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雷公炮炙論

雷公炮炙論

作者
雷斆
朝代
南朝·宋
年份
公元470年
底本
(唐)慎微《重修政和經史證類備用本草》

《雷公炮炙論》序

若夫世人使藥,豈知自有君臣。既辨君臣,寧分相制。只如栨毛(今鹽草也)沾溺,立銷班腫之毒;象膽揮黏,乃知藥有情異。鮭魚插樹,立便乾枯;用狗塗之(以犬膽灌之,插魚處立如故也),卻當榮盛。無名(無名異形似玉柳石,又如石灰,味別)止楚,截指而似去甲毛;聖石開盲,明目而如雲離日。當歸止血、破血,頭尾效各不同(頭止血,尾破血);蕤子熟生,足睡不眠立據。弊箄淡滷(常使者甑中箄,能淡鹽味),如酒沾交(今蜜枳繳枝,又云交加枝)。鐵遇神砂,如泥似粉;石經鶴糞,化作塵飛;栨見橘,花似髓。斷絃折劍,遇鸞血而如初(以鸞血煉作膠,黏折處,鐵物永不斷);海竭江枯,投遊波燕子是也。而立泛。令鉛拒火,須仗修天(今呼為補天石);如要形堅,豈忘紫背(有紫背天葵,如常食葵菜,只是背紫面青,能堅鉛形);留砒住鼎,全賴宗心(別有宗心草,今呼石竹,不是食者棕恐誤。其草出欻州,生處多蟲獸)。雌得芹花(其草名為立起,其形如芍藥,花色青,可長三尺以來,葉上黃班色,味苦澀,堪用,煮雌黃立住火),立便成庚;硇遇赤須(其草名赤須,今呼為虎鬚草是,用煮硇砂即生火驗),水留金鼎。水中生火,非⿱天黽髓而莫能(海中有獸,名曰⿱天黽,以髓入在油中,其油黏水,水中火生,不可救之。用酒噴之即烻。勿於屋下收);長齒生牙,賴雄鼠之骨末(其齒若折,年多不生者,取雄鼠脊骨作末,揩折處,齒立生如故)。發眉墮落,塗半夏而立生(眉發墮落者,以生半夏莖煉之取涎,塗發落處立生);目闢眼𪇰,(有五花而自正。五加皮是也。其葉有雄雌,三葉為雄,五葉為雌,須使五葉者,作末酒浸飲之,其目𪇰者正)。腳生肉栨,裩系菪根(腳有肉栨者,取莨菪根於裩帶上系之,感應永不痛);囊皺旋多,夜煎竹木(多小便者,夜煎萆薢一件服之,永不夜起也)。體寒腹大,全賴鸕鶿(若患腹大如鼓,米飲調鸕鶿末服,立枯如故也);血泛經過,飲調瓜子(甜瓜子內仁搗作末,去油,飲調服之,立絕)。咳逆數數,酒服熟雄(天雄炮過,以酒調一錢匕服,立定也);遍體疹風,冷調生側(附子旁生者曰側子,作末冷酒服,立瘥也)。腸虛瀉痢,須假草零(搗五倍子作末,以熟水下之,立止也);久渴心煩,宜投竹瀝。除症去塊,全仗硝硇(硝硇即硇砂、硝石二味,於乳缽中研作粉,同煅了,酒服,神效也);益食加觴,須煎蘆樸(不食者,並飲酒少者,煎逆水蘆根並厚朴二味湯服)。強筋健骨,須是蓯鱔(蓯蓉並鱔魚二味,作末,以黃精汁丸服之,可力倍常十也,出《乾寧記》宰);駐色延年,精蒸神錦(出顏色,服黃精自然汁,拌細研神錦,於柳木甑中蒸七日了,以木蜜丸服,顏貌可如幼女之容色也)。知瘡所在,口點陰膠(陰膠即是甑中氣垢,少許於口中,即知臟腑所起,直徹至住處知痛,足可醫也);產後肌浮,甘皮酒服(產後肌浮,酒服甘皮立愈)。口瘡舌坼,立愈黃蘇(口瘡舌坼,以根黃塗蘇炙作末,含之立瘥)。腦痛欲亡,鼻投硝末(頭痛者,以硝石作末納鼻中,立止);心痛欲死,速覓延胡(以延胡索作散,酒服之,立愈也)。如斯百種,是藥之功。某忝遇明時,謬看醫理;雖尋聖法,難可窮微。略陳藥餌之功能,豈溺仙人之要術?其製藥炮、熬、煮、炙,不能記年月哉!欲審元由,須看海集。某不量短見,直錄炮、熬、煮、炙,列藥制方,分為上、中、下三卷,有三百件名,具陳於後。

上卷

硃砂

雷公云:凡使,宜須細認取,諸般尚有百等,不可一一論之。有妙硫砂,如拳許大,或重一鎰,有十四面,面如鏡,若遇陰沉天雨,即鏡面上有紅漿汁出;有梅柏砂,如梅子許大,夜有光生,照見一室;有白庭砂,如帝珠子許大,面上有小星現;有神座砂,又有金座砂、玉座砂,不經丹灶,服之而自延壽命;次有白金砂、澄水砂、陰成砂、辰錦砂、芙蓉砂、鏡面砂、箭鏇砂、曹末砂、土砂、金星砂、平面砂、神末砂,以上不可一一細述也。

夫修事硃砂,先於一靜室內焚香齋沐,然後取砂,以香水浴過了,拭乾,即碎搗之,後向缽中更研三伏時;竟,取一瓷鍋子,著研了砂於內,用甘草、紫背天葵、五方草各銼之,著砂上下,以東流水煮,亦三伏時,勿令水火缺失;時候滿,去三件草,又以東流水淘令淨,干曬,又研如粉;用小瓷瓶子盛,又入青芝草、山須草半兩蓋之,下十斤火煅,從巳至子時方歇,候冷,再研似粉。

如要服,則入熬蜜,丸如細麻子許大,空腹服一丸。如要入藥中用,則依此法。

凡煅,自然住火。

每五兩硃砂,用甘草二兩、紫背天葵一鎰、五方草自然汁一鎰,若東流水,取足。

雲母

雷公云:凡使,色黃黑者,厚而頑;赤色者,經婦人手把者,並不中用。須要光瑩如冰色者為上。

凡修事一斤,先用小地膽草、紫背天葵、生甘草、地黃汁各一鎰,干者細銼,濕者取汁;了,於瓷鍋中安雲母並諸藥了,下天池水三鎰,著火煮七日夜,水火勿令失度,其雲母自然成碧玉漿在鍋底,卻,以天池水猛投其中,將物攪之,浮如蝸涎者即去之;如此三度,淘淨了,取沉香一兩,搗作末,以天池水煎沉香湯三升已來,分為三度;再淘雲母漿了,日中曬,任用之。

鍾乳

雷公云:凡使,勿用頭粗厚並尾大者,為孔公石,不用。色黑及經大火驚過,並久在地上收者,曾經藥物制者,並不得用。須要鮮明、薄而有光潤者,似鵝翎筒子為上,有長五、六寸者。

凡修事法:以五香水煮過一伏時,然後漉出;又別用甘草、紫背天葵汁漬,再煮一伏時。凡八兩鍾乳,用沉香、零陵、藿香、甘鬆、白茅等各一兩,以水先煮過一度了,第二度方用甘草等二味各二兩再煮;了,漉出,拭乾,緩火焙之;然後入臼,杵如粉,篩過,卻,入缽中,令有力少壯者三、兩人,不住研三日夜勿歇;然後用水飛,澄了,以絹籠之,於日中曬令干;又入缽中研二萬遍後,以瓷合子收貯用之。

白礬

雷公云:凡使,須以瓷瓶盛,於火中煅令內外通赤,用鉗揭起蓋,旋安石蜂窠於赤瓶子中,燒蜂窠盡為度;將鉗夾出,放冷,敲碎,入缽中研如粉後,於屋下掘一坑,可深五寸,卻,以紙裹,留坑中一宿,取出,再研。

每修事十兩,用石蜂窠六兩,盡為度。

又云:凡使,要光明如水精,酸、咸、澀味全者,研如粉,於瓷瓶中盛。其瓶盛得三升已來,以六一泥泥,於火畔炙之令干;置研了白礬於瓶內,用五方草、紫背天葵二味自然汁各一鎰,旋旋添白礬於中,下火逼令藥汁干;用蓋子並瓶口,更以泥泥上,下用火一百斤煅;從巳至未,去火,取白礬瓶出,放冷,敲破,取白礬,搗細,研如輕粉,方用之。

若經大火一煅,色如銀,自然伏火,銖累不失。

硝石

雷公云:凡使,先研如粉,以瓷瓶子於五斤火中煅令通赤;用雞腸菜、柏子仁和作一處,分丸如小帝珠子許,待瓶子赤時,投硝石於瓶子內,帝珠子盡為度。其硝石自然伏火。

每四兩硝石,用雞腸菜、柏子仁共十五個。

芒硝

雷公云:凡使,先以水飛過,用五重紙滴過,去腳,於鐺中干之,方入乳缽,研如粉任用。

芒硝是朴硝中煉出,形似麥芒者,號曰芒硝。

滑石

雷公云:凡使,有多般,勿誤使之。有白滑石、綠滑石、烏滑石、冷滑石、黃滑石。其白滑石如方解石,色白,於石上畫有白膩紋,方使得;滑石綠者,性寒,有毒,不入藥中用;烏滑石似黳色,畫石上有青白膩紋,入用妙也;黃滑石色似金,顆顆圓,畫石上有青黑色者,勿用,殺人;冷滑石青蒼色,畫石上作白膩紋,亦勿用。若滑石色似冰,白青色,畫石上有白膩紋者,真也。

凡使,先以刀刮研如粉,以牡丹皮同煮一伏時;出,去牡丹皮,取滑石,卻用東流水淘過,於日中曬乾方用。

曾青

雷公云:凡使,勿用夾石及銅青。

若修事一兩,要紫背天葵、甘草、青芝草三件,干、濕各一鎰,並細銼,放於一瓷堝內,將曾青於中,以東流水二鎰並諸藥等,緩緩煮之,五晝夜,勿令水火失;時足取出,以東流水浴過,卻,入乳缽中研如粉用。

太一禹餘糧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石中黃並卵石黃,此二名石真似太一禹餘糧也。其石中黃向里赤黑黃,味淡微跙。卵石黃味酸,個個如卵,內有子一塊,不堪用也。若誤餌之,令人腸干。太一禹餘糧,看即如石,輕敲便碎,可如粉也;兼重重如葉子雌黃,此能益脾,安臟氣。

