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針灸學綱要

針灸學綱要

作者
日·管周桂

大凡豪傑之倡復古者。非墨守成法。作抱殘守缺之舉也。其始皆受業於時師之門。鑽研揣摩。既盡其道。然有時疑慮橫生。不能起古人而問之。而師之所傳者。是否合於實情。言而無徵。亦空言而已。儒家之術。苟非聖人。其事業與言論。究否適當。未能使惑者信之也。譬諸兵家。雖飽嘗軍事學識。然昇平之世。未嘗臨陣。則其說之當否。亦未能使惑者信之也。醫術雖不然。病敵常臨於前。可以施諸實驗。其說之良拙。可以證之。然二豎不言。藥之偶中。而得名多矣。未必可以作證。而判其良拙。故醫學復古之說。亦以無博學之士。以證其虛妄。或說與術合。而為之證驗。故採用古法。以古法為證耳。攝都醫士管周圭。以針灸復古。良於其術也。本其經驗。著為是書。當其引證參考。構心苦思之事。突不暇黔。既成示其弟子。名曰針灸學綱要。蓋嘔心損血之作也。此書梓行。豈但為其弟子之南針。直濟世家之一古方則也。可謂豪傑之事業也已矣。

明和丙戌冬十一月東溟林義卿撰

凡例

一針灸上切要之經穴。予所恆用者。僅七十穴耳。以此七十穴。而療諸病。不復求他經穴。固違舊說。然用諸實驗。每奏奇效。以治百病。自覺遊刃有餘焉。

一舊本十二經。十五絡。前生是動井榮俞經合八會。或刺中心。一日死。其動為噫。刺中肝。五日死。其動為語之類。或刺瘂門成瘂之說。一切不取。故不言太陽太陰經。別為頭面之經穴。列頭面部。手足之經穴。列手足部。

一治門中。皆不言針深淺。宜從其病。醫者不分輕重。妄言深刺為害。或淺刺不治。難經所謂春夏淺秋冬深刺之說。一切不可從。

一治門中。皆不言灸數者。以隨病輕重多寡也。間亦言幾壯者。其所有經驗而得效者也。

一是編之出血法。試用之十之七八。罔不取奇驗。然出血有多寡。可隨病虛實輕重矣。

一余所用治諸病之針。乃毫針也。而世人好華。以金銀作之。餘隻用鐵針。以覺其有奇效也。是至刺皮肉甚亟而不傷氣血。醫人謂鐵針有毒。以不用。然鐵之有毒。予亦未之見也。

一予所用之出血針。乃三稜針也。和醫皆以和鋼鐵作之。出血之後。其創痛甚。當以南蠻輸入者為佳。可選用之。

針灸七十穴

頭面部

百會 在項中陷中。容豆許。去前髮際五寸。後髮際七寸。○主治卒中惡。卒起僵臥。惡見風寒。

頭維 額角入髮際一寸五分。俗為米嚼。○主治頭痛。眩暈。

醫風 耳後尖角陷中。按之引耳中。○主治口噤不開。引鼻中。又治齒齲。

耳門 耳前起肉當耳缺者陷中。○主治唇吻強。上齒痛。

風池 耳後顳顬後。腦空下。髮際陷中。○主治面赤腫。

瘂門 在頂入後髮際五分。項中央宛宛中。仰頭取之。○主治瘖不能言。舌急語難。

晴明 內眥頭外一分。宛宛中。○主治目腫。子痛瘡。遠視䀮䀮。昏夜無所見。

肩背部

大椎 在脊骨第一椎上陷者。宛宛中。○主治。瘧久不愈。復未發前至已發時。灸之數十壯。衄血不止者。數十壯果止。

肩井 肩上陷中缺盆上大骨前。一寸半。以三指按取。當中指下陷中。○主治頭頂頭痛。臂不能舉。○婦人難產墮胎後。手足厥逆無力者。針之頓愈。又治乳癰極效。

肩髃 膊骨頭肩端上。兩骨鏬門陷者。宛宛中。舉臂取之有空。○主治。臂筋骨疼痛。頭頸拘急。不可回顧。

膏肓 四椎下。近五椎上兩旁相去脊中各三寸。正坐曲脊伸兩手。以臂著膝前。令端直。手大指與膝頭齊。以物支肘。毋令搖動取之。○主治虛損勞傷。百病無所不療。○此穴尤氏傳所載。醫緩見晉侯病在肓之上。膏之下。如不可攻之。亦以有治之功。而有此名也。蓋專和上焦心肺之陽氣。心肺之降濁氣。升清氣。有云行雨施之功矣。故曰。百病無所不療者。陽氣虛損。神魂勞倦。氣鬱。眠多。夢遺。健忘等諸疾。無不瘥也。誠醫家緊要之寶穴也。

