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飲食須知

飲食須知

作者
賈銘
朝代
年份
公元1271年至公元1368年
底本
《學海類編》本(掃描本

飲食藉以養生,而不知物性有相反相忌,叢然雜進,輕則五內不和,重則立興禍患,是養生者亦未嘗不害生也。歷觀諸家本草疏注,各物皆損益相半,令人莫可適從。茲專選其反忌,匯成一編,俾尊生者日用飲食中便於檢點耳。

華山老人識。

卷一

水火

天雨水 味甘淡,性冷。暴雨不可用,淫雨及降注雨謂之潦水,味甘薄。

立春節雨水 性有春升始生之氣。婦人不生育者,是日夫婦宜各飲一杯,可易得孕。取其發育萬物之義也。

梅雨水 味甘性平。芒種後逢壬為入梅,小暑後逢壬為出梅,須淬入火炭解毒。此水入醬易熟,沾衣易爛,人受其氣生病,物受其氣生黴,忌用造酒醋。浣垢如灰汁,入梅葉煎湯洗衣黴,其斑乃脫。

液雨水 立冬後十日為入液,至小雪為出液。百蟲飲此皆伏蟄,宜制殺蟲藥餌,又謂之藥雨。

臘雪水 味甘性冷。冬至後第三戊為臘,密封陰處,數年不壞。用此水浸五穀種,則耐旱不生蟲。酒席間則蠅自去。淹藏一切果食永不蟲蛀。春雪日久則生蟲,不堪用。亦易敗壞。

 味甘性大寒。止可浸物。若暑月食之,不過暫時爽快,入腹令寒熱相激,久必致病。因與時候相反,非所宜也。服黃連、胡黃連、大黃、巴豆者忌之。

露水 味甘性涼。百花草上露皆堪用。秋露取之造酒,名秋露白,香冽最佳。凌霄花上露入目損明。

半天河水 即竹籬頭及空樹穴中水也,久者防有蛇蟲毒。

屋漏水 味苦性大寒,有大毒。誤飲生惡瘡。滴脯肉中,人誤食之,成瘕。又檐下雨水入菜有毒,亦勿誤食。

冬霜 味甘性寒。收時用雞羽掃入瓶中,密封陰處,久留不壞。

冰雹水 味鹹性冷,有毒。人食冰雹,必患瘟疫風癲之證。醬味不正,取一二升納甕中,即還本味。

方諸水 味甘性寒,一名明水。方諸以銅錫相半所造,謂之鑑燧之劑。非蚌非金石。摩熱向月取之,得水二三合,似朝露。

千里水 即遠來活水。從西來者,謂之東流水,味甘性平。順流水其性順遂而下流。急流水其性急速而下達。逆流水其性洄瀾倒逆而上行。勞水即揚泛水,又謂之甘瀾水。用流水二斗,置大盆中,以杓高揚千萬遍,有沸珠相聚,乃取煎藥。蓋水咸而體重,勞之則甘而輕。

井水 味有甘、淡、咸之異,性涼。凡井水遠從地脈來者,為上。如城市人家稠密,溝渠汙水雜入井中者,不可用。須煎滾澄清,候鹼穢下墜,取上面清水用之。如雨渾濁須擂桃杏仁,連汁投入水中攪勻,片時則水清矣。《易》曰:井泥不食,慎之。凡井以黑鉛為底,能清水散結,人飲之無疾。入丹砂鎮之,令人多壽。平旦第一汲為井華水,取天一真氣浮於水面,煎滋陰劑及煉丹藥用。阿井水味甘鹹,氣清性重。

節氣水 一年二十四節氣,一節主半月。水之氣味隨之變遷,天地氣候相感,非疆域之分限。正月初一至十二日,以一日主一月。每旦取初汲水,瓶盛秤輕重,重則主此月雨多,輕則主此月雨少。立春清明二節貯水曰神水。宜制丸散藥酒,久留不壞。穀雨水取長江者良,以之造酒,儲久色紺味冽。端午日午時取水,合丹丸藥有效。五月五日午時有雨,急伐竹竿,中必有神水,瀝取為藥。小滿芒種白露三節內水,並有毒。造藥釀酒醋及一切食物,皆易敗壞。人飲之,亦生脾胃疾。立秋日五更井華水,長幼各飲一杯,卻瘧痢百病。寒露、冬至、小寒、大寒四節及臘日水,宜浸造滋補丹丸藥酒,與雪水同功。

山岩泉水 味甘性寒。凡有黑土毒石惡草在上者勿用。瀑湧激湍之水,飲令人頸疾。昔潯陽,忽一日城中馬死數百,詢之,因雨瀉出山谷蛇蟲毒水,馬飲之而死。

乳穴水 味甘性溫。秤之重於他水,煎之似鹽花起,此真乳穴液也。取飲與鐘乳石同功。山有玉而草木潤,近山人多壽,皆玉石津液之功所致。

溫泉 味辛性熱。不可飲,下有硫黃作氣,浴之襲人肌膚。水熱者,可燖豬羊毛,能熟蛋。廬山有溫泉池,飽食方浴,虛人忌之。新安黃山硃砂泉,春時水即微紅色,可煮茗。長安驪山礐石泉,不甚作氣。硃砂泉雖微紅,似雄黃而不熱。有砒石處湯泉,浴之有毒,慎之。

海水 性涼,秋冬味鹹,春夏味淡。碧海水味鹹,性微溫,有小毒。夜行海中,撥之有火星者,鹹水也。其色碧,故名碧海。鹽膽水即鹽滷,味鹹苦,有大毒。凡六畜飲一合即死,人飲亦然。今人用之點豆腐,煮四黃釬物。服丹砂者忌之。

古冢中水 性寒有毒,誤食殺人。糧罌中水,味辛有毒,乃古冢中食罌中水也。洗眼見鬼,多服令人心悶。

磨刀水 洗手令生癬。

地漿 掘地作坎,以新汲水沃攪令濁,少頃澄清。服之解中毒煩悶,及一切魚肉果菜菌毒。

漿水 炊粟米熱投冷水中,浸五六日成此水,浸至敗者損人。同李食,令霍亂吐利。醉後飲,令失音。妊婦食之,令兒骨瘦,水漿尤不可多飲,令絕產。

齏水 味酸鹹性涼。能吐痰飲宿食,婦人食多絕產。

甑氣水 味甘鹹。知瘡所在,能引藥至患所。

熟湯 煎百沸者佳。勿用滾熱湯漱口,損齒。病目人勿用熱湯沐浴,助熱昏目。凍僵人勿用熱湯濯手足,脫指甲。勿用銅器煎湯,人誤飲損聲。勿飲半滾水,令人發脹,損元氣。

生熟湯 冷水滾湯相和者,又謂之陰陽水。凡人大醉及食瓜果過度,以生熟湯浸身,其湯皆作酒氣瓜果味。《博物志》云:浸至腰,食瓜可五十枚。至頸,則無限也。未知確否。

諸水有毒 人感天地氤氳而產育,資稟山川之氣,相為流連,其美惡壽夭,亦相關涉。金石草木,尚隨水土之性,況人為萬物之靈乎?貪淫有泉,仙壽有井,載在往牒,必不我欺。《淮南子》云:土地各以類生人,是故山氣多男,澤氣多女,水氣多喑,風氣多聾,林氣多蔭,木氣多傴,下氣多尰,石氣多力,險氣多癭,暑氣多夭,寒氣多壽,穀氣多痹,丘氣多狂,廣氣多仁,陵氣多貪。堅土人剛,弱土人脆,壚土人大,沙土人細,息土人美,耗土人醜,輕土多利,重土多遲。清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人輕,遲水人重,皆應其類也。又《河圖括地象》云:九州殊題,水泉剛弱各異,青州角徵會,其氣慓輕,人聲急,其泉酸以苦。梁州商徵接,其氣剛勇,人聲塞,其泉苦以辛。兗豫宮徵會,其氣平靜,人聲端,其泉甘以苦。雍冀商羽合,其氣壯烈,人聲捷,其泉甘以辛。人之形賦有厚薄,年壽有短長,由水土資養之不同,驗諸南北人物之可見。水之有毒而不可犯者,亦所當知。

水中有赤脈不可斷,井中沸溢不可飲,三十步內取青石一塊投之,即止。古井、眢井不可入,有毒殺人,夏月陰氣在下尤忌。用雞毛試投,旋舞不下者有毒。投熱醋數斗,可入。古冢亦然。古井不可塞,令人聾盲。

陰地流泉有毒,二八月行人飲之,成瘴瘧,損腳力。澤中停水,五六月有魚鱉遺精,誤飲成瘕。沙河中水,欲之令人喑。兩山夾水,其人多癭。流水有聲,其人多瘦。花瓶水誤飲殺人,臘梅尤甚。銅器內盛水過夜,不可飲。炊湯洗面,令人無顏色,洗體令人生癬,洗足令疼痛生瘡。銅器上汗誤食,生要疽。冷水沐頭,熱泔沐頭,並令頭風,女人尤忌。經宿水面有五色者,有毒,勿洗手。時病後浴冷水,損心胞。

盛暑浴冷水,令傷寒病。汗後入冷水,令人骨痹。產後當風洗浴,發痓病,多死。酒中飲冷水,令手戰。酒後飲冷茶湯,成酒癖。飲水便睡,成水癖。夏月遠行,勿以冷水洗足。冬月遠行,勿以熱水濯足。小兒就瓢瓶飲水,令語訥。

燧火 人之資於火食者,疾病壽夭系焉。四時鑽燧取新火,依歲氣而無亢。榆柳先百木而青,故春取之。杏棗之木心赤,故夏取之。柞楢之木理白,故秋取之。槐檀之木心黑,故冬取之。桑柘之木肌黃,故季夏取之。

桑柴火 宜煎一切補藥,勿煮豬肉及鰍鱓魚。不可炙艾,傷肌。

灶下灰火 謂之伏龍屎,不可爇香祀神。

艾火 宜用陽燧火珠承日取太陽真火,其次則鑽槐取火為良。若急卒難備,用真麻油燈或蠟燭火,以艾莖燒點於炷,滋潤炎瘡,至愈不痛也。其戛金擊石鑽燧八木之火,皆不可用。八木者,鬆火難瘥,柏火傷神多汗,桑火傷肌肉,柘火傷氣脈,棗火傷內吐血,橘火傷營衛經絡,榆火傷骨失志,竹火傷筋損目也。

卷二

穀類

粳米 味甘,北粳涼、南粳溫。赤粳熱、白粳涼、晚白粳寒。新粳熱、陳粳涼。生性寒,熟性熱。新米乍食動風氣,陳米下氣易消,病人尤宜。同馬肉食發痼疾,同蒼耳食卒心痛,急燒倉米灰和蜜漿調服,不爾即死。大人小兒嗜生米者,成米瘕。飯落水缸內,久則腐,腐則發泡浮水面,誤食發惡瘡。黃粱米味甘性平,其穗大毛長,不耐水旱,名曰竹根黃。其香美過於諸粱。黃者出西洛,白者出東吳,青者出襄陽。白青二粱味甘性微寒。秈米味甘性溫。陳廩米年久者,其性涼,炒則溫。同馬肉食發痼疾。香稻米味甘性軟,其氣香甜。紅者謂之香紅蓮,其熟最早。晚者謂之香稻米。

糯米 味甘性溫。多食發熱,壅經絡之氣,令身軟筋緩。久食發心悸,及癰疽瘡癤中痛。同酒食之,令醉難醒。糯性黏滯難化,小兒病人更宜忌之。妊婦雜肉食之,令子不利,生瘡疥、寸白蟲。馬食之,足重。小貓犬食之,腳屈不能行。人多食,令發風動氣,昏昏多睡。同雞肉、雞子食,生蛔蟲。食鴨肉傷者,多飲熱糯米泔可消。

稷米 味甘性寒。關西謂之縻子米,又名穄米。早熟清香,一名高粱,即黍之不黏者。多食發二十六種冷氣病。不可與瓠子同食,發冷病。但欲黍穰汁即瘥。又不可與附子、烏頭、天雄同服,勿合馬肉食。

黍米 味甘性溫,即稷之黏者。黍有五種,多食閉氣。久食令人多熱煩,發痼疾,昏五臟,令人好睡,緩筋骨,絕血脈。小兒多食令久不能行。小貓犬食之,其腳跼屈。合葵菜食,成痼疾。合牛肉、白酒食,生寸白蟲。赤者浙人呼為紅蓮米,又謂之赤蝦米。丹黍米,味甘性微溫,多食難化。勿同蜂蜜及葵菜食。醉臥黍穰,令人生厲。

蜀黍 味甘澀性溫。高大如蘆荻,一名蘆粟。黏者與黍同功,種之可以濟荒,可以養畜。梢堪作箒,莖可織箔席、編籬、供爨。其穀殼浸水色紅,可以紅酒。《博物志》云:地種蜀黍,年久多蛇。玉蜀黍即番麥,味甘性平。