凡修事四兩,先用黑豆五合,黃精五合,水二斗,煮取五升;置於瓷堝中,下太一禹餘糧,著火煮,旋添,汁盡為度;其藥氣自然香如新米,搗了,又研一萬杵方用。

黃石脂

雷公云:凡使,須研如粉,用新汲水投於器中,攪不住手,了,傾作一盆,如此飛過三度,澄者去之,取飛過者,任入藥中使用。

服之,不問多少,不得食卵味。

黃精

雷公云:凡使,勿用鉤吻,真似黃精,只是葉有毛鉤子二個,是別認處。若誤服,害人。黃精葉似竹葉。

凡採得,以溪水洗淨後,蒸,從巳至子,刀薄切,曝干用。

菖蒲

雷公云:凡使,勿用泥菖、夏菖,其二件相似,如竹根鞭,形黑、氣穢、味腥,不堪用。凡使,採石上生者,根條嫩黃、緊硬、節稠、長一寸有九節者,是真也。

凡採得後,用銅刀刮上黃黑硬節皮一重了,用嫩桑枝條相拌蒸,出,曝干,去桑條,銼用。

人參

雷公云:凡使,要肥大,塊如雞腿並似人形者。

凡採得,陰乾,去四邊蘆頭並黑者,銼入藥中。

夏中少使,發心痃之患也。

天門冬

雷公云:凡使,採得了,去上皮一重,便劈破,去心。用柳木甑燒柳木柴蒸一伏時,灑酒令遍,更添火蒸;出,曝,去地二尺已來作小架,上鋪天門葉,將蒸了天門冬攤令干用。

甘草

雷公云:凡使,須去頭、尾尖處。其頭、尾吐人。

凡修事,每斤皆長三寸銼,劈破作六、七片,使瓷器中盛,用酒浸蒸,從巳至午,出,曝干,細銼。

使一斤,用酥七兩塗上,炙酥盡為度。

又,先炮令內外赤黃用良。

乾地黃

雷公云:凡使,採生地黃,去白皮,瓷堝上柳木甑蒸之,攤令氣歇,拌酒再蒸,又出令干。

勿令犯銅、鐵器,令人腎消,並白髭發,男損榮,女損衛也。

菟絲子

雷公云:凡使,勿用天碧草子,其樣真相似,只是天碧草子味酸澀並黏,不入藥用。其菟絲子稟中和凝正陽氣受結,偏補人衛氣,助人筋脈,一莖從樹感枝成,又從中春上陽結實,其氣大小,受七鎰二兩。

凡修事,全採得,出粗薄殼,了,用苦酒浸二日,漉出,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至明,微用火煎至干,入臼中,熱燒鐵杵,一去三千餘杵,成粉用。

苦酒並黃精自然汁與菟絲子相對用之。

牛膝

雷公云:凡使,去頭並塵土,了,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漉出,細銼,焙乾用之。

葳蕤

雷公云:凡使,勿用鉤吻並黃精,其二物相似葳蕤,只是不同,有誤疾人。葳蕤節上有毛,莖斑,葉尖處有小黃點。

凡修事,採得,先用竹刀刮上節皮,了,洗淨,卻,以蜜水浸一宿,蒸,了,焙乾用。

防葵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狼毒,緣真似防葵,而驗之有異,效又不同,切須審之,恐誤疾人。其防葵在蔡州沙土中生,採得二十日便蚛,用之唯輕為妙。

凡欲使,先須揀去蚛末,後用甘草湯浸一宿,漉出,曝干,用黃精自然汁一、二升拌,了,土器中炒令黃精汁盡。

柴胡

雷公云:凡使,莖長軟、皮赤、黃髭鬚。出在平州平縣,即今銀州銀縣也。西畔生處,多有白鶴、綠鶴於此翔處,是柴胡香直上云間,若有過往聞者,皆氣爽。

凡採得後,去髭並頭,用銀刀削上赤薄皮少許,卻,以粗布拭了,細銼用之。

勿令犯火,立便無效也。

獨活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細銼,拌淫羊藿,裛二日後,曝干,去淫羊藿用。免煩人心。

升麻

雷公云:凡使,採得了,刀刮上粗皮一重了,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出,曝干,細銼,蒸,了,曝干用之。

車前草

雷公云:凡使,須一窠有九葉,內有蕊莖,可長一尺二寸者。和蕊、葉、根,去土了,稱有一鎰者,力全,堪用。使葉,勿使蕊莖。

夫使葉,銼,於新瓦上攤干用之。

木香

雷公云:凡使,其香是蘆蔓根條,左盤旋。採得二十九日,方硬如朽骨,硬碎。其有蘆頭丁蓋子色青者,是木香神也。

薯蕷

雷公云:凡使,勿用平田生二、三紀內者,要經十紀者,山中生,皮赤,四面有髭生者妙。

若採得,用銅刀削去上赤皮,洗去涎,蒸用。

薏苡仁

雷公云:凡使,勿用𥽇米,顆大無味。其𥽇米,時人呼為粳𥽇是也。若薏苡仁,顆小、色青、味甘,咬著黏人齒。

夫用一兩,以糯米二兩同熬,令糯米熟,去糯米取使。

若更以鹽湯煮過,別是一般修制,亦得。

澤瀉

雷公云:凡使,不計多少,細銼,酒浸一宿,漉出,曝干,任用也。

遠志

雷公云:遠志凡使,先須去心,若不去心,服之令人悶。去心了,用熟甘草湯浸一宿,漉出,曝干用之也。

龍膽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陰乾。欲使時,用銅刀切去髭、土、頭,了,銼,於甘草湯中浸一宿,至明漉出,曝干用。

勿空腹餌之,令人溺不禁。

細辛

雷公云:凡使,一一揀去雙葉,服之害人。須去頭、土,了,用瓜水浸一宿,至明漉出,曝干用之。

石斛

雷公云:凡使,先去頭、土,了,用酒浸一宿,漉出,於日中曝干,卻,用酥蒸,從巳至酉,卻,徐徐焙乾用。

石斛鎖涎,澀丈夫元氣。如斯修事,服滿一鎰,永無骨痛。

巴戟天

雷公云:凡使,須用枸杞子湯浸一宿,待稍軟,漉出,卻,用酒浸一伏時,又漉出,用菊花同熬,令焦黃,去菊花,用布拭令干用。

黃連

雷公云:凡使,以布拭上肉毛,然後用漿水浸二伏時,漉出,於柳木火中焙乾用。

若服此藥得十兩,不得食豬肉;若服至三年,不得食豬肉一生也。

絡石

雷公云:凡採得後,用粗布揩葉上、莖蔓上毛,了,用熟甘草水浸一伏時,出,切,日干任用。

蒺藜子

雷公云:凡使,採後,淨揀擇了,蒸,從午至酉,出,日干,於木臼中,舂令皮上刺盡,用酒拌,再蒸,從午至酉,出,日干用。

黃耆

雷公云:凡使,勿用木耆草,真相似,只是生時葉短並根橫。

凡修事,先須去頭上皺皮,了,蒸半日,出,後用手擘令細,於槐砧上銼用。

肉蓯蓉

雷公云:凡使,先須用清酒浸一宿,至明,以棕刷刷去沙土、浮甲盡,劈破中心,去白膜一重,如竹絲草樣是,此偏隔人心前氣不散,令人上氣不出。

凡使用,先須酒浸,並刷草了,卻,蒸,從午至酉,出,又用酥炙得所。

蒲黃

雷公云:凡使,勿用鬆黃並黃蒿。其二件全似,只是味跙及吐人。

凡欲使蒲黃,須隔三重紙焙令色黃,蒸半日,卻,焙令干用之妙。

續斷

雷公云:凡使,勿用草茆根,緣真似續斷,若誤用,服之令人筋軟。

凡採得後,橫切,銼之,又去向里硬筋,了,用酒浸一伏時,焙乾用。

漏蘆

雷公云:凡使,勿用獨漏,緣似漏蘆,只是味苦、酸。誤服,令人吐不止,須細驗。

夫使漏蘆,細銼,拌生甘草相對蒸,從巳至申,去甘草,淨揀用。

營實

雷公云:今薔薇也。

凡採得,去根,並用粗布拭黃毛,了,用刀於槐砧上細銼,用漿水拌令濕,蒸一宿至明,出,日干用。

茜根

雷公云:凡使,勿用赤柳草根,真似茜根,只是味酸澀,不入藥中用。若服,令人患內障眼,速服甘草水解之,即毒氣散。

凡使茜根,用銅刀於槐砧上銼,日干。

勿犯鐵並鉛。

飛廉

雷公云:凡使,勿用赤脂蔓,與飛廉形狀相似,只赤脂蔓見酒,色使如血,色可表之。

凡修事,先刮去粗皮,了,杵,用苦酒拌之一夜,至明漉出,日干,細杵用之。

五味子

雷公云:凡小顆、皮皺泡者,有白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

凡用,以銅刀劈作兩片,用蜜浸蒸,從巳至申,卻,以漿水浸一宿,焙乾用。

大澤蘭

雷公云:凡使,須要識別雄、雌,其形不同。大澤蘭形葉皆圓,根青黃,能生血、調氣、養榮合;小澤蘭迥別,採得後,看,葉上斑,根鬚尖,此藥能破血,通久積。

凡修事大澤蘭,須細銼之,用絹袋盛,懸於屋南畔角上,令干用。

蛇床子

雷公云:凡使,須用濃蘭汁、並百部草根自然汁二味,同浸三伏時,漉出,日干。卻,用生地黃汁相拌蒸,從午至亥,日干用。

此藥只令陽氣盛數,號曰鬼考也。

茵陳蒿

雷公云:凡使,須用葉有八角者。

凡修事,採得,陰乾,去根,細銼用。

勿令犯火。

杜若

雷公云:凡使,勿用鴨喋草根,真相似,只是味、效不同。

凡修事,採得後,刀刮上黃赤皮,了,細銼,用二、三重絹作袋盛,陰乾。臨使,以蜜浸一夜,至明漉出用。

徐長卿

雷公云:凡採得,粗杵,拌少蜜令遍,用瓷器盛,蒸三伏時,日干用。

雲實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粗搗,相對拌渾顆豫實,蒸一日後,出,用。

王不留行

雷公云:凡採得,拌渾蒸,從巳至未,出,卻,下漿水浸一宿,至明出,焙乾用之。

鬼督郵

雷公云:凡採,並細銼,了,搗,用生甘草水煮一伏時,漉出用也。

白花藤

雷公云:凡使,勿用菜花藤,緣真似白花藤,只是味不同,菜花藤酸澀,不堪用。其白花藤味甘香。

凡採得後,去根,細銼,陰乾用之。

紫桂

雷公云:凡使,勿薄者,要紫色、厚者,去上粗皮,取心中味辛者使。每斤大厚紫桂,只取得五兩。取有味厚處,生用;如末用,即用重密熟絹並紙裹,勿令犯風。其州土只有桂草,元無桂心。用桂草煮丹陽木皮,遂成桂心。

