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脈經鈔

脈經鈔

作者
孫鼎宜
朝代
底本
民國中華書局鉛印本

序曰:著《脈經》者不一,王叔和之所撰集者,則只一書,無副本也。自五代高陽生《脈訣》出,而世以為叔和而《脈經》遂隱。余讀而厭之,遂亟思《脈經》不置。及求得其書讀之,則匯脈之中,間匯一證,不該不貫,誠有如喻昌所譏者。求如林億所謂若綱在綱者安在哉?豈人情貴耳賤目歟?然抑百聞不如一見也。徐大椿曰:脈之為道,不過驗其血氣之盛衰寒熱,及邪氣之所在,若以為某病當見某脈,某脈當得其病,拘泥一定,反令人旁皇無所適從。一若古今脈書皆可廢者,余又以為大謬也。嗟夫!自西晉迄於今,古書日就湮沒者,蓋什不存一。而今世言脈之書,又皆《脈訣》類。叔和淺陋不猶愈於高陽乎?其專主氣口,蓋自扁鵲已然,非叔和首創也。去古未遠,可校證者甚多,余故以《內經》、《難經》、扁鵲、華陀、張仲景之書,各據《脈經》補正之。又以岐伯之言別為一集(抄入《黃帝外經》中),以九道之說與《內經》殊也。今復以不注所出者,匯為此書,其注所出而僅見者,若《醫律》、《脈法贊》附焉。又有云:新撰及四時經者,則實非書名,因題上事,遂有此目,故並錄焉。或曰叔和書十卷,豈無自撰雜廁其間哉?余應之曰:叔和之文,其體格與《脈經》不類,且自序明言曰:今撰集岐伯,逮於華陀。林億等亦曰:其書一本《黃帝內經》,又補以扁鵲、元化、仲景之法。余可斷言之曰無也。惜哉,不能盡明其所自出也!書凡二卷,都二十五篇,又以《病源》、《千金》所載互校之,名曰《脈經鈔》,乃《隋志》許建吳之名也。

己酉八月中秋後三日孫鼎宜序

卷一

脈形狀一

浮脈舉之有餘,按之不足。一曰浮於手下(六字原作註文,以其出自叔和,改作大字。自序所謂咸悉載錄也。後十七條准此)。

芤脈浮大而軟,按之中央空,兩邊實。一曰手下無,兩傍有。

洪脈極大在指下。一曰浮而大。

滑脈往來前卻流利,展轉替替然,與數相似。一曰浮中如有力。一曰漉漉如欲脫。

數脈去來促急。一曰一息六七至(《千金》作一息五至)。一曰數者,進之名(《千金》進作「盡」)。

促脈來去數時一止復來(《千金》無「復來」二字)。

弦脈舉之無有(《千金》作無力),按之(《千金》有「如張」二字)弓弦狀。一曰如張弓弦,按之不移。又曰浮緊為弦。

緊脈數如切繩狀。一曰如轉索之無常。

沉脈舉之不足,按之有餘。一曰重按之乃得。

伏脈極(極下疑有沉字)重指按之(《千金》無二字)著骨乃得。一曰手下裁動。一曰(《千金》二字作以明)按之不足,舉之無有。一曰關上沉不出,名曰伏(十字《千金》在「一曰手」之上)。

革脈(《翼方》通作牢,下不復出)有似沉伏,實大而長,微弦(按:革、牢二脈即堅脈也。隋臣避諱,故以革、牢二字代之。檢巢源引書可證。後人相仍未改,止得謂為堅脈之別名。若李瀕湖歧革、牢而二之,更誤)。

實脈大而長,微強,按之隱指,愊愊然。一曰沉浮皆得。

微脈極細而軟,或欲絕,若有若無。一曰小也。一曰手下快。一曰浮而薄(《千金》無「浮而」二字)。一曰按之如欲盡(《千金》下有「絕」字)。

澀脈細而遲,往來難且散,或一止復來。一曰浮而短。一曰短而止,或曰散也(《千金》作「或如散」)。

細脈小大於微(「小」一作少),常有,但細耳。

軟脈極軟而浮細。一曰按之無有,舉之有餘。一曰小而軟(《千金》作「細小如軟」)。軟亦作濡。曰濡者如帛衣在水中,輕手相得(按:軟濡二字古通用,音義並同)。

弱脈極軟而沉細,按之欲絕指下。一曰按之乃得,舉之無有(《千金》作「舉之即無」)。

虛脈遲大而軟,按之不足,隱指豁豁然空。

散脈大而散。散者、氣實血虛,有表無里。

緩脈去來亦遲,小快於遲。一曰浮大而軟,陰浮與陽同等(《千金》無第二「浮」字)。

遲脈呼吸三至,去來極遲。一曰舉之不足,按之盡牢。一曰按之盡牢,舉之無有。

結脈往來緩,時一止復來(《千金》下有,「脈結長生」四字。林校云:按之來緩,時一止者名結,陽初來動,止更來,小數不能自還,舉之則動,名結陰)。

代脈來數中止(《千金》作「指」),不能自還,因而復動。△脈結者生(《千金》無三字),代者死。

動脈見於關上,無頭尾,大如豆,厥厥然(《千金》無「然」字)動搖(林校云:《傷寒論》陰陽相搏名曰動,陽動則汗出,陰動則發熱。形冷惡寒,數脈見於關上,上下無頭尾如豆大,厥厥動搖者名曰動。○《脈經》一)。

上二十四種脈之形狀(《千金》二十七,以浮、沉、澀、滑、洪、細、微、弦、緊、遲、數、緩、弱、動、伏、芤、軟、虛、實、促、結、代、散、革為次)。

浮與芤相類。又曰浮與洪相類。○弦與緊相類。○革與實相類。○滑與數相類。○沉與伏相類。○微與澀相類。○軟與弱相類。○緩與遲相類。又曰軟與遲相類(《脈經》一)。

上十二種脈之相類(《千金》二十七,以弦、軟、浮、微、沉、緩、革、滑為次)。

憑脈知證二

凡診脈當視其人大小長短(《千金》二字乙),及性氣緩急,脈之遲速大小長短皆如其人形。性(疑「性」乃「順」字)者則吉,反之者則為逆也(《千金》二十八作「反之者凶」)。

脈三部(《千金》作「凡三部脈」)大都欲等,只如小人、婦人、細人(《千金》婦人乙細人下)脈小軟。小兒(《千金》作「大兒」)四五歲(《千金》有「者」字),脈呼吸八至,細數者吉(原注:《千金翼》云:大而脈細,人細而脈大,人樂而脈實,人苦而脈虛,性急而脈緩,性緩而脈躁,人壯而脈細,人羸而脈大,此皆為逆,逆則難治。反此為順,順則易治。凡婦人脈常欲濡弱於丈夫。小兒四五歲者,脈自駛疾,呼吸八至也。男左大為順,女右大為順。肥人脈沉,瘦人脈浮。○《脈經》一、《千金》二十八注同,但無注末四句)。

上脈以男女形性及婦孺分順逆。

凡脈大為陽,浮為陽,數為陽,動為陽,長為陽,滑為陽;沉為陰,澀為陰,弱為陰,弦為陰,短為陰,微為陰,是為三陰三陽也。

△陽病見陰脈者反也,主死;陰病見陽脈者順也,主生。△關前為陽,關後為陰。陽數則吐血,陰微則下利。陽弦則頭痛,陰弦則腹痛。陽微則發汗,陰微則自下。陽數口生瘡,陰數加微,必惡寒而煩擾不得眠也。△陰附陽則狂,陽附陰則顛。△得陽屬府,得陰屬藏。△無陽則厥,無陰則嘔。△陽微則不能呼,陰微則不能吸,呼吸不足,胸中短氣。△依此陰陽以察病脈也(此句總言。《脈經》一)。

上辨脈陰陽大法(仍舊)。

脈數則在府。○遲則在藏。○脈長而弦病在肝(原注:扁鵲云「病出於肝」)。○脈小血少,病在心(原注:扁鵲云「脈大而洪,出於心」)。○脈下堅上虛,病在脾胃(原注:扁鵲云「病出於脾胃」)。脈滑而微浮(原注:滑,一作「澀」)病在肺(原注:扁鵲云:「病出於肺」)。○脈大而堅(原注:扁鵲云「小而緊」。案:《千金》「大」作「沉」)病在腎(據上文當有扁鵲云病出於腎)。

上以遲數分藏府,及病在五藏應見之脈。

脈滑者多血少氣。○脈澀者少血多氣。○脈大者血氣俱多。

又云脈來大而堅者,血氣俱實。○脈小者血氣俱少。

又云脈來細而微者,血氣俱虛。○沉細滑疾者熱。○遲緊者寒(《千金》注:《脈經》云「洪數滑疾為熱,澀遲沉細為寒」。與今本不同)。

又云洪數滑疾為熱,澀遲沉細為寒(十四字依泰定本作正文),脈盛滑緊者,病在外熱。○脈小實而緊者,病在內冷(《脈經》一、《千金》二十八)。

上五條憑脈定氣血之差多差少,及病因為寒為熱。

脈小弱而澀(疑有「者」字)謂之久病。○脈滑浮而疾者謂之新病(《脈經》一、《千金》二十八)。

上憑脈定病之新久。

脈浮滑,其人外熱風走刺,有飲,難治(有脫誤)。

脈沉而緊,上焦有熱,下寒得冷,即便下。

脈沉而細,下焦有寒,小便數,時苦絞痛,下利重。

脈浮緊。(《病源》十四同,又一條作「堅」)且滑直者,外熱內冷(《病源》無四字),不得大小便。

脈洪大緊急,病速進在外,苦頭髮熱癰腫。

脈細小緊急,病速進,在中寒,為疝瘕積聚,腹中刺痛。

脈沉重而直,前絕者,病血在腸間。

脈沉重而中散者(「中」字《千金》作「不」),因寒食成瘕(《千金》作成「症」)

脈直前而中散絕者,病消渴。一云病浸淫瘡。(「瘡」《千金》注作「痛」)。

脈沉重前不至寸口,徘徊絕者,病在肌肉、遁屍。

脈左轉而沉重者,氣症陽(症,陽《千金》作「微傷」)在胸中。

脈右轉出不至寸口者內有肉症。

脈累累如貫珠不前至(《千金》無「至」字),有風寒在大腸伏留不去。

脈累累中止(《千金》作「如止」)不至,寸口軟者,結熱在小腸膜中,伏留不去。

脈直前,左右彈者,病在血脈中,衃血也。

脈後(「後」上疑有「直」字)而左右彈者,病在筋骨中也。

脈前大後小即(《千金》無「即」字)頭痛目眩。

脈前小後大即(《千金》無「即」字。《病源》十三作「則為」二字)胸滿短氣。

上雜舉十七種脈(並《脈經》一、《千金》二十八)定其病證。

短而急者病在上。○長而緩者病在下(《千金》作「病在脾」)。

沉而弦急者病在內。○浮而洪大者病在外。

脈實者病在內。○脈虛者病在外。

在上為表,在下為里。○浮為在表,沉為在裡(並《脈經》一、《千金》二十八)。

上憑脈以定上下表里病之所在。

滑為實為下(「下」字誤。或「為」字是「可」),又為陽氣衰(五字《千金》作註文)。○數為虛為熱。○浮為風為虛。○動為痛為驚。○沉為水為實,又為鬼疰(四字《千金》作註文)。○弱為虛為悸。

遲則為寒。○澀則少血。○緩則為虛。○洪則為氣(原注:「氣」一作「熱」)。

緊則為寒。○弦數為瘧。

瘧脈自弦,弦數多熱,弦遲多寒(三句本仲景)。○微則為虛。○代散則死。

弦為痛痹(原注:一作「浮為風疰」),偏弦為飲。○雙弦則脅下拘急而痛,其人淅淅惡寒。

脈大寒熱在中。

脈伏者霍亂。

安臥脈盛,謂之脫血。

凡亡汗(一)、肺中寒(二)、飲冷水(三)、咳嗽(四〕、下利(五)、胃中虛冷(六),此等其脈並緊。

浮而大者風,又為《千金》無下句,有此二字)[浮而大者]中風,頭重鼻塞(此二條蓋採集兩書,依《千金》併合為一)。

浮而緩者皮膚不仁,風寒入肌肉。

滑而浮散者攤緩風(《千金》作「癱瘓風」)。

滑者鬼疰。

澀而緊痹病。

浮洪大長者風眩顛疾。

大堅疾者顛病。

弦而鉤,脅下如刀刺狀。如蜚屍至困不死(未詳)。

緊而急者遁屍。

洪大者傷寒熱病。

浮洪大者傷寒。秋吉,春成病。

浮而滑者宿食。

浮滑而疾者食不消,脾不磨。

短疾而滑酒病。

浮而細滑傷飲。

遲而澀,中寒有癥結。

駃而緊,積聚,有擊痛。

弦急疝瘕少腹痛。又為癖病(「癖」一作「脾」,又作「痹」。《千金》注:一作「疳病」)。

遲而滑者張。

盛而緊者張(「緊」《千金》作「急」)。

弦小者寒澼。

沉而弦者懸飲內痛。

弦數有寒飲,冬夏難治。

緊而滑者吐逆。

小弱而澀胃反。

遲而緩者有寒。

微而緊者有寒。

沉而遲者腹藏有冷病。

微弱者有寒,少氣。

實緊胃中有寒,苦不能食,時時利者難治(原注:一作「時時嘔,稽留難治」。《千金》注:一作「時時嘔噦難治」)。

滑數心中結熱盛。

滑疾胃中有熱。

緩而滑曰熱中。

沉而急,病傷寒暴發虛熱(原注:「沉」一作「浮」)。

浮而絕者氣急(《千金》作「氣病」)。

闢大而滑者中有短氣(《千金》無「闢」字、「中有」二字)。

浮短者其人肺傷,諸氣微少,不過一年死。法當咳嗽也。

浮而數(《千金》「浮」作「沉」),中水,冬不治自愈。

短而數,心痛心煩。

弦而緊脅痛,藏傷有瘀血(原注:一作「有寒血」)。

沉而滑為下重。亦為背膂痛(《千金》無「背」字)。

脈來(《千金》無「來」字)細而滑,按之能(《千金》無「能」字)虛,因急持直者,僵仆從高墮下,病在內。

微浮者秋吉冬成病(當合上條)。

微數雖甚不成病,不可勞。

浮滑疾緊者以合百病久,易愈。

陽邪來見浮洪。

陰邪來見沉細。

水穀來見堅實。

脈來乍大乍小,乍長乍短者為祟。

脈來洪大嫋嫋者社祟(「嫋」,《病源》作「弱」,古通。《千金》無「社」字)。

脈來沉沉澤澤(「澤」,《病源》作「澀」),四肢不仁而重土祟(《千金》「土」字作「者」)。

脈與肌肉相得,久持之至者可下之(「持」,泰定本作「待」)。

弦小緊者可下之。

緊而數,寒熱俱發(四字《千金》作「發寒熱」),必下乃愈。

弦遲者宜溫藥。

緊數者可發其汗(並《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憑脈知證七十四條,雜取古書為之,文不一律。

脈一動一止二日死。一經云一日死(六字原作註文,依《千金》作大字)。○二動一止三日死。○三動一止四日死,或五日死。○四動一止六日死。○五動一止五日死,或七日死(《千金》五、七二字互易)。○六動一止八日死。○七動一止九日死。○八動一止十日死。○九動一止八日死。又云十一日死。一經云十三日死。若立春日死(《千金》「若」字作「或」)。○十動一止立夏死。一經云立春死(《千金》「春夏」二字互易)。○十一動一止夏至死。一經云立夏死。一經云立秋死(《千金》「夏至」、「立夏」四字互易)。○十二、十三動一止立秋死。一經云立冬死。○十四動、十五動一止立冬死。一經云立夏死。○二十動一止一歲死,若立秋死(「若」字《千金》作「或」。下同)。○二十一動一止二歲死。○二十五動一止立冬死。一經云一歲死,或二歲死(《千金》作「三歲死」。又以「立冬、三歲」四字互易)。○三十動一止二歲死(一無「死」字)若三歲死。○三十五動一止三歲死。○四十動一止四歲死。○五十動一止五歲死。不滿五十動一止五歲死。

