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養生秘旨

養生秘旨

作者
馬齊
朝代
年份
公元1893年

孫真人衛生歌

天地之間人為貴,頭象天兮足象地,父母遺體宜寶之,「洪範」五福壽為最。衛生且要知三戒,大怒大欲並大醉。三者若還有一焉,須防損失真元氣。欲求長生須戒性,火不發兮心自定,木能去火不成灰,人能戒性還延命,貪欲無窮忘卻精,用心不已失元神,勞形散卻中和氣,更仗何因保此身。心若太費費則竭,形若太勞勞則怯,神若太傷傷則虛,氣若太損損則絕。世人慾識衛生道,喜樂有常嗔怒少,心誠意正思慮除,順理修身去煩惱。春噓明目夏呵心,秋呬冬吹肺腎寧,四季常呼脾化食,三焦嘻出熱難停。發宜多梳氣宜煉,齒宜數叩津宜咽,子欲不死修崑崙,雙手揩摩常在面。春月少酸宜食甘,冬月宜苦不宜咸:夏日增辛宜減苦,秋來辛減略加酸,季月少鹹甘略戒,自然五臟保平安,若能全減身康健,滋味能調無病難。春寒莫放綿衣薄,夏月汗多宜換著,秋冬覺冷便加添,莫待病生才服藥。唯有夏月難調理,伏陰在內忌冰水,瓜桃生冷宜少餐,免至秋來成瘧痢。心旺腎衰色宜避,養腎固精當節制,常令腎實不虛空,自然強健無憂慮。大飽傷脾飢傷胃,太渴傷血多傷氣,飢餐渴飲莫太過,免致膨脝傷心肺。醉後強飲飽強食,未有此身不生疾,人資飲食以養生,去其甚者自安適。食後徐行百步多,平摩臍腹食消磨。夜半靈根灌清水,丹田濁氣切須呵。飲酒可以陶情性,劇飲過多防百病。肺為華蓋倘受傷,咳嗽勞神能損命。慎勿將鹽來點茶,分明引賊入人家。下焦虛冷令人瘦,傷腎傷脾防病加。坐臥防風來腦後,腦後受風人不壽,更兼醉飽臥風中,風入五內成災咎。雁有序兮犬有義,黑鯉朝北知臣禮,人無禮義反食之,天地神明終不喜。養體須當節五辛,五辛不節反傷身,莫教引動虛陽發,精竭榮枯病漸侵。不問在家並在外,若遇迅雷風雨大,急宜端肅畏天威,靜坐澄心須謹戒。恩愛牽纏不自由,利名縈絆幾時休,放寬些子留余福,免致中年早白頭。頂天立地非容易,飽食暖衣寧不愧,思量難報罔極恩,晨夕焚香頻懺悔,身安壽永福如何,胸次平夷積善多,惜命惜身兼惜氣,請君熟玩衛生歌。

可惜歌

可惜許,可惜許,可惜元陽宮裡生,一點既出顏色枯,百神泣送真陽去。三魂喜,七魄無,血敗氣衰將何補,弄元真物屬他人,赤宅元君誰做主?勸世人,須慕道,休慕色,慕色貪淫有何益?不念形骸積漸枯,逢人強說丹砂力。丹砂力,人不識,誰人肯向身中覓,靈源經里號真鉛,丹華訣內名金液。三茅真君喚作一,子得一時萬事畢,聖人秘一不能傳,不曉分明暗如漆。一神去,百神離,百神去後人不知,幾度欲說不欲說,臨時一點泄天機。一神離,百神悲,日後形悴卻如癡,我今念念說向汝,說時又恐泄天機。男子修成不漏精,女子修成不漏經,精不漏兮身不朽,經不漏兮可長生。若曉此玄玄外法,便是長生物外人。

長生歌

與君直說長生理,世上能有幾人知。爭名逐利心如火,那個回頭問道機,哀哉忙忙世上人,個個不醒似夢裡。夜眠晝走豈知老,貪戀榮華秋復春。秋復春兮去如飛,不學長生待幾時。長生有路無人走,只在眼前人不知。君不知兮為君指,還丹大要在神水。真人煉就結成鉛,真鉛結汞龍鳳髓。膩如膏,白如雪,神仙留下真秘訣。煉歸元海號還丹,萬神靈兮三尸滅。三尸滅兮壽數多,把定靈關降龍虎。三千功行自能靈,返老還童歸洞府。運匹配,逆順取,坎男離女喜同歸。自古神仙訣盡同,人人認取本來宗。朝朝只在君家舍,何勞外覓走西東。勸君急急早須修,莫待紅顏變白頭。忽然至寶離身去,永劫千生何處求。

