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通俗內科學

通俗內科學

自序

醫學為捍衛人類生存之一端,有人類即需求醫學。因人體之仇敵,大部屬於疾病,其防禦方法,亦隨人類之繁殖而愈感切要。吾人有史以來,醫學之演進,頗多可觀,上古有神農、軒轅、岐伯等之發明,中古有張機、華佗之精進。近古則有醫學組織,如唐貞觀之世,諸州置醫藥博士及學生;宋設醫官院,釐訂醫學圖籍,而民間之治療方法,亦勃然興起;及夫元明清以迄現在,代有名醫,各科之著作如林。在社會進化過程中,吾國固有之醫學,亦占相當重要之地位,惟自西醫流入以來,常有中西醫藥之爭議。習西醫者,必非中醫,擅中醫者,多斥西學,以內科為尤甚,謂西醫內科,因藥不逮中醫之穩妥,中醫內臟之解剖,不及西醫之詳盡,各是其說,是皆不溯厥根源,互相貫通,為學術上推進之新機。且人類愈繁殖,物質文明愈進步,致病之原因愈形複雜,吾人健康被劫奪之機會更多。宜如何融會古今中外醫學,以抵抗與消滅病菌之襲擊?謀目今社會組織中吾國醫藥之位置,斯有冀夫吾國醫界不分畛域,辨晰異同,取彼之長,以補我之不足,微特病者之幸福可期,而於人類之繁盛,固有莫大之關係也。本編匯參中西病理,多采西學,處方均用中藥,於內科諸病,分節敘述,學說務求其新,文辭惟擇淺顯,使讀者開卷瞭然,藉貢通俗治療之助,亦聊以作革新國醫之先驅云爾。丙辰春正月編者識。

例言

本書術語,悉用我國通行名詞,我國所未備者,間採譯名。

書中詳述內科諸病,分原因、症候、經過、預後、類症、治法、處方各節,均用淺近文言,即不知醫者,亦可照法施治。

本書所用參考書,古今中外共二十餘種,必比較詳核而後編入。

書中處方,分藥方、特方二種。藥方即我國古方,特方即外國之普通藥方。特方中之藥品,均吾人可自制者。採用既易,效驗亦確,且藥性和平,決無危險之虞。

傳染病

傷寒(腸窒扶斯)

(原因) 為腸窒扶斯桿菌,其傳染,由於飲食物、飲料水、糞便、空氣等。

(症候) 本病之潛伏期,約十四日至二十一日,初發全身倦怠,飲食減少,頭痛,耳鳴,睡眠不安之前驅症,繼而惡寒發熱,舌起白苔,便閉,或下痢,甚至大渴引飲,舌唇乾裂,狂言舞跳,神識朦朧,脈搏在八十以上,或及至一百三十。熱度有一定之規定,約每日上升半度,至一周之終,其熱遂達四十或四十一度,稽留一周或二周日,而發熱度漸降,身體漸快,食欲增進,遂復於健康之域矣。此外尚有變形者三種:(一)輕症窒扶斯(俗名小傷寒),其經過之期間極短,八日至十四日治。(二)不全窒扶斯,其發熱速,而退熱亦速。(三)逍遙窒扶斯,發熱極微,起居如常,患者全不介意,然於第二三周間,或有便血而見危險症狀。

(預後) 脈搏一百二十以上,或脈力軟弱,或脈不整,或四十一度之高熱,稽留不退,或發重篤之合併症,為不良。在老人、小兒、產婦,亦危險。

(治法) 宜安臥靜養,病房宜流通空氣,不使有劇烈之光線射入。食餌當用液體營養物,即牛乳、豆乳、肉羹汁、生卵,可飲黃酒,或葡萄酒。(輕症用少量,重症用多量)初期宜用輕粉瀉劑,退熱劑不可妄用,須至二周之終,體溫四十度以上,稽留未退者用之。若熱甚高,可用冷水纏絡法,退熱後,一二周日內,不得食硬固之食物,更當注意清潔病房,常換被褥,消毒衣服及糞便等。

(藥方)

粉霜(一兩) 輕粉(五錢) 白麵(六錢)

上水和蒸熟,分為一百二十丸,每服一丸至二丸(此方根據於《宣明方》)。

麻黃(十斤去節) 杏仁(四升去皮) 大黃(二十八兩)(大寒雪煎)

上以雪水煎成乾燥膠質,作丸如彈子大,每以沸湯化服一丸,日服二丸。(《千金方》)

以冰一塊,置於膻中良。

上宜於第三周之後,熱度未降,神志昏迷者。(時珍)

以冷水浸布貼胸前。

上施用時間同前。(《活人書》)

麻黃(一錢二分) 桂枝(八分) 杏仁(一錢二分)(麻黃湯)

上以水兩盞,煮取六分服。宜於喘,而無汗、頭痛、發熱、惡寒者。(仲景)

桂枝 芍藥 生薑(各七分半) 甘草(五分)(桂枝湯)

上以水一盞四分,煎取六分服。宜於上衝頭痛、發熱、汗出、惡風者。(仲景)

厚朴 枳實(各二錢一分) 梔子(七分)(梔子厚朴湯)

上三味以水一盞四分,煮取六分服,宜於胸腹煩滿者。(仲景)

黃連(四分) 半夏(一錢二分) 栝蔞實(八分)(小陷胸湯)

上以水一盞八分,煮取六分服,宜於結胸。(仲景)

蕙草(陵零香) 當歸(各五分) 黃連(一錢)(蕙草湯)

上以水一盞,煮五分服,日三服,宜於下利。(範汪方)

(特方)

輕粉(一分三釐)

上作一次服。本病之初期服之,能下泄,熱候之下降亦速。

明礬(八分) 白糖(四錢)

上為十包,每時服一包,宜於下痢及腸出血。

麝香(一分三釐) 樟腦(一分三釐) 白糖(二錢五分)

上分六包,每二時服一包,宜於虛脫。

爛喉痧(實扶的里亞)

(原因) 為實扶的里亞桿菌傳染而發,二至七歲之小兒,易罹此症。

(症候) 本症之局所病狀,咽喉左右核及黏膜,腫脹焮赤而痛,生白色或微黃色之義膜,顎下腫脹,壓之則痛。其全身病狀,身體違和,頭痛,體溫高至三十九度以上,嚥下困難,病愈進,則呼吸之困難愈甚,而將窒息,併發咳嗽,骨節疼痛,耳炎諸症,亦有皮膚髮薔薇疹,或紅斑者。

(經過) 一二周日。

(預後) 不定。

(治法) 宜隔離患者,清潔病房,流通空氣,含冰塊,用冷罨法,以電氣燒灼患部,或以鉗鉗定棉花,拭去義膜,又含嗽淡鹽湯,與石灰水,可吸入熱蒸氣。如現衰弱之狀,宜與以黃酒,或赤葡萄酒等之興奮劑。高熱,則宜用解熱劑。

近時發明之血清療法,最為有效,若施行過遲,亦無益也。其他若義膜固著氣管,可送入金屬管於氣管之法。

(藥方)

鮮生地(四錢) 鮮石斛(二錢) 鮮柳根白皮(四錢) 苦甘草(一錢) 薄荷葉(一錢五分) 地骨皮(三錢) 元參(二錢) 丹皮(二錢)

上水二盞,煮取一盞服,宜於發熱。(退熱劑)

瀉葉(二錢) 大黃(一錢五分) 芒硝(二錢)

上水一盞五分,煮取六分服,宜於大便秘結者。

龍腦(三分) 硼砂(一錢) 膽礬(五分) 兒茶(一錢五分)

上研末吹入。

(特方)

樟腦酒

上十五分時塗布一次。

膽礬(一錢三分) 白糖(一錢一分) 澱粉(一錢一分)

上分五包,每十分時一包,取吐。

石灰粉(一分) 清水(八十分)

上搖動二三分時候,澄清含漱。

硼砂(二分) 清水(二分)

上吸入。

霍亂(虎列剌)

(原因) 由於虎列剌菌傳染所致。其傳染之媒介,為飲食物、飲料水,及患者之吐瀉物傳播。飲食不攝生,及胃炎感冒,亦能誘起此症。

(症候) 本病分類似霍亂、單純霍亂、真性霍亂、乾性霍亂(乾霍亂)四種。類似霍亂,初發下痢,次發嘔吐,吐物及糞便之色,類似米泔汁,泌尿減少,或絕止。眼珠凹陷,手足厥冷,皮膚蒼白,身體疲勞,腓腸疼痛,脈搏細弱,輕者一二日即治,重者數日死。

單純霍亂,初發肚腹雷鳴,一日下痢六七次,身體倦怠,食欲缺乏,嘔吐煩渴,尿量減少等,數日即治,或引續而成真性霍亂。

真性霍亂,由於類似霍亂與單純霍亂引續而發,或俄然特發者,嘔吐下痢更甚,一日有下至二三十次之多,其色與前無異,或稍混血液。全身衰弱,體溫下降,諸筋痙攣,聲音嘶啞,大渴引飲,眼球陷落,呼吸困難,四肢厥冷,皮膚皺癟,而殆無彈力,且呈青藍色。此後大抵經一日或二日而死,或一二周而治。

