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眼科秘訣

眼科秘訣

上唐仙人所著書,傳之方外,至大瓢七眉先生口授王覆萬,覆萬口授馬雲從,云從廣咨博採,推闡微妙,其間沙蒙灰眯,麼麼必錄,室女小兒,纖細無遺。病目者固當朝夕以之,即目無病者,思患予防,亦不可斯須去身。

半舫主人白

平童子時,從先冰陶兄試青州,即耳云從有聲庠序間。後四十年,為皇清丁君始邂逅於濰西,頹然老翁也,相得甚歡,及道落魄之由,乃知以目病廢舉子業。溯其病目時,俗醫攻其外,不知治其本,試萬方,目將瞽,虔禱於城隍尊神,夢神賜書四帙,帙豆青色,內墨書,句讀處朱界之。晨起遇江南王覆萬授書,如夢中所見,乃孫真人《眼科秘訣》。如法自醫自愈,醫人人亦愈,人獲真人之賜久矣。今化龍老,恐旦暮死,而此書不行於世;即旦暮未死,亦行於一方,不能遍宇內也。因發願刊行,又綿力未克終事,言訖,欷歔感激,不能自已。時秋月滿庭,爽氣逼人,平聞其言,瞿然有動,遂出硯田金,為之竣事。云從又云《秘訣》行矣,《闡微》不行,誰是能神解者。平目索《闡微》,盡付之梓。雖賢人君子,或與匕箸之餘,共成不朽之書,然三、四年來,艱難困苦中,未嘗旦夕敢忘督剞劂氏,是知云從為天下後世而有書,平為云從而刻書,久要不忘,竊有慕焉。若曰:書成而平分醫人之功,則非平意計之所及也。

已時庚辰夏王古諸馮昆鐵隋平敘

刻孫真人眼科秘訣序

蘇文忠云:「醫家之方,但求經效於世間,不必皆從。論已出,依此言而為醫,醫之最上者也。」吾友馬君云從,擅龍木之學,愈人種種矣。自云其七十二證得之於西江覆萬王君,覆萬王君云得之於唐孫真人。云從嘗怏怏告於余:「向覆萬愈余目,而並授之以方,其意不欲自余而秘之也。余老且貧,無力授之梓,奈何?」余亦貧如雲從,與之序,茫茫大眾,自有應者。今又二、三年矣,春初遇之稷門之市,訊君前願就乎?曰:「未也。」夏遇之稷門之市,訊君前願就乎?曰:「未也。」他人之方,君刻之,如人之願;君欲刻之方,人代為刻,如君之願,非有大功德者,弗能求之,百里咫尺之地,天下何賢者之多也,雖然君仍求之,茫茫大眾,自有應者。云從忽而至,云:「東武隋君昆鐵,慨然欲刻是書。」余素知隋君賢,此役不以君、不以復萬、不以唐孫真人,蓋心動於天下後世之盲於目者,豈僅施之州郡已哉?!余向云:「君仍求之,茫茫大眾,自有應者。」今果然矣!今果然矣!

千乘李煥章象先題

卷之一

孫真人眼科總理七十二症秘訣

夫人之雙目,象天之日月、地之源泉。天氣不下降,地氣不上升,二氣不能交感,則天氣之變異,陰陽激剝,日月昏蔽,故天不降甘露,元陽為虐,而江河之甘泉不通。人之一身,氣血升降,水火既濟,則萬病不生矣。

夫眼有五輪八廓,屬於五臟六腑。黑睛屬肝,白睛屬肺,瞳人屬腎,上下眼胞屬脾,大小四角屬心、小腸,往來機發之輪屬三焦。心有疾,則血不養目;腎有病,則瞳人昏暗,肺有症,則白珠血絲日生;肝有患,則翳膜變起。且男婦目病,多傷於肝肺二經,此皆憂患、惱怒、色欲、七情之所感也。內傷於臟腑,外發於眼目。肝屬木,肺屬金。動則傷肺,金來剋木,怒則傷肝,肝氣上衝,腦汁下墜,黑睛生翳膜,遮掩瞳人,不睹陽光,致令昏蔽、流淚,變異萬狀。

世上專門眼科,動輒將藥點之,屢醫不效。丸散用補腎之藥。不知腎乃肝之母,補腎生肝之氣,肝氣上衝,則黑睛翳膜轉生,甚無了日。此狂士未遇至人,口口相傳,心心相授。敢云我得仁術,為世善醫耶!余今幸遇至人然光啟老師,得授方外大瓢七眉先生,年百有四十矣,秘傳此方,流通萬世,屢行屢驗。今願以此方付之於世,亦可保己寧身也。

