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臨症驗舌法

臨症驗舌法

作者
楊雲峰
朝代
年份
公元1917年

上卷

臨症以驗舌為準統論

舌者,心之苗也。五臟六腑之大主,其氣通於此,其竅開於此者也。查諸臟腑圖,脾、肺、肝、腎,無不繫根於心。核諸經絡,考手足陰陽,無脈不通於舌,則知經絡臟腑之病,不獨傷寒發熱,有苔可驗,即凡內外雜症,亦無一不呈其形、著其色於舌,是以驗舌一法,臨症者不可不講也。何從前以醫名家者俱略焉,而僅於傷寒見諸金鏡耶?余自弱冠,敬承家學,殫心醫理,間嘗從金鏡三十六舌,逐一體驗,其法殊多未合,疑而質諸先君子。先君子曰:東莊不有云乎,金鏡三十六舌,當參其意而勿泥其法,更有三十六舌之所未及者,須以意通之。予領先君子訓,退而繹其所以其意當參,其法勿泥者,乃見東莊所云,真實獲我心也。於是臨症之下,於舌必看其形、審其色、合諸脈症,而有心得其秘焉。據舌以分虛實,而虛實不爽焉;據舌以分陰陽,而陰陽不謬焉;據舌以分臟腑、配主方,而臟腑不瘥、主方不誤焉。危急疑難之頃,往往症無可參,脈無可按,而惟以舌為憑;婦女幼稚之病,往往聞之無息,問之無聲,而惟有舌可驗。是以陰陽虛實,見之悉得其真;補瀉寒暄,投之輒神其應。人以見之無不真、投之無不應也,未有不稱以為奇者。不知余於四診之中,於舌更有獨得之秘也。然獨得之秘,究何秘哉,不過同得之理耳。臨症者誠潛心而有會焉,則分之而臟腑各一陰陽也,陰陽各一虛實也,理周而法到,可以補金鏡之所未及,而正不止三十六舌也;合之而臟腑同此陰陽也,陰陽同此虛實也,理圓而法活,可以裁金鏡之所未合,而並不必三十六舌也。分而分之,其法不出乎五行;合而合之,其理總原於太極。准此以臨症,則諸病之變現,縱使萬葉千枝,而一望之神明,自可搜根拔本,尚何無者生之、有者甚之,以干致邪失正,絕人長命之咎哉?茲將驗舌諸法,備述之下,惟識者參之。

驗舌分虛實法

經云:「邪氣盛則實,正氣奪則虛」。又云:「有餘者瀉之,不足者補之。」竊謂虛實兩字,是攪病機之領;補瀉兩字,是提治法之綱。蓋以人之有病,不出一虛一實,醫之治病;不過一補一瀉。如虛實稍有疑心,則補瀉無從下手。其參症切脈以審虛實,固臨症第一要著也,乃有症似實而脈則虛,脈似實而症則虛者。如舍脈從症,既難信以為真,而舍從脈,又惟恐其是假,則且奈之何哉。不知凡物之理,實則其形堅斂、其色蒼老;虛則其體浮胖、其色嬌嫩。而病之現於舌也,其形與色亦然。(故凡病屬實者,其舌必堅斂而兼蒼老;病屬虛者,其舌必浮胖而兼嬌嫩。如此分別,則為虛為實、是假是真,雖未參症切脈,而一目先了然矣。)

驗舌分陰陽法

虛實既分,補瀉固有定見。然虛實各有陰陽,而陰陽迭為虛實,則於虛實分陰陽,臨症者又不可混也。而分之不得其法,則有以陰盛為陽盛、陽虛為陰虛,而不能無誤者。且有症本陽虛,而經訓曰陰虛,令人錯解,貽害不淺者。如雲:「陰虛出盜汗」。陰言手太陰也,虛言肺氣虛也。又云:「陰虛發夜熱」。陰言足太陰也,虛言脾氣虛也。同曰陰虛,而其中有手足太陰之分。名曰陰虛,而其實是脾肺氣虛之症。無如歷代醫師,從未註明其義,誤以脾肺氣虛認為腎水不足,而用滋陰降火之劑,朝夕重陰下逼,逼至土困金敗,便溏聲嘶,置之死地而不悟者,只此兩個陰字,拘義牽文,以訛傳訛。自古迄今,普天之大,不知日殺凡幾,良可痛也。況如此類者,經中未易枚舉,總緣陰陽混雜,虛實模糊,但憑脈症,分晰難清耳。(詎知陰虛陽盛者,其舌必干;陽虛陰盛者,其舌必滑;陰虛陽盛而火旺者,其舌必干而燥;陽虛陰盛而火衰者,其舌必滑而濕。)如此分別,則為陰為陽,誰實誰虛,顯然可見,更何似陰似陽之疑,以致重陰重陽之誤,貽人夭殃耶?

驗舌分臟腑配主方法

虛實不爽,而後補瀉無不應;陰陽不謬,而後寒暄無不投。然必臟腑不瘥,而後補瀉寒喧悉對其病,以拔其根而主方無不諦,則就虛實陰陽,以分夫臟腑而定以主方,臨症者尤不可混也。而臟腑之分,不越青黃黑白,主方之配,須合酸苦辛甘。爰按內經分臟別腑,並檢成方,酌定主治,條例如下。

一、舌見青色,肝膽病也。(紫色同)不拘所見何症,但看青而舌堅斂蒼老,肝膽兩經邪氣盛也,瀉火清肝飲;青而浮胖嬌嫩者,肝膽兩經精氣虛也,滋水生肝飲;青而乾燥者,非膽腑陰虛火鬱,即肝臟血虛火旺也,(但干而不燥者,專責陰虛,如干而且燥,則陰虛而火旺矣。各臟腑仿此)膽腑陰虛者逍遙散,火鬱加生地、薄荷;肝臟血虛者逍遙散,火旺,加丹皮、山梔。