乾性霍亂,症候大抵與前相同,惟不發下痢。

(預後) 輕症良,重症不良。死亡之例,百人中約五十人,至七十人。

(治法) 初起時,即宜入隔離病房,可服輕粉瀉劑,以泄腸內容物,而後用鴉片與興奮劑,可溫包腹部,甚者,行鹽水或樟腦之皮下注射。其他對症療法,最為緊要。

(預防) 本病流行時,宜加意攝生,飲料及食物,必經沸度而後可。病者之吐瀉物,及汙染物,速即燒棄,或消毒。又蠅類為本病傳染之媒介,宜設法驅除之。如身體稍覺不快,即宜延醫療治。

(藥方)

丁香(七粒) 白豆蔻(七粒) 小腹痛者,加砂仁七粒。(神香散)

上為末,清湯調下。(景岳)

黨參 乾薑 白朮 甘草(各八分)(理中湯)

上水二盞,煮取六分服,不瘥頻服。(仲景方)

黃芩 黨參 乾薑(各八分) 桂枝(三分) 姜 半夏(二錢) 大棗(三枚)(黃芩湯)

上煮法同前。(外臺)

(特方)

輕粉(一分) 白糖(五錢)

上分六包,每二時服一包。

樟腦(五分二釐) 薄荷油(五分二釐) 酒精(五錢二分)

上藥調和,以二十滴浮於一杯之葡萄酒上(黃酒亦可)飲之。

阿片酒(五分) 甘鬆酒(二錢五分) 薄荷油(五滴)

上每二時,服二十滴。

阿片(一分五釐) 高粱酒(二十分)

上浸七日,濾去滓,加酒補足二十分,每服十五滴,日服三次。

瘧疾(間歇熱)

(原因) 為麻拉里亞之寄生物,存在於血中發之。而此寄生物,由蚊屬一種,即亞納非列斯蚊,螫刺人體而傳染之。

(症候) 本病每發一次,分作三層,(一)發冷而寒戰。(二)發熱(體溫達三十九度至四十一度)。脈大而數(百搏至百二十搏)。(三)出汗。汗後則體溫下降,諸病消散,惟身體衰弱,尿中含有赤色之沉渣,比重甚高,又過若干時,則其病又發。有日發者,有間日發者,有間二日發者。若久不治愈,則身瘦面黃,脾臟脹大,併發腦氣筋痛等症。

(預後) 良,但惡寒瘧疾,或有弛張性者,頗難全治,且此症多發於熱帶地方。

(治法) 發冷而寒戰時,行溫布摩擦法,以溫暖身體,又與以茶或湯等之溫飲料。發熱時,則可用冷罨法,及清涼飲料。此外在其發作之前,與以退熱劑,又病症持久者,可用滋養強壯藥,並行轉地療法。

(藥方)

常山(一寸) 草果(一枚) 熱酒(一杯)

上浸一夜,早起服之。(劉長春經驗方)

柴胡(八分) 黃芩 黨參 甘草(各一錢) 半夏(薑製,一錢五分) 姜(一片) 棗(三枚)

上水二盞,煮取六分服。(張仲景小柴胡湯)

地骨皮(二錢) 防風(一錢) 甘草(五分) 姜(一片)(地仙散)

上水煎服。(《濟生方》)

砒石(二錢) 雄黃(四錢) 棗肉(一兩二錢)

上為丸,如卜子大,每日服一丸。(驗方)

(特方)

黃連(一錢) 蘇木(一錢)

上水一盞,煎至四分服,日服二三次。

砒石(一毫之十分之三) 黑胡椒末(一分三釐) 樹膠(適宜)

上為十丸,早餐服一丸,宜於久不愈者。

赤痢

(原因) 由於不潔之飲食物、飲料水、衣服之交換,便廁、感冒,及胃加答兒。

(胃炎) 腸加答兒(腸炎)。論其究竟,則為赤痢桿狀菌傳染所致。

(症候) 全身違和,腹痛,惡寒發熱,食思缺損,下痢頻次,泄黏液,或混血膠狀之大便,與觸鼻之惡臭,然其量極少,不能快通,故感里結後重,肛門灼熱,痛苦不堪,一日竟有二十至七十次之多。小便減少,舌生白苔,重者發熱特甚,食物不進,腹痛異常。舌苔煤黑,眼球陷落,聲音嘶啞,以致衰弱而死。否則變為慢性赤痢,是症不問老幼,均不得望其全快。

(預後) 從其流行性良否不同,惟衰弱極老人、小兒,最為危險。

(治法) 主對症療法,慎飲食,命安臥靜養,病室須流通空氣,清潔患者之周圍,嚴行消毒。宜行半身浴,或下腹溫罨法,而先投以下劑,使便通,既得十分之排便,即可用收斂劑,或止瀉劑。

(預防) 飲食宜攝生,衣服宜清潔,身體宜勤浴,住屋宜乾燥。食物及水,必經沸度而後可,瓜果涼水及冰水不可食,汙水不可洗衣,精神及身體不可過勞,食物不可過量,便時宜擇清潔之坑廁,有泄瀉及感冒,即宜醫治,病房非看護人不宜入內,病人食物之杯盤,及病人排泄之糞便,宜用石灰水嚴行消毒。

(藥方)

廣瀉葉(一錢) 元明粉(二錢) 姜(一錢) 橙皮(一錢)

上以水二盞,煎五分服。

黑牽牛(五分) 白牽牛(五分,生研)

上為一次吞服,甘草湯下,每日三服。

瀉劑奏效後,可用下方。

檳榔(二錢) 白礬(二錢) 肉桂(二錢) 龍骨(二錢)

上研細末,分作十包,每服一包,日三服。

山楂炭(二錢) 粟殼(三錢) 檳榔(一錢五分) 石榴皮(二錢) 青糖(不拘)

上水二盞,煎五分服。(近世驗方)

訶黎勒(一枚)(訶黎勒散)

上一味,煨熟,研末,米飲和服。(《金匱》)

(特方)

蓖麻子油

上以二三錢服之。(三時間仍不快,則可再服一錢。)

此油之製法,用蓖麻子五斤,冷水泡一日,用沸水煮二句鍾,去水,日中曬乾,搗爛,加水十斤,再用火煮之。屢次攪動,至油質上浮,收取用之。市中所售者。均屬不佳,不可入藥。

大黃粉(五分) 滑石粉(五分) 桂皮(即肉桂,五分)

上為細末作一服,日三四服,宜於小兒。

沒石脂(一錢) 阿片(一分) 白糖(二錢)

上分作十包,每一時服一包,宜於瀉劑奏效後。

樟腦(一分) 阿片(一分) 薄荷油(一分) 火酒精(二兩)

上浸出,每服十滴至二十滴,宜於虛脫。

麻疹

(原因) 傳染力極為強大,惟多襲於小兒,一發此症後,再發者甚稀。而傳染之媒介,為淚液、咯痰、呼氣、唾液,皮膚、蒸氣,及空氣、器具等。

(症候) 本病之潛伏期,約五六日,以至十日,其初成三四日間,則體溫升達三十八九度,發譫語、噴嚏、流淚、乾咳。其後為發疹期,則體溫升至三十九度五分,以至四十一度。始見發疹,最初見於眼之邊傍或顏面,次則蔓延於頸,及軀幹四肢,皮膚呈紅色,或稍帶藍色,經一二日,則體溫下降,赤疹稍蒼白。至第三日,或第四日,悉行消失,至第六七日,此時身體雖全快,惟身上之皮膚剝脫,而成粗糙之形。本病發起後,大抵經八日,或十日,而得全快。

(類症) 風疹,發疹窒扶斯,梅毒疹等。

(預後) 概良。

(治法) 此症單純者,可不用藥劑,以待期療法為最要,即命安臥靜養,平均溫度。(列氏七十五六度)流通空氣,溫和身體,切勿與以寒冷之飲食品。病室宜幽暗,大便不通者,可用輕瀉劑,平日可用和緩劑,或退熱劑。其他有合併症,宜各施行適宜之治法。

(預防) 隔離病兒與康健者接近。然此症如能於四五歲至八九歲之間,傳染善性之麻疹,則他日可以免惡性傳染之憂,亦可為不幸中之幸也。

(藥方)

西河柳(一握)(約三錢)

上水煎服,一日二次。

薄荷 防風 連翹 牛蒡子 荊芥 大青 黃芩 黃連

上分量,隨年齡酌定,水煎服之。

葛根 升麻 芍藥 甘草(升麻葛根湯)

上同前。

(特方)

蓖麻子油(一錢三分)(一歲以上小兒之所用分量)

