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針灸節要

針灸節要

作者
高武
朝代

書目

素問十二卷

世稱黃帝岐伯問答之書,及觀其旨意,殆非一時之言,而所譔述,亦非一人之手, 劉向指為諸韓公子所著,程子謂出戰國之末,而其大略,正如禮記之萃於漢儒, 而與孔子子思之言並傳也。蓋靈蘭祕典五常正大六元正紀等篇。 無非闡明陰陽五行主制之理,配象合德,實切於人身,其諸色脈病名,鍼刺治要, 皆推是理以廣之,而皇甫謐之甲乙,楊上善之太素,亦皆本之於此,而微有異同, 醫家之綱法,無越於是書矣。然按西漢藝文志,有內經十八卷,及扁鵲白氏二內經, 凡三家,而素問之目乃不列,至隋經籍志,始有素問之名,而指為內經。 唐王冰乃以九靈九卷牽合漢志之數,而為之註釋,復以陰陽大論託為師張公所藏, 以補其亡逸,而其用心亦勤矣。惜乎朱墨混淆,玉石相亂,訓詁失之於迂疎, 引援或至於未切,至宋林億高若訥等,正其誤文,而增其缺義,頗於冰為有功。

難經十三卷

秦越人祖述黃帝內經,設為問答之辭,以示學者,所引經言,多非靈素本文, 蓋古有其書,而今亡之耳!隋時有呂博望註本不傳,宋王惟一集五家之說, 而醇疵或相亂,惟虞氏粗為可觀,紀齊卿註稍密,乃附辯楊玄操。呂廣, 王宗正三子之非,周仲立頗加訂易,而考證未明,李子野亦為句解,而無所啟發, 近代張潔古註後附藥,殊非經義,王少卿演繹其說,目曰重玄,亦未足以發前人之蘊。 ○滑伯仁氏取長棄短,折衷以己意,作難經本義。

九鍼式

鑱鍼 平半寸,長一寸六分,其頭大末銳,其病熱在頭身宜此。 員鍼 其身員,鋒如卵形,長一寸六分,肉分氣滿宜此。 鍉鍼 鋒如黍粟之銳,長三寸五分,脈氣虛少宜此。 鋒鍼 刃三隅,長一寸六分,瀉熱出血,發泄痼病宜此。 䤵鍼 一名鈹鍼,末如劍鋒,廣二寸半,長四寸,破癰腫,出膿血。 員利鍼 尖如毫,且員且利,中身微大,長一寸六分,調陰陽,去暴痺。 毫鍼 法象毫尖,如蚊虻喙,長三寸六分,調經絡,去疾病。 長鍼 鋒如利,長七寸,痺深居骨解腰脊節奏之間者。 燔鍼 一名焠鍼,長四寸,風虛合于骨解皮膚之間者。

明 四明 高武撰 述

卷一

難經

一 補瀉

七十八難曰:鍼有補瀉,何謂也?然補瀉之法,非必呼吸出內鍼也。 紀曰:呼盡而內鍼,吸而引鍼者為補吸則內鍼,呼盡出鍼為瀉,此言補瀉之時, 非必呼吸出內而已,然知為鍼者信其左,不知為鍼者信其右。 紀氏曰:然知為鍼信其左者,以左調右,有餘不足,補瀉於滎俞也。 不知為鍼者信其右,但一心用鍼,不知以左調右也。 當刺之時,先以左手厭按所鍼滎俞之處,彈而努之,爪而下之,其氣之來, 如動脈之狀,順鍼而刺之,得氣,因推而內之,是謂補。動而伸之,是謂瀉。不得氣, 乃與男外女內;不得氣,是謂十死,不治也。 滑氏曰:彈而努之,努讀作怒,爪而下之,搯之稍重,皆欲致其氣之至也。氣至指下, 如動脈之狀,乃乘其至而刺之,順,猶循也乘也。停鍼待氣,氣至鍼動,是得氣也。 因推鍼而內之,是謂補,動鍼而伸之,是謂瀉,此越人心法,非呼吸出內也。 是固然也。若停鍼候氣,久而不至,乃與男子則淺其鍼而候之衛氣之分, 女子則深其鍼而候之榮氣之分,如此而又不得氣,是謂其病終不可治也。 篇中前後二氣字不同,不可不辨,前言氣之來如動脈之狀,未刺之前, 左手所候之氣也。後言得氣不得氣,鍼下所候之氣也。此自兩節,周仲立乃云: 凡候氣,左手宜略重,候之不得,乃與男則少輕其手於衛氣之分以候之, 女則重其手於榮氣之分以候之,如此則既無前後之分,又昧停鍼待氣之道, 尚何所據為補瀉耶。 六十九難曰:經言虛者補之,實者瀉之,不虛不實,以經取之,何謂也? 然虛者補其母,實者瀉其子,當先補之,然後瀉之,不虛不實,以經取之, 是正經自病,不中他邪也。當自取其經。故言以經取之。 滑氏曰:靈樞第十篇載,十二經皆有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虛者補其母,實者瀉其子,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假令肝病虛,即補厥陰之合。 曲泉是也。實則瀉厥陰之滎,行間是也。先補後瀉,即後篇陽氣不足,陰氣有餘, 當先補其陽,而後瀉其陰之意,若於此義不屬,非闕誤,則羨文也。不實不虛, 以經取之者,即四十九難憂愁思慮則傷心,形寒飲冷則傷肺,恚怒氣逆則傷肝, 飲食勞倦則傷脾,久坐濕地,強力入水則傷腎,蓋正經之自病者也。楊氏曰: 不實不虛,是諸藏不相乘也。故云自取其經。 七十六難曰:何謂補瀉?當補之時,何所取氣?當瀉之時,何所置氣?然當補之時, 從衛取氣,當瀉之時,從榮置氣,其陽氣不足,陰氣有餘,當先補其陽, 而後瀉其陰,陰氣不足,陽氣有餘,當先補其陰,而後瀉其陽,榮衛通行, 此其要也。 滑氏曰:靈樞五十二篇曰:浮氣不循經者為衛氣,其精氣之行於經者為榮氣。 蓋補則取浮氣之不循經者以補虛處,瀉則從榮置其氣而不用也。置猶棄置之置, 然人之病,虛實不一,補瀉之道,亦非一也。是以陽氣不足而陰氣有餘, 則先補陽而後瀉陰以和之,陰氣不足而陽氣有餘,則先補陰而後瀉陽以和之, 如此則榮衛自然通行矣。 七十五難曰:經言東方實,西方虛,瀉南方,補北方,何謂也?然金木水火土, 當更相平,東方木也。西方金也。木欲實金當平之,火欲實水當平之。 土欲實木當平之,金欲實,火當平之,水欲實,土當平之,東方肝也。則知肝實, 西方肺也。則知肺虛,瀉南方火,補北方水,南方火,火者木之子也。北方水, 水者木之母也。水勝火,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故瀉火補水,欲令金不得平木也。 經曰:不能治其虛,何問其餘,此之謂也? 滑氏曰:金不得平木,不字疑衍,○東方實,西方虛,瀉南方,補北方者,木金火水, 欲更相平也。木火土金水之欲實,五行之貪勝而務權也。金水木火土之相平。 以五行所勝而制其貪也。經曰:一藏不平,所勝平之,東方肝也。西方肺也。東方實, 則知西方虛矣。若西方不虛,則東方安得而過於實耶!或瀉或補。 要亦抑其甚而濟其不足,損過就中之道也。水能勝火,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 瀉南方火者,奪子之氣,使食母之有餘,補北方水者,益子之氣,使不食於母也。 如此則過者退,抑者進,金得平其木,而東西二方無復偏勝偏虧之患矣。越人之意, 大抵謂東方過於實,而西方之氣不足。故瀉火以抑其木,補水以濟其金。 是乃使金得與木相停。故曰欲令金得平木也。若曰欲令金不得平木,則前後文義窒礙, 竟說不通,使肝木不過,肺金不虛,復瀉火補水,不幾於實實虛虛耶! 八十一難文義,正與此互相發明,九峰蔡氏謂水火金木土穀惟修,取相勝以洩其過, 其意亦同。故結句云:不能治其虛,何問其餘?若為知常而不知變者之戒也。 此篇大意,在肝實肺虛,瀉火補水上。○或問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 當瀉火補土為是。蓋子有餘則不食母之氣,母不足則不能蔭其子,瀉南方火, 乃奪子之氣,使食母之有餘,補中央土,則益母之氣,使得以蔭其子也。 今乃瀉火補水何歟?曰:此越人之妙,一舉而兩得之者也。且瀉火一則以奪木之氣, 一則以去金 之克,補水一則以益金之氣,一則以制火之光,若補土則一於助金而已, 不可施於兩用,此所以不補土而補水也。或又問母能令子實,子能令母虛。 五行之道也。今越人乃謂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何哉。曰:是各有其說也。 母能令子實,子能令母虛者,五行之生化,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者,鍼家之予奪, 固不相侔也。○四明陳氏曰:仲景云:木行乘金名曰橫。內經曰:氣有餘, 則制己所勝 而侮所不勝。木實金虛,是木橫而凌金,侮所不勝也。木實本以金平之, 然以其氣正強而橫,金平之,則兩不相伏而戰,戰則實者亦傷,虛者亦敗, 金虛本資氣於土,然其時土亦受制,未足以資之。故取水為金之子,又為木之母, 於是瀉火補水,使水勝火,則火餒而取氣於木,木乃減而不復實,水為木母。 此母能令子虛也。木既不實,其氣乃平,平則金免木凌,而不復虛,水為金子。 此子能令母實也。所謂金不得平木,不得逕以金平其木,必瀉火補水而旁治之, 使木金之氣自然兩平耳!今按陳氏此說,亦自有理,但為不之一字所纏。 未免牽強費辭,不若直以不字為衍文爾,觀八十一難中,當知金平木一語可見矣。 ○王安道曰:余每讀至此,未嘗不歎夫越人之得經旨,而悼夫後世之失經旨也。 先哲有言,凡讀書不可先看註解,且將經文反覆而詳味之,得自家有新意。 卻以註解參校,庶乎經意昭然,而不為他說所蔽,若先看註解,則被其說橫吾胸中, 自家卻無新意矣。余平生佩服此訓,所益甚多,且如難經此篇,其言周備純正, 足為萬世法,後人紛紛之論,其可憑乎。夫實則瀉之,虛則補之,此常道也。 實則瀉其子,虛則補其母,亦常道也。人皆知之,今肝實肺虛,乃不瀉肝而瀉心, 此則人亦知之,至於不補肺補脾而補腎,此則人不能知,惟越人知之耳。 夫子能令母實,母能令子虛,以常情觀之,則曰心實致肝木亦實,此子能令母實也。 脾土虛致肺金亦虛,此母能令子虛也。心火實固由自主,脾土虛乃由肝木制之, 法當瀉心補脾,則肝肺皆平矣。越人則不然,其子能令母實,子謂火,母謂木, 固與常情無異,其母能令子虛,母謂水,子謂木,則與常情不同矣。 故曰水者木之母也。子能令母實一句,言病因也。母能令子虛一句,言治法也。 其意蓋曰:火為木之子,子助其母,使之過分而為病矣。今將何以處之。 惟有補水瀉火之治而已。夫補水者何謂也。蓋水為木之母,若補水之虛,使力可勝火, 火勢退而木勢亦退,此則母能虛子之義,所謂不治之治也。(此虛字, 與精氣奪則虛之虛字不同,彼虛謂耗其真而致虛,此虛謂抑其過而欲虛之也。) 若曰不然,則母能令子虛一句,將歸之脾肺乎,既歸於脾肺,今何不補脾乎。 夫五行之道,其所畏者,畏所剋耳!今火大王,水大虧,火何畏乎,惟其無畏, 則愈王而莫能制,苟非滋水以求勝之,孰能勝也。水勝火三字,此越人寓意處。 細觀之,勿輕忽也。雖瀉火補水並言,然其要又在補水耳!後人乃言獨瀉火, 而不用補水。又曰瀉火即是補水,得不大違越人與經之意乎,若果不用補水, 經不必言補北方,越人不必言補水矣。雖水不虛,而火獨暴王者,固不必補水亦可也。 若先因水虛而致火王者,不補水可乎。水虛火王而不補水,則藥至而暫息, 藥過而復作,將積年累月,無有窮已,安能絕其根哉,雖苦寒之藥,通為抑陽扶陰, 不過瀉火邪而已,終非腎藏本藥,不能滋養北方之真陰也。欲滋真陰,舍地黃, 黃蘗之屬不可也。且夫肝之實也。其因有二,心助肝,肝實之一因也。肺不能制肝, 肝實之二因也。肺之虛也。其因亦有二,心克肺,肺虛之一因也。 脾受肝克而不能生肺,肺虛之二因也。今補水而瀉火,火退則木氣削, 又金不受剋而制木,東方不實矣。金氣得平,又土不受克而生金,西方不虛矣。 若以虛則補母言之,肺虛則當補脾,豈知肝氣正盛,剋土之深。 雖每日補脾安能敵其正盛之勢哉。縱使土能生金,金受火克,亦所得不償所失矣。 此所以不補土而補水也。或疑木王補水,恐水生木而木愈王。故聞獨瀉火不補水論, 忻然而從之,殊不知木已王矣。何待生乎。況水之虛,雖峻補尚不能復其本氣, 安有餘力生木哉。若能生木,則能勝火矣。或又謂補水者,欲其不食於母也。 不食於母,則金氣還矣。豈知火克金,土不生金,金之虛已極,尚不能自給, 水雖欲食之,何所食乎?若如此,則金虛不由於火之剋,土之不生,而由於水之食爾, 豈理也哉,縱水不食金,金亦未必能復常也。金不得平木一句,多一不字。 所以瀉火補水者,正欲使金得平木也。不字當刪去,不能治其虛,何問其餘, 虛指肺虛而言也。瀉火補水,使金得平木,正所謂能治其虛,不補土,不補金, 乃瀉火補水,使金自平,此法之巧而妙者,苟不能曉此法,而不能治此虛, 則不須問其他,必是無能之人矣。故曰不能治其虛,何問其餘? 若夫上文所謂金木水火土更相平之義,不勞解而自明,茲故弗具也。夫越人亞聖也。 論至於此,敢不歛衽,但恨說者之斁蝕。故辯之。(武按滑氏受針法於東平高洞陽, 故以鍼法補瀉註,豈王氏不習鍼。故以用藥論,而補瀉之理明矣。 若經旨則鍼藥皆通。) 七十二難曰:經言能知迎隨之氣,可令調之,調氣之方,必在陰陽,何謂也? 然所謂迎隨者,知榮衛之流行,經脈之往來也。隨其順逆而取之,故曰迎隨。 滑氏曰:迎隨之法,補瀉之道也。迎者迎而奪之,隨者隨而濟之,然必知榮衛之流行, 經脈之往來,榮衛流行,經脈往來,其義一也。知之而後可以視夫病之逆順, 隨其所當而為補瀉也。○四明陳氏曰:迎者,迎其氣之方來而未盛也。以瀉之,隨者, 隨其氣之方往而未虛也。以補之,愚按迎隨有二,有虛實迎隨,有子母迎隨。 陳氏之說:虛實迎隨也。若七十九難所載,子母迎隨也。 調氣之方,必在陰陽,知其內外表裡,隨其陰陽而調之。故曰調氣之方,必在陰陽。 滑氏曰:在,察也。內為陰,外為陽,表為陽,裡為陰,察其病之在陰在陽而調之也。 楊氏曰:調氣之方,必在陰陽者,陰虛陽實,則補陰瀉陽,陽虛陰實,則補陽瀉陰, 或陽并於陰,陰并於陽,或陰陽俱虛俱實,皆隨其所見而調之。謝氏曰:男外女內, 表陽裡陰,調陰陽之氣者,如從陽引陰,從陰引陽,陽病治陰,陰病治陽之類也。 七十九難曰:經言迎而奪之,安得無虛,隨而濟之,安得無實,虛之與實,若得若失, 實之與虛。若有若無,何謂也? 滑氏曰:出靈樞第一篇,得,求而獲也。失,縱也。遺也。其第二篇曰:言實與虛, 若有若無者,謂實者有氣,虛者無氣也。言虛與實,若得若失者。 謂補者佖然若有得也。瀉者怳然若有失也。即第一篇之義。 然迎而奪之者,瀉其子也。隨而濟之者,補其母也。假令心病,瀉手心主俞, 是謂迎而奪之者也。補手心主井,是謂隨而濟之者也。 滑氏曰:迎而奪之者瀉也。隨而濟之者補也。假令心病,心火也。土為火之子, 手心主之俞大陵也。實則瀉之,是迎而奪之也。木者火之母,手心主之井中衝也。 虛則補之,是隨而濟之也。迎者迎於前,隨者隨其後,此假心為例,而補瀉, 則云手心主,即靈樞所謂少陰無俞者也。當與六十六難並觀。○潔古曰:呼吸出納, 亦名迎隨也。 所謂實之與虛者,牢濡之意也。氣來實牢者為得,濡虛者為失。故曰若得若失也。 滑氏曰:氣來實牢濡虛,以隨濟迎奪而為得失也。前云虛之與實,若得若失, 實之與虛,若有若無,此言實之與虛,若得若失。蓋得失有無,義實相同, 互舉之省文耳! 八十一難曰:經言有見如入,有見如出者,何謂也?然所謂有見如入者。 謂左手見氣來至乃內鍼,鍼入見氣盡乃出鍼,是謂有見如入,有見如出也。 滑氏曰:所謂有見如入下,當欠有見如出四字,如,讀為而,孟子書,望道而未之見, 而讀為如。蓋通用也。○有見而入出者,謂左手按穴,待氣來至乃下鍼, 鍼入候其氣應盡而出鍼也。○紀氏曰:鍼之出入,皆隨氣往來。素問曰:見其烏烏, 見其稷稷,從見其飛,不知其誰,伏如橫努,起如發機是也。(素問寶命全形論文)

二 補瀉相反

八十一難曰:經言無實實虛虛,損不足而益有餘,是寸口脈耶,將病自有虛實耶! 其損益奈何?然是病,非謂寸口脈也。謂病自有虛實也。假令肝實而肺虛,肝者木也。 肺者金也。金木當更相平,當知金平木,假令肺實而肝虛微少氣, 用鍼不補其肝而反重實其肺。故曰實實虛虛,損不足而益有餘,此者中工之所害也。 滑氏曰:是病二字,非誤即衍,肝實肺虛,金當平木,如七十五難之說,若肺實肝虛, 則當抑金而扶木也。用鍼者乃不補其肝,而反重實其肺,此所謂實其實而虛其虛, 損不足而益有餘,殺人必矣。中工,猶云粗工也。 十二難曰:五藏脈已絕於內,用鍼者反實其外,五藏脈已絕於外,用鍼者反實其內, 內外之絕,何以別之?然五藏脈已絕於內者,腎肝氣已絕於內也。而醫反補其心肺, 五藏脈已絕於外者,其心肺脈已絕於外也。而醫反補其腎肝,陽絕補陰,陰絕補陽。 是謂實實虛虛,損不足,益有餘,如此死者,醫殺之耳。 滑氏曰:靈樞第一篇曰:凡將用鍼者,必先診脈,視氣之劇易。 乃可以治也又第三篇曰:所謂五藏之氣已絕於內者,脈口氣內絕不至,反取外之病處, 與陽經之合,有留鍼以致其陽氣,陽氣至則內重竭,重竭則死矣。其死也。 無氣以動故靜,所謂五藏之氣已絕於外者,脈口氣外絕不至,反取其四末之輸, 有留鍼以致其陰氣,陰氣至則陽氣反入,入則逆,逆則死矣。其死也。陰氣有餘故躁, 此靈樞 以脈口內外言陰陽也。越人以心肺腎肝內外別陰陽,其理亦猶是也。 紀氏謂此篇言鍼法,馮氏謂合入用鍼補瀉之類。

三 鍼刺淺深

七十難曰:春夏刺淺,秋冬刺深者,何謂也?然春夏者,陽氣在上,人氣亦在上, 故當淺取之,秋冬者,陽氣在下,人氣亦在下。故當深取之。 滑氏曰:春夏之時,陽氣浮而上,人之氣亦然。故刺之當淺,欲其無太過也。 秋冬之時,陽氣沉而下,人之氣亦然。故刺之當深,欲其無不及也。經曰:必先歲氣, 無伐天和,此之謂也。四明陳氏曰:春氣在毛,夏氣在皮,秋氣在分肉,冬氣在骨髓, 是淺深之應也。 七十一難曰:經言刺榮無傷衛,刺衛無傷榮,何謂也?然鍼陽者,臥鍼而刺之。 刺陰者,先以左手攝按所鍼榮俞之處,氣散乃內鍼,是謂刺榮無傷衛,刺衛無傷榮也。 滑氏曰:榮為陰,衛為陽,榮行脈中,衛行脈外,各有淺深也。用鍼之道亦然, 鍼陽必臥鍼而刺之者,以陽氣輕浮,過之恐傷於榮也。刺陰者,先以左手按所刺之穴, 良久,令氣散乃內鍼,不然,則傷衛氣也。無毋通,禁止辭。

四 先後淺深

七十難曰:春夏各致一陰,秋冬各致一陽,何謂也?然春夏溫,必致一陰者。 初下鍼沉之至腎肝之部,得氣引持之,陰也。秋冬寒,必致一陽者, 初內鍼淺而浮之至心肺之部,得氣推內之陽也。是謂春夏必致一陰,秋冬必致一陽。 滑氏曰:致取也。春夏氣溫,必致一陰者,春夏養陽之義也。 初下鍼即沉之至腎肝之部,俟其得氣,乃引鍼而提之,以至於心肺之分。 所謂致一陰也。秋冬氣寒,必致一陽者,秋冬養陰之義也。初內鍼淺而浮之, 當心肺之部,俟其得氣,推鍼而內之,以達於腎肝之分,所謂致一陽也。 此篇致陰陽之說,越人特推其理有如是者爾,凡用鍼補瀉,自有所宜, 初不必以是相拘也。