脈來五十投而不止者(《千金》此條首有「五行氣畢,陰陽數同,營衛出入經脈流通,晝夜百刻,五德相生」二十四字),五藏皆受氣即無病(《千金》「病」下有「也」字)。○脈來四十投而一止者,一藏無氣,卻後四歲春草生而死。○脈來三十投而一止者,二藏無氣,卻後三歲麥熟(《千金》有「時」字)而死。○脈來二十投而一止者,三藏無氣,卻後二歲桑椹赤而死。○脈來十投而一止者,四藏無氣,歲中死,得節不動,出清明日(《千金》無「日」字)死,遠不出穀雨死矣。脈來五動而一止者,五藏無氣,卻後五日而死(此條見《內經》。但《內經》云:「予之短期,要在終始」。不明指出死之時日,意者此殆終始之遺文,與楊上善《太素》乃本《難經》,推為一腎二肝三脾四心五肺,不以受病之藏為斷,恐其說亦未瑩也。投、猶動也。止、猶代也)。

脈一來而久住者,宿病在心(久住,即代脈動而中止不能自還之謂。《漢書·霍去病傳》集註:宿、舊也),主中治(此類三字疑有脫誤)。○脈二來而久住者病在肝,支中治(《千金》作「枝主中治」)。○脈三來而久住者病在脾,下中治。○脈四來而久住者病在腎,間中治。○脈五來而久住者病在肺,支中治(《千金》「支」作「枝」)。○五脈病虛羸人得此者死。△所以然者,藥不得而冶,針不得而及。盛人可治,氣全故也(《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代脈死期三章。

脈部位三

從魚際至高骨(原注:其骨自高)卻行一寸,其中名曰寸口。從寸口至尺名曰尺澤,故曰尺寸。寸後尺前名曰關,陽出陰入以關為界。陽出三分,陰入三分,故曰三陰三陽。陽生於尺動於寸,陰生於寸動於尺(以上二十八字《千金》作「如天地人為三界」七字)。寸主射上焦出頭(《千金》無「出」字。射者,猶俗云猜某事而先言以取中)及皮毛竟手(《千金》有「上部」二字)。關主射中焦腹及腰(《千金》有「中部」二字)。尺主射下焦少腹至足(《千金》下有「下部,此為三部法象,三才天地人,頭腹足為三元也」二十字。○《脈經》一、《千金》二十八)。

上分別三關境界(仍舊)。

《脈法贊》云(《脈法贊》,未知誰氏之書):肝心出左(《千金》「肝心」二字乙轉),脾肺出右,腎與命門俱出尺部,魂魄穀神皆見寸口,左主司官,右主司府。○左大順男,右大順女。關前一分,人命之主。左為人迎,右為氣口。神門訣斷,兩在關後。人無二脈(謂左右兩手之脈),病死不愈。諸經損減,各隨其部。察按陰陽,誰與先後(原注:《千金》作三陰三陽誰先誰後),陰病治官,陽病治府(《千金》注云:府,外也)。奇邪所舍,如何捕取,審而知者(《千金》「者」字作「之」),針入病愈(《千金》二十八句空一字,下接「云脈」,有三部陰陽相乘,豈此條出仲景之言邪?抑仲景之言原出《脈法贊》也?或孫真人以其文法相類故合之)。

心部在左手關前寸口(《千金》注:亦名人迎,並下六條割取首句置贊前,無「是也」以下文)是也,即手少陰經也,與手太陽為表裡,以小腸合為府合於上焦,名曰神庭,在龜尾(原注:一作「鳩尾」)下五分。

肝部在左手關上是也,足厥陰經也,與足太陽為表裡,以膽合為府,合於中焦,名曰胞門(原注:一作「少陽」),在太倉左右三寸。

腎部在左手關後尺中是也,足少陰經也,與足太陽為表裡,以膀胱合為府,合於下焦,在關元左。

肺部在右手關前寸口(《千金》注:亦名氣口)是也,手太陰經也,與手陽明為表裡,以大腸合為府,合於上焦,名呼吸之府,在雲門。

脾部在右手關上是也,足太陰經也,與足陽明為表裡,以胃合為府,合於中焦脾胃之間,名曰章門,在季肋前一寸半。

腎部在右手關後尺中是也,足少陰經也,與足太陽為表裡,以膀胱合為府,合於下焦在關元右。○左屬腎,右為子戶,名曰三焦(以上六條疑通出《脈法》。蓋本《難經》而為之詞。又疑《脈法》中之一條也。○《脈經》一)。

上詳舉六部所主藏府經絡。

三部病候四

兩手脈結上部者,濡結中部者,緩結三里者豆起(「豆起」字誤)。

諸浮、諸沉、諸澀、諸弦、諸緊(《千金》二句乙,滑澀二字互易)若在寸口,鬲以上病(《千金》注:頭部)。若在關上,胃以下病(《千金》注:腹部)。右在尺中,腎以下病(《千金》注:腰腳部)。寸口脈滑而遲,不沉不浮,不長不短,為無病,左右同法(並《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三部統言。

寸口脈沉而弱者,發必墮落(此與《內經》異義。《內經》云:寒熱疝瘕少腹痛)。

寸口脈沉而緊,苦心下有寒,時痛,有積聚(《千金》「時」字疊,「聚」,字作「邪」)。

寸口脈沉而喘者寒熱。

寸口脈但實者(《千金》無「但」字)心勞。

寸口脈緊或浮,鬲上有寒,肺下有水氣。

脈緊而長過寸口者注病。

脈緊上寸口者中風頭痛,亦如之(風下一重衍「風」字。原注:《千金翼》云:亦為傷寒頭痛)。

脈弦上寸口者宿食,降者頭痛(降字《千金》作「浮」)。

脈來過寸入魚際者遺溺。

脈出魚際,逆氣喘息。

寸口脈潎潎如羹上肥,陽氣微,連連如蜘蛛絲,陰氣衰(此條見《平脈》,大同小異)。

寸口脈偏絕(《病源》一有「者」字)則臂偏不舉(《病源》「舉」字作「隨」,《千金》「偏」作「僻」)。其人兩手俱絕者(《千金》無「其人」二字。《病源》作「盡絕」)不可治。

兩手前部陽絕者苦心下寒,毒喙中熱(「毒喙」,《千金》作「腰膝」)。

上寸部。

關上脈浮而大,風在胃中,張口肩息,心下澹澹,食欲嘔。

關上脈微浮,積熱在胃中,嘔吐蛔蟲,心健忘。

關上脈滑而小大不勻(《千金》作「均」,下有「必吐逆」三字)是為病方欲進(《千金》作「來」),不出一二日復欲發動(《千金》作氣動),其人慾多飲,飲即注利(言利下如水注然也),如利止者生,不止者死。

關上脈緊而滑者蛔動。

關上脈澀而堅大而實,按之不減(句),有力為中焦實,有伏結在脾,肺氣塞,實熱在胃中。

關上脈襜襜大(《楚詞》:逢紛裳襜襜而含風兮,注:襜襜,搖貌,釋名釋宮室:襜愉,言其襜襜宏裕也。據此則襜襜乃搖大貌)而尺寸細者,其人必心腹冷積,症瘕結聚,欲熱飲食。

關上脈時來時去,乍大乍小,乍疏乍數者,胃中寒熱,羸劣不欲飲食如瘧狀。

上關部。

尺脈浮者客陽在下焦(陽即謂熱)。

尺脈細微,溏泄下冷利(《千金》無「下」字。注:《素問》云:尺寒脈細,謂之後泄)。

尺脈弱,寸強,胃絡脈傷(此兼寸言)。

尺脈虛小者足脛寒,痿痹腳疼。

足脈澀,下血下利,多汗(「下利」,泰定、居敬本同一作「不利」。原注:《素問》又云:尺澀脈滑,謂之多汗。按,《素問》尺澀者,謂尺之皮膚,脈滑乃尺脈也,與此不同)。

尺脈滑而疾,為血虛(《千金》無此條)。

尺脈沉而滑者寸白蟲。

尺脈細而急者筋攣,痹不能行。

尺脈粗常熱者謂之熱中,腰胯疼,小便赤熱(此兼尺之皮膚言。《說文》:胯,股也)。

尺脈偏滑疾,面赤如醉,外熱則病(三部並出《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尺部。

三部病候治法五

寸口脈浮,中風發熱頭痛,宜服桂枝湯、葛根湯,針風池、風府,向火灸身,摩治風膏,覆令汗出。

寸口脈緊,苦頭痛,骨肉疼(《千金》無三字)是傷寒(「是」,一誤「足」),宜服麻黃湯發汗,針眉沖、顳顬,摩治傷寒膏。

寸口脈微苦寒,為衄,宜服五味子湯,摩茱萸膏(摩下疑脫「治」字,茱萸上《千金》無「摩」字,有「麻黃」二字)令汗出。

寸口脈數即為吐(《千金》無「即」字),以有熱在胃脘熏胸中,宜服藥吐之,及針胃脘,服除熱湯。若是傷寒(《千金》無「是」字)七八日至十日,熱在中(《千金》作「中間」),煩滿(《千金》有「而」字),渴者,宜服知母湯。

寸口脈緩,皮膚不仁(《病源》一同),風寒在肌肉,宜服防風湯,以藥薄熨之(《千金》有「佳」字,無下句四字,藥薄、薄貼也,今人名曰膏藥,《廣雅·釋言》薄、附也),摩以風膏(以,猶治也),灸諸治風穴。

寸口脈滑(《病源》十三有「為」字)陽實,胸中壅滿吐逆(《病源》作「胸中逆滿」),宜服前胡湯,針太陽、巨闕瀉之。

寸口脈弦,心下愊愊,微頭痛,心下有水氣,宜服甘遂丸,針期門瀉之。

寸口脈弱,陽氣虛,自汗出而短氣(六字《千金》作「弱自汗出」),宜服茯苓湯、內補散,適(適上《千金》有「將」字)飲食消息,勿極勞(勿,禁止詞也。一誤忽),針胃脘補之。

寸口脈澀,是胃氣不足,宜服乾地黃湯自養,調和飲食,針三里補之(原注:「三里」,一作「胃管」)。

寸口脈芤,吐血,微芤者衄(句),血空虛,血去(《千金》二字乙轉)故也,宜服竹皮湯、黃耆湯(《千金》作「黃土湯」),灸膻中。

寸口脈伏,胸中逆氣,噎塞不通(《病源》十六無四字,《千金》無「不通」二字),是胃中冷氣(五字《千金》作「是諸氣」)上衝心胸(二字《病源》、《千金》俱作「胸中」),宜服前胡湯、大三建丸,針巨闕(《千金》作寫之,無下文五字)、上脘,灸膻中。

寸口脈沉,胸中引脅痛,胸中有水氣,宜服澤漆湯,針巨闕寫之。

寸口脈濡,陽氣(《千金》無「陽氣」二字)弱,自汗出,是虛損病,宜服乾地黃湯、薯蕷丸、內補散、牡蠣散並粉(《千金》有「身」字),針太衝補之。

寸口脈遲,上焦有寒,心痛,咽酸吐酸水,宜服附子湯、生薑湯、茱萸丸,調和飲食以暖之。

寸口脈實,即生熱在脾肺,嘔逆氣塞。○虛即生寒在脾胃,食不消化。○有熱即宜服竹葉湯、葛根湯。○有寒即宜服茱萸丸、生薑湯(《千金》無「有即」四字)。

寸口脈細,發熱吸吐(「吸」《千金》作「嘔」),宜服黃芩龍膽湯,吐不止宜服橘皮桔梗湯(《千金》有「及」字),灸中府。

寸口脈洪大,胸脅滿,宜服生薑湯、白薇丸,亦可紫菀湯下之,針上脘、期門、章門(並《脈經》二、《千金》二十八,此條置緩脈前)。

上寸部(十七條)。

關(《千金》概作關上)脈浮,腹滿不欲食,浮為虛,滿宜服平胃丸、茯苓湯、生薑(疑脫「湯」字)、前胡湯,針胃脘,先瀉後補之。

關脈緊,心下苦滿急痛(《病源》十六無「滿急」二字,《千金》無「急」字),脈緊者(《千金》無三字)為實,宜服茱萸當歸湯,又大黃湯,兩治之良(八字《千金》作「又加大黃二兩佳」,以正文作注),針巨闕、下脘寫之。

關脈微(《千金》有「為」字),胃中冷,心下拘急,宜服附子湯、生薑湯、附子丸,針巨闕補之。

關脈數,胃中有客熱,宜服知母丸(《千金》作知母湯。注:一云丸)除熱湯,針巨闕、上脘瀉之。

關脈緩,其人不欲食,此胃氣不調,脾氣不足(九字《千金》作「此脾胃不足」),宜服平胃丸、補肺湯(《千金》作補脾湯,疑是。又下有「及」字),針章門補之。

關脈滑,胃中有熱。滑為熱實,以氣滿故,不欲食(十一字《病源》十五作「脈滑為實氣滿不欲」),食即吐逆,宜服紫菀湯下之,大平胃丸(原注:《千金》作宜服樸消麻黃湯、平胃丸。案:今本《千金》注,一作紫菀湯、人參大平胃丸),針胃脘寫之。

關脈弦,胃中有寒,心下厥逆,此以(二字《千金》作「脈弦」)胃氣虛故爾(《千金》無二字),宜服茱萸湯,溫調飲食,針胃脘補之。

關脈弱,胃氣虛,胃中有客熱,脈弱為虛熱作病(句),其說云(《千金》「其」,字作「且」),有熱不可大攻之,熱去則寒起(以虛弱故爾。其說云者,蓋引先正之言也),正宜服竹葉湯(正宜,猶云正當也。《千金》無「正」字,或謂:「正」為「止」字誤。案,《詩·終風》序箋:正,猶止也。不必破字),針胃脘補之(針上《千金》有及字)。

關脈澀,血氣逆冷(《千金》「氣」字作「發」),脈澀為血虛,以中焦有微熱(六字《千金》無),宜服乾地黃湯、內補散,針足太衝上補之(足、上二字疑衍)。

關脈芤,大便去血數升者,以鬲腧傷故也(九字《千金》無),宜服生地黃,並生竹皮湯,灸鬲腧。若重下去血者(《千金》無「者」字),針關元(《千金》注:關元,一作巨闕),甚者宜服龍骨丸必愈(《千金》無「必愈」二字)。

