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經效產寶

經效產寶

作者
昝殷
朝代
年份
公元850年

卷上

妊娠安胎方論第一〔凡十一道〕

療妊娠三四個月,腹痛,時時下血。 續斷〔八分〕、艾葉〔六分炒〕、當歸〔六分〕、竹茹〔四分〕、乾地黃〔六分〕、 阿膠〔四分炙〕、雞蘇〔四分〕,右以水一升,煎取六合,去滓,空心再服, 隔日更服。 治妊娠六七個月,忽胎動下血,腸痛不可忍。 芎藭〔八分〕、桑寄生〔四分〕、當歸〔十二分〕,右以水一升,煎取八合, 下清酒半升,同煎取九合,分作三服,如人行五六里, 再溫服。治妊娠下血,時時漏血,血盡子死。 生地黃汁〔三合〕、清酒〔三合〕, 右相和,煎三四沸,空腹分溫,溫服。 治妊娠心頭煩懣,兩脅脹,不下食。 檳榔〔三個〕、人參〔四分〕、柴胡〔五分〕、枳殼〔四分炙〕、肉豆蔻〔二分〕、 生薑〔二分〕、桑寄生〔四分〕,右以水二升,煎取六合,分溫三服。 治妊娠身傷寒,頭痛壯熱,肢節煩痛。 前胡〔六分〕、石膏〔十二分〕、大青〔四分〕、子苓〔五分〕、知母〔四分〕、 山梔〔四分〕、蔥白〔七莖〕、甜竹茹〔三分〕,右以水二升,煎取八合, 食後分溫三服。 治妊娠胎動腰痛,及下血,安胎。當歸〔四分〕、芎藭〔四分〕、蔥白〔二七莖〕、 艾葉〔二分〕、茅根〔六分〕、鹿角膠〔六分炙為末〕,右以水二升,煎取八合, 空心熱喫三服。 治妊娠損動,安胎。 鯉魚〔一斤〕、粳米〔一升〕,右作矔食之佳。 治妊娠嘔吐不食,兼吐痰水。 生蘆根〔十分〕、橘皮〔四分〕、生薑〔六分〕、檳榔〔二分〕,右以水二升, 煎取七合,空腹熱服。治妊娠脅滿腹脹,心胸煩,見即吐,漸加羸瘦。 赤茯苓〔四分〕、前胡〔四分〕、小半夏〔四分湯洗〕、生薑〔三分〕、白朮〔一分〕 、大腹子〔五個〕、麥門冬〔六分去心〕、檳榔〔五枚〕、紫蘇〔四分〕,右水二升, 煎取八合,空心分溫三服。 治妊娠常苦煩悶,此是子煩,宜服此方。 茯苓〔八分〕、防風〔六分〕、知母〔六分〕、竹瀝〔三合溫用〕、生門冬〔十二分〕 ,右水二升,煎取七合,下竹瀝後作兩服。 治妊娠胎動不安,煩悶。 當歸〔四分〕、芎藭〔三分〕、阿膠〔二分炙臨時入〕、蔥白〔十四莖〕、豉〔八合〕 、桑寄生〔四分〕,右水二升,煎取八合,下阿膠,空腹分兩服。

妊娠食諸物忌方論第二〔凡五道〕

食雞肉與糯米共食,令子生白蟲。 食鯉魚柔雞子,令子多疳。 食羊肝,令子多厄。 食鴨子,令子倒生。 食兔肉犬肉,令子缺脣無音聲。

益氣滑胎令易產方論第三〔凡一道〕

潤胎益氣,令子易生,訶子丸。 檳榔〔八分〕、芎藭〔二分〕、吳茱萸〔三分〕、訶子皮〔三分蒸〕,右為細末, 煉蜜為丸,如綠豆大,空心酒下十九丸,自七八個月,服至分解。

妊娠惡阻吐不食方論第四〔凡四道〕

論曰:夫阻病之候,心中潰潰,頭旋眼眩,四肢沉重懈怠,惡聞食氣,好喫酸鹹果實。 多臥少起,三月四月多嘔逆,肢節不得自舉者,以此治之。 人參〔八分〕、厚朴〔六分炙〕、茯苓〔十三分〕、葛根〔八分〕、白朮〔十二分〕、 橘皮〔六分〕、生薑〔十一分切〕,右水七升,煮二合,分溫三服,忌桃李醋等物。 治妊娠三四月,嘔吐惡聞食氣。 橘皮、青竹茹、生薑、茯苓、白朮〔各二兩〕,右水六升,煎二升,分溫三服, 忌同前。 治妊娠薤病,心中潰悶,見食嘔吐,憎聞食氣,肢節煩疼,身體沉重, 多臥嗜睡黃瘦方。 人參〔八分〕、橘皮〔八分〕、茯苓〔十二分〕、生薑〔十二分〕、甘草〔十二分〕、 大棗〔十二枚〕、生麥門冬子〔十二分去心〕,右水五升,煎取二升,分溫三服, 忌菘菜醋等。凡妊娠惡食者,以所思食,任意食之,必愈。

胎動不安方論第五〔凡十八道〕

論曰:安胎有二法,因母病以動胎,但療母疾,其胎自安,又緣胎有不堅, 故致動以病母,但療胎則母瘥,其理甚效,不可違也,胎不動,不知子死生者, 但看母脣口青者,兒死母活,口中青沫出者,子母俱死,口舌赤青沫者,母死子活也。 療胎數落而不結實,或冷或熱。 甘草〔三兩〕、黃耆、人參、白朮、芎藭、乾地黃、吳茱萸〔各二兩〕,右為末, 空腹酒調二錢,忌菘菜醋等物。 治胎動不安。 好銀〔煮取水〕。 右著蔥白,作羹食之佳。 治胎動下血,心腹絞痛,兒在腹死活未分,服此藥死即下,活即安,極妙。 當歸〔三兩〕、芎藭〔六兩〕,右水四升,酒三升,煮取三升,為三服。 治妊娠三二月,及七八月,胎動不安,或腰肚痛,有血下。 芎藭、當歸各四兩、艾葉〔二兩〕、甘草〔一兩〕、阿膠〔二兩炙〕,右水五升, 煮取二升,分溫三服〔古方無艾葉〕。 治妊娠搶心,下血不止,腰腹痛不可忍。 上銀〔一斤水一斗煎取七升〕、芎藭〔四兩〕、當歸〔四兩〕、阿膠〔三兩〕、 生地黃〔五兩〕,右以前銀水煮取二升,分三服。 治妊娠無故胎動不安,腹內絞痛。 蔥白〔切一升〕、阿膠〔三兩炙〕、當歸〔四兩〕、川芎〔四兩〕、桑寄生, 右取銀水七升,煮藥取二升半,分三服。 治妊娠五六月,胎猶不安,不常處。 白朮〔三兩〕、厚朴〔二兩〕、旋覆花〔一兩〕、黃芩〔二兩〕、茯苓〔三兩〕、 生薑〔二兩〕、枳殼〔二兩〕、芍藥〔二兩炙令黃色〕,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 食後分溫五服。 治胎動不安。 熟艾〔二兩〕、蔥白〔切一升〕、阿膠〔二兩炙〕,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 分溫兩服。 又方 芎藭〔二兩〕、蔥白〔切一升〕,右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分溫三服。 治妊娠冷熱,腹內不調,致胎不安。 當歸〔三兩〕、乾薑〔三兩〕、芎藭〔四兩〕、艾葉〔二兩〕,右水四升,煎取二升, 分為四服。治妊娠經八九個月,或胎動不安,因用力勞乏,心腹痛,面目青,冷汗出, 氣息欲絕,由勞動驚胎之所致。 釣藤〔二兩〕、伏神〔二兩〕、人參〔二兩〕、當歸〔二兩〕、桔梗〔三兩〕、 寄生〔一兩〕,右水五升,煎取二升,分為三服,忌豬肉菘菜,若煩熱加石膏五兩, 臨月加桂心二兩。 治妊娠因夫所動困絕。 右取竹瀝,飲一升,立愈。 療妊娠被驚惱,胎向下不安,小腹痛連腰,下血。 當歸、芎藭各八分、阿膠〔六分炙〕、人參〔六分〕、艾葉〔四分〕、大棗〔十二枚〕 、茯苓〔十分〕,右水四升,煮取二升,分為三服。 治墮胎忽倒地,舉動擎促損腹中不安,及子死腹中不出。 芎藭〔一兩〕 右為末,服寸匕,須臾三服,立出。 治胎動衝心,煩悶欲死,安胎止痛。 甘草〔炙〕、當歸、芎藭、人參、阿膠〔各二兩〕、蔥白〔切一升〕,右以水七升, 煎取二升,分為三服。 療妊娠忽黃汁下如膠,或如小豆汁。 粳米〔五升〕、黃耆〔五兩〕,右以水七升,煎取二升,分為四服。 治妊娠胎動欲落,肚痛不可忍。 上銀〔一斤〕、茅根〔去黑皮切二升〕,右以水九七升,煮銀取二升,入清酒一升, 同煎茅根取一二升,分為三服,立安。 療妊娠腹內冷痛,忽胎動。 薤白〔切一升〕、當歸〔四兩〕,右以水五升,煎取二升,作三服。

妊娠漏胞下血方論第六〔凡五道〕

療漏胎下血不止,胞乾即死,宜急治之。 生乾地黃〔為細末〕,右酒服方寸匕,日三服,夜一服,即愈。 治妊娠下血不止,及腹內冷者。 生地黃、乾薑,右兩味等分,同煎服。 治妊娠無故,卒下血不絕。 阿膠〔三兩炙〕,右清酒一升半,煎取一升,頓服。 又方 生地黃〔八兩〕,右擣碎,以酒浸,絞去滓,分兩服,以止為度。 療妊娠下血如月信來,若胞乾則損子傷母。 乾地黃〔五兩〕、乾薑〔五兩〕,右以水六升,煎取二升,下蜜少許,更煎兩沸, 分二服。

