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集喉症諸方

集喉症諸方

咸、同以來,白喉證遍南北各直省,前此無有也。考諸書亦不載白喉名目。醫者立方施治,既以其治驗者刊行寓內矣。然喉風一證,為前此所當有者,猶時時雜出於其間。治不如法,禍與白喉略等,則喉風方劑,焉可偏廢也?

先大父惺溪公守滇南時,嘗錄有《集喉證諸方》一書,區喉風為三十六種,證治具備。而其紫地散、角藥兩方尤神驗。自元官京師時嘗患此,依方治療,一服立差,因舉示子季。子季喜其方之驗,而又惜世之無傳本也,鋟板以公諸世,屬自元序之。自元惟喉風治療之法散見於方書者多矣,顧未有枚舉類聚如是書者,矧其方之神驗若此乎?抑書中魚鱗風一證,以自元度之,當即白喉所見端,特曩日統於喉證,不別立白喉名目耳。前此果無白喉乎?操活人術者,苟參稽夫源流之同異,而詳究乎針石湯液之所宜,觸類引伸於白喉,似不無裨補,豈第喉風雲爾哉?

光緒十四年歲次戊子孟夏安化黃自元序於寧夏官廨

喉風三十六症

鬥底風

無論男婦,齶下生痰者,初時過湯水者可治。先用角藥入摩風膏少許,井水調噙,取痰,次開風路針,三用冰硼散,四用柴地散。如病極緊急,過水不得,通身作痛,不能睡臥,胸前赤腫,如吐痰後不退者,百無一生。此症初起吞噬不下,但胸前赤腫,漸至結喉,一時難安,要用破皮針針胸前青筋,凡有此症,便見青筋。欲識人生鬥底風,心胸腫處十分紅,更加痰在咽喉內,重藥無功命必終。

又喉風

無論男婦,喉頭生疾者,極為急症,初起咽喉作緊風痰上壅,多有痰涎,內緊外浮,不能飲食,漸至咽喉緊閉如又又住,即是鎖喉急症,若一二日不知醫者,多至不治,宜先用冰硼散開竅,次用風路針,三用摩風膏少許和角藥,井水噙,取痰,並用角藥調敷頸外浮腫處,四用紫地散,如病勢已不能開關者,不治。此症初起,喉間作緊,漸次內外皆腫,頭亦浮大,咽關漸鎖,最宜急治,遲則莫救,又喉之症最為殃,遲了三時命不長,初起若能依法治,管教立刻進茶湯。

咽瘡風

無論男婦,咽喉生痰,滿口生物,或黃,或紅,或白,先用角藥,次用開路針,三用紫地散,四用冰硼散,即效。此症生在咽喉間,初起紅黃漸至黑色,不能吞嚥,日久滿喉,惟風熱成症者可治,若內傷咳嗽而成者不治。咽瘡此症不為良,黃爛之時作禍殃,角藥頻施無退步,必然一變嘆黃梁。

魚鱗風

無論男婦生帝中之下,與松子風相似,但微腫,初起白點,日久白點成鱗,其鱗向下者是。先用冰硼散,次用風路針,三用紫地散,四用角藥加摩風膏,用開關散,此症治與雙鬆同,帝中即俗呼小舌。此症初起未成鱗者尚可治,若已成鱗,則飲食到喉即刻嘔吐,為不治之症。若內傷咳嗽,萬無一治。喉間息爾患魚鱗,祗恐醫家看不真,若假認真求愈易,必須針藥用頻頻。

雙松子風

無論男婦,初生喉下紅紫如粟谷大,逐時脹大,起鱗向上者是。漸長如綠豆大,有似松子一樣,若至黃皮裹住,或如蓮子大,便不治矣。先用紫地散、銀鎖匙、開關散,次用風路針,三用冰硼散,四用角藥加摩風膏,井水調噙,取痰,此症險而難治,治與魚鱗風同。此症生在靠帝中下邊,兩邊紅腫,二三日外轉紅黃色,即恐成鱗,向上不可用刀。松子風生喉齶中,逐時長大起鱗紅,莫言善症應難治,隨即痊時隨即功。

單松子風

無論男婦,喉齶下一邊生,治與雙松子同。此症生在靠帝中下,一邊紅腫者是。左屬心,右屬肺,不可用刀。

帝中風

無論男婦,帝中腫大,生痰作痛,不能飲食,先用角藥取痰,次開風路針,三用冰硼散,四用紫地散,如帝中黑爛者,一時難治,切不可用刀。此症帝中紅腫,日久漸長出來,不能吞嚥,竟有帝中長出寸許,攔腰爛去半截,仍為無害,只須依法治之自效。時人忽患旁中風,角藥頻施自有功,若遇庸醫無見識,針刀誤用命隨終。

雙蛾風

無論男婦,喉間生兩枚癤毒,生在兩邊不可用刀,先要用角藥入摩風膏少許,井水調勻,用鵝羽挑入喉間癤毒上,令病人閉口噙良久,滿口痰來,吐痰後如癤毒似蓮子樣,用消蘆散加江子七粒,去殼打碎,熏患處,如熏破後,只用二味散。如癤毒似紙面,仍吐痰後只用三味散藥吹之,不必用江子;次開風路針,後用紫地散,自然效驗。此症生在帝中兩邊,二花相對即是。乳蛾紅腫在喉間,必欲求痊亦等閒,角藥頻施兼服藥,病人頃刻改愁顏。

