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經驗麻科

經驗麻科

瘄子總論(第一)

夫瘄之初發,咳嗽噴嚏,鼻流清涕,眼胞微腫微赤,淚欲汪汪,腮赤面腫,皆是出瘄之兆,一冒風寒食積,論其大概,不必一一如是。重則遍身膨脹,眼赤封閉,或壯熱無汗,氣粗氣喘,嘔吐,驚搐,鼻煤,咳嗽聲啞,至五六七日不見點者,急用表散以升發之,用麻黃湯主之。若瘄出稠密如雲,片疙紫紅乾燥,其毒甚重,表時宜表,回時速當清火解毒為要,此時宜用清龍湯或雙解湯使之。大便燥實者加生軍五六錢,回時尤宜重用。胃火盛於回後,用生石膏兩餘。若不出足而回者,須用麻黃、石膏解之。肺火盛於回後,片芩宜之。回後小便不利,山梔瀉之。心火刑剋肺金,黃連清之。表若未透,宜慎之戒之。疹出黑暗者,不起不透也。焦枯慘暗者,血滯也。糊塗者,凶也。手指先見者,犯本位也。頭面身上全無者,閉症也。或感風寒而不出者,須用麻黃重表也。頭面不出而體多者,疹後生死難料也,急宜荷鼻、筍尖、升、羌、芎也。手足尖頭不到者,瘄後變症無窮也,藥宜桂枝鞭芽而起之。一熱即出,一出即沒者重,只要出足,回速何妨。不進飲食者重,胃火所致也。鼻掀口張,目無神氣者,死。鼻乃肺竅,掀則肺絕,口乃脾竅,張則脾絕,皆難治也。氣喘胸前吸者死,天君不寧者,安得不死?發不出者,閉症也。及腹脹、氣喘、煩躁者,毒火不出,反攻於內也。昏睡者,死。脾困者,面黑色滯者,血死也。目無光彩者,熱則冷之,寒則溫之,莫良於眸子也。痰喘音啞者,肺竅塞也。指甲黑色者,血死也。鼻煤項軟者,肺火盛也。四支冰冷者,脾土傾也。睡臥不寧者,內毒伏也。眼紅眼障者,肝火甚也。鼻燥者,肺火甚也。唇硬舌紅者,胃火攻心也。口焦者,脾火甚也。或痰或喘者,火壅危也。瘄若桃紅色者,輕正色也。白色而煩者重,血不足也。紫色而成堆者重,血滯也。點粒者輕,毒散也。一片者重,從上出下者輕,從下出上者重。四肢先見者不治,此乃脾經陰不轉陽也。鼻青糞黑,咳嗽連聲,面青聲啞者不治,回時雖云可治,然亦難也。白色有二症:飲食如常者,不犯胃氣也;精神如舊者,不困肺經也。色潤體安不大熱者,汗透也。無舌胎者,心火輕也。大小便如常者,此謂順症也,不必強治,反是則重,為其氣弱也,表降宜慎之。未出之時,鼻紅出者,佳兆也,汗流如淋則美,嘔吐亦佳。喜三者何也?《經》云:衄能散毒,汗能鬆火,吐能解熱毒。從衄消熱,以汗透火,以吐鬆肺。火盛者,則衄血流而不必止,誤止者則毒奔於內也。如此者非惡症也。故汗吐下三者美也,可不藥而自愈矣。凡治瘄之法,三日宜升,四日宜降,倘誤降者則不治也。此治順症之常規,未言乎變症。然看手足指尖有紅點者方為出完,倘不透明而不見者,仍用表方中加桂枝鞭芽以發之,切不宜降,慎之慎之。若表而不齊,必須瘄後停藥,以待變之來。《經》云:變症難逆於將來,何能預料?所謂不藥為中醫之說也。婦人胎前出瘄三日之前,用升麻以提之,恐其墮胎也。回後則用黃芩以安胎,速降以消火,又能解毒。如產後加凌霄花、丹參可也,而人參切不可用,用則殺人。用補亦然,富貴之家常犯此病,不可不慎。書云:不可用人參,叮嚀如此其切。參歌有云:肺熱還傷肺,為人參能助氣與火也,為肺熱者言之,肺火既清,何忌之!有又熱補之藥斷不可用,如疹後日久虛喘坐立不安,可用生甘熟地,若一月之外,便宜重用。太陰主肺,陽明大腸,肺與大腸相表裡,毒從大腸出者為貴。《經》云:毒因利減,此之謂也。回後不可久瀉,久則肺經移熱於大腸,宜涼腸。瘄出形云片如錦紋者為斑,其色紅赤者胃火熱甚而失下也,此衝入足少陽膽經,助相火而成斑矣,必須重用石膏,以清胃與肝膽可以成功而消斑。隱隱紅點為疹,胃火衝入手足少陰心腎經,則助君火而成疹,黃連能奏效如神。若斑重而疹輕者,初起時最忌寒涼熱辣酸冷之味,並忌冒感風寒,急宜麻黃、蒼耳二味以托肌膚之閉密。毒氣阻遏而內攻不出者,初起之藥斟酌用之,但麥冬、生地為其補肺斂皮恐不能發越,又參、耆、薑、附子、丁、朮、桂燥悍酸熱之味為其助火傷肺,補氣發喘。但痘與疹用藥不同,疹出之時瀉利不止者,吉也,蓋瀉毒不瀉元氣也。回時自利不止者,又吉也,毒以利減。若利久而至八九日者方謂過多,恐肺火移熱於大腸,必須先下順利之水,則自止矣。利水者何也?《經》云:小水愈長而大便愈結也。驟用補澀如桂、附、朮、木、訶、蔻、參、耆等藥補澀之劑,必須胸腹脹滿,重滯而死矣。《經》云利不可止,瘧不可截,其斯之謂歟!疹子未出與正出之時,不進飲食者,謂此毒氣內蘊,實未解也。出則宜表回,後重用石膏以開其胃,又加竹茹最妙。

藥性(第二)

麻疹未出,升發為先。防風、荊芥散腠理之留邪;升麻、乾葛開營衛之蘊熱。麻黃髮斑毒之出現,淹延熱盛,發不出而無汗者,不拘冬夏可用桂枝,令血氣之橫流。四肢不出者,便宜加入薄荷、竹葉,解膚熱之汪洋。蘇葉、蔥頭疏肌表之拂鬱。既知君臣還有佐使,青皮拔毒止痛,陳皮理氣化痰。咳嗽咽痛,肺燥貴乎滋潤,桔梗、大力最宜。嘔吐不食,痰氣滯於胸隔,散涎毒出,前胡、復花為良。色不紅潤,川芎、紅花行血而開滯。色若紫黑,急宜火燒人糞路朝東,必然黑色而轉紅。大便秘結,用大黃、枳殼。小便不利須用木通。出不快者,宜大力、蟬衣,能透肌解表,此乃未出與見點之前,用之一法也。若既出足之後,解毒清火為良。裡熱毒重,藥宜降之,柴胡、黃芩入肺加蘇子以定喘;玄參、石膏治邪火之浮游;生梔、連翹開惡毒之鬱結。栝蔞潤肺止渴,滑腸化痰而解毒,合用麥冬解煩渴而清肺金;生知母降火生津;黃柏解毒蒸用;犀角解心胃之熱;羚羊泄肝肺之炎;牛膝去下部之邪;力子解陽明之毒;柴胡去厥陰之邪;黃連瀉心火;大黃號名將軍;生甘和中得國老之稱;蒸山楂通氣血而去腹中之宿垢;止咳嗽,解涎痰,石膏、貝母爭先;利咽喉者桔梗、大力、射干、豆根、玄參最宜;荊芥去皮膚之熱;薄荷、鉤藤解驚悸之宗。痰藥尤要,蘇子、杏仁、天麻、竹瀝、消痰而下氣,陳皮、枳殼,利氣以開痰;鉤藤、桑皮、定喘;花粉、乾葛止渴。若風熱痰壅,膽星九制;痰毒便閉,栝蔞仁莫去殼油,消腫定喘解毒最妙,化痰定嗽,順氣為良。

升藥加減(第三)

石菖蒲、木通能制譫語,小草、蓮心清心而定驚,食積以神麯、麥芽、枳實而消,河柳加於回後面赤之時,荷鼻加於太陽不起之候,四肢不到桂枝鞭芽何疑,額上不起川芎、羌活、升麻、桔梗、筍尖宜早加,目直視者天麻、膽星、石菖蒲。若是傷暑,青蒿、香薷進;大力、蟬衣、鉤藤、薄荷加幹不起,鬱火相扇用連翹,痰結在於皮裡膜外,昏迷發熱不出者,竹瀝佐以蔥白,一發而出矣。

降藥加減(第四)

胃火盛者,則用石膏三兩,不嫌其過。多汗不出,發不透者,用麻黃一二錢,不謂其太熱。四肢不到,或桂枝五六錢,不愁其已甚。肺火毒重,則用黃芩八九錢,不見其多。大腸閉結栝蔞仁三兩,尤謂其少,不瀉,又加大黃五六錢。喘嗽仍用鉤丁,汗多須用知母,喉痛射干、山豆根、大力、枯草、玄參、荊芥、桔梗與甘草,八味之中最宜深。痰症天麻共膽星,更加竹瀝貝母吞。吐膿吐血,芩連山梔用,腹痛枳實效如神,骨蒸地骨又柴胡,骨節痠痛石菖蒲。鉤丁、知母、貝母、石蒲、榧子、通草與栝蔞,能開聲之啞。槐花、黃芩、枳殼、川連、山梔,能治膿血之瀉。又加石膏而重用,回後發不透,而喘者仍用大力、蟬衣、鉤丁、葶藶、桑皮、兜鈴數味,甚則青龍湯,百發百中。尤宜慎之。

升藥良方(第五)