粟米 味鹹性微寒,即小米也。生者難化,熟者滯氣,隔宿食,生蟲。胃冷者,不宜多食。粟浸水至敗者,損人。與杏仁同食,令人吐瀉。雁食粟,足重不能飛。能解小麥毒。

秫米 味甘性微寒。即粟之黏者。久食壅五臟氣,動風迷悶。性黏滯,易成黃積病,小兒不宜多食。傷鵝鴨成瘕者,多飲秫米泔可消。

稗子米 味辛甘苦,性微寒。能殺蟲,煮汁不可沃地,螻蚓皆死。穇子米,味甘澀可食。

⿰日亭米 味甘性寒。生水田中,苗子似小麥而小,四月熟。狼尾草米,味甘性平。生澤地,似茅作穗。蒯草米,味甘性平。苗似茅,可織蓆為索。東牆子米,味甘性平。蔓生如葵子,六月種,九月收。牛食之,尤肥。蓬草子米,味酸澀性平。生湖澤中。篩草子米,一名自然谷,味甘性平。七月熟,生海洲,食之如大麥。菰米,味甘性冷。九月抽莖,開花如葦芍,結實長寸許,霜後採之。米白滑膩,作飯香脆,此皆儉年之谷,食之可以濟飢也。

糵米 味甘苦性溫,即發芽谷也,與麥芽同功。粃糠,味甘性平,年荒亦可充飢。

大麥 味鹹性涼,為五穀之長,不動風氣,可久食。暴食似腳弱,為下氣也。熟則有益,生冷損人,炒食則動脾久。

小麥 味甘,麥性涼、面性熱、麩性冷、曲性溫。北麥日開花,無毒。南麥夜開花,有微毒。面性壅熱,小動風氣,發丹石毒。多食長宿癖,加客氣。勿同粟米、枇杷食。凡食麵傷,以萊菔、漢椒消之。寒食日用紙袋盛面懸風處,熱性皆去,數十年久留不壞,入藥尤良。新麥性熱,陳麥平和。服土茯苓、威靈仙、當歸者,忌濕面。麩中洗出麵筋,味甘性涼,以油炒煎,則性熱矣。多食難化,小兒病人勿食。

蕎麥 味甘性寒。脾胃虛寒者食之,大脫元氣,落眉發。多食難消,動風氣,令人頭眩。作面和豬羊肉熱食,不過八九頓,即患熱風。鬚眉脫落,還生亦希。涇邠以北,人多此疾。勿同雉肉、黃魚食。與諸礬相反,近服蠟礬等丸藥者忌之。誤食令腹痛致死。蕎麥穰作薦,闢壁蝨。

苦蕎麥 味甘苦,性溫,有小毒。多食傷胃,發風動氣,能發諸病。黃疾人尤當忌之。

⿺鼠旲麥 味甘性微寒。暴食似腳軟動冷氣,久即益人。作糵用,溫中消食。

雀麥 味甘性平。亦可救荒,充飢滑腸。

胡麻 味甘性平。即黑脂麻。修制蒸之不熟,令人發落。泄瀉者勿食。

白芝麻 味甘,生性寒、熟性熱、蒸熟者性溫。多食滑腸,抽人肌肉。霍亂及泄瀉者,勿食,其汁停久者,飲之發霍亂。

亞麻 味甘性微溫,即壁蝨胡麻也。其實亦可榨油點燈,但氣惡不可食。

大麻子仁 味甘性平,即火麻子也。先藏地中者,食之殺人。多食損血脈,滑精氣,痿陽道。婦人多食,即髮帶疾。食須去殼,殼有毒,而仁無毒也。

黑大豆 味甘性平。煮食則涼,炒食則熱,作腐則寒,作豉則冷,造醬及生黃卷則平。牛食之溫,馬食之涼。多食發五臟結氣,令人體重。豬肉同食,令生內疾。小兒同炒豆、豬肉並食,令壅氣,腹痛難止,致死十有八九。年十歲以上者,不畏也。服蓖麻子者,忌炒黑豆,犯之,脹滿致死。服厚朴者忌之,動氣也。小黑豆,味甘苦性溫。

黃大豆 味甘,生性溫、炒性熱,微毒。多食壅氣,生痰動嗽,發瘡疥,令人面黃體重。不可同豬肉食。小青豆、赤白豆性味相似,並不可與魚及羊肉同食。

赤豆 味甘酸性平。同鯉魚鮓食,令肝黃,成消渴。同米煮飯及作醬,食久發口瘡。驢食足輕,人食身重,以其逐精液,令肌瘦膚燥也。

赤小豆 味甘辛,性平下行。不可同魚鮓食,久服則降令太過,使津血滲泄,令人肌瘦身重。凡色赤者食之,助熱損人。豆粉能去衣上油跡。花名腐婢,解酒毒,食之令人多飲不醉。

綠豆 味甘性寒。宜連皮用,去皮則令人少壅氣,蓋皮寒而肉平也。反榧子害人,合鯉魚鮓食久,令人肝黃,成渴病。花解酒毒。

扁豆 味甘性微溫。患冷氣及寒熱病者,勿食。

蠶豆 味甘微辛,性平。多食滯氣成積,發脹作痛。

雲南豆 味甘性溫,有毒。煮食味頗佳,多食令人寒熱,手足心發麻,急嚼生薑解之。此從雲南傳種,地土不同,不識制用,食之作病。

豇豆 味甘鹹性平。水種者勿食。中鼠莽毒者,煮汁飲之即解。欲試其效,先刈鼠莽苗,以汁潑之,便根爛不生。

豌豆 味甘性平,多食發氣病。薇,味甘性寒,即野豌豆。

御米 味甘性平。多食利二便,動膀胱氣。此即罌粟子也。

薏苡仁 味甘性微寒。因寒筋急,不可食用。以其性善走下也,妊婦食之墮胎

蕨粉 味甘性寒,生山中者有毒。多食令目暗鼻塞,落髮弱陽。病人食之,令邪氣壅經絡筋骨。患冷氣人食之,令腹脹。小兒食之,令腳軟不能行。生食蕨粉,成蛇瘕,能消人陽事,非良物也。勿同莧菜食。

卷三

菜類

韭菜 味辛微酸,性溫。春食香益人,夏食臭,冬食動宿飲,五月食之昏人乏力。冬天未出土者,名韭黃。窖中培出者,名黃芽韭。食之滯氣,蓋含抑鬱未伸之故也。經霜韭食之,令人吐。多食昏神暗目,酒後尤忌。有心腹痼冷病,食之加劇。熱病後十日食之,能發睏。不可與蜂蜜及牛肉同食,成癥瘕。食韭口臭,啖諸糖可解。

 味辛苦,性溫滑。一名蕌子,其葉似細蔥,中空而有稜,其根如蒜。有赤白二種,赤者味苦,白者生食辛、熟食香,發熱病不宜多食。三四月勿食生者,引涕唾,不可與牛肉同食,令人作癥瘕。一云與蜂蜜相反。

 味辛,葉溫、根鬚平。正月食生蔥,令人面上起遊風。多食令人虛氣上衝,損鬚髮,五臟閉絕,昏人神。為其生髮,散開骨節,出汗之故也。生蔥同蜜食,作下利。燒蔥同蜜食,壅氣殺人。生蔥合棗食,令人臚脹。合雉肉雞肉、犬肉食,多令人病血。同雞子食,令氣短。勿同楊梅食。胡蔥久食傷神,令人多忘,損目明絕血脈,發痼疾,患狐臭。蠚齒人食之轉甚。同青魚食,生蟲蛆。四月勿食胡蔥,令人氣喘多驚。服地黃、何首烏、常山者,忌食蔥、忌諸蔥。並與蜜相反。

小蒜 味辛性溫,有小毒。其葉和煮食物,其根比大蒜頭小而瓣少。三月勿食,傷人志性。同魚膾雞子食,令人奪氣,陰核疼。腳氣風病人及時病後,忌食之。一云與蜜相反。生食增恚,熟時發淫,有損性靈也。

大蒜 味辛性溫,有毒。生食傷肝氣,損目光,面無顏色,傷肺傷脾。生蒜合青魚鮓、鯽魚食,令人腹內生瘡,腸中腫。又成疝瘕,發黃疾。合蜜食殺人。多食生痰,助火昏目。四八月食之傷神,令人喘悖。多食生蒜行房,損肝失色。凡服一切補藥及地黃、牡丹皮、何首烏者,忌之。能解蟲毒,消肉積。同雞肉食,令瀉痢。同雞子食,令氣促。勿同犬肉食。妊婦食之,令子目疾。

蕓薹菜 味辛性溫,即今之油菜。多食發口齒痛,損陽道,發瘡疾,生蟲積。春月食之,發膝中痼冷。有腰腳病者,食之加劇。狐臭人並服補骨脂者,忌食之。

菘菜 味甘性溫,即白菜。多食發皮膚瘙癢,胃寒人食多,令噁心吐沫作瀉。夏至前食多,發風動疾。有足病者忌食。藥中有甘草,忌食菘菜,令人病不除。北地無菘,彼人到南方,不勝地土之宜,遂病,忌菘菜。其性當作涼,生薑可解。服蒼、白朮者,忌之。

芥菜 味辛性溫。多食昏目,動風發氣。同鯽魚食,患水腫。同兔肉、鱉肉食,成惡瘡病。有瘡瘍痔疾便血者,忌之。生食發丹石藥毒。細葉有毛者,害人。芥苔多食助火生痰,發瘡動血。酒後食多,緩人筋骨。芥子味辛性熱,多食動火昏目,泄氣傷精。勿同雞肉食。

莧菜 味甘性冷利。多食發風動氣,令人煩悶,冷中損腹。凡脾胃泄瀉者勿食。同蕨粉食,生瘕。妊婦食之滑胎,臨月食之易產。不可與鱉同食,生鱉瘕。取鱉肉如豆大,以莧菜封裹,置土坑內,以土蓋之,一宿盡變成小鱉也。

菠菜 味甘性冷滑。多食令人腳弱,發腰痛,動冷氣,先患腹冷者必破腹。不可與䱇魚同食,發霍亂。北人食煤火薰炙肉面,食此則平。南人食濕熱魚米,食此則冷,令大小腸冷滑也。

萵苣菜 味甘苦性冷,微毒。多食昏人目,痿陽道。患冷人不宜食。紫色者有毒,百蟲不敢近,蛇虺觸之,則目瞑不見物。人中其毒,以薑汁解之。

白苣菜 味苦性寒。似萵苣,葉有白毛。同酪食,生蟲蠚。多食令小腸痛。患冷氣者勿食。產後食之,令腹冷作痛。

苦菜 味苦性寒,即苦蕒。家種者,呼為苦苣。不可合蜜食,令人作內痔。脾胃虛寒者忌食。蠶婦不可食,令蛾子青爛。野苣若五六回拗後,味反甘滑,勝於家種也。

萊菔根 辛甘,葉微苦,性溫,即蘿蔔。能解豆腐、面毒。不可與地黃同食,令人發白。多食動氣,生薑可解。服何首烏諸補藥忌食。

胡蘿蔔 味甘辛,性微溫。有益無損,宜食。

芫荽 味辛性溫,微毒,即胡荽。多食傷神健忘出汗,有狐臭、口氣、䘌齒、腳氣、金瘡者,並不可食。久病人食之腳軟。同斜蒿食,令人汗臭難瘥,根發痼疾。凡服一切補藥及白朮、牡丹皮者,忌之。勿同豬肉食。妊婦食之,令子難產。

茄子 味甘淡性寒,有小毒。多食動風氣,發痼疾及瘡疥。虛寒、脾胃弱者勿食,諸病人莫食,患冷人尤忌。秋後食茄損目,同大蒜食,發痔漏。多食腹痛下利,女人能傷子宮無孕。蔬中唯此無益。

芋艿 味辛甘性平滑,有小毒。生則味薟有毒,不可食。性滑下利,服餌家所忌。多食困脾,動宿冷滯氣,難克化。紫芋破氣。野芋形葉與家芋相似,有大毒,能殺人。誤食煩悶垂死者,以土漿及糞清大豆汁解之。

山藥 味甘性溫平。同鯽魚食,不益人。同麵食動氣。入藥忌鐵器。甘藷味甘性平。

茼蒿 味甘辛性平。多食動風氣,薰人心,令氣滿。

馬齒莧 味酸性寒滑。一名九頭獅子草,俗名醬瓣草。一種葉大者忌食。妊婦食之,令墮胎。

葵菜 味甘性寒。為百菜之長,解丹石毒。性冷滑利,胃寒泄瀉者勿食。同黍米食,同鯉魚及魚鮓食,並害人。時病後食之,令目暗。勿同沙糖食。妊婦食之,令胎滑。其菜心有毒,忌食。葉尤冷利,不可多食。莖赤葉黃者勿食。生葵發宿疾,與百藥相忌。蜀葵苗亦可食,但久食鈍人志性。被犬齧者,食之即發,永不瘥也。合豬肉食,令人無顏色。食蒜葵須用蒜,無蒜勿食之。葵性雖冷,若熱食之,令人熱悶動風氣。四月勿食,發宿疾。

