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痰癧法門

痰癧法門

作者
李子毅
朝代
民國
年份
公元1918年

自序

毅自髫齡,見梓里中患斯疾者,日至門而呼籲。

先君魚泉公,具活人手眼,審症施治,刻期而愈,不可勝計。其貧困不能購買方藥者,先君恆備囊餌施與,而不求償報,故近鄉之患痰癧者,咸有所恃而不恐。光緒丙戌,先君見背,是時大母在堂,嘗示毅曰:吾家治痰癧,始於汝曾祖。遠峰公患斯症後求醫於湖南某君,居家診治,數月而愈,遂得其傳授。汝祖汝父,皆知其術,濟人急難,宏慈善之門。汝曹曷取成法而習之,亦紹先人之事也,毅謹遵命,按法施治,罔不取驗。第見近世以來,患者日眾,其經毅醫治者,痊愈不可枚舉。其不知就醫治者,死喪不知凡幾,即或不死,非成癆瘵,則為廢疾。哀我人斯,頻罹疾戾,豈不深可憫乎?是以不揣固陋,謹將夙昔所聞見,平時所經驗,先辨論情形,次詳解治法,終略述醫案,務求平易簡當,俾閱者一覺周知,無質疑問難之苦。將人人得此編,即人人能治此病,人人能治此病,即億兆京垓之人,咸無是病,斯亦為莽莽群生,廣開方便法門之意也,故名是編為《痰癧法門》。倘內外鴻博之士,於斯症,有所發明者,究其得失,不憚斧政改良而進化之,是又所希望於將來也。

民國七年四月十一日楚北斬水李慶申子毅謹序

痰癧總論

輕微易治者,痰子也。遲重難愈者,瘰癧也。有風痰、熱痰、氣痰,由外感之不同;瘰癧、筋癧、痰癧,因內傷之各異。其表面形狀,大致相類,故總名曰痰子。而瘰癧者,尤痰子中之重症,治之久而難愈也。

風痰者,風濕之毒,伏於經絡,先寒後熱,結核浮腫。二三日內,即發起於頸項間,治宜祛風散濕化痰消堅之類。

熱痰者,天時亢熱,暑中三陽,及內食煎炒厚味,釀結為患。色紅髮熱,結核堅腫,治宜清脾瀉熱之類。

氣痰者,由感觸四時殺厲之氣,於耳項胸腋,驟成腫核。患者寒熱交作,頭眩項強,治宜調氣和血之類。

瘰癧者,累累如貫珠,連接三五枚,有數月數年,或十餘年始發者。初則核小不痛,亦不作寒熱,久方知痛,由誤食蟲蟻鼠殘不潔之物,及宿水陳茶內有汗液所致,治宜散堅解毒和血之類。

筋癧者,憂愁抑悶,暴怒傷肝,蓋肝主筋,故令筋縮,結蓄成核。生項側筋間,形如棋子,大小不一,或陷或起,久則虛羸,多生寒熱,勞怒則甚,治宜清肝解鬱之類。

痰癧者,飲食冷熱不調,飢飽喜怒不常,致脾氣不能運輸,遂成結核,初起如梅如李,生及遍身,久則微紅,後必潰破,收斂亦易,治宜豁痰行氣之類。

又有婺婦尼僧,室女庶妾,或男患失榮失精,皆志不得伸,思不得遂,積想在心,思慮傷脾,脾敗血虧,遍身結核,最為難治,宜先養心血,次開鬱結,益腎安神疏肝快膈,如逍遙散、歸脾湯、益氣養榮湯,俱加香附、青皮、山梔、貝母、木香之類是也。

痰癧鑑別法

凡頭腦骨,及兩腮骨部位,不生痰癧。其餘頸項以下,及周身皆可發生。初起寒熱交作,結核紅腫者,痰子也。初起不發寒熱,色白不痛者,瘰癧也。以紅屬陽,白屬陰,陽易治而陰難治。