一時或暴赤之發,多因失調。內郁五臟,外發眼目。如天地疾風暴雨之狀,必當表之,用沖和湯。

沖和湯

羌活 蒼朮(制) 防風(各一錢) 黃連 川芎 白芷(各八分) 細辛(六分) 甘草(五分)

加姜三片,蔥頭一個,長五寸,煎熱服。次一劑不用蔥。外以二聖散洗之。如重,用玄靈聖藥點之,幾次即愈。

玄靈聖方

兔腦爐甘石(一兩,取瑩白體輕者,內無夾石者佳)

用銀罐盛,上下以木炭火煅之紅透,傾於藥水內浸之,滾干再煅透紅,仍用藥水烹之干,又如法透紅,九次為度,方將甘石擂為細末,用水飛過數次後,用大碗一隻,將細紙二層,貼於碗內,將石末輕輕倒碗內紙上,曬乾刮下,貯為丹頭。

凡用丹頭(一錢) 冰片(八釐) 麝香(六釐) 熊膽(二分) 乳缽內研極細點之。

制爐甘石藥

川羌活 蒼朮 防風 白芷 小川芎 黃連 黃芩 黃柏 升麻 柴胡 乾葛 荊芥 薄荷 蔓荊子 各等分,用大罐子一個,以水煎汁制爐甘石。

開明湯

(治時眼多昏蒙者)

草決明(炒研) 防風 蔓荊子 白菊花(酒洗,各一錢) 羌活 歸尾 荊芥 白芷 生地 薄荷 小川芎(各八分) 黃芩(六分)

加姜三片,燈心十二根,煎服。五七服為度。

凡翳眼,不論男婦,其疾皆因惱怒,肝肺二經郁發心火,克於肺經,七情所感。又或時感,未曾發表;有發表後,疾雖退,猶未盡愈也。又犯七情六慾,久而未調,遂成其疾,變作諸般形狀。故先賢論云:眼有七十二症,症多,方亂用,醫之不效,後將真人總理七十二症之法,其真口訣相授受者鮮矣。孰不知肝氣上衝,腦汁下墜,翳障遮睛,內則垂簾,外則矇蔽,烏風內障,腦汁下浸瞳人,瞳人歪小,瞳人下陷,瞳人倒側,瞳人不動,青光內障,紅絲纏繞黑白,大小角上風癢,拳毛倒睫,赤眼爛弦,羞日怕光,螺螄突旋,蟹眼,胬肉攀睛,頭風患目等症,皆用十大將軍沖翳散,此真人立名曰先鋒開路散。

十大將軍沖翳散

文合(五錢重者六錢,即五倍子) 苦參(四錢重者五錢) 升麻(二錢重者三錢半) 草決明(二錢重者三錢) 薄荷(一錢半重者二錢) 防風(一錢半重者二錢) 荊芥(一錢半重者二錢) 白芷 小川芎 羌活(各八分重者一錢)

上十味作一劑,要足分兩,依法加減,用三次。熏法則在口授,其疾極重者沖四十劑,中者三十劑,輕者二十劑,或十五劑,或六、七劑,則有效矣。內服揭障丹,外點開疆掃霧丹。

揭障丹

黃荊子(一斤,曬乾,去殼,淨溫水洗三、四次,又用童便浸三日夜,早晚須換童便,浸完又用溫水洗三、四次,炒,研細聽用,號揭障磨翳丹頭。)

每用丹頭一兩,加當歸(酒洗)、川芎、生地各(為末)二錢半,白芍(酒洗為末)一錢半,穀精草、羌活、白芷、升麻、柴胡、草決明、木賊各(為末)一錢,龍膽草一錢半,荊芥、薄荷各(為末)一錢半