⿸疒善菜 味甘性寒滑。生湖澤中,葉如荇而差圓。形似馬蹄。多食及熟食令擁氣不下,損胃傷齒,落毛髮。令人顏色惡,發痔瘡。七月間有蠟蟲著上,誤食令霍亂。和醋食,令人骨痿。時病後勿食。

芹菜 味辛甘性平。殺丹石毒。和醋食損齒,有鱉瘕人不可食。春秋二時,宜防蛇虺遺精,誤食令面手發青,胸腹脹痛,成蛟龍癥。服餳糖二三盌,日三度,吐出便瘥。種近水澤者良,高田生者勿用。一種赤芹有毒,忌食。

水芹 味辛甘性平。生地上者名旱芹,其性滑利。一種黃花者有毒殺人,即毛芹也。赤芹生於水濱,狀類赤芍藥,其葉深綠,而背甚赤。其性溫,味酸有毒。胡芹生卑濕地,三四月生苗,一本叢出如蒿,白毛蒙茸,嫩時可茹。其味甘辛性溫。蛇喜嗜芹,春夏之交,防遺精於上,誤食成蛟龍瘕。和醋食,令人損齒。忌同芹菜。

茭白 味甘淡,性冷滑。多食令下焦冷。同生菜蜂蜜食,發痼疾,損陽道。服巴豆人忌之。

刀豆子 味甘性溫。多食令人氣閉頭脹。

蕪菁 味辛苦,性溫,即諸葛菜。北地尤多,春食苗,夏食心,秋食莖,冬食根。多食動風氣。

菾菜 味甘苦,性寒滑,即甜菜。一名莙薘菜,道家忌之。其莖燒灰淋汁洗衣,白如玉色。胃寒人食之,動氣發瀉。先患腹冷人食之,必破腹。

苜蓿 味苦澀性平。多食令冷氣入筋中,即瘦人。同蜜食,令人下痢。

落癸葉 味酸性寒滑,即胭脂菜。脾冷人不可食,曾被犬齧者食之,終身不瘥。

黎豆 味甘微苦,性溫,有小毒。其子大如刀豆子,淡紫色,有斑點如貍文。煮去黑汁,再煮乃佳。多食令人發悶。

白花菜 味苦辛,性涼。一名羊角菜。多食動風氣,滯臟腑,困脾發悶,不可與豬心肺同食。

紅花菜 味甘性平。妊婦忌食。黃花菜,味甘性涼,一名萱花。

黃瓜菜 味甘微苦,性涼。其色黃,其氣似瓜,其菜形如薤。

馬蘭 味辛性微溫。醃藏作茹甚良。

草決明 味甘性涼。春採為蔬,花子皆堪點茶。

蕹菜 味甘性平。難產婦人宜食。解野葛毒,取汁滴野葛苗,當時萎死。

東風菜 味甘性寒。有冷積人勿食。

薺菜 味甘性溫。取其莖作挑燈杖,可闢蚊蛾,謂之護生草。其子名蒫食,味甘性平,飢歲採之,水調成塊,煮粥其黏滑。患氣病人食之,動冷氣,不與面同食,令人背悶。服丹石人不可食。

蘩蔞 味酸性平。一名鵝腸菜。同魚鮓食,發消渴病,令人健忘。性能去惡血,不可久食,恐血盡也。

蕺菜 味辛性微溫,有小毒。一名魚腥草。多食令人氣喘。小兒食之,三歲不行,便覺腳痛。素有腳氣人食之,一世不愈。久食發虛弱,損陽氣,消精髓。

蒲公英 味甘性溫。嫩苗可食,解食毒,一名黃花地丁草。

翹搖 味辛性平,即野蠶豆。生食令人吐水。

鹿藿 味甘性平,即野綠豆。生熟皆可食,其子可煮食,或磨面作餅蒸。

灰滌菜 味甘性平。殺刺毛蟲、蜘蛛咬毒。其子可磨粉炊飯。

秦荻藜 味辛性溫。於生菜中最稱香美。

香樁苗 味甘辛性平。多食昏神,薰十二經脈。同豬肉熱麵食,多令人中滿。

五茄芽 味甘辛性溫。

枸杞苗 味甘苦性寒。解面毒,與乳酪相反。

甘菊苗 味甘微苦,性涼。生熟可食。真菊延齡。野菊食之,傷胃瀉人。

綠豆芽菜 味甘性涼。但受鬱抑之氣所生,多食發瘡動氣。

竹筍 味甘性微寒。諸筍皆發冷血及氣,多食難化困脾,小兒食多成瘕。同羊肝食,令人目盲。勿同沙糖食。䈽筍,味薟難食,多食發風動氣作脹。淡竹筍,多食發背悶腳氣。刺竹筍有小毒,食之落人發。箭竹筍,性硬難化,小兒勿食。桃竹筍,味苦有小毒,南人謂之黃筍,灰汁煮之可食,不爾戟人喉。酸筍出粵南,用沸湯泡去苦水,投冷井水中浸二三日取出,縷如絲繩,醋煮可食。凡煮筍少入薄荷食鹽,則味不薟,或以灰湯煮過,再煮乃佳。蘆筍忌巴豆,干筍忌沙糖、鱘魚、羊心肝,食筍傷,用香油、生薑解之。

荊芥 味辛性溫。可作菜,食久動渴疾,燻人五臟神。反驢肉、無鱗魚。勿與黃顙魚同食,與蟹同食動風。

壺瓠 味甘性平滑。多食令人吐利,發瘡疥。患腳氣虛脹冷氣者食之,永不除也。

壺盧 味苦性寒,有毒。有甘苦二種,俗謂以雞糞壅之,或牛馬踏踐,則變而為苦。

冬瓜 味甘淡性寒。經霜後食良。陽臟人食之肥,陰臟人食之瘦。煮食能練五臟,為下氣也。冷者食之瘦人。九月食之,令人反胃。陰虛久病及反胃者,並忌食之。白瓜子久食寒中。

南瓜 味甘性溫。多食髮腳氣黃疸。同羊肉食,令人氣壅。忌與豬肝、赤豆、蕎麥麵同食。

菜瓜 味甘淡性寒。時病後不可食。同牛乳魚鮓食,併成疾。生食冷中動氣,食心痛臍下癥結。多食令人虛弱不能行,小兒尤甚。發瘡疥。空心生食,令胃脘痛。菜瓜能暗人耳目,觀驢馬食之,即眼爛,可知其性矣。

黃瓜 味甘淡,性寒,有小毒。多食損陰血,發瘧病,生瘡疥,積瘀熱,發疰氣,令人虛熱上逆。患腳氣虛腫及諸病時疫之後,不可食。小兒尤忌,滑中生疳蟲。勿多用醋,宜少和生薑,制其水氣。

絲瓜 味甘性冷。多食令痿陽事,滑精氣。

木耳 味甘性平,有小毒。惡蛇蟲從下過者,有大毒。楓木上生者,食之令人笑不止。採歸色變者、夜視有光者、欲爛不生蟲者、赤色及仰生者,並有毒不可食。唯桑槐榆柳樹上生者良,柘木者次之。其餘樹生者,動風氣,發痼疾,令人肋下急損絡背膊悶。不可合雉肉、野鴨、鵪鶉食,中其毒者,生搗冬瓜蔓汁並地漿可解。

香蕈 味甘性平。感陰濕之氣而成,善發冷氣,多和生薑食良。生山僻處者,有毒殺人。早英蕈有毒,不可食。

天花蕈 味甘性平。五臺山多蛇,蕈感其氣而生,故味雖美而無益。煮時以金銀器試之,不變黑者,方可食之。

磨菰蕈 味甘性寒。一云有毒,不可多食,動風氣發病。勿同雉肉食。雞㙡味甘性平,出雲南。

土菌 味甘性寒,有毒。槐樹上生者良,野田中者,有毒殺人。多食發冷氣,令人腹中微微痛,發五臟風,擁經脈,動痔漏,令人昏昏多睡,背膊四肢無力。冬春無毒,夏秋有毒。或有蛇蟲從下過也,夜中有光者、欲爛無蟲者、煮之不熟者、煮訖照人無影者、上有毛下無紋者、仰卷赤色者、墳墓中生棺木上者,並有毒殺人。勿同雉肉、鵪鶉食,中其毒者,地漿及糞汁解之。煮菌時投姜屑飯粒,若色黑者,殺人。否則無毒。或以苦茗白礬勺新水嚥下解之。妊婦食之,令子風疾。廣南人殺毒蛇,覆之以草,以水灑之,數日菌生,採干為末。入酒毒人,遇再飲酒,毒發立死。又南夷以胡蔓草毒人至死,懸屍於樹,汁滴地上,生菌子收之,名菌藥。毒人至烈。此皆不可不知,故並記之。苦竹菌有大毒,忌食。

羊肚蕈 味甘性寒。患冷積腹痛泄瀉者,勿食。

葛花菜 味苦甘性涼。產諸名山。秋霜浮空,如芝菌湧生地上,色赤味脆,亦蕈類也。

地耳 味甘性寒。春夏生雨中,雨後速採,見日即不堪用,俗名地踏菰。

石耳 味甘性平。味勝木耳。

鹿角菜 味甘性大寒。解面毒。丈夫不可久食,發痼疾,損腰腎經絡血氣,令人腳冷痹,少顏色。

龍鬚菜 味甘性寒。患冷氣人勿食。

石花菜 味甘鹹,性大寒滑。有寒積人食之,令腹痛。多食弱陽,發下部虛寒。

紫菜 味甘鹹性寒。多食令人發氣腹痛,有冷積者食之,令吐白沫。飲熱醋少許可解。其中防小螺螄損人,須揀淨用。凡海菜皆然。石⿸疒善味甘性平,似紫菜而色青。凡海菜忌甘草。

海帶 味甘鹹性寒滑。不可與甘草同食。

海苔 味甘鹹性寒。多食發瘡疥,令人痿黃少血色。

卷四

果類

李子 味甘酸,性微溫。多食令人臚脹,發痰瘧虛熱。同蜜及雀肉、雞肉、雞子、鴨肉、鴨子食,損五臟。同漿水食,令霍亂。勿同麋鹿麞肉食。李味苦澀者,不可食。不沉水者有毒,勿食。服術人忌之。妊婦服之,子生瘡疥。

杏子 味甘酸,性熱,有小毒。不益人。生食多傷筋骨。多食昏神,令膈熱生痰,動宿疾,發瘡癰,落鬚眉。病目者食多,令目盲。小兒多食,成壅熱,致瘡癤。產婦尤宜忌之。杏仁味甘苦,性溫,有小毒。兩仁者殺人。花開六出,核必雙仁。杏仁作湯,白沫不解者,食之令氣壅身熱。湯經宿者,動冷氣,能消犬肉索粉積。雙仁者誤食,或食杏仁多,致迷亂將死。急取杏根煎湯,服可解。八旦杏仁味甘性溫,多食亦能動宿疾也。

桃子 味甘酸,性溫,微毒。多食損脾助熱,令膨脹,發瘡癤。同鱉肉食,患心痛。食桃浴水,令泄瀉成淋,及寒熱病。能發丹石毒。生桃尤損人,食之有損無益。五果列桃為下,服術人忌之。桃仁味甘苦,性平。雙仁者有毒,宜去之。桃花勿用千葉者,令人目黃鼻衄不止。

栗子 味甘鹹,性溫。生食則發氣,蒸炒熱食則壅氣。風過者生熟咸宜,再經日曬作油灰氣。同橄欖食,有梅花香。中扁者名慄楔,慄作粉食,勝於菱芡。但飼小兒,令齒不生。患風疾及水腫者,並不宜食。小兒不可多食,生則難化,熟則滯氣,膈熱生蟲,往往致病。勿同牛肉食。密取一慄咬破,蘸香油和眾慄炒,俱不發爆。取苞中自裂出栗子,以潤沙密藏,夏初尚如新也。如苞未樹上自墜者,不能久藏,且易腐。

棗子 味甘,生性熱,熟性平。生食多令人熱渴膨脹,動臟腑,損脾元,助濕熱。患寒熱胃弱羸瘦人不可食。同蜜食損五臟。熟棗多食,令人齒黃生䘌。同蔥食,令五臟不和。同諸魚食,令腰腹痛。勿與鱉蟹同食。久食最損脾,助濕熱。患齒病疳病蟲䘌及中滿者,勿食。小兒食多生疳。棗葉微毒,服之使人瘦,久即嘔吐。

