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 » 馬王堆簡帛

馬王堆簡帛

十問

黃帝問於天師曰:「萬物何得而行?草木何得而長?日月何得而明?」天師曰:「爾察天地之情,陰陽為正,萬物失之而不繼,得之而贏。食陰擬陽,稽於神明。食陰之道,虛而五藏,廣而三咎,若弗能出朴。食之貴靜而神風,距而兩峙,參築而毋遂,神風乃生,五聲乃對。吸毋過五,致之口,枚之心,四輔所貴,玄尊乃至。飲毋過五,口必甘味,至之五藏,形乃極退。搏而肌膚,及夫發末,毛脈乃遂,陰水乃至,濺彼陽勃,堅蹇不死,飲食賓體,此謂復奇之方,通於神明。」天師之食神氣之道。

黃帝問於大成曰:「民何失而顏色鹿黎,黑而蒼?民何得而腠理靡曼,鮮白有光?」大成答曰:「君欲練色鮮白,則察觀尺蠖。尺蠖之食方,通於陰陽,食蒼則蒼,食黃則黃。唯君所食,以變五色。君必食陰以為常,助以柏實盛良,飲走獸泉英,可以却老復壯,曼澤有光。接陰將眾,繼以蜚蟲,春爵雀員子,興彼鳴雄,鳴雄有精,誠能服此,玉策復生。太上藝遇,壅彼玉竇,盛乃從之,員子送之;若不埶遇,置之以麷。誠能服此,可以起死。」大成之起死食鳥精之道。

黃帝問於曹熬曰:「民何失而死?何得而生?」曹熬答曰:「□□□□□而取其精。待彼合氣,而微動其形。能動其形,以致五聲,乃入其精,虛者可使充盈,壯者可使久榮,老者可使長生。長生之稽,偵用玉閉,玉閉時辟,神明來積。積必見章,玉閉堅精,必使玉泉毋傾,則百疾弗嬰,故能長生。接陰之道,必心塞葆。形氣相葆,故曰:壹至勿瀉,耳目聰明;再至勿瀉,音氣高揚;三至勿瀉,皮革有光;四至勿瀉,脊胠不傷;五至勿瀉,尻髀能壯;六至勿瀉,百脈通行;七至勿瀉,終身失殃;八至勿瀉,可以壽長;九至勿瀉,通於神明。」曹熬之接陰治神氣之道。

黃帝問於容成曰:「民始敷淳溜刑,何得而生?溜刑成體,何失而死?何泄之人也,有惡有好,有夭有壽?欲聞民氣贏屈弛張之故。」容成答曰:「君若欲壽,則順察天地之道。天氣月盡月盈,故能長生。地氣歲有寒暑,險易相取,故地久而不腐。君必察天地之情,而行之以身。有徵可知,間雖聖人,非其所能,唯道者知之。天地之至精,生於無徵,長於無形,成於無體,得者壽長,失者夭死。故善治氣摶精者,以無徵為積,精神泉溢,吸甘露以為積,飲瑤泉靈尊以為經,去惡好俗,神乃溜刑。吸氣之道,必致之末,精生而不厥。上下皆精,寒溫安生?息必深而久,新氣易守。宿氣為老,新氣為壽。善治氣者,使宿氣夜散,新氣朝最,以徹九竅,而實六府。食氣有禁,春避濁陽,夏避湯風,秋避霜霧,冬避淩陰,必去四咎,乃深息以為壽。朝息之志,其出也務合於天,其入也揆彼閨滿,如藏於淵,則陳氣日盡,而新氣日盈,則形有云光。以精為充,故能久長。晝息之志,呼吸必微,耳目聰明,陰陰喜氣,中不潰腐,故身無苛殃。暮息之志,深息長除,使耳勿聞,且以安寢。魂魄安形,故能長生。夜半之息也,覺寤毋變寢形,深徐去勢,六府皆發,以長為極。將欲壽神,必以腠理息。治氣之精,出死入生,驩欣美穀,以此充形,此謂摶精。治氣有經,務在積精,精盈必瀉,精出必補。補瀉之時,於卧為之。出入,以修美浬,軲白內成,何病之有?彼生有殃,必其陰精漏泄,百脈菀廢,喜怒不時,不明大道,生氣去之。俗人芒生,乃恃巫醫,行年桼十,形必夭埋,頌事自殺,亦傷悲哉。死生安在,徹士制之,實下閉精,氣不漏泄。心制死生,孰為之敗?慎守勿失,長生累世。累世安樂長壽,長壽生於蓄積。彼生之多,上察於天,下播於地,能者必神,故能形解。明大道者,其行陵云,上自瓊榣,水流能遠,龍登能高,疾不力倦,□□□□□□□巫成□□不死。巫成以四時為輔,天地為經,巫成與陰陽皆生。陰陽不死,巫成與相視,有道之士亦如此。」酒食五味,以志治氣。目明耳聰,皮革有光,百脈充盈,陰乃盈生,繇使則可以久交,可以遠行,故能壽長。

堯問於舜曰:「天下孰最貴?」舜曰:「生最貴。」堯曰:「治生奈何?」舜曰:「審夫陰陽。」堯曰:「人有九竅十二節,皆設而居,何故而陰與人俱生而先身去?」舜曰:「飲食弗以,謀慮弗使,諱其名而匿其體,其使甚多而無寬禮,故與身俱生而先身死。」堯曰:「治之奈何?」舜曰:「必愛而喜之,教而謀之,飲而食之,使其題堅強而緩事之,必盬之而勿予,必樂矣而勿瀉,材將積,氣將畜,行年百歲,賢於往者。」舜之接陰治氣之道。

