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脈訣指掌病式圖說

脈訣指掌病式圖說

作者
李杲
朝代

題丹溪重脩脈訣。

莊子曰,生非吾有也,乃天地之委和,性非吾有也,乃天地之委順,黃帝曰,人之生也,懸命於天,受氣於地,氣以成形,理亦賦焉,劉子曰,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故肖天地之形,天之陽在南,而陰在北,故清陽之,七竅皆見於面,濁陰之二竅皆出於下,地之陽在北,而陰在南,故三陽之脈,皆聚於背,三陰之脈聚於胸腹,況乎脈者,天地之元性,男子之寸脈盛而尺脈弱者,肖乎天也,女子之尺脈盛,而寸脈弱者,肖乎地也,秦越人乃以男子生於寅,女子生於申,三陽從天生,三陰從地長,謬之甚矣。遂令百犬吠聲流至於今,千有餘年,莫有能正其謬者,獨先生以神明之資,洞燭物理,乃推本律法混合天人而著論闢之,使千載之誤一旦昭明,豈不韙哉。

歲在戊申門生龍丘葉英題。

脈訣指掌病式圖說 元 丹溪朱震亨著。

論脈法配天地。

昔軒轅黃帝之體天治民也,使伶倫截嶰谷之竹作黃鍾律管,以候天之節氣,以觀其太過,不及,修德以禳之命,岐伯取氣口作脈法,以候人之動氣,以察其太過,不及,設九針藥石,以調之,故黃鍾之數九分,氣口之數亦九分,律法曰天地之數,始於一,終於十,其一三五七九為陽,九者陽之成數也,其二四六八十為陰,十者陰之成數也,黃鍾者陽聲之始也,陽氣之動也,故其數皆九,分寸之數,具於聲氣之元,不可得而見,及斷竹為管吹之而聲和,候之而氣應,然後寸之數,始形焉,此陽唱而陰和,男行而女隨,邵子曰,陰者陽之影,故脈之動也,陽得九分,而盛陰得一寸,而弱其吻合於黃鍾者,以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故肖天地之形,且天地之道,陽健而陰順,陽強而陰弱,陽明而陰晦,天不足西北,故西北傾而東南昂,人肖之左耳目明於右耳,目在上者,法乎天地不滿東南,故東南陷下而西北瓏起,人肖之右手足強於左手足,在下者法乎地,天之陽在南,而陰在北,故男子寸脈盛而尺脈弱,地之陽在北,而陰在南,故女子尺脈盛而寸脈弱,肖天地之陰陽也,聲音律呂無不然者,黃鍾者,氣之先兆,故能測天地之節候,氣口者,脈之要會,故能知人命之死生,實為醫學之先維流注一身而變化萬端,皆欲取之三部九候之中,其難也可知矣,世之俗醫誦高陽生之妄作,欲以治病求十全之效,其不殺人幾希矣,凡我同志宜精,宜明,然以習俗久,姑從舊,以寸關尺分三部,詳列手圖於後。

三部九候圖說。

三部者,從魚際至高骨一寸,名曰寸口,自寸至尺名尺澤,故曰尺中,寸後尺前名曰關,陽出陰入,以關為界,又云,陰得尺內一寸,陽得寸內九分,從寸口入六分為關分,從關分又入六分為尺分,故三部共一寸九分。

九候浮中沉。

一部分三候,三三為九候。

學診例。

凡欲診脈,先調自氣,壓取病人,息以候其遲數,過與不及,所謂以我醫彼,智與神會,則莫之敢違。

凡診脈須先識脈息兩字,脈者神也,息者氣也,脈不自動為氣使,然所謂長則氣治,短則氣病也。

凡診脈須識人迎,氣口以辦內外因,其不與人迎氣口相應為不內外因,所謂關前一分,人命之主。

凡診脈,須先識五藏,六經本脈,然後方識病脈,歲主藏害,氣候逆傳,陰陽有時與脈為期,此之謂也。

凡診脈,須認取二十四字名狀與關前一分相符,推說證狀,與病者相應,使無差忒庶可依原治療。

手式寸尺內外圖說。

右五藏所屬寸尺部位。

左寸外以候心,內以候膻中,右寸外以候肺,內以候胸中。

左關外以候肝,內以候膈中,右關內以候脾,外以候胃脘。

左尺外以候腎,內以候腹中,右尺外以候心主,內以候腰。

釋曰,五藏六府,十二經絡,候之無踰三部,要之前布六經,乃候淫邪入自經絡而及於藏府,後說五藏乃候七情內鬱,自藏府出而應於經內外之辨,熲然明白學診之士,當自此始,外因雖自經絡而入,必及於藏府,須識五藏六府所在,內因鬱滿於中,亦必外應於經,亦須循經說證,不可偏局執見,故經云,上竟上胸候中事也,下竟下腰足中事也,不可不通。