郁是氣抑,抑則氣不透,不透則熱而為火也。第從來俱以鬱火屬之肝,而余獨責之膽者,蓋膽屬少陽,其氣尚稚,膽為甲木,其質尚嫩,所以最易被抑,一抑則其氣悶而不舒矣。若肝則為厥陰,於木屬乙,其氣已盛,其質已堅,而其火易動而易旺,一有所觸,則即發而不可遏,其發而不可遏者,怒也非郁也。郁主凝滯於中,而怒則發揚於外者也。本方統治肝膽陰虛,而於膽腑火鬱,則加薄荷、生地者,以木喜風搖,而鬱火非生地不能涼也。於肝臟火旺,則加丹皮、山梔者,蓋肝血既虛,則肝火易旺,則肝血益虛,自非瀉其火,難以滋其陰,非借屈曲下行以通之,無以瀉其火也。惟是血為火迫,變成燥症,則當重加熟地,以潤其燥,丹山兩味,固可不必,而亦非宜矣。

青而滑潤者,非膽腑氣怯,即肝臟氣虛也。膽腑氣怯者,十味溫膽湯,去枳實,加酒煎服,其應更捷。蓋以酒入膽經,而最壯膽氣也。

肝臟氣弱者,當歸建中湯去膠飴。

建中之所以異於桂枝者,在加膠飴一味耳。今恐甘先入脾,而去膠飴,則仍與桂枝無別。故用當歸建中,則與肝臟氣虛乃合。

如干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肝膽陰陽兩虛也。七味飲倍肉桂,滑潤而形色不兼胖嫩者,肝膽木氣虛寒也,養榮湯加枸杞。

凡左關脈細緊如刀口者,其舌不拘何色,必胖而滑;其病不拘何症,心虛而寒。予每投以養榮,無不立應。臨症者切勿畏之,重生者切勿疑之。

一、舌見黃色,脾胃病也。不拘所見何症,但看黃而堅斂蒼老者,脾胃兩經邪氣盛也,瀉黃散。

如有厚苔,或焦黃、或焦黑,而糙刺燥裂,其症痞滿燥實堅斂悉具者,實症也。須急下之,以存津液,大承氣湯主之。但此是真正陽明裡症,北方傷寒,間或有此。然舌若胖大,即在北方,亦非承氣的症,切不可妄用硝黃,殺人於頃刻也。

黃而浮胖嬌嫩者,脾胃兩經精氣虛也,益黃散。黃而乾燥者,非胃腑陰虧火旺,即脾臟血虛火盛也。胃腑陰虧者,左歸飲去茯苓;火旺加花粉、歸、地;脾臟血虛者,歸脾湯去木香;火盛加白芍、丹、山。

如干燥而有厚苔者,宿食滯於腸胃,而燥結不出也。其脈必牢實,神思必昏沉,面必擁熱通紅,鼻必氣粗,胸前按之必微痛,須逍遙散倍加熟地,潤而下之。

黃而滑潤者,非胃氣虛弱,即脾氣虧損也。胃氣虛弱者,七味白朮散加半夏,脾氣虧損者,五味異功散加白芍。

如其舌後半截滑膩而有微苔者,乃脾胃虛氣下陷也,須補中益氣湯。

如干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脾胃氣血兩虛也,參耆八珍湯。滑潤而形色又兼胖嫩者,脾胃中氣虛寒也,薑桂養榮湯。

一、舌見赤色,心與小腸病也。不拘所見何症,但看赤而堅斂蒼老者,心與小腸邪氣盛也,瀉心湯。

按四明心法:凡舌見灰色,指甲刮下無渣汁者,方是火症,乃芩連之對症也。味其語意,可見陽邪燔灼,則其陰液未有不幹枯者。然以予驗之,又必其形堅斂、其色蒼老,方是真正芩連對症。若一見胖嫩,即使苔厚而焦乾燥裂,非寒水侮土,即腎氣凌心。寒水凌土,當用附子理中;腎氣凌心,當用人參八味。倘誤用芩連,則舌上現出人字紋必死。予診莘墅沈彝仲症,辭以不治者,因其得此舌也,有論驗在醫案中可參。又按火色本紅,火症而舌見灰色者,如炭火通紅於內,而浮灰翳蔽於外也。顧據理論之,則舌見灰色,其症當更甚於舌黑如炭何也,蓋火燃薪盡,則是木成炭,是草成灰,故曰炭曰灰,皆火極之變象也。而木本質堅,甫著火燃,未成炭也。必火極似水,乃變黑而為炭,然其性猶甚烈也。至於久經火煅,則熱極必寒,乃返白而成灰,然其心猶未灰也。若草本則其體弱,著火一過,即灰矣。一灰即不可復燃矣。然則就物理以察病機,彼見舌灰色者,無論一火即灰,與由炭而灰,不皆更甚於舌黑如炭者乎?

赤而浮胖矯嫩者,心與小腸精氣虛也,養心湯。赤而乾燥者,非小腸陰虧火旺,即心臟血虛火盛也。小腸陰虧者,滋水清肝飲去柴胡。

欲潤其下,不欲其就燥也。

火旺加生地、木通。

合導赤散以瀉其火氣。

心臟血虛者,濟生歸脾湯去木香。

恐其血燥,反動肝火而燥血液。火盛加丹皮、山梔。

凡本經之陰血既虧,則本經之陽火必旺,一負則一勝也。加丹皮、山梔者,欲其引心火下行,以直達於膀胱耳。

赤而滑潤者,非小腸陽虛氣墜,即心臟陽虛氣弱也。小腸陽虛氣墜者,補中益氣湯加山梔、川烏。

氣虛則滯,氣滯則墜,方中參、耆、朮、草,補其虛也;川烏、陳皮,破其滯也;升麻、柴胡,舉其墜也。加山梔,借其屈曲下行,以引至小腸耳。

心臟陽虛氣弱者,噓血歸脾湯加丹皮、肉桂。

氣有餘便是火,氣不足便是寒,本方加肉桂復加丹皮,欲其引入心經以補心氣也。

如干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心與小腸氣血兩虛也,棗仁養營湯。滑潤而形色又見胖嫩者,心與小腸火氣大虧也,附子養營湯。