凡使,即單搗用之。

槐實

雷公云:凡採得後,去單子並五子者,只取兩子、三子者。

凡使,用銅錘捶之令破,用烏牛乳浸一宿,蒸過用。

枸杞根

雷公云:凡使根,掘得後,使東流水浸,以物刷上土,了,然後待干,破去心,用熟甘草湯浸一宿,然後焙乾用。

其根若似物命形狀者上。

春食葉,夏食子,秋、冬食根並子也。

柏子仁

雷公云:凡使,先以酒浸一宿,至明漉出,曬乾,卻,用黃精自然汁於日中煎,手不住攪。若天久陰,即於鐺中著水,用瓶器盛柏子仁,著火緩緩煮成煎為度。

每煎三兩柏子仁,用酒五兩,浸干為度。

側柏葉

雷公云:凡使,勿用花柏葉並叢柏葉。有子圓葉,其有子圓葉成片,如大片雲母,葉葉皆側,葉上有微赤毛。若花柏葉,其樹濃葉成朵,無子;叢柏葉,其樹綠色,不入藥中用。

若修事一斤,先揀去兩畔並心枝了,用糯泔浸七日後,漉出,用酒拌蒸一伏時,卻,用黃精自然汁浸了,焙乾,又浸又焙,待黃精汁幹盡,然後用之。

如修事一斤,用黃精自然汁十二兩。

茯苓

雷公云:凡採得後,去皮、心、神,了,搗令細,於水盆中攪令濁,浮者去之,是茯苓筋,若誤服之,令人眼中童子並黑睛點小,兼盲目,甚記之。

琥珀

雷公云:凡用,紅松脂、石珀、水珀、花珀、物象珀、瑿珀、琥珀。紅松脂如琥珀,只是濁,太脆,文撗;水珀多無紅,色如淺黃,多粗皮皺;石珀如石重,色黃,不堪用;花珀文似新馬尾松心文,一路赤,一路黃;物象珀其內自有物命動,此使有神妙;瑿珀,其珀是眾珀之長,故號曰瑿珀;琥珀如血色,熟於布上拭,吸得芥子者,真也。

夫入藥中用,水調側柏子末安於瓷鍋子中,安琥珀於末中,了,下火煮,從巳至申,別有異光,別搗如粉,重篩用。

酸棗仁

雷公云:酸棗仁凡使,採得後,曬乾,取葉重拌酸棗仁蒸半日,了,去尖、皮,了,任研用。

柏木

雷公云:凡使,用刀削上粗皮,了,用生蜜水浸半日,漉出,曬乾,用蜜塗,文武火炙令蜜盡為度。

凡修事五兩,用蜜三兩。

楮實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用水浸三日,將物攪旋,投水,浮者去之。然後曬乾,卻用酒浸一伏時,了,便蒸,從巳至亥,出,焙令干用。

五花皮

雷公云:今五加皮,其樹本是白楸樹。其上有葉如蒲葉者,其葉三花是雄,五葉花是雌。

凡使,剝皮,陰乾。

陽人使陰,陰人使陽。

蔓荊實

雷公云:凡使,去蒂子下白膜一重,用酒浸一伏時後,蒸,從巳至未,出,曬乾用。

辛夷

雷公云:凡用之,去粗皮,拭上赤肉毛,了,即以芭蕉水浸一宿,漉出,用漿水煮,從巳至未,出,焙乾用。

若治眼目中患,即一時去皮,用向裡實者。

桑上寄生

雷公云:凡使,在樹上,自然生獨枝樹是也。

凡修事,採得後,用銅刀和根、枝、莖細銼,陰乾了,任用。

勿令見火。

杜仲

雷公云:凡使,先須削去粗皮,用酥、蜜和作一處,炙之盡為度;炙幹了,細銼用。

凡修事一斤,酥二兩,蜜三兩,二味相和,令一處用也。

蕤仁

雷公云:凡使,先湯浸,去皮、尖,擘作兩片。用芒硝、木通草二味,和蕤仁同水煮一伏時後,瀝出,去諸般藥,取蕤仁研成膏,任加減入藥中使。

每修事四兩,用芒硝一兩,木通草七兩。

丁香

雷公云:凡使,有雄、雌。雄顆小,雌顆大,似檈棗核。方中多使雌,力大;膏煎中用雄。

若欲使雄,須去丁,蓋乳子發人背癰也。

沉香

雷公云:沉香凡使,須要不枯者,如觜角硬重、沉於水下為上也;半沉者,次也。

夫入丸散中用,須候眾藥出,即入,拌和用之。

金櫻子

雷公云:林檎向裡子,名金櫻子,與此同名而已。醫方中亦用林檎子者。

發髲

雷公云:凡使之,是男子,年可二十已來,無疾患,顏貌紅白,於頂心剪下者發是。

凡於丸散膏中,先用苦參水浸一宿,漉出,入瓶子,以火煅之,令通赤,放冷,研用。

龍骨

雷公云:剡州生者,倉州、太原者上。其骨細、文廣者,是雌;骨粗、文狹者,是雄。骨五色者上,白色者中,黑色者次,黃色者稍得。經落不淨之處不用,婦人採得者不用。

夫使,先以香草煎湯浴過兩度,搗研如粉,用絹袋子盛粉末;了,以燕子一隻,擘破腹,去腸,安骨末袋於燕腹內,懸於井面上一宿;至明,去燕子並袋子,取骨粉重研萬下,其效神妙。

但是,丈夫服,空心。益腎藥中安置,圖龍骨氣入腎臟中也。

麝香

雷公云:凡使,多有偽者,不如不用。其香有三等:一者名遺香,是麝子臍閉滿,其麝自於石上,用蹄尖彈臍,落處一里草木不生,並焦黃;人若收得此香,價與明珠同也。二名膝香,採得甚堪用。三名心結香,被大獸驚心破了,因茲狂走,雜諸群中,遂亂投水,被人收得。擘破見心流在脾上,結作一大幹血塊,可隔山澗早聞之香,是香中之次也。

凡使麝香,並用,子日開之,不用苦細,研篩用之也。

牛黃

雷公云:凡使,有四件:第一是生神黃,賺得者;次有角黃,是取之者;又有心黃,是病死後識者剝之,擘破取心,其黃在心中,如濃黃醬汁,採得便投於水中,黃沾水復硬,如碎蒺藜子許、如豆者、硬如帝珠子;次有肝黃,其牛身上光,眼如血色,多玩弄,好照水,自有夜光,恐懼人,或有人別採之,可有神妙之事。

凡用,須先單搗,細研如塵,卻,絹裹,又用黃嫩牛皮裹,安於井面上,去水三、四尺已來,一宿至明,方取用之。

熊脂

雷公云:凡收得後,煉過,就器中安生椒,每一斤熊脂,入生椒十四個,煉了,去脂革並椒,入瓶中收,任用。

象膽

雷公云:凡使,勿用雜膽。其象膽幹了,上有青竹紋斑,並光膩,微微甘。

凡用,勿便和眾藥搗,此藥先搗成粉,待眾藥末出,然後入藥中。

此物是胡人殺得白象取膽,干,入漢中是。

鹿角膠

雷公云:凡使,採得鹿角了,須全戴者,並長三寸鋸解之,以物盛,於急水中浸之;一百日滿出,用刀削去粗皮一重,了,以物拭水垢令淨;然後用鹼醋煮七日,旋旋添醋,勿令火歇,戌時不用著火,只從子時至戌時也;日足,其角白色軟如粉,即細搗作粉;卻,以無灰酒煮其膠,陰乾,削了,重研,篩過用。

每修事十兩,以無灰酒一鎰,煎乾為度也。

阿膠

雷公云:凡使,先於豬脂內浸一宿;至明出,於柳木火上炙,待泡了,細碾用。

醍醐

雷公云:是酪之漿。

凡用,以綿重濾過,於銅器中沸三、兩沸了用。

雞子

雷公云:雞子,凡急切要用,勿便敲損,恐得二十一日滿,在內成形,空打損後無用。

若要用,先於溫湯中試之。若動,是成形也;若不動,即敲損,取清者用,黃即去之。

內有自潰者,亦不用也。

石蜜

雷公云:凡煉蜜一斤,只得十二兩半或一分是數。若火少、火過,並用不得。

牡蠣

雷公云:有石牡蠣、石魚蠣、真海牡蠣。石牡蠣者,頭邊背大,小甲沙石,真似牡蠣,只是圓如龜殼;海牡蠣使得,只是丈夫不得服,令人無髭;真牡蠣,火煅白炮,並用瑿試之,隨手走起,可認真是。萬年珀,號曰瑿,用之妙。

凡修事,先用二十個,東流水,鹽一兩,煮一伏時;後,入火中燒令通赤;然後入缽中研如粉用也。

真珠

雷公云:凡使,須取新淨者,以絹袋盛之;然後用地榆、五花皮、五方草三味各四兩,細銼,了,又以牡蠣約重四、五斤已來,先置於平底鐺中,以物四向搘令穩,然後著真珠於上,了,方下銼了三件藥,籠之,以漿水煮三日夜,勿令火歇;日滿出之,用甘草湯淘之令淨後,於臼中搗令細,以絹羅重重篩過,卻,更研二萬下了用。

凡使,要不傷破及鑽透者,方可用也。

桑螵蛸

雷公云:凡使,勿用諸雜樹上生者螺螺,不入藥中用。凡採覓,須桑樹東畔枝上者。

凡採得,去核子,用沸漿水浸淘七遍,令水遍沸,於瓷鍋中熬令干用。

勿亂別修事,卻無效也。

石決明

雷公云:凡使,即是真珠母也。先去上粗皮,用鹽並東流水於大瓷器中煮一伏時;了,漉出,拭乾,搗為末,研如粉;卻,入鍋子中,再用五花皮、地榆、阿膠三件,更用東流水於瓷器中,如此淘之三度;待干,再研一萬匝,方入藥中用。