陰陽相乘,覆溢關格圖說。

難經曰,脈有太過有不及,有陰陽相乘,有覆有溢,有關有格,謂也。丹溪先生曰:陰乘陽則惡寒,陽乘陰則發熱。

關之前者,陽之動也,脈當見九分而浮,過者法曰太過,減者法曰不及,太過不及者,病遂上逆寸為溢,為外關內格,此陰乘陽之脈也;經曰,陰氣太盛,則陽氣不得相營也,以陽氣不得營於陰,陰遂上出而溢於陽之分,為外關內格也,外關內格,謂陽外閉而不下陰從內出而格拒其陽,此陰乘陽位之脈也。關以後者,陰之動也,脈當見一寸而沉,過者法曰太過,減者法曰不及,太過不及者病遂下入尺為覆,為內關外格,此陽乘陰之脈也;經曰,陽氣太盛則陰氣不得相營也,以陰氣不得營於陽,陽遂下陷而覆於尺之分,為內關外格,內關外格為陰內閉而不上陽,從外入以格拒其陰,此陽乘陰位之脈也。故曰覆溢,而覆者如物之覆,由上而傾於下也,溢者如水之溢,由下而逆於上也,是其真藏之脈,人不病而死也。

總論脈式。

經云,常以平旦,陰氣未動,陽氣未散,飲食未進,經脈未盛,絡脈調勻,乃可診有過之脈,或有作為,為停食頃俟定,乃診,師亦如之。

釋曰,停寧俟之即不拘於平旦,況倉卒病生豈特平旦,學者知之。

經云,切脈動靜而視精明,察五色,觀五藏有餘不足,六府強弱,形之盛衰,可以參決死生之分。

釋曰,切脈動靜者,以脈之潮會必歸於寸口三部,診之左關前一分為人迎,以候六淫外傷,為外所因;右關前一分為氣口,以候七情內鬱,為內所因,惟其所自用肯經常為不內外因,三因雖分,猶乃未備,是以前哲類分二十四字,所謂七表八裏九道,雖名狀不同,證候差別,皆以人迎一分而推之與三部相應而說,證則萬無一失也。

陳氏辯三藏本脈,息數尺度。

人之脈者,乃血之隧道也,非氣使則不能行,故血為脈,氣為息,脈息之名自是而分呼吸者,氣之槖籥動應者,血之波瀾,其經以身寸度之計,十六丈二尺,一呼脈再動,一吸脈亦再動,呼吸定息,脈五動,閏以太息,則六動,一動一寸,故一息脈行六寸,十息六尺,百息六丈,二百息十二丈,七十息四丈二尺,計二百七十息,漏水下二刻,盡十六丈二尺,營周一身,百刻之中得五十營,故曰,脈行陽二十五度,行陰亦二十五度也,息者以呼吸定之,一日計一萬三千五百息,呼吸進退既遲於脈,故八息三分三毫三釐,方行一寸八,十三息三分三毫行一尺八,百三十三息三分行一丈八,千三百三十三息行十丈餘六丈二尺,計五千一百六十七息,通計一萬三千五百息方行盡一十六丈二尺,經絡氣周於一身,一日一夜大會於風府者是也;脈神也,陽也,陽行速,猶太陽之一日一周天,息氣也,陰也,陰行遲,猶太陰之一月一周天,如是則應周天之常度,配四時之定序,春肝脈弦細而長,夏心脈浮大而洪,長夏脾脈軟大而緩,秋肺脈浮濇而短,冬腎脈沉濡而滑,各以其時而候,旺相休囚脈息無不及太過之患,故曰平人,以五藏六府皆稟氣於胃,故脈以胃氣為本,氣以黃色為生,取其資成也,合本藏氣三分,參以弦洪緩濇沉,則為平脈,若真藏脈見,則不從矣,參以形色廣加後說。

足厥陰肝脈,在左關上,弦細而長;足少陰腎脈,在左尺中,沉濡而滑;足太陰脾脈,在右關上,沉軟而緩;足少陽膽脈,在左關上,弦大而浮;足陽明胃脈,在右關中,浮長而滑;足太陽膀胱脈,在左尺中,洪滑而長;手厥陰心主包絡,在右尺中,沉弦而敦;手少陰心脈,在左寸口,洪而微實;手太陰肺脈在右寸口,濇短而浮;手少陽三焦脈,在右尺中,洪散而急;手陽明大腸脈,在右寸口,浮短而滑;手太陽小腸脈,在左寸口,洪大而緊;此手足陰陽六經脈之常體,及其消息盈虛,則變化不測,運動密移與天地參同,彼春之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四變之動,脈與之應者,乃氣候之至脈也。