各如等分配丹頭。如欲多配,照上法添之。如內外翳障重者,加雌雄石末三錢。制用銀鍋內煅紅,入醋內淬七次。每用淡竹煎湯,食後服二、三錢,日二次,有奇效。

一兩目中紅如血,此三焦餘熱攻之,號曰珠玲。加梔仁、玄參、麥冬各三錢。

一兩珠蠻大,突起如怒像者,號曰古睛,有風熱。加防風、白蒺藜、車前子各二錢。

一含漿眼,上下眼包合,不能自開,將手分開,淚傾如米汁之狀,此風熱太甚,攻於肝肺二經。加龍膽草三錢,防風、羌活各二錢,桑白皮二錢,白芍、柴胡各一錢。

一爛弦紅皮者,加桑白皮三錢,草決明、防風各一錢五分。

一眼內紅絲多者,加山梔仁(炒)三錢。

一紅氣上侵黑珠,加桑白皮(蜜制)三錢。

一眼中淚多者,加柴胡、升麻各三錢。

一血灌瞳人,加白石膏(煅)三錢,炒黑梔仁二錢,大黃(炒)二錢,歸尾三錢。

一瞳人側身,加柴胡、升麻各五錢。

一瞳人端正,我把手招他,他不把手招,謂之水火未濟之像,左右輪中氣不貫。加蜣螂(瓦上略焙為末)二錢。

一上眼皮蓋下眼皮,作睡人眼,乃脾之倦也。加白朮(陳壁上土炒)各三錢。

一雙目黑睛紅侵,白珠不紅,號曰血熱侵肝。加當歸尾、白芍、茜草各三錢,梔仁(炒)二錢。

一白珠血紅,黑珠不紅,號曰餘熱傷肺。加百合、宣連、梔仁(炒)各二錢。

一眼內青翳突起,乃水勝火衰,號曰烏睛,乃肝不納水之故。加木賊、花椒各三錢,柴胡、白芍各二錢。

一蟹眼、蝦眼、老膜突起者,加千里光三錢,磁石一錢五分。

一黑白不分,混濁汙穢,觸沖瞳人者,加黃柏、知母各二錢。

一上下四角作癢,加白蒺藜(去刺)三錢。

一視人長大,一人似二人者,號曰輪不分白。加青葙子三錢。

一兩目並太陽穴作脹,加蔓荊子三錢。

一青光者,一雙好眼,視物不見,號曰青光瞎子,此三輪有厚病也。加赤茯苓、玄參、黃芩各一錢五分。

一雞鋡黑,雞上宿則目不明,雙目黑暗,乃肝不納余血,血倒轉攻心之症。加上好藏浪大黃三錢,黃柏、知母各二錢。

一眼內如針刺,謂之血熱。加好大黃二錢,梔仁(炒)二錢。

一雙目細小者,號曰夾視。加白茯苓、白朮、枸杞子各一錢。

十二將軍二聖散論

(將軍即黑圓鈴棗)

此方專理七十二症。一切眼症,洗之如神。不怕風膜之氣,但爛弦風眼,視之令人懼怕,不用點藥,止用此法,每日三、四次。一曰用小鐘取藥,些須洗之,自然安好。若要服藥,即服開明湯。

二聖散

白聖(五分,飛過用,即白飛礬) 綠聖(六分,生用,即生綠膽礬)

先將二味研為細末,復用十二圓黑麵將軍,將大碗一個,用水二飯碗,下將軍於碗中,放在飯面上,蒸數十滾,即下二聖於碗內,將黑將軍取出不用。閉目,一手洗眼外胞,每日三、四次為妙。其蒸黑將軍,必以味盡為度。

凡翳有新舊,久翳人不能取效,來叩我醫,必先用十將軍沖翳之法,內服揭障丹,外點開疆掃霧丹。勿論男女新舊諸般等眼,無不應驗神效。

掃霧丹

兔腦爐甘石(一兩,要上等雪白輕者方佳) 火精石(一兩)

捶為細末,以水合之如泥,作一餅。如無火精石,用混元球煅之,或用煅元靈丹藥汁淬之。

將甘石打入作小塊,包入精石內,外再用黃泥包之,待干,入百眼爐內煅之,紅透取出,待冷聽用。去泥,取甘石人乳缽內,擂極細,用水飛過三、五次,有微粗再飛過,以不刺牙為妙,曬乾為丹頭。

丹頭(一錢) 冰片(必上好四六者,二分五釐) 真麝香(一分五釐) 熊膽(三分五釐) 蕤仁(三分,去油盡)