肺俞 第三椎下兩旁。相去各一寸五分。千金曰。對乳引繩度之。○主治上氣喘滿。咳嗽。

膈俞 七椎下兩旁。相去脊中一寸五分。正坐取之。○主治胸脅支滿。噎食不下。疼嗽氣痛。

肝俞 九椎下兩旁。相去脊中。各一寸五分。正坐取之。○主治胸滿。心腹積聚。疼痛嗽引兩脅。

脾俞 十一椎下兩旁。相去脊中。各一寸五分。正坐取之。○主治泄痢不化。飲食不食。不肌膚。黃疸。脹滿。痞氣。

胃俞 十二椎下。兩旁相去脊中。各一寸五分。正坐取之。○主治胃寒吐逆。少食羸瘦。霍亂腹痛。

膀胱俞 十九椎下。兩旁相去脊中。各一寸五分。伏取之。○主治小便赤澀。遺尿失禁。婦人帶下瘕聚。

腰眼 令病人解去衣服。直身正立。於腰上脊骨兩旁。有微陷處。是為腰眼穴也。○主治傳屍癆瘵。滅門絕戶。百方難治尤妙。屍蟲必吐瀉中而出。此比四花等穴。尤易且效。又常灸腰痛。消渴。且治婦人月水不定。赤白帶下。腰脊冷痛。下血痔漏等。有十全之功。

胸脅部

天突 在頸結喉下四寸。宛宛中。○主治喘急。痰涎咳嗽。○又云喉痹。咽乾急。

中府 乳上三肋間。動脈應手陷中。去中行六寸。○主治胸肋痰痛。中風。

鳩尾 蔽骨之端。在臆前。蔽骨下五分。人無蔽骨者。從歧骨際下行一寸。曰鳩尾。言其骨垂下。如鳩尾形。○主治卒霍亂。神志昏昧者。

巨闕 鳩尾下一寸。○主治心胸疼痛。膈中不利。

上脘 去蔽骨三寸。臍上五寸。○主治翻胃嘔吐。食不下。

中脘 上脘下一寸。臍上四寸。○主治諸病有傳。

梁門 中脘旁去中行。各三寸。○主治積氣疼痛。

陰都 夾中脘兩邊。相去五分。○主治噦嘔不得意息。

建里 中脘下一寸。臍上三寸。○主治宿食嘔吐。

下脘 建里下一寸。臍上二寸。穴當胃下口。小腸上口。水穀於是入焉。○主治泄利。腹內腸鳴。

水分 下脘下一寸。臍上一寸。穴當小腸下口。○主治水脹腫滿。水穀不分。小便不通。○灸功尤勝於針矣。

章門 大橫外直。季脅肋端。臍上二寸。兩旁九寸。側臥屈上足。伸下足。舉臂取之。○主治胸脅支滿。痞氣食積。瘧疾瘧泄痢。疝痛。

京門 監骨下。腰中季脅。本夾脊。○主治小腹急痛。○此穴能利腰間之氣。通腹背之結。開升降之路。扶持脾腎之元氣。諸不委言。惟須每日用之。方能有效。故記以傳之也。當

神闕 臍中。○主治卒中。不省者。卒霍亂轉筋入腹。四支厥冷。欲絕者。

天樞 夾臍中兩旁。各二寸陷中。○主治賁豚脹疝。○甲乙云。治氣疝。噦嘔。面腫。賁豚。

陰交 臍上一寸。當膀胱上口。○主治小腹冷痛。陰囊癢濕。

氣海 臍下一寸半。宛宛中。男子生氣之海。○主治溫補下元不足。盛精氣。夢遺精滑。白濁。

石門 臍下二寸。○主治小腹疝痛。淋閉。

關元 臍下三寸。○主治臍下絞痛。遺精淋濁。月經不調。○張介賓曰。此穴當人身上下四旁之中。故名。大中極。乃男子藏精。女子蓄血之處。

中極 開元下一寸。○主治產時。惡露不行。胎衣不下。

手足部

合谷 手大指。次指。歧骨間陷中。○主治偏正頭痛。面腫目瞖。口眼斜。口噤不開。

商陽 手大指次指內側。去爪甲角。如韭葉。○主治手腳拘攣。

後谿 手少指外側。本節後陷中。○主治肩臑痛。不能動搖。

少商 大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白肉際。宛宛中。○主治手不仁。手臂身熱。又云。目疣萑目。

神門 掌後銳骨端。陷中。○主治手不得上下。

通里 腕後一寸。陷中。○主治卒痛煩心。心下悸。非恐。

列缺 去腕側上。一寸五分。○主治小便熱痛。及中風齒痛。(滑氏云。以手交頭食指未筋鏬中。)

外關 腕後二寸。兩筋間。○主治肩重。臂痛。

濕溜 腕後去五寸間。動脈中。○主治瘧。面赤腫。○又云。瘰癧咽腫。

曲澤 肘內廉下陷中。屈肘得之。○主治腹脹喘。振慄。

曲池 肘外輔骨。屈肘曲骨之中。以手拱胸取之。○主治臂臑疼痛。不能提物。屈伸不便。手振。不能書物。及中風口喎斜。

內關 掌後去腕二寸。兩筋間。○主治手中風熱。臂里攣急。

湧泉 足心陷中。屈足卷指宛宛中。跪取之。○主治衄血不止。

太敦 足大指端去爪甲如韭葉。及三毛中。○主治大腹脹。腹痛。癇症。

隱白 足大指端。內側去爪甲角。如韭葉。○主治腹脹逆息。○又云。腹滿喜嘔。(內側為隱白。外側為太敦。)

