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癲狂條辯

癲狂條辯

原序

《癲狂條辯》,邑郭楚賢先生著也。先生精岐黃術,於此道別有薪傳,治者罔不應手輒愈,所活不下數百人,而先生尤不敢以枕中之秘獨得居奇。癸亥冬,余有《寒溫條辯》之刊,先生遂以此編囑余,願付剞劂以公諸世。余觀古今醫書,汗牛充棟,而茲證獨略。非故略也,特無專科耳。舉世莫察,遂以鬼怪治之,其貽誤豈淺鮮哉!乃以慄山先生之書與先生之書合觀焉,乃知狂之迥別乎癲,猶溫疫之迥別乎傷寒也。傷寒與癲,則一內一外,兩不相侔。若狂,實即溫疫之變證也。慄山先生言溫疫之雜氣由口鼻而直入三焦,先生言狂之變證,其審穴專在三焦。又可先生言溫疫在半表半裡,先生言狂之初起,痰在肝,熱在膽,非證之出於少陽乎?慄山言傷寒自外之內,溫疫自內之外。先生言傷寒由外傳內,狂證由內傳外,非雜氣之均伏於裡乎?慄山先生言傷寒少而溫疫多,先生言癲證少而狂證多。惟癲證不概見,故編中重在狂證立論,非與慄山先生之略傷寒而重溫疫者如出一轍乎?況溫疫亦有譫語狂叫、棄衣登高等證,其方藥亦復相仿,則又證之顯相類者也。故慄山先生有寒溫之條辨,余又因先生之辨而更增一條耳。所異者,疫證有外邪而無內郁,狂證有外邪而兼有內郁,癲證則無外邪而止有內郁。蓋癲之癡迷昏憒,由憂思鬱結、痰迷心竅也,內邪也,陰也。疫之發熱咽燥,癘氣之伏於裡而浮越於表也,外邪也,陽也。狂則憂鬱之氣結於臟,瘴癘之氣復入於腑,內邪與外邪交戰於臟腑之間,即欲浮越於表而不能,所以身無寒熱而怪證百出,及陰陽混雜也。故編中治顛,僅溫中解鬱以理痰盡矣;治狂,則以理痰為先,清火次之。蓋理痰以治其內,清火以治其外,標本兼治而法備矣。其辨證下方條理井然,學者誠當奉為矩矱。至於觸類旁通,增減變化,則在神而明之者。

同治二年癸亥一慄主人周崇第謹識

癲狂總論

或有問於予曰:癲狂胡為而作也。予應之曰:人受天地之中以生,不外陰陽氣化。陰陽和則百病不生,陰陽乖則邪氣易入。故人感之,即發為異病。癲狂者,病之異也。感之淺則治之易,感之深則治之難。惟治之有要,斯亦易而無難耳。曰:然則治之奈何?曰:是必有專方,乃能對症下藥。若不得師指授,則虛實不明,陰陽莫辨,何從措手哉!曰:其本源若何?曰:是症不外憂思鬱結,痰火夾攻,延及五臟,因有闡、笑、歌、泣等症。須知癲症專責乎痰,痰火夾攻則狂也。蓋火屬陽而常動,故有傳經之變;痰屬陰而常靜,故有結聚之堅。痰本不動,其動者,火逼之也。狂雖有傳變,又與傷寒傳經異,傷寒自外而入,狂則自內而出。傷寒始於太陽膀胱,一日一傳。狂則始於厥陰肝,次傳心,次傳脾,次傳肺,次傳腎。至腎不愈,則又反而傳肝。要之,心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邪不入心,天君泰然,百體從令,焉能為患。蓋優思則傷脾,郁久而怒則傷肝,土鬱而木復克之,此痰所由生也,痰迷心竅而昏憒作矣。嵐瘴戾氣伏入於裡,積久成熱,此火所由生也,火的心君而妄念作矣。內亂既生,外侮因而乘之,痰火觸逼,兩相夾攻,心神亦因之擾亂而諧狂作矣。其或棄衣逃匿,逾牆上屋,風熱相爭也。呼神叫鬼,晝夜不寐,神不守舍也。採青摘葉,肝風動也。擢土破物,風熱入脾也。時而收物藏匿,邪入於陰也。時而拋物棄外,邪出於陽也。不拒水火,不拘生熟,陰陽混雜也。更可奇者,前之所為言之了了,目今所為毫不省著,蓋痰在裡而熱在表也。治是症者,須察症候起於何經,虛實貴乎明辨。豈得以痰火概治之,以硝、黃、陳、半統治之哉!分辨數條,縷列於後。