柿子 味甘性寒。多食發痰。同酒食易醉,或心痛欲死。同蟹食,令腹痛作瀉,或嘔吐昏悶,唯木香磨汁灌之可解。鹿心柿尤不可食,令寒中腹痛。干柿勿同鱉肉食,難消成積。凡紅柿未熟者,以冷鹽湯浸,可經年許。但鹽藏者微有毒。

梅子 味酸性平。多食損齒傷筋,蝕脾胃,令人膈上痰熱。服黃精人忌之。不可與豬羊肉、麋鹿麞肉同食。食梅齒齼者,嚼胡桃肉解之。梅子同韶粉食不酸、不軟牙。烏梅性溫忌豬肉。白梅與烏梅同功。暗香湯,取半開梅花,溶蠟封花口投蜜罐中,每取一二朵,同蜜一匙,點滾水服。清水揉梅葉洗蕉葛衣,經夏不脆。梅葉煎湯,洗黴衣即去,甚妙。

 味甘微酸,性寒。多食令人寒中損脾,萎困金瘡。乳婦產後血虛者,勿食。生食多成冷痢。梨與蘿蔔相間收藏,或削梨蒂,種於蘿蔔上藏之,皆可經年不爛。今北人每於樹上包裹,過冬乃摘,亦妙。

木瓜 味酸澀,性溫。忌鐵器。多食損齒傷骨,以鉛霜或胡粉塗之,則失酢味,且無渣。木瓜樹作桶濯足,甚益人。

榲桲 味酸甘,性微溫。形似木瓜而有毛,其氣甚香。多食發熱毒,澀血脈,聚胸膈痰。同車螯食,發疝氣。臥時生食,多令胃脘痁塞。

棠毬 味酸甘,性微溫。生食多令人嘈煩易飢。脾胃弱者及齒齲人勿食。

柰子 味苦甘酸澀,性寒,微毒。多食令人肺寒臚脹。凡病人食之尤甚。蘋果味甘性平,一名頻婆。比柰圓大,味更風美。

林檎 味甘酸,性溫。俗名花紅。多食令人百脈弱,發熱生痰滯氣,發瘡癤,令人好唾。其子食之,令人心煩。林檎樹生毛蟲,埋蠶蛾於下,或以洗魚水澆之,即止。

石榴 味甘酸澀,性溫。多食令人損肺,傷齒令黑,戀膈生痰。凡服食藥物人忌之。

橘子 味甘酸,性溫。多食戀膈生痰,滯肺氣。同螃蟹食,令患軟癰。同獺肉食,令噁心。勿與檳榔同食。橘皮干者,名陳皮。味苦辛,性溫。若多用久服,能損元氣。橘瓤上筋最難化,小兒多食成積。松毛裹橘,留百日不幹,綠豆亦可。忌近酒米,柑橙亦然。橘下埋鼠,則結實加倍。

柑子 味甘性寒。多食令脾寒成癖,及肺寒咳嗽,生痰,發陰汗,令大腸瀉痢。即用柑皮煎湯,或飲鹽湯可解。多食柑皮,令肺燥。

橙子 味甘性寒。多食傷肝氣,發虛熱。同獱肉食,發頭旋噁心。橙皮,味苦辛,性溫。宿酒未解,食之速醒,食多反動氣。勿同檳榔食。

香櫞 味辛酸,性溫。揉蒜罨其蒂上,則香更充溢。浸汁浣葛紵,勝似酸漿也。佛手柑味辛甘,性平。與香櫞功用相同。

金柑 味甘酸,性溫。藏綠豆中,經時不變。

枇杷 味甘酸,性平。多食動脾發痰助濕。同麵食及炙肉食,發黃病,壅濕熱氣。

胡桃肉 味甘,衣澀,性溫。多食生痰涎,動風氣,脫眉發,令人噁心吐水。同酒食多,令咯血動腎火。連衣食斂肺氣。不可合雉肉野鴨同食。胡桃肉與銅錢共食,即成粉。食酸齒齼,細嚼桃肉即解。去衣法;凡胡桃一斤,用甘蔗節五六段和湯煮透,經一宿,次早略煮,取去殼,衣隨脫。油胡桃有毒,傷人咽肺。

楊梅 味酸甘,性溫。多食發瘡助熱生痰,損齒傷筋。有火病者勿食,忌與生蔥同食。以柿漆拌核曝之,仁自裂出。

櫻桃 味甘澀,性熱。多食令人嘔吐,立發暗風,傷筋骨,敗血氣,助虛熱。小兒食之過多,無不作熱。有寒熱病人不可食。宿有濕熱病及喘嗽者,食之加劇,且有死者。過食太多,發肺癰肺痿。其葉同老鵝煮,易軟熟。

銀杏 味甘苦澀,性溫,有小毒。即白果。生食引疳,熟食多令人臚脹壅氣動風。小兒食多昏霍發驚引疳。同鰻鱺食,患軟風。妊婦食之滑胎。銀杏能醉人,食滿及千者死。三稜者有毒。臨炒時,密取一枚手握,炒不發爆,生搗能浣衣帛油膩。

榛子 味甘性平。凡收藏榛鬆瓜仁類,以燈心剪碎,和入罐內,放燥處不油。

松子 味甘性溫。多食生痰涎,發虛熱。不可同胡羊肉食。凡松子細果將油者,攤竹紙焙之,還好。

榧子 味甘澀,性熱。同鵝肉食,患斷節風,又令氣上壅。反綠豆,能殺人。豬脂炒榧,黑皮自脫。同甘蔗食,其渣自軟。榧煮素羹,味更甜美。多食引火入肺,大腸受傷也。

荔枝 味甘性熱。多食發熱、煩渴、口乾、衄血,鮮者尤甚,令即齦腫口痛。患火病及齒䘌人,尤忌之。食荔多則醉,以殼浸水飲之即解。荔枝熟時,人未採,則百蟲不敢近,人才採動,鳥、烏、蝙蝠、蟲類無不傷殘之也。故採荔枝者,必日中眾採,一日色變,二日味變,三日色味俱變。若麝香觸之,花實盡落也。以針刺荔殼數孔,蜜水浸瓷碗內,隔湯蒸透,肉滿甘美。

龍眼 味甘性平。生者用沸湯瀹過,食不動脾。

龍荔 味甘性熱,有小毒。狀如小荔枝,而肉味如龍眼。生食令人發癇,或見鬼物。

橄欖 味澀甘,性溫。多食令氣上壅,過白露摘食,不病瘧。食橄欖去兩頭,其性熱也。得鹽不苦澀,同栗子食甚香。用錫盒收藏,以紙封固,置淨地上,至五六月不壞。橄欖樹高難採,將熟時以木釘釘之,或納鹽少許於根皮內,其實一夕自落。其枝節間有脂膏如桃膠,採取和皮葉煎汁,熬如黑餳,謂之欖糖。用黏船隙,牢如膠漆,著水益干。其木作舟楫,撥著魚皆浮出,故橄欖能解一切魚毒。

梧桐子 味甘性平。生食無益,多食生痰涎,動風氣。

檳榔 味苦辛澀,性溫。頭圓矮平者為榔,形尖紫紋者為檳。檳力小,榔力大。勿經火。若熟使,不如不用。鴆鳥多集檳榔樹上,其外皮即大腹皮也。宜依法洗制,方可用之。檳榔得扶留藤、瓦壟子灰同咀嚼之,吐去紅水一口,則柔滑甘美。多食則發熱,勿同橙橘食。

蓮肉 味甘澀,性平。食蓮子不去心,令人作吐。多食生者,微動冷氣脹人。患霍亂及大便閉燥者,少食。荷梗塞穴,鼠自去。煎湯洗鑞垢自新。蓮花及蕊須忌地黃、蔥蒜。花畏桐油。

 味甘性平。生食過多,亦令冷中。少和鹽水食,益口齒。同油炸米麵果食,則無渣。忌鐵器。

 味甘性平。生食多傷臟腑,損陽氣,痿莖,生蟯蟲。水果中最不治病。熟食多令腹滯氣,腹脹飲薑汁酒一二杯可解。或含吳茱萸咽津亦妙。同蜂蜜食,生蝤蟲。小兒秋後食多,令臍下痛。花開背日,芡花開向日,故菱寒而芡暖。熟乾性平,生則冷利。四角三角為芰,兩角為菱,功用相同。勿合犬肉食。

芡實 味甘性平。生食過多,動風冷氣。熟食過多,不益脾胃,兼難消化。小兒多食,令不長。芡實一斗,用防風四兩煎湯,浸過經久不壞。

茨菇 味苦甘,性寒。多食發虛熱,及腸風痔漏崩中帶下,令冷氣腹脹。生瘡癤,髮腳氣,患癱瘓風。損齒失顏色,皮肉乾燥。卒食之,使人乾嘔。孕婦忌食,能消胎氣。小兒食多令臍下痛,以生薑同煮可解毒。勿同吳茱萸食。

荸薺 味甘,性寒滑,即地粟。有冷氣人不可食,令腹脹氣滿。小兒秋月食多,令臍下結痛。合銅嚼之,銅漸消也。勿同驢肉食,令筋急。

甜瓜 味甘,性寒滑,有小毒。多食發虛熱痼疾黃疸,及陰下濕癢生瘡,動宿疾癥癖,損陽氣,下痢,令人虛羸,手足乏力,惙惙氣弱。同油餅食作瀉,病後食之,成反胃。患腳氣者食之難愈。食多解藥力。夏月過食,深秋瀉痢最為難治。凡瓜有兩鼻兩蒂者,殺人。五月瓜沉水者,食之患冷病,令終身不瘥。九月被霜者,食之冬病寒熱。瓜性最寒,曝而食之尤冷。張華《博物志》云:人以冷水漬至膝,可頓啖瓜至數十枚。漬至項,其啖轉多。水皆作瓜氣,未知果否。食瓜傷腹脹者,食鹽花易消,或飲酒,或服麝香水可解。

西瓜 味甘性寒。胃弱者不可食,多食作吐利,發寒疝,成霍亂冷病。同油餅食,損脾氣。食瓜後,食其子,不噫瓜氣。以瓜劃破曝日中,少頃食,即冷如冰。近糯米,沾酒氣即易爛,貓踏之易沙。

葡萄 味甘酸,性微溫。多食助熱,令人卒煩悶昏目。甘草作釘,針葡萄立死。以麝香入樹皮內,結葡萄盡作香氣。其藤穿過棗樹,則實味更美。葡萄架下不可飲酒,防蟲屎傷人。

甘蔗 味甘性微寒。多食發虛熱,動衄血。同酒過食發痰。同榧子食則渣軟,燒蔗渣煙最昏目,宜避之。

落花生 味甘微苦,性平。形如香芋。小兒多食,滯氣難消。近出一種落花生,詭名長生果,味辛苦甘,性冷,形似豆莢,子如蓮肉,同生黃瓜及鴨蛋食,往往殺人。多食令精寒陽痿。

香芋 味甘淡,性平。多食泥膈滯氣。小兒及產婦尤宜少食。

甘露子 味甘性平,即草石蠶。不宜生食,多食令生寸白蟲。與諸魚同食,令人吐。或以蘿蔔滷及鹽菹水收之,則不黑。亦可醬漬蜜藏。

桑椹子 味甘酸,性微溫。小兒多食,令心痛。

黃精 味甘微苦,性平。忌水蘿蔔。太陽之草名黃精,食之益人。太陰之草名鉤吻,食之即死。勿同梅子食。

馬檳榔 味甘苦,性大寒。又名馬金囊。產婦忌食。女人多食,令子宮冷絕孕。

椰子漿 味甘性溫。食之昏昏如醉。食其肉,則不飢。飲其漿,則增渴。

菴羅果 味甘性溫。俗名香蓋,西洛甚多,多食動風疾。凡時疾後、食飽後俱不可食。同大蒜辛物食,令人患黃病。

諸果有毒 凡果未成核者,食之令人發癰癤及寒熱。果落地,有惡蟲緣過者,食之令人患九漏。果雙仁者,有毒殺人。瓜雙蒂者、沉水者,皆有毒殺人。凡果忽有異常者,根下必有毒蛇惡物,其氣熏蒸所致,食之立殺人。

解諸果之毒 燒豬骨灰為末,水服。

收藏 青梅、枇杷、橄欖、橙、李、菱、瓜類以臘水入些少銅青末,密封於淨罐內,久留色不變。或用臘水入薄荷、明礬少許,將諸果各浸甕內,久藏味佳,且不變色。

卷五

味類

 味鹹性寒。多食傷肺發咳,令失色損筋力。患水腫者、喘嗽者忌食。喜咸人必膚黑,血病無多食鹽,多食則脈凝澀而變色。鹽中多以礬硝灰石之類雜穢,須水澄復煎乃佳。河東天生者及曬成者,無毒。其煎煉者,不潔有毒。一種戎鹽,功用相同。凡飲食過多作脹,以鹽擦牙,溫水漱咽二三次,即消。烏賊魚骨能淡鹽。服甘遂藥者,忌之。用鹽擂椒味佳。