上浮於水面,或茶上服之。宜於便秘。

遠志(四分) 阿片酒(二滴) 糖漿(四錢) 清水通宜

上一日六次,二日分服。

梅毒

(原因) 此症有先天后天之別,先天由父母遺傳而發,又名遺毒,後天由於交結,或接吻,或患者之煙管茶杯等,均為本病之媒介。

(症候) 先天梅毒發,全體羸弱,鼻孔充塞,足蹠及肛門周圍,呈赤色而有光澤。後天梅毒之潛伏期,分為數期:第一期之病狀,始成硬性下疳,男子在於龜頭等處,女子在於大陰唇等處,生硬結節,有時潰爛而出膿汁。經數周後,頗似治愈,隨續發便毒,其始鼠蹊腺或無痛性橫痃,繼則頸及腋下等之腺亦腫,經二三周時間,則惡寒發熱,諸關節劇痛,由是而移至第二期。本期為梅毒發疹期,則寒熱頭疼,四肢疼痛,貧血,不眠,神經衰弱,外皮發梅毒性薔薇疹。(為紅色之斑點,多呈圓形,比皮膚之表面稍高,壓之則退色)及梅毒蕾疹(為小豆或豌豆大之紅點,多發於顏面)、梅毒性乾癬(所患之部,則呈白色而有光澤之鱗片,多在於手足掌上)、扁平贅肉(皮膚上現扁平之隆起,宛如覆以黏稠灰白色之沉著物,其惡臭特著。此時傳染性甚強,多生於陰莖下面,與陰囊之交界,及陰囊與大腿之交界間,或大小陰唇、肛門周圍、鼠蹊部、臍窩、鼻唇溝、口角、指、趾等處)、梅毒性小膿泡疹,大膿泡疹(膿泡成後,潰爛甚深,有痂皮為表在性)。此外之皮疹,種類甚多,或生如胡桃之硬結節,續流膿汁,或罹眼病而至盲目。第三期梅毒之特有症狀,則發皮膚與筋肉之護膜腫,與骨膜腫,頭骨、四肢骨、鼻骨發劇痛,鼻骨尤甚,或鼻之全部,全行消失。更甚者,波及內臟,竟有釀成生命之危險。亦有發脊髓實質之護膜腫,惟甚希耳。

(治法) 先天梅毒宜禁與母乳,而與以滋養之物品。口內、陰部、肛門,行清潔法,施局部及全身療法,宜預防傳染於家族為要。後天梅毒,宜取易於消化而富於滋養之食物,切戒飲酒及房事,如在第一期之時間,宜預防第二期之發疹侵襲,即口內炎皮脂漏、脫髮、濕疹、足汗、齲齒、胃痛,及習慣便秘之療法,切勿可忽。如行水銀療法時,其口腔宜嚴厲保持清潔,每日用淡鹽湯含漱數次。

(藥方)

川萆薢(一兩)

上以水三盞,煎至二盞,不拘時,徐徐溫服。

土茯苓(八錢) 水(十兩)

上煎汁,一日數次,分服。

茯苓(三錢) 木通(三錢) 金銀花(三錢) 川芎(一錢) 大黃(三錢) 甘草(一錢) 土茯苓(一兩)

上水二合,煮取一合,作二次服。

輕粉 大楓子肉

上等分,研勻塗之。(嶺南衛生方)

輕粉(一錢) 胡桃仁(二錢) 炒槐花(二錢)

上棗肉為丸,分作九服,三日服盡。(楊誠經驗方)

(特方)

水銀軟膏

上輪流塗於胸側、上膊、大腿等處。

明礬(四分) 餾水(二兩)

上含漱劑。

淋病

(原因) 由於與不潔之婦人交接,傳染淋病球菌所致。

(症候) 此症有急慢二性之別。急性者,與有本病之婦人交接後,經三日,呈尿道焮赤腫痛,尿意頻數,尿中常帶膿汁,放尿時發劇痛,在男子則陰莖腫熱,在女子則陰唇紅爛。再經數日,則膿汁之量益增,經五六周後,或可粗治,若治療不適,則成為慢性,殆無疼痛,仍漏少量之膿汁,不易治愈。

(治法) 預防此症之法,宜束身自好,絕跡青樓,切戒故意延長之交接,或中止之。若已發此症後,則命安靜身心,守攝生,嚴禁酒類,與刺激性飲食品。用緩瀉劑,行冷罨法,屢屢清潔其陰部,並宜戒房事,正品行,為至要也。

(藥方)

赤苓(三錢) 白芍 山梔(各二錢) 當歸 甘草(各一錢四分)

上水一盞五分,煎八分服。(五淋湯)

滑石(二錢) 木通 茯苓 車前 瞿麥(各一錢)

上水一盞,煎五分服。

(特方)

蓽澄茄末(八錢)

上為二十包,一日三包。

檀香油

上日服二三十滴。

明礬(一分) 茴香水(二百分)

上注入尿道。

膽礬(一分) 水(一千分)

上注入劑,用於慢性淋疾。

癩病(麻風)

(原因) 由於癩病桿狀菌而發,其傳染性極弱,雖夫婦亦少傳染,或謂遺傳而發本病者頗多。

(症候) 此症有斑紋癩、神經癩、結節癩三種之別,斑紋癩,全體發大小不同之斑紋,呈赤或紫或褐色,皮膚失其知覺,或發生潰瘍;神經癩,初發知覺過敏,及神經痛,而後知覺消失,運動麻痹,營養障害,毛髮脫落,潰瘍壞疽,漸及於骨與關節之間,其手足與指,宛如失去之狀;結節癩,先發紅赤色之斑紋,於四肢關節,及手掌足蹠之間,經數月或一年後,其顏面生如粟米或豌豆大之硬節,此後皮膚轉黃,毛髮脫落,結節潰瘍,此時雖似花如玉之美人,一變而為不堪之醜態。

(經過) 六年,至二十四年。

(類症) 狼瘡,梅毒性結節。

(預後) 不良。

(治法) 本症雖世界名醫,均無療法。近時之治法,以內用大楓子油,外行硫黃浴,十人中或可治愈二人。或注射大楓油於臀部,又施燒灼或灸點,或施電氣療法,潰瘍可用制腐藥。

(藥方)

大楓子油(一兩) 苦參末(三兩)

上酒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溫酒下,外以苦參湯洗之。(普濟方)

(特方)

大楓子油(一錢五分)

上為丸,一日二次分服。

大楓子油 椿油等分

上注射臀部。

呼吸器病

感冒

(原因) 本病由於冒寒、冒濕,體溫不調,或垢汙留積,有流行性者(或謂本病系黴菌傳染尚未明確),曰流行性感冒。

(症候) 惡寒,發熱,熱在三十八度以上,鼻孔閉塞,或流清涕,頭痛,咯痰,咳嗽,咽喉痛楚,甚者或發譫語,聲音嘶嗄,呼吸苦促。

(治法) 預防此症之法,避冒寒,冒濕,冬日早起戒外出,用發汗劑,行蒸氣浴,其他用下方。

(藥方)

香白芷(一兩) 荊芥(一錢)

上為末,每服二錢,溫茶下。(百一選方)

川芎 荊芥(各四錢) 薄荷(八錢) 白芷 羌活 甘草(各二錢) 細辛(一錢) 防風(一錢五分)

上為末,食後溫茶送服二錢,日服三次。(川芎茶調散)

紫蘇葉(三錢) 陳皮 川芎 蔓荊子 防風 秦艽 荊芥(各一錢五分) 甘草(一錢) 姜(三片) 蔥白(三枚)

上水二盞半,煎一盞,溫服,蓋被髮汗。(加味香蘇飲)

(特方)

遠志根(一錢三分) 溫湯(二兩六錢)

上煎十五分時,加糖適宜,作三次,一日服盡。

肺勞(肺結核)

(原因) 本病之真原,為肺結核桿菌,常生活於咯痰呼氣中,凡人偶吸此菌,則直竄肺中之組織,逐漸繁殖,肺臟遂為所傷,而成肺勞。若以病者之咯痰,令動物食之,則必發本病。其他為體質衰弱,營養不良,房勞過度,手淫,憂鬱,外感等。

(症候) 初發身體瘦弱,面色光白,胸膈變窄,時有干嗽,初早起咳嗽,後晝夜俱嗽,行路氣促,用力後,面色發紅,上山登樓,氣促特甚,咯血稠痰,亦有咳血者。脈甚數,每一分時,約一百至,此時左右肺葉,其上半已有多粒成塊,尚未腐爛,次則咳嗽漸增,常有鬆痰,脈極細弱,呼吸愈促,常發潮熱,顏色鮮紅,晨起多冷汗,熱度漸退,言語有沙聲,或啞,咽喉發炎,胸膈常痛,此時肺胞膜已有發炎處也。大便溏泄,時有瀉利,最為危險,此時結核菌已侵入腸內也。舌苔紅色,穀氣或佳或不佳,身愈瘦弱,久則精力耗散而死。

(經過) 數月或數年。

(預後) 不良。

(治法) 宜移居於郊外,或海濱,呼吸新鮮之空氣,眺野外之風景,食滋養之物品,行適宜之運動,飲少量之黃酒,行深呼吸,施海水浴,冬季轉移於和暖之地。早起宜遲,宜廢止使用腦力之事,如有發熱症候,亦無須禁止旅行,若肺之組織,非常傷損,而已成為空洞者,則命安靜療養。轉地旅行,反為有害,但至此時期,雖有極高明之醫士,僅能用法緩其死期而已,蓋本病實無確效之根治藥品。然有不得不用藥品之時,則施行對症療法,如咳嗽,則投以鎮嗽劑;發熱,則投以解熱劑;胃弱,則投以健胃劑;虛弱,則投以強壯劑等。且患本病之唾壺,必須消毒(酒精或生石灰),加以覆蓋,以防咯痰之乾燥飛散。清潔病室,及衣衾手巾,及飲食器具,亦須時常消毒,勉戒接吻。

(預防) 防本病之法,莫妙於多吸空氣,多見日光,行適宜之運動,使強壯其身體。凡遇患本病之友朋,切勿與其對坐談笑,吸其呼出之氣,手巾面盆及飲食器具,不得互換使用。又小兒不可用結核性母乳。

(藥方)

蘆根 麥冬 地骨皮 生薑(各一錢) 梔皮 茯苓(各五分)

上水二鍾,煮八分,溫服。(蘆根飲)

百部根(二十斤)