凡修事五兩,以鹽半分取則,第二度煮,用地榆、五花皮、阿膠各十兩。

服之十兩,永不得食山桃,令人喪目也。

海蛤

雷公云:凡使,勿用遊波蕈骨。其蟲骨真似海蛤,只是無面上光。其蟲骨誤餌之,令人狂走擬投水,時人為之犯鬼心狂,並不是緣,曾誤餌此蟲骨。若服著,只以醋解之,立瘥。

凡修事一兩,於漿水中煮一伏時;後卻以地骨皮、柏葉二味又煮一伏時;後出,於東流水中淘三遍;拭乾,細搗,研如粉,然後用。

凡一兩,用地骨皮、柏葉各二兩,並細銼,以東流水淘取用之。

⿱天黽髓

雷公云:水中生火,非⿱天黽髓而莫能。海中有獸,名曰⿱天黽,以髓入在油中,其油沾水,水中生火,不可救之,用酒噴之即烻。

勿於屋下收。

草豆蔻

雷公云:凡使,須去蒂並向裡子後,取皮,用茱萸同於𦶐上緩炒,待茱萸微黃黑,即去茱萸,取草豆蔻皮及子,杵用之。

橘皮

雷公云:凡使,勿用柚皮、皺子皮,其二件用不得。

凡修事,須去白膜一重,細銼,用鯉魚皮裹一宿,至明,出,用。

其橘皮,年深者最妙。

覆盆子

雷公云:凡使,用東流水淘去黃葉並皮、蒂,盡了,用酒蒸一宿,以東流水淘兩遍,又曬乾方用為妙也。

巨勝

雷公云:凡使,有四件。八稜者,兩頭尖、色紫黑者,又呼胡麻,並是誤也;其巨勝有七稜,色赤、味澀酸是真;又呼烏油麻,作巨勝,亦誤。

若修事一斤,先以水淘,浮者去之,沉者漉出,令干,以酒拌蒸,從巳至亥,出,攤曬乾;於臼中,舂令粗皮一重盡;拌小豆相對同炒,小豆熟即出,去小豆用之。上有薄皮,去、留用,力在皮殼也。

瓜蒂

雷公云:凡使,勿用白瓜蒂,要採取青綠色瓜,待瓜氣足,其瓜蒂自然落在蔓莖上。

夫採得,未用時,使榔榔葉裹,於東牆有風處掛令吹乾用。

瓜子

雷公云:瓜子凡使,勿用瓜子實,恐誤。

夫採得後,便於日中曝令內外干,便杵,用馬尾篩篩過,成粉末了用。

瓜子霜

雷公云:瓜子其藥不出油,其效力短。若要出油,生杵作膏,用三重紙裹,用重物復壓之,取無油用。

中卷

雄黃

雷公云:凡使,勿用黑雞黃、自死黃、夾膩黃。其臭黃真似雄黃,只是臭,不堪用,時人以醋洗之三,兩度便無臭氣,勿誤用也;次有夾膩黃,亦似雄黃,其內一重黃,一重石,不堪用;次有黑雞黃,亦似雄黃,如烏雞頭上冠也。凡使,要似鷓鴣鳥肝色為上。

凡修事,先以甘草、紫背天葵、地膽、碧稜花四件,並細銼,每件各五兩,雄黃三兩,下東流水入垍堝中,煮三伏時;漉出,搗如粉,水飛,澄去黑者,曬乾再研,方入藥用。

其內有劫鐵石,是雄黃中有,又號赴矢黃,能劫於鐵,並不入藥用。

硫黃

雷公云:凡使,勿用青赤色及半白半青、半赤半黑者。自有黃色,內瑩淨似物命者,貴也。

凡用,四兩,先以龍尾蒿自然汁一鎰、東流水三鎰、紫背天葵汁一鎰、粟遂子莖汁一鎰,四件合之,攪令勻一,垍堝用六一泥固濟底下,將硫黃碎之,入於堝中,以前件藥汁旋旋添入,火煮之,汁盡為度;了,再以百部末十兩、柳蚛末二斤、一簇草二斤,細銼之,以東流水並藥等,同煮硫黃二伏時;日滿,去諸藥,取出,用熟甘草湯洗了,入缽中研二萬幣方用。

雌黃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夾石黃、黑黃、珀熟等。雌黃一塊重四兩。按《乾寧記》云:指開,拆得千重,軟如爛金者上。凡修事,勿令婦人、雞、犬、新犯淫人、有患人、不男人、非形人,曾是刑獄地臭穢,以上並忌,若犯觸者,雌黃黑如鐵,不堪用也,及損人壽。

凡修事四兩,用天碧枝、和陽草、粟遂子草各五兩,三件,干,濕加一倍用,瓷堝子中煮三伏時;了,其色如金汁一垛在堝底下,用東流水猛投於中,如此淘三度;了,去水,取出,拭乾;卻,於臼中搗、篩過,研如塵可用之。

水銀

雷公云:凡使,勿用草中取者、並舊朱漆中者、勿用經別藥制過者、勿用在屍過者、半生半死者。其水銀若在硃砂中產出者,其水銀色微紅,收得後用胡蘆收之,免遺失。若先以紫背天葵並夜交藤自然汁二味,同煮一伏時,其毒自退。

若修十兩,用前二味汁各七鎰和合,煮足為度。

石膏

雷公云:凡使,勿用方解石。方解石雖白,不透明,其性燥。若石膏,出剡州茗山縣義情山,其色瑩淨如水精,性良善也。

凡使之,先於石臼中搗成粉,以夾物羅過,生甘草水飛過了,水盡令干,重研用之。

生銀

雷公云:銀氣凡使,在藥中用時,即渾安置於藥中,借氣生藥力而已。

勿誤入藥中用,消人脂也。

雷公云:鐵氣凡使,在藥中用時,即渾安置於藥中,借氣生藥力而已。

勿誤入藥中用,消人脂也。

雷公云:金氣凡使,在藥中用時,即渾安置於藥中,借氣生藥力而已。

勿誤入藥中用,消人脂也。

磁石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玄中石並中麻石。此石之二真相似磁石,只是吸鐵不得。中麻石心有赤,皮粗,是鐵山石也。誤服之,令人有惡瘡,不可療。夫欲驗者,一斤磁石,四面只吸鐵一斤者,此名延年沙;四面只吸得鐵八兩者,號曰續未石;四面只吸得五兩已來者,號曰磁石。

若夫修事一斤,用五花皮一鎰、地榆一鎰、故綿十五兩,三件並細銼,以捶於石上碎作二、三十塊,了,將磁石於瓷瓶子中,下草藥,以東流水煮三日夜,然後漉出,拭乾,以布裹之,向大石上再捶令細了,卻,入乳缽中研細如塵,以水沉飛過了,又研如粉用之。

