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笈成 » 典籍列表 » 選針三要集

選針三要集

作者
日本·杉山和一
底本
*收錄於《皇漢醫學叢書》,上海中醫學院出版社據1936年世界書局鉛印本校勘翻印,1993年。

愚稟偏陋竊志針道有日故遊入江先生之門下得聞命矣先生之道宗軒岐故常謂可見者內經也於針法秘旨雖多不過補瀉要穴分虛實用補瀉宗井榮俞經合可為主要穴且有餘力則諳經穴於是針道畢矣臨機應變可謂醫者意也乎予慕其幽言作書而述大意實為門人初學發圓機之士必以為贅也焉

題曰一曰治神二曰知養身三曰知毒藥為真四曰制砭石小大五曰知府藏血氣之診五法俱立各有所先云云

愚按靈樞玉版篇有謂也帝曰夫子之言針甚駿能殺生人不能起死者子能反之乎岐伯曰能殺生人不能起死者也帝曰余聞之則為不仁然願聞其道弗行於人岐伯曰是明道也其必然也其如刀劍之可以殺人如飲酒使人醉也雖勿診猶可知矣嗚呼有旨哉經也唐王燾失深意而不取針也於是後世愚人耳目何有此理哉猶非謂針總妄用之則藥灸何無殺人之理也然內經針殺人者實有深意存以何言也寶命論有謂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眾物此王冰所謂工巧而以不可妄用之故也醫統曰扁鵲有謂疾在腠理熨炳之所及疾在血脈針石之所及其在腸胃酒醪所及是針灸藥三者兼得而後可與言醫曩武膠以活人之術止於藥故棄針與灸而莫之講傷寒熱入血室閃挫諸疾非藥餌所能愈必俟夫刺者則愈又介賓類經論此事一婦人患傷寒熱入血室醫者不識許學士曰小柴胡以進當刺期門予不能針請善針者針之如言而愈是非針要乎予亦欲澄源端本若坐豐蔀嗚呼有旨哉針也何妄二氏謂不足取之也焉

卷上

論補瀉迎隨第一

愚遍考內經幽玄微妙而難得其旨靈樞第一篇曰瀉曰必持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得針邪氣得泄按而引針補曰隨之隨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若蚊虻止如留而還去如弦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又曰徐入徐出謂之導氣是補也世說亦論補瀉也捻針向於呼吸開於針跡可謂瀉隨於呼吸閉穴是補也實一說也非可用必非不可用如何者難經曰補瀉之法非必呼吸出內針也知為針者信其左不知為針者信其右當刺之時先以左手壓按所針榮俞之處彈而努之爪而下之其氣之來如動脈之狀順針而刺之得氣因推而內之是謂補動而伸之是謂瀉不得氣乃與男外女內不得氣是謂十死不治也師曰左右可分補瀉欲瀉左者當將大指內之欲瀉右者將大指當外反此者謂補也足下問難經之本意補瀉呼吸為不可用否予曰實非不可用呼吸如何者按真邪論有言吸則內針無令氣忤靜以久留無令邪布吸則轉針以得氣故候呼引針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曰瀉非是謂呼吸也難經謂非必呼吸出內針必一字實不可看過也如何者非內呼出吸曰補內吸出呼為瀉而已以不盡經之深意爾且至楊氏虞氏之輩論補瀉呼吸明也何謂呼吸無補瀉哉師曰補瀉者以迎隨可主也迎而刺之曰瀉隨而刺之曰補故經曰逆而奪之惡得無虛追而濟之惡得無實迎之隨之以意和之針道畢矣以手足三陰三陽又論如手之三陰從藏走手手之三陽從手走頭足之三陰從足走腹足之三陽從頭走足逆其氣為迎為瀉順其氣為隨為補也或問針者有瀉無補也如何為補予曰非謂實無者然觀內經諸篇根結篇曰形氣不足病氣不足此陰陽氣俱不足也不可刺之寶命全形論曰人有虛實五虛勿近五實勿遠五閱五使篇曰血氣有餘肌肉堅緻故可苦以針奇病論曰所謂無損不足者身羸瘦無用鑱石也脈度篇盛者瀉之虛者飲藥以補之邪氣臟腑病形篇論小者陰陽形氣俱不足勿取以針而調以甘藥也是無補謂也然師常曰人身血氣之往來經絡之流貫或補陰可以配陽或因此可以攻彼不過欲和其陰陽欲調其血氣使無偏勝而得其平是所謂補瀉也世醫庸庸榮衛之虧損形容之羸瘦一切精虛氣竭等證概欲用針調補反傷元氣以是有瀉無補嗚呼至哉言矣愚又按諸篇靈樞經有言虛實之要九針最妙補瀉之時以針為之又曰虛則實之者氣口虛而當補之也真針家之大義存於此病留經絡或氣逆臟腑是所以針能治故先生言補非謂實無同志之輩於是乎可解疑論焉