上搗取汁,煎如飴,服方寸匕,日三服。《深師》加蜜二斤,《外臺》加飴一斤,宜於咳嗽。

(特方)

銀耳(五分) 白糖(適宜)

上水煮服。

蘇木膏(一錢三分) 阿片番紅花酒(二分六釐) 薄荷水(四兩) 橙皮糖漿(二錢六分)

上二時服一調羹,下利。

杏仁水(一錢五分) 糖漿(四錢)

上每二時,服一調羹。

黴麥(一錢五分) 水(二兩六錢)

上為浸劑,一日六回,二日分服。咯血

龍膽草(二錢六分) 水(四兩浸出) 橙皮糖漿(五錢)

上每二時,服一調羹。

咳嗽

(原因) 本病為氣管支加答兒,有急慢二性之別,急性者,由於感冒,其他別由吸入煤煙,與刺激性之瓦斯,營養不良,肺結核之遺傳,流行性感冒,猩紅熱,麻疹,天痘,及心肺諸病。慢性者,為急性症之延緩不愈,多發於演說、唱歌,及嗜酒者。其他為肺氣腫、肋膜炎,氣管支黏膜刺激,經久腺病性,武雷篤病,或慢性肺炎,結核,炎性刺激之波及等。

(症候) 急性症必發之症候,為惡寒發熱,食慾不振,身體疲倦,脈搏增加,咳嗽不已,繼則咯痰,初時少量黏稠,後為多量稀薄;慢性症,連發咳嗽,繼則嘔吐,喘息咯血,呼氣咯痰,或放惡臭。

(預後) 急性者頗易治愈,慢性者輕而延緩。

(類症) 急性,類似肺炎、乾性脅膜炎;慢性,類似肺結核、肺壞疽。

(治法) 急性與慢性,治法無甚相異,宜戒多言,進暖和性之飲料。室內衣衾,宜平均溫度,行溫水浴,胸部纏以佛蘭絨,吸入食鹽水之蒸氣。呼吸促迫之時,則貼干角芥子泥於胸部,或背部,行轉地療法,移居於溫熱之海邊,其他用鎮嗽劑,祛痰劑,若有虛脫之虞,則可用葡萄酒,精製樟腦麝香等。

(藥方)

百部(二錢) 姜(一錢)

上水煎服。(葛洪方)

桔梗(二錢) 甘草(一錢)

上水一盞,煎五分服。(桔梗湯)

麥門冬(三錢) 製半夏(二錢) 黨參(一錢五分) 甘草(一錢) 大棗(一枚) 粳米(一撮)

上水二盞,煎一盞服。(麥門冬湯)

紫蘇(一錢) 桑皮(二錢) 青皮(一錢) 五味子(五分) 杏仁(二錢) 麻黃(五分) 甘草(一錢)

上水煎服。(紫蘇散)

(特方)

遠志(一錢五分) 溫湯(一盞)

上煎五分時,一日三次分服。

麻黃膏(四分) 甘草末(適宜)

上為丸,一次服盡。

漂半夏(五分) 遠志(一錢) 杏仁(八分)

上為散三包,一日服盡。

遠志(二錢八分) 沸水(五兩浸出) 醋蜜(四錢) 淨水(二兩五錢)

上每二時服一調羹。

咯血(肺出血)

(原因) 為肺勞,肺體變死,肺炎,新氣管支加答兒。(風寒咳嗽)肺鬱血,肺臟揳狀,出血等。

(症候) 初發咳嗽,及其溫液湧湧於胸內,然後咯血,其血液呈鮮紅色,混有泡沫,呈亞爾加里性,揳狀出血,則突然起強甚咳嗽,呼吸困難,胸中苦悶,咯特異之痰,痰中有帶黑色之血,身體熱度不升。

(治法) 當以治療原病為第一義,其他使患者平臥,安靜身心,胸部用冷罨法或罨冰片,禁談話及溫食物,戒酒色,及精神興奮,嚴攝生,用空氣療法,食滋養品。

(藥方) 款冬花(二錢) 百合(二錢) 百部(二錢)

上研末蜜丸如龍眼大,每晚服一丸。

荷葉(四錢)

上焙乾為末,一日二次分服。

黃耆 麥冬 生地 桔梗 白芍(各一錢) 甘草(八分)

上水煎服。(黃耆散)

紫苑(一味)

上炒為末,蜜丸芡子大,每服一丸。(指南方)

槐花(三錢)

上炒研為散,米飲下。(朱氏方)

(特方)

黴麥膏(四錢) 水(二兩六錢) 橙皮糖漿(七錢)

上每二時食一匙。

芥子末(適宜)

上溫湯調和,施行手浴。

百日咳(連聲咳)

(原因) 有一種特異之病毒傳染而發,其傳染之媒介,為咯痰與衣服,或久感寒冷。本病多發於二歲至七歲之小兒,至十歲以上,則其感受性驟減,成人則無之。

(症候) 初起之時,則發尋常咳嗽,次發發作性痙攣咳嗽,氣管內若癢若痛,氣促,噴嚏,髮長且深之吸息,次發短呼吸,一日約三四次,至二三十次,重者六十次至一百次,痰色暗而帶強黃色,吐痰之時,每連食物吐出,後則漸漸回覆,窒息減少,咳嗽咯痰亦少,終而治愈。

(經過) 二月至七月。

(預後) 良。但發肺炎之合併症,則不良。

(治法) 行轉地療法為最良,宜常出戶外,吸新鮮之空氣。初期用鎮嗽劑,一日行二次之溫浴,又施濕布繃帶,用佛蘭絨浸於溫湯後,置於胸部,外以油紙蓋之。再施行繃帶,此法最有效驗,又發作時,介抱小兒,使咯出黏痰,平均病室溫度,選易於消化之食品,勿與以有刺激性之飲料,又須行鼻孔檢查。

(藥方)

牛蒡子(二錢) 山稜(一錢) 射干(一錢) 花粉(一錢五分) 杏仁(一錢五分) 細辛(八分) 青黛(五分) 麻黃(四分) 白蜜(二匙)

上水煎服。

生明礬(一錢) 生蜜(四錢)

上調和,服少許。(百花礬)

生薑汁(半杯) 白蜜(二匙)

上沸水沖服三四次。

(特方)

明礬(五釐) 水(五錢) 橙皮糖漿(五錢)

上一日四次,每次一小食匙。

莨菪根末(八釐) 白糖(四錢)

上為三包,每日三服。用於痙攣,若瞳孔散大者宜忌。

循環器病

心忪(神經性心悸)

(原因) 多起於神經病,神經衰弱,歇斯的里,貧血,依卜昆垤兒,手淫,過房,酒之濫飲,或胃病,及生殖器病之反射作用。

(症候) 以神經性心悸為主症,脈搏增加,一分時達於一百四十以上,併發胸部苦悶,心動不整,顏面蒼白,耳鳴眩暈,失神,潮熱諸症。

(經過及預後) 概良。或有頑固性。

(治法) 當施行原因療法。貧血,則服鐵劑;多血,則減其食量。發作時可行心部冷罨法,與溫水浴。

(藥方)

辰砂(研,五分) 黃連(五錢) 當歸(三錢) 生地(三錢) 甘草(二錢)

上為末,酒糊丸,如麻子大,每服三十丸。

(特方)

莨菪膏(三釐) 乳糖(四錢)

上分四包,一日四次,每次服一包。

真心痛(心臟痙攣,又名絞心症)

(原因) 為冠狀動脈硬化,大動脈瓣閉鎖不全,及筋肉僂麻質斯,大動脈始起部之動脈瘤,其他發於暴酒吸菸等。

(症候) 胸骨下際及胸部,發收縮性劇痛,兼有苦悶及窘迫之感覺,其疼痛如抽割絞榨,波及於肩胛頸及上膊指尖,其發作倏來倏去,每次無過一句鍾以上,發時面色青蒼,皮膚黏汗,四肢厥冷,六脈細小,其他心動,心悸,心音幽微,且多發於夜間。

(經過) 三四分至一二時間,且每多再發。

(預後) 頗不一定。雖無險危之虞,但不易治愈。

(治法) 宜施原因療法,而發作時,浸潤布片於芥子精,或芥子油,以摩擦心部及上肢。有心臟衰弱之兆,宜服樟腦赤酒等之提神劑,其他服鎮痙劑,間歇時行冷水洗滌法。室內空氣,宜時常交換,飲食宜擇易於消化之品,並調宜便通。

(藥方)

桂心(八分) 生薑(三片) 飴糖(三匙)

上沸水沖服二三次。(千金三物湯)

丹參(一兩) 檀香(一錢) 砂仁(一錢)

上水煎服。(程福堂公選良方)

(特方)

麝香酒

上一日數回,每回十五滴,乃至二十五滴。

阿魏酒

上一日三回,每回二滴乃至三十滴。

消化器病

鵝口(寄生性口內炎)

(原因) 由於乳房不潔而發,或發於一種黴菌之侵襲,多起於營養不良之小兒。

(症候) 口內灼熱,口腔及軟口蓋之黏膜,多生白色乾酪樣之小義膜,漸次滋蔓,重者波及咽喉、食道,局部充血腫起,妨害咀嚼嚥下。

(經過) 一二周日。

(預後) 良。

(治法) 預防此病之發生,每次哺乳後,以濕布屢拭口腔全部,哺乳器,亦須保持清潔。成人為慢性症者,則洗滌口腔,更宜加意也。

(藥方)

硼砂粉(一分) 蜂蜜(一錢)