關脈伏,中焦(《千金》無二字)有水氣,溏泄,宜服水銀丸(《千金》作溫脾丸),針關元,利小便,溏泄(溏泄上《千金》有「止」字)便止。

關脈沉,心下有冷氣,苦滿吞酸,宜服白薇(《千金》下有「丸」字)、茯苓丸、附子湯,針胃脘補之。

關脈濡(《千金》作「軟」,義並同),苦虛冷,脾(《千金》有「虛」字)氣弱,得下病,宜服赤石脂湯、女萎丸,針關元(《千金》作「針胃脘」)補之。

關脈遲,胃中寒,宜服桂枝丸、茱萸丸,針胃脘補之。

關脈實,胃中痛,宜服梔子湯、茱萸烏頭丸,針胃脘補之。

關脈牢,脾胃氣塞盛,熱即腹滿響響(二字《千金》作「向」),宜服紫菀丸、寫脾丸,針灸胃脘寫之。

關脈(《千金》有「虛」字)細,脾胃虛(《千金》無三字),腹滿,宜服生薑(《千金》有「湯」字)、茱萸蜀椒湯、白薇丸,針灸三脘(《千金》置澀脈前)。

關脈洪,胃中熱,必煩滿,宜服平胃丸,針胃脘,先寫後補之(並《脈經》二、《千金》二十八無此條)。

上關部(十八條)。

尺脈浮,下熱風(《病源》十四無三字),小便難,宜服瞿麥湯、滑石散,針橫骨、關元寫之。

尺脈緊,臍下痛,宜服當歸湯,灸天樞,針關元補之。

尺脈微,厥逆,少腹中拘急,有寒氣,宜服小建中湯(原注:一本更有四順湯),針氣海(一本無此三字)。

尺脈數,惡寒,臍下熱痛,小便赤黃,宜服雞子湯、白魚散,針橫骨寫之。

尺脈緩,腳弱下腫(《千金》注:一本無此四字,與《病源》十四同),小便難,有餘瀝,宜服滑石散、瞿麥湯(《千金》「湯」、「散」二字互易),針橫骨寫之。

尺脈滑、血氣實,婦人(《千金》無二字)經脈不利,男子溺血(《千金》無四字),宜服朴硝煎、大黃湯,下去經血(據此知上文當作「經血不利」),針關元寫之。

尺脈弦,少腹疼,少腹及腳中拘急,宜服建中湯、當歸湯,針氣海寫之。

尺脈弱,陽氣少(《千金》無「陽」字),發熱骨煩,宜服前胡湯、乾地黃湯(《千金》無此「湯」字)、茯苓湯,針關元補之。

尺脈澀,足脛逆冷,小便赤,宜服附子(疑有「湯」字)、四逆湯,針足太衝補之(「足」字疑衍)。

尺脈芤,下焦虛,少便去血,宜服竹皮生地黃湯,灸丹田、關元,亦針補之(《千金》無此四字。六字宜當作「針關元補之」)。

尺脈伏,少腹痛,症疝,水穀不化,宜服大平胃丸、桔梗丸(桔梗丸,一作結腸丸),針關元補之。

尺脈沉,腰背痛,宜服腎氣丸,針京門補之。

尺脈濡,苦小便難(《病源》十四無「苦」字,與《千金》同。《千金》句上有「腳不收,風痹」。注:一本無此五字),宜服瞿麥湯、白魚散,針關元寫之。

尺脈遲,下焦有寒,宜服桂枝丸,針氣海、關元補之(《千金》作「寫之」)。

尺脈實,少腹痛(《病源》十四「痛」上有「堅」字),小便不禁,宜服當歸湯加大黃一兩以利(《千金》有「其」字)大便,針關元補之,止小便(《千金》無三字)。

尺脈牢,腹滿,陰中急,宜服葶藶子(《千金》無「子」字)茱萸丸,針丹田、關元、中極(並《脈經》二,此條《千金》二十八置遲脈前)。

上尺部(十六條。○合共五十一條,各以浮、緊、微、數、緩、滑、弦、弱、澀、芤、伏、沉、濡、遲、實、牢、細、洪為次,寸無牢,尺無細洪,故五十一條。然寸脈實條下附見虛脈,關尺均無洪脈。洪、大、實即一也,後人強歧為二)。

三部雜論六

寸口中脈躁,竟關尺中無脈應,陽干陰也。動苦腰背腹痛,陰中若傷,足寒,刺足太陽少陰,直絕骨入九分,灸太陰五壯。

尺中脈堅實,竟關寸口無脈應,陰乾陽也。動苦兩脛,腰重少腹痛,癲疾,刺足太陰踝上三寸,針入五分,又灸太陽、陽蹺,在足外踝上三寸,直絕骨是也。

寸口脈緊,直至魚際下,小按之如持維干狀(一作雞毛之狀),其病腸鳴,足痹痛酸,腹滿不能食,得之寒濕,刺陽維,在外踝上三寸間也,入五分。此脈出魚際。

寸口脈沉著骨,反仰其手乃得之,此腎脈也。動苦少腹痛,腰體酸,癲疾,刺腎輸入七分,又刺陰維入五分。

初持寸口中脈如細堅狀,久按之大而深,動苦心下有寒,胸脅苦痛,陰中痛,不欲近丈夫也,此陰逆,刺期門入六分,又刺腎輸入五分,可灸胃脘七壯(此診婦人)。

初持寸口中脈如躁狀洪大,久按之細而牢堅,動苦腰腹相引痛,以下至足脛重也,不能食,刺腎輸入四分至五分,亦可灸胃脘七壯(《經脈》十)。

上六條憑脈定證及灸刺穴。

寸口脈浮大而疾者,名曰陽中之陽,病苦煩滿,身熱頭痛,腹中熱。

寸口脈沉細者,名曰陽中之陰,病苦悲傷不樂,惡聞人聲,少氣,時汗出,陰氣不通(《千金》注:一作「陰氣病」。《病源》無此四字),臂不能舉(《千金》注:巢源作「臂偏不舉」)。

尺脈沉細者,名曰陰中之陰,病苦兩脛痠疼,不能久立,陰氣衰,小便餘瀝,陰下濕癢。

尺脈滑而浮大者,名曰陰中之陽,病(以上七字《病源》十四作「陰乾於陽,其人」)苦少腹痛滿,不能溺,溺即陰中痛,大便亦然。

尺脈牢而長,關上無有,此為陰乾陽,其人苦兩脛重,少腹引腰痛。

寸口脈壯大,尺中無有,此為陽干陰,其人苦腰背痛,陰中傷,足脛寒。夫風傷陽,寒傷陰,陽病順陰,陰病逆陽;陽病易治,陰病難治。在腸胃之間,以藥和之;若在經脈之間,針灸病已(《千金》二十八無此條○並《脈經》一)。

上七條言陰陽相干,末條言治法。

三部同等病候七

尺寸俱沉,但有關上脈,苦寒,心下痛。

尺寸俱沉,關上無有者,苦心下喘。

尺寸俱數有熱,俱遲有寒。

尺寸俱微,血氣不足,其人少氣(《病源》十三作「短氣」)。

尺寸俱濡弱,發熱惡寒,出汗(原注:一云「內蘊熱,手足逆冷汗出」。○並《脈經》十)。

上以沉、數、微、軟四種脈三部並見者,各言其主病。

寸口沉,胸中痛引背(原注:一云「短氣」)。○關上沉,心痛上吞酸。○尺中沉,引背痛。

寸口伏,胸中有逆氣。○關上伏,有水氣泄溏。○尺中伏,水穀不消。

寸口弦,胃中拘急(原注:一云心下愊愊)。○關上弦,胃中有寒,心下拘急。△尺中弦,少腹臍下拘急。

寸口緊,頭痛逆氣。○關上緊,心下痛。○尺中緊,臍下少腹痛。

寸口澀,無陽少氣。○關上澀,無血厥冷。○尺中澀,無陰厥冷。

寸口微,無陽外寒。○關上微,中實(原注:一云胃虛)能食,故里急(原注:一云無胃氣)。○尺中微,無陰厥冷,腹中拘急。

寸口滑,胸滿逆。○關上滑,中實逆。○尺中滑,下利少氣。

寸口數即吐。○關上數,胃中有熱。○尺中數,惡寒,小便赤黃。

寸口實即生熱。○關上實即痛。○尺中實即小便難,少腹牢痛。

寸口虛即生寒。○關上虛即脹滿。○尺中虛即小便閉。

寸口芤吐血,微芤衄血。○關上芤胃中虛。○尺中芤下血,微芤小便血。

寸口浮,其人中風,發熱頭痛。○關上浮,腹痛心下滿。○尺中浮小便難。

寸口遲,上焦有寒。○關上遲,胃有寒。○尺中遲,下焦有寒,背痛。

寸口濡,陽弱自汗出。○關上濡,下重。○尺中濡,少血,發熱惡寒。

寸口弱,陽氣少。○關上弱,無胃氣。○尺中弱,少血(並《脈經》十)。

上以沉、伏、弦、緊、澀、微、滑、數、實、虛、芤、浮、遲、濡、弱十五種脈,各以寸關尺三部之所獨見者言其主病。

三部虛實八

左手關前寸口陽絕者,無小腸脈也,苦齊痹(齊,古通臍),少腹中有症瘕(症,《千金》作「疝」),王月即冷上搶心(「王」,《千金》作:「主」),刺手心主經(《千金》十四無「經」字。余條分載,並同)。治陰心主,在掌後橫理中(原注:即大陵穴。《千金》下有「入一分」三字)。

左手關前寸口陽實者,小腸實也,苦心下急痹(原注:「痹」一作「痛」。按:《千金》痹上有「熱」字),小腸有熱(《千金》作「內熱」),小便赤黃,刺手太陽經,治陽(原注:一作手少陽,誤)、太陽(《千金》作手太陽),在手小指外側本節陷中(原注:即後谿穴)。

左手關前寸口(六字《病源》十六作「左手寸口脈沉則為陰」九字)陰絕者,無心脈也,苦心下毒痛(毒,《千金》十三作「熱」),掌中熱,時時善嘔,口中傷爛(《說文》:創也),刺手太陽經(《千金》作手少陽),治陽(不知穴,當即謂後谿也。下仿此)。

左手關前寸口陰實者,心實也,苦心下有水氣,憂恚發之(「之」字誤),刺手心主經,治陰。

左手關上陽絕者,無膽脈也,苦膝疼,口中苦,眯目(眯,讀曰寐,聲誤。《說文》寐,寐而厭也。《淮南·精神》:楚人謂厭為眯,目,疑為且字,形誤)善畏,如見鬼狀,多驚,少力,刺足厥陰經,治陰,在足大指間(原注:即行間穴)。或刺三毛中。

左手關上陽實者,膽實也,苦腹中實(二字《病源》十五作「內冒冒」。《千金》無「實」字),不安,身軀習習也(習,讀曰翕,仲景曰翕翕發熱),刺足少陽經,治陽,在足上第一指(三字原注:當云小指次指。案、居敬本與此同,泰定本、袁校本、及《千金》十二均作第二指,並誤)本節後一寸(原注:即臨泣穴。《千金》寸下有「是」字〕。

左手關上(《病源》十四有「脈沉為陰」四字)陰絕者,無肝脈也,苦癃,遺溺,難言,脅下有邪氣,善吐,刺足少陽經,治陽。

左手關上(《病源》二十二有「脈沉為陰」四字)陰實者,肝實也,苦肉中痛,動善轉筋(八字《病源》作「苦肉痛轉筋」。《千金》十一轉筋下有「吐」字),刺足厥陰經,治陰。

左手關後尺中(「尺中」二字,《病源》三十七作「尺內浮為陽」)陽絕者,無膀胱脈也,苦逆冷,婦人月水不調,三月則閉(八字《病源》作「月事則閉」。《千金》水字作「便」。一本誤「月使」,「三」誤「王」), 男子失精,鑱(病源作溺)有餘瀝,刺足少陰經,治陰,在足內踝下動脈(原注:即太谿穴。《千金》二十有「是也」二字〕。

左手關後尺中陽實者,膀胱實也,苦逆冷,脅下有邪氣相引痛,刺足太陽經,治陽,在足小指外側本節後陷中(原注:即束骨穴)。

左手關後尺中陰絕者,無腎脈也,苦足下熱,兩髀裡急,精氣竭少,勞倦所致,刺足太陽經,治陽。

左手關後尺中陰實者,腎實也,苦恍惚健忘,目視䀮䀮(䀮,俗誤䀮),耳聾悵悵(《病源》十六作「腹脹」,疑是)善鳴,刺足少陰經,治陰(《脈經》二)。

上以左手三部脈所主,一浮一沉,別其虛實,以明藏府病證(浮為陽以候府,沉為陰以候藏。幸《病源》間有此數字,不然幾令人無著手處)。

右手關前寸口陽絕者,無大腸脈也,苦少氣,心下有水氣,立秋節即咳,刺手太陰經(《千金》十八作「手太陽」),治陰,在魚際間(原注,即太淵穴)。

右手關前寸口(《病源》十五作「寸口脈,手陽明經也,脈浮則為陽」,多十一字)陽實者,大腸實也,苦腸中切痛,如錐刀所刺(《千金》十八作「如針刀刺」。《病源》無「所」字)無休息時,刺手陽明經,治陽,在手腕中(原注:即陽谿穴。《千金》有「寫之」二字)。

右手關前寸口陰絕者,無肺脈也,苦短氣,咳逆,喉中塞,噫逆,刺手陽明經,治陽。

右手關前寸口陰實者,肺實也,苦少氣,胸中滿,彭彭與肩相引(「彭」,《千金》十七作「膨」,古通用。《病源》十三「肩」字作「髀」),刺手太陰經,治陰。

右手關上陽絕者,無胃脈也,苦吞酸頭痛,胃中有冷,刺足太陰經,治陰。在足大指本節後一寸(原注:即公孫穴)。

右手關上陽實者,胃實也,苦腸中伏伏(一作愊愊),不思食物,得食不能消,刺足陽明經,治陽。在足上動脈(原注:即衝陽穴)。

右手關上陰絕者,無脾脈也,苦少氣,下利腹滿,身重,四肢不欲動,善嘔,刺足陽明經,治陽。

右手關上陰實者,脾實也,苦腸中伏伏(《病源》十四注:一作怵怵)如堅狀,大便難,刺足太陰經,治陰。

右手關後尺中(二字,《病源》三十八作「尺脈浮則為陽」)陽絕者,無子戶脈也,苦足逆寒,絕產,帶下,無子,陰中寒,刺足少陰經,治陰。

右手關後尺中陽實者,膀胱實也,苦少腹滿,引腰痛,刺足太陽經,治陽(不云在某處者,與左尺同。畢校云:疑脫)。

右手關後尺中陰絕者,無腎脈也,苦足逆冷,上搶胸痛,夢入水見鬼,善厭寐黑色物來掩人上(厭,古通魘),刺足大陽經,治陽。

右手關後尺中陰實者,腎實也,苦骨疼腰脊痛,內寒熱,刺足少陰經,治陰(《脈經》二)。

上以右手三部脈所主一浮一沉,以別虛實,以明藏府病證。

三部虛實(下)九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脈陰實者,手少陰經也(八字《病源》十四作「手少陰經也脈沉為陰」。陰實者,舊本作手厥陰,據《千金》十三正。觀心、小腸俱虛實二條,知不以包絡代心經也。下條同),病苦閉,大便不利,腹滿,四肢重,身熱,苦胃張,刺三里(張,古通脹。三里,謂手陽明後三里也。余條不言,疑脫。《病源》十四無「刺三里」三字)。

上心實熱(《千金》逐條末有名曰:某實熱也,某虛寒也,某某俱虛,某某俱實也。無此等目,《脈經》原本止標某實、某虛,今寒熱等字,據《千金》添)。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脈陰虛者,手少陰經也(「也」下《病源》作脈沉為陰,陰虛者三字乙轉),病苦悸,恐不樂,心腹痛,難以言,心如寒狀恍惚《千金》十三無「狀」字。《病源》十六無「恍惚」二字)。

上心虛寒。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脈陽實者,手太陽經也,病苦身熱,熱來去(《千金》止一「熱」字),汗出(原注:一作汗不出。按、與《千金》同)而煩,心中滿(五字《千金》十四作「心中煩滿」),身重,口中生瘡。

上小腸虛寒。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脈陽虛者,手太陽經也,病苦顱際偏頭痛,身熱,大便難,心腹煩滿,不得臥,心胃氣不轉,水穀實也。

上心小腸俱實。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脈陰陽俱虛者,手少陰與太陽經俱虛也。病(《千金》十三以下文「洞泄」二字移「病」字下)苦寒,少氣,四肢寒(《千金》作厥),腸澼洞泄。

上心小腸俱虛。

左手關上脈陰實者,足厥陰經也,病苦心下堅滿,常兩脅痛,自(《千金》十一「自」字作「息」,疑是)忿忿如怒狀。

上肝實熱。

左手關上脈(《病源》三十七脈下有「沉為陰」三字)陰虛者,足厥陰經也,病苦脅下堅,寒熱腹滿,不欲飲,腹張,悒悒不樂,婦人月經不利,腰腹痛。

上肝虛寒。

左手關上脈陽實者,足少陽經也(《病源》三十作「左手關上脈浮為陽,足少陽膽之經也,其脈實者」),病苦腹中氣滿(《病源》無「氣」字),飲食(《病源》無「食」字)不下,咽乾頭重痛(《千金》十二無「重」字),洒洒惡寒,脅痛。