一、舌見白色,肺與大腸病也。不拘所見何症,但看白而堅斂蒼老者,肺與大腸邪氣盛也,瀉白散。白而浮胖嬌嫩者,肺與大腸精氣虛也,補肺湯。白而乾燥者,非大腸血虛火盛,即肺臟陰虛火盛也。大腸血虛者,潤腸滋水飲,火盛加生地、當歸。

凡大便燥結,努力責不出者,本方神應。

如兼氣虛而推送無力者,間以補中,或竟用八珍湯加桃仁、杏仁,養氣補陰,亦無不應。

肺臟陰虛者,生金滋水飲,火燥加百合、沙參。白而滑潤者,非大腸陽虛氣陷,即肺臟陽虛氣弱也。大腸陽虛氣陷者,補中益氣湯送固腸散。

大腸小腸俱屬下焦之腑,何以亦配中臟之方?則以腸胃相連,其氣本一貫也。

肺臟陽虛氣弱者,補中益氣湯合參附湯。如干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肺與大腸氣血兩虛也,十全大補湯去肉桂,加炮姜。滑潤而形色又見兼胖嫩者,肺與大腸金氣虛寒也,參附養榮湯去茯苓,加炮姜。

一、舌見黑色,腎與膀胱病也。(命門水火附,左右兩腎同治)不拘所見何症,但看黑而堅斂蒼老者,腎與膀胱邪氣盛也,清肝飲。黑而浮胖嬌嫩者,腎與膀胱精神虛也,補元煎。黑而乾燥者,非膀胱陰虛火盛,即左腎陰虛火旺也。膀胱陰虛者,六味飲,火盛合滋腎丸。左腎陰虛者,六味飲,火旺合生脈散。黑而滑潤者,非膀胱陰盛火衰,即右腎陽虛火虧也,膀胱陰盛火衰者,金匱腎氣丸。

膀胱為州都之官,主藏津液,而其所以能出者,由氣化也。陰虛火旺,則熱逼膀胱,而氣不能化矣;陰盛火衰,則寒逼膀胱,而氣不能化矣。膀胱不利為癃,除脾肺氣虛,不能通調水道外,大率不出此兩者也。然同一三陽癃閉,而一由火旺,一系火虧。病判天淵,治分冰炭。相反若此,可類推之。

右腎陽虛火虧者,八味地黃丸。如干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腎與膀胱陰陽俱虛也。枸杞養榮湯主之,繼用十全大補湯作丸。

更有由白而黃,由黃而焦,而枯黑燥裂,其舌邊胖大,舌底滑潤者,甚有舌底亦燥而絕無津液,其糙刺如沙皮,斂束如荔子者。皆因勞傷脾肺,氣虛發熱,誤用發散,益虛益熱,復用寒涼,重陰內逼,以致虛火上炎。所以白上加黃,黃上加焦,而枯黑燥裂也。不論其脈,不論其症,大劑參附養榮湯,不時灌服,多有得生者。余救烏程潘中建之弟、歸安張學海、桐鄉諸聖濟等症,皆此舌也,有治驗在醫案可參。

滑潤而形色又兼氣嫩者,腎與膀胱元氣大憊也,附子養榮湯主之,繼用右歸丸。

更有其舌同一黑色,而一屬寒水侮土者,宜用附子理中湯;一系腎氣凌心者,宜用人參八味。其治有不相同何也?蓋寒水侮土者,系陰盛於內,逼陽於外,外假熱而內真寒,格陽症也,其黑色止聚於舌中。腎氣凌心者,系陰盛於下,逼陽於上,上假熱而下真寒,戴陽症也,其黑色直底於舌尖。然未有不胖且嫩者,乾燥滑潤,又在所不拘也。惟是實火兩症,則其形必堅斂、色必蒼老,而萬無胖嫩者耳。

驗舌決生死法

生死之決於脈症者,內經垂訓,甚明備矣。而佐以驗舌,則尤顯而易見也。故並撮素所經驗者,附載於此,以為臨症一助。

一、舌如去膜豬腰子者,危。

一、舌如鏡面者,危。

一、舌糙刺如沙皮,而乾枯燥裂者,危。

一、舌斂束如荔子肉,而絕無津液者,危。

一、舌如火柿者,危。

一、舌如烘糕者,危。

一、舌光無苔,胃氣絕也,不治。

一、舌卷而囊縮者,不治。

一、舌本強直,轉動不活,而語言蹇澀者,危。

一、舌起白苔如雪花片者,脾冷而閉也,不治。

一、舌因誤服芩連,而現出人字紋者,不治。

以上所列,皆垂死危候也。然有不必如此而死者;有即至如此而灼見臟腑陰陽虛實,竭力挽回,則亦得生者。吾輩果操活人神技,須存壽世婆心,即有百不一活之症,當作萬有一生之想。縱使修短有數,彭殤難齊,破格出奇,終於莫救,致招從旁浮議,同道中傷,病家歸咎,然而反之吾心,固無愧也。倘畏避嫌疑,而於此種危症,再付之庸劣之手,則必無生理矣,詎不痛哉。

臨症以驗舌為準結語

上論臨症以驗舌為準。而驗舌以浮胖堅斂分虛實,乾燥滑潤分陰陽,黑白青黃分臟腑。蓋本至中至正之理,以立至簡至易之法。軒岐復起,當不易吾言也。至於陰陽虛實四柱,所配補瀉寒熱諸方,雖是為臨症者舉其大略,然而無一症不從親身經歷;無一方不從親手試驗者。誠以醫寄死生,隻字不容率筆;理原性命,片語無可粗心也。惟是加減出入,因病制宜,神明於規矩繩墨之中;得心應手,變化於規矩繩墨之外。運斤成風,則存乎其人耳。而究之神明變化,仍不離夫規矩繩墨也。臨症者,若知赤子元無罪,合有人間父母心。則余此一編也,雖只望診中之一節乎,亦未始非切脈審症之證據,回生起死之範圍也。倘出厥範圍,而不憑此為證據,則恐其所操以活人者,反以殺人也已。