單蛾風

無論男婦,喉頭一邊生癤毒者是即,如蓮子樣,治與雙蛾法同,如未起尖,只用三味散,吹痰後用紫地散,自效。此症生在帝中一邊,左屬心。右屬肺,依法治之,不可用刀。

雙咽口風

無論男婦,舌根頭兩邊或在上齶兩邊,左右俱有。腫上舌來不能吞嚥,先用角藥取痰,次和風路針,三用冰硼散,不能內消者,可用破皮刀出血。此症生在帝中上兩邊,亦腫連舌頭,痛不能吞嚥,用刀之法,宜靠兩邊腫處,上齶中間切不可用刀。赤腫兩邊名咽口,須知飲食不能餐,若人識得針刀法,功效隨收定不難。

單咽口風

無論男婦,舌根頭一邊生,腫上舌來不能飲食,治法與雙咽同。此症或在左或在右,一邊有者是,治與雙咽口同。

重齶風

無論男婦,齶下赤腫生痰者,中間不可用刀,先用角藥取痰,次用風路針,三用冰硼散,四用紫地散。如或口眼耳鼻中有一處出濃血者,此是病已久,致七孔相穿之腐爛,即為不治。此症生在上齶帝中之上位,紅腫不能吞嚥為重症,可治以藥,內消為妙,如不能內消,直腫至牙床邊,可用破皮刀出血。若上齶中間乃七孔相穿之處,切不可用刀。口內生瘡上齶浮,若兼時氣又須愁,竅中有一流濃血,縱遇盧醫也不瘳。

木舌風

無論男婦,舌頭腫痛生痰,先用角藥,次用冰硼散,三用紫地湯,此症舌頭紅腫不能轉動,不能返送飲食,可用破皮刀於舌之下、弦兩邊,無筋方可用刀。口中舌表生紅腫,便是沾來木舌風;大底要痊多下藥,管教消腫見奇功。

重舌風

無論男婦,舌尖底下又生一舌,漸比正舌猶長,以致正舌不能轉動,先用角藥取痰,次用冰硼散,三用紫地湯。可用破皮刀按舌邊下弦,先破一邊,如不效,又破一邊。重舌之風亦不祥,或生左右或中間,醫家識得斯等症,便使針刀割不妨。

坐舌蓮花風

無論男婦,舌下浮腫生痰,初生二三片,漸至五片,有瓣似蓮花,兩邊尖瓣可用刀,中間一尖者不可用刀,先用角藥,次用冰硼散,三用紫地湯,症甚者外用氣針,自易見效。此張開大口舌舐上齶症,凡人舌下中俱有一筋直連上下,所以不可用刀,先用角藥,若誤傷筋則殺人矣。坐舌蓮花六七尖,也知多少世人痁;莫言此症尋常病。日久之時最可嫌。

合架風

無論男婦,兩牙鉤合之處生出,紅核腫痛,牙關緊者,不能開口,先用角藥,次用冰硼散,針頰車二穴,三紫地湯,可用消盧散熏之見效。此症生在上下牙床根合縫之處,可用破皮刀刺腫處見效。合架風生齒盡頭,牙關緊閉痛難休,醫人不識針刀法,此症如何便得瘳。

角架風

無論男婦,上牙床盡根處生毒浮腫,以致口之開閉皆不能,兩齒不合,難於咀嚼。有初起一邊延過第二邊生者,治法與合架風同。此症患處紅赤腫滿,可用破皮刀刺腫處,效。風名角架不為佳,腫痛之時角藥諧,此是醫家真妙訣,破皮刀用即開懷。

爆骨搜牙風

無論男婦,牙匡上逐齒紅腫,骨中極痛不能忍者,名為爆骨搜牙。若至自破出血,見骨或牙齒腐爛,齒落出膿者,多不治。先用角藥取痰,並用消盧散熏,次用冰硼散,三用紫地湯即效。

又症不論男婦,通牙床上紅腫,或在外牙床腫者,或在內牙床腫者,口內作燒生痰,多名曰搜牙風。治與爆骨搜牙同,但看有面腫者,或成粟房風症,各分內外,治法仍要挑,牙縫中有紫血管者方是,就挑動血管方效。爆骨搜牙每齒腫處,俱用破皮刀針出血方效。搜牙風,牙床腫處破皮刀針出血,效。若在牙床內,必俟腫起牙上者,方可下破皮刀。爆骨搜牙痛倍加,破皮針血免咨嗟,遭逢用藥真方法,功效隨收實可誇。

牙癰風

無論男婦,牙床上癤毒,或滿床紅腫,或一處紅腫,先用冰硼散,有痰用角藥,後用紫地散。牙癰搜牙兩症,以牙床高低界為辨,在牙床上高處為搜牙,在牙床底處為牙癰。此症有內生者,外生者。牙匡生核是牙癰,上下患兮名亦同,但用破皮針出血,更加角藥奏奇功。