如額角兩太陽多見者,本方去升麻,而頭面多者為佳,荷鼻、筍尖要多加,身上起而四肢不到者,桂枝鞭芽無差。

壯熱腮紅升葛用,前桔陳皮復花紅,

川芎枳殼並木通,荷鼻筍尖額上同。

面青神慢,蔥蘇飲發之:

面青神慢蔥蘇紅,復花陳桔前川芎,

發疹最妙萊菔子,和解散用去防風。

和解散:

和解升葛桔荊防,覆刀蟬衣薄荷郎,

氣悶煩躁難二便,枳殼木通功效彰。

淹滯不出,毛孔閉密,皮膚乾燥,身熱噴嚏,毒氣鬱內,急用升麻散發之。

升麻散:

升麻乾葛復花芎,大力薄荷紅木通,

蟬衣桔梗煨天麻,前陳鉤藤疹有蹤。

降藥良方(第六)

小兒出疹,見風罩沒,未得清爽者,和解發之,即消毒飲。疹出已足,宜清金散風熱,瀉心火,使金不受火克,否則肺之母受寒邪所閉,必至痰喘聲嗽,身熱喉痛,不進飲食,後生瘡疥,漸成疳瘵。下流傳入大腸為泄瀉自痢等症,良以心火未散,或咳血、吐血、衄血,或傷眼目。下流傳入小腸,小便赤澀為血痢等症,以上諸症俱用降之。

潤肺消毒飲:

潤肺消毒用紫芩,枳殼花粉栝蔞仁,

桑杏陳蘇並山梔,石膏萊菔下氣清,

喘加麻黃淡竹瀝,便閉大黃真河柳。

此湯即清金降火湯。若疹出已到指尖及天庭可用此方不必更換。若不到者,不作出齊論,但人多安靜如常,且緩服之。統論看症用藥加減:以石膏、萊菔下氣定喘;麻黃重用以開肺竅;生熟大黃以通閉結;竹茹開胃郁;枇杷葉蜜炙以止嗽;綠豆、芝麻解毒潤腸;加竹瀝消痰潤燥以降火;西河柳使疹毒出於外,兼治疹後痢;地慄能治噎膈,開胃消食,除胸中之實熱;白芥子豁痰、理氣、發汗;水蘆根降火除嘔噦;白茅根治血妄行,止呃逆,兼治肺熱喘急,止淋瀝;木通能利小便,引火下降,加刀豆止呃下氣,蔥白髮汗而解肌。

自擬表降備用方(第七)

備用表藥升羌防,復花蟬衣大力當,

川芎桔梗荊芥穗,前胡葛根鉤藤方。

半表半降良方(第八)

半表半降紫力芩,蘇子鉤藤山梔仁,

石膏甘草與木通,桑杏便閉大黃均。

消痰化毒湯:

消痰化毒覆蟬衣,薄荷鉤藤白桑皮,

紫杏甘桔大力子,石蒲全梢殭蠶宜。

此湯回後,人倦氣粗,痰嗽聲啞,感冒風寒,以此服之能解毒化痰,開音發散。

誤降再表方(第九)

誤降之說,謂其麻未出透,降之太早,見他氣急便實,無汗昏睡,目赤眼開便可服之。如誤服酸澀熱補之劑,不可救藥矣。

誤降重表有鉤藤,大力蟬衣復花同,

薄荷蘇子甜桔梗,大青龍湯合劑攻。

解毒湯:

自古黃連名解毒,黃柏黃芩共合成。

瘄後(第十)

鼻紅弄舌,牙有鮮血者,須用石膏、梔子、筍根,能清脾胃之熱,再加茅根煎汁。如便血、吐血不止者,解毒湯中加犀角、鮮地黃。煩渴作瀉者,豬苓湯加黃連、花粉、石膏。乾嘔者,解毒湯。嘔不止者,陳皮、竹茹、石膏。下痢不止者,黃連、豬苓、澤瀉、滑石、甘草。或滯後重,黃芩、枳殼、木通、桔梗、升麻、叭杏、六一散與栝蔞仁。疹後氣急咳嗽,連聲不絕者,加栝蔞仁、蘇子、桑皮、枳殼、桔梗、麥冬,最用葶藶、冬花極妙,如若喘重者,麥冬清肺飲為宜。

清肺飲:

清肺飲中又二冬,甘桔石膏杏仁同,

二母要求大力子,兜鈴加上肺氣通。

瘄後壯熱不退,發為搐搦,煩躁不寧,此心脾不寧也,宜四物湯加山梔、麥冬、甘草、木通,或下安神丸。

疹後虛煩不得眠,竹葉石膏湯加陳皮、麥冬。

疹後毒氣攻內,循衣摸床,譫語神昏,喪珠者死。

疹後瀉久不止,而變驚風者死。

疹後咳嗽連聲不絕,而口啞者死。

疹見發不透而頸項腫硬者死。

疹見牙疳腫爛,唇齒肉落者死。

疹沒後下痢不食,兼赤白口噤者死。

疹回後壯熱,晝夜不退,身瘦弱者死。此因初起失表,毒火不能盡出,急宜表藥與解毒治之。

疹出四五日不收者,內有熱毒,清利治之,則熱自解,疹已消回後,禁忌風寒濕水,否則必致咳嗽不休。

四十九日內餘毒未除,肺虛咳嗽,下汗如雨,頭汗如蒸,全身浮腫,宜用此方:麥冬、冬花、知母、橘紅、百合、百部、阿膠(麵粉炒)、沙參、貝母、鉤藤、枇杷葉、榧子、兜鈴、栝蔞仁。

疹若回後,如見發熱,每渴用綠豆、芝麻炒米和煎茶飲,切不可飲寒水,更宜生津解熱而止渴,或用白虎湯代之亦可。

疹後二十日之後,其毒不解,邪火拂鬱,渾身發熱,晝夜不退,發枯肌燥,漸成疳瘵,宜清熱除疳丸主之。

清熱除疳丸:

清熱除疳又黃連,歸芎膽草陳干蟾,

發枯膚癢成疳瘵,加上君子治五疳,

再加筍薈共為末,神麯糊丸米湯下。

如渾身壯熱未至瘦弱,但每煩躁搐搦不寧,此熱在於心肝二經,以當歸養血湯、黃連安神,間而服之。

當歸養血湯:

瘄後壯熱每煩躁,定知心脾有火熬,

四物湯中除芍藥,安神養血須醫早,

枇杷麥冬梔子入,燈竹木通甘草高,

假如氣結連聲嗽,桔梗蔞仁不可少,

天門麥冬入口消,知母枳殼天花炒,

若似氣急聳肩嗽,血出口鼻面色焦,

若非瀉肺終難治,二冬二母與甘草,

桔梗杏仁與葶藶,兜鈴糯米帶甘草。

疹後咳嗽氣喘,連聲不住,此乃毒氣流於肺,肺葉焦而動也。如胸前凸起,龜背直從而喘急,血出鼻掀,握手擺頭,面青色或白枯者,皆不治之症,如胸前不動用麥冬清肺飲治之。

疹後牙疳紅腫者,宜服清胃飲。

升麻(二錢) 川連(一錢) 丹皮(二錢) 生地(二錢) 胃爛加生知母(二錢) 生石膏(三兩) 清胃飲合加荊芥(一錢) 大力(二錢) 玄參(二錢) 生甘草(一錢) 桔梗(二錢),疹回後雜症,或前或後,稍為加減酌用。

小便赤澀(十一)

心火移熱於小腸,小腸入於膀胱,膀胱熱熾於小便,則小便赤澀,血隨之。又肺受火邪之克,以致毒氣無從而泄,蓋因失降下之故也。或生煩躁不寧者有之,不必專於利水,宜清金降火氣為要,用導赤散加生山梔、川連、升麻等藥治之,火氣既出,小便自然清利矣。

導赤散方:

木通 麥冬 車前 生地 生甘草(一錢) 赤苓 生梔 生黃苓 滑石 澤瀉 川柏 知母 加燈芯煎(以上各二錢)

蓋溺血總系烈毒內攻也,況出自小腸乎,故五淋病惟濁血尤重,非下極清涼之藥,難以緩其流,澄其源也。

淋症從溺竅來,濁症從精孔來,貝母六一散能分水道。

尿血即血淋也,溺血者,心與小腸實熱也,可加貝母、前胡、石葦、牛膝各二錢。

大便秘結(十二)

血氣下行,大便自無阻滯,苟熱氣燥結於下,毒火流住於大腸,以致津液乾枯不得潤滑,故大便有秘結之症。苟不攻其胃則胃實,胃實則生譫語,腹脹目赤者有之。《經》云:毒氣歸胃,胃氣閉塞,喘急煩躁不免矣。急用大黃、栝蔞仁、枳殼潤下以去毒,外導亦可,加升麻提之更好,蓋清氣提上,而濁氣自下也。

泄瀉(十三)

發熱與見點並回後五六日之間作瀉者,是瀉火毒不瀉元氣也,切勿止之,《經》云:毒以瀉鬆,痛以利減,回後瀉至八九日外當用四苓散加升麻、槐花、桔梗、柴胡、梔子、黃連、車前、六一散、杏仁、條芩、豆根、栝蔞仁,切勿用白朮、木香健脾等藥。瀉出之物如雞卵臭者,傷食也。宜用山楂、麥芽、檳榔、川樸等味以消食積。

《經》云:泄瀉者,邪入於大腸,原進原出者,邪熱不化谷也。蓋因火性沸騰,不暇分消,故其出也。泄瀉大作,一切寒涼清解之藥在所禁忌,然非所以概治熱毒下痢之瘄症也。熱毒太甚,其毒不能盡行肌表;勢必至於壅滑凝滯,所幸內實不受邪,侵注於大腸,大腸為傳送之官,不至毒害迫於其中,頻頻下痢,雖與泄瀉相似,而實不同。此之瀉者滑而不禁,彼則堅而閉塞,此之瀉者溏而不實,彼則凝結如膠漆。有純下清水,或穢氣不甚,或便塞難出,或腹痛煩躁不寧,重用芩連以清其火,稍加大黃以攻毒而痢自止矣。若以泄瀉治之,則左矣。《經》云:熱毒沖腸便自頻,喜腸傳送毒難侵。頻頻欲解仍難塞,誤認脾虛終內攻,久瀉者飲食內停中氣阻,轉運失職脾困苦,縱然順症亦淹遲,內傷消積止瀉吐,熱退便塞須加升麻,一提而大小便自順矣。