素問六氣主合至脈。

十二月大寒至,二月春分為初之氣,厥陰風木主令,經云,厥陰之至,其脈弦(一云沉短而散)。

春分至,四月小滿為二之氣,少陰君火主令,經云,少陰之至,其脈鉤(一云緊細而微)。

小滿至,六月大暑為三之氣,少陽相火主令,經云,少陽之至,大而浮(一云乍疏乍數乍短乍長)。

大暑至,八月秋分為四之氣,太陰濕土主令,經云,太陰之至,其脈沉(一云緊大而長)。

秋分至,十月小雪為五之氣,陽明燥金主令,經云,陽明之至,短而濇(一云浮大而短)。

小雪至,十二月大寒為六之氣,太陽寒水主令,經云,太陽之至,大而長。

本脈至脈,雖識體狀,又須推尋六氣交變,南政北政,司天在泉,少陰之脈應與不應,詳細而推知,萬無一失也。

已丑已未二太歲,太陰司天,少陰在左,少陽在右,故左肘脈不應

辰戍二歲太陰在泉,少陰在右,少陽在左,故右尺脈沉細不應。

已亥二歲,厥陰司天,太陽在左,少陰在右,右手寸口脈沉細不應。

寅申二歲,厥陰在泉,太陽在右,少陰在左,左手尺脈沉細不應。

子午二歲,少陰司天,厥陰在左,太陰在右,兩手寸脈俱沉細不應。

卯酉二歲,少陰在泉,太陰在左,厥陰在右,故兩手尺脈俱沉細不應。

丑未二歲,太陰司天,少陰在左,少陽在右,兩手尺脈俱不應。

辰戍二歲,太陰在泉,少陽在左,少陰在右,左手寸口脈不應。

已亥二歲,厥陰司天,太陽在左,少陰在右,左尺脈不應。

寅申二歲,厥陰在泉,少陰在左,太陽在右,左寸脈不應。

歲當陽明司天,少陰在泉,法當兩尺脈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兩寸脈當浮大而反沉細,是太陽與少陰相反,經云,尺寸反者死。

歲當陽明在泉,少陰司天,法當兩寸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兩尺脈當浮大而反沉細,是陽明與少陰尺寸相反,經云,尺寸反者死。

北政陽明司天,少陰在泉,法當兩寸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兩尺脈當浮大而反沉細,是陽明與少陽尺寸相反,經云,尺寸反者死。

北政少陰司天,陽明在泉,法當兩尺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兩寸脈當浮大而反沉細,是陽明與少陰尺寸相反,經云,尺寸反者死。

南政少陽在右,少陰在左,左寸脈當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右寸脈當浮大而反沉細不應,是謂左右交,經云,左右交者死。

南政少陽在左,少陰在右,右尺脈當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左尺脈當浮大而反沉細,是謂左右交,少陰在右而交於左。

南政太陰在左,少陰在右,右寸脈當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左寸脈當浮大而反沉細不應,是謂左右交,少陰在右而交於左。

南政太陽在右,少陰在左,左尺脈當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右尺脈當浮大而反沉細不應,是謂左右交,少陰在右而交於左。

北政太陽在左,少陰在右,右寸脈當沉細不應而反浮大,左寸脈當浮大而反沉細,是謂左右交,少陰在右而交於左。

辯七情鬱發五藏變病脈法。

右手關前一分為氣口者,以候人之臟氣鬱發,與氣兼並過與不及,乘剋傳變必見於脈者,以食氣入胃,淫精於脈,脈皆自胃氣出,故候於氣口,經曰,五臟皆稟於胃,胃者五藏之本,藏氣不能自致於手太陰,必因胃氣而至,邪氣勝胃氣衰則病甚,胃氣絕真臟獨見則死;假如

 春肝,夏心,長夏脾,秋肺,冬腎。

脈弦, 洪, 濡,  濇, 沉   多胃少

曰肝, 心, 脾,  肺, 腎   病

但弦, 洪, 濡,  濇, 沉   無胃氣曰死。

天地草木無土氣不生,人無胃氣則死,胃氣者和緩不迫之狀也。

若其乘剋相勝,雖有胃氣。

而春,夏,長夏,秋,冬。

有濇,沉,弦, 洪,濡   脈微見者。

 秋,冬,春, 夏,長夏  必病。

 濇,沉,弦, 洪,濡   甚者為今病。

辯五臟過不及之為病。

觀夫,太過不及脈之大要,迫近而散,不可失機審而調之,為上工矣。學者不可不審察也。

春肝,  脈合弦細而長,太過則實強, 令善怒,忽忽眩冒巔疾。

夏心, 洪而微實, 來去皆盛, 身熱膚痛為浸淫。

長夏脾, 沉而濡長, 如水之流, 四肢不舉。

秋肺, 浮而短濇, 中堅傍虛, 逆氣背痛慍慍然。

冬腎, 沉而緊實, 有如彈石, 解㑊脊痛少氣不能言。

不及則微虛, 令人胸痛引背,兩脇脹滿心煩。

來不盛去反盛, 上咳唾,下泄氣,九竅不通。

如鳥之啄, 名曰重強,呼吸少氣,下喘聲。

毛而微, 心懸如飢䏚中清,脊中痛。

來去如數, 少腹滿小便變。

人之五臟配木火土金水,以養鬼神意魄志而生怒喜思憂恐故。

因怒, 則魂門弛張,木 氣奮激,肺金 乘之,脈弦濇,

喜, 神延融溢,火 赫羲,腎水 沉散,

思, 意舍不寧,土 凝結,肝木 弦弱,

憂, 魄戶不閉,金 濇聚,心火 洪短,

恐, 志室不遂,水 旋卻,脾土 沉緩。

此蓋五情,動以不正,侮所不勝,經所謂,不恒其德,恃其能乘而侮之,甚則所勝來,復侮反受邪,此之謂也。凡怒則魂門弛張,木氣奮激,侮其脾土,甚則子金乘其肝虛來復母讐,剋其肝木,是謂侮反受邪,肝脈反濇,濇者肺金也,是猶吳王夫差之爭盟侮楚,精銳悉行,國內無備,越王勾踐乘其虛而伐之,遂以破吳,吳本侮楚而越竟破之,侮反受邪,即此義也。

