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產論翼

產論翼

事有創於聖沒千歲之後。起於絕海萬里之隅。而出於尋常度量之外。別設尺寸。奇偉譎怪。先王不道。古籍無載。而不可非者焉。蓋事物之變。日新無窮。而所以待之者。亦何有定方。夫如是。而後天地之理無闕也。然是其人必其生稟陰陽之異氣。倜儻誠愨。又必多歷事變。致思專一。竭終身之知巧。而後可與於此也。而又輔翼而贊述之者得其人。而後可有立後世而不墜也。非浮淺。輕儇。靳名疚利之徒。所能庶幾於朝夕也。苟能有於斯。則雖飲食器械之微。其於生養之方。豈曰小補而止哉。況醫藥。生靈夭壽所關。誠能有所發於古。而可傳於後。則一砭半匕之術。生民之受貺。蓋有不可量者焉。夫醫。意也。人身其大許幾。四肢百骸。彼之所有。即此之所具執柯以伐柯。其則不遠。苟能用意精切。驗己而推人。其有不得其道者哉。故夷蠻之人。目未嘗知中國之書。而能自別設術立方。而多簡徑可喜。取效奇中者。豈非以精意專一而然乎。謂漢唐諸家之外。別無他道。則隘矣。賀川翁子玄。其人忠信專愨。其少。倜儻好奇節而任俠。既治方伎。窮精砭針按摩之術。一日以意救脫鄰人婦之蓐厄。忽然有所悟。因推而試之數人。皆如其意。積以歲月。益精確自信。乃立一家之言。著產論一篇。學無所師承。又不本古人。故其所持論。初聞若可驚。然皆其所親歷而獨得。故簡徑奇中。凡產蓐之病。其變無方。而皆不能逃其尺寸。豈所謂稟異氣而歷事變。能用其意者耶。子啟。本岡本氏之子也。翁見其修業精苦。舉其術與產。不授其子而授子啟。令以疇其學。而子啟乃取翁之書所未備與己之新得者。作論並圖翼之。而後翁之學無復余蘊。而可不墜於後云。余於方伎之書。一無所解。故二子之書。得失合否。固不得而知也。但以翁之為人。而信其言之不欺。以其術之有驗。而知其方之不戾矣。而以子啟能當翁之選。又能羽翼其書。而無惑於其為人與學矣。抑余又有所懼焉。諺曰。烏學鸕鶿。必死於水。懼輕儇之徒。視翁之舉。悅其名而效之。一廢古人成說。妄意肆臆。以禍生靈也。又懼其徒鹵莽滅裂。不盡翁之學。而禍翁之道也。夫必忠信專愨。不勸沮於譭譽。不就避於利害。如翁而後翁可能也。必篤信勤苦。如子啟。而後翁之道可學也。其精微之術。書所不能盡者。學者何不及翁與子啟之在。來而面受之哉。

安永乙未孟夏 柴邦彥撰

凡例

一吾門之治妊娠也。救護之術。什居八九。此編亦惟專以明治術。為要其術不一。一病一術者有之。或二術三術者有之。法隨症以施。其揆一也。以備胎前產後之急患下此。則雖有諸症。亦易與耳。

一產論方術。時有略舉而未備者。蓋識者聞一知什。而昧者瞠若焉。先生此舉。本不過欲以擴充遺蘊。所以名編曰翼也。然而僕輩。竊謂比之延津劍合江浦珠雙矣。故此編治術湯藥。凡在彼者。此不復贅。

一回生鉤胞之二術。術意神奧。非其人不能用。又非筆墨所能盡。以故產論只舉其目而已。雖然未識此術。何以得使當生者起焉。初先生之為此編也。本欲亦列二術之概略。既又以雖得其門而入者。猶且難入室。何矧私淑紙上之言。非唯無益。恐卻害人遂止。有志之士。盍歸來親受面誨。以造其微焉。

一產椅鎮帶之害孕。滔滔者天下皆是。吾門日夜所務辭闢也。而產論有說。殆韶美不復添蛇足。

一胎之死生。攻補攸分。治產之一大準的。不可不講。此編詳明其候法。及嬰兒保護試乳浴法。和盤托出。無有靳秘。亦誨人不倦之一端也。

一順逆懷孕孿生橫礙之諸狀。產論及此編反覆已盡之。然尚恐昧者難達也。別圖於編末。以備參考。

門人 泉界茂庵佐佐井玄敬謹記

按腹

此婦人孕三四月際善用此。乃必得其腹內鬱氣大散。脈絡調理。而惡阻之患。亦得速除矣。其餘不問老幼男女諸病。兼用之。其益不少。且此為產科所用諸手法之本源。諸手法皆由此而生。故凡欲通產科之諸術者。此不可不最先練習熟慣也。其用手之法。凡七。凡欲施此術者。先令其婦人仰臥。醫須就其左邊。以左膝頭抵承其髀樞。少帶推壓之意。以令不得移動。然後先用兩手。於婦胸腹。左手覆安心下。右手掌當婦胸間。以候其虛里之動消息。須臾始入按腹之術。其初第一手法。先以左手掌安心下。右手分排指頭。從膺上至心下左右。拊循其肋骨之間。漸下至心下。左手視右手之拊循下亦逐勢漸次下迄臍下。而安住焉。次第二手法。左手仍安臍下。而用右手食中無名指頭。從鳩尾沿季肋。向右脅下章門強按下之。又用右手大指頭。從鳩尾向左章門強按下之。左右各三遍。作之次。第三手法。左手仍安前處。而用右手大次指。從鳩尾分夾任脈。迄臍下強按下之。三遍。次第四手法。醫先聳腰將左手以其指頭用力覆拘婦人右章門邊。右手食中無名三指頭。用力沿右季肋推進。向其右不容穴而強按之。左手卻逐其勢拘勒腹皮。而舉提之。又將左手仰抅其左章門邊。右手大指頭。用力沿左季肋推進。向其左不容穴而強按之。左手如前。逐其勢抅勒腹皮。向外而舉提之。各三遍。次第五手法。兩手中食指頭。斜相向婦人右小腹上。而其八指頭。皆用力按住而抅拽向內。復用兩大指。相向從左小腹上起。指頭用力按住推送向外。作之三遍。勢若搖櫓之狀。次第六手法。醫臨豎左膝。聳身將兩手從婦人兩脅。向其背後。以其兩指頭分夾其脊骨第十二三椎。按抑之。使指骨節間有聲。而下至十六七椎邊。兩手如擁抱狀。而舉提之至章門邊。兩手用力束勒。向腹前相聚。作之三遍。是時醫宜面婦人。下部而坐。而當其舉提之時。捩腰以頭反顧。卻面婦人上部。次第七手法。用兩手食中無名指頭。用力當任脈左右幽門穴。迭換徐徐按之。沿季肋而下至不容至章門。漸慚按下。已上凡七法。其用手。須著實為之。不可倉卒為之。倉卒則無功矣。凡第四第五等用手法。切不可倉卒。使腹皮牽急。先須每於指下。微蹙其腹皮。以使有餘裕。然後復徐取引之前。乃得其無牽急之患。