嘔吐咳逆(十四)

嘔吐者,胃火也。胃火上衝,嘔吐而食不下咽。咳逆者,肺火也。肺火上衝而咳逆不止也。《經》云:嘔吐者,邪甚於上。順其氣,清其火,則自止矣,切勿用薑汁,有痰在膈,在經絡非吐不可,吐中亦有發散之義,《經》所謂:因其高者因而越之也。

嘔吐不止者,用葛根煎汁服之,不能下氣消痰。嘔噦不止者,用枇杷葉煎服之,能止痰嗽咳逆。

三消症(十五)

渴而每飲為上消,肺熱也,心火移熱於肺。多食善飢為中消,胃熱也。渴而小便數,且有膏為下消,腎熱而水虧也。

不食(十六)

人以胃氣為主,不食則胃氣必傷,此為實熱壅塞而然也。回後重用石膏以清胃火,大便秘結須加大黃,不憂寒涼太過,不憂盪滌傷胃,《經》云:百凡欲食最為先。《經》云:安穀則昌,絕谷則亡。不食應知各有緣,有熱邪犯胃而不食也,亦有胃虛火閉不食者,此則火閉無疑非胃虛也。胃虛不食身安靜,胃熱人煩體自炎外。又有飲食過多,或痰凝氣滯,與夫寒邪閉塞胃熱者,皆令不食,須知其食過多,致脾不消穀而成痞脹者有之。

驚搐(十七)

熱毒犯心,心為君主,忽被風邪束縛,不得汗泄,大小腸鬱結不得內行,是以心火亢極,金受火克,不得平木,木動風生以侵脾土,故吐食更兼搭眼,面青又見頭搖,氣亂神昏,遂生驚搐之症。《經》云:木邪盛而傷土,宜發散兼利小便,使其內外之毒,分消而驚搐自定,發散用消毒飲加防風、川羌、煨天麻、木通、小草、甘草、鉤丁、陳皮、青皮。回後加大黃、麥冬、柴胡、山梔,或用清解散。防風、荊芥、蟬衣、桔梗、前胡、川芎、升麻、黃芩、木通、大力、連翹。治法當平肝木,利小便為要。瀉肝則風去,利小便則心熱清。此因心火火熾盛,肺金受克不能制肝木,以致火風相搏,神不得安,邪火退,正火旺,則心肝寧而驚搐定矣。發搐惟利關節,毋為驚治,須清煩熱安神治,宜疏風消食透毒為良。

失血(十八)

今夫血陰物也,有質而凝,寒則凝,熱則行,熱毒之氣內外不得分消,內閉結,外無汗,營家失所,奔竄妄行,傳注督脈,必從鼻軟關而出。《經》云:毒從衄散不必止之。若從口來犯胃,難治,急用犀角地黃湯。或溺血者,加山梔、車前、石葦、木通、升麻、槐花(各二錢),或大便下血者,加黃芩(四錢)、槐角(三錢)、黃柏(二錢)、升麻(二錢)。血屬陰本靜,因相火所逼,故越出上竅,耳鼻衄出者加山梔(二錢)、防風(二錢)、荊芥(八分)。若九竅出血者不治。若吐蛔,瀉蛔。蛔者,嘈食蟲也。不食而出者,胃火實也。見食而出者,胃中虛寒也。氣虛不食而吐蛔者死,瀉蛔亦然。不食,蟲無存養之所,故出。蟲畏胃火,不安其身,亦出,宜重用石膏。

誤降(十九)

疹雖出齊,天庭不明,手足尖不至,而時師誤降者,或自回者,於降藥中加發散開提之藥,如大黃、鉤丁、薄荷、蟬衣之類。或用青龍湯不可遲延,生甘草、知母、薄荷、黃芩、栝蔞仁、膽草、大青、紅花、忍冬花、通草、穀精草、西瓜汁、升麻、砂仁、竹瀝、殭蠶、槐花。

咽喉(二十)

咽者,胃脘水穀之道路,主納而不出;喉者,肺經呼吸之往來,主出而不入。咽喉系一身之橐籥,使毒火上炎,不得發越,鎖於咽喉,或燥或破,或嗆或噎,或痛或腫,甚至水入則吐,食入則嘔,音啞,言語不明,無論火毒重輕,即以甘桔湯加大力、荊芥、玄參、復花、前胡、芍藥,消火毒,清咽喉為要。回後加豆根、麝干、麥冬、防風、石膏、苦參。《經》云:切要解炎並清喉痹。咽痛甚,毒火灼,只恐一朝封管,籥鎖殺聲,啞卻徒勞。

舌刺咽乾(二十一)

舌胎生刺,咽乾如炙,傷寒難症見之,陽盛陰消之象,然扶陰益陽其危可解,痘疹若見,總以烈毒肆虐,非僅爆炙已也。甚則乾焦日黑,總以咽喉壅毒,所以咽啞水嗆無言。若瘄,舌刺如煤者,不治欲解其危,非寒涼盪滌不可,即使攻解須在回時早圖可也,用大黃、栝蔞仁、石膏、枳殼為主。音啞是肺熱,有肺痿,有風毒入肺,啞有火鬱,舌有痰迷。

音啞(二十二)

心者,聲音之主;丹田者,聲音之府;喉者,聲音之門也。被熱毒煎熬,熱甚生痰,津液膠錮,痰毒填實,肺竅有礙氣道,其毒不能盡行於肌表,故音啞。然熱毒既已不行,以致肺竅填實,雖有根有主,聲音亦不能發越也。且肺金以空而鳴,不空則不鳴,宜用力子(二錢)、桔梗(一錢)、花粉(二錢)、甘草(一錢)、菖蒲(八分)、黃芩(八錢)、麥冬(二錢)、知母(二錢)、鉤丁(二錢)、川貝(一錢)、天麻(二錢)、前胡(二錢)、芍藥(二錢),以清其火,順其痰,則肺開而聲音出矣。如久瀉後音啞汗出者,元氣脫也,不治痰,疹始中聲啞者,以人事安靜,飲食如常者佳。若起發之時,即音啞失聲音,咬牙者,寒戰者,煩躁昏迷者,乾嘔水嗆鎖喉者,痰壅喘急者,泄瀉不止者,腹脹悶亂者,皆凶。未出聲變者,表郁病也。已出聲變者,膈熱病也。出後而聲不出者,表膈兼病也。又咳嗽出聲者,不在此例,此時亦用北沙參清肺,肺斂則聲開,惟疹回一月外,方可用訶子、阿膠、糯米。

弄舌咂唇(二十三)

(唇未腫則肺熱,燥則唇乾,利濕熱唇爛,肺熱則唇生核,狐惑則唇厚上瘡或則唇下瘡,風則唇動喎,虛則唇白無色,寒則唇青或噤。)

舌乃心之苗,心寧則舌安,心擾則舌亂。且肺之絡又連舌本,心肺有熱,其苗自不能寧,故搐弄不息,長出不收。脾乃倉廩之官,其華在唇,且胃脈環於唇口,咂唇者、硬腫者,乃是脾火也。若破荷葉浸軟貼之,或辰砂和蜜敷之,倘若唇肉已傷,不治。疹回後倘有此症,重用黃連、石膏、蓮心、梔、柏,以清心苗。蓋舌乃心苗,口為脾竅,火降則熱自疏矣。

發狂(二十四)

發狂一症,雖不得見,然總因風寒外束,腠理閉密,大腸乾燥,身熱無汗,毒火鬱結而不得發越故也。初起用麻黃散加大黃,回後用石膏(四兩)、知母、黃連(各一錢)等味,治之可愈。

煩躁不寧(又二十四)

《經》云:煩躁者,毒氣壅塞並表裡不寧也。如抓搔者,疹癢也。不安者,內熱也。呻吟者,疼也。又煩者,氣血燥也。《經》云:內煩外躁,小便不通,小腸熱積也。瘄疹每有此症,或至晝夜不安。

譫語不眠(二十五)

譫語發狂,啼叫多時,治宜發汗兼通大小便,《經》云:心煩亂用涼膈散,快胸又疏表,透毒涼解清火以去其根。又云:腎燥故心躁,火屈於水而出也。《經》云:腎枯燥急食辛以潤之。又肺主煩,腎主燥,有痰,有火,有毒,有蟲,有癢,用黃芩、黃連、麥冬、知母、貝母、連翹、車前、羚羊、犀角、防風、膽草、乾葛、冬花、茯苓、柴胡、山梔、槐花、石膏、栝蔞仁等味,又加玄參、生甘草、茯苓、山梔解清肺火,宜重或用大黃、六一散之類。

咳嗽痰壅(二十六)

咳嗽者痰涎壅盛,外感風寒,熱毒壅遏而不得發越,以致肺竅不通,始用和解散,回後痰多加川貝、膽星,或麥冬、清肺飲。咳嗽者乃邪氣上衝,痰滯不活之故,治嗽宜以治痰為先治,痰要以治氣為本,用枳殼、橘紅以利其氣而痰氣自除,痰飲自消。清肺金,解熱毒,而邪火自退矣。夫人身之津液所以資生精血也,火毒煎熬,而津液不得流通,變為痰涎,膠固於中,致使正氣被塞於胸膈,或喘或嗽或舌強不能言語,或喉中作聲乳汁難下,入口即嗽而吐出者,此毒氣停滯於肺胃也,宜升發解毒,當以前胡、桔梗、復花、枳殼、橘紅,大力等藥,以運動其痰。如先有痰在頸項者,不必妄治,即用生大力移之亦可。

呃逆(二十七)