青天歌

青天莫起浮雲障,云起青天遮萬象,萬象森羅鎮百邪。光明不顯邪魔旺。我初開廓天地清,萬戶千門歌太平,有時一片黑雲起,九竅百骸俱不寧。是以長教慧風烈,三界十方飄蕩徹,雲散虛空體自真,自然現出家家月。月下方堪把笛吹,一聲響亮振華夷,驚起東方玉童子,倒騎白鹿如星馳。逡巡別轉一般樂,也非笙兮也非角,三尺云墩十二徽,歷劫年中混元斫。玉韻琅琅絕鄭音,輕清偏貫達人心,我從一得鬼神輔,入地上天超古今。縱橫自在無拘束,心不貪榮身不辱,閒唱壺中白雪歌,靜調世外陽春曲。我家此曲皆自然,管無孔兮琴無弦,得來驚覺浮生夢,晝夜清音漏洞天。

養生銘

怒甚偏傷氣,思多太損神。神疲心易役,氣弱病來侵。勿使悲歡極,常令飲食均。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嗔。亥寢鳴云鼓:晨興漱玉津,妖神難犯己,精氣自全身。若要無諸病,常當節五辛。安神宜悅樂,惜氣保和純。壽夭休論命,修行在本人。若能遵此理,平地可朝真。

卻病十法

靜坐觀空,覺四大原從假合,一也。煩惱現前,以死譬之,二也。常將不如吾者強自寬解,三也。造物勞我以形,遇病稍閒反生慶幸,四也。宿業現逢不可逃避,歡喜領受,五也。家室和睦,無交謫之言,六也。眾生各有病根,常自觀察克治,七也。風露謹防,嗜欲淡泊,八也。飲食寧節毋多,起居務適毋強,九也,覓高明親友,講開懷出世之談,十也。

病有十不治

操欲慆淫,不自珍重,一也,窘苦拘囚,無瀟灑之趣,二也,怨天尤人,廣生煩惱,三也。今日預愁明日,一年常計百年,四也。室人噪聒,耳目盡成荊棘,五也。聽信師巫禱賽,廣行殺戮,六也。寢興不適,飲食無度,七也。諱疾忌醫,使虛實寒熱妄投,八也。多服湯藥而滌腸胃,元氣漸耗,九也。以死為苦,與六親眷屬常生難割捨之想,十也。眾生諸苦,病居第一。愚者以苦生苦,如蠶作繭,智者於苦滅苦,如鳥脫籠。余悲眾生障深,難即解脫,書之以作方便法門耳。

長生在惜精論

鍾離師曰:長生不死由人做。長生亦有道乎,昔箕子序六極曰:凶短折。則知人之不能永年者,亦自戕其生也。譬諸草木方長,從而折之,鮮有能暢茂者矣。蓋人身三寶曰精氣神者,人謂修丹須斷淫欲,養生者當以此為第一義也。或曰:煉精者,煉元精,非交感之精,豈在淫欲之斷乎?不知元精與淫佚之精本非二物,凡人未交感時,身中無處有精,《內經》云:腎為精府,又云:五臟各有臟精,井無停泊之所。蓋此時精皆涵於元氣之中,未成形質,唯男女交感,此氣化而為精,自泥丸順脊而下,至膀胱外腎而施泄,則此精即為渣滓之物,而曰交感之精矣。是其生於真一之中,則為元精;漏於交感之中,則為淫欲。其為元氣則一也。是以修仙家只留得精住,則根本壯盛,生氣日茂。若欲心不息,靈根不固,此精日耗,元氣日少,漸漸竭盡而死矣。乃世人於交感時,手按尾閭,閉其淫佚之精,謂之留精不泄。不知留精者,當留於未成形質之先,若俟其成質而後止之,則此精已離腎府,而神氣已去,使敗穢之物積於腰腎之間,致釀成奇癖之疾,何其愚哉?而盲師又誑之曰:宜引此精自尾閭夾脊雙關而止,乃為返精補腦,名泥水金丹。噫!是殺人而不操刃者也,能逃天譴乎?然則人之欲留精者,必於平時清心純念上做工夫始得。

前修格言

《太上玄鏡》曰:純陽上升者謂之氣,純陰下降者謂之液,氣液相交於骨脈之間謂之髓,相交於膀胱之外謂之精。心氣在肝,肝精不固,目眩無光;心氣在肺,肺精不固,肌肉瘦弱;心氣在腎,腎精不固,神氣減少;心氣在脾,脾精不固,齒髮浮落。五臟之中,腎為精樞,心為氣管,真精在腎,余精自還、下曰:真氣在心,餘氣自歸元府。

呂祖師曰:精養靈根氣養神,此真真外更無真,神仙不肯分明說,迷了千千萬萬人。又曰: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佩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

彭祖曰:可惜可惜真可惜,自家有寶人不識,將來送於粉骷髏,卻向人間買秋石。又仙真曰:尾閭不禁滄海竭,九轉神丹都謾說,總有斑龍頂上珠,難補玉堂關下闕。

寥陽師曰:夫人身中元氣,日日發生,只為不知保養,故被二邪侵削。何為二邪?風寒暑濕之邪,喜怒哀樂之邪,日夜攻伐,所以元氣耗竭,遂至於亡。真人知道保命,在留得元氣住,故敢人升元精、保元氣,合做一處,至堅至固,不耗不散,禁得二邪侵伐,然後能長生久視。

施肩吾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能知行氣主,便可作仙人。

譚紫霄曰:神猶母也,氣猶子也,以神及氣,如以母召子,孰敢不至?