上混和為塗布劑。

白礬(一錢) 辰砂(三分)

上為末,日敷三次。(普濟方)

(特方)

硼砂(一錢三分) 水(二兩六錢)

上含嗽劑。

硼砂(一錢三分) 薔薇水(五錢) 玫瑰蜜(一兩) 沒藥酒(五錢)

上口內塗布。

喉痹(扁桃腺炎)

(原因) 本症多發於寒冒,與直接刺激咽頭,如吸菸飲酒之類。其他如猩紅熱、麻疹、梅毒、丹毒、瘧疾等,均有本病之誘因。

(症候) 扁桃腺腫起疼痛,發嚥下困難,妨害呼吸,開閉不隨,流涎發熱等症。

(經過及預後) 與咽炎同。

(治法) 輕症,咽部行冷罨法,用含漱劑;重症,使含咽冰塊,用塗布劑,貼水銀軟膏,或硬膏於頸部。若屢發則可切除扁桃腺,惟此法非醫生不能施治也。

(藥方)

食鹽 白礬

上炒枯研末點之。(燒鹽散)

膽礬 醋

上調灌之。(齊東野語)

桔梗 甘草 升麻 連翹 防風 牛蒡子 黃芩(各一錢)

上水煎服。

紫蝴蝶花根(一錢) 黃芩 甘草 桔梗(各五分)(奪命散)

上為散,水調服。(便民方)

(藥方)

明礬(一兩) 薄荷腦(五釐)

上分二十包,每包以水二合至三合,溶解含漱。

明礬(一錢三分) 水(二兩六錢) 阿片酒(二分六釐) 玫瑰蜜(五錢二分)

上含漱劑。

蜀葵根(二錢五分) 水(二兩五錢)

上煎,作含漱劑。

咽炎(咽頭加答兒)

(原因) 急性症,為機械的溫濕的化學的刺激,如飲酒,吸菸,吸有害瓦斯。用腐蝕藥,及過度之發聲,或長時談論,與寒冒唱歌等,又續發於近鄰諸部之炎症,慢性症,原因與急性同,且續發心肺諸病,與一般鬱血症。

(症候) 急性,惡寒發熱,頭痛,食欲減少,嚥下及談話困難,疼痛,流涎,咽頭黏膜潮紅腫起,扁桃腺增大,或生細小之淺表潰瘍,重者。其疼痛甚劇烈,如灼如刺,嚥下時尤甚,慢性,疼痛減少,僅覺咽頭乾燥,及灼熱瘙癢,頻發乾嗽,黏膜潮紅肥厚,小靜脈擴張蜿蜒等。

(經過) 急性數日至一二周日,慢性數年或至終身。

(預後) 急性良,慢性總難治愈。

(治法) 急性,使含冰塊,屢行藥劑吸入,或含漱,行溫罨法,用解熱劑,發膿瘍則宜行亂刺或切開。慢性,禁吸菸飲酒,用含漱劑,若腺若贅殖,則可行搔抓術,或電氣燒灼。

急性用下處方

牛蒡子 連翹 荊芥 防風 生梔 桔梗 玄參 黃連 金銀花 黃芩 薄荷 甘草 大黃 朴硝(各一錢)

上水二鍾,煎八分,食後服。(清咽利膈湯)

玄明粉 硼砂(各五錢) 龍腦(五分) 辰砂(六分)

上吹入。

(特方)

膽礬(一分三釐) 蒸水(一兩五錢) 糖漿(四錢)

上每十分時服半食匙。(催吐)

硼砂(四錢) 糖漿(八錢)

上每時服一食匙,開水適宜,調和服用,或含漱。

阿片膏(三毫至三釐) 水(二兩六錢)

上吸入。

慢性用下處方。

天冬 麥冬(各二錢) 黃芩(一錢) 生地(三錢) 鮮石斛(一錢五分) 甘草(八分)

上水二鍾,煎八分,食後服。(加減甘露飲)

(特方)

明礬(五分) 水(五兩)

上吸入。

明礬(二分六釐至二錢六分) 白糖(二錢六分)

上吹入。

沒石脂(四錢) 沸水(五兩)

上泡,為含漱劑。

走馬牙疳(水腫)

(原因) 發於窒扶斯,間歇熱,或急性發疹病等。滋養不良之小兒,多發是病。

(症候) 口唇及頰,生小結節,外堅內潰,破潰處,現暗黑色,外面亦陷壞疽,結干痂,同時蔓延四處,全身症候,初發惡液汁,身體發熱,足部浮腫,下痢虛脫等。

(經過) 一二日至三四周日。

(預後) 速治良,若失其時機,則不良。

(治法) 施滋養強壯療法,以治惡液及貧血。局部療法,則貼烙白金,用防腐性含漱料,其他可用解熱劑、葡萄酒等。

(藥方)

荊芥(一錢五分) 防風 枳殼(各一錢) 黏子(二錢) 當歸(一錢五分) 小青草(三錢)

上水煎服。(簡方錄)

梧桐淚 黃丹

上等分,為散吹入。(醫林集要)

五倍子 青黛 枯礬 黃柏(等分)

上為散,先以鹽湯漱淨,吹入。(便覽)

橡斗殼 鹽(同煅) 麝香

上為散吹入。(全幼心鑑)

(特方)

硼砂(二分六釐) 玫瑰蜜(二錢六分)

上塗布劑。

食傷(胃加答兒)

(原因) 急性為暴食過飲,與不消化之食品,及腐敗肉類,或食品寒熱過度,其他魚菌中毒,腸炎波及與外傷等。又或為劇烈熱性病之前驅症,慢性續發於急性食傷之後,或因飲食不攝生,其他貧血、萎黃病、胃癌,胃潰瘍、胃鬱血,均與本病大有關係。

(症候) 急性為食思缺乏,漸次增進,則發熱頭痛,睡眠不安,四肢疲倦,舌苔無味,嫌厭食餌,煩渴,噯氣,噁心嘔吐,胃部覺壓重飽滿,知覺過敏,下痢或便秘,及口氣惡臭,尿量減少等。慢性略與急性同,其胃部之血行障害,胃液減少或增加,食少許之食餌,即覺飽滿,或壓重鈍痛,次發酸性噯氣。其餘除一般營養減損外,無特種之變常。

(經過) 急性,數時至二三周日,慢性,數月至數年。

(預後) 良。

(類症) 慢性,類似胃癌,及胃潰瘍。

(治法) 急性,宜檢查胃中有多量之不消化物,或腐敗物等之存在者,宜用吐劑,或一二日間不與飲食,或僅用易於消化之流動物,務令鎮靜胃機作用,或行胃洗滌。已過時期,則用下劑,施冰塊嚥下,胃部冷罨法。內服藥,當投以苦味劑、或健胃劑、麻痹劑。慢性,宜治療原病,調節飲食,且久使實行之。禁食含脂肪之食品,苛烈物,酒類,豆類,及制咸蔬菜,可用適當之食餌,如乳汁雞卵,無脂肪肉羹汁,及粥汁等。坐業者,宜野外散步,每日調理便通。貧血,則與以鐵劑;其他行器械的療法,按摩法,冷水療法等。

(藥方)

丁香 乾薑 甘草(各五分) 莪朮 陳皮 青皮(各一錢) 沉香 砂仁(各八分)

上水煎服。(丁香湯)

(特方)

龍膽草膏(五分) 薄荷油(二分) 水(二兩五錢)

上一日三次,每次二食匙。

蓖麻子油(四錢)

上頓服。

大黃膏(二分六釐)

上為丸。頓服。

苦味酒(八錢) 番木鱉酒(十滴)

上一日四次,乃至五次,每次十五滴,至二十滴。

漂半夏(二錢六分) 水(五兩)(煎) 生薑糖漿(五錢)

上一日二次分服。

菖蒲根(二錢六分) 水(五兩) 糖漿(四錢)

上每二時一食匙。

滑石粉(一兩五錢) 甘草(二兩) 大黃(一兩) 甘鬆(五錢) 藏紅花(一錢) 茴香(一錢五分)

上為散,一日三回,每次一小刀尖,糖水調和服用。

甘草(四錢) 大黃(八錢) 茴香(四錢) 益智(一錢)

上酒浸一日,濾液十兩,每次一二茶匙。

胃痛(胃痙)

(原因) 本症女子較多於男子,因神經衰弱,月經異常,藏躁,子宮病,手淫,貧血,痛風間歇熱,脊髓病,及過用茶酒與煙,其他胃潰瘍,胃癌,胃加答兒等。

(症候) 胃部發異常之劇痛,波及於胸背兩部。重者,連發至七八日之久,上腹脹出,脈搏頗細,顏色蒼白,苦悶不可言狀,其最甚者。則不省人事。

(經過) 一次之發作其時間極短,然經過則因原病而不同。

(類症) 肋間神經病,膽石疝,腸管疝痛,腹筋痛,限局性腹膜炎。

(預後) 良。

(治法) 行原因療法,守食餌攝生,疼痛,用鎮痙劑,胃部塗芥子泥或發泡膏。其他原因於手淫者,行冷水按摩,高地轉養,海水浴等,或飲黃酒一杯便佳。痛甚者,令患者伏臥,自背後壓迫脅腹,或以懷爐熱其患處。

(藥方)

吳茱萸 陳皮 黃芩(各五錢) 蒼朮(七錢五分) 黃連(一兩)

上為末,麥糊丸,桐子大,每服十丸至二十丸,日服二三次。(丹溪咽醋丸)

