翹(一斤),瞿麥穗(半斤)。

右為麄末,水煎,臨臥服此藥,經效多不能速驗,宜待歲月之久除也。

欬嗽證。

欬,謂無痰而有聲,肺氣傷而不清也,嗽,謂無聲而有痰,脾濕動而為痰也,欬嗽是有痰而有聲,蓋因傷於肺氣而欬,動於脾濕,因欬而為嗽也,治欬嗽者,治痰為先,治痰者,下氣為上,是以南星半夏勝其痰而能食者,大承氣湯微下之,痰而不能食者,厚朴湯治之,夏月嗽而發熱者,謂之熱痰嗽,小柴胡湯四兩,加石膏一兩,知母半兩用之,冬月嗽而寒熱者,謂之寒嗽,小青龍加杏仁服之,蜜煎生薑湯,蜜煎橘皮湯,燒生薑胡桃,皆治無痰而嗽者,此乃大例,更當隨時隨證加減之。

利膈丸(方在寶鑑內附)。

款氣丸。

治久嗽痰喘,肺氣浮腫。

郁李仁,青皮(去白),陳皮(去白),檳榔,木香,杏仁(去皮尖),馬兜苓(炒),人參,廣茂,當歸,澤瀉,茯苓,苦葶藶(炒各二錢),防己(半兩),牽牛(取頭末一兩半)。

右為細末,生薑汁麵糊為丸,桐子大,生薑湯下。

治欬嗽諸方,在家珍內并寶鑑內者,更宜選而用之。

虛損證。

虛損之疾,寒熱因虛而感也,感寒則損陽,陽虛則陰盛,故損則自上而下,治之宜以辛甘淡,過於胃則不可治也。感熱則損陰,陰虛則陽盛,故損則自下而上,治之宜以苦酸鹹,過於脾則不可治也,自上而損者,一損損於肺,故皮聚而毛落,二損損於心,故血脈虛弱,不能榮於臟腑,婦人則月水不通,三損損於胃,故飲食不為肌膚也,自下而損者,一損損於腎,故骨痿不能起於床,二損損於肝,故筋緩不能自收持,三損損於脾,故飲食不能消剋也,故心肺損則色弊,肝腎損則形痿,脾胃損則穀不化也。

治肺損皮聚而毛落,宜益氣四君子湯(方在前難內知內附)。

治心肺虛損,皮聚而失落,血脈虛損,婦人月水愆期,宜益氣和血,八物湯(方在前元戎內附)。

治心肺損及胃,損飲食不為肌膚,宜益氣和血,調飲食,十全散(方在前元戎內附)。

治腎肝損,骨痿不能起於床,宜益精。筋緩不能自收持,宜緩中。

牛膝丸。

牛膝(酒浸),萆蘚,杜仲(剉炒),蓯蓉(酒浸),菟絲子,防風,葫蘆巴(炒),肉桂(減半),破故紙,沙苑白蒺藜。

右等分為細末,酒煮豬腰子為丸,每服五七十丸,空心溫酒下,如腰痛不起者,服之甚效。

治陽盛陰虛,肝腎不足,房室虛損,形瘦無力,面多青黃而無常色,宜榮血養腎。

地黃丸。

蒼朮(一斤泔浸),熟地黃(一斤),乾薑(春七錢夏半兩秋七錢冬一兩)。

右為細末,蒸棗肉為丸,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至百丸,諸飲下,若加五味子為腎氣丸,述類形象,神品藥也,如陽盛陰虛,心肺不足,及男子婦人面無血色,食少嗜臥,肢體困倦,宜八味丸(方在元戎內附),如形體瘦弱,無力多困,未知陰陽先損,夏月宜地黃丸,春秋宜腎氣丸,冬月宜八味丸。

治病久虛弱,厭厭不能食,和中丸(前在前脾胃論中)。

吐證。

吐證有三,氣積寒也,皆從三焦論之,上焦在胃口,上通於天氣,主內而不出,中焦在中脘,上通天氣,下通地氣,主腐熟水穀,下焦在臍下,通於地氣,主出而不納,是故上焦吐者,皆從於氣,氣者天之陽也,其脈浮而洪,其證食已暴吐,渴欲飲水,大便結燥,氣上衝而胸發痛,其治當降氣和中,中焦吐者,皆從於積,有陰有陽,食與氣相假為積而痛,其脈浮而弦,其證或先痛而後吐,或先吐而後痛,治法當以小毒藥去其積,檳榔木香和其氣,下焦吐者,從於寒,地道也,其脈沉而遲,其證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小便清利,大便秘而不通,治法當以毒藥通其秘塞,溫其寒氣,大便漸通,復以中焦藥和之,不令大便秘結而自愈也。