凡癰疽初起時,旁亦核起。然癰疽之核,按之甚形活動。而痰癧結核,按之則推移不動也。

凡痰癧結核,在皮膜內。初則形如棋子、豌豆、綠豆等粒,起發時寒熱交作,大者如雞卵,如覆碗。或長形不一,色紅腫而起發速者,皆屬痰子。色白微紅,不甚浮腫,而起發遲者,多屬瘰癧。

凡痰癧潰破後,多不結痂,穢水時出,生肌膏藥,此塞彼潰,難於取效。惟用後載火攻之法,收工甚速,且不復發,否則蔓延遍身,至津液枯竭,遂成癆瘵。

凡痰癧結核,多以形狀及部位而定其名,隨舉數者,可以例推。如結核在舌下,即名為墊舌痰。核在咽喉左右各一枚者,名鐵門拴。耳下八方頰車穴結核者,為頰車痰。頸項筋間,核長如馬刀者,名馬刀癧。沿頸前面,至兩耳下,核起累累如貫珠者,名馬掛鈴。核在脅眼,突然腫大者,為夾脅痰。附兩手大骨結核者,為貼骨痰。核生於胸膈上者,為氣痰。在腰眼者,名纏腰痰。在兩臀上,形如覆碗者,名煨督痰。在胯內鼠鼷穴,及足上臁骨結核者,亦名貼骨痰。結核此潰彼起,遍身而無定處者,名曰遊痰。其蔓生不已,節節破潰,潰口不收者,名瓜藤癧。然得其大概,即昔人云七十二種痰症,亦不難辨矣,觀後第一圖,已得概要。

第一圖

說明 

上第一圖,所志各小圈,皆痰癧生於人身各部位,因之而定其名。庶治者覘核結何部位,及何形像,即可知之。總之,痰癧多緣骨隙而生,而瘰癧純屬陰分,其愈期及治法,亦較痰子難十數倍也。

外治法門

第二圖

(一)合谷穴 屬手陽明經。

(二)肘臂穴 屬手少陽經。

(三)肩頭穴 屬手少陽經。

(四)頰車穴 屬手陽明經。

(五)翳風穴 屬手少陽經。

說明 

合谷穴 亦名虎口。在手表面大指次指歧骨間。

肘臂穴 在肘上直骨中間,穴居消爍穴之下,清冷淵之上。

肩頭穴 在肩頭骨下縫中,雲門穴外邊寸許。

頰車穴 亦名禾髎穴,在耳下八分。

翳風穴 在耳後側,穴與耳下齊。

上第二圖所載,皆上身穴道。凡痰癧等症,核起於上身者,按照上身穴道,用麻油蘸細燈草,先在紙上,將油搓干燃之,於圖中有定點處,輕微燒之,觸近皮膚,即速提起。凡一、二、三、四、五、五穴,為有定點。頸項左右有核起者,則左右手五穴,皆用火攻。片面核起者,只於一手五穴用之,此有定點也。其餘無定點,除致命氣門外,則在覈起處圍燒之。核大者,頂上三兩點;核小者,頂上一點,此無燒點也。

第三圖

(子) 內庭穴 屬足陽明經。

(醜) 陷谷穴 屬足陽明經。

(寅) 商邱穴 屬足太陰經。

(卯) 申脈穴 屬陽蹺。(奇經八脈之一)

(辰) 膝眼穴 屬足陽明經。

(巳) 膝眼穴 屬足陽明經。

(午) 委中穴 屬足少陰經。(即膝腕穴)

(未) 鼠鼷穴 屬足厥陰經。

說明 

內庭穴 在足表面大指次指之歧骨間。

陷谷穴 在足背趺陽穴前,去內庭一寸五分。

商邱穴 在內螺螄骨下陷中。

申脈穴 在外螺螄骨下陷中。

膝眼穴 在膝蓋骨左陷中。

膝眼穴 在膝蓋骨右陷中。

委中穴 在膝後腕中。

鼠鼷穴 在胯內大骨盡處,上與橫骨相接之間。

上第三圖所載,皆下身穴道。凡痰癧核起於腰以下者,按照下身穴道,左患攻左,右患攻右,雙方皆患,則左右俱治。如圖所載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為有定點,用麻油蘸細燈草燒之,此有定燒點。若無定點,亦視腫核環燒之。核大者,頂上燒二三點;核小者,頂上燒一點。此無定燒點之要訣也。