妊娠心腹腰痛方論第七〔凡十一道〕

治妊娠二三月,腹痛腰痛。 當歸〔三兩〕、阿膠〔炙〕、甘草〔各二兩〕、蔥白〔切一升〕,右水七升, 煮取二升,分三服,忌豬肉菘菜醋等物。 治妊娠三五月已來,忽心腹絞痛。 大棗〔十四枚燒令焦〕,右取小便調服之。 治妊娠心腹痛不可忍。 鹽〔一斤燒令赤〕,右以兩指取一撮,酒調服之。 治妊娠遍身痛,或衝心欲死,不能飲食。 白朮〔五兩〕、黃苓〔二兩〕、芍藥〔四兩炙令黃〕, 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為三服,緣胎有水致痛,兼易產。 治妊娠卒心痛,氣欲絕。 芎藭、當歸、茯苓各三兩、厚朴〔三兩炙〕,右水六升,煎取二升,分為兩服, 忌食如前。 治妊娠腰背痛,反覆不得。 鹿角〔一枚長五六寸燒令赤酒中淬之冷又燒之更淬以角碎為度〕,右取酒飲之, 作散服,鹿角亦得。 療妊娠先患冷氣,忽衝心腹,痛如刀刺。 芎藭、人參、茯苓、吳茱萸、桔梗、當歸各三兩、厚朴〔炙〕、芍藥〔炙〕各二兩, 右水九升,煎取三升,分三服,氣下即瘥。 治妊娠患腹痛,并胎動不安。 蔥白〔切一升〕、人參、厚朴〔炙〕、阿膠〔炙〕、芎藭各二兩、當歸〔三兩〕, 右水七升,煎取三升,分作三服。 治妊娠疼痛不可忍,或連胯痛。先服此散。 杜仲〔四兩〕、五加皮、阿膠〔炙〕、狗脊、防風、川芎、細辛、芍藥各三兩、萆薢 〔三兩〕、杏仁〔八十枚去尖〕,右水九升,煮取二升,去滓,下膠,作三服。 治妊娠三兩月,腰痛不可忍者。先服前散後服此丸 續斷、杜仲各十分、芎藭〔三兩〕、獨活〔三兩〕、狗脊、五加皮、萆薢、芍藥、 薯藥、訶子已上各八兩,右為末,蜜和為丸,梧桐大,空心,酒下四十九丸,日再服。 治觸動胎,以致腰痛背痛。 杜仲、五加皮、當歸、芍藥〔炙〕、芎藭、人參、萆薢各三兩,右以水七升, 煎取二升半,分溫三服。

妊娠傷寒熱病防損胎方論第八〔凡五道〕

論曰:非即之氣,傷折産婦,熱毒之氣,侵損胞胎,遂有墮胎漏血,俱害子母之命。 治妊娠傷寒,骨節疼痛,壯熱,不急治,則胎落。 蔥白〔切一升〕、前胡、葛根、石膏各十分、青黛六分、升麻〔八分〕、梔子仁 〔十二分〕,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治妊娠頭痛壯熱,嘔吐不下食,心煩熱。 青竹茹、葛根、知母各三兩、蘆根〔一升〕、生麥門冬〔四兩去心〕,右水七升, 煎取三升,分三服。 治妊娠時氣頭痛,腰背強,壯熱。 升麻、黛青、前胡、黃芩、山梔各二兩、葛根〔三兩〕、石膏〔八分〕, 右水五升,煎取三升半,分為三服。 治妊娠六七月,傷寒熱入腹,大小便秘結不通,蒸熱。 前胡〔十分〕、大黃、石膏各二十分、梔子仁〔十枚〕、知母、黃芩、伏苓、生薑 〔各八分〕,右水八升,煎取二升半,後下大黃,更煎三五沸,分作三服。 治妊娠傷寒,苦熱不止,身上斑出,忽赤忽黑,小便如赤血,氣欲絕,胎欲落。 梔子仁、升麻〔各四兩〕、黛青〔二兩〕、石膏〔八兩碎〕、蔥白〔切一升〕、 生地黃〔二十分〕、黃芩〔三兩〕,右水九升,煎取三升,作三服,忌熱物。

妊娠患淋小便不利方論第九〔凡二道〕

治妊娠患淋,小便澀不利,小腹水道熱痛。 冬葵子〔一升〕、芍藥〔二兩炙〕、黃芩、茯苓、車錢子〔各三兩〕,右以水七升, 煎取二升,分溫三服。

妊娠下痢黃水赤白方論第十〔凡七道〕

論曰:妊娠下痢,皆因誤食生冷肥膩,冷即色白,熱即黃赤,氣不和,赤白相兼, 攪刺疼痛,脾胃不調之所致也。 治妊娠患痢膿血,狀如魚髓,小腹絞痛難忍。 薤白〔切一升〕、地榆、醋榴皮、黃連各三兩、阿膠〔二兩炙〕,右水七升, 煎取二升半,分三服,忌生冷肥膩。 治妊娠痢白膿,腹內冷。 乾薑〔四兩〕、赤石脂〔六兩〕、粳米〔一升炒令黃色〕,右水七升,煎取二升, 分三服,忌如前。 療妊娠腹痛,下痢不止。 黃連、石榴皮、當歸〔各三兩〕、阿膠〔二兩炙〕、艾〔一兩半〕, 右水六升,煎至二升,分為三服,忌如前。 療妊娠下痢,腹內痛,膿血不止。 黃連〔八分〕、厚朴〔炙〕、阿膠〔炙〕、當歸〔各六分〕、艾葉、黃柏〔各四分〕、 乾薑〔五分〕,右為末,空心,米飲調下一匙,日進三服。 療妊娠膝下刺痛,大便白,晝夜三五十行。 根黃〔厚者塗蜜炙令焦〕、大蒜〔炮令爛熟〕,右大蒜去皮,研如膏,和根黃末為丸, 如梧桐子大,空心粥飲下三十丸,日進三服妙。 療娠痢,黃水不絕。 厚朴〔三兩炙〕、黃連〔二兩〕、豆蔻〔五枚連皮〕, 右水二升,煮取一升,頻服,忌如前。 治妊娠忽被驚奔走,墮胎,下血不止兼痛。 乾地黃〔四兩〕、當歸、艾葉各二兩、阿膠〔炙〕、芎藭各三兩,右水七升, 煮取二升半,分作三服,痛加杜仲、五加皮各三兩。

治妊娠水氣身腫腹脹方論第十一〔凡四道〕

論曰:臟氣本弱,因產重虛,土不剋水,血散入四肢,遂致腹脹,手足面目皆浮腫, 小便秘澀。 治妊娠身腫有水氣,心腹脹滿,小便少。 茯苓〔四兩〕、杏仁〔尖去〕、檳榔〔三兩〕、旋覆花、郁李仁各一兩,右水六升, 煮取二升,分溫溫服,小便通即瘥。 治妊娠四肢皮肉拘急及腫。 桑白皮〔切二升〕、樟桂根〔一兩〕、赤小豆〔二升〕,右水一斗二升,煮二味, 取七升,下小豆,煮令熟,先食豆,候渴即飲其汁, 小便利即瘥。 治妊娠遍身洪腫方。 葶藶子〔十分〕、白朮〔二十分〕、茯苓〔二兩〕、桑白皮〔二兩〕、郁李仁〔八分〕 ,右水六升,煎取二升,作兩服,小便利即瘥。 又方 澤瀉〔三兩〕、葶藶子〔三兩〕、白朮〔六兩〕、枳殼〔炙〕、茯苓〔各六兩〕, 右制度服,食如前。

妊娠千金易產方論第十二〔凡六道〕

論曰:夫婦人特將產至重者,胞衣也,凡胞衣不出者,世謂之息胞,由產時用力過度, 已產而體已疲頓,不能更用氣,經停之間,而外冷氣乘之,則血澀逆否, 故令胞衣不出,則不得斷臍沐浴,冷氣傷兒則成病也。 舊方胞衣不損兒者,依法截臍。而以物繫其帶一頭,所有產時看生人,不用意謹謢, 而率挽胞系斷其胞,上掩心而夭命也,凡欲產時,必先脫常所著衣裳,以籠神驗。 胞衣不出血 竈下土〔一大寸研碎〕, 右用好醋調令相和,內於臍中,續取生乾草湯三四合服。 又方 槐子〔十四枚〕、蒲黃〔一合〕,右酒煎溫服,須臾末效,更進一服。 又方 生地黃汁〔五合〕、生薑汁〔半大合〕,右煎三四沸,頓服之。 又方 槐子〔槐枝切一升最好〕、瞿麥〔八分〕、牛膝〔八分〕、通草〔十二分〕、 白榆〔切一大升〕、冬麥仁〔一大升研〕,右水五升,煎二大升,去滓,下麻仁, 分三服。 小品顏服散,令易產,母疾病,未生一月已前,預服,過三十日,行步不覺兒生。 甘草〔八分〕、粳米〔一合〕、大豆黃〔炒〕、黃芩、乾薑、桂心、吳茱萸、 冬麥仁〔研如泥〕各二分,右為末,空腹煖酒,服方寸匕,忌生冷肥膩。 又易產方 飛生鳥〔一隻燒〕、槐子〔十四枚〕、故箭羽〔十四片燒〕,右為末,蜜為丸, 大覺痛,服三十丸,未產須臾再服之。

治產難諸疾方論第十三〔凡十二道〕

易產方 榆白皮〔十四分〕、通草〔十二分〕、葵子〔三合〕、滑石、瞿麥〔各八分〕, 右水二升,煎取八合,分溫三服。 又方 羚羊角〔一枚燒刮取末〕,右以酒調方寸匕服。 又方 滑石〔八分〕、葵子〔一合〕、榆皮〔十二分〕、牛膝〔六分〕,右水一升八合, 煎取六合,再服。 又方 含醋噀面,悶即噀之。 又方 吞槐子七枚,即下。 又方 吞雞子白兩枚即產。 又方 兩手各把一石燕,立產。 又方 兔皮和毛〔燒灰研〕,右以酒調兩錢匕即產,衣不下,服之即下。 又方 大麻根三莖,右水一升,煎取半升,頓服立產,衣不下,服之即下。 又方 弓弩絃燒灰,右為末,酒調方寸匕,服之即下。 又方 銅弩牙,右燒赤,投於醋三合內,良久頓服,立產。 又方 麝香〔一錢〕,右研水調服之,立產。