王子喬父問彭祖曰:「人氣何是為精乎?」彭祖答曰:「人氣莫如朘精。朘氣菀閉,百脈生疾;朘氣不成,不能繁生,故壽盡在朘。朘之葆愛,兼予成佐,是故道者發明唾手循臂,摩腹從陰從陽。必先吐陳,乃吸朘氣,與朘通息,與朘飲食,飲食完朘,如養赤子。赤子驕悍數起,慎勿。繇使則可以久交,可以遠行,故能壽長。出入,以修美理,固薄內成,何病之有?彼生有殃,必其陰精漏泄,百脈菀廢,喜怒不時,不明大道,生氣去之。俗人芒性,乃恃巫醫,行年七十,形必夭埋,容事自殺,亦傷悲哉。死生安在,徹士制之,實下閉精,氣不漏泄。心制死生,孰為之敗?慎守勿失,長生累世。累世安樂長壽,長壽生於蓄積。彼生之多,上察於天,下播於地,能者必神,故能形解。明大道者,其行陵云,上自群瑤,水流能遠,龍登能高,疾不力倦,□□□□□□□務成昭□□不死。務成昭以四時為輔,天地為經,務成昭與陰陽皆生。陰陽不死,務成昭與相視,有道之士亦如此。」

帝盤庚問於耇老曰:「聞子接陰以為強,吸天之精,以為壽長,吾將何處而道可行?」耇老答曰:「君必貴夫與身俱生而先身老者,弱者使之強,短者使長,貧者使多糧。其事壹虛壹實,治之有節:一曰垂肢,直脊,撓尻;二曰疏股,動陰,縮州,三曰合睫毋聽,吸氣以充腦;四曰含其五味,飲夫泉英;五曰精皆上,吸其大明。至五而止,精神日怡。」耇老接陰食神氣之道。

禹問於師癸曰:「明耳目之智,以治天下,上均沉地,下因江水,至會稽之山,處水十年矣。今四肢不用,家大亂,治之奈何?」師癸答曰:「凡治政之紀,必自身始。血氣宜行而不行,此謂塞殃,六極之宗也。此氣血之續也,筋脈之族也,不可廢忘也。於也施,於味也移,導之以志,動之以事。非味也,無以充其中而長其節;非志也,無以知其中虛與實;非事也,無以動其四肢而移去其疾。故覺寢而引陰,此謂練筋;既伸又屈,此謂練骨。動用必當,精故泉出。行此道也,何世不物忽?」禹於是飲湩,酒食五味,以志治氣。目明耳聰,皮革有光,百脈充盈,陰乃盈生。以安後姚,家乃復寧。師癸治神氣之道。

文摯見齊威王,威王問道焉,曰:「寡人聞子大夫之博於道也,寡人已宗廟之祠,不暇其聽,欲聞道之要者,二、三言而止。」文摯答曰:「臣為道三百編,而卧最為首。」威王曰:「子繹之,卧時食何是有?」文摯答曰:「淳酒毒韭。」威王曰:「子之長韭何邪?」文摯答曰:「後稷播耰,草千歲者唯韭,故因而命之。其受天氣也早,其受地氣也葆,故聶辟懹怯者,食之恒張;目不察者,食之恒明;耳不聞者,食之恒聰;春三月食之,苛疾不昌,筋骨益強,此謂百草之王。」威王曰:「善。子之長酒何邪?」文摯答曰:「酒者,五穀之精氣也,其入中散流,其入理也徹而周,不胥卧而究理,故以為百藥由。」威王曰:「善。然有不如子言者,夫春沃瀉入入以韭者,何其不與酒而恒與卵邪?」文摯答曰:「亦可。夫者,陽獸也,發明聲聰,伸頭羽張者也。復陰三月,與韭俱徹,故道者食之。」威王曰:「善。子之長卧何邪?」文摯答曰:「夫卧,非徒生民之事也。舉鳧雁、鵠、鷫相、蚖蟺、魚蟞、蝡動之徒,胥食而生者也;食者,胥卧而成者也。夫卧,使食靡消,散藥以流刑者也。譬卧於食,如火於金。故一夕不卧,百日不復。食不化,必如純鞠,是生甘心密墨,危傷痹蹶,故道者敬卧。」威王曰:「善。寡人恒善暮飲而連於夜,苟無苛乎?」文摯答曰:「無妨也。譬如鳥獸,早卧早起,暮卧暮起,天者受明,地者受晦,道者究其事而止。夫食氣潛入而默移,夜半而□□□□□氣,致之六極。六極堅精,是以內實外平,痤弗處,癰噎不生,此道之至也。」威王曰:「善。」

王期見,秦昭王問道焉,曰:「寡人聞客食陰以為動強,吸氣以為精明。寡人何處而壽可長?」王期答曰:「必朝日月而吸其精光,食松柏,飲走獸泉英,可以却老復壯,曼澤有光。夏三月去火,以日爨烹,則神慧而聰明。接陰之道,以靜為強,平心如水,靈露內藏,款以玉策,心毋怵蕩,五音進答,孰短孰長,吸其神霧,飲夫天漿,致之五藏,欲其深藏。龍息以晨,氣形乃剛,襄□□□,□□近水,精氣淩健久長。神和內得,魂魄皇□,五藏固薄,玉色重光,壽參日月,為天地英。」昭王曰:「善。」

合陰陽

凡將合陰陽之方,握手,出腕陽,揗肘房,抵腋旁,上綱,抵領鄉,揗拯匡,覆周環,下缺盆,過醴津,陵勃海,上恒山,入玄門,禦交筋,上欱精神,乃能久視而與天地侔存。交筋者,玄門中交脈也,為得操揗之,使體皆樂癢,悅懌以好。雖欲勿為,作相呴相抱,以恣戲道。戲道:一曰氣上面熱,徐呴;二曰乳堅鼻汗,徐抱;三曰舌薄而滑,徐屯;四曰下液股濕,徐操;五曰嗌乾咽唾,徐撼,此謂五欲之徵。徵備乃上,上揕而勿內,以致其氣。氣至,深內而上撅之,以抒其熱,因復下反之,毋使其氣歇,而女乃大竭。然後熱十動,接十節,雜十修。接形已沒,遂氣宗門,乃觀八動,聽五音,察十已之徵。