與丹頭共擂萬遍,以瓷罐貯之,日點三次。凡一切翳膜障等眼,內服揭障丹,外服沖翳散,再用開疆掃霧丹點之七、八十次,極重者半月,有驗矣。

制蕤仁之法

鋪內多將郁李仁代之,不效矣。蕤仁形扁,打開去殼,淨挪去內衣,如內衣殼不能去,將口中含去,淨仁二、三錢,用粗紙包,去油淨,試紙上無一些油痕,用之乃效。

凡醫諸眼之訣,必用授受口訣,醫之乃效。如十將軍沖翳揭膜之法,視碗內翳膜,或如豆腐油,或如豆粉,竹膜牽絲,結核血核。沖熏無有翳膜下於碗內,則肝肺上障已盡,止眼中紅絲牽纏白珠,吃上黑珠,可將揭翳斷絲之法,用蓋世萬捶膏,即賽寶丹,每早點之。凡點眼時,皆用飲食後,方許早點。或十分重者,三、五年老翳厚膜,俱寅時點起。重者,自寅至午點十一遍;中者,自寅至午點九次;輕者,寅時至午點七次;再輕者,自寅至午點五次。

點左歇右,點單不點雙,過午不點。

問:點眼如何不過午?

答曰:子時者,一陽初生,乾卦管六個時辰;午時者,一陰初生,坤卦管六個時辰。故人身合天地,陽生五臟六腑之氣皆運於上。頭乃諸陽之首,故午前用藥則有效矣。此等不可與庸醫俗子言之。

近午當瞑目養睛,則眼中瞳人不受其傷。如少年之人,欲火難禁,必別室獨宿,方為保養。

用賽寶丹點七日,服大決明散七日。重者點七日,滿七十七遍;中者點七日,滿六十三遍;輕者點七日;滿四十九遍;再輕者點七日,滿三十五遍。是法不可增也,亦不可減也,如法點完。二七內不點,只服揭障丹,不可少。

如重者要服決明散,一切肝肺二經有未盡火,必當再服。

若仍生紅絲翳膜,速將十將軍沖翳散熏之,仍要揭盡內障,此謂永無後患。點之一月,可以全愈,不必慮其後患矣。

如此一七服大決明散七劑,點賽寶丹七日;二七不點,服決明散、揭障丹相兼七日;三七服決明散,點賽寶丹七日。翳障罄盡揭落,兩目重明如故。三七後因事復患者,清心寡慾,飲食調勻,口不雜味,仍似前早點,白日服決明散,夜晚服揭障丹二、三錢。其翳盡數落下,方見神聖工巧之妙。

大決明散

石決明(一錢半,火煅如粉) 荊芥穗(八分) 青葙子(八分,酒炒研) 木賊(八分) 羌活(八分) 麥冬(一錢半,去心) 梔仁(炒八分) 白芍(六分,酒炒) 大黃(三分,酒微炒)

遠重者,加雌雄石末一分,水煎八分,食後服。將諸藥煎衝倒在碗內,澄清去渣,外加雌雄石末攪勻服之。雄石體重沉碗底,將藥吃完,以舌尖舐雄石末於口內,白水送下。雌雄石即磁石吸針者,用醋煅七次,水飛過用之。

點眼,頭一七服七劑;二七不點,服七劑;三七點藥,服七劑。症極重者服百劑;半重五、六十劑;輕者三、四十劑。此方總理七十二症,有神效之功。

賽寶丹

爐甘石(一兩,照前用火精石制) 蕤仁(一兩,淨仁照前制) 琥珀(用新布包捶碎研細末) 小珍珠(光明者用豆腐煮過,溫水洗三四次,布包捶碎,研細末) 瑪瑙(重煅) 珊瑚(稍重煅) 車磲(輕煅) 石蟹(又輕煅,熱水研) 雌雄石(入醋內煅七次) 以上各五錢金銀箔各二百張

共制過,細研水飛,以不刺牙為度,方合作一處,擂十萬下,將藥包緊,勿令泄氣。

調合賽寶丹法

荊芥 真薄荷 草決明 防風 羌活 白菊花 木賊 千里光 蕤仁(去油,各五錢)

上九味細銼,如水三大碗,浸二、三日,用水煎十餘滾,傾出,出渣澄清,熬膏。須留一鍾,加乳汁一鍾,同熬至一鍾,調賽寶丹諸藥,要捶萬下。如干,又將膏潤之。潤之復捶,捶之復潤,務令膏盡捶於藥中,名為萬捶膏。又捶打成大條為賽寶丹。慎之慎之!不可輕泄。點落眼中,翳膜紅絲開盡,其瞳人方得睹光。