審脈以辨虛實

經曰:癲之始發,意不樂,直視僵仆,其脈三部俱陰。又曰:狂之始發,少臥而不飢,自高賢也,自辯智也,自貴據也,妄笑樂、歌舞、行走不休,其脈三部俱陽。故癡迷而知畏懼者,陰也,不足也,癲也。忿怒而莫可制者,陽也,有餘也,狂也。而尤宜辨者,人雖知虛實之治不同,而不知癲症少而狂症多。患斯病者,癲症不過百中一二,故脈每多實強。善治者,不得忽視。夫脈亦不得徒泥乎脈,脈症參觀,斯為盡善。

審色以辨淺深

圖

欲知症之真偽,須察耳後穴。經系青紫色,目斜視而白珠色紅者,夾無疑焉。其穴在耳後,系三焦經之顱息穴。觀銅人圖便知。初起之時,穴上有紋二條上衝髮際,當察以辨其病在何經。在肝,色青;在心,色赤;在脾,色淡黃;在肺,色淡白;在腎,色黑。病退則散。若紋漸收縮,凝而成珠,形如豆粒,則難治矣。如恐未的,可再用青油燃紙,令患者向火久視,目中定現五色彩暈,亦以紅、青、黃、白、黑,分心、肝、脾、肺、腎。現某色者,即屬某經;或全現者,病流五臟。若經紋之色隱而不現,火光之色亦不現,即宜以獨活湯一二劑升發之。後仍不現,非病之將散,即屬他症,又當參詳再辨。舌色初起,色深紅;熱燥極,色黃。若用硝、黃太早,則色轉黑,又宜以升陽散火湯主之。若胎如積粉,即屬疫症,以達原飲主之。又觀面色以驗生克,或面黃而內現青,為木剋土;或面白而內現赤,為火剋金,凡五行相剋者准此,俱宜以一補一泄之法治之。

審症以辨經絡

癲之始發,不過癡迷昏憒而已,元他症也。狂之始發,身無寒熱,心神昏迷,狂妄相乘,譫語疊作,似有邪祟依附,以故喜怒哀樂失其正,愛惡情欲反其常,言則無非神抵,見則無非妖怪或社壇禮拜。凡呼天誓地,甚至裸體忘羞,遠方逃匿,種種異狀,難以枚舉。其見證大要有五:一曰悲泣也。熱在膽,痰在肝,肝與膽相通,則熱炎於肝而氣不暢,故悲而泣也。二曰喜笑也。熱在小腸,痰在心,心與小腸相通,則熱炎於心,心血上升,故喜而笑也。三歌樂也。熱在大腸,痰在肺,肺與大腸相通,則熱炎於肺,肺竅氣塞,則氣逼熱邪而散於脾,子入母懷,故樂而歌也。四曰詈惡也。熱在胃,痰在脾,脾與胃相通,則熱炎於脾,脾土燥極,故詈而惡也。五曰闡怒也。熱在膀胱,痰在腎,腎與膀胱相通,則熱蓄下焦,水不生木而肝燥,故怒而闡也。至登堂上坐,男稱帝,女稱佛,則邪已傳胃,一下即愈,此狂症之常也。時而棄衣狂走,逾牆上屋,行窄徑如行平地,或側退或棄履,或言語不倫,此五行混雜,五臟合病也。時而仰觀,為火有餘;時而俯視,為水有餘;時而左顧右盼,如見五色精兵、天仙往來、神鬼相攻,此則五行互克,病愈深而治愈難矣。世俗每見前證,疑有魔鬼相攻,輒以巫師治之,實非鬼也,乃狂症之變也。總之,不離乎痰者近是。然五臟見證,間印《內經》不合,大抵病為怪病,而理亦相反,謹導師授,亦我用我法云爾。

審方以辨先後

或病之初起,或初接他人手,審症未的,俱宜以獨活湯升發之,次則依各條主方治之,或隨症變通,或隨方增減,神而明之,則存乎其人。但不可先用補劑阻塞經絡,以致不可救藥;亦不可遽用硝、黃,致痰為寒涼所陷,凝結不散。總以理痰為先,清火次之。若血蓄下焦及病已傳胃,即宜急以硝、黃下之。既下之後,又當救陰,或以金水六君煎主之。若直中癲症,則又以溫中升陽為主,寒涼斷不可用。