呃逆者,氣噎也。乃是胃枯槁而成,此下焦毒火鬱於胃中,不得發越之故,非是陰火上升,依胃而發也,治宜用石膏、茯苓、麥冬、橘紅、鮮斛、山梔、竹茹、九頭蘭、茉莉花、樹上干桃等藥。

腰脅痛(二十八)

毒伏於腎,腎傳於腰,腰乃一身之關節也。毒火煎熬,腎水枯槁,水火失濟,故腰疼也。初起用敗毒散(川羌、獨活、前胡、柴胡、川芎、桔梗、升麻、乾葛、甘草、青皮),若外感風寒必兼頭痛,亦用此藥。兩脅疼痛尚有餘毒在中,陰陽之氣不能升降,故作脅疼治,宜柴胡、枳殼、桔梗、赤茯苓之類,使二便氣流通而疼自止矣。

腹痛惡心(二十九)

疹出不透,脾胃有毒,邪正交攻,臟氣相擊,火毒鬱結,凝滯而作腹痛。腹痛者毒郁於陰,臍以上屬太陰,當臍屬少陰,小腹屬厥陰,治直升發解利。《經》云:痛以利減,毒以瀉鬆,加枳殼、枳實、大黃、栝蔞仁之味,胃口有熱有痰而作乾嘔者,是為噁心,大便秘結忽作腹痛者,燥糞欲出也,用外導法,如平日原有蛔痛之症,此為內熱蛔不安而作痛也,宜用大黃、枳殼、栝蔞仁等味微微利之,瀉出即安,切勿妄用使君子等酸藥也。

腹脹(三十)

毒氣凝於胃,不能外越,而毒留於內,甚則氣喘發厥,治宜升發解利散邪,使毒氣分消,則脹自愈。《經》云:疼以利減,脹以自消。肺熱生脹而大便秘結,仍用枳殼、大黃、栝蔞仁。胃熱生脹,小便赤澀,可用木通、川連、黃芩、石膏。乳食停積,可用升發加消導,又加枳殼、杏仁、桑皮、陳皮之類,喘者加葶藶子。又方用田螺一個,將麝香、五味子、入于田螺內,覆臍中,布包,晝夜小水即利矣。

喘息(三十一)

毒火流於肺金,氣為火毒所郁也,治宜清金解毒,退火消痰,順氣為主,如鼻塞咳嗽,乃風入皮毛,可加麻黃、杏仁。泄瀉久而喘者,虛喘也。不泄瀉而喘者實喘也。實喘非傷食即便閉,宜陳皮、枳殼、蘇子、前胡。疹後發喘者,毒火繞肺也,宜用條芩、知母、大力子、石膏、桔梗、地骨、兜鈴、杏仁、桑皮、葶藶、川貝。喘後腹脹者,利小便而喘自止矣。氣喘痰盛者,當服三子養親湯,蘇子、芥子、萊菔子,微炒黃。注云氣有餘便是火,火升而痰亦升,氣高而喘亦高,故用蘇子降氣以解之,芥子開氣以理之,菔子利氣以下之,氣下則火清而痰喘自止矣。再加竹瀝、枇杷葉、綠豆更妙。

預料疹後(三十二)

起發時先看頭上,旋視手足透發如何。若手足尖出到,額上皆明,此毒氣得泄,脾胃素強,不必慮也,勿藥有喜。若遍身雖起,而手足尖不到者,此毒郁於脾胃。蓋人之一身,脾胃為君主,然後灌溉於四肢。今脾胃津液不能行,其毒不泄,所以起發不到,此根本已撥,枝葉必萎之兆。天庭亦要緊之處,定要透發,若太陽太陰兩顴並鼻左右不起,不比金木不分之症可挽救也。

手足疼痛(三十三)

疹出之後,被風寒邪氣侵襲肩窩手臂,以致毒火凝滯不散,疼痛無時,不能搖動,回後必須發壅,降藥之中加羚羊角、青皮、桔梗、獨活、川芎,以治之可愈。

口渴(三十四)

渴者,胃中有熱,津液為熱所耗,故發渴而欲飲也。宜炒米、綠豆、芝麻煎茶與飲,切勿飲水,回後加石膏、知母、麥冬、冬花、花粉、乾葛,以生津液而止渴。

津液流通於三焦,以制火也。火氣上炎,熏灼心脾,是以津液為之下陷,華池為之乾涸,故發渴也,治宜清金。《經》云:烈火刑金,咽燥發渴,火清則華池自潤矣。咽喉乾燥則渴,雖有虛實,均屬肺病,金生水而畏火不能輸降下之,令華池乾涸而渴,從之喜熱惡冷,稍飲即止,宜生津液而渴自止。喜寒惡熱,百杯未足,宜制烈火而渴自解,是金被火爍,火焰如爐,五臟皆竭,而肺更何言哉!《經》又云:降火則渴止。

寒熱(三十五)

火動則熱,火鬱則寒。蓋毒欲發泄而不得散耳,將出而有氣血與火毒相攻也。出之而有者,毒盛則邪勝也,宜用柴胡、知母、石膏、地骨,便閉加大黃可也。

熱如炮烙者有之,頭溫足冷者有之,唇焦頰赤者有之,青慘黯滯者有之,周身發熱參半者有之,陰陽殊絕者有之。其所以然,毒火有隱現之分,非真有寒熱之界也。熱者有微熱,有半熱,有極熱之不同者,宜知之。

厥冷(三十六)

厥者,手足逆冷人事不知也。陽氣獨上,火隨痰湧氣塞不行而厥也。熱毒之氣鬱遏於內,元氣不得流通,以致外表無陽而厥冷也。宜發散之中加麻、桂、蔥頭,陰虛火旺則內熱生風,火氣焚灼,故身熱肢冷,痰隨火湧,故不知人事。又有血厥者,汗出過多,血少則陽氣獨上,氣塞不通之故耳。

頭溫足冷(三十七)

頭乃諸陽之會,毒氣上蒸故溫,足之六經屬水土木,水寒則冰,土寒則拆,木寒則枯,足冷者,陽氣絕也。《經》云:足冷過膝者不治。但疹出郁於上而足冷者,宜清之於上,則火降而足溫。四肢脾胃主之,是以四肢先見者不治,疹後四肢冰冷亦不治也。

疹後頭汗如淋,毒慘陽位者則不治。若治,宜前開錄四十九日後之方治之,此因火性炎上,兼之滲泄無門,不容滂達,焰光上竄,汗之所以上湧若蒸也。四肢屬脾宜和暖之故,不宜熱,尤不宜冷,通身火熱而手足獨冷者,皆烈毒湧遏於脾陽,邪莫透,火鬱則寒之象,冷之極,正熱之極也。未出之時,則用麻桂以散之,而火自收矣。

發癢(三十八)

有血熱發者,有毒盛發者,有感風發者,此三者宜消毒散加防風、連翹、玄參、蟬衣、地骨、生地、黃芩、荊芥等藥。又曰癢者急疏風以開其牖,攻毒以達其滯則止矣。

又云:熱毒壅於皮膚,氣為郁遏,血被煎熬,氣非不足也,錮之則焰,血非自熱也,灼之則迫,遊行皮肉,癢之所以作也,重加石膏、生地涼解,以殺其熱毒之勢,庶氣血不受邪虐,何患乎癢之有哉!若內症猖狂,大便秘結,用大黃、麻黃、枳殼,速宜盪滌,不可臨渴而浚井也。又有俗法,升麻、蒼朮、桑皮、荊芥、防風、柳枝、槐枝,共水煎以布拭之,即止。

便下膿血(三十九)

疹後泄瀉而便膿血,此邪熱內陷,大忌止澀,最宜升發開提,雖云清氣不復,脾胃虛弱,不得輕用生耆,但解其熱,涼其血,而諸症自愈。治疹之法與他症大不相同,宜清熱發散,涼腸為主。便下純血者風傷肝也,宜散風涼血。如豆汁者濕傷脾也,宜清熱滲濕為主,倘若鮮血者為腸風,隨感而見也,瘀血者為臟毒積久而發也,糞前為近血,出於腸胃。糞後為遠血,出於肺肝,用藥切忌酸澀之味,如疹後見之者,此移熱於大腸,藥宜降之,隨進槐角、川連、石膏、木通、六一散、山梔、黃芩、杏仁,久則地榆亦同功。《經》云:腎者胃之關也。腎主二便,久瀉腎虛,不可專責脾胃也。疹毒傳大腸,或瀉痢膿漿,此是臟傳腑,能知其因必得安康矣。

癍症(四十)

癍乃太過之症,比疹更重,夾毒上浮,從毛竅中出,形如蚊咬之狀而色紫赤,宜用石膏、生地、丹參、荷鼻、大力、黃連、川芎、羌活、山梔、防風、荊芥、連翹、甘草、大黃等味,便有神功。

痘疹相連(四十一)

痘若現形之後,有碎密如芥子者,疹也。皮肉鮮紅成塊者,斑也。此火毒薰灼於中,急宜解毒,使斑疹消散,痘得成功。《經》云:痘疹連呈甚是奇,夾斑夾疹總為非,斑消疹散先解毒,芩母石膏玄參宜。

又云:疹先痘後小兒哭,退疹方能痘自來,莫道寒涼憂冰伏,時師一見便癡呆。

又云:治疹不治痘,惟要開其腠,腠開毒自出,毒出為寧候。

又云:先退其麻疹,痘瘡自然發越,宜服生甘草、防風、黃芩、荊芥、黃柏、玄參、大力、石膏,再加升麻。

表裡實熱(四十二)

紅紫干滯、黑色焦枯者,表熱而實也。大便秘結,小便赤澀,身熱鼻干而燥,氣熱唇焦煩渴者,裡熱而實也。表熱宜清涼發散分利之,裡熱宜重解毒兼清涼發散為主。

疹後症(四十三)

瘄後現點或疔多者,熱毒抑遏皮膚也。《經》云:急宜清毒始為美,連翹飲下莫磋砣。

又有疹後牙根出血,咽喉腫痛者,《經》云:甘桔湯中用荊芥、防風、玄參、大力,可扶傷牙根舌上。若生瘡,連翹解毒桔玄當。

發搐(即悸症四十四)