凡喜則神延融溢,火氣赫羲侮其肺金,甚則子水乘其心虛來復母讐,剋其心火,是謂侮反受邪,心脈反沉,沉者腎水脈也,故喜甚有暴中之患而暴怒,亦有暴中之患,皆此意也。

凡久思則意舍不寍,上氣凝結侮其腎水,甚則子木乘其脾土虛來復母讐,剋其脾土,是謂侮反受邪,脾脈反弦,弦者肝脈也。

凡久憂則魂門不閉,金氣濇聚,侮其肝木,甚則子火乘其肺虛來復母讐,剋其肺金,是謂侮反受邪肺脈反洪,洪者心火脈也。

凡多恐則志室不遂,水氣旋卻侮其胞絡之火,甚則子土乘其腎虛來復母讐,剋其腎水,是謂每反受邪腎脈反濡,濡者脾土脈也。

凡悲則傷肺,故肺脈自虛,經曰,悲則氣消,脈虛心火來乘,金氣自虛故悲則淚下,或因寒飲食之氣上逆,留於胸中,留而不去,久為寒中,或曰肺金乘肝木而為淚。

凡驚則氣亂,驚則肝氣散亂乘其脾土,故小兒驚則瀉青,大人驚則面青者,肝血亂而下降,故青其肝脈亦亂,一曰驚則肝氣乘心,大驚者心脈易位向裏,驚氣人心者多尿血也。

傳授勝剋流變又當詳而論之,故經云,五臟受氣於其能生,傳之於其所勝,氣舍於其所生死,其所不勝,如

肝,心,脾,肺,腎

受氣於心,脾,肺,腎,肝。

傳之於脾,肺,腎,肝,心。

氣合於腎,肝,心,脾,肺。

至 肺,腎,肝,心,脾 而死。

則知肝死於肺,候之於秋庚日篤辛日,死餘圖於後。

肝 候於秋 ,庚 日篤,辛 日死,舌卷卵縮。

心 冬 ,壬 癸 面黑如黎。

脾 春 ,甲 乙 內滿唇反。

肺 夏 ,丙 丁 皮枯毛折。

腎 長夏,戊   已 齒長而枯髮無潤澤。

又如,甲乙,丙丁,戊已, 庚辛,壬癸 日

則,寅卯,已午,辰戌丑未,申酉,子亥 時死。

凡一日之中又分五時,以別死時之早晏,且脾病甲日,病篤乙日,死則死於寅卯時,以脾屬土,日時俱屬木,重木剋土,故死於此時,此內傷藏病之傳次也,然暴病卒發者,不必泥於傳次也,或傳化不以次入者,乃憂恐怒喜思驚,七情並傷於令不得以,其次傳所以令人大病,此五臟傳變之指要,學者不可不知也。

辯六淫外傷六經受病脈圖說。

左手關前一分為人迎者,以候天之寒暑燥濕風熱,中傷於人,其邪自經絡而入,以迎納之,故曰人迎;前哲方論謂,太陽為諸陽主,凡感邪則自太陽始,以此考尋經意,似若不然,風喜傷肝,寒喜傷腎,暑喜傷心包,濕喜傷脾,熱傷心,燥傷肺,以暑熱一氣燥濕同源,故不別論,以類推之,風當自少陽入,濕當自陽明入,暑當自三焦入,寒卻自太陽入,故經云,陰為之,主陽與正別於陽者,知病從來,此之謂也,經云,修已俟,天所以立命也,由是古人調其臟氣而淫邪不入,故先七情而後六淫,經云,學診之士,必先歲氣,故運氣又先之,以其次第也。