內庭 足大指次指外間。陷中。○主治喜頻伸數欠。惡聞人音。

臨泣 足小指次指本節後。陷中。○主治支痛胸痹不得息。

申脈 外踝。下五分。陷中。容爪甲。自肉際。主治風眩癲疾。氣麻木。

照海 足內踝下。陰蹻脈所生。○主治積聚。肌肉痛。

公孫 足大指本節後一寸。內踝前。○主治諸瘧惡寒。心痛心煩。

三陰交 內踝上三寸骨下陷中。○主治婦人月水不調。難產死胎。○此穴下三陰經所交會。為治陰病血症。婦人之要穴也。故俗對婦人謂之下三里也。

羕山 兌腨腸下分肉間。陷中。○主治大便秘不通。痔漏腳氣。

陰陵泉 膝下內側。輔骨下。伸足取之。與陽陵泉穴相對。○主治心下滿。寒中。小便不利。

陽陵泉 膝下一寸。䯒外廉陷中。蹲坐取之。○主治足膝冷。痹不仁。腳氣筋攣。○難經曰。筋會陽陵泉。故凡膝胕足筋縮拘攣等。皆治此。

三里 膝下三寸。筋骨外廉。大筋內。宛宛中。兩筋肉分間。舉足取之。○主治逆氣上衝。頭痛。目眩。眼瞖。耳鳴。鼻窒。口無味。痰咳。氣喘。心痛。胸腹支滿。食不化。腹內諸痰氣塊。腹痛。大小便不調。腰脊強痛。○此穴降諸上逆之濁氣。升下陷之清氣。故所治之諸病。皆是濁氣上塞之症也。上膏肓穴。升下陷清陽之氣。而清氣升則濁氣降。此三里穴。降上逆之濁氣。而濁氣降。則清氣升。陰陽升降。互濟其用。以收同等之效。故今灸膏肓者。後日必灸三里。以宜治之者也。

委中 膕中央約文。動脈陷中。○主治腰脊甚痛。不可忍者。刺之出血頓愈。轉筋強直者。亦刺之立處愈。

風市 使病人正立。以兩手自然垂下。當第三指之端。○主治腰腿痛。足脛麻頑。腳氣冷痛。令人輕健。

環珧 髀樞下。臥伸下足。屈上足。以右手摸穴。猶搖撼取之。○主治胸脅相引。半身不遂。腰胯痠痛。

阿是 痛人有病痛。即令捏其上。若里當共處。不問孔穴。即得使快成痛處。即云阿是。凡吳蜀人多行之。(指痛針痛徐氏謂之天應穴)

中風

經曰。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寒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是以古之名醫。皆以外中風邪立方。然河間主火。東垣主氣。丹溪主濕。三先生之論。使後學狐疑不決。故王安道有論三子。主氣主火主濕之不同。而與昔人主風之不合。而立真中類中為二途。

針 中腕 鳩尾 三里

灸 百會 大椎 風市 三里

出血 委中 合谷

預防中風

凡手十指麻痹者。中風漸也。速宜療治。薛立齋曰。預防之理。當養氣血。節飲食。戒七情。遠幃幕可也。

針 風池 百會 翳風 合谷 鳩尾 幽門

灸 肩井 曲池(此二穴。自百壯至三百壯。屢試屢效。)

傷寒

(傷寒一日剌太陽。二日刺陽明。陰陽分次第之說不可信。)

針 期門 三里 風池

陰症傷寒

灸 關元 神闕

內傷

內傷者。內傷其脾胃也。

灸 胃俞 脾俞 腎俞

中寒

寒為天地殺厲之氣也。寒氣之傷人也。因陽氣虛也。凡傷寒。循六經。漸入中寒。不問冬夏。或坐地受冷。自皮膚卒入臟腑。而似中風。

灸 中脘 神闕 氣海(此三穴。灸而手足溫暖則生。如極冷。唇青。厥逆無脈者即死。)

中暑

(有夏月四證。傷寒。傷風。中暑。熱病。疑似難明。當詳細診斷。以分辨之。)

中暑者。熱中心脾二經也。

針 中腕 鳩尾

霍亂

(霍亂已死。腹中尚暖而未絕氣者、乃用鹽納臍中令滿。大艾炷灸三五七壯蘇。)

霍亂有濕霍亂、乾霍亂二種。心腹卒痛。先吐先瀉。心腹俱痛。吐瀉俱作者。濕霍亂也。凡吐瀉時不可與食。乾霍亂。忽然心腹絞痛。手厥冷。欲吐有聲無物。欲瀉不得瀉。升降不通。而急死。

針 鳩尾 中脘 關元 三里

灸 神闕 出血 委中

轉筋(丹溪云。轉筋多屬血熱。)

尋常轉筋。四時皆有。不因霍亂而發者。其發多於睡中。或伸欠而作。

出血 隱白

一方 每遇轉筋時。即以鹽揩擦痛處。三五十匝。即雖皮破亦不妨。可以斷根。

濕症

(濕症。雖有內外之不同。從外感得之者少。從內傷得之多。)

濕有自外入者。長復鬱熱。山澤蒸氣。冒雨行濕。動作辛苦人。汗透沾衣。多腰腳腫痛。有自內得者。生冷酒面滯脾。生濕鬱熱。多肚腹腫脹。

針 關元 石門

灸 腎俞

痰飲(痰之病症百端。隨症可治療。)

內經曰。諸氣膹郁。皆屬肺金。蓋肺氣鬱則成熱。熱盛則生痰。

針 幽門 中脘 上脘 阿是

灸 膈俞 膏肓

瘧之病。內經說之詳且盡矣。然後世之名醫。或為瘴瘧。為鬼瘧。為痰瘧。為食瘧。其因痰食瘴鬼而為瘧者。固有之。而千百十一耳。然龔廷賢。以瘧期時發為信。

針 大椎 章門 京門 胃俞

灸 章門(屢試屢效)