懸𤷍風

無論男婦,牙床上浮腫為懸𤷍。在牙根內為內懸𤷍,紅腫如蜒蝣,漸次而長,先用角藥,次用冰硼散,三用紫地湯,後用消盧散熏之即效。如患症已久,白爛至咽喉者不治,落盡兩頰肉者不治。此症可用破皮針,日久白爛者,出血者不可針,但外懸𤷍善,內懸惡傷人。牙床浮腫號懸𤷍,外可施為內可悲,爛下咽喉妨飲食,神仙有藥也難醫。

奪食風

無論男婦,飲食火物猝起。此症或在喉間,或在上齶舌根左右,不能吞嚥,用竹針挑破,血吐出,不可吞。或吹冰硼散立效。此症泡若生在喉間,不能用針刀挑破,只須氣針針百會、前後頂三穴,內泡自消。一泡猝生名搶食,舌根咽內豈堪招,莫言此症難療治,百會針刀泡自消。

魚口風

無論男婦,上唇生小瘡或二三枚者,初起紅腫,漸至下唇亦腫,面頰俱浮,不可用破皮針,如生在中間難治,如上唇直長出,名龍唇發,可針兩鼻角。

又有上唇生小白紅瘡,乾燥,常用舌舐唇上,亦不用刀,又有唇上極痛,入骨連頰,痛不可忍,可針鼻角。

又有竟不腫者,只口眼喎斜,轉過一邊,名曰轉喎風,此症卻針合谷、頰車二穴、先用角藥,又用消盧散,次用冰硼散,三用紫地湯,效。如生瘡起者切不可用破皮針,誤針者身必發潮濕熱。滿身骨節疼痛不治,此症初起。紅赤作癢,癢後起小黃泡,切莫挑破。凡內外見諸症,內症前已載諸藥,治法:外以角藥調敷為主。魚口初生浮嘴上,心間有熱夜間潮,上衝痰氣延醫急,莫待臨時病不療。

驢嘴風

無論男婦,下唇生一瘡,逐時腫大,可用消盧散熏,先用紫地湯,次用冰硼散,並針兩傍腫處即效,此症初起紅腫,漸至下唇長出,可用破皮針針破,即效。驢嘴風生在下唇,逐時腫大苦伸吟,若然腫痛如刀刺,醫者須將角藥頻。

魚鰓風

無論男婦,兩頰紅腫為雙魚鰓,一邊腮腫者為單魚腮,先用角藥外敷,腫勢甚者可用破皮針,次用消盧散熏,三用紫地湯,四用冰硼散,效。魚腮疾染亦隨時,腫痛難當只自知,請得明醫來早治,莫教遲慢再扶危。

雙搭夾風

無論男婦,面頰夾兩邊腫赤,要看口內牙床上有腫無腫,如口內牙未腫者,不是搭夾,只是牙風,即以牙風治之,服紫地湯。此症先用角藥外敷,如腫仍不消,可用破皮針出血外,仍不離敷藥,即效。風名雙夾兩邊浮,赤腫難當筋似抽,莫道此風非易治,只須敷藥及時瘳。

單搭夾風

無論男婦,夾上一邊浮赤腫痛,治法與雙搭夾同。或左或右為單搭夾。

落架風

無論男婦,或因酒後,或因大笑,或因呵欠脫落下夾,不能合架口開,不能嚼物,此屬上熱下虛,氣血不順,以致筋骨不收,如一二日者可治,日久難治。此症用氣針針頰車二穴,並用上料之法,先將下頦托上,用手中兜住,然後以手揣其勾搭之處,令其勾合,仍用生薑一片置如頰車穴上,將艾丸又置生薑上,燒一醮火,左右同,即可斷根。落架風沾信不良,多因鬼崇作災殃,若還勾合全無事,不合勾時命必亡。

粟房風

無論男婦,赤腫滿面,先如粟米,黃瘡日久合成大泡,先用洗藥,並用角藥敷泡上,次用紫地湯,效。此症初起如粟米,未可針破,合成大泡可用皮針,令針口向下,出盡膿血即效。風號粟房生滿面,或成大泡痛難禁,用刀施藥依方法,病者安心不用驚。

瘰癧風

無論男婦,滿頭浮腫生核,用紫地湯、開關散,外用角藥搽敷,效。此症自面浮起,紅腫生小癤毒,漸至滿頭,用破皮針逐個針破即效。瘰瘍風兮如核生,又如癤毒一般同,皆言此病由冤債,只在醫生指不明。

穿領風

無論男婦,兩腮下生癤毒,日久透入口內,多致不治,其初起時,逐時生多,若至八九枚,亦為難治。先用角藥敷,次用消蘆散熏,如腫甚用破皮針,再用紫地湯。此症兩頰紅腫生核,或只一邊,初生一二枚者可治。日久生多自穿者難治,如腫甚者可用破皮針,不離藥。穿領風生不可當,欲求醫治仗奇方,但將角藥頻頻敷,病者安心勿恐惶。

肥株子風

無論男婦,兩耳墮上生核浮腫,或只一邊生者,外用角藥調敷搽,內用紫地湯,開關散。此症可用破皮針針核上即效。肥株子病耳中生,腫痛之時苦緒縈,紫止開關宜急服,更加敷藥即時輕。