難產死生方論第十四〔凡八道〕

療胎死腹中不出,母氣欲絕。 水銀〔二兩〕, 右頓吞之,兒立出。 治產橫倒不出。 右令夫唾口中二七遍,立出。 療產經數日不出,或子死腹。 瞿麥〔六兩〕、通草〔三兩〕、桂心〔三兩〕、榆白皮〔切一升〕,右水九升, 煎取三升,分三服。 又方 瞿麥,右水煮取濃汁,服之佳。 療子死腹中不出。 伏龍珠〔為末三錢〕,右酒調服之,土當兒頂上戴出妙。 又方 朱砂〔一兩〕,右水煎數沸,然後取酒和服之。 又方 水銀〔二兩〕,右水煮二三十沸,服之立產。 滑胎易產。 白蜜、苦酒、豬脂〔各一升〕,右相和,煎三四沸,臨腹痛時,以熱酒調下三四錢匕, 不過五六服即出。

難產令易產方論第十五〔凡七道〕

論曰:夫難產者,內宜用藥,外宜用法,蓋多門救療,以取其安也,療產難坐草數日, 困乏不能生,此為母先有病,經絡俱閉所然。 赤小豆〔二升〕、膠〔三升〕,右水九升,煎令熟,去豆內膠,烊令清服之, 須臾更一服。 又方 右令夫從外含水,吐著產婦口中,即出。 療難產,疑胎在腹已死。 當歸〔四分〕、芎藭〔六分〕,右水六升,煎取二升,分作兩服,便安胎,死即出, 酒煎亦得,神驗。 治難產困乏腹痛,有所見,兒及衣不出。 蒺藜子〔四兩〕、貝母〔四兩〕,右為末,每服一匙,酒調服之,時再服,以出為度, 熟水調下,亦得。 治難產 箭〔一隻燒為末〕,右以水調服之。 又方 鱉甲〔燒為末〕, 右服方寸匕立出,未生更服。 治療落胎腹痛。 芍藥、當歸、牛膝、瞿麥〔各五分〕、桂心、芎藭〔各四分〕, 右以水一升七合,煎取八合,空心溫服。

胎死胞衣不出方論第十六〔凡十八道〕

療妊娠經五六月,胎死腹中,或胞衣不出。 生地黃〔五兩〕、牛膝、朴硝〔各八分〕、桂心、芎藭、大黃各〔六分〕、蒲黃 〔五分〕,右水二升,煎取八合,入蒲黃,空心作二服。 療子死腹中不出。 雄雞糞〔二十一枚〕,右水二升,煎取五合,以米作粥食,胎即出。 治妊娠經六七月,子死腹中不出。 黑豆三合,右醋一升,煎取八合,空心,分溫三服。 治子死腹中,母悶絕。 水銀〔十二分〕,右取井底土,如雞子黃,水研服之。 又方 赤小豆,右生吞七枚出,若是女,即二七枚出。 經效理胎衣不出令爛。 牛膝、瞿麥〔各四兩〕、滑石〔研八分〕、當歸〔二兩〕、通草〔六兩〕、葵子 〔一升〕,右方五升,煎取二升,分三服,溫服。 又方 竈突土三撮,右和煖水服之。 崔氏治胎胞不出。 大豆〔一升〕,右苦酒五升,煮取三升,分為三服。 又方 右吞雞子兩三隻,解髮刺喉中令嘔,若因熱,以水煮螻蛄一枚,三四沸, 瀉口中汁下,即出。 又方 大麥、小麥、小豆,右等分相和,煮取濃汁,飲之出。 又方 赤朱〔一兩〕,右研為粉,以苦酒和服之,即出。 又方 皂莢,右為末,著鼻中兩度,自出。 療胞衣久不出,腹滿即殺人,服此方即爛。 桂心、牛膝、通草各三兩、滑石〔二兩〕、葵子〔一升〕、瞿麥〔四兩〕,右水九升, 煎取三升,分三服,甚效。 又方 瞿麥〔四兩〕、桂心〔三兩〕、通草〔三兩〕、牛膝〔五兩〕、葵子〔一升〕, 右水三升,煎取一升半,分為三服。 又方 真珠〔一兩〕,右研細,苦酒調服之。 又方 洗兒水,右取半碗,服之即出。 治胞衣不出。 牛膝〔八兩〕、葵子〔二升〕,右水七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胞衣半出半不出,或子死腹中,著脊不下,數日不產,血氣上衝。 牛膝〔六兩〕、葵子〔一升〕、榆白皮〔四兩〕、地黃汁〔八合〕,右水九升, 煎取三升,分三服即出。

卷中

產後心驚中風方論第十七〔凡七道〕

論曰:產後心悶氣絕,眼張口噤,通身強直,腰背反偃,狀如癎疾,心忪驚悸, 言語錯亂,皆是宿有風毒,因產心氣虛弱,風因產發成風疰。 防風、當歸、茯苓、漢防己、麻黃〔去節各八分〕、秦艽、人參、芎藭、獨活、 白鮮皮、甘草〔炙〕、白微各六分、石膏〔十二分〕、竹瀝〔二升〕,右水七升, 先煮麻黃掠去沫下諸藥,入竹瀝,煎取二升半,去滓,三服,忌菘菜豬肉生冷。 療產後狂語,志意不定,精神昏亂,心氣虛,風邪所致。 茯苓、乾地黃〔各十二分〕、遠志〔十分〕、白微、龍齒〔各十分〕、甘草〔炙〕、 人參、防風、獨活〔各八分〕,右以銀一大斤,水一斗五升,煎取七升,下諸藥, 煎取三升,分溫三服,忌如前。 療產後心虛,忪悸不定,亂語謬說,精神恍惚不定,當由心虛所致。 人參、甘草〔炙〕、芍藥、當歸、生薑〔各八分〕、遠志、茯苓〔各十分〕、桂心 〔六分〕、門冬〔去心〕、大棗〔各十二分〕,右水八升,煎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 療產後心氣虛損,卒驚強語,或歌哭嗔笑,性氣不定。 上銀〔一斤〕、桂心、甘草〔各六分〕、細辛〔四分〕、人參、生薑、遠志、茯神 〔各八分〕、生地黃〔二十分〕、龍骨〔一分〕、大棗〔一枚〕,右水八升, 煮銀取一升半,入諸藥煎,分三服,溫溫進。 療產後多虛弱羸瘦,苦大汗痢,皆至於死,此重虛故,故患中風謬語,昏悶不知人者。 人參、茯苓、羌活、桂心、大棗、遠志〔各十分〕、竹瀝〔一升半〕,右水六升, 煮取三升,下竹瀝,更煎取二升,分為三服。 療產後身忽痓,口噤面青,手腳強急。 右竹瀝二升,飲之最佳。 產後惡寒壯熱,一夜三五度發惡語,口中瘡生,時時乾嘔,困乏欲絕。 人參、獨活、白鮮皮、葛根、防風、青竹茹、遠志各六分、茯神〔八分〕、白歛 〔十分〕、玄參〔十二分〕、竹瀝〔二升半〕,右銀一斤水,一斗五升,煎取七升, 下諸藥,重煎取三升,分溫三服,忌魚酒麵等物。

產後餘血奔心煩悶方論第十八〔凡十五道〕

論曰:餘血奔心,蓋是分娩不了解,便與童子小便并扞心下,及臥太早, 兼食不相宜之物所致,但能依方療之,無不痊可。 療產後心中虛熱煩悶,氣欲絕。 大棗〔十二分〕、茯苓〔十二分〕、生薑〔八分〕、甘草〔五分〕、竹瀝〔一升〕、 人參〔六分發熱方用〕、粳米〔若食小加三合〕、生麥門冬〔二十分〕,右水六升, 煎取三升,方下竹瀝,更煎取二分,分溫三服。 餘產後餘血不盡奔衝,心煩悶腹痛。 生地黃、芎藭〔各三兩〕、枳殼〔炒〕、芍藥〔各三兩〕,右擣篩為末,酒服方寸匕, 日進二服。又方 生藕〔研汁〕, 右飲二升甚效。 又方 清酒〔一升〕、生地黃汁〔一升〕, 右相和,煎一沸,分為兩服。 療產後腹內塊痛不止。 芎藭、當歸、芍藥、乾薑〔各二兩〕, 右擣羅為末,酒調方寸匕,日三服。 療產後下血不盡,腹內堅痛不可忍。 當歸、芍藥、桂心各三兩、桃仁〔一百二十枚〕, 右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溫二服,如未瘥,加大黃三兩。 療產後血結下不盡,腹絞痛不止。 大黃〔別浸〕、當歸、乾地黃各十分、芎藭、芍藥、桂心〔各八分〕、甘草炙、黃芩 〔各六分〕、桃仁〔四十九枚〕,右水七升,煮取二升半,下大黃,更煎三沸, 分為三服。 療先患冷氣,因產後發腹痛。 芎藭、桂心、當歸、茱萸、茯苓、芍藥、 甘草〔各六分〕、桃仁〔十分去尖〕, 右水七升,煮取二升,分三服。 治產後心腹切痛,不能食,乏氣忽熱。 當歸、芎藭、黃芩、人參、甘草、芍藥、防風、生薑〔各三分〕、桃仁〔八十枚〕, 右水七升,煮取二升,下大黃,更煎三沸,分作三服。 療產後血不盡,腹中除痛無計。 青木香、當歸、牛膝、芎藭、黃耆、芍藥〔各八分〕、大黃〔十三分浸〕、芒硝 〔十二分〕,右水七升,煎取二升,後下大黃,更煎三沸,分三服。 療產後血下不止,虛羸迨死。 蒲黃〔二兩〕,右水二升,煎取八合,頓服。 療產後血泄不止,無禁度。 乾地黃末, 右酒服匙頭,日三四服。 療產後餘血攻心,或下血不止,心悶面青,冷氣欲絕。 羊血,右以一盞頓服,如不定,更服立效。 療氣痛欲死。 槐雞〔半兩〕,右為末,用酒濃煎,頓服立愈。 療產後餘血作痛兼塊者。 桂心、薑黃,右等分為末,酒服方寸匕,血下盡妙。

產後渴不止方論第十九〔凡二道〕

療產後渴不止,飲水,小便數多。 土瓜根、栝蔞根、人參、甘草、牡蠣粉〔各二兩〕、大棗〔十二枚〕,右水九升, 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療產後大渴不止。 蘆根〔切一升〕、栝蔞〔三兩〕、人參、甘草、茯苓各三兩、大棗〔十二枚〕、 生麥門冬〔四兩〕,右水九升,煮取三升,分為三服,頓服,四劑即瘥,忌菘菜。