泄瀉

(泄瀉之症。中脘陰都之兩穴不可刺。率爾輕刺。成脾虛必矣。)

泄瀉之症。只因脾胃飢寒。飲食過度。或為風寒暑濕所傷。皆令泄瀉。

針 關元 石門 三里

灸 天樞

咳嗽

(咳者無痰而有聲。嗽者無聲而有痰。)

內經曰。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氣。邪氣以從其合也。五臟之咳嗽。久乃移於六腑。

針 幽門 上脘 巨闕

灸 肺俞 肩井

出血 曲澤

痢疾

(白痢針合谷。赤痢針小腸俞。赤白針三里。如此之說。毫無根據。吾門所不取也。)

原病式曰。痢為濕熱。甚於腸胃。怫鬱而成其病。皆熱症也。赤白相兼。膿血雜痢。皆因脾胃失調。飲食停滯。積於腸胃之間。多是暑濕傷脾。故作痢疾。

針 章門 天樞 關元 腎俞

灸 京門 腰眼

嘔吐

嘔吐者。有聲有物。胃氣有所傷也。

針 章門 京門 水分 三陰交

灸 三里(自百壯至二百壯得效。)

痿躄

(手足痿軟而無力。百節緩縱而不收。證名曰痿。)

五臟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躄。

針 三里 大椎 膏肓 腎俞

灸 肺俞 膈俞

出血 太敦

頭痛

(偏頭風。雷頭風。大頭痛。眉稜骨痛。真頭痛。頭重。頭搖。內傷頭痛。時作時止。外傷頭痛。綿綿不已。氣虛頭痛。耳鳴。九竅不利。濕熱頭痛。頭重如石。風寒頭痛。身重惡寒。真頭痛者。腦盡疼而手足冷至節者。不治。)

統治一切頭痛症類

針 百會 風池 阿是 頭維 三里

灸 列缺 關元 瘂門

出血 頭維 百會

胃脘痛

(俗呼為心痛)

虞天民曰。經所謂胃脘當心而痛。今俗呼為心痛者。未達此義耳。雖曰。運氣之勝復。未有不由清痰食積鬱於中。七情九氣觸於內之所致焉。

針 中脘 鳩尾 脾俞 內關

出血 膏肓

腹痛

(大凡虛者喜按。實者怕按。)

腹痛者。有因虛。因實。因傷寒。因痰火。因食積。因死血者。宜參考。

針 章門 中脘 天樞 羕山 三陰交 阿是

灸 天樞 京門 三里

出血 太敦

一方 以帛包鹽。熨臍小腹。是又良法也。

腰痛

(腎虛而邪能湊焉。故作痛。)

丹溪曰。腎受病。則腰滯而痛。

針 腰眼 三里 陽陵泉 阿是

灸 腎俞 陰陵泉

出血 委中

鬱症

夫人之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噎郁。諸病生焉。故人之諸病。多生於郁。

針 中脘 上脘

灸 脾俞 膏肓 三里

諸氣(針以導氣)

血則隨氣而行。氣則載乎血者也。有是氣。必有是血。有是血。必乘乎是氣。二者行則俱行。一息有間則病矣。

氣虛

(勞役傷氣。中氣不足不可針。)

灸 脾俞 胃俞

氣實

(邪氣也。)

針 上脘 梁門 下脘

氣滯

(鬱而不伸也)

針 中脘 陰都 梁門

氣寒

(身受寒氣也)

灸 脾俞 肝俞

諸血

血為榮。氣為衛。心主血。肝藏血。脾為總官。血隨氣行。氣逆則血逆。髒得血而能津。腑得血而能潤。目得血而能視。舌得血而能言。手得血而能握。足得血而能躡。榮衛晝夜循環運行不息。若是榮衛火動。皆令失血焉。

咳血

(嗽而血出也)

針 幽門 三里 三陰交

咯血

(痰中血疙瘩也。所吐血齅。不臭可治。若臭者不治。)

針 梁門 幽門 後谿

吐血

(嘔全血也)

針 脾俞 上脘 申脈 陰陵泉

衄血

(鼻血也)

針 肝俞 瘂門 臨泣 內庭

灸 三里 湧泉

便血

(大便血)

針 隱白 三里 申脈

灸 三陰交(二百壯)

溺血

(小便血)

針 關元 石門 天樞 臨泣

咳逆

夫咳者。氣逆也。氣自臍下直衝上出於口。而作聲之名也。古謂之噦。今謂之呃。乃胃寒所生。寒氣自逆而呃上也。有痰。有氣虛。有火。有因飲食太過。填塞胸中。而氣不得升降者。

針 中脘 陰都

灸 三里(屢試屢效)

噁心

(胃中有寒氣而作惡心者。嘔清水。胃中有熱而作惡心。嘔酸。內作熱。)

噁心者。無聲無物。但心中欲吐不吐。欲嘔不嘔。雖曰噁心。非心經之病。其病皆在胃口上也。

針 中脘 上脘 梁門

灸 脾俞 胃俞

翻胃

(一名反胃。謂食入反出故也。)

大抵翻胃之症。未有不由膈噎而起也。其病皆因憂愁憤怒思慮鬱結。痰飲滯於胸膈之間。使氣道噎塞也。

針 中脘 上脘 下脘 陰部

灸 膈俞 脾俞 膏肓

傷食

(初起一吐即寬。若久不化。成積食也。)