辨胎

方書中診婦人妊否。多載脈例。然其言率茫洋。如捕風捉影。夫古人非鬼非神。鑑幽洞微。惡能至斯。要不過妄誕附會。以奇其事耳。候胎之法。產論已詳之。而近新有得一二。舉之以便蒙生。令婦人仰臥。先用產論按腹法。更撫摩其兩腳上。從股際下向腳尖。熟撫數遍。而後候之。乃得其胎浮出全應焉。

又視其眼中。眼中多白多妊。

又妊娠四五月。任脈上。多露紫筋。

又捫其乳房底。有若覆小盞者多妊。

產論謂任脈窪成一道者。為孿胎之候。然此惟五六月間見之。至八九月一道者。即隱不見。但腹容左右大張。狀有稜角。而腹面卻平。是為孿候。

又有兒胎。天然兩折如弓。橫在母腹中者。診其腹左右有物。各自運動。其候大類孿胎。切勿誤認。

有未產而乳汁出者。婦人血氣盛者。多有此症。方書或名之乳泣。而云生子不育者。大不然。吾數見有此症者。分娩後。其子皆安健無事。方書之不可信。此類甚多矣。

整胎

此術蓋理兒胎居偏。或胎將墜經。若水下。或婦人不時顛仆。或致胎動。或右足彎急難步行者。凡此類。皆用整胎術。而凡妊娠五六月後。時時用此整理其胎。乃得兒胎常正。而分娩亦容易。產論所舉術甚詳矣。而今又新有所得。法已簡易。而得效亦速。故重此舉示。須兼施之而可也。其法令婦人仰臥。醫坐其左邊。先為按腹第六手法。數遍。使胎上浮。當得兒頭偏於右邊小腹者。則疊聚兩手指頭以整之。而此時。若見有燥屎者。須如產論所言撥之。而徐與其婦呼吸相適。拘拽至任脈位。用左手按住。卻用右手掌。按兒臀尻。在婦左章門邊者而上之。務令其欹斜胎得中正。胎既正。至任脈位時。又須側兩手抅其兒頭上之。是時醫坐法。亦須斜面婦腳而坐。其上之亦須注一體之力。於其指頭振腰以為之。然後更為按腹第六手法。數遍。如是則橫骨際得疏通。無小便不利之患矣。

救癇

治術病候。俱詳於產論。但此症。多有燥屎者。而妊娠七八月已後多發之。間亦有五六月發者。然甚罕。而其救之不早。則難得功。其症皆按其胸下有物奔上。醫須及其未衝心前救之。若其已衝心口。鼻出物如糞汁。藥不得下咽。皆自鼻流出者。十八九為難治。若口噤難得用藥者。須用拳頭強按右不容穴。如產論法。當得其口自開。又有一種吐舌者必死。不可救。又有平日多妒。夫妻反目。怒火熾盛。因發此病者。凡此症十八九。其胎墮。又有發癇中子宮自開。兒頭已臨。探之應手者。須用回生術。及早出之。不則。其癇症收復。亦必遲矣。又有癇後。繼成狂症者。又有癇後。郁胃四五日不醒省者。治方參連湯。第二和劑湯。第五和劑湯。一味熊膽。已上諸方。俱有經驗。須選用之。如其因致小產者。若用回生術後。皆宜折衝飲。後用第三和劑類。調理之。

參連湯方

人參(一錢用本邦所產稱直根者) 黃連(五分)

上二味水一合半。煮取一合頓服。

第二和劑湯方

黃連(四分) 黃芩 大黃(各五分)

上以水一合煎之。二三沸去滓。加辰砂五分攪用。

第五和劑湯方

茯苓 半夏(各一錢五分) 白朮(一錢) 青皮 直根人參(各五分) 枳實(四分) 生薑(五分)

上七味。水二合煎取一合。二勺分服。

折衝飲方(見產論)

第三和劑湯方(同上)

探宮

此為臨產候胎之法。凡產之難易。胎之死生順逆橫偏。及娩時之遲速等。專藉有此術。以得預審吉凶者也。產論此術。附見坐草條下。今為初學別作一術。以詳辨之。醫先以頭入婦左腋下。令婦以左手靠其肩上。醫右手裹綿衣入婦股間。其腕骨承婦肛門坐之。而左手向婦腰腹胞持之。每陣疼至。以右手承肛門者。昂按迎起之。陣疼一二至後。去所裹綿衣。逐掣開手勢。以其中指從陰門下邊。入探之。必從下邊者。蓋其上邊因其力息。陰肉脹出。不容入指也。如其水漿尚在膜中飽滿者。待其張時爪破之。具見產論。其辨是膜是兒頭之法。摸之其物柔軟若絹包水。按之成凹者是膜也。如兒頭硬且有發。須兩指頭撮以驗之。凡子宮開口。周寸許。而得兒頭應指頭者。此為娩期未至之候。及徑二寸許。乃是將娩之候。醫須以其指頭圜轉其兒頭項上。兒頭乃得作勢。其生必速矣。大抵探宮。陰中多濕潤者。而極乾燥者。亦有之。勿妄謂死胎。此是陽氣至盛者耳。又有子宮口尚向後。肛門探之不得者。此產論所謂橫冒子宮者。此產往屬難理。近得一法。須令側臥。從陰戶下邊深入。指拽正其口。使向前而可也。又有口向上者。須如前法。拽正其口。使向下。切莫妄謂子宮無口也。