發熱驚悸,心肝受病,心主火,肝主風木,風火相搏激而發搐,升解主之。又有咳嗽喘怯,肺肝受病。肺主氣,肝主血,是為金木相併,氣血兩搏,亦要發搐,宜清肺飲主之。《經》云:治驚之法要平肝,利水之時勢自安。諸風掉眩皆屬肝木,心火熱盛,肺金受克,不能制水,肝木熱則生風,風火相搏,神氣不寧,故發驚搐,治法平肝木、利小便為要。筋抽脈惕動者狀似驚也,筋屬肝,毒在於肝不得尋竅而出,筋脈受沖激,以致抽動如驚,而實非驚也,或用蘇解散即清解散去芩、連,加羌、蘇。

掏口(四十五)

口為脾之外竅,脾熱盛故掏之。又火邪客於心肺,心火熾盛,金受火克亦掏口,宜雙解散主之,回後重用生石膏。

煩哭(四十六)

肝主怒,肺主聲,毒結於肺肝之中,故煩哭而不絕聲,瀉火即愈。

乾嘔(四十七)

肝肺有毒,而毒衝於胃,肺胃受毒在內,故發乾嘔也。

衝任之火,上犯清道,乾嘔無物者,此臟腑內傷。若飲食而嘔,此熱嘔也,宜用陳皮、黃芩、石膏、竹茹。飲食而硬塞嘔者,此咽中作痛閉塞而嘔也,加味大力子湯。甘草、射干、豆根、荊芥、防風、陳皮、連翹、苦參、大力、桔梗。

咬牙(四十八)

心肝火旺,相戈而鳴,又有胃熱則咬牙,肝熱則寒戰。肺熱而咬牙者治宜清解散。咬牙者,乃足陽明胃經主之,陽明主肌肉,其經走於上下齒齦,邪並陽明,故咬牙且胃熱,非石膏不為功,黃芩次之。《經》云:毒火深藏腎與肝,升沉二臟擾何安,齒牙相戈聲何慘,透解潛藏自貼然。此痘疹兼論。

火毒在肝,肝則藏血而養筋。毒在腎,腎則主骨而生肝還以養血。猶唇齒之邦,兩受其虐而失其和,齒其妄劇而自鬥矣,但虛者則聲鬆,實者聲緊,痘疹皆同。

譫語(四十九)

心經之症,邪毒蘊結於心,心主聲言,心神安則聲言自清。邪熱在內,心神不安,故譫語,宜升解散少加小草、石蒲、木通治之。狂言宜退火,癇聲宜安神。

自汗(五十)

自汗者腠理流通,蘊毒發越,《經》云:液汗通。皮潤。又云:毒從汗泄,不必止之。若汗出如淋者,火熾極也。火擾於內,而汗湧於外,是汗為火逼可知。宜用桂枝合清火主之。

回後有此汗者,是餘毒無所容,以汗而解也。驗其人因汗而適快者是也,不宜再服收斂等藥。

論汗者,血之液也。腎液從毛竅出者為汗,是汗亦血也。原其本,在肺之通調四布而得潤乎一身,以滋養四體,猶曰白露下降,草木敷榮可知。藏則存而為液,疏則泄而為汗,涸則皮毛枯澀,郁則肢體浮腫,寒則凝,熱則沸,血一枯則汗亦因而枯也,必矣。

咬牙驚搐熱渴(五十一)

疹屬陽明胃經,又移於各臟,移於心者則驚悸發熱,移於肝者則咬牙發搐,治宜小柴胡湯、導赤散,加麥冬服之。

手揉眉目鼻面(五十二)

(鼻毛生鼻中,晝夜伸長一二寸,漸系如繩,痛不可忍,速用硇砂乳香為散敷之,如神。)

疹出於脾,脾傳於肺,肺中火熾,以致眉目鼻面狀如蟲行而不能禁者,故手揉之,治宜甘桔湯、清肺飲,重用石膏、條芩、柴胡,此太陽陽明之脈形於面,非石膏、條芩不能成功。否則咳嗽喘急,氣促至危,鼻為肺竅,貴乎滋潤,鼻干黑燥,如煤之狀,肺火熾也,即火剋金也。面者,陽明經之所聚也。貴乎鮮明透發,若面色焦黑,精華散矣。皮者,肺之合也。欲其色淡紅,苟如塗朱,並紫色,火之象也。火之所鬱結也,或如橘色者,火極土燥也。

咳嗽氣促喘急(五十三)

疹屬脾胃,脾乃肺之母邪,傳於肺,主氣而氣喘促急,咳嗽,皆主於肺,以清肺飲主之。

摳咬指甲(五十四)

疹發於肝,指甲乃肝經外竅,肝經有毒,外竅形焉。此木剋土,故小兒摳咬指甲,治宜小柴胡湯主之,或伐肝或扶肝俱可。

癮症(五十五)

疹出未收,復感風寒邪氣,風邪外襲皮毛而入肺,肺中毒氣合而伏於兩脅背腦腰腿之間,形如鬼崇疙瘩,名為瘋癮,癢不可忍,宜荊芥防風敗毒散洗之可也。

作吐(五十六)

疹子既出,毒氣不透,兼熱痰積於胸膈之間,痰在膈上,喘促氣逆,水乳飲下為酷為所膈,略嗽即吐,治宜利氣消痰,加竹茹、竹瀝、黃荊瀝,更好再加枇杷葉,若被胃火所沖,重加生石膏,火毒上衝,水火相激,兩不相下,任其吐逆往上,而我之藥進一步則吐,退一步頻頻與之,自然消受矣。

疔(五十七)

疹出餘毒未盡,兼食辛辣毒物,致令藏於脾胃,脾胃主肌肉,其毒發於肌肉之間,變生疹疔矣。其症壯熱不除,煩渴欲飲,躁亂不寧,蓋熱毒使然也,治宜柴胡合化毒湯。

疹後痢(五十八)

瘄出之後,食物不謹,風寒不避,致傷脾胃,遂傳於肺,肺與大腸為表裡,故成痢疾矣。又有餘毒未盡,餘火未清,則毒移熱於大腸,而成痢矣,必須清金涼腸主之。行血則使膿愈,調氣則後重除。膀胱之氣不通則癃秘,大腸之氣凝滯則後重,其理一也。須加杏仁、升麻,兼消積治之。

觸肺揚涕(五十九)

諸香聞鼻觸了肺,難免頭疼鼻涕揚,急服苓、杏、薄荷、荊芥、桔梗,若無霜打茄同進,苦楚難當就災殃。

發熱腹痛(六十)

發熱腹中急痛時,毒擾於裡不須疑,大便不通宜攻下,莫待臨時懊悔遲。《經》云:毒留於腹中,腹痛腸如觸,徐徐入大腸,下血汙穢濁,急服生軍、枳殼可愈。

舌腫無聲(六十一)

君火炎上熱若蒸,咽喉疼痛亦非輕,舌根腫脹難言語,甘桔玄參連倍增,再加犀梔並連心,立時煎服豈無聲。《經》云:腫消聲響可無驚,隨進二冬知玄參,薄荷連翹荊芥穗,條芩射干與豆根。

狂躁(六十二)

毒氣壅盛於內為風邪所閉,不能驟發而驚搐狂躁,治宜蘇芥散加大黃、枳殼,大小便閉者最宜清利之。

身熱不收點(六十三)

發熱蒸蒸,瘄自虛收,如不收者,毒氣未盡解也,退其熱,邪疹自消,宜用清表散毒湯去當歸、澤瀉、豬苓,宜加骨皮、黃芩、麥冬、花粉、大力、天冬、甘草、柴胡、車前、木通。

夾斑丹(六十四)

夾丹者,此皆毒火浮游散漫於皮膚之間也。宜投甘桔荊防黑玄參,牛蒡知柏與黃芩,木通苦參連翹入,連進數劑斑丹青。

《經》曰:皮肉鮮紅如雲片者,丹也;點粒如蚊咬者,斑也。皆由毒火熏灼於中,故斑丹與疹齊出於外也,宜用荊芥散毒湯或消斑湯主之。

口舌生瘡(六十五)

口為脾竅,舌乃心苗,引火下降,則熱自除,宜用清上飲。薄荷、桔梗、甘草、黃芩、防風、大力、乾葛、連翹、玄參、麥冬、花粉、川連、石膏。

口舌生瘡用有功,敷藥方中薄荷柏,

黃連青黛月石同,冰片少許研為末。

眼赤腫痛(六十六)

眼者,五臟血氣之精華也。毒氣鬱滯於肌膚者為癰為癤,而其留滯於精華者則發為眼患矣。其毒火發露在表,又在至高之地,宜用麥冬清肺飲或蟬化散治之。蟬衣、荊芥、防風、甘菊、川芎、黃芩、柴胡、車前、桔梗、山梔、升麻、木通、膽草,再加蒺藜、蕤仁、蒙花。

兩目紅腫(六十七)

兩目紅腫,羚羊、荊芥為先,次以菊花、連翹。《經》曰:毒內流於肺,精珠不得看,搜去肝風毒,眼目自安然。凡目病在表宜疏風兼清熱,或向外下淚難開名羞明,宜清熱兼疏風,加升麻、黃芩。論疹毒為害,咽喉先,眼次之,但觀兩眼紅脈虯纏,或閉或腫,多生眵淚,或上星障,急瀉肝火,以免傷目之患,蟬化散主之。

月事(六十八)

發熱之時,忽經水適來如期,此積汙隨出,毒從此解,勿藥而愈。倘若不止,熱邪乘血海之虛,逼血妄行,回時宜服小柴胡湯合生地黃湯以清其熱。又有非其期而忽行,此毒火內蘊,擾亂血海妄行,亦宜涼血為主;或發熱之時,經水適斷,宜柴胡四物湯治之,以防毒邪乘虛而入。使已憎寒壯熱,神氣不清,言語錯亂,此為熱入血海。血海者,衝任是也。肝主之肝藏血,肝為血海,天癸至後,血已空虛,熱乘而入,四物合導赤散加麥冬,與安神散間而服之,加丹參、凌霄花可也。