東垣曰。胃中元氣盛。則能食而不傷。過時而不飢。脾胃俱壯。則能食而肥也。脾胃俱虛。則不能食而瘦。或少食而肥。而四肢不舉。蓋實而邪氣盛也。又有善食而瘦者。胃強脾虛。胃強者。邪火殺穀。非真強也。脾虛則肌肉削。名曰食㑊。

針(吐瀉並作腹痛甚之時。) 中脘 鳩尾 章門

灸(不得吐不得瀉。腹痛甚而已欲絕之時。) 神闕

出血 百會

眩暈

(病因有四。外邪。七情。腎虛。血虛。)

夫眩者。言其昏黑。暈者。言其旋轉。無痰不能作眩。此痰在上。火在下。火炎上。而動其痰。

針 中脘 三里 羕山 內庭

灸 三里 隱白

大便閉

(一名秘結。有風燥。有熱燥。有陽結。有陰結。有氣滯結。或因有所脫血。津液暴竭。種種不同。固難一例而推。)

秘結之症。不問氣體實之人。攝養乖理。三焦氣澀。運掉不行。壅結於腸胃之間。皆有秘結之患。

針 羕山 章門 膀胱俞

灸 中脘 腰眼

喘急

人之五臟。皆有上氣。而肺為之總。故經曰。諸氣皆屬於肺。肺居五臟之上。而為華蓋。喜清虛。而不欲窒礙。調攝失宜。或為風寒暑濕邪氣相干。則肺氣脹滿。發而為喘。呼吸坐臥。促迫不安也。

針 中府 幽門 中脘

灸 天突

便濁

因脾胃之濕熱下流。滲入膀胱。故使便溲。或白或赤。而渾濁不清也。

針 中脘 石門 陰交

灸 腎俞

小便閉

(天民曰。先哲以滴水之器譬之。上竅閉。則下竅不出。此理甚明。故東垣使灸百會穴。提其氣。是開上竅之法也。)

經曰。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故清陽不升。則濁陰不降。而成淋閉之患矣。

針 石門 關元 章門

灸 百會

黃疸

黃疸之病。皆濕熱所成。

出血 隱白 脾俞 胃俞

黃腫

人有病黃腫者。不可誤以為黃疸。蓋黃疸者。遍身如金。眼目皆黃。而面無腫狀。黃腫之黃。則其色帶白。而眼目如故。雖同出脾胃。而病形不同。

針 中脘 三里 腎俞 脾俞

吞酸(附)

吐酸(吞酸吐酸雖有吞吐之不同。而治法則一也。)

內經曰。諸嘔吐酸。皆屬熱。惟李東垣獨以為寒。

針 章門 京門 天樞

灸 三里(百壯而有效)

股痛

股居一身之下。眾陰之所歸。而其所以作疼者。三經(三經者。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也。施治之時。不必詳分。)受病也。

針 三陰交 陰陵泉 三里 阿是

灸 風市

出血 委中

脊痛

(肩背痛不可回顧者。痰氣之所聚也。)

背脊乃督脈所貫。屬太陽經。其所以作疼者。乃房欲過度。不恤勞力。空虛所致。

針 肩髃 肩井 曲池

灸 肺俞 脾俞

出血 膏肓

脅痛

丹溪曰。屬肝木氣實。有死血。有痰流注。

針 章門 京門 阿是

灸 中府

出血 肝俞

疝氣

難經曰。任脈之為病。其內若結。男子者。為七疝。(七疝者。寒、水、筋、血、氣、狐、癲是也。)

針 天樞 腰眼 關元

灸 風市 阿是

出血 腎俞

勞極

(勞瘵之一症。難治也。雖施以針。亦無大效。)

勞症者。元是虛損之極。二十四種。或三十六種。名雖不同。證亦少異。大抵不過咳嗽發熱。咯血吐痰。白濁自澀。遺精盜汗。或心神恍惚。夢與鬼交。婦人則月閉不通。日漸尫羸。漸成勞極之候。

灸 膈俞 肝俞 脾俞

口舌病

口者。脾之竅。舌者。心之苗也。

口舌生瘡

(心熱也)

針 合谷 後谿

出血 神門

口舌及咽腫痛

(上熱也)

針 通里 神門 合谷

出血 曲澤

齒痛

(牙齒。骨之餘。腎之標也。精完則齒堅。腎衰則齒豁。虛熱則齒動。)

丹溪曰。牙疼或出血屬熱。胃中有熱。有風寒。有蟲。有濕熱。實熱腫痛也。

針 曲池 合谷 三里

出血 合谷

齒齲

(蟲蝕齒也)

針 翳風

齒斷痛

針 列缺 神門

眼目

(目之失明者。四氣七情之所害多。)

陰陽應象論云。諸脈者。皆屬於目。又曰。目得血而能視。五臟六腑之精氣。皆上注於目。而為之睛。

風眼腫痛

針 清明 三里 內庭

出血 頭維

肝經上壅目赤澀痛

針 合谷 晴明

灸 肝俞

萑目

(肝虛之候也)

針 百會 少商

出血 肝俞

眼眶脹痛

出血 合谷 少商

統治一切眼疾

針 晴明 合谷 三里 內庭 百會 少商

灸 肝俞 三里

出血 肝俞 少商 頭維 百會

咽喉

咽喉腫痛者。或喉痛生瘡者。或喉痛閉塞不能言語者。俱是風熱痰火所致也。

針 合谷 曲池 天突

出血 少商

喉痹

(喉痹卒然腫痛。水漿不入言語不通。死在須臾。)