導水

臨產之歸。有小便不通者。是以兒頭閉塞於陰戶而然也。若不通經時。則因以致成腹滿危急之症。須令婦人仰臥。醫以右手大指。入陰中。推兒頭。使下向。肛門陰中。因此得稍鬆蓄水。隨即得溢出。腹滿立減。氣息頓平矣。又一法。須令婦人少開股而立。醫以右手食中二指。入陰中強勾兒頭。引之使下向肛門。此用前術。兒頭不移者。乃可施此以救之術。意雖同。得功尤速。雖然若難產疲勞。艱於起居者。後術所難施。宜專意依前術。必得其效。又有兒頭偏傾右邊不通者。須令婦人左側臥。醫以食中二指。推兒頭下向左方。得頭稍向中。蓄水必隨泄下。又此不通症有力息俄止不來者。不可謂胎死也。以小便閉。腹中滿。致氣逆不升降。故譬猶飽食飽飲後。則氣難下張者爾。得小水通泄。力息必復再來也。又其小便通。有繼見血下者。此蓄汙不足懼也。若有如赤豆汁黃汁者下。而臭氣甚。乃是死胎。須用心察之。有胎已死。夾於戶陰。經日不免。腹因脹如鼓。逆上發嘔吐者。此為甚危急之症。須先用前術。取小便通。然後依回生術救之。救後或有水飲大通。若暴瀉者。如虛乏之婦。脈成微細。不能飲食者。須用綿衣罨住陰門。以令徐徐通之。胞衣亦不可急取。若使胞尿瘀血。一時俱下。恐致陽脫而死。須暫時消息藥食兼進。候脈息稍復。然後下其胞衣焉。

坐草

產論所載。有術二條。今新又有得三法。書以示初學。新術三法。第一娩候已至。醫豎左膝坐於婦前。以頸入婦左腋下。而左肩承婦之胸膛。令婦兩手緊持醫帶。而醫覆左手。抵婦右小腹。右手從其股間入昂。按肛門。其次第二。別令人就婦背後。以兩手從婦兩腋下。入向腹前擁之。而其指頭向下。其掌貼撫其任脈之左右。微帶下推之意。而每陣疼至。輒上提之。次第三。懸繩於屋梁。令婦人兩手攀之。及兒頭既出產戶。醫以兩手承持之。向陰門上邊拔取之。置於傍。而後使婦安坐以息之。置兒於傍之時。須加意防之。莫使飲惡露。又兒落地後。發聲不速者。或有臍帶左繞其頸一二匝者。故切又不可向前引之。恐以絞其咽。忽致危殞。宜急為弛去其臍帶也。又初產之婦。分娩之時。有或兒頭蒙物如薄絹者而出。此是陰戶內皮。蓋初產之婦。內戶肉軟皮脆。兒頭逼蹙冒之。以出者耳。若不知者。欲並拔去之。產後必致大痛。醫宜以兩手大指。與次指。托兒頭之上下推之。向陰中。使其自脫。然後令分娩。已上三法。並皆佐尋常壯實產婦坐草之術。如臨產經時。體已疲者。若體患水腫。不能坐草者。又須卷蓐。其頭漸高。而令側臥。醫坐婦前。從股間入手。以昂按其肛門。而左手扶婦肩。或使人扶之。亦可也。或令婦高枕側臥。醫坐其背後。以昂按其肛門。亦可也。

又一法。娩期已至。漿已破迸。胎猶在上。不得娩。經時者。救之之術。醫踞尺余小几。與婦相面。兩手指頭向上。以其掌按不容穴左右。令婦兩手緊持醫頸。舉體懸任醫左右膝頭。著婦小腹。醫仍生腰反背。每陣疼至作之。其胎乃自然得下向人門。又有死胎處深探之不得者。先用此術。後依回生術救其佗。臨產經日。嘔逆。胎因致上逼心下者。亦同前。

如產前患水腫。陰門腫滿。跪坐不能。兩股相湊。衣被觸之。亦作痛苦者。其分娩時。兒頭臨出。必不堪大痛。若不早理。致艱害。而此症。非藥物之所能理。須三稜針。用麻絲扎露鋒可一分。刺陰門分肉處。四周無算。仍以綿衣罨覆其上。輕手挹去其畜水。刺口水出。其腫立消。其產甚易。

又有非水腫。而產前後陰門大腫痛。其色赤者。切不可針。若誤針。則血出大痛。但須用龍翔飲。如上云。水腫者。其色白。針之不覺其痛。

龍翔飲方(見產論)

近閱清人所著達生編。其理孕護胎。用布約纏兩道。橫束腰間。此推其旨。正與本邦用鎮帶者同。則其害孕。非淺鮮也。至云臨產。但上床安睡。切忌用力。因取譬哺雞自能啄殼自出。是為時候未到。妄用力者言之。其理則稍似可聞。但其已失之於平時者。豈唯時候未到。妄用力者而已哉。恨無人航海。為彼民一告此者耳。

斷臍

凡斷臍帶。有二要。附臍者宜短。且去血。附胞者宜長。且不去血。附臍者。長宜四五寸。須用手指扼之。使其帶中黑血。不得滯著而留。四五寸用麻線扎之。距扎寸許。復一紮。扎訖後。竹刀截去。其兩紮中間。所以必短者。俗多以中人之臂腕至肘相距間為度截之者。誤也。蓋帶長則其干必遲。以此蟠屈著兒腹上。兒往往因致感寒腹痛。當深戒。所以去血者。以血去則易早干故也。附胞帶。所以必扎之者。以備若胞衣難下之時。攀曳易為力。若不預扎。帶中血盡。則忽皺縮成細小。不便把持也。故如健婦。雖不用扎而可也。又遇胞衣難下者。亟須先斷臍帶。使其兒先就浴為良。

禁暈

病候詳見產論。而其治術。余別又有所得。就婦人左邊而立。右手搭其背。左手按住其腹。上衝之物。推送之於委食本位。暈止甚速。然其手稍緩。輒復發矣。故若任產婦在椅中。乃永無平定之期。須不放左手。仍扶出椅。就蓐右側臥。過一二時。則得平定。平定後。左右臥。從其便而可也。上所言。乃治產論所云。血氣上起。與食谷相搏。其頭必仰者之暈之術也。又因瘀血衝心而暈者。術須先禁暈。醫以左手大次指。緊按左右不容穴。則知。知則如法右側臥。灌折衝飲。抽刀散類。又因脫血而暈者。或即死。或二三暈即死。尤為難治。先須遏血術。詳遏崩條。然後依左手按不容之術。而後右側臥。治方第一和劑湯。或第四和劑湯。

折衝飲方(見產論)

抽刀散方

用五靈脂一味為末。每服一錢。白湯調下。日二三服。

第一和劑湯方(見產論)

第四和劑湯方(同上)