上膽實熱。

左手關上脈陽虛者,足少陽經也,病苦眩,厥痿,足指不能搖,坐不能起,僵仆日黃,失精䀮䀮(精,五藏六府之精上注於目者也,失精故䀮䀮)。

上膽虛寒。

左手關上脈陰陽俱實者,足厥陰與少陽經俱實也,病苦胃張,嘔逆,食不消。

上肝膽俱實。

左手關上脈陰陽俱虛者,足厥陰與少陽經俱虛也,病苦恍惚,屍厥,不知人,妄見(《病源》二十三作「妄有所見」),少氣不能言,時自驚。

上肝膽俱虛。

左手尺中神門以後脈(《病源》十六有「沉者為陰」四字)陰實者,足少陰經也,病(十八字泰定、居敬本於下文舌燥上重出,歧為二條,誤也)苦膀胱張閉,少腹與腰脊相引痛(《病源》十六作「病苦少腹滿」五字。《千金》十九作病苦舌燥云云至耳聾注云:腎實熱者,病苦膀胱張閉,少腹與腰脊相引痛。疑此為後人併合,並存之)舌燥咽腫,心煩嗌乾,胸脅時痛,喘咳汗出,少腹張滿,腰背強急,體重骨熱,小便赤黃,好怒好忘,足下熱疼,四肢黑,耳聾。

上腎實熱。

左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虛者,足少陰經也,病苦心中悶,下重足腫,不可以按地。

上腎虛寒。

左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陽實者,足太陽經也,病苦逆滿,腰中痛不可俯仰,勞也。

上膀胱實熱。

左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陽虛者,足太陽經也,病苦腳中筋急,腹中痛引腰背,不可屈伸,轉筋,惡風,偏枯腰痛,外踝後痛。

上膀胱虛寒。

左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陽俱實者,足少陰與太陽經俱實也,病苦脊強反折,戴眼,氣上搶心,脊痛不能自反側。

上腎、膀胱俱實。

左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陽俱虛者,足少陰與太陽經俱虛也,病苦小便利,心痛背寒,時時少腹滿。

上腎、膀胱俱虛。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陰實者,手太陰經也,病苦肺脹,汗出若露,上氣喘逆,咽中塞,如欲嘔狀。

上肺實熱。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病源》三十有「沉為陰」三字)陰虛者(《病源》無三字),手太陰經也(《病源》有「其脈虛者」四字),病苦少氣不足以息,嗌乾不朝津液(朝,讀曰潮,猶潮汐之潮也。四字《病源》作「無津液故也」)。

上肺虛寒。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陽實者(《病源》十四云,其脈浮則為陽實。十六卷又無「實」字,接云:按之堅強謂之為實),手陽明經也,病苦腹滿,善喘咳(《病源》十四引止此,無「咳」字。十六卷此三字又作「氣喘嗽」),面赤身熱,咽喉中如核狀。

上大腸實熱。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陽虛者,手陽明經也,病苦胸中喘,腸鳴,虛渴,唇口乾(《千金》八無「口」字),目急善驚,泄白(目急,謂目系急也)。

上大腸虛寒。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陰陽俱實者,手太陰與陽明經俱實也,病苦頭痛目眩,驚狂喉痹痛,手臂卷(卷、倦、蜷、腃,各本通用。後四時經肺脈條注:卷者,其人拘卷也,則卷字是,《千金》十七亦作「棬」字),唇吻不收。

上肺、大腸俱實。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陰陽俱虛者(《病源》二十九下有「此為血氣虛損」六字),手太陰與陽明經俱虛也,病苦耳鳴嘈嘈,時妄見光明(《病源》「時」上有「眼」字。《外臺》一「光」字作「花」)情中為樂,或如恐怖。

上肺、大腸俱虛。

右手關上脈陰實者,足太陰經也,病苦足寒脛熱,腹脹滿,煩擾不得臥。

上脾實熱。

右手關上脈陰虛者,足太陰經也,病苦泄注腹滿,氣逆霍亂,嘔吐黃疸(《千金》作「黃癉」,通用字),心煩不得臥,腸鳴。

上脾虛寒。

右手關上脈陽實者,足陽明經也,病苦腹中堅痛(原注:《千金》作「病苦頭痛」)而熱(《千金》十六作「面赤」,疑是),汗不出,如溫瘧(六字居敬本旁註),唇口乾,善噦,乳癰,缺盆腋下腫痛。

上胃實熱。

右手關上脈陽虛者(三字《病源》三十作「浮為陽」),足陽明經也(《病源》作「其脈虛者,病苦唇口乾」,無餘文)病苦脛寒不得臥,惡(《千金》十六有「風」字)寒,洒洒目急(目系急也),腹中痛(《千金》無「中」字)虛鳴(原注:外臺作「耳虛鳴」),時寒時熱,唇口乾,面目浮腫。

上胃虛寒。

右手關上脈陰陽俱實者,足太陰與陽明經俱實也,病苦脾張腹堅痛(《千金》十五上「痛」字作「搶」),脅下痛,胃氣不轉,大便難,時反泄利,腹中痛,上衝肺肝,五藏並喘鳴(並,一作「立」。《千金》作「主」),多驚,身熱汗不出,喉痹,精少。

上脾、胃俱實。

右手關上脈陰陽俱虛者,足太陰與陽明經俱虛也,病苦胃中如空狀,少氣不足以息,四逆寒,泄注不已。

上脾、胃俱虛。

右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實者,足少陰經也,病苦痹,身熱心痛,脊脅相引痛,足逆熱煩。

上腎實熱。

右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虛者,足少陰經也,病苦足脛小弱,惡風寒(《千金》無「風」字),脈代絕,時不至,足寒,上重下輕,行不可以(《千金》無「可以」二字)按地,少腹張滿,上搶胸脅,痛引肋下(《千金》十九作「上搶胸痛,引脅下」)。

上腎虛寒。

右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陽實者,足太陽經也,病苦轉胞(二字《千金》乙轉。胞,古通脬)不得小便,頭眩痛,煩滿,脊背強。

上膀胱實熱。

右手尺中神門以後脈(《病源》二十九有「浮為陽」三字)陽虛者,足太陽經也,病苦肌肉振動,腳中筋急,耳聾,忽忽不聞,惡風,颼颼作聲(《病源》作「耳鳴忽然不聞,惡風」,無末四字)。

上膀胱虛寒。

右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陽俱實者,足少陰與太陽經俱實也,病苦顛疾,頭重與目相引痛,厥欲起走(《千金》十九無「起」字),反眼,大風多汗。

上腎、膀胱俱實。

右手尺中神門以後,脈陰陽俱虛者,足少陰與太陽經俱虛也,病苦心痛。若下重,不自收篡反出,時時苦洞泄、寒中泄(「泄」字,據《千金》疑衍),腎與心俱痛(原注:一說云腎有左右,膀胱無二,今用當以左腎合膀胱,右腎合三焦○並《脈經》二)。

上腎、膀胱俱虛(此篇以浮為陽,候府,沉為陰,候藏。藏府各有虛實,與上篇同又增出俱虛俱實十二條,合前共三十六條)。

三部決死生法十

三部脈調而和者生。

三部脈廢者死(廢者,如春得夏脈之類,見五藏脈篇)。

三部脈或至或不至,冷氣在胃,故令脈不通(《千金》有此條,無上二條)。

三部脈虛,其人長病得之死(長病,即《內經》之久病)。虛而澀,長病亦死。虛而滑亦死。虛而緩亦死。虛而弦急,癲病亦死。

三部脈實而大(《千金》作「長」),長病得之死。實而滑,長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卒,古通作猝。猝病,即《內經》之新病)。實而緩亦生,實而緊亦生(皆謂久病者),實而緊急,癲癇(《千金》作「癲病」)可治。

三部脈強,非稱其人,病便死。

三部脈羸,非稱其人,病得之死(稱字、病字,據《千金》及上條補。原注:人,一作「脈」。○二條即統括《內經》形氣與脈不相應者而為之詞)。

三部脈粗,長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脈細而軟,長病得之生,細而數亦生,微而緊亦生(柏校云:「生」,《千金》作「死」。案,與今本不同,今惟袁表校本作死字耳)。

三部脈大而數,長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千金》無此條)。

三部脈微而伏,長病得之死(不言卒病,疑脫)。

三部脈軟(輭,一作「濡」,古通用字),長病得之不治自愈,治之死(《千金》「死」上有「反」字),卒病得之生。

三部脈浮而結,長病得之死(《千金》無下文)。浮而滑,長病亦死(「長病」二字依上文,疑衍。或為「卒病」字誤)。浮而數,長病風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三部脈芤,長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千金》無下句)。

三部脈弦而數,長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三部脈革,長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死生」二字,《千金》互易)。

三部脈堅而數,如銀釵股(謂其脈極堅,如銀釵股形),蟲毒病(《千金》無「病」字)必死。數而軟,蟲毒病得之生。

三部脈潎潎如羹上肥,長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脈連連如蜘蛛絲,長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脈如霹靂,長病得之死,三十日死(上「死」字疑衍。《千金》無末四字)。

三部脈如弓弦(《千金》作「如角弓」),長病得之死。

三部脈累累如貫珠,長病得之死(累,古通纍。二脈不言卒病,疑脫)。

三部脈如水淹然流,長病不治自愈,治之反死。一云如水流者,長病三十日死(居敬本作七十日)。如水不流,長病不治自愈(二十二字舊作註文。不言卒病,疑脫)。

三部脈如屋漏,長病十日死(《千金》云「十四日死」。引《脈經》作註文)。

三部脈如雀啄,長病七日死(二條卒病得之,當亦同歸於盡。但不知短期是否同也)。

三部脈如釜中湯沸,朝得暮死,夜半得日中死,日中得夜半死(死脈惟此最劇)。

三部脈急切,腹間病;及婉轉,腹痛,針上下差(「及」,居敬本作「又」。按「婉」,當作「腕上下」,謂腹與腕患處之上下也○並《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卷二

四時脈十一

春肝木王,其脈弦細而長,名曰平脈也(下四條無「也」字。文不一律,今據《病源》五補),反得浮澀而短者(原注:《千金》十一「浮」字作「微」,案:與《病源》同,《翼方》又作「微浮而短澀」),是肺之乘肝,金之剋木,為賊邪(《病源》通無此類三字,下不復出),大逆,十死不治(原注:一本云「日月年數至三,忌庚辛」)。反得洪大而散者(原注:《千金》云「浮大而洪」。按,與《病源》同),是心之乘肝,子之扶母,為實邪(扶字《病源》、《千金》通作「乘」)。雖病自愈,反得沉濡而滑者(而,《病源》誤「滯」),是腎之乘肝,母之歸子,為虛邪,是病易治(《病源》作「當愈》)。反得大而緩者,是脾之乘肝,土之凌木(《病源》有「土之畏木」四字)為微邪,雖病即差(二字《病源》作「不死」)。

夏心火王,其脈洪大而散(《病源》作「浮洪」。原注:《千金》十三作「浮大而洪」。按今《千金》注云,散,一作「弦」),名曰平脈也。反得沉濡而滑者(「濡」,《千金》誤「滯」),是腎之乘心,水之剋火,為賊邪,大逆,十死不治(原注:一本云「日月年數至二,忌壬癸」)。反得大而緩者,是脾之乘心,子之扶母,為實邪,雖病自愈。反得弦細而長者(《病源》無「細」字),是肝之乘心,母之歸子,為虛邪,雖病易治。反得浮澀而短者(原注:《千金》「浮」作「微」。按,與《病源》同),是肺之乘心,金之凌火,為微邪,雖病即差(二字《病源》作「不死」)。

六月季夏建未(《千金》十五上有「也」字),坤未之間土之位,脾王之時(四句《病源》作「六月脾土王」五字),其脈大(脾脈名大,僅此處大字不誤,可寶貴也。漢隸大作夥,後人不識,誤改為代。夫代、死脈也,豈有胃氣者哉),阿阿而緩,名曰平脈也(《病源》有「長夏以胃氣為本」七字。○大不至數,阿阿,蓋舒緩貌)。反得弦細而長者(《病源》作「弦而急」。《千金》作「弦而長」),是肝之乘脾,木之剋土(「克」《病源》作「乘」),為賊邪,大逆,十死不治(原無注,疑脫)。反得浮而短者(原注:《千金》「浮」作「微」。按,與《病源》同),是肺之乘脾,子之扶母(「扶」《病源》作「克」。《千金》作「乘」)為實邪,雖病自愈(四字《病源》作「不治」)。反得洪大而散者(原注:《千金》作「浮大而洪」。按、與《病源》同。今《千金》無「大」字),是心之乘脾,母之歸子,為虛邪,雖病易治(《病源》作「當差不死」)。反得沉濡而滑者,是腎之乘脾,水之凌土,為微邪,雖病即差(四字《病源》作「當差」)。

秋金肺王,其脈浮(《千金》十七「浮」作「微」。與《病源》同)澀而短,名曰平脈也。反得洪大而散者(原注:《千金》作「浮大而洪」。按、與《病源》同),是心之乘肺,火之剋金,為賊邪,大逆,十死不治(原注:一本云,「日月年數至四,忌丙丁」)。反得沉濡而滑者,是腎之乘肺,子之扶母,為實邪,雖病自愈(四字《病源》作「不治」)。反得大而緩者(《病源》作「反得緩大而長阿阿者」),是脾之乘肺,母之歸子,為虛邪,雖病易治。反得弦細而長者(《病源》無「細」字),是肝之乘肺,木之凌金,為微邪,雖病即差。

冬腎水王,其脈沉濡而滑(「濡」,《病源》作「細」),名曰平脈也。反得大(《病源》作「浮大」)而緩者,是脾之乘腎,土之剋水,為賊邪,大逆,十死不治(原注:一本云,「日月年數至;忌戊己」)。反得弦細而長者,是肝之乘腎,子之扶母,為實邪,雖病自愈。反得浮澀而短者(原注:《千金》「浮」作「微」),是肺之乘腎,母之歸子,為虛邪,雖病易治(《病源》作「可治」)。反得洪大而散者(原注:《千金》作「浮大而洪」。按、與《病源》同),是心之乘腎,火之淩水,為微邪,雖病即差(四字,《病源》作「治之不死也」。○並《脈經》三、《病源》十五)。

上詳舉五藏脈有平、有賊邪、有實邪、有虛邪、有微邪五種不同(《千金》每條平脈後,通以虛實賊微為次)。

春三月木王,肝脈治(治、謂乘其王時修其德令),當先至,心脈次之(次之,謂至夏三月心脈治也。下疑脫脾脈次之四字),肺脈次之,腎脈次之,此為四時(《千金》無二字)王相順脈也(王相見後)。到六月土王,脾脈當先至,而反不至,反得腎脈,此為腎反脾也,七十日死。何謂腎反脾?夏火王,心脈當先至(當作季夏土王,脾脈當先至),肺脈次之,而反得腎脈,是謂腎反脾。期五月六月,忌丙丁。

脾反肝三十日死。何謂脾反肝?春肝脈當先至,而反不至,脾脈來至,是謂脾反肝也。期正月、二月,忌甲乙。

腎反肝三歲死。何謂腎反肝?春肝脈當先至,而反不至,腎脈先至,是謂腎反肝也。期七月、八月,忌庚辛。

腎反心二歲死。何謂腎反心?夏心脈當先至,而反不至,腎脈先至,是謂腎反心也。期六月,忌戊己(並《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五藏相反脈證(侮其所勝者二條,侮其所不勝,及母侵子者各一條,蓋使人類推。林氏謂其疏略,誤也)。

何以知(《千金》有「人」字)春得病無肝脈也,無心脈夏得病,無肺脈秋得病,無腎脈冬得病,無脾脈四季之月得病(《脈經》一)。

上以無五藏脈定五時得病。

假令肝病者,西行若食雞肉得之(西方雞肉俱屬金,金剋木故也。余類此),當以秋時發(據下條句首當有「不者」二字),得病以庚辛日也。家有血腥死(血字據《千金》十一補)。女子見之,以明要為災(有脫誤)。不者,若感金銀物得之(不,古通否。下同)。