論井榮俞經合第二

帝曰予願聞五臟六腑所出之處岐伯曰五臟五俞五五二十五俞六腑六俞六六三十六俞經脈十二絡脈十五凡二十七氣以上下所出為井所流為榮所注為俞所行為經所入為合是二十七氣所行皆在五俞或問主於其病如何予曰大意論難經井主心下滿榮主身熱俞主體重節痛經主喘咳寒熱合主逆氣而泄此五臟六腑井榮俞經合所主病也復謝氏注曰舉五臟之病以各一端為例余病可以類推而互取也不言六腑者舉臟足以該之又經論五臟有六腑六腑有十二原十二原出於四關四關主治五臟五臟有病當取之十二原十二原者五臟之所以稟三百六十五節氣味也五臟有病也應出十二原十二原各有所出明知其原睹其應而知五臟之害矣肺之原出於大淵心之原出於大陵肝之原出於大沖脾之原出於大白腎之原出於大溪少陰之原出於神門膽之原出於丘墟胃之原出於衝陽膀胱之原出於京骨三焦之原出於陽池大腸之原出於合谷小腸之原出於腕骨此十二原者主治五臟六腑之有病者按井榮俞經合又井榮俞原經合者可分經穴主如五臟五如六腑六然肺以少商為井魚際為榮大淵為腧經渠為經尺澤為合如大腸商陽為井二間為榮三間為腧合谷為原陽谿為經曲池為合肺心以終為井脾肝腎以初為井至如六腑膀胱膽胃以終為井大腸小腸三焦得初為井又難經曰春刺井夏刺榮季夏刺俞秋刺經冬刺合者何謂也然春刺井者邪在肝夏刺榮者邪在心季夏刺俞者邪在脾秋刺經者邪在肺冬刺合者牙在腎每一病雖不言刺法推類隨求可詳審

論虛實第三

夫醫之道在於虛實針刺猶可分虛實故經曰天有寒暑人有虛實五虛勿近五實勿遠足下問何謂五虛也予曰經曰脈細皮寒氣少泄利前後飲食不入此所謂五虛也勿近者不刺針也何謂五實予曰經曰脈盛皮熱腹脹前後不通悶瞀此所謂五實也匆遠者以針之難補易瀉故也分要穴用補瀉宗虛實而求於其治者千變萬患何有不俞之理哉

論謬針第四

愚按世業針者往往而不知經絡或用針則忌於藥或從天地之理而不知約人身或一概針刺淺皮或不知於經絡而百患在腹也則針道安悟而妄行世者多予常患於其弊也夫醫本出內經針經九卷則靈樞也針道未聞用針不用藥未聞不知經絡而行天地之理未聞用淺針不用深針未聞針腹而不針四肢未聞按用針不用藥者為外人沽其譽乎嗚呼醫之道者生道也何愚之甚也經曰五法俱立各有所先者斯之謂歟知於天道則是明道不知約於人身則何以醫病也經曰人生於地懸命於天天地合氣命之曰人天有陰陽人有十二節十二節者何十二經也故不知經絡者不能約於人身矣百患受於經絡不知之則以何治之哉淺針之術於虛老人最可也師者醫虛人不用針者以經論用藥補之又壯病之淺針者實變氣之術也按變氣論內至五臟骨髓外腸空竅肌膚所以小病甚至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何以變移病也然予非不用者臨機應變醫者意決針刺於一也刺腹不刺四肢之說井蛙蟻道之謂不足說觀內經無用腹之說古人針者以井榮腧經合為主師之所謂至妙者在四肢也病不過於五臟五臟之經滿四肢一身之父母者心與肺也心肺者亦在膈上死生者當以二臟為主針之道止腹則灸亦止腹哉嗚呼不思甚也予亦主腹常行或問病如樹本枝葉在四肢本在腹切本而標益盛者未之聞也予曰師常謂此甚詳也專主腹切其本四肢主標舍標求本則千變萬患何不愈也其以樹木為譬甚明也如大木切其本一時標萎如朽木無根則計日而絕其不朽者必為元氣未絕也師之道不然也切其本切其標大病俄然而愈實無補法治病病去元氣自榮也予曰愚醫不知其標本有本四肢標腹有本腹標四肢何窮於一理哉予亦分腹告同志