挎頸風

無論男婦,頸項上生癰癤浮腫,有兩邊生者,有或左或右一邊生者,用角藥搽敷,並服紫地散,此症或腫上有形,但浮大赤腫甚者,可用破皮針針腫處,效。項上俄沽挎頸風,或生癰節腫兼紅,世人莫說病輕小,服藥無功命恐終。

雙纏喉風

無論男婦,外頸紅腫至咽喉亦皆滿,不分明白,四圍俱腫,先用角藥吐痰,外用角藥調敷,次冰硼散,三用紫地湯。此症日久難治,不可用破皮針刀。此症頭頂遍腫,頭頸亦遍腫者是為重症,可治,須用風路針。纏喉之症本非奇,日久無聲(必無聲)必定危,若見此形宜速退,治遲廬扁也難醫。

單纏喉風

無論男婦,只有一邊浮腫者是,治法與雙纏喉同,此症或腫頭頂一處,或腫頸上一處,名曰單纏喉,若左邊腫甚屬心,右邊腫甚屬肺,總要用風路針,不可用破皮刀。

偏頭風

無論男婦,一邊頭腫如破可針,先用開關散、紫地湯,效。但此症多因下部虛弱,致有此疾,合用補藥,以紫地湯加四物湯,如頭痛加白芷。此症一邊頭痛或左或右,針風池二穴,又用破皮針針核上,效。偏頭風痛若無休,痛者何須兩淚流,敷藥不靈宜補藥,管教疼痛即時休。

乘枕風

無論男婦,腦後浮腫疼痛可針,開關散、紫地湯即效。此症腦後生紅腫癤毒,可用破皮針出血即效。乘枕風兮本不奇,又名枕發卻難醫,但須急急加敷藥,紫正開關服不離。

秘傳口訣

以上諸風,初起惡寒發熱,頭痛咽乾,或大便閉結,或小便赤澀,用紫地湯能順氣散血,頭痛加開關散,口燒作渴加銀鎖匙,有痰用冰硼散,痰甚兼腫用角藥,將井花水調,加入摩風膏,口內含,口外敷,無不取效。

仙傳針訣

凡喉風諸症,皆由氣血閉澀,以致風痰上攻,結為熱毒,宜用針法開導,使氣血流通,則風痰自散。雖有各種奇方調治,而神速莫如氣針。夫氣針者,誠為諸藥之先鋒,喉家之妙法也。如臨諸症,先從神庭、上星、囟會、前項、百會、後頂、風池二穴、頰車穴針過,又須少商、合谷、曲池、各依針法,此為開風路針,初針只宜男左女右,並留大窩坑、風府、肩井、曲澤、陽陵泉、陰陵泉、足少商諸穴,不可先針。倘遇喉風極重之症,以前針法針過,其風邪熱毒仍不少退者,次日復視其症,可用前法復針即可,加針火窩坑、風府、肩井、陽陵泉、陰陵泉、足少商等穴,並左右同穴,逐一對針,自無不效。至於人中、鼻流諸穴,乃中風者用之,惟鞋帶二穴,救小兒急慢驚風之症極效,亦可用火醮。

周身穴法指明會參三卷銅人圖

攢竹頭額眉縐上,鼻角在兩鼻角,夾車在兩墮下略離一分,鼻流在鼻孔口,為二穴,肩井在肩上,曲澤在手灣橫紋盡處,曲池在肘外骨動窩處,合谷在虎口之內軟肉上,搃叉處,少商在兩大指甲下外邊,少衝在兩小指甲下外邊,陰陵泉在靠膝肉略上些骨動處,陽陵泉在膝外略下屈窩處,臍下一寸為氣海,臍下一寸五分為丹田,患陰症用火醮,諸穴皆屬督脈,足大指有一穴如手指少商穴部位,曰隱白,屬肺脾經,所謂足少商者即此。

頭上穴法指明會參三卷銅人圖

齊眉上一寸為神庭,又上一寸至上星,再上一寸五分至囟會,再上一寸五分至前頂,又上一寸一分至百會,再上一寸五分至後頂,又直下窩處為火窩炕,直略下些以耳唇相對為風府,再橫開兩邊一寸五分窩處為風池二穴。

喉風諸方

紫荊散 紫荊皮(二兩) 防風 荊芥穗(各五錢) 北細辛(三錢)

地黃散(又名內消散) 生地(二兩) 赤芍(五錢) 紅內消(二兩,即茜草) 丹皮(五錢) 以上紫地二散每症合用,加薄荷、燈芯,坐水中蒸服,第二劑加桔梗、連翹、甘草,咳嗽加桔梗、麥冬、知母,作渴加銀鎖匙,熱極者加犀角,潮甚者加柴胡、黃芩,如下部虛加四物湯,頭痛加白芷,孕婦加四物去丹皮。

開關散 川芎(五錢) 白芷(一兩) 北細辛(二兩)。

銀鎖匙 天花粉(二兩) 元參(五錢) 薄荷(一兩) 以上四方皆水劑,用水蒸服。

冰硼散 梅花冰片(六釐) 揀白(六釐) 麝香(四釐) 硼砂(一分) 牙硝(三分,制) 開關後,次日去麝,體虛頭暈亦去麝,名品雪丹,毒腫漸消去硝,用破皮刀後亦去硝名呂雪丹,合此藥最要,乳至極輕鬆為度。