產後淋病諸方論第二十〔凡六道〕

論曰:產後患淋,因虛損後有熱氣客於胞中,內虛則起數,熱則小便澀痛,故謂之淋, 又有因產損血氣,血氣虛則挾熱,熱搏於血,血即流滲於胞中, 故血隨小便出為血淋者,如雨之淋也。 療產後淋病小便澀痛或血淋者。 瞿麥、黃芩、冬葵子各二兩、通草〔三兩〕、大棗〔十二枚〕,右水七升, 煮取二升半,分作兩服。 療產後血淋。 車前子、睢麥各四兩、黃芩〔三兩〕、鬱金〔一兩末〕,右水六升,取二升, 下鬱金末分三服 廣濟療產後卒患淋穴便澀痛及血淋。 冬葵子〔三合〕、石葦〔二兩炙去毛〕、通草、黃芩、滑石、茯苓〔各三兩〕, 右水二升,煎取一升,下滑石空心服。 集驗療產患淋小便痛。 石葦〔炙去毛〕、黃芩〔各二兩〕、通草、芍藥、甘草、冬葵子〔各三兩〕、榆白皮 〔五合〕,右水二升,煎取一升,空心溫溫服。 經效療產後氣淋熱淋。 貝齒〔兩枚燒作末〕、葵子〔二兩〕、石膏〔五兩〕、陽石末三兩,右水二升, 煎取一升,下兩般末空心服。 療產後淋小便痛及血淋。 黃茅〔五兩〕、瞿麥〔二兩〕、車前子〔二兩〕、通草〔三兩〕、冬葵子〔二合〕、 鯉魚齒〔一百枚為末〕, 右水二升,煎取一升,入齒末,空心分兩服。

產後虛羸下痢方論第二十一〔凡三道〕

論曰:產後本虛患痢,更加羸弱,飲食不進,便痢無常,赤白不定, 蓋因飲食傷於生冷之致。 療產後虛羸,下痢膿血腹痛。 黃連、芍藥、甘草、當歸、乾薑、人參〔各八分〕、艾葉〔三分〕,右水七升, 煮取二升,分為三服,忌豬鹿肉。 療產後痢不禁止,因乏氣欲絕,無問赤白水榖。 黃連、厚朴各三兩、芍藥、黃柏〔各二兩〕,右水六升,煮取二升,分為二服。 療產痢赤白,心腺絞痛羸困。 地榆、石榴皮、黃連各三兩、當歸〔二兩〕、薤白〔切一升〕,右水七升, 煮取二升半,分為三服。

產腰痛羸瘦補益玉門不閉方論第二十二

療產後少氣,困乏虛煩。 人參〔十二分〕、甘草、桂心、茯苓、芍藥〔各八分〕、生地黃、生麥門冬 〔各十二分〕,右水九升煮取二升,分溫三服。 療產後喘乏氣羸,腺內絞痛,血汗出。 黃耆、人參、茯苓、甘草、當歸、芎藭五味子、白朮〔各八分〕、澤蘭葉、 橘皮各六分、訶子、麥門冬〔各十二分〕、桂心、乾地黃〔各十二分〕,右擣羅為散, 煉蜜和丸,如梧桐子,空心酒下三十丸,日再服。 療產後風虛,羸弱勞瘦,不生肌肉。 黃耆、當歸、芍藥、人參〔各二兩〕、桂心、甘草〔炙〕、芎藭、生薑各八分、大棗 〔十二枚〕,右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療產後虛勞,骨節疼痛,頭疼汗不出。 當歸、人參、生薑各二分、黃耆〔三兩〕、豉〔五合〕、粳米〔三合〕、豬腎 〔一對切〕、薤白〔切三合〕,右水一斗五升,先煮豬腎取六升,後下諸藥,煎至二升, 分為三服。 又方 豬腎一對,右入蔥豉作臛,如常食之。 療產大虛,心腺急痛,血氣上搶心,氣息乏補益方。 黃耆、白朮、當歸、甘草〔炙〕、人參各二兩、生薑〔四兩〕、白羊肉, 右水一斗九升,煮肉取五升,後下諸藥更煎取三升為三服。 療產後陰腫,下脫肉,出玉門不閉。 石灰〔一斤炒令色黃〕,右水二升,投灰中,停冷澄清,重燒以浸玉門, 斯須平後如故。

產後中風方論第二十三〔凡十五道〕

論曰:產後中風,由產傷動血氣,勞損臟腑,未平復起,早勞動,氣虛而風邪氣乘之, 故中風,風邪冷氣,客於皮膚經絡,但疼痺羸乏,不任少氣, 若又筋脈挾寒則姅急喎僻,挾溫則弛縱緩弱,若入諸藏,恍惚驚悸, 隨其所傷臟腑經絡而生病。療產後中風口噤,不任大小獨活湯。 獨活〔四分〕、乾薑〔六分〕、甘草〔二分〕、生薑〔六分〕, 右水二大升,煎取一大升,分為兩服。 小品大豆湯,主產後中風困篤,或背強口噤,或但煩躁,或頭身皆重,或身癢, 劇者嘔吐直視,此皆虛冷中風直餌此。 大豆〔三升炒令極熟〕,右以銅器盛清酒五升沃之,密封良久,去豆分為三服, 服了覆衣取微汗,身才潤即愈,產後皆宜服,一則防風,二乃消血。 張仲文療產後中風受寒,遍身冷直,口噤不識人等方。 白朮〔四兩〕,右酒三升,煎取一升,頓服之效。 千金雞糞酒,療產後中風,及男子諸中風,井產後百疾神效方。 烏雞糞〔三升〕、大豆〔二升〕,右先炒豆令聲絕,次炒雞糞令黃,以酒一升, 先淋雞糞,取汁淋大豆,每服一升。 重者凡四五日,服之極妙。 經效療產後風虛頭痛,語言時僻。 乾葛、防風、茯苓、麥門冬〔各八分〕、芍藥、芩〔各六分〕、犀角〔四分〕、甘草 〔三分炙〕,右水二升,煎取七合,分為兩服。 療產後中風心忪悸,或志意不定恍惚,言語錯亂方。 人參〔六分〕、茯神、麥門冬、羚羊角〔各八分〕、黃芩白鮮皮、甘草〔各四兩〕、 石膏〔十二分〕,淡竹瀝〔兩大合〕, 右水二大升,煎取七合,煎取七合,下竹瀝分為三服。 療產後中風,身背拘急如束,并渴。 芎藭、芍藥、羌活、羚羊角、酸棗仁〔各四兩〕、桑白皮〔六分〕、防風〔五分〕, 右水四升,煎取二升,分溫三服。 療產後中風,四肢拘束筋節掣痛,不得轉側,角弓反張。 麻黃〔八分去節〕、生薑、桂心、白朮各四分、防風、芍藥〔各六分〕、芎藭〔五分〕 、甜竹瀝〔二合〕,右水三升,先煎麻黃掠去沬,下諸煎取七合,方下竹瀝, 更煎三沸,食後分三服,取微汗為度。 療產後中風,血氣不散,邪氣入藏,狂言妄語,精神錯亂,腰痛骨疼。 麻黃、茯神各八分、防風、白鮮皮〔各六分〕、杏仁、當歸、桂心〔各四分〕、芍藥、 獨活〔各五分〕,右水二升五合,煎取九合,空腹熱服。 療產後中風,身體疼痛,四肢痿弱不遂,羌活湯。 羌活、芍藥、黃耆〔各六分〕、乾葛、麻黃、乾地黃〔各八分〕、甘草、桂心 〔各四分〕,右水二升,先煎麻黃去沬,後下諸藥,取八合,食後熱服,覆衣出汗愈。 療產後中風,煩渴。 紅花子〔五合微熱研碎〕,右水一升,煎一匙頭,取七合,徐徐呷之。 療產後中風,口噤四肢頑痺不仁,或如角弓張。 羌活、防風〔各三兩〕、大豆〔一升炒令皮拆〕,右酒五升,先浸兩味,經宿, 將炒豆熱投酒中,攪勻,蜜封一日,以湯煮瓶良久,服八合,覆衣取汗急速, 且以豆淋,服羌活、防風亦佳。 療產後中風,腰背強直,時時反張名風痙。 防風、葛根、芎藭、乾地黃〔各八分〕、麻黃〔去節〕、甘草、桂心、獨活、漢防己 〔各六兩〕、杏仁〔五枚去尖〕,右水八升,煮麻黃去沫,後下諸藥,煎取三升, 分溫三服。 療產後中風口噤,潰悶不能言,身體痙直。 羌活、防風、秦艽、桂心、甘草、葛根〔各三分〕、生薑〔八分〕、附子〔一隻炮〕、 杏仁〔八十枚去尖〕、麻黃〔十分去篩〕,右水九升,先煮麻黃去沫,後下諸藥, 取二升,分為三服。 療產後中風口噤,拘急困篤,腰背強直時反張。 大豆〔二升炒令聲絕〕,右清酒六升投之,煮三四沸,去滓飲之,令微醉,如汗出瘥, 切勿觸風,如已成風者,加雞糞白和豆炒,同喫,兼飲竹瀝佳。

產後餘血上搶心痛方論第二十四〔凡六道〕

論曰:夫產後血上搶心,由產後氣虛挾宿冷,冷搏於血,則凝結不消,氣逆上者, 則血隨上衝擊而心痛也,凡產後餘血不盡,得冷則結,與氣相搏則痛困,重遏於寒, 血結尤甚。 乾地黃、當歸、獨活、吳茱萸、芍藥、乾薑、甘草〔各三兩〕、細辛〔一兩〕, 右水三升,煎取一升,空心分三服,忌生冷。 經效療產後氣虛,冷搏於血,血氣結滯,上衝心滿脹,當歸湯。 當歸、桂心、芎藭、橘皮、生薑、吳茱萸各二兩、芍藥〔三兩〕,右水三升, 煮取一升,空心服。 千金治產後內虛,寒氣入腹,腹中絞痛,下赤白痢,妄言見鬼,羊肉湯。 甘草炙、當歸、芍藥〔各一兩〕、肥羊肉〔一斤去脂〕, 右水六升,先煮肉取二升,去肉入諸藥,更煎取一升,分作兩服。 千金翼茱萸酒,論心腹內外痛。 吳茱萸〔十二分〕,右酒二大升,煎取一升,空心分兩服。 必效療腹中絞刺痛方。 羌活〔二大兩〕,右酒二升,煎取一升,去滓,分為兩服。 千金治產後渴少氣。 麥門冬、淡竹葉〔各十二分〕、大棗〔七枚〕、生薑、甘草、人參〔各六分〕、小麥 〔五合〕,右水二升半,煎取一大升,去滓分兩服。