下卷

方略

凡病皆標也,而必有其本,本者所以致病之根源也。蓋惟人之病也,有一標必有一致標之本。是以醫之治也,有一本必有一拔本之方。不獲乎致標之本,處方必不能對其症也。不投以對症之方,治病必不能拔其本也。臨症者,欲決群醫莫決之疑,則內因外因,致病須審其原;欲中各症必中之的,則正治從治,驗方務求其諦。用輯主症諸方,以列驗舌之次。

凡舌見青色而堅斂蒼老者,肝膽兩經邪氣盛也,瀉火清肝飲主之。

瀉火清肝飲方

柴胡(酒炒) 黃芩(酒炒) 山梔(酒炒各一錢) 生地(酒浸三錢) 當歸(酒洗二錢) 生甘草(一錢)

按:上方主治肝膽兩經實邪,以致脅痛耳聾,膽溢口苦,筋痿陰汗,陰腫陰痛,白濁溲血等症。

凡舌見青色而浮胖嬌嫩者,肝膽兩經精氣虛也,滋水生肝飲主之。

滋水生肝飲方

熟地(四錢)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丹皮(錢半) 茯苓(錢半) 澤瀉(錢半) 五味(一錢) 歸身(錢半) 柴胡(一錢) 甘草(一錢) 白朮(二錢半)

上方主治小便淋漓不利,婦女月經不調,兩脅脹悶,少腹作痛,寒熱往來,胸乳作痛,左關弦洪,右關弦數,此鬱怒傷肝,脾血虛氣滯為患也。用六味雙對減半分兩,加柴胡、白朮、甘草、當歸、五味,合逍遙而去白芍、加五味者,合都氣意也,以生肝。故去白芍而留白朮、甘草,以補脾。補脾者,生金以制木也。以製為生,天地自然之理也。

凡舌見青色而乾燥,屬膽腑陰虛火鬱者,用逍遙散加生地、薄荷主之。

逍遙散加生地薄荷方

柴胡(酒炒五分) 白芍(酒炒一錢) 歸身(酒洗一錢半) 白朮(一錢半) 茯苓(一錢) 甘草(五分) 生地(二錢) 薄荷(五分)

凡舌見青色而乾燥,屬肝臟血虛火旺者,逍遙散加丹皮、山梔主之。

逍遙散加丹皮山梔方

柴胡(一錢) 白芍(二錢) 當歸(三錢) 白朮(二錢半) 茯苓(一錢半) 甘草(一錢) 丹皮(一錢半) 山梔(一錢半)

按:上原方主治肝膽兩經鬱火,以致脅痛頭眩,或胃脘當心而痛,或肩胛絆痛,或兩目赤痛,連及太陽。(以上各症,皆肝火上衝也)及六經感症,凡見陽脈者,悉宜此方治之。婦女鬱怒傷肝,致血妄行,赤白淫閉,沙淋崩濁等症。(以上各症,皆肝火下流也)俱宜此方加減。易曰:「風以散之。」此方是也。

凡舌見青色而潤滑,屬膽腑氣怯,十味溫膽湯去枳實主之。

十味溫膽湯去枳實方

陳皮(二錢去白) 半夏(二錢薑製) 茯苓(一錢半) 棗仁(錢半炒研) 遠志(五分去心) 人參(五分) 熟地(二錢) 竹茹(一錢) 甘草(五分) 生薑(一錢) 大棗(三枚) 酒煎

按:上方主治心虛膽怯,氣鬱生涎,涎與氣搏,變生諸症。觸事易驚,或夢寐不祥,或短氣悸怖,或自汗虛煩,口苦嘔涎,痰盛不眠,及夢遺驚惕等症。

凡舌見青色而滑潤,屬肝臟氣虛者,當歸建中湯去膠飴主之。

當歸建中湯去膠飴方

白芍(三錢) 當歸(二錢) 肉桂(一錢) 甘草(一錢)

按:上方主治肝臟氣虛,不能生火,以致火不生土。白芍之酸、甘草之甘、此係甲己化土也。肉桂補肝之子、益土之母,所以培生化之原也。凡脾味不和,飲食不進,其外見症,兩脅寒痛,大便泄利,少腹墜痛,並宜此方治之。再按,此小建中湯原方主治也。千金方加當歸,名當歸建中。治婦人產後,虛羸不足,腹中痛引腰背。小腹拘急,今恐甜多入脾,而去膠飴。則當歸建中,尤與肝臟氣虛切合矣。

凡舌見青色乾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肝膽氣血兩虛也,七味飲倍肉桂主之。

七味飲倍肉桂方

熟地(八錢) 山藥(四錢) 淨萸肉(四錢) 丹皮(三錢) 茯苓(三錢) 澤瀉(二錢) 肉桂(二錢)

按:上方主治肝膽氣虛,筋無所養,變為寒症。以致筋骨疼痛,腳軟懶行,及傷寒服涼藥過多,木中無火,手足牽引,肝經血虛,以致火燥筋攣,變為結核瘰癧等症。經曰:

「辛以潤之。」此方是也。

凡舌見青色滑潤,而形色又兼胖嫩者,肝膽木氣虛寒也,養榮湯倍肉桂主之。

養榮湯倍肉桂方

白芍(三錢) 當歸(二錢) 遠志(一錢) 五味(錢半) 肉桂(一錢) 熟地(四錢) 陳皮(一錢半) 白朮(三錢米泔水浸蒸) 黃耆(三錢蜜炙無參倍用) 人參(多少隨宜) 茯苓(一錢半) 炙草(一錢半) 煨姜(一錢半) 大棗(五枚)

按:上方主治,凡屬大虛症,勿論其脈與症,但服此方,諸症悉退,此十全大補湯對子也。但十全大補只分氣血,此則五臟皆補,無虛不到,虛而寒甚者,當加附子以治之;三陰虛更妙。後凡用本方加減者,主治並同。