足太陽傷寒,左手尺中與人迎皆浮緊而盛,浮者足太陽脈也,緊者傷寒脈也,盛者病進也,其證頭項腰脊痛,無汗,惡寒,不惡風。

足陽明傷濕,右手關上與人迎皆濇細而長,濇者足陽明脈也,細者傷濕脈也,長者病襲也,其證關節疼痛,重痹而弱,小便澀秘,大便飧泄。

足少陽傷風,左手關上與人迎皆弦浮而散,弦者足少陽脈也,浮者傷風脈也,散病至也,其證身熱,惡風,自汗,項強,脇滿。

手少陽傷暑,左手尺中與人迎皆洪虛而數,洪者手少陽脈也,虛者傷暑脈也,數者病增也,其證身熱,惡寒,頭痛狀如傷寒,煩渴。

足太陰傷濕,右手關上與人迎皆濡細而沉,濡者太陰脈也,細者濕脈也,沉者病著也,其證身熱,腳弱,關節頭痛,冷痹,脹滿。

足少陰傷寒,左尺中與人迎皆沉緊而數,沉者足少陰脈也,緊者傷寒脈也,數者病傳也,其證口燥,舌乾而渴,背惡寒反發熱,倦怠。

足厥陰傷風,左關上與人迎皆弦弱而急,弦者厥陰脈也,弱者風脈也,急者病變也,其證自汗,惡風而倦,小腹急滿。

手厥陰心包傷暑,左手尺中與人迎皆沉弱而緩,沉者心包脈也,弱者傷暑也,緩者病倦也,其證往來寒熱,狀如瘧,煩渴,眩暈,背寒,面垢。

此已上分布六經,感傷外部邪之脈也,除燥熱外,敘此四氣揭圖於左,以為宗兆,使學者易見,不必再三伸問,若其傳變,自當依六經,別論詳究,所傷隨經說證對證施治,以平為期,或熱燥傷心肺,亦當依經推明理例調治,如四氣兼並,六經交錯,亦當隨其脈證審處別白,或先,或後,或合,或併在絡,在經,入表,入裏,四時之動脈與之應,氣候以時自與脈期,微妙在脈不可不察,察之有紀,從陰陽始,始之有經,從陰陽生,此之謂也。

吾嘗觀洛書圖,火七在西方,金九居南位者,則西南二方為燥熱之氣明矣,況乎離為兵戈兌主殺伐平治之世,生氣流行,雨晹以時,兆民不安惡有斯氣,唯淆亂之世,生氣消息燥熱逆行,五穀不登,山川焦枯,鬼神欠妥,災疹繁興,予目擊壬辰,首亂已平,民中燥熱者多發熱,痰結,咳嗽,重以醫者不識時變,復投半夏,南星,以益其燥熱,遂至嗽血,滑涎逆湧,咯吐不已,肌肉乾枯而死者多矣,平人則兩寸脈不見,兩尺脈長至半臂,予於內外傷辨,言之備矣,今略具數語以足成書,為六氣全圖。

辯不內外因五用乖違病症。

察脈必以人迎氣口分內外,所因者乃學診之要道也,所以脈讚云,關前一分人迎主之,然既有三因固不可盡詳而考之於理自備,且如疲極筋力盡神度量,飲食,饑飽,叫呼走氣,房室勞逸,及金瘡踒折,虎狼,毒蟲,鬼痓,客忤鬼壓,溺水等外非六淫,內非七情,內外不收,心屬不內外,雖漢論曰,人迎緊盛傷於寒,氣口緊盛傷於食,殊不知飲食入胃,能助發宿蘊其所應於氣口者,止由七情鬱發,因食助見本非宿食能應氣口,且如

宿食 陽陰。

則脈浮大而微濇,數而滑實。

宿食不化 成瘕。

脈則沉緊, 沉重。

皆傷胃也。

宿食窒塞,則上部有脈,下部無脈,其人當吐,不吐者死。此等名證何曾應於氣口,又如疲極筋力,其脈弦數而實,筋痛則動皆傷肝也,凝思則滑,神耗則散,皆傷心也,吟誦耗氣,氣濡而弱,叫呼走氣脈散而急,皆傷肺也;房勞失精,兩尺脈浮散,男子遺精,女子半產,弦大而革,皆傷腎也,右件明文氣口何與,況藏寒蛔厥脈自微浮及為腎滑;胃虛不食其脈必緩,亦有微濡;五飲停伏浮細而滑,久畜沉積沉細而軟,形虛自汗脈皆微濡,揮霍變亂脈自沉伏,僵仆墜下脈則細滑,踒折傷損瘀血在內,疝瘕,癥癖,並五內作痛,脈皆弦緊,中寒癥結,脈則遲濇,五積,六聚,食飲,痰氣伏留不散,隧道節滯,脈皆促結;三消熱中尺中洪大,癲狂神亂關上洪疾,氣實脈浮血實脈滑,氣血相搏脈亦沉實,婦人妊娠脈則和滑。

辯祟脈,凡鬼祟附著之脈,兩手乍大乍小,乍長乍短,乍密乍疏,乍沉乍浮,

陽邪來,見脈則浮洪,陰邪來,見脈則沉緊;鬼疰客忤,三部皆滑洪大,嫋嫋沉沉澤澤,但與病症不相應者,皆五尸鬼邪遁疰之所為也,又如遁尸尸疰,脈沉而不至寸,或三部皆緊急,如診得此等脈,證雖與人迎氣口相應,亦當分數推尋三因交結,四季料簡。所謂俾內俾外。不內不外。亦內亦外。亦不內外,脈理微玅,藝能難精,學然後知所因,此之謂也,然形於朕兆墮於數義,未有不學而能者,未有學而不成者,宜留心焉,人如忽見異像,驚惑眩亂,脈多失次,急虛,卒中,五藏閉絕,脈不往來,譬如墮溺,脈不可察,與夫金瘡踒折,頓走血氣,脈亦無準,學者當看外證,不必拘脈。