假令脾病,東行若食雉兔肉及諸木果實得之,不者,當以春時發,得病以甲乙日也。

假令心病,北行若食豚魚得之(豚與魚俱屬水,非謂河豚也)。不者,當以冬時發,得病以壬癸日也。

假令肺病,南行若食馬肉及獐鹿肉(《千金》十七無「鹿」字)得之。不者,當以夏時發,得病以丙丁日也(《千金》有「宜赤藥」三字)。

假令腎病,中央(據上文當有「行」字)若食牛肉及諸土中物得之。不者,當以長夏時發,得病以戊己日也(《脈經》一)。

上以五方五畜五時十干定五臟病之所起。

假令得王脈,當於縣官家得之(王、古通旺。縣官家,郡縣中之旺地也)。

假令得相脈(相脈者,得其母氣之脈也,如肝相冬三月之類,詳後五臟脈新撰),當於嫁娶家得之,或相慶賀者得之。

假令得胎脈,當於產乳家得之。

假令得囚脈,當於囚徒家得之。

假令得休脈(疑脫)。其人素有宿病,不治(休者,蓋病後平復之脈。《爾雅·釋詁》:休、美也)。

假令得死脈,當於死傷家感傷得之(《脈經》一)。

上言居止某處,其脈亦因之而變。

何以知人露臥得病?陽中有陰也。

何以知人夏月得病?諸陽入陰也(《千金》二十八以此二條,並前段何以知人春得病五條另立一篇,名「何時得病」)。

何以知人食飲中毒?浮之無陽,微細之不可知也(有誤)。但有陰脈來疾去疾,此相為水氣之毒也(句有誤)。脈遲者食干物得之(《脈經》一)。

上以脈之陰陽定露臥與夏月得病之所起。末條推及飲食中毒之脈。

五藏脈十二

肝(《千金》作「凡肝藏」。下逐條有此二字不復出)象木(原注:肝於五行象木),與膽為府(原注:膽為清淨之府),其經足厥陰與足少陽為表裡(原注:厥陰肝脈、少陽膽脈也,藏陰府陽,故為表裡)。其脈弦(原注:弦,肝脈之大形也),其相冬三月(原注:冬水王木相),王春三月,廢夏三月(原注:夏火王木廢),囚季夏六月(原注:季夏土王木囚),死秋三月(原注:秋金王木死)。其王日甲乙,王時平旦日出(原注:並木也)。其困日戊己,困時食時日跌(原注:並土也)。其死日庚辛,死時晡時日入(原注:並金也)。其神魂(原注:肝之所藏者魂),其主色,其養筋(原注:《月令》云,其臭膻),其液泣(原注:泣出肝),其味酸,其宜苦(原注:苦,火味也),其惡辛(原注:辛,金味)。肝輸在背第九椎,募在期門(原注:直兩乳下二肋端);膽輸在背第十椎,募在日月(原注:穴在期門下五分)。

心象火,與小腸合為府(原注:小腸為受盛之府也),其經手少陰與手太陽為表裡(原注:手少陰心脈,手太陽小腸脈也)。其脈洪(原注:洪,心脈之大形),其相春三月(原注:木王火相),王夏三月,廢季夏六月,囚秋三月(原注:金王火囚),死冬三月(原注:水王火死)。其王日丙丁,王時禺中日中(日在巳曰禺中,謂巳午時也)。其困日庚辛,困時晡時日入。其死日壬癸,死時人定夜半。其藏神(原注:心之所藏者神也),其主臭,其養血(原注:心氣所養者血),其候舌,其聲言(原注:言由心出,故主言),其色赤,其臭焦,其液汗,其味苦,其宜甘(原注:甘,脾味也),其惡咸(原注:咸腎味也)。心輸在背第五椎(原注:或云第七椎。按,五椎是,七椎乃鬲輸也),募在巨闕(原注:在心下一寸),小腸輸在背第十八椎,募在關元(原注:臍下三寸)。

脾象土,與胃合為府(原注:胃為水穀之府),其經足太陰與足陽明為表裡(原注:太陰脾脈,陽明胃脈也)。其脈緩(原注:緩,脾之大形也),其相夏三月(原注:火王土相),王季夏六月,廢秋三月,囚冬三月,死春三月。其王日戊己,王時食時日跌。其困日壬癸(一脫「其」字),困時人定夜半。其死日甲乙,死時平旦日出(原注:並木時也)。其神意,其主味,其養肉,其候口,其聲歌,其色黃,其臭香,其液涎,其味甘,其宜辛,其惡酸。脾輸在背第十一椎,募在章門(原注:季肋端是),胃輸在背第十二椎,募在太倉(太倉即中脘任脈穴,在臍上四寸。原注缺)。

肺象金,與大腸合為府(原注:大腸為傳導之府也),其經手太陰與手陽明為表裡(原注:手太陰肺脈、手陽明大腸脈也)。其脈浮(原注:浮、肺脈之大形也),其相季夏六月(原注:季夏土王金相),其王秋三月,廢冬三月,囚春三月,死夏三月(原注:夏火王金死)。其王日庚辛,王時晡時日入。其困日甲乙,困時平旦出。其死日丙丁,死時禺中日中。其神魄,其主聲,其養皮毛,其候鼻,其聲哭,其色白,其臭腥,其液涕,其味辛,其宜咸,其惡苦。肺輸在背第三椎(注:或云第五椎也。按、三椎是,五椎乃心輸也),募在中府(原注:直兩乳上二肋間),大腸輸在背第十六椎,募在天樞(原注:夾臍各一寸半)。

腎象水,與膀胱合為府(原注:膀胱為津液之府),其經足少陰與足大陽為表裡(原注:足少陰腎脈、足大陽膀胱脈也)。其脈沉(原注:沉腎脈之大形也),其相秋三月(原注:秋金王水相),其王冬三月,廢春三月,囚夏三月,死季夏六月。其王日壬癸,王時人定夜半。其困日丙丁,困時禺中日中。其死日戊己,死時食時日昳。其神志,(原注:腎之所藏者志也),其主液,其養骨,其候耳,其聲呻,其色黑,其臭腐,其液唾,其味鹹,其宜酸,其惡甘。腎輸在背第十四椎,募在京門(京門在監骨下腰中,夾脊季肋下一寸八分。原注缺),膀胱輸在背第十九椎(一脫背字),募在中極(原注:橫骨上一寸,在臍下五寸前陷者中○《脈經》三)。

上新撰(題仍舊。原注云:並出《素問》諸經。昔人撰集或昆雜相涉,煩而難了。今鈔事要,分別五藏,各為一部。按《脈經》一書,均系鈔撮,惟此新撰為叔和自出機杼,類集而成,並自注之,則其為得意之作可知也。但既疵昔人撰集,何以全書復自蹈其弊?又如肝膽部,注既明,餘四條自可類推,而復或注或不注何也)。

五藏脈(下)十三

冬至之後得甲子,少陽起於夜半,肝家王(原注:冬至者,歲終之節,甲子日者,陰陽更始之數也,少陽膽也。膽者、木也、生於水,故起夜半。其氣常微少,故言少陽。云夜半子者,水也。按、《難經》徐注曰:自古曆元皆起冬至,其日必以甲子。然歲周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則日有零餘,每歲遞差,至日不必皆當甲子。此乃指至日之當甲子者,言至立春後十五日曆一甲子,木氣始盛,故少陽王也。若至日不當甲子,則總以六十日為限。按徐說是也。甲子可統六十干支言,今俗說猶然)。肝者,東方木(原注:肝與膽為藏府,故王東方,應木行也)。萬物始生,其氣來軟而弱,寬而虛(軟,《內經》作濡。原注:春少陽氣溫和、軟弱,故萬物日生焉),故脈為弦(原注:肝氣養於筋,故其脈弦。弦亦以木為體也)。軟即不可發汗,弱即不可下。寬者開,開者通,通者利,故名曰寬而虛(原注:言少陽始起尚軟弱,人營衛腠理開通,發即汗出不止。不可下,下之而泄利不禁,故言寬虛。通、利也。按、詳註意,虛當作舒,聲誤)。春以胃氣為本,不可犯也(原注:胃者、土也,萬物稟土而生,胃亦養五臟,故肝王以胃氣為本也。不可犯者,不可傷之)。

心者,南方火(原注:心主血,其色赤,故以夏王於南方,應火行)。萬物洪盛,垂枝布葉,皆下垂如曲,故名曰鉤(原注:心王之時,太陽用事,故草木茂盛,枝葉布舒,皆下垂曲故謂之鉤也。按鉤當作絇,古字通作句,故致誤。《內經》曰:心脈來累累如連珠,正如履絇之謂。絇本形曲,然五脈皆以物形為名。絇自謂累累若絇,究不得謂其取象如簾之彎也。又此條文義兩截,以上似別出一書,以下似仲景平脈篇文,實不能相接續,以圈隔之)。心脈洪大而長(題下事),洪則胃氣實,實則氣無從出(原注:脈洪者胃氣實,實則腠理密,密則氣無從出);大則營氣萌,萌洪相薄,可以發汗,故名曰長(原注:營者、血也。萌、當為明字之誤耳。血王故明,且大也。營明衛實,當鬚髮動,通其津液也。按萌、當作強,聲誤。薄、古通搏。洪、當作實,字誤。句為強實相薄也)。長洪相得,即引水漿,溉灌經絡,津液皮膚(原注:夏熱陽氣盛,故其人引水漿潤灌肌膚,以養皮毛,猶草木須雨澤以長枝葉。按,得,疑為搏字誤。引,猶求也。長洪之脈為熱,故求水漿以灌溉周身也。膚,換下韻)。太陽洪大,皆是母軀,幸得戊己,用牢根株(《千金》十三作根枝。原注:太陽夏火,春木為其母,陽得春始生,名曰少陽,到夏洪盛,名曰太陽,故言是母軀也。戊已,土也。土為火子,火王即土相,故用牢根株也。按、牢,猶固也,子助其母,故根株牢固。《漢書·師丹傳》集註:牢、堅也)。陽氣上出,汗見於頭,五月枯⿺鼠邑(《千金》作五內乾枯),胞中空虛,醫反下之,此為重虛也(原注:月當為內,⿺鼠邑當為干,枯燥也,皆字誤耳。內字似月,由來遠矣,遂以傳焉。人頭者、諸陽之會,時飲水漿,上出為汗,先從頭流於身軀,以實其表,是以五內乾燥,則胞中空虛,津液少也。胞者、膀胱之府也。愚醫不曉,故反下之,令重虛也。按、病本熱病,五月又為陽盛之時,故枯乾,以致胞中空虛。不破月字,亦得陽氣上出,故頭汗似謂齊頸而止也)。脈浮,有表無里,陽無所使(原注:陽盛脈浮,宜發其汗,而反下之,損於陰氣。陽為表,陰為里,經言陽為陰使,陰為陽守,相須而行。脈浮、故無里也,治之錯逆,故令陰陽離別,不能復相朝使),不但危身,並中其母(原注:言下之,不但傷心,並傷中肝)。

脾者,土也,敦而福。敦者、厚也,萬物眾色不同(原注:脾主水穀,其氣微弱,水穀不化。脾為土行,王於季夏,土性敦厚,育養萬物,當此之時,草木備具,枝葉茂盛,種類眾多,或青黃赤白黑,色各不同矣),故名曰得(「得」,《千金》十五上作「德」。均誤。據前四時脈篇六月季夏條,疑當作「大」,依余條故名曰長、故名曰毛例,則大乃脾之脈名,後人通以為代字,聲誤,遂不可通。弦鉤毛石,皆取物象為名,而皆以胃氣為本。大脈近於洪而不大,則為正藏之脈也)。福者、廣也(「也」字,據《千金》補。《禮記·祭》統福者、備也,廣亦有備義。原注:土生養萬物,當此之時,脾則同稟諸藏,故其德為廣大),萬物懸根住莖,其葉在顛(一誤「巔」。釋名釋宮室:柱、住也,然則住猶柱也,豎也),蜎蜚蠕動,蚑蠷喘息(八者蓋蟲類之別。《詩·豳風》,蜎蜎者蠋。蓋蟲行貌也。蜚,古通作飛。《說文》:蠕動也。蚑蚑,蟲行貌。《荀子·勸學》注:蠕,微動也。王褒《洞簫賦》:行喘息。成公綏《天地賦》:蚑行蠕動,方聚類分。「蠷」,當作「躍」,字誤。躍,亦蟲行之能躍者。喘息則統人獸言也),皆蒙土恩(原注:懸根住莖,草木之類也。其次則蠛蚋幾微之,蟲因陰陽氣變化而生者也。喘息,有血脈之類也,言普天之下草木昆蟲,無不被蒙土之恩福也。按註文「蠛」字,一作「蛾」)。德則為緩,恩則為遲,故令太陰緩而遲。尺寸不同(原注:太陰、脾也。言脾王之時脈緩而遲,尺寸不同者,尺遲而寸緩也),酸鹹苦辛,大涉而生(「大」,一作「土」,均誤,疑當作「相」字。謂各含土之甘味以生也。原注:「涉」,一作「沙」,一作「妙」),互行其時,而以各行,皆不群行,儘可常服(原注:肝酸腎咸,心苦肺辛,皆四藏之味也。脾主調和五味,以稟四藏。四藏受味於脾,脾王之時,其脈達於肌肉之中,互行人身軀,乃復各行,隨其四肢,使其氣周,匝營諸藏府,以養皮毛,皆不群行至一處也。故言儘可常服也)。土寒則溫,土熱則涼(原注:冬陽氣在下,土中溫暖,夏陰氣在下,土中清涼,脾氣亦然)。土有一子,名之曰金,懷挾抱之,不離其身。金乃畏火,恐熱來熏,遂棄其母,來歸(《千金》作「逃於」)水中。水自金子(自,《千金》作「為」),而藏火神,閉門塞戶,內外不通,此謂冬時也(原注:陽氣在中,陽為火行,金性畏火,故恐熏之,金歸水中而避火也,母子相得益盛。閉塞不通者,言水氣充實,金在水中,此為強固,火無復得往克之者,神密之類也)。土亡其子(「亡」、《千金》作「失」),其氣衰微,水為洋溢,浸漬為池(「為池」,《千金》作「其地」),走擊皮膚,面目浮腫,歸於四肢(原注:此為脾之衰損,土以防水。今土弱而水強,故水得凌之而妄行)。愚醫見水,直往下之,虛脾空胃,水遂居之,肺為喘浮(原注:脾胃已病,宜扶養其氣,通利水道。愚醫不曉而往下之,此為重傷水氣,遂更凌之上侵胸中,肺得水而浮,故言喘浮)。肝反畏肺,故下沉沒(原注:肺金肝木,此為相剋,肺浮則實,必復克肝,故畏之沉沒於下),下有荊棘,恐傷其身,避在一邊,以為水流(原注:荊棘、木之類。肝為木,今沒在下,則為荊棘。其身、脾也,脾為土,土畏木,是以避在下一邊,避木也。水流者、水之流路也。土本剋水,而今微弱又復觸木,無複製水,故水得流行)。心衰則伏,肝微則沉,故令脈伏而沉(原注:心火肝木,火則畏水,而木畏金,金水相得,其氣則實,克於肝心,故令二藏衰微,脈為沉伏也),工醫來占(《千金》作「上醫遠占」),因轉孔穴,利其溲便,遂通水道,甘液下流,亭其陰陽(《千金》「亭」字作「停」),喘息則微,汗出正流(「正」,當作「止」)。肝著其根,心氣因起,陽行四肢,肺氣亭亭,喘息則安(原注:轉孔穴者,諸藏之營衛轉治使順。甘液、脾之津液。亭其陰陽,得復其常所,故營衛汗通,水氣消除,肝得還著其根株。肝心為母子,肝著則心氣得通,肺氣平調,故言。亭亭,端好之意也。案、工醫,醫之工者也。《史記·秦始皇》:紀決河亭水,正義亭平也。《漢書·張湯傳》集註:亭、均也,調也。故注訓亭亭即平調之謂)。腎為安聲,其味為咸(原注:肺主聲,腎為其子,助於肺,故言安聲。咸、腎味也)倚坐母敗,洿臭如腥(《千金》洿作杇。○原注:金為水母,而歸水中,此為母往從子,脾氣反虛,五藏由此而相剋賊,倚倒致敗,則洿臭故云然也)。土得其子,則成為山;金得其母,名曰丘英(此條文義甚高,豈亦仲景逸文邪)。