腹經穴

仕脈經 曲骨 中極 關元 石門 氣海 陰交 神闕 水分 下脘 建里 中脘 上脘 巨闕 鳩尾

曲骨臍下五寸中極關元石門各一寸氣海臍下一寸五分陰交臍下一寸神闕臍中也水分臍上一寸下脘下一寸下脘建里中脘上脘各一寸巨闕上脘上一寸五分鳩尾蔽骨下五分

腎經 橫骨 大赫 氣穴 四滿 中注 肓俞 商曲 石關 陰都 通谷 幽門

橫骨肓俞下五寸曲骨之傍五分大赫氣穴四滿中注肓俞各間去一寸關中行五分肓俞者臍傍五分商曲者肓俞上二寸石關陰都通谷幽門各間去一寸開中行五分

胃經 不容 承滿 粱門 關門 太乙 滑肉門 天樞 外陵 大巨 水道 期來 氣衝

不容巨闕旁二寸承滿粱門關門太乙滑肉門各間去一寸開中行二寸天樞臍旁二寸外陵天樞下一寸大巨二寸水道大巨下三寸期來大巨下五寸氣衝期來下鼠溪之上一寸

脾經 衝門 府舍 腹結 大橫 腹哀

衝門大橫下五寸府舍腹結下三寸腹結大橫下一寸三分大橫腹哀下三寸五分平臍腹哀日月下一寸五分共開中行三寸半

膽經 日月 京門 帶脈 五樞

日月期門下五分京門章門後監骨端帶脈章門下一寸八分五樞帶脈下三寸水道旁一寸半

肝經 章門 期門

章門下脘旁九寸橫臥臂所盡期門巨闕旁三寸半

九針圖

九針圖

一曰鑱針其頭大其末銳取法於巾針去末寸半漸銳之長一寸六分主治熱在頭身者用之

九針圖

二曰員針筒其身卵其鋒取法於絮針長一寸六分主治分肉間滿氣於身者用之

九針圖

三曰鍉針其身大其末員取法於黎粟之銳長三寸半主治按脈取氣令邪氣出者用之

九針圖

四曰鋒針筒其身鋒其末取法於絮針長一寸六分主癰熱出血九針十二原篇曰刃三隅以發痼疾

圖

五曰鈹針其未如釰鋒可以取大膿廣二分半長四寸主大癰膿兩熱爭者

九針圖

六曰員利針尖如氂且員且銳微大其末反小其身取法於氂針長一寸六分主取癰痹

圖

七曰毫針尖如蚊虻喙取法於毫毛長一寸六分主取寒熱痛痹在絡

圖

八曰長針長其身鋒其末取法於綦針長七寸主取深邪遠痹

圖

九曰大針其鋒微員取法於鋒針長四寸主治大氣不出關節

十五絡脈

手太陰之別名曰列缺

實則手銳掌熱瀉之虛則欠劫小便遺數補之

手少陰之別名曰通里

實則支膈瀉之虛則不能言補之

手厥陰之別名曰內關

實則心痛瀉之虛則為頭強取之兩筋間補之

手太陽之別名曰支正

實則節弛肘廢瀉之虛則生疣小者如指痂疥補之

手陽明之別名曰遍歷

實則齲聾瀉之虛則齒寒痹隔補之

手少陽之別名曰外關

實則肘攣瀉之虛則不收補之

足太陽之別名曰飛陽

實則鼽窒頭背痛瀉之虛則鼽衄補之

足少陽之別名曰光明

實則厥瀉之虛則痿躄坐不能起補之

足陽明之別名曰豐隆

其病氣逆則喉痹卒喑實則顛狂瀉之虛則足不收脛枯補之

足太陰之別名曰公孫

厥氣上逆則霍亂實則腸中切痛瀉之虛則鼓脹補之

足少陰之別名曰大鐘

其病氣逆則煩悶實則閉癃瀉之虛則腰痛補之

足厥陰之別名曰蠡溝

其病氣逆則臯腫卒疝實則挺長瀉之虛則暴癢補之

任脈之別名曰尾翳

實則腹皮痛瀉之虛則癢搔補之

督脈之別名曰長強

實則脊強瀉之虛則為頭重補之

脾大絡之別名曰大包

實則身盡痛瀉之虛則百節盡皆縱補之

凡此十五絡脈者實則必見虛則必下視之不見求之上下人經不同絡脈所以別異也