久遭霾蔽,尚還不得補回陽精,陽氣不足,如人受病才安,氣血未得充足,最要保重,閉養神氣,老健再服補腦還精丸養之。

補腦還精丸

雌雄石(三錢,照前制) 木賊(去節童便浸一宿焙) 茺蔚子(炒) 小羌活 荊芥穗(去梗炒) 蛇蛻(酒洗炙干) 白菊花 菟絲子(酒浸一宿炒) 石決明(半煅半生) 防風(去蘆) 杏仁(去皮尖又去油) 以上各五錢 小川芎 懷地(酒拌炙干) 蒼朮(米泔浸三日夜炒干) 白蒺藜(炒去刺) 蟬蛻(去頭足翅洗淨,各一兩) 枸杞(五錢)

共為末,煉蜜為丸,如彈子大。每日服三丸,早飯後薄荷湯研下,或好茶下。服至百丸,其目比前更光,亦且以杜後患。

蕭云峰老師教我用心。凡眼兩角紅者,心火熾然。癢者,屬風。淚者,肝之液也。有淚者,肝經受風有火。凡上下包皮痛腫,脾虛受濕,脾主肌肉故也。白屬肺,肺為金,西方之氣,故主白。凡白有筋者肺有火,有翳膜者肺受風。黑屬腎,腎主水,北方故主黑。無光不能敵陽者,腎虛也。

外治爛弦迎風有淚方

爐甘石(五分,童便一碗煮過) 杏仁(十四個,去皮尖,水內浸三日,去油) 歸尾(酒洗,一錢五分) 膽礬(二分)

共四味,用新白布做一小袋,盛藥扎口,入瓷罐內,加清水半盅浸,外用濕腐皮封罐口,入小鍋內,加水,連罐煮一炷香取出,入地內陰三日,用時將無名指蘸搽眼皮上,數次即愈,渣連水存之。

卷之二

注孫真人眼科秘訣後

按真人《總理眼科秘訣》一書,專治少年中年時發時歇紅絲雲翳遮蔽瞳人等症。至於時症,只服沖和湯、開明湯二方愈矣。

若年久生云紅絲翳者,開手先用:

羌活勝風湯

白朮(五分,土炒) 枳殼(麩炒) 川芎 防風 白芷 羌活 桔梗 前胡 獨活 荊芥 薄荷(各四分) 柴胡(七分) 黃芩(酒炒,五分) 炙甘草(三分)

清水二鍾,煎一鍾,早飯後大熱服。渣即煎服。

凡紅絲自上眼皮而出,倍加柴胡,加黃連(酒炒)五分;自下眼皮而出,加木通五分,五味子二分。自大眼眥而出,加蔓荊子(炒打碎、)蒼朮各五分;自小眼眥而出,加藁本、龍膽草各五分,人參三分。

內服此藥,外點開疆掃霧丹。

點法:臨臥用骨簪蘸涼水,拈藥小米許,點大眼角內,藥力盡再點。輕者點三次,重者點五、六次,俱三更前點完。明早,點落翳膜黏住眼皮,用骨簪蘸溫水撥淨,避風。

點時宜靜,病者並旁人不許說話,恐真氣散而藥力不行也。

勝風湯服至十數劑,眼中雲膜虛浮者點去,堅固者點不下來,接服大決明散,仍點掃霧丹。點幾日,歇幾日,不宜常點,看光景點歇。服決明散後,老翳厚膜貼在眼珠上不退,即服揭障丹。揭障丹服五、七日,口中有痰涎,咽喉不清利,吐去唾沫一、二尺不斷,聞口內氣腥穢燻人,是肝肺上障開矣,即用十大將軍吹沖法。吹沖三、五日,眼內紅絲翳膜虛浮,吹沖十日後,紅絲翳膜與眼珠離開,以簪撥紅絲雲翳活動,即用賽寶丹點。點法如《秘訣》,點七日歇七日云云。

大約雲翳薄者,掃霧丹可以點去,厚者非賽寶丹不能去,或宜點掃霧丹,或宜點賽寶丹,在臨時看眼之變動何如耳。釋熏法則在口授,秋冬在屋內。早飯後,服揭障丹一次,午飯後服一次,日夕用吹法:

用杌子一個,置天井無風處,朝日,將吹藥煎滾,倒大碗內,放杌子上;卻令病者坐小板凳,在杌子東邊向西,頭上蒙綿被一床,將頭與身上半截並杌子,藥套在內,不令藥氣出;口含葦子筒一個,如筆管長,上頭含口內,下頭入碗藥水內,口內用力吹藥,令藥氣起,攻衝頭目,出汗,毛孔開而風火出;吹半炷香,覺口內涎黏稠糊如黑脂油,由口中入筒,碗內流出之物,如《秘訣》所載豆腐油等云云。