肺者西方金(五字《千金》十七作「秋時」),萬物之所終(原注:金性剛,故王西方,割斷萬物,萬物是以皆終於秋也)。宿葉落柯,悽悽枝條,其(《千金》無「其」字)杌然獨在。其脈為微浮毛(《千金》無「毛」字○原注:悽悽者,零落之貌也,言草木宿葉得秋,隨風而落。但有枝條杌然獨在。此時陽氣則遲,脈為虛微如毛也)。衛氣遲,營氣數,數則在上,遲則在下,故名曰毛(原注:諸陽脈數,諸陰脈遲,營為陰不應數,反言營氣數,陰得秋節而升,轉在陽位,故一時數而在上也。此時陰始用事,陽即下藏。其氣反遲,是以肺脈數散如毛也)。陽當陷而不陷,陰當升而不升,為邪所中(原注:陰陽交易,則不以時定,二氣感激,故為風寒所中),陽中邪則卷(《病源》十一作「陽遇邪則蜷」),陰中邪則緊,卷則惡寒,緊則為慄,寒慄相薄(《千金》作「相搏」),故名曰瘧。弱則發熱(「則」,《病源》作「乃」),浮乃來出(原注:卷者,其人拘卷也。緊者、脈緊也。此謂初中風寒之時,脈緊、其人則寒,寒止而脈更微弱,弱則其人發熱,熱止則脈浮,浮者瘧解,王脈也。按、緊謂身體緊急,慄即惡寒之甚。末二句應隸下節也)。旦中旦發,莫中莫發(《病源》莫字作晚,言浮弱之脈,故發熱來出有如此之速。原注:言瘧發皆隨其初中風邪之時也)。藏有遠近,脈有遲疾,周有度數,行有漏刻(原注:藏,謂人五藏肝心脾肺腎也。心肺在膈上,呼則其氣出,是為近。呼為陽,其脈疾。腎肝在膈下,吸則其氣入,是為遠也。吸為陰,其脈遲。度數,謂經脈之長短周身行者,營衛之行也。行陰陽各二十五度為一周也,以應漏下百刻也)。遲在上傷毛採,數在下傷下焦,中焦有惡,則見有善則匿(原注:秋則陽氣遲,陰氣數,遲當在下,數當在上,隨節變[疑有脫文],故言傷毛採也。人之皮毛,肺氣所行。下焦在臍下,陰之所治也,其脈應遲,今反數,故言傷下焦。中焦、脾也,其平善之時脈常自不見,衰乃見耳,故云有惡則見也。按、採,古通作彩。皮毛傷則無彩色也)。陽氣下陷,陰氣自溫(《千金》作「則溫」。原注:言陽氣下陷溫養諸藏),陽反在下,陰反在顛,故名曰長而且留(原注:陰陽交代,各順時節,人血脈和平,言可長留竟一時)。

腎者北方水(《千金》十九作「冬時」),萬物之所藏(原注:冬則北方用事、王在三時之後,腎在四藏之下,故王北方也。萬物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百蟲伏蟄(原注:冬伏蟄不食之蟲,言有百種也)。陽氣下陷,陰氣上升。陽氣中出,陰氣烈為霜(「烈」,《千金》作「冽」),遂不上升,化為雪霜(二字《千金》誤乙),猛獸伏蟄,蜾蟲匿藏(原注:陽氣下陷者,謂降於土中也,其氣猶越而升出。陰氣在上,寒盛,陽氣雖升而出,不能自致,因而化作霜雪。或謂陽氣中出,是十月則霜降。猛獸伏蟄者,蓋謂龍蛇冬時而潛處,蜾蟲無毛甲者得寒皆伏蟄,逐陽氣所在如此,避冰霜自溫養也)。其脈為沉,沉為陰,在裡,不可發汗,發則(二字《千金》作「發之者如」四字是也,與下文句法一律)蜾蟲出,見其雪霜(原注陽氣在下故冬脈沉,溫養於藏府,此為裡實而表虛,復從外發其汗,此為逆治,非其法也。猶百蟲伏蟄之時而反出土見於冰霜,必死不疑。逆治者死,此之謂也)。陰氣在表,陽氣在藏(《千金》作在「里」),慎不可下,下之者傷脾。脾土弱即水氣妄行(原注:陽氣在下溫養諸藏,故不可也,下之既損干陽氣,而脾胃復傷,土以防水,而今反傷之,故令水得盈溢而妄行也),下之者(《千金》無三字)如魚出水,蛾入湯(原注:言治病逆則殺人,如魚出水、蛾入湯火之中,即死)。重客在裡,慎不可熏,熏之逆客,其息則喘(原注:重客者,猶陽氣也。重者、尊重之貌也。陽位尊處於上,今一時在下,非其常所,故言客也。熏,謂燒針及以湯火之輩熏發其汗,如此則客熱從外入,與陽氣相薄,是為逆也。氣上熏胸中,故令喘息)。無持客熱,令口爛創(原注:無持者,無以湯火發熏其汗也,熏之則火氣入里為客熱,故令其口生創)。陰脈且解,血散不通,正陽遂厥,陰不往從(原注:血行脈中,氣行脈外,五十周而復會,如環之無端也。血為陰,氣為陽,相須而行,發其汗使陰陽離別,脈為解散,血不得通。厥者,逆也,謂陽氣逆而不復相朝使。治病失所,故陰陽錯逆,可不慎耶)。客熱狂入,內為結胸(原注:陰陽錯亂,外熱狂入,留結胸中也),脾氣遂弱,清溲利通(原注:脾主水穀,其氣微弱,水穀不化,下利不息。清者廁也,溲從水道出而反清溲者,是謂下利至廁也。按:清即圊假字○並《脈經》三)。

上四時經(題仍舊,四條文法岐出,疑採自兩書,叔和但羼集之,題上事曰四時經,非別有一書也)

五藏脈證生死十四

肝脈沉之而急,浮之亦然,苦脅下痛(「苦」,原作「若」,據《千金》十一正。《千金》無「下」字),有氣支滿,引少腹而痛(《千金》無「而」字),時小便難,苦目眩頭痛,腰背(《千金》「背」字作「脊」)痛,足為逆寒(《千金》無「逆」字),時癃,女人月信不來(《千金》作「月事」),時無時有。得之少時有所墜墮(《千金》二字乙轉)。

心脈沉之小而緊,浮之不喘,苦心下聚氣而痛,食不下,喜嚥唾,時手足熱,煩滿時忘,不樂,喜太息。得之憂思。

脾脈沉之而濡(《病源》三十七沉字疊,「濡」字作「喘」),浮之而虛,苦腹張煩滿,胃中有熱,不嗜食,食而不化(《病源》無「而」字),大便難,四肢苦痹,時不仁。得之房內,月使不來(《病源》作「月事」),來而頻並(《病源》無「頻」字。使、當作信)。

肺脈沉之而數,浮之而喘(喘脈見《內經》。袁校云:當作濡。誤),苦洗洗寒熱,腹滿,腸中熱,小便赤,肩背痛,從腰以上汗出。得之房內,汗出當風。

腎脈沉之大而堅,浮之大而緊(二句《千金》十九:「大而」二字均乙轉),苦手足骨腫,厥而陰不興,腰脊痛,少腹腫,心下有水氣,時脹閉,時泄。得之浴水中身未乾而合房內,及勞倦發之(《脈經》六)。

上以五藏脈一浮一沉辨其主病。

脈來浮大者,此為肺脈也。脈來沉滑堅如石(「堅」字依袁校本補,泰定本空一字,居敬本不空),腎脈也。脈來如弓弦,肝脈也。脈來疾去遲,心脈也。△脈來見而不見為病,病有淺深,但當知如何受邪(《脈經》一)。

上言四藏脈象之常,末言以不見常脈為病。

肺脈之來也,如循榆葉曰平,如風吹毛曰病,狀如連珠者死,期丙丁日禺中日中(禺中,謂日在巳也)。

心脈之來也,如反筍莞大曰平,如連珠曰病,前曲後居如帶鉤者死,期壬癸日人定夜半(居通倨。鉤疑是句,古通為蜎字)。

肝脈之來也,搏而弱曰平,如張新弓弦曰病,如雞踐地者死,期庚辛日晡時日入。

脾脈之來也,阿阿如緩曰平,來如雞舉足曰病,如鳥之啄、如水之漏者死,期甲乙日平旦日出。

腎脈之來也,微細以長曰平,來如彈石曰病,去如解索者死,期戊己日食時日昳,黃昏雞鳴(《脈經》十)。

上五藏平脈、病脈及死之日與時。

肝脈來濯濯如倚竿,如琴瑟之弦,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曰脫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盡,足厥陰脈也。

心脈來累累如貫珠滑利,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曰脫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盡,手少陰脈也。

脾脈萇萇而弱(「萇」,《千金》十五上、《病源》十五俱作「長」。疑上「萇」字為「來」之誤),來疏去數(「數」《千金》作「概」。注:一作「數」)。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曰脫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盡,足太陰脈也。

肺脈來汛汛(《病源》十五「汛」上有「而」字。《千金》作「泛泛」),輕如微風吹鳥背毛,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曰脫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盡,手太陰脈也。

腎脈(疑有來字)沉細而緊,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病,四至脫精,五至死,六至命盡,足少陰脈也(脈經三)。

上五條首二句雜篡經言,形容五藏之脈,再至曰平五句見《難經》。《難經》統言,此必以五藏分載之,殊詞費。

五藏病證治法十五

肝病其色青,手足拘急,脅下苦滿,或時眩冒,其脈弦長,此為可治,宜服防風竹瀝湯、秦艽散。春當刺大敦,夏刺行間,冬刺曲泉,皆補之。季夏刺太衝,秋刺中郄,皆寫之。又當灸期門百壯,背第九椎、五椎五十壯。

心病其色赤,心痛短氣,手掌煩熱,或啼笑罵詈,悲思愁慮,面赤身熱,其脈實大而數,此為可治(《千金》十三下有「宜服」二字,注云:闕宜服者藥)。春當刺中衝,夏刺勞宮,季夏刺大陵,皆補之。秋刺間使,冬刺曲澤,皆寫之(原注:此是手厥陰心包絡經,《千金》註文作心主包絡)。又當灸巨闕五十壯,背第五椎百壯。

脾病其色黃,飲食不消,腹苦脹滿,體重節痛,大便不利,其脈微緩而長,此為可治,宜服平胃丸、寫脾丸、茱萸丸、附子湯。春當刺隱白,冬刺陰陵泉,皆寫之。夏刺大都,季夏刺公孫,秋刺商丘,皆補之。又當灸章門五十壯,背第十一椎百壯。

肺病其色白,身體但寒無熱(《千金》十七「但寒」二字乙轉),時時咳(《病源》十五上有「欲」字),其脈微遲為可治,宜服五味子大補肺湯、瀉肺散。春當刺少商,夏刺魚際,皆寫之。季夏刺太淵,秋刺經渠,冬刺尺澤,皆補之。又當灸膻中百壯,背(《千金》無「背」字)第三椎二十五壯。

腎病其色黑,其氣虛弱,吸吸少氣(當作呼吸),兩耳苦聾,腰痛,時時失精,飲食減少,膝以下清,其脈沉滑而遲,此為可治,宜服內補散、建中湯、腎氣丸、地黃煎。春當刺湧泉,秋刺伏留(即伏溜),冬刺陰谷,皆補之。夏刺然谷,季夏刺太谿,皆寫之。又當灸京門五十壯,背第十四椎百壯(以上並《脈經》)。

五藏脈證相反十六

肝病胸滿脅脹,善恚怒叫呼,身體有熱,而復惡寒,四肢不舉,面目白(《千金》十一無「目」字),身體滑,其脈當弦長而急(「急」,俗本誤作「脈」),今反短澀,其色當青而反白者,此是金之剋木,為逆,十死不治。

心病煩悶少氣,大熱,熱上蕩心(「蕩」,《千金》十三作「湯」,通用字),嘔吐咳逆,狂語,汗(「汗」,《千金》作「脫」)出如珠,身體厥冷,其脈當浮,今反沉濡而滑,其色當赤而反黑者(「反」,《千金》作「復」),此是水之剋火,為大逆,十死不治。

脾病其色黃(據前後條,三字疑衍),體青失溲,直視,唇反張,爪甲青,飲食吐逆,體重節痛,四肢不舉,其脈當浮大而緩,今反弦急,其色當黃而反青者,此是木之剋土,為大逆,十死不治。

肺病身當有熱,咳嗽短氣,唾出膿血,其脈當短澀,今反浮大,其色當白而反赤者,此是火之剋金,為大逆,十死不治。

腎病手足逆冷,面赤目黃(《病源》十四無此八字),小便不禁,骨節煩疼,少腹結痛,氣衝於心,其脈當沉細而滑(《病源》作「其脈當沉澀」),今反浮大,其色當黑而反黃者,此是土之剋水,為大逆,十死不治(並《脈經》六與十七難,義相出入)。

藏府氣絕證候十七

據《千金》二十八,通篇出扁鵲,以《脈經》未標出,姑錄之。

病人肝絕八日死,一曰二日死(五字原作註文,今改,下不復出)。何以知之?面青但欲伏眠,目視而不見人,汗出如水不止(原注:「汗」一作「泣」)。

病人膽絕七日死。何以知之?眉為之傾。

病人筋絕九日死,一曰八日死。何以知之?手足爪甲青,呼罵不休。

病人心絕一日死,一曰目亭亭二日死。何以知之?肩息回視,立死。

病人小腸絕(《千金》無「小」字。注云:一云小腸)六日死。何以知之?髮直如干麻,不得屈伸,自汗不止。

病人脾絕十二日死,一曰五日死。何以知之?口冷足腫,腹熱臚脹,泄利不覺,出無時度。

病人胃絕五日死,一曰腓腸平九日死。何以知之?脊痛腰中重,不可反覆。

病人肉絕六日死,一曰足腫九日死。何以知之?耳干舌皆腫(「皆」,疑為「唇」。《千金》無「皆」字),溺血,大便赤泄。

病人肺絕三日死。何以知之?口張,但氣出而不還。一曰鼻口虛張,短氣。

病人大腸絕不治。何以知之?泄利無度,利絕則死。

病人腎絕四日死,一曰人中平七日死。何以知之?齒為暴枯,面為正黑,目中黃色,腰中欲折,自汗出如流水。

病人骨絕,齒黃落,十日死。

諸浮脈無根者皆死(《脈經》四。《千金》下有「已上五藏六府為根也」九字,疑孫真人註文。已,古通以。孫以藏府病證類敘於前,故曰以上五藏六府為根也)。

上五藏五府(六腑中無三焦)三主(筋肉骨也。五主中無皮毛)氣絕死期,皆以證言,惟末一條以脈言。

五藏雜論十八

肝主胸中喘,怒罵,其脈沉,胸中必窒,欲令人推按之,有熱鼻窒(疑有脫誤。舊附下條據宋本析出)。

凡有所墜墮,惡血留內,若有所大怒,氣上而不下,積於左脅下則傷肝(舊附下條)。

肝傷者其人脫肉,又臥(「又」,疑為「久」字,形誤),口欲得張,時時手足青,目瞑,瞳人痛,此為肝藏所致也(藏下當脫傷字,據心傷者一條,知此為仲景逸文)。

愁憂思慮則傷心,心傷則苦驚,喜忘善怒(舊附下條)。

心傷者其人勞倦一條,出仲景,不錄。

形寒寒飲則傷肺,以其兩寒相感,中外皆傷,故氣逆而上行(舊附下條)。

肺傷者,其人勞倦則咳唾血,其脈細緊浮數皆吐血,此為躁擾,嗔怒得之(躁,舊誤操),肺傷氣壅所致也(此亦當是仲景逸文)。

凡有所用力舉重,若入房過度,汗出如浴水則傷腎。

凡有所擊僕,若醉飽入房,汗出當風則傷脾(舊附下條,此類盡本《內經》)。

脾傷則中氣陰陽離別,陽不從陰,故以三分候死生(此條七卷末重出,作脾傷即中風,陰陽氣離別,陰不從陽,故以三分候其死生)。

脾氣弱,病利下白,脾垢大便堅,不能更衣,汗出不止,名曰脾氣弱,或五液注下青黃赤白黑(並出《脈經》六)。

上五藏受傷證候。

肺乘肝即為癰腫,心乘肝必吐利(《千金》十一:二句乙轉)。

腎乘心必癃。

肝乘肺必作虛滿(宋本及《千金》十七無「滿」字。○並出《脈經》六,脾腎門失引)。

上五藏相乘證候。

病人鼻下平者胃病也,微赤者病發癰,微黑者有熱,青者有寒,白者不治,黑者胃先病。○微燥而渴者可治,不渴者不可治,臍反出者,此為脾先落(原注:一云:「先終」。○《脈經》六)。