凝水石

雷公云:凡使,先須用生薑自然汁煮,汁盡為度,研成粉用。

每修十兩,用薑汁一鎰。

密陀僧

雷公云:時呼密陀僧。

凡使,搗令細,於瓷堝中安置,了,用重紙袋盛柳蚛末焙,密陀僧堝中,次下東流水浸令滿,著火煮一伏時,足,去柳末、紙袋,取蜜陀僧用。

葈耳實

雷公云:凡採得,去心,取黃精,用竹刀細切拌之,同蒸,從巳至亥,去黃精,取出,陰乾用。

栝蔞

雷公云:栝蔞凡使,皮、子、莖、根,效各別。其栝並蔞,樣全別。若栝,自圓黃、皮厚、蒂小;若蔞,唯形長,赤皮、蒂粗,是陰人服。

若修事,去上殼皮革膜並油了。

栝蔞根

雷公云:栝蔞使根,待構二、三圍,去皮,細搗,作煎,攪取汁,冷飲,任用也。

苦參

雷公云:凡使,不計多少,先須用糯米濃泔汁浸一宿,上有腥穢氣,並在水面上浮,並須重重淘過,即蒸,從巳至申,出,曬乾,細銼用之。

當歸

雷公云:凡使,先去塵並頭尖硬處一分已來,酒浸一宿。

若要破血,即使頭一節硬實處;若要止痛、止血,即用尾;若一時用,不如不使,服食無效,單使妙也。

麻黃

雷公云:凡使,去節並沫,若不盡,服之令人悶。

凡修事,用夾刀剪去節並頭,槐砧上用銅刀細銼,煎三、四十沸,竹片掠去上沫盡,漉出,曬乾用之。

芍藥

雷公云:凡採得後,於日中曬乾,以竹刀刮上粗皮並頭土了,銼之,將蜜水拌蒸,從巳至未,曬乾用之。

瞿麥

雷公云:凡使,只用蕊殼,不用莖葉。若一時使,即空心,令人氣咽,小便不禁。

凡欲用,先須以堇竹瀝浸一伏時,漉出,曬乾用。

玄參

雷公云:凡採得後,須用蒲草重重相隔,入甑蒸兩伏時後出,干曬,揀去蒲草盡了用之。

使用時,勿令犯銅,餌之後噎人喉,喪人目。

秦艽

雷公云:凡使,秦並艽,須於腳文處認取。左文列為秦,即治疾;艽即髮腳氣。

凡用秦,先以布拭上黃肉毛盡,然後用還元湯浸一宿,至明出,日干用。

知母

雷公云:凡使,先於槐砧上細銼,焙乾,木臼杵搗。

勿令犯鐵器。

貝母

雷公云:凡使,先於柳木灰中炮令黃,擘破,去內口鼻上有米許大者心一小顆,後拌糯米於𦶐上同炒,待米黃熟,然後去米,取出。

其中有獨顆團、不作兩片、無皺者,號曰丹龍精,不入用。若誤服,令人筋脈永不收,用黃精、小藍汁合服,立愈。

白芷

雷公云:凡採得後,勿用四條作一處生者,此名喪公藤。兼勿用馬藺,並不入藥中。

凡使,採得後,刮削上皮,細銼,用黃精亦細銼,以竹刀切二味等分,兩度蒸一伏時後,出,於日中曬乾,去黃精用之。

淫羊藿

雷公云:凡使,時呼仙靈脾,須用夾刀夾去葉四畔花栨盡後,細銼,用羊脂相對拌炒過,待羊脂盡為度。

每修事一斤,用羊脂四兩為度也。

狗脊

雷公云:凡使,勿用透山藤,其大朗根與透山藤一般,只是入頂苦,不可餌之。

凡修事,細銼了,酒拌蒸,從巳至申,出,曬乾用。

紫菀

雷公云:凡使,先去髭。有白如練色者,號曰羊須草,自然不同。採得後,去頭、土了,用東流水淘洗令淨,用蜜浸一宿,至明,於火上焙乾用。

凡修一兩,用蜜二分。

紫草

雷公云:凡使,須用蠟水蒸之,待水乾取,去頭並兩畔髭,細銼用。

每修事紫草一斤,用蠟三兩,於鐺中鎔,熔盡,便投蠟水作湯用。

前胡

雷公云:凡使,勿用野蒿根,緣真似前胡,只是味粗酸。若誤用,令人胃反不受食。若是前胡,味甘、微苦。

凡修事,先用刀刮上蒼黑皮並髭、土了,細銼,用甜竹瀝浸令潤,於日中曬乾用之。

敗醬

雷公云:凡使,收得後,便粗杵。入甘草葉相拌對蒸,從巳至未,出,焙乾,去甘草葉,取用。

白薇

雷公云:凡採得後,用糯米泔汁浸一宿,至明取出,去髭了,於槐砧上細銼,蒸,從巳至申,出,用。

女萎

雷公云:凡採得,陰乾,去頭並白蕊,於槐砧上銼,拌豆,淋酒蒸,從巳至未,出,曬令干用。

惡實

雷公云:凡使,採之,淨揀,勿令有雜子,然後用酒拌蒸,待上有薄白霜重出,卻用布拭上,然後焙乾,別搗如粉用。

海藻

雷公云:凡使,先須用生烏豆、並紫背天葵和海藻三件,同蒸一伏時,候日干用之。

小澤蘭

雷公云:凡使,須要別識雄、雌,其形不同。大澤蘭形葉皆圓,根青黃,能生血、調氣、養榮合;小澤蘭迥別,採得後看,葉上斑,根鬚尖,此藥能破血,通久積。

凡修事小澤蘭,須細銼之,用絹袋盛,懸於屋南畔角上,令干用。

昆布

雷公云:凡使,先弊甑箄同煮去鹹味。焙,細銼用。每修事一斤,用甑箄大小十個,同昆布細銼,二味各一處,下東流水,從巳煮至亥,水旋添,勿令少。

防己

雷公云:凡使,勿使木條,以其木條,己黃,腥、皮皺,上有丁足子,不堪用。夫使防己,要心花文、黃色者然。

凡修事,細銼,又銼車前草根,相對同蒸半日後出,曬,去車前草根,細銼用之。

天麻

雷公云:凡使,勿用御風草,緣與天麻相似,只是葉、莖不同。其御風草根莖斑,葉皆白、有青點。使御風草根,勿使天麻。二件若同用,即令人有腸結之患。若修事天麻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𦎐焦熟後,便先安置天麻十兩於瓶中,上用火𦎐過蒺藜子蓋,內外便用三重紙蓋、並系,從巳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𦎐炒。准前安天麻瓶內,用炒了蒺藜子於中,依前蓋,又隔一伏時後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後,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然用。

御風草

雷公云:御風草根莖斑,葉皆白、有青點。使御風草根,勿使天麻。二件若同用,即令人有腸結之患。若修事御風草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𦎐焦熟後,便先安置御風草十兩於瓶中,上用火𦎐過蒺藜子蓋,內外便用三重紙蓋、並系,從巳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𦎐炒。准前安御風草瓶內,用炒了蒺藜子於中,依前蓋,又隔一伏時後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後,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然用。

阿魏

雷公云:凡使,多有訛偽。其有三驗:第一驗,將半銖安於熟銅器中,一宿至明,沾阿魏處,白如銀,永無赤色;第二驗,將一銖置於五斗草自然汁中,一夜至明,如鮮血色;第三驗,將一銖安於柚樹上,樹立干便是真。

凡使,先於靜缽中研如粉了,於熱酒器上裛過,任入藥用。

百部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用竹刀劈破,去心皮,花作數十條,於檐下懸,令風吹,待土干後,卻用酒浸一宿,漉出,焙乾,細銼用。

忽一窠自有八十三條者,號曰地仙苗。若修事餌之,可千歲也。

款冬花

雷公云:凡採得,須去向里裹花蕊殼、並向裡實如粟零殼者,並枝、葉用。

凡用,以甘草水浸一宿,卻,取款冬花葉相拌裛一夜。臨用時,即干曬,去兩件拌者葉了用。

牡丹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日干,用銅刀劈破,去骨了,細銼如大豆許,用清酒拌蒸,從巳至未,出,日干用。

蓽茇

雷公云:凡使,先去挺,用頭醋浸一宿,焙乾,以刀刮去皮粟子令淨方用,免傷人肺,令人上氣。

蒟醬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以刀刮上粗皮,便搗,用生薑自然汁拌之,蒸一日了,出,日干。

每修事五兩,用生薑汁五兩,蒸乾為度。

豆蔻

雷公云:凡使,須以糯米作粉,使熱湯搜裹豆蔻,於煻灰中炮,待米糰子焦黃熟,然後出,去米,其中有子,取用。

勿令犯銅。

補骨脂

雷公云:凡使,性本大燥,毒,用酒浸一宿後,漉出,卻用東流水浸三日夜,卻,蒸,從巳至申,出,日干用。

蓬莪朮

雷公云:凡使,於砂盆中用醋磨,令盡,然後於火畔吸令干,重篩過用。

白前

雷公云:凡使,先用生甘草水浸一伏時後,漉出。去頭、須,了,焙乾,任入藥中用。

莎草根

雷公云:凡採得後,陰乾,於石臼中搗。

勿令犯鐵,用之切忌爾。

畢澄茄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去柄及皺皮了,用酒浸蒸,從巳至酉,出,細杵,任用也。

桑根白皮

雷公云:凡使,十年以上向東畔嫩根。

凡修事,採得後,銅刀剝上青黃薄皮一重,只取第二重白嫩青涎者,於槐砧上用銅刀銼了,焙令干。

勿使皮上涎落,涎是藥力。

此藥惡鐵並鉛也。

茱萸

雷公云:凡使,先去葉、核並雜物,了,用大盆一口,使鹽水洗一百轉,自然無涎,日干,任入丸散中用。

凡修事十兩,用鹽二兩,研作末,投東流水四斗中,分作一百度洗,別有大效。

若用醋煮,即先沸醋三十餘沸,後入茱萸,待醋盡,曬乾。

每用十兩,使醋一鎰為度。

檳榔

雷公云:凡使,取好存坐穩、心堅、文如流水、碎破內文如錦文者妙;半白半黑並心虛者,不入藥用。凡使,須別檳與榔。頭圓、身形矮毗者是榔;身形尖、紫文粗者是檳。檳力小,榔力大。

凡欲使,先以刀刮去底,細切。

勿經火,恐無力效。若熟使,不如不用。

梔子

雷公云:凡使,勿用顆大者,號曰伏屍梔子,無力。須要如雀腦,並須長,有九路赤色者上。

凡使,先去皮、須了,取仁,以甘草水浸一宿,漉出,焙乾,搗篩如赤金末用。

騏驎竭

雷公云:騏驎竭凡使,勿用海母血,真似騏驎竭,只是味鹹並腥氣。其騏驎竭味微咸、甘,似梔子氣是也。

凡欲使,先研作粉,重篩過。臨使,安於丸散或膏中任使用。

勿與眾藥同搗,化作飛塵也。

枳殼

雷公云:凡使,勿使枳實,緣性、效不同。若使枳殼,取辛、苦、腥,並有隙油,能消一切𤸷,要塵久年深者為上。

凡用時,先去瓤,以麩炒過,待麩焦黑,遂出,用布拭上焦黑,然後單搗如粉用。

厚朴

雷公云:凡使,要用紫色、味辛為好。

夫或丸散,便去粗皮,用酥炙過。每修一斤,用酥四兩炙了,細銼用。

若湯飲中使,用自然薑汁八兩炙一升為度。

山茱萸

雷公云:凡使,勿用雀兒蘇,真似山茱萸,只是核八稜,不入藥用。

凡欲使山茱萸,須去內核。每修事,去核了,一斤,取肉皮用,只秤成四兩已來,緩火熬之方用。

能壯元氣,秘精。核能滑精。

豬苓

雷公云:凡採得,用銅刀削上粗皮一重,薄切,下東流水浸一夜,至明漉出,細切,以升麻葉對蒸一日,出,去升麻葉令淨,曬乾用。

鬼箭

雷公云:凡使,勿用石茆,根頭真似鬼箭,只是上葉不同,味各別。

凡採得後,只使箭頭。用,拭上赤毛,用酥緩炒過用之。

每修事一兩,用酥一分,炒酥盡為度。

虎杖

雷公云:凡使,勿用天藍並斑柚根,其二味根形、味相似,用之有誤。

凡採得後,細銼,卻,用上虎杖葉裛一夜,出,曬乾用。

密蒙花

雷公云:凡使,先揀令淨,用酒浸一宿,漉出,候乾,卻拌蜜令潤,蒸,從卯至酉,出,日干。如此拌蒸三度,又卻,日干用。

每修事一兩,用酒八兩浸,待色變,用蜜半兩蒸為度。

此原名小錦花。

白馬莖

雷公云:要馬無病、嫩身如銀,春收者最妙。

臨用,以銅刀劈破作七片,將生羊血拌蒸半日,出,曬乾,以粗布拭上皮並干羊血了,細銼用也。

又馬自死,肉不可食。五月勿食,傷神。

鹿茸

雷公云:凡使,先以天靈蓋作末,然後鋸解鹿茸作片子,以好羊脂拌天靈蓋末塗之於鹿茸上,慢火炙之,令內外黃脆了,用鹿皮一片裹之,安室上一宿,其藥蒐歸也。至明,則以慢火焙之令脆,方搗作末用之。

每五兩鹿茸,用羊脂三兩,炙盡為度。

又製法:用黃精自然汁浸兩日夜了,漉出,焙令干,細搗用,免渴人也。

鹿角

雷公云:鹿角使之,勝如麋角。其角要黃色緊重尖好者,緣此鹿食靈草,所以異其眾鹿。

羚羊角

雷公云:凡所用,亦有神羊角。其神羊角長,有二十四節,內有天生木胎。此角有神力,可抵千牛之力也。

凡修事之時,勿令單用,不復有驗,須要不拆元對。以繩縛之,將鐵錯子錯之,旋旋取用,勿令犯風。錯末盡處,須三重紙裹,恐力散也。錯得了,即單搗,搗盡,背風頭重篩過,然入藥中用之。若更研萬匝了,用之更妙,免刮人腸也。

