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金瘡秘傳禁方

金瘡秘傳禁方

秘書源流

是書稱禁書耶?因禁故秘之也。夫謂之曰:秘閉之不欲傳也。書則為大道之公也,何以禁為不發,於焚燒乎!非耶!稱之曰禁者,出自朝廷宮禁之中也,非使禁之而不行也。蓋夫厭胡元久穢於中華,我太祖高皇帝應運而生,掃蕩腥膻,除殘伐偽,親冒矢石。當時武將不愛命,破釜沉舟,缺槍之下,沉舟破釜之後,難免鋒鏑死傷,瘡痍痛苦之厄。又產異人如中山等以佐之,隨傷輕重製方,隨手應病其間,實有起死回生之奇。太祖不忍使民肝腦塗地,用選無不屢驗者。命採錄禁中,為生民立命也。時劉青田預軍國大計,君臣一體,亦得集之,因上曾錄之。故稱禁書而秘於家,民間罕得傳寫,今幸文武公後裔某者,仰體今上如天之仁,相與業青囊輩,討論軒岐,謀試昔秘奇方。予因偶記之,得一則計一,日積月累,謹成快焉。此禁外傳之始,惜非全書,特豹文之數斑耳,予遂因而酷好此,恐後人將有覆酷之用,乃筆之篇首,開卷先入目,使之為秘書,不敢輕濫,又使知是方所自源流雲云。

劉國師禁方

一煎水洗,二相度損處,三拔伸,四或用刀入骨,五捺正,六用黑龍散通,七用風流散填瘡,八夾縛,九服藥,十再洗,十一再用黑龍散通,十二或再用風流散填瘡口,十三再夾縛,十四仍前用服藥治之。

凡腦骨傷碎,輕輕用手撙令平正,若皮不破,黑龍散敷貼,若破用風流散填瘡口,絹片包之,不可見風,著水恐成破傷風。若水風入腦成破傷風,則必破發頭疼,不復可治。在發內者,須剪去發敷之。

凡頭骨跌碎陷下者,用鮮虎脂四兩、川芎五錢煎,好酒入脂熱服,即頭暈疼。

凡跌損小腹有瘀血作痛者,用當歸五錢、大黃五錢、桃仁七粒、紅花一撮,用酒一碗同煎,五更早服。

凡跌傷小便不通,用小桐子樹根二兩,切碎,水、酒各半煎服,即通。

凡指頭斷者,湊上須端正,外用草藥水,蠟燭(草藥名)內膜包裹完固,候皮肉接上,再用膏藥貼之,收口生肌藥搽之。

凡喉頸刎斷者,用銀絲縫合,外用草藥敷之,一日一換。二次,待皮肉相合,再換膏藥貼之,上生肌散,內服上部湯藥。

凡刀斧損傷腸胃突出者,用麻油、藥和水,浸濕青布,搭在腸上,候軟托邊拔入。凡手腳傷骨出者,皆有兩脛,若一脛斷可,兩脛俱斷決不可治矣。

凡傷損重者,大概要拔伸捺正,或取開捺正,然後縛貼頓塗夾縛。拔伸當相近本體損處,不可別去一節骨上。

凡拔伸且要相度左右骨如何出,有正拔伸者,有斜拔伸者。

凡左右損處,只相度骨縫,仔細捻捺忖度,便見大概。要骨頭歸舊,要撙捺皮相就入骨。

凡認損處,只須揣摸骨頭平正,便可見。

凡拔伸或用一人,或用二三人,看難易何如。

凡皮破骨出差舊,拔伸不入,撙捺相近爭一二分,用快刀割些捺入骨,不須差。又人拔伸不入,割肉自爛碎了,可以入骨,骨入之後,用黑龍散貼瘡之四圍腫處,留瘡口別用風流散填。所用刀最要快利,剜刀、雕刀皆可。