抒倒

產論說此三術甚詳。今新有三術。為初學記之。凡用抒倒之術。手須輕捷。稍遲兒則死。若兒死。足腹皆出。而兩臂礙住不得出者。須令婦人左側臥。從陰門下邊。入左中指。當探得兒左肩膊。是時。須以其指頭。循其膊而漸移索其臂灣。臂灣既得。則以指頭抅而引之。其臂乃得屈折而出。又令右側臥。以右手探兒右臂。出之如前。兩臂已出後。若兒頭仍拒橫骨不出者。醫當須以綿衣裹兒體兩手捉持之。向裡面一送。就勢即拔乃出。若猶不得出者。令婦以尻端踞尺余小几上。醫坐其前。綿衣裹兒兩手緊捉。聳腰兩肘後。專用力以引拔之。猶不出者。令婦頭漸高仰臥。醫左手緊曳兒體。而右手中指。從陰門下邊。入以探應。得其兒口頷。指頭就以入口中稍緩左手。而右手引一。引得兒頭下俯。乃出。其左手始緊曳者。以兒稍高。則不可得其口頷故也。用此術者。靡不得免者矣。又有頭礙橫骨難出。產婆誤強引。致首體分裂。而拒留腹中。指探之搖滑難取者。須令產婦匍匐。別使一人手捫其腹。緊緊按住。推下。向小腹。不容放手。爾後依回生術出之。凡逆生者。其胞衣多連兒並出。以胞元蓋在兒膏肓上故也。

整橫

兒手指若肘先露者。名曰橫產。術見產論。然露已及膊者。不可復順正。宜依回生術以救之。又橫產有探得其背者。須令婦高枕。開股仰臥。醫用左手指頭。推轉上送之。得其腰曲彎之處。即用左指頭從兒股間。入抅其髀曳之。其腳乃出。若不出者。依回生術救之。閱達生編。有治倒生橫生法曰。急令安睡。托入手足。再睡一夜。自然生。其言果是邪。今夫平人。一有動心。不能著睡。矧產難之露手足者。雖以千萬慰諭。無安睡之理。何況再睡。且如倒生。非卒然之變動。自胚胎而然。以此吾門得妊娠八九月。一按腹。便知之也。彼乃又言是時候未至。妄自用力之故。大可笑。雖然醫書多妄誕不止一達生編也。噫。

拔坐

救坐產術。產論附抒倒條下。而其說。名狀未詳。亦不言用手之法。故此明之。凡探宮得子臀尻。若後陰。若前陰者。名坐產。而此產。余嘗救數十人。未見兒盤膝坐者。獨其體成兩折。頭腳相會。腳尖倒朝母乳前者甚多。因思古人有坐產之名。唯以得其臀尻命之者耳。救之之術。須醫坐婦前。而令婦左側臥。伸其腳。翹其右腳於醫肩上。使一人扶持其腳。醫豎左膝而坐。進身入婦股間。而以右手中指。入陰中。漸擠其胎之臀尻。使轉向上。以索其腳。是時當使婦勿力息。力息則使其兒背愈下。腳愈上故也。既胎稍得偏移左。兒左腳可探陰中。亦乃得寬鬆有餘地。便可手法施展。是時須用心。候其胎之死活。活胎先須以中指探之。挑出兒左腳後。令婦右側臥。探出兒右腳。如前法。兩腳出後。高枕仰臥。開股。豎兩膝兒腳。裹綿衣。引拔之。如抒倒術。然坐產見活胎者。千百中僅一二耳。若死胎。依回生術救之。

舉孿

治術詳見產論。而今有緒言一二。附列於左。凡遇孿胎分娩之時。須視其胎。差有競意者。先出之。若夫順產駢首向下者。不必令婦仰臥。惟用坐草術扶之。而可也。一胎已娩後。推其後胎。向腹中央。用按腹第六術數遍後。待婦力息復至。然後使娩之力息未至。切莫強欲出之。若死胎須用回生術。若雙逆產。見兩兒臂尻者。產論不言其術。此尤為至難之產。若依疑不決。必致子母雙斃。須令婦仰臥。視其胎差有競意者。隨其方上之斜側臥。醫從其小腹。推其胎。使向下。然後依回生術救之。一胎已出後。推其後胎向腹中央。待力息至。然後使娩。雖才得一足。須急以綿衣裹引拔之。又有一兒手。一兒足齊露者。須托其手。使入內。而持其足。急引拔之。又順產有一時探之得兒頭。與肩並出者。狀大與雙胎相類。宜審辨別。切勿誤認。有圖見下。凡雙胎一順一逆者。其先娩者。其兒體必小。以其受胎在後。故其所處亦近。所以先娩。如後娩者。必大。以其受胎在前。故其所處亦還。故後娩多滿月之胎。先娩多未滿之胎。凡孿胎胞衣。其大倍尋常。須要及子宮未斂口前。早出之。稍遲取之甚難。不可不知也。但其出之。須候血氣稍定後出之。不則恐因致脫血之患。

易蓐

難產已救後。產母甚疲。其衣衾穢汙。而難換易者。今為之設易蓐之法。其法令婦人仰臥。醫跨婦腹上。而背立。令婦兩手攀援醫背後帶上。以身附之。醫俯以兩手左右抱持婦兩股舉之。使一人佐舉其頭而舉之。用此法。搬行婦。乃不致搖動。可以左右隨便移易其蓐。極妙。其設蓐高枕等法。產論已詳之。

遏崩

凡卒暴大血脫下。名之曰崩。崩之因有數種。有分娩後。產婆欲下胞。強按腹動血。因致之者。有分身後。即緊束鎮帶。仍起步就椅。因致之者。又有發嘔吐輒血大出者。又胞未至。而崩仍發暈者。尤為極惡候。又有因產後。房勞而崩者。又有平日經行不順。二三月閉後忽崩且發暈者。而前數症。又有兼寒慄者。寒慄是為屬血熱。又有五十上下婦人。經水欲斷。忽致崩者。凡救崩須急赴之。如產論所述。而產論言其術。唯舉梗概。不致詳細。今因詳明之左方。醫急右足跨其臥婦腳上。而屈左膝斜抱婦右腰。著左膝上。使伸兩腳。其左腿灣自著其右膝臏前。抱之之法。亦須以其左手。從婦右肩上進向左腑下抱持之。以右手提婦左腿。仍張小腹仍戾身微左顧。乃得婦陰戶緊閉。暴下即止。又是時。宜婦頭低。若暈者。醫右手按其不容而可也。有鎮帶者。急解去。灌藥。脈微細者。宜第四和劑湯類。輕症者。宜四物膠艾湯。按腹則痛。腹中有塊。有力息。血熱甚者。宜折衝飲。大便秘。脈數。心下痞硬。面赤逆上者。第六和劑湯。龍騰飲。調理大補湯。

又遏崩一法。

令婦人側臥。醫就背後而坐。以一手按婦臀肉。一手持婦側臥在下之足。提上之。亦可經閉。俄崩下者。往往後多繼致懷孕。此是以瘀血盡。中氣清和故也。又有脫下後血虛者。手足覺湯水滲入者。尤須加調養。