獨活湯

獨活 羌活 川芎 當歸 細辛 桂枝 人參 石蒲 云神 志肉 法夏 陳皮 白薇 甘草

升陽散火湯

紅胡 北風 葛根 升麻 羌活 獨活 人參 白芍 甘草 生薑 大棗

金水六君煎

熟地 當歸 陳皮 法夏 茯苓 甘草

達原飲

檳榔 草果 厚朴 知母 黃芩 白芍 甘草

五臟分治法

邪傳肝經,則泣,以清風飲子主之,或羚羊角散、犀角地黃湯加柴、苓亦可。

清風飲子

青黛 防風 膽星 梔子 香附

羚羊角散

川芎 當歸 棗仁 茯神 香附 獨活 防風 苡仁 杏仁 廣香 炙草 生薑

犀角地黃湯

犀角 白芍 丹皮 生地

邪傳心經,則血旺,故多言多笑,以天黃散主之,或導赤散亦可。

天黃散

花粉 黃連

導赤散

生地 木通 草梢 淡竹葉

邪傳於脾,氣不能舒則署,以柴陳湯主之,或二石滾痰丸、滌痰湯、越鞠丸亦可。

柴陳湯

紅胡 法夏 陳皮 茯苓 黃芩 甘草

二石滾痰丸

法夏 陳皮 茯苓 香附 石蒲 鬱金 礞石 海石 膽草 甘草

滌痰湯

法夏 細辛 橘紅 人參 茯苓 石蒲 枳實 熟軍 甘草 竹茹

越鞠丸

法夏 砂仁 蒼朮 川芎 陳皮 茯苓 梔子 香附 甘草

邪傳於肺,則壅塞肺竅,必歌、必喊叫,以潤肺飲主之。

潤肺飲

知母 貝母 花粉 桔梗 陳皮 麥冬 茯苓 甘草

邪傳於胃,則血蓄下焦,故闡怒,以桃仁承氣湯主之。

桃仁承氣湯

桃仁 桂枝 熟軍 玄明粉 甘草

邪傳於胃,則病將愈。然有男女之分,在女必稱神、佛之尊,在男必稱帝位之尊。急宜下之,以導痰承氣湯主之。

導痰承氣湯

知母 厚朴 海石 陳皮 法夏 茯苓 鬱金 枳實 粉葛 莊黃 甘草

五臟合病治法

凡翻壇打廟、逾牆上屋,棄衣棄履、狂走倒退、行徑拜揖等證,皆五臟合病,五行混雜,宜調和營衛,清熱化痰,以五臟飲主之,或八味逍遙散亦可。若仰觀、俯視、左顧右盼而面色又相剋,此亦五行混雜,病必糾纏,亦以五臟飲加減調養可也。

五臟飲

法夏 陳皮 茯苓 知母 貝母 香附 膽草 花粉 黃連 梔子 甘草

伏火上炎治法

患延日久,伏火上炎,則邪著於腎,故好淫,男女皆同,用知柏地黃湯主之。

知柏地黃湯

知母 黃柏 乾地黃 牡丹皮 澤泄 山茱萸 茯苓 懷山藥

狂轉癲症治法

狂症轉顛,皆因泄熱太早,痰為寒涼所凝,痰陷諸竅,則癲也,以回陽升麻湯主之。

回陽升麻湯

熟地 人參 附塊 乾薑 當歸 升麻 甘草

直中癲症治法

直中癲症,因陰邪內積,抑鬱難伸,故不語不樂,默默如醉,目光直視,無時顛仆,三部之脈俱虛,宜回陽升麻湯主之,或附桂理陰煎、胡椒理中湯亦妙。

回陽升麻湯 見前。

附桂理陰煎

熟地 當歸 肉桂 北姜 附子 炙草

胡椒理中湯

川椒 蓽茇 北姜 細辛 附子 白朮 陳皮 款冬 炙草

心神不安治法

諸證皆可參入。風熱邪痰相攻,心神不安,宜五福飲主之。

五福飲

竹葉(錢) 側柏葉(半錢) 陳壁土(兩)

共煎水壹碗,用秤鉈燒紅,以藥水淬之,溫服。

將愈吉兆

證見掃屋拂塵最佳,臟腑痰除熱退,指日清順矣,以完功盪滌丸主之。

家傳完功盪滌丸 恐除邪未盡,以方盪滌之。

礞石 海石 陳皮 法夏 西莊 枳實 香附 鉤藤 天麻 知母 川樸 葶藶 芒硝 人參 茯苓 沉香 麝香 甘草

研末,飯丸。孕婦,去麝香,加竺黃。

愈後宜調理

是症有一治而愈者,有久治而後愈者,有愈後略欠調理、數月復發者,最難治。故治此病者,宜拔其根本,劫其巢穴,寬之以歲月,養之以優遊,方保無反復之憂,或用天王補心丹,或金水六君煎主之。