真功丹 梅花冰片(六釐) 熊膽(一分,黑色而苦者真,置筍殼上用火焙,退火用) 爐甘石(一錢,用羌活湯煅過研細飛,去底下泥腳曬乾用) 硼砂(一錢) 牙硝(二分) 毒腫漸消去硝,用刀後用二味散(即品雪丹)。

辛烏散又名角藥 赤芍(一兩,用稍) 草烏(一兩,用圓而上尖者,長者不用) 牙皂 荊芥穗 桔梗 赤豆 北細辛(淮辛不用) 甘草 生地(各五錢) 紫荊皮(一兩) 北柴胡 連翹(各五錢) 共為細末,磁瓶收貯,每用於口內則用井水調噙,極為取痰聖藥,如痰涎極甚則加入摩風膏,其力更速,口外則用井水調搽。

洗藥則用角藥洗,加荊芥同水煎洗,如懸𤷍加南星末少許,效。

摩風膏 川烏(用尖磨) 水燈草灰(不拘多少) 用潔淨碗干焙燒,方有灰,右合一處調成膏,入辛烏散用。

消蘆散 如人不可用刀,即以藥熏破,雖易見效,不能速於收功,紅內消(一兩,即茜草) 蘆柴根(二兩,去皮) 金毛狗脊(五錢) 糖蜜根(一兩,即紫荊皮根) 用頂好米醋煮熏,用小藥罐同米醋入內以厚紙封固,於紙上開一小孔,如頭大,或用銅管或竹管,對腫處熏,如欲速效,加江子(即巴豆,七粒去殼) 同入煮熏,神效。

鎮驚丸 桔梗 甘草 山藥 梔炭(各等分) 共為細末,米飯糊丸如蓮子大,硃砂為衣,每服一丸,薄荷燈心湯送下,作末藥服亦可。無喉風症,只咽喉作渴者臨臥時服之。

蠟礬丸 黃蠟(一兩) 乳香(去油) 沒藥(各錢五,去油) 枯礬(五錢) 共為細末,即用黃蠟為丸,每服二錢。開水送下。

生肌散 沒藥(三錢,去油) 硼砂(三錢) 龍骨(火燒醋煅) 赤石脂(各一兩,火燒醋煅) 乳香(三錢,去油) 輕粉(二錢五) 冰片(一分) 兒茶(二錢五) 共為細末、每患處略用少許。

神功丹(牙疳神效) 人中白(二兩,便壺中白,火煅紅) 兒茶(一兩) 黃柏 青黛(水飛) 薄荷(各六錢) 冰片(五分) 以上曝干研末備用。

萬一丹 誤用刀至血流不止者,以此治之。乳香(去油) 血竭 沒藥(去油) 硼砂(各一錢) 共為細末,每用少許吹入口內,其血即止。

六味地黃湯 熟地(四錢) 丹皮(一錢五) 棗皮 山藥(各二錢) 雲苓 澤瀉(各五錢) 煎服。

四物湯 熟地 當歸 白芍 川芎(各一錢) 水煎服。

諸方藥性辨

開關散 清頭止痛, 紫荊散 疏風順氣, 地黃散 消腫退熱, 銀鎖匙 止渴退口燒,心煩熱極者加犀角湯。 冰硼散 治咽喉肫黑,疏風利氣祛痰涎。 辛烏散 又名角藥,取風痰,消熱毒功效最大,若喉風極甚之症,再加摩風膏少許,其功力更加神速。修合諸藥,皆不見火,一概生用,至於開關針法,非口傳授則不得其真也。

附喉科方 秋留西瓜,至十月取出,損壞者去之,用好者。將瓜上開一孔,抓去內心,留皮帶肉將皮硝裝滿,吊於朝北風口,次年春季,皮外自有霜,刮下瓷瓶收好聽用。加冰片(三分) 兒茶(二錢) 牛黃(八分) 硼砂(二錢) 珍珠粉(一錢五分) 右研極細末,此五味藥兌西瓜霜五錢。逐日人神所在不宜針刺:初一大指,初二外踝,初三腰內,初四腰,初五口,初六手,初七內踝,初八腕,初九尻,初十腰背,十一鼻柱,十二髮際,十三牙齒,十四胃腕,十五偏身,十六胸,十七氣衝,十八股內,十九足,二十內踝,廿一手小指,廿二外踝,廿三肝足,廿四手陽明,廿五足陽明,廿六胸,廿七膝,廿八陰,廿九膝脛,三十足跌。

通關神應散 治一切咽喉腫痛,雙單乳蛾,喉痹,纏喉等症。冰片 紅鐵皮(煅,即鐵上赤衣真鐵鏽也,刮下聽用) 珍珠(煅) 黃連(煨) 硼砂 海巴(煅) 明礬(煅) 地膽(曬乾生用,一名山慈菇) 辰砂(各三分) 紅鐵皮性沉重,平肝墜熱開結如神,用鏽鐵火煅醋淬,刮下共研細末,瓷瓶收貯,臨用管吹三五釐於喉風痛處,立愈,重者三五次取效。