第六和劑湯方

黃連 黃芩 山梔子 大黃 黃柏(各五分) 甘草(一分)

上六味。以水二合煮取一合。三勺溫服。

折衝飲方(見產論)

龍騰飲方(同上)

大補湯方(同上)

第四和劑湯方(同上)

四物膠艾湯方(同上)

泄閉

此救世呼轉胞者之術。而是症難產婦尤多。患此者。余嘗數救此症。診其腹。率皆其左小腹水道穴。邊脹起。甚則通腹脹悶如鼓。因知此本非真胞系了戾者。特以其小便不利。強起其名者也。凡患此者。有二種。其一。臨產兒未出。產婆強按其腹。腹內子宮。與兒胎相摩軋。子宮因致傷腫起。脹墜以閉塞尿道而然。其一。子宮追下。梗於便道。此二症。其因雖異。其候則同。救之之術。凡有四。其一按腹。第六術為之數遍。若不通者。令婦仰臥。醫就其右脅邊坐。疊聚兩手指頭。而按其左水道穴上。抅拽向前。子宮因此抅拽起。畜水乃出。若猶不通者。醫就婦前跪坐尺許小几。先伸進兩臂。指頭下向。以掌按婦左右水道穴邊脹起之處。此兩手用力。意各不同。右以推託為主。左以抵拒為主。而用其力。又須更以其右膝頭。當右肘後骨佐以撐之。左膝頭。當左肘後骨佐以支拒之。是時。又須令婦以兩手掛醫頸。以其身懸任之。醫仍微反已身。而以左顧。亦其子宮得抅起。而畜水乃出。若猶不治者。令婦仰臥。醫跨其婦。當其膝上。面婦立。仍俯以兩手掌側骨。承其水道穴脹起處。用力推託上。其左右手意略與前同。而此法尤妙。畜水隨手而出。又有腹滿。每搖動聞水聲狀。若欲暴瀉。而水卻不通者。若不導之水。而腹卒暴覺痛必死。此蓋分娩後。子宮未收。塞在陰中。以閉尿道。故致然也。此時醫須以右手。分大指次指。當橫骨上際。承其腹。而以其掌側骨隔腹皮。按其子宮。徐徐推之。令上收。乃得畜水。隨手通泄。可以免危斃矣。治方玄英湯。危急者。錫圭丸。

玄英湯方(見產論)

錫圭丸方

大戟 甘遂 蕎麥(各一錢) 大黃(八分) 巴豆(七分)

上五味。為末。粳米糊丸粟子大。每服五六十丸。白湯送下。

納腸

凡腸出者。臨產時候未到。強令努力。因致腸脫出者也。若不早收。乃乾澀難入。以成終年之患甚多。納之之法。綿衣漬溫湯。若煎蔥汁頻頻換之。以蒸溫其腸。又以海羅汁。若燈油之類。塗潤之。然後令婦豎兩膝蹲坐。醫就其右邊。徐取其腸。所脫出者。先自上邊肉際者起。以指襞疊以漸托入之。其餘在外者。束之作一處。仰右手捱傍陰門以載之。五指皆內向以束持之。令婦右手搭醫左肩。別使人卷蓐以帶扎之。以此蓐承婦腰眼邊。而又手托承婦頭。醫以左手抵承婦背後。令婦身委任而臥。則當背反腹脹。是時以右手所載腸齊時托送。即得斂去。斂後。欲小便。須以綿衣罨陰門上。徐徐使通。不然。恐復脫出。治方。第一和劑湯類可也。此本產論斂宮之術。而彼以左膝髀抵腰後。以承婦身臥。其術非有臂力者。頗難施用。今因以卷蓐代之。

第一和劑湯方(見產論)

斂宮

一名收宮。此亦產時強努力。致子宮出。娩後未能斂者。斂之之術。與上納腸之術同。但腸與子宮。恐難辨認。今因詳之。腸大而無口。其色灰白。如子宮。乃其形圓。如曲腰匏。有口向下。其色赤而有灰白色。橫文。以此辨之可也。又娩後有胞衣下後。被膜尚遺陰戶夾之。外見其端者。須試展之。得展開乃是被膜之餘遺也。當引拔之。

又難產後。有遂患小便自利者。凡難產婦人。後必多患此症。蓋以其分娩冒。兒頭久夾不出。其子宮後遂習大開。而不能斂口。因致尿道不爽利。其小便不覺自出而然。若遇患此者。當教之令其夜臥。常自伸其兩腳。三四十日後。其子宮自得斂口。而此患乃除。若在產椅。臥不伸腳者。必成終身之患矣。不可不以叮嚀告戒也。此症若因又致腹脹者。依泄閉術救之。(術見前)

復肛

令婦人側臥。著枕於耳垂下。溫湯蔥汁之類。蒸溫其脫肛。海羅燈油之類。塗潤之。襞疊聚束。右手載之。令婦身極反就勢推送。意一如納腸法。即得收口。復後須要令大便不結。大便結。必復脫出。治方龍騰飲。朱明丸類。(二方見產論)

救痙

此小產後。角弓反脹者。救之之術。凡遇此症。須急走就其右邊而立。以左膝抵婦背後。右足之跗。當婦右膝前。俯身左手托婦左肩。以右手大次二指。強按婦不容穴。醫仍自退其右腳。以其腳指與膝頭著地。後踵承右臀下。而屈折坐。是時就其坐勢齊時。兩手仍前勢以引婦身。使與己身相貼依。而欹臥之。急別使人引伸其兩腳。以此術折其反張之勢。再不復發。但醫抵其背後之腳。要猶著其背後。不相離暫時焉。