劉赤腳曰:神氣自然,如子母相愛,只為塵情相隔,不能相見,若去了一分塵情,即有一分升降。

李清庵曰:心歸虛寂,身入無為,動靜俱忘,到這裡精自化氣,氣自然化神,神自然還虛。

丘長春曰:修行須要三全。戒思慮,神全;戒言語,氣全;戒色欲,精全。又要三滿:神滿,不思睡:氣滿,不思食;精滿,不思欲。

或問:前修格言既聞命矣,下手之工夫若何?曰:顧人之用力何如耳。吾之所以諄諄於惜精者,蓋以色心易動,欲火難禁,情念一興,精離腎府,或隨溺而出,或流溢於外,豈必交感而後泄哉?故曰:有感於中,必搖其精。此古人避色如避仇之說也。是當於欲動之時,急轉念頭,即行調息之法,呼接天根,吸接地根,內有所事,則欲亦可回,始雖強制,久則自然。如縱其淫泄,則百媚紅顏,斷送萬萬千千少年的性命;一堆黃土,埋藏多多少少蓋世英雄。興言及此,寧不寒心?是以聖賢專為後嗣計,自有天然之節制,何也?男子十六而精通,二十以前兩日復,三十以後十日復,四十以後月復,五十以後三月復,六十以後七月復,故曰六十閉戶,乃時加愛養,以為壽命之本也。否則,雖勤吐納導引服餌藥石何益哉?唯能保守此精,則氣壯神全,長生可漸致矣。或曰:人有一飲而傾四坐,日擁俠邪二八以為樂,乃年老而未艾,有疏儀狄,屏驪姬,以二戒為競,競未艾而艾,此曷以故?曰:是繫於人之所稟不同耳,然鮮有不傷於所恃者,唯能愛生可延生也。

修行始事

初學修行,當先認爐鼎。《九真玉書》曰:修丹者,先正其爐。爐者鼎之外垣,身是也。爐分八門,曰耳目口鼻,是為槖籥。闔闢之戶既認明的,須理會安爐立鼎。慎起居,節飲食,調寒暑,少眠睡,收拾身心,懲忿窒欲,惜精、惜氣、惜神,使四大安和,神完氣足,則此身方成爐鼎,可為入藥之基矣。然未敢遽議行火。蓋初入門之人,斫喪既多。此身是個虛器,大藥未生而行火候,則虛陽上攻,適自焚其軀也。須營靜室,室不宜太明,太明則傷魂;不宜太暗,太暗則傷魄;室中只設一香爐,一燈檠、一靜幾、一禪榻而已。須辦肯心,此事若非真為生死,鮮不中道而輒。故必立志堅剛,割捨不繫,直前不回。常觀此身如牽牛入屠市,步步近死,既以死為念,則步步棄割,雖有境物紛華在前,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念念盡忘:此身亦舍,何況其他?縱遇患難,永無退心,必不以緣分淺、根氣薄而自暴自棄也。須屏眾緣,蓋學道之人,第一要斷緣簡事,如內接家務,外綜世事,不唯勞形役心,牽纏業障,留戀人我,何時得了!必屏除之。所謂舊緣漸減,新緣莫結也。次學打坐,須厚鋪茵褥,使身不苦,解寬衣帶,使氣不滯,塞充垂簾,正身端坐,耳對肩,眼對鼻,鼻對臍,坐毋傾側,毋倚靠,要安舒,要自然。息不可粗,不可促,不可閉:不可抑,出入往來,務令綿綿。不可著意,念起即覺,覺之即無,所謂不怕念起,只怕覺遲。若能如此,自然四大輕爽,即安樂法門也。然打坐最是難事,若內無靜定工夫,不免束心太急,致生狂疾,如何坐得安穩?昔有武人慕道,禮師以求打坐,師不許上蒲團,令供薪水之役。如是歲余,乞容一坐。師曰:此蒲團一上便不可下了,汝自思之。因其固求,乃使之坐。坐未半時,求下甚急。師令抬大石壓其兩腿,疼不可忍,大聲曰:我以殺人為事!舊性復發。師叱而逐之。其人去而復返曰:事師久矣,幸賜一訣。師曰:我適以石壓汝足,汝覺疼乎?曰:疼。師曰:疼處就有道。其人遂大悟,安坐而成道。今之學者,只捨不得這疼,倘真為生死事大,若父子天親如何可割?則思一日無常,子亦難代,身中自有真種子在也。夫婦恩情如何可割?則曰: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一天。身中配偶何樂如之,一切家中所有所用如何捨得?則曰:來時空手,去亦空拳,無常買得不來否也。參透此間,忍得此疼,一刀兩段,何道之不可成哉!