十動:始十,次廿、卅、、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百,出入而毋瀉。一動毋瀉,耳目聰明,再而音聲章,三而皮革光,四而脊脅強,五而尻髀壯,六而水道行,七而至堅以強,八而腠理光,九而通神明,十而為身常,此謂十動。

十節:一曰虎遊,二曰蟬附,三曰尺蠖,四曰囷角,五曰蝗磔,六曰猿踞,七曰蟾諸,八曰兔騖,九曰蜻蛉,十曰魚嘬。

十修:一曰上之,二曰下之,三曰左之,四曰右之,五曰疾之,六曰徐之,七曰希之,八曰數之,九曰淺之,十曰深之。

八動:一曰接手,二曰伸肘,三曰直踵,四曰側鉤,五曰上鉤,六曰交股,七曰平踴,八曰振動。夫接手者,欲腹之傅也;伸肘者,欲上之摩且距也;直踵者,深不及也;側鉤者,旁欲摩也;上鉤者,欲下摩也;交股者,刺太過也;平踴者,欲淺也;振動者,欲人久持之也。

瘛息者,內急也;喘息,至美也;累哀者,玉策入而癢乃始也;吙者,鹽甘甚也,齧者,身振動,欲人之久也。

昏者,男之精壯;早者,女之精積。吾精以養女精,前脈皆動,皮膚氣血皆作,故能發閉通塞,中府受輸而盈。

十已之徵:一已而清出,再已而臭如燔骨,三已而燥,四已而膏,五已而薌,六已而滑,七已而,八已而脂,九已而膠,十已而,已復滑,清復出,是謂大卒。大卒之徵,鼻汗唇白,手足皆作,尻不傅席,起而去,成死為薄。當此之時,中極氣張,精神入藏,乃生神明。

天下至道談

黃神問於左神曰:「陰陽九竅十二節俱生而獨先死,何也?」左神曰:「力事弗使,哀樂弗以,飲食弗右,其居甚陰而不見陽,猝而暴用,不待其壯,不忍兩熱,是故亟傷。諱其名,匿其體,至多暴事而無禮,是故與身俱生而獨先死。」

怒而而不大者,肌不至也;大而不堅者,筋不至也;堅而不熱者,氣不至也。肌不至而用則腄,氣不至而用則避,三者皆至,此謂三詣。

天下至道談

如水味淫,如春秋氣,往者弗見,不得其功;來者弗堵,吾饗其饋。嗚呼慎哉,神明之事,在於所閉。審操玉閉,神明將至。凡彼治身,務在積精。精贏必舍,精缺必補,補舍之時,精缺為之。為之合坐,闕尻鼻口,各當其時,忽往忽來,至精將失,吾奚以止之?虛實有常,慎用勿忘,勿困勿窮,筋骨隆強,踵以玉泉,食以芬芳,微出微入,待盈是常,三和氣至,堅勁以強。將欲治之,必審其言,踵以玉閉,可以壹仙。壹動耳目聰明,再動聲音章,三動皮革光,四動脊骨強,五動尻髀壯,六動水道行,七動至堅以強,八動志驕以揚,九動順彼天英,十動生神明。

氣有八益,又有七損。不能用八益、去七損,則行年而陰氣自半也,五十而起居衰,六十而耳目不聰明,七十下枯上脫,陰氣不用,灌泣流出。令之復壯有道,去七損以振其病,用八益以貳其氣,是故老者復壯,壯者不衰。君子居處安樂,飲食恣欲,皮腠曼密,氣血充贏,身體輕利。疾使內,不能道,生病出汗喘息,中煩氣亂;弗能治,生內熱;飲藥灼灸以致其氣,服餌以輔其外,強用之,不能道,生痤腫睾;氣血充贏,九竅不道,上下不用,生痤疽,故善用八益、去七損,五病者不作。

八益:一曰治氣,二曰致沫,三曰知時,四曰畜氣,五曰和沫,六曰竊積氣,七曰待贏,八曰定傾。

七損:一曰閉,二曰泄,三曰竭,四曰勿,五曰煩,六曰絕,七曰費。

治八益:旦起起坐,直脊,開尻,翕州,抑下之,曰治氣;飲食,垂尻,直脊,翕州,通氣焉,曰致沫;先戲兩樂,交欲為之,曰知時。為而耎脊,翕州,抑下之,曰蓄氣;為而勿亟勿數,出入和治,曰和沫;出卧,令人起之,怒釋之,曰積氣;幾已,內脊,毋動,翕氣,抑下之,靜身須之,曰待贏;已而灑之,怒而舍之,曰定傾,此謂八益。

七損:為之而疾痛,曰內閉:為之出汗,曰外泄;為之不已,曰竭;臻欲之而不能,曰弗;為之喘息中亂,曰煩;弗欲強之,曰絕;為之臻疾,曰費,此謂七損。故善用八益,去七損,耳目聰明,身體輕利,陰氣益強,延年益壽,居處樂長。

人生而所不學者二,一曰息,二曰食。非此二者,無非學與服。故貳生者食也,損生者色也,是以聖人合男女必有則也。故:

一曰虎流,二曰蟬附,思外,三曰尺蠖,四曰囷角,五曰蝗磔,息內,六曰猿踞,思外,七曰蟾諸,八曰兔騖,九曰蜻蛉,思外,十曰魚嘬,此謂十勢。

一曰致氣,二曰定味,三曰治節,四曰勞實,五曰必時,六曰通才,七曰微動,八曰待盈,九曰齊生,十曰息形,此謂十修。

一曰高之,二曰下之,三曰左之,四曰右之,五曰深之,六曰淺之,七曰疾之,八曰徐之,此謂八道。

十修既備,十勢豫陳,八道雜□,接形以昏。汗不及走,遂氣血門,翕咽搖前,通脈利筋。乃察八動,觀氣所存,乃智五言,孰後孰先。

八動:一曰接手,二曰伸肘,三曰平踴,四曰直踵,五曰交股,六曰振動,七曰側鉤,八曰上鉤。

五音:一曰喉息,二曰喘息,三曰累哀,四曰吙,五曰齧。審察五音,以知其心;審察八動,以知其所樂所通。

接手者,欲腹之傅;伸肘者,欲上之摩且距也;側鉤者,旁欲摩也;交股者,刺太過也;直踵者,深不及;上鉤者,下不及心也;平踴者,欲淺;振動者,至善也,此謂八觀。

氣上面熱,徐呴;乳堅鼻汗,徐抱;舌薄而滑,徐傅;下液股濕,徐操;嗌乾咽唾,徐撼,此謂五徵,此謂五欲,徵備乃上。

怒而不大者,膚不至也;大而不堅者,筋不至也;堅而不熱者,氣不至也;三至乃入。壹已清涼出,再已而臭如靡骨,三已而燥,四已而膏,五已而薌,六已而精如黍粱,七已而滯,八已而脂,九已而膩,十已而迄,迄而復滑,朝氣乃出。

一曰笄光,二曰封紀,三曰瓠,四曰鼠婦,五曰穀實,六曰麥齒,七曰嬰女,八曰反去,九曰何寓,十曰赤,十一曰赤珠九,十二曰石,得之而勿釋,成死有薄,走理毛,置腰心,唇盡白,汗流至膕,已數以百。

人人有善者,不失女人,女人有之,善者獨能,毋予毋治,毋作毋疑,必徐以久,必微以持,如已不已,女乃大怡。喉息,下咸吐陰光陽;喘息,氣上相薄,自容張;絫者,尻彼疾而動封紀;吙者,銜甘甚而癢乃始;齧者,身振動,置已而久。是以雄牡屬,為陽,陽者外也;雌牝屬,為陰,陰者內也。凡牡之屬摩表,凡牝之屬摩裏,此謂陰陽之數,牝牡之理,為之弗得,過在數已。嬲樂之要,務在遲久。苟能遲久,女乃大喜,親之弟兄,愛之父母。凡能此道者,命曰天士。

胎產書

禹問幼頻曰:我欲殖人產子,何如而有?幼頻答曰:月朔已去汁□,三日中從之,有子。其一日男,其二日女也。故人之產也,入於冥冥,出於冥冥,乃始為人。一月名曰流刑,食飲必精,酸羹必熟,毋食辛腥,是謂哉貞。二月始膏,毋食辛臊,居處必靜,男子勿勞,百節皆病,是謂始藏。三月始脂,果蓏宵效,當是之時,未有定儀,見物而化,是故君公大人,毋使侏儒,不觀沐猴,不食薑,不食兔羹;□欲產男,置弧矢,□雄雉,乘牡馬,觀牡虎;欲產女,佩簪珥,紳珠子,是謂內象成子。四月而水授之,乃始成血,其食稻麥,觶魚□□,以清血而明目。五月而火授之,乃始成氣,晏起□沐,厚衣居堂,朝吸天光,避寒殃,其食稻麥,其羹牛羊,和以茱萸,毋食□,以養氣。六月而金授之,乃始成筋,勞□□□,出遊於野,數觀走犬馬,必食□□也,未□□□,是謂變腠□筋,□□□□。七月而木授之,乃始成骨,居燥處,毋使定止,□□□□□□□□□□□□,飲食避寒,□□□□□□□□□美齒。八月而土授之,乃始成膚革,□□□□□□□□,是謂密腠理。九月而石授之,乃始成毫毛,□□□□□□□□□□□□□□□□□□□□□□□□□□□□伺之。十月氣陳□□,以為。