內治法門

內治之法,不外審脈用藥。如風痰,脈必兼浮;熱痰,脈必洪數;氣痰,脈濡;瘰癧,脈虛弱。筋癧之或弦或澀,痰癧之或弱或滑,尤在臨症時,細察病原,別其膏粱藜藿,觀其寒熱虛實,老幼榮枯,細詢起居嗜好,而知為何症,當用何方,病機自無循情矣。茲將平昔試驗之方,縷列於下:

風痰主治方

防風 荊芥 連翹 牛蒡子 歸尾 赤芍 生甘 銀花(各一錢) 土茯苓(二錢) 燈蕊(十七莖)

熱痰主治方

連翹(二錢) 當歸 山梔 桔梗 條芩 花粉 殭蠶(各一錢) 生石膏(二錢) 竹茹 甘草(各五分)

氣痰主治方

夏枯草(一錢引) 藿香(二錢) 香附 白芷 陳皮 桔梗 茯苓 柴胡 法夏 白朮 厚朴 腹皮 甘草(各一錢)

瘰癧主治方

白芍(三錢) 當歸(三錢) 昆布 穿甲 牡蠣 花粉 雲苓 天葵子(各二錢) 桔梗(一錢) 山梔 柴胡(各錢五分)

筋癧主治方

龜膠 雲苓(各三錢) 川貝 白芍 當歸 白朮 柴胡 丹皮 牡蠣(各二錢) 山梔(一錢) 生甘(一錢) 竹葉(二十片)

痰癧主治方

川貝 陳皮 茯苓 花粉 牡蠣 海藻(各二錢) 牛蒡子(錢半) 黃芩 連翹 木香 木瓜(各一錢)

以上各方,凡痰癧在上身者,俱可加入桔梗,在下身者,可加入懷牛膝,以為引經報使,則藥性易達,而收功亦速也。

瘰癧消核丸

穿甲(五錢) 川貝 茯苓 當歸 殭蠶(各四錢) 白芍 柴胡 牡蠣 海藻(各三錢) 橘絡 花粉 丹皮 牛蒡子 地骨皮(各二錢) 生甘草(一錢)

上共為末,煉蜜為丸,如豌豆大,每服三十九丸。紅棗湯下,上身之症,可加桔梗二錢,下身加牛膝二錢,先服煎藥一二劑後,即可服此丸,以全行消減為度。如婦人有身孕者,則以固胎為主,方中川貝、牡蠣、穿甲、牛蒡等藥,非所宜服,是又不可不知也。

總之,治痰癧各法,屬外治之功,十居八九;屬內治之功,十居一二。若治痰子,純用外治,亦可痊愈。至治瘰癧,非內外兼治,滋補虛損,調和氣血,內治亦不可偏廢。是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

禁用須知、燈火

諺云:燈火有推山之力,此等陰虛難治之症,非內服藥而外用燈火,固難圖功。然人身有禁用燈火之處,若誤犯之,須臾不救而死,不得不特為標誌,使學者隨處留心。如咽喉脅眼心窩腰眼少腹臍中等處,不可誤用燈火。然有生於下齶之外皮膚間者,名墊舌痰,鐵門拴在喉兩旁,此於咽喉大有妨礙。夾脅痰生脅眼中,纏腰痰發於腰眼,下部貼骨痰,多生於鼠鼷穴,此於脅眼腰眼少腹,亦有妨礙也。但此等氣門關係緊要處,只宜在覈頂上燃燒一二點,而環核外無定燒點處,仍宜禁用火攻,寸步留心,不可稍忽,詎得以生人而反殺人乎。

又用燈火,須七日一次,手續取七日來復之意,不可過急過遲,遲速則無益而反損,以核消盡為度。當視患症之重輕,定愈期之遲速,予每治瘰癧,患者多不能持久耐勞,中途偶易他醫,用藥複雜,欲速反劇,卒多不治,誠可惜也。不知此病,輕者數日可愈,重者非數月不能為力,是在病者當依期外用火攻,內服湯丸,不可求愈過急也。