五臟受毒辨(六十九)

毒歸於心者為斑疹、驚悸、癢痛、壯熱、咽喉乾渴、盜汗、丹瘤,皆其候也。毒歸於肝者,則為悶亂、水泡、腰痛、目疾、卵腫、乾嘔、手足拘攣、吐蛔、寒戰、咬牙者,皆其候也。毒歸於肺者,為咳嗽喘急、衄血、皮膚燥竭、肩臂痛,皆其候也。毒歸於脾者,則為吐瀉、腹痛、腫脹、唇烈口燥、手足病、不欲食,此之謂也。毒歸於腎者,為失音、手足逆冷、咽中干痛、耳骫、飢不欲食而多唩。毒歸於大腸、胃者,為瀉痢膿血、腸鳴失音、大便不通。毒歸於膀胱者,為小腹滿、溺血、遺尿、頭額腫痛而目視。此論五臟六腑受毒之症也。

寒熱往來(七十)

疹所最忌者寒戰也,如發熱之時,憎寒壯熱,身體振振戰動,其毒欲出不出,留於腠理之間,邪正交爭,故發振振戰動也,宜服柴葛桂枝湯。

口中臭氣(七十一)

口中之臭氣,勃勃沖人,是肺胃中火所致,此症多有失聲,喘嘔,兼吐膿血,皆其候也。藥宜清金湯、瀉火湯主之。

疹癢(七十二)

疹出遍身作癢,爬搔不寧者,此毒氣火邪傳於肌膚之間,不能發出,與傷寒汗不出而作癢者,同也。況諸瘡痛癢皆屬心火,《經》云:癢者,火之變也。又肝木主風,爬搔不寧者,風使然也。肝主筋而運乎爪,皆心肝二臟之症,藥宜清風化毒湯主之。荊芥、防風、升麻、羌活、大力、乾葛、麻黃、桂枝。

頭目腫(七十三)

毒氣發越,聚於三陽,故掀腫也,宜解毒湯(羌活、防風、荊芥、大力、條芩、連翹、柴胡、桔梗、石膏各二錢),如瘄未透時去石膏。

鼻掀口張,氣喘氣粗,胸脅吸動(七十四)

鼻掀者,肺氣絕也。口張者,脾氣絕也。氣喘胸悶者,肺火盛極而難下也,不治。服清肺飲重加石膏、黃芩一兩餘,或冀挽回於萬一,然必要胸中、鼻尖不動,乃可用藥耳。

餘毒不清(七十五)

氣高而喘息作聲,掀胸抬肚者,餘毒在於肺臟也。痰涎稠黏,咬牙戈齒,泄不止,口臭者,餘毒在於脾胃也。盜汗身熱不退,渴盛者餘毒在於心經也。夢中多驚,攝手振動,目赤者,餘毒在於肝膽也。耳骫手足尖熱者,餘毒在於腎臟也。身腫不消,壯熱不退,鬱悶不舒,諸經皆有未盡之餘毒也。

寒戰(七十六)

心火亢極,上灼肺金而孔竅閉塞,故寒戰不止,宜發汗以去表熱。如大便閉,宜下之,小便不通,宜利之。論火性甚烈,喜散而不喜郁,則拂其性矣。欲達而不達,氣血與火毒,五內搏激,其能免身之不戰乎?火鬱固戰,每過鬱而反似寒者,是熱極反見水化,如嗜強酒,若不勝其所寒矣。惟用麻黃為先,毒火鬆透,自必熾熱火性得順而寒戰自止矣。

氣短倦怠口乾出汗(七十七)

火氣燻赫,肺金受制而寒水生化之源已絕,故氣短、倦怠、出汗,皆本經症,宜麥冬清肺飲以濡肺金之枯燥。

紫紅白三泡(七十八)

紫紅泡起於化肌傳肝,表裡不解,致血鼎沸,以黃連解毒湯加犀角、紫草、生地、丹皮、山梔、木通治之。白泡者,乃氣有餘而血不足也。化肌傳肺,熱毒注於皮膚之間,其津液亦隨氣而泡也。白而空者,其氣虛也;白而有清水者,其氣實也,用川連、石膏、丹皮、黃芩、生地、殭蠶、連翹、玄參。又云:白泡亦熱之故,《經》云:血熱則斑,氣熱則泡。又云:皮濕之故,腎水盛耳,總有熱毒未出而熱邪先為所害也。論氣盛則泡,氣盛者毒氣盛也。衝突處毒鋒如射膺,鋒者囊隨毒氣而發也,則泡之有自來矣。氣血關鎖之極者,色白而囊空也。氣得浮動者,內含清水;血得浮動者,水若醃魚。總為毒氣所致。又云:血熱則枯,血涼則生洵然。

遍身紫黑紋(七十九)

熱邪內外熏蒸,遇風寒輒與內熱相拒而不得入內,熱為風寒所閉而不得出,毒氣壅於肌表,故形如痕點,其色青紫者有之,宜用生地、紫草、凌霄花、丹皮、玄參、連翹、黃芩、紅花、全蠍、石膏、川連,如大便秘結加生軍。

連出不收(八十)

連出不收者,熱毒太甚也。不能一時發透,宜重表之。如回後用化斑解毒湯治之(玄參、知母、升麻、力子、人中黃、連翹、石膏),大便閉結加生軍、生地、紅花、紫草。

疹後牙根血出腫爛(八十一)

牙根血出胃火併,宜投天麻枳花粉,麥冬生地黃連入,重用石膏生條芩。此因積熱毒火入胃,宜用清胃飲、涼膈散(薄荷、山梔、連翹、桔梗、黃芩、生地、甘草、川連、升麻、丹皮、石膏)。

齒腮腫痛口角流涎(八十二)

齒頰腫痛口流涎(宜用川芎、防風、石膏、黃連、玄參、黃芩、甘草、牛蒡子),不投陽劑痛連綿。

疹後紅斑作癢,疹後發熱一二日,紅斑作癢遍身散出,愈爬愈癢,狀如細粟,或成云片,一湧而出,此因回後不禁辛辣、油膩之味,放心縱食,以致風熱寒濕之氣外感而成也。急宜三花斑湯加防風、黃連,以除風熱,免生瀉利。倘瀉痢日久不已,此餘毒移入於大腸也,切勿妄投止澀,以致內毒上攻,轉成嘔吐,噤口不食,而莫可療生也。如滑泄不止,或下鮮血,或如屋漏塵水者,急服三黃湯加檳榔、枳殼、六一散,治之可望愈矣。

五經熱症(八十三)

五經熱症病原分,熱氣熏蒸上衝心,譫語妄言神志亂,犀角黃連可定神。熱蒸於肝,則搐搦如驚,治宜天麻、羌活、膽星。熱蒸於脾,則腹脹,渴飲,目腫,大便閉,宜投枳殼、山梔、大黃。熱蒸於肺,喘嗽鼻涕,兜鈴、貝母、桑皮。熱蒸於腎,玄參、知母。

瘟毒發疹(八十四)

瘟毒發疹者,由小兒感冒風邪,藏蓄於肌肉之間,陽氣發動,潛形於皮膚之外,一年之中,屢受不正之氣,而出於兩腋之下者,氣之道路也。瘟邪隨氣道而出者,肺之瘟毒發疹也,治宜清肺飲主之。

疹後癖積(八十五)

疹後癖積,麻既回,飲食不謹,驚唬不忌,以致積久成病而痰氣包裹,遂成癖疾,故令小兒面黃肌瘦,項細腳軟,腹如脹鼓,身熱口瘡,治宜痞氣丸、褐子丸,二藥消之。

疹後遍身糜爛(八十六)

疹後遍身糜爛者,發在瘄子已收,飲水過多,嗜食不節,致使食傷脾胃,至於肌肉、背心、兩脅間發出小水泡,其形光明,此水晶瘄也。一日之間變成漿泡,如湯沸然,而潰爛成糜,法當胃苓丸治之,外用白雲散敷之。

疹後痧疳(八十七)

瘄後痧疳者,乃脾胃虛熱上炎,熏蒸於口,涎流清水,是為口瘡,口瘡日久,遂流血水,血聚成膿,黑爛臭穢,是為痧疳,治宜丙金散、㳦淿散敷之。

疹後陰囊腫痛(八十八)

回後陰囊無故赤腫,明亮如燈籠,痛不可忍,此乃餘毒邪熱流注於膀胱,宜用導赤散治之。

疹後瘧疾(八十九)

疹後瘧疾,乃肺腑嬌嫩,洗之太早,濕熱水氣客於皮膚,衛氣不守,邪氣潛乘,陰陽交爭,虛實更作。陰勝陽則內外皆寒,陽勝陰則內外皆熱,以截瘧丹治之。(方見《金鏡錄》。)

疹後生風(九十)

疹後生風,疹沒而榮衛俱虛,虛極則生熱,熱極則生風,其症手足瘛瘲,目直項急,角弓反張,口吐白沫,是脾虛為肝木所制,治宜平肝散風。

胃爛發斑(九十一)

胃爛發斑者,熱甚血復,里極表虛則發斑,輕如疥子,重如錦紋。紫黑者,熱極而胃爛也,十有九死。如赤斑煩痛宜犀角大青湯化之。若後有因傷寒者,或當下不下,宜汗不汗,以致熱毒蒸於內,胃受熱毒而發於皮膚之間。赤者為斑,以化斑湯解之;黑者為胃爛發斑,十無一生也。

餘毒論(九十二)

論餘毒是血熱毒重之症,或涼解不早,或寒冷太過,二者均失於調劑。或誤投溫補,辛酸燥辣之味,帶火收結,故餘毒仍留,且血熱毒重,其症非虛,涼瀉則氣復矣。所謂涼瀉而成其補者,此也。