五 井滎俞經合主病

六十八難曰:五藏六府,各有井滎俞經合,皆何所主?然經言所出為井,所流為滎, 所注為俞,所行為經,所入為合,井主心下滿,滎主身熱,俞主體重節痛, 經主喘咳寒熱,合主逆氣而洩,此五藏六府井滎俞經合所主病也。 滑氏曰:主,主治也。井,谷井之井,水源之所出也。滎絕小水也。井之源本微, 故所流尚小而為滎,俞,輸也。注也。自滎而注,乃為俞也。由俞而經過於此。 乃謂之經,由經而入於所合,謂之合,合者會也。靈樞第一篇曰:五藏五俞, 五五二十五俞,六府六俞,六六三十六俞。(此俞字,空穴之總名,凡諸空穴, 皆可以言俞。)經脈十二,絡脈十五,凡二十七氣所行,皆井滎俞經合之所係, 而所主病各不同,井主心下滿,肝木病也。足厥陰之支,從肝別貫鬲,上注肺。 故井主心下滿,滎主身熱,心火病也。俞主體重節痛,脾土病也。經主喘欬寒熱, 肺金病也。合主逆氣而泄,腎水病也。謝氏曰:此舉五藏之病各一端為例, 餘病可以類推而互取也。不言六府者,舉藏足以該之。○項氏曰:井象水之泉, 滎象水之陂,俞象水之窬,經象水之流,合象水之歸,皆取水之義也。○紀氏曰: 井之所治,不以五藏六府,皆主心下滿,滎之所治,不以五藏六府,皆主身熱, 俞之所治,不以五藏六府,皆主體重節痛,經之所治,不以五藏六府, 皆主喘咳寒熱,合之所治,不以五藏六府,皆主逆氣而泄,俱言藏不言府者, 恐未中理。

六 四時井滎俞經合刺

七十四難曰:經言春刺井,夏刺滎,季夏刺俞,秋刺經,冬刺合者,何謂也? 然春刺井者邪在肝,夏刺滎者邪在心,季夏刺俞者邪在脾,秋刺經者邪在肺, 冬刺合者邪在腎。 滑氏曰:滎俞之繫四時者,以其邪各有所在也。 其肝心脾肺腎,而繫於春夏秋冬者,何謂也。然五藏一病輒有五也。假令肝病, 色青者肝也。臊臭者肝也。喜酸者肝也。喜呼者肝也。喜泣者肝也。其病眾多, 不可盡言也。四時有數,而並繫於春夏秋冬者也。鍼之要妙,在于秋毫者也。 滑氏曰:五藏一病,不止於五,尤眾多也。雖其眾多,而四時有數。 故並繫於春夏秋冬,及井滎俞經合之屬也。用鍼者,必精察之。○詳此篇文義, 似有缺誤,今且依此解之,以俟知者。

七 藏府滎俞合皆以井為始

六十三難曰:十變言五藏六府滎合,皆以井為始者,何也?然井者東方春也。 萬物之始生,諸蚑行喘息蜎飛蠕動當生之物,莫不以春生。故歲數始於春, 日數始於甲。故以井為始也。蚑去知切蠕音軟。 滑氏曰:十二經所出之穴,皆謂之井,而以為滎俞之始者,以井主東方木,木者春也。 萬物發生之始,諸蚑者行,喘者息,息謂噓吸氣也。公孫弘傳,作蚑行喙息, 義尤明白,蜎者飛,蠕者動,皆蟲豸之屬,凡當生之物,皆以春而生。 是以歲之數則始於春,日之數則始於甲,人之滎合則始於井也。馮氏曰:井, 谷井之井,泉源之所出也。四明陳氏曰:經穴之氣所生則自井始,而留滎注俞, 過經入合。故以萬物及歲月日數之始為譬也。

八 藏府井滎為五六

六十二難曰:藏井滎有五,府獨有六者,何謂也?然府者陽也。三焦行於諸陽, 故置一俞,名曰原,府有六者,亦與三焦共一氣也。 滑氏曰:藏之井滎有五,謂井滎俞經合也。府之井滎有六,以三焦行於諸陽, 故又置一俞而名曰原,所以府有六者,與三焦共一氣也。虞氏曰:此篇疑有缺誤, 當與六十六難參考。

九 陰陽井滎木金相生不同

六十四難曰:十變又言陰井木,陽井金,陰滎火,陽滎水,陰俞土,陽俞木,陰經金, 陽經火,陰合水,陽合土。 經金,陽經火,陰合水,陽合土。 滑氏曰:十二經起於井穴,陰井為木。故陰井木生陰滎火,陰滎火生陰俞土, 陰俞土生陰經金,陰經金生陰合水,陽井為金。故陽井金生陽滎水,陽滎水生陽俞木, 陽俞木生陽經火,陽經火生陽合土。 陰陽皆不同,其意何也。然是剛柔之事也。陰井乙木,陽井庚金,陽井庚金者, 乙之剛也。陰井乙木者,庚之柔也。乙為木。故言陰井木也。庚為金。故言陽井金也。 餘皆倣此。 滑氏曰:剛柔者,乙庚之相配也。十干所以自乙庚而言者。蓋諸藏府穴,皆始於井, 而陰脈之井始於乙木,陽脈之井始於庚金。故自乙庚而言剛柔之配。 而其餘五行之配,皆倣此也。丁氏曰:剛柔者,謂陰井木,陽井金,庚金為剛, 乙木為柔,陰滎火,陽滎水,壬水為剛,丁火為柔,陰俞土,陽俞木,甲木為剛, 己土為柔,陰經金,陽經火,丙火為剛,辛金為柔,陰合水,陽合土,戊土為剛, 癸水為柔。蓋五行之道,相生者母子之義,相剋相制者夫婦之類。故夫道皆剛, 婦道皆柔,自然之理也。易曰:分陰分陽,迭用柔剛,其是之謂歟。

十 出井入合

六十五難曰:經言所出為井,所入為合,其法奈何?然所出為井,井者東方春也。 萬物之始生。故言所出為井也。所入為合,合者北方冬也。陽氣入藏, 故言所入為合也。 滑氏曰:此以經穴之流注始終言也。

十一 欲刺井當刺滎

七十三難曰:諸井者,肌肉淺薄,氣少不足使也。刺之奈何?然諸井者木也。 滎者火也。火者木之子,當刺井者,以滎瀉之。故經言,補者不可以為瀉, 瀉者不可以為補,此之謂也。 滑氏曰:諸經之井,皆在手足指梢,肌肉淺薄之處,氣少不足使為補瀉也。 故設當刺井者,只瀉其滎,以井為木,滎為火,火者木之子也。詳越人此說, 專為瀉井者言也。若當補井,則必補其合。故引經言,補者不可以為瀉, 瀉者不可以為補,各有攸當也。補瀉反則病益篤,而有實實虛虛之患,可不謹哉。 (武按,滑氏謂經意為瀉井而補,補井補合之言,端自瀉南方補北方意也。)

十二 經脈流注

二十三難曰:經脈十二,絡脈十五,何始何窮也?然經脈者,行血氣,通陰陽, 以滎於身者也。其始從中焦注手太陰陽明,陽明注足陽明太陰,太陰注手少陰太陽, 太陽注足太陽少陰,少陰注手心主少陽,少陽注足少陽厥陰,厥陰復還注手太陰, 別絡十五,皆因其原,如環無端,轉相灌溉,朝於寸口人迎,以處百病,而決死生也。 滑氏曰:因者隨也。原者始也。朝猶朝會之朝,以用也。因上文經脈之尺度, 而推言經絡之行度也。直行者謂之經,旁出者謂之絡,十二經有十二絡, 兼陽絡陰絡脾之大絡,為十五絡也。謝氏曰:始從中焦者。蓋謂飲食入口藏于胃, 其精微之化,注手太陰陽明,以次相傳,至足厥陰,厥陰復還注手太陰也。絡脈十五, 皆隨十二經脈之所始,轉相灌溉,如環之無端,朝寸口人迎,以之處百病, 而決死生也。寸口人迎,古法以俠喉兩傍動脈為人迎。 至晉王叔和直以左手關前一分為人迎,右手關前一分為氣口,後世宗之, 愚謂昔人所以取人迎氣口者。蓋人迎為足陽明胃經,受穀氣而養五藏者也。 氣口為手太陰肺經,朝百脈而平權衡者也。○此事難知云:寅手太陰肺,始於中焦, 終於大指內廉出其端;卯手陽明大腸,始於手大指次指之端,終於上俠鼻孔; 辰足陽明胃,始於鼻交頞中,終於入大指間出其端;已足太陰脾,始於足大指之端, 終於注心中;午手少陰心,始於心中,終於小指之內出其端;未手太陽小腸, 始於小指之端,終於抵鼻至目內眥,斜絡於顴。申足太陽膀胱,始於目內眥, 終於小指內側出其端;酉足少陰腎,始於小指之下,終於注胸中;戌手厥陰心包, 始於胸中,終於循小指次指出其端;亥手少陽三焦,始於小指次指之端,終於目銳眥; 子足少陽膽,始於目銳眥,終於小指次指內出其端,其支者,上入大指歧骨內出其端, 貫爪甲出三毛;丑足厥陰肝,始於大指聚毛之上,終於注肺中。

十三 奇經八脈

二十七難曰:脈有奇經八脈者,不拘於十二經,何也?然有陽維,有陰維,有陽蹻, 有陰蹻,有衝,有督,有任,有帶之脈。凡此八脈者,皆不拘於經。故曰奇經八脈也。 滑氏曰:脈有奇常,十二經者常脈也。奇經八脈,則不拘於十二經。故曰奇經, 奇對正而言,猶兵家之云奇正也。虞氏曰:奇者奇零之奇,不偶之義。 謂此八脈不係於正經陰陽,無表裡配合,別道奇行。故曰奇經也。此八脈者。 督脈督於後,任脈任於前,衝脈為諸陽之海,陰陽維則維絡於身,帶脈束之如帶, 陽蹻得之太陽之別,陰蹻本諸少陰之別云: 經有十二,絡有十五,凡二十七氣,相隨上下,何獨不拘於經也?然聖人圖設溝渠, 通利水道,以備不然,天雨降下,溝渠溢滿,當此之時,霶沛妄作,聖人不能復圖也。 此絡脈滿溢,諸經不能拘也。 滑氏曰:經絡之行,有常度矣。奇經八脈則不能相從也。故以聖人圖設溝渠為譬, 以見絡脈滿溢,諸經不能復拘,而為此奇經也。然則奇經蓋絡脈之滿溢而為之者歟, 或曰此絡脈三字,越人正指奇經而言也。既不拘於經,直謂之絡脈亦可也。此篇兩節, 舉八脈之名,及所以為奇經之義。 二十八難曰:其奇經八脈者,既不拘於十二經,皆何起何繼也?然督脈者。 起於下極之俞,並於脊裡,上至風府,入屬於腦,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 循腹裏,上關元,至喉咽,衝脈起於氣衝,並足陽明之經,夾臍上行,至胸中而散也。 帶脈者,起於季脇,迴身一周,陽蹻脈者,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入風池, 陰蹻脈者,亦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至咽喉,交貫衝脈,陽維陰維者,維絡於身, 溢畜不能環流灌溉諸經也。故陽維起於諸陽會也。陰維起於諸陰交也。 比於聖人圖設溝渠,溝渠滿溢,流於深湖。故聖人不能拘通也。而人脈隆盛, 入於八脈,而不環周。故十二經亦不能拘之,其受邪氣畜則腫熱砭射之也。 滑氏曰:繼,脈經作繫。○督之為言都也。為陽脈之海,所以都綱乎陽脈也。 其脈起下極之俞,由會陰歷長強,循脊中行至大椎穴,與手足三陽之脈交會, 上至瘖門與陽維會,至百會與太陽交會,下至鼻柱人中與陽明交會。 任脈起於中極之下曲骨穴,任者妊也。為人生養之本,衝脈起於氣衝穴,至胸中而散, 為陰脈之海,內經作並足少陰之經,按衝脈行於幽門通谷而上,皆少陰也。當從內經, 此督任衝三脈,皆起於會陰。蓋一源而分三歧也。帶脈起於季脇下一寸八分, 回身一周,猶束帶然,陽蹻脈起於足跟中申脈穴,循外踝而行。 陰蹻脈則起於跟中照海穴,循內踝而行,蹻揵也。以二脈皆起於足。 故取蹻揵超越之義,陽維陰維,維絡於身,為陰陽之綱維也。陽維所發,別於金門, 以陽交為郄,與手足太陽及蹻脈會於臑俞,與手足少陽會於天窌,及會肩井, 與足少陽會於陽白,上本神臨泣正營腦空,下至風池,與督會於風府瘂門, 此陽維之起於諸陽會也。陰維之郄曰築賓,與足太陰會於腹哀大橫。 又與足太陰厥陰會於府舍期門,又與任脈會於天突廉泉,此陰維起於諸陰之交也。 溢畜不能環流灌溉諸經者也十二字,當在十二經亦不能拘之之下,則於此無所間, 而於彼得相從矣。其受邪氣畜云云十二字,謝氏則以為於本文上下當有缺文, 然脈經無此,疑衍文也。或云當在三十七難關格不得盡其命而死矣之下, 因邪在六府而言也。

十四 十五絡脈

二十六難曰:經有十二,絡有十五,餘三絡者,是何等絡也。然有陽絡,有陰絡, 有脾之大絡,陽絡者,陽蹻之絡也。陰絡者,陰蹻之絡也。故絡有十五焉。滑氏曰: 直行者謂之經,傍行者謂之絡,經猶江漢之正流,絡則沱潛之支派,每經皆有絡, 十二經有十二絡,如手太陰屬肺絡大腸,手陽明屬大腸絡肺之類。今云絡有十五者, 以其有陽蹻之絡,陰蹻之絡,及脾之大絡也。陽蹻陰蹻,見二十八難,謂之絡者, 蓋奇經既不拘於十二經,直謂之絡亦可也。脾之大絡,名曰大包,出淵液三寸, 布胸脇,其動應衣,脈宗氣也。四明陳氏曰:陽蹻之絡統諸陽絡。 陰蹻之絡能統諸陰絡,脾之大絡,又總統陰陽諸絡,由脾之能溉養五藏也。

十五 奇經病

二十九難曰:奇經之為病何如?然陽維維於陽,陰維維於陰,陰陽不能自相維, 則悵然失志,溶溶不能自收持,陽維為病,苦寒熱,陰維為病,苦心痛,陰蹻為病, 陽緩而陰急,陽蹻為病,陰緩而陽急,衝之為病,逆氣而裡急,督之為病,脊強而厥, 任之為病,其內苦結,男子為七疝,女子為瘕聚,帶之為病,腹滿,腰溶溶若坐水中, 此奇經八脈之為病也。 滑氏曰:此言奇經之病也。陰不能維於陰,則悵然失志,陽不能維於陽, 則溶溶不能自收持,陽維行諸陽而主衛,衛為氣,氣居表。故苦寒熱, 陰維行諸陰而主榮,榮為血,血屬心。故苦心痛,兩蹻脈病,在陽則陽結急, 在陰則陰結急,受病者急,不病者自和緩也。衝脈從關元至咽喉。故逆氣裡急, 督脈行背。故脊強而厥,任脈起胞門行腹。故病苦內結,男為七疝,女為瘕聚也。 帶脈回身一周。故病狀如是,溶溶,無力貌,此各以其經脈所過而言之, 自二十七難至此,義實相因,最宜通玩。

十六 十二經以原為俞三焦以俞為原

六十六難曰:經言肺之原出於太淵,心之原出於大陵,肝之原出於太衝, 脾之原出於太白,腎之原出於太谿,少陰之原出於兌骨,神門穴也膽之原出於丘墟, 胃之原出於衝陽,三焦之原出於陽池,膀胱之原出於京骨,大腸之原出於合谷, 小腸之原出於腕骨。 滑氏曰:肺之原太淵至腎之原太谿,見靈樞第一篇,其第二篇曰:肺之俞太淵, 心之俞大陵,肝之俞太衝,脾之俞太白,腎之俞太谿,膀胱之俞束骨,過於京骨為原, 膽之俞臨泣,過於丘墟為原,胃之俞陷谷,過於衝陽為原,三焦之俞中渚, 過於陽池為原,小腸之俞後谿,過於腕骨為原,大腸之俞三間,過於合谷為原, 蓋五藏陰經,止以俞為原,六府陽經,既有俞,仍別有原。或曰: 靈樞以大陵為心之原,難經亦然,而又別以兌骨為少陰之原,諸家鍼灸書, 並以大陵為手厥陰心主之俞,以神門在掌後兌骨之端者,為心經所注之俞, 似此不同者何也。按靈樞七十一篇曰:少陰無輸,心不病乎。歧伯曰: 其外經病而藏不病。故獨取其經於掌後兌骨之端也。其餘脈出入屈折,其行之疾徐, 皆如手少陰心主之脈行也。又第二篇曰:心出於中衝,溜於勞宮,注於大陵, 行於間使,入於曲澤,手少陰也。(按中衝以下,並手心主經俞,靈樞直指為手少陰, 而手少陰經俞,不別載也。)又素問繆刺篇曰:刺手心主少陰兌骨之端各一痏,立已。 又氣穴篇曰:藏俞五十穴,王氏主五藏俞惟有心包經井俞之穴,而亦無心經井俞穴, 又七十九難曰:假令心病,瀉手心主俞,補手心主井,詳此前後各經文義, 則知手少陰與心主同治也。 十二經皆以俞為原者,何也?然五藏俞者,三焦之所行,氣之所留止也。 三焦所行之俞為原者,何也?然臍下腎間動氣者,人之生命也。十二經之根本也。 故名曰原,三焦者,原氣之別使,主通行三氣,經歷於五藏六府,原者三焦之尊號也。 故所止輒為原,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取其原也。 滑氏曰:十二經皆以俞為原者,以十二經之俞皆係於三焦所行氣所留止之處也。 三焦所行之俞為原者,以臍下腎間動氣,乃人之生命,十二經之根本。 三焦則為原氣之別使,主通行上中下之三氣,經歷於五藏六府也。通行三氣。 即紀氏所謂下焦稟真元之氣,即原氣也。上達至於中焦,中焦受水穀精悍之氣, 化為榮衛,榮衛之氣與真元之氣通行達於上焦也。所以原為三焦之尊號, 而所止輒為原,猶警蹕所至,稱行在所也。五藏六府之有病者,皆於是而取之,宜哉, 拔萃云:本經原穴無經絡逆從,子母補瀉,凡刺原穴,診見動作來應而內鍼, 吸則得氣,無令出鍼,停而久留,氣盡乃出,此拔原之法。王海藏曰: 假令鍼肝經病了,於本經原穴亦鍼一鍼,如補肝經來,亦於本經原穴補一鍼, 如瀉肝經來,亦於本經原穴瀉一鍼,如餘經有補瀉畢,倣此例,亦補瀉各經原穴。 凡此十二原,非瀉子補母之法,虛實通用。故五藏六府有病,皆取其原。 六十七難曰:五藏募皆在陰而俞在陽,何謂也?然陰病行陽,陽病行陰。故令募在陰, 俞在陽。 滑氏曰:募與俞,五藏空穴之總名也。在腹為陰,則謂之募,在背為陽,則為之俞, 募猶募結之募,言經氣之聚於此也。俞史記扁鵲傳作輸,猶委輸之輸, 言經氣由此而輸於彼也。五藏募在腹,肺之募中府二穴,在胸部雲門下一寸, 乳上三肋間動脈陷中,心之募巨闕一穴,在鳩尾下一寸,脾之募章門二穴, 在季脇下直臍,肝之募期門二穴,在不容兩旁各一寸五分,腎之募京門二穴, 在腰中季脇,本五藏俞在背,行足太陽之經,肺俞在第三椎下,心俞在五椎下, 肝俞在九椎下,脾俞在十一椎下,腎俞在十四椎下,皆俠脊兩旁各一寸五分, 陰病行陽,陽病行陰者,陰陽經絡,氣相交貫,藏府腹背,氣相通應。 所以陰病有時而行陽,陽病有時而行陰也。鍼法曰:從陽引陰,從陰引陽。 (按經言行陽行陰,是必然者,而滑注則言有時,似或然也。似非經旨也。)

十七 八會刺穴

四十五難曰:經言八會者,何謂也?然府會太倉,藏會季脇,筋會陽陵泉,髓會絕骨, 血會鬲俞,骨會大杼,脈會太淵,氣會三焦外一筋直兩乳內也。熱病在內者, 取其會之氣穴也。 滑氏曰:太倉一名中脘,在臍上四寸,六府取稟於胃。故為府會,季脇章門穴也。 在大橫外直臍季肋端,為脾之募,五藏取稟於脾。故為藏會。 足少陽之筋結於膝外廉,陽陵泉也。在膝下一寸外廉陷中,又膽與肝為配, 肝者筋之合。故為筋會。絕骨一名陽輔,在足外踝上四寸,輔骨前絕骨端如前三分, 諸髓皆屬於骨。故為髓會。鬲俞在背第七椎下,去脊兩旁各一寸半, 足太陽脈氣所發也。太陽多血,又血乃水之象。故為血會。大杼在項後第一椎下, 去脊兩旁各一寸,太淵在掌後陷中動脈,即所謂寸口者,脈之大會也。 氣會三焦外一筋直兩乳內,即膻中,為氣海者也。在玉堂下一寸六分,熱病在內者, 各視其所屬而取之會也。謝氏曰:三焦當作上焦。四明陳氏曰:髓會絕骨,髓屬於腎, 腎主骨,於足少陽無所關,腦為髓海,腦有枕骨穴,則當會枕骨,絕骨誤也。 血會鬲俞,血者心所統,肝所藏,鬲俞在七椎下兩旁,上則心俞,下則肝俞, 故為血會,骨會大杼,骨者髓所養,髓自腦下注於大杼,大杼滲入脊心,下貫尾骶, 滲諸骨節。故骨節之氣,皆會於此,亦通。古益袁氏曰:人能健步,以髓會絕骨也。 肩能任重,以骨會大杼也。

十八 上工下工治病

七十七難曰:經言上工治未病,中工治已病,何謂也?然所謂治未病者,見肝之病, 則知肝當傳之於脾。故先實其脾氣,無令得受肝之邪。故曰治未病焉,中工治已病者, 見肝之病,不曉相傳,但一心治肝。故曰治已病也。 滑氏曰:見肝之病,先實其脾,使邪無所入,治未病也。是為上工,見肝之病, 一心治肝,治已病也。是為中工,靈樞五十五篇曰:上工刺其未生也。 其次刺未盛者也。其次刺已衰者也。下工刺其方襲者也。與其形之盛者也。 與其病之與脈相逆者也。故曰方其盛也。勿敢必毀傷,因其衰也。事乃大昌, 故曰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謂也。 明 四明 高 武 撰 述