天王補心丹

地黃 人參 丹參 玄參 桔梗 五味 當歸 遠志 天冬 麥冬 柏仁 棗仁 茯神

金水六君煎 見前。

應用諸方

吐法鹽刀散

用鐵刀一把,將鹽五錢置刀繡上,放碗中,以淡竹葉煎濃湯傾於內,澄清服之。

白金丸

白礬(兩) 鬱金(兩)

共研細末,飯糊丸,硃砂為衣,薑湯下。

二方隨用以之吐痰。

家傳化邪丸 妄言邪鬼,尚未言神,此方主之。

真琥珀 鬼箭羽 蒼朮

共研末,飯糊丸,硃砂為衣。薑湯下。

四七湯

人參 延胡索 法夏 官桂 甘草

服蠻煎

生地 麥冬 白芍 石蒲 石斛 丹皮 茯神 陳皮 木通 知母

防風通聖散

熟軍 明粉 荊芥 麻絨 梔仁 白芍 連翹 桔梗 川芎 當歸 石膏 滑石 薄荷 黃芩 白朮 防風 甘草

逍遙散

當歸 白芍 紅胡 茯苓 白朮 薄荷 甘草 生薑

本方加丹皮、梔仁,名八味逍遙散。

生鐵落飲

以鐵落一升,用水二斗,煮取一斗,入後項藥,煮至五升,用竹瀝兌服之。

鐵落(即鐵屎) 石膏 龍齒(醋煅) 茯苓 防風 玄參 秦艽 竹淚

二石滾痰丸 滌痰湯 越鞠丸 羚羊角 散犀角 地黃湯 天王補心丹 俱見前。

以上應用諸方,隨證加減用之。

附 痰飲辨

在脾經者,名曰濕痰,以二陳湯主之。

二陳湯

法夏 茯苓 陳皮 甘草

在肺經者,名曰燥痰,其痰澀而難出,以利金湯、潤肺飲主之。

利金湯

貝母 茯苓 陳皮 枳殼 桔梗 甘草

潤肺飲 見前。

在肺經名曰風痰,其痰清而多泡,以防風丸、川芎丸主之。

防風丸

防風 天麻 川芎 硃砂 甘草

川芎丸

川芎 細辛 防風 薄荷 桔梗 甘草

在心經名曰熱痰,其痰堅而多塊,以天竺散主之。

天竺散

南星(制) 法夏 黃芩 官桂 天竺黃

在腎經名曰寒痰,其痰有黑點而多稀,以薑桂丸主之。

薑桂丸

泡姜 肉桂 白朮 廣皮 法夏 人參 茯苓 炙草

又有五飲之號。其人素盛今羸,水走腸間,漉漉有聲,名曰痰飲,以桂苓朮甘湯主之。

桂苓朮甘湯

桂枝 茯苓 白朮 甘草

水流脅下,咳唾引痛,名曰懸飲,以十棗湯主之。

十棗湯

大戟 芫花 甘遂 南星(制) 大棗

水流四肢,身體疼痛,名曰溢飲,以大青龍湯主之。

大青龍湯

麻黃 桂枝 杏仁 石膏 甘草 姜 棗(引)

咳逆倚息,氣短不得臥,其形如醉,名曰支飲,以五苓散主之。

五苓散

白朮 茯苓 朱苓 澤泄 上桂

膈滿嘔吐,喘咳寒熱,腰背痛,目淚出,身瞤惕,振振惡寒,名曰伏飲,以倍術丸主之。

倍術丸

白朮 桂心 官桂

更有一種非痰非飲,時吐白沫,不甚稠黏,此脾虛不能約束津液也,宜六君子湯加益智仁。症各不同,治迥異,司命者慎之。

六君子湯

人參 白朮 茯苓 法夏 陳皮 炙草

附錄 癲犬咬方

人或被咬,或銜衣或觸氣,皆能使人發狂。於初咬之時,即服人參敗毒散加地榆、紫竹根一二劑。至七日,以生黃豆試之,如口不知生氣,心不作嘔逆,又再服一二劑。至二七,又照前試之,如毒未盡,又再服。三七,亦如前試之,至口知生氣,則毒盡矣,永不復發。即毒已發,以此方灌之,亦可起死回生。屢試屢驗之方,慎毋以平淡而忽之也。

圖

人參敗毒散

人參 茯苓 羌活 獨活 川芎 薄荷 前胡 紅胡 枳殼 桔梗 甘草 地榆 紫竹根

再加婆婆針同煎,更妙。此藥稀少,草本,葉對節生,頂有蕊,內有白毛黑針。即單用酒兌亦佳。雖已成形,亦化水而下。

又方

路邊荊一斤,一半用青黛炒,一半用黃土水炒,五六日內服完。即與前方並服亦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