產後汗不止方論第二十五〔凡五道〕

論曰:產後汗不止,夫汗由陰虛而得,又加之裏虛表實,陽氣發於外,故汗出為陰虛, 是令汗出,為陰氣虛弱未平復也,凡產後皆血氣虛,故多汗,因遇風邪,則變為疾也。 千金治產後風虛,汗出不止,小便難,四肢微急,難以屈伸。 大棗〔十二枚〕、附子、桂心〔各四兩〕、芍藥〔八分〕、生薑〔六分〕,右水三升, 煎取七合,空腹分為兩服,忌豬肉冷水生葱等物。 經效療產後汗不止。 黃耆〔十二分〕、白朮、牡蠣、茯苓、防風、乾地黃、麥門冬各八分、大棗〔七枚〕, 右水二升,煎取七合,空心分為兩服。 千金治產後餘疾,腹中絞痛,不下食,瘦乏。 當歸、黃耆、芍藥〔各六分〕、乾地黃、白朮〔各八分〕、桂心、甘草〔各四分〕、 大棗〔十四枚〕,右水二升,煎取八合,空心作兩大服,忌生葱。

產後冷熱痢方論第二十六〔凡二道〕

療產後驟血不止,續命湯。 白蜜〔一匙頭〕、生薑〔一片〕,右同煎候蜜色赤,投童子小便一升,去薑, 更煎兩沸,分為三服,頓服之。 廣濟治產後腹痛氣脹,脅下悶,不下食,兼微痢。 茯苓、人參、當歸、甘草〔各六分〕、生薑、陳橘皮〔各四分〕、厚朴〔八分炙〕, 右水二升,煎取七合,空心分為兩服,忌如前。

產後虛羸方論第二十七〔凡三道〕

論曰:產後虛羸者,因產損傷臟腑,勞侵氣血,輕者將養滿日即瘥,重者日月雖滿, 氣血猶不調和,故患虛羸也。 廣濟治產後風虛冷氣,腹肚不調,補益悅澤。 澤蘭、桂心、遠志、厚朴〔炙〕、石斛、白芷、續斷、防風、乾薑〔各三分〕、芎藭、 白朮、柏子仁、黃耆〔各四分〕、甘草、當歸〔各五分〕、赤石脂、乾地黃〔各六分〕 、人參〔三分〕,右擣羅為末,煉蜜為丸,如梧桐子大,空心酒下五十丸,忌如前。 桃仁煎,療產後百病,及諸氣,補益悅澤。 桃仁〔一千二百枚去皮尖炒熟研如膏〕,右酒一斗五升,研濾三四遍,如作麥粥法, 以極細為佳,內長頸小瓶中,密封頭,內湯中,煮一日一夜,使瓶口常出湯上, 勿令沒,熟後以酒服一合,日再服。 千金增減澤蘭丸,療產後百病,治血補虛勞。 澤蘭、防風、甘草、當歸、芎藭〔各七分〕、乾薑、麥門冬〔各八分〕、附子、白朮、 桂心、細辛〔各四分〕、柏子仁、乾地黃、石斛〔各六分〕、人參、牛膝〔各五分〕、 厚朴、葉本〔各二分〕,右為末,蜜丸,梧桐子大,空心酒下二十丸,忌如前。

產後煩渴方論第二十八〔凡二道〕

經效理產後血氣心煩渴。 紫葛〔三大兩〕,右水二升,煎取一升,去滓,呷之效。 集驗療產後心煩渴。 瓜蔞根、人參、甘草炙各六兩、麥門冬〔二分〕、大棗〔七枚〕、生地黃〔十二分〕, 右水二大升,煎取八合,食後分為兩服。

產後煩悶虛熱方論第二十九〔凡六道〕

論曰:產後煩悶虛熱,夫產即臟腑勞傷,血氣傷而風邪乘之,搏於血,使氣不宣, 而痞澀則生熱,或肢節煩疼口乾,但因生熱,其煩悶由產後血氣虛弱未復, 而氣逆乘之,故煩悶也,其氣故令脅滿,妨不下食。 生地黃汁〔一升〕、當歸〔一兩半〕、清酒〔五升〕、生薑汁〔三合〕、童子小便 〔二升〕,右相和合煎三四沸,分溫四服,中間藥消進食,食消更進藥。 經效理血氣煩悶,脅肋脹滿及痛。 芍藥、蒲黃、延胡索各四分、當歸〔六分〕、荷葉蒂三枚炙,右水二升,煎七合, 後入蒲黃,空心服兩服。 又方 生藕,右取汁,煎兩沸,飲兩服效。 集驗療產後血氣煩悶。 酒〔二合〕、生地黃汁〔一升〕,右相和,煎一兩沸,分為兩服,立效。 千金療產後血氣喘,心煩悶不解。 淡竹葉、麥門冬、小麥、茯苓〔各二分〕、甘草、生薑〔各一兩〕、大棗〔七枚〕, 心悸,加人參二兩食少,加粳米〔二合〕,右水二升,煎取七合,食後分為兩服。 療產後血下不盡, 煩悶腹痛。羚羊角〔炭火上燒作膠二兩古方燒作灰〕、芍藥〔二兩炒黃〕、枳殼 〔二兩炒令焦黃色〕,右擣羅為散,水調方寸匕,服之。

產後血瘕方論第三十〔凡四道〕

論曰:產後血斷,由新產之後,有血氣相搏,謂之瘕,瘕者,假也,謂其痛浮走無定, 緣內宿有冷血氣,不治,至產血下即少,故成此疾也。 童子小便〔三升〕、生藕汁〔一大升〕、地黃汁〔一升〕、生薑汁〔三升〕, 右先煎三味,合三分,減二次,下薑汁,慢火煎如稀餳,每取一合,煖酒調服。 療血瘕痛,臍下脹,不下食。 當歸〔八分〕、桂心、芍藥、蒲黃、麟竭〔各六分〕、延胡索〔四分〕,右為散, 空心溫酒調下兩錢匕。 千金療血瘕。 乾地黃〔一兩〕、烏賊魚骨〔二兩〕,右為散,空腹溫酒下兩錢匕。 又方 鐵秤錘〔燒赤〕,右以酒一升淬之,分為兩服。

產後餘疾痢膿血方論第三十一〔凡八道〕

論曰:產後餘病,由產勞傷臟腑不足,日月未滿,起早勞動,虛損不補,為所傷冷, 氣力瘦乏,若風冷入於胃,胃傷虛冷,則血即變白膿,膿血相雜,冷熱不調, 為滯痢也。深師方。 黃連〔六兩〕、烏梅〔三兩〕、乾薑〔二兩〕,右為末,煉蜜為丸,如桐梧子大, 空心米飲下三十丸,忌如前。 廣濟療產後赤白痢,臍腹絞痛。 當歸、黃連〔各八兩〕、艾葉、地榆、甘草〔炙〕、龍骨、厚朴、黃芩、乾薑各六兩, 右水二大升,煎取七合,空心分兩服。 經效療產後赤白痢,臍下氣痛。 厚朴〔八分〕、當歸、枳殼、訶子〔各六分〕、甘草〔五分〕、肉豆蔻〔五枚〕、 薤切〔三合〕,右水一升,煎取九合,空心分為三服。 張仲文療產後赤白痢,腹中絞痛。 黃連、阿膠〔炙〕、蒲黃〔各一兩〕、梔子仁、當歸黃芩,右為散, 空腹米飲下方寸匕,日兩服。 救急療產後赤白痢,腹中絞痛。 芍藥、阿膠、艾葉〔各二兩〕、乾地黃、甘草、當歸各三兩,右水一升,煎取八合, 空心分兩服。 必效療產後赤白痢,腹中絞痛,不下食。 當歸、石榴皮、地榆〔各二兩〕、白芰荷、黃連〔各十二兩〕、黃柏〔一分〕、犀角 〔四兩〕、黃芩、枳殼、甘草、升麻〔各六分〕、茜根〔八分〕、粳米〔二合〕、薤白 〔切一升〕,右為末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米飲下二十丸。 療產後血痢,小便不通,臍腹痛。 生馬齒菜,右擣取汁三大合,煎一沸,下蜜一合調,頓服。 千金療產後水痢,霍亂下痢無度。 白石脂、乾薑〔各十二分〕, 右為散,麵粥為丸,梧桐子大,空心米飲下三十丸。

產後小便赤方論第三十二〔凡二道〕

論曰:產後小便數,此由胞內宿有冷,因產後冷發動,冷氣入腹,虛弱不能制, 其小便即數,有遺尿者,由產用氣,傷於膀胱,而冷氣入於胞,胞囊決漏,不禁小便, 故令遺失,多因產難之所致。 廣濟療產後小便不禁。 雞屎〔燒作灰〕,右研細,空腹酒服方寸匕。 千金翼療產後小便數及遺尿。 桑螵蛸〔三十枚炒〕、鹿茸〔炙〕、黃耆〔各三兩〕、赤石脂、厚朴〔炙〕、牡蠣 〔各二兩〕,右擣羅為末,空心米飲下方寸匕,忌冷茶毒等物。

卷下

產後小便遺血方論三十三〔凡四道〕

療產後大小便利血。 車前子、黃芩、蒲黃、乾地黃、牡蠣、芍藥〔各六分〕,右為散,空心, 米飲服方寸匕,忌麵蒜。 崔氏療產後血氣滲入大小腸。 車前草汁〔一升〕、蜜〔一大合〕,右相和,煎取一沸,分為兩服。 又小便利血。 亂髮燒灰研如粉,右米飲服方寸匕。 古今經驗療產後勞傷熱,大小便赤澀。 雞蘇〔一分〕、通草〔十分〕、冬葵子〔三合〕、芍藥、滑石、芒硝各八分、生地黃 〔十二分〕,右水三升,煮取八合,下芒硝,空心分三服。