其肝肺虛浮者,自然流出,堅實成塊,必咳嗽頓吐方出。此時若氣力不足,獨參湯吃三、四口,再吹,藥水冷即止。病者仍蒙綿單睡,汗解方出。藥再煎滾,又吹一次,一日二次,吹完,吃大米粥或以養之。

口含葦筒法

上頭含在下牙外,緊接舌尖,下頭入藥水內二、三指,不可遽然深了。周圍淺吹一、二十口,再深吹四、五口,使藥氣上行。喘氣只開上唇,管子不離下唇,緩急淺深得法,病者吹五、六次即知,蓋不可以言傳也。

辨點眼法

《秘訣》云,自寅至午,點數遍云云,極明。因治少年公子,不如法守靜,從權臥後點之,遍數如《秘訣》所云,俱三更前點完,明早退的翳極多。《秘訣》云,過午不點,今竟臥後點之,治好多人。《秘訣》云,三七二十一日雲翳全退,今竟數月方退淨吹淨。內障服補腦還睛丸,覺有力量,仍且點且歇。

如退的光明,神光不外射,又服滋腎明目丸。

《秘訣》至還睛丸盡矣,滋腎明目丸乃覆萬王先生收功方。早服滋腎明目丸,早飯後服補腦還睛丸,二方兼服完,再服地黃明目等藥,無不效驗。

大約內障不除,服地黃明目等藥,反助火邪上升,雲翳日增,補之不可也。

服寒涼清火之劑,又傷脾胃氣血,泄之不可也。

所以然者,肝、肺二經,腎經之道路也,道路有內障阻塞,補益之藥從何進去?今吹去肝、肺上障膜,腎經道路孔竅已開,任何補藥,俱由肝肺而入於腎經,補足腎水,是以雙目光明如童也。眼科隱竅正在乎此。

滋腎明目丸

白菊花(三兩) 川芎(五錢) 白朮土炒(八錢) 草決明(炒,五錢) 人參(三錢) 陳皮(四錢) 梔仁(炒,八錢) 肉蓯蓉(酒洗去鱗甲,八錢) 黃柏(鹽水炒,一兩) 知母(鹽水炒,一兩) 木賊(去節,一兩) 茺蔚子(炒,五錢) 枸杞(酒洗炙干,三兩)

蜜丸桐子大,每一錢只丸十丸,曬乾,空心淡鹽湯下三錢。

《秘訣》沖吹法,原是治少年、中年氣血壯盛者。至於虛弱老年,不敢輕用;就是少年、中年不健壯者,先補後用此法。

氣血虛者,補其氣血;脾胃弱者,養其脾胃;真陰虧者,滋其腎水。築基之法,斷不可少。若吹沖一半,雲翳退盡,稍虛弱者,不必再吹。如虛弱人,把內障勉強去淨,恐傷腎經,有青盲之患,慎之慎之!

外障四十九種,有不宜吹者開後

傷寒後病目,不用吹法。元氣未復,虛也。

婦人生育後病目,不用吹法。出血過多,虛也。

痘疹後病目,不用吹法。正氣不足,虛也。

勞病人病目,不用吹法。陰陽虧損,虛也。

咳嗽人病目,不用吹法,肺經虛也。

夢遺或自遺精者病目,不用吹法。腎水虧損,虛也。

腰疼腿痛病目,不用吹法,下元虛也。

中年以後,不敢輕用吹法,陰氣漸衰也。萬不得已,少吹幾次,雲翳活動,好點就罷。

不戒色欲者,不用吹法。恐傷腎經,虛也。

內障二十三候,有不宜吹者開後

瞳人散大,不用吹法,腎、膽虛也。

枯黃繞睛,不用吹法,肝血虛也。

視物昏花,睹一為二,不用吹法,腎、肝虛也。

瞳人黑色,短視,不用吹法,腎水虛也。

瞳人焦小,不用吹法。腎竭肝枯,肝汁熱,虛也。

怒氣傷肝,散而不聚,不用吹法,陽虛也。

陰弱不能配陽,不用吹法,陰虛也。

吹沖半途,頭眩,眼皮不睜,身少精神,服後方。如退淨翳膜,減去細辛、蔓荊子。

黃耆(八分) 當歸(五分) 升麻(三分) 炙甘草(五分) 白朮(八分) 柴胡(三分) 細辛(分半) 川芎(四分) 蔓荊子(炒打,五分) 陳皮(四分) 人參(四五分或三分) 枳實(五分) 黃柏(六分,鹽水炒)