豆油 味辛甘,性冷,微毒。多食困脾,發冷疾,滑骨髓。菜油功用相同。

麻油 味甘辛,性冷。多食滑腸胃,發冷疾。久食損人肌肉。生性冷,熟性熱,可隨時熬用。凡經宿者,食之動風。若過於煎熬者,性極熱,勿用。

黑沙糖 味甘性溫。多食令人心痛,生長蟲,消肌肉,損齒髮疳。同鯽魚食,生疳蟲。同葵菜食,成流癖。同筍食,成瘕,令身重不能行。令人每用為調和,徒取其適口,而不知陰受其害也。

白沙糖 味甘性寒。多食助熟損齒生蟲。輕白如粉者,為糖霜。堅白如冰者,為晶糖。性味相同。

蜂蜜 味甘,性微溫。多食動脾。凡取蜜夏冬為上,秋次之,春則易發酸。川蜜溫、閩廣性熱、西南蜜涼。色白味甜。七月勿食生蜜,令人暴下霍亂。青赤酸者,食之心煩。與李子、生蔥、韭薤、萵苣、同食,令人利下。勿同黍米食。食蜜飽後,不可食鮓,令人暴亡。多食發濕熱病,生蟲䘌。小兒尤宜少食。凡蜜錢諸果,用細辛置於頂,不蟲蛇。

薄荷 味辛性涼,虛弱人久食,成消渴病。新病初愈食之,令虛汗不止。與鱉相反。貓食之醉。凡收薄荷者,須隔夜以糞水澆之,雨後乃可刈收,則性涼,不爾不涼也。

蓽茇 味辛性熱。能動脾肺之火。多食令人目昏,食料不宜用之。

草豆蔻 味辛澀,性溫。多食能助脾熱,傷肺損目。不如縮砂仁白豆蔻之性氣和也。

紅豆蔻 味辛性溫。多食令人舌粗,不思飲食,最能動火傷目致衄。食料中不宜用之。

食茱萸 味辛苦,性大熱。多食動脾火,發浮腫虛恚,發瘡痔。有目疾火證者,忌食。勿同茨菇食。

川椒 味辛性熱,有毒。多食令人乏氣傷血脈。凡有實熱喘以嗽及暴赤火眼者,勿食椒。五月食椒,損氣傷心,令人多忘。閉口者殺人。中其毒者,用涼水麻仁漿解之。川椒肉厚皮皺,其子光黑,如人子瞳。他椒子雖黑而無神,土椒子則無光矣。花椒性味相同,但力差薄耳。

胡椒 味辛,性大熱,有毒。多食損肺,令人吐血助火,昏目發瘡。有實火及熱病人食之,動火傷氣,陰受其害。病咽喉口齒及腸紅痔漏者,忌之。妊婦食之,令助胎熱,子生瘡疥。

小茴香 味辛甘,性微溫。力緩於大茴。有實火人宜少食之。其莖葉與子性味相同。

蒔蘿 味辛性溫。殺魚肉毒。有實熱者少食。其根有大毒,誤食殺人。

桂皮 味辛性溫。有實火者少食。忌生蔥、石脂。

 味苦而甘,茗性大寒,岕性微寒。久飲令人瘦,去人脂,令人不睡。大渴及酒後飲茶,寒入腎經,令人腰腳膀胱冷痛,兼患水腫攣痹諸疾。尤忌將鹽點茶,或同鹹味食,如引賊入腎。空心切不可飲。同榧食,令人身重。飲之宜熱,冷飲聚痰,宜少勿多,不飲更妙。酒後多飲濃茶,令吐。食茶葉令發黃成癖。唯蒙茶性溫,六安、湘潭茶稍平。鬆茗傷人為最。若雜入香物,令病透骨。況真茶即少,雜茶更多,民生日用,受其害者,豈可勝言?婦嫗蹈其弊者更甚。服威靈仙、土茯苓者忌之。服史君子者忌飲熱茶,犯之即瀉。茶子搗仁洗衣,去油膩。廣南一種苦⿰糹息,性大寒,胃冷人勿食。

酒類 甚多,其味有甘苦酸淡辛澀不一,其性皆熱,有毒。多飲助火生痰,昏神軟體,損筋骨,傷脾胃,耗肺氣,夭人壽。飲冷酒同牛肉食,令人生蟲。同乳飲,令人氣結。同胡桃食,令咯血。酒醉臥黍穰,食豬肉,患大風。酒同芥食,及合辛辣等物,緩人筋骨。酒後飲茶多,傷腎聚痰,成水腫及攣痛,腰腳重墜,膀胱疝證,腹下冷痛,消渴痰飲。久飲過度,令人精薄無子。醉臥當風,成癜風癱瘓。醉後浴冷水,成痛痹。凡用酒服丹砂、雄黃等藥,能引藥毒入四肢,滯血,化為癰疽。中一切砒蠱等毒,從酒得者不治。凡飲酒宜溫,不宜熱,宜少不宜多。飲冷酒成手戰。有火證、目疾、失血、痰嗽、痔漏、瘡疥者,並宜忌之。飲酒者喜咸惡甘,勿同甜物食。枳椇、葛花、赤豆花、綠豆粉皆能醒酒解毒。酒漿照人無影,及祭酒自耗者,勿飲。酒酸以赤小豆一升,炒焦入罐內,可變好。

燒酒 味甘辛,性大熱,有毒。多飲敗胃傷膽,潰髓弱筋,傷神損壽。有火證者忌之。同姜蒜、犬肉食,令人生痔發痼疾。妊婦飲之,令子驚癇。過飲發燒者,以新汲冷水浸之,或浸發即醒。中其毒者,服鹽冷水、綠豆粉可少解。或用大黑豆一升,煮汁一二升,多飲。服之取吐便解。

酒糟 味辛甘,性溫。臘月者可久留,有火熱病及喘嗽者,勿食糟物。

 味酸甘苦性微溫。解魚肉瓜菜毒。米醋乃良。多食損筋骨,傷胃氣,不宜男子,損齒滅顏,能發毒。不可同諸藥食,服茯苓、丹參、葶藶藥者忌之。凡風寒咳嗽及瀉痢脾病者,勿食。

 味鹹甘,性冷。殺魚肉菜蕈百藥毒,多食助濕發瘡,發小兒無辜生痰動氣。妊婦合雀肉食,令兒面黑。同葵藿食,能墮胎。麥醬同鯉魚及魚鮓食,生口瘡。患腫脹五疸咳嗽者,勿食豆醬乃佳。患瘡癤者食之,令瘢黑。服甘遂者忌之。

飴糖 味甘性溫。多食生痰助火,動脾風,發濕熱。患中滿、吐逆、秘結、牙䘌、赤目、疳病者,切忌食之。勿同豬心肺食,服半夏、菖蒲者忌之。

豆腐 味甘鹹,性寒。多食動氣作瀉,發腎邪及瘡疥頭風病。夏月少食,恐人汗入內。凡傷豆腐及中毒者,食萊菔、杏仁可解。

粉皮 索粉 俱味甘性涼。脾胃虛弱者,多食難化,令腹痛泄瀉,食杏仁即消。如近杏仁,即爛不成索。

乳酪 味甘酸,性寒。患脾痢者勿食。羊乳酪同魚鮓食,成瘕。忌醋。不可合鱸魚食。

酥油 味甘,性微寒。患脾氣虛寒者,宜少食之。

乳餅 味甘,性微寒。多食動氣滑腸,生痰。患泄瀉者,不宜食。

魚膘 味甘鹹,性平。脾胃虛者,宜少食之。回魚者性寒,不益腎。

魚膾 味甘性溫。同乳酪食,令霍亂。勿同諸瓜食,夜食不消成積。食後飲冷水生蟲,疫病後食之,損脾成內疾。食生鱠成瘕為怪病。過食不消者,用馬鞭草汁和酒服可化。勿同豬肝食。

魚酢 味甘鹹,性平。諸魚皆可作酢,多食難化,發瘡疥。防雜發害人。生酢損人,食之動脾胃病。同胡荽、同葵菜、同豆藿、同麥醬、同綠豆、同蒜食,並令消渴及霍亂。無鱗魚鮓尤不益人。

生薑 味辛甘,肉性溫、皮性寒。生髮散,熟溫中,多食損心氣,發目疾、五痔、失血。凡患瘡癤人食之,長惡肉。妊婦多食生薑,助胎熱,令子生瘡疥,或生多指。多食辛辣,皆能損胎。夜不食姜,免耗真氣。忌同豬肉、牛肉、馬肉、兔肉食。秋姜宜少食,能瀉氣夭年。乾薑久食,令人目暗。妊婦食之,令胎內消,蓋其性大熱而辛散也。糟老薑入蟬蛻,則無筋。

卷六

魚類

鯉魚 味甘性平。其脅鱗一道,從頭至尾,無大小皆三十六鱗。陰極則陽復,故能發風動火。同犬肉豆藿食,令消渴。同葵菜食,害人。天行病後及下痢者、有宿癥者,俱不可食。風病人食之,貽禍無窮。服天門冬、紫蘇、龍骨、硃砂人忌食。鯉脊上兩筋及黑血有毒。溪間生者,毒在腦。山上水中生者,不可食。炙鯉勿使煙入目,大損目光,三日內必驗。鯉魚子合豬肝食,能害人。勿同雞肉雞子食。

鯽魚 味甘性溫。同蒜食,助熱。同沙糖食,生疳蟲。同芥菜食,發浮腫。同雞雉鹿猴肉及豬肝食,生癰疽。服麥門冬者,食之害人。鯽魚子忌同豬肝食。

鯿魚 味甘性溫。患疳痢者,勿食。

鰣魚 味甘性平。多食發痼疾及瘡疥疳疾。

鱸魚 味甘性平,有小毒。多食發瘡腫,成痃癖。勿同乳酪食。肝不可食,剝人面皮。中鱸魚毒者,多飲蘆根汁可解。

鱖魚 味甘性平。鬐刺凡十二,以應十二月。誤梗害人,以橄欖核磨水,服之可解。

鰱魚 味甘性溫。多食令人熱中發渴,或發瘡疥。

鯖魚 味性甘平。作鮓與服石人相反。勿與生胡荽、麥醬、豆藿、生葵菜同食。服術人忌之。

白魚 味甘性平。多食熱中生痰,泥人膈,發灸瘡。同棗肉食,令患腰腹痛。經宿者勿食,令人腹冷,炙食亦少動氣。患瘡癤者勿食,能發膿。

回魚 味甘性平,多食動痼疾。同野豬雉肉食,令人發癩。同鹿肉食殺人。赤目赤須者忌食。

鮆魚 味甘性溫。多食助火動痰,發瘡疾。

鯊魚 味甘性平。多食發瘡疥。此魚大者四五寸,小時即有子。忌甘草。

鰷魚 味甘性溫。此魚長僅數寸,形狹而扁,狀如柳葉,性好群遊,多食發瘡疥丹毒。

鱠殘魚 味甘性平。鮮多食令人發瘡疥及小兒赤遊風。曬乾者名銀魚。又一種鱵魚,形似鱠殘,但喙上多生一針,功用相同。

鱅魚 味甘性溫。狀似鰱而色黑,其頭最大,俗呼花鰱。鰱之美在腹,鱅之美在頭。其目旁有乙骨,食魚去乙是矣。多食動風熱,發瘡疥。

鱒魚 味甘性溫。一名赤眼魚。多食動風氣,助濕熱,發瘡癤癬疥及痼疾。

鯇魚 味甘性溫,即草魚。多食發諸瘡及濕毒流氣痰核病。

石首魚 味甘性平。俗名黃魚。曝干為白鯗,食之能消瓜成水。又一種黃花魚,形狀相似,但色黑耳。

勒魚 味甘性平。干者謂之勒鯗。甜瓜生者,用勒魚骨插蒂上,一夜便熟。石首鯗骨亦然。

鯧魚 味甘性平。和生薑粳米煮,骨皆軟,其子有毒,食之令人下痢。

杜父魚 味甘性溫。狀似鯊而短,尾岐、頭大、口闊,身黃黑有斑,脊有刺。患瘡癤者,忌食。脊有細蟲如發,宜去之。

鱧魚 味甘性寒,即黑魚。有瘡人不可食,令瘢白,食之無益,能發痼疾。

鰻鱺魚 味甘,性微溫,有小毒。同白果食,患軟風,多食動風。妊婦食之,令胎有疾。有重三四斤者、昂頭三寸遊者、四目者、無腮者、背有白點者、腹有黑斑者並有毒,食之殺人。尖頭劍脊黑色者,有毒,食之無味。其骨燒煙燻蚊,令化為水。熏氈及屋舍竹木,斷蛀蟲。置書笥衣箱,不生蠹。海鰻鱺,性味相同,暖而不補。一種肉粗無油者,有毒勿食。干者名風鰻。