產後大小便不通方論第三十四〔凡四道〕

論曰:產後大小便不通,腸胃本挾於熱,因產大小便血俱下,津液竭燥,腸胃痞澀, 熱氣結於腸胃,故不通也。 集驗療產後津液竭燥,大小便不通。 芍藥、大黃、枳殼、麻仁研〔各二兩〕,右為末,煉蜜和丸,梧桐子大,空心, 熟水下二十丸,漸加之,以利為度。 經效療大便不通,熱氣結於腸胃。 大黃〔二兩〕、芒硝〔一兩〕,右水一大升,煎取六合,下芒硝,空心,作兩服。 古今錄驗療產後大便不通。 黃芩、芒硝〔各六分〕、大黃、芍藥、杏仁〔去皮尖研如膏各八分〕,右為末,蜜丸, 梧桐子大,空心,煎水下十五丸,漸加,以利為度。 千金療產後熱結,大便不通。 蜜〔五合火煎令強以水投中良久取出〕, 右捻如拇指大,長二寸,內下部即通。

產後寒熱方論第三十五〔凡四道〕

論曰:產後寒熱,因產勞傷血氣,使陰陽不和,反相乘剋,陽勝則熱,陰勝則寒, 陰陽相激,故發寒熱,又產餘血亦令人寒熱,其腹時痛則是也。 療產後虛弱喘乏,作寒熱,狀如瘧,名為蓐勞。 豬腎〔一具切去膜〕、豉〔五合綿裹〕、白梁〔二合〕、癎白切〔一升〕、人參、 當歸〔各一兩〕,右水二升,煎取八合,分為兩服。 經效療產後虛煩頭痛,氣短欲死,心亂不解。 淡竹茹、乾葛〔各八分〕、甘草〔六分〕、麥門冬子〔三合〕、小麥〔二合〕、石膏 〔十二分〕,右水二升,煎取八合,食後分為兩服。 療產後虛熱煩痛。 乾地黃、牡蠣、茯苓〔各八分〕、芍藥〔十二分〕、黃芩、桂心各六分, 右水二升,煎取一升,分為兩服。

產後咳嗽方論第三十六〔凡三道〕

論曰:喘嗽肺臟微寒,即成喘嗽,又因產後氣虛,風寒傷於肺,故令咳嗽。 集驗療產後風傷寒,咳嗽多疾,唾粘。 甘草、桔梗〔各六分〕、款冬花〔四分〕、生麥門冬〔各十二分〕、蔥白〔一握〕、 豉〔二合舊方不蔥白與豉〕,右水二升,煎取八合,食後,良久兩服。 經效療咳嗽多痰,唾粘氣急。 前胡、五味子、紫菀、貝母〔各六分〕、桑白皮、茯苓〔各八分〕、淡竹葉〔二十片〕 ,右水二升,煎取八合,食後分為兩服。 療產後咳嗽氣喘。 百部根、桔梗各六分、桑白皮〔十二分〕、乾百合、赤茯苓各八分,右水二升, 煎取七合,食後,分兩服。

產後氣痢方論三十七〔凡六道〕

論曰:妊娠之時,脾胃氣挾於冷,大腸氣虛,因產後轉加虛損,或誤食生冷酒麵, 便成痢疾,赤白氣不和,赤黃胃熱,或青色極冷也。 療產後氣痢不止。 青木香〔三分〕、訶子皮〔八分酥炙令黃〕,右為散,空心,米飲調方寸匕,服之。 療產後赤白痢疾。 黃連〔八分〕、阿膠〔炙六分〕、赤茯苓、當歸、黃檗〔各四分〕、乾薑〔三分〕, 右為末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粥飲二十丸。 療產後水痢。 枳殼〔四分〕、厚朴〔炙〕、茯苓、黃連各六分、當歸〔三分〕,右水一升, 煎取八合,空心,分為三服。 又方 黃連〔六分〕、烏梅肉〔五分〕、石榴皮、當歸、赤石脂〔各四分、乾薑〔三分〕, 右為末蜜丸,梧桐子大,空心,米飲下三十丸。 療產後下痢,赤白有血。 赤石脂、黃連、地榆〔各六分〕、當歸〔四分〕、乾薑、甘草〔各三分〕、厚朴 〔十二分〕、薤白〔七莖〕,右水二升,煎取八合,空心,分兩服。 療產後血痢不止。 臭樗根〔六分〕,右為末,水和丸,如棗核大,麵柦作飩餛,每度煮二七個,熱吞之。

產後血暈悶絕方論第三十八〔凡十道〕

論曰:產後血暈者,其狀心煩,氣欲絕是也,亦有用心過多而暈,亦有下血極少亦暈, 若下血多暈者,但煩而己,下血少而氣逆者,則血隨氣上撩,心下滿急, 此二者難並為暈,而症狀各異,當問其產婦血下多少即知,須速投方藥,若不急療, 即危其命也,凡暈者,熱血氣乘虛奔逆上所致也,但才分解了,燒秤錘江石令赤, 置器中,向產母床前帳裏投醋淬之,得醋氣可除血暈之法也,十日內時時作, 此法不妨暈者,如日月之有暈也。 經效產後虛悶,汗出不識人。 雞子〔三個〕,右打破吞之便醒,不醒者,可灌童子小便,入腹即醒,若久不醒, 忽時時發者。 此為有風,因產血氣暴風虛風行脈中,若虛去血多者,尤甚也。 產後血氣暴虛,汗出。 淡竹葉,右煎湯三合,微溫服之,須臾再服。 又方 馬齒菜〔葉研取汁三大合如無用乾者亦得〕,右煎一沸,投蜜一匙,令勻頓服。 廣濟療產後血暈,心悶不識人,神言鬼語,氣息欲絕。 芍藥、甘草〔各一兩〕、生地黃汁〔一升〕,丹參〔四分〕、生薑汁、蜜〔各一合〕, 右水二升,煎取八合,下地黃、薑、蜜汁,分兩服。 療產後惡露不多,下腹絞痛。 大黃〔八分〕、牛膝〔六分〕、芍藥、蒲黃〔各四分〕、牡丹皮、當歸〔各二分〕, 右為末,空心煖酒,服方寸匕。 救急療產後血不盡,疼悶心痛。 荷葉〔炒令香〕,右為散,煎水調方寸匕,服。 療初平安血氣煩悶。 童子小便〔五合〕、生地黃汁〔三合〕,右煎三沸,溫再服。 療產後血暈虛悶。 蒲黃〔四分〕、紫葛、芍藥〔各八分〕、紅藍花〔十二分〕,右水二升,煎取七合, 入生地黃汁二合,更煎三五沸,每服三合。 產後血暈,心悶亂恍惚如見鬼。 生益母草〔汁三合根亦得〕、地黃汁〔二合〕、小便〔一合〕、雞子〔三枚取清〕, 右煎三四沸,後入雞子清,勻攪,作一服。 產後血暈,狂語不識人,狂亂。 童子小便〔五合〕、地黃汁〔一合〕、赤馬通〔七枝〕、紅雪〔八分〕,右以上二味, 浸馬通絞去滓,下紅雪,溫兩服。

產後乳無汁方論第三十九〔凡五道〕

論曰:氣血虛弱,經絡不調所致也,乳汁勿投於地,蟲蟻食之,令乳無汁, 可臥東壁上佳。 療產後乳無汁。 土瓜根、漏蘆〔各三兩〕、甘草〔二兩〕、通草〔四兩〕,右水八升,煎取兩升, 分溫三服,忌如常法。 又方 土瓜根,右為末,酒調兩錢匕,日進二三服效。 又方 母豬蹄〔二枚切〕、通草〔六兩〕,右以綿裹,煮作羹食之,最好。 又方 漏蘆、通草、土瓜根〔各三兩〕、甘草、桂心〔各一兩〕,右為散,飲服方寸匕, 日進三服。 又方 栝樓末, 右以井花水,服方寸匕,日二服,夜流出。

產後乳結癰方論第四十〔凡十九道〕

論曰:產後宜裂去乳汁,不宜蓄積,不出惡汁,內引瘀熱,則結硬堅腫,牽急疼痛, 或渴思飲,其嬭手近不得,若成膿者名姤乳,乃急於癰,宜服連翹湯,利下熱毒, 外以赤小豆末,水調塗之,便愈,忽數,擔去乳汁,忽小孩手勻動之, 忽大人含水嗍之,得汁吐之,其汁狀如膿,若產後不曾乳兒,蓄積乳汁,亦結成癰。 產後姤乳并癰。 連翹子、升麻、芒硝〔各十分〕、玄參、芍藥、白歛、漢防己、夜干〔各八分〕、大黃 〔十二分〕、甘草〔六分〕、杏仁〔八十枚去尖〕,右水九升,煎取三升,下大黃, 次下硝,分三服。 又方 右熟擣傅腫上,日三度易之,并葉煎汁飲之,亦佳,食之亦得,姤乳及癰並差。 又方 地黃,右取汁,塗熟即差。 療乳腫。 右以馬溺塗之,立愈。 療婦人發乳,丈夫發背,爛生膿血後,虛成氣疾。 黃耆、地黃、麥門冬、升麻、人參、茯苓〔各三兩〕、當歸、芍藥、遠志、甘草 〔各一兩〕、大棗〔十枚〕,右水二升,煮取一升,分溫兩服。 療乳頭裂破。 右以丁香為末,傅之立愈。 療姤乳及癰。 葵莖及子,右擣篩為散,服方寸匕即愈。 又方 雞屎,右為末,服方寸匕,須臾三服愈。 又方 皂莢〔十條〕,右以酒一升,揉取汁,硝石半兩,煎成膏傅之。 療諸癰不散,已成膿,懼鍼,令自決破下。 右取白雞內翅,及第一翎各一莖,燒末服之,即決。 又方 取雄雀糞白者研塗上,乾即易之。 療乳癰初得令消。 赤小豆、莽草,右等分為末,苦酒和傅之愈。 療發背乳癰,四肢虛熱大渴。 竹葉〔切三升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九升〕、生地黃〔六兩〕、黃芩、芍藥、人參、知母、 甘草〔各二兩〕、升麻、黃耆、麥門冬、栝樓〔各三兩〕、大棗〔十二枚〕, 右以竹葉汁煮取三升,渴則飲之。 療乳腫方。 升麻、白歛、大黃〔各三兩〕、黃芩、芒硝〔各二兩〕,右水二升,煎取一升,下硝, 分為兩服,後以綿縕藥貼腫上,日夜勿停即差。 又方 黃檗〔一分末〕、雞子白,右調和勻塗之,乾則易,立愈。 又方 苧根,右擣傅之愈。 又方 鹿角,右於石上磨取濁汁塗上,乾則易之。 又方 鹿角,右燒作灰,以酒調塗之立愈。 又方 粢米粉〔炒令黑〕,右以雞子白和如泥,以塗帛上貼之,穿帛作穴,以泄癰毒氣, 易之效。