卷下

十四經穴並分寸

手太陰肺經十一穴中府雲門天府俠白尺澤孔最列缺經渠大淵魚際少商

中府雲門下一寸雲門璇璣之旁六寸天府腋下三寸俠白肘上五寸尺澤肘中約文陷中孔最腕上七寸列缺腕後一寸五分交手食指端所屈骨間陷中經渠寸口陷中大淵掌後約文陷中魚際大指本節後少商手大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

手陽明太陽經二十穴商陽二間三間合谷陽谿偏歷溫溜下廉上廉三里曲池肘髎五里臂臑肩髃巨骨天鼎扶突禾髎迎香

商陽手大指次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二間大指次指本節前內側三間次指本節後內側合谷大指次指岐骨間陽谿腕上陷中偏歷腕後三寸溫溜腕後五寸間下廉曲池下四寸上廉三里下一寸三里曲池下二寸曲池肘屈約文頭肘大骨外廉陷中五里肘上三寸臂臑肘上七寸肩髃肩端陷中巨骨肩上骨尖旁天鼎缺盆上扶突之下一寸扶突曲頰下一寸禾髎水溝之旁五分迎香鼻孔之旁五分

足陽明胃經四十五穴承泣四白巨髎地倉大迎頰車下關頭維人迎水突氣舍缺盆氣戶庫房屋翳膺窗乳中乳根不容承滿粱門關門太乙滑肉門天樞外陵大巨水道期來氣衝髀關伏兔陰市粱丘犢鼻足三里上巨虛條口下巨虛豐隆解谿衝陽陷谷內庭厲兌

承泣目下七分四白目下一寸巨髎鼻孔旁八分地倉夾口吻四分近大迎曲頷前一寸三分頰車耳下八分陷中下關耳前動脈頭維神庭之旁四寸半人迎夾結喉之旁各一寸五分水突人迎下陷中氣舍水突下陷中缺盆氣舍後大骨陷中氣戶璇璣旁開中行各四寸庫房氣戶下一寸六分屋翳膺窗乳中乳根各間去一寸六分開中行四寸不容巨關之旁二寸承滿粱門關門太乙滑肉門各間去一寸開中行二寸天樞臍旁二寸外陵天樞下一寸大巨二寸水道大巨下三寸斯來大巨下五寸氣衝期來下鼠溪上一寸髀關膝上一尺二寸伏兔膝上六寸陰市膝上三寸粱丘膝上二寸兩筋間犢鼻膝之間中三里膝眼下三寸上巨虛三里下三寸條口三里下五寸下巨虛三里下六寸豐隆外髁上八寸解谿外髁前衝陽後一寸五分衝陽去陷谷二寸陷谷去內庭二寸內庭大指次指外骨間厲兌足大指次指端外側去爪甲如韭葉

足太陰脾經二十一穴隱白大都大白公孫商丘三陰交漏谷地機陰陵泉血海箕門衝門府舍腹結大橫腹衰食竇天溪胸卿周榮大包

隱白足大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大都大指本節前內側大白大指本節後核骨下陷中公孫大指本節後一寸陷中商丘內髁之前微下陷中三陰交內髁上三寸漏谷內髁上六寸地機膝下五寸陰陵泉膝下內廉陷中血海膝上二寸箕門魚腹上越筋間陰股內有動脈衝門大橫下五寸府舍腹結下三寸腹結大橫下一寸三分大橫腹哀下三寸五分平臍腹哀日月下一寸五分共開中行三寸半食竇天溪下一寸六分天溪胸卿周榮各間去一寸六分開中行六寸大包腋下淵腋下三寸終

手少陰心經九穴極泉青靈少海靈道通里陰郄神門少府少衝

極泉腋下筋間動脈入胸中青靈肘上三寸少海肘內廉大骨下五分靈道腕後一寸五分通里腕後一寸陰郄掌後脈中去腕五分神門掌後銳骨端少府握手約文頭少衝手小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