產藥川源論

元精生於腎,仙家借腎府為發生之地,不是用腎,乃向腎中作用。此腎為產藥川源也。人或不知,即謂兩腎中間別有一穴,真陽伏藏於內,修丹但用真火,逼出這點真陽以為用耳。豈知身中所有,皆後天渣滓之物,仙家不用。若果有元氣伏於一穴之內,亦是渣滓矣。故經曰:水者,大丹之根源也。天一生水,其位在北,其卦為坎,乃吾身藥物所產之處也。夫元精生於腎,使非靜翕則不能生,故作丹必心氣下交於腎,腎含受而翕聚之,然後能成變化而生元精也。心氣下交,只是凝神入氣穴耳。凝者非凝聚也,夫神至靈至妙,潛天潛地,如何凝聚得?但息念而返神,神返於心而不外馳,則氣亦返於身,漸漸沉入於氣穴矣。氣果有穴乎?葆真子曰:人之元陽真氣,散於四肢百骸之間,為視聽言動之用,豈有區區藏伏一穴之理?若指一處而注想之,終必成疾,修丹者不可泥於凝神入氣穴之言也。此金丹大道,唯借腎為發生之地,以其為氣之會、故曰氣海;以其深而在下,故曰氣穴;以其為金華所生,故曰華也。作丹只要氣沉到此處,非用魂注想之謂也。元太虛曰:凝神入氣穴之法無他,只是收視返聽、回光內照而已。夫回光內照,非執著所在而用意觀照之也,不過靜虛以返神於內。其實觀無所觀,照無所照,而亦未嘗不觀照也。下手之功何如?訣曰:專處致柔,在乎忘情識。忘情識之捷,在乎心息相依。心息相依。則情識不期忘而自忘矣。是息也,出入有聲謂之縱,出入不盡謂之滯,往來頻促謂之喘,不縱不滯不喘,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庶乎心息相依自然矣。然舍「調」之一字,其奚以?或上機之士,但覺念起,即用調息,略照一照,無念即止,不可太著意也。如以意照之,則累照者多矣,又須加一忘字。蓋忘與照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當忘之時,其心湛然,未嘗不照;當照之時,纖塵不染,未嘗不忘,其忘乃真照也。或有隨照而昏散者,因平日千思萬慮,紛擾之甚,宅無一主,一旦驟然收拾,把持不定,故隨照隨亂也。治之如何?才覺妄動,即融妄歸真,歸之豈外於忘照這些工夫耶?此正動靜之機,神一出即收回之說盡矣。使照之而不勝,不可強制,且去應事以遣之,亦不可隨亂而流,俟其平和,即忘之照之也。夫修煉至此,又豈有他術哉?只是採取先天之氣,以為金丹之丹也。張紫陽曰:採者,採真鉛於腎府;取者,取真汞於心田。鍾離師曰:腎中藏伏父母之真氣,所謂鉛也。鉛中有真一之水,曰鉛中銀。腎氣傳肝氣,肝氣傳心氣,心氣自涵而為液,所謂砂也。液中有正陽之氣,曰砂里汞。傳行之時,以法制之,使腎氣不走失,氣中採取真一之水,心液不耗散,液中採取正陽之氣。蓋不採而採,採而不採,不取而取,取而不取。陳虛白所謂身心不動為採藥也。至如火候、藥物,真火本無候,大藥不計斤。白玉蟾師曰:心者,神也,神即火也,氣即藥也,以火煉藥而成丹,即是以神馭氣而成道也。夫修煉而至於成道,則神氣渾融,嬰兒顯象。嬰兒者,即我一靈真性,純陽不雜耳。白玉蟾師又曰:人但心中無心,念中無念,純精純氣謂之純陽。仙家只是教人養神,因人迷溺嗜欲,不能一刀兩段,故設為長生之說以誘之。人貪長生乃肯去做,一心修煉養氣,其實借煉精煉氣以系此心,養得元神靈妙,非是元神之外,精氣別結一個嬰兒也。然必靜虛之極,無我之至,始得脫胎神化。李清庵曰:身外有身,未為奇特,虛空粉碎,方是全真。旨哉!旨哉。