紫袍散治咽喉十八症 石青 青黛 硃砂(各一錢) 冰片(三分) 膽礬 人中白(煅) 元明粉(各五分) 山豆根(二錢) 為末收貯,不可泄氣,吹喉立愈,此方可破棺而治之。

綠袍散兼治牙痛 生石膏(一錢) 粉草(三錢) 僵蟲 牛黃 龍腦 薄荷(各五分) 硼砂(生用,一錢) 冰片(一錢) 膽礬(五分) 牙皂(五分,煙盡為度) 為末,遇咽喉各症吹入四五次,無論有痰與否,任意吞之即愈。

又方 黃柏 大黃 甘草(各一錢) 麝香(一分) 冰片(五釐) 雄黃(五分) 川貝(二錢) 共為末,治同上。患者有痰勿吞下,大便稍瀉不妨,壯者可用,弱者少用。

靈驗喉症方同紫袍散 屢效 黃柏 青黛 硼砂 薄荷 甘草(各一錢) 冰片(三分) 加鵝哽喉(一條) 炙黃為末收貯 勿泄氣,吹喉即愈,耳爛吹之亦驗。

吹喉散 夷茶 硼砂 冰片 川連(各三分) 荸薺粉(四分) 吹入喉內,各症皆愈。

吹喉藥 硼砂(二錢五分) 雄黃(三錢) 兒茶(一錢) 冰片(三分) 薄荷(三兩,另研) 共為末和勻貯,不可泄氣,吹入少許或挑入舌上,噙一會嚥下八九次,若鎖喉風口內乾枯者,以井水調灌即能開關生津,若脾泄胃弱者不宜多用。

治喉不俱雙單蛾吹藥方 真冰片 兒茶(各一分) 山豆根(一錢) 白礬(五釐) 京墨(一錢,陳者更佳) 舊襪底燒灰(一錢,洗淨煅為末) 共為細末,吹入喉內立愈。

冰硼散 治一切喉症,薄荷 硼砂(各一錢) 人中白 川連(各八分) 青黛 元明粉 陳膽星(各五分) 山豆根(八分) 冰片(二分) 共為細末,吹喉神效。

喉風簡便方 番木鱉(三個,水磨濃汁曬乾) 加冰片(一分) 研勻,吹喉立效。

冰梅方 治咽喉百病 半熟大梅子(一百枚,五月五日午時用食鹽、朴硝各四兩,水三碗,浸梅子,其水約過梅子三指,浸一宿後) 豬牙皂(去弦核) 防風 蘇葉 薄荷 白礬(各二兩) 生甘 桔梗 川連(各一兩)

共研末拌入,浸七日取梅曬,又浸,又曬,以汁盡為度,梅上起白霜,收貯。凡用,取梅一枚,綿包含口內,有水先咽,五六日後,有痰涎吐盡,以口內無痰只有清水方去梅子。可以食粥,一枚可治二病。

治咽喉不論雙單蛾,用鮮芙蓉根為末,蒸過酒黏米新糟同搗爛,圍敷喉外,不過一時立愈。

紅袍散治各樣喉症 辰砂(一兩飛) 硼砂(二錢五分) 黃連 兒茶 血竭(各一錢) 當門子 梅片(各五分) 牛黃(一錢) 銀硃(二錢) 共研細末,吹喉神效。

烏龍丸 治喉癬、乳蛾神效,兼骨硬喉垂危者 烏梅肉 五倍子(各等分) 搗為丸,彈子大,每含一丸,其痰旋裹藥土,取出去痰,仍含口中即愈。

喉痛 元明粉(七分) 雄黃(三分) 為細末,用筆蘸藥攪喉,嘔出痰涎,攪數次即愈。或吹入亦可。又細辛 白芷(各三錢) 皂角(一錢五分) 為末吹之,又皂角灰吊揚塵,青鹽拌勻,棉花包箸頭,蘸藥攪去喉內涎沫,用紅色牛膝水噙之。又豬膽水浸黃柏,浸曬七次,研末吹之。又冰片 硼砂 青黛為末吹之,或加黃連,甘草亦可。又喉痛、頭腫、齒關不開,燕窠泥(二兩) 明雄黃(五錢) 醋和炒潤七次,濃陳茶調敷。又射干根、山豆根為末吹之。又霜梅肉裹硼砂少許含於口中,酸水下,毒自解。又豆根(一兩) 硼砂(二錢) 射香 冰片(各少許) 為末,青魚膽糊丸如彈子大,每服一丸,噙化嚥下。又青鹽、白礬等分吹患處,吐痰即愈。又扁柏葉汁 山豆根汁雪裹青汁皆可服,最效。又喉腫痛不通,巴豆去殼,棉紙微裹,隨塞左右鼻孔中,立通。又花粉 薄荷 黃柏 黃芩 牛子 桔梗(各一錢) 大黃(六錢) 元參(八分) 黃連(四分) 甘草(五分) 淡竹葉(三十片) 水煎服,有火者用,妙如神。