產後乳汁自出方論第四十一〔凡三道〕 論曰:產後乳汁自出,蓋是身虛所致,宜服補藥以止之,若乳多溫滿急痛者,溫熨之。 療乳癰始作。 大黃、樗實〔各三兩〕、芍藥〔六分〕、馬蹄〔炙六分〕。

經效產寶續編

周頲傳授濟急方論〔凡四道〕

頲嘗見人傳經效諸方,自曾修合,實有有大功,遂編於卷末,普用傳授,以濟急難, 治產後血暈血氣,及滯血不散,便成癥瘕兼瀉,面色黃腫,嘔逆惡心,頭痛目眩, 口吐清水,四肢弱,五臟虛怯,常日睡多,喫食減少,漸覺羸瘦,年久變為勞疾, 如此所患,偏宜服餌勝金丸。 澤蘭〔四兩〕、當歸、芍藥、芫荑、甘草、芎藭〔各六分〕、乾薑、桂心〔各三分半〕 、石膏、桔梗、細辛、茱萸、柏子仁、防風、厚朴、烏頭、白微、枳殼、南椒、 金釵石斛、石頷、蒲黃、茯苓〔各三分〕、白朮、白芷、人參、葉本、青木香 〔各一分〕,右二十八味,並州土分兩差,杵羅為末,煉蜜為丸,彈子大,有所患, 熱酒研一丸,入口便愈,忌腥膩熱麵豉汁生蔥冷水果子等,若死胎不下,胎衣在腹, 並以炒鹽酒研服,未退再服。 治產後諸疾,聖散子。 澤蘭〔九分〕、石膏〔八分如粉〕、芎藭、當歸、芫荑、芍藥、甘草〔各七分〕、 乾薑、桂心〔各五分〕、細辛、卷柏〔去土〕、柏子仁、茱萸、防風〔去蘆頭〕、南椒 〔出汗〕、厚朴〔薑汗炙〕、茯苓〔各四分〕、白芷、白朮、人參、丹參、葉本、 五味子、黃耆〔各三分〕、烏頭〔炮〕、白微〔各二分〕,右擣羅為散, 以新瓦器密封,毋令失氣,每服以熱酒調下兩錢匕,忌如常。 神效治產後一切,黑散子。 鯉魚皮〔三兩燒灰〕、芍藥、蒲黃〔各二兩〕、當歸、沒藥、桂心、好墨、卷柏、 青木香、麝香〔各一兩〕、鉎墨〔半兩〕、丈夫髮〔灰半兩〕,右一十二味, 擣羅為散,以新瓷器盛,密封勿令失氣,每產後以好酒調下一錢,如血暈衝心, 下血不盡,臍下攪刺,疼痛不可忍,塊血癥疾甚,日加兩服,不拘時候服, 忌冷物果子粘食。 神效療妊娠十個月內不安,至臨分解時,並宜服,此保生丸。 金釵石斛、貝母〔去心〕、黃芩、明淨石膏細研如粉、桂心、烏頭卷、秦椒〔去目炒〕 、蜀椒〔去目炒〕、甘草〔炙〕、糯米〔炒已上各二兩〕,右並須州上者, 如法修合為散,煉蜜丸,如彈子大,或有妊娠諸疾,喫食減少,及氣喘疾痛, 面目痿黃,身體羸瘦,四肢無力,手腳浮腫,始臟不安,並以棗湯研一丸,空心服之, 忌腥膩果子粘食雜物冷肉等。

濮陽李師聖施郭稽中論〔二十一證方十六道〕

第一論,熱病死胎腹中者如何?

答曰:母患熱疾,至六七日,以致藏府熱極,蒸煮其胎,是以致死,緣兒死身冷, 不能自出,但服黑神散暖其胎,須臾胎氣溫暖,兒即自出,何以知其死, 看產婦舌色青者,是其驗,宜以黑神散主之。 雄黑豆〔小者是炒去黑皮用二兩〕、當歸、芍藥、甘草炙、乾薑、蒲黃 〔用安石器內炒赤色〕、肉桂、熟地黃〔溫洗〕,右等分,焙乾為末,每服二錢, 空心溫酒調下,若三十歲已上,生產少者,不用桂、薑,卻以炒生薑、紅花各二兩。

第二論,胎衣不下者如何?

答曰:母生子了,血流入衣中,為血所脹,遂不能下,若治之稍緩,則滿腹中上衝, 心胸疼痛,喘急難治,但服奪命丹,速去衣中血,血散脹消,胎衣自下,而無所患矣, 奪命丹。 附子〔半兩炮去皮臍〕、牡丹皮〔一兩〕、乾漆〔一分研碎炒令煙出〕, 右為末,用釅醋一升,大黃末一兩,熱成膏,和藥丸如菉豆大, 溫酒送下五七丸,不計時候。

第三論,難產者如何?

答曰:胎側則成形塊者,呼為兒枕,子欲生時,枕破敗血裹其子,故難產, 但服勝金散治之,逐其敗血,兒即自生,若橫生逆生皆治之。 麝香〔一錢〕、鹽豉〔一兩用舊青布裹火燒令通紅急以乳槌研為細末〕, 右為末,取秤錘燒紅,以酒淬之,每服調一錢。

第四論,悶絕不知人事者如何?

答曰:產後血氣暴,未得安靜,血隨氣上攻,迷亂心神,眼前生花極甚者,令人悶絕, 不知人事,口噤神昏氣冷,醫者不識,呼為暗風,若如此治之,必難愈,宜服清魂散。 澤蘭葉〔一分〕、人參〔一錢〕、荊芥穗〔一兩〕、芎〔半兩〕、甘草〔二分炙〕, 右為末,每服一錢,熱湯半盞,入溫酒半盞,調勻急灌之,藥下便愈。

第五論,口乾痞悶者如何?

答曰:產宮胃太虛,血氣未定,食麵太早,胃不能消化,麵毒結聚於胃脘,上熏胸中, 是以口乾煩悶,心下痞悶,醫者不識,認為胸膈壅滯,以藥下之,萬不能一, 但服眼兒現丸。 薑黃、京三稜〔炮〕、畢澄茄、人參、陳皮〔去白〕、高良薑、蓬莪朮, 右等分為末,用細切蘿蔔,慢火煮令爛研細,將餘汁煮麵糊為丸,菉豆大每服十丸, 蘿蔔湯下,不拘時候。

第六論,產後乍寒乍熱如何?

答曰:陰陽不和,敗血不散,皆作乍寒乍熱,產後血氣虛損,陰陽不和,陰勝則乍寒, 陽勝則乍熱,陰陽相乘則或熱,若因產勞傷臟腑,血弱不能寬越,故敗血不散, 入肺即熱,入脾即寒,醫人若作寒瘧疾治之,則謬矣,陰陽不和,宜服增減四物湯, 敗血不散,宜服奪命丹。 又問二者何以別之。 答曰:時有刺痛者,敗血也,但寒熱無他證者,陰陽不和也,增減四物湯。 當歸、芍藥、芎、人參、乾薑〔炮裂各二兩〕、甘草〔四兩炙〕, 右為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生薑五片,同煎至六分,去滓,微熱服,不計時候。

第七論,產後四肢虛腫者如何?

答曰:產後敗血乘,停積於五臟,循經流入四肢,留淫入深,回還不得,腐壞如水, 故令四肢面目浮腫,醫者不辨,作氣治之,凡水氣多用導水藥極虛之,夫產後既虛, 又以藥虛之,是重虛也,但服調經散,血行腫消,則病自愈。 沒藥〔一錢研〕、琥珀〔一錢研〕、桂〔去粗皮半錢〕、芍藥〔一錢〕、當歸〔一錢〕 、麝〔半錢〕、細辛〔半錢〕,右為末,每服半錢,生薑汁溫酒各少許,調勻服之。

第八論,產後不語者如何?

答曰:人心有七孔三毛,產後血流氣弱,多致停積,敗血閉於心竅,神志不能明了, 又心氣通於舌,心氣閉則舌亦強矣,故令不語,但服七珍散。 人參、石菖蒲、川芎、熟地黃各一兩、細辛〔一錢〕、防風〔半兩〕、朱砂〔半兩研〕 ,右為末,每服一錢,薄荷湯調下,不拘時候。

第九論,

產後乍見鬼神者如何?答曰:心主身之血脈,因產傷耗血脈心氣,則虛血停積, 上干於心受觸激,遂 生煩燥,坐臥不安,乍見鬼神,言語顛錯,醫者不識,呼為風邪, 如此治之,必不能愈,但服調經散,加生龍腦一捻,得睡即安,調經散方在第七論中。

第十論,產後腹痛又瀉痢者如何?

答曰:產後腸胃虛怯,寒邪易侵,若未滿月,飲冷當風,則寒邪乘虛進襲,留於胸腹, 散於腹脅,故腹痛作陣,或如錐刀所刺,流入大腸,水穀不化,洞泄腸鳴,或下赤白, 腹脅填脹,或走痛不定,急服調中湯立愈,醫者若以為積滯取之,則禍不旋踵矣。 高良薑、當歸、桂去皮、芍藥、附子〔炮去皮臍〕、川芎〔各一兩〕、甘草〔半兩炙〕 ,右為粗末,每服三錢,水三盞,煎至一盞,去滓,熱服。

第十一論,產後遍身疼痛者如何?

答曰:產後百節開張,血脈流走,遇氣弱則經絡分肉之間,血多留滯,累日不散, 則骨節不利,筋脈引急,故腰背轉側不得,手足搖動不得,更身熱疼痛, 醫者以為傷寒治之,若出汗則筋脈動惕,手足厥冷,變生他病,但服趁痛丸以墨塗之。 牛膝、當歸、桂去皮、白朮、黃耆〔各半兩〕、薤白〔一分〕、獨活〔半兩〕、生薑 〔半兩〕、甘草〔一錢炙〕,右為粗末,每服半兩,水五盞,煎至二盞,去滓, 熱服一盞。

第十二論,產後大便秘澀者如何?

答曰:產臥水血俱下,腸胃虛竭,津液不足,故大便秘澀,若過五六日, 腹中悶痛者,乃有燥糞在臟腑,以其乾澀,不能出耳,宜服麻仁丸,更以津潤之, 若誤以為熱而投寒藥,則陽消陰長,變動百生,性命危矣,麻仁丸。 麻仁〔研〕、枳殼〔炒〕、人參、大黃〔各半兩〕,右為末,煉蜜丸,梧桐子大, 空心,溫湯下二十丸,未通加丸數。

第十三論,產後血崩者何?