上胃病相鼻下法並及可治與不治證,末節言脾先落則臍出。

胃中有癖,食冷物者,痛不能食,食熱則能食(此條疑仲景逸文。《千金》十五上作「冷物即病,不能食,有熱物即欲食」。○《脈經》六)。

上以能食不能食,分胃中宿食之冷熱。

奇經病候十九(據李時珍《奇經考》改)

診得陽維脈浮者,暫起目眩;陽盛實者,苦肩息,洒洒如寒。

診得陽維脈沉大而實者,苦胸中痛,脅下支滿,心痛(支,《明堂孔穴針灸治要》作榰,古通用)。○診得陰維(四字當衍)如貫珠者,男子兩脅下實,腰中痛,女子陰中痛,如有創狀(舊另條,今並)。

診得帶脈左右繞臍腹,腰脊痛沖陰股也。

兩手脈浮之俱有陽,沉之俱有陰,陰陽皆實盛者(《奇經考》無「實」字),此為沖督之脈也。沖督之脈者(《奇經考》:「者」字作「為」)十二經之道路也。沖督用事,則十二經不復朝於寸口,其人皆苦恍惚,狂癡(奇經考皆苦二字作「若」。無下十字)。不者,必當由豫有兩心也(不、否,由,猶,並古通用字。由豫、狐疑也,如有兩心然,故曰兩心也。易豫,猶豫,疑也。《顏氏家訓》書證,猶、獸名也,既聞人聲,乃豫緣木如此上下,故稱猶豫)。

兩手陽脈浮而細微(《病源》二無「陽」字。「而」字作「之」),綿綿不可知(句),俱有陰脈,亦復細微綿綿(《病源》無「復、微」二字,復一誤「腹」)此為陰蹺陽蹺之脈也。此家曾有病鬼魅(《病源》作「痱風」)風死,苦恍惚,亡人為禍也(十七字袁校云衍。一本無。按《病源》引亦同。且下條與此文義不接,蓋叔和本採自兩書,不得削去而以下條充之也)。

診得陽蹺病拘急,陰蹺病緩(上條統言,此析言)。

尺寸俱浮,直上(《病源》五無二字)直下,此為督脈,腰背強痛(《病源》無下文),不得俯仰,大人癲病,小兒風癇疾。

脈來中央浮,直上下動者(「動」,一誤作「痛」),督脈也,動苦腰背膝寒,大人癲,小兒癇也,宜灸頂上三丸(此條與上條義同文異,亦叔和來自兩書類集之者,故序次紊亂,詳略互殊也。一下有「正當頂上」四字)。

尺寸脈俱牢(原注:一作「芤」),直上直下,此為衝脈(《奇經考》「為」字作「乃」),胸中有寒疝也。脈來中央堅實,徑至關者,衝脈也,動苦少腹病(《奇經考》作「痛」。與宋本同),上搶心,有瘕疝,絕孕(《奇經考》「絕孕」上有「女子」二字),遺溺(「遺下」舊有「失」字。宋本作「矢」,屎借字也。據《瀕湖脈學》引削),脅支滿煩也。

橫寸口邊丸丸,此為任脈。苦腹中有氣,如指(句)搶心,不得俯仰拘急。

脈來(《奇經考》引作寸口脈)緊細實長至關者,任脈也,動苦少腹繞臍下,引橫骨陰中切痛,取臍下三寸(謂關元穴○《奇經考》同。又一條作繞臍痛,男子七疝,女子瘕聚。○並《脈經》二)。

上奇經八脈見於寸口之形狀與其主病。

陰蹺脈急,當從內踝以上急,外踝以上緩。○陽蹺脈急,當從外踝以上急,內踝以上緩。

癲癇瘛瘲,不知所苦,兩蹺之下,男陽女陰(二條據《奇經考》引《脈經》補)。

上言兩蹺當於足踝辨其緩急及男女不同。

病熱脈候二十

熱病陰陽交者死。

熱病煩已而汗,脈當靜。

太陽病,脈反躁盛者,是陰陽交,死;復得汗,脈靜者生(此條補入仲景)。

熱病陰陽交者,熱煩身躁,太陰寸口脈兩沖尚躁盛,是陰陽交,死。得汗脈靜者生。

熱病陽進陰退,頭獨汗出,死。○陰進陽退,腰以下至足汗出亦死。○陰陽俱進,汗出已,熱如故亦死。○陰陽俱退,汗出已,寒慄不止,鼻口氣冷亦死。

上熱病陰陽交部(題仍舊)。

熱病,所謂並陰者,熱病已得汗,因得泄,是謂並陰,故治(原注:「治」,一作「活」)。

熱病所謂並陽者,熱病已得汗,脈尚躁盛,大熱,汗之雖不汗出,若衄,是謂並陽,故治。

上熱病並陰陽部(題仍舊)。

熱病在腎,令人渴,口乾舌焦黃赤,晝夜欲飲不止,腹大而脹,尚不厭飲,目無精光,死不治。

吐舌下卷者死,唾如膠者難解。舌頭四邊徐有津液,此為欲解。

病者至經,上唇有色,脈自和,為欲解。色急者,未解(此二條舊上連「結胸證,具而躁者死」。漏載熱病證候)。

上熱病死生部(舊題陰陽竭盡部)。

熱病所謂陽附陰者,腰以下至足熱,陰氣下爭,還心腹滿者死。所謂陰附陰者,腰以上至頭熱,以下寒,陽氣上爭,還得汗者生。

上陰陽相附部(仍舊)。

熱病三四日脈不喘,其動均者,身雖煩熱,今自得汗,生。傳曰:始府入藏,終陰復還陽,故得汗。

熱病七八日,脈不喘,其動均者生。微熱在陽,不入陰,今自汗也。

熱病七八日,脈不喘,動數均者,病當喑,期三日不得汗,四日死。

熱病身面盡黃而腫,心熱口乾,舌卷焦黃黑,身麻臭,伏毒傷肺中脾者死。

熱病瘛瘲,狂言不得汗,瘛瘲不已,伏毒傷肝,中膽者死。

熱病汗不出,出不至足,嘔膽吐血,善驚不得臥,伏毒在肝府(府,真本作肺)足少陽者死。

上熱病生死期日(仍舊篇名)。

熱病腹滿䐜張,身熱者,不得大小便,脈澀小疾,一逆見,死。

熱病腸鳴腹滿,四肢清,泄注,脈浮大而洪不已,二逆見,死。

熱病大衄不止,腹中痛,脈浮大絕,喘而短氣,三逆見,死。

熱病嘔且便血,奪形肉,身熱甚,脈絕動疾,四逆見,死。

熱病咳喘悸眩,身熱脈小疾,奪形肉,五逆見,死。

熱病腹大而脹,四肢清,奪形肉,短氣,六逆見,一旬內死。

熱病腹脹便血,脈大,時時小絕,汗出而喘,口乾舌焦,視不見人,七逆見,一旬死。

熱病身熱甚,脈轉小、咳而便血,目眶陷,妄言,手循衣縫,口乾,躁擾不得臥,八逆見,一時死。

熱病瘛瘲,狂走不能食,腹滿,胸痛引腰臍背,嘔血,九逆見,一時死。

熱病嘔血,喘咳煩滿,身黃,其腹鼓張,泄不止,脈絕,十逆見,一時死。

上熱病十逆死證(仍舊篇名)。

熱病肺氣絕,喘逆,咳唾血,手足腹腫,面黃振慄,不能言語,死。魄與皮毛俱去,故肺先死,丙日篤,丁日死。

熱病脾氣絕,頭痛嘔宿汁,不得食,嘔逆吐血,水漿不得入,狂言譫語,腹大滿,四肢不收,意不樂,死。脈與肉氣俱去,故脾先死,甲日篤,乙日死。

熱病心主氣絕,煩滿骨痛(原注:「痛」,一作「瘛」),嗌腫不可咽,欲咳不能咳,歌哭而笑,死。神與營脈俱去,故心先死,壬日篤,癸日死。

熱病肝氣絕,僵仆,足不安地,嘔血,恐懼,灑淅惡寒,血妄出,遺矢溺,死(矢,古通屎)。魂與筋血俱去,故肝先死,庚日篤,辛日死。

熱病腎氣絕,喘悸吐逆,踵疽尻癰,目視不明,骨痛短氣,喘滿汗出如珠,死。精與骨髓俱去,故腎先死,戊日篤,己日死。

外見瞳子青,小爪甲枯,發墮身澀,齒挺而垢,人皮面厚塵黑,咳而吐血,渴欲數飲,腹大滿,此五藏絕,表病也。

上熱病五藏氣絕死期(題仍舊篇名)。

熱病脈四至,三日死。脈四至者,平人一至,病人脈四至也。

熱病脈五至,一日死。時一大至,半日死。忽悶亂者死。

熱病脈六至,半日死。忽急疾大至,有頃死。

熱病脈四損,三日死。所謂四損者,平人四至,病人脈一至,名曰四損。

熱病脈五損,一日死。所謂五損者,平人五至,病人脈一至,名曰五損。

熱病脈六損,一時死。所謂六損者,平人六至,病人脈一至,名曰六損。若絕不至,或久乃至,立死(通篇出《脈經》七)。

上熱病損至脈死期(「至」,當作「亟」,形誤。題仍舊,舊以損至分二篇)。

五積脈候二十一

診得肺積脈浮而毛,按之辟易,脅下氣(《千金》十七:「氣」字作「時時痛」三字)逆,背相引痛,少氣善忘,目瞑(《千金》有「結癰」二字)皮膚寒,秋差夏劇,主皮中時痛,如蟲緣之狀,甚者如針刺(《病源》、《千金》均有「之狀」二字),時癢,其色白。

診得心積,脈沉而芤(《病源·伏梁候》下有「時」字),上下無常處,病胸滿悸(《病源》無「胸滿」二字,伏梁候下無「悸」字),腹中熱,面赤嗌乾(《病源》、《千金》十三均作「咽乾」),心煩(《病源》無「心」字。一條又有),掌中熱甚即唾血,主(《千金》無「主」字)身瘛瘲,主血厥,夏差冬劇,其色赤(《病源·伏梁候》下有「唾膿血者死」五字)。

診得脾積,脈浮大而長,飢則減,飽則見䐜起,與谷爭,減心下(《病源》無三字),累累如桃李,起見於外,腹滿,嘔泄腸鳴,四肢重,足(足上《病源》有「手」字)脛腫厥,不能臥起(《病源》、《千金》十五上「起」字均作「是」),主肌肉損,其色黃。

診得肝積,脈弦而細,兩脅下痛,邪(《千金》十一有「氣」字)走心下,足腫(《病源》、《千金》「腫」均作「脛」)寒,脅痛引少腹,男子積疝,女子瘕淋(《病源》作「病淋」),身無膏澤,喜轉筋,爪甲枯黑,春差秋劇,其色青。

診得腎積,脈沉而急,苦脊與腰相引痛(《病源》無「痛」字),飢則見,飽則減(《病源》有「病腰痛」三字),少腹裡急,口乾,咽腫傷爛,目䀮䀮,骨中寒,主髓厥善忘,其色黑(《脈經》八、《病源》十九)。

百病死生脈法二十二

診傷寒熱盛,脈浮大者生,沉小者死。

傷寒已得汗,脈沉小者生,浮大者死。

溫病三四日以下得汗,脈大疾者生,脈細小難得者,死不治(難得,謂細小之至,難尋覓也。《病源》十卷溫病下同,七卷並下條屬傷寒,作「脈盛大者生,細小者死」)。

溫病(《病源》七作「診人」)穰穰大熱(《千金》「穰穰」作「時行」。注云:《脈經》「時行」作「欀欀」,從木),其脈細者死。溫病下利,腹中痛甚者,死不治。

溫病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千金》另行)。○厥逆汗出,脈堅強急者生,虛緩者死。

溫病(《病源》七作:「凡病人」。《千金》作「熱病」)二三日,身體熱,腹滿(《病源》作「身軀熱,脈疾」),頭痛,食飲如故,脈直而疾者(《病源》無「而疾」二字。《千金》「疾」字作「絕」)八日死。○四五日頭痛,腹滿而吐(四字《病源》作「脈疾喜吐」。《千金》作「腹痛」),脈來細強(《病源》無「強」字),十二日死。八九日頭不疼(《病源》作「脈不疾」),身不痛,目不赤,色不變而反利,脈來牒牒,按之不彈手(《病源》「手」下有「指」字),時大,心下堅,十七日死。

熱病七八日,脈不軟不散者(原注:一作「不喘不數」。按、與《病源》九同),當喑。喑後三日,溫(《病源》無「溫」字)汗不出者死(《病源》此節置下條後)。

熱病七八日,其(據前後文及《千金》,知「其」字衍)脈數細,小便不利,加暴口燥,脈代,舌焦乾黑者死(《千金》「干」字作「枯」。《病源》九作「脈微小,口乾脈代,舌焦黑者死」)。

熱病未得汗,脈盛躁疾,得汗者生,不得汗者難差(《病源》無此條)。

熱病已得汗(《病源》九無五字,下文置下節後),脈靜安者生,脈躁者難治。

熱病已得汗,常大熱不去者亦死(原注:「大」,一作「專」。《病源》九無「大」字)。

熱病已得汗,熱未去,脈微躁者,慎不得刺治(《千金》有「也」字)。

熱病發熱,熱甚者(《千金》只一「熱」字),其脈陰陽皆竭,慎勿刺。不汗出,必下利。

診人被風不仁,痿厥,其脈虛者生,緊急疾者死。(《病源》一作:「虛數者生」。緊字作「牢」。《千金》「緊」字作「堅」)。

診癲病,虛則可治,實則死。

癲疾(《千金》作「又云」)脈實堅者生(脈下《病源》二有「緊弦」二字),脈沉細小者死(《千金》合上條)。

癲疾脈搏大滑者,久久自巳,其脈沉小急實(《病源》二:「實」字作「疾」)不可治,小堅急亦不可療(「療」,《瘍源》作「治」,知唐人避諱改)。

診頭痛目痛,久視(原注:一作「卒視」)無所見者死。

診人心腹積聚,其脈堅強急者生,虛弱者死(《病源》十九「弱」下有「急」字)。○又(《病源》有「積聚之脈」四字)實強者生,沉者死。○其脈大,腹大脹,四肢逆冷,其人脈形長者死。

腹張滿,便血,脈大時絕極,下血(《千金》「下血」上有「及」字),脈小疾者死。

心腹痛(《病源》十六作「療痛」,《千金》「痛」字疊),不得息,脈細小遲者生(《千金》無「小」字。《病源》無「遲」字),堅大疾者死(堅大,《病源》乙轉)。

腸澼便血,身熱則死,寒則生。

腸澼下白沫,脈沉則生,浮則死。

腸澼下膿血,脈懸絕則死,滑大則生。

腸澼之屬,身熱脈不懸絕,滑大者生,懸澀者死(懸即弦也。《千金》作「弦」),以藏期之。

腸澼下膿血,脈沉小流連者生,數疾且大,有熱者死。

腸澼筋攣,其(《千金》無「其」字)脈小細,安靜者生,浮大緊者死。○洞泄食不化,不得留(據《千金》,知三字衍文),下膿血,脈微小遲者生(《千金》無「遲」字),緊急者死。