凡舌見黃色而堅斂蒼老者,脾胃兩經邪氣盛也,瀉黃散主之。

瀉黃散方

防風(四兩) 藿香(七錢) 山梔(炒黑一兩) 石膏(五錢) 甘草(二兩) 微炒為末甜酒調服。

按:上方主治脾胃伏火,口燥唇乾,口瘡口臭,煩渴易飢,熱在肌肉者。

凡舌見黃色而浮胖嬌嫩者,脾胃兩經精氣虛也,益黃散主之。

益黃散方

陳皮(一兩) 青皮(五錢) 訶子(五錢泡去皮) 丁香(二錢) 白朮(二兩) 甘草(炙五錢)

按:上方主治脾胃虛寒,寒水反來侮土,而嘔吐不食。或肚腹作痛,或大便不實,手足逆冷等症。炒磨為末,每服四錢,水煎服。

凡舌見黃色而乾燥,屬胃腑陰虧火旺者,左歸飲去茯苓加花粉、歸、地主之。

左歸飲去茯苓加花粉歸地方

熟地(八錢) 枸杞(六錢) 山藥(四錢) 萸肉(四錢) 甘草(二錢) 當歸(三錢) 生地(三錢) 花粉(一錢火不甚者去之)

按:上方主治腎水乾枯,虛火上蒸,脾胃陰土受虧,以致飲食不進,大便燥結,甚至三陽癃閉,將成噎隔,及早服此,無不愈也。傷寒舌黑唇焦,大渴引飲,此必服發散寒涼、攻伐之藥過多也。原方加歸、芍救之,燥症更妙。

凡舌見黃色而乾燥,屬脾臟血虛,火盛者歸脾湯去木香,加白芍、丹皮、山梔主之。

歸脾湯去木香加丹皮山梔方

棗仁(一錢炒研) 茯神(一錢去木) 遠志(一錢去心) 歸身(一錢) 人參(一錢半) 炙耆(三錢無參倍之) 白朮(二錢半米泔淨蒸) 尤圓(七枚去殼) 甘草(一錢炙) 白芍(二錢) 丹皮(錢半) 山梔(錢半炒黑) 煨姜(一錢) 大棗(三枚)

按:上方主治思慮傷心脾,鬱怒傷肝,以致三經血少而燥。漸至心口有塊如拳,或左肋下有塊如手掌,或右肋下有塊如鐮刀,且時作痛,及健忘怔忡、驚悸不寐等症。內經所謂「二陽之病發心脾」。在男子則隱曲不利,在女子則月事不來,其傳為風消,其傳為息賁者不治,正此症也。

凡舌見黃色而滑潤,屬胃氣虛弱者,七味白朮散加半夏主之。

七味白朮散加半夏方

乾葛(二錢) 木香(五分) 藿香(一錢) 人參(錢半) 白朮(二錢半) 茯苓(錢半) 甘草(一錢炙) 半夏(一錢半) 大棗(三枚) 煨姜(一錢)

按:上方主治脾虛,肌熱泄瀉,虛熱作渴。如去乾葛、木香、藿香,加陳皮,則治脾胃氣虛,飲食不進,致成痰癖,不能咳唾。或胃氣虛寒,動成嘔惡。凡虛及諸病後,皆可以此調之。

凡舌見黃色而滑潤,屬脾氣虧損者,五味異功散加白芍主之。

五味異功散加白芍方

陳皮(一錢) 人參(一錢) 白朮(二錢半) 茯苓(一錢) 炙草(一錢) 白朮(一錢酒炒) 煨姜(一錢) 大棗(三枚去核)

按:上方主治脾胃不和,飲食不進,泄利虛飽。

凡舌見黃色乾燥,而形質反見胖嫩者,脾胃氣血兩虛也,參耆八珍湯主之。

參耆八珍湯方

人參(錢半) 茯苓(錢半) 炙草(錢半) 白朮(二錢半米泔洗蒸土炒) 川芎(一錢) 當歸(三錢) 白芍(二錢酒炒) 熟地(四錢) 煨姜(錢半) 大棗(五枚)

按:上方主治心脾肺胃氣血俱虛,以致惡寒發熱,嘈雜健忘,怔忡不寐,懈怠不臥,四肢酸倦等症。

凡舌見黃色滑潤,而形質又兼胖嫩者,脾胃中氣虛寒也,薑桂養榮湯主之。

薑桂養榮湯方

白芍(三錢酒炒) 遠志(一錢去心) 當歸(二錢酒洗) 五味(錢半) 熟地(四錢) 肉桂(一錢) 白朮(三錢) 陳皮(錢半) 人參(多少隨宜) 黃耆(五錢蜜炙) 茯苓(錢半) 炙草(錢半) 炮姜(錢半) 大棗(五枚)

按:上方主治,已悉肝膽病本方條下。凡舌見紅色而堅斂蒼老者,心與小腸邪氣盛也,瀉心湯主之。

瀉心湯方

川連(一錢) 黃芩(一錢) 生地(三錢) 山梔(錢半) 丹皮(錢半) 木通(一錢) 甘草(一錢)

按:上方主治心火熾炎,口苦舌瘡,小腸鬱結,不能通利等症。

凡舌見赤色而浮胖嬌嫩者,心與小腸精氣虛也,養心湯主之。

養心湯方

茯神(二錢) 遠志(五分) 棗仁(五分炒研) 柏子仁(五分去油) 五味(五分) 人參(五分) 黃耆(二錢炙) 當歸(二錢) 川芎(二錢) 半夏(二錢) 肉桂(五分) 甘草(五分)

按:上方主治心虛血少,神氣不寧,怔忡驚悸等症。

凡舌見赤色乾燥而屬小腸陰虛火旺者,滋水清肝飲去柴胡,加生地、木通主之。

滋水清肝飲去柴胡加生地木通方

熟地(四兩)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丹皮(錢半) 茯苓(錢半) 澤瀉(錢半) 棗仁(一錢) 白芍(二錢) 山梔(錢半) 當歸(二錢) 生地(三錢) 木通(錢半)