又用火攻後,一切膏藥敷貼,均可免用,何也?以用過燈火,設燈草上麻油未曾淨盡,燒點皮膚起泡。若貼膏藥於上,恐皮面易潰,且穴道不易審辨,是既用燈火,則膏藥反無補而有害。若潰口不易收斂,亦只以燈火於潰處輕微燒之,或用珍珠砂敷隔於潰處,而後用燈火,自無不驗之理。

禁戒須知

飲食類

雞 魚類 蘑菇 香蕈 油菜 蔥 大蒜 大椒 胡椒 麵食 韭 酒類 芝麻 茴香 羊肉 菸 蝦子 黃魚 野雞 筍子

柿 菜油 鬆菰 茄子 生薑 蟹 方瓜 桃子 李子 蘋果 梨 栗子 蝦油 木耳葡萄

服藥類

桂枝 細辛 麻黃 南星 附子 大戟 烏頭 黑醜(白)

以上辛燥發味,及水果等,皆宜禁食。又禁用冷水浣洗手足,及赤足踏地,冒雨涉水,夜間不寐,夏夜在露地納涼,晝奔馳烈日中,皆能發病。尤宜禁食煎炒,並戒賭博惱怒房勞。食乳小兒,則母宜禁戒。不能禁者,百不一效。或禁戒不能持久,患者每因收效甚遲,半途自棄,全功盡廢,不可勝計,死亡廢疾,比比皆是,誠堪浩嘆。則欲此病易愈者,於上所列禁戒各項,不可不注意焉。

宜食物品

豬肉 豬肺 豬腎 豬肚 野鴨 海參 淡菜 魷魚 昆布 黃花 豆腐 藕粉 綠豆甜醬 醬油 豆豉 米醋 豬油 蘿蔔 豇豆 百合 糯米 鱉魚 鱔魚 豆粉 連米 枝元紅棗 米粉 山藥 豆油 洋糖 家鴨 鴿蛋 斑鳩

以上各物,俱以清燉為宜。如油煎火熏炙等品,皆在禁忌例,不可食矣。

痰癧醫案

余近地十餘里黃袍嶺,孫氏之女,出嫁甫周年,左項癧核,突起如覆碗。大小四十餘粒,潰破者口深三四分,血水淋漓。每潰破時,輒晝夜呼號。其右項核大者如雞卵,小者亦十餘粒。先遇醫士,以藥止痛,用刀將大核刳出。堅硬異常。外層如骨,用斧捶破,內系玉白粉。是時尚止數枚,後愈發愈多,女父母咸以為不治之症。乃聞之餘故人劉開甲,延至女家,余診其脈息曰:此瘰癧之最重者,幸未成虛勞,尚可為力,然非數月,不能痊愈。是時女父母只求生全,比喜曰:若能治好,雖一年半載,亦可專心待診,有所禁忌,一依余言。每七日即遣肩輿來迎。至三四星期,膿血干而潰口漸收,至月餘,已消去大半,後未及兩月,照內外治法,循序施用,項上各核,漸次消滅。因服歸脾丸、養榮丸之類,人事復原,次年即產一子。

余散步鄂垣平湖門外,見一婦人,在船抱三四歲小孩,號啼不止,因詢之。婦人曰:小兒昨夜不知患何症,先發寒熱,啼號達旦,雙手向喉間揚拂不止,喉間頗見紅腫,兩旁各有核一枚,現已聲嘶力竭,無可挽回。余曰:是名鐵門拴,為痰子之一,不速治,則喉關緊閉,氣息不通,可急取麻油、燈草,先行外治之法,用火攻後,小兒哭能出聲。余曰:已救治而無妨矣,復以天葵子三錢,和冰糖蒸飲,二三日而愈。