凡骨碎斷,須看本處平正何如?大抵骨低是骨不曾傷損,左右看骨方是損處。要拔伸捺正,用藥貼縛,要平正方是。

凡夾縛三兩日,冬四五日,解開用熱藥水泡洗,去舊藥時,不可驚動損處,仍用黑龍散敷夾縛,大概傷重者方如此。

凡腫是血作,用熱藥水洗,用黑龍散敷貼。

凡傷重破者,用風流散填、更塗;未破處,用黑龍散貼,須用杉木皮夾縛上。令一人默含冷水一口噴之,一驚,自然收入,然後用銀絲縫之上草藥(內服口部藥)。

凡大人小兒頂門打開碎者,不可用草藥,用止血散搽之即止。(內服末藥,萬無一失)

凡上身初跌破血出,用四味草藥敷上,內服末藥加接骨丹三分。

凡中身初跌損,先服末藥加接骨丹五分,輕者七日後服煎藥,重者十四日服前藥。

凡下身初跌損,先服末藥同中治。

凡不時閃挫外貼膏藥而服末藥。

凡腦骨傷碎,在頭腦骨上則可治,在太陽穴乃是命處,斷然不可治也。又云:治跌傷上法,先將藥以末藥搽口外,將傘紙貼以頭,將傷上又將杉樹皮緊縛定。

凡肩甲骨出,相度如何整治,用椅當圈住脅,仍以軟衣被綿罩,使一人捉定,兩人拔伸,卻墜下手腕,又著曲手著腕,絹片縛之。

凡金井骨在脅之下,有損不可夾縛,須是捺正平令安,貼平正,用黑龍散貼,絹片縛。兩脅骨亦如之。

凡跨骨從臀上出者,可用兩人挺定腿拔伸,乃用腳捺入,如跨骨從襠內出,不可整理矣。

凡手骨出者,看如何出,若骨出向左,則向右邊拔入,骨向右出則向左。

凡拔伸捺正,要軟物如絹片墊之。

凡皮里有碎骨,只用黑龍散敷貼,後來皮肉自爛碎,骨必然自出來,然後方愈。

凡骨打斷或筋斷有破處,用風流散填塗。卻用針線縫合其皮四圍,用黑龍散貼之。

凡夾縛用杉樹皮開如指大,四圍排均,用繩帶緊縛,必一二度,仍須緊縛。

凡平處骨碎皮不破用藥貼。縛夾大概看曲轉折之處不可夾縛,恐愈後不能伸曲正,用黑龍散貼帛片包縛,使其曲轉屈伸,便於患者自有知覺。如指斷正用苧麻夾縛,腿上用苧麻繩須如錢大。