(特方)

薄荷油(一分二釐) 甘鬆酒(五錢)

上以二十滴,混和於糖水中服之。

番木鱉酒(一錢) 苦味酒(二錢)

上一日三次,每次十滴。

薄荷油(一分) 高粱酒(十分) 甘鬆酒(五分)

上一次服二三滴。

泄瀉(腸加答兒)

(原因) 因暴飲暴食,與多食不易消化之食,及未熟果實,或氣候變更,用強烈下劑,及急性胃加答兒等。其他為中毒,蛔毒,傳染病,腹膜炎等,而小兒最易罹本症。

(症候) 發腹部雷鳴,即起下痢,排稀薄粥樣或黃綠之液汁,及不消化食物,一日二三次乃至十次以上,尿量減少,尋常雖不發熱,然亦有發熱而類似窒扶斯者。又併發急性胃加答兒,則起嘔吐,侵大腸則發疝痛,或下痢已止而仍覺裡急後重,下腹劇痛。本病有慢性者,由急性移轉而成,其病狀雖與急性相似,然不若急性之劇烈,而治愈非易也。

(經過) 急性數日,慢性數月至數年。

(類症) 腸窒扶斯,赤痢,霍亂。

(預後) 成人良。小兒重症不良。

(治法) 命安臥,腹部裹以絨布,使之溫暖,施溫浴,溫茶劑,澱粉灌腸,黏滑飲料等,均可適宜用之。若原因在飲食物,則投以下劑,宜食清淡及流動性之食物,如牛乳等,或施飢餓療法,一日間絕其飲食。腹痛,施以鎮痛劑。燥秘,施以蓖麻子油灌腸。嘔吐,可含冰塊。虛脫,用興奮劑。其他,愈後之食餌衛生,成人小兒,皆為必要,固無待言矣。

(藥方)

檳榔 白芍 枳實 厚朴 大黃 生薑(各一錢)

上水煎服。(檳芍順氣湯)

罌粟殼(五錢) 陳皮(一錢五分) 肉豆蔻 炮姜 炙甘草 木香(各一錢) 紅棗(三枚)

上水煎服。(固腸散)

黃連 石榴皮 地榆 阿膠(各二錢) 當歸 厚朴 乾薑(各一錢五分)

上水煎服。(千金黃連煎)

厚朴(五分) 車前子 焦白朮(各三錢)

上水煎服。(濟生良方集)

(特方)

蓖麻子油(四錢至五錢)

上浮於溫茶一鍾。頓服。

大黃酒(一錢) 五倍子酒(五分)

上混和,一日三次,每次十五滴。

胡椒末(一錢) 硫磺華(二錢)

上以葛粉為丸。作一百八十丸,每服三十丸,一日三次。

樹膠漿(二兩) 阿片(一釐)

上每時一食匙。

明礬(一分) 茴香水(二兩六錢)

上每一時,一小兒匙。(小兒)

吐血(胃出血)

(原因) 為胃充血,胃潰瘍,胃癌,月經不調,或腐蝕藥入胃等。

(症候) 發胃部壓重,痞滿,嘔吐暗黑色之血液,內含有食物殘渣。

(經過及預後) 由原因而不一定。(類症)咯血。

(治法) 免此病之法,預防胃潰瘍,及心肝諸病,禁過食飽,飲劇熱物,刺激物,調整月經。已出血者,則令平臥褥中,安靜身心,嚴禁食物,含咽冰塊,或施冰罨法於胃部,飲用冷乳,數日後用易於消化之流動食物。失神者,顏面噴注冷水,其他不能自口腔嚥下食物,可施滋養灌腸,一日二三次。

(藥方)

生地黃(不拘多少)

上水煎如飴,為丸如彈子大,每服一丸,日二服。(千金地黃煎)

槲葉(二錢)

上水煎服。(簡要濟眾)

藕節 荷蒂(各七枚) 蜂蜜(一瓢)

上水二鍾,煎八分服。(聖惠)

(特方)

明礬(五分) 阿片(一毫三) 桂皮末(二分六釐)

上為六包,每十五分時服一包。

明礬(五分) 水(五兩) 糖漿(十兩)

上每五分時服一茶匙。(小兒)

便血(腸出血)

(原因) 為赤痢,窒扶斯,癌腫,器械的出血,中毒,異物,結核性,濾泡性,加答兒性潰瘍,十二指腸潰瘍,動脈瘤,直腸炎等。

(症候) 或便秘,或下利,其糞便中混有赤色,或紫黑色之血液。

(治法) 施原因療法外,宜用無刺激性之食料,即乳汁,雞蛋,肉羹汁,局部貼冰囊,又對於大腸出血,可注入冰水於腸內。

(藥方)

炒槐花 炒側柏 荊芥炭(各三錢) 枳殼(二錢) 黃連(一錢)

上為末,烏梅湯送服二錢。

樗白皮(五錢) 生地(三錢) 炒銀花 白芍 茯苓(各一錢五分) 地榆炭(二錢) 丹皮(一錢)

上水煎服。

(特方)

黴麥膏(二錢六分) 餾水(一兩三錢)

上半筒至一筒,行皮下注射。

秘結(便秘)

(原因) 為神經衰弱,思慮太過,或不消化性粗食,及收斂性食物;腸胃等有障害,膽汁分泄減少,腸管狹窄閉塞,其他為腫瘍,妊娠,貧血,與發汗,泌乳,排尿過多等。

(症候) 糞便須二三日乃至七八日一通,身體不舒,腹部壓重緊滿,精神倦怠,甚者發眩暈心悸,或因此而起痔疾,與吐糞症。

(經過及預後) 由原因而不一定。

(治法) 施原因療法外,宜節飲食,行適宜之運動,以冷水摩擦腹部,或臨臥時,以溫水浴腰部以下,或下部按摩,及礦泉療法,或坐藥。

(藥方)

芒硝 大黃(各二錢) 枳實(一錢)

上水煎服。(大承氣湯)

生地汁(一杯) 大黃(二錢) 甘草(一錢)

上水煎服。(《千金翼》大便不通方)

(特方)

蓖麻子油(一兩三錢)

上服一茶匙,或一食匙,但可加用麥酒,肉羹汁,或茶湯。

大黃末 蘆薈(各一錢三分) 蒲公英膏適宜

上為五十丸,每早服四丸。

瀉葉(三分) 滑石(四分) 硫黃華(二釐) 茴香 油糖(一分五釐)

上為末,作一次服。

絛蟲

(原因) 由食含此囊蟲及含蟲卵之生肉或半熟之肉而發。(其有鉤絛蟲,寄生於豚犬鹿猿之肉中;無鉤絛蟲,寄生於牛肉;擴節裂頭絛蟲。則寄生於鮭鱒等魚肉中)

(症候) 為思食缺乏,起噁心嘔吐,疝痛,流涎,鼻孔發癢,瞳孔散大。時發怔忡,或便秘下利,耳鳴,身體衰瘦。

(經過) 遲緩。

(預後) 良。

(治法) 服驅蟲藥之一日或半日前,不可與以飲食物,總以空腹為良,故用藥前後,與以緩瀉劑及茶,或肉羹汁,次日飲茶,或咖啡少許,而後用驅蟲劑。二時間後,又可用蓖麻子油,但幼兒或衰弱小兒,不可行驅蟲法,若稍年長小兒,體質強壯,且無下利者,用之無妨。

(藥方)

石榴根皮(五錢)

上水煮汁,和粥空心服之。(崔元亮海上方)

烏梅(一枚) 老薑(二片) 榧子(十枚) 花椒(十四粒) 黑糖(二錢)

上水煎服。(公選良方)

(特方)

石榴根皮膏(二分) 薄荷糖(一錢) 蜂蜜(適宜)

上為舐劑,分三次服,服後可服蓖麻子油。

十二指腸蟲

(原因) 此症由於誤飲不潔之水所致,因此蟲卵,往往生於汙水中,其飲入後,即繁殖於十二指腸。且此蟲,非肉眼可能檢視,熱帶及卑濕之地,發此症者甚多。

(症候) 為身體疲倦,筋肉瘦削,及貧血,頭痛,心悸,耳鳴等。

(預後) 良。

(治法) 此症可用石榴皮根煎,與輕粉、蓖麻油等瀉劑。其他貧血,則用滋養物,或鐵劑,或砒石劑。

(藥方)

輕粉(一分) 砂糖(適宜)

上和丸,如麻子大,空腹米飲下一丸。(驗方)

榧子 使君子(各五枚)

上同時服。(公選良方)

(特方)

石榴皮根(一兩六錢) 水(二十四兩)

上浸一日,煎沸,以煎取水之一半為度,大人每服一茶杯,小兒照減。

蓖麻子油(五錢) 薄荷油(十滴)

上頓服。

蛔蟲(蛔蟲)

(原因) 由含蛔蟲卵之糞便,作肥料擁於野菜,人取而生食之,或雖煮而未熟者。及各種果物,食之亦易染此症。

(症候) 大人概不現病狀,小兒則發頭痛,眩暈,腹痛,噁心嘔吐,早起瞳孔散大,下痢,舌苔,鼻孔肛門發癢,面貌蒼白,時起搐搦等。

(預後) 良。

(治法) 用驅蟲劑,或松香油石灰水之灌腸。

(藥方)

使君子(十枚)

上空心作一次服,小兒減服。

楝根白皮(二錢)