卷二上

靈素

一 用鍼方宜

帝曰:醫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何也?歧伯曰:地氣使然也。故東方之域, 天地之所始生也。魚鹽之地,海濱傍水,其民食魚而嗜鹹,皆安其處,美其食, 魚者使人熱中,鹽者勝血。故其民黑色理疎,其病皆為癰瘍,音羊其治宜砭者, 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南方者,天地所長養之盛處也。其地下,水土弱, 霧露之所聚也。其民嗜酸而食胕,其民皆緻理而赤色,其病攣痺,其治宜微鍼, 故九鍼亦從南方來。○形樂志苦,病生於內,治之以鍼石。

二 九鍼式

帝曰:鍼之長短有數乎!歧伯對曰:一曰鑱鍼,取法巾鍼,頭大末銳,去末寸半, 卒銳之長一寸六分;二曰員鍼,取法於絮鍼,筩音同其身而卵其鋒,鍼如卵形, 員其末,長一寸六分;三曰鍉音低鍼,取法於黍粟之銳,長三寸半。四曰鋒鍼, 取法於絮鍼,筩其身,鋒其末,刃三隅,長一寸六分;五曰鈹音彼鍼,取法於劍鋒, 末如劍,廣二寸半,長四寸;六曰員利鍼,取法於𣮖,鍼大如𣮖,且員且銳, 微大其末,反小其身,又曰中身微大,長一寸六分;七曰毫鍼,取法於毫毛, 尖如蚊虻喙,長一寸六分;八曰長鍼,取法於綦鍼,鋒利身薄,長七寸;九曰大鍼, 取法於鋒鍼,尖如挺,其鋒微員鍼形畢矣。此九鍼之長短也。

三 九鍼應天地人時以起用

岐伯曰:夫聖人之起天之數也。一而九之。故以主九野,九而九之,九九八十一, 以起黃鍾數焉,以鍼應數也。帝曰:以鍼應九數奈何?歧伯曰:一者天也。 天者陽也。五藏之應天者肺,肺者五藏六府之蓋也。皮者肺之合也。人之陽也。 故為之治鍼,必大其頭而銳其末,令無得深入,而陽氣出,二者地也。 人之所以應土者肉也。故為之治鍼,必筩其身而員其末,令毋得傷肉分,傷則氣得竭, 三者人也。人之所以成生者血脈也。故為之治鍼必大其身而員其末,令可以按末勿陷, 以致其氣,令邪氣獨出,四者時也。時者四時八風之客於經絡之中,為瘤病也。 故為之治鍼,必筩其身而銳其末,令可以瀉熱出血,而痼病竭,五者音也。 音者冬夏之分,分於子午,陰與陽別,寒與熱爭,兩氣相搏,合為癰膿者也。 故為之治鍼必令其末如劍鋒,可以取大膿,六者律也。律者調陰陽四時而合十二經脈, 虛邪客於經絡而為暴痺者也。故為之治鍼,必令尖如𣮖,且員且銳,中身微大, 以取暴氣,七者星也。星者人之七竅,邪之所客經絡而為痛痺,舍於經絡者也。 故為之治鍼令尖如蚊虻喙,靜以徐往,微以久留,正氣因之,真邪俱往, 出鍼而養者也。八者風也。風者人之股肱八節也。八正之虛風,八風傷人, 內舍於骨解腰脊節腠理之間,為深痺也。故為之治鍼,必長其身,鋒其末, 可以深取遠痺,九者野也。野者人之節解皮膚之間也。淫邪流溢於身,如風水之狀, 而溜不能通於機關大節者也。故為之治鍼,大如挺,其鋒微員, 以取大氣之不能過於關節者也。○一天二地,三人四時,五音六律,七星八風九野, 身形亦應之,鍼有所宜。故曰九鍼:人皮應天,人肉應地,人脈應人,人筋應時, 人聲應音,人陰陽合氣應律,人齒面目應星,人出入氣應風, 人九竅三百六十五絡應野。故一鍼皮,二鍼肉,三鍼脈,四鍼筋,五鍼骨, 六鍼調陰陽,七鍼應精,八鍼除風,九鍼通九竅,除三百六十五節氣, 此之謂有所主也。

四 九鍼所宜

九鍼之宜,各有所為,長短大小,各有所施,刺熱者用鑱鍼,刺寒者用毫鍼, 刺大者用鋒鍼,刺小者用員利鍼,刺癰者用鈹鍼。○鑱鍼出瀉陽氣, 員鍼者揩摩分肉間,不得傷肌肉,以瀉分氣,鍉鍼者主按脈勿陷,以致其氣, 令邪氣勿陷,鋒鍼者以發痼疾,鈹鍼者以取大膿,員利鍼者以取暴氣, 毫鍼者靜以徐往,微以久留而養,以取痛痺,長鍼者可以取遠痺, 大鍼者以瀉機關之水。○病在皮膚,取以鑱鍼於病所,膚白勿取,病在分肉間, 取以員利鍼於病所,病在脈氣,少當補之者,取之鍉鍼於井滎分輸,病為大膿者, 取以鈹鍼,病痺氣暴發者,取以員利鍼,病痺氣痛而不去者,取以毫鍼,病在中者, 取以長鍼,水腫不能過關節者,取以大鍼。○以小治小者其功小,以大治大者多害, 故其以成膿血者,其惟砭 石鈹鍼之所取也。

五 五刺應五藏

凡刺有五,以應五藏:一曰半刺,半刺者,淺內而疾發鍼,無鍼傷肉,如拔毛狀, 以取皮氣,此肺之應也;二曰豹文刺,豹文刺者,左右前後鍼之,中脈為故, 以取經絡之血者,此心之應也;三曰關刺,關刺者,直刺左右盡筋上,以取筋痺, 慎無出血,此肝之應也。或曰淵刺,亦曰豈刺;四曰合谷刺,合谷刺者,左右雞足, 鍼於分肉之間,以取肌痺,此脾之應也;五曰輸刺,輸刺者,直入直出,深內之至骨, 以取骨痺,此腎之應也。

六 九刺應九變

凡刺有九,以應九變:一曰輸刺,輸刺者,刺諸經滎輸藏俞也;二曰遠道刺, 遠道刺者,病在上取之下,刺府輸也;三曰經刺,經刺者,刺大經之結絡經分也; 四曰絡刺,絡刺者,刺小絡之血脈也。五曰分刺,分刺者,刺分肉之間也; 六曰大瀉刺,大瀉刺者,刺大膿以鈹鍼也;七曰毛刺,毛刺者,刺浮皮毛也; 八曰巨刺,巨刺者,左取右,右取左;九曰焠刺,焠刺者,燔鍼以取痺也。

七 十二刺應十二經

凡刺有十二節,以應十二經:一曰偶刺,偶刺者,以手直心若背,直痛所,一刺前, 一刺後,以治心痺,刺此者傍鍼之也;二曰報刺,報刺者,刺痛無常處也。上下行者, 直內無拔鍼,以左手隨病所按之,乃出鍼復刺之也;三曰恢刺,恢刺者,直刺傍之, 舉之前後,恢筋急,以治筋痺;四曰齊刺,齊刺者,直入一,旁入二, 以治寒氣小深者,或曰三刺,三刺者,以治痺氣小深者也。五曰揚刺,揚刺者, 正內一,傍內四,而浮之,以治寒氣之博大者也;六曰直鍼刺,直鍼刺者, 引皮乃刺之,以治寒氣之淺者也;七曰輸刺,輸刺者,直入直出,稀發鍼而深之, 以治氣盛而熱者也;八曰短刺,短刺者,刺骨痺,稍搖而深之,置鍼骨所, 以上下摩骨也。九曰浮刺,浮刺者,傍入而浮之,以治肌急而寒者也;十曰陰刺, 陰刺者,左右率刺之,以治寒厥中寒厥,足踝後少陰也;十一曰傍鍼刺,傍鍼刺者, 直刺傍刺各一,以治留痺久居者也;十二曰贊刺,贊刺者,直入直出, 數發鍼而淺之出血,是謂治癰瘇也。

八 黑白肥瘦刺

帝曰:願聞人之黑白肥瘦小長,各有數乎!岐伯曰:年質壯大,血氣充盈,膚革堅固, 因加以邪,刺此者深而留之,此肥人也。廣肩腋,項肉薄,厚皮而黑色,脣臨臨然, 其血黑以濁,其氣濇以遲,其為人也。貪於取與,刺此者深而留之,多益其數也。 瘦人皮薄色少,肉廉廉然,薄脣輕言,其血氣清,易脫於氣,易損於血, 刺此者淺而疾之。○刺肥人者以秋冬之齊,刺瘦人者以春夏之齊。

九 刺常人

曰:刺常人奈何?視其白黑,各為調之,其端正敦厚者,其血氣和調, 刺此者無失常數也。

十 刺王公大人布衣

帝曰:夫王公大人,血氣之君,身體柔脆,肌肉軟弱,血氣慓悍滑利, 其刺之淺深疾徐多少何如?岐伯曰:亭粱藿菽之味,何可同也!氣滑即疾出, 其氣濇則出遲,氣悍則鍼小而入淺,氣濇則鍼大而入深,深則欲留,淺則欲疾, 以此觀之,刺布衣者深而留之,刺大人者微以徐之,此皆因其慓悍滑利也。 ○寒痺內熱,刺布衣以火焠之,刺大人以藥熨之。

十一 刺壯士

帝曰:刺壯士真骨者奈何?歧伯曰:刺壯士真骨堅肉緩節,監監然, 此人重則氣濇血濁,刺此者深而留之,多益其數,勁則氣滑血清,刺此者淺而疾之。

十二 刺嬰兒

曰:刺嬰兒奈何?曰:嬰兒者,其肉脆血少氣弱,刺此者以毫鍼,淺刺而疾發鍼, 日再可也。

十三 刺脈虛實淺深

脈實者深刺之,以泄其氣,脈虛淺刺之,使精氣無得出,以養其脈,獨出其邪氣。 ○刺陰者深而留之,刺陽者淺而疾之。○脈淺者勿刺,按其脈乃刺之,無令精出, 獨出其邪氣耳!脈之所居,深不見者,勿按其脈而刺之,微內鍼而久留之, 以致其孔脈氣也。

十四 十二經氣血刺

夫人之常數,太陽常多血少氣,少陰常少血多氣,陽明常多氣多血,少陰常少血多氣, 厥陰常多血少氣,太陰常多氣少血,此天之常數。陽明多血多氣,刺陽明出血氣, 太陽多血少氣,刺太陽出血惡氣,少陽多氣少血,刺少陽出氣惡血,太陰多血少氣, 刺太陰出血惡氣,厥陰多血少氣,刺厥陰出血惡氣,少陰多氣少血, 刺少陰出氣惡血也。

十五 手足陰陽經脈刺

足陽明五藏六府之海也。其脈大血多,氣盛壯熱,刺此者不深弗散,不留不瀉也。 足陽明刺深六分,留十呼,足太陽深五分,留七呼,足少陽深四分,留五呼。 足少陰深三分,留四呼,足太陰深二分,留三呼,足厥陰深一分,留二呼,手之陰陽, 其受氣之道近,其氣之來疾,其刺深者,皆無過二分,其留皆無過一呼, 刺而過此者則脫氣。

十六 補瀉

帝曰:余聞刺法,有餘瀉之,不足補之。岐伯曰:百病之生,皆有虛實,而補瀉行焉, ○瀉虛補實,神去其室,致邪失正,真不可定,粗之所敗,謂之夭命,補虛瀉實, 神歸其室,久塞其空,謂之良工。○凡用鍼者,隨而瀉之,迎而道之,虛則實之, 滿則瀉之,菀陳則除之,邪勝則虛之,徐而疾則實,疾而徐則虛,言實與虛。 若有若無,察後與先,若存若亡,為虛與實,若得若失,虛實之要,九鍼最妙, 補瀉之時,以鍼為之,瀉曰必持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得鍼,邪氣得泄,按而引鍼。 是謂內溫,血不得散,氣不得出也。補曰隨之,隨之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 如蚊虻止,如留如還,去如絃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 必無留血,必取誅之,刺之而氣不至,無問其數,刺之而氣至,乃去之,勿復鍼。 ○鍼有懸布天下者五,黔首共餘食,莫之知也。一曰治神,二曰知養身,三曰知毒藥, 四曰制砭石大小,五曰知五藏血氣之診,五法俱立,各有所先,今末世之刺也。 虛者實之,滿者泄之,此皆眾工所共知也。若夫法天則地,隨應而動,和之者若響, 隨之者若影,道無鬼神,獨來獨往。帝曰:願聞其道。岐伯曰:凡刺之真,必先治神, 五藏已定,九候已備,後乃存鍼,眾脈不見,眾凶弗聞,外內相得,無以形先, 可玩往來,乃施於人,人有虛實,五虛勿近,五實勿遠,至其當發,間不容矌, 手動若務,鍼耀而勻,靜意視義,觀適之變,是謂冥冥,莫知其形,見其烏烏, 見其稷稷,從見其飛,不知其誰,伏如橫努,起如發機。○刺虛者須其實, 刺實者須其虛,經氣已至,慎守勿失,深淺在志,遠近若一,如臨深淵,手如握虎, 神無營於眾物。○義無邪下,必正其神。○小鍼之要,易陳而難,入粗守形,上守神, 神乎神,客在門,未睹其疾,惡知其原,刺之微,在速遲,粗守關,上守機,機之動, 不離其空,空中之機,清淨而微,其來不可逢,其往不可追,知機之道者, 不可掛以髮,不知機道,叩之不發,知其往來,要與之期,粗之闇乎。妙哉工獨有之, 往者為逆,來者為順,明知逆順,正行無間,迎而奪之,惡得無虛,追而濟之, 惡得無實,迎之隨之,以意和之,鍼道畢矣。○凡用鍼者,虛則實之,滿則泄之, 菀陳則除之,邪勝則虛之。大要曰:徐而疾則實,疾而徐則虛,言實與虛,若有若無, 察後與先,若存若亡,為虛與實,若得若失,虛實之要,九鍼最妙,補瀉之時, 以鍼為之,瀉曰必持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得鍼,邪氣得泄,按而引鍼,是為內溫, 血不得散,氣不得出也。補曰隨之,隨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如還, 去如絃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必無留血,急取誅之。 ○持鍼之道,堅者為寶,正指直刺,無鍼左右,神在秋毫,屬意病者,審視血脈者, 刺之無殆,方刺之時,必在懸陽,乃與兩衛,神屬勿去,知病存亡,血脈者在腧橫居, 視之獨澄,切之獨堅。○刺虛則實之,鍼下熱也。氣實乃熱也。滿而泄之者, 鍼下寒也。菀陳則除之者,出惡血也。邪盛則虛之者,出鍼勿按,徐而疾則實者, 徐出鍼而疾按之,疾而徐則虛者,疾出鍼而徐按之,言實與虛者,寒溫氣多少也。 若無若有者,疾不可知也。察後與先者,知病先後也。為虛與實者,工勿失其法, 若得若失者,離其法也。虛實之要,九鍼最妙者,為其各有所宜也。補瀉之時者, 與氣開闔相合也。九鍼之名,各不同形者,鍼窮其所當補瀉也。刺實須與虛者, 留鍼陰氣隆至,乃去鍼也。刺虛須與實者,陽氣隆至,鍼下熱,乃去鍼也。經氣已至, 慎守勿失者,勿變更也。淺深在志者,知病之內外也。近遠如一者,深淺其候等也。 如臨深淵者,不敢墮也。手如握虎者,欲其壯也。神無營於眾物者,靜志觀病人, 無左右視也。義無邪下者,欲端以正也。必正其神者,欲瞻病人,目制其神, 令氣易行也。○所謂易陳者,易言也。難入者,難著於人也。粗守形者,守刺法也。 上守神者,守人之血氣有餘不足,可補瀉也。神客者,正邪共會也。神者正氣也。 客者邪氣也。在門者,邪循正氣之所出入也。未睹其疾者,先知邪正何經之疾也。 惡知其原者,先知何經之病所取之處也。刺之微在數遲者,徐疾之音也。粗守關者, 守四肢而不知血氣正邪往來也。上守機者,知守氣也。機之動不離其空者。 知氣之虛實,用鍼之徐疾也。空中之機,清淨以微者,鍼以得氣,密意守氣勿失也。 其來不可逢者,氣盛不可補也。其往不可追者,氣虛不可瀉也。不可掛以髮者。 言氣易失也。扣之不發者,言不知補瀉之意也。血氣已盡而氣不下也。知其往來者, 知氣之逆順盛虛也。要與之期者知氣之逆順盛虛也。要與之期者,知氣之可取之時也。 粗之闇者,冥冥不知氣之微密也。妙哉工獨有之者,盡知鍼意也。往者為逆者, 言氣之虛而小,小者逆也。來者為順者,言氣之平,平者順也。明知逆順, 正行無問者,言知所取之處也。逆而奪之者瀉也。追而濟之者補也。所謂虛則實之者, 氣口虛而當補之也。滿則泄之者,氣盛而當瀉之也。苑陳則除之者,去血脈也。 邪勝則虛之者,言諸經有盛者,皆瀉其邪也。徐而疾則實者,言徐內而疾出也。 疾而徐則虛者,言疾內而徐出也。言實與虛,若有若無者,言實者有氣,虛者無氣也。 察後與先,若無若存者,言氣之虛實,補瀉之先後也。察其氣之已下,與常存也。 為虛與實,若得若失者,言補者佖然若有得也。瀉則怳然若有失也。 ○是故工之用鍼也。知氣之所在,而守其門戶,明於調氣,補瀉所在,徐疾之意, 所取之處,瀉必用員,切而轉之,其氣乃行,疾而徐出,邪氣乃出,伸而逆之, 搖大其穴,氣出乃疾,補必用方,外引其皮,令當其門,左引其樞,右推其膚, 微旋而徐推之,必端以正,安以靜堅,心無解欲,微以留氣,下而疾出之, 推其皮蓋其外門,神氣乃存,用鍼之要,無忘其神。○瀉必用方者,以氣方盛也。 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納鍼,及復候其方吸而轉鍼, 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鍼。故曰瀉,補必用員者,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滎, 復以吸排鍼也。故員與方非鍼也。○瀉實者,氣盛乃內鍼,鍼與氣俱內,以開其門, 如利其戶,鍼與氣俱出,精氣不傷,邪氣乃下,外門不閉,以出其實,搖大其道, 如利其路。是謂大瀉,必切而出大氣乃屈,持鍼叩置,以定其宜,候呼內鍼, 氣出鍼入,鍼空四塞,精無從出,方實而疾出鍼,氣入鍼出,熱不得還,閉塞其門, 邪氣布散,精氣乃得存,動氣候時,近氣不失,遠氣乃來,是謂追之。○吸則內鍼, 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布,吸則轉鍼,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鍼,呼盡乃出, 大氣皆出。故命曰瀉,捫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彈而怒之,爪而下之, 通而取之,外引其門,以閉其神,呼盡內鍼,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如待所貴, 不知日暮,其氣以至,適而自護,候吸引鍼,氣不得出,各在所處,推闔其門, 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補瀉弗失,與天地一,經氣已至,慎守勿失, 淺深在志,遠近如一,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眾物,持鍼之道,欲端以正, 安以靜,先知虛實而行疾徐,左手執骨,右手循之,無與肉果,瀉欲端以正, 補必閉膚,輔鍼導氣,邪得淫泆,真氣得居。帝曰:捍皮開腠理奈何?岐伯曰: 因其分肉左別其膚,微內而徐端之,適神不散,邪氣得去。○知其氣所在,先得其道, 稀而疎之,稍深以留。故能徐入之,大熱在上,推而下之,上者引而去之,視先痛者, 常先取之,大寒在外,留而補之,入於中者,從合瀉之,上氣不足,推而揚之, 下氣不足,積而從之,寒入於中,推而行之。○夫實者氣入也。虛者氣出也。 氣實者熱也。氣虛者寒也。入實者左手開鍼孔也。入虛者右手閉鍼孔也。○形氣不足, 病氣有餘,是邪勝也。急瀉之,形氣有餘,病氣不足,急補之,形氣不足,病氣不足, 此陰陽俱不足也。不可刺,刺之則重不足,重不足則陰陽俱竭,血氣皆盡,五藏空虛, 筋骨髓枯,老者絕滅,壯者不復矣。形氣有餘,病氣有餘,此謂陰陽俱有餘也。 急瀉其邪,調其虛實。故曰有餘者瀉之,不足者補之,此之謂也。故曰刺不知逆順, 真邪相搏,滿而補之,則陰陽四溢,腸胃充郭,肝肺內䐜,陰陽相錯,虛而瀉之, 則經脈空虛,血氣竭枯,腸胃㒤辟,皮膚薄著,毛腠夭焦,予之死期。○凡用鍼之類, 在於調氣,氣積於胃,以通榮衛,各行其道,宗氣留於海,其下者經於氣衝, 其直者走於息道。故厥在於足,宗氣不下,脈中之血,流而不止,弗之火調, 弗能取之。○散氣可收,聚氣可布,深居靜處,占神往來,閉戶塞牖,魂魄不散, 專意一神,精氣之分,毋聞人聲,以收其精,必一其神,令志在鍼,淺而留之, 微而浮之,以移其神,氣至乃休,男內女外,堅拒勿出,謹守勿內,是謂得氣。 ○刺之而氣不至,無問其數,刺之而氣至,乃去之,勿復鍼,鍼各有所宜,各不同形, 各任其所,為刺之要,氣至而有效,效之信,若風之吹雲,明乎若見蒼天, 刺之道畢矣。○用鍼者,必先察其經絡之虛實,切而循之,按而彈之,視其應動者, 乃後取之而下之,六經調者,謂之不病。雖病謂之自已,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 此必有橫絡盛,加於大經,令之不通,視而瀉之,此所謂解結也。上寒下熱, 先刺其項太陽,久留之,已刺則熨項與肩胛,令熱下合乃止,此所謂推而上之者也。 上熱下寒,視其脈虛而陷下於經者,取之,氣下乃止,此所謂引而下之者也。 大熱循身,狂而妄見妄聞妄語,視足陽明及大絡取之,虛者補之,血而實者瀉之, 因其偃臥,居其頭前,以兩手四指挾按頭動脈久持之,捲而切推, 下至缺盆中而復止如前,熱去乃止,此所謂推而散之者也。○帝曰:余聞刺法, 言有餘者瀉之,不足者補之,何謂有餘?何謂不足?岐伯曰: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 帝欲何問?帝曰:願盡聞之。岐伯曰:神有餘有不足,氣有餘有不足, 血有餘有不足,形有餘有不足,志有餘有不足,方此十者,其氣不等也。帝曰: 人有精氣津液,四支九竅,五藏十六部,三百六十五節,乃生百病,百病之生, 皆有虛實,今夫子乃言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何以生之乎?岐伯曰:皆生於五藏也。 夫心藏神,肺藏氣,肝藏血,脾藏肉,腎藏志,而此成形,志意通,內連骨髓, 而成身形五藏,五藏之道,皆出於經隧,以行血氣,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而生, 是故守經隧焉。帝曰:神有餘不足何如?岐伯曰:神有餘則笑不休,神不足則悲, 血氣未并,五藏安定,邪客於形,洒淅起於毫毛,未入於經絡也。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神有餘則瀉其小絡之血,出血勿之深斥,無中其大經, 神氣乃平,神不足視其虛絡,按而致之,刺而利之,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以通其經, 神氣乃平。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釋,著鍼勿斥,移氣於不足, 神氣乃得復。帝曰:善,氣有餘不足奈何?氣有餘則喘咳上氣,不足則息利少氣, 血氣不并,五藏安定,皮膚微病,命曰白氣微泄。帝曰:補瀉奈何?岐伯曰: 氣有餘則瀉其經隧,無傷其經,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不足則補其經隧,無出其氣。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釋,出鍼視之,曰我將深之,適人必革,精氣自伏, 邪氣散亂,無所休息,氣泄腠理,真氣篤相得。帝曰:善,血有餘不足奈何?岐伯曰: 血有餘則怒,不足則恐,血氣未并,五藏安定,孫絡水溢,則經有流血。帝曰: 補瀉奈何?岐伯曰:血有餘則瀉其盛經,出其血,不足則視其虛經,鍼其脈中,久留, 而視脈大疾,出其鍼,無令血泄。帝曰:刺留血奈何?岐伯曰:視其血絡,刺出其血, 無令惡血得入於經,以成其疾。帝曰:善,形有餘不足奈何。岐伯曰:形有餘則腹脹, 涇溲不利,不足則四支不用,血氣未并,五藏安定,肌肉蠕動,命曰微風。帝曰: 補瀉奈何?岐伯曰:形有餘則瀉其陽經,不足則補其陽絡。帝曰:微刺奈何?岐伯曰: 取分肉間,無中其經,無傷其絡,衛氣得復,邪氣乃索。帝曰:善,志有餘不足奈何? 岐伯曰:志有餘則腹脹飧泄,不足則厥,血氣未并,五藏安定,骨節有動。帝曰: 補瀉奈何?岐伯曰:志有餘則瀉,然筋血者,不足則補其復留。帝曰:刺未并奈何? 岐伯曰:即取之,無中其經邪所,乃能立虛。○血清氣濁,疾瀉之則氣竭,血濁氣濇, 疾瀉之則經可通。