鱓魚 味甘,性大溫,即黃鱓。多食令人霍亂,發瘡疾,動風氣,損人壽。時行病後食之,復發。勿與犬肉犬血同食。妊婦食之,令子聲啞。黑而大者有毒,食之殺人。蓄水缸內,夜以燈照,通身浮水面,項下有白點,此乃蛇變者,急宜棄之。以蒜瓣投缸中,則群鱓跳擲不已,亦物性相制也。煮鱓忌桑柴火。食鱓中毒,食蟹即解。

鰌魚 味甘性平,即泥鰍魚。同白犬血肉食、和燈心煮鰌甚妙。忌桑柴煮。

鱣魚 味甘性平,有小毒,即黃魚。俗呼著甲魚。多食生痰助熱,發風動氣,發瘡疥。同蕎麥麵食,令人失音。作鮓食,令人難克化。服荊芥藥者,忌之。

鱘魚 味甘性平,即鱘鰉魚。一名鮪魚。多食動風氣,發一切瘡疥。久食令人心痛腰疼。同筍干食,發癱瘓。小兒食之,成咳嗽及瘷瘕。能發諸藥毒,服丹石人忌食,作鮓雖珍,亦不益人。

鮎魚 味甘性寒,有小毒。同牛肝食,患風噎涎。同野豬肉食,令吐瀉。同雉肉食,生癰癤。同鹿肉食,令筋甲縮。赤目赤須無腮者,並有毒,誤食殺人。反荊芥。

黃顙魚 味甘性平,微毒。一名䱀䰲。狀似小鮎,身青黃色,腮下有二橫骨、兩須、有胃,作聲軋軋。其膽春夏近上,秋冬近下。多食發瘡疥,不益人。反荊芥,能害人。

河豚 味甘性溫,有毒。海中者有大毒。多食發風助濕動痰。有痼疾瘡瘍者,不可食。與荊芥、菊花、桔梗、甘草、附子、烏頭相反。修治失法,誤入煙煤或沾灰塵,食之並能殺人。三月後即肉內生斑,不可食之。妊婦食之,令子赤遊風。其血有毒,脂令舌麻,子令腹脹,眼令目花。其肝及子有大毒,入口爛舌,入腹爛腸,無藥可解。中其毒者,以橄欖蘆根汁、糞清甘蔗汁解之,少效。或用鴨血灌下可解。服藥人不可食之。赤目者、極肥大者、腰腹有紅筋者,誤食殺人,諸藥不能解。厚生者宜遠之,勿食。又一種斑子魚,形似小河豚,其性味有毒,與河豚相同。河豚魚,飽後不可再食,食此不可盡飽,宜防發脹耳。

鱤魚 味甘性平。吞啖同類,池中有此不能蓄魚。生瘡癤者,勿食。

石斑魚 生南方溪澗,長數寸,白鱗黑斑,浮游水面,聞人聲則劃然深入。其子及腸有毒,誤食令人吐瀉,飲魚尾草汁少許,解之。

黃鯝魚 味甘性溫。此魚闊不逾寸,長不近尺,其油點燈,令人昏目。

鱊魚 味甘性平。俗名春魚。春月閒從巖穴中隨水流出,狀似初化魚苗,一斤千頭。或云鯉魚苗也。今宣城、涇縣於三月三前後三四日亦出小魚。土人炙收寄遠,或即此魚。

金魚 味甘鹹,性平。味短不宜食,止堪養玩。魚啖橄欖渣、肥皂水、鴿糞即死。得白楊皮不生蝨。

比目魚 味甘性平。多食動風氣,有風濕病者勿食。

鮹魚 味甘性平。尾有兩歧如鞭鞘。患癰疽者勿食。

鮫魚 味甘性平,即沙魚。皮可飾刀劍。大者尾長數尺,能傷人。小者子隨母行,驚即從口入母腹中。虎沙能咬人形,被暗傷人以紅布繫腰可免。忌甘草。

烏賊魚 味鹹性平。多食動風氣。其墨亦可書字,但逾年則跡滅。其骨名海螵蛸,文順者是真,橫者為假。能淡鹽,投骨於井,水蟲皆死。烏賊遇小滿,則形小也。

邵陽魚 味甘鹹,性平,有小毒。狀如盤及荷葉,無足無鱗,背青腹白,口在腹下,目在額上,尾長有節,螫人甚毒。吳人臘之,食之無益。其尾候人尿處訂之,令陰腫痛至死,拔去乃愈。被刺毒者,以魚扈竹及海獺皮解之。

竹魚 味甘性平。出廣南桂林湘江,狀似鯖魚而少骨刺,色青翠可愛,鱗間有朱點。多食發瘡疾。

鱉肉 味甘性冷。同豬兔鴨肉食損人。同芥子食,生惡瘡。同莧菜食,令腹中成肉鱉,害人。不可同桃子、鴨子、雞子食。《禮記》云:食鱉去醜,謂頸下有軟骨如龜形,食之令人患水病。有冷氣癥瘕人,不宜食之。凡鱉三足者、赤足者、獨目者、頭足不縮者、目四陷者、腹下有王字形十字文者、腹有蛇紋者、目白者、山上生者名旱鱉,並有毒,食之殺人。夏天亦有蛇化者,食須慎之。妊婦食之,令子短項。薄荷煮鱉能害人。鱉無耳,以目為聽。純雌無雄,以蛇黿為匹,故燒黿脂可以致鱉。遇蚊叮則死,得蚊煮則爛。熏蚊者,又用鱉甲,物相報復如此。鼉一鳴而鱉伏,性相制也。池中有鱉,魚不能飛。其膽味辛辣,破入湯中,可代椒而闢腥。其性畏蔥及桑灰。甲無裙而頭足不縮者,名曰納鱉。有毒,食之令人昏塞。以吳藍煎湯,服之立解。甲亦有毒。三足者名曰能鱉,有大毒,誤食殺人。

龜肉 味酸性溫。此物神靈,不可輕殺。六甲日十二月俱不可食,損人神。同豬肉、菰米、瓜莧食,害人神。龜版當心前一處四方透明,如琥珀色者佳。頭方腳短殼圓版白為陽。頭尖腳長殼長版黃為陰。其息以耳,腸屬於首,雌雄尾交,亦與蛇匹。龜老則神,年至八百,反大如錢。龜聞鐵聲則伏,蚊噆則死。香油抹眼,入水不沉。老桑煮之易爛。龜尿磨瓷器,能令軟。磨墨書石,能入數分。取龜尿,以豬鬃或松葉刺其鼻即出。金線綠毛龜置書笥闢蠹。呷蛇龜甲肉俱毒,不可食之。

黿肉 味甘性平,微毒。裂而懸之,一夜便覺垂長至地,聞人聲則收。腸屬於首,以鱉為雌,其脂摩鐵則明,老能變魅。非急弗食之。

螃蟹 味甘鹹,性寒,有小毒。多食動風發霍亂,風疾人不可食。妊婦食之損胎,令子頭短及橫生。不可同橘棗荊芥食,同柿食令成冷積腹痛,服木香汁可解。未經霜蟹有毒。腹中有蟲如小木鱉子而白者,不可食。大能發風。有獨螯、獨目、四足、六足、兩目相向、腹下有毛、殼中有骨、頭背有黑點、足斑、目赤者,並有毒,不可食。中其毒者,服冬瓜汁、豉汁、紫蘇汁、蒜汁、蘆根汁皆可解之。糟蟹罐上放皂莢半錠,可久留不壞。罐底入炭一塊,不沙。見燈易沙。得椒易䐈,得皂莢或蒜及韶粉可免沙䐈。得白芷則黃不散。得蔥及五味子同煮,則色不變。其黃能化漆為水,其螯燒煙,可集鼠。蟚蜞有毒,食多發吐痢。又有劍蟹之類,並有毒,不可食。雄者臍長,雌者臍圓,腹中之黃,隨月盈虧。流水生者,色黃而腥,止水生者,色紺而馨。

蚌肉 味甘鹹,性冷。多食發風動冷氣,馬刀肉有毒。

蜆肉 味甘鹹,性冷,微毒。多食發嗽及冷氣消腎。

蛤蜊 味鹹性冷。與丹石人相反。食之令腹結痛,以枇杷核同煮脫丁。

蟶肉 味甘性溫。天行病後,不可食之。

蚶肉 味甘,性微溫。多食令人壅氣,同飯食不口乾。車渠蓋瓦壟之,大者作杯,注酒滿過一分不溢。

淡菜 味甘性溫。多食令頭目昏悶。得微利可已。久食脫人發。服丹石人食之,令腸結。燒食即苦,不宜人。以少米先煮熟後去毛,再入蘿蔔。或紫蘇、或冬瓜同煮,尤佳。

田螺 味甘,性大寒。其肉視月盈虧,有冷積人勿食。小者名螺螄,性味相同。清明後其中有蟲,不可食用也。細長者名海螄,味鹹性寒,肉綠色。

鱟魚 味辛鹹,性平,微毒。多食令咳嗽,發瘡癬。其行雌常負雄,失雌,雄即不動,取必雙得。其血碧色,尾有珠如粟。燒脂可以集鼠,蚊螫即死。小者名曰鬼鱟,食之害人。

海䖳 味鹹性溫,即海蜇。無口眼腹翅,塊然一物,以蝦為目,蝦去則住。浸以石灰礬水則色白。

鰕肉 味甘鹹,性溫,有小毒。多食動風助火,發瘡疾。有病人及患冷積者勿食。小兒食之,令腳弱。雞犬食之,亦令腳屈弱。生水田溝渠中者有毒,切勿以熱飯盛密器內作鮓食,毒人至死。鰕無須者、腹下通黑及煮熟色變白者,並有毒,不可食。勿與鹿麞肉、豬肉、雞肉同食。妊婦食之,令子難產。

海鰕 味甘鹹,性平,有小毒。同豬肉食,令人多唾。閩中有五色鰕,長尺余,曝干為對鰕,功用相同。

 味甘性寒,即田雞。其骨熱食之,令小便淋。妊婦食之,令子聲啞壽夭。小蛙食多,令人尿閉,臍下痠痛。有至死者,擂車前水,飲可解。正月出者名黃蛤,不可食。漁人多以蟾蜍去皮偽充,有毒勿食。

海參 味甘鹹,性寒滑。患泄瀉痢下者勿食。

燕窩 味甘性平。黃黑黴爛者有毒,勿食。

牡蠣肉 味甘性溫。俗呼鮑魚。海牡蠣可用,丈夫服之,令人無髭。

鼉肉 味甘,性溫,有小毒。食之發冷氣痼疾。此物有靈,不可食之。其涎最毒,身具十二生肖肉,唯蛇肉在尾,最毒。

鯪鯉肉 味甘澀,性溫,有毒。即穿山甲。其肉最動風,風疾人才食數臠,其疾一發,四肢頓廢。

蚺蛇肉 味甘,性溫,有小毒。四月勿食。其膾著醋,能卷人筋,唯以芒草作箸乃可。

諸魚有毒 魚目有睫、目能開合、二目不同,逆腮、全腮、無腮、白鬐、腦白連珠,腹下丹字形、形狀異常者,並有毒,食之殺人。凡一切無鱗魚皆有毒,宜少食之。妊婦食之,並難產育,令子多疾也。

紫荊花入魚羹中,食之殺人。

解諸魚毒 黑豆汁、馬鞭草汁、橘皮、大黃、蘆根汁、朴硝湯飲之皆可解。凡中鰍、鱓、鰕、鱉、蝦蟆毒,令臍下痛,小便秘,用豆豉一合,煎濃汁頻飲之可解。

收藏銀魚鮆魚 以干豬草一處,不變色味。藏白鯗,以干稻柴同包。凡洗□魚,滴生油數點,則無涎,煮時下沒藥少許,則不腥。

卷七

禽類

鵝肉 味甘性寒,蒼鵝性冷有毒,嫩鵝有毒。多食令人霍亂,發痼疾,生瘡疥。患腫毒者勿食。火熏者尤毒。虛火咳嗽者勿食。鵝血味鹹微毒。鵝卵味甘性溫,多食鵝卵,發痼疾。煮鵝下櫻桃葉數片,易軟。

鴨肉 味甘性寒,黑鴨有毒。滑中發冷利,患腳氣人忌食之。新鴨有毒,以其多食蚯蚓等蟲也。目白者殺人。腸風下血人不可食鴨。鴨血味鹹性冷,解諸藥毒。鴨卵味甘鹹,性微寒。多食發冷氣,令人氣短背悶。妊婦多食,令子失音,且生蟲。小兒多食,令腳軟。患瘡毒人食之,令惡肉突出。不可合鱉肉、李子食,害人。合桑椹食,令妊婦生子不順。過食鴨肉所傷成瘕者,以糯米泔溫服一二盞,漸消。