上煎汁加米飲服。(集簡方)

(特方)

松香油(即新松脂或松枝蒸出之自散油質,一錢三分) 卵黃(一枚) 水(五兩)

上為乳劑,灌腸。

石灰水(二錢) 水(二兩五錢)

上灌腸。

脾胃虛弱(消化不良)

(原因) 為一般之神經病,如臟躁多憂,神經衰弱,或暴食暴飲,菸酒過用。與手淫,過房,貧血,萎黃病,肺勞,腸蟲,瘧病,月經等。

(症候) 發精神鬱悶,脫力頭痛,上腹部壓重緊滿,噯氣,嘔吐,便秘,或下痢。食思缺乏,噁心,有併發腸症者。

(經過及預後) 由原因而不一定。

(類症) 慢性胃加答兒。

(治法) 宜施原由療法,整理生活,內服苦味藥。貧血,則服鐵劑;嘔吐噯氣,則服鎮痙劑,施精神療法。又虛弱之小兒,與人工營養之小兒,宜擇良母乳,調節授乳時間(每二三時)。決不可哺乳多量,若不得良母乳,則用牛乳和麥漿,犢肉羹汁,或膠溶液,蛋白水之混和,且須令肛門清潔,勿使濕爛,或濕疹等。

(藥方)

黨參 草果 乾薑 炙甘草 厚朴 橘皮 白朮(各一錢) 茯苓(二錢) 麥芽(四錢)

上水煎服。(補脾飲)

滑石(六錢) 麥芽(二兩) 當歸 肉桂 茴香 丁香(各一錢)

上研為散,分十包,一日三次,每次一包,食後服用。

(特方)

牛膽膏(一分) 飴糖(二錢五分)

上混和,一日三次分服。

蒲公英(八錢) 水(十五兩)

上煎,朝夕各服一兩五錢至三兩。

番木鱉酒(一分) 苦味酒(二分)

上每食後服十五滴。

泌尿器病

小便不通(膀胱麻痹)

(原因) 為全身衰弱,脊髓疾患,膀胱損傷,及久忍放尿等。

(症候) 閉尿,或利尿不全,或利尿時起疼痛,或起尿淋瀝症。

(經過及預後) 由原因而不一定。

(治法) 輕症,施膀胱按摩,每二時或四時,使放尿,其他行冷水按摩。冷水坐浴,冷水灌溉法,重症,行加的的兒排尿。

(藥方)

黃柏(三錢) 知母 澤瀉(各一錢五分) 滑石 茯苓(各二錢)

上水煎服。(東垣導氣除濕湯)

(特方)

黴麥膏(二分六釐) 茴香油糖(五分二釐)

上為六包,一日三次,每服一包。

甜杏仁油(八滴) 斑蝥酒(一滴)

上入膠囊,一日二三次。

遺尿(小便自利)

(原因) 為全身虛弱,營養不良,膀胱弛緩,與括約筋衰弱,驅尿筋痙攣等,其他腸蟲,包莖,炎症等。

(治法) 行全身強壯法,行冷水浴,或溫水浴,貧血者與小兒服鐵劑,或行電氣療法,貼感傳電氣二極於會陰部,或膀胱通強電流,每日行二三分時。其他腸蟲,用驅蟲劑;包莖,可施手術。

(藥方)

白芍(一錢) 黃耆(一錢二分) 黨參 破故紙(各七分) 升麻 益智仁(各五分) 五味子(三分) 官桂(二分)

上水煎服。(束氣湯)

(特方)

番木鱉膏(二釐六毫) 樟腦(一分) 白糖(八分)

上分十包,一日三次,每次十包。

黴麥(一分) 水(八十分) 糖漿(二十分)

上每三時,服一食匙。

陰痿

(原因) 為情欲缺乏,陰莖器質變性,恐懼,憤怒,羞恥等之精神感動,房事過度,手淫,慢性淋,白濁,脊髓勞,糖尿病等。

(症候) 男子交接不能,或射精不能,或精液內失卻精蟲等。

(預後) 由原因而不一定。

(治法) 施原因療法,用興奮劑,鐵劑,行電氣療法,水治法。

(藥方)

熟地(五錢) 當歸(三錢) 甘草(一錢) 乾薑(二錢)

上水煎服。(景岳)

當歸(二錢五分) 熟地(三錢) 枸杞(一錢) 炙草(五分) 杜仲(一錢) 牛膝(一錢) 肉桂(五分)

上水煎服。(大營煎)

(特方)

樟腦(八釐) 甘草末(適宜)

上分六包。一日三次,每次一包。

夢遺(遺精)

(原因) 為情欲興奮,手淫,睡眠中膀胱緊滿,陰部刺激,腸管充實,或重病後衰弱,與膀胱結石,包皮結石,痔瘡,脊髓勞等。

(症候) 睡眠中得極快夢境,以致遺精,遂發貧血,倦怠,心悸,癡呆,痙攣,與頭部壓重,心思苦悶,意志變易,記憶減弱等。

(治法) 戒手淫,正品行,節飲食,減晚餐,禁閱淫書淫戲。就田舍與山地,就寢用硬褥輕衾,宜早起,其他禁生殖器興奮,及身心過勞。用乳療法,冷水浴,強壯劑,電氣等。

(藥方)

龍骨 蓮鬚 芡實 烏梅肉(等分)

上為末,山藥糊丸,小豆大,每服三十丸,米飲下。(公選良方)

(特方)

黴麥(二分六釐) 白糖(一錢三分)

上為十包,每日服三包至五包。

樟腦(一分三釐) 蓽澄茄末 蓽澄茄膏(各二錢)

上為六十丸,一日四粒,乃至十二粒。

白濁(膀胱加答兒)

(原因) 為腐敗細菌自外侵入,如不潔消息子送入;或續發於附近之炎症,如尿道炎波及其他之誘因;為下腹感寒,腎積尿,外傷與松香油誤用,及飲用酸敗酒類等。

(症候) 急性症膀胱部疼痛,排尿時尤劇烈,尿意頻數,尿帶紅色而呈酸性,或亞爾加里性。以顯微鏡窺見膀胱上皮,有無數之細菌。甚者,惡寒發熱,頭痛,眩暈,精神恍惚。慢性症,則以上諸候甚輕微。

(經過及預後) 急性症,數日而治愈;慢性症,多不治,以其病原不能除去也。

(類症) 腎盂炎。

(治法) 以原因療法為主。急性症,當安靜身體,於膀胱部行溫罨法,或芳香巴布於下腹部,發熱用解熱劑。惡寒發作,用芳香性飲料;劇痛,宜行持長性溫浴,或貼置水蛭於會陰部;尿意頻數,可用麻醉劑之內服,或坐藥,或灌腸。此症之續發於淋疾者,禁尿道注洗,進淡泊之食餌,戒飲酒,多飲液汁,而牛乳療法,最適宜。慢性症,宜洗滌膀胱,行全身溫浴,或坐浴,且治療淋疾,宜消毒加的的兒為至要。

(藥方)

滑石(二錢) 木通 茯苓 車前子 瞿麥(各一錢)

上水煎服。(萬全木通散)

豬苓 澤瀉(各二錢) 滑石(三錢) 甘草(八分) 木通(一錢) 車前子(二錢)

上水煎服。

(特方)

蓽澄茄末(一錢三分至二錢六分) 蓽澄茄膏(一錢三分)

上為五十丸,一日三次,每次三丸。

膽礬(五釐) 明礬(五分) 水(五兩)

上注入尿道。

運動器病

萎黃病(黃胖)

(原因) 為赤血球減少而起,多發於十四歲至二十三四歲之婦女。其誘因,為營養不良,心身過勞,手淫,白帶,梅毒,久痢,與不良之空氣,不健康之坐業等。

(症候) 發現一般貧血症狀,皮膚及黏膜,呈蒼白色,起下肢沉重,頭痛,眩暈,腎部壓重,食欲減退,時發胃痛,呼吸困難,頸靜脈下部放騷雜音。其他月經不調或減少,或竟閉止等症。

(經過) 遲緩。

(預後) 概良,重者經一二月後而全治。

(類症) 慢性腎臟炎、梅毒、初期肺勞,僧帽瓣不全閉鎖。

(治法) 轉地療養,改良食品及生活法,行海水浴,內服鐵劑。

(藥方)

鐵屑(五分) 麥粉(二兩) 葛粉(二兩) 硫黃(五分)

上為散,每服一錢,日三次,白湯下。(黃胖散)

茵陳蒿(四錢) 麥芽 大黃(各三錢) 枳實(二兩)

上水法為丸,每服三錢。(茵陳丸)

(特方)

鐵鏽或鐵屑細粉(一錢) 大黃末(一錢) 苦參末(一錢) 薑末(四分)

上糖漿和丸桐子大,每飯後服一二粒,日二三次。

消渴(糖尿病)

(原因) 為遺傳及麥酒澱粉糖類之過食,精神過勞,與吸菸,梅毒,腦病,頭部外傷,胰臟疾患等。又有一種過性糖尿病,尿中僅含極微之糖粉,暫時即行消散。

(症候) 發異常之飢渴,排尿過多,一晝夜間,尿量自一百五十兩,至二百五十兩,其尿澄清如水,呈淡黃色,而含有多量糖分。此外起倦怠,頭痛,坐骨神經痛,不眠,皮膚瘙癢,屢生癤腫,或癰腫,呼吸帶果實臭,色欲減損,內障,網膜炎,嗜眠等症。