答曰:產臥耗傷經絡,未得平復,而勞役損動,致血暴崩下,淋漓不止, 或因鹹酸不節,傷蠹營衛,氣衰血弱,亦變崩中,若小腹滿痛,肝經已壞為難治, 急服固經丸以止之。 艾葉、補骨脂炒、木賊草、赤石脂〔各半兩〕、附子〔三枚炮去皮臍〕,右為末, 陳米飲和丸桐子大,食前溫酒下二十丸,米飲亦得。

第十四論,產後腹脹悶滿嘔吐不定者何?

答曰:血散於脾胃,脾受之,不能運化精微而成腹脹,胃受之, 則不得受納水穀而生吐逆,醫者不識,若以尋常治脹止吐藥療之,病與藥不相干, 轉更傷動正氣,疾愈難治,但服抵勝湯必瘥。 赤芍藥、半夏〔湯洗七次〕、人參、陳皮〔各二錢〕、澤蘭〔二錢〕、甘草〔炙一錢〕 、生薑〔半兩〕,右為粗末,水二盞,煎至一盞,去滓,微熱服,分為三服。

第十五論,產後口鼻黑氣起及鼻衄如何?

答曰:陽明者,經絡之海,起於鼻交頰中,還出俠口,交人中之左右, 是蓋因夫產後氣消血散,榮衛不理,散亂入諸經絡,回還不得,致令口鼻黑氣起, 及變鼻衄,此緣產後諸虛熱變生此疾,不可治也,名曰脾絕肺散。

第十六論,喉中氣急喘者如何。

答曰:榮者血也,衛者氣也,榮行脈中,衛行脈外,相隨上下,謂之榮衛, 因產後下血過多,榮衛暴竭,氣無所生,獨聚於肺中,故令喘也, 此名孤陽絕陰為難治,若惡露不快,敗血停凝,上熏於肺,亦令喘息,可服奪命丹, 方見前第二論中。

第十七論,產後中風者如何?

答曰:產後五七日內,強力下床,或一月之內,傷於房室,或懷憂悲怒,擾蕩洩和氣, 或因著灸驚惕,臟腑得疾之初,眼澀口噤,肌肉相搐,腰脊筋急強直者,不可治, 此乃人作,非偶爾中風所得也。

第十八論,產後心痛者如何?

答曰:心者血脈之主,人有挾宿寒,因產大虛,寒摶於血,血凝滯不得消散, 其氣逆上,衝擊於心經,故心痛,宜以大蜜湯,治寒則去,血脈溫則經絡通, 心痛自止,若誤以為有所傷治之,則虛極而寒益甚矣,心絡寒甚,傳心之正經, 則變成心痛者,朝發則夕死,是藥不可輕用也。 乾地黃、當歸、獨活、吳茱萸、芍藥、乾薑〔炮〕、甘草〔炙各一兩〕、細辛〔半兩〕 、桂〔一兩去粗皮〕、少葉〔一兩遠志葉是也〕,右為粗末,每服半兩,用水三大盞, 煎取一盞,去滓,微熱。

第十九論,產後熱悶氣上轉為腳氣者如何?

答曰:產後臥血虛生,熱復因春夏取涼過多,地之蒸濕,因足履之,所以著成腳氣, 其狀熱悶掣廢,驚悸心煩,嘔吐氣上,皆其候也,服小續命湯,三二劑必愈, 若誤以敗血藥攻之,則血去而病益增矣。 人參、黃芩、官桂〔去皮〕、白朮、防己、麻黃〔去節〕、川芎、芍藥、甘草 〔各一兩〕、生薑〔五兩〕、防風〔兩半〕、附子〔一枚去皮〕, 右為末,每服半兩,用水五盞,煎去滓,溫服。

第二十論,產後出汗多而變痙風如何?

答曰:產後血虛,內理不密,故多汗,因遇風邪摶之,則變痙風也,痙者口噤不開, 背強而直,如發癇狀,搖頭馬鳴,身反折,須臾十發,息如絕,宜速斡開口, 灌小續命湯,稍暖即出汗如雨,手拭不及者不治。

第二十一論,產後下血過多虛極熱生風如何?

答曰:婦人以勞血為主,因產血下太多,氣無所主,唇青肉冷,汗出,目瞑,神昏, 命在須臾,此皆虛熱非風也,可服濟危上丹,若以風藥治之,則誤人矣。 乳香〔研〕、石靈脂、留黃〔研〕、陳皮〔去白〕、桑寄生、 真阿膠炙烊炒成米子、太陰玄精石研, 右將上四件,同研勻,石器內微火上炒動,勿令焦著,炒了再研細,後入餘藥末, 用地黃汁煮糊為丸,菉豆大,每服酒下二十丸,當歸酒尤佳。

產後十八論方〔凡九道〕

一曰:產後因熱病,胎死腹內者如何? 答曰:因母患熱病,經六七月間,藏府熱,遂煮其胎熱是致死,故知之, 緣死即身熱痛,只因沫出,爪甲指黑,四肢逆冷,但服烏金散,其胎即下。 二曰:產難者如何? 答曰:其胎以或成形,為食實物後,十月足日,食有餘,遂有成塊,呼為兒枕, 欲生塊破,遂血裹其子,故難產,但服烏金散,解其敗血即自生, 或橫生逆生不下,並宜服之。 三曰:產後衣不下者如何? 答曰:母生子了,產後血入衣中,被衣所脹,故當難下,但服烏金散, 去其衣中血即下,如帶斷亦同。 四曰:血暈者如何? 答曰:產後三日,起坐不得,眼生花,即運走五臟,流入汗血,醫人不識,呼為暗風, 但可服烏金散。 五曰:口乾心悶者如何? 答曰:產後七日已來,血氣未盡,蓋為母食麵,結盛心上,是以煩躁乾渴,醫人不識, 將謂膈不利壅滯所致,烏金散立效。 六曰:乍寒乍熱者如何? 答曰:產後虛羸,敗血入於肺臟,即熱即寒,醫人不識,呼為瘧疾誤矣, 宜服烏金散立效。 七曰:產後虛腫者如何? 答曰:血敗於五臟,流入四肢,即還不得,遂成膿血,醫人不識,呼為水氣血氣, 何以知之,若水氣喘而小腸澀,血氣傷而四肢塞,但服烏金散,薑酒調下, 須臾服朱砂丸,令瀉下毒物即愈。 八曰:乍見鬼神者如何? 答曰:敗血流入於心,心不受觸,遂被心熱,極躁三兩日,言語顛狂,醫人不識, 呼為風邪太誤,宜服烏金散療之。 九曰:產後月內不語如何? 答曰:人心有孔,孔內有毛,產後敗血閉毛,故不語也,宜服烏金散。 十曰:腹內疼痛,兼瀉痢者如何? 答曰:產後未滿月飲冷水,與血相聚,大腸水穀不化,或腹脹痛,急服烏金散, 更加服氣藥、止瀉藥。 十一曰:產後遍身疼痛者如何? 答曰:產後百節開張,敗血走流諸處,留停日久,不散結聚,成此疼痛, 宜服烏金散有效。 十二曰:產後血崩者如何? 答曰:產後惡血敗露自下未止間,早先治之,及食鹹酸之,遍體無血色, 腹痛難治,肝家欲作發寒熱作悶,宜烏金散,須臾服朱砂丸。 十三曰:產後血氣不通咳嗽者如何? 答曰:產後咳嗽,多以食熱麵壅結,或熱病,或有氣塊,發時沖心痛,氣急咳嗽, 四寒熱,心悶口乾,或時煩躁,睡夢驚悸,氣虛,肢體無力,宜服烏金散。 十四曰:產後乍寒乍熱,心痛,月候不來如何? 答曰:敗血沖心,痛遶臍腹,面色無采,縱然得效,暫時痊安,不過三兩日又發, 服烏金散大效。 十五曰:產後腹脹滿,嘔逆不定者如何? 答曰:敗血停於脾胃,食充胃,胃充氣,既不安即吐逆,沖腹脹,急服烏金散, 次服朱砂丸,三兩日,炒生薑一錢,醋湯下七丸,立效。 十六曰:產後口鼻黑氣,及鼻衄者如何? 答曰:敗血入臟腑,頭目卻還不得,口乾舌焦,鼻黑起,是產後變作此候, 名曰敗肺,此不可治療。 十七曰:產後喉中氣喘急者何如? 答曰:產後敗血不盡,冷惡死血上衝心,過於心即轉於喉,喉中即喘,醫人不識, 認作風涎,十死不治。 十八曰:產後中風者如何? 答曰:產後七日,無故下床,一月之內,傷於房室,或因著熱,有驚臟腑, 風中之物,眼澀腰疼,似角弓之反張,牙關閉,急宜治之,亦非風疾所致也。 烏金散 乾地黃〔熟水浸〕、肉桂〔去皮〕、蒲黃紙裹炒已上各二兩、 黑豆〔炒盡煙為炭秤二兩〕、當歸〔洗〕、芍藥、甘草〔炙〕、白薑炮已上各一兩, 右為末,空心,日午夜中,熱酒下二錢匕,忌生冷一切毒物。 朱砂丸,治產後因寒瘀積,結成諸疾。 黑附子〔炮皮臍半兩〕、肉桂〔半兩去皮〕、白薑〔半兩炒〕、川巴豆 〔一錢醋浸煮去皮研〕,右細研麵糊為丸,麻子大,每服三丸,至五丸,冷茶下, 服之取瀉為度。 治產後胎衣不下。 雞子白〔一個〕、滑石末〔二錢〕, 右灘頭急流水,調下立出。 治孕婦傷寒。 柴胡、前胡、川芎、川當歸、地黃、人參、芍藥、粉草, 右等分為末,每服兩錢,棗四枚,薑錢三片,同煎服,要出汗加蔥。 治孕婦傷寒涎嗽。 知母、杏仁〔去皮尖炒〕、天門冬〔去心〕、桑白皮,右等分為粗末,煎去滓服。 治婦人帶下。黃君正方 茅花〔一握炒〕、櫚炭〔三寸〕、嫩蓮葉〔三個〕、甘草葉,右為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