泄注脈緩,時小結者生,浮大數者死。

䘌蝕陰疘(「疘」當作「肛」,《千金》作「疰」),其脈虛小者生,緊急者死。

咳嗽,脈沉緊者死(《病源》十四,「緊」字作「堅」),浮直者生,浮軟者生(《病源》「軟」字作「大」)。沉小(舊作「小沉」,依《病源》乙)伏匿者死(《病源》下二句與上二句乙轉)。

咳嗽羸瘦,脈形堅大者死(《病源》十四作「咳且羸瘦,絡脈形大堅」)。

咳嗽(《病源》無「嗽」字)脫形,發熱,脈小堅急者死。○肌瘦,下脫形(原注:「下」一作「不」),熱不去者死。

咳而嘔(「而」,《病源》作「且」),腹脹且泄,其(《千金》無「其」字)脈弦急(《病源》十四「急」字作「弦」)欲絕者死。

吐血衄血,脈滑小弱者生,實大者死。

汗出若衄,其(《千金》無「其」字)脈小滑者生,大躁者死。

吐血(《千金》作「唾血」)脈緊強者死,滑者生。

吐血而咳,上氣,其脈數,有熱,不得臥者死(此本仲景)。

上氣脈數者死,謂其形損故也(本仲景。《千金》作「傷寒家,咳而上氣,脈數散者死,謂其人形損故也」)。

上氣,喘息低昂,其脈滑(《千金》無「其」字),手足溫者生;脈澀,四肢寒者死。

上氣,面浮腫,肩息,其脈大不可治,加利必死(原注:作「加利又甚」。此本仲景)。

上氣注液,其脈虛,寧寧伏匿者生,堅強者死。

寒氣上攻,脈實而順滑者生(《千金》作「滑則生」,與下文對)實而逆澀則死(順者,手足溫,逆者,手足寒。本《內經》虛實)。

痟癉(「痟」通作「消」)脈實大,病久可治,脈懸(懸,即弦也。《千金》作「弦」,無「脈」字)小堅急,病久不可治。

消渴脈數大者生,細小浮短者死(《病源》五無「短」字)。

消渴脈(三字《病源》作「又」,連上條)沉小者生,實堅大者死。

水病,脈洪大者可治,微細者不可治。

水病張閉,其脈浮大軟者生,沉細虛小者死。

水病,腹大如鼓,脈實者生,虛者死。

卒中惡,吐血數升,脈浮大疾快者生,沉細數者死(二句依《千金》乙轉,與前後文法一律)。

卒中惡,腹大,四肢滿,脈大而緩者生,緊大而浮者死(《千金》作「浮緊者死」),緊細而微者亦生(詳此「生」字當作「死」)。

病創腰脊強急,瘛瘲者,皆不可治。

寒熱瘛瘲,其脈代絕者死。

金創血出太多,其脈虛細者生,數實大者死。

金創出血,脈沉小者生,浮大者死。

斫創出血一二石,脈來大,二十日死。

斫刺俱有病多少(有脫誤),血出不自止,斷者,其脈止(「脈」,袁校本作「血」),脈來大者,七日死,滑細者生(四字《千金》無)。

從高頓僕,內有血,腹張滿,其脈堅強者生,小弱者死。

人為百藥所中傷,脈浮澀而疾者生(《千金》作「洪大而速者生」。注云:「速」、《脈經》作「遲」),微細者死(四字當在末句之下),洪大而遲者生(六字《千金》無。○並出《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五十九條以病為綱著其脈之生死,雜篡《內經》及仲景之說,又有不知所本者(傷寒溫 熱 痿厥 癲 頭目痛 積聚 下血 心腹痛 腸澼 泄注 咳嗽 吐衄 上氣 寒氣上攻 癉 消渴 水 中惡 創 瘛瘲 金創 僕傷 中藥)。

人病甚而脈不調者難差。

人病甚而脈洪者易差(久病脈洪,世皆以為熱,不知其為欲愈之脈)。

人陰陽俱結者,見其上齒如熟小豆,其脈躁者死(據《千金》補。原注:「結」一作「竭」)。

人內外俱虛,身體冷而汗出,微嘔而煩擾,手足厥逆,體不得安靜者死(《千金》無兩「而」字)。

脈實滿,手足寒,頭熱,春秋生,冬夏死。

老人脈微,陽羸陰強者生,脈焱大加息者死(《原注》:「加息」,一作「如急」)。○陰弱陽強,脈至而代,期月而死(「期」,舊誤「奇」,據《千金》正。○以上三條,俱形脈並論,上寒氣上攻條,當改置此間。《東都賦》:焱焱、炎炎)。

尺脈澀而堅,為血實氣虛也,其發病(《千金》無「發」字)腹痛逆滿,氣上行,此為婦人胞中絕傷,有惡血,久成結瘕,得病以冬時黍穄赤而死(蒼頡穄,大黍也。似黍而不黏,關西謂之糜)。

尺脈細而微者,血氣俱不足。細而來有力者,是穀氣不充(充,《千金》作「足」),病得節輒動(得,《千金》作「交」。《說文》:動作也,緊辭。虞注:動發也),棘葉生而死,此病秋時得之。

左手寸口脈偏動(謂右寸無脈動,非脈名也),乍大乍小不齊,從寸口至關至尺,三部之位處處動搖,各異不同,其人病(《千金》有「在」字)。仲夏得之此脈,桃華落而死(依上條當作「此病」。原注:「華」,一作「葉」)。

右手寸口脈偏沉伏(謂左寸浮),乍小乍大,朝來浮大,暮夜沉伏,浮大即太過,上出魚際,沉伏即下不至關中,往來無常,時時復來者,榆葉枯落而死(原注:「葉」,一作「莢」)。

右手尺部脈三十動一止,有頃更還。二十動一止,乍動乍疏,連連相因(四字《千金》無),不與息數相應,其人雖食谷猶不愈,繁草生而死(《說文》蘩,白蒿也。《爾雅·釋草》蘩之醜,秋為蒿)。

左手尺部脈四十動而一止,止而復來,來逆如循直木,如循張弓弦。絙絙然如兩人共引一索者,至立冬死(原注:《千金》作「至立春而死」。按:《說文》絙,緩也。○並《脈經》四、《千金》二十八)。

上十二條以脈為綱而著其死之時日。

醫律二十三(題仍舊)

傷寒有五,皆熱病之類也。其形相象,根本異源,同病異名,同脈異經。病雖俱傷於風,其人自有痼疾,則不得同法。其人素傷於風,因復傷於熱,風熱相搏,則發風溫,四肢不收,頭痛身熱,常汗出不解。治在少陰、厥陰,不可發汗。汗出譫語,獨語內煩,躁擾不得臥,善驚,目亂無精,治之復發其汗,如此者(《醫門法律》引作「如此死者」。下條同),醫殺之也(末二句與十二難同)。

傷寒、濕溫,其人常傷於濕,因而中暍,濕熱相薄(薄、搏,通用字),則發濕溫。病苦兩脛逆冷,腹滿叉胸(叉胸,叉手冒胸也),頭目痛苦,妄言,治在足太陰。不可發汗,汗出必不能言,耳聾不知痛所在,身青面色變,名曰重暍。如此者,醫殺之也(《脈經》七)。

上就熱病誤汗,正其名曰醫殺。

平婦人脈二十四

脈平而虛者,乳子法也(一)○(《病源》四十一無此條)。○經云陰搏陽別,謂之有子,此是血氣和調,陽施陰化也(二)。○診其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妊」,《病源》作「任」。古通)。少陰,心脈也,心主血脈(三)。又腎名胞門子戶,尺中腎脈也。尺中之脈按之不絕,法妊娠也(四字《病源》作「妊娠脈也」)(四)。左右三部脈(《病源》、《千金》均無「左右」二字)沉浮正等,按之無絕者(「絕」上《病源》有「斷」字),妊娠也(五)。○妊娠初時寸微小,呼吸五至(言寸脈數),至三月而尺數也(六)(言三月尺寸俱數。《千金》無至字)。○脈滑疾(疾即數),重以手按之散者(「散」上疑脫「不」字),胎已三月也(七)。○脈重手按之不散,但疾不滑者,五月也(八)(首法出仲景,二、三出《內經》。《內經》作「少陰動甚」,無「手」字,此以為心脈。第四又以為足少陰腎脈,余不知所出,殆匯萃諸家言為之○《脈經》九)。

上娠妊脈法。

婦人妊娠四月,欲知男女法,左疾為男,右疾為女,俱疾(《千金》作「左右俱疾」)為生二子(一)(以遲數分。《病源》無此條)。

又法,得太陰脈為男,得太陽脈為女,太陰脈沉,太陽脈浮(二)(以浮沉分)。

又法。左手沉實為男,右手浮大為女。左右手俱沉實,猥生二男;左右手俱浮大,猥生二女(三) (以浮沉虛實分。猥,發聲詞。《病源》無「猥」字)。

又法,尺脈左偏大為男,右偏大為女,左右俱大產二子。大者,如實狀(四)(以大小分。《病源》無末五字)。

又法,左右尺(《病源》作「左右手尺脈」)俱浮為產二男,不爾則女作男生(《千金》作「不然」。《病源》、《千金》均無「則」字)。左右尺(三字《病源》、《千金》均無)俱沉為產二女,不爾則男作女生也(五)(同第二法,以浮沉分女作男、男作女。未詳)。

又法(《病源》無「法」字,依前後文補),左手尺中脈浮大者男,右手尺中脈沉細者女(六)(此條據《病源》補。《千金》此下又有「若來而斷絕者,月水不利」十字)。

又法,(《病源》作「欲知男女」四字)遣妊娠人(《病源》無三字)面南行,還復呼之,左回首者是男,右回首者是女也(七)(《病源》、《千金》均無也字)。

又法,看上圊時,夫從後(《病源》有「急」字)呼之,左回首是男,右回首是女也(八)(《病源》無也字。《千金》無此條。迴、回,通用字。並上條同以左右顧分)。

又法,婦人妊娠,其夫左乳房有核是男,右乳房有核是女也(九)(以夫之乳核分,蓋亦雜纂諸家言,而仲景法反見漏,後世所謂男腹如釜,女腹如箕,則又以妊腹形狀分。若僅以脈言,恐有時不準。○《脈經》九)。

上分男女法(九條。《病源》、《千金》或有或無,敘次不同)。

婦人懷妊離經(離經謂脈來洪急,異於平人。見《難經》),其脈浮,設腹痛引腰脊,為今欲生也(《千金》二作為「今出也」)。但離經者不病也。

又法,婦人慾生,其脈離經,半夜覺(《千金》作「夜半覺痛」),日中則生也(《脈經》九)。

上平將產脈法。

診婦人(三字《病源》三十七作「又」,置下條後)漏血下赤白,日下血數升,脈急疾者死,遲者生。

診婦人漏下赤白不止,脈小虛滑者生(《病源》有「脈」字),大緊實數者死。

診婦人新生乳子,脈沉小滑者生,實大堅弦急者死。

診婦人疝瘕積聚(《病源》三十八「積聚」二字作「其」),脈弦急者生,虛弱小者死。

診婦人新生乳子,因得熱病,其脈弦小,四肢溫者生,寒清者死。

診婦人生產,因中風傷寒熱病,喘鳴而肩息,脈實大浮緩者生,小急者死。

診婦人生產之後,寸口脈焱疾不調者死(焱,大。見前老人脈弱條。或云當作猋,形誤。《楚詞》雲中君注:猋,去疾貌),沉微附骨不絕者生。

金創在陰處,出血不絕,陰脈不能至陽者死,接陽而復出者生(《脈經》九)。

上婦人雜病生死脈法(八條)。

平小兒脈二十五

小兒脈呼吸八至者平,九至者傷,十至者困。

診小兒脈法多雀鬥(雀鬥,謂脈來急如雀之斗然也),要以三部脈為主(言一部不足憑),若緊為風癇,沉者乳不消,弦急者客忤氣。

小兒是其日數應變蒸之時,身熱脈亂,汗不出,不欲食,食輒吐觀者(《說文》哯,不嘔而吐也。《廣韻》:小兒嘔乳也),脈亂(當從《病源》,作「脈和者」三字)無苦也(變蒸日數詳見《病源》。無苦,言不須治)。

小兒脈沉而數者,骨間有熱,欲以腹按,冷清也。

小兒病困,汗出如珠,著身不流者死。

小兒病而囟陷入,其口唇乾,目皮反,口中氣出冷,足與頭相抵,臥不舉身,手足四肢垂,其臥正直,如得縛,其掌中冷皆死,至十日不可復治之(《脈經》九)。

上小兒雜病生死脈法。

卷末

王叔和《脈經》序

脈理精微,其體難辨。弦緊浮芤,展轉相類。在心易了,指下難明。謂沉為伏,則方治永乖。以緩為遲,則危殆立至。況有數候俱見,異病同脈者乎?夫醫藥為用,性命所繫,和鵲至妙,猶或加思。仲景明審,亦候形證,一毫有疑,則考校以求驗。故傷寒有承氣之戒(叔和《傷寒例》云:桂枝下咽,陽盛以斃,承氣入胃,陰盛以亡。自謂其例耳。非仲景有此語),嘔噦發下焦之問(未詳所出,《傷寒雜病論》有上焦竭善噫,下焦竭即遺溺失便,殆因此誤記)。而遺文遠旨,代寡能用。舊經秘述,奧而不售,遂令末學昧於原本,互滋偏見,各逞己能,致微疴成膏肓之變,滯固絕振起之望(固,古通痼),良有以也(當云良可嘆也)。今撰集岐伯以來逮於華陀經論要訣,合為十卷(言上自岐伯,下至華陀之書,各撰集之,叔和未曾下一語也。今按其註明出處者,有《素問》、《針經》、扁鵲、華陀、張仲景,又有《脈法贊》、《醫律》二種,未知誰氏之書。其餘不注出者甚多,注而今亡者亦有,今各補輯之,以還原書。惟以不知所出者類為二卷,又有新撰及四時經者,疑叔和句集群書而題上事,撰此名目,非別有一書也。又更有不注出而書尚存者,若《難經》是),百病根源,各以類例,相從聲色證候,靡不該備。其王、阮、傅、戴、吳、葛、呂、張,所傳異同,咸悉載錄之(八人者,未詳其名,蓋謂自岐伯以及華陀之書,有此八人傳寫本不同。今注中有一曰、一云者即是,咸悉載錄其異同也)。誠能留心研窮,究其微賾,則可以比蹤古賢,代無夭橫矣(橫即傷寒病別名,見《千金方》四)。

叔和事略

後魏高湛《養生論》云:王叔和,高平人也。博好經方,洞識攝生之道。嘗謂人曰:食不欲雜,雜則或有所犯(《千金》三十六載高平王熙稱食不欲雜,與此正同。然則熙乃王叔和之名,今世通稱其字,其名則鮮有知者)。當時或無災患,積久為人作疾。尋常飲食,每令得所多飧,令人彭亨短氣,或致暴疾。夏至秋分,少食肥膩餅臛之屬,此物與酒食瓜果相妨。當時不必即病,入秋節變陽消陰長,寒氣總至,多至暴卒。良由涉夏取冷太過,飲食不節故也。而不達者,皆以病至之日,便謂是受病之始,而不知其所由來者漸矣,豈不惑哉(《御覽》七百二十《養生》)!

又曰:王叔和性沉靜,好著述。考覈遺文,採摭群論,撰成《脈經》十卷,編次張仲景方論為三十六卷(有誤),大行於世(《御覽》七百二十二醫二按:宋熙寧林億等校定《脈經》進呈。札子云:叔和,西晉高平人,性度沉靖,尤好著述,博通經方,精意診處,洞識修養之道。其行事具唐甘伯宗《名醫傳》中,高湛此論猶較在前也。孫星衍《續古文苑》前條採入,後條失收,蓋偶疏略。又按:皇甫謐《甲乙》序稱,近代太醫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遺論甚精,甘露中吾病風百日方治,乃撰集三部,是叔和著書在甘露前。但甘露即太始元年,士安不書曲午年號,豈稱近代謂吳之太醫邪?而世通以叔和為晉人,蓋習讀億書故也。高湛論亦未明著時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