出血(放其腫處出毒血)

鼻病

(內經曰。西方白色。人通氣於肺。開竅於鼻。)

鼻者。肺之外侯。丹溪曰。肺之為臟。其位高。其體脆。性惡寒。又惡熱。是故好飲熱酒者。始則傷於肺臟。

酒齇鼻

(熱血入肺)

出血 列缺 合谷

清涕

(風熱也)

針 肺俞 迎香

痔漏

經曰。因而飽食。筋脈橫解。腸澼為痔。

灸(可於痔上灸五十壯或至百壯)

耳病

耳者。腎之竅。腎虛。則耳聾鳴也。

聤耳

(多是上焦火炎也。小兒多有之。)

針 翳風 外關

膿耳

(風熱上壅流膿。耳聾新發者。多熱也。久聾者。多腎不足。)

針 耳門 迎香 臨泣

右耳鳴聾者。相火也。

左耳鳴聾者。膽火也。

左右俱耳腫痛者。胃火也。

統治一切耳病

針 外關 合谷 耳門 翳風 後谿 迎香 三里 臨泣

𩞄雜

𩞄雜者。俗謂之心𩞄也。有胃中痰因火動而𩞄者。又有因食鬱而𩞄者。

針 中脘 幽門 胃俞

噯氣

(胸膈之氣上升也。噯氣者多在食積。)

針 中腕 下脘 天樞 神門 通里

水腫

水腫者。因脾虛不能運化水穀。停於三焦。注於肌肉。滲於皮膚。而發腫也。

針 門元 天樞 章門 三陰交

鼓脹

(鼓脹之一證。針灸難得效。須服藥。)

夫脹者。飲食失節。不能調養。則清氣下降。濁氣填滿胸腹。濕熱相蒸。遂成脹滿。

針 中脘 石門 氣海

灸 水分 三陰交(五百壯)

積聚

氣之所積名曰積。氣之所聚名曰聚。故積者。五臟所生。聚者。六腑所成也。

肝積

(名曰肥氣。在右脅下。如覆杯。)

針 梁門 天樞 章門

灸 肝俞 章門

心積

(名曰伏梁。起臍上。大如璧。)

針 中脘 鳩尾

灸 膏肓

脾積

(名曰肥氣。在胃脘右側。覆大如盤。)

針 中脘 梁門 陰都

灸 脾俞 腰眼

肺積

(名曰息奔。在右脅下。大如覆杯。)

灸 三里 肺俞

腎積

(名曰奔豚。在小腹上至心下。若豚狀。)

灸 腎俞 京門

統治一切積聚

陽陵泉 中脘 天樞 梁門 章門 京門 脾俞 腰眼

痞滿

(大抵大便易者為虛。大便難者為實。)

有氣虛痞。血虛痞。食積痞。脾泄痞。痰膈痞。

針 梁門 天樞 幽門

灸 上脘

健忘(附)

驚悸怔忡(精神短少者多主於痰。)

有因思慮過度。勞傷心脾忘事者。

灸 關元 天樞

驚悸(屬血虛火動)

灸 神門 中脘

怔忡

(心胸躁動。謂之怔忡驚悸。久則成怔忡。怔忡久則成健忘。三症雖有深淺。然皆因心脾血少。神虧。清氣不足。痰火濁氣上攻。)

灸 神門 三里

淋病

(氣血石膏勞謂之五淋)

凡淋病屬熱。間亦有冷淋。多忿怒。房勞。忍小便。或酒肉濕熱。下流腎膀胱。鬱結為淋。

針 天樞 關元 中脘 太敦

灸 三陰交 膀胱俞

出血 三陰交 委中

腳氣

(腳氣者。其初病之時。不知不覺。因他病誘發。或奄然大悶。其症寒熱。全類傷寒。)

有從外感而得者。有從內傷而致者。所感雖有內外之殊。其為濕熱之患則一也。

針 風市 公孫 陰陵泉 環珧

灸 膈蒜灸痛處。每二壯去蒜再換。灸自三十壯五十壯。可依患人之輕重也。

出血 羕山

痛風

(古之痛痹者。即今之痛風也。諸方書又謂之白虎節風。)

丹溪曰。因濕痰濁血流注為病。

針 百會 環珧 風池

出血 三陰交 膏肓

關格

關格者。升降不通。飲食不下。此因氣之橫格也。乃是痰格中焦。

針 中脘 鳩尾

出血 少商 太敦

臂痛

臂痛者。因濕痰橫行經絡也。

針 肩井 合谷 肩髃 曲池

灸 阿是

肩痛

(痰濕為主)

針 肩井 風池 肩髃

灸 膏肓

出血 肺俞

足痛

有痰。有濕。有血虛。有腳。

針 公孫 三里 陽陵泉

灸 阿是

手痛

有濕熱。有血虛。

針 曲池 合谷 神門 通里

灸 阿是 商陽

麻木

(麻是氣虛。木是濕痰。分為二。雖然。亦有氣血俱虛。但麻而不木者。亦有虛而感濕。麻木兼作者。)

丹溪曰。十指麻木。是胃中有濕痰。死血。

渾身麻木

針 環珧 陽陵泉 肩髃 三里 百會 曲池 合谷 肩井

出血 合谷 百會

手麻木

針 外關 曲池

出血 曲澤

足麻木

針 三里 環珧 風市

出血 隱白

自汗

(原病式曰。心熱則出汗。)

