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列表 » 西池集

西池集

蓋聞乾健統天坤順得主資生之道含二氣以絪縕交泰之和統三才而埏埴德言工貌坤道云全淑慎溫柔閫儀斯著至於夙鍾靈氣生具慧姿錦織迴文猶受連波之憎豔埋青冢空歸月夜之魂其它露鬢雲鬟沉迷苦海啼香恕粉填入火坑五漏形骸本是前生業障三因不悟又增今世冤愆其間修短窮通不能枚舉妍嗤愚智何可勝言總因世乏坤傳致使人難超劫是以奏請

太上敕命群真闡心性於詩篇寄棒喝於轉語既知寂靜恐墮頑空更有真傳教渠下手言言玉液無非修身立命之功字字金針盡是縛虎牽龍之訣果能誠心鍛鍊眼前即是玄州依法修持鼎內便凝絳雪與世牽纏世網戀茲一息繁華何如斬斷情關占卻萬年道域西池有路度楫在茲聊綴卮言用申木鐸

重陽子謹序

詠性功十八首

月正圓時映水明乾坤大地總瑩瑩

片雁斜過潭有影移時明月映波清

回春子曰巧機適合寶相團圓月照寒潭光芒四射惟清乃澂惟澂乃照寂照圓通覺靈自現西來妙義至大至圓活潑玄微東海珠還四海湯湯水接天水天深處自逢源

海蟾子曰喜得同人注性詩明心見性道成時劉癡來與龍華會醉向澂潭捉月遲

靈陽子曰此夕欣逢巧節澂清要在斯時月光皎潔印深也真個天星倒置不著離奇色相豈因空境空之一靈透出已前珠魚目應知不是

長春子曰心性非一物性在心中見水月兩澂清波光自不染

靈臺深廣似澂江源遠應知流自長

任爾毒龍爭戲擾豈如溝血汙泥揚

回春子曰清光如鑑不須鍛鍊一著揩磨毒龍便現沒得說西來妙義支履仍歸

磨不磷兮涅不緇寵何可羨辱何辭

靜中現個團圓月始信斯人不是癡

回春子曰當頭一棒領者去會會者顛頭融通寂滅

惡莫憎兮善莫誇堅持吾性漫憑他

地雷震動真如現一任遨遊上海查

回春子曰如何佛法乾天一橛霹靂一聲不怕打殺

濃雲密雨霧悽悽遮卻本來菩薩面

不是清風淨掃除蟾光怎得團圓現

回春子曰蒲團片響剎那一刻翻個斤斗菩薩出現

性似澂潭水心如大地平

草萊生即劃風過碧波清

回春子曰性不離心心空無物草生用劃下乘之法

靈明一點本清虛云去云來月自如

應事還同光暫晦魄生依舊現明珠

回春子曰不曉參禪那知拜佛一拳打破五指不撒

心如野鳥最難馴才出籠時便要擒

莫使隨風任南北本來狼藉陷深坑

回春子曰分明一個月指早是個月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都誰識

一點靈明一點金隨風揚去窅沉沉

分明有個菩提種性亂神昏何處尋

回春子曰穿衣吃飯不知飽暖心去性空火中蓮現

愁苗情種兩都捐外若春風內鐵堅

順死逆生同一理但於動靜卻非然

回春子曰荊棘中不妨著腳深潭內也易翻身怕只怕清風明月坐對青山

人生碌碌似浮萍業海風波何日停

要識本來真面目勤從月下叩真人

回春子曰一盂一缽到處為家撞著老參舉杖便打

渾淪元氣原無象庚甲之間覺有形

莫道有無難自辯須明求已勝求人

回春子曰摩尼一粒沙界難敵龍女獻來此際得識一個孩兒兩個娘四門親家不得疏失了也

外濁須知內本清龍頭虎尾按時生

若將凡聖和為一白雪黃芽自長成

回春子曰如何是道要撒胞溺吃飯穿衣全不分曉

大道先須養性靈靈光悟徹易歸根

總然精氣神皆足黑暗如何解煉烹

回春子曰東南西北及中州黑黑塵蒙易白頭說話的顛倒了難不難一翻斤斗易非易掙起雙眸

緘口凝神只內觀法身常現一毫端

靜中攝得靈明寶直置中宮便是丹

回春子曰得了手閉了口若還不去承當竹篦何堪打走咄咄咄再來不值半文錢請到方丈後去休

長空清回原無染云去云來只自忙

鼓動巽風旋上下性光明寶總歸囊

回春子曰一口布袋包藏無礙混混沌沌放不出來

明暗休將世務分閒來覓得己前身

惺惺不得炎涼態生死全拋得至真

回春子曰九天之上九泉之下少林拳棒上下齊打打得開通任放縱馬

騰騰烈焰青龍舞渺渺清波白虎蹲

虎尾龍頭絛索系擒歸神室合真源

回春子曰久別家鄉道阻且長從今得返方知父母妻子各各安好千年華表依然一任桑田變海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所謂順承乎乾非耶然世之女子明坤道而合坤德者鮮矣或癡頑結習或奢悍成風種種沉迷不堪悉數即有一二有志之輩欲逃生死究之性命不明每見巫嫗邨姑學些口頭禪語前果後因便為大道在是而盲修瞎煉自誤誤人此皆坤修真訣失傳之故也

西池集泄千古不傳之秘具大慈悲開方便門願普天下女子敬信修持窮研極究其中字字有功句句有訣莫輕輕放過尚有楮墨難傳之處全在誠心辦道自遇真人指點總以收心養氣為下手初功心不收則性根昧氣不養則命蒂失性命雙修坤道乃全讀是集者幸勿坐失機緣以負作者一片度世婆心也

靈陽子 敬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