通計二十術

死胎候法

凡胎死生之候。是產科施術。緩急險易之所由分者。不明之。其誤人必多矣。不可不預知也。故今緝錄產論中所有候法。散出諸處者。尚附所新得一二。以為初學開列於下。

孕婦患水腫。或有不能。及臨月。八九月。俄免者。多死胎。其能至彌月者。此稟賦堅強。倖免其死者。然千百中有一二而已。

凡妊娠八九月。因食傷而娩者。多死胎。凡因食傷而娩者。雖臨月之胎。其所出娩兒。能育者。甚少。

凡臨產不娩。經四五日。忽乳汁出。必是死胎。

凡產婦嘔吐不止。氣上衝心者。死胎。

凡陰中出黃汁。如赤豆汁者。為死胎。

凡發子癇者多死胎。少活胎。

凡妊中顛仆而娩者。多死胎。亦多橫生。

凡腰間忽覺若負任者。死胎。

凡五六月。腰八髎穴邊。作陣疼。臍下又痛者。必小產。

凡七八月。患熱痢。因勢力而免者多死胎。如滿月者不必然。

凡患疫兒死腹中者。必陰戶下血。

凡臨產其痛俄止。力息不來者。多死胎。

凡患淋疾。若瘧疾者。多胎墜。

凡臨產下水不止。探之兒頭不瞤動者。死胎。

凡臨產小便利者。是子頭不在橫骨中。故非橫逆生。則其子既死腹中也。雖然死胎。又有不必小便利者。須臨時審候。以決知之。

凡初產。其痛止在腹。而不下腰。及肛門者。非橫逆生。則其子已死腹中也。

凡臨產努力。產母聲息細微。每仰者。死胎。

凡破漿後。兒已出子宮二寸許。而不免。經時者。其胎必死。若尚冒膜水漿未迸者。不必然。

凡子未娩。其胞衣先下者。必死胎。且多橫逆生。

凡兒腰已下甚大者。死胎。其大有至如巨柱者。名曰壯尻胎。

凡兒斜冒。子宮出於橫骨下者。死胎。

凡破漿後。猶下水不止者。多死胎。

凡雙胎。先出而胎小者。不育。後出而胎大者育。

凡有腫氣者。自臨產前二三日。水下不絕。而不覺胎撐腹。腹又不痛者。多死胎。

凡坐產露臀尻者。多死胎。其活胎者。千百中一二而已。

嬰兒保護

凡赤子已生。斷臍帶後。須用五倍子粉糝之。以紙全裹之。屈曲安臍上。別用絹帶。自其背纏束之兒體上附臍處。切莫令牽急。恐致兒臍。因之突出。終身不復。兒若頻啼。須視臍帶。大抵六七日乃褪落。有經二七朝不褪者。又褪後俗多灸其臍者。大不可也。恐小兒不堪火攻之。若因發天吊撮口等病。世亦初生多飲。硃砂蜜。若甘連湯。吾門所用甘連。加紅花大黃。或鷓鶘菜湯。若發鵝口瘡。紫圓一粒。間日用之。不知者。用二三粒。以知為度。始乳以母乳出。為候始。乳之可也。是其稟生本資之自然。禽獸皆然。人何以異。世乃有不待母乳出。便雇乳婦者。殊不知乳早。則胎毒致難下也。雖然。如其未滿月而娩。若稟賦薄弱者。早乳調養亦可也。其浴初生。手須輕捷。切不可久浴。世多有因發臍風等病。宜深戒之。又用其所褪落臍帶。燒之存性。與兒飲之。以下胎毒。其兒發痘疹甚少。驗之屢效。又已娩。未發聲前。肌溫者。不逾三日而死。又肌黃色者死。又生兒七朝內。有頭肉腫起如瘤。其色與平肌肉不異者。此蓋娩時。頭為陰戶所夾。瘀血聚結所致。須用三稜針略破。其出血色如煤。其腫立消。以上嬰兒保護之術。所當預諳者矣。

試乳

凡試乳之法。先須注之於黑漆器上。以視其色。淡者為上。濃者為下。淡蓋血液所化居多。濃乃穀味所化居多。濃者其來不久而易止。且以飲初生小兒。性重滯。必傷其胃。不可不察。其乳房捫之堅實。若覆碗者。為上。垂下者為下。凡乳來之長短。常與經水相為表裡。其兒已死者。其乳易止。而經來必早。乳出久者。其經或三四年不來。古人云在上為乳。在下為經者。其言似不誣。凡產後初出乳汁者。勿與飲此。蓋數日房中畜積之汁飲之。必有害。須要數回絞去之後。始飲之。為可。凡乳婦其氣血不和順。則其乳不出。若其忿怒。若勞心傷氣者。必忽止。又富貴之家。買乳婦入門一二月。往往忽止者。人多謂之詐騙。殊有不然者。蓋其乳婦多卑賤。平日家居。時放縱恣性。驟入貴第。法度森嚴。身不得自由。氣因致鬱滯。是以其乳頓歇不出耳。此等事。醫亦不可不略通其故者。故此並論之。

浴法

浴產前後。皆吾門所大禁。無輕視。妊娠中。屢浴者。必多患水腫。或病淋疾。故妊婦九月已後。宜禁浴。嘗見因浴致胎動。上逼心下。卒就危殞者。往往有之。是故雖乃暑天。亦切不可每日浴。但午前後。輕輕浴之為妙。如產後無他症者。經二三日後。欲浴者。須以巾漬熱湯。絞拭去其汙痕。如稍重者。若難產後者。此拭亦禁。如平穩之婦。過二七朝後。看其脈症平和。始許輕浴為可。而其浴又切不可用浴盆。而須用浴桶。多設其湯。輕浴之。餘數見平穩產婦。早浴忽發熱。氣息短促。遂致危斃者甚多。不可不懼也。

懷孕圖

明和壬辰之春。子啟先生。再蒙藩召來在江戶邸滿城。士庶家迎敦如織。門下諸子無閒。受諄而請益不已。先生誨僕等。作諸產形狀圖。畀之諸子以補其提耳所闕。其圖凡三十二。其中蓋亦有產論終未及言其治術者。雖然識者。若據斯圖。而以復求論之微旨。則思過半矣。

正產破漿未迸圖
正產懷孕圖
正產探之得半頭並肩圖
正產冒子宮圖
壯尻胎圖
正產探之得頤圖
正產七八月被膜胎圖
壯尻胎露半身圖
倒產懷孕圖
剖膜見胎圖
倒產胞衣先下圖
倒產先露胞帶圖
倒產兩足交叉露一足圖
倒產露兩足圖
倒產頭項礙橫骨圖
倒產露下身肩以上未出圖
倒產露一手一足圖
倒產露左足胞衣先出圖
坐產探之得臀肛圖
倒產露左足圖
橫產探之得背圖
正產歪斜圖
橫產露手胞衣先出圖
橫產露臂膊圖
橫產露手指圖
橫產頭手足及胞帶出圖
孿胎雙逆圖
孿胎正法圖
孿胎雙逆各露兩足圖
孿胎駢首向下圖
孿胎雙坐探之得臀尻圖
孿胎一逆一橫露一手一足圖

孕胎奇者。孿胎之外。又有品胎。㗊胎等。蓋造化偶感出奇無窮。僕輩方集此圖。請問品胎。師云。品胎甚罕。家君平生治孕婦數萬。僅見一二而已。故其法未詳。君子於所不知。則闕之可也。是以此等數種。例不具圖。