犀角

雷公云:凡使,勿用奴犀、雌犀、病水犀、攣子犀、下角犀、淺水犀、無潤犀。要使烏黑、肌粗皺,坼裂、光潤者上。

凡修治之時,錯其屑,入臼中,搗令細,再入缽中研萬匝,方入藥中用之。

婦人有妊,勿服,能消胎氣。

凡修治一切角,大忌鹽也。

虎睛

雷公云:虎睛凡使,須知採人,問其源:有雌有雄,有老有嫩,有殺得者。唯有中毒自死者勿使,卻有傷人之患。

夫用虎睛,先於生羊血中浸一宿,漉出,微微火上焙之,干,搗成粉,候眾藥出,取合用之。

雀蘇

雷公云:雀蘇凡使,勿用雀兒糞。其雀兒口黃,未經淫者,糞是蘇。若底坐尖在上,即曰雌;兩頭圓者,是雄。陰人使雄,陽人使雌。

凡採之,先去兩畔有附子生者,勿用。然後於缽中研如粉,煎甘草湯浸一宿,傾上清甘草水盡,焙乾任用。

伏翼

雷公云:凡使,要重一斤者方採之。

每修事,先拭去肉上毛;去爪、腸,即留翅並肉、腳及觜。然後用酒浸一宿,漉出,取黃精自然汁塗之,炙令干方用。

每修事,重一斤一個,用黃精自然汁五兩為度。

革蜂窠

雷公云:凡使,其窠有四件:一名革蜂窠,二名石蜂窠,三名獨蜂窠,四名草蜂窠是也。大者,一丈二丈圍,在大樹膊者,內窠小膈六百二十個,圍大者有一千二百四十個蜂,其窠,黏木蒂是七姑木汁,蓋是牛糞沫,隔是葉蕊;石蜂窠只在人家屋上,大小如拳,色蒼黑,內有青色蜂二十一個,不然只有十四個,其蓋是石垢,黏處是七姑木汁,隔是竹蚛;次有獨蜂窠,大小隻如鵝卵大,皮厚,蒼黃色,是小蜂肉並蜂翅,盛向里只有一個蜂,大如小石燕子許,人馬若遭螫著,立亡。

凡使革蜂窠,先須以鵶豆枕等同拌蒸,從巳至未,出,去鵶豆枕了,曬乾用之。

鱉甲

雷公云:凡使,要綠色、九肋、多裙、重七兩者為上。

治氣、破塊、消症、定心藥中用之,每個鱉甲,以六一泥固濟瓶子底了,干,於大火,以物搘於中,與頭醋下火煎之,盡三升醋為度,乃去裙並肋骨了,方炙干,然入藥中用。

又治勞、去熱藥中用。依前泥,用童子小便煮,晝夜盡,小便一斗二升為度,後去裙,留骨,於石上捶,石臼中搗,成粉了,以雞䏶皮裹之,取東流水三、兩鬥,盆盛,閣於盆上一宿,至明,任用。力有萬倍也。

蟬花

雷公云:凡使,要白花全者。

凡收得後,於屋下東角懸干,去甲土後,用漿水煮一日,至夜,焙乾,碾細用之。

蠐螬

雷公云:凡使,桑樹、柏樹中者妙。

凡收得後,陰乾,干後與糯米同炒,待米焦黑為度。然後去米取之,去口畔並身上肉毛並黑塵了,作三、四截,碾成粉用之。

烏賊魚骨

雷公云:凡使,勿用沙魚骨,緣真相似,只是上文橫,不入藥中用。凡使,要上文順渾。用血滷作水浸,並煮一伏時了,漉出,於屋下掘一地坑,可盛得前件烏賊魚骨多少,先燒坑子,去炭火了,盛藥,一宿至明,取出用之,其效倍多。

白殭蠶

雷公云:凡使,先須以糯米泔浸一日,待蠶桑涎出,如蝸牛涎,浮於水面上,然後漉出,微火焙乾,以布淨拭蠶上黃肉毛,並黑口甲了,單搗,篩如粉用也。

木瓜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和圓子、蔓子、土伏子。其色樣、外形真似木瓜,只氣味、效並向裡子各不同。若木瓜,皮薄、微赤黃、香、甘、酸、不澀,調營衛,助穀氣;向裡子頭尖,一面方,是真木瓜;若和圓子,色微黃、蒂、核粗、子小、圓、味澀、微咸,傷人氣;蔓子顆小,亦似木瓜,味絕澀,不堪用;土伏子似木瓜,味絕澀,子如大樣油麻,又苦澀,不堪用;若餌之,令人目澀、目赤,多赤筋痛。

凡使木瓜,勿令犯鐵,用銅刀削去硬皮並子,薄切,於日中曬,卻,用黃牛乳汁拌蒸,從巳至未,其木瓜如膏煎,卻,於日中薄攤,曬乾用也。

枇杷葉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秤,濕者一葉重一兩,干者三葉重一兩者,是氣足,堪用。

夫用,使粗布拭上毛令盡,用甘草湯洗一遍,卻,用綿再拭令干。

每一兩,以酥一分炙之,酥盡為度。

金鎖夭

雷公云:金鎖夭,時呼為灰藋,是金鎖夭葉,撲蔓翠上,往往有金星,堪用也。若白青色,是忌女莖,不入用也。若使金鎖夭葉,莖高低二尺五寸,妙也。若長若短,不中使。

凡用,勿令犯水,先去根,日干,用布拭上肉毛令盡,細銼,焙乾用之。

雷公云:曲,凡使,搗作末後,掘地坑,深二尺,用物裹,內坑中至一宿,明出,焙乾用。

白⿱艹⿰辛人荷

雷公云:凡使,勿用革牛草,真相似,其革牛草腥、澀。

凡使白⿱艹⿰辛人荷,以銅刀刮上粗皮一重了,細切,入砂盆中研如膏,只收取自然汁,煉作煎,卻,於新盆器中攤令冷,如干膠煎,刮取,研用。

紫蘇

雷公云:凡使,勿用薄荷根莖,真似紫蘇莖,但葉不同。薄荷莖性燥,紫蘇莖和。

凡使,刀刮上青薄皮,銼用也。

香薷

雷公云:凡採得,去根,留葉,細銼,曝干。

勿令犯火。

服至十兩,一生不得食白山桃也。

醍醐菜

雷公云:凡使,勿用諸件。草形似牛皮蔓,掐之有乳汁出,香甜入頂。

凡採得,用苦竹刀細切,入砂盆中研如膏,用生稀絹裹,挼取汁出,暖飲。

下卷

伏龍肝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灶下土。其伏龍肝,是十年以來,灶額內火氣積,自結如赤色石,中黃,其形貌八稜。

凡修事,取得後,細研,以滑石水飛過兩遍,令干,用熟絹裹,卻,取子時,安於舊額內一伏時,重研了用。

石灰

雷公云:凡使,用醋浸一宿,漉出,待干。下火煅令腥穢氣出,用瓶盛,著密蓋,放冷,拭上灰令淨,細研用。

砒霜

雷公云:凡使,用小瓷瓶子盛後,入紫背天葵、石龍芮二味,三件便下火煅,從巳至申,便用甘草水浸,從申至子,出,拭乾,卻入瓶盛,於火中煅,別研三萬下用之。

雷公云:銅氣凡使,在藥中用時,即渾安置於藥中,借氣生藥力而已。

勿誤入藥中用,消人脂也。

代赭

雷公云:凡使,不計多少,用蠟水細研盡,重重飛過,水面上有赤色如薄雲者去之。然後用細茶腳湯煮之一伏時,了,取出,又研一萬匝方入。用淨鐵鐺一口,著火,得鐺熱底赤,即下白蠟一兩於鐺底,逡巡間,便投新汲水沖之於中,沸一、二千度了,如此放冷,取出使之。

白堊

雷公云:凡使,勿用色青並底白者。

凡使,先單搗令細,三度篩過了,又入缽中研之,然後將鹽湯飛過,浪干。每修事白堊二兩,用白鹽一分,投於鬥水中,用銅器物內沸十餘沸了,然後用此沸了水飛過白堊,免結澀人腸也。

石髓鉛

雷公云:石髓鉛,即自然銅也。凡使,勿用方金牙,其方金牙真似石髓鉛,若誤餌,吐煞人。其石髓鉛色似干銀泥,味微甘。

如採得,先捶碎,同甘草湯煮一伏時,至明漉出,攤令干,入臼中搗了,重篩過,以醋浸一宿,至明,用六一泥泥瓷合子,約盛得二升已來,於文武火中養三日夜,才幹,便用蓋蓋了,泥,用火煅兩伏時,去土抉蓋,研如粉用。

若修事五兩,以醋兩鎰為度。

梁上塵

雷公云:凡使,須去煙火遠,高堂殿上者。拂下,篩用之。

附子

雷公云:凡使,先須細認,勿誤用。有烏頭、烏喙、天雄、側子、木鱉子。烏頭少有莖苗,長身烏黑,少有旁尖;烏喙皮上蒼,有大豆許者孕八、九個周圍,底陷,黑如烏鐵;天雄身全矮,無尖,周匝四面有附孕十一個,皮蒼色,即是天雄;並得側子,只是附子旁,有小顆附子如棗核者是;木鱉子只是諸喙、附、雄、烏、側中毗槵者,號曰木鱉子,不入藥中用,若服,令人喪目。若附子,底平、有九角、如鐵色,一個個重一兩,即是氣全,堪用。