手太陽小腸經十九穴少澤前谷後谿腕骨陽谷養老支正小海肩貞臑俞天宗秉風曲垣肩外肩中天窗天容顴髎聽宮

小澤手小指端外側去爪甲如韭葉前谷小指外側本節前後谿外側本節後腕骨小指後岐骨留陽谷掌後銳骨下求腕上一寸養老支正腕後有五寸小海肘外側大骨外廉去肘端五分肩貞肩曲胛下臑俞肩髎後大骨下陷中天宗秉風后大骨下陷中秉風肩上舉臂有空曲垣肩中央陷中肩外與大抒平去脊骨三寸肩中俞大椎之旁二寸天窗缺盆上扶突後動脈陷中天容耳下曲頰後顴髎面鳩骨下廉陷中聽宮耳前如赤小豆

足太陽膀胱經六十三穴晴明攢竹曲差五處承光通天絡卻玉枕天柱大抒風門肺俞厥陰心俞膈俞肝俞膽俞脾俞胃俞三焦腎俞大腸小腸膀胱俞中膂內俞白環俞上髎次髎中髎下髎舍陽附分魄戶膏肩神堂譩譆膈關魂門陽綱意舍胃倉肓門志室胞肓秩邊承扶段門浮郄委陽委中合陽承筋承山飛陽跗陽崑崙僕參申脈金門京骨束骨通谷至陰睛明目內眥外一分攢竹眉頭陷中曲差神庭旁一寸五分五處曲差之後五分承光五處後一寸五分通天承光後一寸五分絡卻通天後一寸五分玉枕絡卻後一寸五分天柱頸大筋處廉髮際陷中大杼第一椎下開中行各一寸五分風門第二椎下肺俞第三椎下厥陰俞第四椎下心俞五膈俞七肝俞九膽俞十脾俞十一胃俞十二三焦俞十三十四者腎俞十六者大腸十八者小腸十九者膀胱二十者中膂內俞第二十一椎下有白環上髎第十七椎下次髎中髎下髎各夾脊會陽二穴座收之口傳又上第二椎下有附分開中行各三寸第三魄戶四膏肓神堂五譩譆六膈關七魂門九陽綱十意舍十一胃倉十二肓門十三十四者志室十九者胞肓二十者秩邊承扶尻下約文中央陷中殷門承扶下六寸浮郄一寸外方上委腸卻與殷門並委中膝下約文陷中有動脈此下三寸合陽承筋合陽與承山中央承止腨分跟之上七寸承筋通飛陽外踝上七寸承山並跗陽外踝上三寸崑崙外踝後陷中僕參跟骨下陷中申脈外跟下五分金門外踝下一寸京骨外踝前大骨下陷中束骨小指外側本節後通谷外側本節前至陰足小指端外側去爪甲如韭葉

足少陰腎經二十七穴湧泉然谷大溪大鐘照海水泉復溜交信築賓陰谷橫骨大赫氣穴四滿中注肓俞商曲石關陰都通谷幽門步廊神封靈墟神藏或中俞府

湧泉足心陷中然谷內踝前大骨下陷中大溪內踝後有動脈大鐘足跟前外兩筋間大溪下五分照海內踝下一寸水泉大溪下一寸復溜內踝後上二寸交信內踝上二寸右二穴有前後隔筋太陰之後小陰前築賓內踝上五寸陰谷膝下約文陷中橫骨肓俞下五寸曲骨旁五分大赫氣穴四滿中注各間去一寸開中行五分肓俞臍旁五分商曲肓俞之上二寸石關陰都通谷幽門各間去一寸開中行五分步廊神封下一寸六分神封靈墟神藏或中各間去一寸六分開中行二寸俞府璇璣之旁當二寸

手厥陰心包經九穴天池天泉曲澤郄門間使內關大陵勞宮中衝

天池乳後一寸天泉腋下二寸曲澤肘橫文陷中郄門腕後五寸間使腕後三寸內關腕後二寸兩筋間大陵掌後兩筋間勞宮中指無名指屈頭所當中衝手中指端內側去爪甲如韭葉

手少陽三焦經二十三穴關衝液門中渚陽池外關支溝會宗三陽絡四瀆天井清冷淵消濼臑會肩髎天髎天牖翳風瘈脈顱息角孫耳門和髎絲竹空

關衝手無名指端外側去爪甲如韭葉液門小指次指本節前中渚液門後一寸陽池腕上陷中外關腕後二寸支溝腕後三寸兩骨間會宗腕後三寸外旁三陽絡腕後四寸內方四瀆肘前五寸天井肘後上一寸清冷淵肘上二寸消濼對腋臂外臑會去肩頭三寸肩髎肩巨骨後陷中天髎肩井後一寸天牖缺盆上天容後天容隔筋天柱前翳風耳後尖角陷中瘈脈耳後溪足逢顱息耳後有青絡脈角孫耳上中央有穴耳門耳珠當耳缺和髎耳前兌發橫動脈絲竹空眉後陷中終