凡治字者,以清水澣胞。

一曰:必熟灑澣胞,又以灑澣□□□□□□□□小□□□□□□□□□□□□□以瓦甌,毋令蟲蟻能入,而□□□□□□□毋見日所,使嬰兒無疕,曼理,壽□。

一曰:埋胞席下,不疕瘙。內中□□□□以建日飲。

字而多男無女者而欲女,後□□□□胞埋陰垣下。多女無男,亦取胞埋陽垣下。一曰:以甗衣約胞,埋之。

懷子者,為烹白牡狗首,令獨食之,其子美皙,又易出。欲令子勁者,□時食母馬肉。

懷子未出三月者,吞爵甕二,其子男也。一曰:取雀甕中蟲青背者三,生吞之,必產男,萬全。

一曰:以方咀時,取蒿、牡、蜱蛸三,冶,飲之,必產男。已試。一□曰:遺溺半升,□□堅而少汁。

一曰:取蜂房中子、狗陰,乾而冶之,以飲懷子,懷子產男。一曰:□鮮魚□□食之。

□□□□□□□□乾,冶之,投酒中,□□□懷子者產□□□三月不可以□。

□□□□□□□□令□□□□□□□□□□□□□□產男。

一曰:取烏□□□□男子獨食肉歠汁,女子席莞。

欲產女,取烏雌煮,令女子獨食肉歠汁,席。

求子之道曰:求九宗之草,而夫妻共以為酒,飲之。

字者,且垂字,先取市土濡清者,□之方三四尺,高三四寸。子既產,置土上,勿庸□,令嬰兒□上,其身盡得土,乃浴之,為勁有力。

字者已,即燔其蓐,置水中,□□嬰兒,不疕瘙。及取嬰兒所已浴者水半杯飲母,母亦無余病。

女子鮮子者產,令它人抱其□,以去□□濯其胞,以新布裹之,為三約以斂之,入□中,令其母自操,入溪穀□□□之三,置去,歸勿顧;即令它人善埋之。

雜禁方

有犬善嗥於壇及閘,塗井上方五尺。夫妻相惡,塗戶□方五尺。欲媚貴人,塗門左右方五尺。多惡夢,塗下方七尺。姑婦善,塗戶方五尺。嬰兒善泣,塗牖上方五尺。

與人訟,書其名直履中。

取兩雌隹尾,燔冶,自飲之,媚矣。

取東西向犬頭,燔冶,飲。

夫妻相去,取其左眉置酒中,飲之,必得之。取雄隹左爪四,小女子左爪四,以鍪熬,並冶,傅,人得矣。取兩雌隹尾,燔冶,自飲之,媚矣。取其左眉置酒中,飲之,必得之。

養生方

老不起

老不起:□□□□□□□□□臭可□□□□□□□□□□□□□□□□□□□□□□□□□□□□□和則□乃□□□□□□下

一曰:□□以顛棘為漿方:刌顛棘長寸□節者三鬥,□□□□□□□□之,以雚堅稠節者爨,大沸,止火,定,復爨之。不欲如此,二鬥半□□□□□□,以故瓦器盛,□為剛炊秫米二鬥而足之。氣熟,□旬□寒□即乾□□□□□沃之,居二日而□槳。即已,近內而飲此漿一升。漿□□□□□□□□□□□□□偫其汁,即漿□□以沃之,令酸甘□□飲之。雖□□□□□□□□□□□□□□□□□□□□使人即起。漿所。

一曰:□□□□□漬烏□□矣。有。

為醴

為醴:為醴,取黍米、稻米□□□□□□□□□□□□□□□□□□□□□□□□稻醴熟,即每朝厭歠□□□□□□更。

不起

不起:為不起者,旦為善水粥而□□,以厭為故,□□□□□□□□□□□□□□□然,而□出之,如此二,且起矣。勿□□有益二日不用□□以□水□之□□□□□□把,用□□,已後再歠一,已後三□,不過三歠,挺後用□□。其歠毋相次□□□□□□□□歠。若已施,以寒水濺,毋□□必又歠。飲食□□□棄水已必以□□□□□氣呴口仰之,比□,稍以鼻出氣,□□復氣,□老者。

加:以五月望取萊、蘭,陰乾冶之,又冶白松脂之□□□□□□□□□□□□□□各半之,善裹以韋,日一飲之。每飲,三指撮入酒中,□□□□□□□□□□□□□力善行。雖旦暮飲之,可也。

孱:以五月望取鄉軵者,入鑰□盈,鑰長五□□□□□□□□□□□□□□□之,置甗中,傅箕炊,澤上□□而出,重□□□□□□□□□□□□□□□□不知,即取鑰中藥大如黍,。

一曰:以五月□備茯苓,纔黃,即□□□□□□□□□□□□□□□□□□□□□多為善藏

一曰:治中者,段烏□□□□□□□□□□□□□□□□□□□□□□□□□□此醯。

為醪酌

為醪酌:以美酒三鬥漬麥□□□□□□□□□□□□□□□□成醪飲之。男□□□以稱醴煮薤。

治:取雄一,生搣,□浴之□□□□□□□□□,陰乾而冶,多少如,◎◎◎◎□令大如□□□□□□□□□藥,□其汁漬脯三日。食脯四寸,六十五。

一曰:取黃蜂駘廿,置一杯醴中,□□日中飲之,一十。  易。

一曰:取黃蜂百,以美醬一杯漬,一日一夜而出,以汁漬饘糗九分升二。每食,以酒飲三指撮。

一曰:平陵呂樂道,蠃中蟲陰乾冶,欲廿用七撮,欲十用三撮,酒一杯。

麥卵

麥卵:有恆以旦毀卵入酒中,前飲。明飲二,明飲三;又更飲一,明飲二,明飲三,如此盡二卵,令人強益色美。

一曰:八月取菟蘆實陰乾,乾析取其米,冶,以韋裹。到春,以牝鳥卵汁弁,丸如鼠矢,陰乾,□入八丸菽醬中,以食。

一曰:□春日鳥卵一,毀投糗中,丸之,如大牛蟣,食多之善。

一曰:。已□乾□者。

一曰:治陰,以醬漬□□□□□□□□□□□□□□□□□□其中。

◎◎灑男

灑男:□□□□□□□□□□□□□□□□三鬥,漬梓實一鬥五日,以灑男,男強。

灼:曰以五月望取勃蠃,漬□□□□□布□中,陰乾,以□□熱。  易。

一曰:取乾薑,桂、蔈苕、蛇、□□,皆冶之,各等,以蜜若棗脂和丸,大如指端,裹以疏布,入中,熱細。

一曰:五月取蒲薄蠃三鬥、桃實二鬥,並撓,盛以缶,沃以美酨三鬥,蓋塗,埋中,令□□三寸,杜上,令與地平。炊上晝日而火不絕,四日出,濾棄其滓。以汁染布三尺,陰乾,輒復染。汁索,善裹布,勿令麤□。用,取大如掌,竄鼻孔,小癢而熱;以據臂,臂大癢堅熱;勿令汙面,汙面癢不可支也。為布多少以此衰之。