辯脈體名狀。

浮者按之不足,舉之有餘,與人迎相應,則風寒在經,與氣口相應,則營血虛損。

沉者舉之不足,按之有餘,與人迎相應,則寒伏陰經,與氣口相應,則血凝腹藏。

遲者應動極緩,按之盡牢,與人迎相應,則溫寒凝滯,與氣口相應,則虛冷沉積。

數者去來促急,一息數至,與人迎相應,則風燥熱煩,與氣口相應,則陰虛陽盛。

虛者遲大而軟,按之豁然,與人迎相應,則經絡傷暑,與氣口相應,則榮衛失本。

實者按舉有力,不疾不遲,與人迎相應,則風寒貫經,與氣口相應,則氣血壅脈。

緩者浮大而軟,去來微遲,與人迎相應,則風熱入藏,與氣口相應,則怒極傷筋。

緊者動轉無常,如紐簍-,與人迎相應,則經絡傷寒,與氣口相應,則臟腑作痛。

洪者來之至大,去之且長,與人迎相應,則寒壅諸陽,與氣口相應,則氣攻百脈。

細者指下尋之,來往如線,與人迎相應,則諸經中濕,與氣口相應,則五臟凝涎。

滑者往來流利,有如貫珠,與人迎相應,則風痰潮溢,與氣口相應,則涎飲凝滯。

濇者參五不調,如雨沾沙,與人迎相應,則風濕寒痹,與氣口相應,則津汗血枯。

弦者端緊徑急,如張弓弦,與人迎相應,則風走疰痛,與氣口相應,則飲積溢疼。

弱者按之欲絕,輕軟無力,與人迎相應,則風濕緩縱,與氣口相應,則筋絕痿弛。

結者往來遲緩,時止更來,與人迎相應,則陰散陽生,與氣口相應,則積阻氣節。

促者往來急數,時止復來,與人迎相應,則痰壅陽經,與氣口相應,則積留胃腑。

芤者中空傍實,如按慈蔥,與人迎相應,則邪壅吐衄,與氣口相應,則榮虛妄行。

微者極細而軟,似有若無,與人迎相應,則風暑自汗,與氣口相應,則微陽脫泄。

動者在關如豆,厥厥不行,與人迎相應 則寒疼冷痛,與氣口相應,則心驚膽寒。

伏者沉伏不出,著骨乃得,與人迎相應,則寒濕痼閉,與氣口相應,則凝思凝神。

長者往來流利,出於三關,與人迎相應,則微邪自愈,與氣口相應,則藏氣平治。

短者按舉似數,不及本部,與人迎相應,則邪閉經脈,與氣口相應,則積遏藏氣。

濡者按之不見,輕手乃得,與人迎相應,則寒濕散漫,與氣口相應,則飧泄緩弱。

革者沉伏實大,如按鼓皮,與人迎相應,則中風暑濕,與氣口相應,則半產脫精。

散者有陽無陰,按之滿指,與人迎相應,則淫邪脫泄,與氣口相應,則精血敗耗。

代者藏絕中止,餘藏代動,無問內外所因,得此必死。

辯七表脈病證。

浮為在表,為風應人迎,為氣應氣口,為熱,為痛,為嘔,為脹,為痞,為喘,為厥,為內結,為滿不食,浮大為鼻塞,浮緩為不仁,浮大長為風眩癲疾,浮滑疾為宿食,浮大而濇為宿食滯氣,浮短為肺傷諸氣,浮滑為走刺為飲,浮細而滑為傷飲,浮滑疾緊為百合病,浮數為大便堅小便數,浮緊為淋為癃閉。

芤主血,寸芤為吐血,微芤為衄血,關芤為大便出血為腸癰,尺芤為下焦虛,小便出血。

滑為吐,為滿為欬為熱,為伏痰,為宿食,為蓄血,為經閉,為鬼奎,為血氣俱實,滑散為癱緩,滑數為結熱,滑實為胃熱,和滑為妊娠,滑而大小不勻,必吐,為病進,為泄痢,滑而浮大,小腹痛,弱則陰中痛,小便亦然。

實為熱,為嘔,為痛,為氣塞,為喘欬,為大便不禁,實緊為陰不勝,陽為胃寒,為腰痛。

弦為寒,為痛,為飲,為瘧,為水氣,為中虛,為厥逆,為拘急,為寒癖,弦緊為惡寒,為疝瘕,為癖,為瘀血,雙弦脇急痛,弦而鉤為脇下刺痛,弦長為積,隨左右上下。

緊為寒,為痛頭骨肉等,為欬,為喘,為滿,浮緊為肺有水,緊滑為蛔動,為宿食,為逆吐,緊急為遁尸,緊數為寒熱。

洪為脹,為滿,為痛,為熱,為煩,洪實為癲,洪緊為癰疽,為喘急,亦為脹,洪大為祟,洪浮為陽邪來見。

辯入裏脈病證。

微為虛,為弱,為衄,為嘔,為泄,為亡汗,為拘急,微弱為少氣,為中寒。

沉為在裏,為實,為水,為寒,為喘,為癥,為瘕,沉弱為寒熱,沉細為少氣,臂不能舉,沉滑為風水,為下重,沉緊為上熱下冷,沉重而直前絕者為瘀血,沉重而中散為寒食成瘕,沉重不至寸,徘徊絕者為遁尸,沉緊為懸飲,沉遲為痼冷,沉重為傷暑發熱。