精氣神論

或問:紫陽師曰,煉氣者,煉元氣,非呼吸之氣。然則元氣惡乎在耶?曰:元者混於杳冥恍惚之中,而實不離於呼吸之氣者也。朱紫陽曰:天地只是一氣,自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唯這一個呼吸,呼是陽,吸是陰。玄同子曰:呼乃氣之出,故屬冬至之後,大則為天地一歲之呼吸,是以仙家千緒萬端,譬喻不過呼吸二字而已。問:人身一呼一吸謂之一息,而經言調真息,又言胎息,果呼吸之息歟?曰:人身一日,一萬三千五百呼,一萬三千五百吸,一呼一吸,謂之一息。《丹經》曰:天地呼吸於內,故長久。人能效天地呼吸於內,亦可與天地同其長久。但常人之息以喉,則元氣亦隨之而出耳。且以調息之法言之,蓋調久則神愈凝,氣愈微,久之又久,則鼻息全無呼吸,止有微息在臍上往來,與嬰兒在母腹中一般,所以謂之胎息。乃神氣大定,自然而然,非有作為也。然此要在忘機絕念做工夫,故曰:心定則息自調,靜久則息自定。修煉至於胎息,而後氣歸元海。氣歸元海而壽無窮矣。世有教人抑息者,抑則勉強以制之,非自然之妙也。《丹經》曰,服氣不伏氣,伏氣非服氣,服氣不長生,長生須伏氣。蓋服者如魚吞水,入者即出,不能存也;伏者如貓捕鼠,使氣不走泄,結而成丹即含光,所謂內氣不出,外氣不入也。或又問:紫陽師云煉神者,煉元神,非思慮之神。二者果有異乎?曰:心也,性也,神也,一也。以其稟受於天,一點靈明謂之元神;後來為情識所移,則此汩沒於其中,遂成思慮之神。其實元神渾渾淪淪,不虧不欠。人能迴光返照,去其情識,則此思慮者,莫非元神之妙用矣。或曰:精氣神之在人也,均謂之寶,均所當重也。然紫陽師以神為君,以精為主。夫人之有身,動靜語默,皆此氣為之運用,是故氣聚成形,氣散則絕命,氣獨非人之本乎?曰:精神固非二物,神氣原不相離,三者一以貫之者也。而元精、元氣、元神主宰於其間,自然相生而不窮耳。故紫陽師云:元神見則元氣生,元氣生則元精產。是以元精煉交感精,以元氣煉呼吸氣,以元神煉思慮神,二物混成,與道合真,自然元精固而交感之精不漏,元氣住而呼吸之氣不出,元神全而思慮之神不起。修丹者,修此三者,故全也。

仙師六字治病訣

此訣治五臟六腑之病,即呵、呼、呬、吹、嘻、噓也。以呼而出臟腑之毒氣,為瀉,呼字;以吸而探天地之清氣,為補,吸字。凡入室靜坐,扣齒,咽津,先念呵字治心,念畢即徐徐吸之,出多入少,俱勿令聞聲。蓋聞則氣粗,反傷氣也。如此六度。倘口內有液,嚥下一口亦可。次念呼字治脾,次念呬字治肺,次念噓字治肝,次念嘻字治三焦,次念吹字治腎,悉如呵字法,各六度,是為三十六小周天也。又看何臟腑受病,如目病,即念噓嘻二字,如前法各十八遍,總之為三十六,連前為七十二,謂之中周也。又依前法,念六次;各六度、是為三次三十六,合前共計一百單八,為大周,曰百八訣也。凡遇各臟之病,即依各訣行之,不拘時候,大約陽時,不拘以數限。總之三百六十以應周天之數,尤為神妙。然修養家又謂腎無瀉法,故曰四時常用嘻,八節不須吹也。又考《四時常攝論》,春,肝氣盛者,調噓氣以利之;夏,心氣盛者,調呵氣以疏之;秋,肺氣盛者,調呬氣以泄之,冬,腎氣盛者,調吹氣以呼之。此治於未病之意,不在區區藥石間也。

神水滋養法

呂祖曰:舌上之水,可以活人,但要知天機潮候,每日依時下上。面東靜坐,舌抵上齶,自然舌上二竅神水逆流,心液滋合,一如潮湧,充滿口頰,上潤頂門,中注五嶽,分作三咽,送下丹田。行之十日,肌膚瑩潤,面色光澤,百日功成,永照心經諸疾矣。

天機潮侯

初一日子午末。二日醜未初。三日醜未正。四日醜未末。五日寅申正。六日寅申末。七日卯酉初。八日卯酉正。九日辰戌正。十日辰戌末。十一日巳亥初。十二日巳亥正。十三日巳亥末。十四日子醜初。十五日子醜正。十六日子醜末。十七日子午末。十八日醜未初。十九日醜未末。二十日寅申初。廿一日寅申末。廿二日卯酉初。廿三日卯酉正。廿四日卯酉末。廿五日辰戌初。廿六日辰戌末。廿七日巳亥正。廿八日子午初。廿九日子午正。三十日子午末。蓋此時人身氣血亦朝至頂也。

八段導引法

(亦可卻病,又名八段錦)