十七 刺胸腹

刺胸腹者,必以布憿著之,乃從單布上刺,刺之不愈復刺。

十八 標本

先病而後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後病者治其本,先寒而後生病者治其本。 先病而後生寒者治其本,先熱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泄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 必且調之,乃治其他病,先病而後中滿者治其標,先病而後泄者治其本。 先中滿而後煩心者治其本,人有客氣,有同氣,大小便不利治其標,大小便利治其本, 病發而有餘,本而標之,先治其本,後治其標,病發而不足,標而本之,先治其標, 後治其本,謹詳察間甚,以意調之,間者併行,甚為獨行。 先大小便不利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也。

十九 鍼灸手

明目者可使視色,聰耳者可使聽音,揵辭疾語者可使傳論,語徐而安靜。 手巧而心審諦者,可使行鍼艾,理血氣而調諸逆順,察陰陽而兼諸方,緩節柔筋, 而心和調者,可使導引行氣,疾毐言語輕人者,可使唾癰呪病,爪苦手毒。 為事善傷者,可使按積抑痺,各得其能,方乃可行,其名乃彰,不得其人,其功不成, 其師無名。故曰得其人乃言,非其人弗傳,此之謂也。手毒者可使按龜,置龜於器下, 而按其上,五十日而死矣。手甘者,復生如故也。

二十 刺宜從時

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是故天溫日明, 則人血淖澤而衛氣浮。故血易瀉,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沉。 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 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是以天寒無刺,天溫無凝,月生無瀉, 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也。因天之時,盛虛之時,移光定位, 正時而待之。故曰月空而瀉,是謂藏虛,月滿而補,血氣揚波,絡有留血,命曰重實, 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沈以留止,外虛內亂,淫邪乃起。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候日月之行也;八正者, 所以候八虛邪以時至者也;四時者,所以分春夏秋冬之氣所在以調之也。八正之虛邪, 避之勿犯也。○是故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 冬氣在骨髓中,春者天氣始開,地氣始泄,凍解冰釋,水道經通。故人氣在脈, 夏者經滿氣溢,孫絡受血,皮膚充實,長夏者經絡皆盛,內溢肌中,秋者天氣始收, 腠理閉塞,皮膚引急,冬者蓋藏,血氣在中,內著骨髓,通於五藏,是故邪氣者, 常隨四時之氣血而入客也。○故用鍼之服者必有法,則上視天光,下司八正, 以避奇邪,而觀百姓,審於虛實,毋犯其邪,是得天之露,遇歲之虛,救而不勝, 反受其殃。故曰必知天忌,乃言鍼意。○春刺散俞,及與分理,血出而止,甚者傳氣, 間者環也。夏刺絡俞,見血而止,盡氣閉環,痛病必下,秋刺皮膚,循理上下同法, 神變而止,冬刺俞窗於分理,甚者直下,間者散下,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 春者木始治,肝氣始生,其風病急,經脈常深,其氣不能深入。故取絡脈分肉間, 夏者火始治,心氣始強,脈瘦氣弱,陽氣溜溢,熱薰分腠,內至於經。故取盛經, 分腠絕膚,而病去者,邪氣淺也。所謂盛經,陽脈也。秋者金始治,肺將收殺, 金得勝火,陽氣在合。故陰氣初勝,濕氣及體,陰氣未盛,未能深入。 故取俞以瀉陰邪,取合以虛陽邪,陽氣始衰。故取於合,冬者水始治,腎方閉, 陽氣衰少,陰氣堅盛,巨陽伏沉,陽脈乃去。故取井以下陰逆,取滎以實陽氣, 故曰冬取井滎,春不鼽衄。○正月二月三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陽; 四月五月六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陽;七月八月九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陰; 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陰。○甲乙日自乘無刺頭,無發蒙於耳內, 丙丁日自乘無振挨於肩喉廉泉,戊己日乘四季,無刺足去爪瀉水, 庚申日自乘無刺關骨於股膝,壬癸日自乘無刺足脛。○隨日之長短,各以為紀而刺之, 謹候其時,病可與期,失時反候者,百病不治。故曰:刺實者,刺其來也。刺虛者, 刺其去也。此言氣存亡之時,以候虛實而刺之,候氣之所在而刺之,是謂逢時, 病在於三陽,必候其氣在於陽而刺之,病在於三陰,必候其氣在於陰而刺之。

二十一 五奪不可瀉

形肉已脫,一奪也;大脫血之後,是二奪也;大汗出之後,是三奪也;大泄之後, 是四奪也;新產大血之後,是五奪也。此皆不可瀉。

二十二 刺逆四時

春刺夏分,脈亂氣微,八淫骨髓,病不能愈,又且少氣;春刺秋分,筋攣逆氣, 環為咳嗽,病不愈,令人時驚,又且哭。春刺冬分,邪氣著藏,令人脹,病不愈, 又且欲言語;夏刺春分,病不愈,令人懈惰。夏刺秋分,病不愈,令人欲無言, 惕惕如人將捕之;夏刺冬分,病不愈,令人少氣,時欲怒。秋刺春分,病不已, 令人惕然欲有所為,起而忘之;秋刺夏分,病不已,令人欲臥不能眠,眠而有見。 冬刺夏分,病不愈,令人上氣,發為諸痺;冬刺秋分,病不已,令人善渴。 ○春刺絡脈,血氣外溢,令人少氣;春刺肌肉,血氣環逆,令人上氣。春刺筋骨, 血氣內著,令人腹脹;夏刺經脈,血氣乃竭,令人解㑊。夏刺肌肉,血氣內卻, 令人善悲;夏刺筋骨,血氣上逆,令人善怒;秋刺經脈,血氣上逆,令人善忘。 秋刺絡脈,氣不外行,令人臥不欲動;秋刺筋骨,血氣內散,令人寒慄。冬刺經脈, 血氣皆脫,令人目不明;冬刺絡脈,內氣外泄,留為大痺。冬刺肌肉,陽氣竭絕, 令人善忘。凡此四時刺者,大逆之病,不可不從也;反之,則生亂氣相淫病焉。

二十三 刺避

凡刺胸腹者,必避五藏,中心者還死,其動為噫,中肝者五日死,其動為語。 中脾者十日死,其動為吞;中腎者六日死,其動為嚏;中肺者三日死,其動為咳。 中膽者一日半死,其動為嘔,中鬲者皆為傷中,其病雖愈,不過一歲必死。 刺避五藏者,知逆從也。所謂從者,鬲與脾腎之處,不知者反之。○刺跗上中大脈, 血出不止死,刺面上中溜脈,不幸為盲,刺頭中腦戶入腦立死,刺舌下中大脈太過, 血出不止為瘖,刺足下布絡中脈,血不出為腫,刺腨{委中穴}中大脈令人企脫色, 刺氣衝中脈,血不出為腫,鼠僕,刺脊間中髓為傴,刺乳上中亂房,為腫根蝕, 刺缺盆中內陷氣泄,令人喘咳逆,刺手魚腹中陷為腫。○無刺大醉,令人氣亂, 無刺大怒,令人氣逆,無刺大勞人,無刺新飽人,無刺大渴人。○病有脇下道二, 二歲不已,名曰息積,此不妨於食,不可灸刺。○毋損不足者,身羸瘦,毋用鑱石也。 ○刺陰股中大脈,血出不止死,刺客主人內陷中脈,為內漏為聾,刺膝臏出液為跛, 刺臂太陰脈出血多立死,刺足少陰脈,重虛出皿為舌難以言。 刺膺中陷中肺為喘逆仰息,刺跗中內陷氣歸之不得屈伸,刺陰股下三寸內陷, 令人遺溺,刺腋下脇間內陷,令人咳,刺小腹中膀胱溺出,令人小腹滿。 刺腨腸內陷為腫,刺匡上陷骨中脈為漏為盲,刺關節中液出不得屈伸。 ○闚門而刺之者死於家中,入門而刺之者死於堂上。○新內勿刺,已刺勿內, 已醉勿刺,已刺勿醉;新怒勿刺,已刺勿怒;新勞勿刺,已刺勿怒;新勞勿刺, 已刺勿飽;已蝕勿刺,已刺勿飢;已渴勿刺,已刺勿渴。○乘車來者臥而休之, 如食頃乃刺之,出行來者坐而休之,如行十里頃乃刺之,大驚大恐,必定其氣乃刺之。

二十四 禁太過不及

病淺鍼深,內傷良肉,皮膚為癰,病深鍼淺,病氣不瀉,反為大膿,病小鍼大, 氣泄太甚,疾反為害,病大鍼小,氣不泄瀉,亦復為敗,失鍼之宜,大者瀉, 小者不移。○病有浮沉,刺有淺深,各至其理,無過其道,過之則肉傷, 不及則生外壅,壅則邪從之,淺深不得,反為大賊內動五藏,後生大病。故曰: 病有在毫毛腠理者,有在肌肉者,有在脈者,有在筋者,有在骨者,有在髓者。 是故刺毫毛腠理無傷皮,皮傷則內動肺,肺動則秋病瘟瘧,沂音素沂然寒慄。 刺皮無傷肉,肉傷則內動脾,脾動則七十二日四季之月病腹脹煩,不嗜食; 刺肉無傷脈,脈傷則內動心,心動則夏病心痛;刺脈無傷筋,筋傷則內動肝, 肝動則春病熱而筋弛;刺筋無傷骨,骨傷則內動腎,腎動則冬病脹腰痛;刺骨無傷髓, 髓傷則消爍,胻酸解㑊,然不去矣。○刺骨無傷筋者,鍼至筋而去,不及骨也。 刺筋無傷肉者,至肉而去,不及筋也。刺脈無傷肉者,至脈而去,不及肉也。 刺脈無傷皮者,至皮而去,不及脈也。所謂刺皮無傷肉者,病在皮中,鍼入皮中, 無傷肉也。刺肉無傷筋者,過肉中筋也。刺筋無傷骨者,過筋中骨也。此謂之久也。 {久疑作失}○夫氣之在脈也。邪氣在上,濁氣在中,清氣在下。故鍼陷脈則邪氣出, 鍼中脈則濁氣出,鍼中脈則濁氣出,鍼太深則邪氣反沉病益。故曰皮肉筋脈, 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以任其所宜,無實實,無虛虛,損不足而益有餘, 是謂病甚病益,其取五脈者死,取三脈者恇,奪陰者死,奪陽者狂,鍼害畢矣。

二十五 五節刺

振埃者刺外經去陽病,陰氣大逆,上滿於胸中,慎瞋息肩,大氣逆上,喘喝坐伏, 病惡埃煙,䭇不得息,取之天容,其欬上氣,窮詘胸痛者,取之廉泉,取天容者, 無過一里,取廉泉者,血變而止。○發朦者耳無所聞,目無所見,刺府輸,去府病, 刺此必於日中刺其聽宮,中其眸子,聲聞於耳,此其輸也。刺邪以手堅按其兩鼻, 而疾偃其聲,必應於鍼。○去爪者乃刺關節,肢絡腰脊者,身之大關節也。肢經者, 人之管以趨翔也。莖垂者,身中之機,陰精之候,津液之道也。飲食不節,喜怒不時, 津液內溢,乃下留於睾,血道不通,日大不休,俛仰不便,趨翔不能,此病滎然有水, 不上不下,鈹石所取,形不可匿,常不得蔽。○徹衣者,言盡刺諸陽之奇輸, 未有常處也。是陰氣有餘,而陰氣不足,陰氣不足則內熱,陽氣有餘則外熱, 內熱相搏,熱於懷炭,畏綿帛近,不可近身,又不可近席,腠理閉塞,則汗不出, 舌焦脣槁,臘乾嗌燥,飲食不讓美惡,於天府大杼三痏,又刺中膂以去其熱, 補足手太陰以去其汗,熱去汗稀,疾於徹衣。○解惑者,盡知調陰陽, 補瀉有餘不足相傾移也。大風在身,血脈偏虛,虛者不足,實者有餘,輕重不得, 傾側宛伏,不知東西,不知南北,乍上乍下,乍反乍覆,顛倒無常,甚於迷惑, 瀉其有餘,補其不足,陰陽平復,用鍼若此疾於解惑。

二十六 五藏病刺

肝病者兩脇下滿引小腹,令人善怒,虛則目䀮䀮無所見,耳無所聞,善恐, 如人將捫之,取其經,厥陰與少陽氣逆則頭痛耳聾不聰,取血者。○心病者胸中痛, 脇支滿,脇下痛,膺背肩甲間痛,臂內痛,虛則胸腹大,脇下與腰相引而痛,取其經, 少陰太陽舌下血者,其變病,刺郄中血者。○脾病者身重,善飢肉痿,足不收行, 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飧泄,食不化,取其經,太陽陽明少陰血者。 ○肺病者喘咳逆氣,肩背痛,汗出尻冷,陰股膝脾腨胻足皆痛,虛則少氣不能報息, 耳聾嗌乾,取其經,太陰足太陽之外,厥陰內血者。○腎病者腹大脛腫喘咳身重, 寢汗出憎風,虛則胸中痛,大腹小腹痛,清厥意不樂,取其經,少陰太陽血者。 ○太陽藏獨至,厥喘虛氣逆,是陰不足,陽有餘也。表裡俱當瀉,取之下俞。 ○陽明藏獨至,是陽氣重併也。當瀉陽補陰,取下俞。○少陽藏獨至,是厥氣也。 蹻前卒大,取之下俞,少陽獨至者,一陽之過也。○太陰藏搏者,用心省真, 五脈氣少,胃氣不平,三陰也。宜治其下俞,補陽瀉陰,一陽獨嘯,少陽厥也。 陽併於上,四肢爭張,氣滿於腎,宜治其經絡,瀉陽補陰,一陰至,厥陰之治也。 真虛㾓心,厥氣留薄,發為自汗,調食和藥,治在下俞。○五藏有疾,當取十二原, 十二原者,五藏之所稟,三百六十五節氣味也。五藏有疾也。應出十二原。 十二原各有所出,明知其原,觀其應而知五藏之害,陽中之少陰肺也。其原出於太淵。 太淵二,陽中之太陽心也。其原出於大陵。大陵二,陰中之少陽肝也。其原出於太衝。 太谿二,膏之原出於鳩尾。鳩尾一,盲之原出於脖胦。脖胦一,凡此十二原者, 主治五藏六府之有疾者也。

二十七 刺弊

脈氣盛而血虛者,刺之則脫氣,脫氣則仆,血氣俱盛而陰氣多者,其血滑。 刺之則射陽氣,畜積久留而不瀉者,其血黑以濁。故不能射,新飲而液滲於絡, 而未合和於血也。故血出而汁別焉,其不新飲者,身中有水,久則為腫,陰氣積於陽, 其氣因於絡。故刺之血未出而氣先行故腫,陰陽之氣,其新相得,而未和合。 因而瀉之,則陰陽俱脫,表裡相離。故脫色而蒼蒼然,刺之血出多,色不變煩悗者, 刺絡而虛經,虛經之屬於陰者,陰脫故煩悶,陰陽相得而合為痺者,此為內溢於經, 外注於絡,如是者陰陽俱有餘,雖多出血,而弗能虛也。帝曰:相之奈何?曰: 血脈者盛,堅橫以赤,上下無常處,小者如鍼,大者如筋,則而瀉之萬全也。 故無失數矣。矣失數而反,各如其度。帝曰:鍼入而肉著者何也?曰:熱氣因於鍼, 則鍼熱,熱則著於鍼。故堅焉。○妄用砭石,後遺身沾,此治之二失也。 ○闚門而刺之者死於家中,入門而刺之者死於堂上。

二十八 血氣不同形

帝曰:余聞九鍼於夫子,而行之於百姓,百姓之血氣,各不同形,或神動而氣先鍼行, 或氣與鍼相逢,或鍼以出氣獨行,或數刺乃知,或發鍼而氣逆,或數刺病益劇, 凡此六者,各不同形,願聞其方!岐伯曰:重陽之人,其神易動,其氣易往也。 重陽之人,熇熇高高,言語善疾,舉足善高,心肺之藏氣有餘,陽氣滑盛而揚, 故神動而氣先行,重陽之人,而神不先行者,此人頗有陰者也。多陽者多喜, 多陰者多怒,數怒者易解。故曰頗有陰,其陰陽之離合難。故其神不能先行, 陰陽和調,而血氣淖澤滑利。故鍼入而氣出疾,而相逢也。其陰氣多而陽氣少, 陰氣沉而陽氣浮者內藏。故鍼已出,氣乃隨其後。故獨行也。 人之多陰而少陽其氣沉,而氣往難。故數刺乃知也。鍼入而氣逆者,其氣逆, 與其數刺病益甚者,非陰陽之氣浮沉之勢也。此皆粗工之所敗,工之所失, 其形氣無過焉。

二十九 十二絡繆刺{繆如紕繆紀綱}

帝曰:余聞繆刺,未得其意。岐伯曰:邪客於皮毛,入於孫絡,留而不去,閉塞不通, 不得入於經,流溢於大絡,而生奇病也。夫邪客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 與經相干,而布於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於經俞,命曰繆刺,帝曰繆刺。帝曰: 願聞繆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與巨刺,何以別之?曰:絡病者, 其痛與經脈繆處。故命曰繆刺。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卒心痛暴脹,胸脇支滿。 無積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頃而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發者,取五日已, 邪客於手少陽之絡,令人喉痺舌捲,口乾心煩,臂外廉痛,手不及頭。 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壯者立已,老者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 此新病數日已,邪客於足厥陰之絡,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 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頭項肩痛, 刺足小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 如食頃已,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氣滿,胸中喘息,而支胠胸中熱, 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邪客於臂掌之間,不可得屈,刺其踝後,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為數。 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邪客於足陽蹻之脈, 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頃而已, 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後,先飲利藥,此上傷厥陰之脈。 下傷少陰之絡,刺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脈,出血,刺足跗上動脈,不已,刺三毛上, 各一痏,見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耳聾,時不聞音, 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不已,刺中指爪甲上與內交者,立聞, 其不時聞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風者,亦刺之如此數,左刺右,右刺左。 凡痺往來無常處者,在分肉間痛而刺之,以月死生為數,用鍼者隨氣盛衰,以為痏數, 鍼過其日數則脫氣,不及日數則氣不瀉,左刺右,右刺左,病已止,不已, 復刺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漸多至十五日 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漸少之,邪客於足陽明之經,令人鼽衄上齒寒,刺足中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 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脇痛不得息。 亥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 欬者溫衣飲食,一日已,左刺右,右刺左,病立已,不已,復刺如法。 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嗌痛,不可內食,無故善怒,氣上走賁上,刺足下中央之脈, 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刺左,邪客於足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小腹控䏚, 不可以仰息,刺腰尻之兩胛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為痏數,發鍼立已,左刺右, 右刺左,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拘孿背急,引脇而痛,刺之從項始, 數脊椎俠脊疾按之,應手如痛,傍刺之,三痏立已,邪客於足少陽之絡。 令人留於樞中痛髀不可以舉,刺樞中以毫鍼,寒則久留鍼,以月死生為數,立已, 治諸經刺之所過者,不病則繆刺之,耳聾刺手陽明,不已,刺其通脈出耳前者, 齒齲刺手陽明,不已,刺其脈入齒中者,立已,邪客於五藏之間,其病也。脈引而痛, 時來時止,視其病繆刺之,於手足爪甲上視其脈,出其血,間一日一刺,一刺不已, 五刺已繆傳引上齒,齒脣寒痛,視其手背脈血者出之,足陽明中指爪甲上一痏。 手大指次指爪甲上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邪客於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 此五絡皆會於耳中,上絡左角,五絡俱竭,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也。其狀若尸, 或曰尸厥,刺其足大指內側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後刺足心,後刺足中指爪甲上, 各一痏,後刺手大指內側去端如韭葉,後刺手心主少陰銳骨之端,各一痏,立已, 不已,以竹管吹其兩耳。鬄其左角之髮方一寸,燔治,飲以美酒杯,不能飲者, 灌之立已,有痛而經不痛者,繆刺之,視其皮部有血絡者,盡取之,此繆刺之數也。 ○身形有病,九候莫病,則繆刺之。