丹溪曰。自汗者。屬氣虛。亦屬濕與熱。

針 列缺 少商 太敦 湧泉

盜汗

丹溪曰。盜汗屬血與陰虛。

灸 氣海 腎俞

癇證

丹溪曰。癇證者。大率屬痰與熱。

針 中脘 鳩尾 公孫

灸 太敦

癲狂

大率多因痰結於心胸間所致。

針 風池 中脘 鳩尾 膏肓 肺俞

灸 百會 神門 上脘 曲池

邪祟

天民曰。病有心虛驚惕。如醉如凝。如為邪鬼所附。或陽明內實。以致登高而歌。棄衣而走。皆痰火之所為。實非妖迷邪祟之所致。

灸 太敦 三里

出血 委中 少商

脫肛

脫肛者。肛門翻出。虛寒脫出也。

灸 腰眼 腎俞 脾俞(自二百壯至五百壯)

諸蟲

(癆瘵蟲有十八種其形狀各有異。詳見十藥神書)

諸蟲者。腸胃中濕熱所生也。

針 京門 章門 天樞

灸 肝俞 脾俞

遺溺

(或遺尿。老人溺多。有虛寒。壯人溺多者虛熱。)

小便失禁者。屬氣虛。

灸 石門 腎俞(五百壯)

腋氣

(一名狐臭。屬濕熱。)

灸 腋下有細小孔。每穴三壯。

消渴

(大抵消渴俱屬內虛而有熱也)

因食甘美而多肥。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

針 中脘 陰都

灸 三里

癰疽

(癰者大而高起。屬乎陽。六腑之氣所生也。疽者平而內發。屬乎陰。五臟之氣所成也。)

凡癰疽。皆飲食七情。房勞。損傷脾腎肝所致也。(癰疽有外邪相搏。及小瘡瘍傳染。亦皆因內有毒以召之也。)

灸 隔蒜灸發處。去蒜再換灸。

折傷(附跌撲)

折傷者。多有瘀血凝滯血也。

出血 其患處多取血

婦人科

(婦人諸病。多是氣盛而血虛也。)

婦人一切病。皆與男子同。惟經水帶下血崩胎產等病。為異而已。

經閉(血枯也)

針 中脘 氣海 中極

灸 關元 天樞

月經常過期者。血少也。

針 石門 關元 三陰交

經水過期。紫黑有塊作痛。血熱也。

針 三陰交 中脘 氣海

經水未行。臨經將來作痛。(血實鬱滯也。)

針 天樞 陰交 關元

經水行後。而作痛。(血俱虛也。)

針 三陰交 關元

經水欲行。臍腹絞痛。(血滯也)

針 氣海 陰交 太敦

統治一切經水。諸病生穴。

三陰交 關元 石門 陰交

中極 氣海 中脘 太敦

天極 三里 神闕 合谷

難產

(刺合谷三陰交而墮胎之說。不可信。)

難產之婦。皆是產前恣欲所致。非獨難產。且產後諸疾。皆由是而生。

針 三陰交 合谷 石門 關元

產後血暈。不識人。

針 三陰交 關元 中極

灸 三里 太敦

產後手足厥逆

灸 肩井(七壯有極效)

胞衣不下

(肩井穴不可深刺。刺之。亦須刺足三里。)

針 氣海 石門 陰交 肩井

灸 肩井 中極

橫產

針 三陰交 腎俞 合谷

橫產手先出。產門手出。以細針可刺掌中。

逆產(足先出)

針 關元 石門 三陰交

灸 右足小指尖三壯立產。炷如小麥大。

懷妊

灸 胃俞 腰眼(至出產則安)

產後腹痛(瘀血也)

針 石門 關元

血崩

(血行淋瀝不正。名山崩。)

針 氣海 天樞 三陰交 太敦

乳腫痛

灸 臨泣

出血 膏肓

血塊

針 氣海 三陰交 三里 丹田 阿是

出血 委中

帶下

(肥人帶下多是濕痰。瘦人少有此病。有者足熱也。)

丹溪曰。胃中痰積流下。滲入膀胱。當升之。無人知此。

針 肝俞 三陰交 氣海

灸 天樞 門元

小兒科

凡小兒諸病。亦與大人無異。唯驚風、疳積、痘疹為異。

急驚

(急驚屬肝。風邪痰熱。有餘之症也。錢仲陽曰。急者實熱。慢者虛熱。)

針 中脘 鳩尾 百會 湧泉

灸 章門

慢驚

(屬脾。中氣虛損。不足之病也。)

灸 章門 神闕

疳疾

(疳疾癖疾二症。肝俞。膈俞。脾俞。胃俞及至身柱腰眼而出血治之。無有不效焉。攝州中野村之一醫。行此法。最有經驗矣。俗稱中野之一本針焉。)

虞搏曰。內經云。數食肥。令內熱。數食甘。令人中滿。蓋其病因肥甘所致。故命名曰疳。

針 中脘 鳩尾

灸 肝俞 脾俞 章門

出血 膈俞 胃俞 腎俞

癖疾

錢仲陽云。癖塊者。僻於兩脅。痞結者。痞於中脘。此因乳哺失調。飲食停滯。邪氣相搏而成。或乳母六淫七情所致也。

出血 肝俞 脾俞 腎俞

丹毒

(丹毒者。火行於外也。)