足少陽膽經四十三穴瞳子髎聽會客主人頷厭懸顱懸釐曲鬢率谷天衝浮白竅陰完骨本神陽白臨泣目窗正營承靈腦空風池肩井淵液輒筋日月京門帶脈五樞維道居髎環跳中瀆陽關陽陵泉陽光外丘光明陽輔懸鐘丘墟臨泣地五會俠谿竅陰

瞳子髎目外去眥五分聽會耳前動脈陷中容主人耳前起骨上開口有空頷厭腦空上廉曲角下懸顱頷厭下曲角端懸釐耳上髮際陷中曲鬢耳上髮際角率谷耳上髮際入發一寸五分陷者宛宛中有天衝耳後入髮際二寸浮白耳後入髮際一寸竅陰完骨上枕骨下動搖有空完骨耳後入髮際四分本神曲差旁一寸五分陽白眉上一寸臨泣目上直入髮際五分目窗臨泣後一寸正營目窗後一寸承靈正營後一寸五分腦空承靈後一寸五分風池耳後顳顬後髮際陷中肩井肩上陷中大骨前一寸半淵液腋下三寸輒筋淵液前一寸日月期門下五分京門章門後監骨端帶脈章門下一寸八分五樞帶脈下三寸維道章門下五寸三分居髎章門下八寸三分環跳髀樞中橫臥伸下足屈上足取之中瀆膝上五寸分肉間陷中陽關陽陵泉上三寸陽陵泉膝下一寸外廉陽光外踝上七寸外丘外踝上七寸如前三分光明外踝上五寸陽輔外踝上四寸懸鐘外踝上三寸丘墟外踝下如前去臨泣三寸臨泣小指次指本節後間去俠谿一寸五分地五會去俠谿一寸俠谿小指次指岐骨間竅陰足無名指端外側去爪甲如韭葉

足厥陰肝經十四穴大敦行間大沖中封蠡溝中都膝關曲泉陰包五里陰廉爭脈章門期門

大敦足大指端外側去爪甲如韭葉行間大指次指岐骨間太衝大指本節後二寸中封內踝前一寸蠡溝內踝上五寸中都內踝上七寸膝關犢鼻下二寸曲泉膝內輔骨後大筋上小筋下陰包膝上四寸股內廉兩筋間五里氣衝下三寸陰股中有動脈陰廉羊矢下去氣衝二寸斜里三分急脈陰莖兩旁相去二寸半章門下脘旁九寸臂盡處期門不容旁一寸五分

任脈經二十四穴會陰曲骨中極關元石門氣海陰交神闕水分下脘建里中脘上脘巨闕鳩尾中庭膻中玉道紫宮華蓋璇璣天突廉泉承漿

會陰兩陰間曲骨臍下五寸中極關元石門各一寸氣海臍下一寸五分陰交臍下一寸神闕臍中水分臍上一寸下脘下一寸下脘建里中脘上脘各一寸巨闕上脘上一寸五分鳩尾蔽骨下五分中庭膻中下一寸六分膻中玉道下一寸六分直兩乳間陷中玉道紫宮華蓋各間去一寸六分華蓋璇璣下一寸璇璣天突下一寸天突結喉下三寸廉泉結喉上頷下陷中承漿下唇之下陷中終

督脈經二十八穴長強腰俞陽關命門懸樞脊中中樞筋縮至陽靈臺神道身柱陶道大椎啞門風府腦戶強間後頂百會前頂囟會上星神庭素髎水溝兌端斷交

長強髀骨下陷中腰俞第二十一椎下陽關十六椎下命門十四椎下懸樞十三椎下脊中十一椎下中樞筋縮至陽七靈臺六神道五身柱三陶道第一椎下第一椎上啞門入髮際五分風府入髮際一寸腦戶強間後一寸五分強間後頂後一寸五分後頂百會後一寸五分百會前頂後一寸五分前頂囟會後一寸五分囟會上星後一寸上星入前發一寸神庭入髮際五分素髎鼻端準頭水溝鼻下陷中兌端上唇端斷交唇內上齒縫中終