三十 經刺

岐伯曰:夫邪之客於形也。必先舍於皮毛,留而不去,入於孫絡,留而不去, 入於絡脈,留而不去,入於經脈,內連五藏,散於腸胃,陰陽俱盛,五藏乃傷, 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於五藏之次也。如此則治其經焉。○凡刺之數,先視其經脈, 切而從之,審其虛實而調之,不調者,經刺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三十一 巨刺{繆刺刺絡脈巨刺刺經脈}

痛在於左而右脈病者,則巨刺之。○邪客於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 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非絡脈也。

三十二 脈刺

人迎一盛,病在足少陽;一盛而躁,病在手少陽。人迎二盛,病在足太陽;二盛而躁, 病在手太陽。人迎三盛,病在足陽明;三盛而躁,病在手陽明。人迎四盛,且大且數, 名曰溢陽,溢陽為外格;脈口一盛,病在足厥陰,一盛而躁,在手心主;脈口二盛, 病在足少陰;二盛而躁,在手少陰;脈口三盛,病在足太陰;三盛而躁,在手太陰; 脈口四盛,且大且數者,名曰溢陰,溢陽為內關,內關不通死不治。 人迎與太陰脈口俱盛四倍以上,命曰關格,關格者與之短期。人迎一盛, 瀉足少陽而補足厥陰,二瀉一補,日一取之,必切而驗之,疎取之,上氣和乃止。 人迎二盛,瀉足太陽,補足少陰,二瀉一補,二日一取之,必切而驗之。疎取之, 上氣和乃止,人迎三盛,瀉足陽明而補足太陰,二瀉一補,日二取之,必切而驗之。 疎取之,上氣和乃止,脈口一盛,瀉足厥陰而補足少陽,二補一瀉,日一取之, 必切而驗之。疎而取,上氣和乃止,脈口二盛,瀉足少陰而補足太陽,二補一瀉, 二日一取之,必切而驗之。疎取之,上氣和乃止,脈口三盛,瀉足太陰而補足陽明, 二補一瀉,日二取之,必切而驗之。疎而取之,上氣和乃止,所以日二取之者, 太陽主胃,大富於穀氣。故可日二取之也。人迎與脈口俱盛三倍以上,命曰陰陽俱溢, 如是者不開,則血脈閉塞,氣無所行,流淫於中,五藏內傷,如是者因而灸之, 則變易而為他病矣。

三十三 深淺上下所宜

補須一方實深取之,稀按其痏,以極出其邪氣,一方虛淺刺之,以養其脈,疾按其痏, 無使邪氣得入,邪氣來也緊而疾,穀氣來也徐而和,脈實者,深刺之,以泄其氣。 脈虛者,淺刺之,使精氣無得出,以養其脈,獨出其邪氣,刺諸痛者,其脈皆實。 故曰從腰以上者,手太陰陽明皆主之,從腰以下者,足太陰陽明皆主之, 病在上者下取之,病在下者高取之,病在頭者取之足,病在腰者取之膕, 病生於頭者頭重,生於手者臂重,生於足者足重,治病者,先刺其病所從生者也。 香氣在毛,夏氣在皮膚,秋氣在分肉,冬氣在筋骨,刺此病各以其時為齊, 故刺肥人者秋冬之齊,刺瘦人者春夏之齊,病痛陰也。痛而以手安之不得者陰也。 深刺之,病在上者陽也。病在下者陰也。癢者陽也。淺刺之,病先起於陰者, 先治其陰而後治其陽,病先起於陽者,先治其陽而後治其陰,刺熱厥者留鍼反為寒, 刺寒厥者留鍼反為熱,刺熱厥者二陰一陽,刺寒厥者二陽一陰,所謂二陰者刺二陰也。 一陽者刺一陽也。久病者邪氣入深,刺此者深內而久留之,間日而後刺之, 必先調其左右,去其血脈,刺道畢矣。凡刺之法,必察其形氣,形肉未脫, 少氣而脈又躁,躁厥者必為繆刺之。○脈之所居,深不見者刺之,微內鍼而久留之, 以致其空脈氣也。脈淺者勿刺,按絕其脈乃刺之,無令精出,獨出其邪氣耳。 所謂三刺則穀氣出者,先淺刺絕皮以出陽邪,再刺則陰邪出者,少益深,絕皮致肌肉, 未入分肉間也。已入分肉之間,則穀氣出。故刺法曰:始淺刺之,以逐邪氣, 而來血氣,後刺深之,以致陰氣之邪,最後刺極深之,以下穀氣,此之謂也。

三十四 人身左右上下虛實不同刺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也。 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強也。東方陽也。陽者其精并於上,并於上則上明而下虛, 故使耳目聰明,而手足不便也。西方陰也。陰者其精并於下,并下則下盛而上虛, 故其耳目不聰明而手足便也。故俱感於邪,其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 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 故能為萬物之父母,清陽上天,濁陰歸也。是故天地之動靜,神明之綱紀, 故能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惟腎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以養足。 中傍人事以養五藏,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 谷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六經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氣,以天地為之陰陽, 陽之汗以天地之雨明之,陽之氣以天地之疾風名之,暴風象雷,逆氣象陽, 故治不治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故邪風之至,疾如風雨, 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府,其次治五藏,治五藏者, 半死半生也。故天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藏水穀之寒熱感則害於六府, 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脈。故善用鍼者,從陰引陽,從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 以我知彼,以表知裡,以觀過 與不及之理,見微則過,用之不殆。

三十五 氣血清濁淺深刺

受穀氣者濁,受氣者清,清者注陰,濁者注陽,濁而清者上出於咽,清而濁者則下行, 清濁相干,命曰亂氣。帝曰:夫陰清而陽濁,濁者有清,清者有濁,清濁別之奈何? 岐伯曰:氣之大別,清者上注於肺,濁者下走於胃,胃之清氣,上出於口,肺之濁氣, 下注於經,內積於海。帝曰:諸陽皆濁,何陽濁甚乎?岐伯曰:手太陽獨受陽之濁, 手太陰獨受陰之清,其清者上走空竅,其濁者下行諸經,諸陰皆清,足太陰獨受其濁, 清者其氣滑,濁者其氣濇,此氣之常也。故刺陰者深而留之,刺陽者淺而疾之, 清濁相干者,以數調之。

三十六 死期不可刺

病發於心,一日而之肺,三日而之肝,五日而之脾,三日不已死,冬夜半,夏日中。 病先發於肺,三日而之肝,一日而之脾,五日而之胃,十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日出。 病先發於肝,三日而之脾,五日而之胃,三日而之腎,三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早食。 病發於脾,一日而之胃,二日而之腎,三日而之膂膀胱,十日不已死,冬人定, 夏晏食。病先發於胃,五日而之腎,三日而之膂膀胱,五日而上之心,二日不已死, 冬夜半,夏日昧。病先發於腎,三日而之膂膀胱,三日而上之心,三日而之小腸, 三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早晡。病先發於膀胱,五日而之腎,一日而之小腸, 一日而之心,二日不已死,冬雞鳴,夏下晡。諸病以次相傳,如是者皆有死期, 不可刺也。間一藏及三四藏者,乃可刺也。

明 四明 高 武 撰 述

卷二下

一 五亂刺

清氣在陰,濁氣在陽,滎氣順脈,衛氣逆行,清濁相干,亂於胸中,是謂大俛。 故氣亂於心則煩心密嘿,俛首靜伏,亂於肺則俛仰喘喝,按手以呼, 亂於腸胃則為霍亂,亂於臂脛則為四厥亂於頭則為厥逆,頭重眩仆。曰五亂刺者, 刺之有道乎!曰:有道以來,有道以去,審知其道,是謂身寶。曰:願聞其道。曰: 氣在於心者,取之手少陰心主之俞,氣在於肺者,取之於手太陰滎,足少陰俞, 氣在於腸胃者,取之足太陰陽明不下者,取之三里,氣在於頭者,取之天柱大杼, 不知,取足太陽滎俞,氣在臂足,取之先去血脈,後取其陽明少陽之滎俞。曰: 補瀉奈何?曰:徐入徐出,謂之道氣,補瀉無形,謂之同精,是非有餘不足也。 亂氣之相逆也。

二 氣血盛衰

足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髯美長,血少氣多則髯短。故氣少血多則髯少。 血氣皆少則無髯,兩吻多盡,足陽明之下,血氣盛則下毛美長至胸。 血多氣少則下毛美短至臍,行則善高舉足,足指少肉,足善寒,血少氣多則肉而善瘃。 血氣皆少則無毛,有則稀枯悴,善痿厥足痺,足少陽之上,氣血盛則通髯善長。 血多氣少則通髯美短,血少氣多則少髯,血氣皆少則無鬚。 感於寒濕則善痺骨痛爪枯也。足少陽之下,血氣盛則脛毛美長,外踝肥。 血多氣少則脛毛美短,外踝皮堅而厚,血少氣多則胻毛少,外踝皮薄而軟。 血氣皆少則無毛,外踝瘦而無肉,足太陽之上,血氣盛則眉美,眉有毫毛。 血多氣少則惡眉,面多少理,血少氣多則面多肉,血氣和則美色,足太陰之下。 血氣盛則跟肉滿踵堅,氣少血多則瘦跟空,血氣皆少則善轉筋,踵下痛,手陽明之上。 血氣盛則髭美,血少氣多則髭惡,血氣皆少則無髭,手陽明之下,血氣盛則腋下毛美。 手魚肉以溫,氣血皆少則手瘦以寒,手少陽之上,血氣盛則眉美以長,耳色美。 血氣皆少則耳焦惡色,手少陽之下,血氣盛則手捲多肉以溫,血氣皆少則寒以瘦。 氣少血多則瘦以多脈,手太陽之上,血氣盛則有多鬚,面多肉以平。 血氣皆少則面瘦惡色,手太陽之下,血氣盛則掌肉充滿,血氣皆少則掌瘦以寒。曰: 刺之有約乎!曰:眉美者足太陽之脈氣血多,惡眉者氣血少,其肥而澤者,血氣有餘, 肥而不澤者,氣有餘而血不足,瘦而無澤者,氣血俱不足。 審察其形氣有餘不足而調之,可以知逆順矣。○曰:婦人無鬚者,無血氣乎!曰: 衝脈任脈,皆起於胞中,上循背裡,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 別而絡脣口,血氣盛則充膚熱肉,血獨盛則澹 滲皮膚生毫毛,今婦人之生,有餘於氣, 不足於血,以其數脫血也。衝任之脈不滎口脣。故鬚不生焉。曰:士人有傷於陰, 陰氣絕而不起,陰不用,然其鬚不去,其故何也?宦者獨去何也?曰:宦者去其宗筋, 傷其衝脈,血瀉不復,皮膚內結,脣口不滎。故鬚不生。曰:其有天宦者,未嘗被傷, 不脫於血,然其鬚不生,其故何也?曰:此天之所不足也。其任衝不盛,宗筋不成, 有氣無血,脣口不滎。故鬚不生。

三 耐痛

人之骨強筋弱,肉緩皮膚厚者耐痛,其於鍼石之痛,火焫亦然,黑色而美骨者耐火焫, 堅肉薄皮者不耐鍼石之痛,於火焫亦然。

四 五逆

帝曰:余聞刺有五逆。曰:病與脈相逆,熱病脈靜,汗已出脈盛躁,是一逆也。 病泄脈洪大,二逆也。著脾不移,膕肉破,身熱脈偏絕,三逆也。淫而奪形, 身熱色夭白,及後下血衃,血衃篤重,四逆也。寒熱奪形,脈堅搏,五逆也。

五 三刺穀氣

一刺則陽邪出,再刺則陰邪出,三刺則穀氣至,穀氣至而止,所謂穀氣至者, 已補而實,已瀉而虛。故已知穀氣至也。

六 熱

肝熱病者,小便先黃,腹痛多臥,身熱,熱爭則狂言及驚,脇滿痛,手足躁, 不得安臥,庚辛甚,甲乙大汗,氣逆則庚辛死,刺足厥陰少陽,其逆則頭痛員員, 脈引衝頭也。心熱病者,先不樂數日乃熱,熱爭則卒心痛,煩悶善嘔,頭痛面赤無汗。 壬癸甚,丙丁大汗,氣逆則壬癸死,刺手少陰太陽,脾熱病者,先頭重,頰痛煩心, 顏青欲嘔,身熱,熱爭則腰疼不可用俛仰,腹滿泄,兩頷痛。甲乙甚,戊己大汗, 氣逆則甲乙死,刺足太陰陽明,肺熱病者,先淅然厥氣毫毛,惡風寒,舌上黃,身熱, 熱爭則喘咳,痛走胸膺背,不得大息,頭痛不堪,汗出而寒。丙丁甚,庚辛大汗, 氣逆則丙丁死,刺手太陰陽明出血如大豆,立已,腎熱病者,先腰痛胻酸, 苦渴數飲身熱,熱爭則項痛而強胻寒且痠,足下熱,不欲言,其逆則項痛員員澹澹然。 戊己甚,壬癸大汗,氣逆則戊己死,刺足少陰太陽,諸汗者,至其所勝,日汗出也。 肝熱病者,左頰先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脾熱病者,鼻先赤,肺熱廣州一者, 右頰先赤,腎熱病者,頤先赤,病雖未發,見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 熱病從部所起者,至甚而已,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則死,諸當汗者, 至其所勝日,汗大出也。諸治熱病,以飲之寒水,乃刺之,必寒衣之,居止寒處, 身寒而止也。熱病先胸脇痛,手足躁,刺足少陽,補足太陰,病甚者為五十九刺。 熱病始手臂痛者,刺手陽明太陰,而汗出止,熱病始於頭首者,刺項太陽而汗出止; 熱病始於足脛者,刺足陽明而汗出止,熱病先身重骨痛,耳聾好冥,刺足少陰, 病甚為五十九刺。熱病先眩冒而熱,胸脇滿,刺足少陰少陽,太陽之脈色滎顴骨, 熱病也。滎未交,曰今且得汗,待時而已,與厥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 其熱病內連腎,少陽之脈色也。少陽之脈色滎頰前,熱病也。滎未交,曰今且得汗, 待時而已,與少陰脈爭見者,死期不過三日,熱熱病氣穴三椎下間,主胸中熱, 四椎下間,主鬲中熱,五椎下間,主肝熱,六椎下間,主脾熱,七椎下間,主腎熱, 滎在骶也。項上三椎陷者中也。頰下逆顴為大瘕,下牙車為腹滿,顴後為脇痛, 頰上鬲上也。○頭上五行,行五者以泄諸陽之熱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 此八者,以瀉胸中之熱也。氣衝,三里,巨虛上下廉,此八者,以瀉胃中之熱也。 雲門,髁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瀉四肢之熱也。五藏俞傍五者,此十者, 以瀉五藏之熱也。○熱病不可刺者九,一曰汗不出,大顴發赤,噦者死, 二曰泄而腹滿甚者死,三曰目不明,熱不已者死,四日嬰兒熱而腹滿死, 五曰汗不出,嘔下血者死,六曰舌本爛,熱不已者死,七曰欬而衂,汗不芔, 出不至足者死,八曰髓熱者死,九曰熱而痙者死,腰折 瘈症,齒噤齗也。凡此九者, 不可刺也。

七 瘧

足太陽之瘧,令人腰痛頭重,寒從背起,先寒後熱,熇熇暍暍然,熱止汗出難已, 刺郄中出血,足少陽之瘧,令人身體解㑊,寒不甚,熱不甚,惡見人,見人心易惕然, 熱多汗出甚,刺足少陽,足陽明之瘧,令人先寒,洒淅寒甚,久乃熱,熱去汗出, 喜見日月光火氣,乃快然,刺足陽明跗止,足太陰之瘧,令人不樂,好太息,不嗜食, 多寒熱汗出,病至則善嘔,嘔已乃衰,則取之,足少陰之瘧,令人嘔吐甚,多寒熱, 熱多寒少,欲閉戶牖而處,其病難已,足厥陰之瘧,令人腰痛,小腹滿。 小便不利如癃狀,非癃也。數便意恐懼,氣不足,腹中悒悒,刺足厥陰, 肺瘧者令人心寒,寒甚熱,熱間善驚,如有所見者,刺手太陰陽明。 心瘧者令人煩心,甚欲得清水,反寒多不甚熱,刺手少陰,肝瘧者令人色蒼蒼然太息, 其狀若死者,刺足厥陰見血,脾瘧者令人寒,腹中痛,熱則腸中鳴,鳴已汗出, 刺足太陰,腎瘧者令人淅淅然腰脊痛,宛轉大便難,目眴眴然,手足寒。 刺足太陽少陰,胃瘧者,令人且病也。善飢而不能食,食而支滿腹大, 刺足陽明太陰橫脈出血,瘧發身方熱,刺跗上動脈,開其空,出其血,立寒瘧方欲寒, 刺手陽明太陰,足陽明太陰,瘧脈滿太急,刺背俞,用中鍼,傍五胠俞各一, 適肥瘦出其血也。瘧脈小實急,灸脛少陰,刺指井,瘧脈滿大急,刺背俞,用五胠俞, 背俞各一,適行於血也。瘧脈緩大虛,便用藥,不宜用鍼,凡治瘧,先發如食頃, 乃可以治,過之則失時也。諸瘧而脈不見,刺十指間芔血,血去必已。 先視身之赤如小豆者,盡取之,十二瘧者,其發各不同時,察其病形, 以知其何脈之病也。先其發時,如食頃而刺之,一刺則衰,二刺則知,三刺則已, 不已刺舌下兩脈出血,不已刺郄中盛經出血,又刺項已下俠脊者必已,舌下兩脈者, 廉泉也。刺瘧者,必先問其病之所先發者先刺之,先頭痛及重者。 先刺頭上兩額兩眉間出血,先項背痛者,先刺之,先腰背痛者,先刺郄中出血, 先手臂痛者,先刺手少陰陽明十指間,先足脛痠痛者,先刺足陽明十指間出血, 風瘧瘧發,則汗出惡風,刺三陽經背俞之血者,胻痠痛甚,按之不可,名曰跗髓痛病, 以鑱鍼鍼絕骨出血立已,身體小痛,刺至陰諸陰之井,無出血,間一日一刺,瘧不渴, 間日而作,刺足太陽,渴而間日作,刺足少陽,溫瘧汗不出,為五十九刺。

八 腰痛

足太陽脈令人腰痛,引項脊尻背如重狀,刺其郄,中太陽正經出血,春無見血, 少陽令人腰痛,如以鍼刺其皮中,循循然不可以俛仰,不可以顧。 刺少陽成骨之端出血,成骨在膝外廉之骨獨起者,夏無見血,陽明令腰痛,不可以顧, 顧如有見者善悲,刺陽明於胻前三痏,上下和之出血,秋無見血,足少陰令人腰痛, 痛引脊內廉,刺少陰,於內踝上二痏,春無見血,出血太多,不可復也。厥陰之脈 令人腰痛,腰中如張弓弩弦,刺厥陰之脈,在腨踵魚腹之外,循之累細然,乃刺之, 其病令人善言,嘿嘿然不慧,刺之三痏,解脈令人腰痛,痛而引肩,目䀮䀮然, 時遺溲,刺解脈,在膝筋肉分間,郄外廉之橫脈出血,血變而止。 解脈令人腰痛如引帶,常如折腰狀,善恐刺解脈,在郄中結絡如黍米,刺之血射以黑, 見赤血而已,同陰之脈令人腰痛,痛如小錘居其中,佛然腫,刺同陰之脈。 在外踝上絕骨之端,為三痏,陽維之脈令人腰痛,痛上佛然腫,刺陽維之脈。 脈與太陽合腨下間,去地一尺所,衝絡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俛仰,仰則恐仆, 得之舉重傷腰衝絡絕,惡血歸之。刺之在郄陽筋之間,上郄數寸衝居,為二痏出血, 會陰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漯漯然汗出,汗乾令人欲飲,飲已欲走,刺直陽之脈上三痏。 在蹻郄下,五寸橫居,視其盛者出血,飛陽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怫然,甚則悲以恐, 刺飛陽之脈,在內踝上五寸,少陰之前,與陰維之會,昌陽之脈令人腰痛,痛引膺, 目䀮䀮然,甚則反折,舌捲不能言,刺二筋為二痏,在內踝上,大筋前,太陰後。 上踝二寸所,散脈令人腰痛而熱,熱甚生煩,腰下如有橫木居其中,甚則遺溲。 刺散脈,在膝前骨肉分間,絡外廉束脈為三痏,肉里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欬, 欬則筋縮急,刺肉里之脈為二痏,在太陽之外,少陽絕骨之後,腰痛俠脊而痛至頭。 几几然,目䀮䀮然欲僵仆,刺足太陽郄中出血,腰痛上寒,刺足太陽陽明, 上熱刺足厥陰,不可以俛仰刺足少陽,中熱而喘刺足少陰,刺郄中出血, 腰痛上寒不可顧,刺足陽明,上熱刺足太陰,中熱而喘,刺足少陰,大便難, 刺足少陰,如折不可以俛仰,不可舉,刺足太陽,引脊內廉,刺足少陰。 腰痛引小腹控䏚,不可以仰,刺腰尻交者,兩髁胛上,以月死生為痏數,發鍼立已, 左取右,右取左。○腰痛不可俛仰,急引陰卵,刺八髎與痛上,八髎在腰尻分。