凡貼藥用板子一片將皮紙或油紙以水調黑龍散攤勻在上,然後卷之損處。

凡用杉木皮浸約如指大,疏排均勻,周匝用小繩三度緊縛,三日一次,如前淋洗換塗貼藥。

凡曲轉如手腕凹手指之類要曲伸轉動用藥貼,以絹片包裹之後時時運動,蓋能動則能伸,能伸則自能曲也。

凡損一月,尚可整理,久則不能治矣。

凡損不可吃草藥,吃則所損出骨不能如舊。

凡跌損腸肚中瘀血,且服散藥。四物湯之類。

凡跌損大小便不通未可便服接骨丹藥,蓋接骨方藥大約濕熱,又用酒調服,反助燥結,且服四物湯更看如何。又服大成湯加木通。如大小便未通,又加朴硝,通後卻服接骨丹藥。

凡傷重者,未服損藥,先服氣藥和勻氣散之類,是也。

凡渾身無故損痛是風損,當服風損散藥如排風湯之類。

凡服損藥不可吃生冷及牛羊諸魚,若吃牛肉痛不可治。

凡服損藥湯散必須熱服,熱便生血氣行易接骨耳。

凡用酒調藥不拘有灰無灰,生熱皆可。

凡藥三四月煉不可合,五月尤甚,存散藥隨時旋丸。

凡收藥丸子末子並用罐收入廚內,以火焙之。

凡損忌用火炙,如用之則醫不得服藥不效矣。慎之!慎之!諸藥惟小紅丸大活血丹最貴。蓋其間用乳香沒藥貴重,大活血丹內,若無亦可有則更佳。楓香可代乳香用。

凡所用藥材有外產者,有土產者,用各不同,如當歸土與川不同,丸子宜土,末子宜川來道地者。

一傷腰笑不止及傷閃腰不能轉動,宜服尋痛散加紅花、蘇木、嫩桑葉、牛膝、忍冬藤,共為末入尋痛內服效。

一破傷風牙關緊急,口閉手足拘攣,諸藥不效。此為風氣關塞萬否而不能通行四肢,即用消風散治之。

一打傷重血氣上攻口眼鼻中皆出血者,即用紅花破血散加木鱉子、紫金皮服之效。

一他傷外血破打傷肚腹,傷重陰血腸外脂膏,腹內痛如不治其人日漸羸瘦,如怯正服此藥。

大黃 朴硝 金砂 虻蟲 卷柏葉 上㕮咀,姜三片,童便、水各半,煎七分服。

一傷血結大小便不通,諸藥不能奏效,即服此。大黃 木通 紅花 上咀片,水煎此藥,當通諸損應妙。

一刀傷破瘡口不合,此藥洗之。

香附子 厚朴 羌活 紫金皮 共咀片,入薑蔥煎水洗,類數次,瘡口即合矣。

一打傷破青紫腫如饅者,用老茄通黃者六兩,切作片,干為末,臨睡時,酒吞三茶匙,一夜即消之。

一破傷風用杏仁去皮留尖為末,小麥面和井花水刷上即消。

一倒須箭射入骨痛抽箭扯帶筋出腫痛欲死,服此有命也。

大黃 黃連 全蠍 乳香 劉寄奴 側柏葉 各等分,上咀片,姜三片,水一碗,蔥三根,煎至七分服。

一治毒藥箭射入肉,急服此,名曰追毒神樓散,更用另煎藥竹筒吸之否則毒氣入肉必死莫救。

追毒神樓散

連翹 知母 甘草 白芷 獨活 上咀姜三片。

箭吸筒藥

夏枯草 千層樓 烏桕樹皮 鐵骨稍(如無不用) 血見愁 山水牛 上水二碗刮薄薄苦竹筒三五筒,文武火煮令藥水干為度,取筒緊吸瘡口上,待筒自脫,又著一個吸完筒毒盡出,即服去風散及搽生肌散。

一治箭入皮肉用麻藥定整骨,取出箭頭,名曰昏昏散。山黃花 香附子 川芎 黃土 上共為細末,每服一錢五分,酒調服,以草烏自然汁解之,或醋調冷水解之。

治火燎。糞淬苦竹筌者,或被苦竹槍殺傷有火毒走痛腫痛,服諸藥不效,此藥大效,名曰無價千金散。

無價千金散

木瓜 殭蠶 全蠍 側柏葉 川芎 白芷 防己 黃連 共咀片,每服七錢,姜三片、蔥三根,水、酒各半鍾,煎七分溫服,以香辛散頻頻洗去瘡毒,上生肌散。

一殺傷瘡口深者,於及及散內加入大黃、草烏搽瘡口上,此二味為末用蜜調貼瘡口四圍,住痛去舊血,生新血,瘡口燥生肌散不能入,用此藥貼之其肉自生滿也。

一殺破肚腹腸出者,治之已結口,肚內作痛,不能飲食,此是攪了腸也。缺治法。

一跌糞門膀胱大小便不通,日輕夜重,潮熱往來,宜服五苓散。

一傷重麻藥內加血竭 生磨,若胸膈有血膨悶,多服麻藥,不知何麻藥。

一傷輕者,不必用麻藥,只加血竭服。

生肌散加減定式

白芷(新者小者去皮)作極細末,一兩一包,名曰千金散。乳香、沒藥各二錢五分,瘡口瘡痛加一錢血竭、白芨或加歸尾作末入前藥內,又能住痛生肌,如瘡口乾用麻油調搽。

尋痛散

治百般傷損折斷肢骨,常常服之。

乳香 沒藥 木香 川芎 川歸 茴香 木瓜 虎骨(一兩燒酒淬) 自然銅(酒淬) 草烏 上共為細末,每用服二茶匙,姜酒調服,一日二三服。

五通

治傷重及血瘀歸肚攻作悶脹,急宜灌之。連服巴豆七粒(去殼以油紙七重包打去油),生薑一塊,如腳指大,切作二片,中作一孔,入豆在內,細嚼吞之。未宜飲食,帶瀉五七次,去盡腹中瘀血就將冷粥湯補之,如不住,用水洗口面手足即止。