閉目冥心坐,握固靜思神。

閉目冥心,總以求靜。坐法以左腳後跟曲頂腎根下動處,不令精竅漏泄,謂之握固。

叩齒三十六,兩手抱崑崙。

頭面謂之崑崙。叉兩手向頂後,數九息,勿令耳聞。

左右鳴天鼓,二十四度聞。

移兩手心掩兩耳,先以第二指壓中指,彈擊腦後,左右各二十四次。

微擺撼天柱。

搖頭左右顧,肩膊轉動,二十四次。

赤龍攪水精。

赤龍者,舌也。以舌攪口齒並左右頰,待口中津生。

漱津三十六,神水滿口勻;一口分三咽,龍行虎自奔。

液為龍,氣為虎。

閉氣搓手熱。

以鼻引清氣,閉之少頃,搓手甚急,令熱極,鼻中乃徐徐放出氣。

背摩後精門。

精門者,腰後外腎也。合手心摩畢,收手握固。

盡此一口氣,想火燒臍輪。

閉口氣,想用心火下燒丹田,覺熱極,即用後法,丹田在臍輪下一寸三分。

左右轆轤轉,兩腳放舒伸。

俯首擺撼兩肩三十六次,後將兩腳放開舒直。

叉手雙虛托,低頭攀足頻。

先叉手相交,向上托空三次,後以兩手向前攀腳心十二次,乃收足端坐。

以候逆水上。

喉中津液生,如未生,再用攪水法。

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畢,神水九次吞。

謂再漱三十六,如前口分咽,乃為九也。

嚥下汩汩響,百脈自調勻;河車搬運訖,發火遍燒身。

擺肩並身二十四,及再轉轆轤二十四次,想丹田火自下而上遍燒身體,想時口鼻皆閉氣少頃。

邪魔不敢近,夢寐不能昏;寒暑不能入,災病不能侵。

子後午前作,造化合乾坤;循環次第轉,八卦是良因。

法於甲子日夜半子時起首行時。口中不得出氣。唯鼻中微微放清氣,每日子後午首各行一次。然此修仙家能也,凡人事忙,不必拘定,但一日之中得身閒心靜處,便是下手所在,多寡隨行可也。

丹陽祖師回陽固本十六錠金訣

一升便提,氣氣歸臍,一降便咽,水火相見。

凡修養家,以鼻為天門,以口為地戶,地戶常閉。天門常開,故此法只以鼻息為候。遇鼻入息曰吸,即便升氣,將下部前後著力一提,氣氣歸臍也。遇鼻出息曰降,即便放身自在,徐徐出氣,咽津一口,汩然有聲,亦以意存送於臍中,乃是一降便咽,水火相見也。蓋臍中乃真元所聚之處,真氣悉藏於此,原胎息之所也,凡咽納之際,若有津液,尤為妙也。一升一降,使氣相會,心腎相合,水火相見,所以謂煉成離女液,咽盡坎男精也。如此行之,不計度數,不拘時候,要行即行,要止即止,一身之後,臍輪火熾,兩腎湯煎,腹中氣轉,如雷之鳴,小便漸減,久而百病皆除,延年益壽矣。

積氣生精

積氣生精,不外神氣相守之功,雖功同而用則異也。凡精不足者,與欲開關者,俱宜用積氣生精之功。凡神氣不足者,與開關後者,俱宜用神氣相守之功,若人於酒色財氣、思慮過度,耗其精神者,丹田空虛,下元虛冷無力,入房易敗,種子不結不射,宜於玄關行真息升降。於子後午前,或食少腹虛之際,運機用息,行內呼吸,每於此玄關升呼降吸,為一息,俱會於命蒂之處。行真息即生真氣,有真氣即生真精,是積息正所謂積氣也,積氣正所謂生精也。何也?真息乃氣之闔闢,真氣乃精之父母,故煉士欲積氣生精;須於積息中求之,每節積三十息,咽津一口,共積至十二節,以合周天一年三百六十日之數,數完自覺氣滿精生矣。行旬日功,禁欲節勞,保守精氣,自有奇驗。久久行之,則精氣生旺,諸病不生,開關之功全賴於此。凡一節三十息完,生華池神水一滿兌,是驗也。若津液不生,功夫不到,必須另為。

煉精化氣

夫煉精化氣,乃逆行法也。欲知仙凡之隔,當知順逆之分。經曰:順則成人,逆則成仙是也。順行則致一身之氣化而為精,是以陽變陰,乃成人之道也。凡人有所感觸而興起者,或交感忍而不泄,或夢覺交而未遺,犯此者,精雖未:泄,然念頭馳動,而流珠便欲去人,其精己離各臟腑,奔出於腎,凝聚於陰蹺、會陰等處矣。由是其精有從溺出者,有結為懸癰者,有閉其竅溺不通者,有變為赤白濁者,有變為淋瀝者,有致遺精不禁者,有凝結為痔漏者,有積久不泄,遂致一潰傾命者,種種遺患,難以盡舉。仙翁所以憐憫世人,立此煉精化氣之法;以卻其病,以延其年,非大有福緣者,不能遇此。須要知其聚精當為何時,及其煉精為何功耳。如前云感觸興起、交媾不泄、夢交未遺者,非所謂聚精之時耶?此時能依法行煉精化氣法十餘轉,則運所聚之精悉化為氣,又何有疾患哉?久久行時,則能使精元完固而可無漏矣。此煉精化氣之法,人實難明其義。譬精猶水澤也,能以法運精使升,不猶地氣騰其水澤為雲霧乎?氣升作甘津降下中黃,不猶云騰化作甘津以敷九野乎?精出於腎,止聚於一處,到此復上泥丸,降下中黃,則散於一身四大矣,《易》所謂黃中通理是也。訣曰:平氣定其息,以手握龍身,鼻息用力提,龍神往上奔,神龍歸大海,陰蹺上暫停,自南轉北去,須臾到命門,駕起我白駒,挽著轆轤行,夾脊三關過,曹溪上太清,興云布甘雨,陣陣落黃庭,行此運氣法,百病不來侵。煉士請細玩之,乃有得也。