雞肉 味甘酸,性微溫。善發風助肝火。同葫蒜芥李及兔犬肝犬腎食,並令人瀉痢。同魚汁食,成心瘕。同鯉魚、鯽魚、蝦子食成癰癤。同獺肉食,成遁屍病。同生蔥食,成蟲痔。同糯米食,生蝤蟲。小兒食多,腹內生蟲,五歲以下忌食。四月勿食抱雞肉,令人作癰成漏。男女虛乏有風病人食之,無不立發。勿同野雞、鱉肉食。黃雌雞患骨蒸熱者,勿食。雞有五色者、元雞白首者、六指者、四距者、雞死足不伸者、閹雞能啼者,並有毒,食之害人。老雞頭有毒,勿食。雞肝味甘苦,性溫,微毒。《內則》云:食雞去肝,為不利人。雞卵味甘性平,微寒。多食令腹中有聲,動風氣。同蔥蒜食,令氣短。同韭食,成風痛。同鱉肉食,損人。同獺肉食,成遁屍病。同兔肉食,成瀉痢。妊婦多食,令子失音。以雞子、鯉魚同食,令兒生瘡。同糯米食,令兒生寸白蟲。同魚膾、同乾薑食,令子生疳,發瘡疥。小兒患痘疹者,不唯忌食,禁嗅其煎食之氣。恐生翳膜也。醋能解蛋毒,過食蛋傷,紫蘇子能消。人踏抱出雞子殼,令生白癜風。

野鴨 味甘性涼。不可同胡桃、木耳、豆豉食。

野雞 味酸甘,性微寒,春夏有小毒。患痢人不可食。久食令人瘦,發五痔諸瘡疥。同蕎麥麵食,生肥蟲。同菌蕈、木耳食,發五痔,立下血。同胡桃食,發頭風眩暈及心痛,損多益少,不可常食。卵同蔥食,生寸白蟲。同家雞食,成遁屍病。自死爪甲不伸者,食之殺人。不可與鹿肉、豬肝、鯽魚、鮎魚、回魚同食。

鵓鵒肉 味甘鹹,性平。食多減一切藥力,其血解百藥蠱毒。不可與麞肉同食。

雀肉 味甘性溫。勿同豬肝及李食。妊婦食雀肉飲酒,令子多淫。多食雀腦,動胎氣,令子雀目。同豆醬食,令子面皯。服術人忌之。

鶉肉 味甘性平。不可同豬肝食,令人生黑子。同木耳、菌子食,令人發痔。鶉毛有斑點,善搏鬥。始由蝦蟆黃魚所化,終以卵生,四時常有。鵪肉與鶉性味相同,形亦相似,但色黑無斑。始由鼠化,終復為鼠。夏有冬無,今通呼為鵪鶉也。

鷓鴣肉 味甘性溫。不可與竹筍同食,令人小腹脹。或言此鳥天地之神,每月取一隻饗至尊,所以自死者,不可食。其鳥飛必南翅。

雁肉 味甘性平。七月勿食,傷人神。道家謂之天厭,不食為妙。久食動氣。《禮記》云:食雁去腎,不利人也。

鵽鳩肉 味甘性熱。即突厥雀。形似雌雉,鼠腳無後趾,岐尾,憨急群飛,雌前雄後。

鸐雉肉 味甘性平,有小毒。多食令人瘦,發五痔。同蕎麥麵食,生肥蟲。同豆豉食,害人。卵同蔥食,生寸白蟲。一名山雞。山雞有四種:似雉而尾長三四尺者,為鸐雉。似鸐而尾長五六尺,能走且鳴者,為鷮雉,俗通呼鸐矣。似鸐而小,首有采毛,為鵔鸃。似雉而腹有采色,為錦雞,俗通呼為錦雞矣。又有吐綬雞,每春夏晴明,徐舒頷下錦綬,文采煥爛,斂即不見,養之並闢火災,食之有毒。

鶡雞肉 味甘性平。初病後勿食。鶡氣猛,鬥期必死。

白鷳肉 味甘性平。患瘡癤者勿食。黑鷳氣味相同。

竹雞肉 味甘性平,即泥滑滑。諺云:家有竹雞啼,白蟻化為泥。亦闢壁蝨。

英雞肉 味甘性溫。常食石英,秋月即無。

黃褐侯肉 味甘性平,即青佳。多食發喉痹,用生薑可解。

桑鳸肉 味甘性溫,即蠟嘴。初病後勿食。

鸜鵒肉 味甘性平,即八哥。天寒欲雪,即群飛如告。鸜鵒不逾濟,地氣使然也。

烏鴉肉 味酸澀,性平。羶臭不可食,肉及卵食之,令人昏志。

喜鵲肉 味甘性寒。婦人不可食。

燕肉 味酸性平,有毒。不可食,損人神氣。不宜殺之。嗜燕人入水,為蛟龍所吞。燕作窩,長能容二匹絹者,令人家富也。窩穴北向,尾屈色白者,是數百歲燕。《仙經》謂之肉芝。

刺毛鶯肉 味甘性平。有瘡疥者少食。

孔雀肉 味鹹性涼,微毒。食其肉者,自後服藥必不效,為其解毒也。尾有毒,不可入目,令人昏翳。

 即魚鷹。能啖蛇。其肉腥惡,不可食。

鴟腦 有毒。同酒食,令人久醉健忘。

鶴肉 有毒,頂血飲之立死。性喜食蛇,蛇聞聲而遠去,人家畜之,以闢蛇。

鸛肉 有毒,不可食。其骨入沐湯浴頭,令發盡脫,更不生也。又能殺樹木。鸛生三子,一為鶴,巽極成震,陰變陽也。

鴛鴦肉 味鹹性平,有小毒。多食令人患大風病。

鸕鶿肉 味酸鹹,性冷,微毒。即水老鴉。凡魚骨梗者,密念鸕鶿不已,即下。妊婦食之,令逆生。

貓頭鷹 夜勿煮炙,能引鬼魅。

諸鳥有毒 凡鳥自死自閉、自死足不伸,白鳥元首、元鳥白首、三足、六指、異形異色、四翼、肝色青者、野禽生卵有八字形者,並有毒,食之殺人。

卷八

獸類

豬肉 味苦,性微寒,有小毒。牡曰豭,牝曰彘,子曰豚,牡而去勢曰豶。生江南者,謂之江豬,唯豭肉無毒。多食閉血脈,弱筋骨,虛人肌。疫病者、金瘡者,尤宜忌之。久食令人少子傷精,發宿疾。豚肉久食,令人遍體筋肉碎痛乏氣。江豬多食令人體重,作脯少有腥氣。久食解藥力,動氣發疾。傷寒、瘧痢、痰痼、痔漏諸疾,食之必再發,難愈。反梅子、烏梅、桔梗、黃連,犯之令人瀉痢。服胡黃連食之,令人漏精。服甘草者忌之。同牛肉食,生寸白蟲。同兔肉食損人。同羊肝、同雞子、同鯽魚及黃豆食,令人滯氣。同葵菜食,令人少氣。同蕎麥麵食,患熱風,脫須、眉毛、發。同生姜食,生面斑發風。同胡荽食,爛人臍。同蒼耳食,動風氣。同百花菜、同吳茱萸食,發痔瘺。同龜鱉肉、麋鹿驢馬肉、蝦子食,傷人。多食令人暴肥,蓋虛風所致也。頭肉有毒,多食動風發疾,豬肉毒在首,故有病者忌之。項肉俗名槽頭肉,肥脆能動風。脂膏勿令中水,臘月者歷年不壞。反烏梅、梅子,忌乾漆。腦味甘,性寒,有毒。《禮記》云:食豚去腦,能損男子陽道,臨房不能行事,酒後尤不可食。今人以鹽酒食豬腦,是引賊入室也。血味鹹性平,服地黃、補骨脂、何首烏諸補藥者忌之,能損陽也。同黃豆食,滯氣。心味甘鹹性平,多食耗心氣,不可合吳茱萸食。肝味苦性溫,豬臨殺驚氣入心,絕氣歸肝,俱不可多食。服藥人勿食。不可合雉肉、雀肉及同魚膾食,生癰疽。同鯉魚、鯽魚食,傷神。同鵪鶉食,生面黚。肺味甘,性微寒。同白花菜食,令人氣滯發霍亂。八月和飴食,至冬發疽。腎味鹹性冷,即腰子。久食令人傷腎少子。虛寒者尤忌。冬月食之,損真氣,發虛壅。𦚠脂微毒,男子多食損陽。豬鼻唇多食動風氣。凡花豬、病豬、白蹄豬、自死豬、煮汁黃者為黃鑣豬、肉中有米星為□□,俱不可食。燒肉忌桑柴。凡煮肉同皂莢子、桑白皮、高良薑、黃蠟不發風氣。得舊籬筏易熟。煮肉封鍋,入楮實子二三十粒,易爛且香。夏天用醋煮肉,可留數日。煮臘肉將熟。以紅炭投鍋內,則不油薟氣。洗豬肚用面,洗腸臟用砂糖,能去穢氣。中病豬毒,燒豬屎為末,水服錢許,三次可瘥。過食豬肉傷,燒豬骨為末,水服。或服芫荽汁、生韭汁,或加草果可消。煮硬肉入山楂數顆,易爛。

羊肉 味甘性熱。反半夏、菖蒲。同蕎麥麵、豆醬食。發痼疾。同醋食,傷人心。同鮓鱠酪食,害人。熱病、疫證、瘧疾病後食之,復發致危。妊婦食之,令子多熱病。頭蹄肉味甘性平。水腫人食之,百不一愈。冷病人勿多食。妊婦食羊目,令子睛白。血味鹹性平。凡豬羊血食久,鼻中毛出,晝夜長五寸,漸如繩,痛不可忍,摘去復生。唯用乳石、硇砂等分為丸,臨臥服十丸,自落也。服丹石人忌食羊血,十年一食,前功盡亡。服地黃、何首烏諸補藥者忌之。能解胡蔓草毒。腦有毒,食之發風病。和酒服迷人心,成風疾。男子食之,損精氣少子。白羊黑頭,食其腦,作腸癰。羊心有孔者勿食,能殺人。羊肺三月至五月其中有蟲,狀如馬尾,長二三寸,須去之。不去食之,令人痢下。肝味苦性寒。同豬肉及梅子、小豆食,傷人心同生椒食,傷人五臟,最損小兒。同苦筍食,病青盲。妊婦食之,令子多厄。羊䐗和飯飲久食,令人多唾清水,成反胃,作噎病。凡煮羊肉用杏仁或瓦片,則易爛。同胡桃及萊菔煮,不臊。同竹䶉煮,助味。以銅器煮食,男子損陽,女子暴下。白羊黑頭、黑羊白頭、獨角者,並有毒,食之生癰。中羊肉毒者,飲甘草湯解之。過食羊肉傷者,多食棗子、草果可消。

黃牛肉 味甘性溫,微毒。食之發藥毒 能病人。牛夜鳴則㾞,臭不可食。牛病自死者,血脈已絕,骨髓已竭,不可食之。誤食令人生疔暴亡,發痼疾、痃癖、洞下、疰病。瘟牛暴死者,不可食。獨肝者有大毒,令人痢血至死。北人牛瘦,多以蛇從鼻灌,故爾獨肝。水牛則無之,啖蛇牛毛髮白而後順者,是也。人乳可解其毒。自死白首者,食之殺人。疥牛食之發癢。黃牛、水牛合豬肉及黍米酒食,並生寸白蟲。同韭薤食、合生姜食,損齒。勿同栗子食。黑牛白頭者大毒,勿食。水牛肉味甘性平,忌同黃牛。患冷人勿食。蹄中巨筋,多食令生肉刺。牛乳味甘性微寒,生飲令人利,熱飲令人口乾氣壅,溫飲可也。不宜頓服。與酸物相反,令人腹中癥結。患冷氣人勿食。同魚食成積,同醋食生瘕。牛脂味甘溫微毒,多食發痼疾瘡瘍。牛腦味甘性溫,微毒。熱病死者,勿食其腦,令生腸癰。牛肝勿同鮎魚食,患風噎涎青。牛腸胃合犬肉、犬血食,病人。服仙茅者食牛肉、牛乳,令斑人鬢髮。服牛膝人,亦忌食之。凡煮牛肉入杏仁蘆葉,則易爛。煮病牛入黃豆,豆變黑色者,殺人。中疔疥牛毒,用澤蘭根,或甘菊根汁,或豬牙灰水服,或生菖蒲擂酒,或甘草湯解之。豬脂化湯,亦可解毒。過食牛肉所傷,以稻草和草果煎濃湯,多服可消。牛乃有功於世,仁人君子,必宜戒食。