針灸要穴論

夫欲用針灸者當主於要穴灸者散寒邪針開鬱滯無千患不愈也然世業針者刺要穴謂不愈何有此理乎予嘗思主腹不知要穴或左右不分補瀉或失穴處不取針嗚呼不思甚哉故明要穴分寸論針灸諸家所當察也

傷寒頭疼身熱

二間 合谷 神道 風池 期間 足三里 

汗不出

合谷 腕骨 期門

陰症

期門 氣海 關元

腹脹

太白 復溜 足三里

舌卷囊縮

天突 廉泉 血海 腎俞 然谷

中風 不省人事

百會 風池 大椎 肩井 曲池 足三里

半身不遂

肩髃 百會 肩井 客主人 列缺 手三里 曲池 崑崙 陽陵泉

口眼喎斜

頰車 地倉 水溝 承漿 合谷

口噤不開

合谷頰車

瘖啞

天突 靈道 然谷 豐隆 陰谷

癱瘓

肩井 肩髃 曲池 合谷 足三里 崑崙

虛癆

可主四花最針有神妙可主腹

盜汗

肺俞 腹溜 譩譆

血症 吐血

肺俞 心俞 肝 脾 腎 中脘 天樞 太淵 間使 大陵

衄血

囟會 上星 風門 湧泉 合谷

便血

中脘 氣海

尿血

膈俞 脾俞 三焦俞 腎俞 列缺

水腫

水溝 水分 神闕(三壯) 肝 脾 胃 腎 中脘 氣海 陰交 公孫 石門 中極 陰陵泉

脹滿

中脘 水分 不容 氣海 肓俞 天樞 肝俞 脾 三焦俞 公孫 大敦

虛癆浮腫

大沖

積聚痞塊

灸以命門可主

上脘 中脘 幽門 通谷 粱門 天樞 期門 章門 氣海 關元

肺積名息奔在右脅下

尺澤 章門 盡三里

心積名伏粱起臍上至心下

神門 後谿 巨闕 足三里

脾積名痞氣橫在臍上二寸

脾俞 胃俞 腎俞 通谷 章門 足三里

肝積名肥氣在左脅下

肝俞 章門 行間

腎積名奔豚起臍下或上下無時

腎俞 關元 中極 湧泉

氣塊

脾俞 胃俞 腎俞 梁門 天樞

心俞 膈俞 膏肓 脾俞 中脘 氣海 天府 足三里

咳嗽

風門 肺俞 身柱

寒痰

肺俞 膏肓 靈臺

熱痰

肺俞 膻中 大溪

諸喘息

天突 璇璣 華蓋 膻中 乳根 期門 氣海

嘔吐 氣逆

中脘 氣海 三焦俞 巨闕 尺澤 章門 大陵

霍亂

巨闕 中脘 建里 水分 承筋 承山 三陰交 照海 大都 湧泉

乾霍亂

以鹽湯探吐臍中灸

喜大息

中封 商丘 公孫

喜悲

心俞 大陵 大敦 玉英 膻中

氣短

大椎肺俞 肝俞 天突 肩井

瘧疾

大椎 肺俞 肝俞 天樞 三椎 譩譆 章門間使 後谿 承山 飛陽 崑崙 大溪 公孫 至陰 合谷

久瘧不愈

脾俞 七十壯灸

黃疸

公孫

消渴

腎俞 小腸俞

瀉痢

百會 脾俞 腎俞 命門 長強 承滿 梁門 中脘 神闕 天樞 氣海 石門 關元 三陰交

脾泄 脾俞 胃泄 胃俞 大腸泄 大腸俞

癲癇

百會 天窗 身柱 神道 心俞 筋縮 章門 天樞 勞宮 神門 三里 下巨虛 豐隆 大沖 少海 厲兌

眼目疼痛

合谷 外關 後谿

耳聾

上星 翳風 腎俞 外關

鼻塞不唎香臭

囟會 上星 迎香 天柱 風門

齒牙痛

承漿 頰車 合谷 列缺 大淵 魚際 合陽 三門 大迎 足三里 內庭

喉痹

天柱 廉泉 合谷 後谿 三間 三陰交 行間 關衝

手痛不舉

曲池 肩井

腳氣

肩井 足三里 崑崙 照海 大沖 陽陵泉

轉筋

照海

脫肛

百會

五淋

膈肝 脾腎 氣海 石門 關元 間使 三陰交 腹溜 然谷 大敦

小便不利

三焦俞 小腸俞 陰交 中極 中封 大沖 至陰