仙師口訣

凡視聽言動,皆我神也。欲行功,須先以意收回所散之神,次聚內外兩腎中間之氣,常兜二子向上,一遇陽生,即以左手中指掩馬口,右手雙指緊抵陰蹺穴,隨怒目咬牙,吸鼻,嚥氣一口,駝腰憋腹,著力提搐入泓池水內,瞑目端坐,習靜調息,息息歸根,務令純熟。又加導引按摩,吹籲呼吸,如有津液,漱嚥下丹田。此乃築基煉己之法也。

凡行坐動,須從緩緩,若存若忘,不可急忙取效,所謂急則反受其敵也。迨夫調弄習慣,則放去收來多由得我矣。每泓池中水火相見了,鼻中重吸一吸,嚥氣一口,則津液心火都下入丹田。咽時即搐外腎,便津氣汩汩有聲,然後徐徐稍放出氣,如此謂之一次,少停再行。或略睡便起,不必拘於時候,要在次第行之。初次行一九,次七加之二九,至三九四九,數多為妙。然亦不可執定數目,恐勞神耳。

已上法行之一年,則下田自實,第二年方可運用河車法。若神氣充溢於四肢,津液流通於上下,謂之水火既濟。使陰陽交媾于丹田之內,後行河車轉運,使真氣循環於一身之間。必須寧神定息靜坐,先攪左關二十四,後攪右關二十四,次攪雙關二十四。左右兩膊,一前一後,更換相扇,共四十八。左右歪肩,共四十八。左右手屈伸二十四。顧左肩一十四,右肩一十四,仰頭一十四,點頭一十四。正立起,以手扶物,左腳屈伸二十四,右腳屈伸二十四。鞠躬,左右手舞足蹈二十四。將身向前凹脊,兩手握固,大攪雙關二十四。行畢少坐,方可起身。蓋凡漱煉津液,為生心汞。汞為神水,煉至華池皆化為鉛,一意常照泓池水中,乃兩腎中間。腎生精,精化氣。氣者,大也。為聚火燒丹,每於子午卯酉四正時,可常叩齒集神煉之。液在下田則化為氣。

一見金精發現時,便當肘後飛煉,一撞三關,逆流直上,氣衝泥丸,如戽水相似。凡定中藥生,急急採之,肘後飛過,先過尾閭為第一關,次夾脊為中關,玉枕為三關。要閉塞兩耳,耳乃腎之門戶,勿使走泄。頭頂緊縮,著力提,過尾閭,有九竅,上有四十二骨節,直透泥丸,猶日月之飛騰黃道也。第二關,如前法提起,飛過夾脊二竅。第三關,復如前法提起,飛過玉枕,有九竅。然此關頗難開,須閉息令緊,以大白牛車力如禮打之狀,亦不能放。頭頂氣從腎中生,從夾脊直透上腦,其時藥物都從頂門過,須臾覺腦門如火熱且重,即緩緩抬身,徐徐放氣,自明堂兩眉間飛下,即吞入腹中,解化為水,經洞房,入黃庭,漸漸變成黃芽矣。近有修真之士,不得真訣,未能聚火,未能煉鉛,丹田無藥,下手便行搬運周天火候,妄致氣血奔馳,虛陽沖腦,令人頭暈目眩、耳聾、鼻流清涕,豈不深可惜哉?正所謂腹內若無真種,猶將水火煮空鐺耳。訣云:按巽骨,攀心竅,此中消息誰知道,牙關咬定是秘傳,從此元神入懷抱。此蓋不用心,而以手行火候,正無為之工夫也。用左手按尾閭,尾閭即巽骨也。右手行火候,火候即周天火也。如斗柄之指十二辰,而心不動,至靜中不知身之為我,我之有身,真液下咽。汩汩有聲,每滴有一銖,以二十四銖為進一兩,水應坤策也。此只是八口,紫陽師云:口八八刀。蓋指每灌漱津液,一口分三咽,咽之有聲,止八口也,定中胎息自動,情極而噓,如春池龜息,動三十六為進一兩,火應乾策也。一抽一添,一進一退,乃為周天火候,正所謂周天息數微微數,玉漏寒聲滴滴符。如此行持,不記年月、直待脫胎神化,方為了當。

日用經

飲食有節,脾土不泄。調息寡言,肺金自全。動靜以敬,心火自定。寵辱不驚,肝木以寧。恬然無欲,腎水自足。

固精法

人生之精,每生於子時。此時盤膝正坐,手齒俱固,先提玉莖如忍小便狀,鼻即收氣有聲,直至丹田始滿,口始微微放氣,一放一收,要想臍中出入,每行七次。或陽舉,亦以此法行,自倒矣,收氣宜長而洪,放氣宜微而緩。