緩在下為風,為寒,為弱,為痹,為疼,為不仁,為氣不足,為眩暈,緩而滑為熱中,緩而遲為虛寒相搏,食冷則咽痛。

濇為少血,為亡汗,熱氣不足,為逆冷,為下痢,為心痛,濇而緊為痹為寒濕,濇細為大寒。

遲為寒,為痛,遲而濇為癥瘕咽酸,遲滑為脹,遲緩為寒。

伏為霍亂,為疝瘕,為水氣,為溏泄,為停痰,為宿食,為諸氣上衝,為惡膿貫肌。

濡為虛,為痹,為自汗,為氣弱,為下重,濡而弱為內熱外冷,自汗,為小便難。弱為虛,為風熱,為自汗。

辯九道脈病症。

細為氣血俱虛,為病在內,為積,為傷濕,為後泄,為寒,為神勞,為憂傷過度,為腹滿,細而緊為癥瘕積聚,為刺痛,細而滑為僵仆,為發熱,為嘔吐。

數為熱,為虛,為吐,為痛,為煩渴,為煩滿。

動為痛,為驚,為痹,為泄,為恐。

虛為寒,為虛,為腳弱,為食不消化,為傷暑。

促脈經並無文,釋曰,其促有五,一曰氣,二曰血,三曰飲,四曰食,五曰痰,但藏熱則脈數,以氣血痰飲留滯不行,則止促,止促非惡脈也。

結為痰,為飲,為血,為積,為氣,釋曰,氣寒脈緩,則為結數,則為促,雖緩數不同結,亦當如促脈分則可也。

散脈經無文,釋曰,六腑氣絕於內,則手足寒,上氣,五臟氣絕於內,則下利不禁,甚者不仁,其脈皆散,散則不聚病亦危矣。

革為滿,為急,為虛寒相摶,婦人半產漏下,釋曰,革者,革也,固結不移之狀,三部應之皆危脈也。

代者一藏絕,他藏代至,釋曰,代其死脈,不分三部,隨應皆是。

如前所說,凡例皆本聖經,學者當熟讀,令心開眼明,識取體狀,然後交結互究,與夫六經外感,五臟內傷,參以四時旺相,依各部位推尋所因,必使了然不疑,方為盡善,其如隨病分門,諸脈諸證,尤當參對詳審,如是精研,方可為醫門萬分之一,否則倚傍聖教,欺妄取財,為含靈之臣賊,幸祈勉旃。

詩曰。

浮,芤,滑,實,弦,緊,洪,名為七表,屬陽宮;微,沉,緩,濇,遲,並伏,濡,弱為陰八裏,同細,數,動,虛,促,結,散,代,革,同歸九道中,在經,在府,並在藏,識得根源為上工。

分關前關後陰陽詩。

掌後高骨號為關,傍骨關脈形宛然,次第推排寸關尺,配合天地人三元,關前為陽名寸口,尺脈為陰在關後,陽弦頭痛定無疑,陰弦腹痛何方走,陽數即吐兼頭痛,關微即瀉腸中吼,陽實應知面赤風,陰微盜汗勞兼有,陽實大滑應舌強,關數脾熱並口臭,陽微浮弱定心寒,關滑食注脾家咎,關前關後別陰陽,察得病源為國手。

定息數詩。

先賢切脈論太素,週行一身五十度,晝則行陽自陰出,夜則行陰自陽入,晝夜各行二十五,上合天度為常則,血榮氣衛定息數,一萬三千五百息,此是平人脈行度,太過不及皆非吉,一息四至平無他,更加一至身安和,三遲二敗冷為甚,七數六極熱生多,八脫九死十歸墓,十一十二魂已去,一息一至元氣敗,兩息一至死非怪,我今括取作長歌,囑汝心通並意解。

六極脈(又名六絕脈皆死脈)。

雀啄連來四五啄,屋漏半日一點落,彈石來硬尋即散,搭指散滿如解索,魚翔似有一似無,蝦遊靜中忽一躍,寄語醫家仔細看,六脈見一休下藥。

辨男女左右手脈法圖序。

黃炎帝之拯民疾也,參天地究人事,以立脈法,嗟乎,脈者,先天之神也,故其晝夜出入,莫不與天地等,夫神寤則出於心而見於眼,故脈晝行陽二十五度,寐則棲於腎而息於精,故脈夜行陰亦二十五度,其動靜棲息皆與天地晝夜四時相合,且以天道右旋而主乎生化,則男子先生右腎,右屬陽,為三魂降精氣,赤以鎮丹田,故男子命脈在右手尺部,地道左旋主乎成物,則女子先生左腎,左屬陰,為七魄降真氣,黑以鎮子宮,故女子命脈在左手尺部,若男子病右尺部,命脈好,病雖危不死;若女子病左尺部,命脈好,病雖危亦不死,天之陽在南,而陰在北,故男子寸脈盛,而尺脈弱,陽在寸,陰在尺也,地之陽在北,而陰在南,故女子尺脈盛,而寸脈弱,陽在尺,陰在寸也,陽強陰弱天之道也,非反也,反之者病,故男得女脈為不足,女得男脈為太過,左得之病在左,右得之病在右,男左女右地之定位也,非天也,蓋人立形於地,故從地化,楚人尚右者,夷道也,地道也,故男子左脈強而右脈弱,女子則右脈強而左脈弱,天以陰為用,故人之左耳目明於右耳目,地以陽為使,故人之右手足強於左手足,陰陽互用也,非反也。凡男子診脈必先伸左手,女子診脈必先伸右手,男子得陽氣多,故左脈盛,女子得陰氣多,故右脈盛,若反者病脈也,男子以左尺為精腑,女子以右尺為血海,此天地之神化也,所以別男女決死生者也;苟不知此,則男女莫辯而生死懵然矣,於是列圖於左,以詔來者,李希范曰,近年以來,人心巇嶮,習俗刁薄,有兩手瑩淨,男子往往居幃帳之中,面目蒙蔽,伸手求診,粗工受欺,遂致嗤笑,噫昔諸葛公,嘗以巾幗婦人之服,遺司馬將軍,天下恥之,況乎甘心臥幃帳作婦人,以自欺耶,斯亦不足稱也矣。