單乳蛾、喉癬、喉癰腫痛 吐咽不下,命在須臾者,鳳凰衣微火焙黃,橄欖核瓦上火煅存性,孩兒茶各等分,為末,每一錢加真冰片半分,吹之即能進飲食,神效無比。

蛾風 一時無藥,救急即柴灰沖湯,數杯服之,又用燒酒,拍後頭窩以麻,下剖數次即刻現它,將磁針破它,含酒吮去血,再用鹽蛋泥敷之,即刻開關。

蛾子 生喉間,不能窺探,急按魚尾穴,即大指後窩中是,用燈火三灸,再於大指甲根離一分寬,針刺出血,立效,服加減甘桔解毒湯。

單雙蛾 山豆根不拘多少,加麝香少許為末,吹入喉中自愈。

單蛾者 其形圓如箸頭,生於咽喉關上,或左或右,雙蛾則兩邊俱生,或生嚥下,難治。壁上蜘蛛白窠,用患人腦後發一根,纏定蜘蛛窩,將銀簪刺在燈上,燒之存性為末,吹喉立愈。

乳蛾 最效秘方,將兩手大指旁縫內刺出血即鬆。

喉痹單雙乳蛾 萬年青根搗汁二匙,加米醋三匙,嗽出痰涎自愈。

單雙乳蛾及一切喉風 青魚膽汁曬乾收貯,以少許放舌上含化,立見奇功。

喉蛾 神效,用人指甲瓦上焙焦黃色,研末吹入喉內即破。

喉痹乳蛾 不能飲食,驗方,用新鮮牛膝根一握,艾葉七片入乳數匙,合搗,取汁灌入鼻內,須臾,痰涎從口鼻流出即愈。無艾亦可。

咽喉急證 不拘單雙蛾,不及用藥,此方神效。頂心上必有紫泡,將泡挑破,擠血淨,俟結痂時去痂,再擠血淨,自將手指急搔頂心,少頃,頂心腫起再搔,即破出少血,喉內腫亦破,即時全愈。

急喉痹 其聲如鼾,有如痰在喉中響者,此為肺絕之候,速用人參膏救之,用竹茹薑汁調下,獨參湯亦可,若服早,十全七八,遲則不救矣。

急喉風 烏梅(一個去核) 包蜒蝣一條扎定,含口中,其水流至喉間。枯礬(一錢) 百草霜(二分) 須鍋臍內者佳,同研細,吹之嘔出膠涎。又馬藍頭汁漱之立愈。又山楂子磨水,以竹葉挑滴口內。又燈芯燒灰吹之。又鏽鐵磨濃水服。又雞公肫內筋,要不黏水者數片,新瓦焙枯存性,研末吹之。

急喉風 土牛膝根搗汁加醋少許,頭一口漱咯而吐之。後服之立效。

纏喉風 用牽牛鼻繩燒灰吹之甚效。又用淡白梅一個去核,將蜒遊一條放在梅內含之即瘥。又白僵蟲貳錢研細,生薑自然汁少許,和水灌下,立愈。又用萬年青根切碎打爛,絞汁灌下,吐出痰即好,倘口閉用牙刷撬開,灌下,如不吐,再用發稍進喉間,吐出即愈。

急鎖喉風 兼治單雙蛾,用升麻(四兩),水煎灌服,或用皂莢槌碎,擂水灌服取吐,即不吐亦安。或白礬(三錢),慢火熬化,入巴豆肉(二粒),研爛候乾,去巴豆取礬研末,吹少許入喉中,取頑痰,出,立愈。又膽礬一塊含口中,痰涎自壅上,吐盡即愈。

鎖喉風 巴豆(一粒,用竹筒燒煙,口吸即開)。又:巴豆(七粒,三生四熟,去殼) 明雄(五分) 鬱金(一個),共研細末,每用半茶匙,清茶調服,若咽塞不入,吹之亦可。又:硼砂、丹砂、硃砂等分研末吹之。又:蠐螬取汁點喉痹。又:甘萄花根洗淨搗汁灌下即愈。又:皂角子一粒,醋磨,將口撬開,用鵝毛翎蘸藥入喉內,卷出膠痰,能食藥水為止。湯藥方:金銀花(二錢) 甘草(三分) 桔梗(三分) 牛蒡子(一錢五分) 研細煎湯候用,此方活人多矣。喉閉方:纏喉風、急喉痹、雙蛾湯藥不下者,用此極效。巴豆(七粒,去殼,三生四熟,熟者燈上燒存性) 明雄(皂子大一塊) 鬱金(一個,如蟾膽大者) 共為末,每服半劑,清茶調服,如口噤咽塞,用竹管吹納喉中,須臾吐痰即愈,但能灌下,無有不活,甚驗。

喉閉 手足厥冷,氣閉命懸,頃刻一時無藥,或有藥不進者,急將兩臂以手勒數十次,取油發繩纏大拇指,以針刺少商穴,血滴下喉即解,男左女右,重者兩手齊針。少商穴在大指殼內側邊離一分遠即是。又鴨嘴膽礬研極細,釅醋調灌,吐出膠痰立愈。