附錄治驗二十八條

甲午之歲。克乞暇西遊。受業東門橘先生。同盟近藤生者。曾受產術於子啟先生。因又得介從事。子啟先生。乃今產論翼成矣。二三子商克以記其治驗附之。然而子啟先生之門。迎請如市。而無產不艱。無艱不起。不可勝書。雖然此其於事也。偶令外人窺之。率又有猶甚於蜀犬吠日者焉。克以忝從門牆。未乃不自揆。乃與二三子相議。抄出其最異常。可以備後案者。以錄卷尾云。水藩玄亭原昌克謹識。

[孿胎]一條坊賣油家婦。新妊。至五月墮胎。後二月而腹仍便便。延師診曰。是孕也。婦曰自胎墮夫出賈於外矣。師曰。勿疑予言。胎已七八月。但善自防護之可也。既滿期。而果產。母子皆無恙矣。此蓋孿孕而奇之又奇者。

[品胎]四條織羅匠之女。因失足顛躓。右腳腫大。遂成痛楚。醫之來者。不曰痛風。則曰腳氣。延師診之曰。是孕也。且為品胎。皆已死矣。用藥者誤焉。母亦不可救矣。舉家以其處子不信。及為出之。眾皆吐舌。其明日而死。

[乳後發狂]明和戊子。師應召在藩。一村婦有乳後發狂已經八年者。此年復產。幸師適在。其夫來請之理。師為作折衝飲二劑。且囑曰。煎成加硃砂各四分。後朝其夫來謝曰。未盡劑。狂狀頓退。今日則無所病。師乃更為作劑。復囑加硃砂四分。如前煎。夫驚曰。嘻僕昨誤聞教命加至四錢耳。此可謂郢書燕說矣。師每語人曰。積年之病。非小劑之所能理也。後以為談資。

[死胎]師在藩時。一武棄某氏內人。經閉六月。以為瘀血療之。一朝腰腹吊痛。更發嘔噦。藥食不下者五晝夜。勢已危極。眾醫束手。因迎師診視曰。是孕也。而兒既死矣。不速出。則母亦斃。家人疑阻將議諸姻族。叱曰。生死之分界。豈緩議之時。急與第四和劑為出之。果死胎也。時阪東生亦在坐。後語人曰。師之用術。速於牙醫拔齒。

[誤孕變癰]鄰里有一尼。經閉者累月。自以為妊。以墮藥塗一草根。插入牝戶。竟不出。後二年。而發臀癰。不堪痛苦。因延師。乃與楸葉湯。其莖自潰口出。癰亦尋愈。

[溺秘不產]明和辛卯。師從公在武城之邸。一梨園者之姊。數日不產。小便秘澀。腹脂如鼓。道中一望而去者不一矣。乃介邀師診。則兒項拒留於橫骨間者也。曰當先導水。令患者左側臥。行導術。捫其腹一按。快利。始能飲食。因為出之。遂得不死。

[死胎]一國侯侍醫。在武城。邸某姓女。坐草不免者十日。神脫脈絕瀕死矣。會師自京來。因求療。師曰。是死胎也。為出之。頭顱三折而出。於是乎父子執弟子之禮。

[陰挺一名㿗疝]堀川一鍜家。妻三十五歲。有物槁黑出於陰門二寸許。大如筒。不得前溲者四日。立起解之。則不能涓點。臥則得微通。眾醫不知為何物。延師診視。問有痛癢乎。曰無。乃指頭搜出之後。稍白色者可三寸。割之。理如纏筋。爾後順利復故。

[血塊]大宮街菸草行。妻三十三歲。經閉十一個月。妄認為妊。一日腹內大痛。穩媼勉強坐草。愁楚之聲不絕。師診曰。是血塊也。乃今將潰。所以有痛也。與折衝飲。下黑血塊大如拳者十八枚。調理旬余而收功。

[室女懷孕]一村莊室女。經閉五月。眾醫誤認。投破血劑無驗。招師診曰。是妊也。父母不信。從迄九月。請診老夫子。老夫子因問師曰。汝嘗視此女邪。曰然。曰夫腹大九月。而無應者。吾恐未為娠也。師曰。前診得孕候。請待十日而更診之。乃旬余。而老夫子與師復診。仍無應者。父母又相語曰。阿子性格謹厚。安得有奸。將復用破血劑。師堅爭以不晚過二十日外。胎始應手。乃引其母之手以示之曰。是兒頭也。是兒手也。父母愕然。遽具襁褓。以待後半歲而娩。前後計十五月。而母子皆全。

[子宮下脫]郡村一農婦。產後子宮脫不收者五年。色黧黑甚堅。而其口反向於下。月信至。則自其口出。師為行斂術。霍然復故。

[血暈]鄰里一婦。駢胎舉一男一女。胎衣不出。嘔吐昏煩。仍發血暈。為行禁術。次日胞下。河島村一農婦。既產。胞未下。亦發暈。師為禁之。更與折衝飲。越三日而下。皆得輕快。師每語人曰。胞滯發暈者。雖得一救。全功難收。如是二婦。實千百中之一二。倖免鬼籙者耳。

[死孿]千本坊一婦。逆產已露全身不出者。累曰。因請師至其家。夜已半矣。診之。其胎孿也。皆已死。蓋先是坐婆強引其所露之兒項頸挺長。但有皮連如線。已當師探之時。如線之皮。已自絕去。乃先為出其全胎者。既欲取其所遺之頭。其頭在內。轉滑不可捉定。探索久之。而始得其口。乃抅曳出之。以產難移日。故脈息俱虛。無力開聲。先是其婦母病臥其後室。其夜醜牌。勢極既屬纊家族悲泣。聲聞於產室。婦聞其聲。詰問不已。繼覺其死。乃又悲傷。氣勢更疲。急與第四和劑。且慰且叱。因曰。死者有命。悼之何及。胡不自重。汝今臨危不如生者之不殞其身。撫喻數次。婦心稍若回者。俄又鐘聲連響。殷殷徹耳。報言失火。師復慮其驚悸生變。守不離側。百端安貼。心力俱費。竟得無事。後語門人曰。若使世之產。就椅者。則其豈得救乎。

[腸覃]六條土手坊。一商婦。歲三十八。秋間患痢。醫與澀劑。變成腸覃。肚腹如箕。坐則不見膝頭。眾以為必死。置之若棄。有人偶延師診之。肋骨歷歷如蜘蛛。以腹皮脹極。連引麵皮。口眼歪斜。悉向下先與鎮砂丸十錢。且日唯食以赤小豆。及麥。通利漸順。出入歲余。而竟得存生矣。量小水凡五斛八斗有餘。除飲食所日用者。則一斛六斗。