秘傳葉保太仙授接骨奇方臨症口訣

凡被殺腸破出者,可效。百不下死。用真麻油搽醫人之手送腸入,如腸出久被風吹脹幹不可入者,用麻油搽腸待潤滑用手伴送入肚,急須傷口捻住,用線或銀絲縫好,用收口止血藥敷,仍以膏藥貼外少頃腹中作響聲乃腸復故位,然腹之傷否目難見,不待屎出難治,雖小有針孔亦不可救。藥試之法,取好燒酒令傷人吃一小鐘或二三口,醫人嗅聞傷處,若作酒氣即腸破傷,萬不可治,切莫妄施湯藥,自取庸凡之誚也。

凡人腳蓋骨乃另生者,或跌打磕碎或脫出治之之法。極難施巧合,用物亦做成一箍以蓋骨大箍住蓋骨,用長線織帶縛定,護膝再縛愈日取箍。

凡割喉見者必驚惶,多皆奔避,束手待斃,枉死多焉。殊不知事勢雖凶死中可活,於被傷之時,不問氣食二喉急令人以手扶住其頭,托湊喉管緊捻不令氣出,急用大針穿銀絲隔寸許一縫合訖,用收口藥敷膏藥貼外,愈日銀系自脫出,其人家銀系多或不備業此者,當預置備以全好生之心耶!

凡從高墜下,昏沉不蘇,形如已死,但未氣絕者,俱可效。治急進接骨丹,薑蔥油酒調服,若墜之時盡力叫喊聲聞遠近,身上油汗如雨,此內傷五臟,萬不救一。死在旦夕之間,切勿貪利害名。

凡隨跌撲打傷損臃腫之處,不肯令人著手摸看或腫硬難辨,肉內骨損醫人用手緩緩捻腫處良久,腫暫軟消如骨損肉內有聲,醫者用左手仰掌把捉被傷之手,挺直不可讓退,恐畏疼不肯再伸直,用右手施捻骨果碎,用藥膏貼訖,外再用做鞋硬荀箬層,再外添用紙重包好以布織長帶纏扎。如欲換藥,解開照前扎縛,倘止傷腫只用末藥方服,膏貼。如痛不可忍者,服藥及膏藥各加乳香末藥好。

凡骨折刺出肉外折處兩頭必如利鋒,須先用藥麻定,然後用銼銼去兩頭尖頭,按入用藥敷貼,外荀箬數層,如法扎縛,再服湯散,筋骨脈絡相生,其骨自然堅固矣。若因患者畏懼疼痛,醫者畏難苟安不銼去尖鋒,潦草按入皮肉患處正欲生長肌肉,而一或勞動則尖芒復,新肉又重作掀,以致日久傷口不合,常流清水或膿血,頻仍是誰之過歟?可不慎哉!

凡手腕出臼者,醫人用左手仰掌托捻被傷手臂,用右手拿住下節手近肘處,一把拿定,不可讓其縮退,盡力一扯,徐徐放就即入故位,再服接骨丹,外膏勤貼未有不效。如肩臂脫臼,令被傷者於低矮去處坐定,自兩手指相叉抱膝上,將膝借力著實一襯其手臂,隨手直前輕輕一放兩手就入故位,若假他人扯拽反受痛苦,未必就入臂臼也。

凡肩脛之間其骨謂之天井骨,此骨若折必一頭高蹺不相平,服以膏貼之用紙數層鋪襯,取軟施以薄薄杉板壓或用粉匝板以長布帶穿縛在腋下緊緊繫拴,仍服接骨丹,愈日任意挑負無害。

頭顱乃百骸之尊,一身之主。或被跌打顱裂,骨陷有出白漿如髓者,見者可畏,多信為腦裂出其能生乎?往往待斃者多矣。籲特未加察耳。非髓也,髓外之漿也,治如常法倍下落得打,陷骨自起,裂顱自合,功用之妙有如是。夫凡切人術者,蓋亦察而知之全而生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