夫修事十兩,於文武火中炮,令皴坼者去之,用刀刮上孕子,並去底尖,微細劈破,於屋下午地上掘一坑,可深一尺,安於中一宿,至明取出,焙乾用。

夫欲炮者,灰火勿用雜木火,只用柳木最妙。

若陰制使,即生去尖皮底,了,薄切,用東流水並黑豆浸五日夜,然後漉出,於日中曬令干用。

凡使,須陰制,去皮尖了,每十兩,用生烏豆五兩,東流水六升。

烏頭

雷公云:烏頭,少有莖苗,長身烏黑,少有旁尖。烏喙皮上蒼,有大豆許者孕八、九個周圍,底陷,黑如烏鐵。

凡使,宜於文武火中炮令皴坼,即劈破用。

天雄

雷公云:天雄,身全矮,無尖,周匝四面有附孕十一個,皮蒼色,即是天雄。

凡使,宜炮皴坼後,去皮尖底用,不然,陰制用。

若陰制使,即生去尖底了,薄切,用東流水並黑豆浸五日夜,然後漉出,於日中曬令干用。

每十兩,用生烏豆五兩,東流水六升。

側子

雷公云:側子,只是附子旁,有小顆附子如棗核者是。宜生用,治風疹神妙也。

半夏

雷公云:凡使,勿誤用白旁𦊙子,真似半夏。只是咬著微酸,不入藥用。

若修事半夏四兩,用搗了白芥子末二兩,頭醋六兩,二味攪令濁,將半夏投於中,洗三遍用之。

半夏上有隙涎,若洗不淨,令人氣逆,肝氣怒滿。

大黃

雷公云:凡使,細切,內文如水旋斑,緊重,銼,蒸,從巳至未,曬乾。又灑臘水蒸,從未至亥,如此蒸七度。曬乾,卻灑薄蜜水,再蒸一伏時。

其大黃,擘,如烏膏樣,於日中曬乾,用之為妙。

葶藶子

雷公云:凡使,勿用赤鬚子,真相似葶藶子,只是味微甘、苦。葶藶子入頂苦。

凡使,以糯米相合,於焙上微微焙,待米熟,去米,單搗用。

桔梗

雷公云:凡使,勿用木梗,真似桔梗,咬之只是腥澀不堪。

凡使,去頭上尖硬二、三分已來,並兩畔附枝子,於槐砧上細銼,用百合水浸一伏時,漉出,緩火熬令干用。

每修事四兩,用生百合五分,搗作膏,投於水中浸。

莨菪子

雷公云:凡使,勿令使蒼冥子,其形相似,只是服無效,時人多用雜之。其蒼冥子色微赤。

若修事十兩,以頭醋一鎰,煮盡醋為度,卻,用黃牛乳汁浸一宿,至明,看牛乳汁黑,即是莨菪子,大毒,曬乾,別搗,重篩用。

勿誤服,沖人心,大煩悶,眼生暹火。

草蒿

雷公云:凡使,唯中為妙,到膝即仰,到腰即俯。使子,勿使葉;使根,勿使莖;四件若同使,翻然成痼疾。

凡採得葉,不計多少,用七歲兒童七個溺,浸七日七夜後,漉出,曬乾用之。

旋覆花

雷公云:凡採得後,去裹花蕊殼皮並蒂子,取花蕊,蒸,從巳至午,曬乾用。

藜蘆

雷公云:凡採得,去頭,用糯米泔汁煮,從巳至未,出,曬乾用之。

鉤吻

雷公云:凡使,勿用地精,苗莖與鉤吻同。其鉤吻,治人身上惡毒瘡,效。其地精,煞人。

凡修事,採得後,細銼,搗了研,絞取自然汁,入膏中用,勿誤餌之。

射干

雷公云:凡使,先以米泔水浸一宿,漉出。然後用䈽竹葉煮,從午至亥,漉出,日干用之。

蛇含

雷公云:凡使,勿用有櫱尖葉者,號竟命草,其味別空,只酸澀,不入用。若誤服之,吐血不止,速服知時子解之。

凡修事,採得後,去根莖,只取葉,細切,曬乾。

勿令犯火。

常山

雷公云:凡使,春使根、葉,夏、秋、冬一時用。

凡欲使,酒浸一宿,至明漉出,日干,熬搗,少用。

勿令老人、久病服之,切忌也。

蜀漆

雷公云:凡採得後,和根苗,臨用時即去根,取莖並葉,同拌甘草四兩,細銼用,拌水令濕同蒸,臨時去甘草,取蜀漆五兩細銼,又拌甘草水勻,又蒸了,任用。

勿食木筍。

甘遂

雷公云:凡採得後,去莖,於槐砧上細銼,用生甘草湯、小薺苨自然汁二味,攪浸三日,其水如墨汁,更漉出,用東流水淘六、七次,令水清為度,漉出,於土器中熬令脆用之。

青葙子

雷公云:凡用,勿使思蓂子並鼠紬子,其二件真似青葙子,只是味不同。其思蓂子味跙,煎之有涎。

凡用,先燒鐵臼杵,單搗用之。

大戟

雷公云:凡使,勿用附生者,若服冷泄氣不禁,即煎薺苨子湯解。

夫採得後,於槐砧上細銼,與細銼海芋葉拌蒸,從巳至申,去芋葉,曬乾用之。

章陸

雷公云:凡使,勿用赤菖,緣相似。其赤菖,花、莖有消筋、腎之毒,故勿餌。章陸,花白,年多後仙人採之,用作脯,可下酒也。

每修事,先以銅刀刮去上皮了,薄切,以東流水浸兩宿,然後漉出,架甑蒸,以豆葉一重,了,與章陸一重,如斯蒸,從午至亥,出,乃去豆葉,曝幹了,細銼用。

若無豆葉,只用豆代之。

草金零

雷公云:草金零,牽牛子是也。凡使其藥,秋末即有實,冬收之。

凡用,曬乾,卻,入水中淘,浮者去之,取沉者曬乾,拌酒蒸,從巳至未,曬乾。臨用,舂去黑皮用。

蓖麻子

雷公云:凡使,勿用黑夭赤利子,緣在地蔞上生,是顆兩頭尖,有毒,藥中不用。其蓖麻子,形似巴豆,節節有黃黑斑點。

凡使,先須和皮,用鹽湯煮半日,去皮,取子,研過用。

蒴藋

雷公云:凡使之,春用隔年花蕊,夏用根,秋、冬並總用。

作煎,只取根,用銅刀細切,於柳木臼中搗取自然汁,緩緩於鍋子中煎如稀餳,任用也。

蘆根

雷公云:凡使,須要逆水蘆,其根逆水生,並黃泡肥厚者,味甘。

凡修事,採得後,去節須並上赤黃了,細銼用。

角蒿

雷公云:凡使,勿用紅蒿並邪蒿,二味真似角蒿,只是上香角短。

凡修事,採得,並於槐砧上細銼用之。

馬兜鈴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去葉並蔓了,用生綃袋盛,於東屋角畔懸令幹了,劈作片,取向裡子,去隔膜並令淨用。

子,勿令去革膜不盡,用之並皮。

仙茅

雷公云:凡採得後,用清水洗令淨,刮上皮,於槐砧上用銅刀切豆許大,卻,用生稀布袋盛,於烏豆水中浸一宿,取出,用酒濕拌了蒸,從巳至亥,取出,曝干。

勿犯鐵,斑人須鬢。

劉寄奴

雷公云:採得後,去莖葉,只用實。

凡使,先以布拭上薄殼皮令淨,拌酒蒸,從巳至申,出,曝干用之。

骨碎補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先用銅刀刮去上黃赤毛盡,便細切,用蜜拌令潤,架柳甑蒸一日後,出,曝干用。

又《乾寧記》云:去毛細切後,用生蜜拌蒸,從巳至亥,准前曝干,搗末用。

炮豬腎,空心吃,治耳鳴,亦能止諸雜痛。

赤地利

雷公云:凡採得後,細銼,用藍葉並根,並銼,唯赤地利細銼了,用生絹袋盛,同蒸一伏時,去藍,曝干用。

赤車使者

雷公云:赤車使者,原名小錦枝。

凡使,並粗搗,用七歲童子小便拌了蒸,令干,更曬。

每修事五兩,用小兒溺一鎰為度。

巴豆

雷公云:凡使,巴之與豆及剛子,須在子細認,勿誤用,殺人。巴顆小、緊實、色黃;豆即顆有三稜、色黑;若剛子,顆小似棗核,兩頭尖。巴與豆即用,剛子勿使。

凡修事巴、豆,敲碎,以麻油並酒等可煮巴、豆了,研膏後用。

每修事一兩,以酒、麻油各七合,盡為度。

蜀椒

雷公云:一名南椒。

凡使,須去目及閉口者,不用其椒子。先須酒拌令濕,蒸,從巳至午,放冷,密蓋,除向下火,四畔無氣後取出,便入瓷器中盛,勿令傷風,用也。

皂莢

雷公云:凡使,須要赤膩肥並不蚛者,然用新汲水浸一宿了,用銅刀削上粗皮,用酥反復炙,酥盡為度。然出捶之,去子搗篩。

皂莢一兩,酥二分。

皂莢子

雷公云:凡使,皂莢子收得,揀取圓滿堅硬不蛀者,用瓶盛,下水,於火畔煮,待泡熟,剝去硬皮一重了,取向里白嫩肉兩片,去黃,其黃消人腎氣,將白兩片,用銅刀細切,於日中干用。

訶黎勒

雷公云:凡使,勿用毗黎勒、罨黎勒、榔精勒、雜路勒。若訶黎勒,文只有六路。或多或少,並是雜路勒;毗路勒個個毗;雜路勒皆圓;露文或八露至十三路,號曰榔精勒,多澀,不入用。

凡修事,先於酒內浸,然後蒸一伏時,其訶黎勒以刀削路,細銼,焙乾用之。

楝實

雷公云:凡採得後,曬乾,酒拌浸令濕,蒸,待上皮軟,剝去皮,取肉去核,勿單用其核,碎捶,用漿水煮一伏時了用。

如使肉,即不使核;使核,即不使肉。

又花落子,謂之石茱萸。

椿木根

雷公云:椿木根凡使,根,不近西頭者上,及不用莖、葉,只用根。

凡修事,採出,拌生蔥蒸半日,出生蔥,細銼,用袋盛,掛屋南畔,陰乾用。

偏利溺澀也。

郁李仁

雷公云:凡採得,先湯浸,然削上尖,去皮令淨,用生蜜浸一宿,漉出,陰乾,研如膏用。

毒木葉

雷公云:凡使,採得後,便取葉細銼。又生甘草、水蓼二味,並細銼之,用生稀絹袋盛毒木葉於甑中,上甘草、水蓼同蒸一日,去諸藥二件,取出,曬乾用之。

勿用尖有攣生者。

墨石子

雷公云:墨石子凡用,勿令犯銅、鐵,並被火驚者。顆小、文細、上無栨米者妙。

凡修事,用漿水於砂盆中或硬青石上研令盡,卻焙乾,研了用。

勿搗,能為烏犀色。

雷丸

雷公云:凡使,用甘草水浸一宿,了,銅刀刮上黑皮,破作四、五片,又用甘草湯浸一宿後,蒸,從巳至未,出,日干,卻以酒拌,如前從巳至未蒸,日干用。

白楊樹皮

雷公云:凡使,以銅刀刮粗皮,蒸,從巳至未,出,用布袋盛,於屋東掛干用。

蘇方木

雷公云:凡使,去上粗皮並節了。若有中心文撗如紫角者,號曰木中尊色,其效倍常百等。

凡修事,須細銼了,重搗,拌細條梅枝蒸,從巳至申,出,陰乾用。

櫸樹皮

雷公云:凡使,勿用三、四年者,無力。用二十年已來者,心空,其樹只有半邊向西生者是。

凡修事,斧剝下,去上粗皮,細銼,蒸,從巳至未,出,焙乾用。

胡椒

雷公云:凡使,只用內無皺殼者,用,力大。漢椒使殼,胡椒使子。

每修揀了,於石槽中碾碎成粉用。

橡實

雷公云:凡使,去粗皮一重,取橡實蒸,從巳至未,出,銼作五片用之。

賣子木

雷公云:凡採得後,粗搗,用酥炒令酥盡為度,然入用。

每一兩,用酥二分為度。

麋角

雷公云:凡使,其麋角,頂根上有黃色毛若金線,兼旁生小尖也。色蒼白者上。注:《乾寧記》云其鹿與游龍相戲,乃生此異爾。

膃肭臍

雷公云:凡使,先須細認,其偽者多。其海中有獸,號曰水鳥龍,海人採得,煞之取腎,將入諸處。在藥中修合,恐有誤,其物自殊。有一對,其有兩重薄皮,裹丸氣肉核,皮上自有肉黃毛,三莖共一穴,年年癊濕,常如新,兼將於睡著犬,躡足置於犬頭,其犬驀驚如狂,即是真也。