[蠱脹]住吉巷餅匠之女。乳後在草蓐手足腫裂。狀如大風。師乃與鷓鶘菜湯。下蟲及穢物。更與四物湯。加芩連而康復。

[子宮割脫]朱雀邑。一農婦。娩後產門下垂一物如囊。躬自欲出之。持刀子忍痛貫之。意欲以為奉出之。已而誤割。不堪痛楚。因迎師診曰。是子宮脫也。則行斂術。傷口亦遂不覺有痛。嗣歲復生育。

[死胎]一內人初妊當坐月。一日覺腹內微痛。坐婆以為臨盆。醫者雷同。投用催生劑。或稱易產奇方珍藥。紛紛亂投。擠簇房中。須臾霍然。既間二日。復痛漸緊。坐婆曰。莫慮是試疼也。又邀前醫看之。醫曰。定痞痛也。唯忍痛為可耳。乃處理痞之劑去已。而腹痛至不可堪。家人以信醫及坐婆之言。不復顧後。迨七朝面上發黑斑。於是家人輩始覺其有異。同族適有知師者。迎而視之。婦聲音舉止尚如平日。唯六脈數急。師出則告家人曰。是猶死屍也。胎柱橫骨。而母羸甚。回生有術。亦難以施。胎若一出。其斃乃不待瞬。是取胎失其期之過。雖扁倉亦不能救耳。婦果不及娩而死。

[產兒不啼]一婦欲娩不娩者累日。招師至。則既產兒。不發聲。全面皺縮。目鼻無別。婦與穩媼相議曰。兒生若此。縱令得長醜怪驚人。為眾目所笑。噬臍其及乎。師曰叱去。無他。此特產難壓橫骨而然耳。已而不經二時。形已復。

[寡婦懷孕]一寡婦三十五歲。經行不來者五月。眾醫以為經閉。理之遂下紫黑衃血者。累旬而不已。家人皆以為所下未盡故也。乃來托之師診曰。是孕也。因與膠艾湯十日而血遂止。及滿月而果娩。母子俱全。師命門人記之。

[死胎]烏丸坊。一米戶。妻初娠。年甫四十。產難旬余。綿綿漸就沉滯。眾醫技窮。延師診視。四體疲極。六脈細伏。而惡臭滿室。告曰。胎死既久矣。不亟療母亦斃。療亦危。家人泣曰。病固危急。君爺幸盡意救之。則死而無恨也。因為出之。娩後劇大熱。一身如火。昏悶煩躁。口渴引飲。極喜熱粥。六七碗。時或吐沫。咬牙。日發五六。甚則將死。用鷓鶘菜湯五劑。下死蛔前後十六條。貼然得痊可。

[滑胎]棚橋氏內人。每孕必墮。藥餌針灸。竟不見寸效。兄弟相議。托師。婦泣曰。妾重身者嘗七。不得一正產。父母以責妾。生兒育三日。則死而不恨。告曰。有一法。唯恐不從也。曰唯命是從。師因為之。棄去鎮帶。與以膠艾湯。且戒之。夫妻別寢。又禁浴。時會盛夏。連月天旱。彼以信師言。堅守其戒。終無點滴濡身者。師又為之。日以整理其胎。遂得及期而舉一女子。次年復孕。亦如前法。復舉一女子。

[產椅之害]五條街。一釀家妻。年過三旬。經產者凡十一。最後已乳。腰中強硬。不能行履。越三年。百藥無驗。師先用洞當飲。加地黃。藭、歸、杜仲、牛膝。其次日刺左右委中各一針。隨手而忽起步矣。退嘆曰甚哉。產椅之害人也。

[產後發癇]六角坊。絹商婦。娩後八朝。倏忽暈厥。藥汁不下。眾醫不知所理。以危急延師。至則見家人哭泣者。且辭曰。婦不幸不能及君之一診。既逝矣。師曰病發日。且而今尚未移晷。余且為視之。直入出告傍人曰。婦未死。此曰癇。一身溫和。尚可救也。皆曰。君其毋欺乎。曰救之而不理則命。是何忍以不救而死。乃行救術。氣息少通。脈亦微應。乃急濃煎參連。頻頻灌之。夜半稍省人事。次日能言。迨五朝而瘥。

[陰門潰爛]師在出羽時。一婦乳後患人門潰爛。起步則如刺。時時尿床。為診。且探宮陰中有物。大如桃核。頗類浮石。應指而出。爾後若一掃頓快。

[鎮帶壓胎]一門徒僧內室。胞漿既下。不產者七朝。穩媼勉強努力。身體困倦。腹內猶疼。不能側臥。一老醫投用附子理中湯。益甚。先是嘗新產患腳弱。受診老夫子。以故招師。師至未診。問曰。有鎮帶邪。曰然。曰是病之原。當去之。鎮帶壓胎。先所下之水。即脬中餘瀝也。於是為以整胎術。未半痛頓除。更與洞當飲二三劑。巾櫛如常。越四十日。胎被膜而娩。母子並全。

[死候]堀川菸草戶妻。坐月患咳嗽。動作無衰。師診曰。死期在近。娩後不越二日。果然。二三子問其所以。曰。測法云。虛里動劇者。乃氣急之兆也。以故知之。

[子宮下墜]室坊染匠婦。經閉三月。偶出行遊。歸後小便不通者十五朝。涓滴亦無矣。幾至於危。延師診曰。是子宮下墜。梗便道也。用玄英湯。加竹葉。投二劑。師因創意。以蓐墊起其腰後。候背反腹脹。使一人就其右。兩手隔腹拽上子宮。師以右手食中二指。自陰中捺下。其子宮口反向上者。小水即潰決如泉。肚腹頓宛而安。泄閉用是術。自此始。

[偽孕詐身]田中生妾新產。延師至。其家則曲屏周圍。衣被黏著。婦交睫。而倚椅。診之其腹豐充。其乳寬皺。而婦出聲曰。妾素多病。產前用藥不少。乳汁恐不給育兒。師笑曰。如是。乳房原無汁之理。乃使一婢。取其赤子。其兒頭圜圜。蓋經乳已再三。尤易產者之兒也。及出語曰。診之無產後之證。彼將紿余。是必有故。既詢之妾者。故祗園一娼妓也。生未弱冠時。買為妾。為作一室。外居之後。數年無子。因更聚他。已而其妾與其父母恐被廢棄。乃密相謀。托一蓐母。買貧家之初生之子。以詐身也。其事果覺於家。婢妾遂放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