按:上原方主治腎水不足,肝火上炎,以致吞酸吐酸,脅痛頭眩,口苦咽乾,大便艱澀,小水短赤等症。蓋取地黃丸之探原而不隔於中;取生地黃湯之降火而不犯於下,真從來所未及也。

凡舌見赤色而乾燥,屬心臟血虛火盛者,濟生歸脾湯去木香,加丹皮、麥冬主之。

濟生歸脾湯去木香加丹皮麥冬方

茯神(一錢) 遠志(一錢) 棗仁(一錢) 當歸(錢半) 煨姜(一錢) 人參(一錢) 黃耆(二錢半) 冬朮(錢半) 龍圓(五枚去殼) 丹皮(錢半) 麥冬(一錢) 甘草(一錢) 大棗(五個)

按:上原方主治心衰火盛,不能生土,以致土困金敗,外兼咳嗽吐痰,寒熱往來,盜汗等症,悉以此方治之。凡見脾胃衰弱,飲食少思,大便泄瀉,總屬心氣不旺所致,此補本法也。凡各種虛症,補中益氣湯所不效者,投以此方,加五味、白芍以斂其心氣,奏效更神也。又按補中陽藥也,歸脾陰藥也。凡因飢飽勞役,傷其脾而氣虛者,宜用補中,補中者,補中以益其氣也;因思慮鬱結,傷其脾而血虛者,宜用歸脾,歸脾者,噓血以歸於脾也。至於心力俱勞,而氣血俱傷者,則補中歸脾,單服固非對症,合用又不成方,惟有養榮一方,可合補中歸脾兩症而統治之,不致拈一放一耳。

凡舌見赤色而滑潤,屬小腸陽氣虛墜者,補中益氣湯加山梔、川烏主之。

補中益氣湯加山梔川烏方

升麻(五分) 柴胡(五分) 當歸(二錢) 陳皮(一錢) 人參(一錢) 白朮(錢半) 炙草(一錢) 黃耆(二錢半炙) 山梔(一錢) 川烏(一錢) 煨姜(一錢) 大棗(三枚)

按:上原方主治凡六經內傷外感。

內傷外感者,言由內傷以致外感也。蓋以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東垣故立此方以補傷寒書之所未及,非補虛方也。今感症家多不敢用,而以為調理補虛服食之藥則謬矣。調理補虛及通其意而轉用者耳。

及暑月勞倦發熱,暑則氣耗,勞則氣傷。發熱而在於暑月,且因勞倦,自非甘溫不能。彼肆用藿香、滑石等,為暑月發熱必需之劑,只在不明此義耳。

或汗出不止,衛外之陽虛,則腠理不固矣。

俱用本方加白芍一錢(須再加五味,乃合肺主皮毛之義)。

痢疾腹痛已除,瀉猶未已,是胃氣下陷也。必尚兼後重,第圊後隨減耳,加酒炒白芍三錢。

瘧疾發久,形體尪羸,無論六經,皆當加半夏一錢(合六君也)。

即有外感,不過加黃芩一錢(則合小柴胡矣)。

凡婦女胎前氣虛,以致胎動不安,小產崩漏,皆因氣虛不能升舉故也。

或產後血虛發熱。凡血虛發熱者,其舌必干;氣虛發熱者,其舌必滑。然既在產後,則不但血虛,即其氣未有不虛者。蓋當其臨盆之際,為產婦者,若非全副精神、渾身力氣,努力責以推送之,則胞胎如何下地?迨至胞胎下地,則所去之血固多,之後能不傷其氣乎?況血虛則氣無所附,寧不與之俱虛乎?茲以產後發熱,專責血虛,殊有漏義。而症乃列於本方之下 是知有形之血不能速生,無形之氣所當急固。陽旺陰生,其意固自包舉也。第不明言其意,則產後之血虛,人習聞之;而產後之氣虛,人皆忽之,故特表而出之。

俱加酒炒白芍二錢(氣味酸寒,恐伐生氣,故用酒炒)。

此方凡屬中宮虛損,病後調攝,無不相宜。倪氏曰:「七情內傷,脾胃先病,治先補土,此方主之」。

然內傷脾胃,須有分別。如飢飽勞役,飲食生冷,內傷脾胃而病者,自當主以此方。若由思慮鬱怒,七情內傷,而脾胃先病者,則於本方尚隔一膜,不若歸脾為的當也。

凡舌見赤色而滑潤,屬心臟陽虛氣弱者,濟生歸脾湯加丹皮、肉桂主之。

噓血歸脾湯加丹皮肉桂方

茯神(一錢) 遠志(一錢去心) 棗仁(一錢炒研) 當歸(錢半) 人參(錢半) 黃耆(三錢炙) 白朮(二錢土炒) 木香(五分) 炙草(一錢) 丹皮(一錢) 肉桂(五分) 龍圓(五枚去殼) 大棗(三枚) 煨姜(一錢)

按:上原方主治,已見本臟血虛條下。

凡舌見赤色乾燥,而形質反見胖嫩者,心與小腸氣血兩虛也,棗仁養榮湯主之。

棗仁養榮湯方

棗仁(一錢炒研) 遠志(一錢去心) 白芍(錢半酒炒) 歸身(一錢) 五味(八分) 熟地(二錢) 肉桂(五分) 陳皮(八分) 白朮(錢半土炒) 人參(錢半) 黃耆(三錢炙) 茯神(一錢) 炙草(一錢) 煨姜(一錢) 紅棗(三枚)

按:上方主治詳前本方。

凡舌見赤色滑潤,而形質反見胖嫩者,心與小腸火氣大虧也,附子養榮湯主之。

附子養榮湯方

附子(一錢制) 白芍(錢半) 遠志(五分去心) 歸身(一錢) 五味(八分) 熟地(二錢) 肉桂(五分) 陳皮(八分) 人參(錢半) 黃耆(三錢炙) 白朮(二錢半土炒) 茯神(一錢) 甘草(一錢炙) 煨姜(一錢) 紅棗(三枚)