摘要(九十三)

鼻氣通於天,天者頭也。肺竅開於鼻,而陽明胃脈環鼻而上行,腦為之元神之府,而鼻為命門之竅,清陽不升,則頭為之傾,九竅為之不利,疹子未發將發之時,宜用升麻。發表如不透者,急用麻黃、桂枝二味。如過用酸藥,勢必至於發不透明,所以荊、薄、紫、陳、蘇、蔥等藥,表時定不可缺也。但用亦不可太重,更有復花,亦表藥方內而冷利大腸之藥,亦不可過用,或有用松毛尖,其性極寒,尤為不可,切囑切囑。夫表時忌用最寒之藥,間有用大黃者為救急也,大便一去寒不停留,故不敢廢耳。疹出足,另有土藥備用,當降之時,不論貧富可服而愈。枇杷葉與荊竹黃,綠豆芝麻糯米湯。以上五味常服,小兒定然安昌。痰甚又加荊竹瀝,氣喘還須蘿蔔子,胃火盛加水蘆根,溺赤便血白茅根,肺熱氣喘一同吃,呃逆不止刀豆入,遍體風癢桑枝用,氣喘蕎麥合蘇子,骨蒸青蒿效如神,燈芯竹葉解煩渴,能利小便在其中。無汗加上蔥白透,利氣消痰芥子逢,目赤山梔夏枯草,發灰吹鼻止衄紅。又云:疹出不到而回者,有未足而誤降者,惟此方能生人也,石膏黃芩天門冬,知母蟬衣栝蔞仁,鉤藤黃枳殼沖,不瀉氣實大黃順,氣喘兜鈴葶藶子,肚痛要加枳殼充,火瀉車前不可缺,咳嗽蘇子冬花同,喉痛射干山豆根,起死回生此方神。

小柴胡湯:

柴胡芩連歸桔翹,知膽葛防粉甘草,

大力陳皮芎貝母,薄荷丹皮夏枯草。

寧肺桔梗湯:

桔梗枳貝歸蔞仁,甘草百合桑皮用,

加減葶藶地骨皮,還加知母與杏仁。

清咽利膈湯:

連翹黃連與黃芩,甘桔梔子荊芥穗,

防風銀花薄荷葉,大力玄參大黃添。

柴胡清肝湯:

柴胡清肝地歸芎,黃芩梔子又防風,

連翹花粉大力子,再加甘草一味沖。

三黃解毒湯:

三黃解毒又黃芩,黃柏黃連一同行,

山梔木通甘大力,解毒還加連翹升。

加味四苓湯:

加味四苓豬瀉並,車前木通赤茯苓,

黃芩川連大力子,疹後過瀉服之靈。

清肺飲:

清肺飲中有二冬,甘桔石膏杏仁同,

二母要求大力子,兜鈴加上肺氣通。

清金瀉火湯:

清金瀉火天麥冬,知母片芩甘木通,

兜鈴石膏花粉梔,肺火煎熬用其中。

荊芥解毒湯:

荊芥解毒亦玄參,防風力子與黃芩,

知母石膏甘草入,還進川柏木通升。

蟬化散:

蟬衣蒙花當歸梢,羌防芎柴龍膽草,

川連木連白蒺藜,梔子車前作引好。

黃連解毒湯:

黃連解毒柏連芩,山梔石膏薄荷荊,

連翹甘草生大力,口舌生瘡桔梗真,

疹後如見喉痛症,急投甘桔湯有靈。

化斑湯:(裡熱發斑表虛者,須用浮萍煎藥。)

化斑湯中黑玄參,人中白與石膏升,

知母連翹牛蒡子,急進川連與大青。

胃苓湯:

胃苓澤瀉赤茯苓,陳皮厚朴合豬苓,

木通山梔甘草炙,茅山蒼朮軟防風。

四順湯:

四順湯中又杏仁,紫菀貝母冬花共,

桔梗甘草淡條芩,肺嗽不眠此方順。

清上飲:

清上飲內薄荷風,乾葛力子麥門冬,

桔梗連翹甘草殼,川連黃芩天花同。

涼膈散:

涼膈薄荷山梔翹,黃芩桔梗同甘草,

手足指尖如不到,大力蟬鉤麻黃表。

昏睡不醒(口燥唇乾不食。九十四)

生石膏每劑用二三兩,黃芩每劑用五六錢,此二味終不可少,不怕寒涼過度。手足指尖不到,勿論回者誤降者,須更用筍鞭芽十個,荷鼻五個,可同煎服。脾病困倦,昏沉多臥,口乃脾竅,故口燥唇乾不食,是亦胃火不清之故,肺病則嗽,一切鼻煤、鼻煽、鼻干、鼻瘡、嘔吐,皆胃火也。至若眼紅澀是肝病,須伐木清金,兼去風膽病,多煩而不眠,重用石膏,即四五兩一帖亦不妨。若喘息,生芩作主,石膏次之。力子桑皮葶兜鈴,知桔蘇麻與條芩,天冬杏貝生石膏,引加蘆根與茅根。

小便赤血(涼膀胱為主。九十五)

豬瀉車前梔木通,滑石芩柏石地冬,

石葦一金麥葶藶,通草順引膀胱中。

大便血痢(涼腸作主九十六)

大黃復花翹桔梗,枳荷力子連條芩,

銀花槐梔栝蔞杏,荊芥升麻與苦參。

涼大腸利小便,蓋小便愈長則大便愈結,然亦不可強止。《經》云:毒以利泄,若利止則不能出而腹痛也。

干桔升荷枳木通,石蒲芩連胡天冬,

知母豆根苓槐骨,滑石人中柏杏仁。

嘔吐咳逆(九十七)

《經》曰:胃火抑鬱,肺火上衝而為逆重,用生石膏、生黃芩。次之又方:

柴前蟬桔曲二冬,茯苓石膏芩蔞仁。

咽喉痛(先治風火併治喉嚨。九十八)

甘桔復花前玄參,射干荊防枳豆根,

冬花芩薄生大黃,蔞仁木通與苦參。

音啞(先清肺火,重用生黃芩。九十九)

石蒲桔梗力子冬,黃芩花粉甘木通,

通草薄荷玄參入,前麻貝槐知母同。

咳嗽(肺火清則咳止矣。一百)

大力兜鈴與三冬,雙骨葶藶二母同,

蔞仁黃芩枳石膏,蘇子百部與橘紅。

目赤上星胬肉浮睛(一百零一)

《經》曰:總要截去風火兼治眼目,非升麻提之不愈。入方:

桔菊膽草羌活升,梔子車前與條芩,

荊芥蟬衣川柏服,又加姜荊去目翳。

呃逆(肺氣上衝,胃火呃逆。一百零二)

石膏條芩與橘紅,石斛蟬衣麥門冬,

竹茹茅根引加入,清肺降火呃逆通。

口唇齒齦燥裂血出(一百零三)

此乃脾家本病,全以生石膏、條芩為主。若上下齒齦臭爛,舌胎厚白,宜石膏為主。入方:

梔子桔梗共升麻,木通花粉川柏加,

荊芥薄荷淡條芩,重用石膏胃火瘥。

發癢(清脾火而去風。一百零四)

荊防薄荷葛玄參,地骨桑皮桂連芩。

蟬衣大力芎銀花,百部升麻有苦參,

昏睡不食,舌胎厚,唇燥齒齦爛(一百零五)

(口臭若是喘,加葶藶子,黃芩重用不可留。)

黃芩知母生石膏,天門冬合花粉好,

薄荷玄參栝蔞仁,枳殼更加川相炒。

腸毒發斑(一百零六)

《經》曰:按此症心胃兩經熱毒熏蒸於內,庸師皆謂重疹也,而用藥不對,則火愈熾而發斑也,須用靛花水飛過,加石灰淘淨曬乾,研末取人乳調敷,斑即消矣。又云:宜瀉肝火而鬱火亦散,熱毒傷血而裡實,虛則發斑,輕則如疹,重若錦紋,紫黑者熱極而胃爛也,則多死。重用石膏、大青草、犀角三味,缺一不可,此瀉心胃熱毒,必用之矣。詩曰:

毒火流入在脾臟,眼目起發翳膜障,

上星掀腫在兩嘴,膿血淋漓眵淚汪。

撥雲散加減:

撥雲膽草荊苓羚,地木甘連木賊羌,

大黃硼砂條芩石,銀花升麻菊花良。

毒流於脾在上者,唇裂而掀腫,堆結如煤,動即血出,血出即燥結。在下者,毒注於大腸,下垢如膠漆,或下鮮血痛不可忍,以滌除救苦湯治之。

滌除救苦湯:

滌除救苦用生軍,芩連石膏枳木通,

生地力子紅滑石,蟬衣荊芥叭杏仁。

走馬牙疳(一百零七)

倘有血紫堅凝毒流於腎胃,則口內生疳,牙齦腐爛,甚生穿腮落牙,漸入喉嚨,名為走馬疳,最惡症也。宜用忍冬解毒散加減服之,外敷消疳散。

忍冬解毒散加減:

忍冬石膏芩木通,力子桑皮玄二冬,

甘桔豆根銀花貝,荊菊連翹地丁同。

外敷消疳散:

消疳散用連兒茶,人中花粉甘硼砂,

青黛石膏冰片入,共為研細牙齦搽。

頭瘡(一百零八)

《經》曰:毒流於頭項,頭乃諸陽之首,倘毒入陽會而潰爛生蛆時,值炎天臭不可聞,急以清涼攻毒湯治之外,以金銀花洗之。又用金蓋散即牛糞曬乾為末,少加冰片、青黛合研摻之,則愈矣。

清涼攻毒飲:(即瀉黃散。)

清涼攻毒用大黃,川連石膏犀角鎊,

荊力木通鮮生地,丹皮地丁合成方。

咽乾音啞發嗆(一百零九)