運氣法

凡運氣,必先提穀道如忍大便狀,鼻即收氣,存想從背脊逆上泥丸,注意頃之,鼻方放氣,即想下歸丹田。

健脾胃法

《內經》云:人身背項下七節之旁,內有小心。小心者,命門也,男子藏精,女子系胞,常借胃土之功,胃弱則不能振精。精者,五穀之華,凡不寐、多思、手心熱耳鳴、目眩諸火症,皆相火也。治之之法,一搓一兜,左右換手,九九數足,真精不走。一日之內,辰戌醜未四時,食後淨室端坐,鼻收氣閉住,左手將外腎連囊向上緊兜,右手在臍之上,心之下,用力橫搓,默數三十遍,氣急,口作嘻字吐出,調息再行,如此九次。卻換右手兜,左手搓,亦九次。久行脾胃大健,精力強壯,飲食多進。

翻江倒海法

昔人謂大飽則臟氣不流通,因生眾疾,故中年人以節飲食為本。又云食取補氣,不飢則已,過飽而以藥物消化,尤傷和氣。只須閉口,用臍下轉氣,左七右八,名為翻江倒海,如此不計遍數,自然噯氣,而飽者寬矣。又直下一口氣,名為鑿山開道,用之大驗。東坡云:脾胃惡濕。水飲宜少,脾胃惡寒,生冷宜節。

瀉命門大法

戌亥二時,上床仰臥,枕高四指,四肢宜伸,以鼻收氣於右腎,火從口中嘻出,默數百次。卻以右肋著席臥,蜷兩足,鉤兩腿,一手掩臍,一手掩外腎。古人云:三焦須是臥嘻行。又云:睡如貓,精不逃,睡如狗,精不走。是為養元之大法也。

擦腎腧治頻詡法

老年夜起頻詡,亦一病也。昔林某頻詡,一道人教以擦腎法。每臥時坐床垂足,解衣閉氣,舌柱上齶,目視頂,提穀道,以手擦兩腎腧穴各三十六,少息,至四十九、至四十一,多多益善,行之旬日,果稱奇妙。

擦湧泉穴令腰足輕快法

每日趺坐,兩足相向,閉目握固,縮穀道,一手扳足趾,一手擦摩足心,至極妙,少息、再行,日五六度,能令步履輕捷。昔歐文忠晚年患足瘡,痛不可忍,得此法,用之三日而愈。蓋此穴在足心,濕氣皆從此入也。

睡訣

臥時必須蜷足、側睡,以斂其形,若仰臥則神蕩矣。

固手指訣

手不固,則心血不生。若行功時,必須將大拇指捏在四指根間,握固而定。

固齒訣

齒不固,則經絡不通。若行功時,必須口緊閉,牙齒著實咬定,而不可放也。

舌訣

行功時必要舌抵上齶,則舌下玄膺穴開矣。此穴開,真氣可流通於周身百節,若閉無益。

坐訣

身必正,頭必直,背脊如鐵柱,盤膝端坐,以眼垂簾,觀鼻、觀臍。如身屈曲、頭縮,氣即不能通矣。

眼訣

坐時開眼,則神不聚,須宜閉之。或想上下左右,則將瞳神向之便是。倘修大道眼要垂簾,養病必要閉目藏神,方為有益。

漱唾訣

行功時將舌抵上齶,舐久則生津,津生則漱之,漱之則嚥下四分,留下六分,以俟火炎而潤下,如平常時,漱津滿口,分為三咽,淚然有聲而下,不必存留。

撫摩訣

身不撫摩,則氣不通暢。於清晨將兩手搓熱,將頭面並夾脊、腎腧擦極熱便止。自然周身暢快而多益矣。

擺身訣

飲食後,將兩手搓熱,於脾胃間撫摩。再將兩手握拳,絞固於胸前,橫擺腰間七次,左右轉腹亦各七次,須臾胃運而食消矣。

運手訣

手不運,則手肢不遂。每朝將左右手把手前骱絞扭,不計遍數,或在熱面水內把手骱絞扭更妙,使老年再不手抖。日日為之,不可間斷。

運足訣

足不運,則足力不健。行步時須將腳丟如踢球狀,如此時常行百數步,則足力永健旺矣。

去汗訣

客汗不發,其邪氣不得出,正氣不能扶,而疾難奏功。倘遇病,如瘋癆蠱脹癰嗝等症,必須發大汗三日方妙。

暖丹田訣

治小腸虛冷疼痛,端坐,兩手摩丹田,閉息行功,運氣四十九口。

三不動訣

腎不動,精全;身不動,氣全;心不動,神全。三圓三全,自然成仙。

三滿訣

精滿不思色,氣滿不思食,神滿不思睡。

四大忌

一年之忌,不可過勞、大怒;一月之忌,不可大醉;一日之忌,不可過飽;終身之忌,不可清晨時常受氣。

四少訣

口中要言少,心頭要事少,肚裡要食少,晚間要睡少。

洗眼方

用皮硝六錢,清河水一碗

煎七分,每次帶熱洗七次,每日照前,一年之後,瞳目光明矣。

洗眼日期

正月初五日 二月初一日 三月初四日 五月初六日 六月初四日 七月初二日 八月初一日 九月初三日 十一月初六日 十二月初五日 四、十兩月不洗。

光緒十九年手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