姜三片,棗二枚,水二鍾,煎八分,日夕溫服,渣臥服。早服左歸丸二錢,空心滾白水送下。

左歸丸方

大熟地(八兩) 山藥(四兩) 山萸肉(四兩) 龜膠(切碎,炒珠,四兩) 枸杞子(三兩) 菟絲子(三兩) 鹿角膠(三兩,打碎炒珠) 川牛膝(酒炒蒸熟,四兩) 先將熟地杵膏,加群藥和搗,煉蜜丸桐子大。每食前白滾水下百丸。

論退翳之法

翳者,乃血氣津液凝而不行,結聚而成雲翳。然必要明經絡,庶能應手,照羌活勝風湯引經加減用之。

雲翳根在肝、肺上,先發散頭目者,何也?大凡眼中雲翳,由肝、肺而上升於目。庸醫多用寒涼清火之藥,將經絡凝結,氣血不得升降。非發散之劑,雲翳不能開。是以下手先用發散之藥,使經絡通利,云膜浮虛,以便於點。若遽用吹法,吹的虛了,云膜反不能退。

次用大決明散者,何也?白珠赤絲,根生於肺;黑睛翳膜,根生於肝。必用決明散,把肝肺上火結的障膜滋潤虛浮,與肝、肺離開,好行揭障吹沖之法。

決明散後即服揭障丹者,何也?肝、肺上翳膜,將通明之孔竅閉塞,光明不得上升於目,是以漸昏漸暗,蔽錮失明。所以然者,肝、肺二經,腎經之道路也;道路阻滯,靈明由何處發出?須服揭障丹,把肝、肺上障膜阻塞通明之孔竅者揭下來,不綿纏黏泥於上,好用吹沖法。

內服揭障丹,外用十大將軍沖翳散者,何也?肝、肺上障,雖則揭下來,若不用吹法吹出,藥力盡時,遇煎炒炙煿、七情六慾,障膜又長在肝、肺上,合而為一。邪火日盛,云膜日增,服藥的時節好了,不用藥的時節又犯了,這是病根未除,速用沖翳散,將揭下來的內障自口內吐出,肝、肺上無有障膜扯著眼中紅絲,雲翳自然退的淨了。可見五臟六腑之清氣升,目光明;濁氣升,目昏暗。海內名人,眼藥退雲翳者多,但能退濁氣,不能升清氣,以肝、肺本源不清淨耳!

雲翳既自肝、肺而生於眼目,是鉤割不得的。人能割眼中之翳,豈能割肝、肺之翳乎?既不能割肝、肺之翳,豈能保眼中之翳割而不復生乎?鉤割之非,於此可悟。

點退翳膜,雙目光明。或微帶翳膜,不能除淨,雙目昏暗。末用補腦還睛丸者,何也?人之五臟六腑、十二經絡、三百六十脈絡,其精氣上貫於腦,下聯臟腑,上下往來,以通血脈,滋養於目。是腦為聚精華之源,吹沖後腦中空虛,當用補腦還睛丸也。

大凡內、外障翳之生也,由心火克於肺金,肺金克於肝木,木受金克,肝氣上衝,腦汁下墜,由目系而入。浸淫於外,隨人感之輕重,變作外障四十九候;浸淫於內,入於金井,隨人感之輕重,變作內障二十三樣。用真人一段工夫,五臟淨潔,氣血流通,生生自然之理,為生生自然之用,毫不阻礙,病何自而生?此釜底抽薪之法也。自開功以至收功,層次極多,功夫極久,須要謹忌色欲,少言語,節飲食,止勞碌,慎起居,避風寒,閉目靜養,迴避人事,才可撥暗重明。若悠憂怠忽,功夫作輟,有始無終,不能痊愈,慎之!囑之尤須忌菸、酒、腥葷、蔥蒜、煎炒、動火等物。