益甘

益甘□茯苓去滓,以汁肥豯,以食女子,令益甘中美。取牛腮燔冶之,□乾薑、菌桂◎皆並□,□□囊盛之,◎以醯漬之,入中。

一曰:□汁,以牛若鹿殽,令女子自探入其戒。

一曰:削予柔,去其上惡者,而卒斬之,以水煮□□氣□□□□□□□□□□□□而清,取汁,去其濁者,復煮其清,令竭,乾則□□□□□□□□□□□□□□□□下,如◎食頃,以水灑,支七八□□□嘗。

一曰:取鳥產不鷇者,以一食其四□□□□□□□□□□□□□□□□□□□□□□□□□□□濺而陰乾,乾即。

戲:□□者,取守宮,□以□□□甚,已,埋口下,深□□□◎□□水染其汁,以染女子臂。女子與男子戲,□即破缺;□卧,即去。

取守宮置新甕中,而置丹甕中,令守宮食之。須死,即冶,□畫女子臂若身。即與男子戲,即不明;。

去毛

去毛:欲去毛,新乳始沐,即先沐下,乃沐,其氄毛去矣。

一曰:煎白嬰頸蚯蚓,殽蜘蛛網及苦瓠,而淬鐵,即以汁傅之。

一曰:以五月拔,而以稱醴傅之。

病最腫

病最腫:冶柳柎,與脂膏相挐和,以傅腫者。巳,即裹以布。

便近內

便近內:為便近內方:用顛棘根刌之,長寸者二參,善灑之;又取全黑雄,合翼成□□□三之心腦胸,以水二升洎故鐵鬵,並煮之。以雚堅稠節者爨之,令大沸一,即□□□去其滓,以其清煮黑騭犬卒歲以上者之心肺肝□,以雚堅稠節□□□□□□□□芵□□□□五物□□以□□□□□□以餔食食之,多少恣。

一曰:近內□□□□□□□□□□□□□□□□□□□□□□□□□□□□烏喙大者四□□□□□□□□□□□□□□□□□□□,取車前,生蒸之,大把二,氣□□□□□□□□□□□□車前□□□者,以布橐若盛。為欲用之,即食□之。

一曰:治中者,以汾囷始汾以出者,取,□令見日,陰乾之。須其乾,□以稗□五、門冬二、茯苓一,即並搗,漬以水,令纔掩,□而排取汁,以漬墳菌,亦令纔掩,即出而乾之。令盡其乾,即冶,參指撮,以□半杯飲之。

巾:取纔能讙者,生搣,盡去毛,遺兩翼之末,而係縣竿□□□□摩蜂房一大者,令之;厭,又徙之,令以死。死,即挩去其□□□□其肌,善冶,以布曬之,已,而以雜棗之脂弁之,而以塗布巾。即以巾摩足□□□四五乃復,以二巾為卒。□足者少氣,此令人多氣。

一曰:治巾,取楊思一升、赤蟻一升、斑廿,以美□半鬥並漬之,掩□□□□其汁,以漬細布一尺。已漬,暘之,乾,復漬。汁盡,即取榖、椅桐汁□□□□□塗所漬布,乾之,即善藏之。節(即)用之,操以揗玉策,馬因驚矣。楊思者,□□□□□狀如小□□而螫人。

一曰:□□蛇泰半參、菻本二鬥半、潘石三指撮一,桂尺者五挺□□□□□之菩半□□者一,以三月莤酨□,熟煮,◎◎令沸,而以布巾曼其□□□汁。且為之,□□□□□□□□□□□□之,令膚急毋垂,又令男子足。

一曰:取萩莢二,冶之,以水一參沃之,善挑,即漬巾中,卒其時而抽之,□□□乾,輒復漬。

一曰:陰乾牡鼠腎,冶,取邑鳥卵潰,並以塗新布巾。卧,以抿男女。

一曰:取岪嬴一鬥,二分之,以酨漬一分而暴之。冬日置上,令極沸,即出岪選,□□□□,余如前,即以漬巾,盡其汁。已,卧而漬巾,以抿男,令牝亦。

一曰:蠃四鬥,美酪四鬥,天牡四分升一,桃可大如棗,牡螻首二七,□□□□□□□□□半升,並漬酪中。已,取汁以□□□布□□漬,汁盡而已。□用之,濕□□操玉策,則馬驁矣。所謂天社者,□□□食桃李花者也。桃可者,桃實小時毛也。牡螻者,頡蠸□□□□□□□□□□□□者也。□□者,狀如贛皮。

一曰:燔□柎,張巾其□□□□□□□□□□□有□□□□□,以巾抏牝,馬纔。

輕身益力。

一曰:欲輕身者,取人所□□□□□□□□□□□□□□□□□□□□□□□□並□,以為後飯,春秋□□□□□□□□□□□□□□□□□□□□□□□□□□□□□之各四鬥,與□□□養□□□□□□□□□□□□□□□□。