出血 委中 膈俞

吐瀉

小兒之吐瀉。皆乳食過度。傳化失常。蓋食鬱則成熱。熱鬱則成酸。而成吐成瀉。此必然之理也。

針 關元 天樞 鳩尾

腹脹(須察其虛實)

灸 章門

腹痛

(多是飲食所傷也。)

針 中脘 章門 關元

夜啼

(錢氏曰。小兒夜啼者。脾臟冷而痛也。有欲飲乳。到口便啼。身額皆熱者。看其口。若無瘡。必喉舌腫痛而啼也。)

灸 脾俞

出血 有舌下紫脈。刺之出惡血。

痘瘡

(痘瘡者。往昔未有。魏以來發生之。本朝聖武天皇之世始流行。或曰痘瘡者。人生不再。危病也。)

初生時。含胎血。嚥下至腎經。發痘也。或曰。父母肆欲火毒。遺於精血之間。生兒發痘。

痘瘡黑頭研已欲絕

出血 委中 曲澤

附錄

一舊書禁針穴二十二穴。禁灸穴四十五穴。最忌刺合谷。而孕婦墮胎。或灸石門。則女子終身無妊娠。灸瘂門而成瘂。刺鳩尾則死。是說也予頗疑之。一人患頭痛。其痛引腦。不可忍。至瘂門之穴。灸五壯。頓治。又中暑腹痛已欲絕。則刺鳩尾之一穴。而作吐即瘳。孕婦麻木。刺合谷之二穴而愈。所謂禁穴。亦未嘗見其害。反得奇效者。不可舉數焉。然則其為妄誕。可不辨而知矣。竊以為對症而治。無所謂禁穴。治不對證。或治不得法。周身皆禁穴也。何者。雖至刺如中脘上脘之穴。不能手法。則或聚成塊或腫痛或出血。不可忍。或發驚。或成眩暈。或針斷肉中。或針刺不拔。不禁而成禁穴矣。故但依病症。針刺有法。此說非入門同道。則難共論焉。

一厥症頓死者。和醫稱氣付針者。即大針也。用之刺百會。人中。湧泉。足三里。而不蘇。則或灸神闕。隱白者。二三壯不見呈兆。則束手無策。嗚呼。可悲哉。於予一切頓死者。以毫針先刺鳩尾、中脘、上脘、梁門、關元、氣海。而後以大針刺百會、三里。膏肓、湧泉而有效。灸神闕。則至百壯。亦不限以二三壯。

一刺針之後。腫痛不可忍者。邪氣聚其處。而作患耳。若欲治之。則當刺其所腫痛之經穴。極有效。

一倭俗有言曰腫病。其症時眼昏。而治將絕。是當屍厥疔腫。生口鼻。䴠而如此。灸溫溜之二穴。而有效。凡疔腫。灸芥宜大。若不知熱。則宜及知熱。(四國之民間有稱一瘡。其病周身生一瘡。暴眼昏而死。乃於須臾之間。灸溫溜穴邊而得治云。疑是疔瘡也。)

一補瀉迎隨者。針家之所重也。雖多論說。刺而驅賊邪。去症癖。則瀉也。驅去邪氣。正氣回覆。即補也。若謂補瀉迎隨。全在手法。並無別解。或有瀉而無補。或有補而有瀉。或瀉其子補其母之說。一切吾所不取也。

一風眼至出膜。則手中指本節尖。灸五壯。左眼灸右。右眼灸左。

一膁瘡不愈。則其至土用中灸三陰交里者。七壯。則再不發。至二十壯。或三十壯。亦可也。

一下疳瘡。三陰交之二穴。可大出血腫物。正中灸三壯。極有效。

一小兒慢脾風。目直視。手足痹。口吐沫。則章門二穴灸五壯。或至十壯。此從經驗得之。

一沙脹之一症。委中之二穴。可出血。此症海邊民間。用之甚效。

一五積氣塊。血瘕。當灸膈俞。肝俞。太敦。照海。隨病輕重。而自百壯至千壯。

一下血。當灸命門之穴。命門在十四椎下。所對臍是也。令患人平身。垂手正立。於木石之上。目無斜視。身無偏倚。去上衣服。用直杖子。從地至臍。中央截斷。卻回杖子於背上。當脊骨中。杖盡處。即是命門穴也。(命門之灸。治淋疾腰腹痛。或治疝氣腳氣。無不取效。)

千金云。凡言壯數者。若丁壯病根深篤。可倍於方數。老少衰弱。可減半。扁鵲灸法。有至五百壯千壯。曹氏從法有百壯大。十壯小。諸論亦然。惟明堂本經多雲。針入六分。灸二壯。更無餘論。故後人不準。惟以病之重輕而增損之。

一舊說欲用針灸。必先知其人行年。宜忌尻神。及人神所在。男忌除。女忌破。男忌戌。女忌巳。又所謂血支血忌之類。一切不可拘。若夫急難之際。卒暴之疾。死在須臾之間。宜速治之。若泥於禁忌。倫於鬼神。豈不誤哉。

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書可信乎。書可不信乎。取捨唯在其人耳。吾管先生。所著針灸則。不取十二經十五絡所生動井榮俞經合八會等。僅取若干經穴。可針則針。可灸則灸。可出血則出血。而能起沉疴矣。此書也。先生唯示門人小子耳。非必欲示他人也。蒙命僕校正其句讀。讀此書者。如實驗有徵而覺可取者。發表示眾。以供採用。則為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