余同學張次野之如夫人。癸丑歲,次野居省城候補,其如夫人隨之。患瘰癧重症。余是時居省議會,次野乃邀診視。云已懷孕五月,見左右耳門下,皆有核起如雞卵,沿頸小核如棋子者二十餘粒,下齶一核,破潰,飲茶水則流出,兩手肘骨內外,又有核如雞卵者四五枚。余診其脈,沉數而滑,曰此瓜藤癧也,尚可為力。外用火攻,內用清涼之品,固胎解鬱,方中稍與胎有妨礙者,即除去之。兩星期後,下齶肉生,飲食如常,而兩肘骨間數核,消去十分之七。又患白喉症,誤服他醫之藥,致通宵不寐。余曰:白喉症亦忌辛燥發表之劑,犯之所以危險。乃仍服余方,復眠食如常,每星期用火攻一次,未嘗間斷,方以開鬱補脾安胎養血為要,近兩月而愈,是冬曾產一男。

余內兄,其如夫人因正室壺威過重,另居別墅。愁病交縈,遂項生瘰癧,左右各一。余診其脈短而澀乃曰:此筋癧也,由憂愁所致,宜先解其郁,再治其病。後治月餘,腫核全消,了無痕跡。然憂思未解,病源難清,後年余竟以咯血虛火之症而沒。詩云:女子善懷。又曰:言採其芒。芒即貝母,能化痰開鬱,故貝母亦治痰症之要藥,而女子尤相宜也。

縣城內潘氏麵坊,一女年十六七,項下患瘰癧數枚。余診治已消大半,每囑其戒食麵包等,初嘗記憶,後其母以病久未痊,聽他醫之言,不戒口味,且日以麵包與其女食之,余亦有事往麻邑,及下年至縣,詢其鄰里,云其女已因是病而逝世者月餘矣!噫!若潘氏婦者,何其愛女之淺耶。

余族孫婦,項下患瘰癧數枚,大如雞卵。余診治數次,未能全愈。余詢其故,乃曰:其婿不肯雇替女工,而家常操作,洗衣淘米,冷水不能禁用,致不能愈。余屢勸,而族孫終不聽,後數月復來求診治,是時潮熱骨蒸,逆經咯血,癆瘵已成,潰破處流膿汁不止。余曰:事不可為矣,無從補救。未及半月而斃。

小兒,方在襁褓,其母負至余家求治。然僅耳門下一核,余用外治法,以為計日可愈。後三四日,其母復來,曰:紅腫如常,且日夜啼哭,未知若何?余曰:汝禁洗冷水否?伊曰:已禁之,惟用菜油炒鮮菜,且減少用之,以為無害於病,不圖若是之相反。余曰:物之害人,豈在多乎?仍舊施治,囑禁冷水菜油等物,果數夕而愈。故凡食乳小兒,其母即宜戒淨,治病自無阻滯。

農家子,年十四,腰眼起一核,大如雞卵,不紅不腫,右臀上一核,大如覆碗。起時寒熱交作,紅而且腫。余曰:此纏腰痰與煨督痰也。治近半月,將欲全愈,是時酷暑如蒸,夜坐檐外納涼,將近半夜,腫痛交作,大熱不退,次晨,其父負之而述其故。予曰:此夜為露水所傷,復如前治法,兼投去濕之劑,多延兩星期而愈。他如農人夏日,赤足為常,然用火攻後,足必著履,以防濕氣冷水,免診治徒勞,醫者不可不先告誡也。

附楊梅驗方

楊梅者,其瘡三五成顆,紅潰後狀如楊梅也。病由西洋流傳廣東,彼遂綿延各省。有精化氣化之不同,精化者,由交媾傳染而得,先從二陰生瘡,蔓延遍身,上至巔頂髮際,凡有毛孔之處,初起小肉瘤,後漸癢潰,穢水時出,至缺唇爛額,殘廢死亡者不可勝計。氣化者,由表面傳染。如與有瘡之人同衾共浴之例,其毒皆可傳播。瘡由上部先見,後亦延及滿身。但毒較精化者稍輕,用藥分量,亦可減少。中醫向來治法,每用升藥,致毒上攻,流弊百出,繼以補品。毒愈內錮,攻之不可,下之不去,因而殞命者多矣。余之藥力,得自麻邑程君,專以固脾瀉毒為主,服之不但無弊,而脾健神清,發味均所不禁,刻期而愈,屢試屢驗,誠妙方也。嗟嗟!每見青年有志之士,偶墜迷津,小則有妨健康,大則動關生命。得此亦苦海之舟航云,若東西各國,有醫療警察,防患未然,病院診治,醫於既發,此病所以日見減少也。