九 周痺

帝曰:周痺之在身也。上下移徙隨脈,在上下左右相應,間不容空,願聞此痛, 在血脈之中耶,將在分肉之間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間不及下鍼,其慉痛之時, 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願聞其故!岐伯曰:此眾痺也。非周痺也。曰: 願聞眾痺!曰:此各在其處,更發更止,更居更起,以右應左,以左應右,非能周也。 更發更休也。曰:刺之奈何?曰:刺此者,痛雖已止,必刺其處,勿令復起。曰:善, 願聞周痺何如?曰:周痺者,在於血脈之中,隨脈以上,隨脈以下,不能左右, 各當其所。曰:刺之奈何?曰:痛從上下者,先刺其下以遏之,後刺其下以脫之, 痛從下上者,先刺其上以遏之,後刺其下以脫之。帝曰:善此痛安生,何因而有名? 曰:風寒濕氣,客於分肉之間,迫切而為沬,沬得寒則聚,聚則排分肉而分裂也。 分裂則痛,痛則神歸之,神歸之則熱,熱則痛解,痛解則厥,厥則他痺發,發則如是。 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此內不在藏,而外未發於皮,獨居分肉之間,真氣不能周, 故命曰周痺。故刺痺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經,視其虛實,及大絡之血,結而不通, 及虛而脈陷空中者而調之,熨而通之,其瘛堅轉弓而行之。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 亦得其事也。九者經巽之理,十二經脈陰陽之病也。

十 癲狂

癲疾者,始生先不樂,頭重頭痛,視舉目赤,甚作極已而煩心,候之於顏, 取手太陽陽明太陰,血變而止,癲疾始作而引口啼呼喘悸者,候之手陽明太陽, 左強者攻其右,右強者攻其左,血變而止,癲疾始作,先反僵,因而脊痛。 候之足太陽陽明手太陽,血變而止,治癲疾常與之居,察其所當取之處,病至視之, 有過者瀉之,置其血於瓢壼之中,至其發時,血獨動矣。不動,灸窮骨二十壯, 窮骨者骶骨也。骨癲疾者,鱤齒諸俞分肉皆滿,而骨居,汗出煩悗,嘔多沃沫, 氣下泄不治,脈癲疾者暴仆,四肢之脈皆脹而縱,脈滿,盡刺之出血,不滿,灸之, 挾項太陽灸帶脈於腰相去三寸,諸分肉本輸,嘔多沃沫,氣下泄不治,癲疾者, 疾發如狂者死不治,狂始生,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恐者,得之憂飢。 治之取手太陰陽明,血變而止,及取足太陰陽明,狂始發,少臥不飢,自高賢也。 自辯智也。自尊貴也。善罵詈,日夜不休,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舌下少陰, 視之盛者皆取之,不盛釋之也。狂言驚善笑,好歌妄行不休者,得之大恐, 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狂目妄見,耳妄聞,善呼者,少氣之所生也。 治之取手太陽太陰陽明,足太陰,頭兩鱤,狂者多食,善見鬼神,善笑而不發於外者, 得之有所大喜,治之取足太陰太陽陽明,後取手太陰太陽陽明,狂而新發, 未應如此者,先取曲泉左右動脈,及盛者見血,有頃已,不已以法取之, 灸骨骶二十壯。○大熱遍身,狂而妄見妄聞妄言,視足陽明及大絡取之,虛者補之, 血而實者瀉之,因其偃臥,居其頭前,以兩手四指夾按頸動脈,久持之,卷而切推, 下至缺盆中而復止如前,熱去乃止,此所謂推而散之也。○病在諸陽脈,且寒且熱, 諸分且寒且熱,名曰狂。刺之虛脈視分盡,熱病已止,病初發歲一發不治, 月一發不治,月四五發名,曰癲,刺諸分諸脈,其無寒者,以鍼調之。

十一 頭

厥頭痛,面若腫,起而煩心,取之足陽明太陰,厥頭痛頭脈痛,心悲善泣。 視頭動脈反盛者,刺盡去血,後調足厥陰,厥頭痛,頭員員頭重而痛,瀉頭上五行, 行五,先取手少陰,後取足少陰,厥頭痛意善忘,按之不得,取頭面左右動脈, 後取足太陰,厥頭痛項先痛,腰脊為應,先取天柱,後取足大竹太陽,厥頭痛頭痛甚, 耳前後脈湧有熱。一云有動脈瀉出其血,後取足少陽,真頭痛,頭痛甚,腦盡痛, 手足寒至節,死不治,頭痛不可取於俞者,有所擊墮,惡血在於內,若肉傷痛未已, 可則刺不可遠取也。頭痛不可刺者,大痺為惡,日作者可令少俞,不可已,頭半寒痛, 先取手少陽陽明,後取足少陽陽明。

十二 痿

帝曰:五藏使人痿何也?岐伯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脈,肝主身之筋膜, 脾主身之肌肉,腎主身之骨髓。故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急薄著,則生痿躄也。 心氣熱則下脈厥而上,上則下脈虛,虛則生脈痿,樞折挈脛縱,而不任地也。 肝氣熱則膽泄口苦,筋膜乾,筋膜乾則筋急而孿,發為筋痿,脾氣熱則胃乾而渴, 肌肉不仁,發為肉痿,腎氣熱則腰脊不舉,骨枯而髓減,發為骨痿。帝曰:何以得之? 曰:肺者藏之長也。為心之蓋也。有所失亡,所求不得,則發肺鳴,鳴則肺熱葉焦, 故曰五藏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躄,此之謂也。悲哀太甚,則胞絡絕, 胸絡絕則陽氣內動,發則心下崩,數溲血。故本病曰:大經空虛,發為肌痺, 傳為脈痿,思想無窮,所願不得,意淫於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縱,發為筋痿, 及為白淫。故下經曰:筋痿者生於肝,使內也。有漸於濕,以水為事,若有所留, 居處相濕,肌肉濡潰,痺而不仁,發為肉痿。故下經曰:肉痿者,得之濕地也。 有所遠行勞倦,逢大熱而渴,渴則陽氣內伐,內伐則熱舍於腎,腎水藏也。 今水不勝火,則骨枯而髓虛。故足不任身,發為骨痿。故下經曰:骨痿者生於大熱也。 帝曰:何以別之?曰:肺熱者,色白而毛敗,心熱者,色赤而絡脈溢,肝熱者, 色蒼而爪枯,脾熱者,色黃而肉蠕動,腎熱者,色黑而齒槁。帝曰:如夫子言可矣。 論言治痿者獨取陽明何也?岐伯曰:陽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潤宗筋, 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衝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谿谷,與陽明合於宗筋, 陰陽總宗筋之會,會於氣衝,而陽明為之長,皆屬於帶脈,而絡於督脈。故陽明虛, 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治之各補其滎,而通其俞,調其虛實, 和其逆順,筋脈骨肉,各以其時受月,則病已矣。帝曰:善。

十三 心痛

厥心痛與背相控,善瘈如從後觸其,傴僂者,腎心痛也。先取京骨崑崙。 發鍼不已取然谷,厥心痛腹脹胸滿,心尤痛甚,胃心痛也。取之太都太白。 厥心痛痛如以鍼刺其心,心痛甚者,脾心痛也。取之然谷太谿,厥心痛色蒼蒼如死狀, 終日不得太息,肝心痛也。取之行間太衝,厥心痛臥若徒居,心痛間動作痛益甚, 色不變,肺心痛也。取之魚際太淵,真心痛手足清至節,心痛甚,旦發夕死, 夕發旦死,心痛不可刺者,中有盛聚,不可取於俞。○心痛引腰脊欲嘔,取足少陰, 心痛腹脹,嗇嗇然大便不利,取足太陰,心痛引背不得息,刺足少陰,不已取手少陽, 心痛引小腹,上下無常處,便溲難,刺足厥陰,心痛但短氣不足以息,刺手太陰, 心痛當九節刺之。按已,刺按之立已,上下求之,得之立已。○背與心相控而痛, 所治天突十椎及上紀,上紀者胃愛富三也。下紀者關元也。背胸邪繫陰陽左右如此。

十四 脹

帝曰:脈之應於寸口如何而脹?岐伯曰:其脈大堅以濇者脹也。曰: 何以知藏府之脹也。曰:陰為藏,陽為府。曰:夫氣之令人脹也。在於血脈之中耶! 藏府之內乎。曰:三者皆存焉。然非脹之舍也。曰:願聞脹之舍。曰:夫脹者, 皆在藏府之外,排藏府而郭胸脇,脹皮膚。故命曰脹。曰:臟府之在胸脇腹裡之內也。 若匣匱之藏禁器也。各有次舍虛名,而同處一域之中,其氣各異,願聞其故。曰: 未解其意,再問?曰:夫胸腹藏府之郭也。膻中者,心主之宮城也。胃者,太倉也; 咽喉小腸者,傳送也;胃之五竅,閭里門戶也;廉泉玉英者,津液之道也。 故五藏六府,各有畔界,其病各有形狀,營氣循脈,衛氣逆為脈脹。 衛氣並脈循分為膚脹,三里而瀉,近者一下,遠者三下,無問虛實,工在疾瀉。曰: 願聞脹形。曰:夫心脹者,煩心短氣,臥不安,肺脹者,虛滿而喘咳,肝脹者, 脇下滿而引小腹,脾脹者善噦,四肢煩悗,體重不能勝衣,臥不安,腎脹腹滿引背, 央央然腰髀痛,六府脹。胃脹者,腹滿胃腕痛,鼻聞焦臭,妨於食,大便難。 大腸脹者,腸鳴而痛濯濯,冬日重感於寒,則飧泄不化。小腸脹者,小腹䐜脹, 引腰而痛,膀胱脹者,小腹滿而氣癃。三焦脹者,氣滿於皮膚中,輕輕然而不堅。 膽脹者,脇下痛脹,口中苦善太息。凡此諸脹者,其道在一,明知逆順,鍼數不失, 瀉虛補實,神去其室,致邪失正,真不可定,粗工所敗,謂之夭命。補虛瀉實, 神歸其室,久塞其空,謂之良工。曰:脹者焉生,何因而有?曰:衛氣之在身也。 常然並脈循分肉,行有逆順,陰陽相隨,乃得天和,五藏更始,四時循序,五穀乃化, 然後厥氣在下,營氣留止,寒氣逆上,真邪相攻,兩氣相搏,乃合為脹也。曰:善, 何以解惑?曰:合之於真,三合而得。曰:善。曰:脹論言無問虛實,工在疾瀉, 近者一下,遠者三下,今有其三,而不下者,其過焉在。曰:此言陷於肉肓, 而中氣穴者也。不中氣穴,則氣內閉,鍼不陷肓,則氣不行上越,中肉則衛氣相亂, 陰陽相逐,其於脹也。當瀉不瀉,氣故不下,三而不下,必更其道,氣下乃止, 不下復始,可以萬全,烏有殆者乎。其干脹也。必審其胗,當瀉則瀉,當補則補, 如皷應桴,惡有不下者乎!○帝曰:膚脹鼓脹可刺邪!曰:先瀉其脹之血絡, 後調其經,刺去血絡也。○腹暴滿,按之不下,取太陽經絡者,胃之募也。少陰俞者, 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員利鍼,衛氣逆而脈脹,衛氣並脈為膚脹,三里而瀉,近者一下, 遠者三下,無問虛實,三里疾瀉。

十五 胸脇痛

胸脇痛而不得息,不得臥,上氣短氣,偏痛脈滿起,斜出尻,脈絡胸脇, 支心貫鬲上肩,如天突斜下肩交十椎下。

十六 大風

風從外入,令人振寒,汗出頭痛,身重惡寒,治在風府,調其陰陽,不足則補, 有餘則瀉。○大風頭項痛,刺風府,風府在上椎,大風汗出,灸噫嘻, 在背下俠脊傍三寸所,厭之令病人呼噫嘻。○從風增風,刺眉頭,失枕在肩上橫骨間。 ○病風且寒且熱,炅汗出,一日數過,先刺諸分理絡脈,汗出且寒且熱,三日一刺, 百日而已。

十七 癘風

癘風者,素刺其腫上已,刺以銳鍼,鍼其處,按出其惡氣,腫盡乃止。○骨節重, 鬚眉墮名大風,刺肌肉,為故汗出,百日。○刺骨髓,汗出百日,凡二百日, 須眉生而止鍼。

十八 偏枯

偏枯身偏不用而痛,言不變,志不亂,病在分腠之間,巨鍼取之,益其不足, 損其有餘,乃可復也。痱之為病,身無痛者,四肢不收,智亂不甚,言微知可治, 甚則不能言,不可治也。病先起於陽,而後入於陰,先取其陽,後取其陰,浮而取之。

十九 痿厥

痿厥為四末束悗,乃疾解之,日二,不仁者十日而知,無休病已止,歲以草刺鼻嚏, 嚏而已,無息而疾迎引之,立已,大驚之亦可。

二十 癰

癰疽之生,膿血之成也。不從天下,不從地出,積微之所生也。 故聖人自治於未有形也。愚者遭其已成也。膿已成,十死一生。故聖人弗使已成。 而明為良方,著之竹帛,使能者踵而傳之,後世無有終時者,為其不予遭也。帝曰: 其已有膿血而後遭乎。不導之以小鍼治乎!曰:以小治小者其功小,以大治大者多害, 故其已成膿血者,其惟砭石鈹鋒之所取也。○微按其癰,視氣所行,先淺刺其傍, 稍內益深,還而刺之,無過三行,察其浮沉,以為淺深,已刺必熨,令熱入中, 日使熱內,邪氣益衰,大癰乃潰。○治腐腫者,刺腐上,視癰大小深淺刺之, 刺大者多血,小者深之,必端內鍼,為故止。○癰疽不得,頃時回癰不知所, 按之不應手,乍來乍已,刺手太陰傍三痏,與纓脈各二,掖癰大熱,刺足少陰, 五刺而熱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陰經絡者,大骨之會各三。○暴癰筋緛, 隨分而痛,魄汗不盡,胞氣不足,治在經俞。○癰氣之息者,宜以鍼開除去之, 夫氣盛血聚者,宜石而瀉之。○刺瘇搖鍼。○左足應立春,其日戊寅己丑; 左脇應春分,其日乙卯;左手應立夏,其日戊辰己巳;膺喉首頭應夏至,其日丙午。 右手應立秋,其日戊申己未;右脇應秋分,其日辛酉;右足應立冬,其日戊戌己亥。 腰尻下竅應冬至,其日壬子,六府膈下三藏應中州,其大禁,大禁太一所在之日, 及諸戊己。凡此九者,善候八正所在之處,所主左右上下,身體有癰腫者,欲治之, 無以其所值之日潰治之,是謂天忌日也。

二十一 鼠瘻

鼠瘻之本,皆在於藏,其末上出於頸腋之間,其浮於脈中,而未內著於肌肉, 而外為膿血者,易去也。請從其本,引其末,乃可衰去而絕其寒熱,審按其道以予之, 徐住徐來以去之,其小如麥者,一刺知,三刺而已。○鼠瘻寒熱刺寒府, 寒府在附膝外解營。

二十二 耳鳴耳痛耳聾

耳者宗筋之所聚也。胃中空則宗筋虛,虛則下溜,脈有所竭。故耳鳴,補客主人, 手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也。○耳聾而不痛者,取足少陽,聾而痛者,取手陽明。 ○耳聾無聞,取耳中聽宮,耳鳴取耳前動脈。○耳痛不可刺者,耳中有膿, 若有乾耵聹,耳無聞也。耳聾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先取手,後取足, 耳鳴取手中指爪甲上,左取右,右取左,先取手,後取足。○耳聾取手陽明,不已, 刺其通脈出耳前者。

二十三 膝痛 脛痠

蹇膝伸不屈治其楗,坐而膝痛治其機,立而暑解治其骸關,膝痛痛及拇指治其膕, 坐而膝痛如物隱者治其關,膝痛不可屈伸治其背,內連胻若折治陽明中俞髎, 若別治巨陽少陰滎,淫濼脛痠,不能久立,治少陽之維,在外踝上五寸輔骨上, 橫骨下為楗,俠髖為機,膝解為骸關,俠膝之骨為連骸,骸下為輔,輔上為膕, 膕上為關,頭橫骨為枕。○膝中痛取犢鼻,以員利鍼發而開之,鍼大如𣮖,刺膝無疑。

二十四 嚙舌 嚙頰 嚙脣 重舌

少陰氣至則嚙舌,少陽氣至則嚙頰,陽明氣至則嚙脣,視主病者則補之。 ○重舌刺舌柱,以鈹鍼也。

二十五 欠

陰氣積於下,陽氣未盡,陽引而上,陰引而下,陰陽相引。故數欠,陽氣盡, 陰氣盛,則目瞑,陰氣盡,陽氣盛,則寤矣。瀉足少陰,補足太陽。○腎主欠, 取足少陰。

二十六 噦

穀入於胃,胃氣上注於肺,今有故,寒氣與新穀氣俱還於胃,新故相亂,真邪相攻, 氣併相連,復出於胃故噦,補手太陰,瀉足少陽。

二十七 唏噫

陰氣盛而陽氣虛,陰氣疾而陽氣徐,陰氣盛而陽氣絕。故為唏,補足太陽,瀉足少陰。 ○寒氣客於胃,厥逆從下上散,復出於胃。故為噫,補足太陰陽明。

二十八 振寒

寒氣客於皮膚,陰氣盛,陽氣虛。故為振寒寒慄,補諸陽。

二十九 嚲丁可反

胃不實則諸脈虛,諸脈虛則筋脈懈惰,筋脈懈惰則行陰用事,氣不能復。故為嚲。 因其所在,補肉分間。

三十 嚏

陽氣和利,滿於心,出於鼻。故為嚏,補足太陽滎眉本。

三十一 泣竭成盲

泣不止則液竭,液竭則精不灌,精不灌則目無見。故命曰奪精,補天柱經俠頰項。

三十二 太息

憂思則心系急,急則氣約,氣約則不利。故太息以伸出之,補手少陰心主, 足少陽留之也。

三十三 涎下

飲食入胃,胃中有熱則蟲動,蟲動則胃緩,胃緩則廉泉開,廉泉開故涎下,補足少陰。 ○涎出者是蛟蚘也。以手聚按,堅而持之,無令得移,以大鍼刺之,久持之,蟲不動, 乃出鍼也。

三十四 口目喎噼

足之陽明,手之太陽,筋急則口目喎噼,眥急不能卒視治皆如右方也。

三十五 腸鳴

中氣不足,溲便為之變,腸為之苦鳴,下氣不足,則為痿厥心悗,補足外踝下留之。

三十六 目眩頭傾

上氣不足,腦為之不滿,耳為之苦鳴,頭為之苦傾,補足外踝下留之。

三十七 喉痺

喉痺不能言,取足陽明,能言取手陽明。○厥氣走喉而不能言,手足清,大便不利, 取足少陰。○嗌乾口中熱如膠,取足少陰。○喉痺舌捲,口中乾,煩心心痛, 臂內廉痛,不可及頭,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下去端如韭葉。

三十八 齒痛

齒痛不惡清飲,取足陽明,惡清飲,取手陽明。○齒齲刺手陽明,不已, 刺其脈入齒中者立已。

三十九 衄

衄而不止衃血流,取足太陽,衃血取手太陽,不已,刺腕骨下,不已,刺膕中出血。

四十 喘

中熱而喘,取足少陽膕中血絡,氣滿胸中喘息,取足太陰大指之端去爪甲如韭葉, 寒則留之,熱則疾之,氣下乃止。

四十一 怒

喜怒而不欲食,言益小,刺足太陰,怒而多言,刺足少陽。

四十二 顑若感切

刺手陽明。○顑痛刺足陽明曲周動脈,見血立已,不已,按人迎於經立已。

四十三 項痛

項痛不可俛仰,刺足太陽,不可以顧,刺手太陽。

四十四 足

足髀不可舉,側而取之,在樞合中,以員利鍼,大鍼不可刺。○陽明虛則宗筋縱, 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補其滎而通其俞。

四十五 下血

病注下血,取曲泉。

四十六 疝

痛在小腹,小腹痛不得大小便,名曰疝。得之寒,刺小腹兩股間,刺腰髁骨間, 刺而多之,盡炅病已,心疝暴痛,取足太陰厥陰,盡刺去其血絡。

四十七 轉筋

轉筋於陽治其陽,轉筋於陰治其陰,皆卒刺之。○轉筋者,立而取之,可令遂已。

四十八 厥

厥挾脊而痛者至頂,頭沉沉然,目䀮䀮然,腰脊強,取足太陽膕中血絡,厥胸滿面腫, 脣漯漯然,暴難言,甚則不能言,取足陽明,厥氣走喉而不能言,手足清,大便不利, 取足少陰,厥而腹嚮嚮然,多寒氣,腹中𣹬𣹬,便溲難,取足太陰。 ○巨陽之厥則腫首頭重,足不能行,發為眴仆,陽明之厥則巔疾欲走,呼腹滿, 不得臥,面赤而熱,妄見而妄言,少陽之厥則暴聾頰腫而熱,脇痛,胻不可以運, 太陰之厥則腹滿䐜脹,後不利,不欲食,食則嘔,不得臥,少陰之厥則口乾溺赤, 腹滿心痛,厥陰之厥則小腹腫痛腹脹,涇溲不利,好臥屈膝,陰縮腫胻, 內熱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

四十九 癇

刺癇驚脈五,鍼手太陰各五,刺經太陽五,刺手少陰經絡傍者一,足陽明一, 上踝五寸刺三鍼。

五十 霍亂

霍亂刺俞傍五,足陽明及上傍三。

五十一 目痛

目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

五十二 卒然無音

帝曰:人之卒然憂恚而無音者,何道之塞?何氣出行?使音不彰,願聞其方。少師曰: 咽喉者,水穀之道路也。喉嚨,氣之所以上下者也。會厭,聲音之戶也。口脣者, 聲音之扇也。舌者,音聲之機也。懸雍垂者,音聲之關也。頏顙者,分氣之所泄也。 橫骨者,神氣所使,主發舌者也。故人之鼻洞涕出不收者,頏顙不開,分氣失也。 是故厭小而疾薄則發氣疾,其開闔利,其出氣易,其厭大而厚,其開闔難,其氣出遲, 故重言。人卒然無音者,寒氣客於厭,則厭不能發,發不能下,至其開闔不致, 故無音。曰:刺之奈何?曰:足之少陰,上係於舌,絡於橫骨,終於會厭, 兩瀉其血脈,濁氣乃辟,會厭之脈,上絡任脈,取之天突,其厭乃發也。

五十三 目不瞑不臥

夫邪氣之客於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臥者,何氣使然?伯高曰:五穀入於胃也。 其糟粕津液宗氣,分為三隧。故宗氣積於胸中,出於喉嚨,以貫心脈,而行呼吸焉! 滎氣者泌其津液,注之於脈,化以為血,以滎四末,內注五藏六府,以應刻數焉! 衛氣者出其悍氣之慓疾,而先行於四末分肉皮膚之間,而不休者也。晝日行於陽, 夜日行於陰,常從足少陰之分間,行於五藏六府。今厥氣客於五藏六府, 則衛氣獨衛其外,行於陽,不得入於陰,行於陽則陽氣盛,陽氣盛則陽蹻陷, 不得入於陰,陰虛。故目不瞑。曰:治之奈何?曰:補其不足,瀉其有餘, 調其虛實,以通其道,而去其邪!