傍通五臟法,橫看。

論五臟沉遲數應病詩。

左手心部。

浮數沉遲熱瞢騰,浮遲腹冷胃虛真,沉數狂言並舌強,沉遲氣短力難成( 生氣不相接續)。

肝部。

浮數患風筋即抽,浮遲冷眼淚難收,沉數疾生常怒氣,沉遲不睡損雙眸。

腎部。

浮數勞熱小便赤,浮遲聽重濁來侵,沉數腰疼生赤濁,沉遲白濁耳虛鳴。

右手肺部。

浮數中風兼熱秘,浮遲冷氣瀉難禁,沉數風痰並氣喘,沉遲氣弱冷涎停。

脾部。

浮數齦宣並盜汗,浮遲胃冷氣虛膨,沉數熱多並口臭,沉遲腹滿脹堅生。

包絡部。

浮數精泄三焦熱,浮遲冷氣濁難任,沉數渴來小便數,沉遲虛冷小便頻。

診脈截法斷病歌。

左右手脈。

心脈迢迢恰似弦,頭痛心熱數狂癲,男子騰空女騰跌,腎弦氣痛小腸連。

心脈頻頻來得實,其人煩悶氣喘疾,若還止絕更加臨,壬癸死之是端的。

心脈微微嘈似飢,瀉心補腎卻相宜,若共肝微能左癱,醫人調理不須疑。

心脈遲遲主嘔吐,沉加怒氣痛牽連,斯人偃息雖無事,醫者能調便與宣。

肝實眼翳能生癤,腹痛尤加腳手酸,更被醯酸來刺也,調和補藥便能安。

肝微內障甚筋攣,失血吞酸頭更旋,洪在大腸能泄利,腎微腳冷定相連。

肝經帶緩氣須疼,食拒心頭主刺酸,止代庚申辛酉死,醫人調理定難安。

肝脈浮洪偏眼赤,刺酸盜汗定相隨,數脈忽然潮熱至,斷然翻胃更無疑。

腎微經脈不調勻,腳疼衛氣不能升,帶下肝陰精不禁,肝微血敗小便頻。

腎緩腲疼尤腹痛,小便白濁色如霜,止代若遲時戊已,其人必定命傾亡。

腎洪白濁耳蟬鳴,腳熱尤加血不勻,虛熱瘖生虛又瘇,沉腰浮主血虛人。

腎脈琴弦赤小便,頭旋腹痛數兼淋,血氣又來浮腹脹,肝微白濁帶相並。

右手。

肺緩虛邪鼻塞時,失聲颯颯好猜疑,緩脈浮遲能吐瀉,沉遲怒氣痛難支。

肺洪勞倦兼痰熱,潮熱尤兼吐瀉來,大數中風兼鼻塞,丙丁止代已焉哉。

肺脈弦來元主嗽,平時氣急喘呼呼,頭痛更加身發熱,十分重病也能甦。

肺實冷嗽胸中痛,倦勞寒熱不曾停,浮數大腸能秘結,浮遲冷痢更來侵。

脾脈浮洪水積儲,睡魔甜鬼每相如,倦怠更加潮熱至,其人脾困藥能除。

脾脈遲弦主冷凝,朝朝貪睡不曾停,浮在脈中應腹脹,沉弦有積腹中疼。

脾實口臭胃經熱,脾困寒熱又相侵,胃翻酸水頻頻吐,纔吃㱔兒便逼心。

脾脈微微胃不生,終朝飲食拒人心,微濇脈來因腹脹,甲寅止代定歸真。

命門弦主渴來侵,濁帶加之更患淋,實脈轉筋兼帶濁,脈洪虛汗渴將臨。

命門微細小便頻,緩脈膀胱冷氣侵,沉緩腰疼浮緩渴,更兼遲緩小便生。

診暴病歌。

兩動一止或三四,三動一止六七死,四動一止即八朝,以此推排但依次。

池氏曰,暴病者喜怒驚恐,其氣暴逆,致風寒暑濕所侵,病生卒暴,損動胃氣而絕,即死不過日也,脈兩動而一止,乃胃氣相絕,猶三四日方死,三動一止而胃氣將盡,猶將六七日穀氣絕盡方死,後倣此至若十五動而一止乃死,期在於一年也。

脈訣指掌圖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