狗肉 味酸鹹,性溫。服食人忌食。九月食犬傷神。反商陸。同生蔥蒜食,損人。同菱食,生癲。白犬合海鮋食,必得惡病。勿炙食,令消渴。妊婦食之,令子無聲,且生蟲。疫證及熱病後食之,殺人。勿同鯉魚,鱓魚、牛腸食,令人多病。春末夏初多猘犬,宜忌食。瘦犬、有病、發狂、暴死、無故自死者,有毒殺人。懸蹄犬傷人赤股而躁者、氣躁犬目赤者,並不可食。白狗血和白雞肉、烏雞肉、白雞肝、白羊肉、蒲子羹等食,皆病人。白犬乳酒服,能斷酒。犬腎微毒,《內則》云:食犬去腎,不利人也。田犬長喙善獵。吠犬短喙善守。白犬虎紋、黑犬白耳,畜之家富貴。純白者主凶,斑青者識盜而咬。凡食犬肉傷,用杏仁二三兩,帶皮研細,熱湯二三盞拌勻,三次服。能使肉盡消。犬智甚巧,力能護家,食之無益,何必嗜之。

馬肉 味辛苦,性冷,有毒。同倉米、稷米及蒼耳食,必得惡病,十有九死。同姜食,發氣嗽。同豬肉食,成霍亂。患疥瘡下痢者,食必加劇。妊婦食之,令子過月難產。乳婦食之,令子疳瘦。馬生角、無夜眼、白馬青蹄、白馬黑頭者,並不可食,令人癲。馬鞍下肉色黑,及馬自死者、形色異常者,並有毒,食之殺人。馬乳味甘性冷利,同魚鱠食,作瘕。馬肝及鞍下肉有大毒,食之殺人。刷牙用馬尾,令齒疏損。近人多用燒灰揩拭,最腐齒齦。馬腦有毒,食之令人發癲。馬血有大毒,生馬血入人肉中,一二日便腫起,連心即死。有人剝馬傷手,血入肉一夜致死。馬肉上血洗不淨,食之生疔腫。馬汗有大毒,患瘡人觸馬汗、馬氣、馬毛、馬尿、馬屎並令加劇。馬汗入瘡,毒攻心欲死者,燒粟干灰淋汁浸洗,出白沫乃毒去也。食馬肉毒發而心悶者,飲清酒則解。飲濁酒則加,或飲蘆根汁、或嚼杏仁、或煎甘草湯解之。中馬肝毒者,豬骨灰、牡鼠屎、豆豉、狗屎灰、人頭垢並水服可解。中疔疥馬毒者,澤蘭根汁、豬牙灰、甘菊根汁俱水服,或生菖蒲酒解之。馬食杜蘅善走,食稻足重,食鼠屎腹脹,食雞糞生骨眼。以殭蠶、烏梅拭牙,則不食,得桑葉乃解。掛鼠狼皮於槽,亦不食。遇死馬骨,則不行。以豬槽飼馬、石灰泥馬槽、馬汗著門並令馬落駒。系獼猴於廄,闢馬病。馬頭骨埋於午地,宜蠶。浸於上流,絕水蜞蟲。

驢肉 味甘性平。與荊芥茶相反,同食殺人。同鳧茈食,令人筋急。多食動風,脂肥尤甚。屢試屢驗。凡驢無故自死者、疫死者、力乏病死者並有毒,忌食。疥癩及破爛瘦捐者,食之生疔腫。將熱驢血和麻油一盞,攪去沫,煮熟成白色,亦一異也。妊婦食之,令子難產。勿同豬肉食,傷氣。

騾肉 味辛苦,性溫,有小毒。其性頑劣,肉不益人。多食令人健忘。妊婦食之難產。騾大於驢,而健於馬,其力在腰,其後有鎖骨不能開,故不孳乳。牡驢交馬而生者騾也。牡馬交驢而生者為駃騠。牡驢交牛而生者,為馲𩢷。牡牛交驢而生者,為⿱艹豨䐽。牡牛交馬而生者,為驅驉。今俗通呼為騾矣。

鹿肉 味甘性溫。二月至八月不可食,發冷痛。白臆者、豹文者並不可食。鹿肉脯炙之不動、及見水而動、或曝之不燥者並殺人。同雉肉、蒲白、鮠魚、鮎魚、雞肉、生菜、鯽魚、鰕食,發惡瘡。《禮記》云:食鹿去胃,鹿茸不可以鼻嗅之,中有小白蟲,視之不見,入人鼻必為蟲顙,藥不及也。不可近丈夫陰,令痿。鹿脂亦不可近陰。久食鹿肉,服藥必不得力,為其食解毒之草故也。勿同豬肉食。

麋肉 味甘性溫。多食令人弱房,髮腳氣。妊婦食之,令子目病。不可合豬肉、雉肉、鮠魚、雞肉、菰蒲食,發痼疾。同蝦及生菜、梅、李食,損男子精氣。麋脂不可近陰,令痿。亦不可同桃李食。淮南子云:孕婦見麋,生子四目。

虎肉 味酸,作土氣,性熱。正月食虎傷神。熱食虎肉,傷人齒。多有藥箭傷者,食者慎之。虎鼻懸門中,次年取熬作屑,與婦食之,便生貴子。勿令人及婦知,知則不靈。虎豹皮上睡,令人神驚。其毛入瘡有大毒。虎骨勿用中毒藥箭者,能傷人也。虎夜視,一目放光,一目看物。聲吼如雷,風從而生,百獸震恐。立秋始嘯,仲冬始交,虎不再交。孕七月而生,虎生三子,一為豹。其搏物三躍不中,則捨之。食狗則醉,聞羊角煙則走,惡其臭也。虎害人獸,而蝟鼠能制之。智無大小也。

豹肉 味酸,性微溫。正月勿食,傷神損壽。豹肉令人志性粗豪,食之便覺,少頃消化乃定,久食亦然。豹脂合生發藥,朝塗暮生。廣西南界有唼臘蟲,食死人屍,不可驅逐,以豹皮覆之,則畏而不來。

野豬肉 味甘性平。多食微動風疾,不可同回魚、鮎魚食。青蹄者不可食,服巴豆藥者忌之。嶺南一種懶婦,似山豬而小,善害田禾。唯以機軸紡織之器,置田所,則不復近也。

豪豬肉 味甘,性大寒,有毒。不可多食,發風令人虛羸,助濕冷病。

駝肉及峰脂 味甘性溫。能知泉源水脈風候,凡伏流人所不知,駝以足踏處,即得之。流沙夏多熱風,行旅遇之即死。風將至,駝必聚鳴,埋口鼻於沙中,人以為驗也。其臥而腹不著地,屈足露明者,名明駝,最能行遠。駝糞亦直上如狼煙。駝黃味苦性平,微毒。似牛黃而不香,戎人以亂牛黃,而功不及之。

熊肉 味甘性平。十月食之傷神。患寒熱積聚痼疾者食之,令終身不除也。熊脂味甘,性微寒。寒月則有,夏月則無之。然燈煙損人眼,令失光明。熊掌難腝,得酒醋水三件同煮熟,即大如皮毬,且易軟也。熊膽春近首,夏在腹,秋在左足,冬在右足。熊行山中,必有跧伏之所,謂之熊館。性惡穢物及傷殘,捕者置此物於穴,則合穴自死。或為棘刺所傷,出穴爪之至骨,即斃也。

山羊肉 味甘性熱。疫病後忌食。妊娠食之,令子多病,肝尤忌之。

羚羊肉 味甘性平。其角能碎佛牙、貘骨、金剛石。燒煙走蛇虺也。

麂肉 味甘性平。多食發痼疾。妊婦食之,令胎墮。

麞肉 味甘性溫。十二月至七月食之動氣,多食發消渴及痼疾,瘦惡者勿食。同鴿食成瘕,同梅李、生菜、蝦食,並能病人。凡人心膽粗豪者,以其心肝食之,即減,膽小者食之,愈怯。

香麞肉 味甘性溫。蠻人食之,不畏蛇毒。臍名麝香。忌大蒜。麝不可近鼻,有白蟲入腦,患癩。久帶其香透關,令人成異疾。能墮胎,消瓜果食積,闢蛇。

豬獾肉 味甘酸,性平。其耳聾,見人乃走,能孔地食蟲蟻瓜果。其肉帶土氣。狗獾性味與貒相同,貒即豬獾。

兔肉 味甘辛,性寒。同白雞肉及肝心食,令人面黃。同獺肉食,成遁屍病。與姜橘同食,令人心痛霍亂。忌同鹿肉、鱉肉、芥菜及子末食。十一月至七月食之,傷神氣。兔死而眼合者殺人。食兔髕,多令人面生髕骨。《內則》云:食兔去尻,不利人也。妊婦不可食,令子缺唇,主逆生。兔尻有孔,子從口出,故妊婦忌之,非獨為缺唇也。久食絕人血脈,損元氣陽事,令人痿黃。兔肝亦勿與雞芥、胡桃、柑橘同食。

山獺肉 不宜食。其陰莖為補助要藥,骨解藥毒,研少許敷之立消。

水獺肉 味甘鹹,性寒。多食消男子陽氣。勿同橙橘、雞肉、雞子、兔肉食。其肝有毒。諸畜肝皆有定數,唯獺肝一月一葉,十二月十二葉,其間又有退葉。或云獱獺無雌,以猨為匹,故猿鳴而獺候。

象肉 味甘淡,性平。多食令人體重。象具百獸肉,唯鼻是其本肉。象膽幹了,上有竹文斑光膩。春在前左腿,夏在前右腿,秋在後左腿,冬在後右腿。牙近鼠類,鼠皮則裂。世人知然犀可見水怪,而不知沉象可驅水怪。夏月合藥,宜置象牙於傍。合丹灶以象牙夾灶,得雷聲乃能發光。

豺肉 味酸性熱,有毒。食之損人精神,消人脂肉,令人瘦。

狼肉 味酸性熱。《內則》云:食狼去腸,不利人也。其糞燒煙直上。

狐肉 味甘性溫,有小毒。《禮記》云:食狐去首,為害人也。人卒暴亡,即取雄狐膽,溫水研灌,入喉即活。移時者無及矣。

貍肉 味甘性溫。正月勿食,傷神。反藜蘆、細辛。食貍去正脊,不利於人。貍類甚多,性味相同。

家貓肉 味甘酸,性溫。肉味不佳,亦不入食品。畜之者以虎形利齒,尾長腰短,目如金銀,上齶多稜者為良。其睛可定時辰,子午卯酉如一線,寅申巳亥如滿月,辰戌醜未如棗核也。其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則暖。性畏寒,不畏暑,能畫地卜食,隨月旬上下齧鼠,其孕兩月而生。貓有病,以烏藥水灌之,可愈也。

貉肉 味甘性溫。貉逾汶即死,土氣使然也。其耳亦聾,與獾貒性味相同。

野馬肉 味甘性平,有小毒。食之無益。如家馬肉,但落地不沾沙耳。

犀肉 味苦酸鹹,性寒。妊婦勿服。能消胎氣。凡蠱毒之鄉,飲食中以角攪之,有毒則生白沫,以之煮毒藥,則無毒也。忌鹽。

老鼠肉 味甘性熱。誤食鼠骨,能令人瘦。鼠涎有毒,若飲食收藏不密,涎墜其中,食之令人生鼠瘺,或發黃如金。鼠糞有小毒,食中誤食,令人目黃成疸。被鼠食殘之物,人忌食之。

土撥鼠肉 味甘性平。雖肥而煮之無油味。多食難克化,微動風。

貂鼠肉 味甘性平。其毛皮寒月服之,得風更暖,著水不濡,得雪即消,拂面如焰。塵沙迷目,拭眯即出。近火則毛易脫。

黃鼠肉 味甘性平。昔為上供,今不甚重之。多食能發瘡。

黃鼠狼肉 味甘羶臭,性溫,有小毒。不堪食。

蝟肉 味甘性平。誤食其骨,令人瘦劣。諸節漸小。

諸肉有毒 六畜自死首北向、諸畜帶龍形、六畜自死口不閉、六畜疫病疔疥死、獸歧尾、諸獸赤足、諸畜肉中有米星、獸並頭、禽獸肝青、諸獸中毒及藥箭死、脯沾屋漏、米甕中肉脯、六畜肉熱血不斷、祭肉自動、諸肉經宿未煮、六畜五臟著草自動、脯嚗不燥、生肉不斂水、六畜肉得咸酢不變色、肉煮熟不斂水、肉煮不熟、六畜肉墮地不沾塵、肉落水浮、肉汁器盛閉氣,乳酪煎膾、六畜肉與犬不食者,以上並不可食,殺人。輕則病人,生癰腫疔毒。諸腦損陽滑精。經夏臭脯痿人陰,成水病。諸脂然燈損目。食本生命肉,令人神魂不安。春不食肝,夏不食心,秋不食肺,冬不食腎,四季不食脾。

解諸肉毒 伏龍肝末、本畜干屎末、黃柏末、赤小豆燒末、東壁土末、頭垢一錢起死人,白扁豆末並水服。飲人乳汁,豆豉汁服之,亦能解之。藥箭毒,以大豆煎汁或鹽湯。食肉不消,還飲本汁,或食本獸腦即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