按:上方主治,並詳各臟腑病所列本方下,而其分兩,則獨輕於各臟腑,而只與肺同者,蓋心肺位近,宜制小其服,肝腎位遠,宜制大其服也。

凡舌見白色而堅斂蒼老者,肺與大腸邪氣盛也,瀉白散主之。

瀉白散方

桑白皮(二錢蜜炙) 地骨皮(二錢) 甘草(一錢)

按:上方主治,凡屬肺熱咳嗽,皆當加減用之。嗽加桔梗、百合,痰加貝母,如面赤咳嗽屬心火刑金者,加人參、茯苓、青皮、陳皮、五味、麥冬、知母,為人參平肺散,以瀉金中之賊邪。如咳嗽而鼻塞身重者,風寒傷肺也,參蘇飲或金沸草散以散之。

凡舌見白色而浮胖嬌嫩者,肺與大腸精氣虛也,補肺湯主之。

補肺湯方

人參(一錢) 黃耆(一錢炙) 五味(一錢) 熟地(二錢) 紫菀(一錢) 桑皮(一錢蜜炙) 水煎入蜜少許和服。

按:上方主治肺金氣虛,不能生水,以致水不制火,虛陽上炎而生咳嗽等症。

凡舌見白色而乾燥,屬大腸血虛火盛者,潤腸滋水飲加生地、當歸主之。

潤腸滋水飲加生地當歸方

熟地(四錢或八錢)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枸杞(四錢) 歸身(三錢) 生地(三錢) 蓯蓉(三錢酒洗) 甘草(一錢)

按:上方主治大腸無血、大便燥結,其應甚捷。

凡舌見白色而乾燥,屬肺臟火旺者,生金滋水飲加柴胡、黃芩主之。

生金滋水飲加柴芩方

熟地(四錢) 白芍(二錢) 當歸(二錢) 丹皮(錢半) 麥冬(錢半糯米拌炒) 人參(一錢半) 白朮(二錢半土炒) 甘草(一錢炙) 柴胡(一錢) 黃芩(一錢)

按:上原方主治,凡傷寒熱退後,有難補之陰,有易動之陽,皆當養之。此以其見症,或汗後煩燥未除,口乾微熱,大便艱澀,小水短赤即是。又有一種少陽陽明症,手足腫痛,系火燥生風,風淫末疾,不必俟其汗後,當即以本方加柴、芩與之,無不效也。

凡舌見白色而滑潤,屬大腸陽虛氣湯者,補中益氣湯送固腸散主之,補中益氣湯見前。

固腸散方

陳米(二兩炒熟) 木香(一錢) 肉果(二錢生用) 粟殼(二錢密炙) 乾薑(二錢半炒) 炙草(一錢半)

按:上方主治脾胃虛弱,內寒注泄,水穀不分,下痢膿血,赤少白多,脹滿腹痛連心,食少力乏等症。炒磨為末,每服二三錢,煎補中送下,切忌酒肉魚腥油麵生冷。

凡舌見白色而滑潤,屬肺陽虛氣弱者,補中益氣合參附湯主之。

補中益氣合參附湯方

升麻(五分) 柴胡(五分酒炒) 人參(錢半) 黃耆(三錢炙) 白朮(二錢半土炒) 歸身(錢半) 陳皮(一錢) 甘草(一錢炙) 附子(錢半制) 煨姜(一錢) 大棗(三枚)

按:上方主治肺脾氣虛下陷而土冷金寒者,其原治見前本方。

凡舌見白色乾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肺與大腸氣血兩虛也,十全大補湯去肉桂、加炮姜主之。

十全大補湯去肉桂加炮姜方

川芎(一錢) 歸身(二錢) 白芍(三錢酒炒) 熟地(四錢) 人參(錢半) 黃耆(三錢炙) 白朮(二錢半土炒) 茯苓(錢半) 炮姜(一錢) 炙草(錢半) 大棗(三枚)

按:上方主治,已見前參耆八珍湯條下。凡舌見白色滑潤,而形色又兼胖嫩者,肺與大腸精氣虛寒也,參附養榮湯去茯苓、加炮姜主之。

參附養榮湯去茯苓加炮姜方

白芍(錢半酒炒) 遠志(五分去心) 歸身(一錢酒洗) 五味(八分) 熟地(二錢) 肉桂(五分) 陳皮(八分) 人參(一錢) 白朮(一錢) 炙草(一錢) 炮姜(一錢) 大棗(三枚)

按:上方主治,並詳各臟腑病所列本方下。

凡舌見黑色而堅斂蒼老者,腎與膀胱邪氣盛也,清肝飲主之。

清肝飲方

熟地(八錢)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丹皮(錢半) 茯苓(錢半) 澤瀉(錢半) 柴胡(一錢) 棗仁(一錢) 歸身(錢半) 白芍(錢半) 甘草(一錢)

按:上方主治,見前心與小腸病所列滋水清肝飲方下。

凡舌見黑色而浮胖嬌嫩者,腎與膀胱精氣虛也,補元煎主之。

補元煎方

熟地(六錢) 枸杞(四錢)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杜仲(二錢) 人參(二錢) 甘草(二錢)

按:上方主治,男婦氣血俱虛,精神失守,危劇等症。虛甚倍加耆、術,寒者重加薑、附。

凡舌見黑色而乾燥,屬膀胱陰虛火盛者,六味飲合滋腎丸主之。

六味飲合滋腎丸方

熟地(四錢)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茯苓(錢半) 澤瀉(錢半) 丹皮(錢半) 黃柏(二錢) 知母(二錢) 肉桂(五分)

按:上方主治,凡小便不利,而莖中痛連小腹者,系火逼膀胱所致也。痛止便利,即止勿服。

凡舌見黑色而乾燥,屬腎陰虛火旺者,六味飲合生脈散主之。

六味飲合生脈散方

熟地(四錢) 山藥(二錢) 萸肉(二錢) 丹皮(錢半) 茯苓(錢半) 澤瀉(錢半) 五味(錢半) 人參(錢半) 麥冬(錢半)