若毒流於肺,津液遂不能上行,則咽喉乾燥,音啞發嗆,以清金飲主之。若毒鎖喉嚨者,則不治之症也。

清金飲加減:

清金甘桔與玄參,大力麥冬花粉荊,

前胡枳翹姜蟲炒,豆根石膏天冬芩。

身發沸子(一百十○)

《經》曰:時值隆冬,表邪未盡,風邪與熱毒抑鬱於皮毛,發一身沸子,宜清肌散毒飲主之。

清肌散毒飲加減:

清肌散毒薄荊風,前葛蟬衣力子芎,

桔梗姜蟲生甘草,無汗還加麻黃通。

消腫(一百十一)

《經》曰:肺主皮毛,脾胃主肌肉,故用石膏清胃火,黃芩瀉肺火,則皮毛開而肌肉平矣。宜服:

知柏石膏麥門冬,生梔六一芩木通,

百部枳實白百合,車澤赤苓貝杏仁,

昆布海藻桑白皮,金銀葶藶與天冬,

麻黃香薷荷鼻立,瓜蒂牙根紫菀茸,

榆白皮煎蔓荊子,蘿蔔子與燈草逢。

疹後氣喘發熱(一百十二)

大便秘結,庸醫以為宜投大黃,二次仍不能通,但此症非瀉不能回生矣,速進濟川煎,內加肉蓯蓉、枳殼、牛膝,以泄大便秘結。又加升麻五六分之數,隨用大黃七八錢之,則頃刻黑糞先出,而後大便通泄即安矣。故用升麻一提則清氣上升,用大黃一瀉則濁氣下降也。

疹後身瘦潮熱(一百十三)

疹後,身瘦潮熱而胃口欲食,甫食則飽,飽過即飢,而肚大痛,大小便利,口臭而身發疥,此乃誤服熱藥大八味故耳。如一月間,先宜石膏、條芩一大劑,次服熟地、百部、枳殼、沙參、知母、山梔、天冬、黃芩、穀芽二大劑,則愈矣。又服六味,方內去萸肉,加當歸、防風、麥門冬、沙參等分,可以收功。

疹後遍身流水(一百十四)

疹後遍身流水,日夜發厥,此以瘡疥潰爛之故。如四十日外,可服六味,重熟地,去萸肉加蒺藜、荊芥、丹參、沙參、二冬、漏蘆、苦參等分,煎服可以收功。

附補 疹子諸方

忌用藥物

疹子初發熱時,忌用麥冬、生地,恐其清肺而斂邪也。發散不出,忌用人參、黃耆、白朮、恐其補氣而發喘也。忌用諸熱藥,恐其助火而傷肺也。切忌雞、魚、蝦、鴨,四十九日內,食之必然重出,食雞子多令兒眼白,食糖多令兒牙疳,食酸鹼物均害肺。如泄瀉太過,以加味四苓散與之,切忌訶子、豆蔻、參、耆補澀之藥,即生甘亦不宜多用。

治例

疹有出沒,治分升降,且如壯熱腮紅便服升麻,面毒神慢宜用紫蘇、蔥頭,氣粗熱壅,心煩便澀,即須和解。喘呼咳嗽,眼封肌燥,急宜疏散。未出之前,遵斯而用,再思回後,別有奇方,發不透而毒邪內蘊,當識內外分消之妙,回速而黑赤枯焦須用清涼解毒,氣喘而肚膨脹,聲啞喉痛,不食二便不通,身熱燎人,解毒降痰並用。立此二方乃治疹之良規,後之學者慎勿妄圖。

升藥主方

發熱時壯熱腮紅,以此方主之:

升麻 乾葛 前胡 川芎 枳殼 桔梗 復花 陳皮 木通

發熱時面青神慢,以此方主之:

蘇葉 桔梗 前胡 陳皮 復花 紅花 蔥頭

發熱時氣喘煩躁,二便不和以此方主之:

防風 荊芥 前胡 葛根 升麻 大力 蟬蛻 薄荷 枳殼 復花 木通 竹葉

發熱時遲延不出,皮膚乾燥,身熱噴嚏,毒氣抑鬱,以此方主之:

麻黃 乾葛 柴胡 蟬蛻 天麻 大力 復花 薄荷 木通 川芎 陳皮 紅花 加筍尖

用藥調治

喘加鉤藤,感寒加升麻、葛根,驚石菖蒲、小草,無汗加麻黃、桂枝,疹出不快加薄荷、力子,痰多加大麻、膽星,額不出加荷鼻、筍尖,譫語加石菖蒲,四肢不出加桂枝,食積加枳實、蓮心,頭面不出加升麻或用老酒煎熱洗,即起。

面赤加柳芽,通身不起加大力,發斑加荷鼻,目直視加天麻、膽星,吐甚加薑汁,色不紅潤加丹參,傷暑加青蒿,六經火加連翹,時遇暑熱加連翹、木通,鬱火相煽加連翹,時遇寒冷加麻黃、桂枝,時遇溫加薄荷、竹葉,痰結在皮裡膜外發不出者,加竹瀝、薑汁。凡疹發熱昏迷,不知人事者單用竹瀝、薑汁少許,汗之則疹自現矣。疹後下痢不止者,用豬苓、澤瀉、茯苓、滑石、甘草、黃連,或滯下後重加黃芩、歸尾、赤芍、枳殼、木通、六一散。

疹後氣喘,連聲咳嗽不絕者,用栝蔞仁、桔梗、桑皮、蘇子。渴加麥冬、枳殼,或用清肺飲。知母、貝母、桔梗、大力、杏仁、天冬、麥冬、甘草、石膏、兜鈴。

疹後壯熱不退者,發為驚搐煩躁,精神不寧,此脾有熱也,宜用四物湯,山梔、竹葉、燈草、生地、白芍、赤芍;或用安神丸,黃連、當歸、膽草、蟬蛻、茯苓、菖蒲,上為末,蒸餅汁加豬血、硃砂為衣,燈芯湯送下。

疹後虛煩不得眠者,用竹葉石膏湯去人參,麥冬、甘草、石膏、法夏、竹葉、糯米百粒。

疹出三日不收者,宜加清裡藥,則退而疹自消。

疹後渾身壯熱未至瘦弱,但每煩躁不寧,此毒在心肝二經,以當歸養血湯主之。

當歸、川芎、生地、甘草、麥冬、山梔、竹葉。大便秘加大黃。

疹後牙疳臭爛,時時出血,呼吸氣息,名為走馬疳,以文蛤散主之。

文蛤五分,雄黃五分,五倍子二錢,枯礬五分,蠶蛻包紙煅灰一錢。上共為末,米泔水洗過,一日搽三次,以平為度。

疹後四十九日內,或熱除而毒未除,肺虛咳嗽,以沙合散主之。

麥冬、冬花、知母、橘紅、百部、百合、阿膠、鉤藤、北沙參,加榧子肉、枇杷葉。

降藥方

凡疹宜清金降火,不致金受火克,否則肺之母受病,必致變症多般,俱用後藥降之可也。

柴胡 橘紅 黃芩 枳殼 花粉 栝蔞仁 山梔 杏仁 陳皮 蘇子 竹葉

汗加知母,舌胎重加黃芩,骨蒸加地骨皮,骨節疼痛加石菖蒲,吐血加黃梔(炒焦)、黃芩。

凡疹是脾肺之毒,倘用山梔不足,須用石膏。按石膏不必拘多少,只看病如何。

凡疹發不透而喘者,加葶藶、百部、白果、茯苓。

凡疹見風罩沒,未得清爽者,又宜和解再入升散之藥,雖不復出亦可痊愈。(和解散清毒飲。)

凡疹三朝出不甚者,毒氣內攻,聲音不出,咳嗽痰涎,大便秘結,服此方神效;蔞仁二兩,炒黃芩四錢。如熱甚,加一兩枳殼、知母、桑皮、花粉、玄參、山梔、杏仁、柴胡、鉤藤、石菖蒲、天麻、竹葉、燈草,水煎服。如此之症,二日必愈。

疹後雜症

疹後作瀉,煩渴者白虎湯加蒼朮、知母、石膏、甘草。

疹後乾嘔者宜解毒湯,黃連、黃芩、黃柏、山梔,俱用酒炒。

疹後嘔吐不止者,用陳皮、竹茹、石膏。

前後治疹總論

總之,疹與痘不同色,痘怕太紅,防破。疹喜統紅,不可紫黑。但所慮者疹不出盡,若出盡而毒便散。故治疹者於發時,當察天時寒暄以藥發之。

發散方,表出而愈。復花、前胡、桔梗、菖蒲、川芎、天麻、麻黃、桂枝、枳殼。

凡疹便血、吐血、衄血不止者,另用犀角地黃湯(生地、犀角、丹皮、赤芍)合解毒散。

凡孕婦出疹,宜四物湯加白朮、黃芩、蘇葉、砂仁。

凡疹不進飲食者,但得麻色淡紅潤澤亦無害也,此乃毒氣未解,內蘊實熱,故不食耳。

凡風寒感冒重者,毛孔如粟狀,額青足冷,身熱無汗,至六七日或十餘日尚不見點,有外症咳嗽,鼻流清涕,眼胞微腫,決定是疹,不可妄治,宜先用麻黃湯發散,則疹自出矣。

大無比散:

粉草(一兩) 飛滑石(六兩) 飛辰砂(三錢) 飛雄黃(一錢)

小無比散:

粉草(五錢) 飛滑石(六錢) 寒水石(五錢) 飛石膏(一兩) 廣鬱金(七分)

上二散研末服,凡疹喘嗽氣急面赤者,用二散,每服大一錢,小六分,毒從小便出,熱退為度。

稀痳疹經驗方:

用絲瓜一個,風乾,歲除日放在新瓦面上煅灰,攤地上,去火氣,研末,以百沸湯沖服,每歲如此,服至三四次,小兒永不患麻疹矣。(按:既有牛痘種法,小兒可免痘患,又有此善方以稀痳疹,育子者洵堪奉為希世之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