楊梅主治方

土茯苓(二斤) 金銀花(八兩) 生苡仁(四兩) 白蘚皮(三兩) 天花粉(二兩) 當歸尾(二兩) 荊芥穗(五錢) 青連翹(一兩) 白豬苓(二兩) 建澤瀉(二兩) 陳槐角(四兩) 車前子(二兩) 焦山梔(四錢) 牛蒡子(五錢) 生甘草(四兩) 淨蟬衣(三錢) 威靈仙(二錢) 宣木瓜(二兩) 木防己(一兩) 皂角子(十粒)

以上各味,俱傾入鍋內,用柴火煮三次,每次將渣滓用布瀝乾,後渣滓不用,將三次所煮之汁,共貯鍋內,再用火熬,先武后文,以冰糖收成膏,置當風處,以米篩覆之。當茶日服數碗,下黑糞時,其毒始出,重者劑半而愈,輕者一劑可愈。其渣滓亦可煎水洗浴。惟禁麵食與茶,以解茯苓故也,並不用敷藥。若天時地氣人事之不同,方中亦可酌量加減,是則醫者,因時制宜,惟不可用參、茸、朮、耆、辛、附等藥,使毒內錮,而不得出耳。近人有專用槐花數升煎汁,服之而愈者,亦去濕熱除毒戾之一法也。

附喉蛾捷訣

喉蛾一症,患者亦甚危險。每見發起時,咽痛流涎,內外紅腫,重者喉關緊閉,呼吸難通,輕者亦疼痛不堪,不能飲食。救急惟用砭刺之法,即細料瓷器打碎,擇有尖鋒者,將筷子劈成四破,夾磁針於中,留鋒尖於外,針後夾筷子處,用青線紮緊,以防針脫。令患者張口明亮處,再用筷子一隻,伸入口內,將舌尖往下納住,好視喉內:紅腫者,實症也;白色者,虛症及白喉也。白色不可開針,紅腫者為喉蛾,須用砭刺。然其間有紫筋者,血脈之實也,其上不可用針。其餘紅腫之處,用磁針輕輕刺破皮面二三點,以見血為度,再取溫水嗽口,俟痰血吐出,再入吹喉散嚥住,令勿吞下,後服祛痰化瘀之藥,其愈甚速。惟藥忌苦寒辛燥之品,及寒冷生滯之食物,犯之則纏綿難愈,尤忌發味火酒之類,患者不可不注意也。若少陰虛火上延,喉亦微痛,但不紅腫,仲景有桔梗湯,臨睡時服之甚驗。至白喉一症,不但不可開針,尤忌辛燥發表之藥,犯之危險難治,別有《白喉忌表抉微》一書,言之甚悉。

 喉 散 

麝香(三釐) 冰片(五釐) 硼砂(飛) 青黛 荊芥炭 熟地炭(各一錢)

共研細末,用喉槍送入喉內。如無喉槍,用小竹管吹入亦可。惟孕婦忌用。

又方 

上青黛 制甘石 川貝母 直殭蠶 淨乳香 淨沒藥 飛月石(各一錢) 梅冰片(三釐)青魚膽(一枚陰乾)

上共研細末,封固備用。

喉蛾主治方 

當歸尾 山豆根 白茯苓(各二錢) 粉甘草(五分) 牛蒡子 白桔梗 川貝母 陳廣皮鮮生地 生蒲黃 茜草 蘇薄荷(各一錢)

化痰逐瘀湯 

當歸尾 浙茯苓 桃仁泥(各二錢半) 西赤芍 生枳殼 法半夏 陳廣皮(各一錢)

臺烏藥(三錢) 白桔梗 生甘草(各錢半)

真谷酒一杯衝入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