按:上原方主治,腎水不足,虛火上升,變為朝熱咳嗽,消渴虛勞,及水沸為痰等症。易曰:「雨以潤之」。此方是也。

凡舌見黑色而滑潤,屬膀胱陰盛火衰者,金匱腎氣丸主之。

金匱腎氣丸方

牛膝(一兩) 車前子(一兩) 附子(五錢) 肉桂(一兩) 熟地(九兩酒拌) 山藥(一兩) 萸肉(一兩) 茯苓(三兩) 澤瀉(一兩) 丹皮(一兩) 煉蜜為丸

按:本方主治脾腎虛寒,腰重腳腫,濕飲留積,小便不利(此則莖中痛而不連少腹者,乃寒逼膀胱而氣不能化也);或肚腹腫脹,四肢浮腫,氣喘痰盛;或已成水症,其效如神。

凡舌見黑色而滑潤,屬右腎陽虛火虧者,八味地黃丸主之。

八味地黃丸方

附子(一兩) 肉桂(一兩) 熟地(八兩) 山藥(四兩) 萸肉(四兩) 丹皮(三兩) 茯苓(三兩) 澤瀉(三兩)

按:上方主治命門火衰,元陽虛憊,變為泄瀉,腹脹陽痿,精寒不育,兩膝痠疼,腰軟無力,兩目昏花,不能遠視,悉以此方治之。易曰:「日以煊之。」此方是也。

凡舌見黑色乾燥,而形色反見胖嫩者,腎與膀胱陰陽俱虛也,枸杞養榮湯主之。繼用十補丸。

枸杞養榮湯方

枸杞(四錢) 遠志(一錢) 歸身(二錢) 五味(錢半) 白芍(三錢) 熟地(六錢) 人參(錢半) 白朮(三錢) 炙草(錢半) 茯苓(錢半) 肉桂(五分) 陳皮(錢半) 炙耆(三錢無參倍用) 煨姜(錢半) 大棗(五枚)

十補丸方

熟地(八兩) 山藥(四兩) 萸肉(四兩) 丹皮(三兩) 茯苓(三兩) 澤瀉(三兩) 附子(一兩制) 肉桂(一兩) 鹿茸(二兩無則鹿膠代之) 五味(一兩) 蜜丸

按:上方主治,腎臟虛冷,面黑足寒,耳聾膝軟,小便不利等症。

凡舌見黑色滑潤,而形色又兼胖嫩者,腎與膀胱元氣大憊也,附子養榮湯主之。繼用右歸丸。

附子養榮湯方

附子(錢半) 遠志(一錢) 白芍(三錢酒炒) 歸身(二錢) 五味(錢半) 熟地(六錢) 肉桂(五分) 茯苓(錢半) 人參(錢半或二三錢) 炙耆(五錢無參倍用) 白朮(三錢) 陳皮(錢半) 炙草(錢半) 煨姜(二錢) 大棗(五枚)

上將熟地棗肉搗爛,其餘炒磨為末,加蜜為丸,即予家所制萬應一粒丹者是也。凡中風傷寒,痘疹胎產,及血症喉痹等症,勢在危急,刻不可緩者,每用一粒,滾湯研化,不時灌服,其勢自定。繼予兩粒三粒,其病自退。如調治久病,則作細丸,每服五錢,早晚兩時,空心米飲送下。

按:上方主治勞役過度,飢飽失時,思慮太甚,鬱結尤多,以致脾肺氣虛,榮血不足,畏寒發熱,食少無味,四肢無力,懶動怠惰,嗜臥身倦,飢瘦色枯,氣短驚悸,怔忡健忘少寐;或中風卒倒,張口直視,手撒遺尿,或傷寒重劇,譫妄昏沉,撮空見鬼;或身振脈搖;或筋惕肉潤;或吐血、衄血、便血不止;或自汗、盜汗、頭汗不收;或嘔吐泄瀉;或水腫腹脹;或眩暈呃逆;或痰湧喘急;或筋骨疼痛;或手足痿痹;或心腹腰背肋脅諸痛難當;或九竅不利;或瘧痢疾疾,諸藥不效;或脫肛痔漏,積久不痊;或夜熱咳嗽;或夢遺白濁;或婦女經閉、血淋崩中帶下,胎前產後;或幼稚急驚慢脾,疳積吐瀉,麻疹痘瘡;或發背癰疽,不能起發收功;或瘰癧流注,不能消散潰斂,種種雜症。不拘新久,但看其面色㿠白痿黃,病勢日輕夜重,而其舌胖嫩滑潤者,勿論其脈症,投以此方,無不立應。更有其舌由白而黃,由黃而黑,甚至焦乾燥裂,而其舌頭浮大而胖壯者,屬寒涼太過,五臟虛冷也,亦必此方救之。余家救活各科危症,夙號專門,三吳遠近,兩浙東西,活人無算,而起死回生之力,此方十居六七。蓋其用之廣而效之神,誠有不能殫述者,姑陳其略,以為重生者告。

右歸丸方

附子(一兩) 肉桂(一兩) 熟地(八兩) 枸杞(四兩) 山藥(四兩) 萸肉(四兩) 杜仲(三兩) 歸身(三兩) 菟絲(三兩) 鹿膠(三兩) 蜜丸

按:上方主治,凡命門空虛等症,八味丸治之,不愈者,此方神效。見症已詳八味丸下。

驗舌配方結語

方自仲景到今,凡充棟矣。而予所經驗者採而輯之,不過三十有奇,不且嫌其太簡乎?不知予於醫也,半世功夫,搜盡群書主腦,一生閱歷,參遍各症根苗。就標求本,據本配方,所配止此,則其所輯亦惟此耳。然經絡臟腑,無病不統於其中;通塞正從,無法不備於其內。則是方雖簡,而未始不該也。第天下之理,則由一而分為萬,吾輩之學,須窮流以溯其源。臨症者,倘因有此而舉目則陰陽虛實,了若日星;動手則補瀉寒暄,應如桴鼓。遂相率而趨於簡易之途,而不復於賾處著力,繁處營心,則闢後學一直捷之徑,適貽後學以疏陋之譏,亦非是編所以公世之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