五十四 補遺篇氣交暴鬱刺

帝曰:升降不前,氣交有變,即成暴鬱。余已知之,如何預救生靈? 可得卻乎岐伯曰:昭乎哉問!臣聞夫子言,既明天真,須窮法刺,可以折鬱扶運, 補弱全真,瀉盛蠲餘,令除斯苦。帝曰:願卒聞之。曰:升之不前,即有甚凶也。 木欲升而天柱窒抑之,木欲發鬱,亦須待時,當刺足厥陰之井,火欲升而天蓬窒抑之, 火欲發鬱,亦須待時,君火相火同,刺包絡之滎,土欲升而天衛窒抑之,土欲發鬱, 亦須待時,當刺足太陰之俞,金欲升而天英窒抑之,金欲發鬱,亦須待時, 當刺手太陰之經,水欲升而天芮窒抑之,水欲發鬱,亦須待時,當刺足少陰之合。 帝曰:升之不前,可以預備,願聞其降,可以先防。曰:既明其升,必達其降也。 升降之道,皆可先治也。木欲降而地晶窒抑之,降而不入,抑之鬱發,散而可得位, 降而鬱發暴,如天間之待時也。降而不下,鬱可速矣。降可折其所勝也。 當刺手太陰之所出,刺手陽明之所入,火欲降而地玄窒抑之,降而不入,抑之鬱發, 散而可矣。當折其所勝,可散其鬱,當刺足少陰之所出,刺足太陽之所入, 土欲降而地蒼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鬱發,散而可入,當折其勝,可散其鬱, 當刺足厥陰之所出,刺足少陽之所入,金欲降而地彤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鬱發, 散而可入,當折其勝,可散其鬱,當刺心包絡所出,刺手少陽所入也。 水欲降而地阜窒抑之,降而不下,抑之鬱發,散而可入,當折其土,可散其鬱, 當刺足太陰之所出,刺足陽明之所入。帝曰:五運之至,有前後與升降往來, 有所承抑之,可得聞乎刺法。岐伯曰:當取其化源也。是故太過取之不及, 資之太過取之,次抑其鬱,取其運之化源,令折鬱氣,不及扶資,以扶運氣, 以避虛邪也。資取之法,令出密語。

五十五 司天不遷正刺法

帝曰:升降之刺以知要,願聞司天未得遷正,使司化之失其常政,即萬化之或其皆妄, 然與民為病,可得先除,欲濟群生,願聞其說。岐伯曰:悉乎哉問,言其至理, 聖念慈憫,欲濟群生,臣乃盡陳斯道,可申洞微,太陽復布,即厥陰不遷正, 不遷正氣塞於上,當瀉足厥陰之所流,厥陰復布,少陰不遷正,不遷正即氣塞於上, 當刺心包絡脈之所流,少陰復布,太陰不遷正,不遷正即氣留於上。 當刺足太陰之所流,太陰復布,少陽不遷正,不遷正則氣塞未通,當刺手少陽之所流, 少陽復布,則陽明不遷正,不遷正則氣未通上,當刺手太陰之所流,陽明復布, 太陽不遷正,不遷正則復塞其氣,當刺足少陰之所流。

五十六 司氣有餘不退位刺法

帝曰:遷正不前,以通其要,願聞不退,欲折其餘,無令過失,可得明乎。岐伯曰: 氣過有餘,復作布政,是名不過位也。使地氣不得後化,新司天未得遷正。故復布化。 令如故也。己亥之歲,天數有餘。故厥陰不退位也。風行於上,木化布天。 當刺足厥陰之所入,子午之歲,天數有餘。故少陰不退位也。熱行於上,火餘化布天。 當刺手厥陰之所入,丑未之歲,天數有餘。故太陰不退位也。濕行於上,雨化布天。 當刺足太陰之所入,寅申之歲,天數有餘。故少陽不退位也。熱行於上,火化布天。 當刺手少陽之所入,卯酉之歲,天數有餘。故陽明不退位也。金行於上,燥化布天。 當刺手太陰之所入,辰戌之歲,天數有餘。故太陽不退位也。寒行於上,凜水化布天。 當刺足少陰之所入。故天地氣逆,化成民病,以法刺之,預可平疴。(劉溫舒曰: 或者謂歲運大角,木王土衰,迎取之當使瀉肝經而益其脾胃,人人如此,何病之有? 此非通論也!何哉?豈有人人藏府皆同者,假如肝元素虛脾土素盛,遇此大角之運, 肝木稍實,脾氣得平,方獲安和。若便瀉肝補脾,此所謂實實虛虛,損不足,益有餘, 餘氣同法,鍼之治病,病對穴,可謂工也。)

五十七 司氣失守刺

帝曰:剛柔二干,失守其位,使天運之氣皆虛乎。與民為病,可得平乎?岐伯曰: 深乎哉問,明其奧旨,天地迭移,三年化疫,是謂根之可見,必有逃門。假令甲子, 剛柔失守,剛未正柔,孤而有虧,時序不令,即音律非從,如此三年,變大疫也。 詳其微甚,察其淺深,欲至而可刺,刺之當先補腎俞,次三日可刺足太陰之所注, 又有下位,巳卯不至,而甲子孤立者,次三年作土癘,其法補瀉,一如甲子同法也。 假令丙寅,剛柔失守,上剛干失守,下柔不可獨主之,中水運非太過, 不可執法而定之,布天有餘,而失守上正,天地不合,即律呂音異。 如此即天運失序,後三年變疫,詳其微甚,差有大小徐至,即後三年,至甚即首三年, 當先補心俞,次五日可刺腎之所入,又有下位,地甲子辛巳柔不附剛,亦名失守, 即地運皆虛,後三年變水癘,即刺法皆如此矣。其刺如畢,慎其大喜欲情於中, 如不忌即其氣復散也。令靜七日,心欲實,令少思,假令庚辰剛柔失守,上位失守, 下位無合,乙庚金運。故非相招,布天未退,中運勝來,上下相錯,謂之失守。 姑洗林鍾,商音不應也。如此即天運化易,三年變大疫,詳其天數,差有微甚, 微即微三年至,甚即甚三年至,當先補肝俞,次三日可刺肺之所行,刺畢, 可靜神七日,慎勿大怒,怒必真氣卻散之。又或在下地甲子,乙未失守者,即乙柔干。 即上庚獨治之,亦名失守者。即天運孤主之,三年變癘,名曰金癘,其至待時也。 詳其地數之差等,亦推其微甚,可知遲速爾,諸位乙庚失守,刺法同,肝欲平, 即勿怒。假令壬午剛柔失守,上壬未遷正,下丁獨然,即雖陽年虧及不同,上下失守, 相招其有期,差之微甚,各有其數也。律呂二角,失而不和,同音有日,微甚如見, 三年大疫,當刺脾之俞,次三日可刺肝之所出也。刺畢靜神七日,勿大醉歌樂, 其氣復散,又勿飽食,勿食生物,欲令脾實,氣無滯,飽無久坐,食無太酸, 無食一切生物,宜甘宜淡,又或地下甲子,丁酉失守其位,未得中司,即氣不當位, 下不與壬奉合者,亦名失守,非名合德。故柔不附剛,即地運不合,三年變癘, 其刺法一如木疫之法。假令戊申,剛柔失守,戊癸雖火運陽年,不太過也。 上失其剛柔,地獨主其氣不正。故有邪干,迭移其位,差有淺深,欲至將合, 音律先同。如此天運失時,三年之中,火疫至矣。當刺肺之俞,刺畢靜神七日, 勿大悲傷也。悲傷即肺,動而真氣復散也。人欲實肺者,要在息氣也。又或地下甲子, 癸亥失守者,即柔失守位也。即上失其剛也。即亦名戊癸不相合德者也。即運與地虛, 後三年變癘,即名火癘。是故立地五年以明失守,以窮法刺。於是疫之與癘, 即是上下剛柔之名也。窮歸一體也。即刺疫法,只有五法,即總其諸位失守, 故只歸五行而統之也。

五十八 全真刺

帝曰:人虛即神遊失守位,使鬼神外干,是致夭亡,何以全真?願聞刺法。岐伯曰: 昭乎哉問,謂神移失守,雖在其體,然不致死,或有邪干?故令夭壽。 只如厥陰失守,天以虛,人氣肝虛,感天重虛。即魂遊於上,邪干厥陰,大氣身溫, 猶可刺之,刺其足少陽之所過,次刺肝之俞,人病心虛,又遇君相二火司天失守, 感而三虛,遇火不及,黑尸鬼犯之,令人暴亡,可刺手少陽之所過,復刺心俞, 人脾病,又遇太陰司天失守,感而三虛,又遇土不及,青戶鬼邪犯之於人。 令人暴亡,可刺足陽明之所過,復刺脾之俞,人肺病,遇陽明司天失守,感而三虛。 又遇金不及,有赤尸鬼干人。令人暴亡,可刺手陽明之所過,復刺肺俞,人腎病。 又遇太陽司天失守,感而三虛。又遇木運不及之年,有黃尸鬼干犯人正氣,吸人神魂, 致暴亡,可刺足太陽之所過,刺足少陰之俞。

五十九 十二藏邪干刺

帝曰:十二藏之相使,神失位,使神彩之不圓,恐邪干犯,治之可刺,願聞其要。 岐伯曰:悉乎哉問,至理道真宗,此非聖帝,焉究斯源。是謂氣神合道,契符上天,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可刺手少陰之源,肺者相傳之官,治節出焉。 可刺手太陰之源,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可刺足厥陰之源,膽者中正之官, 決斷出焉,可刺足少陽之源,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可刺心包絡所流, 脾為諫議之官,知周出焉,可刺脾之源,胃為倉廩之官,五味出焉,可刺胃之源, 大腸者傳送之官,變化出焉,可刺大腸之源,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 可刺小腸之源,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可刺腎之源,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 刺三焦之源,膀胱者州都之官,精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刺膀胱之源。 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是故刺法有全神養真之理,亦法有修真之道。非治疾也。 故要修養和神也。

六十 艾灸方宜

北方者,天地所閉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風寒冰冽,其民樂野處而乳食, 藏寒生滿病,其治宜灸焫。故灸焫者,亦從北方來。

六十一 艾灸補瀉

氣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以火補者,由吹其火,須自滅也。以火瀉者,疾吹其火, 傳其艾,須其火滅也。○絡滿經虛,灸陰刺陽,經滿絡虛,刺陰灸陽。 ○陷下則灸之。○鍼所不為,灸之所宜,陰陽皆虛,火自當之。○經陷下者, 火則當之。○經絡堅緊,火所治之。

六十二 灸寒熱

灸寒熱之法,先灸大椎,以年為壯,數次灸撅骨,以年為壯,數視背俞陷者灸之, 舉臂肩上陷者灸之,兩季脇之間灸之,外踝上絕骨之端灸之,足小指次指間灸之, 腨下陷脈灸之,外踝後灸之,缺盆骨上切之,堅動如筋者灸之,膺中陷骨間灸之, 臍下關元三寸灸之,毛際動脈灸之,膝下三寸分間灸之,足陽明跗上動脈灸之, 巔上一灸之。

六十三 女子敗疵

發於脇,名曰敗疵,敗疵者,女子之病也。灸之。

六十四 灸癰

五藏癰發,四五日逞灸之。

六十五 犬咬

犬嚙,犬所嚙處灸之三壯,即以犬傷病法灸之,當灸二十九處。

六十六 傷食 苦樂

傷食灸之。○形樂志苦,病生於脈,治之以刺。

六十七 宜灸不宜刺

背中大俞在杼骨之端,肺俞在三焦之間,心俞在五焦之間,鬲俞在七焦之間。 肝俞在九焦之間,脾俞在十一焦之間,腎俞在十四焦之間,皆挾脊相去三寸所, 則欲得而驗之,按其處,應其中而痛解,乃其俞也。灸之則可,刺之則不可。 (武按血氣形志論,及遺篇刺法論,並載五藏俞刺,而此云可灸不可刺, 故滄州翁讀素問非出於一時之言,非成於一人之手,焦當作椎。又按華佗傳, 彭城樊阿皆從佗學,凡醫咸言背及胸藏之間,不可妄鍼,鍼之不過四分, 而阿鍼背入一二寸,巨闕胸藏乃五六寸,而病皆瘳,是知素問立言致謹之道, 而明醫縱橫變化,不拘於常法,而卒與法會也。)

明 四明 高武撰 述

卷三

一 十二經病刺

手太陰 是動則病肺脹滿,膨膨而喘欬,缺盆中痛,甚則交兩手而瞀,此為臂厥, 是主肺。○所生病者,亥上氣,喘渴煩心,胸滿,臑臂內前廉痛厥,掌中熱。 ○氣盛有餘,則肩背痛,風寒汗出中風,小便數而欠。○氣虛則肩背痛寒, 少氣不足以息,溺色變,盛者寸口大三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陽明 是動則病齒痛頸腫,是主津液。○所生病者,目黃口乾,鼽衄喉痺, 肩前臑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氣有餘,則當脈所過者熱腫。○虛則寒慄不復。 ○盛者人迎大三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陽明 是動則病洒洒振寒,善呻數欠顏黑,病至則惡人與火。聞木聲則惕然而驚, 心欲動,獨閉戶塞牖而處,甚則欲上高而歌,棄衣而走,賁響腹脹,是為骭厥, 是主血。○所生病者,狂瘧溫淫汗出,鼽衄口喎,脣胗頸腫喉痺,大腹水腫, 膝臏腫痛,循膺亂氣街股伏兔,骭外廉足跗上皆痛,中指不用。○氣盛則身已前皆熱, 其有餘於胃,則消穀善飢,溺色黃,氣不足則身已前皆寒慄,胃中寒則脹滿。 ○盛者人迎大三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太陰 是動則病舌本強,食則嘔,胃脘痛,腹脹善噫,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 身體皆重,是主脾。○所生病者,舌本痛,體不能動搖,食不下,煩心,心下急痛, 溏瘕泄,水閉黃疽,不能臥強立股膝內腫厥,足大指不用,盛者寸口大三倍於人迎, 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少陰 是動則病嗌乾心痛,渴而欲飲,是為臂厥,是主心。○所生病者,目黃脇痛, 臑臂內後廉痛厥,掌中熱痛。○盛者寸口大再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太陽 是動則病嗌痛頷腫,不可以顧,肩似拔,臑似折,是主液。○所生病者, 耳聾目黃,頰腫,頸頷肩臑肘臂外後廉痛。○盛者人迎大再倍於寸口, 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太陽 是動則病衝頭痛,目似脫,項如拔,脊痛,腰似折,膕如結,踹如裂, 是為踝厥,是主筋。○所生病者,痔瘧狂癲疾,頭項痛,目黃溺出鼽衄, 項背腰尻膕踹腳皆痛,小指不用。○盛者人迎大再倍於寸口, 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少陰 是動則病飢不欲食,面如炭色,欬唾則有血,喝喝而喘,坐而欲起, 目䀮䀮如無所見,心如懸若飢狀,氣不足則善恐,心惕惕如人將捕之,是為骨厥, 是主腎。○所生病者,口熱舌乾咽腫,上氣嗌乾及痛,煩心心痛,黃疸腸澼, 脊股內後廉痛,痿厥嗜臥,足下熱而痛。○盛者寸口大再倍於人迎, 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厥陰 是動則病手心熱,臂肘攣急,腋腫,甚則胸脇支滿,心中澹澹大動, 面赤目黃,喜笑不休,是主脈。○所生病者,煩心心痛,掌中熱。 ○盛者寸口大一倍於人迎,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手少陽 是動則病耳聾,渾渾焞焞,嗌腫喉痺,是主氣。○所生病者汗出,目銳眥痛, 耳後肩臑肘臂外皆痛,小指次指不用。○盛者人迎大一倍於寸口, 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少陽 是動則病口苦,善太息,心脇痛,不能轉側,甚則面微有塵,體無膏澤, 足外反熱,是為陽厥,是主骨。○所生病者,頭角頷痛,目銳眥痛,缺盆中腫痛, 腋下腫,馬刀俠癭,汗出振寒瘧,胸脇肋髀膝外至脛絕骨止桌前及諸節皆痛, 小指次指不用。○盛者人迎大一倍於寸口,虛者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足厥陰 是動則病腰痛不可以俛仰,丈夫㿉疝,婦人小腹腫,甚則嗌乾面塵脫色, 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滿嘔逆,飧泄狐疝,遺溺閉癃,○盛者寸口大一倍於人迎, 虛者寸口反小於人迎也。 此十二病,盛則瀉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 經取之。

二 奇經八脈病

督脈 此生病從小腹上衝上而痛,不得前後,為衝疝,其女子不孕,癃痔遺溺, 嗌乾脊強反折,督脈生病治督脈。 任脈 為病,男子內結七疝,女子帶下瘕聚。 陽蹻脈 為病,陰緩而陽急,氣并相還,則為濡目,氣不榮,則目不合。 陰蹻脈 為病,令人陽緩而陰急。 衝脈 為病,令人逆氣裡急。 陽維脈 若不能維於陽,則深深不能自收持。 陰維脈 若不能維於陰,則悵然失志。 帶脈 為病,腰腹縱容,如囊水之狀。

三 十二經脈

帝曰:經脈者,所以決死生,處百病,不可不通。○肺手太陰之脈起於中焦, 下絡大腸,還循胃口,上鬲屬肺,從肺系橫出腋下,下循臑內,行少陰心主之前, 下肘中,循臂內上骨下廉,入寸口,上魚,循魚際出大指之端。 其支者從腕後直出次指內廉出其端。○大腸手陽明之脈,起於大指次指之端, 循指上廉出合谷兩骨之間,上入兩筋之中,循臂上廉入肘外廉,上循臑外前廉, 上肩出髃骨之前廉,出於柱骨之會上,下入缺盆,絡肺下鬲屬大腸。 其支者從缺盆上頸貫頰,入下齒中,還出挾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挾鼻孔。 ○胃足陽明之脈,起於鼻之交頞中,旁納一作本約太陽之脈,下循鼻外,入上齒中, 還出俠口環脣下承漿,卻循頤後下廉出大迎,循頰車上耳前,過客主人, 循髮際至額盧。其支者從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嚨入缺盆,下鬲屬胃絡脾。其直行者, 從缺盆下乳內廉,下挾臍入氣街中,其支者起於胃口,下循腹裡,下至氣街中而合, 以下髀關,抵伏兔,下膝臏中,下循胻外廉,下足跗入中指外間, 其支者下廉三寸而別,下入中指外間。其支者別跗上入大指間出其端。 ○脾足太陰之脈,起於大指之端,循指內側白肉際,過核骨後,上內踝前廉, 上踹內循胻骨後,交出厥陰之前,上膝股內前廉,入腹屬脾絡胃,上鬲挾咽連舌本, 散舌下,其支者復從胃別上鬲注心中。○心手少陰之脈,起於心中,出屬心系, 下鬲絡小腸。其支者從心系上挾咽繫目系,其直者復從心系卻上肺,下出腋下, 下循臑內後廉,行太陰心主之後,下肘內循臂內後廉,抵掌後兌骨之端,入掌內後廉, 循小指之內出其端。○小腸手太陽之脈,起於小指之端,循手外側上腕出踝中, 直上循臂骨下廉,出肘內側兩筋之間,上循臑外後廉,出肩解,繞肩胛, 交肩上入缺盆,絡心循咽,下鬲抵胃屬小腸。其支者從缺盆循頸上頰至目銳眥, 卻入耳中,其支者別頰上䪼抵鼻至目內眥,斜絡於顴。○膀胱足太陽之脈, 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其支者從巔至耳上角,其直者從巔入絡腦,還出別下項, 循肩髆,內挾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屬膀胱,其支者從腰中下夾脊貫臀入膕中。 其支者從髆內左右別下貫胂,挾脊內過髀樞,循髀外從後廉下合膕中,以下貫踹內, 出外踝之後,循京骨至小指外側。○腎足少陰之脈,起於小指之下,斜走足心, 出於然谷之下,循內踝之後,別入跟中,以上踹內,出膕內廉,上股內後廉, 貫脊屬腎絡膀胱,其直者從腎上貫肝鬲入肺中,循喉嚨夾舌本。其支者從肺出絡心, 注胸中。○心主手厥陰心包絡之脈,起於胸中,出屬心包,絡下鬲歷絡三焦, 其支者循胸中出下腋三寸,上抵腋下循臑內,行太陰少陰之間,入肘中下臂, 行兩筋之間,入掌中循中指出其端。其支者別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 ○三焦手少陽之脈,起於小指次指之端,上出兩指之間,循手表腕,出臂外兩骨之間, 上貫肘,循臑外上肩而交出足少陽之後,入缺盆布膻中,散絡心包,下鬲循屬三焦。 其支者從膻中上出缺盆,上項繫耳後,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頰至䪼。 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過客主人,前交頰至目銳眥。○膽足少陽之脈, 起於目銳眥,上抵頭角,下耳後循頸行手少陽之前,至肩上交出手少陽之後,入缺盆。 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銳眥後。其支者別銳眥下大迎,合於手少陽, 抵於䪼下,加頰車下頸合缺盆,以下胸中,貫鬲絡肝屬膽,循脇裡,出氣街,繞毛際, 橫入髀厭中,其直者從缺盆下腋循胸,過季脇下合髀厭中,以下循髀陽出膝外廉, 下外輔骨之前,直下抵絕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入小指次指之間。 其支者別跗上入大指之間,循大指歧骨內出其端,還貫爪甲,出三毛。 ○肝足厥陰之脈,起於大指聚毛之際,上循足跗上廉,去內踝一寸,上踝八寸, 交出太陰之後,上膕內廉,循股陰入毛中,過陰器,抵小腹,挾胃屬肝絡膽,上貫鬲, 布脇肋,循喉嚨之後,上入頏顙,連目系,上出額,與督脈會於巔。 其支者從目系下頰裡,環脣內,其支者復從肝別貫鬲上注肺。