治上焦氣熱上衝,食已暴吐,脈浮而洪,宜先和中。

桔梗湯。

桔梗,白朮(各一兩半),半夏(二兩),陳皮(去白),白茯苓,枳實(麩炒),厚朴(薑製炒香各一兩)。

右㕮咀,水煎取清,調木香散二錢,隔夜空腹服之,後氣漸下吐漸止,然後去木香散,加芍藥二兩,黃耆一兩半,每一料中扣算加之,如大便燥結,食不盡下,以大承氣湯去硝微下之,少利再服前藥補之,如大便復結,依前再微下之。

木香散。

木香,檳榔(各等分)。

右為細末,前藥調服。

厚朴丸。

主翻胃,吐逆飲食,噎塞,氣上衝心,腹中諸疾,其藥味即與萬病紫苑丸同(方在元戎方內附)。其加減于後,春夏再加黃連(二兩),秋冬再加厚朴(二兩),如治風,於春秋所加黃連厚朴外,更加菖蒲茯苓各一兩半,如治風癇不愈者,依春秋加減外,更加人參菖蒲茯苓各一兩半,如失精者,加菖蒲白茯苓為輔,如肝之積,加柴胡蜀椒為輔,如心之積,加黃連人參為輔,如脾之積,加吳茱萸乾薑為輔,如腎之積,加菖蒲茯苓為輔,秋冬久瀉不止,加黃連茯苓。

心痛證。

諸心痛者,皆少陰厥陰氣上衝也,有熱厥心痛者,身熱足寒,痛甚則煩燥而吐,額自汗出,知其熱也,其脈浮大而洪,當灸太谿及崑崙,謂表裏俱瀉之,是謂熱病汗不出,引熱下行,表汗通身而出者愈也,灸畢服金鈴子散則愈,痛止服枳朮丸,去其餘邪也,有大實心中痛者,因氣而食,卒然發痛,大便或秘,久而注悶,心胸高起,按之愈痛,不能飲食,急以煮黃丸利之,利後以藁本湯去其邪也,有寒厥心痛者,手足逆而通身冷汗出,便溺清利,或大便利而不渴,氣微力弱,急以朮附湯溫之,寒厥暴痛,非久病也,朝發暮死,急當救之,是知久病無寒,暴病非熱也。

金鈴子散。

治熱厥心痛,或發或止,久不愈者,金鈴子,玄胡索(各一兩)。

右為細末,每服二三錢,酒調下,溫湯亦得。

治大實心痛二藥。

厚朴丸,同紫苑丸(在元戎方內),煮黃丸(方在陰證略例內)。

治大實心痛,大便已利,宜藁本湯止其痛也。

藁本(半兩),蒼朮(一兩)。

右為麄末,水煎服清。

治寒厥暴痛,脈微氣弱,宜朮附湯溫之(方在雲岐脈論內附)。

疝氣。

男子七疝,婦人瘕聚帶下,皆任脈所主陰經也,腎肝受病,治法同歸於一。

酒煮當歸丸。

當歸(剉),附子(炮),苦楝子(剉),茴香(各一兩)。

右剉,以酒三升同煮,酒盡為度,焙乾作細末入。

丁香,木香(各二錢),全蝎(二十二箇),玄胡索(二兩)。

右同為細末,與前藥一處,拌勻酒糊為丸,每服三五十丸至百丸,空心溫酒下,凡疝氣帶下皆屬於風,全蝎,治風之聖藥,茴香苦楝皆入小腸,故以附子佐之,丁香木香則導為用也。

治奔豚及小腹痛不可忍者,苦楝丸。

苦楝,茴香,黑附子。

右用酒二升,煮酒盡為度,暴乾或陰乾,搗為極細末,每一兩藥末入

全蝎(十八箇),玄胡索(半兩),丁香(十五箇)。

右共為細末,酒糊為丸,桐子大,每服百丸,空心酒下,如痛甚,煎當歸入酒下,大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