脈理秘訣,當照《審視瑤函》中脈看,《瑤函》與《秘訣》,相為表裡也。眼症根生於肝、肺二經,極重者非《秘訣》不可;若症之輕者,《瑤函》中方極妙。不是個個俱用吹法。欲精《秘訣》,先習《瑤函》,此由淺入深之理。其中五輪八廓、十二經絡、相生相剋道理,或虛或實景象,外障、內障門類,詳細俱備,可為後學階級,如所載氣為怒傷散而不聚之病,陰弱不能配陽之病,陽衰不能抗陰之病,氣血不分混而遂結之病,血為邪盛凝而不行之病,傷寒愈後之病,為物所傷之病,斑疹餘毒之病,深疳為害之病,內急外弛等症,俱是吹沖不得的。如瞳人散大、瞳人焦小、瞳人下陷、瞳人倒側、瞳人青盲、瞳人血貫等症,更是吹沖不得的。《瑤函》書,斷斷不可不看。若執定《秘訣》,一概治之,未有補救於人之處,即有陷害於人之處。業斯道者,須要小心參悟。如認症不真,誤投藥餌,損人雙目,獲罪冥冥,禍延子孫,可不慎與!

夫人氣血壯盛而目光明,氣血虛弱而目昏暗。年過四十,陰氣漸衰,理當養陰血以助光明。光明者腎水也,腎水即氣血之精粹者,上升於目而為明也。不是氣血之外又有腎水。只養精血為主,精血必借胃氣生,胃乃五臟六腑之源,開發神光之本,宜先調胃氣。

杞實粥方

芡實(七錢,選淨硬皮,滾水淘泡四、五次,又極滾水泡透聽用) 枸杞子(三錢,選肥大赤色者,止用水淘一次,滾水泡透聽用) 粳米(晚熟者大半茶鍾,滾水淘洗四、五次聽用)

三味,今日如法制完,明日五更用砂鍋一口,先將水燒滾,下芡實煮四、五沸;次下枸杞子煮三、四沸;又下大米,共煮至濃爛香甜。空腹食之,以養胃氣。四十日皮膚潤澤,一百日步履壯健,一年筋骨牢固,常服耳聰目明,延年益壽,久久雙目返童,八、九十夜讀細書。煮粥的水多加,勿添冷水。為細末,滾水服亦可。

豬肝脯

肝乃童神之本,腎乃精光之源,補肝即所以補腎,腎家通明之孔竅開於肝也。

豶豬肝(一具,割去苦膽,連血存之,不用水洗,竹刀割淨白筋膜,切成柳葉薄片聽用) 南穀精草(二兩,以手斷碎,不見鐵,黃酒淘去泥土,又黃酒泡透聽用) 枸杞子(七錢,黃酒泡透聽用) 甘菊花(一兩,去梗、蒂、葉,塵土淨,黃酒泡透聽用) 玄參(五錢,不見鐵器,黃酒泡透聽用) 真秋石(二錢,為細末聽用)

除秋石外,將上五味合一處調勻,分作五分,肝亦分五分;用黑薄皮瓷罐子一個,底加一層藥,藥上排一層肝,肝上撒秋石,又藥一層肝一層,肝上仍加秋石末,如此三、四層,上用藥蓋肝,加酒一碗泡肝;用白淨布一塊水濕,布內夾紙五、六層,封固罐口,麻線扎住,入鍋內重湯煮一日,鍋內水耗,時時加熱水,其水不宜入罐內;候肝香氣外聞,取開,當肝內無嫩血色,住火,俟火氣盡取出,即吃十數片,細嚼慢嚥。待冷,取出肝來,去藥,將藥收之,還煮一具肝,其肝瓷碗盛著。一日吃五、七次,每次溫熱吃十數多片,不可太多。五、六、七旬以外,加人乳一碗,參湯一茶鍾,酒二茶鍾,當歸湯二鍾,十一月、十二月、正月、二月可用。

時行赤眼,風熱暴發,腫脹不開,流淚疼痛等病,此偶感害眼,或氣血壯盛,痰火上升在頭目,肝肺無根,宜以後方熏之。

熏法

細茶二、三兩,入大砂鍋內,加水五、七碗,蓋鍋口嚴,滾五、六沸,取開,趁熱氣上升,熏頭目。頭上以布單蓋著,頭並藥鍋身子俱罩在布單內;藥氣太熱,頭抬高些,稍溫頭低著些。其眼淚、鼻涕、口內痰涎,俱流於鍋內,以水冷並咽喉涼為度。熏完,仍矇頭睡,不可見風。熱毒拔出,頭目輕鬆,立刻全愈。重者,再熏一、二次。往往進大場,或走路遇害惡眼,用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