四 奇經八脈

督脈者,起於小腹以下骨中央,女子入繫廷孔,其孔溺孔之端也。其絡循陰器合篡間, 繞篡後別繞臂,至少陰與巨陽中絡者合,少陰上股內後廉,貫脊屬腎。 與太陽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上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髆內,俠脊抵腰中, 入循膂絡腎,其男子循莖下至篡,與女子等,其小腹直上者,貫臍中央,上貫心入喉, 上頤環脣,上係兩目之下中央。○督脈起於下極之俞,並於脊裡,上至風府, 入腦上巔,循額至鼻柱,屬陽脈之海也。 任脈與衝脈,皆起於胞中,循脊裡,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 別而絡脣口,血氣盛則肌肉熱,血獨盛則滲灌皮膚,生毫毛,婦毛,婦人有餘於氣, 不足於血,以其月事數下,任衝並傷故也。任衝之交脈不榮於脣口。故髭鬚不生。 ○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循腹裡,上關元,至喉嚨,屬陰脈之海也。 ○衝脈與任脈皆起胞中,上循脊裡,為經絡之海,其浮於外者,循腹上行,會於咽喉, 別而絡脣口。又衝脈起於氣衝,並足少陰之經,挾臍上行,會於咽喉,至胸而散, 陽蹻脈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入風池,兩足蹻脈本太陽之別,合於太陽,男子數其陽, 女子數其陰,當數者為經,不當數者為絡也。 陰蹻脈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至喉嚨,交貫衝脈蹻脈少陰之別,起於然骨之後, 上內跟之上,直上循陰股,入陰,上循胸裡,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入頄屬目內眥, 合於太陽,男子以之為經,女子以之為絡,陰蹻之郄在交信。 陽維脈,維於陽,起於諸陽之會,與陰維皆維絡於身,其脈氣所發,別於金門, 以陽交為郄,與手足太陽及蹻脈會於臑俞,與手足少陽會於天髎,又會於肩井, 其在頭也。又與足少陽會於陽白,上於本神及臨泣,上至正營,循於腦空,下至風池, 其與督脈會,則在風府及瘂門。○陰維脈,維於陰,其脈起於諸陰之交,陰維之郄, 名曰築賓。與足太陰會於腹哀大橫,又與足太陰厥陰會於府舍期門。 又與任脈會於天突廉泉。 帶脈者,起於季脇,圍身一周,其脈氣所發,在季脇下一寸八分,正名帶脈, 以其圍身一周如帶也。又與足少陽會於維道。

五 十五絡脈

手太陰之別名曰列缺,起於腕上分間並太陰之經直入掌中,散入於魚際, 其病實則手銳掌熱,虛則欠劫,小便遺數,取之去腕半寸,別走陽明也。 ○手少陰之別名曰通里,去腕一寸半,別而上行,循經入於心中,繫舌本,屬目系, 實則支鬲,虛則不能言,取之掌後一寸,別走太陽也。○手心主之別名曰內關, 去腕二寸,出於兩筋之間,循經上上,繫於心包絡,心系實則心痛,虛則頭強, 取之兩筋間也。○手太陽之別名曰支正,上腕五寸,內注少陰,其別者上走肘絡肩髃, 實則節弛肘廢,虛則生肬,小者如指痂疥,取之所別也。○手陽明之絡名曰偏歷, 去腕三寸,別入太陰,其別者上循臂乘肩髃,上曲頰偏齒,其別者入耳!合於宗脈, 實則齲聾,虛則齒寒痺隔,取之所別也。○手少陽之別名曰外關,去腕二寸, 外遶臂注胸中,合心主,病實則肘攣,虛則不收,取之所別也。 ○足太陽之別名曰飛揚,去踝七寸,別走少陰,實則鼽窒頭背痛,虛則鼽衄, 取之所別也。○足少陽之別名曰光明,去踝五寸,別走厥陰,下絡足跗,實則厥, 虛則痿蹶,坐不能起,取之所別也。○足陽明之別名曰豐隆,去踝八寸,別走太陰, 其別者循脛骨外廉,上絡頭項,合諸經之氣,下絡喉咽,其病氣逆,則喉痺瘴瘖, 實則狂癲,虛則足不收脛枯,取之所別也。○足太陰之別名曰公孫,去本節之後一寸, 別走陽明,其別者入絡腸胃,厥氣上逆則霍亂,實則腸中切痛,虛則鼓脹, 取之所別也。○足少陰之別名曰大鍾,當踝後遶跟,別走太陽, 其別者并經上走於心包下,外貫腰脊,其病氣逆則煩悶,實則閉癃,虛則腰痛, 取之所別也。○足厥陰之別名曰蠡溝,去內踝五寸,別走少陽, 其別者徑脛上睾結於莖,其病氣逆則睾腫卒疝,實則挺長,虛則暴癢,取之所別也。 ○任脈之別名曰尾翳,下鳩尾散 於腹,實則腹皮痛,虛則癢搔,取之所別也。 ○督脈之別名曰長強,挾膂上項散頭上,下當肩胛左右,別走太陽,入貫膂, 實則脊強,虛則頭重,高搖之,夾脊之有過者,取之所別也。○脾之大絡名曰大包, 出淵腋下三寸,布胸脇,實則身盡痛,虛則百節盡皆縱,此脈若羅絡之血者, 皆取之脾之大絡也。○凡此十五絡者,實則必見,虛則必下,視之不見,求之上下, 人經不同,絡脈異所別也。

六 十二經筋

足太陽之筋起於足小指,上結於踝,斜上結於膝,其下循足外踝結於踵, 上循跟結於膕,其別者結於腨外,上膕中內廉,與膕中并上結於臀,上挾脊上項。 其支者別入結於舌本,其直者結於枕骨,上頭下顏結於鼻,其支者為目上網, 下結於頄,其支者從腋後外廉結於肩髃,其支者入腋下,上出缺盆,上結於完骨, 其支者出缺盆,斜上出於頄,其病小指支跟踵痛,膕攣脊反折,項筋急,肩不舉, 腋支缺盆紐痛,不可左右搖,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足少陽之筋起於小指次指,上結外踝,上循脛外廉,結於膝外廉, 其支者別起外輔骨,上走髀前者,結於伏兔之上,後者結於尻。其直者上乘䏚季脇, 上走腋前廉,係於膺乳,結於缺盆。直者上出腋貫缺盆,出太陽之前,循耳後, 上額角,交巔上,下走頷,上結於頄。支者結於目眥為外維,其病小指次指支轉筋, 引膝外轉筋,膝不可屈伸,膕筋急,前引髀,後引尻,即上乘䏚。季脇痛,上引缺盆, 膺乳頸維筋急,從左之右,右目不開,上過右角,並蹻脈而行,左絡於右。故傷左角, 右足不用,命曰維筋相交,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足陽明之筋起於中三指,結於跗上斜外,上加於輔骨,上結於膝外廉, 直上結於髀樞,上循屬脊,其直者上循骭結於膝。其支者結於外輔骨,合少陽, 其直者上循伏兔,上循脇結於髀,聚於陰器,上腹而布,至缺盆而結,上頸上挾口, 合於頄,下結於鼻,上合於太陽,太陽為目上網,陽明為目下網。 其支者從頰結於耳前,其病足中指 支脛轉筋,腳跳堅,伏兔轉筋,髀前腫, 㿉疝腹筋急,引缺盆及頰,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熱則筋縱目不開, 頰筋有寒則急引頰移口,有熱則筋弛縱緩不勝收。故僻,治之以馬膏,膏其急者, 以白酒和桂,以塗其緩者,以桑鉤鉤之,即以生桑灰置之坎中,高下以坐等, 以膏熨急頰,且飲美酒,噉美炙肉,不飲酒者自強也。為之三拊而已,治在燔鍼劫刺, 以知為數,以痛為輸。○足太陰之筋起於大指之端內側,上結於內踝。 其直者絡於膝內輔骨,上循陰股結於髀,聚於陰器,上腹結於臍,循腹裡結於肋, 散於胸中,其內著於脊。其病足大指支內踝痛轉筋痛,膝內輔骨痛,陰股引髀而痛, 陰器紐痛,下引臍,兩脇痛,引膺中脊內痛,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足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下,並足太陰之 筋,斜走內踝之下,結於踵,與太陽之筋合, 而上結於內輔之下,並太陰之筋而上,循陰股,結於陰器,循脊內挾膂上至頊, 結於枕骨,與足太陽之筋合,其病足下轉筋,及所過而結者皆痛,及轉筋病在此者, 主癇瘈及痙,在外者不能俛,在內者不能仰。故陽病者腰反折不能俛,陰病者不能仰, 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足厥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上結於內踝之前, 上循脛上結內輔之下,上循陰股結於陰器,絡諸筋。其病足大指支,內踝之前痛, 內輔痛,陰股痛,轉筋,陰器不用,傷於內則不起,傷於寒則陰縮入, 傷於熱則縱挺不收,治在行水清陰氣,其病轉筋者,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 以痛為輸。○手太陽之筋起於小指之上,結於腕上循臂內廉,結於肘內銳骨之後, 彈之應小指之上,入結於腋下。其支者後走腋後廉,上繞肩胛,循頸出走太陽之前, 結於耳後完骨,其支者入耳中,直者出耳上,下結於頷,上屬目外眥,其病小指支, 肘內銳骨後廉痛,循臂陰入腋下,腋下痛,腋後廉痛,繞肩胛引頸痛,應耳中鳴, 痛引頷,目瞑良久乃得視,頸筋急則為筋痿,頸腫寒熱。在頸上者,治在燔鍼劫刺, 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其為腫者,復而銳之。本支者上抽牙,循耳前屬目外眥, 上頷結於角,其痛當所過者支轉筋,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手少陽之筋起於小指次指之端,結於腕,中循臂結於肘,上繞臑外廉,上肩走頸, 合手太陽。其支者當曲頰入繫舌本。其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屬目外眥,上乘頷結於角, 其病當所過者,即支轉筋舌捲,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手陽明之筋起於大指次指之端,結於腕,上循臂上結於肘外上臑,結於髃, 其支者繞肩胛挾脊,直者從肩髃上頸。其支者上頰結於頄,直者上出手太陽之前, 上左角絡頭,下右頷,其病當所過者支痛及轉筋,肩不舉,頸不可左右視, 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手太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循指上行結於魚, 後行寸口外側,上循臂結肘中,上臑內廉,入腋下出缺盆,結肩前髃,上結缺盆, 下結胸裡,散貫貴合賁下,抵季脇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痛,甚成息賁,脇急吐血, 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手心主之筋起於中指,與太陰之筋並行, 結於肘內廉,上臂陰,結腋下,下散前後挾脇。其支者入腋散胸中結於臂, 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前及胸痛息賁,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手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內側,結於銳骨,上結肘內廉,上入腋交太陰, 挾乳裡結於胸中,循臂下繫於臍,其病內急,心痛伏梁,下為肘綱。 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筋痛,治在燔鍼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其成伏梁唾膿血者, 死不治,經筋之病,寒則反折筋急,熱則筋弛縱不收,陰痿不用,陽急則反折, 陰急則俛不伸,焠刺者刺寒急也。熱則筋緩不收,無用燔鍼。○足之陽明,手之太陽, 筋急則口目為噼,眥急不能卒視,治皆如右方也。

七 空穴

藏俞五十穴,府俞七十二穴,熱俞五十九穴,水俞五十七穴,頭上五行,行五, 五五二十五穴,中𦛗兩傍各五。凡十穴,大椎上兩傍各一,凡二穴,目瞳子浮白二穴, 兩髀厭分中二穴,犢鼻二穴,耳中多所聞二穴,眉本二穴,完骨二穴,項中央一穴, 枕骨二穴,上關二穴,大迎二穴,下關二穴,天柱二穴,巨虛 上下廉四穴,曲牙二穴, 天突一穴,天府二穴,天牖二穴,扶突二穴,天窗二穴,肩解二穴,關元一穴, 委陽二穴,肩貞二穴,瘖門一穴,臍一穴,胸俞十二穴,背俞二穴,膺俞十二穴, 分肉二穴,踝上橫二穴,陰陽蹻四穴,水俞在諸分,熱俞在氣分,寒俞在兩骸, 厭中二穴,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凡三百六十五穴,鍼之所由行也。 ○足太陽脈氣所發者七十八穴,兩眉頭各一,入髮際至頂三寸半傍五,相去三寸, 其浮氣在皮中者凡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項中大筋兩傍各一,風府兩傍各一, 俠背以下至尻尾二十一節,十五間各一,五藏之俞各五,六府之俞各六, 委中以下至足小指傍各六俞。○足少陽脈氣所發者凡六十二穴,兩角上各二, 直目上髮際內各五,耳前角上各一,耳前角下各一,銳髮下各一,客主人各一, 耳後陷中各一,下關各一,耳下牙車之後各一,缺盆各一, 掖下三寸脇下至胠八間各一,髀樞中各一,膝以下至小指次指各六俞。 ○足陽明脈氣所發凡六十八穴,額顱髮際傍各三,面鼽骨空各一,大迎之骨空各一, 人迎各一,缺盆外骨空各一,膺中骨間各一,俠鳩尾之外當乳下三寸俠胃脘各五, 俠臍廣三寸各三,下臍二寸俠之各三,氣衝動脈各一,伏兔上各一, 三里以下至足中指各八俞,分之所在穴空。○手太陽之脈氣所發者三十六穴, 目內眥各一,目外 眥各一,鼽骨下各一,耳中各一,巨骨穴各一曲腋上骨穴各一, 柱骨上陷者各一,上天窗四寸各一,肩解各一,肩解下三寸各一, 肘以下至手小指本各六俞。○ 手陽明脈氣所發者二十二穴,鼻空外廉項上各二, 大迎骨空各一,柱骨之會各一,髃骨之會各一,肘以下至手太指次指本各六俞。 ○手少陽脈氣所發三十二穴,鼽骨下各一,眉後各一,角上各一,下完骨後各一, 項中足太陽之前各一,挾扶突各一,肩貞各一,肩貞下三寸分間各一, 肘以下至手小指次指本各六俞。○督脈氣所發者二十八穴,項中央二,髮際後中八, 面中三,大椎以下至尻尾及傍十五穴,至骶下凡二十一節,脊椎法也。 ○任脈之氣所發者二十八穴,喉中央二,膺中骨陷中各一,鳩尾下三寸胃脘五寸, 胃脘以下至橫骨六寸半一,腹脈法也。下陰別一,目下各一,下脣一,斷交一。 ○衝脈氣所發者二十二穴,俠鳩尾外各半寸至臍寸一,俠臍下傍各五分至橫骨寸一, 腹脈法也。○足少陰舌下厥陰毛中急脈各一,手少陰各一,陰陽蹻各一, 手足諸魚際脈氣所發者凡三百六十五穴也。○水俞五十七穴,尻上五行,行五, 伏兔上兩行五,左右各一行,行五,踝上 各一行,行六穴。

八 十二經井滎俞原經合

帝曰:凡刺之道,必通十二經絡之所終始,絡脈之所別處,五俞之所留,六府之所與, 合四時之所出入,五藏之所溜處,闊數之度,淺深之狀,高下所至。願聞其解。 岐伯曰:請言其次也。○肺出於少商,少商者,手大指端內側也。為井木,溜於魚際, 魚際者,手魚也。為滎,注於太淵,太淵魚後一寸陷者中也。為俞,行於經渠, 經渠寸口中也。動而不居,為經,入於尺澤,尺澤肘中之動脈也。為合,手太陰經也。 ○心出於中衝,中衝手中指之端也。為井木,溜於勞宮,勞宮掌中中指本節之間也。 為滎,注於大陵,大陵掌後兩骨之間方下者也。為俞,行於間使,間使之道, 兩筋之間三寸中也。有過則至,無過則止,為經,入於曲澤, 曲澤肘內廉下陷者之中也。屈而得之為合,手少陰也。○肝出於大敦, 大敦者足大指之端,及三毛之中也。為井水,溜於行間,行間者足大指間也。為滎, 注於太衝,太衝行間上二寸陷者之中也。為俞,行於中封。 中封內踝之前一寸半陷者之中,使逆則宛,使和則通,搖足而得之,為經,入於曲泉, 曲泉輔骨之下,太筋之上也。屈膝而得之,為合,足厥陰也。○脾出於隱白, 隱白者足大指之端內側也。為井木,溜於大都,大都本節之後下陷者之中也。為滎, 注於太白,太白腕骨之端也。為俞,行於商丘,商丘內踝之下陷者之中也。為經, 入於陰之陵泉,陰之陵泉輔骨之下陷者之中也。伸而得之,為合,足太陰也。 ○腎出於湧泉,湧泉者足心也。為井木,溜於然谷,然谷然骨之下者也。為滎, 注於太谿,太谿內踝之後跟骨之上陷中者也。為俞,行於復溜,復溜上內踝二寸, 動而不休,為經,入於陰谷,陰谷輔骨之後,大筋之下小筋之上也。按之應手, 屈膝而得之,為合,足少陰之經也。○膀胱出於至陰,至陰者足小指之端也。為井金, 溜於通谷,通谷本節之前外側也。為滎,注於束骨,束骨本節之後陷者中也。為俞, 過於京骨,京骨足外側大骨之下,為原,行於崑崙,崑崙在外踝之後跟骨之上,為經, 入於委中,委中膕中央,為合,委而取之,足太陽也。○膽出於竅陰, 竅陰者足小指次指之端也。為井金,溜於俠谿,俠谿足小指次指之間也。為滎, 注於臨泣,臨泣上行一寸半陷者中也。為俞,過於丘墟,丘墟外踝之前下陷中也。 為原,行於陽輔,陽輔外踝之上,輔骨之前,及絕骨之端也。為經,入於陽之陵泉, 陽之陵泉在膝外陷者中,為合,伸而得之,足少陽也。○胃出於厲兌, 厲兌者足大指內次指之端也。為井金,溜於內廷,內廷次指外間也。為滎,注於陷谷, 陷谷者上中指內間上行二寸陷者中也。為俞,過於衝陽,衝陽足跗上五寸陷者中也。 為原,搖足而得之,行於解谿,解谿上衝陽一寸半陷者中也。為經,入於下陵, 下陵膝下三寸䯒骨外三里也。為合,復下三里三寸為巨虛上廉, 復下上廉三寸為巨虛下廉也。大腸屬上,小腸屬下,足陽明胃脈也。 大腸小腸皆屬於胃,是足陽明也。○三焦者,上合手少陽出於關沖,關衝者, 手小指次指之端也。為井金,瀏於液門,液門小指次指之間也。為滎,注於中渚, 中渚本節之後陷中者也。為俞,過於陽池,陽池在腕上陷者之中也。為原,行於支溝, 支溝上腕三寸兩骨之間陷者中也。為經,入於天井,天井在肘外大骨之上陷者中也。 為合,屈肘乃得之。○手太陽小腸者,上合於太陽,出於少澤,少澤小指之端也。 為井金,溜於前谷,前谷在手外廉本節前陷者中也。為滎,注於後谿, 後谿者在手外側本節之後也。為俞,過於腕骨,腕骨在手外側腕骨之前,為原, 行於陽谷,陽谷在銳骨之下陷者中也。為經,入於小海。 小海在肘內大骨之外去端半寸陷者中也。伸臂而得之,為合,手太陽經也。 ○大腸上合手陽明,出於商陽,商陽大指次指之端也。為井金,溜於本節之前二間, 為滎,注於本節之後三間,為俞,過於合谷,合谷在大指歧骨之間,為原,行於陽谿, 陽谿在兩筋間陷中者也。為原,入於曲池,在肘外輔骨陷者中,屈臂而得之,為合, 手陽明也。是謂五藏六府之俞,五五二十五俞,六六三十六俞也。

九 同身尺寸

頭之大骨圍二尺六寸,胸圍四尺五寸,腰圍四尺二寸,髮所覆者,顱至項尺二寸, 髮以下至頤長一尺,結喉以下至缺盆中長四寸,缺盆以下至𩩲𩨗長九寸,過則肺大, 不滿則肺小,𩩲𩨗以下至天樞長八寸,過則胃大,不及則胃小。 天樞以下至橫骨長六寸半,過則迴腸廣長,不滿則狹短,橫骨長六寸半, 橫骨上廉以下至內輔之上廉長一尺八寸,內輔之上廉以下至下廉長三寸半。 內輔下廉下至內踝長一尺三寸,內踝以下至地長三寸,膝膕以下至跗屬長一尺六寸, 跗屬以下至地長三寸。故骨圍大則太過,小則不及,角以下至柱骨長一尺。 行腋中不見者長四寸,腋以下至季脇長一尺二寸,季脇以下至髀樞長六寸, 髀樞以下至膝中長一尺九寸,膝以下至外踝長一尺六寸,外踝以下至京骨長三寸。 京骨以下至地長一寸,耳後當完骨者廣九寸,耳前當耳門者廣一尺三寸,兩顴之間。 相去七寸,兩乳之間,廣九寸半,兩髀之間,廣六寸半,足長一尺二寸,廣四寸半, 肩至肘長一尺七寸,肘至腕長一尺二寸半,腕至中指本節長四寸。 本節至其末長四寸半,項髮以下至背骨長二寸半,膂骨以下至尾骶二十一節長三尺, 上節長一寸四分之一,奇分在下。故上七節至於膂骨九寸八分之七,此眾人骨之度也。

十 經脈長短

手之六陽,從手至頭,長五尺,五六三丈。手之六陰,從手至胸中,三尺五寸。 三六一丈八尺,五六三尺,合二丈一尺。○足之六陽,從足上至頭八尺, 六八四丈八尺。足之六陰,從足至胸中六尺五寸,六六三丈六尺,五六三尺, 合三丈九尺。○蹻脈從足至目七尺五寸,二七一丈四尺,二五一尺,合一丈五尺。 ○督任脈各四尺五寸,二四八尺,二五一尺,合九尺,凡都合十六丈二尺, 此氣之大經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