喉閉蛾子 看病人頭頂上有紅點,用針挑破即愈,單蛾一點紅,雙蛾兩點紅。又將頭頂心發上用姜擦紅,紅即愈。

閉塞不通 臘月初一日取豬膽,不拘大小五六枚,用黃連 青黛 薄荷 僵蟲 白礬

朴硝(各五錢) 裝入膽內,青黛包好,將地掘一孔,方深一寸,以竹橫懸此膽在內,以物蓋定,候至立春日取出,待風吹去膽皮,青紙研末密收,痛吹少許,神效。

喉癬 頭胎黃牛屎,以新瓦洗淨,蓋屎周圍,用文火煅,煙盡存性,取出研末,徐徐吸入自愈。又:冰片 牛黃(各一分) 膽礬(三分) 硼砂(八分) 山豆根(二錢) 雄黃 兒茶(各八分) 陳白梅(去核三個) 共研末,次將白梅搗爛入藥和勻,丸如龍眼大,臨臥合口內,過夜即消。

爛喉應驗方 牛黃(五釐) 指甲(五釐,瓦上焙黃,男女互用) 青黛(六分) 壁喜窠(廿個,要牆頭上者,瓦焙黃) 冰片(二釐) 藥珠(三分) 象牙屑(三分,瓦上焙黃) 研末吹患處,屢試屢驗。其人晚年無子,傳此方後,舉兩子。喉中忽硬一塊,吞吐不下,用厚朴 茯苓 紫蘇 半夏(各二錢) 甘草(五分) 老薑(一片) 煎服,或照喉閉方用,針手指出血亦妙。

百靈丸 治喉中結塊,不通水食者。百草霜蜜和丸茨子大,水化一丸灌下,甚者不過二丸。

喉爛 槐花(三錢) 牛膝 兒茶 黃連(各一錢) 為丸綠豆大,每服三丸,夏天西瓜水服,冬天梨汁服。

咽喉懸癰 舌腫塞痛 五倍子 僵蟲 甘草(等分為末) 以白梅去核搗丸彈子大,噙噬,其癰自破。

咽生息肉 先刺出血,豆豉同鹽塗之神效。

咽喉諸藥不效 丹溪云此非喉症,乃是鼻中生一條紅線,如發懸一黑泡,大如櫻珠,垂掛到咽門而止、口中飲食不入,用牛膝根(獨條肥大者,搗碎),入好醋三五滴,同打細,滴入鼻中二三點,即系斷,珠破,吐出瘀血立安。

喉腫神效方 即單雙蛾,用冰片 麝香 皂角刺(各三分) 共為末吹入患處,一破即愈,勢危急者,用細磁針打破患處之頭,其效更捷。

因風熱咽喉乾燥疼 甘草 防風 荊芥 薄荷 黃芩(各一錢) 桔梗(三錢) 水煎後服。

骨鯁喉歌 縮砂 草果 威靈仙 清水砂糖共配煎,接連服下二三鹽,諸般骨硬化為涎。

魚骨鯁喉 即在席上隨取魚骨,不拘粗細,夾在耳丫內,男左女右,不與人知,仍食物自然一併吞下,屢驗,又橄欖核並湯服之,亦驗。

骨鯁神效 用茶一杯或水亦可,戟指寫車字於茶水之上,惟車心一直戟指倒直上,飲茶水即化。

吞魚骨 用河中養蓄活鴨,倒掛垂涎以磁碗接下,令患人仰臥頻灌,其骨盡化。

吞獸骨 用狗一隻,倒掛接涎如前法灌亦效。

諸骨鯁喉 苧麻根水,如雞骨卡,即用雞骨湯對服,余類推。又鳳仙花子白湯送下即下。又象牙磨滾水服亦下。吞發達喉;仍將發燒灰,開水調下。

吞竹葉卡喉 取牛口涎以開水調服。

木屑 鐵斧磨汁灌之。

吞金 誤吞五金,以飴糖半斤啖之。

吞銀 韭茶一把,滾水煮軟,不切斷,淡食之,少頃,茶包銀嘔出,或從大便出。

吞銅錢 木耳、蜂蜜、匕醋同炒,服之錢從大便中出。雞冠血少許,吞入喉,用銅盆置面前,將冷水對面上一噴,其錢即吐盆中,多食荸薺,其錢自化,羊脛骨燒灰研末,米湯下三錢。

吞鐵二方 磁石、芒硝各一錢煎,服數次,鐵自化。慄樹炭二塊研末,砂糖和丸,服三錢,立出。

吞針三方 鹽蛋一個略煮水,切食即裹針從大便出矣。蝦蟆眼內烏珠一對,冷水囫圇吞下,其針兩頭穿珠,立刻吐出,冬天無處尋蝦膜,即在桑樹下掘三尺,自有。小兒吞針,將半生熟出芽蠶豆搗爛,用韭菜汁為丸吞下。

諸骨梗喉立效方 用急性子二十粒,即鳳仙花子白湯送即下。

誤吞金氣 以蚯蚓糞溫水攪吞即解出。凡三四月間,有喉間病者,皆因寒天寒氣鬱結不開,至春時發,須於初冬時,多買萊菔菜(俗名蘿蔔葉)攤在瓦屋上,任他日曬風雨雪霜打,不要收下,到立春前一日收下,掛在無日頭處陰乾,春二三月收來切碎,將醬或鹽放在碗中,飯鍋上蒸熟,當日日吃飯小菜,甚妙,一家永無喉風之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