若用,須酒浸一日後,以紙裹,微微火上炙令香,細銼,單搗用也。

蝦蟆

雷公云:凡使,有多般,勿誤用。有黑虎、有䖲黃、有黃𥺌、有螻蟈、有蟾,其形各別。其蝦蟆,皮上腹下有斑點,腳短,即不鳴叫;黑虎,身小黑,觜腳小斑;䖲黃,斑色,前腳大,後腿小,有尾子一條。黃𥺌,遍身黃色,腹下有臍帶,長五、七分已來,所住立處,帶下有自然汁出;螻蟈,即夜鳴,腰細口大,皮蒼黑色;蟾,即黃斑,頭有肉角。

凡使蝦蟆,先去皮並腸及爪了,陰乾,然後塗酥炙令干。每修事一斤,用牛酥一分,炙盡為度。

黑虎

雷公云:黑虎身小黑,觜腳小斑。

若使黑虎,即和頭、尾、皮、爪,並陰乾,酒浸三日,漉出,焙乾用。

蛇皮

雷公云:凡使,勿用青、黃、蒼色者,要用白如銀色者。

凡欲使,先於屋下以地掘一坑,可深一尺二寸,按蛇皮於中,一宿,至卯時出,用醋浸一時,於火上炙干用之。

蜘蛛

雷公云:凡使,勿用五色者,兼大身、上有刺毛生者;並薄小者。以上並不堪用。凡欲用,要在屋西面有網、身小尻大、腹內有蒼黃膿者,真也。

凡用,去頭、足了,研如膏,投入藥中用。

蚯蚓

雷公云:凡使,收得後,用糯米水浸一宿,至明漉出,以無灰酒浸一日,至夜漉出,焙令干後,細切。取蜀椒、並糯米及切了蚯蚓三件同熬之,待糯米熟,去米、椒了,揀淨用之。

凡修事二兩,使米一分、椒一分為準。

蜈蚣

雷公云:凡使,勿用千足蟲,真似,只是頭上有白肉,面並觜尖。若誤用,並把著,腥臭氣入頂,致死。

夫使蜈蚣,先以蜈蚣、木末,不然用柳蚛末,於土器中炒,令木末焦黑後,去木末了,用竹刀刮去足、甲了用。

蛤蚧

雷公云:凡使,須認雄、雌。若雄為蛤,皮粗口大,身小尾粗;雌為蚧,口尖,身大尾小。男服雌,女服雄。

凡修事服之,去甲上、尾上並腹上肉毛。毒在眼。如斯修事了,用酒浸,才幹,用紙兩重,於火上緩隔焙紙炙,待兩重紙干,焦透後,去紙,取蛤蚧於瓷器中盛,於東舍角畔懸一宿,取用,力可十倍。

勿傷尾,效在尾也。

貝齒

雷公云:凡使,勿用花蟲殼,其二味相似,只是用之無效。

凡使,先用苦酒與蜜相對秤,二味相和了,將貝齒於酒、蜜中蒸,取出,卻於清酒中淘令淨,研用。

烏蛇

雷公云:凡使,即云治風。元何治風?緣蛇性竄,即令引藥至於有風疾處,因定號之為使。凡一切蛇,須認取雄雌及州土。有蘄州烏蛇,只重三分至一兩者,妙也。頭尾全、眼不合、如活者,頭上有逆毛二寸一路,可長半分已來,頭尾相對,使之入藥。被處若得此樣蛇,多留供進。重二兩三分者,不居別處也。《乾寧記》云:此蛇不食生命,只吸蘆花氣並南風,並居蘆枝上,最難採,又不傷害人也。又有重十兩至一鎰者,其蛇身烏光,頭圓尾尖,邏眼目赤光,用之中也。蛇腹下有白腸帶子一條,可長一寸已來,即是雄也。

凡採得,去之頭兼皮麟、帶子了,二寸許銼之,以苦酒浸之,一宿至明,漉出,向柳木炭火焙之令干,卻,以酥炙之,酥盡為度。炙干後,於屋下巳地上掘一坑,可深一尺已來,安蛇於中,一宿至明,再炙令干,任用。

凡修事一切蛇,並去膽並上皮了,干、濕須酒煮過用之。

馬陸

雷公云:凡使,收得後,糠頭炒,令糠頭焦黑,取馬陸出,用竹刮足去頭了,研成末用之。

芫蜻

雷公云:芫蜻、斑蝥、亭長、赤頭等四件,其樣各不同,所居、所食、所效各不同。其芫蜻觜尖,背上有一畫黃;斑蝥背上一畫黃、一畫黑,觜尖處一小點赤,在豆葉上居,食豆葉汁;亭長形黑黃,在蔓葉上居,食蔓膠汁;赤頭額上有大紅一點,身黑。用各有處。

凡修事芫蜻,用糯米、小麻子相拌,同炒,待米黃黑出,去麻子等,去兩翅、足並頭,用血餘裹,懸於東牆角上一夜,至明取用。

斑蝥

雷公云:斑蝥,背上一畫黃、一畫黑,觜尖處一小點赤,在豆葉上居,食豆葉汁。

凡修事斑蝥,用糯米、小麻子相拌,同炒,待米黃黑出,去麻子等,去兩翅、足並頭,用血餘裹,懸於東牆角上一夜,至明取用。

亭長

雷公云:亭長,形黑黃,在蔓葉上居,食蔓膠汁。

凡修事亭長,用糯米、小麻子相拌,同炒,待米黃黑出,去麻子等,去兩翅、足並頭,用血餘裹,懸於東牆角上一夜,至明取用。

赤頭

雷公云:赤頭,額上有大紅一點,身黑。

凡修事赤頭,用糯米、小麻子相拌同炒,待米黃黑出,去麻子等,去兩翅、足並頭,用血餘裹,懸於東牆角上一夜,至明取用。

櫸牛

雷公云:櫸牛,凡採得,用銅刀取作兩片,去兩翅,用紙袋盛,於舍東掛,待干用。

雷公云:凡使,要冬採得色白膩者,並有白旋水文。勿令見火,立無用處。

夫用,以銅刀刮作末子,細研,用重絹羅篩過後,研千餘下用。

此物不入婦人藥中用。

甲香

雷公云:凡使,須用生茅香、皂角二味煮半日,卻,漉出,於石臼中搗,用馬尾篩篩過用之。

桃仁

雷公云:凡使,須擇去皮,渾用白朮、烏豆二味,和桃仁同於垍堝子中煮一伏時後,漉出,用手擘作兩片,其心黃如金色,任用之。

桃花

雷公云:凡使桃花,勿使千葉者,能使人鼻衄不止,目黃。

凡用,揀令淨,以絹袋盛,於檐下懸令干,去塵了用。

鬼髑髏

雷公云:鬼髑髏,勿使干桃子。其鬼髑髏,只是千葉桃花結子在樹上不落者干,然於十一月內採得,可為神妙。

凡修事,以酒拌蒸,從巳至未,焙乾,以銅刀切,焙取肉用。

杏仁

雷公云:凡使,須以沸湯浸少時,去皮膜,去尖,擘作兩片,用白火石並烏豆、杏仁三件於鍋子中,下東流水煮,從巳至午,其杏仁色褐黃,則去尖,然用。

每修一斤,用白火石一斤,烏豆三合,水旋添,勿令缺,免反血,為妙也。

石榴殼

雷公云:凡使皮、葉、根,勿令犯鐵。

若使石榴殼,不計干、濕,先用漿水浸一宿,至明漉出,其水如墨汁。

石榴葉

雷公云:若使石榴葉,用漿水浸一宿,方可用。

石榴根

雷公云:若使石榴根,用漿水浸一宿,方可用。

石榴枝

雷公云:若使石榴枝,用漿水浸一宿,方可用。

胡蔥

雷公云:凡使,採得,依文碎擘,用綠梅子相對拌蒸一伏時,去綠梅子,於砂盆中研如膏,新瓦器中攤,日干用。

馬齒草

雷公云:凡使,勿用葉大者,不是馬齒草,其內亦無水銀。

雷斆論合藥分劑料理法則

凡方云丸如細麻子許者,取重四兩鯉魚目比之。

云如大麻子許者,取重六兩鯉魚目比之。

云如小豆許者,取重八兩鯉魚目比之。

云如大豆許者,取重十兩鯉魚目比之。

云如兔蕈(俗云兔屎)許者,取重十二兩鯉魚目比之。

云如梧桐子許者,取重十四兩鯉魚目比之。

云如彈子許者,取重十六兩鯉魚目比之。一十五個白珠為準,是一彈丸也。

凡雲水一溢、二溢至十溢者,每溢秤之重十二兩為度。

凡云一兩、一分、一銖者,正用今絲綿秤也,勿得將四銖為一分,有誤,必所損兼傷藥力。

凡雲散只作散,丸只作丸,或酒煮,或醋或乳煎,一如法則。

凡方煉蜜,每一斤只煉得十二兩半或一分是數,若火少,若火過,並用不得也。

凡膏煎中用脂,先須煉去革膜了,方可用也。

凡修事諸藥物等,一一併須專心,勿令交雜。或先熬後煮,或先煮後熬,不得改移,一依法則。

凡修合丸藥,用蜜只用蜜,用餳則用餳,用糖只用糖,勿交雜用,必宣瀉人也。

雷斆論宣劑

宣,揚制曰宣朗,君召臣曰宣喚,臣奉君命宣布上意,皆宣之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