除中益氣

除中益氣:□□牸肉肥□□□膏者,皆陰乾,冶,以三指撮一。

一曰□節者,其藥以鳥□、□□、澤瀉、朮、酸棗□□□□□□□□□□□□□等,冶,即以松脂和,以為丸,後飯,少多自。

一曰:春秋時取菀,陰乾,冶之;取冬葵種,冶,並之參指撮□□□□□□□□□□□□益中。◎。

一曰:□□、防風、□三等,芥當三物,冶,三指撮後飯。

一曰:取牛肉薄劙之,即取萆薢寸者,置□□牛肉中,炊沸,休,又炊沸,又休,三而出肉食之。藏汁及萆薢,以復煮肉,三而去之。□□人環益強而不傷人。食肉多少恣也。

一曰:取白芫本,陰乾而冶之,以馬醬和,□丸,大如指端,□□□□□□孔中,張且大。

一曰:滿冬、、防風,各冶之等,並之。

一曰:取菌桂二,細辛四,萩一,牡蠣一,秦椒二,三指撮以為後飯,令人強。

一曰:茹,濕磨,盛之,飽食飲酒□□者嗅之。□□各善冶,皆並,三宿雄血□□□□□□,以繒裝之,因以蓋□以韋□雄□堅□□□旬。竹緩節者一節,大徑三寸。

一曰:以秋取斑□□首□□□□□三□□□之,強。

一曰:取□□□□□□□□□□□□□□□□強。

一曰:□□汁置鑰中,牡鳥□□□□□□□□□置水中,飲之。

一曰:以豬膏大如手,令蜂□□□□□□□□□□□□□□□□□醇糟四鬥,善冶□。即弗欲,灑之。

一曰:□□□□□等,亦以□□後飯。

一曰:□□□大牡兔,皮,去腸。取萆薢長四寸一把,朮一把,烏喙十□□□削皮細析,以大牡兔肉入藥間,盡之,乾,勿令見日,百日□裹。以三指撮一為後飯百日,支六七歲,□食之可也,恣所用。

一曰:取細辛、乾薑、菌桂、烏喙,凡四物,各冶之。細辛四,乾薑、菌桂、烏喙各二,並之,三指撮以為後飯,益氣,又令人面澤。

一曰:取白苻、紅符、茯苓各二兩,薑十顆,桂三尺,皆各冶之,以美醯二鬥和之。即取刑馬臚肉十□,善脯之,令薄如手三指,即漬之醯中,反復挑之,即漏之;已漏,陰乾煬之,□□□□沸,又復漬煬如前,盡汁而已。煬之□修,即以椎薄段之,令澤,復煬□□□之,令□澤,□□□□□□□□□□□□□漆之,乾,即善藏之。朝日晝□夕食食各三寸,皆先飯□□□□□□□□□□□□。□□□各冶等,以為後飯。

用少

用少男子用少而清,□□□□□□□□□□□□□□□□雄二之血和丸,大如酸棗,以為後飯,治一即。

□□□□□□□鬥□□□□□□□□□□□□□□□以□化半鬥,牡臘□□□□□□□□□升。

治力

治力:□□□□□□□□□□□□□□□□□□□□□□□□□□□□□□身若癢若不癢,以。

黑髮

:黑髮益氣,取□□□□□□□□□□□□□□□□□□□□□□□□□行,復盛,以一復行□□□□□□□□□□□□□□□□□□□□□□□食,火毋絕,卅□□冶,以□□裹,□□□□□□□□□□□□□□□□□□□□□八月為藥。

為醴

:為醴,用石膏一斤少半,本、牛膝□□□□□□□□□□□□□□□□□□□□□二鬥,上□其汁,淳□□□□□□□□□□□□□□□□□□□。

益力

:益力,清除□心胸中惡氣,取槐莢中實,置□□□□□□□□□□□□□五實,癢甚。□之不癢,益之,令身若癢若不癢,□□□□□□□□□□□□□。

益壽

□穀名有泰室、少室,其中有石,名曰駢石,取小者□□□□□□□□□□□□□病益壽。

:取刑馬脫脯之。段烏喙一升,以淳酒漬之,□去其滓,□□□□□□□□□□輿、虋冬各□□,萆薢、牛膝各五,□莢、桔梗、厚□二尺,烏喙十顆,並冶,以淳酒四鬥漬之,毋去其滓,以◎□□盡之,□□□以韋橐裹。食以三指撮為後飯。服之六末強,益壽。

:冶雲母、消松脂等,並以麥丸之,勿□手,令大如酸棗,□之吞一丸。日益一丸,至十日;日後日捐一丸,至十日,日□□□□□□益損□□□□□,令人壽不老。

醪利中

醪利中:取漆□之莖,少多等,而□□□□□□□□□□□□□其清汁四鬥半,□□□之間為之若□□□□□□□□□□□□□□□□□以釀之。取熏烏喙八顆,□取漆、節之□□□□□□□□□□□□□□□□釀下,善封其罌口,令□□□□□□□□□□□□□□□□□□□□□□□□□之熟,而以平□□□□□□□□□□□□□□□□□□□□□□□□□□。

一曰:□九鬥,先□□□□□□□□□□□□□□□□□□□□□□□□□□者二升其中十日,冶□□□□□□□□□□從器出□□□□□□□□□中,服之百日,令腸中無病。

一曰:為醪,細斬漆、節各一鬥,以水五□□□□浚,以汁煮紫威□□□□□□□□,又浚◎◎◎曲、◎麥曲各一鬥,□□□,卒其時,即浚□□□□黍稻□□□各一鬥,並□,以曲汁滫之,如恒飯。取烏喙三顆,乾薑五,焦□□,凡三物,甫□□投之。先置□罌中,即釀黍其上,□汁均沃之,又以美酒十鬥沃之,勿撓,□□□塗之。十一□熟矣,即發,勿釃,稍□□清汁盡,又以□□酒沃,如此三而□□。以餔食飲一杯。已飲,身體癢者,摩之。服之百日,今目明耳聰,末皆強,□□病及偏枯。

治:取蠃四鬥,以酢酨漬二日,去蠃,以其汁漬□肉撞者,□犬脯□□,復漬汁,□□。食脯一寸勝一人,十寸勝十人。

折角

折角:燔螑,冶。裹其灰以□牛,可以翕壺折角。益力。

走:非廉、方葵、石韋、桔梗、紫威各一小束,烏喙三顆,□□□□□□□□□大□□□五寸,白螣蛇若蒼梗蛇長三四寸,若□□□□□□□□,各冶,並以□若棗脂丸,大如羊矢,五十裏一食。陰菌出雒□□□□□□□□。七百。