(經過) 一年至十年。

(類症) 單尿崩,脊髓勞。

(預後) 如不能除去其病原。則不良。

(治法) 運動於新鮮空氣中,依法操練筋肉,每日行入浴,嚴守飲食攝生。常食肉類,如肉貝鳥卵等,禁糖粉質,即含澱粉或糖質之物,如飯,麵包,豆類,及甘味果實,其他轉地靜養等。

(藥方)

豬苓 茯苓 阿膠 滑石 澤瀉(各二錢五分)

上水煎服。(豬苓湯)

(特方)

阿片(四釐) 甘草粉 甘草膏(各適宜)

上為十丸,一日四五粒。

黴麥膏(四分) 甘草膏(適宜)

上為二十丸,一日三次,每次一粒。

風痛(尿酸性關節炎)

(原因) 為遺傳性,四十歲以上而發生者為多,或安居無事,飽食暖衣,亦為其主因,其他為外傷感冒,房事過度等。

(症候) 發關節劇痛(手足肩膝坐骨手指足趾等),起丹毒樣潮紅,惡寒發熱,心機亢進,尿量減少,腸胃障害等。其痛,夜間甚於日中,休止數日或數年而再發。

(經過) 遲緩。

(預後) 無生命之危險,維不易治愈。

(類症) 肉痹,筋痹,白虎風痛。

(治法) 節飲食、戒菸酒,更變日常職務,取動植兩性之混食,及果品、飲茶及含亞爾加里性礦泉,其他屋外運動。疼痛,用麻醉劑。膿瘍,貼琶布。急性,命安臥靜養,與以流動性之飲料。可保持患處於高位,又鹽水浴,溫泉浴,按摩法均有效。

(藥方)

紅花 白芷 防風(各五錢) 威靈仙(三錢)

上加酒少許,煎服。取汗。(公選良方)

當歸(三錢) 秦艽(二錢) 防風(一錢五分) 川芎 羌活(各一錢) 車前子 黃芩 枳殼(各五分)

上水煎服。(痛風主方)

麻黃 甘草 川烏(各五分) 芍藥 黃耆(各一錢五分)

上水煎服。(金匱烏頭湯)

(特方)

烏頭酒(二分) 橙皮糖漿(五分)

上一日三次,每次一茶匙。

莨菪根膏(二分) 豚脂(二十分)

上塗布。

神經系病

中風(腦出血)

(原因) 本病由腦部小動脈管,生動脈瘤,驟然破裂而發者。其誘因,為血壓亢進,過度勞動,心臟諸病,暴飲、暴食,嚴寒、酷暑,精神興奮等,又為遺傳素因。以四十歲以上者為多;在四十歲以下者,概為梅毒,其他白血病,壞血病,紫斑病,惡性貧血等。

(症候) 卒然而來,往往人事不省,沉沉昏睡,或頭痛耳鳴,眼大閃發,四肢厥冷,言語困難,脈搏遲慢硬實;頰部,口唇,同時弛緩,顏面歪斜,呼吸聲長而發鼾聲,半身不遂等。重者,有發作時即死者;或卒倒,呼吸疾速,喉頭氣管等部,因唾液黏液壅塞而起喘鳴,遲脈變速,眼球陷落,角膜溷濁,數時或一二日乃死,然有死後復醒者。

(經過) 一日至數年不定。

(類症) 腦血管血塞及栓塞,酒精及鴉片中毒,心脂化。重症腦充血。

(預後) 概不良,年老者。尤不易治。

(治法) 防此症之法,戒身心興奮,禁酒茶咖啡,與房事,調理便通。發作時,當命安臥,高舉上半身,清潔皮膚,注意臥床,衾褥,頭痛,貼置冰囊。年壯者,行刺絡,或灌腸,或投下劑,或貼芥子泥於胸部。脈搏成險象者,服興奮藥;麻痹,則施行電氣療法,及按摩。其他注意一般攝生法,亦最要者也。

(藥方)

麻黃(五分) 獨活(四分) 細辛(二分) 黃耆 黃芩(各一錢)

上水煎服數劑。(千金三黃湯)

川芎 甘草 白芷(各一錢) 細辛(五分) 薄荷(一錢五分)

上為散,每服一錢,清茶下。(通關散)

(特方)

大黃(十分) 水(二百分)(煎) 糖漿(十五分)

上一日四次,每次一食匙。

麝香 樟腦(各二分六釐) 卵黃(一枚) 胡麻子漿(七兩)

上灌腸。

癲癇(羊癇風)

(原因) 為神經病素質,或末梢神經有障礙。其誘因,為身心過勞,恐怖,鉛毒,房事過度,手淫,絛蟲,暴飲,腺病,梅毒,便秘等。

(症候) 初發一種特發之感覺,自上向上;次覺心窩窘迫,眩暈,繼則全身痙攣,卒倒於地,不省人事,顏面暗黑,大聲叫號,口起泡沫,瞳孔散大等。

(經過) 發作之稀密,雖各不同,而全經過,大率遺傳終身。

(預後) 概良,亦難全治,但以反射的起此症者,或有治愈。

(類症) 腦病患癲癇樣發作。臟躁,卒中,急癇。

(治法) 宜安靜精神,戒房事過度,尤忌手淫,行一般之攝生法,忌苛烈性之飲食物。且宜改良其體質,又發作時,防身體負傷,且以布片纏絡,木片插入齒間,可防咬舌。其他續發於梅毒,或鉛中毒者,宜各施原因之治療。

(藥方)

茯神 黃連(各二錢) 棗仁 石菖蒲 柏仁 遠志(各一錢) 甘草(五分)

上水煎服。痰壅,加制南星、薑汁。(清神湯)

(特方)

甘鬆末 艾葉末(各二錢六分)

上為十包,每四時一包。

臟躁(歇斯的里)

(原因) 為遺傳精神病,及罪人奇人等子孫易發之。其他思慮過度,貧血,萎黃病,月經異常,生殖器病,反射作用等,且多發於壯年之婦女。

(症候) 此症奇妙變幻,無一定之情狀,如耳舌鼻眼感觸過敏,且起色盲,此五官之障害也。全身、半身,或一局部之知覺亡矣,而取金屬板貼之於其一側,知覺亡失部得使於移轉於他側,其他皮膚過敏,亦有發於各部。而最易起於卵巢部,所為卵巢痛是也。又有諸神經痛,此知覺之障害也。麻痹,痙攣,攣縮,此運動之障害也。余如噁心,嘔吐,吞酸,嘈雜等。

(經過) 數日至數年。

(預後) 良,但難全治。

(治法) 選易於消化之食品,行適宜之運動,避精神之感動。當怡情于山水花木間,與二三知己同遊,行溫浴,或冷浴,用鎮痙劑,其他可行電氣療法。

(藥方)

茯神 懷山藥(各三錢) 黨參 黃芩 桔梗(各一錢五分) 遠志 辰砂 甘草(各一錢) 木香(八分) 麝香(一分)

上為散,每服一錢,開水下。(妙香散)

(特方)

甘鬆酒 阿魏酒(各一錢) 苦味酒(四分) 砂糖(適宜)

上一日三次分服。

偏頭痛(半頭風)

(原因) 本病多發於十五歲以上之婦女,為神經衰弱,便秘,貧血,萎黃病,悲哀憤怒,臟躁,月經異常,瘧疾等。

(症候) 初覺不快,欠伸,噁心,眩暈,耳鳴,眼火閃發;次發偏側頭痛,或緩或急,起嘔吐,及音響光線等知覺過敏,又有痙攣性與麻痹性偏頭痛之二種。

(經過) 遲緩數年。

(預後) 概良,惟不易全治。

(治法) 貧血,宜用鐵劑,與砒石劑;便秘,宜下劑,施頭部冷罨法,電氣療法,以薄荷油塗布前額。其他一般食物攝生,安息靜養,禁酒製欲等。

(藥方)

肉桂(一分) 麝香(二釐) 細辛 辛夷(各五釐) 胡椒(十粒)

上為末,用棗肉為餅,貼兩額。

川芎(一錢五分) 細辛(五分) 白芷(一錢) 甘草(六分) 生薑(五片) 茶(一撮)

上水煎服。(芎辛湯)

(特方)

黴麥膏(二分六釐) 甘草粉(適宜)

上為二十丸,一日十次,每次一粒,乃至二粒。

眩暈(頭目眩)

(治法) 勿取飲食物,靜臥暗室,閉目休息,處方如下。

(藥方)

大黃 荊芥 防風(等分)

上水煎服。(荊黃湯)

(特方)

甘鬆酒(十分) 龍膽酒 愈瘡木酒(各五分)

上每二時十滴,乃至二十滴,和水服之。

中暑(日射病)

(原因) 長受酷暑,飲食不潔等。

(症候) 面紅,氣促,頭痛,眩暈,譫語,卒倒,好睡,周身發痙,體溫升騰,脈搏細小等。

(治法) 靜臥冷所,脫卻衣服,與以適宜之冷飲料與冷酒,施冷罨法,用熱水洗足,或與以瀉劑。

(藥方)

香薷 厚朴(各三錢) 茯苓 扁豆(各二錢) 丁香 甘草(各五分)

上為粗末,每服三錢,酒水各半煎,冷服。(朱氏水沉湯)

(特方)

蓖麻油(五錢)

上和水少許,一次服盡。

輕粉(八釐) 白糖(八分)

上為十包,一日三次,每次一包。(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