小便不禁

氣海 關元 陰陵泉 大敦

大便秘結

章門 陰交 氣海 石門 足三里 三陰交 照海 太白 大敦 大都

疝氣

章門 期來 氣海 關元 三陰交 大敦 隱白 大溪 大沖

腎俞 命門 長強 承山

類經曰凡犯屍鬼暴厥不省人事若四肢雖冷無氣但覺目中神采不變心腹尚溫口中無涎舌不卷囊不縮及未出一時者尚可刺之復醒

謹按素問遺篇分五邪刺法

肺虛者見赤屍鬼 肺俞(一分半)合谷(三分)

心虛者見黑屍鬼 心俞 陽池

肝虛者見白屍鬼 肝俞 丘墟

脾虛者見青屍鬼 脾俞 衝陽

腎虛者見黃屍鬼 腎俞 京骨

以上刺法必先以口含針令溫而刺之

婦人病 血結月事不調

氣海 中極 照海

血崩不止

膈俞 肝腎 命門 氣海 中極 間使 血海 腹溜 行間

痢帶赤白

命門 神闕 中極

癥瘕

三焦俞 腎 中極 會陰

不成孕

命門 腎俞 氣海 中極 關元(百壯) 然谷

產難橫生

合谷 三陰交

胞衣不下

三陰交 崑崙

下死胎 合谷妙也

欲取胎

肩井 合谷 三陰交

小兒病 急慢驚風

百會(七壯) 囟會 上星 率谷(三壯) 水溝 尺澤

慢驚

間使 合谷 大沖(五壯)

臍風撮口

承漿 然谷

泄瀉

胃俞 天樞

霍亂

外踝尖三壯灸立地有效

夜啼 中衝

疳眼 合谷(五壯灸)

要穴終

禁針穴歌共三十一穴

禁針穴道要先明 腦戶囟會及神庭

絡卻玉枕角孫穴 顱囟承泣隨承靈

神道靈臺膻中忌 水分神闕並會陰

橫骨氣衝手五里 箕門承筋及青靈

乳中上臂三陽絡 二十三穴不可針

孕婦不宜針合谷 三陰交內亦通論

石門針灸應須忌 女子終身無妊娠

外有云門並鳩尾 缺盆客主人莫深

肩井深時人悶倒 三裡急補人還平

禁灸穴歌四十七穴

禁灸之穴四十七 承光啞門風府逆

晴明攢竹下迎香 天柱素髎上臨泣

腦戶耳門瘈脈通 禾髎顴髎絲竹空

頭維下關人迎等 肩貞天牖心俞同

乳中脊中白環俞 鳩尾淵液如周榮

腹哀少商並魚際 經渠天府及中衝

陽池陽關地五會 漏谷陰陵條口逢

殷門申脈承扶忌 髀關伏兔連委中

陰市下行尋犢鼻 諸穴無將艾火攻

易曰夫天行健也君子以自強不息但言天行則見其一日一周而明日一周若重複之象非至健不能也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剛則自強而不息矣夫針者雖為所作初於伏羲醫道之一也明於此者其道之君子也以是毋懈怠焉予少年之時有病以針治之又中年有病時師入江先生傳針三年而自治其後刺人治病數多也及壯年聞靈樞其理深而事廣矣今所刺本朝之流者舍經絡而尋病而已聖人之所傳道廢矣以是按學者不針針者不學世末而世人之氣短如何起是僅作書與不學譬雖如管中見天然龍以一滴水潤世界人以石火之微為大火是皆有所得故也此書短得其人則廣天下亦可成也動靜其本一氣也一生二二生三十又歸一從是至百千萬而病發七情喜則傷心氣散怒則傷肝氣逆憂則傷肺氣聚思則傷脾氣結悲則傷心包絡氣凝驚則傷膽氣亂恐則傷腎氣怯是皆內生病也又有五傷久行則傷筋久立則傷骨久坐則傷肉久臥則傷氣久視則傷血是皆所為之害也風寒暑濕燥熱從外來病也氣血痰之三是本發百病治其本則末無不治是能辨者要穴可刺針且又心肝要也有手刺心不刺者小人間居作不善無所不至又曰履霜堅冰至善亦然故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以是故其心慎可刺針且此書教不學者且為使盲人諳也