一曰:烏喙五,龍葵三,石韋、防風、伏菟各□,陰乾,□□□□□□□□去其□□治五物,入酒中一日一夜,浚去其滓,以汁漬滫飯,如食頃,□□乾,乾又復□□乾,索汁而成。

一曰:烏喙二,北南陳陽□骨一,冶,並以細新白布裹三。馬膏□□□□棲肥雞□□□□,復煮瓦苔長如中指,置□□□□汁,出苔,以囊盛,□□□□日棄埋□□滓。即行,漬,東行水一杯,置□□□□□□□□□□□□□□二以出□□□見日飲之。

一曰:□□犬三卒烏喙一半,冶之,為。

一曰:走者,取女□□□□□□□□□□□□□□□□□□□□□□□□□□□□服一鬥,取。

一曰:□□有□□□□□□□□□□□□□□□□□□□□晦漬,晝乾之,盡□□□行百里。

一曰:行宿,自呼:「大山之陽,天□□□,□□先□,城郭不完,□以金關。」即禹步三,曰以生荊長二寸周畫中。

一曰:東向呼:「敢告東君明星,□來敢到畫所者,席彼裂瓦,何人?」又即周中。

一曰:走疾欲善先者,取女子未嘗男子者□縣枲,懷之,見旋風以投之。風止,即□□帶之。

疾行

疾行:取牛車枲帶之,欲疾,一約之。

一曰:行欲毋足痛者,南向禹步三,曰:「何水不酨,何道不枯,氣我□□。」末即取突墨□□□□□納履中。

:□□□□天下□□□□□□□□□□宗,有氣則生,無氣則死,是□□□□□□。怒而不大者,膚不至也;大而不堅者,筋不至也;堅而不熱者,氣不至也。膚不至而用則垂,筋不至而用則避,氣不至而用則惰,是以聖人必□□之。湯游於瑤台,陳□□於南宮,問◎◎男女之齊至相當、毋傷於身者若何?答曰:益生者食也,損產者色也,是以聖人必有法則:一曰麇觸,二爰據,三曰蟬傅,四曰蟾諸,五曰魚嘬,六曰青靈。七曰兔騖。一曰云石,二曰瓠,三曰濯昏,四伏□,五曰□□。一曰高之,二曰下之,三曰左之,四曰右之,五曰深之,六曰淺之,一曰吙,二曰齧。一曰□□,二曰震動。一曰定味,二曰致氣,三曰勞實,四曰時節。

□語

□語:□見三月吉日在□,禹乃□□入於璿房,其狀變,色甚雄以美,乃若始壯。娥見之,□□□□□□□□□□□□□□□□娥月之□治扣而見□,凡彼莫不既蒿有英。今人□□□□□□□□□□□□□□□□□□□□□我鬚眉既化,血氣不足,我無所樂,□□□□□□□□□□□□□□□□□□□□□□□□□欲毋言,王有□色,□□□□□□□□□□□□□□□□□□□□□□□□□□□□□昏有悟。南娥□□□□女子之□□□□□□□□□□□□□□□□□□□□□□□□□□□□□□□不能已。西娥□□□□□□□□□□□□俞曰:□□□□□□□□□□□□□□□□堅病而□而不已,恐過而不悟。少娥□答眉睫□□□□□□□□□□□□□□□其□撞而問之,以謁情故。少娥進答曰:女子之樂有□□□□□□□□□□□□□幼疾,暴進暴退,良氣不節。禹曰:善哉言乎。□□□□□□□□□□□□□□□□我欲合氣,男女蕃茲,為之若何?少娥曰:凡合氣之道,必□□□□□□□□□□□曰:君何不羹茅必至□思?氣不□鬱。禹曰:善哉乎!今我血氣外揖艾,取甚湛,以實五賞石膏白□□□□□□□□□□□□□□□,端夜茨,白雖賞,登左下右,亦毋暴成。

食引

食引:利益氣,食飲恒移陰動之,卧又引之,故曰:飲□□,又教誨之。右引而曲左足。

卻穀食氣

卻穀者食石韋,朔日食質,日加一節,旬五而止;旬六始匡,日□一節,至晦而復質,與月進退。為首重足輕體胗,則呴吹之,視利止。食穀者食質而□,食氣者為呴吹,則以始卧與始興。凡呴中息而吹。年廿者朝廿暮廿,二日之暮二百;◎年卅者朝卅暮卅,三日之暮三百,以此數誰之。春食一去濁陽,和以銧光、朝霞,昏清可。夏食一去湯風,和以朝霞、沆瀣,昏清可。秋食一去□□、霜霧,霜霧和以輸陽、銧,昏清可。冬食一去淩陰,和以端陽、銧光、輸陽、輸陰,昏清可。□□□□□者,□四塞,清風折首者也。霜霧者,□□□□□□□。濁陽者,黑四塞,天之亂氣也,及日出而霧也。湯風者,□風也,熱而中人者也,日□。淩陰者,入骨□□也,此五者不可食也。朝霞者,□□□□□□□□□□□□□□□者,日出二乾,春為濁□□□□□云如蓋,蔽□□□□者也。□□者,苑□□□□□□夏昏清風也。凡食□□□□□□□□□□□□□□□□□□食穀者食方,食氣者食圓,圓者天也,方者地也。□□□者北向□□□□□□□□多食。□□□□□□□□□□□□□□□□□□□□□則和以正陽。夏氣霞□□□□□□□□□□□□□多陰,日夜分□□□□□□□□□□□□□□□□□□□□□□□□□□□□□□□為青附,青附即多朝霞。朝◎佚氣為白附,白附即多銧光。昏失氣為黑附,黑附即多輸□。□□□□□□□□□食毋。

導引圖

(附圖:導引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